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2/2016  深圳大抓捕鄧劍鋒、鄧洪成被監視居住。陳雲飛被扣押21月開審。戈覺平取保候審律師意見書。重慶訪民喊冤被拘留。陳有西關於雷洋案聲明。

扣押21月 陳雲飛被指尋釁滋事明開審   [法廣]      http://rf … 繼續閱讀 →...

扣押21月 陳雲飛被指尋釁滋事明開審   [法廣]      http://rfi.my/2iqUUP7

為六四死難學生掃墓和在廢墟搭建靈堂以悼念「法律已死」而被控尋釁滋事罪的維權人士陳雲飛,在扣押一年零九個月及押後審訊一次後,終於定在明(26日)早在成都武侯區法院第三審判庭開庭審理。其代理律師劉正清正前往成都為庭審作準備。

陳雲飛在去年3月25日因與二十多名維權人士到成都市新津縣為當年的六四死難學生肖傑和吳國峰掃墓,回程時遭到超過一百名持槍特警圍捕,翌日被指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尋釁滋事罪」而被刑事拘留,一個多月後被正式批捕。檢察院其後同意撤銷「煽動顛覆政權罪」的指控,而起訴書亦主要針對陳雲飛在武侯區遭強拆房屋後的廢墟上搭建靈堂悼念「法律已死」是侮辱當區政府等活動,造成尋釁滋事。案件曾定於半年前開庭,但突然無故推遲。

在早階段處理陳雲飛一案的律師冉彤表示,會為陳雲飛作無罪辯護,因為陳是在訪民自己房子的廢墟上搭建靈堂,屬行為藝術,不應被視為「尋釁滋事」,指影響政府形象亦屬荒謬。

目前被羈押於四川省成都市新津縣看守所的陳雲飛,以「快樂維權、快樂民主」着稱,被圈內朋友稱為「民運怪傑」。他往往以創新而不冒犯的方式悼念六四,包括在2007年於《成都晚報》刊登“向堅強的六四遇難者母親致敬”的廣告、2008年捐血紀念六四;2013年則以為其個人護照和港澳通行證舉辦「葬禮」來抗議當局禁止他出境旅行;他亦曾發起簽名運動要求部級以下官員公開財產。

中共「聖誕習俗」:偷偷審判維權人士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6/12/25/n8631446.htm

隨著人們在全世界歡慶聖誕節,中共有個聖誕節「習俗」:監禁政治異議人士;希望藉著假日的掩護,讓他們的不光彩行為少一點受到世界的關注。

《衛報》報導說,今年三名人權活動人士將在未來幾天受審。屆時許多西方外交官、記者和非政府組織觀察家將不在辦公桌前。

「當最著名的人權活動人士在聖誕節期間受審,這肯定是故意的。」國際特赦中國問題研究員倪偉平告訴《衛報》。「中共不想要國際關注,不想有外國觀察者,因此他們想方設法地避免國際審視這些作秀的審判。」

在被警方折磨21個月之後,陳雲飛將在12月26日受審。他被控「尋釁滋事」。陳雲飛在清明節組織了一個天安門大屠殺受害者紀念活動。

12月23日,警方證實他們在調查著名人權律師江天勇,說他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他自從11月21日起失蹤。他的家人仍然不知道他被拘押在何處。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說,由於警方騷擾,自從2012年以來,他們夫婦倆就無法慶祝聖誕節。金變玲三年前移居美國,但是這是她第一個無法跟丈夫說話的聖誕節。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本月發布聲明說:「我們擔憂江天勇的失蹤可能跟他的倡導有直接關係。他可能會遭到酷刑。」

在12月21日,人們得知另外一名人權律師謝陽的案件被轉到檢察院,他將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擾亂法庭秩序罪」受審。謝陽自從2015年7月以來就受到拘押。當時全國逾300名律師和活動人士被抓。一些人稱這場大抓捕為「向法律宣戰」。

去年12月22日,浦志強律師被判三年緩刑。去年11月感恩節,活動人士楊茂東和孫德勝深夜受到審判。

「中共政府試圖造成一個印象,即他們不在乎世界的看法,」倪偉平說,「但是實際上政府非常擔憂國際輿論。」

專家說,對於政治敏感案件而言,當局將法律作為監禁人權律師和活動人士的一個工具。法律程序常常被忽視。

中共當局越來越擔憂輿論的一個跡象是,他們在社交媒體推出一系列宣傳視頻。在警方正式宣布調查江天勇之前幾天,共青團中央貼出一個視頻名為《報告境外勢力:江天勇已經被我們抓起來啦》。

該視頻使用卡通、照片甚至憨豆先生的電影,形容江天勇是一個跟「外國勢力」勾結的「罪人」。聯合國赤貧和人權特別報告員菲利普•阿爾斯頓說,當局抓捕江天勇可能是報復他會晤聯合國專家。

倪偉平告訴《衛報》:「這些視頻非常重要,因為它們在激進地向人權捍衛者和人權律師界發出信息,它是為了嚇唬那些人,說『如果你支持江天勇並且為他簽署請願信,你可能是下一個』。」

深圳大抓捕2人被「顛覆」監視居住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12252016111949.html

在引發各界關注的深圳大抓捕事件日前終於有了新進展,失蹤逾月的鄧劍鋒、鄧洪成家屬上週收到深圳市公安局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通知書,指二人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

深圳公民鄧洪成、肖兵、王軍等近10人自上月15號開始,連續遭到拘捕或強迫失蹤,鄧洪成侄兒鄧劍峰前往楊美村尋找叔叔後同告失聯。日前,深圳市公安局以鄧劍鋒、鄧洪成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鄧洪成的外甥、鄧劍峰的哥哥週日告訴本台家人對此感到詫異,弟弟只是一名普通的打工者,只是因為找舅舅就被冠以煽顛的罪名。

記者:「家人對這個罪名沒有感到很驚訝?」鄧劍峰的哥哥:「當然啦,他的侄子、我的表弟他只是去找他,也一樣被冠以這種顛覆罪,他聯繫不上我舅舅以後他去找他,在我舅舅住的地方被國保抓住了。我弟弟在深圳就是打工。」

記者:「他平時有沒有說了一些什麼刺激了政府的話?」鄧劍峰的哥哥:「我這個弟弟根本就沒有說過什麼對黨不尊敬的話,他完全就是個普通的民眾。」

記者:「那你懷疑他這次被抓是因為什麼?」鄧劍峰的哥哥:「就是因為找我舅舅。」

記者:「那麼鄧洪城有沒有做過和說過什麼會讓當局覺得有問題的事情?」

鄧劍峰的哥哥:「我舅舅是一個追求民主的人,他在微信上也發過一些要民主的信息,只是在微信上發表一下個人的觀點而已,他並沒有結黨營私或者做一些很實際的事情。」

上月14號晚,居住在深圳龍崗區楊美村的幾位公民朋友相約到五和餐廳聚餐。第二天中午,五和派出所兩男一女拿著公民肖兵與李火焱的相片到該餐廳給服務員確認後,隨後將住在附近的鄧洪成、肖兵、王威、沈力及李火焱五人先行抓捕,其後去找尋五人下落的丁岩、王軍、董凌鵬同告失聯。

對此,安徽省檢察院前檢查官沈良慶分析指,這與去年的709大抓捕律師事件是同一手段。雖然是同一手段,但人員卻不同,因為這些公民既沒有像那些律師、公民參與影響廣泛的維權案件,也不是聲名在外的公民領袖,這說明當局正在擴大對公民社會的打壓:「他必須這樣打壓,為什麼這麼說呢,中共對一些民間力量都是很忌諱的,在集權國家就這麼一個體制,一端他是專政,另一端是一盤散沙的群眾,如果民間力量成長起來,那麼對他就構成威脅,這並不說過去都不打壓,今年打壓特別厲害,這就跟習近平個人有關,他作為紅二代這樣的紅衛兵接班人,他這種保江山的意識非常強,他這種的打壓手段甚至超過了江澤民胡錦濤時代。」

有當地維權人士分析,這些人都是在深圳打工的,租住的地方十分簡陋,平時會在網上轉發一些帖子,此次抓捕行動相信當局的目的就是不希望人們說話,而失蹤、失聯已經成為中國公民新常態。

余文生律師:戈覺平取保候審律師意見書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12/blog-post_84.html

蘇州市公安局直屬分局:

北京市道衡律師事務所受戈覺平的委託,指派余文生擔任戈覺平的辯護人,為其在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案中提供法律辯護。

辯護人基於對本案基本事實的瞭解,認為戈覺平未實施任何犯罪行為,不應該繼續羈押,應該予以釋放,理由如下:

一、貴局將戈覺平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足可以證明貴局並未掌握戈覺平所謂犯罪證據,其行為不過是將戈覺平繼續變相羈押。定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其行為不過是為了禁止律師會見戈覺平。

二、戈覺平未實施任何所涉嫌罪名的行為,指定居所居所居住決定的做出應該在法律的框架內,而非基於政治的考量。辯護人並未瞭解貴局蒐集到何種可以繼續羈押戈覺平的證據,也並不認同基於此罪名下的警方所呈供的所謂犯罪事實,辯護人基於對法律的理解與認識,認為對戈覺平應該立即釋放。

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及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近年來的過度實施,已經嚴重違背了憲法和法律對公民基本權利的規定與保障,成為政治力量的附庸。

四、對戈覺平釋放,除法律依據以外,亦應考慮情理依據。查戈覺平身患癌症等多種疾病,身體不好,繼續羈押,戈覺平的生命及健康均難以保證。

綜上,請求貴局依據法律與情理對戈覺平作出取保候審的決定。

北京市道衡律師事務所余文生律師  2016年12月25日

重慶訪民中南海喊冤3人確定被拘留 12人疑已被拘留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6/1225/15323.html

昨日,本網報導了16名重慶訪民因到中南海喊冤,被警方限制自由的消息,今天傳出劉代剛、廖建軍、唐貴梅三人被行政拘留。

重慶市北碚區訪民劉高勝告訴本網誌願者:「昨天北培區公安分局決定以「尋釁滋事」行政拘留我的父親劉代剛,拘留期限是15天,在北培區拘留所執行,今天我拿到了通知書。

廖建軍家屬接到北碚公安分局辦案中心(18580560577)電話通知,廖建軍被北碚公安分局行政拘留15天;

重慶渝北區唐貴梅,被以「尋釁滋事」的罪名行政拘留10天;

豐都區龍合派出所民警岳洪波,給軍嫂唐雲淑雙手戴手銬問筆錄,連上廁所都不被允許,經過抗爭,昨日唐雲淑終獲自由。

曾利平、李朝惠、袁昌書、劉代剛、李忠秀、付淑清、鐘容元、李發文、李治容、羅善芳、陳後芬、查朝群12人情況不明,目前家屬還沒有得到警方通知,估計也被拘留了」。

陳有西律師:關於雷洋案不起訴後的幾點說明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12/blog-post_47.html

為履行代理人的應有職責和義務,回應社會各界的各種關切,消除疑慮和各位指責,雖然一再接到各種善意的提醒和警告,我微博也已經於四天前被禁言,面臨著巨大的壓力,現仍決定就雷洋案檢察機關宣佈不起訴後的最新進展,和社會各界關切的若干情況,作一個儘量審慎的、可以公開內容的說明。

一、雷洋家屬23日(週五),在家中接到了對邢永瑞、周晶、孫東飛、孔磊、張英勳等五位犯罪嫌疑人不起訴的五份[2016]197號到201號《檢察院不起訴決定書》,當面聽取了不起訴理由的說明。這五份公開法律文書,雷的家屬已經隱去嫌疑人地址在微博上公佈。但是隨即被屏蔽封號。

二、代理律師23日(週五)已經當面向豐台檢察院遞交了27000餘字的全面閱卷後的《關於建議對雷洋案退回補充偵查查明真相、準確定性的律師意見書》。代理律師是於12月11日獲准閱卷的,全體辦案律師12天中,日以繼夜地全面審閱研究了31本案卷,根據豐台檢察院的要求,書面提交了審查起訴階段意見。因為這些內容涉及案卷中的內容,檢察機關在同意複製時有明確要求,在公開開庭前,案卷中證據內容,律師無法向社會公佈。

三、今天12月25日,週一上班,雷洋家屬將依照《刑事訴訟法》167條的規定,和《不起訴決定書》中的權利告知,向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當面提交《關於要求嚴懲罪犯,履行法律監督職能,依法將雷洋案全部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訴的申訴書》,由上級檢察機關啟動法律監督程序。由於本案偵查即是由北京市檢察院進行,這份監督申訴書,將同時向最高人民檢察院送達。

四、如果上級檢察機關審查後維持不起訴決定,雷洋家屬已經商定,以五個直系親屬身份,向人民法院提起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罪、濫用職權罪、幫助偽造證據罪的刑事自訴。要求追究五名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責任。鑑於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罪的最高刑期是無期徒刑以上,故將依《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直接向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起訴。

五、雷洋家屬直系親屬5位,可以聘請10位自訴代理律師。鑑於本案影響巨大,責任重大,辦案律師面臨很大壓力,也將面臨很大風險。偵查、起訴階段的律師工作已經完成,現在告一段落。京衡律師所原參加辦案的所有其他律師,將不再參加下一階段的代理活動。雷洋家屬除繼續聘請陳有西、龔麗平兩位律師幫助訴訟活動外,現在向全國徵求8位理性、擔當、堅定、負責的刑事自訴法律援助律師。有願意幫助的律師,請直接聯繫雷洋家屬,簽訂委託手續。

六、檢察機關在宣佈不起訴的同時,向社會和新聞媒體發表了《答記者問》,稱雷洋有嫖娼情節,並自己吃飽劇烈掙扎致死。這一散佈的消息,嚴重不負責任,涂污無辜被傷害致死的雷洋的聲譽,沒有經過法庭的調查質證和審查認定。雷洋家屬和代理律師完全不能認可。27000字的《關於建議對雷洋案退回補充偵查查明真相、準確定性的律師意見書》中,已經有充分舉證和分析說明。由於這份意見書的具體內容,涉及案卷機密現在不能公開,現僅將八個部分的目錄公佈:一、屍檢報告證實本案完全符合故意傷害致死特徵;二、本案雷洋嫖娼沒有證據可以證實只有犯罪嫌疑人單方說法;三、案發後各嫌疑人進行系列銷毀證據阻撓偵查行為;四、本案關鍵證據缺失導致事實定性錯誤;五、本案應當定性為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罪;六、本案符合濫用職權罪特徵;七、本案符合幫助偽造證據罪特徵;八、本案各嫌疑人只有加重情節沒有從輕情節;九、本案若干關鍵事實和證據需要退偵查明。

七、無論在監督申訴期間,還是刑事自訴期間,案件沒有終審之前,雷洋家屬都將不同意火化雷洋屍體,以備保留直接證據,進行複檢。

八、雷洋案將窮盡一切合法的、理性的救濟渠道,恢復真相,依法維護死者雷洋和雷洋家屬的合法權益。現在國家公訴已經撤退,正面戰場留給了雷洋案的民間的律師。形勢不容樂觀,達致目的艱難。但是我們不會退縮。為了冤死的雷洋,也為了我們心中那份追求公平正義的理想。同時,我們將嚴格保持理性,準確得當地表達意見,嚴格在法律框架內行動和發言,維護社會大局的穩定。繼續依靠體制內外的健康正義的力量,讓雷洋案有一個公正的經得起歷史檢驗的結果。

陳有西律師  2016年12月26日

陳有西律師宣布雷洋家屬明將提交申訴要求公訴嚴懲罪犯    [法廣]      http://rfi.my/2isWaNC

中國網傳雷洋案律師陳有西今天12月25日發布的聲明,該聲明表示雷洋家屬定於明天12月26日向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當面提交要求依法公訴雷洋案全部犯罪嫌疑人的申訴書。陳有西並指出,檢察機關散布雷洋有嫖娼情節,自己吃飽劇烈掙紮致死的消息,沒有證據,嚴重不負責任,塗污了無辜被害致死的雷洋的聲譽。

陳有西律師的聲明表示,雷洋家屬將依照中國刑訴法176條和“不起訴決定書”中的權利告知,於12月26日周一,向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當面提交“要求嚴懲罪犯,履行法律監督職能,依法將雷洋案全部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訴的申訴書”,並同時向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送達。如上級檢察機關維持不起訴的決定,雷洋的5名直系親屬將向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對5名犯罪嫌疑人提出起訴。

陳有西的聲明還表示,檢察機關通過答記者會向社會散布消息稱,雷洋有嫖娼情節,並自己吃飽,劇烈掙紮致死。陳有西說,這一散布的消息,嚴重不負責任,塗污了無辜被害致死的雷洋的聲譽,也沒有經法庭的調查質證和審查認定。雷洋家屬和代理律師完全不能認可。

代理律師提交給丰台檢察院的27000餘字的律師意見書中指出,屍檢報告證實本案完全符合故意傷害致死的特徵;本案雷洋嫖娼沒有證據可以證實,只有犯罪嫌疑人的單方說法;案發後,各嫌疑人有系列銷毀證據以阻撓偵查的行為。律師意見書指出,本案的若干關鍵事實和證據需要“退偵查明”。在案件沒有終審之前,雷洋家屬不同意火化雷洋屍體,以備保留直接證據,進行複檢。

聲明還透露,陳有西自己的微博已於4天前被禁言。雷洋家屬12月23日在家中接到對邢永瑞、周晶、孫東飛、孔磊、張英勛等五位犯罪嫌疑人不起訴的《檢察院不起訴決定書》後,隱去嫌疑人地址,在微博上公布,但隨即被屏蔽封號。以上是本台摘錄雷洋案律師陳有西的聲明。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