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2017  王芳案庭審情況通報。江天勇父訴澎湃新聞抹黑。權平被煽顛。冉祟碧遭抓捕女兒無人照管。趙振甲遭遣返拘留。寧惠榮帶病被扣黑監獄數月。

劉正清律師:王芳案庭審情況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 … 繼續閱讀 →...

劉正清律師:王芳案庭審情況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1.html

到法庭聲援維權人士 訪民王芳尋釁罪提審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rial1-02102017063456.html

武漢王芳案開庭十多位圍觀公民被帶走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28.html

709大抓捕 江天勇父親江良厚訴澎湃新聞抹黑案 2017年2月10日收到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告知合議庭組成人員 書記員通知書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2/709-2017210.html

權平穿諷刺習近平文化衫被控“煽顛”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tudent-02102017080410.html

重慶維權人士冉祟碧北京遭抓捕 女兒無人照管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10.html

人權捍衛者趙振甲因在北京拉橫幅要求落實「兩辦」決定遭遣返拘留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79.html

三名在京維權人士遭扣留多時 趙振甲被遣返控制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2102017130028.html

江西宜春農民工「出血熱」死 台企賠五萬家屬抗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2102017124538.html

逾70歲帶病教徒被扣黑監獄數月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igion-02102017080749.html

滯泰中國難民憂前往他國避難路途遙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2112017123316.html

人權活動人士孫德勝發表致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信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2/blog-post_69.html

劉霞春節思親致電好友傾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iu-02092017075520.html

新疆紀委以涉嫌腐敗調查七名維族官員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nu-02102017164438.html

人權律師張磊、梁小軍在延吉辦案時被強制跟蹤,向檢察院提起控告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2/blog-post_95.html


劉正清律師:王芳案庭審情況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1.html

今天(2017年2月10日)上午9點開始開庭,中午1點結果。在庭審過程中,王芳始終表現出冷靜、堅 強、優雅,對自己穿衣服聲援’709’被捕律師及屠夫等人的行為理直氣壯地坦然承擔,但她並不認為是犯罪,反而還堅定地表示:這是憲法和法律賦予她的公民權利!為追求自由、民主、法制決不退縮、如有機會她仍會始終不渝地身體力行。法官對她說如果認罪可以輕判。王芳斬釘截鐵地回答:絕不認罪!但涉及到別人的事,不管是有利還是不利,由於她只是一參與者,故她一概不清楚也不記得。

公訴方的量刑建議是: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針對合議庭提出律師可作罪輕、量刑情節進行辯護。我明確表示:""我是作無罪辯護,不進行罪輕辯護,也不就量刑情節辯護""。

在最後陳述階段,王芳說:""公訴人說我只是為了追求自己利益的訪民。我毫不諱言地告訴法庭,我之前確實是因強拆逼我走向上訴維權之路,但在維權上訴的過程中我看到了太多的黑暗和不公。從而意識到只有自由、民主、法制才能消除這醜陋不勘的黑暗,感謝當局的醜陋將我從一個為追求自己合法益的訪民推上一個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公訴人說屠夫、徐純合等人與我沒關聯,但我認為關注別人就是關注自己,別人遭受的不公大家都不關注說不定下一個就是你、我、他,也許明天就是法庭上的你們公訴人和法官!怎能說他們與我沒關聯,我關注就是犯罪呢?!""王芳還說:""感謝外界朋友對我的關心和支持!""

針對我方提出的非法證據問題,合議庭稱待庭後評議才作出結論。沒有當庭宣判判決結果。

劉正清律師  2017年2月10日

到法庭聲援維權人士 訪民王芳尋釁罪提審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rial1-02102017063456.html

湖北省武漢市訪民王芳,因先後到法庭聲援蘇州范木根,以及網路人士“屠夫”兩宗案件,被控尋釁滋事罪,案件周五(10日)開庭。約20名訪民在法院圍觀時被警方帶走,至審訊完結後才獲釋。

被控尋釁滋事罪的武漢市訪民王芳,其代表律師劉正清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他為王芳作無罪辯護,過程大致順利。

劉正清說:今天9時開庭,大概中午1時結束,還算順利,我們作無罪辯護,他以尋衅滋事來起訴,主要是有4件事。審理過程已經完結了,不會再開庭了,直接等審判結果,我們估計要判亦判不了多久。

劉正清透露,開庭前曾與王芳會見,她的身體情況基本上可以,衣物亦足夠。王芳又透過律師,感謝外界的關心。

劉正清說:身體上基本上可以,但她的腰、腹部有點痛、疼,今天開庭的時候有一兩個醫師過去了。她對外界表示感謝,她對自由民主不會放棄,對所有海內外關注她的人表示感謝,她是堅持不認罪的。

劉正清指出,暫時未定宣判日期。王芳案開庭時,約20名訪民到法院圍觀,被警方帶走,眾人在同日下午3時左右獲釋。其中一名圍觀訪民王福磊向本台表示,當時有大約80名警察,將圍觀訪民包圍,然後帶到派出所。

王福磊說:我們在法院門口,後來他們就把我們推到法院外圍去,然後說不要到法院外面聚集,我們往外走了一下。後來他們調集了一些穿黑衣服、不明身分的人過來,把我們包圍,2個挾1個把我們帶走到派出所。從不到10時,9時就把我們帶走了,大概3時把我們放了,而期間有一些矛盾,要把我們的手機收走,帶到封閉的屋子裏面,肯定要裝軟件或看資料之類,我們大聲抗議,他們就把手機放進袋子,放在門口。

王福磊批評,警方每次帶走他們,都沒有說明原因,亦沒有表明身分。

武漢王芳案開庭十多位圍觀公民被帶走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28.html

2017年2月10日,本網獲悉:今天武漢維權者王芳案開庭,十多位圍觀公民被帶走警方帶遭。

今早9點,武漢市武昌區法院開庭審理維權人士王芳案。從各省趕到武漢圍觀聲援王芳的十多位公民被劫持到武昌分局積玉橋派出所。地址:武漢市積玉橋街尚隆路23號,電話:027-88217396 027-88085560。

被帶走的圍觀公民包括:李志國、朱承志、曾德曠、胡雙慶、仇英枚、黃靜宜、漁夫王福磊、姜建軍、福䢖孫濤、北京泉健虎、廣州李小玲、赤壁陳劍雄等。

對武漢王芳案的進展及圍觀公民的境況,本網將持續關注。

709大抓捕 江天勇父親江良厚訴澎湃新聞抹黑案 2017年2月10日收到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告知合議庭組成人員 書記員通知書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2/709-2017210.html

權利運動編輯員獲悉,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的江天勇父親江良厚訴澎湃新聞抹黑案。2017年2月10日收到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告知合議庭組成人員,書記員通知書。

事由,2016年12月16日21點47分「澎湃新聞「署名莊岸首發發佈江天勇被以持有國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為由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後「法制日報」、「檢察日報」、 「南方都市報」等多家媒體發佈同樣內容,但是不同撰寫人的報導;中國各大網站亦在相近時間內大肆報導;自週五晚9時至週六零時,有超過12個省級公安機關的官方微博亦發佈有關消息。

2017年1月4日其辯護律師陳進學收到上海市靜安區法院對江天勇之父江良厚訴上海東方報業有限公司(澎湃新聞所屬公司)名譽權糾紛案受理通知書,但相同的案件在北京朝陽區法院和廣州越秀區法院卻不立案、不收材料、不出書面裁定。

權平穿諷刺習近平文化衫被控“煽顛”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tudent-02102017080410.html

穿嘲諷習近平文化衫紀念六四的歸國留學生權平,被扣留四個多月後,已被正式控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其代表律師到看守所求見被拒,在旅途中更被不明人士跟蹤和偷拍。

吉林省延吉市網友權平被捕後,其家人一直受到官派律師游說將事情保密,令案件膠著四個多月。近日家人決定委託維權律師梁小軍和張磊介入代理。

據兩位律師透露,周三(8日)下午他們分別到達延吉市開始,遭不明身份的人員全程跟蹤和偷拍,在賓館辦理入住手續時,至少三人手持攝像機、手機拍攝;周四及周五,兩位律師先後前往延吉市看守所申請會見權平,並到延邊中院申請閱卷,跟蹤行為就愈加緊密。

他們申請會見權平亦遭拒絕,延吉法院的法官拒見律師及拒接電話。張磊律師接受本台採訪時認為,這些跡象皆顯示此案的異常之處。

張磊:我和梁小軍律師一到延吉就發現被跟蹤,一直看著我們,手機對著我們。發現後面有車跟蹤,對著我們進行拍攝,就是感覺非常不正常,我們認為任何案件都應該依法辦理。

張磊指,從官方給家人的起訴通知書中瞭解到,主要是收集了權平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的內容作為提控證據。權平在社交媒體上的言論,大多是對公共事件的關注,如紀念“六四死難者”、聲援中國維權人士等。張磊表示,這些內容絕對不會構成“煽動顛罪國家”罪。

張磊:法院非常排斥我們介入,現在我們正在拉鋸過程當中,從起訴書內容描述上來看,主要指權平在推特和facebook上的發言,我們還沒有辦法確定具體的事實,證據和定性怎麼樣,我們也查看了一下權平的推特和facebook,我們傾向於並不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張磊和梁小軍已就不明人員的跟蹤和威脅向檢方提告,要求檢方及時立案調查,並制止這種類似黑社會的行為,以保障律師能夠安全履行職責。

權平曾在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留學,與很多海外留學生有聯繫,美國喬治亞大學博士留學生古懿,在獲悉權平被控“煽顛”後表示,權平所穿寫有“習包子、大撒幣、習特勒”的文化衫應該是被捕的主因。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過去曾表示,“要保護不同的意見,制定不同意見保護法”,而習近平上臺後,煽顛罪名已成為當局打壓異見者的口袋罪名。

古懿:權平的言論發表在臉書和推特上,這兩個社交媒體不是在國內都被中共遮罩了的嗎?國內的人根本看不到,說他(權平)煽顛他能煽顛誰啊。權平在臉書上批評中共,我還在臉書上批評川普呢,為什麼我就什麼事都沒有,走“西方邪路”不怕煽顛,你們不是有“宇宙真理”嗎?有槍桿子還怕拿鍵盤的?如果他是煽顛犯,我願與權平同罪。

本台早前報導,權平去年穿有一件寫有批評習近平的文化衫上街遊行,但在前一天遭警方秘密拘押。本台多方追訪,去年12月8日證實權平被拘押在延吉看守所。

權平被捕後,全美學自聯發表公開聲明譴責;澳大利亞的中國留學生亦到所在地的中國領事館抗議;逾50位海外留學生聯署致信習近平要求停止政治打壓。

重慶維權人士冉祟碧北京遭抓捕 女兒無人照管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10.html

2017年2月10日,本網獲悉:重慶維權人士冉祟碧北京昨晚遭抓捕,女兒無人照管。

2017年2月9曰晚7點35分北京市大興區黃村鎮派出所四個警察不告知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強行進冉祟碧住租房處,強行抓走冉崇碧。冉祟碧家只有女兒一人無人照顧,還在上學。黃村鎮派出所電話:01061239766

冉祟碧女兒發出求救信息:叔叔阿姨們,求求你們救救我媽媽,我媽媽冉崇碧被 抓走了,請廣大人民幫忙,轉發。冉崇碧的女兒。

人權捍衛者趙振甲因在北京拉橫幅要求落實「兩辦」決定遭遣返拘留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79.html

今天上午九點鐘左右,人權捍衛者趙振甲被從北京強行押回遼寧省撫順市,囚禁在新撫區公安分局福民派所。趙振甲說,自己是因為春節後上班第二天在北京拉「要求落實中共中央辦公廳與國務院辦公廳聯合發文禁止攔訪、截訪」橫幅而被抓被遣返的,被關押到下午16點,派出所尚不提供任何飲食。到下午17點左右,新撫區公安分局的領導趕到派出所,先是對趙振甲進行訓誡,到晚上20點,又一事二罰給予行政拘留10天的違法處罰。

趙振甲先生是昨天(9日)下午將近18點在北京市豐台區南官迎賓路458剛下車,被豐台區雲崗派出所攔截,然而現交地方接走,連夜乘坐51D車遣返回遼寧撫順。同時在迎賓路遭到盤查抓捕的還有河北維權人士丁靈傑和黑龍江的維權人士王清臣,好在丁靈傑和王清臣於昨天晚上獲得釋放。據北京市豐台區公安分局雲岡派出所公安說,抓捕趙振甲等人是配合地方的維穩截訪。

由於近年頻發暴力截訪致訪民死亡事件,人權捍衛者趙振甲於雞年春節節後上班第二天(2017年2月4日)和在京的維權人士王素娥、王清臣、趙振甲、季新華、張振敏、祝忠孝、焦麗霞、居小玲、閆春鳳等,拉橫幅要求落實三年前由「兩辦」聯合出台《關於依法處理涉法涉訴信訪問題的意見》 的聯署活動。

三名在京維權人士遭扣留多時 趙振甲被遣返控制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2102017130028.html

丁靈傑、王清臣、趙振甲三名分別來自河北、黑龍江和遼寧的維權人士,2月9日傍晚在北京突遭抓捕,被扣留數個小時後才獲釋。其中,趙振甲被地方截訪人員帶回遼寧控制,手機也被沒收。王清臣推測此次三人被抓或與去年12月他們發起「反截訪」聯署簽名活動有關。

2月9日傍晚6點左右,維權人士丁靈傑、王清臣、趙振甲三人在北京458路公交汽車總站突然被警方帶往雲崗派出所。

丁靈傑告訴記者,9日他們和往常一樣購物之後乘車返回,但是剛下車就被帶走,而她在派出所被扣押至10日凌晨12點才獲釋,期間警方沒有說明抓捕他們的原因,也沒有出示任何文書。

丁靈傑:「昨晚上我們就全部釋放了,直到釋放他連為什麼抓我都沒有說,還有自稱市局的人去給我拍照。他們也沒穿制服,也沒出示證件,我要求他們拿出能證明他們身份的東西來,他們也沒有拿出來。就是正面側面一直給我拍照,拍了好多照片,就走了。派出所也是一直到釋放也沒說出抓捕我們的理由來。」

記者:「你們是幾點鐘被放的?」

丁靈傑:「我是12點鐘被放出來的。王清臣和趙振甲放出來的比我早。」

記者:「他們完全沒有給你們任何書面文件?」

丁靈傑:「沒有。連個口頭的說明也沒有。抓我們的時候我們就要求他出示相關的手續,傳喚證和他們的身份證明和抓捕我們的理由,他們什麼都沒有回應。問他是哪兒抓我們的都不說,就說到了地方你們就知道是為什麼了,就知道是哪兒了。結果進去了做筆錄的時候問他為什麼抓我們,他說這不叫抓,叫你們配合工作,配合什麼工作他們也沒說。直到釋放都沒說,他還不讓我問他,他說今天讓你來是我問你的,不是讓你來審我的。」

王清臣向記者表示,趙振甲獲釋後,當天又被地方截訪人員帶回了老家,手機被沒收,目前處於失聯狀態。王清臣說,去年12月他們一些維權人士共同發起了反截訪簽署簽名,趙振甲是牽頭者之一,推測此次警方的行動或與此有關。

王清臣:「趙振甲被帶回地方,現在失聯了,被控制起來了。」

記者:「趙振甲是什麼時候被帶回去的?」

王清臣:「昨天晚上走的,半夜走的。」

記者:「為什麼單單把他帶回去了?」

王清臣:「地方維穩需要。我們幾個人是組織反截訪(簽名的)。14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 提出截訪(的問題),我們響應他們的號召,為了能落實到位。現在兩年多快三年了,也不給落實。我們訪民自發形成一個反截訪組織。負責人很多,但是因為他(趙振甲)是發起的,名字排在前面了,就把他先控制起來了。」

反截訪聯署行動於去年12月17日發起,以抗議大量訪民在暴力截訪下被殘疾、被強姦、被死亡事件。截至目前已有過千人簽名。今年1月18日,趙振甲也曾遭到警方抓捕,在被押返家鄉的途中,他在瀋陽火車站成功擺脫截訪人員,重新回到北京。

江西宜春農民工「出血熱」死 台企賠五萬家屬抗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2102017124538.html

江西宜豐縣一位農民工在工作期間感染流行性出血熱疾病,於農曆新年初一在宜春市醫院病故。死者妻子對本台表示,她從湖北家鄉趕來當地善後,但丈夫做工的企業只給5萬元補償金,她帶著兩個孩子無法生活,她與廠方交涉至今無果。據悉,當地近期已發生多起經鼠類傳播的出血熱病致人死亡的案例。

江西宜春市宜豐縣維權人士黃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披露,在當地台資企業裕盛模具有限公司打工的湖北籍農民工陳金華,因在當地感染傳染性極強的流行性出血熱病毒,於1月28日身亡。他透露說,33歲的陳金華去年進入該廠工作,他死亡之後宜豐縣社保局以企業48小時內未上報為由,不給認定工傷,工廠也不理,而當地已經有幾例染疫死亡的案例,當局並未進行防疫。他說:

「當地的防疫站打電話給我們說,當地是疫區,然後問我們有沒有打過防疫針,我們回覆是沒有。因為廠家沒有告訴我們有這種疾病,需要打這種疫苗。然後就造成他得病。因為不知道這種病,他繼續在工作崗位工作。1月24日晚上他已經上吐下瀉了。25日自己去看病的過程中,醫院對他說這是出血熱症狀,因為搶救無效,三天之內死亡了」。

陳金華的妻子王彩霞對本台說,他丈夫原在裕盛模具廠東莞廠工作,去年8月到江西宜豐縣分廠工作,但並不知道棠浦鎮是流行性出血熱高發地區:

「廠裡面沒有告訴我們這裡是疫區,疫苗是統一打的,然後在上班期間發病。我看到他住院死亡記錄上寫,24日晚上就已經嘔吐了,他25日向工廠請假去醫院。醫生就說是出血熱,26日轉到宜春人民醫院,到28日早上5點35分,人就沒了」。

王彩霞說,在他丈夫住院搶救期間,他所在工廠沒有一個人詢問病情。她要求資方按工傷標準賠償,但廠方只給五萬元人民幣作為撫卹金。2月10日,當地派出所警察及鎮政府官員及廠方代表與王彩霞協商提高賠償金額,期間還曾發生爭執:

「關於工傷,他們的意思是在廠裡工作期間出門48個小時以上,就不屬於工傷。我昨天差一點死在廠裡,我現在全身都是傷」。

記者:您全身是傷,怎麼引起的?

回答:他說賠五萬元,是意外賠五萬元。我兩個小孩子怎麼辦?廠裡面的法人代表就躲在房間裡面不出來。我就進去,保安拉住我,不讓我進去,拉住我,我只好撞牆。

本台記者致電負責陳金華善後事宜的工廠代表胡襄理,但對方得知是記者查詢後,立即掛斷電話。

對於有傳聞最近當地已有多起人感染出流行性血熱致死病例,記者向棠浦鎮政府辦公室查詢,接聽電話的官員稱「不清楚」:

「這個我沒有聽說,不太清楚。沒有聽說那回事。具體有沒有,我也不太清楚」。

據網上資料顯示,出血熱即流行性出血熱,又稱腎綜合症出血熱,是危害人類健康的重要傳染病,是以鼠類為主要傳染源的自然疫源性疾病。該病以發熱、出血、充血、低血壓休克及腎臟損害為主要臨床表現。中國的醫學專家介紹說,出血熱不是鼠疫,但病毒傳播途徑及早期症狀和鼠疫十分類似。

王彩霞說,當地衛生防疫站告知她,出血熱由老鼠的糞便等隨身物傳染,當地已有多起。她還說:

「我住的這個旅館裡面,我下樓吃飯,人家說那個酒店裡面老闆的女兒年前得了出血熱,怎麼怎麼。我去買一點東西,人家也跟我說,我們這裡前幾天一個女的得了出血熱,去了哪裡,怎麼樣怎麼樣。我感覺好害怕。因為我老公已經沒了,還有兩個小孩子」。

記者致電宜豐縣疾控中心,但無人接聽。棠浦農村合作醫療管理所一位負責人對記者說,當地確實存在出血熱疾病,但是目前沒有聽說(實際病例):

「我們以前就接種過,我們機關幹部在好多年前就接種過疫苗了。有些務工人員,有些是外地來的,過兩天又走了。剛好不是這個(打疫苗)時間,因為推廣時都是集中打疫苗,都是有時間性的。對務工人員不會天天問『你打了疫苗嗎』?」

據宜豐縣政府網站2016年12月30日通告稱,根據江西省腎綜合症出血熱疫苗擴大免疫接種規劃的要求,用三年的時間(2009、2010、2012)對全縣16至60歲的農村人口進行了腎綜合症出血熱(以下簡稱「出血熱」)疫苗預防接種工作,實現了疫苗接種的全覆蓋;今年繼續開展出血熱疫苗查漏補種和對新增人群進行疫苗接種。

逾70歲帶病教徒被扣黑監獄數月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igion-02102017080749.html

新疆年老基督徒寧惠榮在北京被截訪後,輾轉被當局關押在黑監獄,至今數個月未釋放,亦沒有替他治病。另外,貴州省貴陽活石教會仰華牧師,二審律師春節期間到看守所會見。

北京家庭教會聖愛團契長老徐永海週五(10日)表示,教會信徒寧惠榮自去年9月在北京被新疆哈密巿公安截訪後,被送到哈密巿人民醫院,住在一個小房間,每天由幾個人看守,他被軟禁3個多月,再轉到麗園社區衛生中心。那裡僅提供一間病室,等如關押在黑監獄,每天由兩個人24小時看守,其妻可以去探望。寧惠榮已年逾70歲,患有多種病包括心臟病、高血壓等,但沒給他治病,對他的病情擔憂。

徐永海說:就是醫院裡偷一間病房,然後幾個人看著他,他有一堆的病,他歲數大,心臟、高血壓等。就算住院也有自由,我是病人也有自由,他也沒自由,也不給他治病。我們當然很焦急,因為他有病。

他又指,寧惠榮在北京上訪多年,在他們的家庭教會受洗成基督徒,被截訪當天剛參加完教會聚會,路上被截訪返回新疆。寧惠榮曾參與維權活動,包括429拜祭林昭、蘇州范木根案等,所以新疆警方不想他返回北京。

哈爾濱訪民孫東生指,他在北京認識寧惠榮,自他被關押後,至今沒釋放,當局沒有法律手續及明確說法。臨近春節的1個月,沒限制他通話,寧惠榮曾致電給他,表達自己很無助及孤單。除了心臟血壓等病之外,他患有嚴重肺矽病,他在哈密巿醫院期間,曾經病危搶救,其後轉至社區醫院,但不給治療,好像等死。

孫東生說:有一個月時間,基本上通話不控制他。他現在很無奈、很孤獨,當局可能長時間這樣,就一直不放,也不給任何說法。

記者曾致電哈密巿大营房派出所,被問到寧惠榮的情況,對方指,打錯電話。

大陸維權網站玫瑰中國指,2009年寧惠榮因到北京舉報違法官員,被哈密巿政府停發退休養老金。同年,他曾4次到北京治安總隊依法申請遊行被抓,押回哈密巿以尋衅滋事罪被判刑3年半。

另外,貴州省貴陽活石教會牧師仰華(原名李國志),被指涉嫌“故意洩露國家秘密”判刑兩年半,案件在上訴階段,他新聘昆明楊名跨律師為上訴律師。春節前後,律師曾到南明區看守所會見。

仰華妻子王洪霧週五表示,昨天律師來到貴陽,他到法院拿了卷宗,並到看守所會見丈夫。春節前,他首次到看守所會見丈夫辦妥委託手續,當時丈夫狀況不太好,他患脊椎炎多年,看守所可以看病,但條件較差。律師說他春節後,精神狀況比較好。

滯泰中國難民憂前往他國避難路途遙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2112017123316.html

2月11日是中國傳統元宵節,聯合國駐泰國難民辦事處訪問了滯留泰國的中國難民。等待聯合國難民署安排前往第三國的中國難民聽聞美國政府正在考慮減少收留難民的人數,令他們對前途感到擔憂。他們向美國總統特朗普發出呼籲「救救我們難民」。

滯留泰國的一批中國政治難民,在元宵節前一天聽到從聯合國難民署工作人員傳出消息稱,美國政府正在考慮削減從泰國接收的難民人數。他們擔心被送往第三國的日期增添變數,感嘆前往他國的路途艱難。滯留泰國曼谷的柳學紅2月11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說:「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節, 昨天UN泰國辦事處派人家訪難民。相關的聯合國工作人員說,美國新的總統現在只接收5萬難民,以前10萬到11萬一年,現在不接收(穆斯林)等7國難民了。而泰國以前每年接收難民是700人,現在是一年500人。安置指標的減變使我現在一想起我在聯合國獲得了特批身份並進入快速安置程序卻要被擱淺,我心裡頓時又添了幾分擔心、憂慮」。

上述傳言在中國難民之間引起擔憂。滯泰難民張淑鳳對本台說,如果上述消息屬實,她會對前途感到非常擔憂:「如果這個消息是真的,當然是很擔憂。之前(難民)不是都想去美國嘛,現在能去美國的幾率太小了。穆斯林那幾個國家不說,我們這些中國難民現在都沒有辦法去了」。

張淑鳳的女兒張楠對記者說,近日,她在微信圈也看到一些不利於中國滯泰難民的消息:「我在微信群看到的消息是這樣的,特朗普總統上台,接收的難民少了一些 ,對於我們在泰國難民的接收肯定也要減少一部分。所以我們也非常擔心,因為在泰國,中國的難民是最多的。而且我也非常擔心,因為我在國內上大學一年級,現在到這邊因為沒有錢,失學了」。

在元宵節前一天獲得聯合國難民保護信的王玲說:「昨天(10日)我剛拿到了難民保護性信,我很高興,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聯合國難民署為我提供了保護。但是,當我聽到了美國政府減少了難民接收,又一次將我推向了深淵,使我對生活再次失去信心。身體狀況不好,昂貴的醫療費用,我無法承擔…… 請特朗普總統救救我們」。

另一位難民於豔華在此懇請聯合國和美國政府以及國際社會,高度關注受中共迫害的中國真正的難民,並說關注中國的難民就是關注中國的民主事業。她認為,目前滯留泰國的中國難民不僅僅承受由於沒有合法身份不能工作所導致的生活上的窘困,包括無錢就醫、住房、吃飯等,更擔憂中共無時不在的監控、抓捕等威脅。

滯泰難民邢鑑呼籲美國總統特朗普救救中國難民。他說:「元宵節是中國人閤家團圓的時刻,當我們知道美國政府減少難民接收後,我們在泰國的難民很擔憂。因為泰國並不是一個《國際難民公約》簽署國,在泰難民無法得到法律上的保護,語言和文化的差異也讓我們在泰難民很被動。另一方面又因為中泰友好交往,促使泰政府對中國難民的打擊和抓捕。中國政府派出大量特工對東南亞滲透,秘密綁架姜野飛、桂明海、李新等人。正因為如此,我們在泰難民離開泰國的希望渺茫,請美國總統川普救救我們吧!」。

流亡泰國的維權人士哎烏則呼籲國際社會和聯合國繼續幫助中國滯泰難民。她說:「我呼籲國際社會和聯合國繼續給予幫助,阻止中共對我們二次傷害的企圖,也呼籲國際社會繼續幫助中國其他難民,讓遭受迫害的難民早日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據瞭解,目前滯留泰國的中國難民有約兩百人,其中包括維權人士、訪民、學者及法輪功學員,他們正在等待前往第三國。

人權活動人士孫德勝發表致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信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2/blog-post_69.html

知名人權活動人士孫德勝於2017年2月9日在網絡公開發表致中國共產黨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信,呼籲習近平在取得絕對權威以後主動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實行和平民主轉型。以下是公開信全文:

習近平先生,在這時代的關口上,您是選擇做蘇聯的戈爾巴喬夫,還是做羅馬尼亞的齊奧賽斯庫?我希望您好好的想一想。你若選擇戈爾巴喬夫,那我相信人民一定會再送一個葉利欽給您做一做。當然我說這話很不敬,您可以瞬間將我化為齏粉。但我不重要,您很重要,所以我才給您提個醒。

共產黨所追求的目的,的確是人類文明的最高境界,我相信這個理想信念,在現階段人類社會是實現不了的。而它追求理想信念的手段卻違背了人性,一直是反人類的,一直在利用謊言欺騙追隨者,一直在宣傳仇恨煽動暴力,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最終目的變成一個空殼,變成了臭不可聞的遮羞布。

在中國共產黨用暴力和欺騙奪取政權後。前三十年是做強匪,一直在恐嚇民眾。後三十年一直在做小偷,非法攫取民眾的財富。當然您們可以大言大慚地說,是歷史選擇了共產黨,是中國人民選擇了共產黨,那也不代表今天民眾會繼續選擇您們。民主政治是一道選擇題,而且是不斷地在選擇,而且是多項選擇題。從來沒有哪個民主國家在憲法上指定了唯一的執政黨,現實中也沒有永遠的執政黨。

我不否認一個政權合理的延續性,您是共產黨推上台的,您需要為共產黨負責,更需要為中國的前途命運負責。您當國家主席是為全中國人服務,而不能是為共產黨的既得利益者服務。您當主席是為當下和未來的中國人的自由和幸福而當,不能是為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和諧社會而當的。如您主動放棄歷史包袱,人民也會自動放棄歷史恩怨。

中國共產黨不管是歷史上對中國人犯下的血債,還是今天黨內和社會上的亂局,都證明他不能繼續存在於中國這片土地上,改組中國共產黨是對它最好的挽救,是對這段苦難和輝煌歷史完美的結局。

今年是您們內部權鬥最嚴重的一年,預祝您取得勝利,因為我相信個人的威權主義,比集體的專制要好那麼一點點,起碼我們栽了知道找誰算賬。但卻不知道在您樹立了絕對的權威後,將把中國帶往何處?這幾年我們看到您對黨內腐敗分子進行了清理,老虎蒼鷹一起打了不少,打完之後,您會不會變成最大的老虎?您會把人民放出來,把自己關進籠子裡嗎?

在您上台後對異議人員加大肅清,不管您們權鬥如何,首先把外部反對者踩下墊底。連主張改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都一個不留,許志永、郭飛雄、唐荊陵、秦永敏等相繼入獄,709更是採取迅雷不及掩耳的霹雷手段,打壓人大代表獨立參選人也是不遺餘力。

如果您的改革復興之路是把清除異議者的聲音,打壓反對派的生存和發展為前提,把反對派當成您改革的藥渣,不給反對派一點機會,一條活路。那復興之路將成泡影,而您們一樣會亡黨喪權,而且下場會很慘。當然中國人民要承受陣痛,這種局面並不是最佳的選擇,我們也不希望看到。

如果您在取得絕對權威之後,還繼續堅持共產主義那套鬼話,不改組共產黨,對內繼續魚肉百姓,對外繼續大撒幣,不充分吸收和借鑑人類先進社會文明,不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不搞三權分立、司法獨立,不搞多黨競選、新聞自由、地方自治,那您將是共產黨的罪人,中國人民的罪人。最後說一句:在您取得權威後,主動和平轉型是您唯一的出路。

孫德勝   2017年2月9日

劉霞春節思親致電好友傾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iu-02092017075520.html

在囚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他的妻子劉霞亦長期受當局軟禁,且與外界斷絕通訊。劉霞在春節期間感到孤單無助,周三(8日)酒後主動致電好友西藏女作家唯色傾訴,是近年來首次公開其本人的生活狀況。

西藏女作家唯色周三(8日)於推特上發文指,現正被監禁的異見人士劉曉波妻子劉霞於當天致電給她,2人通電話期間,劉霞聲音發抖,又表示自己生活得不好,指平日與朋友吃飯時,也是假裝高興,由於長期被當局監控,太久沒有主動與朋友聯繫,故嘗試撥出電話,看看是否能與朋友溝通,之後又指自己喝醉,很快就掛線了。

本台嘗試聯絡劉霞,但劉霞的電話接通後卻無人接聽。劉霞的朋友、網名“野渡”的維權人士周四(9日)對本台表示,劉霞因為長期被軟禁,一時情緒失控,所以才希望打電話與朋友傾訴情況。

野渡說 : 我剛剛有與劉霞通電話,當局對她的監控措施並未有放鬆,因為春節期間,大家也是團聚的時候,而她就要孤單1人,在監控中度過,今年她過年期間的情緒都比較低落,昨晚就喝多了酒,她是想致電王力雄(劉霞的朋友),與王力雄聊天,唯色就是王力雄的太太,是唯色接了這個電話的。

他表示,雖然這次劉霞成功與朋友通電話,但是估計內容亦是很空泛,因為當局對劉霞的電話作嚴密監控,她的電話是可以接到來電的,但打出方面就會有困難,即使朋友們成功聯絡劉霞,雙方亦不會在通話中談及一些敏感的話題。

野渡說 : 當局是要劉霞不要對外打電話來控制她,以與劉曉波(劉霞丈夫)會面而威脅她,只不過昨晚霞在身體不適下,想致電朋友傾訴,一般她與朋友在電話中,都不會說敏感的事情,我剛與她通電話,也聽得出她的聲音比較虛弱,是有氣沒力的。

劉霞的另一名朋友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對本台表示,現在劉霞雖然可以與朋友聯絡,但是當局對她亦有多方限制的,不是每一位朋友亦可與她聯繫,現在胡佳只能從朋友一方打聽劉霞的情況。

胡佳說 : 電話是容許一些身份較為不太敏感的朋友跟她通話,這些朋友,就是她跟劉曉波的朋友,包括唯色,也包括評論家莫之許先生,反正這個數量的確是不少的,但是她這個電話是不准與敏感人士通話,就包括我,甚至包括劉曉波的律師莫少平。

他認為,當局根本就不會給予劉霞真正的自由,他希望劉霞可以堅強,勇敢地生活下去。

胡佳說 : 在這塊土地上,劉霞就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除非是這個國家轉制,也就是說有另外一種政治制度的改革,日後人民有普選,才可能有徹底的自由。

胡佳表示,現在仍會以各種的方式去關心及慰問劉霞,給予她心靈上一點慰藉。

新疆紀委以涉嫌腐敗調查七名維族官員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nu-02102017164438.html

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紀委透露,包括教育廳原中共黨組副書記、廳長沙和田地區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等7名維吾爾族官員因涉嫌違紀,受到調查。海外維吾爾人組織認為,這是中國當局在新疆清洗維族官員的行動。

據中共中央紀委監察部官方網站2月9日的消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教育廳原黨組副書記、廳長沙塔爾-沙吾提,和田(Hotan) 區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尼加提-阿吾東,公安局原黨委委員、副局長、副廳級偵查員艾力-伊明,區公安廳特偵隊和田支隊長阿不都卡德爾-阿不拉,和田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政委亞力坤-阿布都熱扎克,墨玉(Karakash)縣公安局原黨委副書記、政委阿巴白克-伊力,區公安局國保支隊原正科級偵查員木合塔爾-吐送等,共7名維族官員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但中國紀檢委網站沒有提供他們涉嫌違紀的細節。

路透社2月10日的有關報導說,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中共反腐機構,正在對動盪的新疆南部的7名安全部門的官員,以「涉嫌嚴重違紀」進行調查。雖然中共反腐監察機構並沒有說明被調查的7名官員的族裔,但根據他們的名字可以判斷,他們似乎都是維吾爾族人。

報導說,「嚴重違紀」這一用詞,通常是中國當局對腐敗行為的委婉語。媒體不可能得到有關方面的任何評論,因為新疆和田區和墨玉縣被當局指定為反恐前線。

總部在德國慕尼黑的「世界維吾爾大會」組織的發言人-迪裡夏提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中國當局大批清洗維吾爾族公安人員的目的在於,消除所有對政府鎮壓維吾爾族人的政策存在的任何障礙:

「中國當局這樣大批清洗維吾爾族公安人員的目的在於,消除所有對政府加強監控和鎮壓維吾爾人計畫存在的任何殘存障礙。雖然這些人一直充當了中國政府鎮壓維吾爾人政策的執行者,但因為他們是為族人,最終依然逃脫不了中國政府對他們的敵對戒心和最終的清洗。」

路透社的報導說,在過去幾年,中國新疆有數百人死於維吾爾人與漢族人之間的民族衝突引發的暴力事件。中國當局把這些事件、以及幾年來發生在北京等地的其它地區的幾起暴力襲擊事件,都歸咎於新疆伊斯蘭激進主義分子。

去年12月,幾名襲擊者開車衝撞墨玉縣一個政府大樓,並引爆爆炸裝置。這些襲擊者在被警方擊斃前,還揮刀刺死兩人。該事件被中國官媒描述為恐怖襲擊事件。上個月,和田警方還擊斃了3名「暴力恐怖」嫌疑人。

世界維吾爾大會的迪裡夏提說,他們早已獲得消息,在新疆有不少維族公安人員因抵制當局對維吾爾族人加強監控和打壓而被清洗:

「許多維吾爾公安部人員在不斷目睹當局對維吾爾人的嚴厲打壓和監控的情況下,其中一些實在忍無可忍,進行一定的抵抗。不少維族公安人員因抵制當局對維吾爾族人加強監控和打壓而被清洗。」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2月10日轉載的另一則新疆紀委消息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供銷合作社聯合社黨委委員、監事會主任韓新城,涉嫌嚴重違紀正接受調查。據官方資料,韓新城於1984到2015年間在新疆自治區的中共紀檢部門工作。

中國媒體報導,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紀委九屆二次全會2月6日在首付烏魯木齊召開。中共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講話強調,要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圍繞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總目標,堅持全面從嚴管黨治黨不動搖,堅定不移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向縱深發展,為建設團結和諧、安居樂業的社會主義新疆提供堅強保障。

人權律師張磊、梁小軍在延吉辦案時被強制跟蹤,向檢察院提起控告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2/blog-post_95.html

知名人權律師張磊和梁小軍於2017年2月8日下午和晚上分別到達延吉市,即發現有不明身份人員跟蹤他們,2月9日和2月10日兩位律師去延吉市看守所和延邊州中級人民法院辦事時,亦遭遇不明身份人員和車輛全程緊密跟蹤,兩位律師感到正常工作受到騷擾,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恐嚇,遂向某檢察院提出控告,以下是兩位律師記述受到騷擾、威脅、恐嚇的部分內容。

我們於2017年2月8日下午和晚上分別到達延吉市,即發現有不明身份的人員全程跟蹤我們,從車站、機場、沿途,直到賓館,當我們在賓館辦理入住手續時,有至少三人拿著攝像機、手機對著我們拍攝。2月9日我們去延吉市看守所、延邊州中級法院辦事時,亦有不明車輛和人員全程緊密跟蹤。2月10日我們前往延邊州中級法院辦事,亦有牌號為吉HJ1120的一輛豐田越野車全程跟蹤(此前的跟蹤車輛中,亦主要是該車)。

聯合國於1990年通過的、對於中國有效的國際條約《關於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第16點規定「各國政府應確保律師(a)能夠履行其所有職責而不受到恫嚇、妨礙或不適當的干涉;」第17點「律師如因履行其職責而其安全受到威脅時,應得到當局給予充分的保障」。

鑑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國家機構」一章所規定的國家機構包括人民法院和人民檢察院(第七節),鑑於《憲法》第一百二十九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檢察院是國家的法律監督機關。」故,我們理解在適應聯合國《關於律師作用的的基本原則》時,人民檢察院應當被理解成具有保障律師能夠履行其職責而不受恫嚇、妨礙或者不適當的干涉的「各國政府」中的中國政府,人民檢察院也應當被理解成對律師因履行其職責而其安全受到威脅時應得到當局給予充分的保障的「當局」;鑑於我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地上正常履行律師職責時竟然遭到如黑社會般的跟蹤,這實質上是一種「恫嚇、妨礙和不適當的干涉」,對我們的安全是一種威脅,故,我們提請人民檢察院對此情形予以調查,如果發現有人濫用職權行此黑社會式的手段威脅律師,即請對其及時立案調查,及時制止這種濫用職權的違法犯罪行為,以維護聯合國《關於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這一國際條約的嚴肅性,依法保障辯護律師能夠安全的履行律師職責。

特此控告。請依法處理,並依法書面回覆我們。

控告人:梁小軍、張磊

二O一七年二月十日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