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2017  王芳案10日開庭。王軍妻申請信息公開遭駁回。顧曉峰被監視居住。律師會見吳淦。商報助總逃美尋求庇護。關於妨害司法公正罪。潮州公安拘12人。

湖北武漢王芳案定於2017年2月10日上午九時整開庭        [維權網]  … 繼續閱讀 →...

湖北武漢王芳案定於2017年2月10日上午九時整開庭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2017210.html

深圳王軍妻申請信息公開遭駁回 蘇州顧曉峰被以「尋釁滋事」監視居住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2082017131454.html

深圳公民11.15大抓捕通報:王軍妻子嚴均均要求深圳市公安局信息公開遭拒(圖)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1115.html

屠夫吳淦案 其辯護律師2月8日會見吳淦 透露天津市檢察院第二分檢檢察官勸其認罪 配合庭審 被其嚴詞拒絕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2/28.html

葛永喜律師:吳淦案會見簡述(2017年2月8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201728.html

女教徒涂焱被扣逾三月 案件近日移送檢方起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igion-02082017055917.html

烏坎關注團紐約聯合國總部外焚燒中共黨旗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2082017121826.html

獨家:香港商報助總逃美尋求庇護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tm/editor-02082017080334.html?encoding=traditional

玉品健律師:關於在刑法中新增「妨害司法公正罪」的立法建議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50.html

加強打壓示威自由 法庭外列抗議禁區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ourt-02082017055530.html

逾百村民抗議村官私自賣地 廣東潮州公安拘12人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2082017111452.html

四川百餘退伍老兵省民政廳請願被暴力清場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208/15466.html


湖北武漢王芳案定於2017年2月10日上午九時整開庭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2017210.html 2017年2月8日,本網獲悉:湖北武漢王芳案遭當局延期審理後,終於定於2017年2月10日週五上午九時整在武漢市武昌區法院開庭。

2015年7月25王芳參與聲援吳淦活動,與10數人穿著印有「維權抗暴,公益良善」的T恤衫聲援「屠夫」吳淦,於7月28日被武漢市洪山區桌刀泉警方行政拘留15天,關押於武漢市第一拘留所;2015年8月8日,又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2015年9月15日,被武漢市警方正式逮捕。目前被羈押於湖北省武漢市第一看守所。

深圳王軍妻申請信息公開遭駁回 蘇州顧曉峰被以「尋釁滋事」監視居住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2082017131454.html

深圳大抓捕中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押的王軍的妻子,向深圳市公安局申請信息公開,要求公佈她丈夫案件的辦案地址等信息,遭到駁回。此外,兩天前被警方抄家並帶走的蘇州維權人士顧曉峰,日前證實被以「尋釁滋事」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王軍因參與深圳同城聚餐去年11月被捕,後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王軍的妻子嚴均均於今年1月17日向深圳市公安局遞交了政府信息公開申請。2月8日,嚴均均收到了公安局的覆函,予以拒絕。

嚴均均向記者表示,警方拒絕公開相關信息,令她的律師連會見申請都無法遞交。

嚴均均:「我申請的一個是我丈夫的一些情況,還有一個是深圳市國保支隊的辦公地址,因為我跟律師想要去遞交申請會見王軍的材料,他們不告訴我們跟誰遞交這個東西,所以我就申請這方面的信息。他給我的答覆就是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守秘密法第二章第九條第六款規定,這是刑事犯罪中的秘密事項,屬於國家秘密。」

記者:「現在的問題是如果他們不提供這個信息,就沒有辦法遞交會見申請,就沒有辦法會見是嗎?」

嚴均均:「是的。因為法律有明文規定,我丈夫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涉及國家安全的一個罪名,一般的刑事案件可以直接會見,他這個不可以直接會見,但可以申請會見。他現在就是剝奪了我申請會見的權利。他批不批准(會見)是他的事情,但是為什麼要剝奪我們申請會見的權利呢?我們每次去市公安局遞交材料,他都拒之門外,不讓我們進去。我們也找到了一個好像是深圳市國保支隊的地址,但是每次我們去都不讓我們進去,甚至他們都不敢承認自己是深圳市國保支隊的辦公地點。」

嚴均均表示,她計畫在與律師商議後,對警方拒絕信息公開提起行政訴訟。

2016年11月14日晚,多名長期關注公民社會及弱勢社群權益維護的深圳公民聚餐。席間,李南海與肖兵被國保拍照。翌日,深圳市國保大隊警察前往餐廳調查,手拿二人照片要求工作人員指認。隨後,鄧洪成、肖兵、沈力、李南海、王威失聯。當天,去尋找五人的丁岩、王軍、鄧劍峰、董凌鵬、王建華、宋立前、黃安陽也告失聯。目前,僅鄧洪成侄子鄧劍鋒獲釋返回家中。

此外,維權人士顧曉峰兩天前被警方帶走,住所被抄。日前,她的家屬收到通知,指顧曉峰涉嫌「尋釁滋事」,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顧曉峰的前妻向記者表示,警方拒絕說明所謂的「尋釁滋事」指的是什麼,她很擔心顧曉峰在被監視居住期間會遭到不人道的待遇。

記者:「有沒有說什麼方面涉嫌尋釁滋事?」對方:「沒有,什麼都沒有,(通知書)還是第二天給我的,我到派出所去拿的。他只是讓我把顧曉峰平時吃的藥給他們帶去,其他什麼話都沒有。」

記者:「下一步是不是會準備聘請律師?」對方:「請也不是,不請也不是。以前胡誠(被抓)我們也幫他請了律師,也派不上用場,也會見不到。就是擔心他進去,會不會對他人身有什麼攻擊。」

她還強調,顧曉峰在好友胡誠於「蘇州大抓捕行動」中被抓後多次在網上呼籲,言辭較為激烈,但從沒有做過任何違法違紀的事。

深圳公民11.15大抓捕通報:王軍妻子嚴均均要求深圳市公安局信息公開遭拒(圖)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1115.html

2017年2月8日,本網獲悉:深圳公民11.15大抓捕中當事人王軍妻子嚴均均要求深圳市公安局信息公開的申請遭拒。

王軍太太嚴均均說:「我向深圳市公安局申請的關於王軍和鄧洪成案件的政府信息公開,今天收到快件回覆:『追查刑事犯罪中的秘密事項屬於國家秘密』不予提供,我該怎麼辦?我丈夫被他們無故抓去,就這樣變成了「秘密」,這是個什麼狗屁國家?我這幾天每天都夢到王軍,我不知道他的情況,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能回來,我好難過。」

截止2017年2月8日,深圳公民11.15大抓捕中目前仍有11人被羈押和強迫失蹤——分別是深圳公民鄧洪成、肖兵、王軍、沈力、李南海(火焱)、丁岩、王威、董凌鵬、王建華、宋立前、黃安陽,他們都是在2016年11月15日後連續遭拘捕或強迫失蹤的。

屠夫吳淦案 其辯護律師2月8日會見吳淦 透露天津市檢察院第二分檢檢察官勸其認罪 配合庭審 被其嚴詞拒絕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2/28.html

權利運動編輯員獲悉,葛永喜律師於2017年2月8日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會見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屠夫吳淦,吳淦向律師透露,2017年1月26日天津市二分檢檢察官宮寧和另一位檢察院領導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勸說他認罪配合庭審,遭吳淦拒絕。

葛永喜律師:吳淦案會見簡述(2017年2月8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201728.html

今天下午經過一點波折和耐心等候之後,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順利會見了吳淦先生(網名屠夫)。我首先轉達了大家對他的新春問候。他也祝大家新春快樂,特別問及了各良心犯的近況,並請他們的律師一一代為問候!

雖難以啟齒,但本人還是告訴了其岳父大人於2017年2月4日凌晨1點25分病逝的消息。 吳先生聽聞其岳父辭世十分悲痛,請其夫人處理好老人家的後事,並照顧好自己,節哀順變,保重身體。亦請其夫人、岳母及所有親屬諒解他無法盡孝的罪過。

吳先生透露年二十九下午(2017年1月26日,當天下午燕薪律師要求未果),天津市二分檢的檢察官宮寧和另一位檢察院領導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勸說他認罪,配合庭審,被其嚴詞拒絕!

人權律師 葛永喜  二0一七年二月八日

女教徒涂焱被扣逾三月 案件近日移送檢方起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igion-02082017055917.html

被羈留三個多月的湖南省女基督徒涂焱,其律師近日收到公安通知,案件正式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涂焱於去年十月在雲南省大理市參與宗教聚會時,被警方抓走及指控涉嫌邪教。代表律師曾嘗試取保候審但被拒。

涂焱代表律師任全牛周三(8日)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曾經兩次申請取保候審,但公安局回復均指不符合取保條件。他指出,偵查階段已經完結,估計案件最遲在一個半月後移送法院,決定審理日期。

任全牛說:我在公安局己經提了兩次了,他們都不同意,認為她不符合取保候件,需要強行拘留。根據規定,公安局需要有手續,公安局以書面通知我已送到檢察院了。準備送檢察院前,公安先打電話通知我,然後又郵寄給我書面通知。應該在春節前郵寄到,但放假了,就沒有拿到手,過了節昨天上午才看到。涂焱女士被捸捕,行政拘留了,現在已經到檢察院審查起訴期,下一步檢察院一個半月後就要移送到法院。

任全牛透露,由於警方不讓他閱卷,未能完全掌握案情,又稱警方指信徒私下進行聚會而不參加官方教會的宗教活動。他表示,暫時還可以與涂焱會見,從過去兩次的會見了解,涂焱因為參與私人宗教聚會並學習聖經而被拘捕。

任全牛說:這個我現在還不完全掌握,因為公安不讓閲卷,我只能通過涂焱本人口說了解事件。初步她本人說的他們有幾次私下學習聖經,有一些聖經上面的載錄,沒有任何自己、都是其他人編制的東西,就這些材料性的東西,私下有幾次的聚會,因此被抓,說成是邪教。我不知道警方掌握的資料,因為她(涂焱)說的內容很簡單。

任全牛又指,涂焱披露,雲南省楚雄市的兩位非官方認可的女牧師也被刑事拘留,估計亦被以涉嫌邪教被捕。涂焱在去年10月22日,參加當地基督徒聚會時,與另外4名信徒被公安抓捕,其中3人已取保候審,涂焱與另1位信徒則被刑事拘留。

大理市公安局發出的“案件移送審查起訴告知書”指,涂焱涉嫌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一案,由於局方認為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因而移送檢察院起訴。

廣州廣福教會牧師馬可向本台表示,當局經常以涉嫌邪教為名,打擊家庭教會的發展。他又指出,當局限制每個地方官方認可的教堂數目,因此無可奈何地迫使家庭教會的出現。

馬可說:他說你信仰自由可以呀,但是不給你聚會,你要信就在家裏自己信,不能搞家庭聚會、不能聚會,只能到規定的宗教場所去。因為規定了1個市裏面只有1個(教堂),你要信就要去,你不信就拉倒,你1個區裏面只有1個堂,還有一些地方1個縣1個市只有1個教堂,你要信就要去,你不信就不給你發展。因為他們不可能給你申請。

馬可表示,自己亦嘗試過申請成為官方認可,但不獲當局批准,對此感到無奈。

烏坎關注團紐約聯合國總部外焚燒中共黨旗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2082017121826.html

廣東陸豐烏坎關注團成員莊烈宏等二十多人,2月7日在美國紐約聯合國總部外廣場舉牌抗議中國當局鎮壓烏坎村民維權,並在現場焚燒中共黨旗。流亡美國的烏坎村民莊烈宏對記者說,烏坎村村民維權遭到當局鎮壓,甚至判刑,這次以燒黨旗表達抗議。

去年9月,陸豐烏坎村民為土地問題集體維權,遭到武警鎮壓後,再有十多人被判刑。流亡美國的維權人士和烏坎村民莊烈宏2月7日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外面,以焚燒中國共產黨黨旗表達抗議。莊烈宏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他們打算今後每個月都會舉行同類活動,聲援烏坎村民,抗議當局鎮壓維權村民:「我與姚晨、孫志剛,還有另外20多位友人,來到了聯合國紐約總部對面的小廣場。我準備了一面共產黨黨旗,還製作了一條魚,還有一塊肉,一般人都會明白其中的含義。我是想要抗議這些魚肉百姓的共產黨。在暴政下,去年9月13日,他們鎮壓了烏坎村民。在此之後,9名被非法抓捕的村民也被非法判刑,還剝奪了當事人以及家屬的上訴權利」。

烏坎村的魏永漢、莊松坤等9位維權村民,去年12月26日,分別被當地法院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非法集會、遊行、示威、聚眾擾亂交通秩序、妨害公務、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等罪,一審判處9人全部罪成,分別判刑2至10年。今年1月中旬,包括莊烈宏父親在內的多名被告人,在提出上訴後仍被當局從看守所轉到監獄。

莊烈宏批評當局的行為違反了共產黨自己制定的法律。他說,當天以降黨旗和燒黨旗的行為藝術,要求共產黨放棄一黨執政,還政於民:「這嚴重踐踏了人權和侮辱了百姓的尊嚴,我表示強烈的抗議。在今天下午兩點多鐘,我們舉行了一個降黨旗的儀式,焚燒了中共黨旗。做出這種行為,我們也是被迫無奈」。

參與這次活動的烏坎關注團成員孫志剛對記者說,烏坎村民每次在村內遊行示威都打著黨旗表達訴求。但仍然遭到殘酷鎮壓,這次燒黨旗是表達對中共的抗議:「烏坎村確實是莊烈宏說的那樣,就像一個大監獄,外面的人進不去,裡面的人出不來。外面的人進去後,風險很大。前一段時間,我們烏坎關注團號召國內的公民到烏坎去,楊繼雙和黃全民進入烏坎村,到莊烈宏家,見到了莊烈宏的媽媽,帶了一點水果土特產。不到五分鐘就把他們抓走了,說是拘留了」。

1月26日,兩名來自廣西的公民楊繼雙和黃全民到烏坎村拜訪當地村民和莊烈宏的家人,進村數分鐘就被便衣發現,兩人被強行帶走,至今情況不明。

莊烈宏說:「去年到現在,烏坎村駐紮了很多國保。這批人每一天都到我家來打探情況,大年初二來了七八次,騷擾我的老母親,還看管這烏坎村。烏坎村類似一個大監獄」。

烏坎村民維權最初爆發於2011年,被認為是中國基層民主的里程碑。因不滿土地被私下買賣,烏坎村數百村民多次示威、遊行,並爆發大型衝突。其後,村民投票選出村委會,維權領袖林祖戀當選村主任。去年6月18日,林祖戀被警方帶走,大批村民連續80多天遊行抗議。約三個月後,林祖戀被以受賄罪判刑3年零1個月。9月13日,防暴警察衝入烏坎村鎮壓村民及展開大規模抓捕村民的行動。

獨家:香港商報助總逃美尋求庇護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tm/editor-02082017080334.html

中國重回“文革”政治風氣的現象,令不少體制內的開明人士擔憂。《香港商報》助理總編龍鎮洋,周日(5日)公開表示,對中國的政治體制和社會改革的希望徹底破滅,並基於信仰和信念的原因決定辭職。龍鎮洋向本台證實,他已於去年到達美國尋求政治庇護。香港商報則發出一份內部任免文件,稱已於上月將龍鎮洋免職。龍鎮洋又接受本台記者專訪,解答各界關心的問題。(黃小山/林國立 報道)

龍鎮洋的辭職信是寫給香港商報社長陳寅,信中指中國的政治和社會正在重回文革,並揭露中共政權掌控著《香港商報》這樣的“港媒”。

週三,該信出現在微信圈,並迅速發酵。此後,網上出現一份落款為上月12日的香港商報的任免通知,稱已將龍鎮洋下崗,並免去其助理總編的職務。

本台記者聯繫上了已身在美國的龍鎮洋。他證實辭職信是他本人所寫。並且,他和家人在去年已到了美國。他解釋自己宣佈辭職的原因,是因為從香港占中運動開始,他就不被中共信任。

他說:我已經在美國了,我肯定是出來之後才敢跟他們完全攤牌的,你知道共產黨是多麼恐怖的組織。報社對我的政治處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就是說,政治上對我不信任。雖然助理總編這個職務一直是掛著的,但是,有一年多的時間就不要我幹活,但是呢,工資是照發的。就因為從香港的雨傘運動和浙江拆教堂的時候,我發表過一些言論,被他們發現了,就是說政治上就不信任了。

他透露,香港商報原來屬國新辦掌控的,1999年劃歸深圳報業集團控制,實際上是由中共深圳市委官媒“深圳報業”直接掌控,社長陳寅本身就是深圳報業集團正廳級的負責人。他自己一方面是香港商報助理總編,同時也是中共官方副處級的幹部。

他說:香港商報是1999年併入那個深圳報業集團,我既香港商報的人,我也是深圳報業集團的人。我是深圳的那個副處級的幹部嘛。社長他是深圳報業集團的社長,也是香港商報的社長。他在深圳的話,是副廳(級別)嘛,他如果按香港商報去套的話,就是正廳,香港商報是正廳。1999年把它劃到深圳報業集團來了,它原來是直屬國新辦的,中央財政撥款。

龍鎮洋稱,深圳商報被深圳報業掌控後,在內地發行。該報和大公報文匯報這三家左報,在香港實際上沒什麼人看,並且都虧損。以香港商報為例,他出逃前的去年6月,廣東省長馬興瑞專門到深圳報業集團開會,解決香港商報虧損的問題,當場決定每年由深圳市財政撥2600萬元給香港商報。

在談及人事任命時,龍鎮洋稱,香港商報原來的本土幹部,其實也不被信任。深圳報業集團接管後,將管理層逐漸都替換掉了。

他說:之前還有很多香港本土的香港人的幹部,本土地下黨嘛,現在已經很明顯的不信任,全部被替換掉了。特別是媒體的這個中資機構,都是中聯辦,直接在管理。深圳報業並購之後呢,人事上的事情,也會考慮深圳這邊的意見嘛。

在介紹逃離經過時,龍鎮洋透露,官方對所有的幹部的護照收繳了進行集中管理,他是謊稱護照遺失,需要重新辦理,才沒有被收繳。去年8月他跑到美國後,賣掉了深圳的房子,老婆孩子也順利抵達美國,他才敢公開決裂。因為自己公開反對中共政權,讓報業集團和深圳官方都面臨比較大的壓力。

本台記者致電香港商報深圳辦公室,工作人員稱,他們不清楚這個事情,總編室的人在開會。但本台記者將電話打到會議室後,直接被掛斷。

深圳報業集團辦公室在回應本台記者的採訪時稱,龍鎮洋是他們的副處級幹部,但是他們不能對此發表看法,接受採訪必須要經過深圳市委宣傳部。

他說:這個問題啊,你得著宣傳部,市委宣傳部啊。我知道是我們處級幹部,對外嘛,對外得經過宣傳部以後我們才敢回答問題嘛。宣傳部要有那個東西(許可)我們才可以。

現年47歲的龍鎮洋,是廣東省吳川人,曾求學于長春師範學院外語系和中國新聞學院國際新聞系。曾服務於廣東外經貿研究所和深圳特區報,2000年調任《香港商報》首席記者,後任助理總編輯。

《香港商報》、《文匯報》、《大公報》,同列為香港“三大左報章”,其背後系中共官方實際掌控,也是中共海外意識形態宣傳的陣地之一。

玉品健律師:關於在刑法中新增「妨害司法公正罪」的立法建議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02/blog-post_50.html

(作者按:2017年的兩會即將召開,基於對中國司法現狀的憂患和思考,我謹以公民的身份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建議在刑法中增設「妨害司法公正罪」,以懲罰那些干預司法、干涉律師辯護、破壞司法公正的行為。)

一、立法建議的理由和意義

多年以來,因領導幹部干預司法、阻撓律師辯護導致司法腐敗、司法不公、司法公信淪喪、冤假錯案進而給中國社會造成的危害罄竹難書;某些機關、團體或者個人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限制、剝奪、禁止律師提供法律服務或者刑事辯護,致使司法公正難以實現。

為了破解司法亂象,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頒發了《領導幹部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的記錄、通報和責任追究規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聯合發佈了《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但這兩部規範,猶如兩隻沒有牙齒的老虎,絲毫沒有震懾作用,頒布多年以來,未曾聽說有哪個領導幹部因干預司法活動而被法辦,也未見律師辦案環境稍有好轉,司法公正問題依然是社會不穩定因素中的重中之重。

二、立法設計

為瞭解決司法實踐中司法公正屢遭破壞的問題,本人建議:

(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編第六章第二節妨害司法罪中新增一個罪名,即「妨害司法公正罪」,以便規制國家機關、社會團體、企事業單位或者個人幹預司法活動、破壞司法公正的行為,以及干涉律師依法辦案、導致司法公正不能實現的行為。

(二)該罪名單獨設立,用刑法第305條來規定該罪的構成要件,排列在現行刑法規定的「偽證罪」之前,該罪之後的條文重新排列。

(三)條文設計:第三百零五條【妨害司法公正罪】在訴訟過程中,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企事業單位或者個人幹預司法活動、干涉律師依法辦案、破壞司法公正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個人財產。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之便犯前款罪的,從重處罰。

(四)「情節嚴重」的條文設計: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為情節嚴重:

(1)干預司法,迫使辯護律師不能、不敢提供法律幫助,被迫退出辯護的;

(2)以暴力、威脅或其他方法迫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近親屬不能自由委託辯護律師或解除對辯護律師的委託的;

(3)製造藉口,指使或者夥同司法行政部門或律師協會對辯護律師及其執業機構給予行政處罰、行業處分或者強迫律師執業機構與辯護律師解除勞動關係的;

(4)新聞媒體工作人員明知公民是未經法院判決的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而安排公民在媒體上公開認罪、悔罪的。

(5)干預司法,致使無辜的人被羈押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

(6)干預司法,致使公私財產損失5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的。

(五)「情節特別嚴重」的條文設計:

(1)干預司法,致使無辜的人被處死的;

(2)干預司法,致使無辜的人被羈押十年以上的;

(3)干預司法,導致公私財產損失100萬元以上的;

(4)干預司法,引發國內外重大輿情、影響特別惡劣的。

三、具體犯罪構成分析

「妨害司法公正罪」的犯罪構成可從以下四個方面進行闡釋。

(一)犯罪客體方面,國家機關、社會團體、企事業單位或者個人幹預司法、阻撓律師辯護的行為顯然侵犯了正常的司法秩序、擾亂了司法活動,致使司法人員和律師難以按照法律的規定辦案,容易導致冤假錯案的發生,難以平息社會矛盾,更難以讓每一個當事人都能體會到司法公正,最終損害司法權威、司法公信,進而影響到社會穩定、政權的穩定和國家穩定。其社會危害性是不容忽視的。

(二)犯罪客觀方面,上述單位或者人員實施了干預司法、阻撓律師辯護代理案件的行為。這類行為只要發生在訴訟過程中,即可構成,無論發生在刑事訴訟、行政訴訟和民事訴訟過程中。根據《領導幹部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的記錄、通報和責任追究規定》第八條的規定,領導幹部有下列行為之一的,屬於違法干預司法活動的行為,即(一)在線索核查、立案、偵查、審查起訴、審判、執行等環節為案件當事人請託說情的;(二)要求辦案人員或辦案單位負責人私下會見案件當事人或其辯護人、訴訟代理人、近親屬以及其他與案件有利害關係的人的;(三)授意、縱容身邊工作人員或者親屬為案件當事人請託說情的;

(四)為了地方利益或者部門利益,以聽取匯報、開協調會、發文件等形式,超越職權對案件處理提出傾向性意見或者具體要求的;(五)其他違法干預司法活動、妨礙司法公正的行為。實施上述幾種行為以及上文所列「情節嚴重」和「情節特別嚴重」的行為,可構成妨害司法公正罪。

(三)犯罪主體方面,單位和自然人均可構成本罪的主體。個人以單位的名義干預司法、破壞司法公正的,僅追究個人的刑事責任;單位以正式行文的方式干預司法、破壞司法公正的,追究單位直接負責人和主管人員的刑事責任。

(四)犯罪主觀方面,是一種故意犯罪,即行為人明知自己的行為會影響司法活動的正常進行、會干擾律師的辯護活動,並影響司法公正,卻希望這一危害後果發生。

四、「妨害司法公正罪」的國際立法

在國際立法例中,首先對妨害司法公正罪作出規定的是英格蘭和愛爾蘭的法律,其規定:妨害司法公正罪是指犯罪者在司法過程中通過干擾、欺騙等手段,使法庭作出偏向自己或第三者的判決,以致公義無法獲得彰顯。其最高刑罰是終身監禁。澳洲、加拿大、新西蘭等國的成文法中均有規定妨害司法公正罪。例如新西蘭在《1900年刑事罪行法令》中規定,妨害司法公正者一經定罪,最高判處14年監禁。我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刑事法律中也規定有妨害司法公正罪,按《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101條的規定,該罪最高可被判處監禁7年及罰款。(這部分內容參見百度百科「妨礙司法公正」詞條)

加強打壓示威自由 法庭外列抗議禁區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ourt-02082017055530.html

中國政府再進一步打壓民眾表達訴求,最高人民法院周二(7日)頒布新令,禁止民眾在法院周邊抗議,包括圍觀或聲援接受審訊的被告,違規者最高可被追究刑事責任。曾於法院外抗議的維權人士認為,政府不斷推新例打壓民眾,目的只是怕輿論傳到國外,影響到當局的政權。

對於最高人民法院新規定出台,上海維權人士胡建國周三(8日)對本台表示,他以往亦有到過法院聲援受打壓的政治犯及律師等等,他認為現在國際社會對中國人權愈來愈關注,當局是不想“家醜外傳”,所以才禁止民眾到法院外聚集。

胡建國說 : 她(政府)就是說要把這種傳送到國外的訊息,給它封鎖掉,我感覺到現在國際形勢對她來說是很不利的,包括聯合國現在把強拆等等,亦被列為侵犯人權方面,這些方面我覺得對共產黨是一種無形的壓力,她知道自己欺騙老百姓的時間不多了,她的政權受到威脅了,所以她不斷限制中國的人權及自由。

他表示,雖然大陸違反人權的情況也受到國際關注,但在當局嚴厲打壓下,亦有不少民眾害怕,不敢表達自己的訴求。胡建國呼籲民眾不要害怕,應該好像他一樣站起來說不,爭取自己的權益。

胡建國說 : 因為政府在這方面看得很透,她打壓了一個人,每次嚇到100個或是1000個人,有這樣的效果,所以她(政府)就拚命這樣做,因為她嘗到了甜頭,就是搶別人的財產一樣,他搶了一家,覺得沒有事發生,沒有幾個人敢跟她拚命的,所以她就敢拚命的去搶,對政府來說,這樣獲得的利益是最大的,我說你(訪民及維權人士)這樣想要法律,那麼就應該去維護你自己的權利。

福建省維權人士孫濤則認為,民眾於法院外聚集表達訴求也不行,反會激發愈來愈多民眾不滿,估計將會有更多民眾出來發聲,而他自己亦不會害怕,日後若果法院有重大的維權案件開庭,他仍會到法院申請旁聽,及到場聲援。

孫濤說 : 對我來說,我該做什麼就會做什麼,我也不管她(政府)什麼奇奇怪怪的這些,我們又沒有做什麼是不是,我們在這個框架做的事,又沒有過份的這些舉動,我覺得你愈打壓,愈會引起人家不滿,就會愈是加劇(維權下去),應該是這樣子的,你愈是這樣無底線的打壓,人家就不發聲嗎 ? 該發聲的,還是要發聲。

經常代表維權案件的律師馬連順表示,當局這項新規定,或多或少亦會減少民眾於法院外對被告作出聲援,在沒有輿論監督下,定會令冤假錯案愈來愈多。

馬連順說 : 對法官來說,現在全靠他們的理性及良知,也就是說百姓對他們沒有任何施加影響的能力,而且任何國家權力,都是需要監督的,而且外部的監督,僅靠(法官)自己的自決,是很難做好事的,這樣肯定有很多不符合老百姓利益的,不符合法律精神的,也不符合法律條文的判決,會愈來愈多。

最高人民法院網站周二(7日)發公告指,對於在法院周邊靜坐圍堵、散發材料、呼喊口號、打橫幅等行為的人,法院應商請公安機關依法處理。對於違反法庭規則,擾亂法庭秩序的人,根據情節輕重,依法採取警告制止、訓誡、責令退出法庭、拘留等措施;對於嚴重擾亂法庭秩序等的行為,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逾百村民抗議村官私自賣地 廣東潮州公安拘12人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2082017111452.html

廣東潮州饒平的一百多村民2月4日到市政府請願,抗議村官偽造村民簽名私賣土地,建作廢舊電池回收拆解廠污染環境。抗議村民被警察驅散。12名抗議者被縣公安局刑事拘留。有村民說,被拘押者家屬至今未接到任何法律文書。

潮州市饒平縣浮山鎮軍埔村的村民2月7日晚間向本台發出求助稱,2月4日早上十點多,一百多位村民到市政府門口上訪,要求關停電池廠或妥善解決該企業的污染問題,當局並未理會,還派出公安驅散維權村民。當晚8點左右,特警開始清場,期間抓走11位村民,第二天又進村抓走一人。村民們希望委託人權律師為他們主持公道。

當地維權村民代表王喜利7日晚間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被警方抓走的有麥平林,王楚傑,王而,陳瑞峰,王躍欣等12人,他們的家屬只接到警方口頭通知稱「已被刑事拘留」,但沒有書面通知,村民對此非常著急:「不同村的村民去市政府維權上訪,因為他們村的村官私賣土地,偽造了43個村民代表,私賣土地給人建廢舊電池回收拆解廠。村民都怕污染饒平的母親河,黃崗河的水」。

王喜利說,軍埔村的兩百多畝土地,被私下出讓後。村民發現他們並沒有簽名同意出讓土地,而且賣地款不知去向:

「好多村民說我們都沒有簽過名,賣出去的土地價格特別低,村民懷疑官商勾結。而且賣地的錢沒了。工廠又涉嫌污染,村民在村裡維權,又到鎮和縣維權上訪,討說法,一直都沒有得到合理的回覆。然後他們就去找市政府上訪,當天晚上還被武力清場,抓了12個人」。

據村民寫給廣東信訪網的投訴信稱,潮州市饒平縣浮山鎮軍埔村是兩任市委書記掛點的鄉村。然而書記的掛點卻沒有帶來經濟上的發展,而是成為縱容一些主要干部的腐敗行為。村書記陳振西偷賣「肥單」。原村主任麥城遠將軍埔村的土地以一畝5元的價格出讓,250畝山地租給一些違規企業開發,時間為50年,承包款只有4萬元等。

另一位村民陳先生對記者說,廢舊電池回收拆解廠佔據該村兩百多畝山地,目前只是一期工程投產,還有二期和三期工程,這將帶給村民無窮的污染後患:「廢舊電池拆裝剛剛開始,他現在只是一根菸囪,現在整個地區已經空氣污染。他的規模特別大,現在剛剛建完第一期,他分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

陳先生批評村官不顧村民利益,不經村民大會,於2014年私下出讓土地:

「賣地給他,一畝地賣多少錢,我們村民不知道,到目前為止,村民還沒有領到錢。現在建這個廠,我們村民都不同意。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兩百多畝地,這個徵地就是國土局與我們村幹部協商,然後把地徵用了,沒有開村民大會,什麼都沒有,就把我們村民的地偷偷賣掉了」。

本台記者致電饒平縣政府和環保局,但都無人接聽。當地村民希望各地媒體記者到浮山鎮和軍埔村實地瞭解,聽村民的意見。

四川百餘退伍老兵省民政廳請願被暴力清場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208/15466.html

2月6日,四川各地近兩百名退伍老兵在四川省民政廳上訪請願,被四百餘警察暴力清場,隨後強制遣返。

參加此次請願行動的老兵介紹,他們170多人於2月6日上午到達四川省民政廳,要求落實中央政策,解決軍人的撫卹待遇問題。政府出動了400多警察拖拽撕扯,強行要他們離開。老兵堅持到天黑也沒人接待,隨後他們靜坐抗議,到半夜12點的時候,一直在周圍戒備的400多名警察開始暴力清場,拉扯拖拽,繼而發生廝打,老兵們被控制後交給各地截訪人員帶回。

在場老兵發來的視頻顯示,各地老兵高舉寫有地市和兵種的旗幟及寫有訴求的橫幅,在四川省民政廳請願,大批警察勸他們把旗幟和橫幅收起來。在大批警察和老兵對峙,想從老兵隊伍中抓人時雙方發生肢體衝突,有人喊「當兵12年就這樣對待我們」!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