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2017 謝陽酷刑事件起爭論。檢察院力證謝陽沒受酷刑,百律師反駁官媒鳳凰衛視等提出反酷刑分析意見並促公開報告。辯護律師近期被禁止會見謝陽。

謝陽酷刑事件起爭論 百律師反駁官媒      [自由亞洲電台]        h … 繼續閱讀 →...

謝陽酷刑事件起爭論 百律師反駁官媒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3032017084824.html

檢察院力證謝陽沒受酷刑 律師促公開報告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3062017070122.html

謝陽的辯護律師近期被禁止會見謝陽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82.html

709大抓捕事件 就鳳凰衛視等媒體播出的有關江天勇和謝陽案視頻文章 律師提出反酷刑分析意見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3/709_36.html

709大抓捕事件 信陽市公安於江天勇其父母家威脅江天勇年齡不小 早出來為二老送終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3/709_6.html

遼寧維權人士姜家文被帶離北京失聯 黑龍江民主人士於雲峰被行政拘留十天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35.html

疑趙春紅因「兩會」維穩被北京公安刑拘,珠海傷殘軍人穩控中陳風強發表聲明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6.html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總第507期(2017年2月27日-3月5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5072017227-35.html

新疆建設兵團基督徒舉步維艱 辦戶籍、購房補貼、低保屢受刁難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03/blog-post_14.html

中國民主黨創黨元老、湖南大學教授佟適冬教授突然逝世 民主人士紛紛哀悼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7.html


謝陽酷刑事件起爭論 百律師反駁官媒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3032017084824.html

中國官媒聯合報道,指709案謝陽律師受虐事件純屬虛構後,支援謝陽的法律後援團百名律師群起反擊,要求湖南省檢察院立即對刑訊施暴者提控。發表筆錄的陳建剛律師也發表聲明,怒斥官媒撒謊。

從週三(3月1日)晚間開始,多家官媒相繼發出“謝陽遭酷刑是為迎合西方而捏造”的報道,指另一被捕律師江天勇承認炮製謝陽受酷刑消息,而謝陽亦自證在看守所待遇良好。官媒還引述謝陽獄友,及湖南高檢一個調查組的報告,指謝陽未受酷刑。

曾遭受嚴重酷刑,目前被軟禁在陝北老家的維權律師高智晟,指責這場是輿論審判。

高智晟:你看他這種採訪非常邪惡,可以說在全人類文明的共識下他們都裸奔了。因為這裏面必有讓他們感到不安的東西。

謝陽刑訊逼供案控告團的百名律師週四發表聯合聲明,舉出諸多證據以證實當局對謝陽的酷刑真實存在。聲明還要求湖南省檢察院立即受理,對向謝陽施暴的人員提起的控告;允許調閱監控錄影和謝陽的全部審訊筆錄,召開公開聽證會;及立即允許律師會見江天勇對證。

律師馬連順向本台介紹,他週五(3月3日)趕至湖南高檢,再次提交對施暴謝陽人員的控告信,要求檢方受理。

馬連順:記者是如何進入關押江天勇的地方的?記者去會見在押犯罪嫌疑人從來是沒有法律規定的;看守所實際上也是在監聽的,可以把監聽的資料也放出來;發出來的這些東西也是有謝陽簽字的,正兒八經形成的筆錄作為證據,他們採訪的江天勇編造的證據遠遠沒有這份筆錄的證據可靠。

謝陽的律師陳建剛也發表與謝陽會見的經過,駁斥官媒失實之處。

陳建剛:環球時報,中央電視臺他們突然之間報導謝陽、江天勇的事情是為了討好組織呢還是按照組織的旨意辦事?我不得而知,但他們這樣辦事不但是沒有把地洗乾淨反而是給組織臉上抹了污點了,他們也沒有把酷刑的事情否決掉。謝陽說他現在一天能睡9個小時,這不能否定他在一年半之前曾受過酷刑。

陳建剛表示正考慮控告環球時報和鳳凰衛視等多家媒體。

檢察院力證謝陽沒受酷刑 律師促公開報告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3062017070122.html

大陸官媒早前聯合發布“謝陽受酷刑是揑造”的消息,又透露湖南省檢察院的調查,證實謝陽沒有受酷刑對待。謝陽的代表律師陳建剛反駁調查的結論,並透露被禁止會見謝陽。另外,709案律師的家屬向全國兩會進言,要求防止酷刑虐待。

環球時報及鳳凰衛視等媒體,早前公開謝陽否認遭受酷刑消息,當中指湖南省檢察院成立8人調查組,獨立調查後證實謝陽並沒有遭遇酷刑。謝陽代表律師陳建剛周一(6日)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謝陽受酷刑的消息傳出已久,但檢察院到上月才成立調查組,質疑調查的目的,又要求當局公開調查報告內容。

陳建剛說:我們律師包括家屬對於謝陽案的控告,從謝陽失蹤以後一直傳在,而檢察院一直對這種訴求、控告保持漠視,所以他們成立調查小組,目標不是為了針對謝陽調查是不是存在酷刑,而是為酷刑這件事洗底,這才是他們的目標。

陳建剛透露,謝陽遭酷刑對待的消息對外公開後,看守所禁止代表律師會見謝陽,斷絕接觸外界的消息。

陳建剛說:謝陽唯一了解信息的渠是到我們兩位辯護人,很可惜現在由於我們會見了他,了解他遭受酷刑的真相,並且對外公開,長沙看守所現在已經禁止我們去會見了,所以謝陽現在又淪落到完全陷入公職人員手中,我非常擔心謝陽下一步遇到的遭遇。

官媒又點名批評陳建剛造謠生事,陳建剛對此感到威脅,又預料當局可能對他採取強制拘留等措施,及遭受酷刑。他指在當局威脅下,或會出現鏡頭前認錯,甚至指證他人,但強調屆時的行為絕非自願。

陳建剛說:在酷刑之下,在拿妻子女兒生命威脅之下,我能堅持得住?我沒有這個信心。所以我要在被抓之前,提前發放消息,如果我被抓以後,在酷刑之下,我會照他們的要求,背那些台詞表現一翻,將來我說的都是台詞,大家不要相信。

另外,709案律師的家屬向兩會寄呼籲書,要求就防止酷刑對待提出議案,指709案中的嫌疑人疑似遭受酷刑對待,但當局對於酷刑虐待預防和追責不力,檢察院和法院有意迴避監督制衡責任,因此希望有關部門改進情況。不過,其中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接受訪問時相當顧忌。

李文足說:抱歉,不好意思,我現在不方便。記者問:你的處境現在不方便嗎?李文足說:沒有,沒有,我現在不想說,不方便,謝謝了。

呼籲書中指官媒既然一再表明酷刑是律師和家屬們捏造,那麼為何不讓家屬聘請的律師會見,質疑當局的做法難令家屬信服。

謝陽的辯護律師近期被禁止會見謝陽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82.html

2017年3月6日,本網獲悉:謝陽的辯護律師近期被禁止會見謝陽。

繼2月28日、3月1日劉正清律師被拒絕會見以後,2017年3月6日,陳建剛律師再次預約會見,前台接待電話,接聽後,半秒之間掛掉,原本與律師保持聯繫的胡所長表示不能接受預約,能否會見的答案是「你等著吧」,然後匆匆掛斷電話。目前,當局對謝陽遭受酷刑被曝光異常惱怒,遂執法犯法不准律師會見。

謝陽辯護人陳建剛律師今天在發給長沙第二看守所胡副所長發出信息說:

「長沙第二看守所胡副所長你好:

我是謝陽的律師陳建剛。由於我多次會見謝陽,我們多次見面,且留有電話,想必你不會忘記。現在我和劉正清律師會見謝陽都遇到障礙,上個月28日持續到本月2日,劉正清律師要求會見謝陽被禁止,今日我預約會見又被拒絕。

可以預約會見本來是我們的約定,有困難撥打你的電話也是你的承諾,時未及旬,想必不會善忘若此。

本人陳建剛律師和劉正清律師繼續預約會見,請在可以批準會見的時候通知我們。

謝陽辯護人陳建剛律師 2017年3月6日」

 

709大抓捕事件 就鳳凰衛視等媒體播出的有關江天勇和謝陽案視頻文章 律師提出反酷刑分析意見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3/709_36.html

2017年3月5日,就鳳凰衛視等媒體播出的有關江天勇和謝陽案視頻文章 覃臣壽律結合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關於中國第五次定期報告的結論性意見》提出反酷刑分析意見。

下附覃臣壽律師的《基於鳳凰衛視等媒體播出的有關江天勇和謝陽案視頻文章涉及的反酷刑意見(結合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關於中國第五次定期報告的結論性意見》進行分析》全文

一、湖南省人民檢察院組成的調查組不具有合法性,違反了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關於中國第五次定期報告的結論性意見》(以下簡稱結論性意見)第23條,該條要求作為締約國的中國政府,要建立一個獨立的監督機制,以確保及時、公正和有效地調查所有關於酷刑和虐待的指控,要求採取必要措施,確保:a、在獨立監督機構的調查人員和酷刑及虐待的行為嫌疑人之間不存在任何機構關係或上下級隸屬關係。顯然,酷刑實施嫌疑人有部分為長沙市人民檢察院人員,其與湖南省人民檢察院有上下級隸屬關係。b、獨立監督機制能夠不受任何干涉地履行職能。顯然,湖南省人民檢察院的調查中不是獨立監督機構,人員組成及調查程序不透明,無法判斷或者完全不能不受干涉的履行職能。c、被指稱的酷刑和虐待的行為人立即停職,直至調查過程結束,特別是在行為人不停職便有可能再犯所控行為、報復指稱的受害者或阻礙調查的情況下。在謝陽家屬、謝陽辯護律師及謝陽本人對酷刑實施人提起控告之後,據謝陽及其律師陳述,在看守所其曾經受到看守所民警袁進(音)的毆打虐待,而最近一段時間,其律師劉正清、陳建剛律師被非法拒絕安排會見謝陽,據說謝陽連續被專案組提審,而專案組多名人員之前也涉嫌對謝陽實施酷刑虐待。顯然,本次調查期間,相關酷刑實施嫌疑人並無一人被停職,並極有可能實施了對謝陽的威脅、恐嚇,阻礙真相的披露。d、及時有效和公正的調查所有關於酷刑或虐待的舉報。謝陽家屬、謝陽辯護律師及謝陽本人、馬連順等多位律師都對酷刑實施人提起舉報、控告,但至今湖南省人民檢察院並沒有進行公正調查,並告知舉報人、控告人相關調查程序、結果。f、被懷疑犯有酷刑或虐待的人員得到應有的起訴,如罪名成立,應處以與行為嚴重程度相符的刑罰,並為受害人提供適當救濟。至今為止,謝陽被酷刑一案,並無一人受到酷刑罪名的起訴。g、對公安人員實施酷刑和虐待的指控進行徹查,對其偵查和拘留期間的行為進行有效司法監督、公眾媒體監督,將管理看守所的權利從公安部轉移到司法部。h、即使是中國政府關於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結論性意見的後續答覆材料(以下簡稱後續答覆)在第三點提到「酷刑指控調查的獨立性(第23段)」,也並不能證明對謝陽的酷刑獲得了獨立性的調查。

二、江天勇、謝陽均在審前被長期單獨羈押、在秘密的所謂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違反了《關於中國第五次定期報告的結論性意見》第10條、11條、12條、13條、14條、15條。公安人員在沒有獨立監督的情況下長時間實行羈押,增加了被拘留者遭受虐待甚至酷刑的風險。律師被以案件涉及國家機密為由拒絕會見,並拒絕向嫌疑人家屬發出拘留通知,江天勇被行政拘留十天的法律文書,至今沒有送達家屬(後續答覆第一段大篇幅內容的帶來極大諷刺)。指定的「監視居住」視同秘密拘禁,時間超過六個月,沒有告知家屬和律師拘留的地點和時間,而拘留地點沒有任何監管滅蠅監控的設施。顯然,作為締約國,並沒有在法律和實踐中確保被拘留者從拘留開始時便得到所有法律保障,包括禁止酷刑委員會第二號一般性意見第13段和第14段提到的保障:保有被拘留者正式名冊;被拘留者有權被告知其權利;被拘留者有權迅速獲得獨立的法律援助、獲得獨立的醫療保健服務和聯繫其親人;需要查看和訪問拘留和監禁地點的公正機制;以及為被拘留者何有遭受酷刑和虐待危險的人提供司法和其他補救辦法,使他們的申訴能夠得到迅速和公正的審理,並使她媽呢能夠維護其權利並對其拘留或待遇的合法性提出質疑。當局應該:a、廢除《刑事訴訟法》中允許在危害國家安全、恐怖活動、重大賄賂或涉及國家機密的案件中限制獲得律師代理和通知親屬的權利的條款。b、作為緊急事項廢除《刑事訴訟法》中允許對嫌疑人在指定地點執行監視居住、構成事實上的隔絕拘留的條款。c、按照國際標準,限定單獨關押監禁作為最後手段,儘可能縮短時間,並保留司法審查的可能,應該制定作出單獨監禁決定的清晰具體標準,說明其實施方式、種類和最長期限。d、廢除秘密羈押設施和地點,建立一個監測拘留場所的獨立監督機構,有權進行不受阻礙和不作提前通知的視察,該機構的建議應以及時和透明的方式予以公佈,當局應根據其調查結果採取行動,允許國內和國際人權機構和專家訪問羈押場所,批准《公約任擇議定書》。

三、作為律師的江天勇(律師身份其並不因為律師證沒有年審而被剝奪)、謝陽的受迫害(結論性意見第18條、第19條),作為2015年709事件大規模打壓律師的一部分,顯然屬於對履行職責的律師侵權的升級版本,除了拒絕給予「敏感」律師年度重新登記(江天勇、唐吉田、劉巍巍等)、取消律師執照、暫緩執業(李金星律師)和律師被暴力侵犯(吳良述律師在南寧市青秀區法院被暴力毆打、扯爛褲子)等,還有司法部違法制定的為實施《律師法》的兩個管理辦法、對「嚴重擾亂法庭秩序」「炒作」的任意解釋,有損法律確定性原則,並在現實中在解釋和適用方面被濫用,眾多律師擔心受到報復而不敢對酷刑伸張正義。當局應停止因律師依公認的專業職責改採取的行動而處罰律師,立即釋放江天勇、謝陽、李和平、王全璋、周世鋒等律師。a、確保對所有侵犯律師人權的行為開展及時、徹底和公正的調查,對責任人進行審判和依據行為的嚴重程度予以懲處,並為受害者提供救濟。b、毫不遲延的採取必要措施,確保建立一個完全獨立和自負監督的律師行業,使律師能夠履行其所有職責而不受到恫嚇、騷擾或不適當的干涉。c、依照國際標準對影響法律行業運作的所有立法進行審查,以期修正有損律師獨立性的條款。

四、709大肆抓捕、拘留律師,對秘密拘留和強迫失蹤的普遍適用,違反了結論性意見第42條及《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蹤國際公約》,強迫失蹤是指政府部門或官員,或者代表政府行事、得到政府支持、同意或默許的團體或個人,違反當事人意願將其逮捕、拘留或綁架,或剝奪其自由,最後又拒絕透露他們的命運或下落,或拒絕承認剝奪了他們的自由,結果將這些人置於法律保護之外。對江天勇、謝陽、李和平、王全璋、周世鋒等律師的抓捕,完全屬於強迫失蹤無疑,《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界定強迫失蹤行為為危害人類罪。

五、謝陽家屬獲知謝陽被酷刑的多條信息綜合、繼而提出控告,辯護律師進而到看守所會見獲得謝陽親口、書面筆錄確認其受到酷刑,其陳述被酷刑細節有具體的時間、地點、人物、酷刑具體行為等,完全符合刑事程序法中證據線索提出、查證事實、事實確認的相互印證程序。不能說確認了傳言,就是屬於憑空捏造。而調查組認為,謝陽一定要否認受到酷刑,才符合調查組的所謂「不屬於憑空捏造」邏輯,這邏輯顯然荒謬無比。

六、謝陽和江天勇都被以定義寬泛的「危害國家安全」罪名進行指控(而他們僅僅介入、代理案件)均涉及定義更加寬泛的「國家秘密」,拒絕給予人道待遇,違反了結論性意見第36條、37條,定義寬泛、模糊、可以無所不包的《國家安全法》中的「危害國家安全」,對所有公民都是最大的威脅,不可避免的,也威脅著環球時報、鳳凰衛視等所有官媒的員工、共青團系統眾多勤雜人員。作為締約國的當局,必須採取必要立法和其他措施,對所謂的「危害國家安全行為」作出更加確切的狹窄的定義,確保符合《禁止酷刑公約》;避免因人權維護者、律師、上訪者和其他人的合法行為而對他們控以定義寬泛的罪名。謝陽律師所謂的「擾亂法庭秩序罪」(刑法修正案九中的罪名,自解釋和適用方面顯然受到濫用)的指控,不能成立,各級律師協會應該介入營救,是為職責所在。

七、反酷刑是每個公民的義務和責任,當然包括鳳凰衛視和環球時報等媒體,為酷刑可能的實施者漂白、強迫被長期羈押的律師自證其罪,不敢正視酷刑的普遍存在,是鳳凰衛視、環球時報偏離良知、沒有法律、人權素養的客觀表現,但其官媒本質,注定其一定會站在官方立場去看待酷刑問題,指望其監察政府、將權力關進籠子,一定是緣木求魚不可得。

八、為保護謝陽、江天勇、所有人的基本人權,杜絕酷刑,《禁止酷刑公約》及其一般性意見、歷次中國報告、歷次結論性意見,應獲得更加寬泛、深入的傳播、學習、領會、適用、反省。

臣壽

709大抓捕事件 信陽市公安於江天勇其父母家威脅江天勇年齡不小 早出來為二老送終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3/709_6.html

2017年3月3日,信陽市公安局警察在當地派出所和村委會人員的陪同下,來到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江天勇其父母家中,勸說其父母不要相信江天勇遭受酷刑並威脅其妻子與家屬需與政府配合。

下附江天勇妻子金變玲的情況通報:

2017年3月3日下午3點半左右,有三位自稱是信陽市公安局但未著警服的不明人士,在當地派出所和村委會人員的陪同下,來到江天勇父母家中,江父江母詢問來人身份、所在部門等,對方皆不告知。只稱是抽調來的。其中一位自稱姓張。

這位姓張的人士對江天勇父母說:「最近電視 上報導了江天勇的事情,首先想讓你們知道對江天勇我們沒那什麼,江天勇沒有受到酷刑,各方面都很好,不要聽外面傳的謠言;第二,現在在政府的教育和感化下,江天勇的思想已經有了轉變,下一步有機會的話,我們會創造條件讓你們和江天勇見面或通話,這是上級領導的想法,也為江天勇的轉變創造條件,希望江天勇回到我們當中來,回到這個遵紀守法的社會。」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打通江父電話後,要求和姓張的人士直接對話,金變玲向其詢問關押江天勇的具體地址,他稱不清楚,還稱如果需要通話見面他要向上級領導匯報、申請,上級會批准;其後他再向金變玲表態,今天是帶小禮品來看江父江母,讓江父江母知道他兒子很好,二老要相信黨相信政府,下一步有可能會見面,轉化的好了,有可能很快就會回來了;如果無端猜測是沒有意義的,有沒有受到酷刑,將來讓江父江母見到江天勇或和江天勇通話就知道了。

江天勇妻子要求他給其上級領導帶話:

1、告知江天勇的關押具體地址;

2、即使需要江的父母和江見面,江的父母不需要他們陪同,江父母要和律師一起去見江;

3、要求告知記者怎麼見到江天勇,通過什麼途徑見到江天勇的;

4、江天勇是否受到酷刑?

張姓人士還語帶威脅的勸說金變玲,要向江天勇父母傳遞正能量,江天勇年齡不小了,希望早點出來也好為二老養老送終;希望家屬和江天勇配合,不要聽信外邊的謠言。

金變玲以2011年2月19日江天勇被秘密拘押一事回擊該張姓人士謠言說,該人馬上拒絕再往下說。隨後幾個不明人士撤離江天勇父母家。

此次公安來訪,讓人想起國保到李和平父母家中,欺騙李和平父母錄製勸說兒子認罪視頻的一幕。江天勇父母善良寬厚,雖思兒心切但保持清醒,他們堅信兒子無罪,對電視上所說的他們一個字也不相信,他們要求警察把江天勇送到家口親自聽江天勇說。(江天勇太太)

遼寧維權人士姜家文被帶離北京失聯 黑龍江民主人士於雲峰被行政拘留十天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35.html

2017年3月6日,本網獲悉:因兩會維穩,遼寧維權人士姜家文被帶離北京後失聯,黑龍江民主人士於雲峰被行政拘留十天

遼寧維權人士姜家文3月5日被遼寧公安從久敬莊接出帶走,押回丹東,現在已經失聯。姜家文昨在電話說:如果明天電話不通或關機,那就是出事了。帶走姜家文的是遼寧丹東市元寶公安局袁副局長特警支隊的人,姜家文屬於七道派出所管轄。常年維權熱心助人的姜家文年前在信訪局為訪民打抱不平,被接訪人打的手指骨折,如今兩會又被強行帶離北京,再次遭遇強權侵害。

因呼籲釋放被非法關押被酷刑的律師謝陽的黑龍江哈爾濱民主人士於雲峰(網名董狐直筆)於2017年3月2日晚上6點被哈爾濱市公安局道理分局康安路派出所帶走,於2017年3月3日晚20點送往哈爾濱市拘留所。經從知情人士打探消息得知,於雲峰被行政拘留十天,拘留通知書相關部門正在醞釀如何出具,只是口頭通知。

疑趙春紅因「兩會」維穩被北京公安刑拘,珠海傷殘軍人穩控中陳風強發表聲明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6.html

2017年3月6日,本網獲悉:一年一度的全國「兩會」在3月3日下午十五點開始時,在458終點站王左莊,河北承德的維權人士趙春紅和馬波、小胖、姜春花、林文燕、吳文靜等,行走到一塊巨大「社會主義價值觀」宣傳欄下,準備將小胖撿到的一面大約八成新的中共黨旗掛上,結果黨旗還沒有掛好,就突然湧來一大批警察,強行將大家帶到豐台區公安分局。

到豐台區公安分局後,趙春紅、馬波、小胖、姜春花、林文燕、吳文靜等全部要求照相、抽血、按手印,然而脫衣服剩內衣褲換囚服,一個個推入審訊室接受審訊。據馬波說,審查的警察指著有一點破舊的中共黨旗說:你們故意將黨旗剪壞,是顛覆政權行為,你馬波是不是組織者?馬波回答說,大家是看到「社會主義價值觀」宣傳欄上有愛黨,就想把小胖撿到的黨旗掛上,沒有任何顛覆政權的想法,也沒有注意到撿到的黨旗有破損。據還是未成年的小胖說,審訊自己的警察可凶了,說要拘留自己,要自己說是趙春紅組織大家掛破損的黨旗的,說了可以幫助辦理戶口,到學校上學,自己害怕,就按照警察的要求說了,並按了手印。

在被關押一天後,馬波、小胖、姜春花、林文燕、吳文靜等都獲得釋放了,但趙春紅卻依然被關押,當馬波向豐台區公安分局警察詢問趙春紅的信息時,被告知趙春紅有顛覆政權的行為,被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了。

聽到曾經的女友趙春紅被刑拘,曾經被以「遺棄罪」搆陷的廣東珠海傷殘軍人陳風強先生說:根據當年珠海市金灣區當局搆陷我「遺棄罪」時,也公開稱趙春紅的孩子是我的,那麼,趙春紅失去自由,其2009年7月出生的孩子屬於未成年人,依法應在24小時之內通知家屬,並將孩子交由我這個生父撫養,如今我被珠海當局24小時非法監視穩控,出門辦事被人跟蹤,況且無法離開珠海,特聲明如下:

一、趙春紅被刑拘至今已第三天,警方沒有任何電話通知我;

二、趙春紅的未成年孩子至今落入何人之手,我不得而知;

三、如今沒有政府部門(包括政法委、維穩辦、民政局)通知我前去接領孩子撫養;

四、為了未成年孩子健康成長,堅決不同意將孩子交綜治辦保安撫養;

五、我希望珠海當局解除非法監視穩控,讓我前往北京領養我的未成年孩子;

六、為防止正常孩子受到不法侵害,按照未成年保護法和民政部「未成年孩子由其父母撫養」的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剝奪其撫養權;

七、如果趙春紅的孩子被關黑監獄,有可能導致像我和韋麗培所生的孩子陳芽一樣,成為殘疾人,我將依法追究責任人;

八、希望朋友圈的朋友們多多關注、轉發,也歡迎國內外媒關注未成年孩子的生存權。

趙春紅孩子的父親陳風強

陳風強電話:18880490935。

馬  波電話:18211032157.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總第507期(2017年2月27日-3月5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5072017227-35.html

【編者按】年年「兩會」,今又「兩會」,為了會議期間的維穩,全國各地,各類敏感人士均被嚴加管控,在京城,大批趁機上訪的訪民也紛紛遭遇非法關押,部分訪民被行政拘留,這一敏感期將要持續到「兩會」結束過後。反酷刑聯盟被北京警方認定為反動組織,看來,只有是官方不喜歡的機構,都可以往「反動組織」這個框裡放,然後進行打壓。超期羈押現象仍然十分嚴重,廣東佛山蘇昌蘭已被羈押兩年零四個月,這僅是冰山一角。「兩會」前夕,雖然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但是大批維權人士要求罷免周強,顯示出了公民運動的堅韌。

新疆建設兵團基督徒舉步維艱 辦戶籍、購房補貼、低保屢受刁難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03/blog-post_14.html

疆庫爾勒尉犁縣新疆建設兵團31團一信徒司光秀因參與宗教活動,其兒子的戶籍從河南家鄉落戶兵團,受到當地派出所推諉。當地信徒稱,當地政府部門還威脅信徒要取消低保。另有信徒的購房補貼及貸款等,也遭當局刁難。

新疆尉犁縣新疆建設兵團基督徒司光秀因參加家庭聚會,處處受到當局刁難。當地一位信徒3月6日告訴記者,年屆七旬的司光秀因聚會被抓後,其兒子蔡創業的戶口入籍,被兵團派出所推諉,遲遲不給辦理:「有個姊妹,他的兒子是團裡讓他去辦戶籍,團裡的一個人說,如果你提前兩天辦就好了。因為那個姊妹兩天前(聚會)正好被我們(兵團)抓住。因為這件事派出所就不給辦(戶籍)。那姊妹辦理這些(入籍)手續都是齊全的」。

戶籍河南,到新疆打工已經十多年的基督徒司光秀,目前為兒子蔡創業的戶籍問題非常擔心。她說:「兵團的准遷證已經給我們了,也交給他們(派出所)了,他們就是推脫,我等了快一個月。社區的一個人說因為我信主,不讓我辦理。他說給我打電話,但也不打。去找他們,就說等一等,也不給你說理由」。

記者:戶口是什麼時候從河南遷過來的?

回答:今年的年前及年後,這段時間遷過來的。現在准遷證就在派出所壓著,我兒子也沒工作。今天下午,我叫我兒子再去找他們。

司光秀的兒子蔡創業接受記者查詢時稱,他的戶籍問題,仍然沒有解決:「現在還沒有落戶,我也不知道原因。他們(派出所)只是讓我等一下,再等兩天。落戶的證明放在派出所,派出所的說還沒有辦完。要我等」。

記者:他們一直壓著不辦理,是嗎?

回答:是。有人說可以因為這個(信仰基督教)原因吧。

記者:派出所的電話有嗎?

回答:沒有。

記者6日傍晚截稿前獲悉,31兵團派出所答應給蔡創業辦理戶口,並要他先去拍照。但蔡創業入籍當地的願望,是否能最後實現,暫時難下結論。

近期,新疆自治區政府民族宗教事務部門出台管控宗教活動的「26條」細則,重點禁止非官方的宗教活動。庫爾勒尉犁縣信徒對記者說,當局以威脅信徒要停發退休金、低保及拒絕貸款等方式,迫使信徒放棄宗教信仰:「如果發現一些退休的老頭老太太(信主),警告如果再抓到你聚會就扣工資、吃低保的不給你低保。買樓房(補貼款)這件事情是屬實的,因為很多人都領到款了,我們基督徒就沒有。他們(當局)是想盡點子,在信徒身上施加壓力,讓這些人不來參加聚會。不信主最好」。

最近。建設兵團綜治辦還要求信徒簽署所謂「不參加非法宗教活動保證書」,但絕大多數信徒拒絕。一位信徒稱:「有些姊妹不識字,不知道怎麼簽字,不簽字。他們就嚇唬人家,如果不簽字,停你的水,停你的電。有怎麼樣等,說了一大堆威脅你的話。有些人不會簽字,他們就高喊,抓住他的手簽。都是這些維穩的小夥子,抓著人家的手簽字」。

總部在美國的對華援助協會對新疆頻繁發生宗教迫害案件表示憤怒,在此促請新疆當局不要借「維穩」逼迫信徒及打壓宗教自由。另外,新疆建設兵團農二師31團和32團應立即停止違法行動。

中國民主黨創黨元老、湖南大學教授佟適冬教授突然逝世 民主人士紛紛哀悼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7.html

2017年3月6日:本網獲悉:2017年3月2日下午四點到五點左右,長期獨居且無人照顧的中國民主黨創黨元老、湖南大學教授佟適冬老先生在湖南大學住所附近意外摔了一跤,被鄰居發現及時撥打120醫療求救電話,長沙市四醫院派出救護車接走佟老先生,在治療近40個小時後,佟適冬老先生不幸於2017年3月4日上午8:45在長沙市四醫院辭世。民主人士紛紛悼念。

‪隨後民主人士發出訃告:

1998年參與組建中國民主黨並擔任湖南大學籌委會負責人、並因此而被判刑10年、湖南大學物理系退休教授佟適冬老先生於2017年3月4日凌晨在湖南長沙意外辭世,享年八十三歲!

1998年,在籌建中國民主黨期間,佟適冬是湖南大學付教授,因為毅然參加中國民主黨而被判刑十年。後一直處於生活困難境地而無悔無怨!

佟先生是中國民主黨的驕傲!是中國知識分子的良心!

沉痛哀悼佟適冬先生!佟適冬先生萬古長存!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