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2017 官方發江天勇散步視頻否認酷刑惹質疑。林明潔案第三次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死囚許有臣二審結束押後宣判。李小玲被警訊問貽誤病情。

官方發布江天勇散步視頻反駁酷刑兩個月速胖引發質疑 美國會聽證前夕中方發視頻否認酷 … 繼續閱讀 →...

官方發布江天勇散步視頻反駁酷刑兩個月速胖引發質疑
美國會聽證前夕中方發視頻否認酷刑
余文生律師:瀋陽林明潔案進展通報
因控告原瀋陽市公安局局長許文有遭瀋陽鐵西公安局以“涉嫌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羈押的人權捍衛者林明潔案第三次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河南訪民許有臣案二審開庭律師要求排除非法證據
殺警案死囚許有臣二審結束押後宣判
焦劍:一帶一路前夕我在雁西湖旅遊竟被刑拘後被強制取保
“一帶一路”峰會期間,上海部分維權人士在京遭攔截被關黑監獄(圖)
廣州維權人士李小玲突發急性青光眼症狀仍在派出所內遭強製筆錄致短暫失明
李碧雲家人受連累無錢看病李小玲被警訊問貽誤病情
內蒙牧民抗議強佔草場無補貼爆衝突7人被捕


官方發布江天勇散步視頻反駁酷刑兩個月速胖引髮質疑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5182017112933.html

“709案”被捕維權律師江天勇日前傳出遭酷刑無法站立的消息,引發外界關注。湖南長沙警方本週四發布一段江天勇的散步片段,反駁傳聞,但卻引來更多質疑,指江天勇在不能會見家人和律師的情況下遭被“擺拍”。江天勇妻子表示,丈夫小腿呈現紫紅色,相信他受過酷刑對待,更感到丈夫與2個月前的認罪視頻中的消瘦相比,胖的不尋常,擔憂他遭強迫服用幫助站立的激素。
在這段長達30秒的片段中,身穿短袖、短褲和拖鞋的江天勇在一條約十幾米長的走廊裡來回行走。長沙警方在配文中指,這是江天勇在5月17日下午在指定監視居住場所散步健身的畫面,反駁“遭受酷刑,腳不能站立,整個腳都腫”的傳聞。又闢謠稱長沙警方專門安排醫生檢查、治療江的腳部舊傷,江現已痊癒,身體健康。
目前身在美國的江天勇妻子金變玲接受本台採訪時,對闢謠視頻進行了質疑:
“雖然發出來這個視頻進行闢謠,但是我們也不可以相信,因為從視頻裡面可以看出江天勇的腳,特別是小腿兩邊都是紅而發紫的,說明他們(當局)對他進行了酷刑,這個視頻是在哪拍的?是誰發出來的?律師都不能會見,我們家屬一直也就沒有他的一點點消息。”
金變玲還告訴本台,3月官媒播出江天勇認罪的視頻時,看出丈夫暴瘦,但僅隔了兩個月,視頻中的江天勇就迅速變臃腫了,擔憂他被強制打激素幫助站立:
“鳳凰衛視還(對他)做了個採訪,那個時候江天勇已經很瘦了,這個視頻裡面看出來,江天勇是比較胖的,那麼我有可能相信,李和平被釋放之前(當局)想把他餵胖。那麼江天勇有可能受到酷刑,腳不能站立,然後他們有可能對他進行打激素,(或者 吃什麼藥,導致他現在整個身體是肥胖的。”
本月12日,金變玲曾向本台透露,從長沙體制內人士獲悉,江天勇遭受酷刑,雙腳不能站立,敦促中國警方,公開丈夫的身體狀況。江天勇的律師陳進學也表示將於下週前往長沙要求會見當事人。
江天勇的另一代理律師覃臣壽告訴本台,從視頻上看,更證實了江天勇腿部曾壞死的消息,懷疑當局所謂的舊傷實際是酷刑所致的新傷:
“內部渠道的消息說,江天勇雙腿疑似腿部的軟組織的肌肉組織壞死,律師也通過正常的渠道,向長沙市公安局提交了會見申請,也提到腿部傷情。我的個人認為,他這個視頻說是舊傷,但是可能是因為酷刑、虐待,長時間保持腿部的同一(姿勢)而出現這種狀況,應該是新傷,所以我們還是非常擔憂江天勇的處境。”
據了解,金變玲計劃於18日到美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與其他幾位被捕律師的妻子陳桂秋、汪艷芳等一同參與營救丈夫的聽證會。

美國會聽證前夕中方發視頻否認酷刑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orture-05182017093258.html?encoding=simplified

本台不久前曾報導709律師江天勇受酷刑致腳傷消息,長沙警方周四凌晨發布江天勇走路的視頻否認施暴。江天勇的妻子指出疑點並堅信丈夫遭酷刑對待。江天勇的兩位代理律師將再赴長沙要求會見,要求由江天勇親自陳明是否受到酷刑。
本台早前曾報導709律師江天勇受酷刑致腳傷消息。本週四(5月18日)凌晨一時多,長沙警方官方微博長沙警事發出一段30秒視頻,視頻中江天勇著短褲,似乎受指令在房間內來回走動。長沙警方以行走正常來否認對江天勇施加酷刑,稱在偵查期間充分保障了江天勇的合法權利,並專門安排醫生檢查和治療他的腳部舊傷,目前已治愈。警方稱該視頻為周三(5月17日)下午拍攝。
上海澎湃新聞等官媒隨後也轉發該視頻。這是江天勇自2016年11月21日失踪後,第三波官媒輿論潮。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對視頻內容提出質疑,她表示這些疑點讓她更堅信江天勇遭受非人道虐待。她也認為這是官方對她與其他709家屬、良心犯妻子參加週四下午美國國聽證會的警告。
金變玲:對我的一個回應,他們還是害怕我在國會做證,想堵我的嘴嘛!對這個視頻我有很多質疑,看來我得到的消息,就是江天勇腳腫不能站立、不能走路,遭受了酷刑是事實;江天勇在鳳凰衛視做採訪那個時候已經很瘦了,這個視頻裡面江天勇是比較胖的,他們有可能對他打激素或者吃什麼藥。
維權律師劉曉原也在推特上質疑,江天勇不像是在正常走路,而是為拍攝走路。亦有維權律師指出,官方以此種方式不能釋疑,只有讓律師親自會見後才可證實江天勇的真實狀況。
長沙體制內人士上週五曝光江天勇腳傷消息後,江天勇的代理律師向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第四次請求會見被拒。官方發放視頻否認虐待後,兩位代理律師覃臣壽和陳進學將於週五再赴長沙請求會見。
覃臣壽向本台表示,視頻中有諸多疑點,比如小腿和腳為何是黑紫色的?如果是舊傷,舊傷為何復發?是否與酷刑和長時間固定姿勢有關?視頻的說法並不能打消律師、家屬及外界的疑慮,官方最好的釋疑辦法是允許律師會見。
覃臣壽:這個視頻還是不能解釋我們的疑問,感覺江天勇他表情是非常呆滯的,步型還是有非常多的不自然。我們律師還是對江天勇的處境表示非常擔憂,強烈要求會見!由江天勇陳述他是否受到酷刑;給律師提供所有訊問過程的視頻,要不無法排除酷刑或者虐待。
近期709案酷刑再密集曝光,先後有李春富、李和平、李姝雲、勾洪國和任全牛等人親證在被關押期間,遭強迫用藥;週三,另一份709資料被公開,顯示在天津關押的709人士皆被化名,如李和平被化名李小春,王宇被化名王寧,吳淦被化名吳明,這也為律師前去看守所會見和了解情況製造了巨大的障礙。
本台獲悉,709律師王全璋在天津二看被化名為王全,他也是迄今為止唯一一位沒有任何消息的709人士,週四,有維權律師、維權人士等發起了一人一視頻聲援王全璋活動,多位律師在視頻中表達了對其生死不明狀況的擔憂。


余文生律師:瀋陽林明潔案進展通報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528.html

2017 年5月18日上午余文生律師在林明潔兄林明華的陪同下再次會見了曹順利勇氣獎獲獎者林明潔。林明潔比余文生上次見他時瘦了一些兒,但他的精神狀態比以前更好了。林明潔的案件現在第三次送檢察院審查起訴,他希望他能夠走向法庭,在當局提供的公共平台上揭穿它們的違法犯罪行為。林明潔對余文生律師說:“法律不能為權力所用,法律存在的本質意義是要保證憲法的實施。如果政府還是人民政府,一定保護老百姓的依法行使權力;如果政府成為幾個官僚政客的工具,他就不應該叫人民政府。如果司法系統不能獨立行使權力,它們辦的案子就經不起法律和歷史的檢驗。”

因控告原瀋陽市公安局局長許文有遭瀋陽鐵西公安局以“涉嫌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羈押的人權捍衛者林明潔案第三次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5/blog-post_18.html
權利運動編輯員獲悉,2017年5月18日,因控告原瀋陽市公安局局長許文有,遭瀋陽鐵西公安局以涉嫌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羈押的人權捍衛者林明潔其辯護律師余文生再次與其會見後透露,案件已第三次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林明潔希望能公開開庭審理,在庭上揭穿當局的違法犯罪行為。


殺警案死囚許有臣二審結束押後宣判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rial-05182017082742.html?encoding=simplified

因殺死截訪人員被判死刑的河南訪民許有臣,案件二審週四(18日)開庭,庭審半天結束,法官沒有當庭宣判。
案件週四早上約8時在河南省三門峽巿中級法院二審開庭,直至中午約1時結束。許有臣代表律師藺其磊出庭辯護,3名家屬及2名訪民旁聽。
藺其磊律師表示,庭審主要關於許有臣親自寫下58頁刑訊逼供的材料,針對刑訊逼供要求排除非法證據,因為許有臣在刑訊逼供下,所說的話不是真實的意思。其馀進行質證和辯論,重點是被害的警察及所屬公安機關都有執法錯誤。此外,一審庭審的認罪事實不太清楚,而看守所完整的辯護録像、警察執法紀録儀,直至庭審結束,仍拒絶律師複製。許有臣在庭上有辯護,他認為受害人激起此事,也有過錯。庭審約5小時,最後法官說要經過審委會討論,並沒有當庭宣判。
藺其磊說:他對自己的多年的上訪,他沒有要故意去殺害誰,完全受害人激起這個事情有過錯,受害人對發生這個事情有過錯,他的執法態度粗暴,當時沒有穿著警服等這幾點。
他又指,由於另一律師孟猛因事未能出席,許有臣開庭時曾要求另聘一律師,但這個不影響庭審。
許有臣兒子與姑姑及2名訪民朋友,曾到法院旁聽。他在庭審後表示,法院外有警察站崗,保安措施嚴密,但沒有太多訪民到場。由於父親關押期間曾被毆打,所以記性不太好。他又指,感覺公訴方要求維持原判,辯護人要求排除非法證據,並提出被刑訊逼供,但公訴方不願意承認。此外,辯方提出事件涉及上訪,公訴方認為與案件無關,但公訴方找的證據都是父母上訪的視頻。他坦言,公訴方的態度令他對改判沒有太大期望。
許兒子說:父親也算認了,但是父親對量刑和罪名,一直持反對態度,感覺這個公訴方的態度,可能性不特別好。
2014年7月17日,許有臣、張小玉夫婦在北京被截訪返回焦作,中站派出所民警王軍幹被許有臣用刀刺傷,其後死亡。夫婦2人其後被當局以涉嫌故意殺人罪批捕。2016年12月12日,許有臣被法院被判死刑,他當庭表示上訴。其妻張小玉曾一度獲釋,但稍後又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關押,最終判刑3年半。


河南訪民許有臣案二審開庭律師要求排除非法證據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5182017112849.html

在三门峡市,一审被判处死刑的河南焦作访民许有臣杀警案5月18日在市中级法院再次开庭审理。庭审持续约4小时结束,没有当庭宣判。被告的代理律师表示,法庭上,他要求排除一些警方通过酷刑获得的“证据”,因为被告提交了长达55页受到酷刑的报告。此外,警方也没有提供全部现场录像的证据。
庭审由上午8点50分开始,至下午约1点结束。许有臣的代理律师蔺其磊在庭审结束后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在法庭上要求法院排除一些非法证据:
“二审我们主要在排除非法证据,就是许有臣遭受严重刑讯逼供。主要是他们让许有臣在笔录中承认他出去就是为了买刀子,为了刺杀,什么的犯罪意图。这些话都是许有臣遭受严酷殴打,包括喝药(之下获得的)。昨天下午许有臣对侦查人员的刑讯逼供,包括焦作市看守所,包括转到三门峡市看守所,他都提交了一个很详细的长达55页的事情经过,其中受到酷刑的手段、地点,包括具体情节都写得很清楚了。”
今年5月12日,案件在河南省高院召开庭前会议,辩护人要求复制完整的许有臣、张小玉夫妇在2014年7月17日16时许至18时许近三个小时,在焦作市公安局中站分局社区警务大队一中队院内有四个摄像头的全部监控录像的要求,被再次拒绝。蔺其磊说,庭审时,法院也仍然没有播放完整的录像,这样无法反映案件的客观事实,
“从一审的辩护人,包括我们二审的都要求复制派出所现场的录像。但是(他们)只让辩护人看,不让复制。开庭的时候就只播放一点。我们认为这个中间对印证警察执法有严重过错,包括许有臣他的心态。因为他刺伤以后,要求这些警察们打120什么的(有帮助),但是这些都不让复制。你不让辩护人复制这些证据,说明你要掩盖一些客观事实。”
河南焦作访民许有臣、张小玉夫妇于2014年7月在被从北京截访回乡路上,被焦作市中站区派出所人员限制自由。许有臣用刀袭击民警王军干,导致对方重伤死亡,二人后被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起诉。去年12月16日,河南省三门峡市中院一审判处许有臣死刑,许有臣当庭提起上诉。而一度被当作同案疑犯的妻子张小玉,因证据不足,检察院决定不予起诉。但其后因张小玉继续上访喊冤,又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半。
此前,案件的一审律师曾在会见后于网上披露,许有臣夫妇被捕之后遭到严重殴打,受到重伤,张小玉间歇性失明,许有臣身上也是伤痕累累。
关注案件的河南访民张先生向本台表示,他希望二审能够改判,但对于结果并不乐观,
“期待肯定有期待。但我想他们肯定不会那么仁慈的。维持原判吧,能缓一下都很难,不会有多大的希望。太多的那个了(同类案件),主要对方是公检法的人。”


內蒙牧民抗議強佔草場無補貼爆衝突7人被捕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05182017113231.html

內蒙通遼扎魯特旗烏力吉木仁蘇木巴音圖門段牧民,因不滿高速公路收費公司強佔草場,且不給補貼款。5月16日,上百牧民在與公路公司協商不果的情況下爆發衝突,多人受傷。至少7人被捕。
5月16日,通遼市扎魯特旗魯北鎮至開魯的208國道烏力吉木仁蘇木巴音圖門段,發生當地牧民和公路公司衝突事件。一位蒙古族維權人士18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有一百多位牧民集會抗議公路公司強佔草場,雙方發生肢體衝突:“5月16日,內蒙古通遼市扎魯特旗烏力吉木仁蘇木牧民們舉行集會抗議。當局以建公路為理由,強佔牧民草場。牧民們還指出,當局以建公路為由,被強佔的牧場補償,至今未到位,被基層幹部挪用”。
在牧民提供的視頻中,可見牧民和公路公司員工爆發激烈衝突,現場喊聲不斷,有人被按倒在地。衝突場面激烈。在另一段視頻中,多位牧民躺到在當地派出所門前的空地上,有人懷疑心髒病發作,由人助其服藥。另外,還有眾多特警組成人牆在場戒備,氣氛緊張。
提供視頻的蒙古族維權人士對本台說,在過去兩天,先後有7名抗議者被抓:“抗議集會時,發生衝突。有5人被警方逮捕,其中2人被拘留。昨天(17日),警察又出動特警,又抓走2個牧民”。
該人士告訴記者,牧民們因為無法生活,奮起抗爭:“扎魯特旗牧民的這次抗議是內蒙古很多區縣的一個縮影。扎魯特旗牧民曾因為化工廠不斷污染而抗議,現在(當局)又以建路為理由,剝奪了牧民的牧場。政府一方面禁止牧民放牧,另一方面,以各種建設為理由,剝奪牧民的草場和土地。牧民們難以為生,只能起來抗議”。
扎魯特旗的農牧民曾就當地霍林河鋁廠污染,導致羊早產或長出奇異牙齒等怪病,爆發多次抗議。數十人因在微信群轉發反映當地污染程度的圖片和視頻,被當局處以行政拘留。
流亡海外的蒙古族維權領袖席海明對扎魯特旗牧民因抗爭而被捕,感到憤怒。5月18日,他在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批評當局:“國家有關的補貼或者政策不落實,還讓牧民活不活?中國農民是靠土地生存,牧民的草場也是他的生產資料,生活的依靠。這次抓了5個人,最後動用特警又抓了2個人,總共抓了7個人。這樣做你只能維持一時。但是老百姓活不下去的時候,就會起來抗爭”。
內蒙古地方政府因高速公路收費問題,也曾引發生民眾抗議事件。今年3月8日,烏審旗多個鎮的數十民眾,圍堵通往該旗政府所在地嘎魯圖鎮的收費站及距離鎮西20多公里處的陶利收費站。抗議新出台的公路收費方案。牧民表示,新收費政策令百姓無力支付公路費。而當局徵地建公路時所承諾的給農牧民優惠政策,均未兌現。


焦劍:一帶一路前夕我在雁西湖旅遊竟被刑拘後被強制取保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73.html

我叫焦劍,2017 年5 月11 日我去雁西湖公園散心拍照沒想到閉園了,在跟交警說話的時候,警察過來查身份證用機器一錄(上訪人員有記錄)知道我是上訪人員就把我帶到一個分流中心等人來接不讓走。大約過了3~4 個小時後西長安街派出所民警王子(野蠻粗暴面目猙獰)郝警官來了他們跟分流中心的人溝通了解情況後就把我接出來了。
我問他們去哪兒?他不說話,直接把我帶到了西城分局行政執法辦案中心強迫體檢,然後做筆錄。
直到凌晨三點左右他們強行把我滯留在辦案中心。24小時後警察王子帶著4名警察把我帶離辦案中心,路上,我問去哪兒?馮警官說“你被拘留了”,我說“為什麼?” 他說“因為你去雁西湖了!”我說“我去哪兒是我的權利,我沒有任何違法行為啊。” 這時王子(名字與人實在不符)說:“你去雁西湖就不行。”我問為什麼?他無語。
到了小馬廠刑事辦案地點,王子掐著我胳膊強行野蠻把我拽下車,我不配合體檢,他就使勁拖拽我,掐我的胳膊,到現在被他掐傷的部位還很明顯,馮警官給我看了一眼拘留票,上面是空白的什麼都沒寫,也不做解釋,他們就走了。把我滯留在小馬廠刑事辦案地點,第二天早上(5月13日)大約9點左右刑事辦案地的人員給我帶上手銬腳鐐、黑色頭套還有帽子,然後開車把我送到西城看守所。
在看守所羈押期間,管教讓我寫保證書保證不去上訪,我拒絕了,科長說你要是這態度就辦延期,通知你家人給你存錢。當天晚上西長安街派出所兩名警官來跟說讓我提供家人親屬姓名電話給我辦取保候審,我拒絕了。他們惡狠狠的說,王子派我們來的,他說你不辦取保就在裡面呆著吧!
5 月16日 中午西城分局孟凡旭、西長安街派出所副所長劉所、王子和不知名警官給我做筆錄。做完筆錄王子凶狠的說,以後開會你去我們就拘你!孟凡旭(西城分局管治安 截訪的)說你不懂法必須辦取保!我拒絕了,被送回監室!
晚上大約8-9點他們說有人給我辦取保了我問,是誰?他們不說也不給任何文件的情況下,以王子為首的三名警察強行把我拖出看守所,送回家繼續派人看著我到17號下午5點多。
西長安街派出所直到現在也不給任何手續!
西城公安分局濫用職權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非法拘禁、截訪知法犯法,他們不去跟政府部門合作去化解協調促成百姓問題的解決,反而用手中的“權利” 激化矛盾,人為的製造新的矛盾 充當腐敗分子的保護傘,狗腿子!
我一定要用法律賦予我的權利揭露你們的醜惡嘴臉!


廣州維權人士李小玲突發急性青光眼症狀仍在派出所內遭強製筆錄致短暫失明(圖)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63.html

(維權網信息中心報導)2017年5月18日,本網獲悉:廣州李小玲於2017年5月17日下午按約前往珠海法院辦理材料遞交手續,由於工作人員的傲慢無禮發生衝突,被十幾法警圍困法院,報警後被帶到珠海南溪派出所。
期間李小玲出現頭痛、眼痛、嘔吐等急性青光眼症狀,其要求警方速送醫院,但警方故意拖延,一直強行給其做筆錄,直到凌晨四點見李小玲極度痛苦無法言說才勉強送至珠海人民醫院。
醫生診斷後指出病情延誤太久(從出現症狀到送院延誤超過八小時),必須手術解決。目前李小玲雙目短暫失明正轉至眼科,醫生給出初步治療方案是先消炎再手術。

李碧雲家人受連累無錢看病李小玲被警訊問貽誤病情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5182017104043.html

廣東佛山維權人士李碧云因身份證被當局搶走至今未歸,導致其無法看病,也無法領取村里的股份金。她的家人因此被連累無錢看病。此外,廣州維權人士李小玲日前前往珠海法院遞交起訴材料時,與工作人員發生衝突,被警方帶去扣查。警方在其身體不適時拒絕將其送院醫治,導致李小玲貽誤病情,出現失明症狀。
廣東佛山李碧云因積極參與維權事件,長期遭到當局監控,無法看病,去年身份證被當局扣押後,更是連出行都成問題。而當局對李碧雲的打壓更牽連到了她的家人。
李碧雲5月18日向本台求助指,她的姐姐早年因幫助她被警察打傷,現在舊疾復發,且十分嚴重。他們家經濟困難,而她所在的村由4911人成立為順德市容桂鎮農村股份合作社,她和她母親都是其中一員,有股份可以領取。不過,她由於沒有身份證,而遭到地方政府和居委會的刁難,令她的姐姐無錢看病,
“揚帆你能不能幫助我一下?我不能看病,無所謂,但是我姐姐以前因為我的事情被打傷過,去年開始想看病,但是因為經濟問題一直沒看,現在嚴重了。我媽媽有股份,還有一點點錢沒收,但是拿不到,因為我的身份證被扣了。(我姐姐的病情)越來越嚴重,越來越嚴重,前幾天去看病,看了幾天把醫生趕走,都是因為地方官的干擾。現在(我姐姐)小便也不行了,我家人也不讓去看病,很嚴重的。”
李碧雲告訴本台記者,去年10月19日,她曾申請補辦身份證,但一直沒有收到。5月17日下午,她前往順德容桂行政服務中心領取身份證,又遭到拒絕,報警求助,警察也不理他們。
此外,廣州維權人士李小玲前往珠海法院辦理材料,遞交起訴地方政府和公安局的行政訴狀時與法院工作人員發生衝突,被十幾名法警圍困在法院。李小玲報警後,反被帶到珠海南溪派出所。期間李小玲出現頭疼、眼疼等症狀,要求警察送院,遭到拒絕。最終送院後,醫生指病情延誤太久。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