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2017 關注709案的違法性及王全璋的安危。西藏僧人自焚身亡。關注王軍、沈愛斌、陳雲飛、鄧洪成、李江鵬、黃曉敏等被捕及獄中遭虐維權人士。

西藏年輕僧人自焚身亡抗議高壓政策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 … 繼續閱讀 →...

西藏年輕僧人自焚身亡抗議高壓政策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a/tibetan-monk-dies-in-self-immolation-protest/3863849.html
張建平:以案說法佐證當局抓捕“709”律師的的違法性與危害性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709_42.html
李蔚:709王全璋需要特別緊急關注的呼籲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1.html
嚴均均(深圳大抓捕王軍妻子):要求批准王軍取保候審的說明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56.html
辯護人張建平要求檢察機關對沈愛案予法律監督無錫檢察院竟以信訪為名搪塞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280.html
被指對管教不恭敬政治犯陳雲飛遭虐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5212017113911.html
深圳公民11.15大抓捕通報:鄧洪成、李江鵬被批准逮捕目前共12人遭拘押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1115-122017521.html
深圳大抓捕之鄧洪成李江鵬李南海家屬已收到逮捕通知書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522/15873.html
四川維權人士黃曉敏5月18日在成都被警方抓捕家也被抄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518.html
聲援學者子肅四川黃曉敏遭秘密綁架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5212017114520.html
黃曉敏確認遭警帶走廉煥力亦失聯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rrest-05212017101343.html
中國維權動態周刊(2017年5月15日-21日)總第518期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2017515-21518.html


西藏年輕僧人自焚身亡抗議高壓政策
http://www.voachinese.com/a/tibetan-monk-dies-in-self-immolation-protest/3863849.html

據“自由西藏運動”等消息,西藏又有一位年輕僧人星期天自焚身亡,抗議中國政府的高壓對藏政策。有消息稱,該僧人曾因在微信朋友圈分享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法像,而遭拘留10日。
消息稱,西藏安多尖扎縣22歲的僧人嘉央洛色,5月19日早上在人民醫院附近自焚,當場身亡。他的遺體被縣公安強行運走後,家人到縣公安局索要遺體遭到拒絕。而當局已對當地展開嚴格管控,有關自焚的更多情況還無法得知。
另據消息,今年5月2日,甘肅省甘南州夏河縣年僅16歲的藏人恰多嘉1自焚,高呼“西藏要自由”、“讓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等口號,抗議中共政策,隨即被警察帶走,至今生死不明。他的父母和同學隨後也遭當局拘留。
據統計,嘉央洛色是2012年6月以來尖扎縣第二位自焚抗議的藏人,也是今年的第4位。從2009年至今,已發生至少149起藏人自焚事件。

被指對管教不恭敬政治犯陳雲飛遭虐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5212017113911.html

曾因被指對管教不夠恭敬而遭戴鐐銬懲罰的政治犯陳雲飛,日前再次因沒有向看守所所長呼喊“領導好”而被罰戴枷鎖,已為期兩週。熟悉陳雲飛的維權人士指其具有抗爭精神,會拒絕向不公妥協。律師指,已申請該案二審開庭審理,但對結果不樂觀。

被羈押於成都新津縣看守所的異見人士陳雲飛屢次傳出遭到虐待。日前,陳雲飛的律師郭海波指,陳雲飛因沒有向近日來巡視監倉的看守所所長張林呼喊“領導好”被指觸犯所規,對其實施戴手銬腳鐐的懲罰,為期兩週,上週五會見時枷鎖依然在身,因手腕有破損,被臨時加上護腕。郭海波律師隨後向看守所提出交涉。但所方態度傲慢,聲稱不怕告。
陳雲飛的另一代理律師隋牧青接受本台採訪時稱,陳雲飛上一次遭受同樣酷刑的時候,律師因拍照留證據而遭到非法拘禁、傳喚:
“以虐待的方式懲罰在押人員。我因為想拍他受傷的手,而被看守所非法拘禁了幾個小時,然後又被派出所非法傳喚了一次。”
月初隨律師一同前往看守所的成都維權人士譚作人告訴本台,陳雲飛具有抗爭精神,拒絕向不公妥協:
“上上星期我去看他,也就是說,這兩星期之內,就發生了(懲罰事件),也可能就是上次回去後,因為他帶著鐐銬已經兩個星期了,陳雲飛是比較有抗爭精神,不會完全接受你所謂的監規,特別是具有侮辱性的規矩,如果你要叫他教領導好,我估計他是不會接受的,所以就跟看守所的管理方式直接發生對抗或者衝突。 ”
本月初,陳雲飛會見律師時還表示,囚牢生活狀況惡劣,遭違規連坐等懲 。
對此,譚作人表示:“在法院正式宣判以前,看守所的人員都是犯罪嫌疑人,而不是罪犯,而他們好像都普遍提前享受到了罪犯的待遇。”
今年3月陳雲飛案宣判後,他當庭表示要上訴。律師指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部分書證及所有視頻錄音證據未當庭出示和質證,法官無理打斷律師發言和陳雲飛的最後陳述。
隋牧青律師表示,已經向成都中級法院要求開庭審理,但對結果不樂觀:“我們已經向二審法官提出要求開庭審理,把我們的理由和一審的程序問題、工作人員事實認定的問題、證據問題,還是需要再重新釐清的事實認定都不夠清楚,但我們知道這種政治性案件,慣例都是盡量不開庭。”
陳雲飛90年代初畢業於北京農業大學,曾參與八九學運。2015年3月,陳雲飛與20多名公民為六四死難學生掃墓,後被以“尋釁滋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兩項罪名被刑拘及批捕,其後檢察院取消煽顛罪,今年3月,陳雲飛被一審判處四年刑期,之後陳雲飛表示會上訴。

李蔚:709王全璋需要特別緊急關注的呼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1.html

據709系列案已經出來的人說,當局的目標是被告必須配合官方。
截至2017年5月21日,王已經被關押681天,被起訴到法院96天,卻仍不被允許會見律師,當局要給他的壓力顯而易見。王全璋是一個不張揚但是非常堅定的山東漢子,正因為如此,他的狀況才更加令人擔心。是否被毆打?是否長期被戴工字鏈?是否被上約束帶?是否被吃藥?是否被挨餓?是否長時間被審訊?是否被要求長時間站立?是否長期被要求以特殊的姿態坐著,並且一動不動?

我知道王全璋在被捕之前曾留下過律師委託書,並註明“任何情況下不會解除對律師的授權。”我也知道警方曾口頭宣稱王全璋解除對律師的委託。對於警方的口頭宣稱,我不相信!我只會相信王全璋在裡面仍然在進行毫不妥協地抗爭。
因此,王全璋危急,需要特別關注!
王全璋的處境可能是目前最糟糕的!
2017 年5月21日

張建平:以案說法佐證當局抓捕“709”律師的的違法性與危害性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709_42.html

昨天(2017年5月20日),是“ 709 ”被抓律師團體中最早失去自由的吳淦先生整整兩週年的日子;前天(美國時間5月18日),是“ 709 ”被抓律師的太太們組團在美國聯邦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非洲、全球衛生、全球人權和國際組織小組委員會舉行召開的聽證會上,陳述維權律師遭政治迫害與酷刑的事實;再前天,本人的委託人收到了由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郵寄送達(2017)錫中釋字第00187號法律釋明書,該法律釋明書要我的委託人、一個追索勞動報酬的勞動者息訴服判。
在2015年7月9日針對維權律師實施大抓捕運動中,被抓的維權律師基本上都被扣上“顛覆政權”、“煽動顛覆政權”、“尋釁滋事”等明顯帶有政治迫害符號的罪名,當局毫不避諱稱這些維權律師有不滿社會主義制度與詆毀社會主義法制的行為。這裡,首先要明辨一個道理:一個制度是不是被民眾滿意,是這個制度是否具有合法性及這個制度運行過程中的問題,而不是製度下民眾表達的問題。同理,社會主義法制是否被詆毀了,關鍵是看這個社會主義法制在施行過程中是否存在嚴重的違憲問題(譬如尊重與保障人權條款)。
就“ 709 ”被大規模抓捕的維權律師的行為來看,他們無非是在代理的一些行政訴訟法(俗稱民告官案件)中,被“人民”法院剝奪律師應有的代理人權利,以及在作為一些敏感的刑事案件(主要是人為冤假錯案)中被剝奪了辯護人權利,而以圍觀、死磕、甚至舉牌抗議等行為藝術表達不滿而已,而在這種無奈的非暴力抗議過程中,大多數情況下還會遭到扣押、毆打,甚至還出現過維權律師在法院立案時被法官懷疑錄音而褲子都被撕爛的離奇一幕。
好吧,維權律師在“民告官”及面對人為製造冤假錯案的刑事案件中,為了法律賦予的代理人或辯護人權利,而以行為藝術抗議的行為,不符合“絕不走西方司法獨立的邪路”的黨對司法改革的宗旨,不符合“人民”司法首要維護政權的國情,是挑戰“人民”司法權威的違法行為,那麼,在民事案件上、尤其是勞動者追索勞動報酬的案件上,總要能夠體現出一點公平正義了吧?
然而,今天以案說法的這個案例恰恰說明了,沒有司法獨立的體制保障,所謂的“人民”法院的法官獨立行使審判權,最終同樣很難、甚至不能能體現出法治的精神與公平正義的結果。
2003 年,我的委託人何錫榮到上市公司遠東股份有限公司從事藥品銷售工作,到2006年雙方簽訂勞動合同,明確約定遠東公司每月按勞動合同法強制規定,向何錫榮支付不低於宜興市最低工資標準的基本工資。同時,雙方又在勞動合同的基礎上簽訂銷售獎勵合同,明確約定按何錫榮的銷售業績支付其獎勵報酬。為了保證藥品銷售款的及時回籠,雙方銷售獎勵合同中還違反勞動合同法用人單位不得扣留勞動報酬的規定,約定公司有權扣留百分之五的銷售獎金,待年終時一次性結清。
雙方的勞動合同履行到2014年,由於遠東公司長達8年拒不支付合同約定的基本工資,同時又長期剋扣百分之五的銷售獎勵拒不支付,我受同鄉加鄰居何錫榮委託,幫助其追索以上兩項勞動報酬。接到這樣一起法律強制性規定明確,勞動合同約定又清晰的案件,原以為20年前涉嫌侵吞與私分我交通事故傷殘賠償金的全國優秀“人民”法院,會在幾任領導的更迭及習近平的依法治國下,會向好的方面有所改變一些。
然而,《勞動合同法》第三十條規定的用人單位必須支付不低於最低工資的基本工資,雖然屬於法律的強制性規定,但宜興市“人民”法院卻仍然以“被告遠東公司支付了銷售獎金,且銷售獎金超過了最低工資”為由,判決用人單位的被告無需履行支付法律強制性規定的基本工資,及拖欠勞動報酬的賠償金。至於遠東公司扣押的百分之五銷售獎金,法院倒是判決返還了,但“人民”法院駁回了勞動者要求依照《最高法院關於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的若干問題解釋》第十五條第(3)項“剋扣或無故拖欠勞動者工資的”應當作出賠償金判決的規定,而且一次次枉法裁判,還居然作出法律釋明,要被盤剝與被壓榨的勞動者服判息訴!
在我代理的這一起勞工權益的案件中,勞動者何錫榮所在村的村支書說,宜興市法院的一個付院長還專門開車到村委會,恐嚇村委會不能依照訴訟法規定出具對我這個被委託人的推薦書。案件審理中,主審法官盛熹居然拒絕返還已經被告質證的證據原件,甚至還胡說八道稱原告搶奪案卷材料,由“人民”法院對勞動者進行罰款。勞動者8年的基本工資沒有通過司法途徑追索到,反而被“人民”法院勒索了3000元人民幣!到江蘇省高院再審時,主審法官何春蘭一次次濫用職權,讓我這個高位截癱的代理人就代理人資格往返省高院,然而在病態心理得到滿足後繼續枉法裁判!到申請抗訴程序時,無錫市檢察院居然要以信訪來處理,我被迫向上級江蘇省檢察院郵寄抗訴的申請材料。
現在,又因為追索拖欠工資的賠償金,無錫市中級法院居然視最高法院司法解釋如同臭狗屎,要勞動者服從枉法裁判,停止申訴,這無異於告訴人們:黨的領導下司法就姓趙家!黨的領導向司法就不可能有公平正義!
既然“人民”法院在民事案件上都以枉法裁判來佐證黨的領導下司法就是維護“趙家”利益的私法,那麼何來維權律師或維權律師詆毀社會主義法制之說?史密斯議員在前天國會的聽證會上說,中國“ 709 ”被抓捕的律師團隊是最優秀之人,卻受到最惡劣的待遇,應當適用2016年底美國國會通過了《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予以製裁,美國政府有責任對世界各國嚴重侵犯人權的官員實施制裁,包括禁止他們入境,並且凍結和禁止這些官員在美國的財產交易。可見,抓捕“ 709 ”維權律師的違法性與社會危害性的嚴重程度。
不可否認,中國近年來的司法是有一定的進步的,譬如過去“民告官”案件在立案審查制時,幾乎都遭遇法院的不立不裁,如今改為立案登記制,不僅立案幾乎不成問題,而且碰上有法治精神的法官,偶爾還能夠有勝訴的判決。但今天這些進步,何嘗不是“ 709 ”律師團隊用失去人身自由與遭受酷刑爭取來的?!

辯護人張建平要求檢察機關對沈愛案予法律監督無錫檢察院竟以信訪為名搪塞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280.html

(維權網信息中心報導)2017年5月21日,本網獲悉,江蘇無錫人權捍衛者沈愛斌的辯護人張建平,5月19日莫名其妙收到無錫市惠山區人民檢察院郵寄送達的《控告信訪告知函》,稱張建平要求檢察機關對沈愛斌尋釁滋事一案給予法律監督,因該案尚未宣判,相關事實、理由應向無錫市惠山區人民法院提出。
對於無錫市惠山區人民檢察院郵寄送達的這封《控告信訪告知函》,張建平先生認為太離譜,人民檢察院的司法素養太不著調!張建平先生說,自己是2017年4月23日沈愛斌等涉嫌“尋釁滋事罪”一案在無錫市惠山區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後,確認惠山區人民檢察院指控罪名的關鍵證據都被證實為偽證的情況下,根據《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四百五十九條規定,於2017年5月3日向惠山區人民檢察院的上級無錫市人民檢察院,提交了《法律監督申請及對公安製造偽證的舉報》,目的是為避免冤假錯案人為鑄成,要求作為上級檢察機關的無錫市人民檢察院,責令無錫市惠山區人民檢察院撤回起訴,並對蓄意製造偽證的公安機關進行追責,這中間無論法律監督申請還是對公安製造偽證的舉報,都應當由無錫市人民檢察院來予以答复,更不屬於《信訪條例》第二條規定的信訪事項,現在莫名其妙由涉嫌徇私枉法行為的無錫市惠山區人民檢察院以信訪告知函的方式搪塞,這不是太離譜、太不著調了嗎?
近期,一部《人民的名義》肥皂劇火遍大江南北,防火牆內人們茶餘飯後都在談論著中國官場的腐敗與公安的黑暗,也將信將疑的讚揚肥皂劇中人民檢察院的剛正與公正。人民檢察院真的能夠在糞坑體制下出污泥而不染?著名影視劇導演馮小剛對此以“人民”嚴重不靠譜,給予了牆內中國夢幻想中的愚民們一記警醒!
今天,無錫市人民檢察院委託其下級的惠山區人民檢察院向張建平先生郵寄送達的《控告信訪告知函》,無疑是印證了馮小剛的“人民”嚴重不靠譜判斷。
張建平先生說:一個國家的司法機關,沒有起碼的法治精神,卻善於以“人民”的名義,最終的結果決不會是體現公平正義,只能是馮小剛所斷言的嚴重不靠譜。
既然無錫市人民檢察院故意不作為,張建平先生表示,就沈愛斌等被“尋釁滋事罪”一案審理中出現的嚴重冤假錯案問題,將向江蘇省人民檢察院提起法律監督,直至最高人民檢察院與最高立法機構全國人大。 附:法律監督申請及對公安製造偽證的舉報

黃曉敏確認遭警帶走廉煥力亦失聯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rrest-05212017101343.html?encoding=simplified

疑因支持中共十九大推行黨內直選,已經失聯3天的成都人權活躍人士黃曉敏,週日(21日)被確認是遭大批警察帶走,但目前下落不明。有知情人士透露,他被帶走時非常匆忙,而警方亦曾搜查其住所,取走電腦和手機等物品。(黃小山/黃思霖報導)
據1位協助追尋黃曉敏下落的朋友表示,他們專程到黃曉敏位於成都市金牛區九里提附近住所尋找黃曉敏,發現他從不離身的帽子沒有拿走,家裡還被搜查過,電腦被帶走。小區保安指很多警察到來將他帶走,但他們不願意多說。
他說:禮拜四(18日)下午被抓了,確認了。我們是第2天就叫上他的女朋友去開他的門,打開以後,發現他頭上經常戴的2頂帽子都沒有拿走。他家裡面是被搜查了,他的電腦啊全部被搜走了。我們下來後,門衛明確給我們說是被警察帶走的,還來了很多個。具體多少個,他沒有給我們說。他這個案子最低級別應該是國保,不會是普通警察。
黃曉敏另1位朋友亦對本台記者指出,可以確定黃曉敏被帶走時非常匆忙。以前他被強制旅遊,都帶著3件必需品,帽子、手鐲,還有胃藥,而這次都沒有帶。
而在黃曉敏被帶走前2天,成都市國保支隊曾傳喚他,認為他涉及子肅公開呼籲十九大黨內直選的事件,並被警告會很快被強制離開一段時間。
他說:便衣員警為主,有警車。他的胃藥也沒有帶,還有就是帽子,可能也不讓他帶,還有他那個手鐲也沒有戴,以前這些東西他都帶著。16號(上週二)在國保支隊傳訊他的時候,給他說了幾點:第1點,就是子肅這個事情他在推波助瀾;第2說他別有用心;第3,不許發聲,不許說甚麼了,下一步要安排他出去強制旅遊。
另外,本台記者得悉,除黃曉敏外,另1位附議子肅公開呼籲中共十九大實現直選的首都師大退休老師朱德龍,目前亦無法聯繫到。除陝西1位聲援者已經被釋放出來,江西和雲南2名轉發子肅公開呼籲信的人士,目前依然處於被拘押狀況。
本台記者致電成都市金牛區公安分局,該局警察指他不知情,並告知金牛國保大隊的電話號碼,但電話一直沒人接聽。
據當地人權活躍人士的消息,隨著“六四”敏感日子臨近,四川方面加大對人權活躍人士和維權人士的打壓。就在黃曉敏被帶走的當天,四川維權人士廉煥力亦被強行帶走,至今下落不明。而雅安維權人士陳敏燕,在前去看守所探望難友姜成芬的途中遭到抓捕,當地警方禁止律師會見。
居住在成都的雲南省委黨校退休老師子肅,在上月28日發表公開信,呼籲中共十九大實行黨內直選,但他很快就被秘密抓捕。至今,多名附議人和轉發有關消息的人士都已被官方抓捕;至少有5人失聯或被拘。

聲援學者子肅四川黃曉敏遭秘密綁架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5212017114520.html

四川成都異議人士黃曉敏5月18日遭當局秘密抓捕,家里門牌被摘、電話變成空號。有知情人21日獲悉,黃曉敏的失踪與日前被刑拘的黨校教師子肅案有關。據了解,目前已有至少4人因子肅案被失踪。
黃曉敏失踪前最後會見的朋友趙乂接受本台採訪時稱,從門衛處得知黃曉敏當天被十多名警察帶走,其後又返回抄家,電腦也被拿走,而此次抓捕顯得異常匆忙:
“5月15日那天我跟苟中燦先生、黃曉明老師去拜訪一位老學者,回來的途中他告訴我們當局可能因為六四要到了,會在月底強行帶他去旅遊,然後昨天晚上我得到消息,證實他在5月18號傍晚,當局十多個人找他,因為他跟子肅老師走得近,受牽連,也被當局強行帶走,帶走的同時也沒有人性,連他的胃藥也沒讓他帶,他現在的和田玉手鍊也沒讓他帶,他長年戴著國軍制式帽子也沒讓他帶。”
記者周日撥打黃曉敏的電話,但顯示為空號。有知情人指,目前已聯繫上黃曉敏的女兒,她指家門口的門牌號也離奇失踪。
記者又致電成都市公安局,但接線人員要記者周一上班時間再打來。
據了解,子肅是雲南省委黨校退休教師,月初以中共黨員的身份發表公開信,呼籲中共在十九大上,開放黨內民主直選、選舉胡德平為新一屆中共總書記。公開信發表後,子肅立即被成都國保人員帶走。
一名當地的知情人表示,目前與子肅事件有關的公民陸續被失聯或拘留,黃曉敏也曾因此遭國保警告:
“是子肅這件事的擴大,(黃曉敏)轉貼,開始寫文章聲援他,這個涉及很多人,今天早上我看到還有其他人也開始失聯了。”
綜合網絡消息,子肅公開信的附議人、首都師範大學退休教師朱德龍,轉帖人江西南昌公民黃劍平、昆明公民張艾等人目前也均與外界失去聯繫。另有山西運城公民、網名“都市放牛娃”的邵重國因發文聲援而遭到警方拘留。另有一名公民把呼籲書送到北京,但被警方押返當地。而早前有多位支持子肅的網友,分別怕受到牽連或受到當局恐嚇,已經停止跟進子肅的情況。
知情人告訴本台,子肅的建議本來只限於黨內,但當局因此抓捕民間人士,結果只能擴大事件的散佈和影響力:
“他是用一個黨員的身份,給黨的總書記提出換人下台這樣的東西,家規去治他就行了,其他人好像在那邊沒有多少必要。”
黃曉敏是四川泛藍聯盟召集人,2009年因與十多名維權人士一起,在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門外,用鐵鍊將手鎖住,抗議法院司法不公而被捕,後被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判刑兩年半。此外,黃曉敏的哥哥、新疆退休法官黃雲敏也是當局重點打壓的對象,今年3月,他因長期為弱勢群體提供法律援助,遭到當局報復,被以“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罪”刑事拘留。

四川維權人士黃曉敏5月18日在成都被警方抓捕家也被抄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518.html

(維權網信息中心報導)2017年5月21日,本網獲悉:2017年5月18日下午,四川成都維權人士黃曉敏先生被成都當局抓捕,家也被抄。20日下午,黃曉敏的朋友去問了小區門衛,門衛說18日去了幾十個警察把他帶走的,19日又去抄了他的家,電腦也被拿走了。據悉,黃曉敏被抓走時連他平時帶的帽子都沒拿。
此前黃曉明曾給朋友說的:如果他被抓,原因可能有三:第一、在子肅公開信上簽名;第二、多次陪同張海濤夫人探監並聲援;第三、幫訪民維權,最近他幫幾個老闆維權多次收到警告。

深圳公民11.15大抓捕通報:鄧洪成、李江鵬被批准逮捕目前共12人遭拘押(2017年5月21日)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1115-122017521.html

(維權網信息中心報導)2017年5月21日,本網獲悉:深圳公民11.15大抓捕案鄧洪成、李江鵬家屬已收到逮捕通知書,現已證實鄧洪成、李江鵬被正式逮捕。他們和王軍一樣是5月12日已經被批准逮捕。目前共12人遭拘押,3人被批捕。
截止5月21日,深圳公民11.15大抓捕中目前有12人被羈押——分別是鄧洪成、肖兵、王軍、沈力、李南海(火焱)、丁岩、王威、董凌鵬、王建華、宋立前、黃安陽、李江鵬,他們都是在2016年11月15日後連續遭拘捕或強迫失踪的。目前獲知,王軍、鄧洪成、李江鵬已經被正式逮捕。

深圳大抓捕之鄧洪成李江鵬李南海家屬已收到逮捕通知書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522/15873.html

【民生觀察工作室2017年5月21日消息】本網獲悉,深圳大抓捕之鄧洪成、李江鵬以及李南海已正式被深圳市檢察院批准逮捕,罪名為“顛覆國家政權罪” , 鄧洪成、李江鵬以及李南海的家屬最近分別收到深圳市公安局寄來的逮捕通知書,三人目前羈押於深圳市第二看守所。
5月13日,首位深圳大抓捕人員王軍的家屬收到逮捕通知書。目前,總共涉及十二位人士的深圳大抓捕事件,已知有四位人士(王軍、鄧洪成、李江鵬、李南海)的家屬已經收到警方的逮捕通知書,尚有八位涉案人士未傳出有收到逮捕通知書。有律師指出,相信深圳大抓捕事件中的其他人士的逮捕通知書也將會陸續收到。
深圳大抓捕的十二位人士名單,包括: 鄧洪成、肖兵、王軍、馬志權(@沈力)、李南海(@火焱) 、丁岩、王威(@自由大威) 、董凌鵬( @北迴歸線) 、王健平、宋立前、黃安洋和李江鵬。

嚴均均(深圳大抓捕王軍妻子):要求批准王軍取保候審的說明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56.html

鑑於16 號我同律師一起交給深圳國保的王軍取保候審申請和律師會見申請再次未予批准。我準備近日再次同律師一起到深圳市第一看守所和深圳市公安局繼續同深圳當局交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看守所條例》第二十八條規定,家屬有申請會見王軍的權利,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看守所條例》第十條,要求看守所提供王軍進入看守所前的體檢報告給家屬,以證實之前傳言,被關押人員是否有被刑訊逼供。


另綜合我的產檢報告:
1. 胎兒臍帶繞頸一周,考慮無法順產可能。
2. 考慮輪狀胎盤I級,胎兒有缺氧可能。
3.18 號產檢時同我的產檢醫生溝通,朋友無法代替家屬履行法律責任和義務,孕婦生產時必須要有家屬陪同簽字。
我會再次提出王軍取保候審申請。請大家關注我!謝謝!2017年5月21日

中國維權動態周刊(2017年5月15日-21日)總第518期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2017515-21518.html

【編者按】深圳“ 11.15 ”大抓捕案曾一度引起外界的高度關注,目前,該案仍有十二人被羈押或強迫失踪,其中,維權人士王軍於近日被批准逮捕。四川維權人士黃曉敏在成都被警方抓捕,家被查抄,作為維權的高地,四川當局對維權人士的打擊更為嚴厲,黃曉敏此行或許又是兇多吉少。維權律師在失去自由過後,同樣會遭遇虐待,最近,李和平律師遭受酷刑、合肥女訪民趙紅艷被看守所牢頭獄霸和管教虐待的情況得以披露,讓人窺見了看守所酷刑的冰山一角。言論自由狀況江河日下,微信上發的消息同樣可能成為“罪證”,最近,釋大成和尚因微信發消息遭警方帶走拘留。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