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2017 王健二審敗訴維持原判。仰華病重申請取保候審。聲援謝陽、江天勇、吳淦、李紅敏、夏霖、陳雲飛、蘇昌蘭、陳啟棠等人。李天天、任迺俊被拘留。

王健案二審開庭並當庭宣判 維持原判      [維權網]        http … 繼續閱讀 →...

王健案二審開庭並當庭宣判 維持原判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529.html

南京王健案開庭維持原判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327/15631.html

王健二審敗訴維持原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rial-03272017095502.html

仰華牧師病重入院治療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writer2-03272017093518.html

仰華病重辯護律師提交取保候審申請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03/blog-post_61.html

金變玲要求施酷刑公安迴避江天勇案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3272017104206.html

數十律師上載視頻聲援謝陽、江天勇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3272017100455.html

709吳淦案於3月24號退回檢察院 審理延期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709324.html

廣州廣福教會基督徒李紅敏被判刑10個月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03/10.html

仝宗锦律师:夏霖涉嫌诈骗案第二审程序第三次要求开庭审理申请书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633.html

陳雲飛「尋釁滋事案」3月31日上午在成都武侯區法院開庭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331_27.html

因為拜祭六四死難者遭成都當局以尋釁滋事罪起訴的四川維權人士陳雲飛案將於3月31日上午在成都武侯區法院第三庭開庭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3/331_27.html

蘇昌蘭煽顛案和陳啟棠煽顛案兩案將於3月31日上午宣判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331.html

蘇昌蘭案將於3月31日上午開庭宣判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327/15628.html

被羈押兩年多 蘇昌蘭、陳啟棠案即將宣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3272017104343.html

蘇昌蘭、天理、夏霖月底宣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verdict-03272017092430.html

新疆李天天律師3月20日於派出所會見國保後失聯至今已逾7天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3/320-7.html

旅澳學者馮崇義仍被軟禁廣州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cholar1-03272017091534.html

上海政論作家任迺俊被搆陷「尋釁滋事罪」遭刑拘已32天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32.html

作家任迺俊疑抨擊習近平被刑拘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writer1-03272017093344.html

刺死辱母者:兒子無罪,有罪的是民警和法官        [微信公眾號]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3/201703272259.shtml

辱母殺人案律師:將盡力為其做無罪辯護        [華商網]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3/201703270803.shtml

辱母案判無期輿論嘩然 最高檢已介入或有轉機      [美國之音]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3/201703271104.shtml

五七學社總編陳愉林獲釋回港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cholar2-03272017091701.html

詩人王藏將起訴當局 為遭逼瘋妻子討公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3272017104308.html

五明佛學院繼遭強拆 西藏流亡議會促中共正視訴求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03272017104602.html

李文足:用這種方式騷擾納稅人不知羞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371.html


王健案二審開庭並當庭宣判 維持原判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529.html

南京人權捍衛者王健今天二審開庭並當庭宣判,二審維持原判。

其代理律師燕薪律師介紹說:「天下午,王健案二審開庭並當庭宣判。維持原判,結果並不出人意料。二審開庭,倒是近幾年來此類案件僅有。法院尤其是法官或許還是有些自信。庭後閒聊數語,看來是個明白人。大轉型時代,人人心中各有體認,只不可對人公開言耳。不管怎樣,王健老兄還有整一月就可重獲自由了,祝福他!」

王健2016年12月13日被江寧區法院以尋釁滋事判處有期徒刑2年。刑期至2017年4月27日。

王健江蘇省南京市人,維權公民,中國在押維權人士。從2015年6月3日被羈押至今。目前被羈押於江蘇省南京市江寧看守所(江蘇省南京市江寧區淳化街道淳徐路,郵編211103)。

近年來,王健深受民主意識的影響,在社會責任感和政治理念的驅使下,積極參與各種維權活動,其行蹤遍及黑龍江省建三江、河南省鄭州市、湖南省衡陽市、湖北省武漢市、江蘇省蘇州市等多個城市;曾參與聲援山東曲阜的薛明凱父親死亡案、河南省鄭州市的十君子案,並為維權人士趙楓生、聖觀法師、黃靜怡、張科科律師等被逮事件進行圍觀聲援;由於其頻繁出現在維權現場,隨遭到當局的嫉恨和打壓。

2015年2月1日—2月5日,因到江蘇省蘇州市聲援維權人士、人權捍衛者范木根血拆案庭審,連續到蘇州市中級法院圍觀,隨被警方抓至當地派出所關押,次日即被警方刑拘後取保獲釋,後在取保期間再次前往蘇州聲援范木根案庭審,又被警方行政拘留10天。

2015年6月3日,六四敏感日期間,其被南京市警方突然從家中強行帶走,並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正式逮捕;2015年8月14日傳其又添新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後來證實,王健沒有被追加「煽顛」的罪名,只是涉嫌「可能危害國家安全」。2016年11月中旬開庭, 2016年12月13日一審宣判。今日二審宣判。

南京王健案開庭維持原判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327/15631.html

今天(3月27日)下午兩點半,南京市江寧區法院第二次開庭審理王健「尋釁滋事」 案,傍晚時王健的辯護律師燕薪律師發消息稱庭審結束法院宣佈維持原判 。

本網聯繫了多名南京公民,得知南京警方對今次開庭事件採取嚴控措施。據到達法院現場的南京活躍網友@紅塵顛倒講述,一大早她家就被派出所副所長查崗,並派兩名輔警在住所樓下監視,告誡其不准外出。幾經理論中午時紅塵得以離開住所前往法院,於法院門口被一早等候的副所長攔住交給兩名國保,對方命其上警車談話,被紅塵拒絕,後於開庭前被派出所送回住所。紅塵向本網透露,法院現場大概有七八十警力布控,但與以往開庭不同這次法院現場竟然停泊一輛大型消防車,其中一位國保人員搶過紅塵手中喝剩的半瓶礦泉水,除了仔細查看還不斷搖晃,確定是食用水後才還給紅塵。另外一位到達現場的維權人士賴虹在法院門口被攔截後帶回轄區派出所,談話至三點後才得以回家。

王健案於去年(2016年)11月16日第一次開庭審理,12月13日宣判刑期兩年至2017年4月27日,目前距離刑滿還有一個月時間。

王健二審敗訴維持原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rial-03272017095502.html

南京公民王健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2年,他不服判決提出上訴,案件週一(27日)二審庭審結束,當庭宣佈維持原判。法院外,數十名公民到場聲援,數人被警方強行送回家。

案件於週一下午2時半在南京江寧區法院開庭,王健代表律師燕薪、常瑋平出庭辯護,家屬亦有旁聽,庭審在晚上約7時結束。

常瑋平律師對本台表示,王健表現非常好,他的心情平和及坦然,因為一般上訴不加刑,他把一審想說的話都表達出來,律師也發表較充份的辯護意見。王健作最後陳述時指,上訴為走完整個法律程序,他要把這段歷史記録,對法院不寄予厚望,陳述完成後,法官宣佈休庭20分鐘,其後當庭宣佈維持一審判決,王健將於下月27日刑滿出獄。

常瑋平說: 如他個人所講,如果說上訴的話,不是因為他還信任這個體制,或是說某某新聞發言人所講的,以法律作擋箭牌,他覺得要把這個歷史事件記録下來,所以我們參與這個庭審,我覺得這個目的還是達到。

他又補充,雖然家屬有旁聽,但參與的人並不是王健的親朋好友,大部份不認識,這個有點遺憾。

法院外,數十名警察戒備,逾20名來自各地公民及網民到場聲援,其中數人被國保要求離開。

到場聲援的南京公民江醇指,法院大門及外面各有4、5個警察,現場停有消防車。當地網民賴紅、紅塵顛倒在法院附近,各被2名國保及警察送回家,此外,常州公民姚欽、南京公民張玲進入法院大廳坐著,他們希望旁聽但不准,其餘10多名公民在法院外站著,等待結果。他到場聲援王健,因為他為公民維權,應該無罪。

江醇說:一個他是公民維權,第二個他是本地人。不是減刑的問題,王健是無罪的,然後他們判他有罪,他就有罪,這個問題他們說了算,然後判了2年。王健說他要把程序走完,他下個月便出獄了,二審要走完,他不認為有罪。

南京網民紅塵顛倒向本台指,她原定去法院旁聽,路經過附近時,被轄區派出所2民警及2國保發現,民警想強行送她回家,被她拒絶,她要求自己返家,暫時沒事,但國保說2天後找她談話。除她以外,金小帆亦被強行送離法院。

2015年2月初,王健到蘇州聲援范木根案庭審,被警方刑拘,其後取保獲釋,期間他再次到蘇州聲援范木根案庭審,同年6月3日王健被南京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去年11月在南京江寧區法院開庭,12月中被判刑2年。

仰華牧師病重入院治療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writer2-03272017093518.html

因為“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被判刑的貴州省活石教會牧師仰華,患上免疫系統疾病,情況嚴重,已由看守所轉到醫院治療。

原名李國志的貴州省活石教會牧師仰華,經證實患上名為“出血性毛細血管中毒症”的免疫系統疾病,由於病情迅速惡化,已由看守所轉往醫院接受治療。

仰華的妻子王洪霧上周五由律師陪同,到看守所探望丈夫。

王洪霧:他的上下肢都長滿了紅色的疹子。膝關節以下的部位,兩只腳都是面積較大的壞死,還有液體滲出,有潰爛的情況。他自己本來有強制性脊柱炎,腰本來就彎了,那次我看到他,他的腰彎得更厲害了,腳都抬不起來,就拖著走的。在醫院裡,醫生向家屬下了病重通知,說他發病太猛,挺嚴重的。

仰華現正接受激素治療。院方說不排除他會出現敗血症和腎臟受損等併發症。

貴州省當局2015年12月取締,被指為“非法組織”的活石教會。當地法院1年後裁定仰華“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成,判刑2年6個月。他現正上訴。

仰華病重辯護律師提交取保候審申請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03/blog-post_61.html

正在獄中的貴州活石教會牧師李國志(仰華),健康狀況急劇惡化。辯護律師會見時發現,李國志的雙腿發炎潰爛,情況危急。代理律師於3月24日向貴陽市檢察院提出「羈押必要性審查申請書」,要求立即對仰華變更強制措施,以免延誤治療。

最近一週,李國志病情加重,腿部發炎及腫痛難忍,導致無法睡眠。對此,李國志案的二審辯護人楊名跨、王欣欣向貴陽市檢察院發出「羈押必要性審查申請書」。該申請書稱,經醫院確診,李國志患有嚴重血管炎。申請書提道,3月20日,辯護人在南明區看守所會見李國志(仰華牧師)時,李國志由三名壯年在押人員架空抬到會見室。李國志幾近癱瘓的痛苦表情,讓人頓生不適之感。辯護人會見李國志的前三日,他的腿部突然發炎潰爛,且潰爛面積迅速擴大,灼疼難忍夜不能寐。值班醫生只是按「膿包瘡」給李國志止痛片服用或簡單輸液治療,以致病情越發嚴重。其後,李國志被送到指定醫院檢查,醫院初步診斷其患有嚴重血管炎,但辦案機關指定的醫院均無治療條件。

對此,南明區檢察院沈姓檢察官於3月23日下午電話聯繫辯護人,在向辯護人通報前述病情的同時,建議辯護人及時提出變更強制措施申請,以便儘早將李國志轉到具備治療條件的其他醫院接受治療,以免出現嚴重後果。

律師認為,其當事人李國志目前的狀況,符合最高檢察院頒發的《人民檢察院辦理羈押必要性審查案件規定(試行)》第十七條(四)規定,符合取保候審或者監視居住條件。

今年1月,李國志被貴陽南明區法院以「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判刑2年6個月。李不服判決,提出上訴,二審法院尚未宣判。目前,李國志正在貴陽368武警醫院接受治療,其親屬於3月24日已接到醫院發出的病重通知書,並在該通知書上籤字。

金變玲要求施酷刑公安迴避江天勇案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3272017104206.html

在中國大陸,被拘押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指控,江天勇案辦案警員屈可曾對謝陽施以酷刑,應該迴避江天勇案。3月25日,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警員屈可和胡定康傳喚江天勇的律師任全牛。此外,數十名律師及活動人士自制視頻,聲援江天勇及謝陽。

3月25日下午,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江天勇案專案組的偵察員屈可、胡定康到鄭州傳喚維權律師任全牛,詢問他與江天勇有關的情況。任全牛3月27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採訪時說,國保屈可等三人傳喚了他:

「他們問我主要圍繞江天勇律師的個人情況。但我知道的很有限,我知道的網上都有。他原來是律師,後來律師證被吊銷。因為我跟江天勇的私人交往並不太多,所以跟長沙的國保也沒有聊很深入,因為我確實知道的有限。他們主要問我出事以後,我是否在群裡面說過什麼話,另外問我,我的家屬跟江律師是否有過什麼交往」。

常年關注中國弱勢群體維權的江天勇律師,自去年11月21日與外界失去聯繫後,其家人和律師多次向北京西站、長沙等地派出所查詢,但均不獲受理。當官方宣佈對江天勇實施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後,代理江天勇案的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多次拒絕律師的會見要求。

江天勇在美國的妻子金變玲27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說,其丈夫已被秘密羈押超過四個月,近期得知曾對律師謝陽施以酷刑的長沙公安負責江天勇案,她感到震驚:

「截至到今天,江天勇被秘密關押已經四個月零六天了,律師也不讓會見,我們家屬也不知道他被拘留關押的地點。在3月25日,我看到鄭州的任全牛律師發消息說,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江天勇案專案組的偵查員屈可、胡定康到鄭州,對他進行筆錄,說他跟江天勇案有關。看到這個消息,我非常氣憤。屈可曾經涉嫌對謝陽實施酷刑的一個人,竟然是他辦理江天勇的案,所以我非常擔心江天勇生命安危。我要求屈可迴避江天勇案」。

面對警方的盤問,任全牛說,他大多表示否定:

「涉及到個人隱私的問題,我肯定也不回答他。我跟他們說了,關於我的事情,你們想深入瞭解,可以向鄭州市公安局分局去調閱我的卷。後來他們簡單做了一些筆錄,他們就走了」。

一週前,江天勇的辯護律師覃臣壽向廣西南寧市律師協會、廣西律師協會發出維權申請書,要求律協介入維權,協調會見江天勇。該申請書稱,他接受江天勇家屬的委託介入江天勇案,相關材料已經提交給南寧律協、廣西壯族自治區律協,希望他們協調會見其當事人。

3月25日晚間開始,北京律師陳建剛、廣西律師覃臣壽及各地民眾在網上發放視頻,批評警方拒絕律師會見當事人謝陽和江天勇。陳建剛在視頻中稱:

「既然官方和警方都在嚴格依法辦案,那麼請讓謝陽見到他的律師。既然沒有酷刑,請讓謝陽會見他的律師。律師要見到謝陽」。

陳建剛因披露謝陽遭酷刑的經歷,目前受到來自官方的壓力,北京市朝陽區司法局官員向其發出短信,要求面談。

江天勇的辯護人覃臣壽律師稱:「鳳凰衛視和環球時報、央視等國家級媒體,竟然在電視中讓江天勇承認是他導演、編造了謝陽被酷刑的整個故事情節,說江天勇的目的是為了迎合西方,抹黑中國。到底江天勇是不是有這個導演天賦?為什麼到現在,我和陳進學律師都沒有能夠會見江天勇?而為什麼環球時報、央視、鳳凰衛視的記者又可以採訪江?如果江天勇說的是真的,如果謝陽說的是真的,那為什麼害怕我們律師去會見他們?」

律師及各地民眾發起的名為《十秒質疑之某某某版》的視頻活動,有陳建剛、李方平、陳進學、葛文秀等律師參與,還有歐彪峰、郭春平、周傑等響應,參與人數已接近50人。他們將小視頻上傳至各社交網站,呼籲各界關注江天勇和謝陽遭遇。

數十律師上載視頻聲援謝陽、江天勇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3272017100455.html

數十名律師及維權人士發起“1人1視頻”運動,聲援受虐的709案被捕律師謝陽,及受打壓的江天勇律師。有維權人士指,當局或會因此受到壓力,對公眾交代709事件。

現正關押的709律師謝陽,其代表律師陳建剛周一(27日)對本台表示,他周日率先上載視頻聲援謝陽及江天勇,表達對當局的不滿,現在已有大批律師及維權人士陸續發視頻上網參加聲援行動。

陳建剛說:現在有40至50人(發視頻吧),只不過是大家願意表達對官方的這種偽造事實、掩蓋真相,並且違法,破壞法律的事實,就是對謝陽這種剝奪他的辯護權利,來限制他及迫害他,現在中國在709案件及謝陽案件當中,法律是完全失效的,律師幾乎起不到什麼的作用,律師隨時可以在案件當中,被踢出來。

他表示,不知道上載視頻是否會對當局造成壓力,從而認真處理709的案件,但他也要站出來發聲,引起公眾的關注,盡力幫助709被關押的維權人士。

湖南省維權人士歐彪峰對本台表示,他亦有上載聲援視頻到網上,他認為愈來愈多人關注事件,一定會令到當局有一定的壓力。

歐彪峰說:我覺得是有用的,起碼的話就表達了民間這種關注的聲音,民間亦沒有忽視謝陽以致江天勇,這種民間的呼聲亦會對當局造成一些壓力,當局有很多事情沒有通過法律及程序,當局亦是會在乎一些外界的聲音的,在某些時候,她(當局)必須要對(民眾)的聲音有一種解釋。

他表示,若果政府漠視人民的意見,人民就會對政府愈來愈不滿。

歐彪峰說:民間都會對官方有一種不信全的態度,然後會更加激發民間反對的聲音。

另外,曾代理律師助理趙威案件,而捲入官非的律師任全牛對本台表示,他於周六(25日)突然被公安局傳召問話,指他與江天勇的案件有關。他指,自己與江天勇根本不熟悉,對當局突然傳召他,感到奇怪。

任全牛說:他(警察)問我跟江天勇的交往吧,什麼時候認識,什麼時候交往的,說我是不是跟(江天勇)聯繫過,我說沒跟他聯繫過,他問我使用了什麼聊天工具的東西(與709人士聯絡),我說出事以後,我再沒有使用過,他說有聊天工具的截圖(證據),但是沒有給我看。

他指,既然當局認定他與江天勇有聯繫,他就索性計劃加入江天勇辯護的律師團隊。

任全牛說:我是有這個意願,因為看他(警察)這樣找我,說我跟江律師案件有關係,我也很氣憤,我就想代理案件,看看這個案件的材料,你們到底有怎麼樣的東西。另外,我想為江天勇維權。

任全牛表示,雖然709案件的受害人不斷受到當局的打壓,但他相信終有一日,他們會沉冤得雪,重獲自由的。

709吳淦案於3月24號退回檢察院 審理延期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709324.html

09吳淦案於3月24號退回檢察院延期審理。

據葛永喜律師今天消息:「剛才天津二中院打電話通知:吳淦案因檢察院認為需要補充偵查,建議延期,已於3月24號退回檢察院。特此周知。」此前,吳淦案在2016年8月30日曾第一次退回補充偵查。於2016年10月11日又第二次退回補充偵查。

吳淦2015年5月上旬,因積極關注、呼籲當局徹查披露慶安槍殺徐純合真相,令當局十分惱火,而對其實施威脅,迫使其被迫逃離北京;5月20日,又因積極聲援江西樂平死刑冤案,並以「賣身籌款」的行為藝術舉牌幫助律師在江西高院門前爭取律師閱卷權,而被江西省南昌市警方以「擾亂單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為罪由行政拘留10天;5月27日,被福建省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誹謗罪」刑拘,並被關押於福建省永泰縣看守所;同年7月3日,被福建省廈門市檢察院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兩項罪名正式批捕;2016年2月1日獲悉,其案件已被轉交天津警方處理;2016年8月16日,其罪名已變更為「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二罪。2017年1月4日下午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向吳淦的律師送達了吳淦案的起訴書。起訴書顯示:未繼續指控吳淦構成尋釁滋事罪,僅指控吳淦構成顛覆國家政權罪。目前被羈押於天津。

起訴書中吳淦所謂顛覆國家政權的「十二大罪狀」:

1.聲援福建三網友」誣告陷害案」(2010.4)

2.聲援「福州倉山晉安馬尾拆遷補償案」(2012.4)

3.聲援 「徐孝順(自己父親)職務侵佔」案(2012.9)

4.聲援「建三江黑監獄案」(2014.3)

5.聲援「懷化麻陽黃雨慧黃雨霞擾亂社會秩序案」(2014.5)

6.聲援「鄭州十君子案」(2014.5)

7.聲援「北京程海律師行政處罰聽證會」(2014.9)

8.聲援「雲南大理陸勇民事申訴案」(2014.12)

9.聲援「蘇州范木根抗強拆案」(2014.1,2015.1)

10.聲援「保定滿城某敲詐勒索案」(2015.3)

11.聲援「黑龍江慶安徐純和案」(2015.5)

12.聲援「江西高院樂平冤案」(2015.5)

廣州廣福教會基督徒李紅敏被判刑10個月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03/10.html

廣州廣福教會信徒李紅敏因印刷宗教刊物,而被控「非法經營罪」一案。3月27日,被該市白雲區法院判刑10個月,另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此前,他已經被拘留近10個月,其妻於今年兩會期間到北京上訪,地方公當局大為緊張,派人進京安撫。預計李紅敏將於4月1日刑滿出獄。

被控「非法經營罪」、被當局羈押近10個月的廣福教會信徒李紅敏案,3月27日上午,在廣州市白雲區法院一審宣判。法官以被告李紅敏有「認罪悔罪」等表現,輕判10個月。李紅敏的妻子徐磊,在法庭宣判後告訴記者當天宣判的情況:「十點多開的庭,法官宣讀了一份判決書,然後說情節惡劣,對社會造成嚴重影響,但是考慮他有自首認罪情節,其妻子又遞交了申請,說我們家現在困難,他說法院予以接受。所以判10個月,罰款一萬元。然後散庭了」。

李紅敏經營的印刷廠和他家,於去年6月2日被該市白雲區公安局、宗教局等人員查抄,一個月後被檢察院批捕。起訴書指控李紅敏受他人委託,從事非法印刷基督教書籍活動;在李處查處非法印製的宗教出版物11萬餘冊,構成非法經營罪。該案曾於去年10月17日及今年1月5日兩次開庭,第二次開庭不足10分鐘。

李紅敏的辯護人劉培福律師對記者說,法院的量刑在預料中,其當事人暫時未有上訴的打算:「他本人也沒打算上訴。他馬上就要出來了」。

記者:您對這個判決滿意嗎?

回答:這個判決在我們的預料範圍之內,是我們預期的。

李紅敏的妻子徐磊曾因不滿警方搆陷其丈夫,今年3月中國政協及人大會議期間到北京上訪。廣州當局將這一消息通知李紅敏戶籍地湖北省洪湖市政府。地方當局聞訊後,立即派人趕赴北京截訪,並對徐磊承諾會瞭解情況及提供必要的幫助。

徐磊對記者說,法官宣判時,態度非常惡劣:「在法庭上,法官的臉拉得很長,不像以往。以往感覺他的表情不是這樣,感覺到他不是太高興,說話語氣、態度生硬,今天不像以往柔和。他把我們的事說得很嚴重。說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影響,情形惡劣。我一聽他還沒有宣判結果,要重判重罰吧。後來說,但由於犯人李紅敏有自首情節,態度良好,一直配合。家裡情況確實困難。院方重輕處理」。

徐磊說,因為丈夫被抓,印刷廠被迫結業。目前負債纍纍。她感嘆道:「而且還欠了一屁股債。債主到處找我們要債,但是他們(警方)把書都拉走了,我們印刷的時候,生意都不好,紙錢、油錢都是賒賬。債主一聽我們家裡出事,全都來要債。把家裡的所有電器還有原來的面包車,都拿走,全抵債了」。

另外,房東也在逼遷。徐磊說,她已經答應房東,3月31日搬走。而李紅敏將於4月1日刑滿出獄。

仝宗锦律师:夏霖涉嫌诈骗案第二审程序第三次要求开庭审理申请书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633.html

仝宗錦律師註:夏霖案二審將於3月30日上午宣判。遺憾的是,本案二審未能依法開庭審理。為了使關心此案的朋友瞭解更多情況,我們最終還是決定通過社交媒體發佈此前向北京高院提交的第三次要求開庭審理的審理書。出於保護有關當事人隱私的考慮,在發表時我們隱去了案件所涉個人和公司的第二個漢字。

夏霖涉嫌詐騙案第二審程序第三次要求開庭審理申請書

申請人:

仝宗錦,夏霖涉嫌詐騙罪一案辯護人,北京京閩律師事務所律師

申請事項:

一審判決事實嚴重不清、證據嚴重不足。同時一審判決之後出現了新的重大證據,足以推翻一審判決,特請求貴院對本案的第二審程序進行開庭審理。

事實與理由:

被告人夏霖,不服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5)二中刑初字第1626號判決,已上訴至貴院。辯護人仝宗錦2016年11月9日提交了《第二審程序開庭審理申請書》和新證據材料。主審法官劉瀚陽2016年11月14日電話告知辯護人仝宗錦初步決定本案不開庭審理。辯護人張青松、仝宗錦就此於2016年12月6日向貴院當面反映意見,提交了《第二審程序再次要求開庭審理的申請書》以及新證據材料原件。此後貴院決定將審理期限延長兩個月。2017年2月,貴院申請最高人民法院延長審理期限三個月,但迄今為止仍然未能開庭審理此案。我們認為,一審判決存在事實嚴重不清、證據嚴重不足、未能排除合理懷疑等等重大問題,加之辯護人向二審法院提交了新的重大證據,所有這些都完全滿足《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三條第一款應當開庭審理的法律規定。為了保障被告人和辯護人的訴訟權利,同時為了落實《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全面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中「發揮庭審在查明事實、認定證據、保護訴權、公正裁判中的決定性作用」之精神,體現人民法院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的決心,辯護人第三次申請貴院對本案依法開庭審理。由於前面兩次要求開庭審理的申請書未能獲得貴院積極回應,經過認真考慮,我們決定在向貴院寄出此份申請書的同時對外公佈,以期能夠得到貴院和社會公眾更大程度的關注。

一、辯護人提交的新證據,均系一審判決之後出現的新的重大證據,完全滿足《刑事訴訟法》第二審程序應當開庭審理的法定條件。人民法院在此問題上應當嚴格依法辦事,並無任意裁量的空間。

1、辯護人提交的證據材料,均系一審判決之後出現的新的重大證據。其中王*龍的《情況說明》,確認其2015年11月8日所出具的聲明是本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同時再次重申其與夏霖之間的經濟往來只是一般的民間借貸關係;其中羅*奎的《情況說明》,是其首次出具的關於其與夏霖之間經濟往來是一般民間借貸關係的聲明。這兩份《情況說明》都直接否定了一審判決書確認的有關內容。同時,新證據中還包含了被告人所借王*龍、羅*奎全部款項均已歸還完畢的證明材料。

2、上述新證據,完全滿足《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三條第一款之規定,「第二審人民法院對於下列案件,應當組成合議庭,開庭審理:(一)被告人、自訴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對第一審認定的事實、證據提出異議,可能影響定罪量刑的上訴案件」。我們認為,雖然是否「可能影響定罪量刑」的解釋判斷權力掌握在法院手中,但這並不意味著法院的解釋判斷權力可以是恣意的;法院權力的行使仍應符合法律和常理。對於一個屬於刑法分則「侵犯財產權」之列的涉嫌詐騙案件,兩位被害人(財產所有權人)全部聲明(重申)這並非詐騙,而只是一般民間借貸關係。如果這樣的新證據都無法達到「可能影響定罪量刑」從而啟動開庭審理程序的要求,那麼只能意味著《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只是形同虛設而已。

3、即便僅從量刑角度出發,上述新證據也屬於法定「可以」而非交由法院判斷是否「可能」影響量刑的情節,也就是說,法院在關於新證據是否可能影響量刑的問題上,並無任意解釋判斷的空間。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三、常見量刑情節的適用」下的規定,「8.對於退贓、退賠的,綜合考慮犯罪性質,退贓、退賠行為對損害結果所能彌補的程度,退贓、退賠的數額及主動程度等情況,可以減少基準刑的30%以下;其中搶劫等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犯罪的應從嚴掌握。9.對於積極賠償被害人經濟損失並取得諒解的,綜合考慮犯罪性質、賠償數額、賠償能力以及認罪、悔罪程度等情況,可以減少基準刑的40%以下;積極賠償但沒有取得諒解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30%以下;儘管沒有賠償,但取得諒解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20%以下;其中搶劫、強姦等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犯罪的應從嚴掌握。」

4、本案不開庭審理既不符合法律規定和有關司法解釋精神,也無法實現節約司法成本的目的,同時更不利於查清本案事實。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全面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第4之規定,「堅持程序公正原則,通過法庭審判的程序公正實現案件裁判的實體公正。發揮庭審在查明事實、認定證據、保護訴權、公正裁判中的決定性作用,確保訴訟證據出示在法庭、案件事實查明在法庭、訴辯意見發表在法庭、裁判結果形成在法庭。」如果人民法院對於依法本應開庭審理的案件遲遲不開庭審理,何談發揮庭審的決定性作用,又何談程序公正?此外,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一十九條之規定,「第二審期間,人民檢察院或者被告人及其辯護人提交新證據的,人民法院應當及時通知對方查閱、摘抄或者複製。」本案辯護人業已提交新證據,不論開庭與否,人民法院都應通知人民檢察院查閱、摘抄或者複製,因此審理期限並不會因為不開庭審理而縮短多少。同時更為重要的是,《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三條之規定,「證據未經當庭出示、辨認、質證等法庭調查程序查證屬實,不得作為定案的根據,但法律和本解釋另有規定的除外。」由於一審判決之後出現了新的重大證據,包括新證據在內的本案所有證據和事實也都需要經過法庭調查程序才能進一步查證和查明。

二、一審判決認定被告人虛構了其與他人合夥投資法院拍賣樓房的事實,但是未能提供相應證據。事實上,被告人存在投資行為,尤其與其遠方親戚楊*卡之間存在合作做生意的關係。一審判決在未能查清被告人投資行為,尤其是與楊*卡投資具體情況的前提下作出上述虛構事實認定,未能排除合理懷疑。

1、根據北京市公安局民警2015年5月19日11時30分至12時20分對四川省達州市熙*爾貿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譚*勇的訊問筆錄(案卷第29卷補偵卷),譚*勇受楊*卡之托讓熙*爾公司幫助轉賬,款項來源是夏霖從北京潤*天宇投資公司借到的一筆3008000元借款。夏霖這筆借款的來源、去向等信息亦有案卷2中夏霖向北京潤*天宇投資公司借款時簽署的確認函為證。

 2、根據2015年4月北京市公安局預審總隊《工作說明》,「夏霖向上海某建築工程管理中心借款200萬人民幣,按著夏霖的要求匯入四川仁*餐飲娛樂有限公司,四川仁*餐飲收到匯款後直接匯入成都金牛區上*建材經營部,對成都仁*餐飲法人取證,該人證實楊*川是該餐飲公司股東,這筆錢是楊*川的哥哥楊*卡讓其幫著轉的一筆錢,具體情況他沒有問楊*卡是怎麼回事,且該筆錢已按著楊*卡的要求轉到上*建材經營部……後我工作人員調取了該建材經營部的銀行交易明細,發現錢在收到後的第二天轉賬到了熊*賬戶100萬元,其餘100萬元匯到其他賬戶。」

 3、根據2015年4月北京市公安局預審總隊《工作說明》,「另查明,……夏霖於2月28日從北京潤*天宇公司借款282萬元,此筆錢也是按著夏的要求直接轉入成都新*建材公司賬戶,通過查詢成都新*建材公司的銀行賬戶發現這筆錢在到賬後,轉給熊*個人建行賬戶150萬元,轉至楊*川個人建行賬戶82萬元。」

 4、根據北京市公安局民警2015年7月29日15時57分至16時54分對楊*川妻子易*的訊問筆錄(案卷第29卷補偵卷),易*稱,楊*川曾經應他哥楊*卡的要求幫著給夏霖匯過款。

 5、被告人在一審庭審時當庭解釋了其借款去向,稱與其遠方親戚和朋友楊*卡曾經一起做生意,有1300萬元至1400萬元的資金交至楊處。款項有的打入楊賬戶,有的在成都直接交給楊,有的打入楊指定賬戶。

 6、綜合本案案卷賬目、口供等信息,截至被告人被刑事立案之日,其收入與借款未還款項的總額約為2600萬元,扣除與周*梁的資金往來差額1004.3萬元以及與羅*仁打牌輸錢變為的欠款約170-180萬元,其差額約為1420萬元。警方調取夏霖及林茹所有銀行對賬單並審計,審計報告也未見其他大額轉賬,同時夏霖及林茹的賬戶中也只剩下零星存款餘額。加之夏霖本人生活並不奢侈,家庭開銷也不大。因此夏霖的總進項與可見的總支出之間至少有1300萬元以上的缺口。一審判決未能查清這些款項的去向,因而不能排除夏霖將這些款項用於其他投資行為的可能。同時,這一事實也與夏霖所稱將錢直接交給楊*卡的陳述是相互印證的。

三、一審判決認定被告人與周*梁之間的關係包括資金往來全部是賭球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一審判決證明夏霖賭博的證據主要來自周*梁證言,但此證言與其他證據之間存在嚴重矛盾。種種證據表明,被告人與其遠方親戚楊*卡合夥做生意,其資金往來有相當一部分系通過周*梁進行轉賬。

1、根據一審判決確認的北京京*會計師事務所有限責任公司出具的京*法會鑑字(2015)第201號司法審計報告證明:夏霖收到周*梁款項共計2048.64萬元,支付周*梁款項共計3052.94萬元,二者總計為5101.58萬元,差額為1004.3萬元。但是一審判決確認的周*梁證言稱,「從2010年至2014年7月這四年的時間裡,夏霖和我之間就是賭球的關係,我們之間所有賬戶上的資金往來都是賭資,一共往來有2000余萬元,總體上他共輸給我近七百萬元。」上述兩個證據之間存在嚴重矛盾,在總額上相差3000余萬元,在錢款差額上也有至少300余萬元的出入。

2、根據北京市公安局民警2015年5月19日11時30分至12時20分對四川省達州市熙*爾貿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譚*勇的訊問筆錄,譚*勇受楊*卡之托讓熙*爾公司幫助轉賬,款項來源是夏霖從北京潤*天宇投資公司借到的一筆3008000元借款,此款最終轉入周*梁農行賬戶。這一事實說明夏霖與楊*卡之間存在合夥做生意關係,也說明周*梁是夏霖與楊*卡之間資金往來的周轉通道,同時也說明一審判決確認的周*梁證言「夏霖和我之間就是賭球的關係」根本不符合事實。

 3、根據北京市公安局民警2014年11月21日10時10分至15時15分對周*梁的訊問筆錄,「問:夏霖跟你之間除了賭球還有其他經濟往來嗎?答:印象中,從2013年之後,夏霖為了平賬好像找我借過1、2次錢,大概幾十萬,後來都還上了。」這一供述與一審判決確認的周*梁證言「從2010年至2014年7月這四年時間裡,夏霖和我之間就是賭球的關係,我們之間所有賬戶上的資金往來都是賭資」存在明顯矛盾。

4、根據北京市公安局民警2015年4月2日14時40分至15時50分對楊*川妻子易*的訊問筆錄(案卷六),易雯稱周*梁是幫助楊*川和楊*卡做事的,其中也包括匯款。「問:周*梁是干什麼的?答:因為周*梁和我老公楊*川是同學,所以周*梁和楊*川、楊*卡關係都不錯,平時周*梁就是幫著我老公楊*川和楊*卡跑一些私事,有時幫忙開開車,也會幫忙匯款,辦通行證之類的小事,其他就不清楚了。」

5、根據一審判決確認的夏*證言,也說周*梁是楊*卡、楊*川的跟班。「2001年,我表姐夫楊*卡的老成都飯館開張時,我見到了『老周』,他是楊*卡、楊*川的跟班。」

 6、一審判決認定夏霖參與賭博的夏*證言與周*梁多次供述之間在關鍵事實上存在矛盾。夏*的證言稱,2010年七八月,召集楊*川與夏霖見面,楊*川帶著「老周」一同前來。但周*梁的多次訊問記錄稱他從未與夏霖見過面。

 7、一審判決確認的北京通*首誠司法鑑定所出具的司法鑑定檢驗報告書證明說,從夏霖的聯想便攜式計算機中獲取到與涉嫌賭博有關的內容。但是僅僅是一些有關彩票和賽事的瀏覽記錄,根本沒有參與賭博的直接證據。如果瀏覽有關網頁就能證明從事了有關行為,那麼瀏覽色情網頁是不是意味著就從事了色情行為了呢?

四、一審判決將被告人與王*龍之間的一般民間借貸關係定性為詐騙,在關鍵事實和證據的認定上存在嚴重錯誤。

1、一審判決根據王*龍2015年11月26日的偵查機關詢問筆錄,認為王*龍2015年11月8日出具的聲明(其與夏霖錢數往來屬民事行為以及不以刑事案件控告夏霖)並非真實意思表示,從而不予確認該證據,對王*龍證言的引用和法律推理存在嚴重問題。

首先,一審判決引用王*龍陳述時斷章取義。只引用了「現在我還是希望對夏霖依法處理,盡快挽回我的損失。」而直接忽略了這句話前邊有一個表示前提條件的句子:「如果我給夏霖出了那份材料表示我不告他詐騙,夏霖也不會像林茹她說的會出來的話」。

其次,「希望對夏霖依法處理」並不意味著就同意刑事控告,也不意味著直接否定了此前聲明有關民事行為的定性。民事借貸問題的處理當然也應該「依法處理」,「依法處理」從邏輯上並不能徑直推出將民事問題轉化為刑事問題。

 2、根據王*龍2016年9月26日的「情況說明」,王*龍確認其2015年11月8日所出具的聲明是本人的真實意思表達,同時再次重申其與夏霖之間的經濟往來只是一般的民間借貸關係。

3、王*龍借款的原因主要是看在其老朋友黃*的面子上以及想認識一個律師朋友,該項借款是不計利息的友情出借,這實際上說明王*龍只在乎能否按期歸還而非關心具體投資方向。

4、一審判決將2014年3月27日與4月14日夏霖建行賬戶分別轉給周*梁賬戶的104萬元、100萬元認定為將王*龍的借款用於賭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首先,正如上述第二部分所言,夏霖與楊*卡的生意合作經常會通過周*梁進行轉賬,因此如何能夠證明這兩筆款項一定不是夏霖與楊*卡之間的生意往來?退一步說,夏霖與周*梁資金往來差額為1004.3萬元,而周*梁聲稱夏霖總體上輸給他近700萬元,因此即便依照一審判決的認定證據,那至少也有300余萬元並非用於賭博。一審判決如何能夠認定這260萬元全部不在上述300余萬元之中呢?一審判決顯然在此處並未排除合理懷疑。

其次,一審判決沒有認識到錢是種類物而非特定物的屬性。實際上,在2014年4月14日之前,夏霖於4月1日轉賬給方*100萬元,又於4月2日從方*那裡轉進100萬元,因此,4月14日轉給周*梁的款項不能認為就是從王*龍處的借款。更進一步,由於夏霖在王*龍借款到賬之時,該賬戶尚有餘額,其他賬戶也有餘額,既然錢是種類物以及各賬戶款項全由夏霖支配,如何能夠證明轉給周*梁的款項就是從王*龍處的借款?

 5、一審判決沒有認識到被告人一直在和王*龍溝通以及案發之前業已歸還部分借款的事實,該事實說明被告人從始至終並無非法佔有的目的。一審判決將被告人已經歸還的借款認定為詐騙款項完全沒有事實依據。

6、王*龍所借款項尚未到期,如果夏霖不被偵查機關、檢察機關乃至一審法院錯誤地將民事糾紛認定為刑事案件,他本可以親自按時歸還。但由於一直處於羈押狀態,只能由其家人代其償還。2016年9月26日,林茹代夏霖向王*龍償還了300萬元整,這一方面表明了夏霖及其家人的誠意和歉意,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夏霖及其家人的還款能力。

五、一審判決將被告人與羅*奎之間的經濟來往定性為詐騙,在關鍵事實和證據的認定上存在嚴重錯誤。

1、根據羅*奎2016年9月25日所作的情況說明,他認為與夏霖之間的經濟來往是一般的民間借貸關係。

2、案發之前,被告人和羅*奎簽訂了債權展期的承諾書,「在2014年11月10日之前,先還100萬元,餘數繼續借貸三個月,如未還上一百萬,以工作單位股份設定抵押。」因此該借款還款期限尚未屆滿。

3、一審判決未能注意到羅*奎是高利貸從業人員,他發放給夏霖借款的利息是月息5分,不計複利已經即達年利率60%。高利貸的行業慣例一般是不會約定借款用途,實際上被告人與羅*奎之間的書面借款協議、被告人向羅*奎出具的「承諾書」中也均未約定借款用途。羅*奎借款給被告人與所謂的法院拍賣房產事項並無因果關係,事實上被告人並未向羅*奎說過此事。

4、羅*奎屬於高利貸從業人員,根據《中國人民銀行關於取締地下錢莊及打擊高利貸行為的通知》等規章的規定,這種吸收存款進而高息放貸行為具有相當過錯,同時,羅*奎開設賭場,在夏霖與其兄羅*仁、陳*學斗地主的過程中存在抽頭盈利行為,很多借款也是在此背景之下發生的。因此在其與借款人之間的利益權衡上,不應與一般的借款行為等同。

5、由於羅*奎屬於高利貸從業人員,而且曾因非法拘禁罪被判刑一年,因此應該注意他向被告人索要借款過程中的威逼背景。根據羅*奎2014年11月9日14時3分至19時15分的訊問筆錄,「2014年11月7日下午3點左右,我叫我小舅子鐘*光和我朋友李*峰一起去找夏霖要錢,也是讓他們來給我站腳助威幫我要錢,以前我找夏霖要錢時也帶他們兩個人一起去過。」在這樣的背景下,不應將被告人在被幾個男人強行堵住並索要借款過程中個別未必嚴謹周全的表述認定為詐騙,比方以律所股份作為抵押的語言等等。如果嚴格按照法律,律所當然談不到公司法上股份的問題,但是律所的合夥人是有分紅的權利,說成股份也不能說全無道理,這正如我們經常將法人代表說成法人一樣。對案件的事實認定和法律解釋必須考慮客觀背景,一審判決並未做到這一點。

6、被告人向羅*奎的借款有陳*學進行擔保,陳*學也自始至終認可其擔保行為,而被告人一直未向陳主張過權利。這一事實說明羅*奎的財產一直存在救濟渠道,並未因被告人的遲延還款瀕臨無法收回的境地。反而,羅*奎通過與被告人簽訂展期協議,實際上進一步將不受法律保護的賭債和高額利息書面化乃至合法化。

7、2014年7月14日之後,被告人就沒有再給周*梁轉過款,而被告人向羅*奎借錢是在8月之後。一審判決籠統的說「王*龍、羅*奎的借款進入夏霖賬戶後,夏霖將絕大部分錢款用於賭博或償還債務,並非用於所謂的投資」屬於事實認定含混不清。事實上,被告人向羅*奎的借款,流向為王*龍以及郭*銀(歸還北京中*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借款),根本並非用於賭博。同時,償還債務也不能說與投資全無關係。首先,被告人向王*龍和北京中*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借款,其流向不能完全排除投資可能,那麼對於這兩筆可能用於投資的借款的歸還,為何就不能說是用於投資呢?至少可以說是間接用於投資。其次,從廣義上說,投資行為當然也可能包括融資行為,投融資本身就是商務活動當中不可分離的部分,大到公司,小到個人,資金的拆借和周轉都是經常可能發生的事情,如何能僅僅依據「投資用途」而嚴格限定有關借款不得用於周轉和拆借用途?一審判決的事實認定顯然有悖常理。

8、被告人向羅*奎所借款項尚未到期,如果夏霖不被偵查機關、檢察機關乃至一審法院錯誤地將民事糾紛認定為刑事案件,他本可以親自按時歸還。但由於一直處於羈押狀態,只能由其家人代其償還。2016年9月25日,林茹代夏霖向羅*奎償還了181萬元整。這一事實一方面表明了夏霖及其家人的誠意和歉意,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夏霖及其家人的還款能力。

鑑於上述事由,為維護法律的權威和尊嚴,保障被告人和辯護人的訴訟權利,體現人民法院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的決心,申請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第三次申請貴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開庭審理。

此致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辯護人:北京京閩律師事務所律師仝宗錦

2017年3月25日

陳雲飛「尋釁滋事案」3月31日上午在成都武侯區法院開庭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331_27.html

陳雲飛「尋釁滋事案」3月31日週五上午9:30在成都武侯區法院第三審判庭開庭。

此案審判長為李毅。陳雲飛辯護人是:四川川卓律師事務所郭海波律師(80後基督徒‧成都秋雨之福歸正教會會友)和廣州人權律師隋牧青律師。武侯區法院地址在機投鎮潮音路6號。

陳雲飛是於2015年3月25日因與維權公民20餘人到成都市新津縣為當年的六四死難學生肖傑、吳國峰掃墓,在返程途中遭到上百名持槍特警的圍追堵截抓捕的。3月26日即被四川省新津縣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2015年4月30日,被以同罪名正式批捕。

後成都市檢察院接受了冉彤律師意見,取消了對其煽動顛覆政權罪的指控,將案件下移武侯區檢察院。起訴書主要是針對陳雲飛搭靈堂批評武侯區政府等維權活動進行了指控,指其涉嫌尋釁滋事罪。此案庭審一再延遲。"       在押        陳雲飛

蘇昌蘭煽顛案和陳啟棠煽顛案兩案將於3月31日上午宣判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331.html

蘇昌蘭煽顛案和陳啟棠煽顛案兩案將於3月31日上午在佛山中院宣判。

據劉曉原律師:「今天(2017年3月27日)蘇昌蘭被羈押已兩年五個月(2014年10月27日刑拘),陳啟棠(天理)是2014年11月25日刑拘,已被羈押兩年四個多月。上午,終於等來佛山中院要對蘇昌蘭煽顛案和陳啟棠煽顛案作宣判的通知。書記員稱,3月31日上午對兩案宣判,上午九時開庭宣判蘇昌蘭案,之後,開庭宣判陳啟棠案。」

蘇昌蘭是在2014年10月27日佛山南海區警方以其涉嫌尋釁滋事為由將她帶走,隨即又以她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一年多後,在2015年11月12日案件被起訴至佛山中院,2016年4月21日開庭審理。蘇昌蘭案件起訴到法院後,在三個月審限內未開庭審理,佛山中院稱報廣東省高院批准延長三個月審限,之後四次報最高法院批准延長審限(每次三個月)。這第四次延長的審限要到5月12日屆滿。此前,辯護人多次申請取保候審都被法院以有社會危險性為由拒絕。蘇昌蘭案的案情並不複雜,起訴書指控蘇昌蘭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文章三篇、微信三條。

陳啟棠(天理)是2014年11月25日被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2014年12月31日被逮捕。隨後,當局以各種方式拖延審判,2015年5月29日,案件移送佛山市檢察院審查起訴。2015年7月14日,案件第一次退回公安補充偵查。2015年8月13日,案件重報檢察院審查起訴。2015年9月29日,案件第二次退回公安補充偵查。2015年10月29日,案件第三次重報檢察院,在一個半月審查起訴期限即將屆滿時,2015年12月8日,佛山市檢察院向佛山市中院提起公訴。2016年3月8日經廣東省高院批准,對陳啟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延長三個月審限。一年多以後,2016年4月21日才開庭審理。其案件拖延情況與蘇昌蘭案一樣。

蘇昌蘭、天理、夏霖月底宣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verdict-03272017092430.html

多名被控的政治犯將於本月底宣判。他們包括廣東維權人士蘇昌蘭、陳啟棠,和北京維權律師夏霖。辯護律師認為,法庭處理此類案件只是門面功夫;人權組織指,當局將與香港佔領運動有關的案件統一定性。

代理廣東維權人士蘇昌蘭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的劉曉原律師,周一(27日)接到廣東佛山市中院短信通知,案件將於本周五(31日)開庭宣判。同案的陳啟棠(天理)被控煽顛罪,也同日宣判。蘇昌蘭被拘留至今已超過2年5個月。

劉曉原律師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目前起訴書的證據,對蘇昌蘭根本不能構成犯罪理由。當局是籍此對蘇昌蘭、陳啟棠參與維權行動的打壓,而在案件背後,政府高層在掌控案件進程,地方法院只是執行指令而已,因此他對案件結果並不抱樂觀態度。

劉曉原:抓他們還是當地對他們多年維權一個控制。 這個案子一直判不下來,一直在延長審限;蘇昌蘭不可能涉嫌“煽動國家政權”,她只是參與一些維權活動。這個案件一直判不下來,感覺這個案子是不是要上面才能決定?肯定是法院遇到有關部門很大的阻力,以至不停的向上彙報。

蘇昌蘭一直參與維權活動,在香港佔領運動期間,發表和轉發聲援文章和圖片等,於2014年10月27日遭刑拘;一年後被起訴至佛山中院,去年4月開庭審理;其後佛山中院4次向廣東省高院和最高法院報請延長審限。羈押中的蘇昌蘭持續以絕食方式抗議案件拖延未決。

另一宗被拖延已久的案件,維權律師夏霖被控“詐騙”案,其代理律師周一接獲北京高院電話,該案將於本周四(30日)上午宣判。

夏霖律師曾代理多宗維權案件,包括崔英傑刺殺城管、譚作人、鄧玉嬌、艾未未稅案等。2014年11月,夏霖為聲援香港佔領運動的維權人士郭玉閃代理案件,但不久亦被警方帶走;去年9月,夏霖一審獲刑12年;外界普遍認為這是當局對其代理維權案件的報復,其後夏霖提出上訴。

夏霖的妻子林茹對本台表示,律師曾三次遞交開庭審理申請書和新證據材料,但法院未依法開庭審理。

林茹:一直延期延期,今天早上通知週四宣判,我不敢抱有希望。

國際特赦中國研究員潘嘉偉表示,這些政治案件從不透明,此次當局突然集中宣判,難以判斷內因,但幾位維權人士和律師在香港佔中事件後被拘,加之今日再有9位香港佔中人士被警方預約拘捕。潘嘉偉認為,綜合中港兩地的行動來看,疑是當局統一為香港佔中事件定調。

新疆李天天律師3月20日於派出所會見國保後失聯至今已逾7天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3/320-7.html

在新疆的李天天律師發出消息說去派出所會見國保後,逾今已失聯7天,目前未知道其具體涉及罪名及被帶至何處。

李天天原籍新疆,在上海市北方律師事務所執業十多年。

2011 年2月,在「中國茉莉花革命」期間,因為李天天在網絡中發表言論祝賀埃及人民推翻獨裁,隨後遭到中共當局的打壓,更在上海失蹤長達三個月。被秘密關押期間,當局要求她寫下保證書,才把她送回新疆老家。在被強迫失蹤期間,李天天被迫與她所在的律師事務所簽署解除勞動合約的文件,但又無法與其它的律師事務所簽訂新的勞動合約,李天天曾經多次試圖回到上海,但都被強制遣返回新疆。2011年11月,李天天被遣返回到新疆後一直是處於被監視狀態下居住。

旅澳學者馮崇義仍被軟禁廣州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cholar1-03272017091534.html

澳大利亞華裔學者馮崇義周一(27日)繼續受到廣州當局監控,他已是連續第四天被軟禁在酒店。馮崇義於本月初回國就709案進行研調,被當局指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禁止離境。

馮崇義的代表律師陳進學周一對本台表示,馮崇義被當局指涉嫌危害國家安全,這數天被控制在廣州一間酒店內,而且被國安人員傳召問話,他現正想辦法幫助馮崇義離境。

陳進學說:現在就是有關部門還在找他談話,現在也在約談,今天早上都有約談,是昨天開始約談的,每次2至3個小時,今天早上談了2個多小時,內容他(馮崇義)說不批准透露,現在真的不清楚他什麼時候能夠出境,也不排除他會否被採取強制措施的可能,那麼我們現在想向廣州有關部門提出信息公開,要求她們(政府)不給他出境的事實及法律依據。

他表示,當局這次限制馮崇義出境,懷疑是跟其調查709律師大抓捕事件有關。

陳進學說:我懷疑可能是跟國內,他這次回國去調查一個項目有關,他在關注中國維權律師的情況,尤其是於2015年709被捕這些律師的情況,他就是做這樣的一個項目去研究,可能跟這件事有關。

記者問:是不是跟一些709家屬會面了?

陳進學說:對對對,是的。

記者問:是哪一位?

陳進學說:這個就不方便說了。

馮崇義的另一名代表律師劉浩表示,馮崇義於3月4日到達大陸,逗留至24日打算從廣州機場離開時,卻被當局阻攔,當局對於馮崇義調查709事件亦非常緊張,曾經對他進行跟蹤監視。

劉浩說:從澳大利亞回到國內,首先是從廣州機場下機的,據他所說的,他首先回到老家海南,從海南去了北京,從北京去了天津,天津去了杭州,從杭州去了昆明,在昆明這個地方,教授和他們(政府人員)見面談話了,來到廣州也被跟,這些人員是從昆明跟到過來的。

馮崇義在澳大利亞長期居留及教學,對於他被廣州當局禁止離境,本台周一致電澳大利亞駐廣州總領事館查詢,但電話卻無人接聽。

馮崇義為海南萬寧人,是歷史學博士。曾任教於中山大學和南開大學,已於澳大利亞工作25年,曾在悉尼科技大學中文系擔任11年的系主任,現任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學教授,他是國際知名中國問題專家,曾抨擊中國政府對澳國的影響日趨嚴重。

上海政論作家任迺俊被搆陷「尋釁滋事罪」遭刑拘已32天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32.html

上海公民任迺俊被上海市閔行公安分局搆陷「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關押在閔行區看守所至今已32天。

 3月24日,上海公民王宗澤、潘玉珍、徐佩玲、孫洪琴、程玉蘭、戴忠耀、黃月華、張汝儁、秦張決、周國准、董春馥、陳建芳等前往閔行區看守所欲接任迺俊釋放回家,但其沒有獲釋放,大家撲了個空。就又給任迺俊賬戶上存了500元人民幣。兩會期間被截訪人員從北京帶回上海穩控在黑監獄剛釋放的程玉蘭為任迺俊捐了200元另外寄了一套衣服和3雙襪子。刺牡丹、岳劍、謝丹(女,上海)、閒雲、陳瑜、兔捌哥、張汝儁、秦張決、戴學武、孫洪琴等10位朋友也以捐款的方式表示聲援任迺俊。

任迺俊是網絡自由作家(文章發表在民主中國、博訊新聞網、《參與》等網站)、異見人士、黃埔後代基金會顧問,他高超的醫術只為患有「暴政迫害綜合症」的人免費治療。

2017年2月22日上午10點左右,任迺俊被上海市閔行區古美路派出所警方帶走後下落不明,朋友們去派出所問詢,告知是行政拘留,可朋友們去拘留所接任迺俊時才得知是刑事拘留。任迺俊案因親屬不肯寫授權委託書,律師至今無法會見。

作家任迺俊疑抨擊習近平被刑拘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writer1-03272017093344.html

曾在北京天安門城樓向毛澤東肖像擲雞蛋的上海網絡作家任迺俊,因“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超過1個月,至今仍未獲釋。有異議人士估計任迺俊被扣留,和他撰文抨擊國家主席習近平有關。

大約10名上海異議人士,上周五(24日)前往閔行區看守所,準備迎接網絡作家任迺俊離開,但最後失望而回。除了拘留書欠奉,當局也並沒有解釋繼續拘留任迺俊的原因。

任迺俊被捕前曾經在“民主中國”、“參與”等網站,發表政論文章。異見人士張汝儁以“一針見血”形容任迺俊的筆鋒。

張汝儁:比較直白的。豪不留情的。心裡面怎麼想,咀裡就怎麼說了。沒有遮攔的。對現政權、領導提出批評。

任迺俊批評的對像,包括前領導人毛澤東和令社會發展倒行逆施的中國文化大革命。2012年4月他更在天安門城樓,向毛澤東肖像擲雞蛋,709大抓捕期間任迺俊也一度被帶走,但沒多久就獲釋。異議人士陳建芳相信,這次任迺俊被長時間刑事拘留,和他點名批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把他和毛澤東相提並論有關。

陳建芳:就是說他(習近平)走毛主席的專制路線,獨攬大權,到國外大酒金錢,為所欲為、濫用權力。把習核心和毛澤東相比較,習近平是毛二,毛澤東是毛大,來證明習近平專制獨裁。

據了解,過去一個月,任迺俊的妻子懷疑受到當局威脅,一直拒絕填寫和簽署授權委托書,律師即使想幫助任迺俊也無從人手。

陳建芳:(律師)去她家找她好幾次了。她受到當局的威脅,可能害怕,不願意寫委託書。

刺死辱母者:兒子無罪,有罪的是民警和法官        [微信公眾號]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3/201703272259.shtml

山東女企業家蘇銀霞借了高利貸135萬元,已還本息本息184萬和一套價值70萬的房產,仍遭放高利貸的黑社會團夥追債。十一名黑社會大模斯樣闖進工廠辦公區,頭目讓手下拉屎,並將蘇銀霞按進馬桶裡。蘇銀霞四次撥打110和市長熱線,警方到場並未制止事件,亦未帶走黑社會人員。次日,黑社會成員將蘇銀霞母子禁錮於公司財務室和接待室。其中一名歹徒杜志浩脫下褲子,一隻腳踩在沙發上,掏出生殖器,當著蘇銀霞的兒子於歡的面,往她臉上蹭。

    外面路過的工人看到後報警。民警到場說「要賬可以,但是不能動手打人」,隨即離開。蘇銀霞的兒子於歡站起來試圖喚回警察,被催債人員攔住。於歡從桌上摸到一把水果刀亂捅,捅傷杜志浩等四名黑社會。其後,杜志浩因失血死亡。那些現場對黑社會的非法行為不理不睬的「民警」們,當即將於歡帶到派出所,拘留逮捕,訴以「故意傷害罪」。

    去年12月15日,山東聊城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此案,認定「於歡面對眾多討債人長時間糾纏,不能正確處理衝突,持尖刀捅刺多人,構成故意傷害罪;鑑於被害人存在過錯,且於歡能如實供述,對其判處無期徒刑。」

    為何不認定正當防衛,法院的解釋是,雖然當時於歡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也遭到對方侮辱和辱罵,但對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經出警的情況下,被告人於歡及其母親的生命健康權被侵犯的危險性較小,「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

    此外,黑社會成員杜志浩的家屬提出,於歡構成故意殺人罪,應判處死刑立即執行,並索賠830餘萬元。

    以上是南方週末今天上午《刺死辱母者》的報導摘要。

    貌似從中午開始,此文便開始刷屏。也有不少評論文章出現。不過,都是嚴重缺乏法律常識和邏輯的,徒增笑矣。

    他們有指出警察出警「草率至極」引起於歡「陷入絕望」的,有認為「大部分人在義憤填膺之餘,法官的判決或許是 『依法』而沒有枉法,但罔顧犯罪行為是在絕望情況下的人性自然反應,冷血生硬地予以判決,顯然不是一個正當的判決。」連我們批判過的傅志彬的朋友「天祐」在公號裡寫道:「天祐以為:法官對於歡判得過重,因為被害人有明顯過錯,且其行為已經構成對被告及其母親自由、人身權利的侵犯,應當被認定為防衛過當‧‧‧‧‧‧」

    他們的言下之意就是蘇銀霞的兒子於歡,畢竟動刀殺了人,「從法律角度犯了罪」  ,只要法庭改判,改為「防衛過當」,從無期徒刑改為十年八年,那就法律公正、皇恩浩蕩、普天同慶了。

    中國自由派和公知們的常識、邏輯以及法律知識如此匱乏,難怪他們整天罵川普了。

    從一開始,蘇銀霞母子就是一系列犯罪行為的受害人、被害人。

辱母殺人案律師:將盡力為其做無罪辯護        [華商網]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3/201703270803.shtml

26日,山東聊城「辱母殺人案」持續發酵,最高檢、山東省高院、山東省檢察院、山東省公安廳及聊城市官方先後發佈聲明表達「高度重視」。聊城市官方表示已全面調查「警察不作為、高利貸、涉黑犯罪等問題」。

辱母案判無期輿論嘩然 最高檢已介入或有轉機      [美國之音]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3/201703271104.shtml

山東青年於歡因母親遭討債人肆意猥褻凌辱而持刀反抗的故意傷害案在中國社會引起廣泛關注。一審法官作出無期徒刑判決的公正性問題,警方的涉嫌不作為,以及此案是否牽涉黑惡勢力與公權力之間的幕後交易等,均受到輿論強烈質疑。中國最高檢察院已宣佈派員介入調查。有法律界人士指出,現行體制下,個別案件即使改判平反,也無法根本上改變中國司法系統的制度性腐敗和冤案層出不窮的嚴峻形勢。

    案件發生於2016年4月14日夜晚。山東省冠縣企業主蘇銀霞和她22歲的兒子於歡被高利貸放貸人找來的10多名社會閒散人員非法拘禁和肆意毆打辱罵,催討剩餘的17萬餘元(人民幣,下同)欠款。一天前,同一夥人曾將蘇銀霞的頭摁向存有糞便的馬桶。蘇銀霞撥打四次報警電話和市長熱線,無人回應。

五七學社總編陳愉林獲釋回港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cholar2-03272017091701.html

在深圳被扣留的香港五七學社總編陳愉林,已獲釋回港。

香港五七學社總編陳愉林,上周五(24日)早上回深圳探朋友期間被當局扣留數小時,陳愉林的朋友,人民力量前副主席甄燊港對本台表示,現在陳愉林已經回到香港,情況良好,周二(28日) 舉行的反右六十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將如期舉行。

甄燊港說:上周六夜晚就回來了,(被扣留)的過程都是問他,這個座談會希望他不要舉行,當局初時的想法,就是如果不批准他回港,那麼香港這個座談會就開不成了,他(陳愉林)跟他們說,即使你捉了我,我回港都一樣會照樣舉行座談會的,直至夜晚想不到就放了他回來。

現年81歲的陳愉林是香港反右六十年研討會籌辦人,反右六十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原定於周二(28日) 一連兩日在香港城市大學舉行,但上月底城大指不便借出場地,於是被迫更換場地,改於尖沙嘴一間酒店舉行,多名國内嘉賓亦被阻止來港。

詩人王藏將起訴當局 為遭逼瘋妻子討公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3272017104308.html

北京詩人王藏多年來遭到當局打壓,家人也頻遭威脅恐嚇。近日,王藏的妻子不堪壓力,突患精神分裂,而且病情逐日加重,家裡三個年幼孩子也無人照顧。王藏決定狀告有關部門,為家人討說法。

王藏的妻子王麗自3月19日上午出現精神失常,而3個年幼的孩子亟需照料。一週來,其妻子狀況仍未好轉,王藏正在準備狀告有關當局。

王藏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當局必須給個說法:

「當局長期對我的人權迫害,持續給我家人造成各種創傷,如今我老婆終於在宋莊派出所和地方政府的逼迫下成了精神病患者,有關方面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未來會考慮控告作惡者,要求給我們家一個說法。」

「獨立中文筆會」對事件發表聲明,指王藏在全家移居北京後,經年生活動盪,其詩集至今無法在中國出版,又多次遭當局逼遷,以致妻子王麗最終難以承受精神壓力。「獨立中文筆會」希望先以募捐方式為王藏家人籌款應急,並尋求一位全職保姆照顧孩子。筆會還在尋洽與王藏一家友好的德國駐華使館,尋求能讓王藏一家安頓,讓其妻子靜養康復的任何機會。

王藏表示,多年來,當局的打壓一次比一次厲害,勢要把他們全家趕出北京:

「在北京的幾年,我們已經被逼搬了九次家,我從被抓後他們把我老婆和女兒抓到派出所恐嚇,在看守所期間,妻兒仍被逼搬了家,大白天還被搶劫一空和面對死亡威脅,我剛出看守所不久又被逼搬家,在新住處,我老婆還在懷孕期間又上門被逼搬家,兩個月前雙胞胎五個多月時,臨近春節的寒冬臘月,我們再被逼遷,長達九天被斷電、斷網、斷暖氣、間歇性的斷水,一家大人當面收到了殺全家的死亡威脅。」

王藏一家的遭遇也引發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包括美國、加拿大、英國、德國及歐盟的八位駐華使館外交官,曾在今年春節王藏家被逼遷時到宋莊探望,當地也有不少的維權人士紛紛到王藏家表達支持,也有不少網民轉發消息,呼籲外界聲援。

看望王藏的北京藝術家嚴正學告訴本台,王藏妻子的狀況不容樂觀,多年來遭打壓、威脅而提心吊膽的生活讓這個弱女子終於崩潰,呼籲當局停止侵犯人權:

「生存空間和各方面的精神壓力造成的,從道義上也好,從民事行為上也好,都應該負責任。王藏有三個小孩,生存壓力非常大,你又一次次地攆走他,用非常暴力的語言來恐嚇他,作為王藏還能忍受,但作為他妻子就沒辦法生存。我們都在努力,大家都在湊點錢,希望好好治療,能讓他安定生存下去,不受其他騷擾,不再用恐嚇的手段來對付王藏他們一家。」

五明佛學院繼遭強拆 西藏流亡議會促中共正視訴求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03272017104602.html

中國當局從上週五開始又繼續在四川色達縣喇榮五明佛學院強拆僧舍;此外,西藏流亡議會會議於上週六閉幕,議長呼籲中國政府正視藏人的訴求,儘早恢復與藏方代表的談判。

位於四川省的甘孜州色達縣喇榮五明佛學院僧舍繼續遭到中國當局的強行拆除。

一位知情消息人士就此向本台發送視頻和圖片介紹說:「中共地方政府人員、工人、警察等不同領域組成的六個工作隊近日陸續抵達色達縣喇榮五明佛學院為拆除僧舍作準備,到了3月24號拆房工作正式全面展開。」

消息人士表示,當局已經宣佈將拆除3千多座僧舍,並將繼續驅逐僧尼。

「本月13號,當局宣佈截止下月底將完成3225座僧舍拆除工作。當局從去年7月強拆喇榮五明佛學院的僧舍以來,已經有1500座僧舍被夷為平地,加上這次要拆除的部分,總計要拆除4725座僧舍。至今當局從喇榮五明佛學院驅逐了4828名僧尼,還計畫繼續驅逐僧尼。目前來自青海的250名僧尼已被列入驅逐名單中。」

消息人士補充說:「面對當局的這種強制性做法,佛學院方面曾多次向上級有關部門進行請願,希望停止強拆,但是當局仍一意孤行。現在僧尼們雖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但佛學院住持繼續勸誡僧尼要保持克制和冷靜,絕不可有抗議或自殺等行為。對此,僧尼們謹遵師言,強忍著當局帶給他們的屈辱和痛苦。」

本台早前報導,四川甘孜州色達縣喇榮五明佛學院僧舍自去年7月20號被當局強拆以來,來自其他藏區的僧尼、中國各省市及國外的學員陸續遭到驅逐遣返,其中多個縣的僧尼在返回原籍後,遭到當局拘押,還被強制接受「愛國教育」。而中國當局在喇榮五明佛學院強拆僧舍及驅逐僧尼的行為引起美歐等多國政府及人權團體的同聲譴責。

此外,本月13號在印度達蘭薩拉召開的十六屆西藏人民議會第三次會議於上星期六(3月25日)閉幕。

西藏人民議會議長索南丹培致閉幕辭時,呼籲中國政府正視藏人的訴求,儘早恢復與藏方代表的談判。

「2009年至2017年,在境內藏地共有146名藏人自焚,其中125人已去世、約20人生死不明。因此,對於他們的訴求和獻身精神,我們方面除了休戚與共,還要努力實現他們的訴求和偉大的政治意願極為重要。特別是中國政府方面,應停止強硬的治藏政策,尊重並正視藏人的訴求,儘早通過恢復對話,解決西藏問題。」

有關這次為期兩週的議會會議所討論的重點議題及相關結果方面,西藏人民議會議員、原藏人行政中央外交與新聞部中文組負責人次仁拉姆接受本台採訪時介紹說:「每年三月份的會期主要是審核藏人行政中央的年度預算,所以今年也是一樣。整個預算的審核算是圓滿,當然我們在審核的過程當中,也有很多質詢和比較深度的辯論,這也說明流亡社會的民主越來越成熟和完善。這次會期除了審核預算外,和往年一樣,在會議中也通過了對西藏境內外現狀的同情和關心的一個決議,還有這次會議比較特別的一項議程是關於流亡藏人《選舉法》修改議題上的討論,經過議員們的深入討論之後,議會通過了有噶廈(內閣)提議的在下一次會期提交修改草案的這個方案。所以說,這次會期算是圓滿結束。」

李文足:用這種方式騷擾納稅人不知羞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371.html

石景山國保副支隊長告訴我,上頭命令,從今以後我走哪兒石景山國保得跟哪兒。

今天(2017年3月27日)帶娃兒到峭嶺姐家,不多會兒警察就找上門了,口口聲聲為峭嶺姐的安全著想。我是恐怖分子啊還是持槍帶大炮了?怎麼我一來峭嶺姐就不安全了?

警察還說昨天晚上旁邊有人跳樓了,我們趕緊說,我們不會跳樓的。警察還是不放棄對峭嶺姐的「關懷」。

無奈,峭嶺姐只好把「執著熱心」的人民警察關到門外。

709家屬李文足

2017年3月27日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