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017  李春富被取保極度恐懼,709案仍羈押7人。王飛被監視居住。關注吳淦、肖育輝、王軍、顧約瑟、蘇昌蘭、胡金瓊、楊秀瓊等案。熊飛駿獲取保。

709家屬王峭嶺、李文足:709案李春富律師情況通報——昨日被取保候審,骨瘦如柴 … 繼續閱讀 →...

709家屬王峭嶺、李文足:709案李春富律師情況通報——昨日被取保候審,骨瘦如柴、仍極度恐懼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1/709709.html

昨天,2017年1月12日下午五點,李春富被北京住所地派出所民警送到家門口。春富的太太打開房門,傻眼了!

春富骨瘦如柴,面色蒼白,目光呆滯,好像60歲的老人。

警察跟春富太太說:李春富已經被取保了。

警察說完就走了。可是,春富站在家門口不敢進屋。春富太太痛哭。

春富太太想拉著春富的手進屋,他害怕的躲開了。住在附近的親戚聞訊而來,可是,春富跳起來,一邊往外推搡親戚一邊說:快走!危險!朋友們只好坐在遠離他的地方。

今天上午(1月13日),春富依然處在極度恐懼的狀態之中。他看見太太打電話,突然伸手就卡住太太的脖子,怒罵道:你在給誰打電話?你在害我!一邊說一邊手上用力,要掐死太太。幸虧一直陪伴的親戚奮力拽開了春富。

親戚實在忍不住了,要求立即向嫂子王峭嶺通報春富的情況。因為國保嚴重警告春富太太,不許跟王峭嶺聯繫。否則,就把李春富再次帶走。

得知李春富這個樣子,我們的心揪了起來!我們日日夜夜盼望的李和平,王全璋,你倆還活著嗎?

709家屬:王峭嶺、李文足   2017年1月13日

709家屬王峭嶺、李文足:709案李春富律師情況通報之二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1/709709_14.html

昨天,2017年1月13日下午2點,709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還有律師同行們聞訊趕到春富家。春富雖然認出了嫂子和律師同行,但是說話語無倫次。

春富在一小時之內,竟然對自己的太太說了20多次:「畢麗萍,你有事別瞞著我呀!」

他認出我是嫂子,想跟我說什麼話,說了半句,我還沒聽清,他就想不起後面要說什麼了。又痛苦的垂下頭。他總說心臟疼,春富太太跟我們說:「昨晚他就說,身體裡面像是有蟲子咬他。心臟被蟲子已經一口一口咬掉了,只剩一了!」我們聞聽這話,又看著春富呆滯的面孔,心酸得說不出話來。

後來我問春富:「你給老家的父母打電話了嗎?」他竟然愣愣地看著我,好一會兒,才自言自語道:「我怎麼忘了這事?」

陪他去小區散步的親戚說:「春富不敢出家門,被我再三保證一定把他送回家才出去了。」

春富一邊東張西望,一邊跟親戚說:「一定要在監控範圍內散步,不能出監控。」

這已經不是一年半之前那位李春富律師了。那個李春富十四五歲輟學南下打工,被人捅過刀子,睡過墳場菜地。自學法律六年,熬盡了腦力,通過了司法考試,執業當了律師。因為代理人權案子,被派出所抓走,關進鐵籠子裡,被毆打,被威脅,但是他仍然沒有變化。萬萬沒想到,一年半的監禁給折磨成了一個神經兮兮,疑神疑鬼的人。

傍晚,我們要離開他家時,他緊緊抱住同行的律師朋友,說:「請一定要關注我!」

我想 ,這才是他的真心話!

可是我們離開後不久,他又發現太太跟我們的對話,恐懼的不行,拚命的沖太太吼:「誰叫你跟他們說我回來了?警察不讓說!」太太剛辯解:「我沒有。」他揮掌照老婆扇了過去!

另附更正:709案李春富律師情況通報之一中,春富不是被警察送到家門口的,而是通州區焦王莊派出所讓春富太太去派出所把人領回家的。為什麼寫錯呢?因為筆者也是聽春富朋友說的,而春富家人被公安嚴令告誡不許讓外界知道。於是,連怎麼進的家門,家屬不敢說,都不能有個確切的說法……

709家屬王峭嶺、李文足   2017年1月14日晨

709大抓捕案:李春富已經被取保 身體狀況不容樂觀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114/15386.html

李春富律師於1月12日下午取保候審出獄,已回到北京家中。目前,李春富的情況不容樂觀,仍處在極度恐懼當中。探望過的朋友形容他「骨瘦如柴、面色蒼白、目光呆滯」。

李春富現年44歲,河南信陽人,北京人權律師,常年代理人權案件。與哥哥李和平律師一樣,同是709案數十名被拘捕者之一。2015年8月1日被北京警方帶走,之後的四個多月,有消息說他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但關押地點不明,也不知涉嫌何罪,而其家人從未收到警方的任何通知。2016年1月8日,他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關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關押期間,多次傳出被酷刑虐待。

709大抓捕通報:李春富律師已獲取保候審 709案仍羈押7人(2017年1月13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1/709-70972017113.html

李春富律師昨天已獲取保獲釋回家,骨瘦如柴,目光呆滯,仍極度恐懼,疑遭酷刑虐待。709案目前仍羈押7人。

據維權網信息中心統計:截止2017年1月13日,709大抓捕案仍有7人被羈押,包括5名律師和2名人權捍衛者。——王全璋、周世鋒、李和平、謝陽、江天勇5人為律師;胡石根、吳淦(屠夫)2人為人權捍衛者。上述7人除謝陽律師、江天勇律師關押在湖南外,其餘5位均關押在天津第一、第二看守所和天津地區監獄。其中,周世鋒、胡石根已被正式起訴判刑,胡石根被處有期徒刑7年半,周世鋒7年。而謝陽、吳淦已獲律師會見,謝陽、吳淦均表示遭遇酷刑折磨和獄中虐待李和平、吳淦、謝陽案都已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吳淦(屠夫)是709前被捕的,後移送天津與709併案。而其他人均未能獲得會見,因此他們的具體案情外界仍不知曉。

在押7人中,胡石根、周世峰、王全璋、李和平、吳淦(屠夫)5人被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謝陽、江天勇2人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709大抓捕中所有被抓人員中,2016年1月初,謝遠東律師、黃力群律師、隋牧青律師、鋒銳所出納王芳等4人相繼被取保獲釋。4月李姝雲、高月又被取保獲釋。7月初趙威取保獲釋。7月底王宇律師取保獲釋。8月初,翟岩民被判3緩4,勾洪國判3年緩3,也都被釋放。8月初,任全牛、包龍軍也被取保候審獲釋。8月22日,劉永平獲被取保候審獲釋。9月初,林斌(望雲和尚)獲取保候審。11月,劉四新獲取保候審。12月,唐志順、幸清賢獲取保候審。2017年1月5日,謝燕益律師獲取保候審。2017年1月12日,李春富取保獲釋。以上19人均緩刑或取保獲釋,但有的仍被監控並有再次收監壓力,因此無法順暢與外界聯繫。

對於709大抓捕案的進展及仍在押的7人的境況,本網將持續關注報導。

《709人們》香港上映 709家屬有話說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13/n8701161.htm

與大陸多名維權律師一樣,「709」涉案律師的家屬目前也無法看到在香港上映的他們的故事──《709人們》。她們表示,正因為中共害怕人們了解真相,所以通過「709」事件,人們會更深入地了解中國法制現狀,需要大家講出真相,不向邪惡妥協。

中共封鎖 擋不住民眾了解真相

1月8日,以中共大規模抓捕律師的「709」案為題材的紀錄片《709人們》在香港首映。由香港資深傳媒人盧敬華導演的本紀錄片於今年一月份在香港巡迴展映,1月23日將在台灣拉開下一站的巡演序幕。

然而巡演的背後是多名大陸維權律師遭中共當地司法局及公安部門的警告,不得前往香港觀看此片。

江天勇案的代理律師陳進學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披露,他被國保警告,在1月8日不許出境到香港觀看《709人們》。

他說:「我就是被警告了才知道這件事情。1月6日國保找我約談,叫我不要去。」「只是看過一個預告片,不知道具體的內容。」

維權律師王全章的妻子李文足認為:「平時我們709家屬去找一找老公,對於這種人的最基本行為,中共都害怕,害怕我們把這個真相揭露出來。現在不讓律師去觀看這個片子,我覺得是他們在害怕,害怕大家揭露真相。」

江天勇律師的妻子金變玲也對大紀元記者表達了類似的觀點,她還補充說,可見中共的恐慌,害怕律師看了這個影片。不過,會有更多的律師參與到人權律師團隊裡。

她表示,中共想控制這種不讓民眾,尤其是律師了解真相的局勢是控制不住的,就像它想要把互聯網控制住,不讓民眾了解真實訊息一樣,「大家還是可以通過翻牆軟件去了解外面的信息」。

據悉,廣州律師吳魁明及鄭州律師馬連順等人也被中共約談。

709家屬:感謝大家關注 希望一起講出真相

「當時參與拍片,就是希望更多的人來幫助我們,特別是家族的親人,希望他們能加入到這種抗爭中來,不要放棄。如果我們甚麼也不做,被動的接受,那只有挨打的份啦……」維權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告訴大紀元記者她當時參與拍攝《709人們》的初衷。

對於媒體和民眾長期關注「709」案,陳桂秋透過此次採訪再次表示感謝,同時也感謝《709人們》的導演能將他們的抗爭廣而告之,希望大家繼續關注709案的後續發展。

金變玲表示,雖然她沒有參加拍攝,但是她很支持「709」案家屬拍了這個影片,「江天勇被失蹤的時候,我的情緒很低落,經常失眠、流淚、吃不下飯、無心工作。但我現在也要像她們一樣,要堅強,為自己的丈夫呼籲、聲援、告訴大家真相。」

金變玲補充說,中國現在的實際情況不是官方宣傳的那樣,中國有太多的冤假錯案,連主張正義的律師都在被打壓,中國法制的黑暗可想而知。

李文足表示,外界的關注對她們是極大的幫助,感謝之餘,她希望觀影朋友和其他民眾能夠去思考、去關注中國社會上的一些事情,而不是選擇逃避,不要覺得這些事情與自己無關。因為「我們(『709』案家屬)至少比普通人多一些途徑,能夠為自己的丈夫維權,還有很多民眾是無助的。」

她說,讓更多的人去了解「709」案,是為了通過709事件了解中國的現狀,對於一個平時就沒有正確、真實信息來源的社會,講出真相實在重要。

直到記者截稿,均無法聯繫到「709」案家屬中的其他兩位,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玲、謝燕益律師的妻子原珊珊。謝燕益律師目前已被「取保候審」,但是他和他的妻子原珊珊仍處於失聯狀態。

《709人們》是由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出品、香港資深媒體人江瓊珠製作、盧敬華導演的的紀錄片,以影像形式記錄了14位在「709」案大抓捕中受牽連的維權律師及其友人和家屬的真實故事。目前網路上還無法觀看該片,據了解是為了安全問題。

「709」案是指自2015年7月9日開始,截至2016年12月16日,至少有319名大陸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逮捕、強迫失蹤,涉及23個省份。

民間學者王飛(網名:海底)家屬收到成都警方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對其《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通知書》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1/blog-post_70.html

今天王飛(海底)被抓一個月後,其夫人馮雪玲今天收到了成都警方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對其《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通知書》。日期是2017年1月13日。通知書是黃龍溪派出所副所長黃勇警官送到海底家的,黃告訴海底夫人:有啥事找成都市公安局國家安全保衛支隊一處。此前,王飛遭成都警方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被關押在雙流看守所。現監視居住的關押地址不詳。

2016年12月13日晚上11點,王飛在成都火車北站被帶走。14日,成都雙流黃龍溪黃龍溪派出所搜查了王飛家。王飛(網名:海底),1962年12月20日出生於湖南華容縣。民間學者。與夫人孩子定居成都雙流黃龍溪古鎮已逾十年。

2016年12月20日,其代理律師盧思位律師曾前往成都雙流看守所要求會見王飛未果。律師經過與辦案機關進行交涉,得到如下信息:王飛被指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關押在雙流看守所;現在可以到雙流看守所給送衣物;其刑事拘留書暫不給家屬;而搜查的手續文書清單警方稱在王飛手裡;在此案進一步調查之中律師不能申請會見。

異議作家王飛(海底)被以「顛覆罪」監視居住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113/15381.html

本網獲悉,異議作家王飛(海底)已經被成都警方,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具體關押地點不明。

據王飛夫人馮雪玲女士介紹,今日(1月13日)中午,她接到黃龍溪派出所副所長送來的《監視居住通知書》,得知王飛從今日零時開始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對於關押地點及期限的詢問,對方稱只負責送達,有事找成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隨後馮女士多次撥打國保支隊電話,均無人接聽。

燕薪律師:2017年1月13日律師會見吳淦情況簡述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1/2017113.html

今天(2017年1月13日)上午,本律師赴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遞交了辯護手續,領取了吳淦案的起訴書。

下午一點三刻,我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第四次會見了吳淦先生(總計第五次),會見持續了近兩小時。

吳淦的氣色比之前好了許多,精神狀況也很好。他稱起訴書指控的這些事件的確都是自己參與的,對此他並不否認,如果非要給他定罪,他將會當作是對自己的獎賞。他表示對中國的未來很有信心,希望大家都能以樂觀的心態面對。

目前吳淦關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D101室,他說現在每天都會鍛鍊,目前身體很好,望朋友們放心。

燕薪律師  2017年1月13日

吳淦表示未來的判決是對自己的獎賞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113/15383.htm

北京律師燕薪今日(1月13日)會見著名維權人士吳淦(屠夫),吳淦承認參與了起訴書所列舉的維權事件,但並不認為自己有罪。

燕薪律師今日到天津二中院遞交辯護手續,並在天津第二看守所會見吳淦。燕薪在網上發文稱,吳淦表示起訴書指控的事件他都參與了,對此並不否認,如果非要給他定罪,他會當做是對自己的獎賞。

吳淦還說,他對中國的未來很有信心,希望大家能以樂觀的心態面對。

此外,燕薪律師提到,吳淦被關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D101室,他現在每天都會鍛鍊,目前身體很好,望朋友們放心。

本網1月5日曾以《吳淦(屠夫)被指控十二條顛覆國家「罪行」》為題,報導吳淦被起訴。《起訴書》指控吳淦犯有「顛覆國家政權罪」,稱他「專門炒作熱點事件」,實施一系列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犯罪活動,並列舉了十二個具體事實(即所謂熱點事件)。

本網梳理髮現,這十二個具體事實所涉及的事件,均與公權力侵害有關,其中不乏轟動一時的公共案件。如第十二條提到的樂平冤案,4人被指控謀殺已關押13年,去年12月昭雪,已無罪釋放。據報導,多年來吳淦一直積極參與此類案件,為當事人維權。

文東海律師、吳魁明律師:肖育輝信用卡詐騙案進展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1/2017112_13.html

肖育輝的案件在2016年12月上旬移送惠州市惠城區檢察院審查起訴,之後檢察院非常迅速地做出了不批准取保候審肖育輝的決定,但對調查2015、2016年間肖育輝已經清還多家銀行信用卡欠款證據的申請至今沒有做出回應。

2017年1月12日下午,文東海律師和吳魁明律師又一起會見了肖育輝。這次會見,肖集中談了自己這幾年來做的公益事情和對案件的看法,並新春寄語朋友們。

(下面的內容根據肖育輝的口述整理)

肖育輝2014至16年間做過的主要公益事業:

2012年我在自己的房產官司中嘗到了執行難的切膚之痛,意識到很多執行難是行政部門不作為造成的,所以我辭去工作專門學習法律,監督政府依法行政。

2014和15年間,我幫助入戶籍難的家庭(包括超生、單親、非婚生兒童家庭),用行政復議和訴訟的方式監督公安機關依法辦理入戶。通過一些案例示範,教曉他們辦理入戶。這些行動促使廣東省公安廳在2015年7月頒發了71號文件,要求入戶不再需要提供計生證明,解決了大部分的入戶難問題。

2015年,我針對中山市政府關於外嫁女權益的會議決定提出了合法性審查的申請。中山市政府做出了積極的回應,排除了中山外嫁女解決歷史問題的障礙。

2016年,全面放開二胎生育,我向廣東省人大、省衛計委提交了意見書,要求停止徵收二胎孩童的社會撫養費,同時還採用法律的方法表達反對的聲音。

我做的這些公益事業,得到了社會的廣泛認同和支持,財新網、湖南新湘報、和平縣電視台、中國法學院都做過報導,或者收錄了一些案例。當然這些工作也讓我沒有穩定的收入來源,不能及時清還本次涉案的一萬多元。

肖育輝對案件的看法:

第一,本人因工作變動失去了固定收入,沒有及時清還拖欠的浦發銀行信用卡10500元的透支款,但是我並沒有非法侵佔該款和詐騙的主觀意圖。而且在此期間,我還先後償還了工商銀行、建設銀行、中國銀行、廣發銀行的信用卡透支款項。

第二,我這次涉案的信用卡透支款才10500元,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也許本來就不應該立案。我的案件在立案、抓捕、調查、鑑定等過程已經消耗了很大的司法資源,浪費了納稅人的稅錢。目前我已經清還了涉案的款項,我認為檢察機關應該對我取保候審,並不預起訴,不再浪費司法資源和稅錢。我認為,公檢法機關應該把打擊力量放在危害社會的犯罪分子的身上,而不是放在對付我這樣的熱心公益事業、幫助弱者維權和監督政府依法6行政的人身上。

肖育輝對朋友們的新春寄語:

春節就要到了,我要問候在監所外的朋友們,和問候在監所裡的朋友們。並請監所外的朋友給監所裡的朋友寄去明信片,祝他們春節愉快,祝自由民主早日到來。這次我被捕入獄,我沒有後悔,也沒有想到要放棄所做的東西,在監所我更加感到自由民主的珍貴。得知朋友們的關心和支持後,我更有信心了!2017,努力!

涉信用卡欠款一萬零五百元被逮捕 廣東公益維權人士肖育輝澄清其並沒有非法侵佔該款和詐騙的主觀意圖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1/blog-post_69.html

廣東公益維權人士肖育輝被惠州市城區公安分局以涉信用卡欠款一萬零五百元逮捕一案,其辯護律師2017年1月12日再次前往惠州市博羅縣看守所會見,肖育輝澄清其並沒有非法侵佔該款和詐騙的主觀意圖。

下附辯護律師文東海、吳魁明 肖育輝信用卡詐騙案綜合消息(2017.01.12):

據網上公開信息顯示,多年從事計生倡導的廣東公益維權人士肖育輝於2016年10月3日在惠州親戚家中被惠州市城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便衣及經濟偵查大隊刑拘帶走。之後,肖的親屬被傳喚做筆錄,住處遭查抄,數台手機及電腦被扣押。10月8日律師前往惠州市看守所會見到肖育輝,確認惠州市公安局以肖育輝拖欠2014年浦發銀行信用卡一萬零五百元(及八千多元利息)為由,將其刑拘。10月12日轉為逮捕,10月24日700多名二胎家長發起借款為其還款。10月27日,廣州浦發銀行亦給肖育輝家屬郵件提供還款證明,浦發銀行亦希望幫忙協助爭取釋放肖育輝事宜,但目前當事人仍然被羈押於惠州市博羅縣看守所。

深圳大抓捕事件 王軍其家屬及律師前往深圳市公安局瞭解案件情況及申請會見遭推諉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1/blog-post_29.html

2017年1月13日深圳大抓捕事件中被當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王軍其家屬及律師前往深圳市公安局瞭解案件情況及申請會見,深圳市公安局值班人員答覆不知道國保支隊具體地址,且叫來保安人員驅趕,並推諉家屬及律師至信訪處。

下附王軍妻子嚴均均公開信息:

今天我和王律師及黃沙律師一起到深圳市公安局,想要瞭解王軍的案子和申請會見。但是深圳市公安局的門很難進去,需要提前預約登記。我們出示證件和相關資料說明來由,並告知他們我們是第一次來瞭解案情並且依照法律程序特殊案件遞交申請會見資料,不知道要提前預約,所以沒有預約。接待人員說沒有預約不可以給我們進去。王律師隨機要求接待人員幫我們致電法制科,向法制科申請進去瞭解案情並遞交申請會見資料。法制科的一位趙姓工作人員接的電話,說不可以讓我們進去,要我們找對應案件的部門工作人員。王律師說家屬通知書上面寫的是深圳市公安局國保支隊辦理的案件,如果深圳市公安局不讓我們進去瞭解案情,可以給我們國保支隊地址,我們去找國保瞭解。趙姓工作人員說接待窗口可以給我們深圳市國保支隊的地址,並請窗口接待人員聽了電話。掛掉電話,窗口接待的工作人員居然告訴我們不知道國保支隊的地址,在王律師的再三要求下,接待人員不耐煩了,叫保安來趕我們走。保安跟王律師一番理論後叫我們不要為難窗口的接待人員,說她們只是臨時工,很多事情她們也不知道不能告訴我們。王律師隨後又要求致電法制科,請法制科直接告訴我們國保支隊地址。法制科的工作人員沒有給我們國保地址而是把我們推到公安局後面的信訪處,讓我們去那裡登記要地址。到信訪處說明情況後,信訪處的警察說這樣的案件跟他們部門無關,不是到他們那裡投訴處理,國保地址他們知道,但是他們不能告訴我們。交涉無果後,我們打了110要國保地址,也沒有要到。在信訪處填寫了投訴市公安局窗口接待人員資料後,我們就離開了信訪處。

顧約瑟牧師庭審取消 溫州教堂面臨強拆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igion-01132017084447.html

反對強拆十字架的浙江省杭州市牧師顧約瑟,被當局以涉嫌挪用資金罪再度被逮捕,原定本週開庭審理,但臨時取消。另外,溫州一教堂被當局透過法律程序強拆。

獲准取保的浙江省基督教協會會長、杭州崇一堂主任牧師顧約瑟,上週六(7日)再被杭州警方逮捕,兩日後即週一(9日)在杭州巿江干區法院開庭,臨時改期。

杭州不透露名字的基督徒週五(13日)表示,顧約瑟牧師被警方再逮捕後,本週一法院原定庭審,可能準備不足臨時取消,不清楚什麼時候開庭,雖然當局想盡快結案,但春節前未必能夠開庭。暫時未知顧牧師的代表律師是誰,去年他被捕,當時的律師是謝冰冰,今次可能委託別的律師。

信徒說:本來是(1月)7日把他抓進去,說是9日開庭,他肯定是提前有立案,可能有時間安排,顧牧師是知道的。他1月7日關到看守所之前,已經得到消息已起訴他,起訴他意味著要判刑。

就開庭情況,記者致電杭州巿江干區法院,職員指,要向主審法官查詢。

顧約瑟於去年1月中被免去祟一堂主牧職位。10日後被以涉嫌「挪用資金罪」刑拘,2月6日被同一罪名逮捕,其後3月31日取保獲釋,但一直在家中監視居住。

另外,溫州市龍灣區五溪基督教堂,近日收到當地法院發出拆遷房屋的傳票,下週二(17日)開庭審理,教堂負責人要出庭應訊。

溫州一教會同工表示,五溪教堂將被拆遷,不清楚原因。現在政府合法施壓,他們通過法律途徑執行,教堂收到傳票,下周開庭法院下命令,當局便會拆教堂。

同工說:(當局)合法施壓,按法院強拆的一些警告,書面的資料已經發過去,法院通知下去,下去它就會被拆。

五溪教堂信徒向本台指,他們得知教堂收到傳票,聽說教堂要被拆遷,具體情況他不清楚。近日教堂仍在做禮拜,沒有受到干預。

記者致電龍灣區法院,電話沒法打通。

五溪教堂自2014年6月起,被當局三度強拆十字架,信徒重新樹立,期間當局聘請保安看守十字架長達1年多。信徒指,當局沒有法律文件,便強拆十字架,教堂重立,遭到官員威嚇。教堂曾發聲明,若十字架再被強拆,將啟動法律維權行動,依法提出行政訴訟。

劉曉原律師: 蘇昌蘭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進展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1/2017112.html

蘇昌蘭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由最高法院第三次批准延長的三個月審限,截至今天(2017年1月12日)已過二個月。

2014年10月27日,蘇昌蘭被佛山南海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帶走,隨即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逮捕後,兩次延長偵查羈押期限。期間,南海區警方將案件移交佛山市警方偵辦。

2015年5月3日,案件偵查終結移送佛山市檢察院審查起訴,使用一個半月的審查起訴期限,還兩次退回補充偵查。2015年11月12日,案件起訴到佛山中院,在三個月審限內沒有開庭,經廣東高院批准延長三個月審限,直到2016年4月21日開庭審理。之後,佛山中院又三次向最高法院申請延長審限,延至2017年2月12日。

就案件「久審(延)不決」的問題,我曾向佛山中院和最高法院作過書面投訴。佛山中院回覆稱是「依法延長審限」,最高法院還沒有作回覆。

為噤聲黃琦案 六四天網義工成都胡金瓊、綿陽楊秀瓊遭刑拘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1/blog-post_41.html

四川當局為噤聲 「六四天網」黃琦案,六四天網義工成都胡金瓊、綿陽楊秀瓊近日遭刑拘。

胡金瓊是成都雙流區一名六四天網誌願者,2017年1月4日,被雙流國保大隊已「尋釁滋事罪」刑拘,主要原因是黃琦出事後,她一直在媒體上發生,對外披露黃的最新案情。

最近參與為黃琦發聲的志願者大多被威脅噤聲,或者被刑拘,除了胡金瓊,綿陽的楊秀瓊也被刑拘。楊秀瓊此前2016年4月6日曾被刑拘,2016年5月12日被強行取保候審,要求取保期間不能與六四天網來往,不能與黃琦來往,不能非法上訪。

另,成都雙流訪民的干興豔近日也被刑拘,不過她是因為上訪而被拘押的。胡金瓊、干興豔已聘請了律師。

「天網」義工楊秀瓊被公安逼供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2-01132017091538.html

早前取保候審的維權網站「六四天網」的義工楊秀瓊,向本台披露被公安逼供的細節。

近期內地有多位網絡人士,分別被當局,以涉及危害國家的罪名拘留,除了熊飛駿,還有被捕後一直和外界失聯的 「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

週五有消息指,四川當局為避免黃琦案案情外洩,把「六四天網」義工楊秀瓊刑事拘留。楊秀瓊接受本台查詢時否認遭刑事拘留,但透露早前被行政拘留時,受到嚴刑逼供的細節。

楊秀瓊:抓了黃老師之後也把我抓了,之後循循逼供,要我供出黃老師莫須有的罪名,把我的頭也打傷,把我衣服全都扯爛了。就是審問跟黃老師有關的問題,包括我跟黃老師的對話,包括所有跟黃老師有關的事情

她去年12月取保獲釋,過去一個月受到監視居住。

楊秀瓊:就在家裡監視居住。給女兒帶孩子也不行。甚麼地方都不能去,只能在家裡著,如果我離開住所,就會遞捕我。開始的時候,他們是每天有10多個公安,不讓我出門,動都不讓我動一下。

楊秀瓊又引述審問她的公安指,黃琦在看守所,身體情況欠佳。

同樣傳出被當局刑事拘留的,還有「六四天網」另一名義工胡金瓊。消息指,胡金瓊是在上週三(4日),以「尋釁滋事罪」被捕,原因是她在黃琦出事後,持續對傳媒披露案情進展。

本台週五嘗試求證,不過在截稿前,未能成功聯絡胡金瓊的身邊人。

異議作家熊飛駿今日獲取保出獄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113/15382.html

今天(1月13日)下午,被拘捕1個多月的湖北異議作家熊飛駿獲取保候審出獄。

2016年12月8日,熊飛駿被警方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刑事拘留,關押在湖北紅安縣看守所,他的助理及一名武漢的印刷商,也同時遭到拘捕。據知情人士介紹,熊飛駿這次入獄,與未經出版部門許可,自行印刷個人書籍有關。

現年52歲的熊飛駿是湖北紅安人,本名熊應學,異議作家。著有《歷史在這裡哭泣》、《中國在這裡反思》、《中國近代史的前車之鑑》等多部著作。近年來,他常在網絡上發表涉及民主憲政的文章,擁有大量擁躉。

湖北民間學者熊飛駿(身份證名熊應學)、同案祝尚傑今均取保獲釋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1/blog-post_80.html

2016年12月8日被湖北紅安警方以非法經營罪刑事拘留的民間學者熊飛駿及其同案同案祝尚傑今均取保獲釋。目前他身體健康。

熊飛駿:身份證名熊應學,湖北紅安人,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同濟醫科大學醫學生,畢業後曾自費隻身一人遊歷了中國的名山大川,探險過羅布泊和塔克拉瑪干大沙漠。中國大陸民間獨立人文歷史學者,華人百大公共知識分子。代表作:《中國在這裡反思》(150萬字);《中國近代史的前車之鑑》(22萬字)。

本網曾就著名學者熊飛駿因言獲罪案予以了高度關注和強烈呼籲,指出對熊飛駿的拘捕是當前大陸日益惡化的人權狀況的又一例證,近期大陸當局還拘捕了大陸著名人權捍衛者、民間學者劉飛躍、黃琦、江天勇和王飛等人。

本網將繼續密切關注中共當局最近對其他人權捍衛者和言論人士的鎮壓事件,呼籲國際社會、人權機構、聯合國予以持續地關注和介入。

網絡作家熊飛駿獲取保釋放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1-01132017091606.html

涉嫌非法經營被當局刑事拘留的湖北省網絡作家熊飛駿,以及同案的祝尚傑,週五(13日)取保獲釋。

被關押37日的熊飛駿週五(13日) 由湖北省紅安縣看守所獲釋。他的太太汪曉春接受本台採訪時說,丈夫身體狀況良好,但由於正取保候審,不方便接受採訪。

汪曉春:身體狀況還行,比較平靜吧。是因為他本來就是在取保候審階段,被禁止接受採訪。他們跟我說,你必須得按照取保候審的規定,不然的話,隨時都可以收進去(看守所)的。雖然老師現在是回家的,但是這方面我肯定會非常注意的。我肯定不希望他再因為甚麼小事,或者其他事情再進去。

同日取保獲釋的還有熊飛駿的助理祝尚傑。汪曉春聲稱,不清楚祝尚傑和案件的關聯。

汪曉春:在之前我根本就不認得祝尚傑,我也不知道這個名字。老熊(熊飛駿)被關進去幾天以後,我才知道有這個人。因為我完全不知道這個人存在嘛,所以對於案情,我也不明白是甚麼一回事。

陳雲飛代理律師隋牧青、郭海波遭四川新津縣公安非法傳喚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1/blog-post_67.html

今天,前往會見陳雲飛的代理律師隋牧青遭四川新津縣公安非法傳喚。

據剛剛獲釋的郭海波介紹了今天的情況:「2017年1月13日 10:50左右,我與隋牧青律師在新津縣看守所會見陳雲飛,12:20左右結束時,被告知隋律涉嫌用手機給陳拍照,不能離開,我們手機被控制,期間很多看守所民警與隋律就拍照一事有交涉,後武警站崗,再後由兩名民警持記錄儀看守我們。一直到下午五點半左右,興義派出所以『擾亂單位秩序』口頭傳喚隋律,以證人傳喚我隨行,坐不同的警車。20時左右,對我的筆錄做完。中午都沒讓吃飯,下午看守所民警買了兩桶方便麵,隋律沒吃。後,我所在律所主任冉彤律師趕到。謝謝各位關注。基督徒公民律師郭海波」

許多法律工作者認為:新津縣公安以此藉口傳喚隋牧青律師、非法限制隋律師的人身自由,是完全徹底的濫用職權、違法辦案。因為律師會見過程中以自己認為適當的方式(包括但不限於用紙筆記筆錄、用錄音設備記錄會見談話內容、用拍照設備記錄當事人相關身體狀況)記錄會見情況,完全是律師與當事人的權利,看守所無權干涉,拍照也更不可能「擾亂」看守所的任何辦公秩序。

截止發稿,隋牧青律師尚未獲得自由。對隋牧青境況,本網將持續關注。


2女被燒死警指自焚 訪民拒接受集體抗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eath-01132017071100.html

河南省洛陽市伊川縣2名女訪民,在派出所離奇死亡及屍體曾被燒過的事件,引起公眾疑竇。一批訪民週四(12日)在北京抗議,斥責當局指兩死者自行點火引起火災的說法牽強,難以服眾。又指類似事件一再發生,要求當局保障上訪者的人身安全。

北京大約20名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週四下午發起行動抗議,他們展示標語,斥責河南警方指2名女訪民自焚的解釋牽強,偽造證據。其中1名的訪民季新華向本台表示,行動屬臨時發起,所以沒有受到當局阻撓。

季新華說:因為我們是臨時決定,臨時展示,所以他們沒有得到消息,沒有控制我們。因為那個(事情)太黑暗了,截訪然後被焚燒了,自焚是不可能,那是人為的,因為這事我想誰也不想,扣問時他們(女訪民)根本沒有能力把門封鎖,只有外面能控制。所以他們(警方)的說法根本站不著腳。

季新華表示,目前仍未能聯絡死者家屬,又指類似的事情不是首次發生,要求當局正視事件,保障上訪者的人身安全。

季新華說:後續行動只能說關注截訪問題,已經是很突出的問題,必需正視政府非法截訪,而且必需保障被截訪人員的生命安全,因為被截訪現在已經出了好幾回那個(截訪後死亡)事了,所以我們很關注這方面的問題。我們的力量即使很薄弱,促使當局杜絕被截訪人員非正常死亡事件吧。

另1名訪民張玲指出,自己亦曾被截訪帶至馬家樓,截訪人員會搜身,因此不相信2名女訪民身上有打火機,點火自焚。她質疑警方「講大話」。

張玲說:明顯是撒謊,因為我也去過馬家樓,去馬家樓前,身上所有的(物品)都被安檢1次,然後在馬家樓裡又再安檢。地方派出所接送過程中,還會安檢1次,所以身上幾乎是沒有打火機之類的東西。再說在派出所不可能自己點火,把自己燒死,這是不可能的。

張玲表示,因為感到當局對待訪民不公平,所以參與抗議。她希望當局妥善處理上訪人士的訴求。

張玲說:有(擔心)也是有,但是如果我們不站起來伸張正義的話,將來可能伸延到每個人身上。我們就是想他妥善處理訪民的心聲,我們為甚麼走上訪民這條路,就是說他們要從源頭上來解決問題,也要推動法制的前進。

訪民代表在行動中同時抗議當局在「雷洋案」、「蘇州大抓捕」等的做法。

河南洛陽市伊川縣2名約40歲婦女,週一在北京上訪時被當地派出所接回,當晚被發現在派出所內活活燒死,當局指事件中有2名員警因涉嫌怠忽職守罪被刑拘。

河北廊坊基督教堂面臨強拆數百信徒上訪無果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1-01132017105001.html

河北省廊坊的基督教三自教會復興堂正面臨被強拆的命運。該教堂已連續三週遭開發商惡意破壞,信徒被黑社會人員打傷。上星期,逾百名信徒到省政府上訪請願要求停止強拆無果。本週五,教堂所在地的村長再次組織圍攻教堂。

當地開發商騷擾和毀壞,意在逼遷。教會的供電箱被砸毀、玻璃遭到打破、信徒遭黑幫成員襲擊而受傷。信徒們曾就此到廊坊市政府和河北省政府請願,但均無濟於事。該教會負責人韓長老1月13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他們上週曾到石家莊市,乘著河北省「兩會」期間,向官員反映訴求,雖然對方承諾立即解決問題,但該教會繼續受到強拆的威脅。他說:「我們去了兩會,把訴求遞上去了,他們也把這個問題反映到省宗教廳和省統戰部。統戰部也下文,也打電話給他們,責成廊坊要辦好這件事,現在還沒有結果。但是,昨天(12日)村裡的村長通知村民,要今天開會,圍攻教堂,要把教堂的人趕出去。現在情況不太樂觀」。

韓長老介紹,該教會每週有一千多名信徒到復興堂聚會,去年12月29日,他的兒子跟朋友遭到七、八個黑社會成員圍毆,其中一人的鼻樑骨被打致骨折。其後教會的電箱被砸壞,多處玻璃窗打爛。他們曾報警求助,公安只是給信徒做筆錄,並未抓人。其後,一百多名信徒圍堵廊坊市政府,要求政府出面調查打人事件,並阻止開發商強拆教堂。

信徒提供的視頻顯示,眾多信徒在廊坊市政府門口拉起寫有「維護上帝榮耀,確保教堂聖神」、「嚴懲打人凶手」等橫幅請願。在另一段視頻中,一名男子掄起大錘砸向教堂一側的電箱。

據美國基督徒維權機構對華援助協會報導,廊坊地方政府和開發商勾結,以每平米房一千元人民幣的低價強行收購教堂用地,而教堂附近的土地出讓價格為每平方米約一萬元。該教堂面積達一千五百多平方米,市場價超過1500萬元,但開發商僅願意支付的補償款不足兩百萬元。

復興堂建於2002年,教堂用地購自於當地村委會。韓長老對記者說,該教會從土地拍賣到建堂,手續齊全:「我們是合法的教會,買的這個村廢棄的學校,我們當時是拍賣的競標者之一,我們出錢最多12萬元在2002年就買下來了。我們就享受村民的待遇,他給我們辦過戶手續、土地手續,受國家法律保護。習近平上來之前允許強拆,現在國家法律不允許強拆。你要是說整體規劃,你給我一塊相應的地,然後你給我建築和裝修費。你給我蓋上(教堂)也行,你給我裝修成原樣,這就完事了,咱也沒有非分的要求」。

本台記者13日多次致電廊坊市民族宗教事務局,但電話無人接聽。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會聖愛團契長老徐永海對記者說,近幾年,無論是家庭教會還是官方三自教會,因為佔地而拆遷教堂的糾紛時有發生。他說:「補償的非常少。因為拆遷上訪可以說是中國老百姓維權中最重要的一個方面,但是很多問題得不到解決。如果你不維權,那就沒有辦法。有時候不是所有的維權都能成功,但是必須要維權」。

徐永海說,在北京等大城市內的教堂,徵地拆遷問題尚可得到妥善解決,但是在小城市就會顯得艱難。

對華援助協會對河北省廊坊市復興堂的遭遇表示高度關注,強烈敦促中國政府依照法律,停止強拆,保障教會的基本權利。

大陸監獄良心犯食物遭下毒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11/n8693368.htm

中共在對法輪功長達17年多的迫害中,除了對法輪功修煉者施行近百種酷刑,還大量使用非治療性藥物,甚至是在食物、飲用水中直接下毒,以此來強制他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食物被下毒「三步倒」獄警揚言:回去也活不長

明慧網報導,內蒙古赤峰市法輪功學員耿秀蘭,2001年被警察綁架,後在內蒙古女子監獄非法關押7年半。在獄中,她不但遭到強行「轉化」、精神迫害、做奴工,還被獄警指使犯人下毒藥。

有一次,耿秀蘭把家人郵寄蝦皮曬在監號的窗台上。曬好後耿秀蘭吃了蝦皮,之後就覺得舌尖發麻、頭沉、心慌。後來耿秀蘭從包夾犯人的對話中得知,蝦皮被郵寄到監獄後被下了毒性藥劑「三步倒」;「三步倒」是獄警指使犯人放的。

獄警肖梅還對耿秀蘭說:「咱倆打賭,回去你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了,你活不了15年。」耿秀蘭於2008年出獄回家。直到現在耿秀蘭都頭腦發沉、發木,走路都不利索。

天津優秀教師張玉蘭的飲用水遭下毒

2002年,天津優秀教師、法輪功學員張玉蘭被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判刑8年,關進天津女子監獄。

天津市法輪功學員張玉蘭(明慧網)

在天津女子監獄,警察指使犯人在她的飲用水、食物裡下藥。有一次,張玉蘭要喝水,看到一個包夾倒完水後,另一個包夾張玉鳳正往她水杯裡倒東西。張玉蘭看到後大喊:「張玉鳳,你往我水裡下藥!」

張玉蘭隨後起身衝出監號,闖入警察李虹的辦公室,對她說:「你長期殘害我,兩年坐凳子,長期飢餓迫害。現在又用藥來整我,這不是往死裡害我嗎?」

李虹說:「死不了活受罪,上邊逼我們。」張玉蘭又說:「從今天開始不許你們往我吃的、喝的東西裡下藥。」李虹說:「我們有的是辦法。」

過去十多年來,張玉蘭經歷多次的酷刑、不明藥物的毒害,使得張玉蘭雙眼失明、雙腿致殘,8年的工資被非法扣發。親弟弟由於無法承受姐姐的被迫害而懸樑自盡。

除了對成年法輪功學員下毒,中共對懷孕的法輪功學員也不放過。

孩子出生後離奇死亡 醫生:體內有毒

王麗華是河北邯鄲國棉二廠職工、法輪功學員。2009年3月,當時王麗華已懷孕3、4個月了,被公安國保大隊警察綁架到邢台洗腦班。

洗腦班連續多日不讓睡覺,逼迫她放棄信仰,平時喝的水呈黃色,屋內也有難聞氣味。王麗華當時沒在意,事後感覺他們往食物中下了藥物。關押一個月,王麗華有感冒症狀,洗腦班當時就害怕了,釋放了她。

王麗華的孩子出生後,渾身長水泡,多方醫治無效死亡,醫生說:「看不出甚麼病因,體內有毒。」

王麗華本人在生產期間差點死亡,花光了家裡的全部積蓄,才保住一條命。

王麗華在洗腦班的遭遇不是個案,據明慧網報導,中共在全國各地設置黑監獄--洗腦班,這些黑監獄使用多種手段來轉化法輪功學員,包括在食物中下毒。比如四川省新津洗腦班迫害手段之一是用藥物破壞人的中樞神經,該洗腦班直接受時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和中央「610」辦公室的指揮。

洗腦班先在飲用水、飯菜中下藥,甚至把藥注射到水果裡面,法輪功學員食用那些下了藥的食物後,半個小時,就會有藥性反應,主要症狀有:頭發脹發昏、眼睛腫脹、眼球往外突出、困乏、嗜睡(有的一天睡十幾個小時還覺得沒睡夠,無精打采)、呼吸困難、心臟絞痛,情緒異常煩躁、易怒,由此導致全身出現各種病狀。

四川謝德清遭下毒死亡

謝德清,四川成都勘測設計研究院退休職工、法輪功學員。2009年4月29日,謝德清被警察綁架,劫持到所謂「新津洗腦班」。

所謂「監管人員」殷得財、包小牧、王洪強等採用毒藥、毒水及下毒方式對謝德清進行迫害。在被非法關押的短短20多天中,原本身體健康、紅光滿面的他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不成人樣、小便失禁,滴水難嚥,並伴有嚴重的心絞痛。

為推脫殺人害命的罪責,洗腦班於5月23日晚上讓人將謝德清從洗腦班拉回,扔到家裡。

在隨後的4天內,謝德清多數時間處於昏迷狀態,稍微清醒時又因心絞痛難忍,滿臉痛苦,在床上艱難地想轉動身體。5月27日晚上10點15分左右,飽受折磨的謝德清含冤去世。終年69歲。

被綁架前身體健康、紅光滿面的謝德清。(明慧網)

此外,2008年6月被新津蔡灣洗腦班迫害致死的雙流縣67歲的法輪功學員李曉文,是胃被毒藥嚴重損壞、痙攣吐血而死;2008年5月5日被新津蔡灣洗腦班迫害致死的雙流縣70歲法輪功學員鄧淑芬則是神經、心臟被毒藥嚴重損壞而致死。

还有的法輪功學員遭直接強制灌食有毒藥物。

劉曉蓮生前遭灌食毒藥 成啞巴 肚子腫大如孕婦

2006年4月26日,湖北赤壁法輪功學員劉曉蓮被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赤壁市蒲紡精神病院,遭灌食毒藥和注射不明藥物,致啞。

劉曉蓮寫下了這段經歷:他們「使用毒藥灌食、吊針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藥水10斤。這次注射後,我整個身體發黑。這次我被毒昏了兩天兩夜。待清醒時,我突然不能說話了,成啞巴了。」

劉曉蓮生前肚子腫大如孕婦(明慧網)

在以後兩年多時間,劉曉蓮在蒲沂精神病醫院受盡折磨。2008年9月,醫生確信劉曉蓮只能活20幾天後,當局才將她放回家。

回家後劉曉蓮不排尿,全身浮腫;肚子腫大如孕婦。劉曉蓮上醫院做彩超時,醫生忍不住說,真是太慘不忍睹了。

2008年10月26日,劉曉蓮永遠合上了雙眼。

中山大學「十不准」規條 教授促勿礙學生思考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university-01132017082253.html

廣州市中山大學向教職員定下「十不准」的規定,包括「不准非議憲法」、「不准非議國家領導」等等。該大學的教授表示,日後在課堂上會儘量避免談及敏感話題,不過希望校方不要過度限制師生的言論自由,否則抹殺了年輕人的思考空間。

近日網傳廣州市中山大學指「為增強廣大教師課堂教學的神聖感和敬畏感」,印發「中山大學課堂教學十不准」的文件,其中第1、第2條分別是「不准非議憲法」、「不准非議中國共產黨領導」等等。

文件指「十不准」是根據中國教育法、教師法、高校教師師德規範等法律、法規,以及辦學實際規定,經中山大學黨委會議審議通過,並要求全校教職員遵守規條。

本台週五(13日)致電中山大學瞭解情況,但職員要求本台致電宣傳部查詢。

職員說 : 我不是很清楚,你致電宣傳部新聞發言人專線,你記一下吧。

但時,宣傳部的電話沒人接聽。

中山大學化學工程學院教授陳六平對本台表示,校內近日的確有傳出「十不准」的規條,但因為他現時正出差,未知新規定對師生有何實際影響。他表示,自己會遵守新規定,日後於課堂上亦會避免與學生討論敏感話題。

陳六平說 : 我們有一個教師守則,上課要注意講話,不能隨便亂講,我想這個問題比較敏感,我們對於這些(敏感)的問題就是說,我們學生也好、我們老師也好,就是我們講話教學裡面要注意這些情況,就是不能斷章取義,造成教學過程的混亂;我們也不能誤導學生,這個我們同學也有自己的判斷,就是我們有些問題不一定能夠展開討論。

他表示,學校雖然禁止師生在校內討論敏感的話題,但學校亦不要過分約束,抹殺學生的言論自由。

陳六平說 : 我們是可以討論一些問題的,我覺得不能過分約束個人表達(意見)的權利,這是不利於我們的討論與發展。我們要給年輕人思考的空間、表達的空間,就是有些東西不是說,我們限制就一定有好的效果,討論、探討及爭論等等達成共識,就是通過這些途徑來解決我們的問題,這才是有好處的。

此外,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斗對本台表示,他任教的大學並未有類似中山大學的「十不准」規定,他認為,可能是地方官員不希望有知識分子討論憲法及政治,從而影響他們的利益。

胡星斗說 : 我想不一定是當局害怕,而是某些單位、某些官員害怕,因為官員害怕依憲治國,像你說的是某些大學及某些官員,他們害怕依憲治國、他們害怕依法治國。如果依憲治國及依法治國,他們的權力就會大大的縮水,然後他們的財產有可能就要公佈,甚至他們這些貪官,有一些行為都會暴露出來。

「十不准」的文件上週在網上流傳,「十不准」除了「不准非議憲法」、「不准非議中國共產黨領導」外,其他限制還有「不准傳播宗教迷信」、「不准縱容放任學生的不良行為」,以及「不准酒後進入課堂」等等。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