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2017       律師為參戰老兵高漢成申請取保。參老兵續維權遭嚴控。陳秉中:河南艾滋病氾濫事故被置若罔聞20年。兩會臨近被維穩,韓素華仰藥抗議命危。

李昱函王飛律師第四次為參戰老兵高漢成申請取保 控告武漢安康醫院虐待      [ … 繼續閱讀 →...

李昱函王飛律師第四次為參戰老兵高漢成申請取保 控告武漢安康醫院虐待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62.html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總第506期(2017年2月20日-26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5062017220-26.html

兩參老兵繼續維權 官方嚴控組織者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etition-02262017085854.html

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最高檢提前介入青島和杭州感染艾滋和乙肝病毒事故而對嚴重數千倍的河南艾滋病氾濫事故卻置若罔聞20年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20.html

兩會臨近重點人物被維穩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0226/15543.html

兩會瘋狂維穩截訪者衝擊旅館 訪民韓素華仰藥抗議命危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2262017123847.html

全國「兩會」前夕大批維權人士發出強音:罷免周強,肅清裸官!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26.html


李昱函王飛律師第四次為參戰老兵高漢成申請取保 控告武漢安康醫院虐待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62.html

高漢成是一名曾經參加對越戰爭的老兵,因維權活動於2015年5月5日被刑事拘留,羈押於武漢武昌看守所。武漢市武昌區法院於2016年6月1日,武漢市武昌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高漢成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同案8人中有6人提出上訴。武漢中院於2016年6月27日立案受理,現二審上訴延期審理期間。

2016年6月下旬,北京市敦信律師事務所律師李昱函和北京市君本律師事務所律師王飛承接了高漢成一案的二審辯護工作。李昱函、王飛律師在進行了深入的案件調查之後,向武漢市中院承辦法官鄭雄文詳細談了對高漢成等人案件的意見,並明確提出二審開庭審理的理由和要求。對此,鄭法官並未表示異議,並稱如開庭審理,將請兩位律師一起召開專門的庭前會議。2016年7月,高漢成等8人案的承辦法官由鄭雄文變更為劉永祥。2016年8月初,劉法官突然致電李昱函、王飛兩位律師,表達了二審不開庭的意見。在電話中,律師一再重申本案必須開庭審理,合議庭不開庭審理屬於重大程序違法,但未能解決分歧。為此,李昱函、王飛兩位律師於8月2日向武漢市中院遞交了《關於高漢成等人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案二審應當組成合議庭開庭審理的律師意見及申請》。

2017年2月15日,律師接到武漢市中級法院刑二庭高漢成等人案件主辦法官劉永祥打來的電話,告知:經最高人民法院批准,案件被第三次延期審理,審理期限延長至2017年4月26日(此案武漢中院於2016年6月27日二審立案)。法官劉永祥拒絕郵寄最高法批准延長審理期限的法律文書,僅允許律師去法院查閱,並明確不得複製和拍照。

高漢成年近6旬,在無高血壓病史的情況下,血壓連續升高至220,低壓140。血糖指數22,遠遠高於8左右的正常水平。在律師向看守所建議下,2017年1月5日從武昌區看守所轉入到武漢市安康醫院住院。當時,高漢成雖然因突發性的高血壓病症嚴重,導致頭痛、頭暈,但是能獨立行走,可是自2017年1月21日起,四肢癱軟不能正常行走。2017年2月21日被出院時,治療僅一個月餘,武漢安康醫院卻通知武昌區看守所將高漢成接回。高漢成反映在安康醫院治療期間被院方冷漠對待。2017年2月21日辯護律師到安康醫院正常會見嫌疑人高漢成交談時,期間不僅多次遭到騷擾,並且還要強搶律師的會見筆錄聲稱要進行審查。辯護律師於2017年2月22日帶了單位調查介紹信,擬依法調取嫌疑人高漢成的住院治療病歷、醫學資料以瞭解高漢成的身體健康及治療情況,但在武漢市安康醫院門口,遭門衛保安及值班警務人員粗暴阻攔,導致律師無法正常履行職責。

李昱函和王飛律師認為犯罪嫌疑人高漢成被武漢中院多次申請延期審理,客觀造成超期羈押,依法應當立即予以釋放或者改變強制措施;高漢成因長期患有糖尿病被長期羈押致病情嚴重,轉入安康醫院後又被治成糖尿病綜合症得不到有效治療,突發的高血壓病數月居高不下得不到根本改善,尤其在安康醫院期間出現肢體癱軟既沒查出病因也沒有給予治療卻被退回看守所。長期的羈押造成年近六旬的高漢成的身體健康狀況極差應當保障其人身健康權利,並且犯罪嫌疑人高漢成也不具有社會危險性。

為此,日前,律師向武漢中院提出申請,第四次為高漢成申請取保,同時以「辦案法官劉永祥、陳麗敏、許軍三名合議庭組成人員在本案審判活動中存在嚴重不正當行為,可能影響公正審判」為由提交《迴避申請書》,要求現有合議庭組成人員迴避;向檢察院控告武漢市安康醫院虐待治療中嫌疑人。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總第506期(2017年2月20日-26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5062017220-26.html

【編者按】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著名維權人士吳淦發出了敦促天津市檢察院查辦辦案單位、羈押場所和駐看守所檢察官違法瀆職行為的書信。在以往,專業軍人的維權行動相對而言要比一般民眾的維權行動遭遇好,然而,最近,湖南省失業軍轉志願兵和平請願卻遭到彈壓,在北京新華門喊冤的重慶訪民全部被押回,可見,在官方看來,任何群體的維權都已經對社會的穩定構成了威脅,必須強力壓制。舉報土地違法一年多未立案,浙江義烏葉燕青申請再審獲勝;女權維護者王小琍訴江蘇省政府案進入二審聽證,在民告官方面,雖然出現了鬆動的跡象,但是,這些比例極小的個案,完全無法說明中國正向法治社會靠攏,更多的侵權案例反倒說明了法治的倒退。

兩參老兵繼續維權 官方嚴控組織者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etition-02262017085854.html

繼上周三(22日)退伍老兵到中紀委維權遭強制遣返後,逾千名兩參(參戰和參加核武試驗)的老兵,準備周二(28日)再圍中央軍委,要求落實有關待遇的政策,但多地官方立即緊急維穩,知名的老兵維權召集人王躍進,已被南京警方控制。

曾參加羅布泊核武試驗的老兵高巧生透露,本月22日和23日,全國各地聚集北京中紀委的維權的老兵,已遭強力遣返;但維權行動並沒有停止,全國兩參老兵發起的周二(28日)再圍中央軍委的維權行動亦已經開始,但南京的傷殘老兵召集人王躍進已經被抓。

他說:現在還沒有結束,就是2月28號,大概在上午9點,全國的這個傷殘軍人在中央軍委。傷殘軍人已經陸陸續續到了北京,大概1千多人。他這個其中一種是參加1979年自衛反擊戰,還有一部分,就像我們搞原子彈、搞核實驗的。我就在新疆羅布泊搞核子試驗。像我們這批搞核子試驗的已經死了一批人了,造成核輻射嘛。這個肯定是被維穩的,我們南京的傷殘軍人的主要組織者和發起人王躍進,已經被南京市江寧區國保控制起來了。

而參加過1979年越戰的湖北老兵王雲國則告訴本台記者,他和200來名湖北老兵剛參加之前的中紀委門前的集體上訪,被地方政府遣返回湖北。全國各地的進京維權老兵,現在也都被各地方政府維穩。

談及傷殘老兵再度維權,他強調要前赴後繼去參與,但現在他們無法自由行動,連身份證也被官方沒收。

他說:有這個計劃,前赴後繼。基本上沒有自由,我的身份證都被扣去了,買不到票嘛,買不到票,上不到車。

本台記者致電南京市江寧區公安局,希望了解王躍進的情況,但該局的公開電話號碼一直無人接聽。

因曾經是中共軍人身份,老兵維權在得到廣泛關注的同時,亦受到一些批評,認為他們曾經是獨裁政權的幫兇,而現在被遺棄後的維權訴求,只是本身的利益,而並非追求自由和社會的公平。

同樣是退伍軍人的江淳則認為,一些軍人確實是鎮壓民眾的黨衛軍,但更多的底層士兵只是為了一口飯的弱勢群體,除了多年辛苦,並沒有直接做過幫兇;現在他們的處境值得同情。

因抗議待遇低下,中國老兵由去年開始進行大規模集體維權,其中發生在去年10月11日的萬名退伍軍人包圍軍委大樓,引起廣泛關注。因為行動有組織化而引起當局高度警惕,並作出嚴控。其後,多名老兵被捕,亦有組織者因病死亡。

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最高檢提前介入青島和杭州感染艾滋和乙肝病毒事故而對嚴重數千倍的河南艾滋病氾濫事故卻置若罔聞20年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20.html

2017年2月,浙江省杭州市發生省中醫院主管技師趙某未嚴格執行操作規程,重複使用吸管造成交叉污染,導致5名患者感染艾滋病毒。2017年1月16日,山東省青島市城陽區人民醫院一名常年原在透析室陰性區域透析的患者金某,經檢測已確認感染乙肝病毒,本應繼續在透析室陰性區域透析,卻違反操作規程將其轉入透析室陽性區域,導致8名患者感染乙肝病毒。兩起事故發生後,最高檢表示,這兩起醫療事故案事件性質惡劣,受害人較多,社會影響較大,最高檢會密切關注案事件進展情況,督促當地檢察機關及時跟進,引導公安機關展開初查工作,確保案件依法處理,最大限度保護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最高檢啟動的重大敏感案事件快速反應機制,無疑對處理重大醫療事故具有標誌性意義而大得人心。

然而,令人深思的是,最高檢對發生於1990年代初因交叉感染導致的河南艾滋病大流行事件卻視若無睹。與對待上述兩起同是交叉感染事故相比,卻是挑三揀四,一親一疏,猶如「一國兩制」。如果最高檢也像對青島和杭州兩起事故那樣提前介入,可以肯定地說,就不會有嚴重數千倍的至少三五十萬賣血農民感染艾滋病毒和至少十萬感染者死亡的慘劇發生。

兩會臨近重點人物被維穩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0226/15543.html

隨著全國兩會召開日益臨近 ,各地維穩氣氛濃厚,被當局維穩部門約談、喝茶者眾多,大部分訪民被勸阻不要去北京上訪,維權人士被國保警告不准舉牌拉橫幅「影響社會和諧破壞兩會氣氛」 等「違法行為」 ,聲稱嚴重者會被拘留等語句威脅。

今天早上本網獲悉 ,北京維穩重點人物周莉已於今天起開始被「上崗」 ,一直到3月18日結束,歷時二十天,就此本網人權觀察員聯繫了北京周莉,她告訴本網: 今天起每天24小時派出所警察三班倒在她家門口值班,不許她單獨離開住處,也不許其他人來探訪,到了飯點由警察開車帶她去外面飯店就餐。周莉說這種形式已經維持多年,每年幾次的敏感日期都會這樣,不過有時候可以允許離開北京出去外地旅遊,派出所負責報銷車旅食宿費用,但今年不允許,她表示很無奈。

 同樣因為兩會被旅遊維穩的還有上海的沈艷秋,今天下午本網人權觀察員也聯繫了沈艷秋 ,得知她是2月20日被當地政府維穩辦工作人員帶到上海郊區的度假村,有好多人(政府人員)陪著她 ,主要活動 範圍在度假村裡面,如果想去附近的古鎮玩他們也可以帶著去 ,但不能離開他們的視線。她也表示每到敏感日子就是這樣,已經習慣了。

本網人權觀察員還聯繫了正在北京上訪的廣州李小玲,她告訴本網,這兩天所屬(珠海)政府街道辦和國保每天都不停打電話,要求她幫幫忙回珠海,別在北京給他們添麻煩 。李小玲則答覆他們說不解決問題還是繼續要上訪。

關於兩會期間維權人士的情況本網將會持續報導。

兩會瘋狂維穩截訪者衝擊旅館 訪民韓素華仰藥抗議命危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2262017123847.html

正值中共即將在3月初召開「兩會」,當局急於「維穩」,各地截訪人員瘋狂抓捕訪民。河南截訪人員週日清晨強闖訪民韓素華的旅館房間,要將她抓回河南,悲憤之下,韓素華將自己反鎖到衛生間喝下一瓶農藥,目前正在醫院搶救。

事發時在現場的訪民趙春紅接受本台採訪時稱,韓素華喝藥後警方不僅不打120求救,還根本不管她的死活,強行拖到車裡帶走:

「今天早上7點多鐘,當地政府就要強行帶走她,我報警了,他們限制我的自由,韓素華說你要是非要限制我的自由,我就以死抗爭,結果她就跑到衛生間喝了藥,當時人已經不行了,人已經發軟了,鄭州政府還不管她死活,給她強行拖到車裡,我去阻攔著車, 他們把我拽到邊上去了,我報警但警方遲遲不到警,警察不管韓素華的死活。我有警察的照片,登記是鄭州警方登記的,韓素華真要是有三長兩短,北京政府也是有責任的。現在已經非常瘋狂,根本不管訪民死活,老太太在那麼大歲數的情況下,還要強制帶離。」

據訪民發來的視頻顯示,韓素華正在307醫院搶救,還在昏迷當中。

本台記者就此致電307醫院,但對方在得知記者身份後拒絕接受採訪。

據瞭解,韓素華原籍上海,早年在香港經商,並獲得了香港居民身份。上世紀九十年代,因經營家族生意有道身家已達5000萬港元。但其後遭到河南籍丈夫王平欺騙假離婚並轉移資產,又因法院審判不公,於十年前開始上訪之路,但河南政府為了阻止她上訪,雇凶對她進行多次毒打,關押黑監獄20次,期間進行羞辱虐待,還搶走她的身份證使她無法返回香港。

在京訪民呂動力告訴本台,今年可能適逢十九大,當局的維穩變的非常瘋狂,去年以來已經發生多起訪民因截訪而死在上訪途中的事件:

「韓素華為了抗議在衛生間內服毒以死抗爭人身自由權,報警北京110不出警,現在韓素華服毒後被強行帶走,生死未卜。一年一度的兩會又到了,在京經肆無忌憚地截訪、踐踏人權又開始了,每當北京有重大活動,地方政府都會夥同北京黑社會抓訪民,願這一次北京警方能服從中央領導,依法保障公民權利,不要讓韓素華像四川楊天直、遼寧陳沈群一樣命喪非法截訪。」

韓素華曾在2月4日凌晨在北京市西城區府右街派出所內服毒自盡,以此抗議警方無故關押訓誡。韓素華當天在社交媒體發帖敘述她在上訪過程中的遭遇及服毒自殺的原因稱,比死亡更可怕的是血腥維穩。

韓素華喝農藥是今年第二起訪民自殺事件,本月初,江蘇省無錫市殘疾訪民胡青妹在北京中南海側門外服毒自殺,抗議警方把她雙目失明的母親強制帶走後匿藏,至今下落不明。

全國「兩會」前夕大批維權人士發出強音:罷免周強,肅清裸官!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26.html

2017年2月26日,本網獲悉:在離全國「兩會」舉行還不到10天時間之即,全國在京維權界代表王清臣、蔡志國、劉敏傑、馮少軍、王勝江、王雲鳳、趙春紅、唐新波、湯玉清、霍淑華、吳繼新、郝淑娥、楊宗生等100餘人,相聚在一起拉條幅向「兩會」委員、代表發出以下共同的聲音:

1、強烈要求全國人大罷免與依法治國唱對台戲的周強;

2、強烈抗議外籍官員(即擁有外國國籍卻在國內做官撈錢)干預內政;

3、強烈要求「兩會」代表與委員率先垂範,公開財產以證自身清白,並暢通信息傾聽民聲。

同時,維權代表還要求「兩會」平反冤假錯案,不要殘害訪民。

在改革開放以來,官場已經形成一種只有社會主義制度下才有的特色,即絕大多數官員口口聲聲愛黨愛國,卻自己偷偷摸摸擁有了外國的國籍,並且把家屬與子女、甚至是非法的外室,移民到了「萬惡的」、「人權被社會主義甩出五條街」的資本主義國家。在習近平當政後提出「依法治國」後,其選定的首席大法官周強,居然說要敢於向西方「司法獨立」的錯誤思潮亮劍,也就是要堅持走司法為私法的特色「正路」,繼續為利益集團服務,繼續製造大量的冤假錯案,繼續讓維權與維穩成為中國的社會常態。

裸官,已經是中共一塊很難剝離的已癌化的牛皮癬,如今首席大法官又要向「司法獨立」亮劍,不僅讓國際輿論嘩然(國內喉舌當然鴉雀無聲),而且讓國際社會進一步擔心本已非常負面的中國人權狀況。為了避免人權再次進入寒冬狀態,全國維權界在全國「兩會」前夕發起活動,向憲法名義上的最高權力機關發出來自民意的最強音!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