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2017 屠夫吳淦岳父病逝無法奔喪。涂焱涉邪教罪起訴。徐運柏看守所內離奇身亡。劉建軍訪民猝死。中國打擊海外異見人士的軟肋。劉霞透露近況不好。

岳父病逝 屠夫無法奔喪      [自由亞洲電台]        http:// … 繼續閱讀 →...

岳父病逝 屠夫無法奔喪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1-02092017082147.html

女性基督徒涂焱涉邪教罪 案件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2-02092017141358.html

湖南老翁看守所內離奇斷14根肋骨身亡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2/9/n8790799.htm

兩會在即北京公安掃蕩呂村訪民聚居地 瀋陽一訪民猝死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2092017152602.html

中國打擊海外異見人士的軟肋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a/china-rights-20170209/3715852.html

丁靈傑、趙振甲、王清臣三維權人士今在北京汽車站遭警方非法扣押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9.html

劉曉波妻劉霞致電友人 透露近況不好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ml-02092017134753.html

湖南省幼師200餘人再次到省政府維權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200.html

內蒙古商都爆大規模抗議 兩萬人圍堵縣政府反貪腐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02092017122032.html


岳父病逝 屠夫無法奔喪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1-02092017082147.html

被關押約年半的褔建維權人士吳淦,岳父春節期間病逝沒法奔喪。他向律師透露檢察院勸他認罪。

吳淦(網名屠夫)的岳父因肺病於上週六(4日)凌晨離世,其朋友游精佑週四(9日)表示,吳淦的岳父住在河北,他的呼吸系統一直有問題,特別肺部,醫生建議他到南方住,春節前,其妻接父親到廈門暫住,但他在廈門住了不久,肺部不適入院治療,在加護病房住了幾天去世,其妻表現堅強。她的收入不高,負擔很重,朋友給予幫忙,她不好意思接受。

游精佑說:所以她一個人,又要擔心屠夫的事,也要照顧病人,還有她媽媽也在那裡,她表現蠻堅強。她也知道屠夫這個事情,外界比較關注,而且她的收入不是很高,負擔比較重。

游精佑表示,吳淦父親在春節前取保釋放,他和吳淦妻子曾一起探望,他的氣色還好,但腰椎有老毛病,關押後嚴重了,走路不稳,他說要檢查身體。他又指,吳父比較關心兒子的情況,明白當局再抓他,是要把他作為人質威脅其兒子,根本沒有足夠證據證明他有罪。

吳淦的代表律師葛永喜,週三(8日)曾到天津巿第二看守所會見吳淦,他在通報內容指,吳先生聽聞其岳父辭世十分悲痛,並透露年廿九燕薪律師要求會見未果,天津巿第二分檢的檢察官和另一位檢察院領導,前往看守所勸說他認罪,配合庭審,被他嚴詞拒絶。

吳淦在2015年5月在江西省高院聲援被捕律師,被當地警方以涉嫌“擾亂單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罪行拘;同月27日被褔建警方刑拘,他被指控涉嫌誹謗、尋釁滋事罪。到去年8月16日,吳淦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尋釁滋事罪批捕。

女性基督徒涂焱涉邪教罪 案件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2-02092017141358.html

湖南基督徒涂焱去年被雲南大理市警方以涉嫌「邪教罪」刑事拘留,日前她被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涂焱的家人告訴本台,他們全家都信奉基督教,沒有參加所謂邪教。據悉,與涂焱同時被捕及刑拘的還有多名基督徒,其中有人至今仍未獲釋。

湖南籍女性基督徒涂焱被大理市公安局羈押三個月後,今年1月12日被公安局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涂焱的父親涂立軍2月9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採訪時稱,他今年春節前曾到大理公安局,要求會見小女兒涂焱,但被拒絕。他說,他已收到告知書,稱該案已送檢察院審理:

「收到了檢察院的信,農曆年前,到看守所要看看她,沒有見到人。負責該案的是兩個人,我到公安局去過了」。

涂焱委託的河南律師任全牛告訴記者,他與涂焱的父親和姐姐於1月12日到大理市公安局,要求會見當事人,但警方只准律師一人會見:

「當時要求給涂焱取保候審,這已經是第二次提出來,但是到現在為止,我也沒有收到不予批准取保候審的決定。12日,13日,我們又去了檢察院,要求檢察院審查羈押必要性,後來他們回覆我了。在春節前,大理市公安局國保給我打電話,說這個案件已經移送到檢察院審查起訴。後來又給我郵寄了書面的材料」。

任全牛說,他將於近期再到大理市檢察院,向辦案檢察官要求閱卷,而警方在該案中始終認定其當事人是邪教:

「等到二月中旬以後,我要再去大理會見她。另外,案件已經到了檢察院,我可以申請閱卷,複印案件材料。目前為止,公安(根據涂焱說)把她當成骨幹,說她是『三班僕人派』。當然,涂焱是不認可這一點的。國保就硬要定性她是『三班僕人派』,屬於邪教」。

大理警方送檢察院的一份「告知書」稱,「涂焱涉嫌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一案,我局認為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現將該案移送大理市檢察院審查起訴」。

據對華援助新聞網報導,現年36歲的涂焱,家住湖南省湘陽縣樟樹鎮,全家信奉基督教。早年她到雲南大理打工,並在當地參加基督徒聚會。公安當時抓捕5人,其餘3人被「取保候審」,而涂焱與另一位信徒則被刑事拘留。任全牛律師說,公安指信徒不去官方三自教會參加宗教活動,卻私下進行聚會。

涂焱在會見律師時還披露,雲南楚雄市的兩位女性牧師也被刑事拘留,涂焱在被羈押期間,公安曾帶著兩位牧師的照片向她詢問。

涂焱的姐姐涂葵對本台說,她的妹妹和朋友都是基督徒,他們在大理風景區經營一家客棧,怎麼可能是邪教:

「她跟也是信主的姐妹一起,開了一個客棧,莫名其妙就把她們兩個人抓走了。然後把當地的那個人放出來了,因為她是當地人。我妹妹是湖南長沙這邊的。我去年去了那邊的公安局和看守所,那邊的人不給任何答覆。我說,你們有什麼證據?他就是說什麼邪教之類。我說你說邪教有什麼證據,我們信主這麼多年了,二、三十年了,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事情」。

涂葵說,與她妹妹同時被捕的有多人,部分人已經釋放,但仍有少部分信徒未獲得自由。據信徒稱,雲南當局正在試圖以各種方式要求家庭教會的信徒加入官方三自教會,如果拒絕要求,將面臨被處罰,甚至被抓捕或判刑。

總部在美國德州的基督徒維權機構對華援助協會,呼籲中國當局立即釋放涂焱和所有因宗教信仰被捕的人士,尊重公民的信仰自由。

湖南老翁看守所內離奇斷14根肋骨身亡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2/9/n8790799.htm

早前,有天涯網民曝料稱,湖南新寧縣看守所羈押的一名65歲患有精神疾病的老人,在看守所內莫名斷裂14根肋骨後,患嚴重感染去世。

據《重慶晨報》報導,死者徐運柏,因涉嫌放火罪被拘押在新寧縣看守所。

新寧縣警方稱,徐運柏死亡的原因,系呼吸循環衰竭、腎功能衰竭、電解質紊亂、酒精肝硬化腹水等多種疾病導致治療無效死亡的。

而徐運柏的女兒則不認同上述說法。

據徐紅梅介紹, 2016年8月22日,警方以涉嫌放火罪批捕徐運柏,之後一直將其關押在新寧縣看守所。她一直認為父親是被冤枉了。徐紅梅稱,放火案發當日自己和兩個哥哥都不在家,所以對案發時間及過程均不知情。

為了還父親清白,她為父親做了司法鑑定,結果顯示,徐運柏患有人格改變和酒精依賴,徐運柏對縱火辨認能力存在控制能力削弱,對縱火有限定(部分)刑事責任能力。

除此之外,徐紅梅還表示,在2016年1月10日,父親因腦出血住院14天,他生活不能自理,行為不能自控,說話模糊不清,但警方就是憑著口供,認定徐運柏是放火嫌犯。

徐紅梅還說,父親被拘押在看守所後,還曾因肋骨斷裂而入院治療。

2016年11月16日下午,李運柏被送往新寧縣崀山醫院診治。徐紅梅稱,醫院檢查的結果是父親的左右肋骨斷裂14根,胸腰椎體壓縮性改變,雙肺挫傷並感染性改變,胸腔、腹腔積液。

同時,入院治療的CT診斷報告書中顯示,徐運柏因兩肺挫傷還併發腹膜炎、膽囊炎、脾臟腫大等多種炎症。

徐紅梅認為,正是這次治療不徹底,才導致了父親的死亡。

事件引發網民關注。有民眾指,中共治下的大陸社會就是這樣弱肉強食,嚴刑逼供。14根肋骨斷了,明顯是被打的。

兩會在即北京公安掃蕩呂村訪民聚居地 瀋陽一訪民猝死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2092017152602.html

中國全國兩會即將召開。在北京,各地訪民遭遇大規模截訪,北京警方也開始清查訪民聚集地的豐台區呂村。當天早上,遼寧瀋陽訪民劉建軍在呂村猝死,警方封鎖現場並警告不得將死訊告知其家人。有訪民表示,每到敏感時期警方都要掃蕩訪民聚居地,導致訪民個個精神緊張,劉建軍的猝死警方應有責任。

一直協助劉建軍維權的的一名遼寧訪民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大批警察2月8日早上突然駕車進駐在京訪民聚居地呂村,大肆抓捕訪民,氣氛十分緊張。當時劉建軍突感頭疼,但120遲遲不到,無奈之下訪民報警,等到警察來的時候劉建軍已經腦溢血死亡:

「遼寧的姜敏鵬家開了一個訪民旅館,她住在姜敏鵬家。昨天早上7點多,我們呂村大批的警察帶著黑狗,開著警車,挺嚇人的,還有武警、特勤,他們在呂村抓人。她就說頭疼,打的110,110耽誤了一會兒,打120訪民根本沒人管,沒有醫院願意出這個120。等他們到了,劉建軍已經嚥氣了。她是突發性的死亡。她的屋子現在鎖著,我是在現場的,人已經抬走了。

這名遼寧訪民表示,劉建軍猝死當天,警方在呂村抓了兩車人。

遼寧訪民:「兩會了,昨晚已經開始抓人了,他們從來都是一個月前就維穩。」

記者:「昨天抓了多少人?」

遼寧訪民:「昨天他們告訴我兩車人。我就在死人現場。」

網絡上有消息指,每到敏感時期,北京警方都要掃蕩訪民的聚居地,對進京上訪者圍追堵截,動輒以拘留、勞教或關進精神病院來威脅來對付訪民,訪民只能東躲西藏,整天精神緊張,認為劉建軍的意外身亡警方應該負責。

據瞭解,劉建軍丈夫早前開出租車維生,但出租車遭到警方違法沒收,告到法院,法院卻拒絕立案。為此夫妻二人自十年前開始層層上訪,受盡打壓,但問題一直沒有解決。悲憤交加中,劉建軍丈夫於三年前死亡,劉建軍獨自一人繼續流浪在北京維權。現在夫妻二人遺下一名17歲的孩子。

維權網站「訪民之聲」的一名通訊員接受本台採訪時稱,劉建軍常年在北京上訪,她猝死之後,警方封鎖了現場,擔心劉建軍家人到北京鬧事,還特別警告知情訪民不要透露消息,包括劉建軍的家人。

通訊員:「昨天早上突然間死了,訪民給我發了圖片,我現在在微信群裡看到了大量的轉發。她長期就是在北京上訪,現在北京警方不讓告訴她家人。

記者:「為什麼?」通訊員:「他不想受到輿論壓力,因為之前天安門廣場出事,警察不想造成壓力,不想她家裡人到北京來找鬧事情。現在警察把小旅館都封鎖了,不讓訪民接近,也不讓其他人進去警察,把她的屍體拉走了。」

關注事件的訪民伍立娟告訴本台記者,每個上訪者背後都有許許多多令人心碎、令人憤怒的故事,訪民遭遇的往往是冷漠、歧視、恐懼、死亡的威脅與折磨,上訪者在當地受到不公對待,但因官官相護問題一直得不到解決,訪民只能無奈的把希望寄託在越級上訪特別是進京上訪。然而無論是進京上訪還是攔路下跪,等待著訪民的往往是更加可悲的命運,被認為是不穩定因素和敵人。伍立娟說:

「現在這個體制下不管用什麼方式維權、拚搏都不會達到目的,也不會解決問題。因為體制的腐敗導致訪民有冤無處說,太多的訪民經歷了很多年的磨難。我們還是必須堅持反對權力的任意宰割,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把你整死。」

中國打擊海外異見人士的軟肋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a/china-rights-20170209/3715852.html

近年來,中國對海外異議人士的打壓出現新趨勢,一方面對其在中國的親屬騷擾和脅迫;另一方面直接在海外對異議人士施壓。

騷擾脅迫親朋好友

中國知名人權活動人士胡佳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對海外異議人士的打壓日漸頻繁。異議人士雖然身處海外,但是並不安寧。他們本人或者家屬,乃至親朋好友,經常遭遇中國當局的壓力。而且打擊異議人士親情軟肋的做法似乎很奏效。

胡佳:“我有很多微信群,幾乎可以這樣講,每隔兩三天,就有海外的朋友向我抱怨,家人受到騷擾,又被約談了,又有領事館的人員和他們接觸。中方人員又是提醒,又是警告,等等。即使你到了另一個國家,那裡也不是你自由的地方。中共總有一根線,像風箏一樣牽著你。”

據報導,中國維穩人員還以敲掉家人飯碗相威脅。旅美維權律師滕彪的妻子王玲曾在北京第一家外企工作。後來中國有關部門向王玲所在公司施壓,迫使她離開了工作了17年的公司。

旅居美國的異議人士遊貴說,國保和國安曾找到他的家人,威脅註銷他們戶口。沒戶口,生計就沒有保障。異議人士的親朋好友,往往在子女就業升遷等人生重大問題上受到當局壓力。

中國知名人權活動人士胡佳說:“他們(中國當局)有越來越精的偵查情報系統。他們可以獲取很多在海外生活的人士的家庭狀況,就業等方面的情況,找你的軟肋,監聽國內家人的電話,知道你們在親情方面有哪些需求,知道你國內親屬,怕受到你的牽連,子女就業升學,兄弟姐妹的仕途,都可能成為製約你的東西。在這種淫威之下,被迫妥協的人相當多,比例很大,比例真的很大。”

海外行動

逃到海外的異議人士及其家人經常感到自己被跟踪。他們懷疑,這是中國公安和國保的特別行動人員已經將他們的監控觸角伸到海外。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桂民海的女兒安吉莉亞最近對英國媒體說,她在德國參加書展的時候,遭到三名講普通話中國人的跟踪、拍照。這些人然後跳上一台小型貨車離去。她說,這些人顯然知道她的行動計劃。為此,安吉莉亞曾到美國出席聽證會,要求國際社會應該對中國當局在國外的非法活動施加壓力。

維族司機艾爾肯·庫爾班1999年出國到了加拿大。2013年4月回國探親,三天后就被派出所找去,了解他在加拿大和美國的活動,並且被要求充當中國當局在海外的耳目。

海外滲透

胡佳說,中國對海外異議人士的跨境打壓還包括向海外媒體的滲透,“中共可以花費大量的外匯儲備去購買,例如收購媒體,包括華文媒體和西方母語媒體。比如,中國跟德國之聲有合作,中國就可以把一些反華的記者踢出去。可以收購在美國或者台灣的華文媒體,讓這些媒體變成變相的海外環球時報,海外的新華社,潛移默化中傳導我的價值觀。”

拒發探親簽證

胡佳說,對於已加入外國國籍的異議人士,中國當局通過拒發簽證不讓他們回國來施加壓力。

他說:“比如說,你已入籍海外,是外國人了,當局也可以不允許你回中國,在簽證上卡你。中國人最講親情。家族觀念很重。有人客居海外,幾年、十幾年、幾十年, 家裡任何事情無法返回。父母過世、兄弟姐妹子女嫁娶等大事,他們都沒有辦法回歸故里。如果要回來,好,一個交易的清單擺在你面前,例如保持在海外沉默,不要發表批評中國政府的聲音……”

流亡海外多年的異議人士、詩人貝嶺對美國之音說,他母親行動不便,以輪椅代步,而且需要保姆24小時護理,但是他無法回中國探望母親。他說:“前兩天我還在跟我的父母說這個事情。母親說,我們見不到你,也知道你也不可能放棄你的信念,寫悔過書,認罪書。這還用講嗎?不寫這個回國門都沒有。不過我跟幾乎每個親戚都講了,此生很難回來,並且不要抱這個希望。”

貝嶺多次試圖回國看望年邁父母。不過在深圳、北京等地闖關都被邊防攔下,禁止入境。一次在北京首都機場被原機遣返回德國法蘭克福,費用自負。

同貝嶺類似,目前是台灣局居民的前“六四”學生領導人吾爾開希等許多人,也曾多次到中國口岸“自首”,希望能回去看望垂危父母,但均被拒入境。

流亡海外多年的貝嶺說:“希望他們(中國當局)能有點自信,可以讓流亡者在沒有先決條件的情況下回來。在華期間可以從中限制和監視。這些人回去完全在你的監控下。他們回去要是為了看父母的話,便不會在那裡從事任何讓你不接受的行為。讓這些人回去,哪怕是短期的回去,難道不行嗎?這種人倫和天倫悲劇如果到最後變成了永遠的遺憾,這些人,我們這些人,或者我這樣的人,不可能原諒這個政權。如果他們連這一點自信都沒有,我還是認為,這個政權跟它的強大不相符,只是表面強大”。

貝嶺說,中國對異議人士回國的政策似乎也曾微妙改變過。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公安人員據說曾帶著點心盒子去看他的父母,說允許貝嶺回來。不過,貝嶺說,那隻是一次稍縱即逝的機會。

丁靈傑、趙振甲、王清臣三維權人士今在北京汽車站遭警方非法扣押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9.html

2017年2月9日,本網獲悉:丁靈傑、趙振甲、王清臣三維權人士今在北京458汽車總站遭警方非法扣押。目前被扣押在北京市雲崗派出所。

丁靈傑、王清臣、趙振甲三人今天下午乘坐北京坐公交458路,在一站點被雲崗派出所警察(有一警官警官號:040112)在未出示任何書面通知、也未說明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被抓到派出所。目前三人均關在派出所內被置之不理中。

為此,人權捍衛者徐秦撥打了北京市雲崗派出所電話,她說:「接電話的警員承認他們抓了以上三人,我徐秦問什麼原因抓人,他反問我是誰?我明確告知我是中國人權觀察觀察員徐秦,他說你是他們什麼人與你什麼關係?我說沒有親屬關係,但作為人權觀察員有責任告訴你們任意抓捕公民是侵犯人權,是違法犯罪行為我有權過問,對方不等我話說完就掛了電話。」

據瞭解,這幾天在訪民聚集地的呂村、雲岡等地,已經開始了往年一樣「兩會」前的維穩跡象,每逢黃昏就會有成群的警察駕車巡查,看到疑似訪民就上前盤查,然而確認身份後帶走,交由馬家樓或久敬莊作遣返處置。出租房屋給訪民的房東會提醒大家,晚上儘量遲一點回住處,以免被維穩遣返。只不過今年與往年相比,雖然擾民的全國「兩會」還有一段時間,但公安的維穩似乎提前了,可能與即將在今年舉行中共第十九大的權力佈局有關。

對於丁靈傑、趙振甲、王清臣三維權人士境況本網將持續關注。

劉曉波妻劉霞致電友人 透露近況不好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ml-02092017134753.html

中國人權活動家劉曉波2010年服刑期間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以來,其妻劉霞便一直被當局軟禁。本月8日晚上,劉霞成功致電藏族女作家唯色,透露自己的狀況不好。

藏族女作家唯色2月8日晚上在其推特上表示,接到劉霞的電話,她感到驚訝至極,因為這是多年來的第一次。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在推特上向唯色查詢,她表示劉霞說她自己喝醉了,然而試著撥電話,看能否成功。劉霞又說她向唯色撥打過2次電話,第1次唯色聽不到聲音,然後劉霞就大聲喊「我是劉霞」。

直到第二次電話再次撥通,劉霞和唯色短暫在電話裡交談。唯色指出,劉霞回應聲音遙遠,且聲音發抖、飄忽。問及近況時,劉霞說自己是一個病人裝作是好人。

劉霞突破封鎖成功打出電話的消息傳開後,網上一片熱議。在劉霞被軟禁期間曾闖關到劉霞北京寓所探望的香港保釣人士楊匡感到非常激動。他說,與外界接觸是基本人權,北京當局不應阻止,更不應該繼續軟禁劉霞。楊匡相信,劉霞嘗試向外聯繫,意味著她一直都在努力為自己爭取自由。

楊匡說︰聽到這個消息挺興奮的。不是反映當局對她放鬆了,而是只有密不透風的牆,不可能有密不透風的人,總有一天她能突破這些封鎖的。她因為丈夫被關到監獄裡,她自己就被軟禁在家裡。在過去的日子裡,其實想看望她的朋友很多,但基本上都沒有成功。

曾代表劉霞家屬的維權律師尚寶軍對本台表示,劉霞被當局軟禁導致心理的抑鬱症非常嚴重,較早前當局已放寬她與朋友和家人有限度的接觸,後來又允許她和母親以及弟弟一同生活。尚寶軍指出,由於當局對劉霞嚴密監控,限制也有很多,因而這次劉霞能向外界撥通電話,希望是當局再度次放寬對劉霞監控的好現象。

尚寶軍說:去年她父親去世之後,她就一直和母親和弟弟住在一起。因為她受到了很多限制,所以她一直不方便與外界聯繫。其實這種壓力對她的身體和心理都會造成很大的影響。希望這次能成為好的開始。

劉霞的朋友、廣東網絡作家野渡形容,劉霞打電話給朋友真的是很罕見的事,估計也許是春節關係當局對她的看管有所放鬆。不排除劉霞成功致電朋友的消息傳出後,當局會立即採取看管。

野渡說︰一直以來都是朋友打電話給她,她打給誰真的是很罕見。估計也和春節期間她身體狀況有關吧,因為春節期間她的身體就不太好,情緒也很低落。有可能在春節期間當局稍為放鬆一下,但是總的監控措施還是沒有改變。

曾擔任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講師的劉曉波,因參與六四被捕入獄。劉曉波在2009年的聖誕節,因參與起草及聯署《零八憲章》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11年。

2010年,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成為第一位獲和平獎的中國公民。劉曉波的妻子劉霞,也自此被當局軟禁。2012年底,民間發起了「探訪」行動,其中維權人士胡佳以及作家劉荻、學者徐友漁、郝建等人成功闖關,進入劉霞家裡與她短暫見面。翌年6月,劉霞的胞弟劉輝被以欺詐罪判刑11年,上訴後維持原判。

湖南省幼師200餘人再次到省政府維權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200.html

今天(2月9日)上午7時許,湖南省永州、衡陽、寧鄉、婁底、長沙、邵陽和湘鄉等九市的陳君花、劉清華、周楊、陽政連、章菊華、謝異香和朱紅衛等200餘位經各縣教育局招考錄用的在全省各公辦村小任教的幼兒教師,集體到湖南省政府南門進行維權活動。

她們今天清早在列隊前往省政府南門的路上時,每人的左臂上扎有黃色的布條;她們拉的橫幅上寫著「還我幼兒教師身份」;她們在省政府南門齊唱的歌有《國歌》和《民師之歌》;她們振臂呼喊的口號是「見省長!見省長!」和「還我幼兒教師身份!」等。

下午3:40分,由省教育廳、財政廳、社保局和省信訪局等部門20餘人組成的接訪團隊和幼師代表陽政連、陳君花、劉清華、周楊、章菊華、謝異香和朱衛紅等九人進行了對話。

陽政連等九位幼師代表主要陳述了她們應按依法和文件規定轉為公辦教師和解決養老保險的理由及政策依據。

省教育廳人事處處長劉奇軍的答覆認為,幼兒教師不屬於「民轉公」的範圍。

據幼師代表講,省信訪局一位徐姓副處長不許陽政連反駁劉奇軍的發言太不講理。

「談判」至5:30分結束。省教育廳的王副廳長,是代表當局的職務最高的「談判」官員。「談判」的最終結果是由各市答覆幼師們。

據今天參與上訪維權的幼師講,下午5:40分開始,各地由教育局、學區、學校和鄉鎮政府人員組成的截訪大軍,由4一5人對付一位幼師,連「勸」帶拉地把幼師們「接」走了100多人。據說,在連「勸」帶拉的「接」訪中,發生了肢體衝突,有邵陽的幼師受了傷。

今天幼師們的維權行動,是她們昨天和前天在省政府南門維權活動的繼續。今天的維權人數比前兩天多了三、四倍。

內蒙古商都爆大規模抗議 兩萬人圍堵縣政府反貪腐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02092017122032.html

內蒙古烏蘭察布市商都縣各鄉鎮的農牧民近兩萬人到縣政府示威,抗議基層官員侵吞退耕還林、禁牧補貼等款項近3億元,有人砸爛政府大門和窗。當晚,在縣政府通過官方媒體的安撫下,抗議者返回原住地。

內蒙古烏蘭察布市商都縣各鄉鎮的農牧民,不滿基層政府官員以各種方式侵吞牧民退耕還林、禁牧補貼等款項,發起大規模示威行動。2月7日,近兩萬人到縣政府抗議,有人砸爛政府大門和窗。請願者表示,鎮幹部和村幹部相互勾結,貪污近3億元人民幣的款項。當晚,縣政府官員通過官方媒體安撫請願者返回原住地。

2月7日,內蒙古商都縣農牧民近兩萬人,聚集到縣政府大樓外抗議,有人試圖砸玻璃門衝擊縣政府大樓。現場視頻顯示,抗議者群情激憤,打爛玻璃翻窗進入政府大樓,也有人砸毀玻璃大門,要求官員出面與請願者對話。警察在門口阻止,但未採取武力行動。請願者稱,商都縣各村農民一至兩萬人聚集在縣政府外,抗議3億元退耕還林款、賣地款、禁牧款被鄉村兩級幹部截留及侵吞,希望有關部門「拍蒼蠅」。

一位蒙古族維權人士2月9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說,眾多農牧民要求與官員對話:

「內蒙古烏蘭察布商都縣各鄉村的農牧民們,聚集了兩萬人,來到縣政府討說法。農民返鄉種地,耕地被鄉村幹部們賣了,退耕還林補貼和賣耕地款近3億元人民幣被幹部們侵吞、截留」。

本台記者2月9號致電商都縣政府辦公室,向官員查詢兩天前各村農牧民到縣政府請願的情況。接聽電話的官員要求記者向縣委宣傳部查詢。

記者:牧民要求查關於土地承包的情況,你們有沒有作出調查?官員:您是哪一位?記者:是記者想問一下。官員:這個您得問一下我們宣傳部。記者:2月7日他們來了以後,現在請願的牧民走了嗎?官員:您給宣傳部打電話吧。記者致電縣委宣傳部查詢,但當對方得知境外記者時,立即掛斷電話。

事發當晚十點,商都縣委宣傳部透過新華網發消息稱, 近日,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商都縣積極回應返鄉農民關心的土地確權工作,組織幹部深入鄉鎮瞭解情況,答疑釋惑,面對面瞭解群眾訴求、解讀相關政策,讓廣大返鄉農民充分認識到,開展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登記頒證是對現有土地關係的進一步完善,不是推倒重來、打亂重分。商都縣相關部門負責人表示,土地確權是在保持現有承包關係穩定的前提下進行的,其總原則是不改變原土地承包關係,不改變承包戶承包地塊,不改變二輪土地承包合同的起止年限;對部分外出返鄉農民提出重新分配土地的訴求,應由村民代表大會或村民大會討論決定。

一位蒙古族維權人士稱,商都農牧民遇到的問題在內蒙其他地區普遍存在。他認為這是中國的社會制度所造成:「這次在內蒙古烏蘭察布市商都縣發生的集體請願,與內蒙古其他牧業地區基本相同。政府強行開礦,掠奪牧民土地,(侵吞)很多禁牧款、草場補貼款、退耕還林款,以及私下賣牧民的土地等等,都是他們腐敗體制所造成」。

旅居德國的內蒙族維權領袖席海明對記者說,長期以來,內蒙古地區的農牧民依靠土地及草場為生,基層幹部掠奪土地,中飽私囊,令老百姓的生計受到嚴重影響:

「民生是老百姓面對的問題,現在民不聊生,習近平政府應該解決這個問題。尤其事件發生在內蒙古自治區,實行「自治」的這個民族連生存都沒有保障,所以希望中國政府要切實解決這些問題」。

內蒙古維權人士新娜對記者說,近日網絡上披露內蒙古36名官員因貪污受賄落馬,而這些官員曾經稱霸一方,他們依靠賣地及賣資源發跡,他們的發跡史就是底層民眾的血淚史。商都老百姓維權和高官落馬看似無聯繫,實際無法分割。她也認為,這些官員雖然落馬,但是民眾的生活並沒有因此得到改善,說明仍有大批官員在位繼續魚肉百姓。目前,商都大部分牧民已經放棄牧業,改種植農作物為生。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