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2017  活石教會李國志牧師獄中突發重病緊急送醫。關注吳淦、江天勇、王江峰、明經國、陳兵、張雋勇、符海陸、羅富譽、趙紅豔等案。

貴陽活石教會案當事人李國志牧師獄中突發重病緊急送醫    [維權網]       … 繼續閱讀 →...

貴陽活石教會案當事人李國志牧師獄中突發重病緊急送醫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557.html

貴州仰華牧師獄中病重揪心,律師緊急申請出獄治療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03/blog-post_25.html

貴陽牧師洩密案 當事人李國志突發重病緊急送醫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03/blog-post_5.html

仰華牧師獄中病重送醫 雙下肢出疹大面積潰爛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03/blog-post_96.html

屠夫吳淦案 吳淦就遭酷刑及舉報犯罪線索要求緊急約見天津市檢察院第二分院駐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檢察員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3/blog-post_25.html

任全牛預將作為辯護律師介入江天勇案    [維權網]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326/15625.html

王江峰因涉轉發、發佈「毛賊」、「包子」等帖子被捕,月底二次開庭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3/201703250625.shtml

明經國涉嫌故意傷害一案律師通告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969.html

因製作「六四酒」遭成都市檢察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的四君子陳兵、張雋勇、符海陸、羅富譽案 已經送到法院起訴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3/blog-post_92.html

合肥維權女訪民趙紅豔尋釁滋事罪案程海律師提供新證據要求二審開庭審理,合肥市中級法院未開庭即裁定維持原判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713.html

安徽訪民錢祥梅在看守所中受到虐待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222.html

逃美《香港商報》前助總龍鎮洋親屬再遭威脅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editor-03252017105243.html

浙江各教堂被強裝監控探頭 官稱為了「反恐」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1-03252017123331.html


貴陽活石教會案當事人李國志牧師獄中突發重病緊急送醫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557.html

2017年3月20日,辯護人在南明區看守所依法會見李國志(仰華牧師)時,李國志由三名壯年在押人員架空抬到會見室。李國志幾近癱瘓的痛苦表情,讓人頓生不適之感。經瞭解,在辯護人會見李國志的前三日,他的腿部突然發炎潰爛,且潰爛面積迅速擴大,灼疼難忍夜不能寐。因看守所的醫療條件有限,值班醫生只是按「膿包瘡」給李國志止痛片服用或簡單輸液治療,故治療效果一直不好而呈越發嚴重之勢。鑑於此,李國志特別請託辯護人向有關部門反映其面臨的問題,以求及時對其進行有效的對症治療。

當日會見結束後辯護人與值班警察溝通李國志病情,但未引起充分重視。根據看守所宣傳欄所告示的聯繫電話,辯護人於2017年3月21日向貴州省檢察院刑事執行檢查處反映該情況,貴州省檢察院刑事執行檢查處隨後與南明區檢察院刑事執行檢查科進行了聯繫。南明區檢察院刑事執行檢查科檢察官向辯護人瞭解情況,隨後即督促南明區看守所處理。南明區看守所帶李國志到指定醫院予以醫治,醫院初步診斷其患有嚴重血管炎,目前辦案機關指定的醫院均無治療條件,根本無法對其病症進行對症醫治。針對此情況,南明區檢察院沈姓檢察官於3月23日下午電話聯繫辯護人,在向辯護人通報前述病情的同時,建議辯護人及時提出變更強制措施申請,以便儘早將李國志轉到具備治療條件的其他醫院接受治療,以免出現嚴重後果。

2017年3月24日清晨,辯護人搭乘高鐵從昆明趕往貴陽,於當日上午向貴陽市檢察院提出對李國志羈押必要性審查申請,要求對李國志依法變更強制措施。貴陽市檢察院刑事執行檢察部門兩位檢察官接待了辯護人,在接收書面申請的同時當面聽取了辯護人的意見,並當即給南明區檢察院的沈姓檢察官打電話瞭解李國志的患病情況。但表示由於案件比較敏感,還得聽取承辦法官和政法委的意見後才能作出決定。辯護人表示,李國志的病情緊急,務必盡快變更強制措施或立即將李國志送到有條件的醫院治療。否則,因延誤治療時機引發嚴重後果須由有關部門承擔責任。從貴陽市檢察院出來後,辯護人再次致電貴州省檢察院刑事執行檢察處,通報前往貴陽市檢察院的情況,希望督促盡快辦理強制措施的變更事宜,以免造成嚴重後果。

2017年3月24日下午2點,辯護人趕到南明區看守所會見李國志,在南明區看守所門口見到李國志從警車上被帶回來,隨後數名壯年在押人員直接將李國志架抬到會見室與律師見面。會見過程中得知,李國志上午被帶到貴州省人民醫院進行了檢查。並向辯護人詳細講述了患病至今的情況:「2017年3月17日,我的腿部出現潰爛,我向看守所匯報,但是工作人員稱這種情況見得多了,問題不大,應該只是『膿包瘡』。3月18日看守所醫務室給我開了點藥。到了3月19日,由於潰爛面積擴大,我再次向看守所申請打針治療,看守所值班醫生在3月20、21日兩天各給我打了一次吊針。但是,由於晚上腿部灼疼加劇,我連續幾晚無法入睡,在22日凌晨三點半到四點,我實在是疼痛難忍,於是按鈴向值班幹部報告,但是當晚值班的羅姓警官非常不耐煩,對我破口大罵,罵得特別難聽,整個監室其他人員也都無法入睡,最終看守所值班醫生丟兩顆止痛藥給我。在此期間,我生活不能自理,走路、上廁所等均需其他人服侍。3月22日上午看守所帶我到貴陽市第六人民醫院皮膚科檢查,醫生診斷為變異性血管炎,醫生告知如果病情無法抑制可能面臨高位截肢,建議使用大劑量青黴素注射半個月,但看守所診所沒有青黴素。3月22日下午2點30分,我在看守所抽血檢查是否患有艾滋病。3月23日,我又被帶到辦案部門指定的368武警醫院檢查,五個醫生同時會診仍無法確診,但醫生建議帶我到正規大醫院接受治療。而且,聽醫生的說法醫療費可能會非常高。當日我向看守所提交要求住院治療的書面申請,希望對我及時進行治療。3月24日上午我被帶到貴州省人民醫院抽血、驗尿檢查,上午便得出檢查結論,但是管教民警拒絕告知檢查結果。但告知我之前對我進行的艾滋病檢測結果呈陰性。」

在3月24日下午辯護人會見進行中,看守所管教要求停止會見,需要馬上帶李國志入院治療。因李國志妻子王洪霧恰好在看守所外面等候,警察便說因主任醫生要和家屬談話,要她一起陪同到了368醫院。隨後王洪霧告訴辯護人,其按照醫院要求籤署了關於李國志的病重通知書,主任醫師向她通報了病情,告訴她省醫(貴州省人民醫院)已就李國志所患疾病確診為「過敏性紫癜」,同時還告訴她接下來可能出現的併發症:如敗血症、消化道出血、腎臟受損等一系列情況。

隨後,辯護人專門打電話給貴陽中院承辦法官,向其說明李國志患病情況,以及已依法向貴陽市檢察院提出羈押必要性審查申請,要求變更強制措施的情況,法官要求將《羈押必要性審查申請書》也向法院提交一份。

羈押必要性審查申請書

申請人:楊名跨,北京盈科(昆明)律師事務所律師,聯繫電話:1303339╳╳╳╳。繫上訴人李國志的二審辯護人。

申請人:王欣欣,北京盈科(昆明)律師事務所律師,聯繫電話:1591213╳╳╳╳。繫上訴人李國志的二審辯護人。

當事人:李國志,男,漢族,生於1977年3月28日,身份證號:52242619770328╳╳╳╳,因涉嫌故意涉嫌洩露國家秘密罪,現羈押於貴陽市南明區看守所。

申請事項:對當事人李國志進行羈押必要性審查,並依法對其變更強制措施。

事實與理由:

李國志被控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一案,貴陽市南明區人民法院於2016年12月31日做出一審判決,李國志在法定期限內提出上訴。該案現在正由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進行二審,目前二審判決尚未下達,被告人現羈押於南明區看守所。現根據李國志的要求並按照法律規定,向負有法定職責的人民檢察院申請對其進行羈押必要性審查,請依法對其予以釋放或變更強制措施。理由如下:

申請人於2017年3月21日依法向貴州省檢察院刑事執行檢查處反映該情況,貴州省檢察院刑事執行檢查處及時與南明區檢察院刑事執行檢查科取得聯繫。南明區檢察院刑事執行檢查科瞭解情況後督促看守所處理。南明區看守所專門帶李國志到指定醫院予以醫治,經確診其患有嚴重血管炎,目前辦案機關指定的醫院均無治療條件,根本沒有能力對其病症進行對症醫治,故檢察官專門為此電話通知辯護人,在負責任地向辯護人通報前述病情的同時,建議辯護人及時提出變更強制措施申請,以便儘早將李國志轉到具備治療條件的其他醫院接受治療,以避免出現嚴重後果。因此,申請人特根據《人民檢察院辦理羈押必要性審查案件規定(試行)》第八條「羈押必要性審查的申請由辦案機關對應的同級人民檢察院刑事執行檢察部門統一受理」之規定,向貴院提出本申請。

二、對李國志變更強制措施不存在社會危險。

對於各種社會危險性的具體情形,在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於2015年10月9日聯合下發的《關於逮捕社會危險性條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條至第九條中,已經予以明確列舉,李國志並不存在上述規定中具有社會危險性的情形。對其變更強制措施既不可能導致其暴力侵害他人,也不可能出現妨害作證或串供等不當情形。

三、涉案事實已經查清,證據早已收集並固定在案。

本案已經進入二審程序,所有涉案證據均早已收集並固定在案。根據最高檢察院頒發的《人民檢察院辦理羈押必要性審查案件規定(試行)》第十七條(四):「經羈押必要性審查,發現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向辦案機關提出釋放或者變更強制措施的建議:案件事實基本查清,證據已經收集固定,符合取保候審或者監視居住條件的」。

綜上,作為司法一線理應最接地氣、最能感受人性冷暖的法律人,咱們當以自己積極並契合人性人倫的善心善行,回應最高司法當局對於「司法人性化」的國家改革之要求。請負有法定職責的貴陽市人民檢察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三條,以及《人民檢察院辦理羈押必要性審查案件規定(試行)》的相關要求,及時對本申請作出審查決定,盡速對李國志變更強制措施,以免延誤治療時機而引發嚴重後果。

謝謝!

此 呈

貴陽市人民檢察院

申請人: 楊名跨 王欣欣

北京盈科(昆明)律師事務所 律師

2017年3月24日

貴州仰華牧師獄中病重揪心,律師緊急申請出獄治療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03/blog-post_25.html

請大家同心緊急代禱。主啊,救救妳的衷心僕人仰華牧師!在患難中安慰妳的百姓,在死蔭的幽谷中給他信心。聖靈保惠師賜給仰華師母王洪霧姊妹頂天立地的沈穩勇氣,知道上帝的慈愛永遠長存,在患難中仍有滿足的指望。正如師母代禱信所說:

代禱信

3月24日,主的恩典讓我有機會見到仰華。本是陪著律師會見仰華,沒想到在看守所門口看見了剛從省醫檢查回來的仰華。這是我們相隔1年3個月15天後的初次相見。仰華由一個犯人從警車上幫扶著慢慢地挪移下來。他那本已彎曲的背因著腳疼彎的更厲害了。我們匆匆聊了幾句就被帶進看守所。待律師會見後(我一直在外面等著),告之我仰華馬上要轉到368醫院治療,要我再去看他一眼。當我跑過去時,聽到管教幹警喊到:「誰是李國志家屬」「我是」「因李國志病的緣故,主任醫師要和家屬談話,但你不能和李國志說話」。我應聲著上了警車,與他們一起來的368醫院。

主任醫師告訴我仰華的情況,省醫診斷為「過敏性紫癜」,我看到仰華雙下肢都是散在性疹子及壞死點,其中在脛骨處兩隻腳都有較大面積的壞死及滲出,整個腳都腫脹至踝關節處。醫生說會使用大劑量的激素和抗炎治療。因仰華此次發病時間短、來勢猛,約8天左右,所以醫院下了病重通知,也告知我接下來也許會出現的併發症如:敗血症、消化道出血、腎臟受損等一系列的情況。

看到聽到這一切後,我的心被攪動了,有了更多的擔心與牽掛。當我面對仰華時,他說:「不要擔心,有主的美意,我心裡很平安。我們一年三個月沒見,你還是老樣子沒變,」我笑著回答他:「你也是老樣子,除了腰更彎一些,沒變」。感謝主,即使如此主安慰我的心,把平安放在我的心裡,雖然有一年多沒見(我們從結婚到此之前,分開從未超過2個月),當仰華站在我面前時,好像一切都發生在昨天一樣。沒有眼淚,沒有抓狂,只有主的平安陪著我們靜靜地望著彼此。

雖有焦心,但主的平安更多地托著我,使我能歡喜雀躍地面對仰華。

離開時仰華說:「記得請大家為我禱告。」「好的!」應聲著看著他被帶走的身影。「主啊,交給你了,只有你在他身邊繼續陪伴他了」。我心裡默默的禱告著。

主內弱肢:王洪霧

2017年3月25日

奉主耶穌得勝的名求。阿門。主僕 傅希秋牧師”

仰華牧師獄中病重送醫 雙下肢出疹大面積潰爛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03/blog-post_96.html

被貴陽法院判刑2年6個月的貴州活石教會牧師仰華(本名:李國志),近期因病情嚴重,3月24日被送往貴陽368醫院住院治療。仰華的妻子王洪霧說,醫院已下病重通知,仰華雙下出現「散在性疹子」,窮骨頭處有較大面積的潰爛壞死,已經無法獨立行走。

今年1月,活石教會牧師仰華被貴陽南明區法院以「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判刑2年6個月。3月24日,仰華首次見到妻子王洪霧。不過,王洪霧卻沒有料到一年三個半月未見的丈夫,目前病情嚴重。她說和律師到南明區守所見仰華時,正在大門口見到押送仰華的警車從外面駛入:「昨天我陪律師去見仰華,在看守所門外看到有一輛警車開過來,我一看車上是仰華,我就喊。有一個犯人扶著他慢慢的從車裡出來,我看他走路很慢。他的腰本來就彎著,因為他的脊柱本來就有問題,雙手抱在胸前縮成一團。可能是腳疼的原因」。

王洪霧說,他見仰華的整個過程不足兩分鐘:「他把他的腳給我看,他的雙下肢到處是疹子。管教幹事一看時間差不多了,就把他帶進看守所。我就在門外等著。律師會見仰華沒多長時間就出來,律師跟我說,他(仰華)要轉到368醫院,你要不要過來再看一眼。我就趕緊衝過去,當時他們正要把他送上警車,帶到368醫院」。

仰華被送到醫院後,醫生立即向王洪霧下達「病重通知」。王洪霧說:「我們在368醫院,主任醫師就跟我說,仰華的病情。省醫院診斷是過敏性紫癜(又稱出血性毛細血管中毒症),現在醫生說,因為他發病太快了,只有七、八天左右,來勢很猛,我就看到他整個下肢長了很多的疹子。特別在膝蓋以下的位置,有一大片壞死的地方,還有液體滲出,他也感覺很痛。醫生就說會採用大量的激素治療。醫生說這種情況要下病重通知,也讓我家屬簽了字」。

官方指控仰華犯罪的起訴書稱,仰華將一份標註「機密」的文件發到網上,內容是貴陽市維穩工作領導小組於2015年12月上旬發出,標題是「貴陽市依法處置貴陽『活石教會』指揮部」。內文稱,「根據有關部門調查掌握的情況,按照『誰主管誰負責』的原則,經市依法處置貴陽『活石教會』指揮部研究決定,下發『活石教會』信教人員名單,依法處置活石教會是一項政治任務」。去年12月26日,仰華案在貴陽南明區法院閉門審理,公訴人以案件涉及國家秘密為由,不準被告親屬及外人旁聽。直到今年宣判。

王洪霧說,她丈夫病情嚴重,希望他能得到妥善治療:「我問醫生,他在裡面能住多長時間,回答不知道,反正住到康復。我希望仰華的病能得到有效的治療,現在雖然說他是過敏性紫癜,但是我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該病。用醫生所說的方法治療怎麼樣,我希望他能得到及時治療,能控制病情。這是我最大的心願」。

王洪霧還說,她目前要肩負起獨立照顧孩子的責任,她希望仰華早日康復、出獄。

屠夫吳淦案 吳淦就遭酷刑及舉報犯罪線索要求緊急約見天津市檢察院第二分院駐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檢察員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3/blog-post_25.html

2017年3月24日,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羈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的屠夫吳淦要求緊急約見駐所檢察員,旨在舉報公安人員的各種違法行為及對吳淦的酷刑,並舉報其它犯罪線索。以下是吳淦要求緊急會見駐所檢察員全文:

天津市檢察院第二分院駐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檢察員:

本人吳淦,自2016年1月8日轉移關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一年多來,無數次向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提出要求約見你們。他們告知我,已向你們轉達了我的約見要求,是你們不願來見我,他們也沒有辦法。我約見你們,當然不是和你們談情說愛、探討人生。而是舉報公安人員在我的案件中的各種違法,包括對我的酷刑。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事:舉報一個涉嫌故意殺人的犯罪線索。因案情重大,可是你們連鬼影子也見不到。不但我見不到你們,其他在押人員也反映,見不到你們,包括要舉報犯罪線索。本來你們應主動履行職責,約見每一個在押人員,以便瞭解他們是否受到違法對待,可是你們瀆職不履行法定義務。這不是個人懶惰的問題,而是涉嫌瀆職犯罪的行為。本人此次緊急約見,怕再不爭取時間,可能那人就被執行死刑。那些被冤死的人,真相再無重見天日的那天。所以,請你盡快履行職責,安排會見我,接受我的舉報。至於查不查,怎麼應付我,那是你們的事。我會向公眾逐漸披露更多細節。 讓大家看看你們是如何履行職責的。

吳淦

二0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

任全牛預將作為辯護律師介入江天勇案    [維權網]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326/15625.html

本網獲悉,河南鄭州任全牛律師於今天被長沙市公安局警員詢問江天勇所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案的有關情況。

本網聯繫了任全牛律師,得知今天下午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偵察員屈可和胡定康持「詢問通知書」 (圖)對任全牛做筆錄,具體詢問有關江天勇的情況。任全牛坦言,自己能被長沙公安局歸為與「江天勇案」有關感到很榮幸,不過自己以往並未與江天勇律師有過共同辦案的經歷,私底下來往也不多,關係並不熟絡,以至於令特意前來的長沙警察有些失望。

任全牛告訴本網人權觀察員,既然長沙警方認定其與江案有關,那麼下一步他預備將以辯護律師身份介入江天勇案。

有關江天勇的情況本網將會繼續關注和報導。”

王江峰因涉轉發、發佈「毛賊」、「包子」等帖子被捕,月底二次開庭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3/201703250625.shtml

王江峰(微信暱稱「轉蓮」,QQ暱稱「楓葉紅」等),山東煙台招遠人。因為在其微信群、微信朋友圈、QQ群、QQ空間上,轉發或自發了含有稱毛澤東為「毛賊」、稱習近平為「包子」等內容的帖子,於2016年9月9日被招遠警方刑事拘留,10月16日被正式批捕。

     2002年 因一樁刑事案,王江峰被枉法裁判,前後被判三次,用了三個不同的罪名。開始,他通過正常程序,期望解決問題。但沒有結果,只好走向了漫漫十年上訪路。因為上訪,多次遭刑拘逮捕。在上訪過程中,他自學法律,熱心幫助其他訪民寫上訪材料、起訴書,做他們的訴訟代理人。一次,他去北京聯合國開發署,被北京警方拘留五天,回到招遠後,招遠警方對其「一罪兩罰」,他又被勞教一年。

     據知情人透露,第一次提審王江峰的是「國安辦」的人員,涉嫌的罪名是「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之後改由檢察機關提審,涉嫌罪名更改為「尋釁滋事罪」。據稱,「尋釁滋事罪」這一罪名是經招遠市檢察院檢察委研究後確定的,原因是檢察委認為,在招遠這個小地方,弄出個政治犯來不太合適。

     2017年3月23日上午,招遠市第一次開庭審理王江峰尋釁滋事一案。起訴書指控王江峰轉發或自發的含有稱毛澤東為「毛賊」、稱習近平為「包子」等內容的帖子,是辱罵、詆毀已逝國家領導人和現任國家領導人的言論,是故意貶損國家領導人聲譽,破壞社會秩序。

     起訴書還稱,王江峰通過網絡多次辱罵國家領導人,情節惡劣,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應當以尋釁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在3月23日開庭前,法院方稱,只有三個旁聽名額,包括王江峰的妻子以及王江峰的妹妹和妹夫,而其妻子在進入旁聽席後,又立即被法院方指稱為「證人」身份,被逐出法庭,此時,旁聽席上只有王江峰的妹妹和妹夫兩人,而法庭外,聚集的王江峰的近20名其他親友卻無法進入法庭旁聽。經過這些親友與法院方激烈的爭辯以及辯護律師出面與法院方的嚴正交涉,法院方才不得已臨時增加了四個旁聽名額。

     另據其妻子介紹,在王江峰被羈押後,警方在多次與她的接觸中,都反覆強調,王江峰被拘留逮捕,與他之前的上訪無關。但是,王江峰在律師會見他時稱,一位主審人員曾問他:這麼多年了,你還堅持上訪嗎?

     在3月23日上午庭審中,辯護律師主要圍繞公民言論自由、公民基本權利不受侵犯、警方違法取證、王江峰因為自身合法權益受到侵害,不僅多年上訪無果,反而受到諸多打壓等方面進行了無罪辯護。

     庭審中,辯護律師就招遠警方在沒有通知家屬沒有出示證件任何法律文書的情況下,利用從王江峰身上搜出的鑰匙,對王江峰住所進行搜查,直至搜查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將熟睡的其岳母驚醒,並依然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和法律文書,造成其岳母誤以為是盜賊而報警這一情節,提出異議,認為這是非法取證。

     質證階段,檢方公訴人出示的證據中有從王江峰的微信、QQ等截圖的複印件,而截圖複印件上也分別僅有幾組詞語,分別是「一人一票顛覆政府」、「閱兵時左手舉在額前上」、「寬衣解帶」等。律師要求提供這些證據的來源及細節,檢方公訴人稱原始證據的帖子保留在一張光盤裡。當辯護律師提出要與檢方公訴人、被告王江峰一同查閱光盤質證,檢方公訴人沒有當庭給予答覆,並且慌不擇路地聲稱:這些可以不作為證據。

     稍具常識都會知道,所謂「一人一票顛覆政府」,是民主國家的選民通過大選,選出自己認可的國家或政府領導人,從而達到政黨輪替執政的目的,這怎麼可以成為定罪的依據?至於「閱兵時左手舉在前額上」、「寬衣解帶」這麼幾個詞語,也能作為呈堂證供,不僅是荒唐可笑的,而且是對人類現代法治精神的公然挑釁和踐踏,是人類現代法治文明的恥辱!

     據信,即便僅以王江峰在網上轉發或自發了含有稱毛澤東為「毛賊」、稱習近平為「包子」、「傻逼」等內容的帖子就被認定有罪,這也將是招遠市首例真正因言獲罪的案例,也很有可能是山東省首例真正因言獲罪的案例,此前類似案例中的當事人大多受到的是行政拘留等行政處罰。

     從3月23日庭審情況看,檢方除涉嫌非法取證等問題外,還涉嫌先抓人後找證據等問題。微信群、微信朋友圈,以及私聊,這都屬於私人空間,將私人空間的私人聊天談話作為呈堂證供的定罪依據,這是極其惡劣的。

     因而,此案一旦做出有罪宣判,將預示著中國國內更加專制更加黑暗的局面的開始,預示著中國的人權狀況會進一步惡化,所以,必須引起我們高度重視與警惕,我們強烈呼籲社會各界、海內外人士關注此案。

     第二次開庭時間是3月30日。

    王江峰(微信暱稱「轉蓮」,QQ暱稱「楓葉紅」等),山東煙台招遠人。因為在其微信群、微信朋友圈、QQ群、QQ空間上,轉發或自發了含有稱毛澤東為「毛賊」、稱習近平為「包子」等內容的帖子,於2016年9月9日被招遠警方刑事拘留,10月16日被正式批捕。

     2002年 因一樁刑事案,王江峰被枉法裁判,前後被判三次,用了三個不同的罪名。開始,他通過正常程序,期望解決問題。但沒有結果,只好走向了漫漫十年上訪路。因為上訪,多次遭刑拘逮捕。在上訪過程中,他自學法律,熱心幫助其他訪民寫上訪材料、起訴書,做他們的訴訟代理人。一次,他去北京聯合國開發署,被北京警方拘留五天,回到招遠後,招遠警方對其「一罪兩罰」,他又被勞教一年。

     據知情人透露,第一次提審王江峰的是「國安辦」的人員,涉嫌的罪名是「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之後改由檢察機關提審,涉嫌罪名更改為「尋釁滋事罪」。據稱,「尋釁滋事罪」這一罪名是經招遠市檢察院檢察委研究後確定的,原因是檢察委認為,在招遠這個小地方,弄出個政治犯來不太合適。

     2017年3月23日上午,招遠市第一次開庭審理王江峰尋釁滋事一案。起訴書指控王江峰轉發或自發的含有稱毛澤東為「毛賊」、稱習近平為「包子」等內容的帖子,是辱罵、詆毀已逝國家領導人和現任國家領導人的言論,是故意貶損國家領導人聲譽,破壞社會秩序。

     起訴書還稱,王江峰通過網絡多次辱罵國家領導人,情節惡劣,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應當以尋釁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在3月23日開庭前,法院方稱,只有三個旁聽名額,包括王江峰的妻子以及王江峰的妹妹和妹夫,而其妻子在進入旁聽席後,又立即被法院方指稱為「證人」身份,被逐出法庭,此時,旁聽席上只有王江峰的妹妹和妹夫兩人,而法庭外,聚集的王江峰的近20名其他親友卻無法進入法庭旁聽。經過這些親友與法院方激烈的爭辯以及辯護律師出面與法院方的嚴正交涉,法院方才不得已臨時增加了四個旁聽名額。

     另據其妻子介紹,在王江峰被羈押後,警方在多次與她的接觸中,都反覆強調,王江峰被拘留逮捕,與他之前的上訪無關。但是,王江峰在律師會見他時稱,一位主審人員曾問他:這麼多年了,你還堅持上訪嗎?

     在3月23日上午庭審中,辯護律師主要圍繞公民言論自由、公民基本權利不受侵犯、警方違法取證、王江峰因為自身合法權益受到侵害,不僅多年上訪無果,反而受到諸多打壓等方面進行了無罪辯護。

     庭審中,辯護律師就招遠警方在沒有通知家屬沒有出示證件任何法律文書的情況下,利用從王江峰身上搜出的鑰匙,對王江峰住所進行搜查,直至搜查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將熟睡的其岳母驚醒,並依然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和法律文書,造成其岳母誤以為是盜賊而報警這一情節,提出異議,認為這是非法取證。

     質證階段,檢方公訴人出示的證據中有從王江峰的微信、QQ等截圖的複印件,而截圖複印件上也分別僅有幾組詞語,分別是「一人一票顛覆政府」、「閱兵時左手舉在額前上」、「寬衣解帶」等。律師要求提供這些證據的來源及細節,檢方公訴人稱原始證據的帖子保留在一張光盤裡。當辯護律師提出要與檢方公訴人、被告王江峰一同查閱光盤質證,檢方公訴人沒有當庭給予答覆,並且慌不擇路地聲稱:這些可以不作為證據。

     稍具常識都會知道,所謂「一人一票顛覆政府」,是民主國家的選民通過大選,選出自己認可的國家或政府領導人,從而達到政黨輪替執政的目的,這怎麼可以成為定罪的依據?至於「閱兵時左手舉在前額上」、「寬衣解帶」這麼幾個詞語,也能作為呈堂證供,不僅是荒唐可笑的,而且是對人類現代法治精神的公然挑釁和踐踏,是人類現代法治文明的恥辱!

     據信,即便僅以王江峰在網上轉發或自發了含有稱毛澤東為「毛賊」、稱習近平為「包子」、「傻逼」等內容的帖子就被認定有罪,這也將是招遠市首例真正因言獲罪的案例,也很有可能是山東省首例真正因言獲罪的案例,此前類似案例中的當事人大多受到的是行政拘留等行政處罰。

     從3月23日庭審情況看,檢方除涉嫌非法取證等問題外,還涉嫌先抓人後找證據等問題。微信群、微信朋友圈,以及私聊,這都屬於私人空間,將私人空間的私人聊天談話作為呈堂證供的定罪依據,這是極其惡劣的。

     因而,此案一旦做出有罪宣判,將預示著中國國內更加專制更加黑暗的局面的開始,預示著中國的人權狀況會進一步惡化,所以,必須引起我們高度重視與警惕,我們強烈呼籲社會各界、海內外人士關注此案。

     第二次開庭時間是3月30日。

明經國涉嫌故意傷害一案律師通告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969.html

鑑於官方發佈了多個明經國案的通告,我們作為明經國的辯護人,不得不就本案的有關情況通告如下:

一、本案是一起普通刑事案件,是千千萬萬刑事案件中的一件,不應將其特殊化和標籤化。官方不應不究案發原因而把明經國妖魔化,公眾也不應因死者是官員而將明經國英雄化。證據和法律是處理本案的唯一標尺。

二、本案是拆房過程中發生的流血事件。對是否屬於「違法強拆」,應通過行政主體是否實施了拆房行為、拆房是否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拆房是否履行了法定程序等方面來判斷。我們認為,目前顯露的證據足以認定「違法強拆」的發生。

三、官方多個通告自相矛盾、內容不實、誤導了公眾,矮化了明經國的訴訟地位。辯護人籲請公權力機關在司法審判終結前不要再做錯誤的輿論引導,以免干擾司法公正,也避免增添辯護人矯正視聽的工作量。

四、籲請辦案機關嚴格遵守《刑事訴訟法》第五十條之規定,「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夠證實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無罪、犯罪情節輕重的各種證據」。不選擇性取證,做到客觀公正、實事求是。不隱匿、毀滅有利於明經國的證據。同時,請辦案機關恪守公認的刑法原理,在證據存疑的時候,做有利於明經國的認定或適用「疑罪從無」的司法原則來決定和取捨。

五、我們向被害人表示沉痛哀悼,並代表明經國向被害人家屬真誠致歉。是明經國的衝動造成了兩個家庭的悲劇。

六、辯護人將恪盡職守、嚴肅認真地履行律師職責,堅定不移地維護明經國的合法權益。我們追求的是明經國合法權益的最大化,不追求輿論關注最大化,更不追求律師利益最大化。力求通過我們的辯護工作,幫助實現習近平主席提出的「要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的目標。

感謝大家對我們辯護工作的支持和關注!

特此通報。

通告人:明經國的辯護人

郭蓮輝律師、劉文華律師

二〇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

因製作「六四酒」遭成都市檢察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的四君子陳兵、張雋勇、符海陸、羅富譽案 已經送到法院起訴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3/blog-post_92.html

因製作「六四酒」遭成都市檢察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的四君子陳兵、張雋勇、符海陸、羅富譽案的辯護律師冉彤,龍霖分別接到成都市檢察院的電話通知,案件已經送到法院起訴。

據網上公開消息顯示,2016年5月28日中午,成都疫苗受害者親屬符海陸因為製作「八九酒」搞行為藝術被成都警察抓捕。5月29日,符海陸的妻子收到了其被刑事拘留的通知書,稱符海陸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成都市公安局成華分局刑事拘留,關押在成都市看守所。5月30日,其妻子劉天豔接受媒體採訪時稱,丈夫被刑拘前曾被當地公安警告不可再為毒疫苗發聲,但丈夫予以拒絕,妻子相信他被刑拘是受到了報復。2016年6月15日,張雋勇、羅富譽遭到成都警方的抓捕、刑拘,其家被查抄;2016年6月21日,陳兵被成都市警方抓捕,後曾獲短暫取保候審,

2016年7月6日張雋勇、符海陸、羅富譽、陳兵四人遭正式逮捕,罪名為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2016年11月,四人案件被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

2017年2月19日,成都製作銘記八酒四君子遭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其辯護人發表聯合聲明表示當事人在行使自己的言論自由,不構成任何犯罪。

2017年2月27日,成都製作銘記八酒四君子遭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其辯護人發表聯合聲明表示當事人在行使自己的言論自由,不構成任何犯罪,呼籲成都市人民檢察院應當作出不予起訴的決定,並立即釋放上述四人,以體現法律的公正。

2017年3月24日,,因製作「六四酒」遭成都市檢察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的四君子陳兵、張雋勇、符海陸、羅富譽案的辯護律師冉彤,龍霖分別接到成都市檢察院的電話通知,案件已經送到法院起訴。

合肥維權女訪民趙紅豔尋釁滋事罪案程海律師提供新證據要求二審開庭審理,合肥市中級法院未開庭即裁定維持原判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713.html

2017年3月13日上午10時許,著名維權律師程海與合肥市維權女訪民趙紅豔的丈夫張良田到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向法院工作人員遞交了趙紅豔涉嫌尋釁滋事罪的新證據和要求法院公開開庭的申請書及辯護詞,而僅僅3日後的3月16日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就做出刑事裁定書,裁定維持一審法院的2年有期徒刑的判決。

據悉,趙紅豔因赴京上訪反映其家庭企業被合肥市新站區管委會強拆案件而被合肥市瑤海區法院於2016年12月12日以尋釁滋事罪判刑二年有期徒刑,提起上訴後,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刑庭工作人員曾電話告知趙紅豔丈夫不開庭審理案件,而趙紅豔的辯護律師程海認為有新證據,依法應公開開庭審理案件,通過質證和新證人出庭作證,進一步證明趙紅豔無罪。程海律師在準備案件新證據和《趙紅豔案二審開庭請求》後,在趙紅豔丈夫張良田陪同下,於3月13日上午10時許在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大廳向法院一女性工作人員提交了新證據和開庭請求。

下午15時許,程海律師到合肥市女子看守所會見了趙紅豔,據悉,趙紅豔精神狀態尚可,堅信自己無罪。

而僅僅相隔三天,3月17日程海律師就接到法院電話通知去法院收取(2017)皖01刑終56號《刑事裁定書》。裁定書以「本案不屬於可能影響定罪量刑的案件,二審並無開庭的必要」,對律師提供的四組證據則以「「本案辯護人提交的四組材料,與上訴人趙紅豔是否構成原判認定的尋釁滋事罪及本案量刑輕重之間,並無任何刑法、刑事訴訟法上的關聯性,不能證明案件事實。故以上材料不能作為證據使用,無須對此予以開庭舉證、質證」,而裁定書中毫無律師辯護詞的隻字片語,由此可見所謂的司法專橫在趙紅豔一案上體現得淋漓精緻!

安徽訪民錢祥梅在看守所中受到虐待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222.html

2017年3月21日下午,安徽省樅陽縣訪民錢祥梅的女兒朱小萍做為母親涉嫌尋釁滋事罪辯護人經法院批准進入安徽省銅陵市看守所會見被羈押的母親,在會見時錢祥梅控訴了她在看守所裡遭受的虐待,朱小萍為此幾乎是心理崩潰,悲痛至極。

據悉,3月21日下午14時就到安徽省銅陵市看守所等待安徽省樅陽縣人民法院法官到來,14時40分許,樅陽縣人民法院的警車到了,一位法官與一位法警帶著會見手續陪同朱小萍會見,辦好會見登記,大約15時左右開始會見,僅僅30分鐘,法官催促結束會見並按鈴通知看守所幹警將錢祥梅帶回監室。

按錢祥梅所述,她在監室中受到虐待,被子薄,夜裡寒冷無法安睡,向管教幹警反映無果,向住所檢察官反映後管教幹部欺騙檢察官,所幸住所檢察官到監室檢查證實錢祥梅反映是真實的,這才獲得厚實的棉被;被監室牢頭欺凌,不允許喝熱水,被打翻飯盒,被牢頭毆打,不僅沒有獲得管教的保護,反而遭到懲罰,被戴上腳鐐手銬(可能從3月11日到3月21日與朱小萍會見都沒解除腳鐐手銬),連吃飯睡覺都不解除。

錢祥梅因為其丈夫於2003年在廣西被歹徒搶劫殺害,為追究凶手的刑事責任和民事賠償,一位弱女子不遠千里,追查凶手報告司法部門並上訪要求追究全部凶手刑事責任;為夫雪冤,十多年來不屈不撓的女子,自古以來就是為社會所表彰,傳統道德所推崇的,可當下的中國,錢祥梅竟然成為涉嫌尋釁滋事罪的刑事被告人,在看守所裡承受著失去自由的痛苦,更飽受虐待之苦。錢祥梅2016年9月10日被刑拘,9月22日被批准逮捕,9月28日移送審查起訴,已經長達6個月,早就超出一審三個月的審理期限,在證據是假的情況下,法院拒絕朱小萍的取保候審申請,多次延長審理期限,如此,法院的公平正義蕩然無存,法做為社會規則更是難以令人相信其真實性。

朱小萍反映:去年農曆12月28日,也就是除夕前一天,在我百般懇求,甚至是乞求下,法院才允許我與母親會見(我是作親屬辯護人,經法院許可可以會見)。當時母親也是紅腫著眼睛,戴著手銬。母女隔著鐵窗相見,未語淚先流……弟妹,外婆對她的擔憂和牽掛我不敢相告,只囑咐她:家中一切安好,要保護好自己,等法院公正的判決。自從父親被歹徒搶劫殺害,凶手逍遙法外,十幾年來,媽媽的眼淚就沒幹過,那雙眼睛空洞而絕望。這次會見,我也是一個多月前就跟樅陽縣法院申請,並多次詢問,3月20日,承辦法官同意我去會見。3月21日下午,我在銅陵市看守所見到了帶著手銬腳鐐,眼睛紅腫,頭髮凌亂的媽媽,我心裡面脆弱的堤防崩潰了!媽媽告訴我:可能是樅陽縣政府的指示,她在看守所內遭到報復性傷害。起初是給了一床中間沒有棉花的薄被,媽媽夜裡凍得睡不著,多次向監管(管教幹部)反映無果,後向駐所檢察官提出。監管(管教幹部)辯稱:其他人的被子也是一樣的,檢察官親自檢查了大家的被子,確認母親反映的情況屬實,才得以換了一床被子。而後,仍遭各種欺負。同監室只禁止母親使用熱水,牢頭還會打翻母親的飯,喝水也被牢頭剝奪。更惡劣的是:3月11日上午,牢頭先辱罵母親,後用腳踢踹。母親坐著不敢還手,反被重罰,且被日夜帶著腳鐐。冤屈至此,父親慘死,凶手逍遙法外。做子女的恨自己無能!

逃美《香港商報》前助總龍鎮洋親屬再遭威脅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editor-03252017105243.html

逃往美國超過7個月的大陸在香港的黨媒《香港商報》前助理總編龍鎮洋,在周五(24日)透露,他的父親和哥哥早前被官方騷擾後,其妻子的妹妹遭到官方威脅,並稱可能殃及孩子上學。

據龍鎮洋對本台記者說,3個自稱深圳報業集團的人士,周四去到他妻子妹妹上班的公司,約談了其妻妹。與之前他們向父親和哥哥施壓一樣,官方的人指要他們施壓,讓他不能夠在美國繼續發表反對中共的言論,否則其妻妹在深圳的生活會受影響,而他們的孩子上學也可能有問題。

他說:昨天(周五)晚上回來,我妻子就告訴我,說23號的下午,深圳報業集團3個人,找到她妹妹的單位,然後找她去談話,說是調查我的情況。同時就是說,上次跟我爸跟我哥說的內容一樣的,就是希望通過他們來勸阻我,不要在美國這邊再發表批評共產黨的話。不然的話,他們在深圳的生活也會受到影響,包括小孩讀書這些,都有可能受到影響。還要我岳父岳母的電話,還有大舅哥的電話,可能還要去跟他們去談話。

龍鎮洋表示,他妻妹只是1個網絡公司職員,既不是公職人員,亦和他沒甚麼關係。在受到威脅後非常害怕,甚至不願意透露去找她的人的詳細資訊。龍鎮洋認為,動輒威脅親友,甚至是拿小孩要脅的做法,官方的做法令人不能理解。

龍鎮洋早前也稱,深圳報業集團和《香港商報》執行總編劉曉東,上月16日曾帶人去他老家吳川市,向他的父親和哥哥施壓,要他在海外閉口。

本台記者致電深圳報業集團,希望了解詳情,但集團社長兼《香港商報》社長的陳寅,一直沒接聽手機。而深圳報業集團辦公室人士則表示,她不知情,只能找集團辦,但現在集團辦無人上班。

她說:這個我不知道的哦,那你撥集團辦啦。辦公室可能沒有人,現在。

本台記者再次致電《香港商報》位於深圳報業集團的辦公室,該辦公室人士先表示要去請示一下,但請示後回答,總部沒人上班,她甚麼都不知道。

她說:總部那裡今天沒有人上班,三樓也沒有人上班,今天應該是不會來的,有事到星期一啦。你是亞洲記者是不是啊?我這個不知道的,甚麼都不知道的。

龍鎮洋原是中共在香港的3大黨媒之一的《香港商報》助理總編,2016年賣掉深圳住房後成功逃美,並於今年2月發布公開辭職信,指不接受中共政治的再度文革化,以及對基督徒的打壓。他並在媒體上爆料,揭中共一直在直接和間接操控海外媒體,使到香港的新聞自由遭受嚴重傷害。

浙江各教堂被強裝監控探頭 官稱為了「反恐」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1-03252017123331.html

近期,浙江省基督教三自愛國會發文,要求全省天主教及基督教堂安裝監控裝置,理由是為了「加強反恐力度」。3月初開始,杭州、寧波、溫州等地教堂陸續被安裝了攝像頭。溫州平陽一教堂表示,他們反對當局借「反恐」名義強行安裝監控設備。

三月初以來,浙江溫州各縣多間教堂陸續被政府有關部門安裝監控設備。在此期間,有官方執勤人員在場拉起警戒線,阻止信徒進入安裝範圍,倘若拒絕安裝,當局則採取強制手段。據浙江基督徒提供的一份官方文件顯示,浙江寧波基督教兩會命令下屬教會,為安全起見在各教堂安裝監控裝置。溫州平陽多間教堂於3月中旬實施浙江省政府推出的這項計畫,並聲稱是出於反恐需要。平陽一位三自教會的基督徒3月25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目前無法統計具體數字:「有些教堂從3月初就開始了,現在沒有辦法統計已經裝了多少個(探頭)。我們這邊的教堂都是自己原先已經裝了監控的。自從上一次拆十字架以來,大部分教堂都有監控,是自己裝的。但是這一次是政府以反恐的名義來裝(探頭)的」。

該位要求匿名的信徒在電話中說,他們反對在教堂裝監控信徒的攝像頭:「現在在基督教堂強行安裝攝像頭,沒有經過教會的同意。聽說現在的『五進五化』(基督教中國化)一直在這樣做,拆十字架停了一段時間後,現在裝監控,可能是為了以後更好的統治、管理基督教會」。

浙江省政府在其境內強拆十字架始2014年,截至2016年被強拆的教堂及十字架約1800個。溫州地區的基督徒為抵制強拆,曾多次與拆遷人員爆發流血衝突。當地有教會牧師因帶領信徒維權而被判刑。直至今日,當地仍有教會立場堅決,拒絕在教堂內裝監控器。

3月23日,平陽縣麻步鎮江景村聖愛堂(高沙教會)執事會發表聲明稱,當局強行在教堂裡及講台、奉獻箱、大門口等處安裝監控器的做法完全是侵犯隱私權、干涉宗教內部事務的違法行徑。聲明還稱,強行安裝監控器毫無法律依據,就是有所謂文件,也需要會眾的同意;監控表面上是為了公開安全,但的確會造成權力濫用、侵犯隱私和肆意破壞宗教自由。

一位要求匿名的信徒稱,政府人員召集未曾抵抗拆十字架的教會負責人談話,勸其自行安裝監控設備,但對於曾反抗拆十字架的教會則採取另一種方式:「平陽地區信徒比較強硬,他們(政府方人員)直接過來安裝,不通知教堂。如果(教會)負責人知道,不會讓他們裝,但是村委等政府人員就會強制性的過去裝(攝像頭)」。

信徒提供的視頻顯示,在平陽一教堂門前,當局出動公安戒備,以保證工程人員順利安裝監控器;有一處教堂的大門被拆下。前面那位信徒稱:「有警車,而且強行安裝,我看把門都拆下來了,門都給他們拉走了」。

當地一位教會牧師對當局強行安裝監控視頻表示譴責:「我非常反感,也非常反對。他們這樣做是非常不合法律程序,所以我非常反對。他們目前要在我們教堂安裝(攝像頭),我們也在抵抗當中,不知道能否成功抵制,相信很難」。

總部在美國的對華援助協會認為,當局在教堂內安裝攝像頭,表面上是由公安、宗教部門及官方基督教體系聯手,實際上是為進一步打壓信仰權利與宗教自由作準備。該協會對近期浙江多個教堂被強行安裝監控器表示強烈譴責,認為這明顯的侵犯了信徒的信仰權利、踐踏宗教自由,當局應立即停止這一非法行為。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