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0/2016  賈敬龍家人申請停止執行死刑,各界征集聯署籲刀下留人。中國律師“四不”回應司法部限制新規。內蒙赤峰百多牧民抗議污染草原斷生路。

賈敬媛(系被告人的姐姐):賈敬龍故意殺人案死刑停止執行的申請   [維權網]   … 繼續閱讀 →...

賈敬媛(系被告人的姐姐):賈敬龍故意殺人案死刑停止執行的申請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10/blog-post_57.html

尊敬的最高人民法院:

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

根據我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一條的規定,下級人民法院在接到最高人民法院執行死刑的命令後,一但發現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停止執行,並立即報告最高人民法院,由最高人民法院作出裁定:(一),在執行前發現判決可能有錯誤的。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四百一十八條規定,「第一審人民法院在接到執行死刑命令後、執行前,發現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暫停執行,並立即將請求停止執行死刑的報告和相關材料層報最高人民法院:……(六)判決、裁定可能有影響定罪量刑的其他錯誤的。最高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可能影響罪犯定罪量刑的,應當裁定停止執行死刑;認為不影響的,應當決定繼續執行死刑。第四百一十九條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在執行死刑命令簽發後、執行前,發現有前條第一款規定情形的,應當立即裁定停止執行死刑,並將有關材料移交下級人民法院。」

依據以上法律、司法解釋規定,申請人認為賈敬龍案的死刑裁定應停止執行。理由如下:

一,賈敬龍事發前準備自首,案發後在去派出所的路上,因為被追趕的人打傷才未到達派出所,根據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釋規定,該種情形,屬於自首,依法不該核準死刑立即執行。

本案申請人認為,賈敬龍案應該構成法定自首,但在一二審判決,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核准裁定中,均未提及該點關鍵事實的認定,甚至一字都未加,而根據案件事實和法律規定,本案賈敬龍應該被認定為自首,根據我國《刑法》第六十七條的規定,對於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本案原審判決及核准文書,未認定該自首情節,原審判決裁定可能有錯誤,應依法停止執行。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答》第一條第(一)項的規定,經查實,確已準備去投案,或者正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機關捕獲的,應當視為自動投案。

本案的客觀事實如下:

1,賈敬龍在案發之前,已經編好了短信,準備群發,後因為案發後,死者的兒子、侄子追趕,時間匆忙未能發出。短信內容「我以顫抖激忿的心潮按下群發,以熱淚感饋關心我之短信對方。狂野在報仇何建華的自首之路」。

2,新證據:賈敬龍的女友呂XX提供的證明,賈敬龍在逃跑時給她打電話,通話內容中有,要去自首。可以和上面第1點相印證。在公安機關給呂XX做的筆錄中,卻並無這一點。從當地某些警察平日偏袒一方的態度看,不記錄某些對賈有利的內容,也不無可能。但至少,目前呂XX的證言中明確了這一點。

3, 本案案發後,賈敬龍的逃跑路線,可以有二條以上,賈敬龍開車去的路途,就是去長豐派出所。中途被害人的親屬追趕,在距離長豐派出所不足4分鐘路程的地方,車被撞壞。但,即便是車被撞壞之後,賈敬龍仍向長豐派出所方向跑步,跑時經過一丁字路口,北邊是麥地,但仍未向北拐。最終因為被追上、打傷而無法到達派出所。因此,符合最高法院司法解釋的精神。

4,賈敬龍在遇到追打時,並未用射釘槍繼續傷害追他的人,並不想傷害其他人,符合「抓捕時無拒捕行為」的精神。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於進一步嚴格依法辦案,確保死刑案件質量的意見》第二條第(五)7點的規定,對具有法律規定「可以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情節的被告人,如果沒有其他特殊情況,原則上依法從寬處理。」因此,本案根據該規定,不應該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二,本案被害人何建華,非法強拆,導致賈敬龍家破妻無,過錯明顯,在一二審法院裁判文書均未認定強拆,最高法院核准裁定中,對此隻字未提,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的規定,被害人對矛盾激化有直接責任的,(被告人)一般不應當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因此本案裁定有明顯錯誤。

賈敬龍與被害人本無冤仇,起源在於被害人作為村領導非法強拆,暴力強拆。庭審證據及其他證人反映:

「賈敬龍的婚期定在了2013年5月25日,與其談了4年的女朋友答應了他的求婚。」「他為了裝修婚房,常常幹活到深夜……」

2013年2月27日上午9點,何建華帶領北高營村村委會、治保會二十餘人,開著鉤機,拆除了賈敬龍舊宅的門洞和南屋樓梯。賈敬龍站在舊宅的房頂上,不肯離開。

2013年5月6 日凌晨1 點,多輛黑色的轎車圍在樓房周圍,用磚塊向房子裡扔。2013年5月7日下午5點,多名不明身份人士強行用鉤機拆除樓房主體。賈敬龍在樓房內不肯離開。

賈敬龍妥協,從二樓跳了下來,立即被人控制並被毆打,頭部受傷流血。賈敬媛報警後,賈敬龍被帶到了高營派出所錄口供直到8日凌晨三點多才返回。賈敬龍頭部的傷口未做處理。舊宅室內所有物品均被砸在廢墟下。

「我能聽到他在房間裡大哭,房子被拆了倆月,女方家長干預不讓再接賈敬龍電話,他們分手了。」

最高法院的死刑核准裁定也確認了「被告人賈敬龍因河北省石家莊市長安區北高管村舊房改造時,自家房屋被拆,對村長兼黨支部書記何建華(被害人)懷恨在心,並產生報復的想法」。

覆核裁定有意無意忽略了賈敬龍的房屋被何建華非法強拆,賈敬龍及其哥哥被毆打的事實。根據我國《行政強製法》第四十四條的規定,對違法建築物的強拆,都應當由行政機關予以公告,限期當事人自行拆除,當事人在法定期限不申請行政復議的,由行政機關強制執行。何況,賈敬龍家的財產是合法財產,就算舊村改造,如要徵用拆遷,我國法律對此的規定流程如下:

「省政府徵收土地,讓地方政府組織實施,國土資源局下一個補償決定或者拆遷許可證,規劃局要提出審批意見,若簽了補償協議,騰空後交給項目單位,如不同意騰空拆除,項目單位(拆遷方)要起訴到法院,進行處理。強制執行要法院來執行。」

本案強拆前,沒有任何土地徵用手續,雖然賈敬龍父親簽了協議,但賈敬龍的戶口也在其中,作為共同所有權人賈敬龍是有權提異議的,而且,賈家也沒有騰空房屋,如業主不騰空交給用地單位,依照法律規定項目單位也只能起訴到法院,強制執行要法院來執行。

在本案發生的前一年,《行政強製法》已經生效,依照該法,行政強制只能由法律設定。法律沒有規定行政機關強制執行的,作出行政決定的行政機關應當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國務院都無權設定,行政機關不得擅自強制執行,村委會顯然無權強制執行。可惜的是,一二審法院均認定村委會拆除不算強拆,而最高法院對此未置一詞。沒有違法強拆,就沒有本案的發生。村委會可以私力強拆,賈敬龍去政府部門告,無人處置,賈敬龍私力救濟殺人,雖然不對,但法律依然規定了,受害人有過錯的,不得判處死刑立即執行,這時,這條規定又對賈敬龍失效了。似乎法律的天平只傾向於權力?何其不公。

因此,本案中,既沒有拆遷許可證,也沒有通過合法的執法機構,何建華自行帶人去強拆,顯然違法。因此本案受害人對激化矛盾,過錯明顯,根據1999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全國法院維護農村穩定刑事審判工作座談會紀要》,「要準確把握故意殺人犯罪適用死刑的標準。對於被害人一方有明顯過錯或對矛盾激化負有直接責任,或者被告人有法定從輕處罰情節的,一般不應當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一個人,在現今迅速變遷的社會上生活,壓力很大,煩惱唏噓多多,但是往往因心存希望而活著,有一間自己的房子,有一個心愛的妻子,以後可愛的孩子,就是中文的「安」字,還有「家」字,都寄託了普通人美好的希望。在赤裸裸違法的情況下,賈敬龍的婚房被強拆了,所有的家具,嫁妝都埋在土裡。隨之,籌劃中的婚禮泡湯,未婚妻也因此離開,對一個男人,打擊沒有比這個更大的。賈家價值4萬元的藏獒被偷,家人被打死,幾個月被流氓騷擾,賈敬龍打過110,去過派出所報案,無人理會。上網揭露,派出所送來傳票說「」涉嫌傳播虛假信息」。(見賈的法庭最後陳述)。這些時候,公正的法律在哪裡?賈敬龍在法庭上說:「我從一個正常人生軌跡拋離出來,我無心於理想、事業,我以為結了婚就會和所有人一樣過上一種平實、溫馨的生活,然而一切背道而馳,我不知道我的人生會有這樣的安排,除了一腔熱血我什麼都沒了。我一度跑到村北綠化帶裡嚎啕大哭,身邊石太高速上汽車飛馳而過,我切實體會到什麼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我無力回天啊」。

最高法院核准裁定中認為賈敬龍,謀劃了兩年才作案,且在正月初一的團拜會上,裁定認為這種行為犯罪手段極其殘忍,社會影響極其惡劣,人身危險性極大,罪行極其嚴重。申請人認為,中國曆來講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法律上,拆遷現場殺人和二年後殺人有什麼區別?拆遷現場,何建華身邊幾十個人,被告人無法傷害到何建華一根毫毛?在春節團拜會上,也是因為何沒有防備,否則,何建華勢力很大,如在平時,是無法報復得了的。因此,裁定的認定,值得商榷。

三,被告人賈敬龍在遭受雙重打擊之後,精神垮掉了,本案在賈敬龍提出自己精神出了問題之後,偵查機關應予以精神病鑑定。

根據賈敬龍2月27日的訊問筆錄,其明確提出「因為這事後,我感覺很沒面子,一氣之下就從家裡搬出來了,我的生活受到了非常大影響,我自己覺得什麼也沒有了,婚也沒結成媳婦沒了,工作也沒了,也看不到希望,所有的理想都破滅了,很失落,就一直想找何建華報仇,嚴重到我精神出現了點問題,在工地干活時,不時嘴裡會念出「何建華」的名字。」

賈敬龍的姐姐證明:「婚房被拆,婚期延後,婚約被毀。他整個變了一個人。賈敬媛說,他開始一夜夜失眠,幾近瘋狂的給他的未婚妻打電話。「我能聽到他在房間裡大哭」。

在這樣的初步證據面前,基於對可能判處死刑的案件採取最嚴格的證明標準,因此,本案是應該對賈敬龍在案發時,是否能辨別和控制自己的行為,是否具有刑事責任能力,是否有受審能力,應當進行精神病鑑定,由具有鑑定資質的機構進行。本案未進行鑑定,顯然未達到排除合理懷疑的標準。

尊敬的最高人民法院:

被害人何建華非法拆人房子,毀壞他人合法財產,行為也是極其惡劣,賈敬龍婚房被毀,家具被毀,婚事被破壞,難以結婚,導致未婚妻離開他,被害人的違法行為,社會後果極其嚴重,完全符合最高法院關於被害人有過錯的規定。

如何海波教授所言:「國家建立法治,就意味著國家壟斷強制權力,並承諾給公民平等的保護、公正的對待。法治禁止私力復仇,它也同樣禁止私力強制」。今天賈敬龍案的判決結果,明確的宣示,基層政權可以違法私力強制,而平民百姓一旦私力復仇,卻連基本的法律待遇都沒有。這樣的司法導向,最終會把國家導向哪裡?

黨的十八大以來,最高層鐵腕整頓吏治,意圖保民安民,收效不小,但不少基層吏治依然如故,苛政猛於虎,如本案這樣的村官,可以置法律明文規定於不顧,在村裡為所欲為,毀家傷人,地方政府不顧法律,以強拆推動房地產,置民於水火之中。民痛哭哀嚎,卻無人伸援手;私力報復,顯然違法,但忍耐了,誰替他伸張正義?賈敬龍,進也錯,退也錯。出路在哪裡?

本案的一二審及覆核裁定錯誤,明顯偏袒村官及背後的地方惡勢力,讓普通百姓心寒不已。國之命,在人心。得之者昌,失之者亡。在全力提倡整頓吏治「一直在路上」的今天,行勝於言,懇請三思。

綜上,希望最高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使用停止執行死刑程序有關問題的規定》和我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一條的規定,停止對賈敬龍執行死刑。

申請人:賈敬媛(系被告人的姐姐)

2016年10月21日

賈敬龍家人申請停止執行死刑 各界籲刀下留人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eath-sentence-10222016101131.html

疑因婚房被拆而殺死村長的河北男子賈敬龍被判死刑,繼社會各界聯署要求最高院“刀下留人”後,賈敬龍的姐姐在眾多律師的協助下,向最高院及多個法院遞交死刑停止執行申請書;而社會上有聲音要求官方重新審查案件。

據悉,賈敬龍的姐姐賈敬媛是在律師斯偉江等人的幫忙下,向最高院提出死刑停止執行的申請,並於周五(21日)分別寄給最高院、河北省高院以及石家莊中級法院。同時,在下周一(24日)她還會親自前往最高法院和最高檢提交申請。

在這份由賈敬媛簽署的申請中,指出了一審和二審都無視賈敬龍自首,以及賈敬龍的婚房被案中死者違法強拆、他和哥哥被毆打的事實。

賈敬媛在接受本台記者的訪問時透露,賈敬龍目前關押在石家莊第二看守所,從出事到現在,家人都沒有和他見過面。目前,大家都還在繼續努力。

曾為賈敬龍一家發起司法援助眾籌,並陪同多名法律學者前往石家莊實地調查的志願人士“月光”透露,從最高院快速核准死刑,但遲遲不通知律師的情況,實在令人生疑。

他說:8月22號,魏律師提交的辯護詞,是到的這個最高院。8月31日,他們就覆核(核准死刑)簽字。但是呢,一直到10月18日才送給律師這兒。為甚麼擱了這麼長時間?這個我確實是不太理解。

據悉,賈敬龍案一審後,藝術研究院教授和華東政法大學的老師劉紅博士,曾專程前去案發的北高營村實地調查。劉紅博士表示,根據他們實地調查,村幹部踐踏普通民眾權益的現象嚴重,而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卻人為地迴避了案件背後的原因。

劉紅說:因為我本人就是研究這個刑事公正的。當時我要求看一下一審的刑事判決書嘛,確實就是發現了法院的這個判決過程啊,它對這個犯罪的成因基本是忽略的。賈家的人告訴我,還有計程車司機告訴我,當地的媒體是壓制不報的。當地的所有的村長,就是秘密開會不許聲張這件事的。作為我來講呢,沒有這個能力去瞭解是不是一個政治案件,但是我是從證據本身,還有這個刑法事實的認定,我覺得它法律本身,這個案子就是有缺陷的。

有知情人士周六(22日)透露,賈敬龍被判死刑立即執行,是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簽字。他曾經在上任不久,核准了瀋陽殺死城管的小販夏俊峰的死刑判決,並很快執行。

本台記者致電最高院,但電話一直沒人接聽。

律師段萬金周六亦指出,從夏俊峰案以來,針對普通民眾死刑的標準明顯在大幅度變寬。尤其是針對公務人員的案件,不論社會怎樣強烈呼籲、無論執法人員怎樣違法執法、濫用職權,甚至犯罪有非常嚴重的過錯,最高院都可以視而不見、置若罔聞,而且社會呼聲愈大,最高院似乎更加鐵石心腸,官方與民間對立已經似乎無法妥協。

此外,法律界和學界還指出,薄谷開來殺人並銷毀罪證,干預司法可以免死,內蒙前公安廳長私藏槍支、殺害情婦也可以免死,這些顯示官方即使是在死刑的事上,也是內外有別。

在2015年農曆年初一,石家莊市長安區高營鎮北高營村的賈敬龍,因婚房被強拆,在春節團拜會現場,用改裝後的射釘槍當眾射殺村長兼書記何建華。賈敬龍被判死刑立即執行,並於今年8月31日被核准死刑。

為賈敬龍特赦免死向全國人大常委會請愿,征集聯署!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6908c6.aspx

河北石家莊市長安區北高營村村民賈敬龍槍殺村長兼黨支部書記何建華一案,賈敬龍被判死刑立即執行并被最高法院核準,引發了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目前已經有多名法學專家公開發表賈敬龍不該殺的言論。賈敬龍親屬也已經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死刑停止執行緊急申請。總的來說,賈敬龍不該殺的三大理由是:

1.被告自首行為明顯,應該認定;

2.被害人違法違規強拆,過錯在先;

3.被害人給被告造成精神損害,精神癥狀明顯,應做精神鑒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六十七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行使下列職權:……(六)監督國務院、中央軍事委員會、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的工作;……(十七)決定特赦”。

據此,全國人大常委會擁有監督最高人民法院的職權,也有決定特的權力。我們特向全國人大常委會鄭重請愿,請求全國人大常委會緊急行使特赦權,特赦賈敬龍部分刑罰,即解除對賈敬龍的死刑立即執行。

現征集聯署,聯署方式:

短信發送“特赦賈敬龍”+“姓名+居住地+職業”至13269350956(因資費原因恕不回復)。

聯署截止日期2016年10月27日

請欲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寄送請愿書的朋友發來電子郵箱地址,本人將向您通報簽名匯總情況。

北京公民李蔚


原珊珊(謝燕益妻子):就朋友們支持709家屬起訴「官派律師」的感謝信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10/709_22.html

感謝北京梁小軍律師、河南馬連順律師的到場支持,感謝天津馬衛律師、北京董前勇律師的擔當代理,感謝上海彭永和律師臨危受命,可惜律所手續不能通過,感謝公民朋友的到場支持,感謝網上聲援的朋友們,感謝暗暗關注的律師、公民們。

有您們的支持,我及全體709家屬才有信心為受難的家人討回公道在法律的框架內繼續向正義前行,我們都做好準備再次被抓進派出所,再次被逼遷,再次被打.跟蹤、恐嚇、威脅……

我們提醒北京、天津、長沙哪怕全國公安系統的流氓狗腿子們,你們的手段只會提升我們做人的品德,幫助我們成長,我們已從怯弱變得樂觀迎接,因為我們知道正義的存在並被包裹,我們豁然了,希望你們回頭還有岸,你的後人也需要活著的空間。

律師向前一步,法治才有希望!!!

特別感謝李春富的太太畢麗萍和李和平的太太王峭嶺、王全璋的太太李文足到天津現場支持我,也感謝謝陽的太太陳桂秋遠在長沙的同在。

原珊珊(謝燕益妻子)          2016.10.22

709案家屬訴官派律師上訴案天津開庭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a/wife-of-709-attorney-sues-official-appointed-defense-20161022/3561854.html

709大抓捕案至今仍在押的北京維權律師謝燕益的妻子原珊珊,起訴官派律師上訴案,10月21日下午在天津二中院開庭。法院外警方戒備較嚴,近20位709案家屬、律師和一些聲援民眾到場希望參與旁聽,但被攔在法院外。

自去年7月12日再未見到過丈夫的原珊珊,今年8月19日在律師陪同下,向天津河西區法院起訴官方強行給謝燕益指定的律師陳文海,狀告這位官派律師在謝燕益一年多被剝奪律師會見權以來,從未向家屬提供過任何謝燕益的獄中狀況或案情進展。8月26日,原珊珊收到法院回复,駁回立案申請,但未說明理由。原珊珊隨後提出上訴。

據報導,上訴案庭審持續了約一個半小時,法官詢問和律師及家屬陳述進行順利,法官將押後裁決。法律規定,法院需在30天內作出裁決。不過,律師和家屬都表示,對二中院改變原來裁定不抱太大希望,更多是表明態度。

原珊珊星期五晚些時候表示,她和謝燕益的兄長及律師即便在進入法庭後,也遭到多位便衣的嚴密拍照監控。原珊珊稱,如果仍維持不立案,她會採取下一步維權行動。

謝燕益律師去年7月被警方不告知罪名情況下,強行帶走並抄家,後被監視居住,今年1月8日被天津警方以涉嫌“煽顛罪”正式逮捕,關押在天津二看。400多天來,家屬聘請的律師一直無法見到當事人。

709被抓謝燕益律師的家屬原珊珊起訴“官派律師”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6907c6.aspx

原珊珊: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律師的妻子原姍姍,今天(10月21日)下午兩點要在天津二中院開庭,宗岳律師事務所的馬衛律師作為原姍姍的代理律師出庭,709家屬起訴警方指定律師第一案。下午兩點,天津市二中院。敬請關注。

【709被煽顛律師謝燕益妻子原姍姍狀告官派律師陳文海上訴案2016年10月21日14:00在天津二中院開庭審理】謝燕益律師自2015年7月12日秘密抓捕后,2016年1月11日家屬才收到逮捕通知書,謝燕益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400多天家屬聘請的律師無法會見。起訴不受理。

【709被煽顛律師謝燕益妻子原姍姍狀告官派律師陳文海上訴案2016年10月21日14:00在天津二中院開庭審理】法院正門不讓進,原姍姍和律師進入。法院出來一名女性工作人員,說今天不開庭,只是詢問。


中國律師“四不”回應司法部限制新規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a/china-law-20161022/3561859.html

中國司法部在不久前公佈修訂的律所管理辦法引發律師界反彈後,近日再出台修訂的律師執業管理辦法,增加對律師合法權利的嚴格限制。有律師表示,要求撤銷新頒律所管理的聯署剛結束,罷免司法部長的聯署仍在繼續,又出新規,不能再冒險聯署,只能以個人名義宣布,凡司法部暗箱操作、秘密出籠,違憲違法的規章和文件均屬無效,一概不理解、不承認、不接受、不執行。

將從11月1日實施的新管理辦法規定,律師不得採取煽動、教唆和組織當事人或者其他人員到司法機關或者其他國家機關靜坐、舉牌、打橫幅、喊口號、聲援、圍觀等擾亂公共秩序、危害公共安全的非法手段,聚眾滋事,製造影響,向有關部門施加壓力;不能以“不正當方式”影響依法辦理案件,其中包括以串聯組團、聯署簽名、發表公開信、組織網上聚集、聲援等方式或者藉個案研討之名,製造輿論壓力,攻擊、詆毀司法機關和司法制度;不得違反規定披露、散佈不公開審理案件的信息、材料,或者本人、其他律師在辦案過程中獲悉的有關案件重要信息、證據材料。

律師執業新規再次引發律師關注。有律師認為,新規授予律所任意辭退、除名律師,既沒法律依據,也無法操作,將引起各地律協、司法當局執法混亂、濫用職權。還有律師表示,新規部分條款剝奪律師享有的言論自由等憲法賦予的權利。更有律師直言,兩部新規違反相關立法程序的規定,多處嚴重違憲違法,目的就是針對近年依法堅持辯護權和維護當事人權益的“死磕派”維權和人權律師。

內蒙赤峰百多牧民堵養豬場工地 抗議污染草原斷生路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10222016133509.html

10月21日上午,內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的百多名牧民不滿當地政府將草場租給「中糧集團」開建大型豬養殖場,前往施工現場抗議。抗議牧民隨後在海拉蘇鎮政府門前拉起橫幅,要求停止施工。

赤峰市翁牛特旗海拉蘇鎮牧民繼數日前到在旗政府和內蒙古自治區政府上訪無果後,10月21日上午,兩百多位牧民前往中糧集團養豬場工地阻止施工,並要求歸還被強佔的草場。

據該鎮散達嘎嘎查(村)牧民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記者:「今天是2016年10月21日,200多位牧民來了,要他們滾出去。牧民全是蒙族人」。

一位蒙古族維權人士對記者說:「牧民今天去了工地現場,要求工地上的人把施工中的豬場用土堵住。牧民們聚集在一起舉著用蒙文寫的橫幅,保護自己的草原土地。現在來電話會說有一百多輛警車正去散達嘎嘎查,估計今天晚上他們要動手」。

另一位牧民告訴記者,牧民們拉橫幅抗議,阻止施工人員挖掘:「牧民們不讓他們幹活。今天早上,牧民來了兩百多人。施工方人員要牧民撤離,這是我們的地。中糧集團方包工的人報警了,海拉蘇鎮(公安)來問是誰報的警,牧民說是中糧公司的人,誰讓你們在這裡幹活的」。

牧民表示,政府強佔牧民的草場不給任何補償,還將這些草場租讓給中糧集團,在當地建「百萬頭生豬養殖科技示範區」污染草原環境。

另一位牧民對記者說,這片草場都是牧民放牧的地方:「咱們的草場,1997年1月1日發出的草場所有權證都有。他們(中糧集團)進來破壞咱們的草場,牛羊、馬都不讓放牧,把我們的草場破壞不少了,再說污染也太大。咱們沒有辦法,老百姓來了兩百多個人,讓他們出去(離開當地),不讓(他們)幹活。他們有鏟車,還有蓋房子,挖坑的不少人,咱們心裡很著急」。

此前17日上午,20多位牧民發現中糧集團在政府各部門的武力護送下繼續施工,因此與施工人員交涉,雙方發生爭執。其後,當地政府出動七、八十輛警車、近300名特警到場阻撓牧民抗爭,並保護施工方繼續動工。下午,有更多的牧民到旗政府門前舉牌請願。其中兩位牧民一度被公安抓走。牧民還選出4個維權代表到呼和浩特向內蒙古自治區信訪部門遞交的申訴材料,反映當地草場被強佔的過程。

一位要求匿名的牧民說,他們的草場被政府官員私下出租,村民對此毫不知情:「翁牛特旗原來的書記,他們是把合同(與中糧集團)簽了的,咱們的地盤被佔,老百姓一點不知道這件事。我們這個挺好的草原地盤,他們為什麼就要破壞。養豬以後,這裡的污染太大,這裡三、四里地範圍,有好幾個場(養豬場),也是中糧公司的場。老百姓沒法放牧」。

當天下午2點,數十位牧民前往鎮政府拉橫幅抗議,要求停建養豬場。一位牧民說:「鎮長來了現場以後說去海拉蘇鎮解決,然後又二十多牧民跟著去了鎮上。然後,翁牛特旗向海拉蘇鎮去了70多個特警,我們的人都打電話來往回撤,不知道怎麼一回事,他們肯定要抓人了」。

該村的牧民表示,中糧集團佔據他們近三萬畝草場。目前,牧民們無法放牧,未來還面臨大型養豬場的污染。他們希望通過媒體報導,引起國際社會關注。

中國網絡「清真豬油」侮辱穆斯林 新疆兩維族轉發圖片被拘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2-10222016130457.html

近日,一張中國互聯網流傳的「清真豬油」圖片引發維吾爾穆斯林公眾強烈不滿。據海外維吾爾組織披露,新疆烏魯木齊市兩位維吾爾人因抗議「清真豬油」,在網上轉發該圖片遭當地警方以涉嫌「散佈危害民族團結信息」的罪名拘留。

世人皆知伊斯蘭戒律禁止穆斯林吃豬肉。新疆烏魯木齊有維族青年因在網上重複轉發一張「清真豬油」的照片表達不滿,遭到抓捕。

總部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10月21日晚對自由亞洲電台披露,烏魯木齊兩位維吾爾族青年因轉發該張圖片,被當局以破壞民族團結為由拘留:「烏魯木齊是兩個維吾爾青年,18至19歲。其中有一個名叫阿和買提,看到網上有『清真豬油』的圖片信息之後,憤怒的將其轉發,遭到當地公安抓捕而且下落不明。當局指控他們是散佈危害民族團結的(信息),參與抓捕的應該是沙依巴克區安全部門」。

記者在網上看到該張近日流傳的照片,圖中裕航牌「清真豬油」4箱,每箱淨重15公斤。箱子正面寫著天然油脂等,但無生產商名稱。有網民跟帖稱,「不會被打死嗎?」,網民「呂松」寫道,「會不會被用過的穆斯林打死?」另一位網民稱,「仔細看,『清真』二字的PS痕跡非常明顯」。

目前,尚不知「清真豬油」真偽,但是這四個字已讓穆斯林感到憤怒。對此,迪裡夏提表示:「中國一方面高調宣傳尊重伊斯蘭文化,尊重穆斯林的民族習性、生活方式。但是,目前在中國所出現的像『清真豬油』相關的信息,竟然未加任何阻止,讓其在網絡裡傳播,這就反映了中國所謂的尊重,實際上是在縱容、是在挑釁,用民間的方式來挑釁伊斯蘭教的信仰」。

記者在網上查到與「清真豬油」同牌子的「精製豬油」經銷商。對方稱「裕航」商標,全國只此一家,生產商在山東臨沂。

記者:問一下,裕航牌豬油是在你們這裡出售的?回答:對,我們這裡發售的。山地是山東的。記者:還有一個叫「清真豬油」也是那家廠出的?回答:「清真豬油」它只是一個標籤,像好多食品都打著「清真」。記者:清真食品是沒有豬油的。回答:像肉鬆啊,清真只是一個標註。

烏魯木齊居民宋先生對記者說,在當地就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清真豬油本身就是大忌,有人搞這些東西,他肯定懂得清真和豬油是不能放在一起的。有人故意要挑起民族糾紛,政府當然對這個東西非常反感。你越轉發多,那你肯定要出問題,舉報要求政府來處理,這個還比較合理,因為在西寧就出現這樣的事情。打砸了,最後也不會給你解決。你馬上要抓住證據,報案」。

迪裡夏提批評中國政府放任侮辱穆斯林的文字或圖片在網上流傳。他說:「對於清真食品的監督並未盡到一個政府應該盡的責任,應該防止類似這些對於伊斯蘭信仰和文化有侮辱性的製品出現或者在網絡傳播」。

美議員要求中國停止拆除喇榮五明佛學院                http://www.voachinese.com/a/us-congressmen-larung-gar-20161022/3562248.html

美國國會蘭托斯人權委員會的兩位主席對於中國有關當局拆除喇榮五明佛學院部分房舍和其他相關行動表示關注,說這些行動侵犯了有關人士乃至藏族社區的宗教自由。

這兩位主席,麥戈文眾議員和皮茨眾議員致函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說,他們強烈要求中國政府停止拆房和驅趕僧侶,重建和恢復收到影響的基礎設施,允許那些希望信奉佛教的人不受政府乾涉和“指導”地信奉佛教。

藏族宗教自由活躍人士在10月19日發起“全球行動日”活動,在世界各地組織和平示威,抗議中國政府拆除喇榮五明佛學院。

在中國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達縣境內的喇榮五明佛學院創立於1980年,為來自全國各地的佛教徒傳經誦道,目前有最少1萬名僧人和學徒在佛學院修行。自2008年起,由於中國政府關閉了西藏地區大量佛寺,被驅趕出來的僧人大部分移居至喇榮五明佛學院繼續修行。

人權觀察組織今年6月發表報告說,中國計劃在2017年9月前將當地修行者人數減到5000人。活動人士表示,中國政府自今年7月起已強行拆除了當地600間房屋,並驅趕了在當地修行的1200僧人。

中國駐倫敦大使館就拆除佛學院一事發表聲明說,按照法律管理宗教場所是國際慣例,當地政府的做法只是為了“提供更好的公共及社會服務”以及“消除風險”。


六中全會來了,多位在京維權人士遭地方公安長途奔襲維穩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10/blog-post_99.html

為期4天的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將在下週一舉行,北京已經進入了僅次於「兩會」期間的維穩模式,地方公安與綜治辦維穩人員紛紛殺向北京,開始為確保六中全會「正面形象」萬無一失,同時為爭取維穩撥款最大化而阻截、抓捕維權人士。

昨天中午,遼寧省大連市的維權人士盛蘭福打電話給人權捍衛者趙振甲,說自己在北京暫住地遭到大連公安的抓捕,幾個公安當場出示治安拘留手續,對沒有任何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盛蘭福處以行政拘留10天。除光天化日之下抓捕無辜維權人士外,重慶市合川區的維權人士鄧光英於昨天晚上(10月21日)23時許,在暫住的北京市豐台區呂村三組183號被多名自稱是重慶警察的不明身份人員的綁架。據冉崇碧說,這些自稱是警察的未出示任何證件就破門而入,遭綁架鄧光英目前處於失聯狀態。

鄧光英遭綁架失聯後,在京的四川冤民韓海青、王貴芝、王桂珍、重慶冤民李家坤、福建冤民彭國財等立即組織為鄧光英呼籲,要求主持及參與六中全會的中共中央領導責令地方當局停止針對無辜百姓的不法維穩,還鄧光英自由。

據瞭解,北京針對維權訪民的大搜捕已經過了好幾波,一部分膽小的訪民紛紛遠離北京,還有一部分被維穩專業人員以「解決問題」為由哄回地方,而堅守的基本上都屬於不願意被這個勞什子黨代會而勞命傷財奔波的人,以及象盛蘭福、鄧光英這樣在維權圈有一定影響力的,令地方當局頭痛的人。

無論哪一個國家,在舉行國家級會議時都會有安保措施,只不過因為體制不同,民主國家的安保只是針對恐怖暴力組織,而實施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每逢國家事務或政府會議及黨務活動,安保維穩的對象基本上都是手無寸鐵的、權利受到公權力侵害的平民百姓。

北京迎六中全會 30警察特勤砸爛訪民床鋪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7-id-23625-page-1.htm

四川綿陽維權代表陳天茂【楊秀瓊陳天茂36天取保 逼供黃琦罪證】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北京迎六中全會,30警察特勤砸爛訪民床鋪。

今天上午9時,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分局永外派出所前往火車南站東莊居民區清理訪民居住點,由警察帶隊,還有特勤,保安,他們手持盾牌,二錘,頭帶安全帽走入居民屋內,將居民租住訪民的床補砸爛清除。

現在,周邊訪民流浪街頭和火車南站二梂。東莊公廁門口睡著一位老太太,警察也在查老太的身份,四處趕走訪民。

中共六中全會在即 上萬訪民進京被「維穩」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6/10/22/n8421714.htm

中共六中全會將於10月24日召開,成千上萬訪民年年此時進京上訪,也是各地截訪人員進京「維穩」,大肆抓捕訪民最緊張時期。與此同時,各地「穩控」訪民事件頻發。訪民表示,他們對於個人的維權已不抱希望,上訪是為了揭露貪官,揭露腐敗。

上萬訪民進京伸冤 截訪人員到處抓人

據訪民透露,目前有成千上萬的訪民因六中全會在即,提前一個月或者數天來到北京,在各個信訪部門展開大規模的上訪活動。

遭健康安全網網絡詐騙受害者近200人於10月21日來到中共國家信訪局上訪,他們打橫幅,喊口號,因為聲勢大,並且第一次到中共國家信訪部門上訪,沒有多時獲得登記接待,但是被告知回家等消息。

但一大部分訪民並沒有這些受害者這樣的「好運」,江蘇訪民吳繼忠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國家信訪局大約每天都得幾萬人,有人一天到晚排不上號,排幾天才能排上號,所以說國家信訪局也不給訪民解決問題,拿訪民當成維穩對象。」

吉林訪民閆女士也表示,目前在北京各個信訪口人都非常多,非常擁擠,如果早上五六點鐘去排隊,基本上擠不進去,排不上號。

遼寧訪民杜先生也向記者證實,目前在國家信訪局每天有上萬人上訪。與此同時,各地截訪人員也紛紛進京抓捕訪民。閆女士表示,在信訪部門來自各地的截訪人員也非常多,道路兩邊都是,現場抓人,也有半路進行截訪的,他們將車輛牌照用紙擋住,車窗都貼有黑紙膜,看不到車裡的情況,當訪民沒有聚集,單獨一兩個人時是他們抓人、搶人的時機,因此目前訪民都會集體上訪。

閆女士還透露,許多訪民在居住處不敢打開手機,害怕截訪人員進行定位跟蹤,他們只有離開住地到其它地方時才會打開手機。

吳繼忠表示,21日上午他親眼看到在北京南站北出口有兩名訪民被抓走。

記者還獲悉,日前進京上訪的民辦教師於10月21日再次到國家信訪局上訪,來自黑龍江慶安縣的多名教師被當地截訪人員抓至金龍魚賓館,遣送回慶安縣,或將被拘留。記者多次電話聯繫,但是電話無人接聽,目前情況不得而知。

六中全會開幕前北京驅趕訪民 向領導人打橫幅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10/201610230902.shtml

六中全會週一即將開幕,國家信訪局前訪民熙熙攘攘。對訪民的清理悄悄進行。

週六,訪民比較集中的呂村被當局派大巴抓捕,而南站附近則將訪民住處被掃蕩,床鋪被強行拉走。以下圖片和視頻是北京的情況。

四川遂寧12訪民北京押返 邛崍20警夜擒葉愛勤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3624-page-1.htm

今天上午,遂寧維權代表胡開蓉【各地國保特勤要求民眾勿聯繫天網】來電:我和遂寧馮群秀、蔣淑芳、肖淑華等12人去北京上訪後,10月21日從北京西客站分別乘坐Z49和817次列車送回遂寧。我們4人今早7時許抵達,馮群秀、蔣淑芳、肖淑華等8人上午10時許乘坐817抵達,馮瓊秀隨即被遂寧國開區分局帶走,目前沒有釋放。其餘11人回家,但不知道是否秋後算賬。

成都邛崍市楊培彗來電:10月21日晚22時許,20名警察前往我家中,強行帶走葉愛勤【四川警官:案情發到天網,就是我們的敵人】。目前,我丈夫鐘福軍和葉愛勤均下落不明。

四川遂寧李娜【中石油五巾幗維權坎坷路】:目前,成都中石油幹部周俊【成都官員:勾結反華網站 危及兒孫前程】也在北京,成都華陽街道辦事處專門派了兩個女幹部陪同周俊進京上訪,26日就要回川。

在京維權人士聲援伍立娟訴江漢油田公安局濫用職權案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10/blog-post_86.html

今2016年10月21日上午,是湖北潛江維權人士伍立娟訴江漢油田公安局濫用職權一案在仙桃市中院開庭,來自於上海、河北、河南、遼寧、安徽、湖北等全國各地的在京維權人士遙相呼應,由丁菊英、劉國芳、王永風、李雪美、韓秦芳、厚霞珍、鄭培培、吳玉芬、楊宗生、張翠磊、楊秀梅、周金霞、黃新民、馬海玲、石新、張人強、譚朝林、張淑華、周國祥、楊啟如、湯樹秀、李本才、呂寶紅、吳繼新冒雨拉橫幅給予聲援。

伍立娟說:今天(10月21日)我和訪友彭峰、黃行芝、潘向榮早早就到了湖北仙桃中院,離開庭還有半小時就開始安檢,今天的開庭是相當的正規,嚴格的安檢,不准帶手機等東西進法庭, 這是在湖北仙桃中院第一次這樣正規,歷來開庭都是隨意的那種,既不安檢也不要身份證。當書記員宣讀法庭紀律後,請各位審判長審判員入庭,三個法官穿著整齊的法袍,邁著整齊的步伐進入法庭,所有旁聽的人都感到驚訝,我差點笑噴,想喊121,121……忍住沒有喊出來,怕說我是擾亂法庭的人。

庭審開始,我提出要求公安局局長鄭和出庭,審判長告知被告由代理律師與一個受委託的什麼書記出庭就可以了。法庭調查圍繞著我被江漢油田公安局局五七派出所民警宋德軍欺騙綁架回油田後被非法拘留一事,江漢油田公安局提起我被北京西城公安局刑事拘留一案是取保候審,由江漢油田公安局監管,但是江漢油田公安局沒有做到告知義務,從未告訴我伍立娟不能外出,再說我也沒有去北京,只是去了兒子學習的地方,回來途中在常州火車站被江漢油田公安局局幾個截住帶回來,在家門口被綁架到派出所,我沒有任何違法行為,所以江漢油田公安就是亂用職權的行為。

到法庭辯論時, 伍立娟說:今天的開庭結果不重要,我知道老百姓訴公安肯定不能贏,三權不分,司法不獨立,不可能有公平公正!如今老百姓中流行這樣一句話,說從前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審判長打斷伍立娟的辯論,要其辯論中不要有侮辱人格的言語,伍立娟辯解稱自己是引用的比喻而已,不屬於侮辱人格或人身攻擊。

最後,伍立娟還說柔弱的一個小女人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見證了這個時代體制性的司法不公與官員腐敗,昨天的坐牢我不後悔,如果民主憲政需要我再次坐牢我也決不退縮,我為自己的行為感到驕傲與自豪!審判長再次打斷,要伍立娟針對案情發表辯論意見。伍立娟只能最後作「堅持訴訟請求」的陳述。

庭審結束後伍立娟閱看庭審筆錄,參加旁聽的人在庭外與被告代理人聊天,得知江漢油田並沒有拘留伍立娟的意圖,拘留是潛江政府施壓,讓我們江漢油田公安給刑事拘留,再判個三、五年刑,油田公安局沒有答應,油田公安局說判刑容易,伍立娟出來後的賠償誰給出?伍立娟聞聽大吃一驚,冤家錯案就是這樣形成的!

聽到內情後的伍立娟,表示感謝江漢油田公安沒有聽從潛江市政府的指示,否則今天還在監獄中,根本不能坐在原告席上,訴告暗中放自己一馬的油田公安。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