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2017  江天勇妻子憂丈夫安危,致信德國總理默克爾獲回覆。常瑋平律師:李玉鳳會見記。成都銘記八酒四君子辯護人的聯合聲明。

江天勇妻子憂丈夫安危 致信德國總理默克爾獲回覆      [自由亞洲電台]    … 繼續閱讀 →...

江天勇妻子憂丈夫安危 致信德國總理默克爾獲回覆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2192017111607.html

常瑋平律師:李玉鳳會見記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19.html

成都銘記八酒四君子辯護人的聯合聲明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89.html

珠海當局「遺棄罪」搆陷破產,傷殘軍人陳風強為女友和非婚生兒子圓購房夢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86.html

長沙市老兵近200人為優待坐地鐵一事靜坐維權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200_19.html


江天勇妻子憂丈夫安危 致信德國總理默克爾獲回覆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2192017111607.html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一個月前致信長期關注中國人權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希望對方向中國政府瞭解丈夫的情況。日前,金變玲收到了默克爾的回覆信,她對此表示感謝。

維權律師江天勇於去年11月22日返回北京的途中「失聯」,後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際政權罪」監視居住,至今已近3個月,但律師及家屬始終不知道江天勇被關押在何處,也無法進行會見。由於此前被取保的李春富律師患上精神分裂症,謝陽在被關押期間遭到酷刑虐待的詳情也被披露,因為擔心丈夫的處境,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於今年1月16日致信德國總理默克爾,希望對方關注江天勇在獄中的身體和心理狀況,安排探視活動。信件中還提及了其他在709事件中被捕的人士。

日前,金變玲收到了默克爾委託德國聯邦總理外交和安全政策顧問克里斯托夫.霍伊斯根回覆的信函。信中表示,德國聯邦政府充滿擔憂地關注江天勇的情況,並且將以目前的局勢為契機,再次向中國政府提及江天勇及其他在押律師和活動人士的命運。他們的健康狀況以及和其他律師、家人的聯繫將是聯邦政府的核心關注點。信件的最後還祝願江天勇很快重獲自由。

對於默克爾的回信,金變玲表示十分高興,也很感謝德國政府的關注,她希望中國政府能對此做出反應。

「我看到這個回覆信,心裡非常高興,非常感謝她對江天勇和709事件的關注。我希望中國政府盡快對江天勇和709事件作出反應,希望他們盡快釋放江天勇和709被捕律師。」

金變玲說,德國政府長期以來都很關注人權,而從709事件可見世界各國對中國政府的譴責,面對這樣的國際關注,中國政府不應該充耳不聞,也不應該與普世價值背道而馳。

江天勇被捕後,其家人受到了來自當局的壓力,他的母親此前接受英國獨立電視台採訪時表示,他們被警告不能接受任何採訪,特別是境外媒體。不過為了幫助兒子,她決定冒險發聲,呼籲外界關注。

關注江天勇的德國媒體人蘇雨桐認為,默克爾的回信對於改善江天勇以及其他被捕律師或有所幫助。

「通過高瑜的案例,浦志強的案例來說,德國政府對於中國的人權一直非常關注,而且不僅僅是呼籲,也會和中國政府有親自的交涉。而且在默克爾給金變玲的回信當中明確表示會向中國政府提及江天勇以及709被捕人士他們的命運,我相信他們也會說到做到,會直接和中國政府溝通。我相信應該會有一定的作用的。」

常瑋平律師: 李玉鳳會見記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19.html

2017年2月16日,在焦作看守所會見到了李玉鳳。一個月前,李玉鳳被焦作市中站區法院以尋釁滋事,判處有期徒刑四年。時值春節,其自行提起了上訴,並在年後由其妹妹委託我做其二審辯護人。

上次去焦作,是2014年7月,為張小玉辯護。為涉嫌故意殺人者辯護的律師,被以涉嫌故意殺人傳喚,拜焦作警方所賜,坐上老虎凳的我,也成了這荒誕法治劇的一角。張小玉後來洗脫了殺人嫌疑,又踏上了上訪的老路。不料這時代變化快,她被關押的日子,上訪已成了危機重重的邪路。她又回到了熟悉的焦作看守所,以尋釁滋事被一審判處三年半。李玉鳳說,小玉現在和她一個管教,也已上訴。

李玉鳳被指控的兩個「罪狀」之一是即2014年9月29日自制「歡迎袁冬從小監獄回到大監獄」的橫幅迎接袁冬出獄。當法律隨意曲張,法庭錯勘賢愚,要站起來的公民,可能只有一個恰當去處。這時候,監獄不分大小,切換如此隨意,今天你歡迎我,明天我歡送你,也是熱鬧。

李玉鳳的另一個「罪狀」是2015年10月26日在北京南站北廣場速8酒店西側通道,和7、8個河南焦作地區到北京上訪人員打橫幅合影,試圖製造影響。李玉鳳稱本去聚餐,並不知橫幅從何而來,也沒有把照片發到互聯網,當然更沒有擾亂任何秩序。站在任何正常人的角度,就算想製造影響又如何,難道不是言論自由應有之義嗎?從管轄上講,既然全案發生在北京,從哪兒看出來由其戶籍地管轄更有利的呢?其自述,從北京回來後,整個偵查階段,沒有任何警察的任何訊問。刑事訴訟程序本為了甄別犯罪、保障人權,到這裡完全流於出入人罪的過場。

李玉鳳維權多年,怎不知這其中的問題。與其說是我會見給她提供法律意見,不如說,我更像一個傾聽者和書記員。她的整個辯護思路已妥妥的成型。一審開庭三次,前兩次,經她抗爭,焦作馬村區法院整體迴避,移送到中站區法院審理的。她說她小學文化,但其理念實務,比不問世事的法科學生不知要好多少。

因一審案卷尚未移交焦作中院,會見完畢後,我去一審法院請提供閱卷的便利。主審梁偉法官(中站區法院刑庭庭長)倒是客氣,但被李玉鳳妹妹李白鳳追問判四年到底是哪一級上級決定時,整個辦公室突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會見期間,我問及李玉鳳其之前曾被勞教一年半、以妨害公務判處兩年的經歷。她說,因家裡房子拆遷上訪,認識了許博士,覺得這些人本可以很容易過上名利雙收的生活,卻無私幫助別人,很受感動。自己被勞教後,她幫許博士蒐集了很多被勞教的案例,以推動廢除勞教。她被判妨害公務是對她之前拜祭河南籍某趙姓開明領導人的報復。她上訪的問題沒解決,但她認識了這些律師,朋友,人生很充實。她在裡面可以讀聖經。前幾天管教問,你說你家屬和朋友會給你請律師,怎麼還不見來。今天有律師來會見,她非常高興。我看她穿黑底紅花的棉襖,氣色很好,只是似乎視力有些不太好,進會見時還扶了一下牆。14年為張小玉案來時,李大姐一直忙前忙後的張羅,我們早就相識。這樣的會見,氣氛怎能不融洽熱烈呢。雙方亦對近期國內外時事熱點交換了意見。

複印了案卷,又從焦作坐汽車往洛陽去坐高鐵回西安。這條路線,還是當年張小玉為我和老虎廟大哥而設計。我們奔波卻並不健忘,記憶只是需要一把鑰匙重新打開。連當年的洛陽汽車站的10號檢票口,似乎都沒變。只是這一年半,又怎一個物是人非?又逢春暖花開季,太多事,夥計們,別再蟄伏,一起努力吧。

常瑋平律師         2017年2月19日

成都銘記八酒四君子辯護人的聯合聲明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89.html

四川成都的符海陸、張雋勇、羅富譽、陳兵等四人因為製作銘記八酒紀念酒入獄,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審查起訴。我們作為八酒四君子的辯護人,經過閱卷、會見,已經基本掌握了案情,現就此事發表如下聲明:

1、符海陸、張雋勇、羅富譽、陳兵通過製作八九紀念酒的形式來懷念八九六四事件,無論出發點為何,都是在行使自己的言論自由,不構成任何犯罪。

2、六四事件已經過去28年,無論中國政府的定性為何,民間都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作為一個歷史事件,它不該被以高壓的方式強制消聲。

3、因為符海陸、張雋勇、羅富譽、陳兵提起一個歷史事件就把他們搆陷入獄,這是公權力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侮辱,公權力本身不也是由憲法賦予的嗎?

4、符海陸、張雋勇、羅富譽、陳兵失去自由已經超過8個多月,他們和他們的親人承受了多少恐懼和擔憂。因為紀念歷史受到這樣的折磨,這種事不該出現在一個號稱依法治國的地方。

羅富譽辯護律師:龍霖 等

珠海當局「遺棄罪」搆陷破產,傷殘軍人陳風強為女友和非婚生兒子圓購房夢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86.html

2017年2月17日,農曆雞年的春節剛過完,曾被珠海市金灣區當局出於打擊報複目的,而以「遺棄罪」搆陷入獄三年的傷殘軍人陳風強,在珠海市找到前女友韋麗培,奉上現金50萬,為前女友和非婚生兒子陳芽解決了購房問題,在圓了韋麗培、陳芽母子倆的住房夢的同時,也給以「遺棄罪」搆陷的金灣區當局一記響亮的耳光!

傷殘軍人陳風強,憑著自己對改革開放政策下經濟發展的洞察力,早年投資政府募集的地股,成為了千萬富翁。因珠海個別的官員貪腐,不僅侵佔倒賣了他投資的土地,而且城管違法強拆其投資的八層半臨街樓房的五層半,因此,長年維權上訪。在有法不依的珠海,成為維穩重點對象,並且遭到三次打擊報復的搆陷判刑入獄。

據瞭解,陳風強與前女友韋麗培於2001年底相識相愛,並同居懷孕,由於當時生孩子時沒有給醫生送禮,結果醫生漫不經心下導致韋麗培難產,陳芽出生時因為缺氧而腦癱。陳風強說:韋麗培小我10多歲,善良美麗,我們雖然沒有辦結婚證,但幸福!彼此相愛近10年。當時,我因為地股權益被侵害,及臨街樓房遭城管非法強拆而開始維權。2008年北京奧運會,地方政府為了維穩,暴力阻止我進京上訪維權,韋麗培因拍攝警察暴力劫訪視頻,由我發到《博訊》後,政府和警察就天天騷擾韋麗培。韋麗培因無法忍受拆磨,留下三個未成年孩子,離家出走,並結婚生子。

在當局以「遺棄罪」搆陷陳風強的案卷中,無恥的珠海辦案警察居然在筆錄中,誣告陷害陳風強有打罵韋麗培和孩子的行為,還由金灣區政法委原副書記陸國防、三灶鎮維穩辦副主任何偉明,指使其主管的綜治隊員,作偽證誣告「遺棄罪」。在金灣區檢察院的起訴書和金灣區的判決書均稱:政府多次打電話叫陳風強接回孩子撫養,陳風強拒絕接聽,遺棄孩子。可是在庭審對質中,何偉明以及所有證人,均聲稱不知道我的電話,也承認沒有打過電話,那麼又何來拒絕撫養?為了搆陷傷殘軍人,阻止其依法維權,公安還偽造假報警登記表。

陳芽今年已經13歲,在珠海市的一所特殊學校讀書,仍然沒有戶口國籍。陳風強先生自2016年8月10日出冤獄後,經多方尋找韋麗培母子倆,並千方百計籌措資金,為前女友韋麗培及非婚生的兒子陳芽母子倆實現了居有定所,圓了母子倆的購房夢。

承受了一次次的牢獄之災,也超額承擔了對女友和孩子的責任,傷殘軍人陳風強下一步將繼續不屈不撓的維權行動,來檢驗習近平總書記「依法治國」的真偽,本網也將持續關注這位傷殘軍人的維權歷程。

長沙市老兵近200人為優待坐地鐵一事靜坐維權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200_19.html

今天(19日)下午2點至5點鐘,長沙市老兵裘小平、胡偉和易新元等近200人,在天心區南門口地鐵站出入口處集體靜坐維權。

起因是前幾天老兵裘小平出地鐵時被要求補票。今天老兵們集體靜坐維權的理由有兩點,一是以往他們老兵坐地鐵一般憑優撫證即可免費;二是如廣州等地老兵坐地鐵免費。

今天上午,老兵代表裘小平、胡偉和易新元等12人和長沙市信訪局余姓局長(同時擔任市政府副秘書長)、市維穩辦徐姓主任、市民政局優撫處朱處長等多人,在市政府進行了「協調」。

「協調」會議政府一方的意見是,需要市政府、市財政局等多個部門調查研究後,也即要過一段時間後給老兵們答覆。老兵們因對協調結果不接受,才在今天下午到南門口地鐵站出入口處再次集體靜坐維權。據現場目擊者講,因今天是週末加上天氣又好,圍觀者不少。

據一位參加了今天下午維權的老兵介紹,因為他們老兵100多人於昨天下午2點至5點也是在南門口地鐵站出入口處集體靜坐維權,才有今天上午的協調會。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