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1/2016  五位家屬、六十一位律師就江天勇律師失蹤六日的聯合聲明。譴責抓捕劉飛躍。蘇昌蘭案通報。內蒙牧民殺4人後被抓。北京超市活魚下架隱情。

五位家屬 六十一位律師 就江天勇律師失蹤六日的聯合聲明        [民生觀察 … 繼續閱讀 →...

五位家屬 六十一位律師 就江天勇律師失蹤六日的聯合聲明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6/1128/15234.html

江天勇律師被強迫失蹤已有六日,關注此事件的律師和律師家屬向公安部門報案,但遲遲沒有進展。為了給向公眾說明事件經過,以及表現律師團體對此事件的看法,今天發佈聯合聲明,要求官方立即查明事件真相,保障江天勇的人權權利。

公開聲明原文如下:

知名人權律師江天勇先生,自2016年11月21日22時許知會其妻金變玲女士已訂購當日長沙南至北京西D940次動車後失聯,截至11月27日晚已失蹤逾六日。

據悉,江律師此赴長沙是為看望被捕律師同行謝陽的太太陳桂秋教授。期間又陪同陳桂秋及謝陽兩位辯護律師去長沙看守所瞭解謝陽的會見事宜。

江律師執業以來,長期活躍於人權捍衛工作第一線,辦理和參與諸多公益維權案件和法律行動,以致律師證被非法註銷。鑑於他遭遇過強迫失蹤、導致左耳鼓膜穿孔、八根肋骨骨折的酷刑,我們對他的失蹤,深表憂慮並高度關注,特呼籲如下:

一、敦請相關公安部門立即對江天勇律師失蹤一事展開調查。

江律師親屬代表於11月23日下午往江的戶籍地鄭州市公安局桐柏路分局報失蹤案,被以以管轄問題推諉。因江律師行程安排事涉湖南、北京及鐵路兩地三方,故促請相關部門協調查明江的下落。

二、如果有關部門對江天勇律師採取相關強制措施,我們要求辦案機關立即依法書面通知其家屬,並保障其獲取律師辯護之基本權利。

考慮到江天勇律師此次赴長沙是去看望謝陽律師家屬,而謝陽律師又是709案當事人之一,這令我們高度懷疑江律師此次失蹤或被有關部門採取行政拘留或其它刑事強制措施,即便如此我們依然呼籲立即通知家屬,避免沒必要的家屬和社會恐慌。

三、如果僅因江律師赴長沙看望同仁家屬或陪同同仁家屬瞭解會見事宜而可能對其進行任何的行政拘留甚或刑事追究,我們表示完全徹底的不能接受,要求立即予以釋放。

聯署聲明人:金變玲、四位709家屬以及61位律師

2016年11月27日

金變玲:我的江哥哥,你在哪里?——在江天勇律師失蹤60小時之際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9190c6.aspx

江哥哥,你說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進去了,你常常夜不能寐,以淚洗面。我非常理解你。因為,今天,我也開始重復這種生活了——我的江哥哥,你在哪里?

你說,做人權律師,必須做好貧窮的準備。為底層農民、為拆遷戶、為疫苗受害者辯護,不僅來回奔波勞累,而且對方都沒有什么經濟基礎。即使不賺錢,甚至虧錢,你也不忍心拒絕那些充滿期待的目光。多少人權律師越做越窮,但那份擔當,助人無數,恩施四方。至今,從優越的教師轉換成人權律師,你的生活變得如此簡樸,令人驚訝!

你說,你愛你的國家,即使打斷你的肋骨,也打斷不了你對民主法治的追求。2014年建三江的“黑監獄”,若不是你們勇敢前行,那些被非法關押的公民都不知將是什么結局?那里將被非法關押多少人?可是,這個黑監獄的關閉,是以你的8根肋骨、你們一共24根肋骨換來的。若不是如此愛他的祖國,何以能以命相許?

人人都有受辯護的權利,可是,為何你為法輪功、為黑磚窯涉案者、為高智晟辯護,你就變成了“敏感”了?不是說好了“民主”、“法治”嗎?為什么被軟禁、被國保毆打、被跟蹤、被騷擾,成了“法治中國”的一位普通律師的生活的一部分?

而今,你來長沙看望謝陽,看望他的妻子,是因為你總說:謝陽是你在建三江的辯護人,當別人都撤退時,謝陽依然勇猛前行。你感激于每一個點滴,卻忘了你曾幫助那么多人走出困境。你將自己的困難深藏,心里裝的永遠是他人。你是得到主的恩賜的人,苦行僧般的生活將你的靈魂升華,將你的恩惠涂抹。

我的江哥哥,你在哪里?你那單薄的衣裳,能抵擋得住冬天的寒冷嗎?你那愈合的肋骨,能承受得住外力的攻擊嗎?你那孤獨的靈魂,能扛得起意志的折磨嗎?愿主賜予你麻木,賜予你遺忘,讓你熬過這個異常寒冷的冬天!

我的江哥哥,你若感知我的呼喚,請你堅定起來,我在外面等你!待到朝霞萬丈時,我們牽手去散步!

江天勇妻子:金變玲  2016年11月24日

在京維權人士譴責湖北當局抓捕《民生觀察》負責人劉飛躍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11/blog-post_739.html

今天是《民生觀察》網站負責人劉飛躍遭湖北省隨州當局抓捕第10天,正在北京的黑龍江維權人士王清臣、河南維權人士胡大料、江蘇維權人士居小玲、遼寧維權人士趙振甲等,拉「強烈譴責湖北隨州警方肆意抓捕劉飛躍」的橫幅,希望國際社會對目前中國的人權問題予以關注。

為信訪冤民吶喊的《民生觀察》工作室負責人劉飛躍先生,於2016年11月17日被湖北省隨州市公安秘密帶走,第二天劉飛躍的家屬到隨州市公安局尋找,警方告知,劉飛躍已被刑拘,理由是顛覆國家政權。警方還稱目前在偵查階段,拒絕給予家屬書面通知。

劉飛躍先生於2006年創辦的《民生觀察》工作室,長期關注社會的不公,為底層受冤與被欺壓民眾發聲,致力於消除非膚色的政治性種族歧視,推動社會的民主法制。正因為此,每逢敏感時期,劉飛躍先生都會遭到來自隨州當局以非法維穩為目的非法拘禁,和極不人道的毆打等形式的迫害、威脅,甚至殃及家屬。今年的G20峰會與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劉飛躍先生都被警方強行帶走非法拘禁數日。

目前,劉飛躍先生創辦的關注國內民生問題的《民生觀察》工作室,是國內少有的幾家使用國際互聯伺服器才運行的網站,是本著理性、平和、敘實的方式披露國內一些人權案例。然而,在「一個核心、一個主義、一個聲音」的要求下,致力於和平推進民主法制的劉飛躍先生還是被弄進去了。

聲援劉飛躍先生譴責隨州當局的維權人士認為:為維權訪民吶喊的劉飛躍無罪!媒體監督政府天經地義,何罪之有?

劉曉原律師:蘇昌蘭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情通報(2016年11月27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11/20161127.html

蘇昌蘭已被羈押二年零一個月,案件還在最高法院第三次批准延長審限之中:

2014年10月27日,蘇昌蘭被佛山南海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帶走,隨即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逮捕後,兩次延長偵查羈押期限。期間,南海區警方將案件移交佛山市警方偵辦。

2015年5月3日,案件偵查終結移送佛山市檢察院審查起訴,使用一個半月的審查起訴期限,還兩次退回補充偵查。2015年11月12日,案件起訴到佛山中院,在三個月審限內沒有開庭,經廣東高院批准延長三個月審限,直到2016年4月21日開庭審理。審限屆滿後,由最高法院批准延長了三個月審限。最高法院第二次批准延長三個月審限屆滿前,佛山中院又稱,最高法院已第三次批准延長審限三個月(延至2017年2月12日)。

就案件「久延不決」的問題,我已向佛山中院、最高法院作了投訴。佛山中院回覆稱是「依法延長審限」,最高法院還沒有作回覆。


群體維權

內蒙土地紛爭血案 牧民殺4人後被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mongolia-kill-11272016105412.html

內蒙古錫林格勒盟烏拉蓋管理區週六(26日)發生血案,4名漢族人死亡,蒙族凶手事後已被抓。當局全面封鎖消息,擔心會引發羊群效應。而很多蒙族人認為,嫌疑人只是反抗漢人的英雄。

旅居日本的蒙族學者忽必斯稱,今次是一宗蒙族人反抗外來漢族人侵佔土地上事件。1名牧民殺死了4名漢族人,警方發出通緝令,其後該牧民已經被抓。

他說:錫林格勒盟烏拉蓋經濟區吧,有個牧民叫溫恩奇,因為土地糾紛問題、出租問題,把對方4個漢人給殺了。我剛找到了那個通緝令。他是昨天(週六)被抓了。通緝令上有他那個年齡、出生地點,然後你查一下當地公安局,可以問一下。

根據烏拉蓋管理區公安局週六發出的通緝令顯示,涉案的牧民名叫溫恩奇,38歲。警方懸賞3萬元通緝,並聲稱將為提供線索的人保密,但通緝令沒有透露遇害者的人數和有關個人資訊。

但內蒙牧民社交網站的朋友圈顯示,他們並不認同警方的說法,而是要求知道更多細節。

知情人透露,案件中遇害的4人,分別是85年出生的魏建起及82年出生的魏建臣兄弟,他們的堂兄魏建國,以及他們僱用的羊倌安孝平。而溫恩奇是在通遼市科左中旗腰林毛都鎮被抓。

官方的戶籍資料顯示,遇害的4人都是蒙古族,但忽必斯表示,對這4人的蒙族身份,當地的蒙族人並不認同,他們是這20年來,外來的漢人紛紛將自己的民族改成蒙古族,並在當地作出各種擴張。因此,溫恩奇被真正的蒙古人當成是反侵略的英雄。

他說:很多漢人在那個地方都是以蒙古族來註冊。你看那個姓,都是漢姓,沒有蒙古人的名字。內蒙古地區,這20年裡,很多蒙古人大部分都是漢人。網上大家都是讚揚這個溫恩奇嘛。具體過程還沒有,估計得看那個法院審理過程中,很多事情就會清楚了。

另1名蒙古牧民蒙克向本台記者表示,漢族人在政府的幫助下,在內蒙大量佔用牧場土地,是一個公開的現象。

他說:嚴重啊,而且想鳩佔,不用甚麼方法,大張旗鼓地就來了。誰能幫他們?政府吧。

據悉,今次血案發生後,當地成立了以黨工委副書記、管委會主任孫振江為總指揮的「11.26」特大殺人案專案指揮部,同時對外嚴密封鎖消息,以免引發蒙古族牧民的集體反彈。

本台記者致電烏拉蓋管理區公安局多名警察,但該局警察都拒絕接聽手機。當地政府值班人員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他們只知道凶手已經抓到,其餘的事情需要問具體辦案的公安。

他說:對,我們是管委會。我不太瞭解,這塊是公安的,因為我們不參與破案。人好像是抓到了啊,早上看他們的微信看是抓到了。這塊他們有通報,但是不通過我們這兒。你這塊要是想瞭解具體情況的話,你跟我們公安聯繫吧,我們這塊也沒有具體的情況。

近年來,隨著內地企業外遷,內蒙成為礦山和污染企業密集的區域,這次發生血案的區域,屬漢化突出的東蒙區域,同時,也是官方力推的經濟開發區。在之前,當地原住民和外來漢族移民及污染企業之間曾爆發多次衝突。

在京訪民集會要求徹查遼寧訪民陳沈群的死亡真相 並舉辦 「楊佳永遠活在我們心中」紀念活動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11/blog-post_574.html

昨天(11月26日)是楊佳被執行死刑八週年的日子,在京的全國各地維權訪民相聚一起,隆重舉辦「楊佳永遠活在我們心中」的紀念活動。同時,要求最高當局徹查剛剛在被截訪途中離奇「車禍」、暴力「搶屍」、極速「火化」的遼寧訪民陳沈群的死亡真相。

北京人楊佳,一個在八年前的中共建黨紀念日,單刀赴會進入戒備森嚴上海市閘北區公安分局,殺死6個公安並殺傷多個公安的「罪犯」,為什麼在八年後其被執行死刑的日子,還有大量信訪民眾聚集憑弔悼念?其實,在剛剛發生於11月21日遼寧訪民陳沈群被離奇「車禍」、 暴力「搶屍」、極速「火化」,以及四川訪民楊天直在被截訪途中遭暴力死亡事件就能夠得出答案。

在「滿朝皆和珅」的當下,掌握公權力的人已經完全沒有了信仰與道德,只剩下慾望與貪婪,而作為國家暴力機器(搶奪陳沈群屍體現場警察所稱)的公安,當然也會在這樣腐朽的政治體制環境下,以「執法」的名義去謀求不法利益,甚至不惜暴力傷害無辜的平民百姓,假如當初閘北區公安在攔截楊佳,真的是查問其自行車是否屬於租借,一個電話到出租車行就真相大白,卻偏偏將矮小忠厚的楊佳強行帶到派出所實施暴力,導致一個尚未成家的青年失去生育能力。即使受到如此嚴重的欺凌與傷害,楊佳也僅僅要求3萬元人民幣的經濟賠償,而閘北區公安居高臨下一次次讓楊佳從北京到上海奔波,最終導演了一場「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的人間悲劇!

楊佳事件絕不是孤立的案件,在2016年5月7日發生的雷洋「嫖娼」被死亡事件,公安也存在借「執法」名義實施勒索創收的嫌疑。濫用公權力對無辜百姓實施勒索,為單位創收個人牟利,在已經廢除的勞教、收容制度就充分體現!所以,腐朽的政治體制不進行改革,楊佳、雷洋事件還會持續發生。人民只有借紀念楊佳來表達對當局殘暴腐朽的維穩體制的不滿。

廣安周大芬祭奠楊天直未遂 拘留全家4口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6-id-23835-page-1.htm

今天夜間,四川廣安華鎣雙河街道辦事處凍梁村張興蘭(電話:18382683721)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周大芬去楊天直墳墓,拘留全家4口。

2016年11月25日下午,政府把周大芬老公任萬均和兒子任治強送華鎣公局暴力毆打兩次。任治強受傷拘留10天,兒媳徐利拘留7天、任萬均7天、周大芬5天,全家都被送廣安拘留所關押。

11月26日下午14時許,政府發現天網報導後【川警穩守楊天直墳墓 抓獲5人打傷2人】。兩車警察、官員前往我家中,把我抓到城南派出所,周身收手機,並抄我家。直到今天晚上20時許,才由警察杜文川等驅車送我回家。途中,警察車上一人說「楊天直是整死的!」

廣東韶關周冬秀北京押返 在押派出所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3834-page-1.htm

今天下午,廣東省韶關市武江區西聯鎮西聯田心周冬秀【廣東周冬秀丈夫去世 村官逐出家門】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我在北京遭6人押返,在押派出所。

來電稱,2009年,我丈夫因病去世後,村官以此為由不再發放任何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權益,我多次向政府反應情況,也得不到任何解決。以至無奈被逼,於2016年11月24號上北京國家信訪局。26日日下午,被當地政府請了6個黑保安押回韶關市武江區西聯派出所,現在被控制人生自由。

未經法院審理判決,檢察院能夠定罪嗎?——安慶上訪維權人士楊玉秀要求檢察院撤銷不予起訴決定書期望獲得無罪不予起訴的法律文書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11/blog-post_814.html

安徽省安慶市上訪維權人士楊玉秀於2016年11月17日上午到安徽省人民檢察院查詢其申訴數年的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交通秩序罪被檢察院以不予起訴決定,期望能夠獲得檢察院無罪不予起訴決定及恢復被損害的名譽權。楊玉秀因其家庭所有的養雞場被政府非法強拆而上訪維權,因上訪被警方多次行政拘留,刑事拘留逮捕後取保候審及不予起訴,此後再被勞教一年三個月和此後的多次行政拘留。楊玉秀稱,其被警方逮捕是警方打壓其上訪,而警方濫用刑拘逮捕訪民羈押於看守所中,檢察院因為毫無證據卻以所謂的其實施了刑法第291條規定的行為,但犯罪情節輕微,根據《中華人民國內共和國刑法》第三十七條的規定,不需再判處刑罰,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二條第二款的規定對其不予起訴決定來達到掩飾警方濫用權力非法用刑拘逮捕手段打壓訪民上訪維權的目的。

據悉楊玉秀被安慶市公安局宜秀區公安分局於2010年9月6日逮捕後羈押在安慶市看守所,後於同年12月20日取保候審釋放,被羈押長達105天,其後,安慶市宜秀區檢察院於2011年1月2日以宜秀檢刑不訴【1011】19號《不予起訴決定書》決定對楊玉秀不予起訴,而此後安慶市勞動教養委員會以同一所謂事實對楊玉秀勞教一年,楊玉秀對此不服,因勞動教養一案政府和檢察機關皆不受理,她只好就這《不予起訴決定書》申訴,期望能夠獲得公正結論,為此楊玉秀到安慶市檢察院申訴,到安徽省檢察院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檢察院申訴,試圖改變未經法院審判僅憑檢察院一紙《不予起訴決定書》就認定她實施了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被羈押105天),但情節輕微,不需要再判刑罰而不予起訴的定罪做法。

據悉楊玉秀多次因上訪被拘留,其所訴求的解決其養雞場被非法強拆之事亦未獲解決。訪民通過信訪渠道期望解決其權利被侵犯後的救濟問題,而信訪不僅沒有解決訪民期待的權利救濟,反而因地方政府截訪維穩對訪民造成新的傷害,如此下去,社會穩定只能成為鏡中月水中花。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總第493期(2016年11月21日-27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11/49320161121-27.html

【編者按】律師依然是一個危險的職業,人權律師江天勇在長沙探望謝陽家屬過程中失蹤;張贊寧律師因孫林案接受外媒採訪遭威脅;王全璋律師的父親遭當地警方按稿照讀錄製勸王全璋認罪視頻。「709」大抓捕已經近一年半,維權人士吳淦案已至審查起訴階段,而他的父親徐孝順則遭超期羈押,當局既不放人,也不判決。湖北選舉專家姚立法、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等獨立候選人因為遭到控制而無法正常參選,在獲釋後,姚立法就非法選舉發表控訴書。寒氣襲人,在京維權人士無所畏懼地拉橫幅要求公佈因車禍喪生的遼寧訪民陳沈群死亡真相。

遭強拆上訪 閩婦被威脅再拆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etition-11272016105215.html

因強拆而不斷上訪的福建婦人張秀屏,再次收到威脅要強拆她的住房。有維權律師表示,當局使用違法的報復手段阻止上訪的事愈來愈多。

福建維權女子張秀屏週日(27日)對本台表示,多個自稱是福建城門鎮城管的人,週六(26日)下午突然闖入她的家,對她和家人說,如果她再去上訪,就會再次強拆她的住房,當時城管只是口頭威脅,沒有書面通知。

張秀屏說:他們(鎮政府)過來警告,我們以前也給他拆了2層(住房),現在剩下1層,我們沒辦法去住。因為我去上訪,他們領導、派出所,都是威脅我們,看我們這家不順,處處找我們有甚麼缺點、處處找我們麻煩,我們沒辦法,我們沒有甚麼打算,如果(他們)再過來,我們就打算這根命不要。

維權網站「參與」週六(26日)的報導,張秀屏的住房上面2層在2009年被拆,住房變成頹垣敗瓦,一遇天雨,底層就漏水,無法正常居住。後來張秀屏請人修補,城管以違章來威脅,目的是為了報復張秀屏上訪維權的行為。

張秀屏另有2間住房,包括祖屋,在多年前已遭當地政府強拆,至今未得到補償。她因而上訪多年,期間曾被毆打、關入黑監獄、拘押及判刑。

本台記者致電福建省城門鎮政府,希望瞭解強拆房屋的事,但電話沒人接聽。

福建維權人士林應強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經常與張秀屏一起上訪,自己曾遭當局用各種暴力的手法打壓。他表示,維權人士因上訪而遭強拆房屋的事十分普遍,亦因地方貪腐問題嚴重,上訪者向當局舉報亦不會受理。

林應強說:到現在,據我瞭解,大多數人(因上訪而)都沒有解決,而且因為地方政府為了對付這些老上訪的,都是用暴力跟逼害的方式來打壓,比如說像我這樣子,我坐牢2次了,平常拘留、關黑監獄,都數不清楚了,張秀屏她所遇到的問題在這邊是很正常,因為她也一直上訪妨礙,(當地政府)把她的房子拆了,也不給她補償,她一直妨礙,他們(當地政府)就一直想報復她。

四川維權律師冉彤向本台表示,當局使用違法手段企圖阻止民眾上訪的報復行為,這種事件愈來愈多。

冉彤說:各個地方那些官員對上訪者,採取了很多這種法律之外的制裁手段,很多都是眾所周知的,也是屬於廣義之中的報復吧,也是說你讓我(地方官員)當官做不好,那我就讓你,老百姓生活不好,也就是這種地方官員阻礙民眾上訪的一種報復措施、一種報復行為,上訪是民眾的權利,但是現在的國家上訪確實有很多的被報復的情況和案例,真的是蠻多的,也不好解決。

張秀屏一家人本來有3棟房產,現在剩下1棟,這間有3層,由鋼筋水泥構造。可是在2009年時,當地政府以道路改建為由強拆住房,當時這住房子並非在拆遷紅線範圍內,但住房上面的2層卻被拆,但沒得到任何補償,引發張秀屏不斷上訪。

逃避檢查還是另有隱情? 北京之後再有超市活魚消失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huanjing/yf2-11272016104225.html

北京超市此前將活魚集體下架引發關注,而在北京之後,石家莊的超市內也不見活魚出售。有媒體報導活魚消失是為逃避檢查。水產品市場是否存在問題成為輿論焦點議題。

近日北京多個超市突然將活魚下架,引發民眾不同猜測。23日晚,北京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回應稱,部分超市停售淡水活魚屬於企業自主行為,北京從未統一下達停止銷售淡水活魚的通知,網傳北京市水體污染導致淡水魚污染的傳聞不可信。而在第二天,財新網引述中國食藥監總局權威人士表示,這與國家食藥監局水產品專項檢查消息洩露,導致經營者逃避檢查有關。

11月25日,北京市商務委表示,市各主要連鎖超市的289家門店陸續恢復活魚銷售,約佔連鎖超市門店總數的八成。

而在北京活魚上架之後,河北石家莊的超市內卻不見了活魚蹤影。居住在石家莊的資深媒體人朱欣欣27日告訴記者,超市營業員拒絕透露活魚下架的原因,只是稱「與天氣有關」。

「今天我到超市去買魚,發現像北京一樣,石家莊的超市也不賣活魚了,也不進貨了。我問售貨員,售貨員說上面不讓說。只貼了一個紙條,說因為天氣的緣故。售貨員又神秘的說,你猜一猜?她還說了一句,你們知道了非把你們嚇壞了不可。我現在也感到很奇怪,到現在搞不清楚事情的根源在哪兒。」

有上海市民日前也在網上留言指,上海超市內也不見活魚出售,只剩下了蝦類和貝殼類。

北京多家超市活魚下架亂局 真相背後的真相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6/11/27/n8533484.htm

11月26日,北京活魚市場重新將活魚上架,北京藥監局宣稱會隨機抽檢,並向社會公布情况。紛亂十多天的活魚下架引發的恐慌,媒體、市場、食藥監局之间的混戰及亂局似乎就此告一段落。

活魚下架背後的真相

關於活魚下架的原因,綜合媒體報導、坊間傳言、官方回應來看,主要有三種說法:

一、北京水體污染殃及淡水魚,導致停售;

二、部分超市接到「上級通知」,要求活魚全部下架,否則要罰款20萬,什麽時候再賣要等通知;

三、國家食藥監總局近期將在北京開展水產品專項檢查,該消息被提前泄露,經營者為逃避檢查出此下策。

而北京市食藥監局在這期間至少兩次發緊急聲明:北京市水產品抽檢合格率常年達九成以上,網傳「北京市水質污染、水體污染導致淡水魚污染」的傳聞不可信,也「從未向超市下達活魚停售通知」。另外不存在保密或泄密問題,檢查都是例行性的。

但實際上,北京市食藥監局的上級——國家食藥監總局24日向社會公布,本月到12月將在北京等12個城市內展開水產品專項檢查,重點是水產品質量安全及其在經營環節違規使用違禁藥物的情況。

主要針對多寶魚、黑魚、鱖魚和明蝦4種水產品,檢測硝基夫喃類藥物、孔雀石綠、氯黴素等違禁藥物殘留的情況。

而活魚下架的前一週,11月7日,北京市食藥監局就在官網上發布《2016年執行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食品安全監督抽檢情況的公告(第12期)》,提到多家超市的魚質量抽檢不合格,包括華冠購物中心的鮮鱸魚和公益西橋樂天超市的冰鮮海桂魚檢出孔雀石綠,永輝超市石景山分公司出售的鯽魚和淡水鱸魚檢出恩諾沙星超標,樂購超市的鮮魷魚鎘超標等。

澎湃網也報導,數位不願具名的商販告訴該網,11月14日超市開始將活魚下架,具體原因為「食藥監局檢查了下,說有的魚有點問題」,然後「商販搞不明白,嚇到了,寧願少賺點錢過了這幾天再說」。

民間認為,顯而易見,這些活魚體內的違禁藥經不起任何真的專項檢查,商家為避免罰款和監測機構為避免真查的尷尬、追責問題,活魚就這樣在他們聯手下突然從北京各超市、水產市場中消失。

北京個體業主吳田麗也以自己的經歷解釋說:「比如以前我買過燈具,我賣過書,去過好多市場,那都有一個共性:明天把不合格的產品收下來,明天監督局檢查;明天趕快把滅火器放了一個,不管是否過期,明天消防局檢查;明天衛生局來檢查,趕快把衛生打掃好,他都會提前通知的。」

她強調:所有檢查的那個口,都是拿到錢得到好處的,要不他不會這樣違規冒險地提醒大家。

財新網26日報導,中國水產學會專家孫建富表示,水產行業涉及的違禁藥物多達幾十種,像孔雀石綠等直接投入水中,夫喃類和氯黴素等可以拌在飼料裡給魚口服。這些藥物都會殘留在魚肉中,最終被人體攝入。

陸媒報導,多年來水產品的抽檢中,孔雀石綠一直是重點監測項目,因其有致畸、致癌的危險,農業部2002年將其列為違禁獸藥,在生產養殖環節,孔雀石綠會被用於在魚苗孵化和魚種、成魚養殖階段防治魚病;在運輸銷售環節,孔雀石綠會被用於對車廂、水體等消毒殺菌。

真相背後的真相

中國的活魚有毒問題還僅僅是一個小的縮影,中國大陸現在空氣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問題積累至今正在全面爆發。

最近悉尼科技大學的一個研討會上,長期致力於環境污染研究的知名作家鄭義表示,中國的所有問題都令人絕望。

他解釋,「現在空氣污染看得見,大家就覺得霧霾了不得,但實際上其它問題比這還要嚴重,只不過你沒看見而已。其實水的問題絕對比霧霾問題嚴重一百倍、一千倍。中國所有的江河、湖泊幾乎全部污染,可以說除了西藏外,其它地方可以一概視為污染。」

他強調,「這還只是地面水,中國的地下水超採集、污染更嚴重。環境污染治理不住,就拚命往深處採集地下水,20米採光了,採50米;50米採光了採100米;100米採光了⋯⋯與此同時官商勾結,向地下深層排放污染。」

他介紹,地下水的形成不是幾代人的時間,而是以地質年代來完成的。「我們不用指望通過千年能恢復中國地下水的污染,完全令人絕望!原先中國有良知的學者在統計癌症村,後來慢慢發現不是癌症村的問題了,是癌症河的問題了,大面積擴散,再統計已經沒有意義了。」

「像北京再下去不是霧霾的問題,而是沙漠化的問題,整個北京以後要被沙漠淹沒了。」

鄭義感嘆:「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這樣一個邪惡政權,它不僅可以把當代,也可以把子孫萬代的資源都給掠奪了,把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根基都毀掉,把整個民族毀掉。共產主義的邪惡毀滅力量無與倫比,稍加研究就會非常絕望。」

原人民網調查員吳君梅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中共的媒體掩蓋真相也起到推波助流的作用,她說:「我身為媒體人是知道這些報導出來之前,需要經過多少道程序,到底哪些是真實的、要掩蓋什麽,或者是想做什麽,很多人對此還沒有清晰的了解,這是特別令人悲哀的。」

吳君梅還表示,「我知道中國的水體污染是特別嚴重的,不光是地表水,地下水都污染很嚴重。空氣污染大家看的見,其實現在土壤的污染一樣嚴重。」

她強調,「根本無須置疑水體污染是不是存在,中國的環保法本來就比國外要寬很多,它用一個詞叫『達標排放』,中國定的標準本身就是一種污染。政府的職能部門、監管部門、企業主勾結在一起,導致環保部門執法不嚴,甚至不執法。這不是企業主、養魚業主一己的責任。」

還有評論認為,現在不管是媒體也好、監測機構也好,冰山一角的真相就會引起社會極大恐慌,引發中共巨大危機,甚至可能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