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2017 律師再次要求會見王全璋律師無果。王軍辯護律師再次申請會見及取保。陳兵會見筆錄。709案已披露酷刑總匯。李和平再爆遭酷刑情況。姜力鈞刑滿釋放。

深圳大抓捕被深圳市檢察院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的王軍其辯護律師再次申請會見及取 … 繼續閱讀 →...

深圳大抓捕被深圳市檢察院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的王軍其辯護律師再次申請會見及取保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5/blog-post_16.html
成都六四酒案陳兵會見筆錄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90.html
程海余文生倆律師再次要求會見王全璋律師無果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516/15832.html
709案已披露酷刑總匯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709-6-11-2017-5-9-6-1.html
北京部份教會及民運人士看望709案李和平律師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5/709_16.html
程海律師:李和平再爆遭酷刑情況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87.html
709案再有兩人曾被強逼服藥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5162017094222.html
張凱律師再續保候審1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igion-05162017083756.html
獲刑三年的遼寧人權捍衛者姜力鈞刑滿釋放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27.html
活石教會牧師蘇天富被起訴洩密罪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igion-05162017083756.html
合肥女訪民趙紅艷控訴被看守所牢頭獄霸和管教虐待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75.html
河北磁縣政府打條幅宣傳姚慶林等人多次進京上訪被拘留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0/2017/0517/15860.html
聲援709、郭文貴釋大成法師被拘留10天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5162017103840.html
《中國精神健康與人權》月刊(總第五十七期)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1/diwushiqiqi/2017/0516/15858.html
流亡西藏官方與非官方促中國政府正視自焚事件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05162017101128.html
中國擬在新疆穆斯林地區擴大DNA 樣本採集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nu-05162017104706.html
江蘇數百寶典投資受害人示威遭強制清場多人被抓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5162017103808.html


成都六四酒案陳兵會見筆錄


程海余文生倆律師再次要求會見王全璋律師無果

【民生觀察工作室2017年5月15日天津消息】本網獲悉,程海和余文生兩位律師今天(5月15日)前往天津要求會見王全璋律師,再次被拒絕,無功而返。
據悉,今天上午九點不到,程海和余文生律師來到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要求會見已被羈押快七百天的王全璋律師,在向門崗武警遞交了律師證和辯護手續後,接待武警找出一張上面寫有二十幾個“709” 系列案律師和公民名字的紙張,名單裡也包括王全璋律師。其後,值班武警離開門崗向其上級匯報情況,大約半個小時後,一名看守所民警前來答复兩位律師稱王全璋律師不能會見,並未給出任何理由。經過十分鐘的交涉,該民警無言以對,將兩位律師的證件和會見手續推出門崗室後匆匆離開。逼於無奈,程海余文生兩位律師只好來到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門衛警察以程海律師的律師證未年檢為由將其攔在門外。余文生律師進入法院後撥打主審法官周虹的電話,因無人接聽只能留言告知周虹:作為王全璋的辯護人,要求依法為王全璋辯護。其後,兩位律師分別又撥打投訴電話,均無人接聽,只能語音留言投訴。兩位律師形容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無賴無恥,最後只有離開作罷。
據公開消息顯示,王全璋律師是“709”系列案之中唯一一個沒有任何消息的當事人,律師多次前往天津要求會見都無果。近段時間,謝燕益、李春富、李和平、謝陽等紛紛被以各種形式取保釋放,雖全部於羈押期間遭遇嚴重酷刑以及取保後被當局嚴密監控,但家屬都得以見到當事人或通話確認其已離開監所。由見及此,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不禁發出王全璋律師是否還在世的擔憂。


程海律師:李和平再爆遭酷刑情況

週日5月14日,程海,董前勇,李靜林,黎雄兵去看李和平律師。李和平精神狀態7尚可,說前六個月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每頓只讓吃兩個雞蛋大小的饅頭和小菜,入所128斤瘦得僅100斤;監居第二天就強制吃藥,理由是說他身體不好,多則一天次6片少則1片,共被吃了20個月的藥。不吃打嘴巴。他被打五六次,其中有訊問人員徐曉亮,趙某。4 月28宣判後被拉到天津風景區盤山去催肥,又被監視居住10天。我建議他公開判決書,申訴和控告偵查人員和其他人涉嫌虐待被監管人員罪⋯⋯

北京部份教會及民運人士看望709案李和平律師

權利運動編輯員獲悉,2017年5月16日,在北京的部份教會及民運人士一起前往709案李和平律師家看望李和平律師,因為李和平律師家門口有警察監守,一些人士在警察的勸說下無奈返回,而劉躍、李尤力、李波洪、賈剛四位人士在堅持之下最終進入李和平律師家中,並和李和平律師及另一位到訪朋友、709案至今沒有任何消息的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交談一個小時後離開,期間幾位人士提到李和平律師的前助理、709案另一位當事人考拉趙威,李和平律師表示能夠理解在遭受非人待遇時的情境,不能怪責考拉這樣一個小女孩。以下是劉躍記述看望李和平律師的經過:
劉躍:今天(5月16月)我和北京教會的弟兄,在北京的民運人士,我們一齊去看望被羈押了600多天的李和平律師。見到李和平律師我們和他相互擁抱,我們久久的不願鬆手;李和平律師當談到他在獄中的種種令人髮指的遭遇時,他始終面戴著微笑,他的這種大無畏精神感染著我們每個人!當我們提到考拉時,李和平律師說到;”當在那種環境,那種非人的待遇時,我們一個男人都忍受不了時,她一個小女孩,我們還有什麼不可原諒她呢! “ 在李和平律師的家,我們也和王全璋律師的太太李文足相遇,我們告訴她;”我們要去王全璋律師的二老,他們在北京的大興家,我們要去看望一下二老,給二老帶去廣大網友的關心和祝福時,李文足說;”王全璋律師的父母親回山東老家了。”我們和李文足說;”等他們二老回來,我們一定要去看望他們二老。我們也商定近期去看望李文足的父母親一家!我們還商定;只要王全璋律師一天不出獄,我們就要為他奔走呼號,如論現今世態多麼的險惡,我們也都無所畏懼!


709案已披露酷刑匯總

一、李和平:最怕約束帶酷刑曾經遭遇至少6種酷刑
李和平在被判緩刑第11天於2017年5月9日下午回家與家人團聚之後,其遭受酷刑的經歷也逐漸被披露出來。截至目前所知,李和平曾經遭受的酷刑有:約束帶、工字鐵鍊刑具、被吃藥、被打、疲勞審訊、長時間站立等6種。李和平感覺最厲害的莫過於約束帶了。
1. 約束帶
李和平律師的回憶:每次連續十五天的約束帶
十五天,人是按秒數過來,人每時每刻都必須用憤怒去抵禦這種痛苦,不然人心裡難受就投降了。
李方平律師發帖:春富絕食四次,和平一次次提醒自己要留一個健康、活著的父親給四歲的佳美。
據李和平親友說,李和平右前臂的後提功能不知會不會永久性喪失?右前臂只能提到腰部,已經持續好幾個月了!
2. 工字鏈
李和平妻子王峭嶺接受BBC記者沙磊(John Sudworth)採訪時說,“ 2016年5月,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他被戴上了這種手銬和腳鐐,中間還連上了鐵鍊。 ”李和平曾被24小時加戴“工字鏈”刑具連續幾十天之久。
“這意味著他不能直立,只能一直佝僂著,包括睡覺。他在整整一個月時間裡每週七天、每天24小時遭受這種刑具折磨。”
“ 2016年5月,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他被戴上了這種手銬和腳鐐,中間還連上了鐵鍊。”
“這意味著他不能直立,只能一直佝僂著,包括睡覺。他在整整一個月時間裡每週七天、每天24小時遭受這種刑具折磨。”
王峭嶺說,“他們(警方)想讓他(李和平)認罪。”
3. “高血壓”藥
王峭嶺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李和平消瘦得十分厲害,但精神狀況不錯。在被關押期間,李和平被強迫服用一種所謂的“高血壓藥”,吃完後會帶來副作用。王峭嶺還告訴記者,當局要求李和平自誣、以及指認其他律師,但都被拒絕。
記者:“被強迫服藥是服什麼藥?”
王峭嶺:“說是高血壓藥。但是他說,這個藥服用之後身上肌肉疼痛,眼睛看不見。而且他在看守所的時候,同監室的其他人都不服這個藥,只有他有。而且,這次709出來的所有人都反映被要求服用一種治療高血壓的藥。他也被要求誣陷別人、指證別人,還要求自誣,自己誣陷自己。這兩個他都拒絕了,而且他們在裡面被嚴重酷刑很厲害。”
“他被強行灌藥。當他(李和平)拒絕服用被提供的藥物後,他們把藥丸塞進他的嘴巴,”王峭嶺說。
“警察告訴他這是治療高血壓的藥,但我丈夫沒有這種病。”
“服下這種藥後,他感到肌肉疼痛,頭腦模糊。”
4. 被打和疲勞訊問
“他被打過,警察還不讓他睡覺,並對他進行令人精疲力竭的訊問。”王峭嶺說。
5. 長時間站立
王峭嶺說:“一天裡被強制站立15個小時,不能移動。”
709 系列案其他人員透露的酷刑遭遇與李和平相似。

二、李姝雲
2017 年5月13日,已經解除取保候審的原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李姝云通過微信朋友圈披露了自己遭受酷刑的經歷:
到現在我都不敢回頭,不相信自己曾經在密不透風的充滿甲醛味道的屋子裡無聲無息被軟禁六個月,看守所的三個月更是恍惚艱難。九個月裡我被管教提審辱罵,被罰站16個小時,被限制在凳子上七天一動不許動,被吃藥七個月,和死刑犯頭對頭睡覺,半夜不定時的值夜班暈倒

三、吳淦
據吳淦陳述:“在關押期間,北京市公安局警察安少東幾天幾夜不讓睡覺。我極其疲倦睜不開眼,安少東讓武警強行撐開我眼睛接受審訊。我不堪忍受,以頭撞牆。睡覺時還劃個線,被子稍微出線,我就被弄醒。在夏天時,安少東將空調調到最冷。”
” ⋯⋯ 我接受央視董倩的採訪。但我沒按照他們要求的說,而是揭露他們的惡行。安少東還威脅稱要開警車到我女兒學校騷擾,並稱要讓我家人受連累,使他們因此而恨我。另一個辦案人員聲稱要讓我家破人亡。”

四、趙威
“急風驟雨的提訊,局限的生存環境,拷問著我如何承受壓力”,
“我們的手、腳,我們的姿勢…每一個肢體動作都被嚴格約束,一舉一動都需要被許可”,
“我聽到隔壁房間一個男人淒厲的慘叫聲時,不寒而栗。”

五、謝陽
2017 年1月,律師陳建剛和劉正清在多次會見謝陽後,公佈了上萬字的《會見謝陽筆錄》,詳細展現了謝陽遭遇的酷刑。雖然2017年5月8日謝陽案開庭,謝陽當庭否認所謂酷刑遭遇酷刑,但誰都知道這是違心的交易。
截至開庭當日,謝陽已經69天沒有見到親屬聘請的律師。開庭後,謝陽雖取保,但沒有和家人在一起,並不自由。

六、勾洪國
2017 年5月14日,勾洪國之妻樊麗麗發出消息,稱“他被關押期間,遭遇疲勞審訊,強行服藥,四個月的時間沒有走出房間一步,24小時被輪班看守,一動就是襲警。 ”
以上這些都是709案酷刑的冰山一角!


709案再有兩人曾被強逼服藥

709案被捕人士羈押期間遭強迫服藥的個案陸續曝光,周二(16日)再有兩人詳細披露遭用藥細節.多位律師要求中國人大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明709案酷刑特別是強迫用藥問題。本週四美國國會也將就709酷刑舉行聽證。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5162017094222.html/lawyer1.jpg
709案被判緩刑公民勾洪國周二透過妻子樊麗麗,以及另一位取保律師任全牛,向本台披露在被羈押期間遭強迫用藥的細節。這是繼709律師李春富、李和平和李姝雲曝光709案強迫服藥後,新添的強逼服藥事件。
勾洪國於2015年7月10日被警方帶走,後被指控顛覆國家政權。2016年8月5日天津二中院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判刑後,勾洪國和他的家人繼續遭長期軟禁。5月14日勾洪國妻子樊麗麗發表我們要真自由聲明,揭露酷刑和目前被嚴格限制自由的處境。
樊麗麗於週二向本台透露了勾洪國被強行灌藥的細節:從被抓第一天起,勾洪國就被強迫灌藥,在北京和天津關押期間,一般每天被迫服用6粒不明藥物。直到2016年8月5日,勾洪國被宣布緩刑後看守才終止強行灌藥行為。勾洪國有家庭高血壓病史,但他本人以前沒有長期服藥經歷。
樊麗麗:他是7月10號被帶到北京的某個關押地點,當天晚上給他量血壓說他血壓高,就要求他服藥,我先生說他不要服藥,但是有一個很胖很胖的女醫生,她說不服藥是不可以的,我們有的是辦法讓你服藥,然後馬上做出那種態勢來,就是要強行灌進去,從(2015年)7月10號就開始吃,一直吃到(2016年)8月5號出來。
另一位709律師任全牛,因代理709案趙威案遭當局報復,於2016年7月8日被鄭州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名刑拘,後於2016年8月5日獲取保,在被關押的20多天內他也曾被迫用藥,任全牛在監友的提示下拒服藥物。
任全年:我平時也沒有高血壓,給我送看守所之前也做了個體檢,我印象中也是血壓正常。到裡面兩天左右他們給我測血壓,說發現我血壓有點高建議我吃藥,就是每次弄個小藥包,裡面有兩粒藥,我都是把它直接扔到馬桶裡了,20多天吧他每天送一次,我一次也沒吃過,到20多天時量了一下,血壓不高啊。
不願透露姓名北京第六醫院醫生還告訴本台,其中一種治療高血壓的常用藥物為氯沙坦鉀,其副作用包括導致痛風、肌肉酸痛和精神焦慮、消沉等,很像一些服用藥物的人士描述後的用藥症狀,不排除當局以治高血壓之名,超常規則用藥並利用藥物的副作用以在肉體和精神施虐。無論如何,非自願強迫用藥都可被視作虐待的一種。
709律師和公民被迫服藥的情況漸次曝光後,多位維權律師和公民於週一(5月15日)發起聯署行動,要求中國人大成立有律師代表和公民代表參加的特別調查委員會,查明709系列案件中酷刑特別是強迫用藥問題,並問責酷刑實施者。
至週二早上,該行動已有逾百律師和公民聯署,聯署律師之一覃臣壽,批評當局以極其不人道的方式對待709律師和公民。
覃臣壽:這個藥品的名稱還不確定,但是基本上可能指向同一種藥,目的是為了控制被羈押人,從精神和肉體上摧毀他們。對被羈押人是非人道的行為,從摧毀我們709律師的整個事件和行為上來看, 確實是非常殘酷的,我們律師群體都是非常憤怒的,所以才會有聯名聯署聲討酷刑和服用藥物的行動。
本週四(5月18日),美國國會邀請709律師謝陽妻子陳桂秋、江天勇和妻子金變玲,以及不久前入境大陸後失蹤的台灣前民進黨黨工李明哲的妻子李淨瑜,參加聽證會。709妻子將曝光自己的丈夫及整個709案的酷刑問題,料將強迫用藥問題將成為其中重點議題之一。

活石教會牧師蘇天富被起訴洩密罪

貴州省貴陽活石教會牧師蘇天富,近日被當局以涉嫌故意洩密罪起訴。
貴陽活石教會牧師蘇天富週二(16日)表示,上週五(12日)南明區法院把起訴書給他,案件已經被區檢察院移送至法院,其代表律師張培鴻將會閱卷,其後便會開庭,暫時未知庭審日期。他與仰華牧師、信徒余雷、王瑤同案,涉及同一件事但分案處理,他們已經判刑,其案件拖延年半,終於移交法院,他對庭審及判刑有心理準備,希望儘快完成,亦不懼怕坐牢。
蘇天富說:有準備,因為檢察院一直說要起訴,只不過他們一直拖到現在。也沒關係吧,因為我們都是有信仰的人,如果真的要坐牢,也沒關係。我是很開心終於到法院,因為一直在等開庭。
他又指,自去年被當局取保候審,然後監視居住,目前仍在取保候審階段,不過,現在比以前相對自由,偶然可以見人,但不能到他家作小組聚會,目前教會狀況沒有改善。
起訴書其中內容指,2015年12月8日,被告蘇天富在“貴陽活石教會三群”發送一篇名為代禱函的文檔,內附帶有機密文件照片兩張。同日,他又在微信朋友圈轉發上述機密文件的兩篇文章,經貴州省國保鑒定後上述文件為機密級國家秘密。
2015年12月9日,活石教會被當局取締,警方帶走仰華牧師(原名李國志)及一批信徒。今年1月6日,仰華被以“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判刑2年半;同案但分開處理的信徒余雷、王瑤,早於去年10月被判刑1年半、緩刑2年。另一牧師蘇天富,亦被指涉嫌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起訴。活石教會是於2009年創立。


張凱律師再續保候審1年

反對浙江省強拆十字架被捕的北京律師張凱,再繼續取保候審1年,仍在內蒙被限制自由。
北京律師張凱去年獲取保候審後,被送回老家內蒙古生活,兩個月前當局再延長其取保候審1年。
張凱妹妹張艷表示,兄長的取保候審在3月1日被當局再延期多1年,他仍然要在內蒙古,暫時沒法返回北京居住或工作,目前他什麼都不能做,也沒法見女兒,自由受到限制,心情不太好。不過,兄長與父母同住,家人在開解他,其他不方便說。
張艷說:他心情並不是很好,這個是肯定的,但他自己儘量調解,然後家裡儘量寬待他。因為他這種屬於限制自由,他也見不到自己的女兒,也不能隨便出去或接案子,他心情上肯定沒有那麼順暢,但他自己也在鍛鍊身體。
去年北京國保曾到她的工作單位,要求與她談話,或拍照録音,均被她拒絶。她表示,其後沒有再到工作單位騷擾她。
2015年8月25日深夜,張凱律師及助手劉鵬、方縣桂在温州下嶺教堂被警方帶走。兩日後,張凱和助手被指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被指定監視居住。同年12月,劉鵬、方縣桂獲取保候審,2016年2月26日,張凱改為刑拘,其後獲得取保候審。


合肥女訪民趙紅艷控訴被看守所牢頭獄霸和管教虐待

(維權網信息員周維林報導)2017年5月16日上午,合肥女訪民趙紅艷丈夫張良田赴安徽女子監獄探視趙紅艷,趙紅艷在僅不到30分種探視時間裡向張良田陳述被合肥市女子看守所管教杜云菊虐待的情形,堅持要求張良田將她給中共政法委的舉報信每個星期都要寄一次。
據張良田稱,此次見到趙紅艷,見她身體較前瘦了一些,面色較黃,頭髮白了一些。趙紅艷於2015年12月7日從行政拘留轉為刑事拘留轉合肥市女子看守所羈押至2017年5月8日送安徽女子監獄服刑,在合肥市女子看守所長達517天,以本網信息員在看守所的經歷:
在看守所長期關押超出七八個月因缺乏日照、伙食差、活動少、喝水及洗澡少有熱水等通常影響身體健康,而趙紅艷患有高血壓且是三級高危,張良田按時給趙紅艷送自己購買的高血壓藥,而趙紅艷稱長期以來吃的高血壓藥拿到手就粉了,吃了後毫無效果,懷疑是假藥;
趙紅艷高血壓病雖於今年春節前看守所安排吊了五天藥水治療有所好轉,但現在仍然頭痛。
趙紅艷此前在送出的舉報信反映被牢頭獄霸和管教幹部杜云菊欺凌,對此趙紅艷告訴張良田是真實的,而且她在合肥市女子看守所裡生病時有同號房的人基於同情心照料,而管教幹部杜云菊對此極為不滿要對這人報復,並且在5月8日這天要轉安徽女子監獄時,管教幹部杜云菊還罵罵咧咧的,態度惡劣。這讓張良田頗為詫異,他於2016年多次見到杜云菊,每次杜云菊態度極好,要他放心,不會讓趙紅艷吃虧,可這與趙紅艷反映的差別太大,不由他不思考怎麼回事?他想到對他們家強拆時參與的一個人名字與杜云菊近似,難道他們是親屬?故對趙紅艷抱有敵視?
趙紅艷反映2016年底合肥市女子看守所裡的伙食有所改善,她現在在安徽省女子監獄情況尚可。
中國的看守所製度在設計中就存在極大弊端:監室面積小,關押人員多,雖有放風但時間安排不合理,時間短,場地小,伙食差,洗澡難,存在有牢頭獄霸現象(應是看守所默認,不如此難以管理),故在押人員長期在看守所中身體健康會受到影響,而被迫害的在押人員因冤屈心情差,再有看守所中的弊端,身體健康受到不良影響是必然的。

深圳大抓捕被深圳市檢察院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的王軍其辯護律師再次申請會見及取保

2017年5月16日,被深圳市檢察院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的王軍其妻子嚴均均陪同其辯護律師王國芳再次向深圳國保遞交律師會見申請和取保候審申請。


河北磁縣政府打條幅宣傳姚慶林等人多次進京上訪被拘留

近日,河北省邯鄲市磁縣馬頭工業城政府在多地懸掛條幅,稱,左某某、姚某某、劉某某多次進京上訪被依法拘留,以此震懾進京上訪村民。
據知情人介紹,左某某是左樹菊,姚某某是姚慶林,劉某某是劉文博。他們5月7號在北京上訪被抓回來於第二天被磁縣馬頭工業城公安局各拘留15天。左樹菊拘留7天后出來了,劉文博雖然被拘留但他不在拘留所,誰都不知道他下落。10號那天他發現,杏元營村和107國道邊上掛著他們幾個被拘留的條幅,還有盧玉明被刑事拘留的條幅。左樹菊出來後發現她們村委會門前也掛著這種條幅。姚慶林的兒子告訴本網,他在外地打工,聽說父親被拘留,昨天趕回來到磁縣拘留所去看他父親,並質問警方為什麼不通知家屬,得到的答復是想通知就通知,不想通知就不通知。此外,同是馬頭工業城村民的程金生5月9號因進京上訪也被拘留,拘留期限為10天。
據悉,左樹菊是馬頭工業城小馬莊村村民,姚慶林是辛莊營村八組村民,劉文博是杏元營村村民。左樹菊、姚慶林、程金生均是因佔地糾紛上訪,劉文博是因妻子發生車禍被二次碾壓致死上訪。左樹菊告訴本網,她是被迫在拘留所寫下息訴罷訪保證書後才被提前釋放的。


聲援709、郭文貴釋大成法師被拘留10天

因發布敏感消息而被湖南省警方抓捕的釋大成法師的家屬證實,他已被處以行政拘留10天,但警方拒絕告知理由。釋大成法師的師侄表示,師叔長期關注和聲援中國人權問題,早已經是當局的眼中釘。
日前被湖南國保帶走的釋大成法師日前被證實遭警方處以行政拘留10天的處罰。
釋大成法師的妹妹麗華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已收到通知書,但警方不告知為何抓人:
“我哥哥晚上被送進拘留所的時候,警方昨天打電話進來讓我第二天到公安局,公安局給了行政拘留的單子,說拘留10天我問他這是什麼事,他們也沒怎麼說。”
麗華表示,哥哥平常云遊四海,家人並不知道他的具體情況,突然得到消息感到徬徨無助:
“雖然說只有10天的時間,但是家里人還是很擔心、挺著急的,昨天我打電話給他的前妻,小孩子也知道了,也不知道他是為了什麼事,他經常都是在外面雲遊的,爸爸媽媽都老了,都沒有能力了,等10天他回來之後再說吧。”
據維權網介紹,釋大成俗名張文武,湖南邵陽人,他雖遁入空門,但心系蒼生,踐行公義,曾號召為李旺陽掃墓,聲援709被捕律師,力挺郭文貴。國保抄家時,搜到大量郭文貴“爆料”證據及《2017,起來中國》一書。
釋大成的師侄接受本台採訪時稱,師叔長期關注和聲援中國人權問題,馬上又逢“六四”,擔心他不能被如期釋放,或會遭更重的處罰:
“在漢傳佛教中他是我的師叔,我們很熟悉的,他關注社會,以前就在微信裡轉發聲援709帖子和謝陽律師的帖子,他被刑拘的消息是從邵陽公安局發布的官方公眾號看到的,行政拘留十天算是不重,但是再過十幾天就是敏感日,敏感日之前他能不能出來,都不好說,可能行政拘留後再刑事拘留。”
本台記者就此致電涉案的東湖寺派出所及邵陽市大祥區公安分局,但對方在得知記者身份後,均表示不便多說。
記者在釋大成的推特上看到,他曾發文指責中國佛教被政黨綁架,不允許關注政治,他告誡僧人應該站出來為他們聲援,讓人脫離恐懼。
此外,另一名宗教人士,因反抗強拆十字架被當局抓捕的浙江基督教協會會長顧約瑟牧師,其律師為其申請取保候審,隨即遭法院拒絕。律師在取保申請書中寫道,顧約瑟牧師的行為不構成犯罪,而強判顧約瑟將造成惡劣社會影響。該案律師張培鴻指,法院的回复竟然不蓋公章也沒有簽字,令人詫異。


江蘇數百寶典投資受害人示威遭強制清場多人被抓打

江蘇省泰州市發生非法集資平台寶典公司集資詐騙案,當局立案後一直沒有透露案件進展情況,數百名投資受害人擔心投資款血本無歸,5月16日圍堵泰州市政府和信訪局請願,遭到近百警察強制驅逐,現場爆發衝突,有人被打傷被抓捕。
在現場抗議的陸先生告訴本台記者,投資受害人討說法被攔在政府大門外,眾多特警、協警組成人牆,隨後強制清場,至少3人被抓,3人被打傷:“在信訪辦沒有給我們明確的說法的時候,我們又去市政府門口,希望市政府能協助我們把這個問題給個明確回覆,但遭到政府的強力清場,派了警察、特勤有七、八十個把我們驅散,有一個老頭被抓了,兩個女士被抓了。”

流亡西藏官方與非官方促中國政府正視自焚事件

近期在藏地連續發生三起藏人自焚抗議事件之後,西藏流亡議會和非官方組織通過發布聲明、舉行集會活動,要求中國政府以負責的態度正視藏人自焚事件,緩解藏地危機。
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民議會星期二(5月16日)發布聲明,為最新自焚者為主的所有自焚藏人表達聲援,強烈批評中國政府的強硬政策導致藏地自焚事件不斷。
西藏人民議會常務委員、資深議員阿珠次丹引述境內消息向本台表示:“今年5月2號,夏河縣博拉鄉年僅16歲的藏人恰多嘉在博拉寺高呼’西藏要自由’、’讓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等口號點火自焚,當他朝地方政府方向走去時,因火勢過猛而倒下。該名自焚者隨即被一批警察強行帶走後,至今生死不明。”
今年3月18號和4月15號在四川甘孜州甘孜縣發生兩起自焚抗議事件,自焚者分別是來自甘孜州新龍縣的白瑪堅參和旺久次丹。
阿珠次丹表示,西藏人民議會呼籲世人關注自焚藏人的訴求,並認清中國政府的反人類罪行。
他說:“至今在藏地被證實的有148位藏人為西藏自由事業以身獻祭,他們共同的訴求是’讓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西藏要自由’,但是中國政府一直無視自焚者的訴求,這是人類歷史上不可饒恕的重大罪行。時代的步伐應向符合自由、教育和民主的思想邁進,因此西藏人民議會方面今天(16日)發布聲明,呼籲新一代人們敢於揭發中國政府在藏地實施的反人類罪行。”
議員阿珠次丹表示,中國政府應檢討其錯誤的治藏政策,以高度負責的態度正視藏人的自焚事件。
他說:“西藏人民議會方面認為中國政府應在達賴喇嘛健在時,以互惠互利的中間道路政策為基礎來解決西藏問題,絕不可錯失良機。中方應承認西藏人民這一非暴力鬥爭方式的價值,並認真聽取自焚獻身者的訴求,這是擺在中國政府眼前的最佳之路。自焚事件的責任全在中國政府一方,因此議會敦促中方以高度負責的態度,檢討其錯誤的治藏政策,正視自焚事件及自焚者訴求,勿讓自焚悲劇再度發生。”


中國擬在新疆穆斯林地區擴大DNA 樣本採集

有外國媒體報導,中國當局計劃擴大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進行DNA樣本採集和測試的工作。有國際人權組織警告說,中國當局在新疆進行DNA樣本採集工作,是為了加強對新疆少數民族以及穆斯林的政治控制。
據美聯社5月16日發自北京的報導,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公安部門確認,警方正在購買價值870萬美元的DNA樣本分析儀器。人權觀察組織的人士也透露,他們也看到了另一個有關中國當局購買價值300萬美元的DNA測試儀器交易的證據。這種DNA採集工作可被當局用來進一步加強對新疆少數民族的政治監控。
報導說,這是繼新疆當局去年出台要求新疆居民必須提交DNA樣本、指紋和聲音錄音,才能獲得旅行護照的指令之後,所採取的採集新疆居民DNA樣本的新舉措。
報導說,比利時魯汶大學從事基因組分析和DNA隱私問題的計算生物學家伊夫-莫羅(Yves Moreau)表示,中國當局將要購買的DNA分析儀器,如果滿負荷使用,每天可分析一萬個DNA樣本,每年可分析幾百萬個DNA樣本。從中國當局目前這種採購DNA樣本測試設備的規模來看,中國正在計劃對新疆的大部分維吾爾族居民進行DNA樣本採取和測試。
在海外的世界維吾爾大會的發言人迪里夏提就此表示: “這是中國當局針對維吾爾人進行嚴密監控的另一個舉措,希望能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
美聯社的報導說,據中國公安部法醫研究人員去年公佈的研究報告,自中國當局從1989年開始收集DNA樣本以來,中國已經累積了超過4000萬人的遺傳信息,設立了世界上最大的DNA數據庫。
英國“基因觀察”(GeneWatch)組織的創始人海倫-沃利斯(Helen Wallace)表示,與其它許多國家不同的是,中國大陸迄今依然缺乏保護隱私和防止遺傳信息被濫用的法律機制。很明顯,中國當局正在建立一個相當龐大的DNA樣本採集基礎設施,計劃進一步擴大其DNA數據庫。她說,希望中國政府把其DNA數據庫置於法律基礎上,並設立在其它國家看到的各種保障措施。
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魏京生基金會創始人、民主和人權活動人士魏京生,就中國當局在新疆對少數民族進行大規模DNA樣本採集的工作表示:“中國當局好像是把所有的少數民族都看作潛在的犯罪分子。”
美聯社的報導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這些年來經歷了好幾起車輛爆炸和持刀殺人的暴力襲擊事件。中國當局將這些事件都歸咎於維吾爾分離主義分子。今年2月發生在南部新疆皮山縣的持刀襲擊事件,造成了包括3名襲擊者在內的8人死亡。
報導說,中國當局開始採取越來越強硬的措施平息新疆的動亂,其中包括在某些地區強制部署對車輛進行衛星跟踪的系統、獎勵舉報與恐怖有關的信息、禁止婦女穿戴蒙面遮身的罩袍、不允許男子留長鬍子等。
在美國的人權活動人士魏京生表示:“中國當局在新疆採取的禁止穆斯林服飾、限制為孩子取穆斯林名字等顯示了獨裁本性,這些措施只能把更多的當地老百姓推向極端。”
美聯社的報導說,新疆公安部負責採購DNA測試設備的一位姓黃的官員向美聯社確認,他們已經找到了這類設備的供應商。此外,新疆舍爾縣政府正在尋找購買聲紋採集和3維肖像系統,但拒絕提供細節。
“人權觀察”組織的研究員王松蓮指出,新疆地區已經成為當局監視程度很高的地區,如果當局更多地從當地民眾身上收集與刑事犯罪無關的大量信息,將為它進一步加大監視和控製程度打開門路。
報導說,一般來說,由政府主辦的DNA數據庫都是通過血液、唾液或毛髮樣本來編制個人的遺傳標記,通常被各國執法機構用作刑事起訴的證據,以及監督犯罪者。中國現有的DNA數據庫涵蓋整個人口的3%左右。中國當局也以此協助尋找被綁架的孩子。去年,中國DNA數據庫也被用來破獲一起著名的連環殺手案件。


《中國精神健康與人權》月刊(總第五十七期)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