20170613 陳雲飛再遭酷刑。律師申請會見黃琦再遭拒絕。劉飛躍被以公開言論檢控。袁奉初憶述坐監經歷。官派律師介入王全璋案。王江峰被判刑2年。

隋牧青律師:會見陳雲飛案通報——再遭酷刑 [維權網] http://wqw201 … 繼續閱讀 →...

隋牧青律師:會見陳雲飛案通報——再遭酷刑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7/06/blog-post_84.html

昨天(2017年6月12日)上午十時許,與郭海波律師一道依約再到成都中院,承辦林法官再次要求我們確認是否申請合議庭法官迴避,我們拒絕確認,要求二審開庭,在庭審中進行這一程序。我鄭重申明,除上次見面已闡述的事實及法律根據外,希望成都中院也從未來的錯案追責、注重社會影響、推動法制進步等角度來考慮二審開庭的必要性。下午三點半到五點在新津縣看守所會見雲飛。令我震驚的是:雲飛因不甘屈辱而再遭酷刑!五月七日,雲飛因在看守所所長巡視時拒絕遵令喊首長好而遭酷刑處罰,酷刑方式是十四天不間斷地戴手銬腳鐐,並把手與腿銬在一起(俗稱龍抱柱),期間吃喝靠餵食,走路幾分鐘便汗如雨下,躺臥時腰腿疼痛難忍致徹夜難眠。雖然“龍抱柱”酷刑非常殘忍,但比起上次遭受“雞啄米”酷刑(把手與腳銬在一起)還是舒服很多:上銬部位沒有潰爛,還勉強可以走路,腰腿疼痛感比上次輕一些。比起上次遭受的酷刑,這次酷刑是不是要看作所方人道的獎賞呢?這是不是人權狀況的黑色幽默?陳雲飛目前仍睡地上,因三十人的監倉只有二十張床。因地面潮濕,每次睡醒都會感到腰酸背痛。談起被捕兩年多來所受酷刑、虐待,雲飛笑言非常嚮往渣滓洞白公館生活,畢竟那是相對文明的時代。新津縣看守所是我見過的最霸氣看守所,曾因我欲拍照雲飛遭酷刑留下的傷痕而一次非法拘禁我達五個多小時,隨後移交其兄弟單位派出所繼續扣押我八小時,是我辦案中遭非法扣押我最久的一次。雲飛兩次遭酷刑懲罰分別系前任所長魯俊和現任所長張林所為,辯護律師將依法刑事控告魯、張兩位所長。陳雲飛的酷刑遭遇並非個案,而是新津看守所的普遍現象,雲飛的特別之處在於其不甘屈辱、捍衛尊嚴而遭酷刑。酷刑氾濫的看守所、監獄,堪與蘇聯古拉格、納粹集中營比肩,不僅是中國法制的毒瘤,也是人類文明之恥辱。


陳雲飛在新津縣看守所不甘屈辱再遭酷刑辯護律師將依法刑事控告看守所所長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6/blog-post_13.html

權利運動編輯員獲悉,2017年6月13日下午,隋牧青律師在四川新津縣看守所會見到因為拜祭六四死難者遭成都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的維權人士陳雲飛,得知陳雲飛因不甘侮辱而再遭酷刑,連續十四天不間斷被戴上手銬腳鐐,且手和腳被銬在一起,期間吃喝靠餵食,隋牧青律師表示將依法刑事控告新津縣看守所所長。以下是隋牧青律師會見陳雲飛後的情況通報:再遭酷刑—陳雲飛案通報昨(2017.6.12)上午十時許,與郭海波律師一道依約再到成都中院,承辦林法官再次要求我們確認是否申請合議庭法官迴避,我們拒絕確認,要求二審開庭,在庭審中進行這一程序。我鄭重申明,除上次見面已闡述的事實及法律根據外,希望成都中院也從未來的錯案追責、注重社會影響、推動法制進步等角度來考慮二審開庭的必要性。下午三點半到五點在新津縣看守所會見陳雲飛。令我震驚的是:陳雲飛因不甘屈辱而再遭酷刑!五月七日,陳雲飛因在看守所所長巡視時拒絕遵令喊首長好而遭酷刑處罰,酷刑方式是十四天不間斷地戴手銬腳鐐,並把手與腿銬在一起(俗稱龍抱柱) ,期間吃喝靠餵食,走路幾分鐘便汗如雨下,躺臥時腰腿疼痛難忍致徹夜難眠。雖然“龍抱柱”酷刑非常殘忍,但比起上次遭受“雞啄米”酷刑(把手與腳銬在一起)還是舒服很多:上銬部位沒有潰爛,還勉強可以走路,腰腿疼痛感比上次輕一些。比起上次遭受的酷刑,這次酷刑是不是要看作所方人道的獎賞呢?這是不是人權狀況的黑色幽默?陳雲飛目前仍睡地上,因三十人的監倉只有二十張床。因地面潮濕,每次睡醒都會感到腰酸背痛。談起被捕兩年多來所受酷刑、虐待,雲飛笑言非常嚮往渣滓洞白公館生活,畢竟那是相對文明的時代。新津縣看守所是我見過的最霸氣看守所,曾因我欲拍照陳雲飛遭酷刑留下的傷痕而一次非法拘禁我達五個多小時,隨後移交其兄弟單位派出所繼續扣押我八小時,是我辦案中遭非法扣押我最久的一次。陳雲飛兩次遭酷刑懲罰分別系前任所長魯俊和現任所長張林所為,辯護律師將依法刑事控告魯張兩位所長。陳雲飛的酷刑遭遇並非個案,而是新津看守所的普遍現象,陳雲飛的特別之處在於其不甘屈辱、捍衛尊嚴而遭酷刑。酷刑氾濫的看守所、監獄,堪與蘇聯古拉格、納粹集中營比肩,不僅是中國法制的毒瘤,也是人類文明之恥辱。隋牧青律師2017年6月13日

隋牧青律師今赴四川錦陽看守所會見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被拒(圖)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7/06/blog-post_53.html

2017 年6 月13 日,本網獲悉:今天上午10.30 分,黃琦母親蒲文清、代理人隋牧青就黃琦被羈押四川綿陽看守所198 天無任何消息事宜,前往綿陽市公安局問詢,國寶副隊長李龍剛、羅隊長予以接待。下午13.50分,西充市胥樹葉、雅安市衛小兵、成都市武素雲、李昭秀、袁英、綿陽市張瑞銀、徐光平同黃媽媽前往綿陽看守所為黃琦寄存了衣服、信件、生活費。同時也為被關押的綿陽維權人士陳天茂存上生活費。黃琦是六四天網的創始人,長期堅持為底層公民服務,堅持報導訪民維權情況——包括強拆、綁架、拘留、刑拘、失聯、軟禁等一系列人權問題,黃琦多次遭到當局非法抓捕判刑,這已經是第三次了,黃琦兩次獲得國際人權獎。黃琦身患多種疾病,需要多種藥品,在看守所不可能有完善的醫療保障,很多藥品看守所是沒有的,成都錦陽當局已經將黃琦拘押超過半年了一直沒有得到接見權。

遭當局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逮捕的天網負責人黃琦其母親及律師申請會見再遭拒絕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6/blog-post_63.html

2017年6月13日,遭當局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逮捕的天網負責人黃琦其母親蒲文清及代理律師隋牧青申請會見再遭拒絕,西充市胥樹葉、雅安市衛小兵、成都市武素雲、李昭秀、袁英、綿陽市張瑞銀、徐光平同黃媽媽前往綿陽看守所為黃琦寄存了衣服、信件、生活費。同時也為被關押的綿陽維權人士陳天茂存上生活費。

劉飛躍會見律師“煽顛罪”卷宗有26本材料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ml1-06132017113832.html

因為言論而遭到關押的中國“民生觀察工作室”創辦人劉飛躍6月12日獲准與律師會見。律師稱,當局整理了26本卷宗的材料,估計當局非要定劉飛躍的罪。此外,同樣被以言入罪的“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的家屬和律師於6月13日再次申請會見被拒,家屬擔心再繼續羈押下去,黃琦的健康可能會惡化。

劉飛躍被以公開言論檢控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06132017095135.html

大陸維權網站“民生觀察”負責人劉飛躍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案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後,代表律師週一(12日)到檢察院閱卷,內容涵蓋劉飛躍過往的公開言論。

袁奉初憶述坐監經歷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7/06/blog-post_42.html

2013 年5月25日,我與黃文勳、袁小華、陳進新(筆名:陳劍雄)等人在赤壁聚會時一同被捕,最終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和尋釁滋事罪被判刑四年。起初,赤壁國保以我、袁小華、黃文勳、陳進新等人“非法集會”為由,將我們行政拘留15天。在赤壁拘留所關押三天之後,國保將我羈押到咸寧拘留所,在咸寧拘留所,我被嚴管,不准放風,不能洗澡,當時正值炎熱的夏季,蚊蟲叮咬,徹夜難眠,10天后,我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遭刑事拘留,在去往赤壁看守所的前一天,咸寧拘留所的工作人員冒天下之大不韙,通知我家人繳納了760元的生活費。為此我真是匪夷所思,每天二兩米飯,水煮南瓜,10天時間,值760元嗎?況且上面財政不是有撥款嗎?被拘留人員應該有基本的生活費標準呀,這是在搶劫呀,由此可見,這個國家從上至下已喪失人心,腐爛不堪。在赤壁看守所,幾班人馬對我採取車輪戰疲勞審訊,逼供、誘供、威脅、恐嚇,耍弄手段無所不用其及,每天早上08:30將我提到審訊室,銬在凳子上,人動彈不得,晚上21:00將我放回,中間不給休息,連續審了一個月,人完全是疲憊不堪,屁股坐的實在受不了,見我不配合又指使牢頭獄霸對我兇殘暴打,最厲害的一次將我臉部打的縫了7針。

709李文足:709王全璋案又出新騙局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7/06/709709_13.html

昨天全璋父親接到原工作單位和村支書電話,讓趕緊回老家,說16號要到勞動局去報導登記,7月份起退休工資要漲,如果不回去工資就沒有了。我仔細問了全璋父親,他說以前沒有這樣的情況,有時候讓全璋姐姐拿著戶口本去登記一下即可。那現在這個時候幾個電話催著老人回家,還以不回去就沒有工資威脅,是何目的?兩位年邁的老人你們都害怕嗎?先是以斷水斷電逼遷不得逞,現在又想出新招來騙老人回家,你們真是賊心不死,手段拙劣。別說你們沒那個權利斷了老人家工資,就是斷了工資又何妨!我們是這個環境當中正常的,有血性的,有真情的人!我們在乎的是人!!不論你們使出什麼手段都不能阻擋我們為王全璋堅持抗爭的決心!

為逼王全璋父母離京當局又出新招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613/15983.html

今天下午,“709”案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發消息稱,當局又使出新招,企圖逼迫王全璋父母離開北京返老家。據悉,昨天(6月12日)下午,王全璋父親的原單位以及村支書均打來電話,通知其立即回老家,聲稱6月16日要去當地勞動部門報到登記,7月份起退休工資要上漲,如果不回去辦理報到登記手續的話以後將會被停發退休工資。在詳細詢問王全璋父親後李文足得知,王父以前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以前勞動部門要求報到登記的時候,讓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帶同戶口本前去登記一下即可。本網聯系上李文足,她強調,王全璋老家用電話催促誘騙老人家回家,又用停發退休工資相威脅,早前曾對短租屋停水停電來逼迫搬離,目的就是要兩位老人家離開北京。李文足形容當局賊心不死、手段拙劣,並表示“不論你們(當局)使出什麼手段都不能阻擋我們為王全璋堅持抗爭的決心!”

王全璋父親被要求回鄉辦理養老金手續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3-06132017104055.html

中國“7.09”維權律師王全璋被關押至今已有兩年的時間,他的父親為了尋找兒子的下落,多方奔走,近期一直臨時住在北京。最近,老人收到來自家鄉山東五蓮縣有關部門的電話,要他回鄉辦理相關手續,否則將無法繼續領取退休工資。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斥責當局故意以這樣的行為逼迫老人放棄在京抗爭。此外,王全璋的代理律師程海日前致電律協,查詢有關王全璋案會見事宜,卻被告知當局已另外安排了兩名律師處理案件。

律協助維穩安排官派律師介入王全璋案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6132017092939.html

709被捕律師王全璋的辯護人余文生和程海,近日就辯護權被剝奪問題聯繫北京律協會長高子程,高子程積極表態承諾幫助律師維權後,卻再傳出天津律協為王全璋安排兩位官派律師消息。

因言獲罪的招遠公民王江峰一審判決2年已撤銷啟動再審程序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7/06/2.html

2017年6月13日,本網獲悉:因言獲罪的山東招遠公民王江峰一審判決2年已撤銷,啟動再審程序。王江峰於2016年9月9日被抓,後於2017年4月7日被因言獲罪被尋釁滋事罪一審判決2 年有期徒刑。判決結果出來後,王江峰提起上訴。判決生效2 天后,招遠法院撤銷一審判決,由法院院長提起再審程序,王江峰撤訴,本案於4 月21 日進入再審程序,法院告知律師和家屬,一個月後開庭。一個月後因沒有任何消息,律師找到法院詢問開庭時間,被告知沒有定。之後一直到6月12日,家屬先後5次到招遠法院找過審理此案的劉永文庭長,管轄刑事案件的邵阿霞庭長,王春東院長,均被告知主事人(再審開庭的庭長)都還沒有定,更沒有和議過此案,所以開庭時間更不必說了。今天(2017年6月13日),家屬找到王春東院長。王春東告訴家屬,開庭的庭長已定,就是他本人王春東,也就是說招遠法院分管刑事的副院長將親自主審王江峰再審一案。時間還沒定,不過時間應該會很快出來的。

李白鳳:河南人權捍衛者李玉鳳女士獄中近況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7/06/blog-post_65.html

今天(2017年6 月12 日)去鄭州女子監獄看望姐姐李玉鳳,上午沒有看到姐姐,管教警官告知說李玉鳳去醫院了,讓下午再會見並告知李玉鳳進監獄才幾天就已和幾個乾警發生過磨擦。讓下午見面時做一做工作不要李玉鳳常和管教發生衝突,接受教育。下午三點左右見到了姐姐問過她上午去醫院檢查身體的情況。醫生告知說膽囊上有個一公分大的結石其它還行,精神狀態不錯。問了下獄中的消費情況,獄中的消費可分300、600、900。但具體怎樣消費要看在押人員的表現。表現好可以多消費。

新疆訪民姜志林被批捕其母遭軟禁失聯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0613/15984.html

今天有網友發來消息稱,新疆博樂市訪民姜志林于6月8日被當地檢察院“依法”逮捕,涉嫌罪名不詳,他的母親也遭軟禁失聯。這名網友表示,姜志林是與今年4月24日被新疆警方抓捕,在其與母親通話時,其母表示政府人員告知她姜志林已被送入拘留所,並會與當日下午將相關手續送到姜母手中。但姜母一直沒有收到來自政府部門的任何東西。4月29日,姜母週女士被當地政府部門安排在博樂大酒店內,實施全天候跟踪軟禁措施,切斷了其與外界來往的所有方式和途徑,關於姜志林的處境與下落她一無所知。

張崇助牧師被限制出境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riest-06132017095428.html

浙江省溫州市牧師張崇助,近日從廣西邊境到越南被限制出境,指其護照已被註銷。另外,溫州數名神職人員近日再續取保候審1年,改由檢察院執行。

胡貴雲律師會見因“李小玲六四光明行案”被捕的梁燕葵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613/15982.html

本網獲悉,今天(6月13日)上午,北京知名人權律師胡貴雲於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會見了因“李小玲六四光明行案”被捕的廣州公民梁燕葵,律師得知她已被警方提審一次。據梁燕葵講述,自從上月好友李小玲因為珠海南溪派出所副所長葉生暴力執法並故意延誤送院治療其急性青光眼病情而導致左眼近乎失明事件發生後,在廣州中山眼科中心住院期間,梁燕葵一直在李小玲身邊悉心照顧。6月2日,她陪同李小玲赴北京治療眼睛,為了省錢,梁燕葵買硬座車票於2日下午抵達北京,與李小玲一起暫住在北京周莉(本案另一位涉案人員)家。當晚晚飯過後,梁燕葵陪李小玲在周莉家附近散步,之後返回休息。翌日(6月3日)早上,梁燕葵陪同李小玲吃過早餐後到朋友趙欣(本案另一位涉案人員)家做客,晚飯後趙欣開車送二人前往已經預約準備第二天(6月4日)去治療眼睛的北京同仁醫院熟悉一下路線。梁燕葵稱,全程中途並未停車,之後又返回趙欣家中休息,直到西城區警方將他們三人帶走。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