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2017  黃琦、劉飛躍案件沒寸進。唐荊陵獄中新春寄語。陳晨、陳志曉父子被判刑十個月緩刑獲釋。中共酷刑迫害維權律師,709案家屬披露最新消息。

黃琦、劉飛躍案件沒寸進 律師被要求放棄代理    [自由亞洲電台]        … 繼續閱讀 →...

黃琦、劉飛躍案件沒寸進 律師被要求放棄代理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01252017080806.html

兩個民間維權網站的負責人黃琦及劉飛躍,已分別被扣留兩個月。黃琦的代表律師李靜林收到司法局的訊息,要求他放棄為黃琦辯護,又警告他不要會見美國領事。而劉飛躍的案件一直沒有進展,其代表律師文東海近日要求會見,再被警方借詞拒絕。

被控“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現正關押於四川綿陽市看守所的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他的表律師李靜林周三(25日)對本台表示,近日收到家鄉遂寧市司法局領導的來電,在沒有說明原因下,要求他放棄代理黃琦的案件,他對事件感到奇怪,於是周三早上就到負責處理黃琦案件的綿陽市公安局查問。

李靜林說:(司法局)的領導要求我不要到綿陽去,亦要求我不要辦黃琦的案件,但是,我要對這個事件作一個了結,所以說我就跑到綿陽來了,那我就問問綿陽市公安的態度,是不是他們覺得我討厭,要換別人(代理案件),(我就說即使我放棄代理案件),但這案件肯定是有其他律師去做的,綿陽公安局亦想(同意)到這一點,我想人家警察,連辦案單位都沒有意見(反對他代理案件),那我們司法局就應該沒意見吧,是不是?李靜林表示,經查問一番後,隨即為黃琦申請取保候審,因為黃琦本身有腎病,若果在看守所沒有適當的治療及休息,恐怕會有生命危險,故希望當局批准黃琦回家休養,但卻遭到公安局拒絕。

他指,司法局領導除了要求其放棄代理黃琦的案件外,又警告他不要會見領事館人員,他就對此感到莫名奇妙。

李靜林說:我也不知道,它說不准見領事某某人,我也沒有聽清楚那個領事是誰,但是說到領事,在我們這個地方說不准見領事,只有成都才有美國領事館,我想應該是美國駐成都的領事吧,我也沒有聽清楚是什麼領事,因為平時沒有打過交道,(可能)當局這個維穩系統及情報工作方面是很先進的,可能是有領事想見我吧。

他估計若果真的有領事想會見他,或許是與黃琦有關,但是,現在仍沒有任何消息。

另外,被當局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民生觀察”負責人劉飛躍,其代表律師文東海周日(22日)收到警方禁止會見的通知書,指劉飛躍的案件,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會見有礙偵查或洩露國家秘密。他對本台表示,現正在想辦法會見劉飛躍。

記者問:你接他的案件以來,有沒有會見過他?文東海說:沒有。記者問:那取保候審方面結果如何呢?文東海說:取保候審,當局不同意,其他的話,我們正在做,我也不方便跟你說了。文東海希望各界繼續關注劉飛躍的情況,盼當局盡快釋放所有被關押的維權人士。

唐荊陵獄中新春寄語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125/15446.html

異見人士、人權律師唐荊陵今日(1月25日)從監獄發出新春寄語。唐荊陵長期推動「非暴力不合作運動」,於2014年5月被廣州警方拘捕,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監五年,目前在廣東懷集監獄服刑。

唐荊陵在這篇題為《請和我一起來,填滿專制者的監獄》的新春寄語中,再次闡述他所致力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提出「分頭髮展、適時合力、選舉為軸、驅除專制」,並號召自由民主的追求者把監獄填滿,「請和我一起來,推動非暴力不合作,帶來自由和民主的中國」。

以下附唐荊陵的新春寄語《請和我一起來,填滿專制者的監獄》全文:

朋友,你好,我是唐荊陵,非常感謝您的關注和支持。祝您春節快樂!

我與袁新亭、王清營三人,因推動非暴力公民不合作,帶來自由和民主的中國!而被非法審判,袁獲刑三年半,王獲刑二年半,我獲刑五年。

非暴力公民不合作是中國的民權運動,它以公民抗命的方式維護公民的權利,反抗強權的暴政,最終驅除專制、實現普選、帶來自由和民主的中國。它的原則是愛,致良知。它的方法是從我做起,讓自由成為習慣。它的力量之源是對個人尊嚴的保守和對個人靈魂的喚醒。

監獄是求道者的聖殿!每一個自由民主的追求者,都應該到監獄中來,把自己鑄造成器!

讓自由成為習慣是驅除專制的秘訣!個體是社會的細胞,當個體改變,整個社會也就隨之改變。

勇敢的,求真理的朋友!請和我一起來,填滿專制者的監獄!

分頭髮展,適時合力,選舉為軸,驅除專制。

不要怕人少,總會有人跟上來,不要怕膽小,總會有勇敢的一天,不要怕它大,總會有一代代人向他發起衝鋒!

夜深人靜,每當念及驅除專制的偉大事業中,竟也有我的點滴汗水,我們就興奮得無法入睡。每當想到這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中,竟也有我的小小努力,我就倍感榮耀與自己豪。每當想起,我這微不足道的飛蛾撲火,竟也獲致如此的關注和關心,我就淚流滿面!

朋友,請和我一起來,推動非暴力公民不合作,帶來自由和民主的中國!

唐荊陵  2017年1月23日於獄中

劉書慶:俠者江天勇——小記與他的交往點滴及印象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28593

昨天從青龍橋步行至中國銀行辦事,其間路過原歷下法院舊址,忽然想起江天勇律師,我們曾於此並肩出庭,而今他失去自由,再想起709以來諸位同仁師友遭遇,恐懼憂憤擔憂感傷齊集。

江天勇是我結識的第一個人權律師。

印象中應該是08年他來濟南,代理一個乙肝歧視的案件,被告是一家著名媒體,見面後他鼓勵我也參與進來,彼時我還沒正式執業,就以公民身份代理。法庭上他表現出很強的自信,對相關法律也很熟悉,還耳語讓我大膽發言。這是一種提攜新人的態度。該案一審勝訴,賠償加公開賠禮道歉,且賠償數額不菲,考慮當時這類案件普遍以調解與和解撤訴結案的時代背景,是一個不小的突破。此案法官也給我留下良好印象,無論對庭審駕馭還是判決說理,都體現了良好的專業素養。

因為該案他來濟南兩次,一次立案,一次開庭。

第三次他來濟南是被京師短暫放逐,是和愛知行的萬延海結伴來的,那時「被旅遊」這個詞正悄然在民間流行。我先帶他們在大明湖外免費轉了一圈,其時因為濟南辦全運會,大明湖剛剛擴建完畢修葺一新,外圍是開放性的。中午在北園路上一家普通小餐館,我請他們吃的餃子,當然也都小酌了幾杯。

後來也見了幾次,多是在京師,偶爾也在濟南。我一度停留在公益律師的層面駐足,看著他和他們作為人權律師披荊斬棘,後來他和其他朋友陸續被註銷和吊銷執業證。

再後來,我也按捺不住加入人權律師行列,也因緣際會代理了幾個有影響的人權案件,然後我亦被註銷。

一個被註銷或者吊銷的律師,如果對捍衛人權痴心不改,會平添不小的風險,所以建三江案發生了,他們一行四人被打斷了24根肋骨。他們四人中,老江不是最年輕的,但或許因為他看上去更壯碩些,或者因為茉莉花後他反戈一擊揭露被酷刑的經歷,老江是行拘轉刑拘取保,而取保是一根隨時可收緊的絞索。

老江他們多次挨打,身心均遭受重創,但似乎也難見他們真正屈服。

老江好辯論,但性格有點燥,有時一言不合就發火,一直覺得他心中有股無法遏制的激憤,聖經的濡養似乎並未讓他變得溫和,而是更趨激烈,或許《舊約》對他影響更大,當然也可能系高度壓力使然。高壓之下,人容易煩躁,容易求全責備,因之也就容易產生嫌隙。

非常時期,人更需內省,包括我自己。

好在老江並不是記仇的人,至少對我。雲南火車站持刀砍人案發後,在人權團微信群我曾和他有過激烈爭論,最後至不歡而散的程度,但事後並未讓我們心生芥蒂。他或者他最信任的朋友偶爾來濟南,也多安排我接待。

老江就像田野里一株蒺藜,生存能力很強,屢遭壓制踩踏似乎並沒傷及他的元氣。沒有了律師證,他不僅能代理案件,似乎還能會見當事人。他曾擔心我被註銷律師證後會消沉,然後淡出消失在這個圈子,多次以自己的經歷鼓勵我走出來以公民身份代理。他對我的看重和幫助,我亦須臾未曾忘記。

709案發生之後,他的作為有目共睹,料也是此次被抓的直接原因。其實回頭想一下,老江所做的也就是在朋友受難時,沒有置身事外,從律師角度為家屬提供心理支持和法律建議。這難道不是人之常情?我們中國的法律傳統上是講人情的,所以認同親親相隱,所以認同「夫人情所不能止者,聖人弗禁」。一個原子化的社會必定是一個族群的悲劇。

聽說這次他被抓,起因是使用別人的身份證買火車票。一個人權捍衛者在自己的國家處於半流亡狀態,用別人的身份證買票、住宿,經常更換住處和手機卡,像搞地下工作一樣見自己的朋友、、、這一切聽起來頗不真實。但709之後他就是這種狀態。

這自然讓我想起另外一個朋友,和他一樣的境遇,甚至一度比他更糟,不敢坐火車,而流亡註定不得在同一個地方停留太久,只能一段段倒長途汽車,身體還不好,需要每天服藥。後來還被莫名撞了一次,造成嚴重骨折。以一個受害者身份才勉強終結流亡狀態。只有成為受害者的時候,他們才暫時是安全的。

拜全能的實名制所賜,變姓名詭蹤跡的老江一直處於持續的違「法」狀態中。

使用別人的身份證,以他者名義小心穿行在這個國家,這是一種默契,一種半流亡狀態的默契,你在流亡中的行為和聲音要時刻檢點,不能進入公共視野,而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老大哥假裝沒有看見你——-直到他不能再容忍你,直到他認為抓你的時機已經成熟。

老江這麼多年來,在維權領域扶危濟困,我認為當起一個「俠」字, 現代社會,人們不再認為俠是一種多麼正面的存在,都在談論公民和公民意識。但其實他們沒有對俠行和俠氣做一種區分,俠行因為可能的私力救濟傾向容易犯禁,且這種犯禁甚至免不了是對自然法的,固然不值得提倡,但俠氣不然,俠氣是一種古道熱腸的性格,更是以天下興亡為己任的一種責任意識。而且俠的概念也應該進化,我以為當代堪能稱之為俠者,首先要認同普世的價值觀念,其次不能滿足於做一個坐而論道的清談者,最後他必須是一個眼光能超越自身生存之一隅的人權捍衛者。

某種意義上,有行動力的公民、公共知識分子、人權律師,都可以稱之為俠。

老江11月22日在長沙被抓,第二天親友就去長沙鐵路公安尋人報案,卻未獲任何訊息,其遠在農村的年邁父親不得已又去北京協同律師去報案,仍然一無所獲。在密集的監控攝像鏡頭下,一個大男人似乎人間蒸發了,這種細思極恐的狀態讓案件迅速發酵,成為一國際關注的事件。遲至12月14日,長沙鐵路警方才承認行政拘留過老江,9天行拘期滿後已經釋放,問其下落也不知所蹤。一直等到12月23日家屬才獲得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指定監視居住通知書。此時距離老江被抓已經過去了一個月,距離行拘釋放的12月1日也過去了20多天。看通知書載明是12月1日上午9時對江採取的刑事強制措施,可以肯定的是在行拘期間辦理的變更手續,鐵路警方竟佯裝不知。長沙公安局面對親友和律師登門的報案和問詢,面對國際的關注,卻堅持用原始的挂號信方式通知,且該挂號信的郵寄日期也令人生疑,嗣後家屬按照編號查詢竟然沒有該信的相關投寄在途信息。

按照官方的說法,老江也已被指監57天,其實那不告知家屬下落的行拘和指監又有多少區別?關於指監,法律人都知道那意味著什麼。李春富律師指監後精神分裂了,謝陽律師指監後遭受了令人髮指的酷刑,連胡石根長老這「反革命」老慣犯指監後都認罪悔罪絕不上訴了。

指監,本質是一種強迫失蹤,沒有信息沒有制約沒有救濟。被指監者的命運完全取決於執法者個體的素質、性情、品格,甚至繫於他們善惡一念之間。而上面一旦有了搞定案件的壓力和獎勵措施,人性之惡就會被激發出來。看過電影《南營洞1985》的,想必對此都有深刻認知。

對於政治迫害的案件,是否定罪無關案件事實,因為那些所謂的案件事實無一構成犯罪,但他們特別看重被迫害者的口供,極權時代,不允許留存完美的政治異議偶像,所以他們特別看重你的認罪悔罪,你的自污,當然如果你能供出別人,那更是他們所希求的。

所以我擔心老江,擔心和平,擔心全璋—-只要律師還不能正常會見他們。

再過五天就是除夕了,闔家團圓的日子,想起老江和平全璋屠夫戈覺平,想起志永、樹慶、王健、李玉鳳,想起那正在遭受囚禁的眾多良心犯們,想起北中國那沉沉的霧霾,想起近幾年那令人驚訝的政治異相之種種,一種艱於呼吸視聽的壓抑感,一種莫可名狀的憂慮無法排遣。

直覺幾年內中國將再次走到一個關鍵的歷史節點上,但願這次天佑吾國吾民。

奉主耶穌之名,阿門!!

書慶 前律師

2017年1月22日

浙江溫州「憲政麵館」招牌案陳晨(陳宗瑤)、陳志曉父子被判緩刑獲釋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1/blog-post_56.html

浙江溫州「憲政麵館」招牌案陳晨(陳宗瑤)、陳志曉父子今被判緩刑獲釋。陳晨(陳宗瑤)被判處有期徒刑10個月,緩刑1年零6個月,他兒子被判拘役6個月,緩刑10個月。此前,陳晨父子已被羈押了5個多月。

溫州樂清的陳晨(陳宗瑤),開了一家門臉很小,由茅於軾先生先生題字的「憲政麵館」因此招致麻煩。貌似《憲政麵館》這幾個字是敏感字,2015年5月時,城管到他家拆招牌而發生衝突,陳晨被傳喚到派出所。G20峰會在杭州召開前,2016年8月20日陳晨父子被警方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拘。

陳晨今天告知劉曉原律師說::「今天下午2時30分,他與兒子陳志曉被樂清市法院取保候審。走出看守所後,樂清市法院院長給了判決書,他被判處有期徒刑10個月,緩刑1年零6個月,他兒子被判拘役6個月,緩刑6個月。陳晨說,昨天上午庭審結束前,法院並沒有當庭作出宣判。現拿到的法院判決書,落款日期是今天1月25日。他說,感謝各位朋友的關注。」

劉曉原律師認為判處緩刑就立即放人,而對法院又作出六個月的取保候審強制措施感到不解。

浙江樂清維權人士陳晨(陳宗瑤)父子妨礙公務案 1月24日上午九時在樂清市法院開庭審理 當庭判刑十個月 緩刑一年六個月 已獲釋返回到家中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1/124_25.html

浙江樂清維權人士陳晨(陳宗瑤)父子妨礙公務案 1月24日上午九時在樂清市法院開庭審理 當庭判刑十個月 緩刑一年六個月 已獲釋返回到家中。

權利運動編輯員獲悉,溫州樂清的中國民主黨人陳晨(陳宗瑤),開了一家門臉很小,由茅於軾先生先生題字的「憲政麵館」因此招致麻煩。因《憲政麵館》這幾個字是敏感字要被拆除,陳晨(陳宗瑤)父子倆因不讓被拆除都被抓進去了,以「妨礙公務罪」罹罪,於1月24日上午9時,在樂清市法院開庭審理。 當庭判刑十個月 緩刑一年六個月 已獲釋返回到家中。

據瞭解,浙江樂清維權人士陳宗瑤(又名陳晨)與兒子陳志曉,2016年8月20日去蘇州被抓,2人被指控涉嫌妨礙公務罪刑拘,9月26日被正式逮捕。

據公開信息顯示,2016年10月11日被羈押逾50日的浙江維權人士陳宗瑤代表律師隋牧青週一(11日)到樂清巿看守所會見。

陳宗瑤妻子其後接受採訪表示,起初看守所不準會見,律師幾經交涉後才讓他與丈夫見面,會面大約20分鐘後,律師說丈夫還行,沒告知她太多見面內容。

陳宗瑤弟弟接受採訪時指,律師說兄長在看守所待遇不錯,沒有被虐待。兄長的案情很簡單,就是G20峰會期間他堅持去蘇州,政府怕他到杭州去,當局以去年與城管的爭執事件作秋後算帳,把他與兒子拘捕。律師曾替陳宗瑤申請取保候審,當局沒回覆。

弟弟說:因為事情也很簡單,反正把他(當局)惹毛了,他要報復又怎麼樣,然後抓住一點事情就跟你玩。申請沒給他,他不讓你取保候審,然後不是說不讓你取保候審,而是沒回答你。

據公開信息顯示,隋牧青與陳宗瑤會面情況,據陳宗瑤自述,今年8.20、G20峰會維穩期間,他不理會警方禁止他離家外出的命令,執意要去蘇州觸怒當局,因而被抓。警方隨即以1年前已完結的妨礙公務的治安案件,升級為刑事案件。

事源2015年5月20日,樂清城管以有礙巿容觀感為由,強行拆除「憲政麵館」門前的燈箱招牌,陳宗瑤父子因此與城管發生衝突,被派出所傳喚20小時後釋放。

亞明:向堅強的母親,這個春節誰陪你?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28610

左起:陳雲飛妻子張世蓉、劉賢斌妻子陳明先、陳兵姐姐陳佳紅、符海陸妻子劉天艷、羅富譽妻子高燕、海底(王飛)妻子馮雪玲、陳衛妻子王曉燕 

向堅強這個梗,來自行為藝術大師陳雲飛的一則廣告。至於這則廣告是怎麼回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考證一下,在此就不贅述了。2015年清明前夕,陳雲飛跑到新津去做行為藝術,被我英勇神武的公安幹警以「擾亂社會秩序罪」當場抓獲。他倒是求仁得仁了,卻苦了他那八十多歲的老母親,本來母子倆相依為命,老太太一下子失去了依靠,整日只能向隅而泣。去年夏天,成都的朋友幫老太太在百花站附近租了一間小房子,每逢主日,老太太都會邁著蹣跚的小腳到教會參加敬拜,我看見了,會上前攙扶一下,問候兩句,但我為老太太做的也就這些了,不像我美麗的楊姐(右派作家、《格拉古秩事》三部曲作者張先痴夫人),像親生女兒一樣把老太太照顧得無微不至。上周和楊姐交流時,談到春節快到了,然而老太太孤苦伶仃的,連頓團年飯都吃不上。我說,要麼主日聚會結束後,我們約幾個朋友,陪老太太吃頓飯,楊姐極為贊成。昨天,廈門的阿暉和他漂亮的台灣籍妻子到教會聚會,我就請他們和楊姐一起陪老太太吃頓團年飯,並給老太太送了一個小小的紅包。

說是陪老太太,由於老太太牙口不好,她只能吃甜燒白,其他菜基本沒動,桌上的菜都被我們幾個吃貨消滅了。不過老太太昨天心情很好,雖然能吃的菜不多,卻也吃得很開心,吃完了就笑咪咪地看著我們幾個「年輕人」吃。老太太話不多,但不管問她什麼,她都樂意回答。我問她:是不是有人問你雲飛在哪裡工作,你說在修路?她說,是呀!哪裡不平就在哪裡鏟。我笑了,老太太雖然不懂什麼大道理,但是這句話卻是對雲飛行為藝術最經典的詮釋。我說:陳媽媽,雲飛做的事和施洗約翰一樣偉大呢!約翰來到世間,就是為了修直主的路。老太太笑了笑,她顯然不知道約翰是誰,但她知道兒子做的事情是偉大的。

談到約翰,我們的談話自然轉到各自的信仰見證上。阿暉問我是如何信主的,我說是因為一首聖歌。聖歌?他不太明白我的意思。我告訴他,把酒後我在裡面曾遭到酷刑,由於難以忍受,以至用撞牆自殺的極端方式希望能結束痛苦。我處於昏迷狀態時,聽到從遠處傳來一陣美妙的音樂,那個音樂給了我極大的安慰。我清醒後,那首音樂的旋律仍然刻在我的腦子裡。我是一個音樂盲,雖然覺得那首音樂很美妙,卻不知道音樂的名字是什麼。很多年以後,我走在西貢(即胡志明市)灑滿冬日陽光的大街上,突然從遠處傳來熟悉的旋律。我順著歌聲,走進了西貢大教堂。置身教堂的那個時刻,我被教堂高大的穹頂和唱詩班少女天籟般的歌聲深深地震憾了。那一刻,我彷彿置身在一個空靈的世界,感覺到了神實實在在的存在。我相信,多年前的那個夜晚,真的有天使守護我,是我的神救了我。回國後,我開始尋找聚會的場會,後來就到了秋雨之福教會,並在這裡受洗歸主。

信主以後,我不再熱衷過去從事的活動,而把重心轉移到家庭和工作。基督教把家庭看作社會的基石,弟兄作為家庭的頭,有責任看護和建設好家庭這塊基石,而我在這方面曾有很大的虧欠。我的前妻離開我時,她說:你是一個好人,但不是一個好丈夫和好父親。我當時很生氣,但是現在開始理解她了。事實上,我們中的很多人,不管是陳雲飛還是劉賢斌,都是社會意義上的好人,卻不是一個好丈夫和好父親。比如劉賢斌,他在家庭角色的扮演上一直是缺失的。第二次入獄時,女兒才幾歲。好不容易出來了,女兒已經長成大姑娘,卻不好好陪伴女兒和妻子,整天折騰,沒幾天又把自己折騰進去了。許多人只看到他的妻子不離不棄,盡心盡意侍奉公婆和養育女兒,把她看成道德楷模,卻又有幾人知道她內心的苦楚?陳老師曾說:我做這一切,既不是出於道德,也不是出於信仰,只是本著良知,所以不要把我推上道德的祭壇,我真的擔當不起。我對賢斌,肯定有愛,但這些年他真的沒有盡到作為丈夫和父親的責任,所以,如果說我內心對他完全沒有怨恨,也不是事實。

我和賢斌等人都有過相同的經歷,因此我也最能體會陳老師等母親和妻子心中的苦。我曾和前朋友歐陽不二談到,我們這些人為理想、為信仰坐牢,那是自己的選擇,但是我們真的不能讓我們的親人跟著受苦。我們最好的選擇,要麼終身不娶,要麼回歸家庭。我選擇了回歸家庭,但是我也理解陳雲飛、劉賢斌等人的選擇,對他們的家人,我儘力幫助和關心。因為我知道,事實上是他們在替我坐牢。這些年,我默默參加了不少送飯活動。這個春節,我也向四川系獄朋友的家人,送上了一絲絲溫暖。我希望我小小的善舉,能夠帶動更多的朋友來關心那些系獄朋友的家人,讓他們知道,不管環境多麼殘酷,但是愛從來沒有真正離開。

海底(王飛)今天回家了    [新公民運動]  http://news.citizencn.com/?p=31517

涉嫌「顛覆國家政權」、12月13日在成都北站被抓的獨立學者、作家海底(王飛),今天中午被送回雙流黃龍溪派出所交給其夫人馮雪玲女士,在家裡「監視居住」。一一轉發的[玫瑰]

滯泰中國難民宋志宇命運下月揭曉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hailand-refugee-01252017064133.html

在泰國因海上遇險被捕,被指控非法居留的滯泰中國難民宋志宇,週三(25日)再次到春蓬法院出庭,警方沒法交出證物,案件延至下月裁決。宋志宇呼籲聯合國關注難民在泰國的處境。

滯泰法輪功學員宋志宇周三向本台表示,案件在春蓬法院審訊3小時後結束,法官説1個月後再宣判。由於警察舉證不足,沒辦法交出他的中國護照,他原本的非法入境的指控沒法成立,法院只能按照逾期居留對他判刑,他將於下個月聽取判決。他又指,作為難民來說,沒法逃出泰國國內法框架,當局不考慮他的難民因素,會按照移民法判決。

宋志宇說:那個對我們來講,我覺得這個案子,並沒有實際性的改變,只是說在她的泰國法框架內,因為她證據不足,使得原有的起訴立不住,但是對我們所有難民來講,有一個共同問題(逾期居留)還是沒有解決。

宋志宇在去年6月取保獲釋後,獲聯合國難民署批准正式難民身份,至今沒有安置到第三國,他表示,一直拖長這個案件,希望在上庭前能夠安置到第三國,但聯合國現在沒有安置在泰國的所有中國難民,他將面臨判刑及再次關押監獄。他坦言,聯合國難民署泰國辦事處對中國難民的態度不可理解,他們說安置的希望很渺茫,或安置在泰國,他覺得怎麼可能,聯合國在泰國難民的人權問題上很沒有誠意。

泰國民運人士黎小龍以證人身份出庭應訊,他表示,由於宋志宇不認罪,所以春蓬法院要開庭審訊,他作為船長出庭作證。遇上船難後,其妻顧巧及宋志宇一直被關押,顧巧認罪早前轉至曼谷移民拘留所關押,但宋志宇不認罪,所以法院要開庭審理,然後作出判決,不過判刑不會太重。他又指,其妻已獲批正式難民,要獲得第三國安置才能離開拘留所,目前幼子跟著妻子一起關押,他希望泰國當局在難民獲安置前,考慮到他們的困難。

黎小龍說:希望有能力接收我們的國家,能夠儘快接收我們,這是第一點。第二是泰國政府能夠從人道主義出發,考慮到泰國難民的難處。

記者致電聯合國難民署泰國辦事處,職員指,難民的資料屬於隠私不能公開,所以不接受採訪。

聯合國難民公署泰國辦事處官員玻色(Jennifer Bose) 早前透過電郵回覆本台指出,基於私隱及保護埋由,他們沒法評論個案。同時,因泰國沒有簽訂1951年的《難民地位公約》,或1967年的《難民地位議定書》,因此,不能援引國際公約條文,保護在泰國居住的難民及尋求庇護的人。他們都可能被泰國視為“非法入境外國人”。

9名流亡泰國的中國難民,去年2月29日駕船逃離泰國到澳大利亞,翌日海上遇險,被迫向泰國當局求救,其後部分人被關押在春蓬府,包括中國民主黨東南亞分部負責人黎小龍一家3口及宋志宇,其餘黎小龍長子、兩名弟弟及張維等獲釋後返回曼谷。其後黎小龍獲釋,其妻顧巧與宋志宇因逾期居留繼續關押,期間顧巧因為認罪,5月27日由春蓬監獄轉至曼谷移民局拘留所關押至今,而宋志宇不認罪,6月中旬取保獲釋。

流亡泰國難民,希望受到海內外良知人士的關注和聲援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1/201701261132.shtml

柳學紅女士,現滯留泰國,於2015年12月獲得難民身份。在國內期間,她因舉報中共四川貪官,遭到打擊報復,丈夫也因此被捅成重傷,當地公安卻不予立案,她連續十幾年上訪無果,反而被拘留關押毆打,家族親屬也均遭到不同程度的騷擾。

柳學紅女士也是六四天網的義工,與黃琦等人一起參與六四天網的運作,無償幫助各地的維權異議人士訪民。在公安對其發起逮捕令後,無奈之下與丈夫逃往泰國尋求庇護。

在泰國,柳學紅女士也熱心無償幫助流亡人士,參與聲援709被捕律師,聲援釋放黃琦,聲援香港普選,聲援黃之峰等各種活動,遭到中共在泰國特務的陷害和騷擾,中共特務買通聯合國難民署駐泰翻譯,企圖誘捕綁架柳學紅夫婦。中共特務還利用離間計,挑撥柳學紅女士與其他流亡人士之間的關係,遭到識破。

據瞭解,柳學紅女士及丈夫,在泰國一直過著簡單的生活,在市場買最便宜打折的菜,甚至超市過期的食品,週末做禮拜在基督教會吃飯,教會剩餘的飯菜拿回去吃。有知情人士表示願意匯款給她,被她宛然謝絕。

對於中共特務的陷害,她表示憂慮,目前海外民運圈人情冷淡,特務眾多,唯利是圖,相互出賣攻擊等現象令她心灰意冷。她希望得到海外良知人士的關注和聲援。

部分民運組織,神州民主運動黨,民主運動東北亞平台等,以及流亡日本韓國的民主人士,分別對柳學紅等人表達了支持和聲援。他們希望流亡泰國的人士能振作起來,不要氣餒,要團結起來,不被打散。

北京訪民年廿八向在囚良心犯送暖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risoner-01252017061928.html

再過兩日便踏入新的一年,離鄉別井的民眾都陸續在返家途中,與親人共渡春節。但不少仍在獄中的良心犯,卻要繼續忍受鐵窗生涯。一批在京訪民發起送暖行動,趁年廿八向在囚維權人士寄新年賀卡祝福;香港亦有政黨遊行至中聯辦,要求內地盡快釋放良心犯。

臨近農曆新年,一批在京訪民向被囚禁的維權人士寄賀卡,行動發起人吳繼新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約有100名訪民參與行動,到目前已經寄出約200張賀卡,分別送予李和平、劉飛躍及吳淦等在囚維權人士,以答謝他們對推動社會發展的貢獻,及表達支持。

吳繼新說:我們發新年賀卡,祝他們新年愉快,而且給無辜關押的維權人士關心,因為他們良心犯幫助訪民和弱勢群體,為社會作出一定的貢獻,推動社會往前發展,為了公平正義,如果(維權人士)不去,沒有人去,這個社會會更黑暗。他們關心我們,我們也一樣關心他們,大家也支持他。

吳繼新呼籲中國當局兌現依法治國的承諾,盡快釋放在囚維權人士。吳繼新說:我們希望維權人士盡早出來,而且充分得到維權,回到維權的路上。他們當局說依法治國,但不是依法治國,打著依法治國的旗號殘害人民。

在香港,兩名有政黨背景的立法會議員,聯同政黨成員一行10多人,趁年廿八“洗邋遢”的習俗,遊行至中聯辦,要求內地政府盡快釋放維權人士。他們沿途高叫口號:

歐盟駐華大使關注李春富律師情況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1252017053657.html

歐盟駐華大使史偉在北京表示,十分關切大陸維權律師李春富,懷疑關押期間受虐的事件。

他指出,有報道批評歐盟關注事件是干涉中國內部事務,但有必要說明,歐洲和中國在人權方面的合作,是基於相互尊重,中國提出有關歐盟的人權問題亦是合理。

史偉說,同意人權不只是政治和公民權利,亦涉及經濟和社會方面,完全承認中國在改革開放以來,為上億人口解決貧窮問題,但當有人的基本人權被侵犯時,歐盟有義務提出意見,包括全世界以至中國。

他強調,歐盟無意貶低一個政治體系,完全尊重中國在人權方面持不同意見,但仍希望能與中方討論個別案件。

李春富律師在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捕,被關押17個月後日前被釋放,有報道指李春富獲釋後變得骨瘦如柴,精神健康欠佳,懷疑在關押期間受到虐待。

于雲峰因聲援謝陽律師遭傳喚威脅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rrest-01252017082410.html

哈爾濱民主人士于雲峰及女友李佰華,因聲援709案被捕律師謝陽,周三(25日)被公安拘捕,扣留9小時才釋放,期間警告他們不得聲援謝陽,否則要在拘留所過年。

于雲峰被扣9小時後,於下午5點半獲釋,他向本台記者表示,當局抓他們的原因是本月22日他拉橫幅要求立即釋放謝陽。此次警方要求他們不得聲援謝陽,並寫下保證書才被釋放。否則,就會在拘留所過春節。

于雲峰及女友李佰華,是在早上8時20分左右、被哈爾濱道裏區的警方帶到轄區的康安派出所,此後,兩人的手機都處於關機狀態。

據聲援的維權人士透露,于雲峰被帶走後,朋友將當地轄區派出所的電話公佈在網上,很多網友一直在打電話,該所的電話後來就一直無法撥通。

于雲峰的朋友、維權人士王彬生下午向本台記者透露,于雲峰和李佰華是戀人關係,他們是被10多名哈爾濱市公安局的國保和轄區派出所的員警帶走,當時李佰華因為反抗,導致帶隊的一名人員嘴唇出血。

王彬生說:還有市公安局的,我估計好像是國保吧。今天早上8點多鍾吧,他兩口子在臨時住房,今天搬家,準備搬家時他們去了,去了10多人。他們倆現在還在派出所呢,還沒定下來放不放。估計夠嗆。在抓捕他的時候的話,老李反抗一下,胳膊碰在帶隊的教導員的嘴上了。牙磕了一下,破了點皮,假牙有點鬆動。

王彬生透露,當局抓捕兩人,因他們聲援多宗案件,包括謝陽。

他說:森耀案,黑龍江森耀律師事務所把很多人都給騙了嘛,涉及到好幾千人,把錢給卷走了。就關注這個事情。李佰華嘛,她是受害者,于雲峰呢和她屬於男女朋友吧。還好像涉及到關注丁漢忠那個案子,再一個謝陽的案子。我估計抓他們的話,就是這三件事。

在于雲峰獲釋前,本台致電帶隊抓捕兩人的康安派出所教導員徐家振,他確認了於雲峰和李佰華還在派出所,但稱只是談談。同時,他拒絕透露是否會釋放兩人。並要求本台記者提供名字和詳細的電話號碼給他。

他說:你怎麼知道這事的?沒什麼、沒什麼,隨便聊聊。一會就差不多了。說不了,我現在沒法答應你,因為你是什麼身份咱兩不熟悉。好不好?不便跟你說。你這號(電話號)帶加號的,我掛(打電話的意思)不了你這玩意,我不知道掛哪一個。把你的手機號或直線電話給我發過來,一會有時間我給你打電話。

于雲峰曾是一個商人,因為關注強拆和公共事件、成為人權活動人士。2011年7月底,因在網上發表打油詩,被當局以擾亂社會治安、反黨、反社會主義的罪名勞教2年。前往哈爾濱為其辯護的律師,也遭強制遣返。在其勞教期間,當局再次強拆了他的家,其年邁而殘疾的母親也遭打壓,處境艱難。

中共酷刑迫害維權律師 全球30律師聯署譴責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25/n8745967.htm

中共殘酷迫害維權律師,引發國際社會的關注。全球30多位律師和法官公開譴責中共迫害人權,要求中共釋放被關押的無罪律師。

1月23日,來自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澳大利亞、意大利、瑞士、西班牙、比利時等國家的30位律師和法官,在《衛報》上發表公開信,表示嚴重關切中國律師們的遭遇。

公開信的聯署人包括法國前司法部長羅貝爾·巴丹特爾(Robert Badinter)、國際律師協會主席勞倫斯·博瑞(Laurence Bory)、美國人權觀察律師和發言人裡德·布羅迪(Reed Brody)、英國人權律師克萊夫·斯塔福德史密斯(Clive Adrian Stafford Smith)、巴基斯坦最高法院律師協會主席Asma Jahangir等。

公開信說,從2015年7月9日至今,數百名律師、律師事務所工作人員和家庭成員受到中共的恐嚇、審問、拘留、不法的刑事定罪和強迫失蹤。

中共已加入《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發起人呼籲:中共必須維護國際法、尊重人權。

公開信要求中共釋放在沒有法律依據的情況下被羈押的人權律師和維權人士。

公開信之前,洽逢中國多名人權律師遭到中共的酷刑折磨、甚至被強迫吃不明藥物等迫害。

如李春富律師被迫吃過不明藥物,出現精神分裂症狀。

李春富的嫂子王峭嶺說,李春富病情發作時很嚇人,她描述:只見春富面目猙獰,目露凶光,她終於明白李春富妻子畢麗萍說他發作時的狀態了。

李春富曾告訴妻子畢麗萍:「我天天吃藥。我這幾天沒吃藥,很難受……」

王峭嶺說:一個好好的人給吃各種藥,心臟、肝臟、大腦、神經都會受損的。為此她也非常擔心自己的丈夫李和平(維權律師),以及王全章等還在遭到關押迫害的「709案」律師。

謝陽律師的妻子陳桂秋也了解到,被抓的丈夫謝陽也被吃藥,「每天兩次,一次兩片,吃了很長時間」。

709被抓的律師家屬王全璋律師妻子李文足、陳桂秋、江天勇律師妻子金變玲均表示,看到李春富被迫害後的情況,打擊很大!

「我們擔心他們,能不能活著出來或者出來是什麼樣……」李文足說。

2015年7月9日開始,中共公安部在全國範圍大肆抓捕和傳喚各地的維權律師。截至2016年12月16日,至少有319名大陸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逮捕、強迫失蹤,涉及23個省份。

國際危難律師日 709案家屬披露最新消息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25/n8745925.htm

1月24日是「國際危難律師日」,今年的主題是中國律師,「709」人權律師案被重點關注。此案的律師家屬們在這一天用特殊方式聲援自己的丈夫,並披露她們近期到看守所給丈夫存錢時發現的詭異現象。

2010年由荷蘭人權律師漢斯.卡斯比克(Hans Gaasbeek)發起的每年1月24日「國際危難律師日」 (Day of the Endangered Lawyer),本是為紀念1977年在西班牙法西斯的統治下,馬德里受難的律師們,但是2017年中國律師成為了倍受關注的對象。

據外界消息,這一天在全球有25至30個城市的國際律師為中國律師舉行紀念活動和研討會,同時走到中國使領館前示威,聲援中國的維權律師,還重點關注了「709」案中仍被關押的謝陽、李和平、王全璋律師和維權人士吳淦及已取保候審的李春富律師等人。

「國際關注危難律師日」基金會網站介紹:「在中國從事律師工作,風險很高,維權律師尤甚。因為缺乏獨立的司法體系,30多萬中國律師成為中共的重點監察對象。」

在該網站的一封呼籲書中,解釋了今年「國際危難律師日」聚焦中國的原因:「中國的法律環境令人憂慮」「2017年,我們要把這一天獻給中國律師,因為中國人權律師在為弱勢群體維權時,遭受到騷擾、噤聲、被施壓、威脅、羈押、酷刑,甚至是失蹤的迫害。」

自從2010年卡斯比克發起1月24日為「國際危難律師日」後,每年關注一個有律師受迫害的國家,包括伊朗、洪都拉斯、菲律賓和土耳其等國家。這一活動得到了許多國家律師團體的支持,規模逐年擴大。

在國際律師團關注中國維權律師的同時,「709」的家屬也在盡最大的努力聲援自己的丈夫。

1月24日,「709」案中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身著紅色圍裙,拿著她們委託陳建剛律師寫的對聯──「離開梳妝打流氓 擼起袖子加油幹」拍照,希望外界持續關注這兩位律師案子的進展情況。

「我們還有用『反酷刑』『709無罪』來表達心聲。當知道李和平律師和全璋被電擊酷刑折磨時,已經沒有甚麼詞可以形容心裡的感受了。」李文足帶著哽咽的腔調說。

從709案中的李春富律師被藥物迫害至精神分裂,到謝陽律師遭受毆打、煙熏、「吊吊椅」等酷刑,李文足懷疑看守所一直不讓律師會見王全璋和李和平可能是因為這兩位律師被迫害後身體狀況很不好,看守所害怕外界知曉他們的情況,更怕他們的遭遇被會見的律師帶出來公布於眾。

李文足還告訴大紀元記者,上週日(22日)她和王峭嶺去天津看守所給各自的丈夫存新年零用錢,但是遇到的阻力很大。看守所工作人員先是稱沒有這兩個人,後又說不用存錢,因為他們不缺錢。「怎麼可能不缺錢!709被迫害後回來的律師都是爆瘦,最少的是瘦了30斤,有的都瘦了5、60斤。」李文足補充說。

經過一番波折,兩位家屬終於給丈夫存上了錢,但是李文足擔心丈夫可能想用也用不上給存的錢,因為據李春富、謝陽律師的反饋來看,在看守所裡的709律師基本上都不許多用錢。

在收到存錢收據時,王峭嶺發現她丈夫的名字旁邊多出了「(李小春)」的字樣,詢問後得知是李和平在看守所裡被起的化名。

李和平的代理律師程海表示,這是看守所在侵犯李和平的姓名權。因為更改姓名的權力只有監護人和年滿18週歲本人擁有。程海說:「可能一直以來看守所就是習慣性這麼一種做法,也就沒有人注意到他們的違法行為;我建議家屬去提起訴訟,控告看守所侵犯律師的姓名權。」


群體維權

 

長沙市越戰老兵近百人到市政府示威為被打傷的戰友維權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1/blog-post_46.html

今天(2017年1月25日)上午9點多鐘,湖南省長沙市近百位越戰老兵,集體到市政府示威,為戰士彭詩偉討公道維權。

老兵們拉的橫幅上寫著「金盆嶺街道領導歐打共和國功臣,德不配位,下課!」和「強烈要求政府嚴懲凶手,還我公道!」

老兵們著65式軍裝列隊前往市政府的途中,不斷集體呼喊「嚴懲凶手!還我公道!」等口號。

老兵微信群裡有如下一段文字說,「老兵彭詩偉因申請困難補助到街道蓋章,對方講蓋可以但必須簽一個息訪息訴的承諾書。戰友不簽,對方就拍桌子,戰友也拍。結果對方打電話叫人來辦公室歐打彭詩偉,致彭顱內出血住進醫院。」

微信裡還說,「(長沙市天心區金盆嶺綜治辦王主任)你做為政府官員、人民公僕,黨和人民賦予你的權力是要你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你看你都幹了些什麼?你的黨性原則還有嗎?面對一位共和國功臣大打出手致其顱內出血……其手段極其殘忍,性質極端惡劣,人昏迷過去了你還要踩上幾腳,你還是人嗎?你跟共和國功臣有深仇大恨嗎?告訴你:共產黨領導的天下絕不會容忍你這種欺壓百姓的敗類肆意妄為,我們全休參戰老兵誓死捍衛法律的尊嚴,堅決要討個說法,必須還參戰老兵一個公道!」

在越戰老兵們集體到達市政府大門前之後,幾十位警察也列隊在市政府大門左側的台階平台上。

據一位參與了今天維權活動的老兵講,通過前後兩次協調會,最後決定由天心區紀委、政法委、公安局組成彭詩偉事件工作組處理本次事件,1個月內出結果並承諾在實事求是的基礎上,公平公正的處理好此事後,維權活動於下午近5時才結束。

附件: 緊急通知

接天心區參戰戰友代表通知轉摘:

關於彭詩偉戰友被金盆嶺街道負責人毆打一事,目前天心區政府無任何答覆,現參戰老兵團體在無奈的情形下決定向市政法委提請訴求為參戰老兵討還公道!

定於本月25日(星期三)上午10點整在市政府政務大摟門前集結訴求維權,請戰友們相互轉告積極參與(要求全體戰友著65式軍裝,依法依規合理維權)

 2017年元月25日

廣西一村婦汽油鞭炮擊退300人強拆隊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25/n8745674.htm

1月份以來,廣西北海市白虎頭村遭遇強拆。15日,女村民李冰鳳一人使用汽油瓶、鞭炮抵抗300人的強拆大隊,她為此還立下了遺囑,誓死保衛家園。

該村自2006年開始進行強拆,村民因補償過低抵抗強拆,期間發生過無數次衝突,拆遷一度停止,但是,自去年12月份以來再次開始強拆。

1月11日,村民李冰鳳鄰居家裡進來一批身穿迷彩服的強拆人員,在強拆的過程中將李冰鳳家的圍牆拆毀,其丈夫在樓上看到之後,將啤酒瓶扔下樓欲阻止強拆。

當晚,李冰鳳擔心警方過來抓他丈夫,讓他丈夫去外地躲避,果然不出所料,1月12日與13日,當地警方二三十人兩次對其家進行騷擾,欲將其夫妻抓走,李冰鳳獨自在家反鎖大門,對警方說:「我不開,你們敢進來,我就用汽油瓶跟你們同歸於盡。」警方最後自行離開。

但是事情並未了結,1月15日,三百餘名強拆人員與挖掘機開進她家,欲將其房後的一間「違建」平房拆除,李冰鳳對大紀元記者說:「當時我家四層樓房子的周圍全是人,我跑上四樓房頂上,我一個人對抗他們。」

據李冰鳳說,她早已預示到將會有一場大戰,此前已立了一份遺囑,告訴家人與外界,她將以死來保護自己合法的家園。

李冰鳳表示,當時場面非常激烈,附近村民也來圍觀,她首先用十連鞭炮進行抵抗,之後不停地往下扔汽油瓶,向強拆人員高喊,如果敢拆這四層樓房,她就讓大家一起死,李冰鳳說:「我喊得嗓子都嘶啞了,第二天無法說話。」

最終,強拆人員未敢繼續進行,草草收場。一位村民馮女土表示,當時場面非常激烈,李冰鳳一人就把強拆隊趕跑,她非常堅強。

據村民透露,該村自去年11月份以來,當地政府為了達到強拆的目的,不斷利用身分不明的人以停電、半夜塗鴉、砸玻璃窗、用高音喇叭騷擾等手段逼遷,今年1月開始又強逼在外打工的家屬停工回家,勸拒絕搬遷的村民簽拆遷協議。與此同時,許多村民家裡的房子上噴上了一個大大的「拆」字,村民預料到將有一場激戰,家家準備煤氣與汽油,誓死保衛家園。

馮女士向記者透露,她家的四層樓房下面的平房與一間廚房於18日被強拆,在此之前她家也經歷了各種騷擾,當地政府還切斷她的一切經濟來源,不讓她在管委會裡做小生意,同時與她的朋友聯繫,不讓他們給她進行金錢資助,甚至限制朋友給她打電話。

1月18日,一幫身穿迷彩服的城防人員在馮女士家門前挖路,故意將下水管道弄壞,路面既坑挖又積水,以此來逼遷,馮女士的丈夫許坤在一旁拿起手機拍照,並且正要打電話報警之時,七八個人一擁而上,將他推上車。

除夕前,南通許甫林家遭遇強拆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1/blog-post_33.html

除夕前二天,即2017年1月25日,江蘇南通城管以及一夥身份不明人組成的強拆隊伍,約有上百人,氣勢洶洶來到許甫林家前,揚言要對違法建築實施強拆。

許甫林的房屋位於南通市港閘區永興街道節制閘村六組87-1號。許甫林告知城管,所謂的違法建築已經在昨天(一月24日)已經拆除。

但城管和強拆隊伍藉口拆違,實施斷電,並將許甫林及其妻子周永紅圍困在家,限制他們的人身自由。同時,故意毀壞許甫林夫婦開的旅館和財物,已經有四間房屋被拆除,還有圍牆和廁所也被拆除。

許甫林夫婦一方面報警,另一方面向街道辦王斌書記求救,但毫無結果。到發文為止,城管等強拆隊伍還未離開現場。請媒體關注。

江蘇南通許普林家遭強拆 家人被限制自由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9/2017/0125/15447.html

今天幾百名城管、保安以及不明身份人員對江蘇省南通市港閘區永興街道節制閘村村民許普林家進行強拆,其家人被限制自由。

許普林說:「今天上午9點多,4、500個城管、保安以及不明身份人員到我家附近拉起警戒線,拿著盾牌準備對我家進行強拆,我父母及其他親屬被控制在外邊,我們被圍困在家裡。晚上8點強拆人員撤走,才放他們回家。我家的圍牆和部分房屋被強拆,還斷水斷電,我報警20多次,警察出警不出力,沒有制止違法犯罪。」

據瞭解,許普林家所在地塊原本是集體土地,2015年起港閘區政府沒有經過合法手續和程序就對該地塊進行了土地徵收,而且補償價格極低,經多次協調都未能和許普林家達成協議。去年12月間港閘區城管執法局突然向許普林下達了一份拆除違章建築通知書,許普林為此申請復議至今沒有答覆,幾天前又下達了強拆公告,許普林為了過個安心年,昨天自己把所謂的違章建築拆除。豈料,今天4、500城管等人員又對他合法房屋進行了強拆。

許甫林認為,該地塊是商業開發,是政府拆了老百姓的房子,把地皮賣高價。只要不涉及公共利益,政府和我之間就只是買賣關係,強買不成就來強拆是政府在耍流氓。

國際社會眾多國家關注王藏一家處境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1/201701260039.shtml

在北京宋莊的詩人藝術家王藏一家近期第9次被逼搬家,王藏夫婦和三個嬰幼兒(一個4歲,一對龍鳳胎5個多月)在寒冬最寒冷的時節經歷了長達9天的斷電斷網斷暖間歇性斷水逼迫,還被威脅「殺全家」。此前幾年他們已被迫搬了8次家。

王藏的維權行為得到了海內外眾多人士、媒體及國際社會的關注和聲援,全國各地大量網友包括國際友人陸續趕去他家探訪,送去各種生活用品和孩子的營養品。

王藏發推特說:2017年1月23日下午兩點,房東主動來家,恢復了被斷長達9天的電、網、暖、水。王藏攜家人妻小感謝寒冬臘月時節各界友人/媒體的關注、聲援和全國各地來探訪於線上線下給予各種救助溫暖的恩公義士。大家一起同甘共苦,這是任何嚴冬都無法斷絕的春望。我們暫不得知電網暖水能持續多久,也不知能在合同期限內住多久,但是:如果我們的合法權益受到非法侵害,我們必盡最大努力和堅持去捍衛——我們知道,這有關一個人、一家人,推而廣之:每一個在這塊土地上存活的生靈。恭祝師友們春節吉祥,閤家歡樂!

1月25日,王藏發信息說:

「今日,美國外交官顧芮娜女士、加拿大外交官慕容彬先生和胡佳兄長來家探訪,給我們轉送了美國大使館、加拿大大使館、歐洲聯盟代表團、德國大使館、英國大使館、澳大利亞大使館、瑞典大使館、瑞士大使館的外交官友人共同用中文親筆簽名的春節賀卡和慰問禮物,以及歐盟駐華大使史偉先生和德國駐華大使柯慕賢先生的春節寄語。他們皆對我們一家的處境表示關切。」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