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2017  王玉楊獲刑四年。王江峰案23日開庭。關注明經國殺官案,八旬嫗陳碧香被羈地下室8天,韓素芳遭酷刑致內傷。韶關一托養中心死亡率高發。

山東淄博訪民王玉楊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四年        [民生觀察]       … 繼續閱讀 →...

山東淄博訪民王玉楊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四年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321/15619.html

山東淄博訪民王玉楊因多次前往北京上訪 被淄博市張店區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3/4.html

訪民王玉楊尋釁滋事案宣判 獲刑四年家屬將上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3212017105256.html

因長期上訪被招遠公安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的山東訪民王江峰案3月23日上午9點在招遠市看守所審判庭開庭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3/3239.html

江西明經國反強拆鋤殺官員案:律師遭約談 親屬被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3212017111001.html

兩會前被從北京帶回重慶的維權人士冉崇碧被重慶警方刑拘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89.html

湖北孝昌一名嫌犯審訊中死亡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l-03212017110550.html

李喜康、謝穗好遭毆打虐待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321/15617.html

八旬嫗被羈地下室8天 無糧無水死裡逃生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elderly-03212017094028.html

上海反強拆維權人士韓素芳遭酷刑致內傷住院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428.html

胡佳兩會「被旅遊」超時 無法定時服藥健康受損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ml2-03212017111234.html

廣西白虎頭村民謝慶國遭強拆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3212017111055.html

內蒙杭錦旗蒙古族學校牆壁開裂 上千學生家長憂子女安全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3212017110918.html

廣東韶關一托養中心死亡率高發 輿論關注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3212017110118.html

自閉症少年慘死托養中心,弱勢人群處境引發憤怒        [紐約時報]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70321/china-care-center-deaths/

溫州眾基層教會發佈聲明抵制贊成強拆十字架的官方兩會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03/blog-post_93.html

內蒙克什克騰旗牧民政府請願 再次討要草場補貼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03212017110816.html

內蒙逾百牧民抗議征用草場沒補償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erder-03212017092109.html

不滿村官私賣土地 村民阻工遭鎮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nd-03212017085322.html


山東淄博訪民王玉楊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四年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321/15619.html

山東省淄博市張店區訪民王玉楊家屬今天接到判決書,王玉楊被張店區法院一審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刑期至2020年5月18日止。

而此次王玉楊獲罪是因其多次進京「非正常上訪」。去年淄博市截訪人員將王玉楊從北京截回後淄博市公安局張店分局於6月3日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將其刑事拘留,同年的7月8日檢察院批准逮捕。拿到判決後王玉楊的女兒王麗珍對此判決提出異議,她認為以往被處罰決定不能作為此次判刑的依據,並決定提起上訴。

據悉,王玉楊是因遭遇強拆上訪,因上訪被多次拘留,王玉楊被刑拘後,他的女兒王麗珍為了替父伸冤接力上訪,也曾因為上訪被拘留。

山東淄博訪民王玉楊因多次前往北京上訪 被淄博市張店區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3/4.html

2017年3月21日,山東淄博訪民王玉楊因多次前往北京上訪,被淄博市張店區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

據網上公開信息顯示,王玉楊因住房在2009年遭到當局強拆,曾多次前往北京上訪。去年6月,王玉楊再一次被當地政府從北京接回後,被淄博市公安局張店分局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同年7月8日,被批准逮捕。案件於3月21日在張店區法院一審宣判,王玉楊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訪民王玉楊尋釁滋事案宣判 獲刑四年家屬將上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3212017105256.html

山東淄博市一法院3月21日判處訪民王玉楊「尋釁滋事罪」成立,判處四年有期徒刑。王玉楊的家人當庭表示不服,認為法院認定的不少證據是捏造的,決意提起上訴。

王玉楊因住房在2009年遭到當局強拆,曾多次前往北京上訪。去年6月,王玉楊再一次被當地政府從北京接回後,被淄博市公安局張店分局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同年7月8日,被批准逮捕。案件於3月21日在張店區法院一審宣判,王玉楊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王玉楊的女兒王麗珍在得知判決結果後,向記者哭訴說,檢方的很多證據都是捏造出來的,她認為父親是無罪的,她會堅持上訴。

王麗珍:「今天上午說讓9點到那個地方,到了以後,先給別人開了一個小庭。到9點半左右把我爸爸帶上去,讀了好多東西以後,就判我爸爸有罪,給我爸爸判4年。問我爸爸,上訴嗎?我爸爸當時都懵了,就』嗯』,這樣說。他們就把我爸爸給帶走了。我爸爸是沒有罪的。我說我要上訴,我就大聲喊。今天宣判的這些東西全部都是他們捏造的,好多材料都是我爸爸從來沒見過的一些東西。」

記者:「比如說呢?」王麗珍:「就是說,我爸爸強拿他們的錢。我爸爸到北京以後,一直住在旅館裡,他們要給我爸爸報來的路費,讓他回來,這樣給我爸捏造了500元。我爸上訪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要過他們一分錢。還有一次,他們明知道我爸爸是高危病人,還要把我爸爸送到拘留所去拘留。當天晚上我爸爸血壓高到二百四五十,看守所領導害怕了,把我爸爸送到了醫院。他們以這次我爸從拘留所送到醫院看病花了4000多塊錢,給我爸按上了強拿他們4000多塊錢(的罪名)。他們說,我爸爸有訓誡書,嚴重擾亂了北京的秩序。」

記者:「對於這樣的一個判決,你們肯定會提起上訴的,是嗎?」王麗珍:「對,我一定要上訴。並且我要堅持到底給我爸爸申訴、上訴。」

案件的公民代理人張可明向記者表示,王玉楊只是為了自己的權益上訪,並不構成「尋釁滋事罪」,這是一個違法判決,

「這個就是地方法院、公檢法不按法律辦事。他提供的證據,我在法庭都質證了,來源不明,證據都是不合法的。定他尋釁滋事罪,要有強硬的語言和行為,而王玉楊沒有任何這方面的行為。」

張可明說,訪民因上訪而被判刑的案例並不罕見。他認為,這是因為訪民們的上訪影響到了地方官員的政績,

「他這個信訪行為,到北京的信訪部門,到久敬莊、馬家樓,這是共產黨設立的合法場所,牌子上寫的就是替中央分憂,為百姓解難。那麼凡是到這個地方的百姓,然後由地方公安回來拘留判刑,不是證明牌子是黨中央欺騙百姓、殘害百姓的牌子嗎?再就是,信訪行為因為要登記,就影響地方官員的烏紗帽、政績了。這才是他們以這種非法的名義判他們刑的真正的原因。」

王玉楊一家原本屬小康家庭,擁有商舖產業,但一場強拆把他們變成訪民,開始多年被打壓的生活。今年北京人大政協兩會期間,王麗珍準備前往北京探望因遭當局威脅而躲避在親戚家中的母親,結果在北京遭到攔截,被拘留了10天才獲釋。"

因長期上訪被招遠公安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的山東訪民王江峰案3月23日上午9點在招遠市看守所審判庭開庭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3/3239.html

2017年3月21日,因長期上訪被招遠公安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的山東訪民王江峰案。 於2017年3月23日上午9點在招遠市看守所審判庭開庭。

山東省招遠市看守所地址:招遠市溝上鎮龍青路,如果坐大巴車到招遠的話,就是在招遠市長途汽車站下車,之後,在車站裡隨即搭到玲瓏的面包車,4元車票,到溝上鎮下車,往東走大約200米即可。

網上公開信息顯示 ,王江峰原是招遠市蠶莊供銷社主任,2003年被因職務侵佔罪判刑6個月,緩刑1年,王江峰不服判決,堅持上訪申訴,被多次行政拘留,地方當局甚至在2013年對其作出勞教1年的決定,理由是王江峰到聯合國開發署上訪,後在同年七月將其釋放。

2017年3月13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招遠市公安局逮捕的山東訪民王江峰其律師在會見後透露,其是因長期上訪遭招遠市政府打壓,法院法官的證據大部分不是來自其手機上的,法院法官的證據來源不明。

江西明經國反強拆鋤殺官員案:律師遭約談 親屬被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3212017111001.html

江西6旬農民明經國反強拆鋤殺官員一案,繼續受到輿論關注。3月20日,代理律師郭蓮輝要求會見明經國遭當局拒絕,並受到其所在律所和司法局的約談。此外外,當局還持續對明經國的家人進行穩控,兒子被警方拘留,強拆現場的視頻和照片等證據也全部遭到刪除。

「明經國案」持續引爆輿論,連日來相繼有多名律師志願介入案件。江西維權律師郭蓮輝3月20日持家屬委託等相關手續,到南康市看守所要求會見明經國,但被拒絕,警方告之會見需經明經國的辦案人批准,其後以「領導要提審」為由不准律師會見。當天他還接到律所主任及司法局的約談。

郭蓮輝告訴本台,對約談並未感到壓力,將會依法辦案:「我給他們回來把我昨天去南康會見的詳細情況和辦理明經國案子的南康公安分局的刑偵大隊五中隊的中隊長進行了交流和溝通,發表了我對法律上的意見,匯報時間比較長,我沒有感到有壓力,反而感到正氣凌人。明經國這案子我一定會追究事實真相,非常熱點關鍵的大事大非面前,我還是會表現我的態度的。」

與此同時,事後當地警方銷毀證據也被曝光。

江西維權人士宋寧生3月21日,向本台提供了他與明經國兒子明幫偉的交流視頻,對於當局否認拆了明家的房子,明幫偉指說法與事實不符,當時挖掘機已經在推房子的瓦片被其父制止,而當局此前從未出示過相關手續和文件。而事發後,明幫偉的弟弟被警方拘留,其手機中遭強拆的視頻和照片全被刪除。

宋寧生:當初你弟弟好像,我聽他們說,在當時拍了視頻和照片,那現在這些視頻和照片在哪裡?

明幫偉:在他(我弟弟)的手機上面,但是在拘留24小時之內的時候,被那些警官刪掉了,等於他們銷毀了證據,他(我弟弟)是拍到了當時他們拆房屋的證據,然後被他們強行刪掉了

兩會前被從北京帶回重慶的維權人士冉崇碧被重慶警方刑拘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89.html

兩會前被從北京帶回重慶的維權人士冉崇碧被重慶警方刑拘,罪名不詳。

維權人士李小玲日前接到重慶看守所023-58370042打來電話,說冉崇碧被刑拘,看守所轉達冉的原話要李小玲幫她請律師,暫時不知道罪名。

冉崇碧因為四歲女兒被惡徒強姦,遭遇枉法裁判(凶手僅判七年),因而上訪多年,舉牌圍觀以及參與各種維權活動無數,四年內因為二會、聲援香港佔中、圍觀浦志強案等被北京當局刑拘達五次之多。

湖北孝昌一名嫌犯審訊中死亡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l-03212017110550.html

湖北孝昌一名男子近日被河南溫縣警方以涉嫌電信詐騙名義帶走審訊後死亡。河南溫縣警方隨後在網上通報稱,辦案民警涉嫌刑訊逼供,當地檢查機關已立案調查,引發輿論關注。

河南焦作市溫縣公安局3月13日在官方微博「平安溫縣」發佈警情通報稱,該局刑偵大隊3月12日在辦理一起電信詐騙團夥案件中,一名嫌犯死亡。經焦作市公安局督察支隊初步調查,辦案民警涉嫌刑訊逼供取證,溫縣檢察院已立案調查。通報稱,公安機關將積極配合,依法懲處違規違法辦案人員,進展情況將及時發佈。

法新社3月21日援引英文《環球時報》報導稱,這則河南溫縣警方發佈在網上的警情通報,已被瀏覽1300萬次,很多微博用戶對警方的坦誠「點贊」。中國傳媒大學媒介與公共事務研究院新媒體實驗室官方微博發文稱,溫縣警方此舉,可視作為政務公開在中國政務新媒體領域,乃至中國政務公開歷史上的一次極具積極影響意義的里程碑事件。文章說,這是政府第一次罕見地對涉己不當行政作為致他人死亡案,在媒體報導和輿論發酵之前,積極通過新媒體主動發佈的「罪己」政務通告,不護己短,不躲不閃,不遮不掩,不捂不蓋,勇於擔責、依法公示,彰顯出了中國政府政務公開、司法公正和傳播自信的巨大進步。

現在美國紐約執業的項小吉律師3月21日接受本台記者電話採訪時對此評論說,「它及時通報警方涉嫌暴力執法致嫌犯死亡,這應該說是一個正常的做法。談不上是什麼進步,當然與過去相比可以這麼說。我覺得這只是一個個案,不排除它將來有些案子繼續隱瞞,各地的做法不會統一。」

據《湖北日報》3月14日報導,死者朱某是湖北孝昌縣花園鎮人。他是3月11日上午8點左右,在湖北孝昌花園鎮一個早點攤吃早餐時被河南溫縣辦案民警帶走的。朱某的妻子王女士稱,3月12日晚上8點左右,她接到警方通知,說其丈夫朱某已經死亡。3月13日,從湖北趕到河南溫縣的王女士在得到檢察院許可後,在當地的殯儀館看到了朱某的遺體。法新社3月21日報導稱,目前還不知道朱某是在拘留所死亡的,還是曾經被送到醫院接受過治療。

李喜康、謝穗好遭毆打虐待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321/15617.html

今天下午,陝西商洛市75歲老訪民李喜康在國家信訪局遭到保安毆打,手機也被搶去。

到國家信訪局上訪的北京訪民葛志慧發現老人躺在地上,上前詢問得知,老人已經在地上躺了一個小時。而老人被打的原因是老人把上訪材料存在了寄存處,他在要求把材料拿出來時遭到刁難和保安發生爭執被打,手機也被搶走。有訪民報警求助,警方未出警處理。

此外,上海市虹口區維權者謝穗好稱,因兩會維穩她被軟禁期間遭到毆打、虐待和誣陷。

謝穗好是因遭到暴力強拆而進京上訪。3月7日在北京京西賓館被北京警方查獲移交上海方面人員僱傭保安將其遣返,其手機也被搶走不許與外界聯繫,隨後將其送入上海郊區崇明長興島前衛賓館關押。期間屢次遭到毆打虐待,被打的眼底出血。毆打她的女保安自稱懷孕,誣陷謝穗好踢傷了她的腹部。謝穗好報警求助對方以謝穗好非轄區人員為由不予施救,一直被虐待到15日下午釋放。

八旬嫗被羈地下室8天 無糧無水死裡逃生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elderly-03212017094028.html

湖南省郴州市一名79歲老婦,兩會期間在北京被截訪,遣返原居地後受到不人道對待,被囚禁於村官家中地牢長達8天,在沒有糧食及飲水供應下奮力求存,期間只靠地下水維持生命。

曾經與死亡搏鬥的79歲老婦陳碧香周二(21日)向本台表示,她為兒子申冤而上訪北京,在今個月8日,即兩會期間被地方官員暴力截訪,強行帶上1輛汽車押回原居地湖南省資興市楊樹村,囚禁在村書記家中的地下室長達8天,期間監控人員沒有提供飲食,只靠地下室的水維持生命。

陳碧香說:他說你再動,就馬上給你上手銬,我就沒辦法,我這麼大年紀了,隨便你怎麼打,然後就打我關在車上,關在車上又不給我活水,也不給我吃飯,我說我甚麼都吃不下,我要喝水。我現在頭、胸部不行,頭被打到出血,人都把我打懵了。

陳碧香的女兒段春英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陳碧香是在上周五(17日)被釋放回家,之後她陪同母親到郴州市公安局報案,但當局不受理,要她們到郴州市北湖區公安分局,接著又轉到郴州市北湖區下湄橋派出所。直至周一(20日),下湄橋派出所才受理案件。

段春英說:她一回來我就陪她去公安局,也就是地方的派出所,去了他們不受理,他說是在北京(被)打的就去北京辦,我說我們已經在(北京)報了。他們(派出所)昨天才給我媽媽錄筆錄,不然今天又是一樣的不管。

本台記者致電下湄橋派出所了解,但接聽的警員表示沒有接到這個報案。

警員說:甚麼,你是幹嘛的,她(陳碧香)報甚麼案,我沒有接到這個報警。

陳碧香的大女兒段春鳳向本台指,曾追究參與虐待母親的下湄橋街道辦事處人員,惟辦事處指是母親自行跌傷,母親周六(18日)到醫院拿了藥後,因缺乏醫藥費而未能住院,只能在家中養傷。

段春鳳說:他們說是非法上訪,根本還沒有去,她在路上就被抓走,開了一輛黑車子,在路上就打老人家打暈了,打到頭破血流,關了8天,沒有吃東西,靠喝水給她的命保著,現在臉都是蒼白的,身上全都是傷,現在傷口還沒好,(街道辦事處)沒理會,就說是自己摔倒的,不給錢治療。

本台記者致電下湄橋街道辦事處,但電話沒有人接聽。

陳碧香的兒子段建軍,30年前因籌措學費而偷竊價值近百元的廢銅,結果被判入獄2年。在牢房中被人嫁禍指他殺死1名剛進監獄的疑犯,最後被判處死刑,陳碧香自此不斷上訪為兒子申冤。

上海反強拆維權人士韓素芳遭酷刑致內傷住院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428.html

昨天,上海人權捍衛者劉國芳、丁菊英、申琴芳、黃雅琴、蔡培奮、陳三妹、陳建芳等到上海市第七人民醫院住院部2樓29床看望遭酷刑致內傷的韓素芳。

據瞭解:2017年3月6日,在北京欲向第十二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提議的上海反強拆維權人士韓素芳被上海市政府駐京辦截訪人員強制帶回到達上海,關押在上海府村路500號的黑監獄數小時後被上海市浦東新區高東鎮政府信訪辦姓顧的工作人員和警號021386的警察接出該黑監獄門口交給等候在此的五,六個不明身份的人,這夥人立即搶奪韓素芳的手機並對其進行群歐,韓素芳當揚被打昏(見證人:劉國芳電話18016317498)。

隨後,韓素芳被送到一間不明地址的房子裡關押並被繼續毆打,暴徒們一邊用電警棍擊打一邊說:「你跑,打死你,你想和政府作對,你再跑打死你,讓你怎麼死也不知道」。

韓素芳被關了10天,在這10天裡天天嘔吐,吃不下飯,暴徒們責令她喝水,喝水也嘔吐,暴徒們威脅說要把韓素芳戴黑頭套灌腸。

3月15日,遭酷刑折磨得奄奄一息的韓素芳被扔在浦東新區惠南鎮,旁人幫助撥打「110」報警電話,帶去惠南派出所做筆錄,派出所通知家屬送韓素芳去醫院搶救。

胡佳兩會「被旅遊」超時 無法定時服藥健康受損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ml2-03212017111234.html

每年北京召開全國人大政協兩會期間,上至北京下至各地方政府都會採取維穩措施,嚴防訪民赴京上訪,也對所謂敏感人士加強管控,不許他們隨便發表評論。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和湖北潛江市前人大代表姚立法在今年北京的全國兩會期間遭到當局「被旅遊」10多天,近日才獲得自由。胡佳患有肝病,因未被告知「被旅遊」的天數,以致帶備的藥物不足,加上不適應南方天氣而健康受損。

3月初,全國政協會議開幕當天即被帶往廣東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被旅遊」16天後,3月19日回到北京。他對記者說,與往年相比,他估計在兩會結束後就能得到自由,因此只帶備了不到2星期的藥物。可是「被旅遊」期間瞭解到看守他的國保無意在兩會後就立即帶他回北京,他只能把藥物分開服用,加上未能適應南方的天氣,一度患上感冒。

胡佳說︰看守人員應該事先知道,但沒有告訴我,所以我帶的藥就不夠。在這種情況下我怎麼辦?本來是24小時服用的藥,我把它撐長到36小時,或者後來的48小時。我也沒帶醫保卡,我在北京的定點醫院有嚴格的處方藥,因為是肝硬化。而且在這次「被旅遊」期間,南方恰逢回暖天,身體和精神狀態各方面並不是很好,畢竟「被旅遊」是被迫的形式,我得了感冒。

胡佳繼續說,在「被旅遊」16天裡,他輾轉被帶到廣州、珠海、從化、中山等地方,期間貼身有2個北京的國保跟隨著,加上「被旅遊」前在北京已經被控制,差不多1個月的時間失去了自由,沒有見到朋友。胡佳覺得美其名是「旅遊」,但是應該用「流放」更為貼切。

胡佳說︰只能說這次出去有點像流放的,變相的軟禁吧。實際上在這期間我完全沒有辦法接觸廣東當地的朋友,我身邊始終有警察,他們在身邊形影不離地。而且根據以往的經驗,我到廣東跟朋友接觸,他們也會受到當地警方的騷擾和壓力。

此外,湖北潛江市前人大代表姚立法也同樣在兩會期間「被旅遊」,直至3月20日晚上才回家。

姚立法表示,在「被旅遊」的18天裡他被帶到湖南、河南、山西、陝西,最後又回到湖北省,每天換一個旅館,然後被他任職的潛江市實驗小學老師等一共12人,輪班貼身看管。他說,過去一般都在兩會結束後當天或是第二天就自由,但這次卻在會議結束幾天後才能回家。他認為,當局這樣做是為了防止他接受媒體採訪。

姚立法說︰當局不希望媒體採訪我對兩會的一些意見,因為兩會開完了,過3天以上之後基本上就不是一個新聞了。新聞的時效性和新聞性就差多了,我想主要是這樣。當局用學校的人控制我,而且每一天換一個地方,「被旅遊了」。旅遊當然是大家高興的事情。當局是想造成一種錯覺,就是避免社會的指責和批評。

姚立法估計,即使他現在已經得到自由,但緊接著在年底舉行中共十九大會議,估計他也會提前被控制,還有被「旅遊」的機會,有可能當局對他的監控程度會有所提升。

廣西白虎頭村民謝慶國遭強拆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3212017111055.html

廣西北海市銀海區銀灘鎮白虎頭村的村民謝慶國的自有住宅,3月21日上午遭當局強拆,所有財產被埋在廢墟之下。一家人只能露宿街頭。謝慶國表示,他會對當局的違法行為進行起訴、上訪。

江西村民明經國因遭拆遷鋤死鄉官的事件仍在發酵之際,廣西北海白虎頭村村民謝慶國的住宅,在3月21日也成為了廢墟。

本台日前剛剛報導了白虎頭村村民三天前再被當局威脅恐嚇,要求他們搬遷。3月21日上午,數十人入村強拆了村民謝慶國的房屋。

謝慶國當天下午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實施強拆的約有八九十人,他們強行將他家人架出屋外,就開始動手。

記者:「您的家早上被強拆了,是嗎?」謝慶國:「是,全都拆完了。」記者:「當時他們是怎麼樣進行的強拆?」謝慶國:「他來這裡全部都圍住,把我家裡人全都架出來。」記者:「當時來了多少人?」謝慶國:「八九十個人。」記者:「當時您家裡有哪些人在?」謝慶國:「只有我老爸老媽和我愛人。(強拆)沒有什麼徵兆,他突然來這裡,坐一坐,人都齊了,他馬上圍起來,馬上動手了。」記者:「家裡的財產呢?」謝慶國:「全都壓在裡面了,只有把床和被子拿出來,其他櫃子、吃飯的東西全都壓在裡面了。」記者:「能找回來嗎?」謝慶國:「我找了好久,找不到。」記者:「被拆了以後住在哪兒?」謝慶國:「我只能臨時搭在被拆的(房子)旁邊,用傘搭一個棚子。」謝國慶強調,強拆發生後,他曾報警求助,要求警方處理,但對方表示此事不歸他們管,他表示一定會對當局的違法行為進行起訴。謝慶國:「當時我報過警。」記者:「報警之後呢?」謝慶國:「報警之後我問那個警察,他有什麼手續過來?你警察去問政府的,是不是有什麼手續來拆我的房子?他們說這不關我的事。」記者:「房子被強拆之後,下一步您打算怎麼辦?」謝慶國:「肯定要維權的,第一步我肯定要起訴他,第二步,這房子是我老爸的財產,我肯定要上訪的。」

根據現場視頻可見,謝家房屋周圍攔著警戒線,有身穿迷彩服的人員在附近戒備,警戒線內,挖掘機三兩下就把一棟村宅變為廢墟。

村民許坤告訴記者,當局原本還準備拆除另一戶人家,但因為下雨暫時作罷,「下雨,他想拆隔壁的那家,還有一家。後來因為下雨了,他就停了,不拆了,就走了。」許坤還說,他家附近在下午來了十幾人及兩輛巡防車蹲守,目的不明。他的另一戶鄰居同樣也遭到了蹲守。

許坤表示,白虎頭村徵地歷史已有10年,政府當初徵地時打出的旗號是為了「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村民們對此並沒有意見,但後來發現政府徵地,實際上是用來建造商業酒店和娛樂區,這與最初的目的並不符。由於這片土地是村民們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因此他們都拒絕被徵收。2010年,當局曾強拆了5戶人家,之後一度暫停,直至去年11月開始,又陸續進行強拆。當局還採取了停水停電,非法拘禁等方式進行逼遷,有村民家屬遭到株連,被停止工作,還被要求勸說家人同意簽訂拆遷協議。

內蒙杭錦旗蒙古族學校牆壁開裂 上千學生家長憂子女安全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3212017110918.html

內蒙古杭錦旗蒙古族實驗小學及中學教學樓因內外牆壁出現大面積裂痕,引發上千家長擔心教學樓垮塌,不敢送孩子上學。3月20日,杭錦旗教育局召開家長會稱,教學樓主體沒有安全隱患,要家長放心。但有學生家長向本台透露,該教學樓落成後,沒有驗收合格證明。

3月20日,內蒙古杭錦旗蒙古族實驗小學和中學的學生家長擔心學校新建不足五年的教學樓的安全,不敢送孩子上學。

一位家長20日晚間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家長發現學校教學樓的外牆和教室牆壁出現很多裂縫,而且脫落的水泥牆皮用手一掰就斷,引起家長們恐慌。她說:

「蒙古族實驗小學的樓房出現裂痕,所以家長就不送孩子去上學。今天是星期一,從今天開始,部分家長就不送孩子去上學。學校發佈消息說,上面給了400多萬元修建費,要重新修建學校」。

21日,部分學生家長送子女上學,其餘在家持觀望態度。該名家長說,家長要求校方出示建築物驗收合格證,但校方沒有:「家長提出需要學校建築的驗收合格證。但是學校拿不出來合格證。所以出現僵持局面。一部分家長繼續沒送孩子上學。星期一開始,部分家長沒有送孩子上學,今天開始送了。家長當下送孩子上學,害怕樓房不安全。如果不送,孩子如何上學,進退兩難」。

本台記者多次致電杭錦旗教育局和蒙古族實驗小學辦公室,前者的電話長時間無人接聽,後者電話被接到傳真機。

家長們說,當地政府於2009年決定搬遷兩所蒙古族學校,分別是蒙古族小學與蒙古族中學。而學校的舊址地塊出讓給了房地產開發商。當時該校教師們不願搬遷,向旗教育局遞交請願書。2013年,教育局責令兩所學校搬進新校舍,至今該校無建築物驗收合格證等相關證件。

另一位小學生家長對記者說,教學樓有質量問題,他擔心孩子的安全:「質量問題,擔心孩子上學安全,怕那樓塌下來」。記者:全校現在有多少學生?回答:700多人。記者:這所學校蓋了幾年?回答:四、五年,新樓。

兩天前,杭錦旗住房和城鄉規劃建設局就學生家長們的擔憂回覆稱,經專家組核查,蒙古族實驗小學教學樓、宿舍樓等主體結構無質量安全隱患,對核查鑑定過程中發現的一層部分填充牆有斜向裂縫,外牆保溫層起皮、開裂、脫落等,不影響主體結構安全。

一位家長說:「我們杭錦旗總共就兩個蒙古族學校。一個是小學,一個中學,兩學校蓋的都不好,才蓋了四、五年垮塌也不一定。我們學生家長怕出事」。

20號,旗教育局召集學生家長開會,對學生家長進行安撫。教育局官員在會上多次強調校舍安全,還稱可以抵抗八級地震。家長們的訴求是,要求校方及早出示有資質單位的正式紅頭文件,說明裂縫無大礙,希望校方主要領導書面保證,一旦樓房倒塌,將並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等。還要求校方在一週內,滿足家長的要求,否則將採取進一步行動。

目前,不少家長為了孩子的安全,正在設法替孩子選擇其他學校就讀。

廣東韶關一托養中心死亡率高發 輿論關注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3212017110118.html

日前,廣東韶關一托養中心因15歲自閉症患者死亡後,爆出僅兩個月內,該中心至少已有20人死亡事件,其中還涉及官員親屬參與經營的內幕。

廣東韶關新豐縣練溪托養中心日前被曝光在今年1月至上月18日的49天內,已有至少20人死亡。據媒體報導,托養中心的房間每個僅約15平方米大,內有半米高的水泥床,10幾個人睡在上面。廁所也在房內,因沒有沖水系統,房間臭氣熏天。大部分「托養者」均瘦至「皮包骨」。

更令外界嘩然的是,該托養中心在財務上與官員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其帳目由當地官員的家屬打理,每年盈利一、兩百萬以上。另有報導引述救助站人員指,他們2011年至今。向托養中心送去200多人,6年來有近百人死亡。

事件瞬間引爆網絡輿論一邊倒地炮轟政府,拿著國家的補貼當盈利,虐死流浪人員喪盡天良。公眾號「王伏井」指:「官商不分的人利用制度漏洞和職務之便,不顧托養人員的生命安全瘋狂斂財,而被托養人員卻在看似完美溫暖的制度掩蓋下,一步步被制度內的人推向死亡深淵。」

有網民質疑:死了20個警察局都不知道才怪了,死亡事件會沒有警察介入嗎?對此,網民乒乒乓乓回應,警察就算知道不想往這送又能送到哪去?警察局養著?自己家養著?他送過去就是按程序辦事。

也有網民要求當局調查,部分托養中心的死者器官被摘的傳聞。一名網民接受本台採訪時稱,按照托養中心733人計算,死亡率超過了20%,事件令人感到驚訝和痛心:「幾年就死了幾百人,非常法西斯和殘酷的魔窟,對一些流浪人員太沒有道德和人性了。」

韶關市政府3月20日發佈通告指,該托養中心不具備托養條件,民政部已經與3月2日取締該中心。對733名托養對象進行安置,已扣查經營管理的4名負責人。

對此,有網民反問:不具備托養條件為什麼公安機關還往裡送?等死了人才發現不具備條件嗎?

帶著其不具備托養中心的條件,但卻又通過部門審批的疑問,記者致電韶關市民政局,但對方在得知記者身份後拒絕接受採訪。

記者就此在網上檢索該中心的相關消息,仍能發現深圳市民政局的網站上還有題為《市民政局副局長楊春生帶隊考察新豐縣練溪托養中心》的新聞,文中提到:我局對流浪乞討人員的托養工作也非常重視,認為練溪托養中心在管理設備上較為完善,能在居住環境、醫療護理、食物衛生等方面要保證安全。

關注事件的新公民運動參與者李剛告訴本台,現有體製造成分配不公,權力沒有監督,底層百姓的命運注定悲慘:「練溪可能也不是個案,造成這個事情的直接原因是這個社會是為了錢,為了錢可以做到沒有底線沒有道德。這個案例是因為托養中心為了省錢,從人員開支到吃住,能省就省。民政部門的撥款從中層層盤剝,蛀蟲很多,所以最終導致社會最底層直接落實到資金是非常有限的。這個事情深層次的原因還是因為體制,這個體制注定造成分配的不公平,權力是沒有監督的,所有的權力都是向上負責,底層的百姓沒任何權利,命運是最悲慘的。」

自閉症少年慘死托養中心,弱勢人群處境引發憤怒        [紐約時報]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70321/china-care-center-deaths/

週一,中國南方一家流浪人員「托養中心」惡劣的條件激起了公憤。媒體報導稱,短短數月間,那裡就有至少21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患有自閉症的少年,他死前吃喝的是骯髒的食物和水。

廣東韶關這家托養中心的托養對象頻頻死亡的消息,由一家國有報紙以一篇不同尋常的揭露性報導公之於眾。此事引得中國公眾普遍憂心於政府對待窮人和弱勢群體的方式,尤其是那些在中國城市中很容易遭受歧視和拘禁的農村移民。

由於過往的虐待案讓中國共產黨處境被動,政府部門迅速採取行動,以應對人們對於韶關這家托養中心的憤怒質疑。此類中心旨在照料窮困潦倒者、精神不健全者以及與家人分開的老年人,但批評人士稱,當局把城市街頭許多「有礙觀瞻者」都送了進去。

關於該托養中心人滿為患、工作存在疏失的報導顯示,政府付出的努力遠遠不夠。15歲已逝少年雷文鋒的家人譴責官員在他於去年從父親身邊走失後,沒有給予他足夠多的照顧,也沒有盡力幫他尋親。

「我們的初衷很簡單,」雷文鋒的叔叔雷洪勇週一接受簡短的電話採訪時說,「我們不想以後國內再有此類事情發生。在安全救助方面體制要更完善,希望國家能做得更好。」

週一,《新京報》報導了雷文鋒於去年12月孤獨死去一事。《新京報》稱,來自韶關這個無家可歸者托養中心附近一家殯儀館的記錄顯示,今年以來,該中心至少另有20人死亡。官員週一既未證實這一估計,也未提出異議。

習近平治下的中國媒體機構面臨著日益收緊的審查。但有時候,醜聞的傳播速度比官員的行動速度要快,此外也存在中央政府允許記者曝光地方政府不端行徑的情況。在這一事件中,內幕的曝光迫使韶關官員忙於平息公眾和新聞媒體的怒火。

「這是人性之殤。」《新京報》的一篇社論稱。「到底有多少雷文鋒死在這個托養中心、為何死在這裡,值得追查。」

據官方媒體報導,週一晚些時候,韶關當地官員宣布,發現該托養中心存在托養對象死亡的情況後,他們已於三月初將其取締,並對四名責任人開展調查。官員們沒有公布死亡人數。

很多人都對相關報導做出回應,要求當局披露更多信息,並採取更多舉措幫助走失的無家可歸者。

「雷文鋒之死突顯了什麼問題?」與Twitter類似的微博上有人這樣評論。「突顯的是人命不值錢。」

「如果不存在虐待,死亡率會這麼高?說出來誰信?」另一位微博用戶說。「不能讓這些可憐的人不明不白地死去。」

雷文鋒的父親雷洪建曾花費數月時間尋找自己的兒子,並以描繪嚴酷尋子歷程的網帖吸引了記者的注意。如果不是這樣,這家托養中心的惡劣條件或許就不會被曝光。

來到該中心約六週後,雷文鋒於去年12月在醫院去世。當時,這名於去年8月溜出與父親同住的宿舍的溫和安靜的少年,已是瘦骨嶙峋。

「他渾身傷痕累累,」雷洪建寫道。「這些流浪失智人員如塵埃般死亡。他們最最弱勢。」

雷洪建來自南方省份湖南,他的妻子在老家照顧著另外兩個更小的孩子。2015年,雷文鋒到深圳與父親同住。深圳隸屬於中國南方的廣東省,是一個有著很多工廠的喧囂城市。

雷洪建在一家電子廠打工,上班時會把雷文鋒帶過去,讓他在一間辦公室裡看一整天電視。

週末,父子倆會到外邊逛逛。雷文鋒走失前的那個週末,父親帶他去了一個公園,兩人吃了披薩以及雷文鋒最喜歡的榴槤。

據《新京報》報導,那天晚上,雷文鋒罕有地表達了自己的想法——他跟父親說,「下次還去。」但幾天後,雷洪建早上醒來,發現兒子的床是空的。

「我發現後急瘋了,」雷洪建寫道,「發動親戚、工友二十餘人,尋找了一個星期,毫無線索。」

雷洪建沒有放棄。他通過網路、電台和一份報紙發布了尋人啟事。他找到的影像片段顯示,雷文鋒北上前乘坐過一趟地鐵和一輛公車。

但這條線索逐漸失去了時效。

當雷洪建及其家人絕望地搜尋時,雷文鋒到了官方手中。失蹤不足一周後,他在深圳附近工業地區東莞的一個公車站暈倒,被警方發現。當時,由於走路太多,他的腳底已走爛,警方將他送往一家醫院。

十天後,醫院把雷文鋒送進了東莞的一家流浪者「救助站」,沒過兩個月,救助站又把他送到了韶關的這家托養中心——韶關位於北邊120英里處。在託管中心,他和被關在裡邊的其他數百名無家可歸的救助對象待在一起,其中很多都是上了年紀或精神不健全的人。

媒體的報導以及雷洪建發布的關於尋子歷程的網帖顯示,韶關這家託管中心的問題,只是導致雷文鋒死亡的一連串失誤中的一環。

雷洪建說,官員們沒能在一個失蹤人口數據庫登記雷文鋒的信息。中國每年有數十萬人失蹤,政府一直試圖建立一個更為穩固的安全網,以便照料他們並幫助他們與親人團聚,尤其是那些可能遭到了拐賣的兒童。

雷洪建說,東莞這家託管中心給當地一家電視台發去了一則尋親啟事和一張雷文鋒的照片,電視台將啟事連續播放了三天,每次的播放時長都非常短。雷洪建說,或許本可以挽救雷文鋒性命的關鍵時機被錯過了,當時他在網上和報紙上發布了從未自官員那裡得到過反饋線索的尋人啟事。

「我天天在那網上查,要是他們早點登記,我早點找到,我兒子也不至於莫名其妙地死去, 」雷洪建寫道。

雷文鋒之死讓雷洪建和其他一些人聯想起了臭名昭著的孫志剛事件——孫志剛於2003年在廣東被拘留期間死亡。作為一名年輕的設計師,孫志剛在一家關押那些沒有有效證件的移民的拘留中心被毆打致死,此事引發極大爭議,導致時任總理溫家寶取締了那些拘禁中心。

流浪人員托養中心則幫助填補了此舉製造的空缺,儘管政府表示它們是福利設施,而非懲罰性設施。

韶關這家托養中心由承包者經營,他們在2010年接手該中心,隨即開始接收無家可歸者並從當地政府那裡收取款項。據《新京報》報導,前員工稱,該中心似乎人滿為患。

該中心所在地新豐縣縣長週一晚間表示,官員們尚未確切掌握託管對象死亡人數。但馬志明縣長在一個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該中心的條件顯然非常糟糕,其中包括飲食衛生不達標。

他還提到,有證據顯示,一些政府工作人員涉嫌違紀參與其運營,似乎還為其提供了保護。

雷文鋒的死因目前尚未明確。托養中心在雷文鋒看上去頗為虛弱之際將他送進了一家醫院。但他吃得越來越少,捱了一些日子便去世了。當時距離他的16歲生日還有一個星期。

一名醫生在報告中稱,雷文鋒體內長有一個消化道腫瘤。但據媒體報導,另一份醫療報告顯示,他死於沙門氏菌感染。央視新聞客戶端週一報導稱,他「死亡的一個原因,是吃喝了不乾淨的食物和水」。

記者週一聯繫上了雷洪建,但他拒絕回答與兒子的死有關的問題。不過,他在網帖中回憶,得知救助站收留過兒子時,他的心情曾陡然輕鬆許多。一個朋友幫忙查過救助站的內部記錄以後,他把電話打了過去,渴望在分別數月後再次聽到兒子的聲音。

「我當時很開心,很激動,」雷洪建說。「一問,是有這麼一個人,但他們告訴我,孩子已離世。」

溫州眾基層教會發佈聲明抵制贊成強拆十字架的官方兩會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03/blog-post_93.html

近日,一份署名溫州眾基層教會的聲明中寫到,由於浙江官方基督教協會及三自愛國會支持強拆十字架,助紂為虐,故強拆十字架後到官方神學院讀書的神學生,畢業之後溫州各教會皆不接納,而官方教會按立和冊封的牧師、長老等,溫州各教會也不承認和接納。

這一聲明表達了溫州眾多堅持聖經真理的教會的無畏立場,也是對當局踐踏信仰權利和宗教自由的惡行的抵制和譴責。

內蒙克什克騰旗牧民政府請願 再次討要草場補貼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03212017110816.html

3月20日和21日連續兩天,內蒙古自治區克什克騰旗的百多位牧民不滿當局拖欠草場補貼款,前往旗政府抗議請願。

3月20日及21日,赤峰市克什克騰旗各蘇木的蒙古族牧民連續兩天到旗政府請願,要求官員盡快發放2016年度草場禁牧補款貼。請願者稱,該旗牧民為響應政府提出的「退耕還林」政策,他們放棄放牧,因此草場補貼成為他們重要經濟來源。當局停發補貼款,令他們的基本生活失去保障。

一位蒙古族人對自由亞洲電台說,本週一(20日)的請願者達兩百人:

「克什克騰旗幾個蘇木的牧民們前往旗政府,要求政府補發2016年的草場補貼款。克什克騰很多以牧業為主的蒙古族人,過去全年的草場補貼款一直沒有發。政府在內蒙古實行禁牧政策時,答應以草場補貼等形式保障牧民的生活,但是在現實中,政府官員往往違背自己的承諾,違反自己的政策」。

在牧民提供的現場圖片和視頻中,可見請願者在旗政府大樓前拉起以蒙文書寫的橫幅,敦促政府發放禁牧補貼款。現場有眾多蒙古族人進入政府大樓後,在電梯口遭遇特警攔截,雙方發生爭執。

一位蒙古族人稱,20日晚,政府答應以牧民對話:「當晚7點,政府又與牧民對話,說很快將村牧民的兩個草場補貼下發,但大部分的人還沒有獲發」。

21日中午,一位要求匿名的牧民告訴記者,他們與政府的對話沒有取得成功,因此當天再度到旗政府請願:「去要我們的補貼,昨天沒有合適的答覆,今天又去請願。今天上午又去了一百多人,現在還有人走在路上的五、六十人,還沒有到達」。

記者:草場補貼,是怎麼計算的?回答:每一畝算的,一年給一次。我1700多畝,一年有近8000元。今年說是漲了,不知漲多少。該牧民稱,旗政府以往均未拖欠草場補貼款。但自去年開始,停止發放,也無說明理由。

據瞭解,去年初以來,內蒙古烏拉特中旗、達茂聯合旗、阿拉善左旗等地的牧民,先後多次發起討要禁牧補貼款的請願行動。在牧民抗爭及海外媒體的關注下,部分牧民獲得禁牧補貼款,但2016年度的禁牧款再度被當局推諉。

蒙古族異議人士哈達對記者說,內蒙地方當局拖欠牧民補貼款的情況,在當地非常普遍。他強烈要求當局立即兌現承諾,發放補貼。他說:「這種事情在內蒙無處不在。牧民要求獲得草場補貼和反抗大批漢人湧入草原開礦,侵佔和破壞草原的所作所為是合法行為。我代表南民聯和南蒙聯表示完全支持」。

流亡海外的蒙古族維權領袖席海明表示:「內蒙古作為一個自治的民族,土地被你們剝奪了,你們又左騙右騙,一會說給草場費,到時候不給。牧民去找你們,你們不是給補貼,而是把牧民抓起來。現在是牛羊也沒了,地下的資源讓你們掠奪了。最後內蒙成了一片廢墟」。

席海明說,內蒙古作為一個民族自治區,目前連生存權都被剝奪,又何來自治。他認為,當局此舉最終將觸發大規模抗議行動。

內蒙逾百牧民抗議征用草場沒補償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erder-03212017092109.html

內蒙古赤峰巿克什克騰旗逾百牧民,週一(20日)舉牌遊行到旗政府,抗議草場被征用但沒發放補貼,遭數十名公安阻止。海外蒙古人權組織指,當局鼓勵任意開礦,導致牧民草場被侵佔。

總部在紐約的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發言人恩和巴圖週二(21日)表示,百多名內蒙古牧民到克什克騰旗政府所在地抗議,公安機關派人在辦公樓阻止,表示政府會跟他們談判,但牧民不相信,每次抗議當局都叫他們登記,其後沒有解決,他們堅持抗議數小時,政府人員答應與牧民代表約談,他們對當局不抱希望。

恩和巴圖說:政府說要跟他們判,但是牧民還是不相信,政府一直跟他們說,每次他們要抗議,當局經常說要解決他們的問題,但是從來沒有解決。很多牧民說要繼續抗議,一直到他們的問題解決。

近年來,很多中國開礦公司到克什克騰旗開礦,並有其他大型項目由外來公司投得,在當地征用草場營運,但沒發放補貼,造成牧民沒有生計,他們原靠牧畜維生。恩和巴圖又指,當地牧民一直為此事上訪及抗議,去年曾發生特警向牧民向天開槍警告,威嚇阻止牧民請願抗議,當局又不准牧民接受外媒採訪。

記者致電克什克騰旗政府,電話沒人接聽。

赤峰巿一名內蒙居民表示,克什克騰旗有草場及山區,哪裡牧區很多,草場多被征用,牧民沒法維生。自2014年起,當局陸續發放草地補貼,按照國家規定每年給一次,以草場畝數補貼,有些地方獲發放草場補貼,但部份地區則沒有,不清楚原因。

蒙古居民說:有的地方給、它有的地方根本沒給,國家都有規定,一年給多少補貼。應該有這回事,否則他們去瞎鬧什麼。牧區他們吃什麼,他們都是養牲生活的。

從牧民拍攝的視頻可見,大批牧民手持寫上蒙古文的紅色橫額,遊行至旗政府,沿途沒有喊口號,其後進入政府大樓內舉橫額抗議,遭公安攔阻,並有公安拍下牧民現場情況,牧民在大樓內與政府人員理論。

不滿村官私賣土地 村民阻工遭鎮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nd-03212017085322.html

廣東省中山市逾百名村民,不滿政府私賣集體用地予開發商牟利,半年來每天到工地阻工,周一(20日)及周二連續兩天遭警察驅趕,先後共10多人受傷,另有10多人被拘捕。

坦洲鎮龍塘村村民杜先生周二(21日)對本台表示,早上仍有10多名村民在工地上搭起帳棚阻工,有城管於早上拆去帳棚,下午警察到場將阻工村民全體拘捕。

杜先生說:拍照的(村民)又抓,旁邊站着的又抓,全部也是村民來的,村長要求他們(警察)放人,他們不放,如果按照他們警察來辦事的,應該是按照聚眾鬧事處理的。

而於周一(20日),近70名村民阻工時,卻與現場過百名工人及警察發生衝突,導致多人受傷。

杜先生說:它(開發商)請了一批人,大約有50人,來到的時候就動手打村民,警察來了,但不是幫助村民的,更使用盾牌推村民,我的媽媽就被武警以盾牌,3個人將我的媽媽拋出去,很多人都是這樣受傷,開發商的人手拉着手對抗,所以沒有受傷,10多個村民受傷了,有些村民被打腫了,有些碰傷,嚴重的就入院留醫了。

他表示,雖然發生衝突,但政府仍不作為,沒有交代土地私賣的問題。他指,鎮政府於80年代向村民徵地興建一間磚廠,但是於磚廠結業後,政府一直都沒有將農地還給村民,村民於去年10月發現工地上有工人施工,於查問下,才得知這塊屬於700名村民的公共用地已經賣予開發商。

另一名村民陳小姐對本台表示,村民現在與政府及開發商仍然未協商好賠償的問題,於是由去年10月起,每日都會到工地把守,阻止施工。他們多次到市及鎮政府反映問題,但是,到現在事情仍未解決。

陳小姐說:這些農地是被(政府)賣了出去,是在村民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土地賣了出去。

記者問:你們有沒有收到賠償了?陳小姐說:沒有呀,現在(政府)就覆蓋所有消息,完全不給村民解決問題,你叫她(政府)當面給個解釋,她就是不給解釋,情況就是這樣的。

她表示,若果政府再不理會村民的訴求,村民就會計劃下一步行動。陳小姐說:就是一種很敷衍的狀態,現在的行動,就是打算向廣東省(政府)反映,之前亦有打算打官司的。

本台就事件致電鎮政府宣傳部查詢,當值人員表示正在處理事件。當值人員說:這件事我們現在調查當中,而且這件事是牽涉到一些糾紛,現在仍在查實當中,我們這裡是一個宣傳部門,不是處理案件的部門,所以具體情況不是很了解。

當值人員又要求本台留下電話號碼,待有最新消息時,就會聯絡本台。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