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5.27 尹旭安獲刑3年半看守所遭受折磨。王全璋父母遭驅趕。沈立秀被判刑兩年半。沈愛斌被判刑2年半,朱丙泉、周小鳳1年半程天傑1年。羅繼標獄中死亡。

藺其磊律師:尹旭安案件宣判情況簡記 [維權網] http://wqw2010.b … 繼續閱讀 →...

藺其磊律師:尹旭安案件宣判情況簡記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139.html
湖北人權捍衛者尹旭安今獲刑3年6個月(圖)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36.html
藺其磊律師:尹旭安在大冶市看守所內繼續遭受折磨,境況堪憂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268.html
尹旭安被判三年半看守所內備受折磨情況堪憂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0527/15890.html
緊急關注:709王全璋父母來京控告住簽有合同並付了租金短租房竟遭中介無理毀約驅趕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709_27.html
深圳大抓捕深圳市公安局以會見有礙偵察或者可能洩漏國家秘密拒絕王軍其妻子會見及以可能毀滅偽造證據為由拒絕取保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5/blog-post_43.html
江蘇訪民沈立秀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兩年六個月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0/2017/0527/15892.html
無錫市惠山區“人民”法院採信偽證,人權捍衛者沈愛斌被一審枉判2年6個月徒刑朱丙泉1年6個月周小鳳1年6個月程天傑1年徒刑(附判決書、辯護詞)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26-16-16-1.html
沈愛斌等四位人權捍衛者被構陷案今宣判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527/15893.html
於歡案二審或改判沈愛斌尹旭安判刑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djudgement-05272017113035.html
遭雅安當局以違反取保候審規定為由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羈押的雅安訪民陳明燕案將於6月1日上午在雅安雨城區法院第二審判庭開庭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5/61.html
常州常豆公司國賠申請獲法院受理,證實公安刑拘企業主周建華純屬濫用職權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283.html
吳良述律師:羅繼標在廣西鳳山縣看守所死亡的律師聲明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603.html
廣西村民看守所猝死傷痕累累官稱“病死”村民遊行示威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5272017132028.html
中國法學家賀衛方言論封鎖下被噤聲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a/voanews-chinese-law-professor-20170527/3873607.html


無錫市惠山區“人民”法院採信偽證,人權捍衛者沈愛斌被一審枉判2年6個月徒刑朱丙泉1年6個月周小鳳1年6個月程天傑1年徒刑(附判決書、辯護詞)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26-16-16-1.html

(維權網信息中心報導)2017 年5 月27 日,本網獲悉:今天下午3 點,人權捍衛者沈愛斌及朱斌泉、周小鳳、中共老黨員程天傑涉嫌“尋釁滋事罪”一案在江蘇省無錫市惠山區“人民”法院宣判,公開宣判的法庭內與4 月23 日的“公開”開庭一樣,除少數家屬外,基本上都是官方安排的旁聽人員,從江蘇省南通、蘇州、常州、及無錫當地趕到的老百姓被大批警察阻止在法院的大門外,由一些便衣暗中監視。
據參加今天宣判的人權捍衛者沈愛斌的辯護人張建平說,整個大約20餘分鐘的宣判基本上是在朱丙泉、沈愛斌、周小鳳的抗議聲中進行,幾位所謂被告人根據審判長宣讀的判決內容,紛紛譴責該判決顛倒黑白、蓄意構陷等。最後,審判長宣判沈愛斌犯尋釁滋事罪罪名成立,判處2年6個月;朱丙泉1年6個月;周小鳳1年6個月;程天傑1年徒刑。
宣判結束後,作為沈愛斌的辯護人向還在法庭內的法官、人民陪審員、書記員、檢察員、法警發出一個思考題:邢永瑞等公安以抓嫖為由打死了從不關心社會問題的人大碩士生雷洋,結果北京的檢察機關以公安邢永瑞等人屬於玩忽職守,其行為顯著輕微為由不予起訴,據說最後由全體納稅人給予巨額賠款了事,而到了無錫公安國保鄧永峰裝扮成極端組織IS成員進行挑釁,沈愛斌、朱丙泉、周小鳳、程天傑只不過是在要求其表明身份無果的情況下,拉扯下了其蒙面頭套,就要被以“尋釁滋事罪”共計坐牢6年6個月,這還是一個依法治國的法治社會?這叫什麼人民法院?
事實上,朱丙泉、沈愛斌、周小鳳的當庭抗議雖然不符合法庭規則,但完全在情在理,因為惠山區“人民”法院完全顛倒黑白,以4月23日經庭審質證已經確認的偽證,作為合法證據予以採信,違背刑事訴訟法修改後配套實施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建立防範刑事冤假錯案工作機制的意見》規定,作出了令人失望的枉法判決。
作為今天唯一出庭的、沈愛斌的辯護人張建平先生說:無錫市惠山區“人民”法院在這個案件上已經騎虎難下,只能枉法裁判,否則國保鄧永峰及作偽證的鑑定機構等一干人,都將承擔偽證罪的法律責任!
人權捍衛者沈愛斌當庭不服判決,提起上訴。張建平先生也表示,自己願意繼續接受委託,為沈愛斌的上訴做無罪辯護。

沈愛斌等四位人權捍衛者被構陷案今宣判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527/15893.html

本網獲悉,今天下午三點,沈愛斌等四人被構陷涉嫌“尋釁滋事罪”案在無錫市惠山區法院第五審判庭開庭宣判,其中,沈愛斌被判有期徒刑兩年六個月,周小鳳和朱丙全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程天傑被判有期徒刑一年。辯護人之一的張建平律師表示,該案於今年4月23日開庭審理,經庭審質證、辯論後,已經證實該案是一起由公安寓意製造偽證對沈愛斌等四人實施打擊報復的典型冤假錯案。據張建平透露,沈愛斌等人準備提起上訴。

藺其磊律師:尹旭安案件宣判情況簡記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139.html

2017 年5月27日8:40,我經過圍繞法院的路邊特警和便衣的注目禮來到大冶市法院門前,還是戒備森嚴的架勢:台階下救護車旁邊有幾十人的警察和便衣,看到有四五個人正攔追一個老人上台階,正是尹旭安的老父親,我呵斥這些人陪老人上到台階上,門口兩邊是站著的有十個人的製服警察。老人告知我已經有武漢的公民被警察阻攔帶走了。我指責那些人後硬拉著老人和我的行李箱走進安檢處,查身份證和律師證後我們進入法院裡面,十幾個法警圍上來,要我把行李箱過安檢被我拒絕,爭吵起來。

這個時候,原先攔截老人的幾個人(說是他村里的人)和國保警察一幫人湧進來,有人和我吵的同時,有人就強行把老人推出去了。我就跟著也出來了,指責他們“心虛的怕一個老人旁聽他兒子的庭審”。
8:56 分許,本案的審判長李長青出來讓我進去,竟然說讓我把行李箱放到大門外,我拒絕了,他沒說話就進去了,一個穿法官制服的法官帶我一塊進入法院到了20米遠的審判庭門口,我要把行李箱放到法庭的最後面,過來幾個法警非的讓我放到外面的法警登記台處,我堅決拒絕就出來到法庭外了,審判長李長青出來看了下沒說就進去了,我站在法庭門外,看到了身體虛弱的尹旭安被兩個法警架(也可能算扶)著走進法庭,僅僅有不到五分鐘就宣判結束了。
我接到判決書籤收時說“你們法官都聽警察的,真是令人無語啊,值得嗎動用這麼大警力,太抬舉尹旭安了”,審判長李長青和那個女書記員就是微笑。我看了下判決結果:尹旭安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
都說法律已死,但我分明看到法律在蒙羞布里很堅硬的挺著呀,很傲慢,也很猥瑣…….平靜下來,才感覺自己的嗓子有點熱,剛才爭吵的後果啊,我走出法院大門,看著這些圍著法院的“公門中人”,我竟然有點驕傲恥笑了。
去哪裡?回家看俺老娘了,什麼律所的考核約談,什麼司法的爛人破事,全(暫時)去它個娘!!!

湖北人權捍衛者尹旭安今獲刑3年6個月(圖)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36.html

(維權網信息中心報導)2017年5月27日,本網獲悉:湖北人權捍衛者尹旭安今被湖北省大冶市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刑3年6個月。尹旭安2015年7月25日,因與王芳、耿彩文等人在武漢市黃鶴樓前身著聲援屠夫(吳凎)的文化衫,並拍照上傳網媒,隨於7月28日被警方從家中帶走,拘留於大冶市保安鎮派出所,同年8月23日被轉為刑拘;9月26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批捕,之後其案被大冶市檢察院退補後又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2016年3月16日審查起訴期滿;2016年9月13日,其案在湖北省大冶市法院開庭受審。據悉,關押期間曾一直被拒絕律師會見,2016年5月10日方獲會見,知其遭獄警毆打虐待,導致身心傷害巨大。目前被羈押於湖北省大冶市看守所。今被判3年6個月。

藺其磊律師:尹旭安在大冶市看守所內繼續遭受折磨,境況堪憂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268.html

2017 年5 月26 日上午,我在大冶市看守所會見了人權捍衛者尹旭安,他還不知道他的案件在開庭後5 個多月後將於明天宣判的消息。他語氣有點含混的陳述了他的狀況:他的血壓高壓長期是260 低壓達130 的情形下,看守所一直拒絕到醫院為其治療,只是在有一次被同號人打了之後才帶他到大冶市人民醫院檢查了一下,隨就送回看守所,直到次日才給他輸液兩天。要求見所長和駐所檢察官均無果,期間他向黃石市檢察院、中院、市人大、市紀委投訴的信件交給管教警察後,均沒有任何回复的消息。長期不給他筆紙,家人存錢他仍然一分也花不到。他穿的號服在省監管總隊檢查後才有紅色(死刑犯穿的)變為黃色(重刑犯穿的),他說他的記憶力明顯下降,腦後部和胸口處一直疼痛。
儘管受到如此折磨,尹旭安仍關心詢問709 被抓的律師和公民們的情況,他說:“我在維護自己合法權益的同時,盡量為他人和社會做點事情(看守所內部在他的投訴下有改變),我不會認罪的,不管有沒有用,我都會堅持做下去的。”
一個普通的公民,僅僅是做了符合中國憲法規定的權利範圍內的事情(聲援各地的社會事件,特別是709 發生後聲援屠夫吳淦先生等),無論是從法律上還是情理中,都不是違法犯罪行為,但地方政府出於維穩需要對其予以“依法”迫害,雖使他受到極大的身心傷害,但相信歷史終歸會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的,我們祝福像尹旭安一樣的眾多受難維權者,向他(她)們致敬!

尹旭安被判三年半看守所內備受折磨情況堪憂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0527/15890.html

知名人權律師藺其磊今早發出消息稱,湖北省大冶市人權捍衛者尹旭安被大冶市法院以“尋釁滋事罪”獲刑三年六個月。目前,尹旭安被捕已有兩年,於去年(2016年)9月14日開庭,拖延五個多月才宣判。
據悉,今天上午,大冶市法院門前戒備森嚴,幾十制服警察和便衣現場盤問把守。九點不到,藺其磊律師來到法院時正見到一眾警察在阻攔尹旭安的父親進入法院,交涉後尹父跟隨藺律進入法院,後法院人員以安檢為由刁難,理論時尹父被維穩人員劫持離開法院。藺其磊律師稱,尹旭安被兩名法警架出法庭,看上去身體虛弱。宣判時間不到五分鐘,尹旭安犯尋釁滋事罪,被判三年六個月。

於歡案二審或改判沈愛斌尹旭安判刑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djudgement-05272017113035.html

受到社會廣泛關注的“刺死辱母者”於歡案上訴,山東高院週六(27日)開庭審理,法庭擇日宣判。在巨大的輿論的壓力下,司法界高層曾指,審判不能違背人之常情,顯示於歡案有可能改判。
根據山東高院庭審直播,於歡上訴案週六上午約8點半開審。於歡的母親蘇銀霞作為重要證人出庭,供述事發時遭包括死者在內的多名人士,限制人身自由及侮辱的細節。其中,在庭審首次披露,他們曾經多次報警,甚至撥打當地市長熱線尋求協助。
輿論強烈質疑,“刺死辱母者”案件的一審法官,作出無期徒刑判決的公正性,以及警方在過程中涉嫌不作為。
據媒體人透露,事件得以公開審理,並披露警察不作為部分,是因事件已引起高層關注。最高院常務副院長沈德詠,上月5日到山東調研時,指判決不能違背人之常情。而改判並無懸念,甚至可以說判決結果早已內定,更多審理只是1次公開程序。
資深律師雷先生認為,一審本身從法律上就有問題,於歡被從輕改判的可能性很大。
他說:從法律上來說的話,那個一審判決也是有問題的。因為被害人那方的過錯是很大的,非法拘禁啊、毆打啊,包括之前長期的騷擾啊。但是當時的警察過來後,沒有及時制止這種犯罪,然後呢才造成這種惡劣的後果的。
他指,對於因瀆職造成嚴重後果的警方,除了紀律處分,亦沒承擔應有的法律責任。
他說:就是現在的1個處理結果,警察也不構成犯罪、過失,不追究刑事責任。於歡他的母親也涉嫌吸收公眾存款罪;那個放高利貸的也是涉嫌黑社會被抓起來了。我個人認為的話,警察當時有嚴重的失職,他們那種情況的話,是構成刑事犯罪。我了解到的情況應該二審會改判,能夠判到10年或10年以下,就是比較成功的了。
審理直至傍晚,法庭宣布擇日宣判。
另外,無錫維權人士丁紅芬表示,在去年4.13無錫大抓捕事件的沈愛斌、朱丙泉、周小鳳、程天傑涉及尋釁滋事罪,週六下午在惠山區法院宣判,沈愛斌被判刑2年半,朱丙泉和周小鳳判1年半、程天傑則判1年。
丁紅芬說:我還在現場,沈愛斌又被冤判2年6個月。其他2個人呢是1年半、一個人士1年。沒有1個人緩刑,全部收監。在法庭上,沈愛斌的代理人張建平跟常伯陽律師把官方的偽證,在法庭上一一舉出來了,他們就是判決沈愛斌有罪,是鎮壓維權人士的1個案子。
沈愛斌的律師張建平對本台說,警方以嫖娼的名義打死了雷洋,最後不予起訴。而4個民眾,僅僅因為撤下了蒙面對他們錄影的國保的頭套,就合計被判刑6年半,這顯示法庭本身就沒有考慮維護公平。
現年44歲的沈愛斌,原是無鍚巿鍚山區城管大隊長,曾因帶領訪民衝進黑監獄營救受害人而被當局判刑1年半。出獄後,他因幫助民眾維權而成為當局重點打壓的對象。
另1名湖北維權人士尹旭安被控涉嫌尋釁滋事罪,一審開庭至今超過8個月,終在周六作出宣判,他在大冶市法院被判有期徒刑3年半。
尹旭安是在2015年7月25日被捕,他與10多名公民包括王芳、耿彩文、胡新建等,穿著聲援吳淦(網名屠夫)的文化衫,在武漢黃鶴樓拍照聲援。尹旭安其後被指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同年9月被批捕。

江蘇訪民沈立秀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兩年六個月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0/2017/0527/15892.html

江蘇省連雲港市訪民沈立秀,2015年9月13日被連雲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同年10月20日被逮捕,今年的5月25日,海州區法院一審判處其有期徒刑2年6個月。其不服判決,目前已提起上訴。
海州區法院判決書中載明,沈立秀是因信訪案件終結後仍然滯留北京,不通過正常渠道反映訴求,為製造影響到重點部位,敏感地區非正常上訪,並張打橫幅拍照後上傳到境外博訊網上。經公安機關訓誡,行政處罰後仍不思悔改,挑釁正常的社會管理秩序,應以尋釁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刑期至2018年1月30日止,現羈押於連雲港市看守所。
沈立秀的丈夫程學洪表示,沈立秀在北京上訪10多年無果。被抓己20個月之多,受到地方法院以《尋性滋事》罪被判二年六個月,老百姓為了自已的權利維權變成了罪犯。
我們房屋被他們強拆,他們用一個終結案件來掩蓋他們的錯。老百姓上訪維權他們說終結了,在上訪就變非訪,無理取鬧。在北京告他們,他們手中有黨和國家賦予的權力,就能抓你,關你,判你。
這是什麼法制社會。只要有權,他們就是天,說了算,強行拆遷,不用講理,也不怕你告,他們用一個終結了事。你再告他們就是犯罪,天理何在!望大家關注。

緊急關注:709王全璋父母來京控告住簽有合同並付了租金短租房竟遭中介無理毀約驅趕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709_27.html

(維權網信息中心報導)2017年5月27日,本網獲悉:709王全璋父母來京控告,住簽有合同並付了租金短租房僅僅一天,就遭中介無理毀約驅趕。2017 年5月27日上午,王全璋父母短租一個月的房子外面,來了房屋中介的人,斷電斷水,要收回房子,攆癱瘓老人出門。709 家屬李文足王峭嶺趕到現場,發現除房屋中介的人外,還有帶耳麥的不明身份的人夾雜其中。現在全璋父母剛住了一天的房子已經被斷水斷電。

深圳大抓捕深圳市公安局以會見有礙偵察或者可能洩漏國家秘密拒絕王軍其妻子會見及以可能毀滅偽造證據為由拒絕取保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5/blog-post_43.html

權利運動編輯員獲悉,2017年5月27日,深圳大抓捕中遭深圳市人民檢察院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執行逮捕的王軍,被深圳市公安局以會見有礙偵察或者可能洩漏國家秘密為由拒絕其妻子嚴均均申請會見王軍,及以可能毀滅,偽造證據為由,決定不予變更強制措施。

遭雅安當局以違反取保候審規定為由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羈押的雅安訪民陳明燕案將於6月1日上午在雅安雨城區法院第二審判庭開庭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5/61.html

權利運行編輯員獲悉,2017年5月27日,因陪同律師前去漢源檢察院閱卷,遭雅安當局以違反取保候審規定為由,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羈押的雅安訪民陳明燕案將於6月1日上午9時在雅安雨城區法院第二審判庭開庭。
據網上公開信息顯示,陳明燕是一名失地農民,因多次上訪而曾被當局關柙在精神病院一段時間,出院之後,她就開始參與各種維權的活動,成為一名維權人士。陳明燕十分熱心幫助受難訪民,長期為關押在雅安看守所的訪民和維權人士送錢送物,並接待前去探望的家屬,也一直積極聯絡外地人權律師介入訪民案件。2015年,陳明燕因轉發一張疑似法輪功的圖片而被以“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罪”判刑一年,去年春節前夕獲取保候審。2017年5月16日,雅安訪民陳明燕因陪同河南律師常伯陽前去漢源縣檢察院閱卷(天網義工姜成芬案),被漢源縣特警大隊以違反取保候審規定為由帶走,後遭雅安市公安局雨城分局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再次羈押於雅安看守所。

常州常豆公司國賠申請獲法院受理,證實公安刑拘企業主周建華純屬濫用職權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283.html

(維權網信息中心報導)2017年5月27日,本網獲悉:昨天(5月26日)下午,遭法院違法強拆的江蘇省常州市豆製品金牌企業常豆公司收到常州市天寧區人民法院送達的立案登記,就常豆公司廠房遭非法強拆而提起的國家賠償經審查後獲得受理並立案。作為國家賠償義務機關的常州市天寧區人民法院作出國賠案件立案後,也證實常州市天寧區公安分局於2017年5月13日以“涉嫌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對常豆公司企業主周建華作出刑事拘留的行為,純屬濫用職權。

吳良述律師:羅繼標在廣西鳳山縣看守所死亡的律師聲明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603.html

羅繼標,男,1967年3月18日出生,壯族,現年五十歲,原身體健康,屬於家庭主要勞動力。鳳山縣公安局於2017年5月4日以涉嫌鬥毆對其刑事拘留,羈押於鳳山縣看守所。5月26日下午4點許家屬接到消息“羅繼標死亡!”。據眾多村民和羅繼標本人一致陳述,因外來人員在鳳山縣鳳城鎮京里村羅繼標等幾十戶村民居住的房屋附近長期半夜施工機械噪音擾民,部份村民於2015年8月30日晚十點多鐘前往勸說停止夜間施工,交涉過程中施工人員態度惡劣,並首先出手傷人,後雙方發生肢體衝突,雙方人員各有輕微傷害。
本人於2017年5月3日接受羅繼標家屬羅鳳蘭委託,擔任羅繼標的辯護人。本人於2017年5月6日從南寧市趕回鳳山縣了解本案情況,並於8日上午到看守所會見了羅繼標本人,簽署了相關法律文書,做了相關的記錄。
會見過程中,辦案單位鳳山縣公安局鳳城派出所違法指派了一名辦案人員進行了現場監聽和監視。同日下午,本律師與家屬共同到鳳山縣公安局和鳳城派出所向相關負責人遞交了《取保候審申請書》,但是,時至5月26日沒有收到辦案機關的任何答复。
2017 年5月26日下午4點許,本律師接到家屬及其多位村民電話反映:“羅繼標在看守所被人打死!”本人震驚萬分。家屬和村民並追問本律師現在了解的情況以及之前會見羅繼標了解到的情況。表示自己現在在外地法院開庭,對於死亡情況一概不知,需要進一步了解情況。
經本人與公安機關及看守所幾位人員了解,說法不一。後家屬和公眾陸續發來羅繼標遺體照片和視頻,可以從遺體上看出額頭、前胸、頭頂、頭部、腳背、雙腳小腿有多處明顯的傷痕,雙臂腋下有明顯勒痕,口鼻青紫烏黑有血跡,其中雙腳膝蓋一帶傷痕較嚴重,傷痕已經乾黑,不屬於剛受到的傷害,顯示此處受傷時間已經較長,其餘被衣服遮蓋的身體部分暫時無法看到。以上傷情在本律師於5月8日會見時完全不存在,羅繼標當時也沒有反映受到過任何傷害。
生命的價值大於一切,生命的尊嚴高於一切!本律師在此本著對生命的尊重,本著對法律尊嚴的敬畏,本著對律師職業的操守和責任,聲明如下:
1 、我的當事人羅繼標死因嚴重存疑!
2 、家屬和我本人有權利知道一切真相!
3 、所有死因調查過程,家屬或者委託的人員有權利全程參與!
4 、對良知負責,任何人都逃脫不了時間和歷史的審判!
聲明人:廣西中龍律師事務所 吳良述律師
2017 年5月27日凌晨兩點

廣西村民看守所猝死傷痕累累官稱“病死”村民遊行示威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5272017132028.html

廣西南寧鳳山縣鳳城鎮京里村一壯族村民,被刑事拘留二十天后,5月26日離奇死亡。看守所向死者家屬解釋,死者羅繼標死於疾病,但無法解釋身上的傷痕,村民們見狀大感憤怒,前往縣城遊行示威,促當局交代事件真相。羅繼標委託的代理律師吳良述發表聲明稱,羅繼標死因嚴重存疑,有關當局必須交代死亡真相。
廣西律師吳良述就其當事人羅繼標在看守所羈押期間離奇死亡,而且屍體全身帶傷,於5月27日發表律師聲明稱,其當事人羅繼標,55歲,原身體健康。鳳山縣公安局於5月4日以涉嫌“鬥毆”,對其刑事拘留,羈押於鳳山縣看守所。26日下午4點許,家屬接到消息稱“羅繼標死亡!”。後家屬和公眾陸續發來羅繼標遺體照片和視頻,可以從遺體上看出額頭、前胸、腳背等,有多處明顯的傷痕,雙臂腋下有明顯勒痕,口鼻青紫烏黑有血跡,其中雙腳膝蓋一帶傷痕較嚴重等。不過,以上傷情在本律師於5月8日會見時完全不存在,羅繼標當時也沒有反映受到過任何傷害。
吳良述律師27日下午,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採訪時表示,他於5月上旬會見當事人時,並未發現羅繼標有傷痕:“我在5月8日到鳳山縣看守所會見過他。當時他的狀況良好,沒有任何外傷。他也沒有向我反映有被毆打或者刑訊逼供。但是,當時有公安人員在場監視,也有可能他被毆打,但是不敢說”。
正在外地出差的吳良述說,他已看到羅繼標的親屬提供的相關視頻與圖片。他說:“現在的疑問是他的頭頂、頭部、額頭、胸部,雙腳的腳背,小腿膝蓋,有多處非常明顯的傷痕。很顯然是外力作用所造成的傷害。現在公安機關說他(羅繼標)突發疾病,有的說是腦梗死,有的說是心髒病,有的說是食物中毒,他們什麼說法都有。昨天我接到這個消息以後,第一時間打電話到縣公安局、看守所去問了”。
事發後,京里村村民拉橫幅在縣城遊行示威。抗議橫幅寫著“鳳山縣公安局抓人拘留,打死在看守所,還我人命”,等,受訪者提供的視頻中,羅繼標的額頭、膝蓋等多處有傷痕,親友在現在痛哭。指看守所公安草菅人命。
羅繼標的女兒羅女士對記者說,看守所人員謊稱她的父親患疾病送醫院搶救,當他們在送醫院途中攔截看守所車輛時,發現父親已經停止呼吸,而且身上都是傷:“他們(看守所)在我們縣里面以一個橋上交接,110和120的車交接。我們發現了,問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都沒有通知家屬,其實我爸爸已經去世了。然後他們假裝去醫院搶救。縣里醫院去接我爸爸的時候,知道我爸爸去世了,不想去,政府就施壓”。
羅女士說,她的父親羅繼標和幾十戶村民居住的房屋附近長期半夜施工,機械噪音擾民。去年8月30日晚十點多鐘,前往勸說施工方停止夜間施工,雙方發生肢體衝突。今年5月4日,羅繼標被警方刑事拘留。8日,代理律師吳良述向鳳山縣公安局遞交了《取保候審申請書》,但沒有料到父親在看守所離奇死亡。
羅繼標的妹夫謝先生說,親屬強烈懷疑官方的說辭,要求法院鑑定:“我們家屬最懷疑的是他身上有傷痕。他的嘴唇烏黑,他的胸部,好像被繩索勒過度痕跡,兩個膝蓋有下跪的傷痕。我們家屬想找法醫鑑定”。
吳良述律師在聲明中表示,他的當事人羅繼標死因嚴重存疑,其家屬和律師有權利知道一切真相,在所有死因調查過程中,家屬或者委託的人員有權利全程參與。吳良述律師要求獨立機構負責對死者遺體進行鑑定,並要求看守所提供監舍內的原始錄像。

中國法學家賀衛方言論封鎖下被噤聲
http://www.voachinese.com/a/voanews-chinese-law-professor-20170527/3873607.html

中國法學家、自由派標杆性學者賀衛方星期五表示,由於當局對言論自由的打壓達到幾十年來空前嚴厲的程度,他個人多個社交媒體賬號屢屢被封,因此未來無法再在社媒上發聲,也不會在廣大中國讀者無法接觸到的海外社媒平台上撰文。
美聯社星期五報導,近年仍堅持不斷發聲的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表示,當局不斷地關閉他的個人博客、新浪微博和兩個微信賬戶,讓他“感到徹底的無助”,感覺“發出任何聲音都是不被允許的”。賀衛方表示,在過去40年裡,知識分子的言論從未像今天這樣受到如此嚴重的限制,“這令人感到憤怒”。
賀衛方是中國當局近年對言論採取空前嚴厲打壓下,最新被迫放棄發聲的公共知識分子。外界普遍認為,中國過去5年在言論和公民自由等方面大幅度倒退,而崇拜毛澤東的極左思潮卻大行其道。
曾擁有幾千万讀者和粉絲的賀衛方,文章數量多且涉獵廣,尤其是有關法治和時政的散文,時常針砭社會弊端。2015年1月,中國共產黨機關的求是網發表文章《高校宣傳思想工作難在哪裡?》,點名批評賀衛方和另外一位廣受尊敬的藝術家和學者陳丹青,稱他們影響青年人,“不斷地抹黑中國”。
不斷公開呼籲法治和憲政民主的賀衛方2008年因簽署主張憲政的“零八憲章”,一度被北大法學院派到新疆支教。回到北大後的賀衛方,近年來仍始終堅持倡導司法獨立和憲政民主。賀衛方2011年曾被美國外交政策雜誌列為“全球百大思想家”之一。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