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017 川習會前709案家屬第三次致函川普。謝陽案律師遭當局強行非法更換。李天天失聯已14天。蘇昌蘭判刑後家屬失聯。清明前夕大批訪民訴冤。

川習會前709案家屬第三次致函川普求助        [美國之音]        … 繼續閱讀 →...

川習會前709案家屬第三次致函川普求助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a/news-709-wives-plea-for-help-from-trump-20170404/3795259.html

709家屬給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第三封信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4/709.html

709謝陽案律師遭當局強行非法更換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4/709_3.html

上海律師李天天失聯已14天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403/15656.html

蘇昌蘭判刑後家屬失聯72小時 疑遭當局控制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atives-04032017080512.html

        [良心之友]

蘇昌蘭因聲援占中被判三年 庭審僅3分鐘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4/3/n8995925.htm

公安阻撓租房 北京殘疾維權人士倪玉蘭流落街頭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4032017105633.html

500訪民聚集八寶山喊冤 千警維穩戒備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4032017105949.html

清明前夕大批訪民到八寶山公墓訴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etitioner-04032017093740.html

旅美中國訪民計劃攔截習近平車隊請願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us-xi-04032017095022.html

官員親屬冒名奪取教席 民師受屈20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eacher-04032017091528.html

圖掩校園暴力引民憤、四川瀘州警民衝突仍持續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rotest-04032017091750.html


川習會前709案家屬第三次致函川普求助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a/news-709-wives-plea-for-help-from-trump-20170404/3795259.html

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4月6、7兩日訪美與川普總統舉行首次川習會前夕,已被關押20多個月的709抓捕案維權律師的家人,近日第三次向川普總統郵寄求助信,表達對至今不獲律師會見的家人生死的擔憂,希望向中國政府提出釋放所有709案在押人員的要求。

維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和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致川普總統的呼籲信星期一對外公佈。公開信表示,她們在押家人20多個月不被允許律師會見,家屬依法向各級檢察、監督部門寄控告信和709案案件介紹,陪同律師多少次要求約見709案負責人,寄了幾百封信,跑了上百次,都如石沉大海。她們盼望上帝的公義彰顯,盼望川普總統在她們迫切需要幫助的時刻,伸出援助之手。

此外,在709案湖南律師謝陽的代表律師陳建剛,1月19日在網上公佈謝陽自2015年7月11日被拘捕後受到酷刑的會見筆錄後,當局一直拒絕兩位辯護律師再會見謝陽的請求,並於近期強行指派官方委任律師介入案件,上週會見謝陽。當局不顧謝陽家人委託律師仍然有效便強行指定官派律師的做法,遭到許多維權律師的譴責,質疑官派律師扮演幫兇角色,掩蓋真相,不為709案當事人維護權益。

中國當局從2015年7月9日開始共抓捕、拘留、約談300多人,6人被一審判決,至今仍有謝陽、江天勇、王全璋和李和平4位律師以及公民吳淦等8人被關押。

709家屬給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第三封信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4/709.html

尊敬的總統先生:

我們是三位被監禁的中國人權律師的妻子,這是我們第三次給您寫信。有時候我們想,我們寫這樣的信對於我們被捕的家人,到底有多大的作用呢?能使他們早日歸來嗎?能使他們免於被不公正審判嗎?能使他們獲得律師會見嗎?能使他們穿上家人送去的衣物、用上家人存的錢嗎?能使他們收到律師寄去的信嗎?結論是:不知道。

我們已經瞭解一點他們遭受殘忍酷刑的情況,我們擔心他們的生死,我們想知道他們成了什麼樣子,要不為什麼一年零八個月都不被律師會見?

我們生活在一個沒有規則的中國,但幸運的是這個中國處在一個有規則的世界。這一年八個多月,我們從沒有放棄尋找我們親人的下落,也沒有放棄為我們的親人呼救。因為我們的活動,我們被警察無手續抓進派出所十幾次,被毆打。其實這不算什麼,因為我們的丈夫,中國的許多人權律師都有過被抓進派出所、被公安毆打的經歷。我們依照法律向各級檢察部門、監督部門寄控告信,寄709案的案件介紹,陪同律師,一遍又一遍要求約見偵查部門負責709案的人,寄了幾百封,跑了上百次,如石沉大海。

這一年零八個月,我們為丈夫聘請的律師從來都是被官方拒之門外的。這何等荒謬。這一群被中國政府視為大敵的嫌疑人,20個月沒有允許被律師會見,相反酷刑的消息頻頻傳出來。這樣的中國,怎麼可能有公正的法庭審判?中國的法院,就是冤案製造的基地,因為它沒有獨立的司法權!

正因為現實如此,我們從來不寄希望於中國法院的公正審理。我們的盼望在於這世界在上帝的掌管之下。這也是我們不斷寫信給總統先生的原因。我們從沒為自己丈夫停止過禱告,我們盼望上帝的公義彰顯。我們也盼望總統先生在我們迫切需要幫助的時刻,伸出援助之手。 我們盼望總統先生向中國政府提出要求:釋放所有709案被關押的律師和公民。這包括江天勇律師、王全璋律師、謝陽律師、李和平律師,還有公民吳淦先生、王芳女士、姚建清先生、和李燕軍先生。

此致    敬禮

709家屬  金變玲  王峭嶺  李文足

2017年3月31日

709謝陽案律師遭當局強行非法更換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4/709_3.html

709謝陽案律師遭當局強行非法更換。由於謝陽遭遇酷刑的親筆信和律師會見記錄被披露,謝陽的合法代理律師陳建剛、劉正清長達近一個月無法合法會見謝陽。而今天傳出,湖南綱維律師事務所賀小電律師136-0731-2516、劉志江律師18607315649竟然會見了謝陽。

據悉賀小電律師、劉志江律將出演謝陽辯護人角色,據電話聯繫劉志江律師,劉志江律師稱:受賀小電律師的指派,3月31日在一班人的陪同下「會見」了謝陽。又有律師說,劉志江說4月1日賀小電主任叫劉志江陪同他準備會見謝陽,但是接到賀主任母親去逝的消息,回家辦喪事沒有會見!今天有多名律師朋友打電話,劉志江律師不接電話,賀主任母親6號出殯,現在不便打擾。究竟什麼情況,警方又出什麼餿主意,請大家拭目以待!

對此情形,今天陳建剛在社交網絡上聲明說:「需要鄭重地強調一句:本人是謝陽的辯護人,有謝陽妻子和謝陽本人的親筆授權,還多次會見謝陽,且委託手續已經送到了長沙中級法院。長沙,我的當事人官方不讓我會見,卻讓其他律師會見,同行搶我的業務招呼都不打。在官方眼裡,法律真是衛生紙都不如了。」

上海律師李天天失聯已14天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403/15656.html

本網獲悉,上海律師李天天已經失聯14天,據多方消息顯示目前暫時確定是刑事拘留,但具體詳情無從稽考,上海多位李天天的好友都未知情況。

據悉,上月(3月20日)上午十點三十五分,李天天在微信朋友圈發出消息稱,將要去派出所見一下國保談點事情,她還說明是為了其申辦護照的事情。按照她在消息中敘述的情況大致是國保找她是因為申辦護照的事情需要她出具比如保證書之類的證明材料。李天天在消息中提到這次前往派出所見國保是「去地獄見魔鬼」 , 還提前預示了自己將會失蹤,並且聲明自己「不會自殺,也不會躲起來」 ,最後她坦言「從來不敢徹底相信他們(指國保)」 ,發佈消息是為自己即將(可能)的失蹤情況作出必要的公開。

由於目前未能聯絡到李天天的家屬,多位好友亦未知李天天委託了哪位律師,期間有人曾嘗試前往多個看守所尋找無果,不知李天天身在何處 。

蘇昌蘭判刑後家屬失聯72小時 疑遭當局控制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atives-04032017080512.html

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囚3年的廣東維權人士蘇昌蘭,他的丈夫和兄長上周五庭審完結離開法院後,至今已失去聯絡超過72小時,有異議人士估計,2人是被當局強制旅遊。

蘇昌蘭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上周五(31日)在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後,法院當場帶走蘇昌蘭77歲的婆婆,丈夫陳德權,以及兄長蘇尚偉,聲稱安排他們去南海看守所見蘇昌蘭,但當晚只有蘇昌蘭婆婆一個人回到家裡,陳德權和蘇尚偉就一直失去聯絡。

蘇昌蘭的辯護律師吳魁明引述法庭書記員表示,她陪同3名家屬在看守所見完蘇昌蘭後,當日下午1時多和3人道別。1個多小時後,吳魁明接到陳德權發給他的語音留言,之後再沒有他和蘇尚偉的消息。

吳魁明:下午3點鐘,陳德權在微信的語音上,給我說了句廣東話,說自己被控制了,出不來了。我當時以為他們(當局)想控制他們,不讓他們會見記者,和律師接觸,以為到當天晚上就會讓他出來。

律師認為事態不尋常,先後向佛山市中院和市公安局投訴。

吳魁明:一般來說,案件判了之後,基本上就會冷下來,關注度會少一點。這是比較奇怪的。我個人認為,他們的失蹤,肯定跟他們平時對蘇昌蘭的聲援或者關心有關係。具體法院有沒有參與他們被控制、被失蹤,我就很難判斷。我個人認為肯定是國保跟當地的街道的維穩辦做的事情。

蘇昌蘭活躍於內地維權界,以往經常為佛山基層發聲。她在2014年,因為在微信及網上群組,轉發有關香港佔領行動圖片,先被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傳召,其後因煽動顛覆國家罪被捕。法院上周五(31日)裁定她罪名成立,判監3年,判決書指蘇昌蘭多次利用互聯網和社交軟件造謠、誹謗、發表及轉發,攻擊共產黨及社會主義制度文章和言論,但判決書並沒有提及佔領行動。 另一名代表律師劉曉原形容判決極為荒唐,表明會就定罪上訴。

失去聯絡的陳德權和蘇尚偉,2年前曾因為舉牌聲援蘇昌蘭,被當局刑事拘留。與蘇昌蘭一家相熟的廣東維權人士廖劍豪不排除,2人被強制旅遊的可能。

廖劍豪:法院也好,街道維穩辦也好,全部都是一個黨來領導,全部都有默契。由於這段時間比較敏感,當局提防傳媒會去採訪,又提防維權人士會去安慰,估計會帶他們離開佛山南海,去到外地旅遊。問題是有關程序是否合法。我們認為,這肯定是違法的。你用所謂的維穩名義,剥奪人家的行動自由。這在全世界沒有多少國家是允許的。

他估計有待案件上訴期下周一(10日)屆滿後,兩人才會獲釋。

公安阻撓租房 北京殘疾維權人士倪玉蘭流落街頭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4032017105633.html

北京當局對維權人士的打壓日益嚴重。北京維權人士、殘疾人倪玉蘭租房合約到期後,新簽署的租屋合同在公安的干預下被毀約,但交付的近兩萬元預付房租卻被拒絕退回。目前,倪玉蘭和丈夫進退兩難,面臨無家可歸、流浪街頭的境地。這是倪玉蘭自2013年出獄後,第七次遭到逼遷。她表示,如果遭到驅趕,她將露宿街頭。

倪玉蘭的丈夫董繼勤4月3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他家的房屋租期已屆滿。數日前剛租下北京西四北八條36號房屋一間,與房東簽訂了租賃合同,並交付租金近兩萬元,決定3月底搬入新居。但是遭到當地派出所公安和居委會人員從中作梗,租賃合同被單方面取消,預付租金血本無歸。他說:

「今天我正在另找房子。我們3月29日租的房子被人為(破壞),現住不進去了。現在房東老來催我們搬家。沒有辦法,我們只有再找別的地方住。倪玉蘭說,房東再來轟我們,沒有辦法的話,我們只能搬到馬路邊去住」。

這是今年初以來,倪玉蘭家第二次遭遇同類事件。倪玉蘭對記者說,在春節前,她曾通過房地產中介選中一間房屋,雙方正準備簽署租賃協議,但被公安暗中阻止。房地產中介還問倪玉蘭「得罪誰了」,並告知她有多名便衣公安向房地產中介公司施壓,阻撓倪玉蘭與房東簽署租賃協議。她說:

「3月29日,我們租了一間房。合同也簽了,交了半年的費(租金),一共18700元,就在31日準備往裡搬,發現門鎖被換了。而且,周圍還有很多的便衣人員。我老伴找房東,但是已經找不到了,這時候才知道被騙了。(當局)在這房子周圍還布了崗,就是不讓我們搬進去」。

倪玉蘭曾是一名執業律師,因自家房屋遭到違法強拆而走上維權之路。她曾因幫助訪民進行維權行動,先後兩次入獄,並遭毆打致殘,雙腿無法行走。2011年4月初她再次被捕,法院以「詐騙罪」、「尋釁滋事罪」判處她2年8個月刑期。2013年10月出獄後,七次遭到當局主導的逼遷。

倪玉蘭說,她和丈夫看房及與業主簽署協議期間,均有公安便衣在周圍監視:「都有西城分局廠橋派出所的便衣人員跟蹤,並與福綏靖派出所的人勾結,阻撓我們這一次搬家。現在是我們原來租住的房子,因為還有一個月的租金。現在暫時只能再住幾天,但是警察也是唆使房東要把我們轟出去」。

就在上週六(4月1日),社區人員找來開鎖匠毀壞倪玉蘭家的門鎖。她無奈的說:「撬鎖的人拿著工具鑽那個鎖,那鎖都給鑽壞了。我先生問他要身份證件,還有為什麼要鑽鎖,那個人不說話,我先生董繼勤就撥打110,110五十多分鐘都不來。就在110到之前,鑽鎖人突然接了一個電話,然後就不知道去向了」。

倪玉蘭說,自她第二次出獄後,曾多次遭到租房給她的業主,以各種理由逼遷。業主曾對倪玉蘭說是公安要求他驅趕倪玉蘭和丈夫,不准他們在此居住。去年4月26日,來自廣東、山東等地20多位公民相約趕赴北京,集體探望被軟禁中的倪玉蘭,但遭遇北京警方阻撓。

2011年,由荷蘭政府設立的「鬱金香人權捍衛獎」頒給了倪玉蘭,以表彰她為推動改善國際人權狀況所作的貢獻。一年前,倪玉蘭獲得2016年度美國國際婦女勇氣獎。今年春節前,德國,瑞典及歐盟三名外交官到倪玉蘭家慰問,並表示願意為倪玉蘭提供幫助。

500訪民聚集八寶山喊冤 千警維穩戒備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4032017105949.html

中國清明假期的第一天,來自全國各地的500多在京訪民,不約而同奔向八寶山公墓,訴說當局的貪腐暴政給他們造成的冤情,但北京警方早有戒備,派出數千警察、保安圍追堵截,有訪民被毆打。

在八寶山公墓大門口被攔截的訪民胡先生,接受本台採訪時稱,現場有500多名訪民,八寶山實行了高規格保安,警察、保安等超過1000名,嚴密監視訪民群體的一舉一動,有人高喊口號立即被警方帶走:

「我們去八寶山祭拜老前輩,中國的大小官員沒有用,我們活人找不了我們就找死人。」

記者:「今天來了多少人?」胡先生:「來了大概500多人。」記者:「有沒有帶橫幅喊口號?」胡先生:「我們不敢喊口號,喊了要被抓和判刑的,有一個人喊口號打倒共產黨,警方就把他強制帶走了。」記者:「今天來了多少警察?」胡先生:「今天警察、保安來了1000多,警察來的比訪民還多。」記者:「這些訪民都是來自哪裡的?」胡先生:「全國各地都有,最多的是湖南和東北。」

胡先生表示,警方在門口檢查背包、身份證,發現是訪民身份就不讓進門祭掃,有訪民質問這一規定是根據哪一條法律,但警方拒絕理會。

在現場的莫女士告訴本台,他們多是訴求房屋被強制拆遷的訪民,當天下午警方開始強制趕離上訪者,有人被打倒在地:

莫女士:「我就在八寶山公墓,他們保安就把我們趕過來趕到大門這邊。」記者:「有沒有發生衝突?」莫女士:「發生了衝突,警察不讓進門,但冤民就是要進,有一個人警察把她一推她就倒在地上。」記者:「現在這個人受傷了嗎?」莫女士:「肯定受傷了不知道傷成什麼樣,這裡還有老人家要兩個人扶著走,是警察打的。」

據消息指,為防止訪民到八寶山革命公墓「鬧事」,北京警方日前在北京南站訪民聚集的地方停放大公交車,勸訪民到指定地點進行登記。

胡先生還表示,他們清明節當天還要再來伸冤,但聽到消息各地截訪人員已經就位:「全國各地的截訪的明天肯定要來八寶山革命公墓,有消息說各地的人都要來值班,有警方的,也有駐京辦的。現在北京的牢裡關著好幾千人,都是上訪被判刑的,都沒有任何罪名就判刑了,我在裡面也被判刑過,還被打過毒針。」

北京在清明放假期間暫停接待訪民的工作,於是近年來,每逢清明節訪民都會到八寶山掃墓喊冤。警方向訪民指,現時進八寶山掃墓需出示祭掃證,沒有祭掃證的人不得入內。

清明前夕大批訪民到八寶山公墓訴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etitioner-04032017093740.html

數百各地訪民在清明節前夕,湧至安葬革命烈士的北京八寶山萬安公墓,藉此表達上訪遇到的委屈和心聲。當局嚴陣以待,約200警察強制攔截,數名訪民與對方爭辯時被抓走,也有女訪民被推倒受傷。此外,山東濟南當局也加強了維穩,有異見人士提前被旅遊。

各地訪民為了赴京反映冤情,經常聚集中紀委、信訪局或相關的政府部門,但是一般都是登記了資料便打發離開。遇上例如兩會等感敏時期,地方政府的截訪人員更會遠赴北京協助把訪民遣返當地。

不少在京訪民多年來尋求幫助無果,藉著清明節掃墓的習俗,紛紛來到安葬大批革命烈士的北京八寶山萬安公墓,表達在上訪時遇到的委屈和心聲。

湖南省訪民莫女士對本台表示,連日來都有大批各地訪民嘗試到八寶山公墓向革命烈士掃墓,但是在通往公墓的地鐵站出口已經有警察站崗,看到是訪民時都會進行驅趕,不許靠近公墓的入口。

莫女士繼續說,近500訪民周一(3日)聚集在公墓外,但是警察就築成人鏈阻擋。有訪民上前討說法時遭到強制驅趕,期間有傷殘訪民更被推倒,現場一度混亂。

莫女士說:不讓我們到八寶山去,我們在地鐵口就擋住我們不給進去公墓,在那裡也不能逗留。警察也有打人,打傷了一個女同志,那人還拿著拐杖的,她就倒在地上不知道怎樣了。警察把我們一個個趕走了,不讓我們圍觀。警察也抓了幾個人,那些人就是要給個說法,為甚麼不讓大家進去?但是抓到哪裡去我也不知道。

另一名訪民顏女士向記者反映,這幾天警察對待訪民還是相對比較溫和,多以勸說不准向上走。但是她認為得,周二清明節的正日,屆時會有更多各地訪民湧至公墓,不排除警察會把維穩措施升級。

顏女士說:我們去為革命烈士掃墓了,警察有很多很多,在那裡維持秩序。警察好像都有100、200人吧,就是不讓我們進去公墓。明天是清明節的正日,我們肯定要再去,因為是烈士,為了我們的幸福拋頭顱灑熱血。估計明天警察也會採取一些措施吧。

由於每年清明節均有大批訪民到八寶山萬安公墓聚集,北京當局嚴防有大規模的群眾事件發生,事先把一些敏感人物控制,當中包括天安門母親。據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消息稱,周日上午,天安門母親前發言人張先玲與丈夫王範地,到萬安公墓拜祭在六四事件中遇害的兒子王楠時,多名警察全程監視。亦有六四難屬被當局提前警告清明節不要去掃墓。

此外,遠在山東濟南,一直關注民間維權事件的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周六(1日)開始已經在國保的陪同下被旅遊。記者於周一與孫教授聯絡上,他表示往年都是一樣,都是在清明節期間被旅遊。

孫文廣估計,清明節後當局便會解除對他的控制。而跟他有同樣情況的人士,相信亦會陸續得到自由。

旅美中國訪民計劃攔截習近平車隊請願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us-xi-04032017095022.html

一批遠走美國的中國訪民計劃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本周訪問美國佛羅里達州期間,近距離表達訴求,個別訪民更揚言,屆時會冒險攔截習近平車隊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本周四、五會到美國佛羅里達州訪問。身在美國的北京維權人士李煥君,計劃第3度攔截習近平車隊。她說已作好孤身上陣的準備。

李煥君:我跟其他幾個人(訪民)溝通。每個人表達方式不一樣,有人支持,有人反對。我也不旨意別人。

李煥君原本是小學教師,5年前位於北京市丰台石榴村的家園,被當局強逼拆遷,一再上訪維權亦徒勞無功。 她在2015年遠赴美國。同年9月,習近平國事訪美,車隊離開白宮時,李煥君用軀體攔阻,後來成功把上訪材料,交到習近平隨行官員手上。但半年後另一次攔截行動中,面對美國特勤人員,她未能成功突圍,並且與美國特工碰撞時受重傷。

李煥君:一切也交給上帝。我第二次受傷了,可能上帝疏忽了吧。我覺得上帝應該是保祐好人的,保祐我正義之舉。我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李煥君的姊姊李美青,上周末被人毆打,是她過去半年內第2次遭受暴力對待,估計和持續維權抗爭,以及曾以獨立人士身份,參選北京市人大有關。姊姊的遭遇,使李煥君義無反顧。

李煥君:我姊姊2016年11月9日被打,前兩天4月1日又被暴打。我現在就是資金困難。要不我會跟著習近平滿世界跑,他去哪個國家,我去哪個國家。

李煥君將在佛羅里達州,和30多名內地維權人士,包括廣東省烏坎村村民莊烈宏會合。莊烈宏周一(3日)向本台透露,屆時會以一面特製旗幟,在舉行“習特會”的海湖莊園外,迎接習近平。莊烈宏:是一面共產黨黨旗。我在旗幟下方,掛上用紙張打印的魚和五花肉,寓意共產黨用魚肉百姓的招數,鎮壓烏坎村村民。我會擺個“陣”在馬路邊上,設有旗幟和音響設備。

他所做一切,都是為了抗議當局鎮壓烏坎村,使父親身陷牢獄,母親上月也受到公安威脅。

莊烈宏:他們(當局)不了解我的性格,以為威脅我親人,就可以避免我在美國搞事,這對於我只有反作用。他們越搞我家人,我就會加倍奉還。

至於會否效法李煥君,攔截習近平車隊,莊烈宏說,會取決於現場情況。

20多名身在美國的中國訪民,上月曾經在紐約開會,商討向習近平請願具體部署。會議召集人引述消息指,習近平曾一再批示,要求解決旅美訪民提出的訴求,但地方政府以訪民是“敵對勢力”為由拒絕,促使他們團結一致,決意親身向習近平請願,要求解決寃情。

官員親屬冒名奪取教席 民師受屈20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eacher-04032017091528.html

內蒙古一名民辦小學教師,原本通過考核成功轉為公辦教師,但時任教育局長卻利用考核不透明的漏洞,安排其弟冒名取替了教席接近20年。直至受害者旅居日本的女兒回國後才揭發,雖然當局已辭退冒名頂替之非合格教師,卻一直不為民辦教師恢復公職,亦不懲處涉事者。受害教師與已離境的女兒,目前分別在國內及海外,同步展開維權行動。

為解決民辦教師的歷史遺留問題,內蒙1993年響應中央政策,只要通過考核便能轉為正式的公辦教師。但是因為考核結果不透明,興安盟扎賚特旗六旬老人魏寶成,在接近20年後才得悉,原本自己當年已考取公辦教師資格,可享有相關的福利待遇,可是教席卻一直被人冒名頂替。

魏寶成的女兒紅光對本台表示,父親在巴達爾胡中心小學當了15年的老師,原來滿是信心能轉為正式教師,可是考核結果沒有公開公布,校方卻以不合格為由把他辭退。為了瞭解被辭退的原因,魏寶成一直打聽考核結果,卻被校方和教育廳等部門敷衍隱瞞。

直至2011年,即18年後,一位名叫張福林的人突然上門,要向魏寶成拿身分證登記工作檔案時,才得悉原來張福林一直冒名頂替了自己教席。

紅光說:(教師取工資)必須有身分證,原來是身分證的複印章都可以,現在必須是本人的身分證才行,這個是我回老家問勞動局才知道的。你看1993年到2011年多少年了,我們都不知道,張福林去我們家想要我父親的身分證,他說是借。然後問來問去,他才說我用你的名字來上班,才說出這件事來。

旅居日本的紅光向記者反映,扎賚特旗教育局長利用職權,讓他弟弟張福林冒名頂替。父親是老實之人,當時曾質詢張福林冒名的原因,卻反被對方騙取簽署協議以十萬元當作是冒名頂替賠償。2年後她從日本回家鄉探親時得悉事件,即震驚又氣憤,認為事態嚴重,遂進行舉報為父親維權。

紅光說:我一看那協議就有問題,我們老家農村人沒見過世門。我更發現了張福林用了我父親的名字和身分證號,連我們的戶口都用了。覺得做夢一樣,這樣的事情能發生嗎?我就去報案,一年多之後才把張福林辭退,但是我父親的工作恢復不了,就一直推諉,反正他們就不想辦。

在女兒的分析和鼓勵下,魏寶成也邁出了維權的步伐,來到呼和浩特上訪 和遞交申訴材料,也開始了赴京上訪尋求幫助。

魏寶成說:冒名頂替搶我的工資20多年了,內蒙教育廳和政府都不解決,還推諉。我去北京上訪3、4次了,2015年去了3次,今年還去了一次,到中紀委上訪。

紅光曾多方奔波告狀但至今無果,冒名頂替事件在蒙古電視台也曾爆過光,可是因為張福林背後有政府的親屬撐腰,即使在她舉報後張福林已被辭退,但竟然沒有處罰。而濫用職權的前教育局長卻升為興安盟黨校校長。

在毫無辦法下,紅光近日從日本給中央巡視組寫信,舉報原扎賚特旗教育局局長以權謀私,要求當局嚴懲督辦,還父親魏寶成一個公道。

本台曾致電興安盟黨校向被投訴的前教育局長求證,但電話沒有人接聽。

大陸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為解決農村公辦教師人員及教育經費不足,衍生了民辦教師的問題,據網上資料,1977年大陸的民辦教師約有490萬名。從80年代開始,國務院採用民辦轉公辦的方式,只要通過考核或符合一定條件的民辦教師,便能獲得正式的教師身分。可是因民辦教師團體數目龐大,不少教師要被辭退。

由於不少被辭退的民辦教師已教學多年,因得不到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和養老照顧,而紛紛上訪維權,成為了其中一個龐大的訪民團體。

圖掩校園暴力引民憤、四川瀘州警民衝突仍持續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rotest-04032017091750.html

四川省瀘州市瀘縣一名14歲中學生,週六(1日)晚在學校死亡,警方和學校試圖強制火化死者遺體,引發死者家人和民眾的強烈不滿。自周日開始大批民眾連夜抗議,並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官方持續增援,調集數千特警趕赴現場鎮壓,並抓捕反抗民眾。迄本台截稿時事態還在惡化中。

事發地點為太伏鎮太伏中學,知情人士稱,死者是死于校園暴力,被同校學生強收保護費,敲詐不成暴力毆打致死。當地官方則發佈通報稱,死者系墜樓死亡,死因沒有可疑成份,並要強制火化死者的遺體。此事立即引發了親友們的激烈抗議,而官方則調集大量軍警鎮壓。

他說:軍警鎮壓嘛,後來全城抓人嘛,大概在(2日晚)8點鐘。當時那個小孩就是被學校的反正就是那個小混混嘛,之前一直收保護費嘛。收他1千塊錢他回去拿不出錢。也報警了,員警不理嘛。後來就讓他要交一萬塊錢,他交不出就把他打死了嘛。警方跟那個當地學校就說是墜樓死嘛。不讓他看到那個屍體。這樣吧,我有那個家屬的電話,那個家屬估計被控制了,電話能不能打通都還是個問題。

本台記者撥打死者趙某父母的電話,但兩個電話都無法撥通。

瀘州市民眾王小姐周一對本台稱,當地民眾和特警的衝突依然在持續,事態在惡化。但瀘州市民已經無法進入太伏鎮。

她說:應該沒有結束吧,聽說鬧得很凶的,從昨天開始就應該更凶了吧。反正那個情況還沒有解決的呢。你可以過來去看一看也可以,暫時這兩天是解決不了的。

據知情人透露,因為維穩一旦啟動,外界就無法知道孩子的真實死因了。官方的麻煩在於因為信譽度很差,無論他們說的是不是事實,都已經沒有人相信。此事的另外一個背景可能是為了瀘州自貿區滅火。目前官方已調集2000警力到瀘縣,接下來的做法基本還是一邊強力打壓同時收買苦主。

他說:省政府已介入了嘛,還是要說成是摔死的,就不是打死的嘛。我不能說他一定是摔死或者是打死,但是現在問題上是,中國它是維穩機制一啟動以後,你這個調查就只剩下單方面政府的說法了。這個事情因為涉及到瀘州要搞一個自貿區,那出現這樣的事情的話可能會影響大局,所以就不得不為下面的這些噁心的案子去背書。現在已經是調了2000警力,再規模再大的鎮壓,畢竟也是一個很負面的事情,所以現在只能說是一方面壓住,另一方面爭取安撫唄。

另據知情人發來據稱是死者母親的資訊稱,他們已經被控制。他們的親戚家也被搜查,警方還限制親戚們外出。

死者的舅舅也向本台記者證實,目前他還不清楚死亡的真正原因,但經過他們瞭解,社會不良份子收取學生保護費的現象比較突出。此外,孩子的爺爺也多次提到,孩子每次都是拿了生活費的,但在學校卻吃不飽。至今他們都不知道孩子的錢被誰拿走了。

死者的舅舅還透露,所有的親戚都已經被政府和警方的人控制在家中,官方說是陪同,但實際上是控制,不允許他們去現場。據他所知,現場至少有數千民眾還在持續抗議。

另據本台記者獲悉,2日晚上民眾與員警發生激烈的衝突後,事態一直在發酵,四川省長也趕赴當地試圖控制事態。而媒體和所有網站也被令控制輿論,只允許發佈官方通報。

本台記者多次致電瀘縣政府,但其公開辦公電話都無人接聽。而瀘州市政府辦公室則答復,此事以瀘縣的通稿為准,並且只能在網上自己查,他們不提供任何資訊。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