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2017 張海濤入獄近三個月被拒接妻電話。成都酒案張雋勇會見律師。「許志永出獄倒計時」約稿啟事。譚作人:黃琦為百姓發聲為何成了政府的「對立面」。

良心犯張海濤入獄近三個月 妻探夫心切監獄拒接電話  [自由亞洲電台]       … 繼續閱讀 →...

良心犯張海濤入獄近三個月 妻探夫心切監獄拒接電話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2252017094442.html

何偉律師:成都酒案張雋勇會見小記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94.html

709大抓捕事件 江天勇其辯護律師去信要求長沙市公安局局長唐向陽責令辦案單位譚作人:黃琦為百姓發聲為何成了政府的「對立面」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28947

人權捍衛者趙振甲被逮捕,亟需人權律師提供法律援助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97.html

隋牧清律師欲會見「蘇州大抓捕」兩當事人被拒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225/15516.html

隋牧青律師:蘇州王明賢案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88.html

蘇州大抓捕事件 律師到常熟市公安局要求會見被以「擾亂法庭秩序罪」抓捕的公民王明賢 常熟警方以出示王明賢書寫紙條 聲明其在偵查階段無需聘請律師為由拒絕會見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2/blog-post_85.html

隋牧青律師:蘇州顧曉峰案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77.html

蘇州大抓捕事件 被蘇州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以尋釁滋事罪執行指定場所監視居住的維權公民顧曉峰 其辯護律師要求會見被以需申請為由遭拒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2/blog-post_33.htm

介紹江天勇案案情並轉交給江天勇的信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2/709_25.html

宋澤:「許志永出獄倒計時」約稿啟事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28964

宋澤:為愛站崗——牢中的抗爭和寬恕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28980

宋澤:致許志永的信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28938

兩會前夕女權網及微博禁聲封網1個月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tm/women-02252017084610.html

趙思樂:為什麼要重翻毛時代的記憶——艾曉明談紀錄片《夾邊溝祭事》        [民主中國]        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80467


良心犯張海濤入獄近三個月 妻探夫心切監獄拒接電話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2252017094442.html

新疆良心犯張海濤被新疆法院重判19年。去年12月初轉送阿克蘇地區沙雅監獄羈押。由於監獄方要張海濤先接受3個月的入監教育,還需通過考試才準會見家人。張妻李愛傑對此心急如焚,她說,對此致電沙雅監獄,但對方人員拒溝通。

新疆異議人士張海濤被新疆法院「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囚19年。兩個月前被移送阿克蘇地區沙雅監獄羈押。張海濤的妻子李愛傑2月25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自她寫給丈夫的家信和禦寒衣物等,都被郵局退回後,最近多次致電監獄方,詢問家屬何時可以探監,但遭對方掛電話:「年前的12月23日接到入監通知書時,監獄的徐警官告訴我們,大概可以在3月10日左右安排家屬會見。我於2月21日打通了沙雅監獄的電話,接電話的孟姓女工作人員告訴我,已經請示領導了,說張海濤目前還處於入監教育期間,期滿考試合格後,就通知我們家屬會見。我問入監教育什麼時候期滿,她說考試合格就期滿了。我問考核合格、不合格有什麼依據、標準,這名工作人員說要根據張海濤自己的情況、自己的努力。我又搬出向律師諮詢的法律條文:入監教育考核合格後,家屬才能會見,這樣的規定是沒有法律依據的。這位工作人員說她回答不了,需要懂監獄法的專業人員來回答我」。

李愛傑說,她對監獄方的回答感到憤怒:「我憤慨說道:『入監教育考核合不合格,是你們說了算,張海濤如果永遠不合格,是不是我們就永遠見不到他!』。『你這是無理取鬧、干擾我的工作!』呯的一聲電話掛斷」。

李愛傑說,她曾於12月9日給張海濤寄去衣服和信件,可是在一個月後被退回。退回的原因卻是「張海濤拒收」。1月13日,李愛傑多次致電沙雅監獄,但無人接聽。她說:「從2016年12月2日至今,這麼長的時間,相信海濤有很多的話要寄給親人,為什麼我們沒有收到海濤的隻言片語。我於1月9日寄給海濤的錢,不知道什麼原因,歷經一個多月時間,於2月17日他才收到」。

張海濤因在網絡發表文章批評中國政府在新疆少數民族地區採取的管理方式、撰文針砭時弊以及幫助訪民維權,被新疆當局指向境外洩露國家機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他被羈押一年後,於去年被烏魯木齊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報罪」,判處有期徒刑19年,張不服判決,提起上訴,被新疆高院駁回。

李愛傑說,她和兒子小曼德拉非常想念張海濤,擔憂三個月期滿後,監獄方以「張海濤未通過考試」為由,不準會見家屬。她說,近期將前往沙雅監獄:「我非常擔心我們能不能成功會見海濤,從未謀面的兒子小曼德拉能順利見到爸爸嗎?我也擔心遠在沙雅監獄的丈夫張海濤是否還在經歷非人的待遇。近期,我將再赴新疆,帶小曼德拉到沙雅見父親。我懇請各界親愛的朋友,繼續關注我們母子新疆行」。

張海濤關注組負責人,目前滯留在泰國的難民吳玉華對本台說,沙雅監獄拒收李愛傑寫給丈夫的信是一種報復行為:「監獄拒收李愛傑家信,一是報復她公開丈夫的遭遇,二是為避免張海濤收到家信,感受到精神支持,影響監獄對他的思想控制。另外,入監前,張海濤受過嚴重酷刑,有間斷腹痛症狀達兩個月,而沙雅監獄醫院形同虛設,張海濤的健康令人擔心。他的安全也同樣令人擔心。因為沒有任何關於他的信息傳遞出來」。

吳玉華在此呼籲國際媒體和國際人權機構向張海濤家人伸出援手,同時關注中國所有良心犯家屬的現狀。

何偉律師:成都酒案張雋勇會見小記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94.html

2017年2月21日,凌晨5點重慶出發,歷經高鐵、地鐵、三輪車後上午10點許再至成都看守所,交完會見手續後排隊等待至11時許,成功會見到涉嫌山巔的「流逝銘酒案」犯罪嫌疑人張雋勇。此案所謂敏感至會見限制,及偵查送檢、退偵送檢、再退偵復送檢至羈押至今數月之久,責難之意司馬昭之心。

張雋勇面緩步坦然的走進會見室,其對該案行為彰顯的社會大義之凜然我自汗顏。當提及其父親病重之際不能侍奉病榻,過世之際不能臨終一別之時,子欲養而親不待的人倫之悲天地可泣。其瞬間的低頭沉思與欲滴且住的淚花讓我欲言而無語,很難把一個罪犯應有的窮凶極惡與這樣一個有血有肉、有情有義的錚錚漢子聯繫起來。

「流逝」也好、「把酒」也罷,一個客觀發生而存在的事件,其本身承載的歷史得失任誰也抹不掉的。對一個歷史事件的紀念本身並不構成對該歷史事件得失的態度表示,對一個歷史事件的態度傾向既屬思想自由範疇,也有個體解讀差異。對紀念行為本身用意揣測是欲加之罪,強制個體對他人的解讀行為承擔責任是連坐陋規。當張雋勇在不經意間問及其罪與非罪、罪當何刑之時,坦率的說,我無言以對,職業的無助、人性的無奈,無罪而有罪的現實也是每一個有序、文明追求者的困惑。

在思想、言論自由已經成為人類社會演進的文明特徵之今天,良心受縛、道路以目、腹誹議罪的此間堪比叢林。面對一個無序的生態環境,對於追求有序為目的,以邏輯思辨、語言表達為謀生手段的律師職業,與其說是在謀生,還真不如說是在尋找打開監獄大門的鑰匙。當法律對行為失去價值評估與預測功能之時,你的災難注定隨機的,你通向監獄的道路注定暢通。

何偉律師隨筆 2017年2月22日

709大抓捕事件 江天勇其辯護律師去信要求長沙市公安局局長唐向陽責令辦案單位介紹江天勇案案情並轉交給江天勇的信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2/709_25.html

2017年2月24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江天勇其辯護律師陳進學通過郵寄方式要求長沙市公安局局長唐向陽責令辦案單位介紹江天勇案案情並轉交給江天勇的信。

譚作人:黃琦為百姓發聲為何成了政府的「對立面」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28947

本周一(2月20日),四川民主人士黃琦的兩位辯護律師隋牧青、李靜林及黃琦的友人——成都作家譚作人、唐詩林等人,一同趕至四川綿陽公安局國保支隊,申請會見、要求經辦人依法介紹黃琦案情並為身患重症的黃琦申請保外治療。

據隋牧青向本台透露,他們見到國保支隊的副隊長及一位經辦人,兩人未拒絕律師提出的介紹案情要求,他們指稱在2016年4月,綿陽某部門出訪民陳天茂出示了一份文件,該文件內容為四川某黨政領導人要打壓黃琦等人的講話,陳天茂對該文件拍照後發布到海外的「六四天網」上,後經有關部門鑒定該文件被認定為絕密文件;綿陽警方於2016年11月28日以「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之罪名」對黃琦抓捕並抄家,同時還拘捕了另外兩位綿陽訪民陳天茂和楊秀瓊,目前楊秀瓊已獲保釋。

隋牧青(sui muqing ):國保這方面建議我們出一份法律件供有關部門參考,說雖然是上面交辦的案件他們也會依法來辦。我也表達了我的意見,實際上這是不構成犯罪的,我也表達了希望見見他。相信警方和政府不是律師的本份,因為我本身執業過程中都被抓過,僅僅空口談相信並沒有實際意義。我們希望一是了解他(黃琦)的情況,最重要的是我們更關注他的生命健康和安全的問題,提供了一下黃琦病情診斷,他每天都要服藥9次才能維護健康,否則的話就會有生命危險。無論他罪與非罪,希望他儘快得到人道救治。

2月20日下午,兩位辯護律師及包括譚作人在內的黃琦友人和訪民朋友等,再赴綿陽市看守所查詢黃琦健康狀況及是否得到適當醫治遭看守所拒絕,所方最後接受了譚作人及一些訪民朋友為黃琦存款和所送衣物。

2010年年底,異議作家力虹因獄中患病未能及時保外就醫去世;2014年3月被拘看守所患有重病的曹順利,亦因當局多次拒絕對其保外就醫,導致疾病加重而失去生命。作家譚作人亦擔憂當局重蹈前面案例的覆轍,他呼籲當局能夠允許黃琦保外就醫,不要再添命債。

譚作人也講述了黃琦的數次被捕和判刑經歷,他感到痛心的同時也在質問,為何這些為老百姓說真話,做些實事的人,被政府當成了「國家敵人」?

譚作人:他不停的被抓捕和打壓和他做的工作有關,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工作,甚至都說不上是政治反對,把那些被壓制的聲音發出來,也是希望政府看見,能夠找到解決問題甚至是和解的機會。但是為什麼政府會特別害怕,要把他列為重點打擊目標反反覆復呢?這說明政府的服務對象確實不是所謂的人民和老百姓,誰為老百姓做事,誰好象就成了政府的對立面,所 以要遭到不停的打壓。

現年54歲的黃琦於1999年創辦了「六四天網」,因刊登批評時政文章和及時發布維權動態,多次遭當局拘捕和判刑;2000年6月3日,黃琦第一次被捕,2003被以煽顛判囚5年;2008年汶川大地震後,黃琦在網上撰文揭露「豆腐渣」工程,於當年6月20日被拘,2009年當局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罪」,再判處黃琦有期徒刑3年;2016年11月28日,黃琦再被警方抄家和抓捕,12月16日官方向家人下達黃琦因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的批捕令,目前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

黃琦多次獲得國際人權大獎,包括兩度獲得記者無國界頒發新聞自由獎,赫爾曼·哈米特獎等。黃琦去年被捕後,美國行政當局與國會中國委員會於去年人權日前致信中國駐美國大使,要求交待黃琦下落;記者無國界也相繼發表聲明譴責中共當局打壓新聞自由,並敦促當局立即釋放黃琦。

人權捍衛者趙振甲被逮捕,亟需人權律師提供法律援助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97.html

2017年2月25日,本網獲悉:今天上午,人權捍衛者趙振甲的家人收到遼寧省撫順市公安局新撫區分局送達的、經新撫區檢察院隨心所欲批准的逮捕通知書,稱文革時期的「反革命」、當朝的人權捍衛者趙振甲先生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執行逮捕,關押於撫順市第一看守所。

人權捍衛者趙振甲自2017年1月29日重返北京,因為發起與參與要求落實「兩辦」反截訪《意見》的活動,在不到一個月時間內被截訪、被訓誡、被行拘、被刑拘、被逮捕等五次打擊。目睹哥哥趙振甲從文革開始就歷經磨難的趙振榮女士,知道自己的哥哥一身正氣,一生剛直不阿,很是擔心在看守所內遭到殘酷迫害,故希望有人權律師能夠提供法律援助。

2017年1月29日,人權捍衛者趙振甲先生再次進京後,就積極發起和參與要求落實「兩辦」出台的《關於依法處理涉法涉訴信訪問題的意見》活動。2017年2月9日,趙振甲在北京市豐台區南官迎賓路458路公交車站台,遭北京公安配合遼寧當局維穩而抓捕的,同時被抓的河北維權人士丁靈傑和黑龍江的維權人士王清臣。當趙振甲先生被押回遼寧撫順後,先由新撫區公安分局的領導趕到福民派出所對趙振甲進行訓誡,到晚上20點,又一事二罰給予行政拘留10天的違法處罰。當被10天行政拘留獲釋時,趙振甲先生居然又被以「尋釁滋事罪」轉看守所刑事拘留。趙振甲先生在拘留所被「尋釁滋事」,估計是當局在推算中共十九大舉行時間有關,即趙振甲先生被一事三罰政治無自信下的非法維穩有關。

2014年三月的「兩會」後,由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聯合出台的《關於依法處理涉法涉訴信訪問題的意見》並下達通知各地方 ,在該《意見》中,要求各地區各部門切實加強協調配合,健全涉法涉訴信訪工作機制,努力形成依法解決涉法涉訴信訪問題的合力。《意見》強調,暢通信訪渠道。各級政法機關要轉變觀念,把做好涉法涉訴信訪工作作為傾聽群眾意見、改進執法工作的有效途徑。進一步規範依法處理涉法涉訴信訪工作,堅決杜絕一切「攔卡堵截」正常上訪人員的錯誤做法;堅決杜絕違法限制或變相限制上訪人員人身自由的行為。堅持政法機關領導接待來訪群眾和閱批群眾來信制度。

而正是在中共中央與國務院這「兩辦」聯合出台反截訪意見後,居然發生多起暴力截訪中訪民被精神病、被強姦、被打殘、被非正常死亡等惡性事件!同時,也出現訪民不堪血腥暴力而奮起反抗,讓截訪暴徒命喪犯罪現場的事件。故,趙振甲等人權捍衛者和維權人士在進入2017年中共「十九大」季,發起了要求落實《意見》的「反截訪」活動。

趙振甲先生響應兩辦《意見》,發起和參與反截訪,卻遭京、遼警察聯手截訪逮捕羈押,無疑是對習當局「依法治國」的莫大諷刺。

趙振榮電話:13214133609

隋牧清律師欲會見「蘇州大抓捕」兩當事人被拒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225/15516.html

本網2月25日獲悉,隋牧清律師日前到江蘇蘇州、常熟兩地,要求會見「蘇州大抓捕案」的王明賢和顧曉峰,但都被警方拒絕。

2月23日下午,在蘇州市公安局直屬分局,對於隋牧清會見顧曉峰的要求,警察回覆稱需要申請。隋牧清指出,依法會見尋釁滋事罪嫌疑人無需申請,但對方拒談法律程序問題。隨後,隋牧清到蘇州市檢察院,投訴警方違法濫權,但檢察院以委託手續欠缺為由不予立案查處。

2月24日上午,隋牧清到常熟市公安局,要求會見以「擾亂法庭秩序」被監視居住的王明賢。辦案人員拒絕安排會見,同時出示一份王明賢手書的聲明,聲明稱不需要聘請律師。此前,隋牧清曾兩次要求會見王明賢,均被拒絕。

「908蘇州大抓捕」:2016年9月8日開始的幾個月內,蘇州、常熟兩地陸續有近二十名維權人士,被警方刑事拘留。除部分人獲取保外,截至2017年2月25日,仍被羈押的有十一人,他們均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關押地點不明。

這十一人包括: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戈覺平;涉嫌「擾亂法庭秩序罪」的陸國英、倪金方、朱雪英、王婉平、吳其和、徐春玲、邢佳(邢介忠)、王明賢等8人;及涉嫌「尋釁滋事罪」的胡誠、顧曉峰.。

隋牧青律師:蘇州王明賢案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88.html

本週五上午(2017年2月24日),本人第三次來到常熟市公安局要求會見並瞭解王明賢的狀況,警方接待者(之前見過)拿出一張據稱是王明賢手書的紙條,聲明其在偵查階段無需聘請律師,我要求拍照,對方拒絕。

我指出紙條真實性明顯可疑,因其顯然與社會常識不符——有幾人在羈押期間不盼望律師會見以獲得外界信息呢?何況囚籠重壓之下,警方欲求又有何不能滿足呢?就算能證明紙條確係王明賢本人書寫,也須面見王明賢本人確認其真實意思表示;我本人也曾遭監居被酷刑,也曾被無理要求解聘辯護律師,當然明白這類不請或解聘律師的聲明之虛假、荒謬性。

接待者無言以對,只表示受命傳達。談及王明賢已被羈押五月有餘,身體、飲食起居等狀況、有否遭到酷刑、本案後續如何處理等,均無任何訊息,我要求警方做必要披露,接待者一如既往堅不透任何口風。

從王明賢(擾亂法庭秩序罪)到顧曉峰(尋釁滋事罪)到戈覺平、胡誠等人,雖然罪名不同,但在我看來,抓捕的手法、理由、性質等都是一致的:受難者均為維權人士,均系因言獲罪;均為打壓萌芽中的公民社會,均強烈排斥乃至敵視辯護律師。

一個警權蔑視律師權利的社會,法治無以進步;一個公權湮沒民權的國家,文明無以生長。

隋牧青律師.2017.2.25

蘇州大抓捕事件 律師到常熟市公安局要求會見被以「擾亂法庭秩序罪」抓捕的公民王明賢 常熟警方以出示王明賢書寫紙條 聲明其在偵查階段無需聘請律師為由拒絕會見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2/blog-post_85.html

2017年2月24日,被常熟市公安局以「擾亂法庭秩序罪」抓捕的公民王明賢的辯護律師隋牧青到常熟公安局第三次要求會見並瞭解王明賢的狀況,常熟警方接待者拿出一張據稱是王明賢手書的紙條,聲明其在偵查階段無需聘請律師,律師要求拍照,遭對方拒絕

隋牧青律師:蘇州顧曉峰案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77.html        “2017年2月6日,蘇州顧曉峰被蘇州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以尋釁滋事罪執行指定場所監視居住(該指定監視居住通知書與其他監居案一樣拒不告知監居地址)。

2017年2月23日下午,本人受託趕赴蘇州市公安局直屬分局要求會見顧曉峰。法制支隊工作人員回覆稱會見須申請,我指出尋釁滋事罪嫌疑人依法會見無需申請,且申請會見似無獲批先例。對方拒談法律問題,提及投訴、控告,對方毫不在意,笑稱隨意。

無奈又趕赴蘇州市檢察院控告蘇州市公安局直屬分局違法濫權、非法拒絕辯護律師依法會見嫌疑人,檢察院以委託手續欠缺為由拒絕立案查處。

自2016年9月8日蘇州當局展開對維權公民大抓捕以來,已有近二十位公民先後以擾亂法庭秩序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尋釁滋事罪被指定場所監視居住,大規模啟用709模式。

而顧曉峰是繼戈覺平(煽顛罪)胡誠(尋釁滋事罪)後,第三位由蘇州市公安局直屬分局經辦案件(其他受難者均為常熟公安局辦理),三人情形較危,懇請各界高度關注!

隋牧青律師.2017年2月25日

蘇州大抓捕事件 被蘇州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以尋釁滋事罪執行指定場所監視居住的維權公民顧曉峰 其辯護律師要求會見被以需申請為由遭拒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2/blog-post_33.html

2017年2月23日,被蘇州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以尋釁滋事罪執行指定場所監視居住的維權公民顧曉峰其辯護律師隋牧青前往蘇州市公安局直屬分局要求會見顧曉峰,遭蘇州公安局法制支隊工作人員回覆稱會見須申請為由拒絕,後趕赴蘇州市檢察院控告蘇州市公安局直屬分局違法濫權、非法拒絕辯護律師依法會見嫌疑人,被檢察院以委託手續欠缺為由拒絕立案查處。

宋澤:「許志永出獄倒計時」約稿啟事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28964        “許志永快出來了。

在許身陷囹圄的日子裡,每每見到一些朋友,他們都會與我提及許的點滴細節。此際,許四年刑期已經進入倒計時,我提議熟悉許的同仁、接受過許幫助的朋友,及沒有見過許卻有共同理念的公民,一起來拾起他與你之間的「文字「、收藏你與他之間的記憶。

一、 約稿類型

(一) 300字以上,文體不限,以獨立文章發布,例如:

《曹雅學:誰是許志永——與滕彪博士的訪談》

《華澤:許志永的中國夢》

《顧劍:許志永入獄兩周年》

《郭玉閃:索多瑪城的公民不服從——致友人的一封信》

《李化平:點點滴滴許志永》

《喬木:許我二三事——公民許志永》

《吳金聖:我和許志永、丁家喜最後的晚餐》

《笑蜀:許志永們為何成了眼中釘?》

《許知遠:許志永——索多瑪的義人》

《野火:這個社會需要更多的「許志永們」》

《余傑:他像西西弗那樣推石頭上山——許志永》

《翟明磊:良心的命令-關於許志永案不得不說的話》

《趙未:我跟許志永丁家喜一起救助陳光誠家人的回憶》

《張慶方:羅織無術謊話難圓 四海內外共知其冤——許志永案評判》

《鄭詠欣(香港):許志永老師,加油!》

(二) 140~300字內的短段子也可以,僅限記敘你與許之間的點點滴滴,不以獨立文章發布,將註明作者,與其他短段子一起發布,例如:

@公民***:2012年2月13日下午,我跟許志永、whh,前往最高院等待交涉沉冤18年的承德陳國清案, 16:30左右許志永見到法警對待候談區235人的態度惡劣,不禁拍照紀錄,但他很快被粗暴拽入側室按住,遭警號為010100的法警抽四耳光,據不完全描述,當時法警一邊打他一邊數,詳細情形請大家自行腦補。

如果你一時不知從何寫起,或者不記得某些情況,請參考附件:許志永詳盡履歷。

(三) 其他類型,例如:你和許比較少有的合照,視頻等。

二、 來稿要求

(一) 來稿可附圖片,請簡單交代圖片背景。

(二) 來稿請註明姓名、電話。

(三) 來稿務必同時發送到這兩個郵箱:gmxysz@gmail.com;hz0497@gmail.com

(四) 截稿日期:2017年7月16日。

三、 合作網站

(一) 來稿將發布新公民運動網站http://xgmyd.com/,發布情況,以該網站為準。

(二) 無稿酬。

謝謝。

公民襄陽宋澤   2017-2-24

宋澤:為愛站崗——牢中的抗爭和寬恕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28980

各位親愛的朋友大家好,這是一篇我在牢中的文章,非常感謝大家在大監獄中的不懈抗爭與支持,我只能在小監獄中以小小抗爭和作文來答謝了。你更關注的可能是我在牢里抗爭時所遭受的壓迫和虐待情況,這裡我只能簡單說說,因為本文另有主題——寬恕&愛。這應該不會讓你太失望,但能否讓你有所收穫,要和早先存在你心裡的東西有關。下面我們來慢慢進入它。

雖然是北京看守所的老顧客,但春節我還是頭一次在裡面過,本以為他們會講點交情,沒想還是階級對立。就在離春節十餘天的時候,管教(幾個牢房的牢頭)突然趁機調入一位確定有傳染病而被監獄退回的已決犯,指定他挨著我睡,我艱難申請下地去睡後,管教又安排他下地和我一起。一位才姓的室友笑著說「你躲來躲去還是沒躲了!」我只好申請見所領導,並要求管教迴避。經過兩天的爭取,2月10號呂科長終於接待了我。我反映了上述情況,並就解除目前緊張對立「換種安全方式過一個祥和的春節」提出了幾項小建議。他雖對管教的作法稍作辯解,但對於明顯辯不過去的地方,他還是能憑良心說話的。他還拿出筆紙記下,說明是要回去分別找管教、所長幫忙解決,整個過程,能夠感覺到對方也覺得很融洽。

13號下午,離過年僅有兩個半工作日,問題沒有任何解決的跡象,我要求見呂科長。恰逢律師年終會見,了解了這一情況,這或是後面呂科態度變化的原因。15號下午再見呂科,我剛重複了上次的部分談話內容,就被他提醒說在錄音,並將儀器放在桌上,說話極其戒備和保守,並稱自己根本沒找管教協調,要找自己去找才行,這些都讓人完全搞不清狀況。我表明要開始抗爭,回去後就申請見駐檢,因為多次申請過都未果,所以附帶罷工,進入不合作狀態。並因此於過年前一天被強行拖出,按倒理髮,帶手腳相連的「工」字戒具、被打傷左腦、主食只限吃窩頭……從而導致抗爭轉向被動,只能等待恢復,見機行事。

隨著時間的推移,後來幾次簡單的交手後發現:任管教指自己管不了,責任在馬科和張管教;馬科不再為呂科辯護,並指偏聽呂科;張管不再幫呂科仗勢助威了;龍科暗指自己是局外人;某所長表示對扣物品和伙食不知情。在這些人都在「放水」的時候,只有呂科一人在硬扛。加戒具的第16天,駐檢巡查,他們趁我大便的時候來強解戒具,其他人只是讓別人上自己不上,呂科只好勉強解完手銬,腳鐐就拉不下臉再解了。再就是3月8號來扔被褥的時候就只有他一人來了。——他這股死扛勁,擱江湖上也算條好漢。

就在他這最後的行為里,我雖因近視沒能看清他的表情,但是可以明顯感覺得到他迷失了,他情緒體驗很差,他在恐懼和自卑,他陷於內疚的困擾之中,他在排斥自己,他無法寬恕自己,他沒有選擇。而此時的我,突然分裂成兩個人,從我身上走出去的那個我,回頭冷眼看著我說:「宋澤啊宋澤,枉你自稱『見習俠客』,修習『非攻』、『兼愛』,單單愛憎分明、疾惡如仇、懲強扶弱,就能匡扶正義、救護公平了嗎?弱者值得幫、需要愛,惡人、仇人、強人就不是人?就不需要愛了嗎?天下人心之機又究竟在於什麼?」

是啊,這些我過往所遭遇、抗爭的惡人、仇人、強人,根本就不存在,存在的只是他們內在的那個受過無盡傷害而驚恐不安,不被愛所接納的小孩。不要被他們外強中乾、色厲內荏的成人臉孔所蒙蔽。冷靜無情的面具下面是極大憎恨自己的痛苦和自責,以及認定自己不值得愛、也無能力愛,「不夠好」、「不配得」的內疚和自卑。

一個人、組織或社群,長期否認並壓抑他自己無法面對的陰影、傷口,陰影、傷口裡的痛苦、內疚、恐懼、自卑必將唆使他輕視自己和他人的個人價值與人性尊嚴,對自己和他人的傷害便由此發生。而這傷害,其實是另一種形式的自我懲罰(通過直接傷害自己,或者他人的還擊,或者社會的懲處),借著這懲罰,他讓潛意識裡還未浮出水面的內疚、自我責任感、悔恨更加明顯,明顯到它們最終獲得自己的承認。他這每一個傷害,其實都是在傷害自己,進而以一個間接微妙的形式讓自己承擔內疚。長此以往,進入一個傷害和為傷害負責的惡性循環,讓自己吃盡苦頭。這個過程外顯為施害者的變本加厲、窮凶極惡,內隱為他自己的恐懼、批判、內疚和自慚形穢,以及心靈深處對愛久旱求甘霖般的呼喚。他以為他在維護自己,其實他在傷害自己,更其實是他在呼求愛。像一個人試圖克服孤獨一樣,組織或社群試圖克服自卑,也是其自身一個很大的動力,其實這都是缺愛的表現,也就是說,希望愛和被愛,才是其最終的動力。只是他還不清楚,繼續用「非愛」的手段去爭取愛,背道而馳。

天下人心之機在於人心缺愛。當有人恨我們,恨不是他的動因;當有人要傷害我們,傷害不是他的目的。他真正渴求的其實是愛,希望被愛才是他此刻的願心。只是他早已迷失,沒有感受到身邊的愛,也沒有感受到我們的愛,所以才會選擇去傷害。而我們不必裝作受害者反擊回去,只應設法成為施愛者,用愛去感化他,讓他放下屠刀;用愛去提醒他,其實一直在被愛。無法忘記別人的傷害,想要對方懺悔而不自我修復,放不下自己的過去,一次次撕裂自己的傷口,把過去的創傷帶到現在和將來,而無暇欣賞當下的風景和享受此時此刻生活的美好,對自己又有什麼好處呢?不寬恕對方就是強化自己的不夠好,給自己填充負能量,讓自己囚禁自己,活在以往的恐懼之中,不能以飽滿的心態迎接新生活。我們需要的是解放自己的心靈,給自己愛自己的愛留下空間,與自己和解、重建,確保自己每個念頭和行為表現都是「有愛」的,寬恕對方,也就是寬恕自己,寬恕自己就是愛自己。這個過程的結果是,我們強化彼此的尊嚴與價值,讓雙方感受到寬恕與愛的力量。

你若施愛,愛愈近你;你若不愛,愛愈遠你。施愛愈多,得愛愈多;若不施人,亦難施己。這個世界真正最缺的不只是自由和公義,更是愛。如果每個人都是施愛者和受愛者,那每個人就都不是施害者和受害者,暴力和罪惡將就此告終。

想到2012年許志永先生在紅寺村最高法遭遇法警耳光之後,只是把臉頰再轉給對方,如此反覆。這在當時我並沒有學會,一些粗糙的邯鄲學步,一度被預審評估為有受虐傾向。而在半月前,也就是正月初幾的時候,我現在的牢房裡,因伙食不足導致一個殘疾人遭受欺侮。當時我身加兩個戒具,抗爭很被動,初十的時候,我要求加戴第三個戒具來解決牢房伙食不足的問題。許先生的做法,一方面表達了自己不願做受害者的立場,一方面又讓法警明白,他無法通過傷害許先生而傷害自己,從而內疚。等他明白的時候,懲罰就停止了,愛就顯現了。這顯示的是寬恕的力量,寬恕就是愛,它給予雙方尊嚴。

「我們只是國家暴力的工具,就是可以像狗一樣說翻臉就翻臉!」2012年5月的預審在告訴我許先生寫信給傅局長後怒著說。

「汗顏啊汗顏!」我不知如何對答。

「我們只……臉」他在自我懲罰,原聲重複了一遍。

我依舊不知如何對答。等到12月3日放我的時候,國寶趙春雨說他「精神有問題,你再也見不到他了。」我亦不知如何對答。今天,如果把時間倒回去,我會對他說,

「別在懲罰自己,你隨時可以重作選擇。」

如今的江湖,不同類的人、組織、社群也開始學習對方,人們越來越能承認新生和多元性,也越來越能接受放諸四海皆準的普世價值,經典的江湖理論不可迴避地受到挑戰。今天我們不乏抗爭在「大監獄」第一線的義士、俠客,大家傳統的價值觀認為,凡是必有對錯善惡,一方需要獎賞,一方須要懲罰。但之後當大家都在為「自由、公義」抗爭而存在傷害的時候,也必是仁人志士挺身而出,為寬恕站崗,為「愛」抗爭的時候了。

宋澤口述

李仲偉律師整理 2015年4月2日"

宋澤:致許志永的信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28938

許老師鈞鑒:

首先感謝您能夠在百忙之中閱讀我的個人申請材料。

我叫宋澤,男,26歲,湖北襄陽人,久聞許老師大名,遂於本月11日(本周二)中午拜訪公盟。當時許老師不在,由周小姐接待。參觀公盟辦公室之後我深受感染,與周小姐在貴團隊的發展歷程、組織架構、當前援助的事業板塊以及團隊當前所處環境形勢等方面做了大致溝通。臨走之時,託付周小姐向許老師轉述我申請加入、追隨公盟團隊之意。數次聯絡後,今天下午周小姐建議我提交一些含個人教育工作情況、人生經歷、申請原因等方面的申請材料。我本人比較遲鈍,誠意十足卻無法當面表達,唯此毛遂自薦,呈上申請材料,接受許老師與貴團隊的挑選考核。

(一)個人教育、工作情況

宋澤,高中學理,大學投文;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畢業,主修國際政治專業,獲法學學士學位;同期輔修本校金融學專業,獲經濟學學士學位。在校期間,多有兼職、勤工儉學、實習編輯經驗。畢業後基層工作時間為18個月,前三分之二的時間主要在一家德資電梯企業武漢辦事處的基礎崗位工作,主要負責銷售部門訂單計價、工廠非標詢價、標書製作與投標、與代理商接洽、部分業務外包等商務行政事務;後三分之一的時間主要在深圳一家私營評估企業總經理辦公室從事助理、秘書類崗位工作,主要職責是為董事長、總經理提供演講稿、函件、網站文字、微博文字、制度文件初稿與作業參考,分擔總經理工作上別墅、住宅、廠房調研考察的事務。

(二)做一個公民太痛苦

宋澤少時家境貧寒,家中排行老三,父母身為農民卻多囑咐自己要早立志向,站在貧苦百姓立場從小事、實事做起;小學時期,看完勵志劇《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之後,就迷失在保爾·柯察金為全人類解放事業之奮鬥中;中學時期,初覽民生之多艱,明確自己欲矢志而必棄理投文,尋助人救世之道;大學時期,修社會學科,意識到助人救世之道難尋,一己之力有限……這些讓自己十分失望,只願投身社會,從此做一個普普通通的公民,「活在每晚7點後半個小時內的新聞聯播里」、「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但事實上有些人性深層次的東西是自己否認不了的……

2010年初,剛剛工作,我看見我所在的工地上那些社會最底層的人黝黑的皮膚,滿臉的皺紋,他們辛勤地勞動,卻住在工地的臨時棚里,喝著自來水,每頓飯吃著最差的麵包。看著這些,心裡總有某種衝動,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麼。

2010年年中,自己縣城裡面發生了一件頗有影響的事件。法院帶著武警推倒建築,市民用攝像機拍攝,被關進監獄。我發現自己有意無意地很關注這件事情。

2010年年底,出差至襄陽,深冬寒冷的夜裡,依稀看見市區垃圾桶旁依然有一個拾荒者的身影。我過去問她是什麼情況,她告訴我她們山區農村的地被佔了,沒有辦法過活,才遠道而來長期寄居在市區的橋洞里、垃圾桶旁。我把我身上的零錢都給她後,心裡一片悲涼。之後路過的每晚,我都盡量留下零錢給她。

2011年年中,自己縣城第二件有影響的事件發生了。郊區強拆,流出視頻顯示房主女兒被逼跳樓。難道僅僅是因為強拆地點離我家很近,我才有這樣強烈的感觸?

……

我強迫自己好好做一個普通人,只顧著自己過活,但是我發現這好難做到,看見路邊需要幫助的人,如果自己不伸出手去,過後就會很痛苦;看見身邊不平的事情,如果不站出去,就會有一種恥辱感;看見別人能夠對需要幫助的人幫到更多,就會責怪自己太沒有用,不能夠多做些什麼……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為什麼做一個普通人,一個無能為力的人,一個只能夠為自己而活的人,會這麼痛苦呢?後來才知道,這是做為一個最樸素的公民,來自於人性深處的本能的同情心、正義感與責任感的驅使。

(三)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公民

如果知道每個公民都有發自人性深處的本能的同情心、正義感與責任感之後,我想每個普通的公民腦海里都會發生有某些變化,會像我一樣深深地印在自己記憶里,揮之不去:1999年,第一次聽說89年學潮的大屠殺,腦袋懵了一天。我在想我讀大學是為了什麼?

2000年,自己的鄰居因為無錢治病,而逝於家中。當時我知道這是普遍存在的,但是我不知道要是發生在我的親人身上,我能夠做什麼。

2001年,看村裡選舉。原來是結果不對就一直投票,直到結果是既定人選為止。

2002年,考上高中後,得知自己很佩服而成績又很優秀的同學,因為家裡無錢上學而輟學。知道後我就告訴自己,將來永遠都不要這種事發生在我的夥伴身上。

2005年,村子裡的人外出打工,在工地上,因為高空作業跌落而失去生命,留下孤兒寡母,無所依靠,卻無法得到賠償。

2006年,上大學後發現學校裡面竟然有部分學生是花錢買進來的,他們佔去了很多本該讀好大學的同學的名額,並且之後還用錢做了很多一般學生做不了的事情。大學裡面第一次參加社會投票,老師竟然告訴我們要投哪個人。

2007年,看完89年學潮的紀實片之後,我總認為的確是應該有一種東西值得我們用生命去爭取。

……

(四)我到底要怎麼樣

面對上面這些發生在我身邊的事情,我不知道該做些什麼,能夠做什麼。有時候,我問自己:我是誰,我的使命是什麼,我到底要怎麼樣?

小學的時候,我想,我要成為一位俠客,處處打抱不平,不讓天下有不平之事,有不申之理;中學的時候,我認為,我將來要強大的財力,大到足夠建立一個理想國,讓自己的親人朋友、父老鄉親生活在裡面,提供他們最好的生活,同時接納外面受苦受難的人們;大學的時候,我認為肯定有一種方法能夠讓天下人都不再受苦受難,於是刻苦學習,尋求助人救世之道;畢業之後,在中山公園仰望國父孫文的塑像,又看到現實中自己的無力,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看見路邊需要幫助的人們,給他們微薄的施捨。

去年年底,《新水滸》初播,尤為突出其中魯智深仗義、宋公明救世的角色,而主題曲中毛阿敏又唱到「尋常的瓦舍評書,暗藏著救世秘訣」,每每聽到這裡,我都痛苦莫名——一直都在追尋著的助人救世之道,難道僅僅只是魯智深的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僅僅只是李逵做縣令時候的自己肚子飽了,同時讓自己管轄的範圍內的人肚子不餓?路見得到、管轄得到的地方百姓得救了,路見不到、管轄不到的地方百姓又怎麼辦?

我到底要怎麼樣?什麼才是真正的助人救世之道?

(五)真正的答案

「行俠仗義」一詞一直以來都是宋澤作為一個碌碌無為之人心頭的關鍵詞,搜索框裡面一輸入,跳出來的頭條便是新浪財經的《行俠仗義許志永》,這或許是一種答案。

許老師,作為公盟的創始人,數年來一直與公盟的同事們獻身在正義、人權、民主、法治的最前線,無論是道德文章,還是長期以來的成績與創舉,都令我這個「想做些事情又做不了」的普通人感佩萬分;相對的是,許老師在這個過程中以極大的正義感、社會責任感與本能的同情心成為為大多數人承擔痛苦的少數人,這又讓天下滿懷正義感「想做些事情又可以做」的仁人志士情何以堪。

「感佩萬分」與「情何以堪」,單是這兩個情感狀態都足以讓任何一個好男兒不能夠袖手旁觀,都足以讓任何一個大丈夫下定「拔刀相助」的決心!而宋澤只是一個普通人,一個「想做些事情又做不了」的人,一個「做不了會很痛苦」的人。如果能夠迴避這種精神的痛苦,就算是像許老師一樣身陷囹圄又如何?

(六)申請

一個充分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能夠袖手旁觀」與「下定決心」的公民,他不乞求信任,只願用行動來獲得信任。誠望許老師與貴團隊能給宋澤一次嘗試努力的機會、一個可以分擔貴團隊神聖使命的空間,宋澤必盡心盡智,與貴團隊共存共榮,為我中華「公民」之明天奉獻自己的青春和熱血。

致以我最崇高的敬意!

此致敬禮!

襄陽宋澤

2011年10月16日

兩會前夕女權網及微博禁聲封網1個月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tm/women-02252017084610.html

全國人大及政協兩會即將召開,報道內地女權活動的網媒“女權之聲”接獲當局通知,網站、微博和微信公號都要禁聲封網1個月,但並沒解釋原因。

有網媒周六(25日)報道,“女權之聲”編輯熊婧相信並非個別事件,而女權人士李婷婷指有其他女權關注組織的微博帳號亦被封,認為當局將女權運動政治化。

美國《紐約時報》周四(23日),“女權之聲”遭禁聲,傳是事緣該網發文談及美國女權團體,計劃在三八婦女節舉行罷工活動;“女權之聲”通過微博帳號“還女生平等”,對外披露該組織的帳號“女權之聲”遭禁言30天,不過“還女生平等”帳號發布消息後約1個小時,帳號即被註銷。

現居紐約的女權之聲創始人呂頻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表示,這是對公民社會的攻擊,並認為這只是開始。

趙思樂:為什麼要重翻毛時代的記憶——艾曉明談紀錄片《夾邊溝祭事》        [民主中國]        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80467

中國知名紀錄片導演艾曉明的最新作品《夾邊溝祭事》,共分5集,長達六個多小時,講述了1957到1960年在甘肅夾邊溝勞教農場發生的故事:兩千多名右派在荒漠、戈壁中被強制勞動,飢寒交迫,只有數百人因為偶然機會倖存。艾曉明強調,「夾邊溝」不僅僅是一個歷史故事,也是一個當下的故事——它的傷害延續到當下,圍繞它的抗爭延續到當下;而我們對夾邊溝慘案的反思也將影響未來。在本篇訪談中,艾曉明談到她對《夾邊溝祭事》的思考以及紀錄片之外她與夾邊溝的故事。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