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2017  公安再登門促江天勇父母勸說兒子認罪。江天勇的聲明:該輪到我了。聯合國譴責中國侵犯藏區宗教自由。美國2016人權報告關注中國打壓律師。

公安再登門促江天勇父母勸說兒子認罪    [自由亞洲電台]        htt … 繼續閱讀 →...

公安再登門促江天勇父母勸說兒子認罪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3042017111349.html

江天勇妻子金變玲:江天勇案進展情況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201734.html

江天勇的聲明:該輪到我了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3/201703031744.shtml

聯合國譴責中國侵犯藏區宗教自由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a/china-human-rights-20170303/3748672.html

美國2016人權報告繼續關注中國打壓律師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a/us-human-rights-china-lawyers-20170303/3749012.html

「兩會」非暴力維穩,伍立娟等被銀行非法「買斷」糾紛仍然被忽悠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73.html


公安再登門促江天勇父母勸說兒子認罪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3042017111349.html

多家中國官媒近日對江天勇發起新一輪“輿論審判”,指他迎合西方,揑造謝陽受酷刑消息;公安又再到江天勇父母家中,以製造與江天勇見面機會為藉口,向他們暗示勸說兒子認罪。

維權律師江天勇失蹤超過100天,從周三(1日)晚開始,先後有《環球時報》、《鳳凰衛視》、《央視》、《法制日報》等多家官媒,指稱江天勇為“迎合西方媒體的口味”,揑造謝陽受酷刑的消息。這次是去年12月中之後,官媒再次集體對江天勇的新一輪“輿論審判”。

江天勇的父母亦連續受到騷擾,據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透露,周五(3日)下午,有3名自稱是信陽市公安局但未穿警服的公安或國保人員,在江天勇家鄉派出所和村委會幹部的陪同下,到江天勇的父母家中。

其中1位姓張的公安向江天勇父母表明來意,指最近電視上報道了江天勇的事,希望江天勇的父母明白他並沒受到酷刑,各方面都很好;而江天勇在政府的感化和教育下,思想已有所轉變。據上級領導的想法,他們願意創造條件讓江天勇的父母與兒子見面或通話,為江天勇的轉化創造條件,使他回到“遵紀守法”的社會。

本台記者試圖撥打那位張姓公安的電話,詢問有關江天勇的情況。

公安說:(江天勇)在長沙嘛,江天勇接受採訪以後,現在認識轉變了,過去他總是編造一些謊言,經過教育以後,他現在思想已經轉換了,希望他不要再聽信謠言了。

金變玲在昨日(周五)通過電話與張姓公安直接對話,那位公安希望她不要無端猜測,向江天勇父母傳遞正能量,要江天勇父母相信黨、相信政府,下一步就有可能見面;如果江天勇轉化了,有可能很快會釋放回來,一切取決於家人態度。

金變玲對此認為,公安再重演早前哄騙李和平父母錄製勸說兒子認罪視頻的橋段,暗示江天勇的父母勸說兒子認罪;而金變玲也向公安提出明確要求。

金變玲說:他們(公安)想讓江天勇的父母勸江天勇認罪,我對他們的做法表示譴責。第一要告知江天勇的具體下落;第二江天勇的父母和江天勇會面,必須律師陪同;第三,要公布媒體是怎樣見到江天勇的;第四要公布江天勇是不是受到酷刑?

江天勇母親魏自雲亦對本台記者說,她堅信兒子無罪,不會相信官方的任何說法。

魏自雲說:這都是酷刑下(江天勇)說出來的,我肯定不相信他(公安)啊,你把我兒子送到門口來我才相信你。

國際特赦中國研究員潘嘉偉向本台表示,中共當局發動官媒、向家人施壓勸說認罪等方式,在709整個事件中普遍存在,這是有違聯合國公約和中國法律的行為。

潘嘉偉說:我們也是繼續呼籲中國政府要停止這樣的1個做法去打壓,而且給家屬壓力。如果當局是有誠意的話,它應該至少讓家屬知道江天勇現在關在哪裡?為甚麼可以跟官方的媒體做所謂的採訪,但是卻不能見他的家屬和律師。

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周六(4日)發表“就湖南執法機關企圖以媒體審判抹黑江天勇律師事件之譴責聲明”,要求立即安排律師與江天勇會面,官媒停止轉發不實文章和視頻,並向公眾交代對謝陽受酷刑的調查過程等。

江天勇妻子金變玲:江天勇案進展情況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201734.html

2017年3月3日下午3點半左右,有三位自稱是信陽市公安局但未著警服的不明人士,在當地派出所和村委會人員的陪同下,來到江天勇父母家中,江父江母詢問來人身份、所在部門等,對方皆不告知。只稱是抽調來的。其中一位自稱姓張。

這位姓張的人士對江天勇父母說:「最近電視 上報導了江天勇的事情,首先想讓你們知道對江天勇我們沒那什麼,江天勇沒有受到酷刑,各方面都很好,不要聽外面傳的謠言;第二,現在在政府的教育和感化下,江天勇的思想已經有了轉變,下一步有機會的話,我們會創造條件讓你們和江天勇見面或通話,這是上級領導的想法,也為江天勇的轉變創造條件,希望江天勇回到我們當中來,回到這個遵紀守法的社會。」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打通江父電話後,要求和姓張的人士直接對話,金變玲向其詢問關押江天勇的具體地址,他稱不清楚,還稱如果需要通話見面他要向上級領導匯報、申請,上級會批准;其後他再向金變玲表態,今天是帶小禮品來看江父江母,讓江父江母知道他兒子很好,二老要相信黨相信政府,下一步有可能會見面,轉化的好了,有可能很快就會回來了;如果無端猜測是沒有意義的,有沒有受到酷刑,將來讓江父江母見到江天勇或和江天勇通話就知道了。

江天勇妻子要求他給其上級領導帶話:

1、告知江天勇的關押具體地址;

2、即使需要江的父母和江見面,江的父母不需要他們陪同,江父母要和律師一起去見江;

3、要求告知記者怎麼見到江天勇,通過什麼途徑見到江天勇的;

4、江天勇是否受到酷刑?

張姓人士還語帶威脅的勸說金變玲,要向江天勇父母傳遞正能量,江天勇年齡不小了,希望早點出來也好為二老養老送終;希望家屬和江天勇配合,不要聽信外邊的謠言。

金變玲以2011年2月19日江天勇被秘密拘押一事回擊該張姓人士謠言說,該人馬上拒絕再往下說。隨後幾個不明人士撤離江天勇父母家。

此次公安來訪,讓人想起國保到李和平父母家中,欺騙李和平父母錄製勸說兒子認罪視頻的一幕。江天勇父母善良寬厚,雖思兒心切但保持清醒,他們堅信兒子無罪,對電視上所說的他們一個字也不相信,他們要求警察把江天勇送到家口親自聽江天勇說。

江天勇的聲明:該輪到我了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3/201703031744.shtml

江天勇聲明:能為我擋風雨的差不多都進去了,該輪到我了。昨天簽授權委託書。

    聲明如下:

    1、我絕不會自殺,只能是被自殺;

    2、我已委託有律師,不會不請律師,堅決拒絕官方指定律師;

    3、我是血肉之軀,不那麼堅強,我在非自由狀態下的放棄、悔過、承諾都是無效的。

    評:風蕭蕭兮易水寒,律師整裝共赴難

聯合國譴責中國侵犯藏區宗教自由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a/china-human-rights-20170303/3748672.html

紐約時報等美國媒體發表了藏區人權和宗教自由遭到侵犯的報導。報導說,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專家譴責中國驅逐西藏宗教區域的喇嘛和尼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去年底曾推出專門報告,而發出聲音的就是這個人權報告的撰稿人。

這六位撰稿人是聯合國聘請的特別觀察員,都是人權和文化研究方面的學者專家,他們是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法學院教授卡里瑪·貝農(Karima Bennouce);國際法和人權領域專家、美國維克森林大學法學院教授約翰·諾克斯(John Knox);肯尼亞人權律師馬伊納·吉埃(Maina Kiai),加拿大的住房和收入平等倡導者莉蘭妮·法哈( Leilani Farha ),來自匈牙利的少數群體權益活動家里塔·伊扎克·恩迪亞耶(Rita Izsak Ndiaye),還有馬爾代夫的外交官、宗教信仰自由倡導者艾哈邁德·沙希德(Ahmed Shaheed )。

這幾位專家對該地區發生的“嚴重限制宗教自由”的行為提出警告。報告稱,遭到驅逐的喇嘛和尼姑主要來自色達縣喇榮五明佛學院,目前已經有約兩萬名住在那裡的僧人和尼姑的住所被拆除。報告還提到了位於四川境內的亞青鄔金禪林發生的驅逐行為,那里居住著約一萬人。

紐約時報報導說,這一報告已於去年11月寄給中國政府,但最近幾天才公之於眾。與此同時,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正在日內瓦舉行,3月24日結束。

報告說:“儘管我們未必能完全判斷這些指稱的準確性,但我們對嚴厲壓制藏人佛教徒的文化宗教活動,以及在喇榮五明佛學院和亞青鄔金禪林的學習活動表示嚴重關切。

這些專家在報告中寫道,去年六月,中國政府開始驅逐居住在四川省境內洛若鄉的僧尼,並拆除了他們的房屋。洛若鄉屬於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據紐約時報報導,這些被驅逐的僧尼多數戶口不在洛若本地。

中國當局表示,這些僧尼居住的房屋大多較為擁擠,拆除是出於安全考慮。據紐約時報報導,2014年洛若鄉曾遭火災,有約100間房屋被損毀。

美國2016人權報告繼續關注中國打壓律師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a/us-human-rights-china-lawyers-20170303/3749012.html

美國國務院星期五(3月3日)發布了《2016年度國別人權報告》。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在這份報告的前言中說:“這份報告顯示出美國對推進自由、人的尊嚴和全球繁榮的毫不動搖的承諾”。

報告的中國部分說,中國當局2015年逮捕的300多名律師和人權活動者中儘管大部分已被釋放,但直到去年年底,還有16人在未經審判的情況下受到羈押,而且不能與律師和家人見面,有4人已被判刑,國際社會認為對他們的審判缺乏基本的正當法律程序。

報告特別提到,著名律師王宇在電視上“認錯”後被釋放,外界懷疑她受到脅迫。報告說,許多法律維權人士仍然受到住所監視等人身限制,中國公安仍在騷擾、威脅和懲罰維權活動者和律師的家人。

報告認為,中國新通過的《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顯示出中國政府將外國非政府組織視為一種國家安全威脅。報告說,儘管這部法律從2017年1月1日起才開始實施,許多外國非政府組織及其在中國境內的合作夥伴處於對這部法律條款不明的擔憂,在去年年底之前就開始減少運作,從而讓中國公民社會本來就十分有限的空間受到進一步的限制。

報告說,當局繼續使用強制失踪和監禁等法外手段阻止公眾發表批評觀點。報告說,去年至少有一起中國執法人員在海外致人強迫失踪的報導。

報告批評,中國官員壓制西藏自治區藏人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維吾爾人在言論、宗教、遷徙、結社和集會方面的自由。報告說,新疆地區官員有時藉“反恐”之名,對和平表達政治和宗教觀點的人進行任意拘押、騷擾、以及在缺乏正當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加快審判程序。

報告說,中國當局去年通過法庭程序起訴多名涉嫌貪腐的官員,但在多數情況下,中國共產黨首先使用的是不透明的黨內紀律懲處程序。報告還說,當局打擊那些呼籲反腐敗須司法獨立的公民。

對青少年犯罪的處理是今年這份報告認為中國人權出現改善的唯一一個領域。對話基金會發表的一份報告說,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去年8月公佈的數據顯示,青少年犯罪中,逮捕後法院最終決定不予批捕的案件比例從2014年的26%上升到29%,反應出中國對青少年犯罪“教育為主”辦案方式的改善。

根據美國國會的要求,美國國務院每年發表國別人權報告。中國政府認為,美國發布這份報告的做法干涉別國內政。作為回應,中國國務院自1998年開始, 每年在美國國務院《國別人權報告》發布次日發布《美國的人權紀錄》,批評美國國內的人權情況。

「兩會」非暴力維穩,伍立娟等被銀行非法「買斷」糾紛仍然被忽悠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3/blog-post_73.html

2017年3月4日,本網獲悉:全國「兩會」已經在這春寒料峭的時間舉行,昨天下午政協會議拉開了「兩會」的正式召開。在這一時刻,全國上下各級政府都進入病態的暴力維穩狀態中,北京已是三步一崗四步一哨,高度戒備狀態,地方以「積極」的接談,開始用暴力以外的、以忽悠方式維穩的非暴力維穩。

在3月1日這一天,湖北潛江工行下崗三位維權14年的女士黃行芝,潘向榮,伍立娟預約來到湖北潛江市政府信訪局接待,她們三人的信訪案件的「包戶」責任人是公安局局長兼副市長劉斌,銀行也配套實行「包戶」制,其中黃行芝的「包戶」人是銀行信訪辦公室黃沙麗,潘向榮的「包戶」人是銀行信訪辦公室金茂國,伍立娟的「包戶」人是銀行辦公室主任謝南澤。

伍立娟說:3月1號我們三人預約早早的來到信訪局,通知我們10點半到信訪局,我們按時在上班時間來到了信訪局,我們三人在信訪局耐心的等待,因為去年局長接訪約我們也是10點半,我按時見到了,結果局長接到緊急情況處理,我們眼看著局長離去,最後信訪局還說我們去晚了,所以我們不會放棄任何一個機會,想找一個平台解決問題,再說我們要見一次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是多麼難的一件事,在14年間的維權經歷中,見了無數次的好幾任局長了,問題依然沒有結果,反而問題從小「芝麻變成大西瓜了」,我們三個人就是現實版的電影《我不是潘金蓮》。

我們三個人都是在銀行改制中被強行「買斷」下崗的人,問題是我們三人沒有簽字買斷,也沒有拿到一分錢,我們以前的勞動關係是在省行,現在銀行擅自把我們的關係從省行轉到潛江市勞務市場與閒散人員在一起,如果這樣我們退休只能拿到幾百元錢,在銀行退休我們可以拿到三四千元,我們三個人目前黃行芝與我伍立娟已經年滿50歲,已經超過了半年多之久還不能辦理退休,我們要求在銀行按銀行職員退休,不能按自由職業人員退休,我們都是工作在同一單位連續工作超過10年以上,黃行芝21年,我伍立娟18年,潘向榮12年,無論是以前施行的《勞動法》還是現在施行的《勞動合同法》,我們三個人都是受法律的保護的、符合法律規定之內的無固定期勞動關係。

因為我們的維權,在銀行改制中沒有再被惡意下崗的事件了,後面的在職員工都買斷後繼續在銀行上班,只是把勞動關係轉到了勞務市場由銀行與勞務市場簽訂整個銀行員工合同,這也是銀行過河拆橋,巧奪勞動者勞動青春費的一種違法行為,整個過程看似合法,實際是剝奪勞動者的青春是一種極不負責任的一種推卸責任的行為。在我們維權中銀行後面的其他員工當然受益於我們的維權成果,因為《勞動合同法》規定不能簽訂一年期勞動合同,為確保勞動者的利益,最低必須簽訂兩年期以上的勞動合同,我們當年下崗就是銀行違法簽訂了一年一期的合同,我們三人都通過仲裁,一審,二審,最終法院判決駁回不予受理,此案件由其他統籌部門協調解決,這一所謂的協調,就是14年未果。

在3月1號的接談中,仍然沒有任何結果,行長胡秋波說:現在銀行還有三百多員工要他養,你們要想按照銀行員工退休不可能,解決問題沒有政策。行長甚至說:你們去北京上訪,我們去截訪無論花多少錢都可以報銷,解決問題無法報銷沒有政策。我說:你們為什麼不能把維穩費,截訪費用來解決問題?最後,胡行長還矯情地說:你們可以走了司法程序啊,按照司法程序辦理,看一看法院會不會支持你們的訴求?是啊,無論是過去的《勞動法》還是如今的《勞動合同法》,我們的權利都可以通過司法途徑解決,可問題是,受中共絕對領導的名為人民的法院,已經用枉法裁判堵死了我們希望通過司法救濟的途徑啊!雖然黨的法院拒絕依法受理我們的勞動糾紛訴訟,我們就只能走黨給予我們另一條的信訪救濟途徑,可信訪救濟途徑走了這麼多年,似乎不比司法更白啊……。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公安局劉局長就一聲大吼,把桌子一拍,不要我說話。他說我一個平民百姓不該說中國的法律不公平。而事實是我們都是在同一單位連續工作10年以上,銀行的「買斷」確實違法了,可為什麼得不到法律的支持?

由於局長這一吼把潘向榮激怒,潘向榮本身就是情緒容易激動的人,她是患癌做了手術的人,維權14年我們三人都已經是債台高築,目前我們三人都是離婚單身,她們兩個人是維權後導致家庭離婚的,很慘!我是尚未被「買斷」前離婚的,按照《勞動合同法》是不允許被下崗的,我需要工作來撫養孩子,可依然被非法下崗了,更悲慘!

接談當天的下午回來後,我左想右想不是滋味,我給劉局長發了一條信息,說了我內心非常真實的話希望溝通,不在發生不愉快,我們三人目前潘向榮孩子已經上大學了,無任何收入的她還得養病,黃行芝孩子即將大學畢業,為孩子這大學的幾年,黃行芝已經賣了房子供孩子上學,我一個人目前只有低保330元一個月,我們三個人公益崗位工資都陸續停發,我已經三年沒有發了,黃行芝有兩年半,潘向榮有一年半沒有發,目前基本生活都無法保障,我們希望目前把基本生活保障讓我們活下去。

接待我們的劉局長還安排3月20號「兩會」基本結束後再接待我們,所以說畫餅充饑還的繼續,每次接談都要我們說,我們已經明確表達了我們的訴求:要不就讓我們回去上班,要不就辦理退休,補償這些年的經濟損失。

象伍立娟、黃行芝、潘向榮這樣合情合理的基本訴求能夠得到黨和政府的接受嗎?全國「兩會」期間的接談,顯然是腐朽統治下採取的一種非暴力的維穩方式而已。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