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2016 符海陸、張雋勇、羅譽富、陳兵獲律師會見。王一鳴被拒絕會見律師。11牧民因草場問題請願遭拘留。王峭嶺:不要說「國慶」。16人禁食紀念國殤日。

成都「六四酒案」通報:符海陸、張雋勇、羅譽富、陳兵四人獲律師會見        … 繼續閱讀 →...

成都「六四酒案」通報:符海陸、張雋勇、羅譽富、陳兵四人獲律師會見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10/blog-post_79.html


四人的律師經過努力昨天都會見了當事人,四人狀態良好,轉告感謝大家的關心。下一步各位律師將仔細閱卷後提出進一步辯護方案。

成都「六四酒案」符海陸、張雋勇、羅譽富、陳兵四人是2016年7月6日遭正式逮捕的,罪名全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現在四人目前全部羈押在成都市看守所。

成都「六四酒案」是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長符海陸因為以行為藝術的方式紀念六四被成都警察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開始的。成都疫苗受害者親屬符海陸日前在網絡上以行為藝術的方式,製作「永不忘記,永不放棄,銘記八酒六四——27年記憶陳釀酒非賣品」白酒的海報,被成都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後逮捕。之後,公民張雋永、羅富譽又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著名民運人士陳衛的弟弟陳兵也被刑事拘留,一個星期後被取保候審,後又被正式逮捕。目前四人均面臨起訴。

對於成都「六四酒案」被羈押的4位公民的境況,本網將持續關注。

王一鳴律師劉正清監獄會見 再度被無理拒絕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10/201610011849.shtml

王喻平,又名王一鳴,網上自稱「人民思想家」,並自稱「中華民主正義黨」主席,自稱籌建有「中華正義自救聯軍」,撰寫了大量反共文章,後逃亡泰國曼谷,2012年11月,神秘失蹤,據估計和他在網上宣傳製造爆炸品有關,很可能因此被中共裹挾泰國警方,以反恐名義綁架、強制引渡回國。後被關押湖北,判處11年有期徒刑,關押武漢洪山監獄。劉正清為其律師。

前天(2016年9月28日)上午在湖南平江為一信仰案開完庭後,即赴武漢,第二天(2016年9月29日上午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擬會見王芳,主要是告知其上次為何臨時取消開庭,及延期審理等事,並順便看看其身體狀況,特別是癌症病是否惡化。在辦理會見手續時,值班員打開電腦一看說王芳不能讓律師會見。聞之,我心裡一驚:是不是王芳又關禁閉了?!便與之理論一番說:此案已到法院審理階段了,況且之前我都見她好幾次了,這次憑什麼不讓律師見?!另一女警便出來將我叫到一邊說:「我們正在請示領導,請你不要影響其他律師辦理會見手續。」。經抗爭之後,終於見到了王芳。告知王芳上次突然取消開庭可能是美、歐盟大使突然通過外交途徑要求旁聽,打亂了當局預設的方案。王芳聽後精神倍增。後王芳告訴我:9月22日武昌區法院經辦法官來提審了,法官問她上次的筆錄(指認罪就可放人)考慮得怎樣?王芳回答很堅定「堅決不認罪!」。後法官就將《人民法院報》報導翟xx認罪就判緩刑的消息給王芳看,並對王說:「你看翟xx與你是同案,他一認罪就出來了。」。王芳用雙手蒙著自己的雙眼不看。接著法官又將其母親希望王芳認罪早點出來的筆錄給王芳看,王芳仍是雙手蒙眼不看。出了看守所之後,王芳媽告訴我:法官要她找王芳的女兒,安排其女兒跟王芳在看守所見一面。

會見王芳後, 當天(2016年9月29日)下午同王喻平弟王井平即赴武漢洪山監獄擬會見王喻平。我們來到獄政科說明來意之後,值班員說:他們是下午3點半鐘之後就不安排會見,值班警察下班,你們是3點40才到,所以不能安排律師見,要我們明天早上8:30再來。為了不再生枝節明天能順利見到王喻平,我強忍著就不跟他們理論什麼了,臨走時我又反覆地問他們:我除了帶律師三證(律師證、委託書、所函)外還有其他什麼特殊要求?他們說””你來就是了,我們會按規定辦。””;後我和其弟王井平又到該監獄五樓找曹姓監獄長說明來意、出示證件和王喻平委託我代理其申訴的三份委託書(一份是在二審期間王喻平簽署的格式化委託申訴書、一份是王喻平在江北監獄期間其弟簽署的委託書、一份是王喻平在江北監獄期間通過該獄警察寄給我的寫有堅定民主理念的手書委託書)。曹姓監獄長看了該手書委託書,忍不住笑。見此,我說:「你不用笑,不管其內容如何,我只是證明其委託我申訴而已,且該委託書是通過江北監獄的管教寄給我的。」。曹滿臉笑容,裝得似乎很客氣,看了我的律師證後,就說「你明天上午早點來吧!」,接著還主動特別提醒我「除了帶這二證外,還要有律師事務所的所函」。

今天早上8:30我和王喻平弟滿懷希望準時趕到該獄政科,一女警見我們之後就說「你一個律師是不能見的,按規定一定要兩個律師才能見。」。我知道他們是在故意折騰我,便說「昨天我不是反覆問了你們嗎?你們怎麼不說呢?我今天來了你們又說要兩個律師。」。接著我又說「我馬上要武漢來一名律師,是不是就可見了?話說在前頭,除此之外你們還有無別的特殊要求?免得我們浪費時間和精力!」。熊姓科長聽後,知道忽悠不了,就說「即使來了兩律師也見不到,我們還要請示省監獄管理局,要省監獄管理局批准才能見。」。面對如此潑皮無懶、言而無信。我們只好再找曹姓監獄長,曹一見到我們,與昨天判若兩人,變了另一面孔。官話連篇地說「我們是嚴格按規定辦事,昨晚我們查了一下相關規定,會見是要兩個律師還要報省監獄管理局批准。」

面對如此官痞,我什麼話都不想說了,免得髒了我的嘴巴!只是想:王喻平是不是受了非人的折磨,身體狀況不能讓律師見了?

湖北省宜城市訪民田青容被以尋釁滋事刑拘後被正式逮捕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10/blog-post.html

湖北省宜城市板橋店鎮上灣村2組村民田青容,於2016年8月27日在北京開往杭州桐廬的火車上,被警察查出是訪民,逼其在嘉興車站下車後,被宜城市公安局押往湖北南漳縣看守所,以尋釁滋事刑事拘留,9月30日,關押了一個月的田青容被正式逮捕。

湖北省宜城市板橋店鎮上灣村2組村民余善強、田青容的兒子,在2013年6月24日被人殘忍的殺死後,又被毀屍滅跡。面對諸多疑點,公安局草率結案。余善強一家至今仍被人威脅、恐嚇。為了給兒子討回公道,余善強、田青容夫婦因此走上了充滿血淚的上訪路。

8月27日,宜城市駐京辦人員龍利川、王德章在北京淘然橋公園對余善強、田青容夫婦說要其回去解決問題,余善強、田青容夫婦回到住處收拾東西的過程中,因上訪之事,兩人發生爭執後打架,田青容賭氣出走。余善強與駐京辦人員王德章到處尋找。8月29日,余善強在國家信訪局看到宜城市公安局長李昌元,才得知老婆田青容已經被押往湖北南漳縣看守所刑事拘留了。隨後,余善強也被押回宜城市一個賓館裡軟禁了半個多月。期間,幾次被帶到公安局審訊室詢問。

後來,余善強從其他訪民處得知,老婆田青容8月27日賭氣出走後,因無錢吃飯,與吉林吳桂花、黑龍江丁亞軍、河北段秉武一起,乘坐由北京開往杭州桐廬的火車,準備到一毛巾廠面試打工,被警察查出幾人上過訪,就逼其在嘉興下車,後送到一個訓練場,宜城市領導到嘉興接田青容。

途中,幾位領導凶神惡煞的對待田青容,不准吃飯,不准接聽電話,不准上廁所。田青容被押到湖北南漳縣看守所,就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9月30日,被關押了一個月的田青容被正式逮捕。

湖北宜城尋釁滋事逮捕田青容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3525-page-1.htm

今天上午,湖北宜城余善強【湖北非訪拘留余善強三人 喝水要花10元錢】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宜城尋釁滋事逮捕我妻子田青容。

2016年8月27日,我夫妻和省駐京龍利川,王德章在京陶然橋公園說讓我夫妻回去解決因難和住房問題,晚上回到住外收拾東西。準備28號和王德章回去,12點至1點多打電話吹,老婆說家毀人亡三年多。兒子三週年忌日,又拘留三個人(七日)至今什麼都沒解決。又騙我們因夫妻心裡難受打架,老婆田青容氣跑。28日和王德章尋找不見,29日我在國家信訪局尋找,見到駐京公安局長李昌元,後來聽說老婆在陶然橋和朋友出去,散散心。在車上被查由警察護送嘉興下車,通知地方來接回。

8月31日,田青容送到宜城市公安局又送到南漳縣看守所刑事拘留。9月30號,田青容被警方尋釁滋事批捕。

趙思樂:終身職業革命家胡石根在「709」前的二三事  [民主中國]        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69638

生於1954年的民主運動領袖胡石根,曾因策劃組黨與紀念「六四」系獄16年多,2008年出獄後,他以民間基督教會長老的身份,低調但至關重要地活躍於民間抗爭運動,常被尊稱為「胡長老」。可惜的是,由於胡石根著意低調,直到去年7月10被抓,甚至到今年8月他作為「709案」核心人物被「公開審判」時,外界對他2008年出獄後的工作和思想都所知甚少。

在採寫「709案」週年報導期間,我採訪到與出獄後的胡石根有深交,且在「709案「中受胡石根家屬委託的辯護律師李柏光,通過他的講述,我們或可得知胡石根「709」被抓前情況之一二。

胡石根出獄後是如何接觸並投身民間基督教會?

李柏光:胡石根2008年釋放以後,受邀參加我們的基督徒維權律師團契活動,他也會去XXX的教會(北京一個知名的異議色彩民間教會)。當時他還沒信基督教,我也有給他傳福音,跟他說信仰如何能在每個人內心深處激發一種追求自由的動力,信仰如何成為一個社會的道德良心底線,信仰作為法律和民主的社會根基和文化根基等等。

那段時間我們經常交流,關於中國民主化的策略、道路、方法,交流特別多。

他在2010年由北京的一個老牧師施洗為基督徒,一開始在XXX的教會,2012年胡石根建立了自己的教會,把維權律師、各地民運人士、草根階層中有強大行動能力的人都聚集在他的教會。他的教會做得很成功,到2015年被抓前,他們有三四個常用的聚會地點,總共有上百人吧。

教會天然具有組織性,尤其是基督教,因為有定期團契,又有信徒奉獻作為物質基礎,而且提倡行動能力。有社會關懷的人很容易看到基督教會的這種特質,把它作為平台來推進民主法治。大家聚集在教會就會有很強大的力量,這是讓當局最害怕的。

胡石根為何在「709案」被抓並最終成為案首?

李柏光:當局看到了維權律師和民間中堅分子結合產生的威脅,律師有合法身份介入各種事件,教會又提供了各界聯合的平台,像范木根案就很典型。我覺得「709」前在各地的動作有點操之過急,過早暴露了這種結合的實力,比如說慶安案。當局意識到再不打擊就會形成示範效應。

胡石根看上去沒有周世鋒和屠夫活躍,但他是「709」被抓的人中最具有領袖意識和思想的,他具有戰略頭腦和全局觀,律師有時過分專業化,跟胡石根這種政治家是不一樣的。而且他還有廣泛的聚集能力。胡石根因為之前被抓的經驗,他已經更加儘量低調,像螞蟻一樣,但中共還是會盯著他這樣的人。

現在胡石根確實是這個案子的第一號,逮捕通知書排第一、關在第一看守所、案件歸天津市檢察院管,其他人都是二分院。

胡石根被抓前後的狀況如何?

李柏光:他本來2014年計畫要去美國讀神學一年,這一年也到美國和歐洲各個國家的議會交流訪問,看看他們的法治和民主制度是怎麼運轉,也增加一些神學知識,但沒想到美國那邊的牧師剛給他聯繫好,他就出事了。那是2014年5月,他因為參加「六四」研討會被拘留一個月,在裡面警察向他施壓,讓他不要做事情,他那一年就沒做什麼事,但有教會的平台,就還是會跟各種階層接觸。

胡石根應該是在7月10日週五去教會講經的路上失蹤的,那時候大家就懷疑他被抓了,因為知道周世鋒他們被抓了。到週日聚會胡長老又沒來,就確定他被抓了。但一開始我想可能三五天就出來了,沒有想到跟周世鋒他們會整成一個案子。

後來他一直沒有放出來,我們才開始聯繫他的家人去報失蹤。胡石根的弟弟本來是在北京,他坐牢時都是這個弟弟去看他,他出獄後弟弟陪他住了一段時間。胡石根的家人都希望他回南昌,就算不工作養著他也沒問題,但胡石根不同意,他說他的事業在北京。胡石根的弟弟勸不動他就自己回南昌了。這次發生「709」,我想他的家人是有點怨氣的,怨他不肯回家,60歲了還要搞這些事。

針對胡石根的「709」救援的情況如何?

李柏光:大家感到很無能為力。新的《刑事訴訟法》裡關於「危害國家安全」類案件的規定,剝奪了律師的會見權,強迫失蹤也用「指定場所監視居住」完全合法化了,它可以先「監居」你半年,半年後再進入程序,重新計算時間,它就很寬裕地做這些案件。而且其他即使是涉「國安」的案件,平時不讓會見,送檢察院之前起碼會安排一次會見,「709」連這個都沒有。還有說當事人自己在裡面聘請了律師。這種政治案件操作是第一次遇見,目前在法律上還沒有破解的方法。

司法當局是根據自己多年辦這種案子的經驗,為了自己能順利推進案件,設置了這種剝奪當事人人權的法條,可以以法律的名義把律師的監督排除在外,就是專門為所有對政權有威脅的人量身定做的。

律師發揮空間很小的情況下,家屬的發聲會有一定幫助,雖然也很難改變上面定的結果,但可以提醒國際社會不要忘記這件事,讓外界知道這些被抓的人做的是什麼,顯示她們沒有放棄,阻止民間形成恐怖的氛圍。但讓家屬出來是很難的,「709」也只有幾個家屬比較積極,這可能跟她們丈夫的律師工作有關係,會知道比較多類似的事,其他案件的家屬就更難動員了。

後記:

做「709」週年報導時,我是以家屬們的抗爭為主要線索,因此很可惜沒有進一步挖掘胡石根在被抓前的工作和思想。但僅從有限的信息,胡石根作為「終身職業革命家」的行事和抱負仍顯露無疑。加上「審判」中公佈的胡石根在「七味燒」餐廳的一席話,更印證了他的這一定位。

胡石根的種種行狀,讓我聯想到另一名「職業革命家」唐荊陵,我的一位朋友曾參與有唐荊陵在場的同城飯醉,他對唐荊陵的表現記憶猶新:羅伯特議事規則的飯局發言,其他人都一句帶過或隨便說幾句近況想法,唐荊陵則有備而來,極有條理地闡述自己在推進的兩項運動,並現場分發打印好的資料。我的朋友問了兩個門外漢的問題,唐荊陵就抓住機會非常詳細地解答。

唐荊陵的這個片段讓我想到,胡石根在「七味燒」也是如此,有備而來、有論有策,意在團結和發展可以共同行動的夥伴,以庭審記錄來看,甚至那場看似隨意的聚餐也是他設置好的場合。

對於後來人,若他們要找到一個理由說服自己:「中國的民主轉型是一項值得投身的事業。」那麼像胡石根和唐荊陵這樣的,把民主轉型當作自己的終身使命、以專業精神為之謀劃行動的先行者,或許身體力行給出了重要的答案,如果不是唯一的答案的話。

王峭嶺(709李和平律師妻子):不要說「國慶」,要稱「十一」——我的第二個 「有國沒有家」的十一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10/709.html

我今天本打算帶著孩子,去通州宋莊小堡村我租的小院門外,在緊鎖的大門外拍張照。那可是我簽了合同租住的房子啊!我的家當都在裡面,我卻只能在外面。

這有什麼稀奇?這有什麼想不開?國保曾經假惺惺地說:你不「鬧」不就沒這些事了?逼遷,失學都不會發生。他們把我依照法律為丈夫要求會見權稱之為「鬧」,把真相寫出來稱之為「炒作」。反之,他們把顛倒黑白稱之為公義,把視頻剪輯扭曲配音的抹黑稱之為「揭露真相」。

我知道有種生物是靠撒謊過活的。我以為2016年5月9號是博興路派出所第一次逼遷,可是那天我才聽房東說,2015年7月,博興路派出所李向標警官就已經打電話讓他不要把房子租給我。2015年7月,我還懵著呢,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這就是撒謊生物的常態,他們非法干涉攪亂你的生活,然後說你屈服就給你恢復正常。變態行為!枉擔了公務員名頭,製造混亂害民。

十一對我來說,是長假而已。而且,越到十一我越琢磨:黨從小教育孩子們「沒有國哪有家」?讓我們舍小家,為大家。那709案中我如何舍小家,為大家呢?「小家」指的誰,「大家」又指誰呢?

終於明白,黨國是讓我們在「被非法殘忍對待」的丈夫身上踩上一隻腳,這叫「舍」。或者參與「勸丈夫認罪」,或者看丈夫被酷刑冤枉時坐壁上觀。這樣舍,還是人嗎?我還是人,我舍不了。

「大家」指的又是誰?是趙家,那就抱歉了,趙家是小家,不是大家。錯誤。

「小家」指誰?是709的一個個家庭,看似小,卻是普通公民的縮影。每個小家的利益,才是真正的「大家」。

終於明白,被忽悠了幾十年。

也終於明白,我若有國,我就沒有家。因這國殘害了我的家,使懵懂稚子失學,無辜老父心殤。

我的十一,是我「有國沒有家」的日子。我的丈夫蒙冤入獄,舉國之力歷經一年零三個月,不能找出他們的罪證,卻要妻子勸認罪?若證據全請允許律師會見他們,若證據全請公開審判他們,而不是把家屬非法拘禁起來。

即或我的丈夫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也請拜託我的「國」鎮定一些,自信一些,撤銷對房東的威脅,打開房門,讓我進到租住的家裡。把李和平們的孩子送回學校上學,如果要「改造」709涉案人的後代,學校是最好的洗腦的地方啊!

最後,即或我的丈夫被法庭強行判決成「顛覆國家政權罪」,我也永遠保留質疑:公安偵查違法,檢察院不履行監督職責糾正違法,法院法官指揮法警把三位想確認開庭日期的妻子拖出法院,不告知開庭日期違法……

這就是建國六十七年的十一,一個家庭主婦的覺醒。其實每一個中國人,有「國」,沒有家。我們的丈夫,兒女,兄弟姐妹,包括我們自己,隨時會失蹤(709),雷陽死,我們的受教育權,生存權隨時被剝奪(連雲港核事件,邢台水禍)。

只是這國,也是我名義上的國,不算是我的國。

709王峭嶺(李和平律師妻子)2016年10月1號

烏拉特中旗11牧民因草場問題請願遭拘留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2-10012016131010.html

內蒙烏拉特中旗11位牧民代表,因村集體的草場被地方官員私下出租售賣等問題,到旗政府及呼和浩特自治區政府大樓前跪地請願,遭到特警遣返後,9月30日被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處以行政拘留15天。

本台曾連續報導多日的內蒙古烏拉特中旗牧民,因草場被侵佔,曾連續多日到旗政府及內蒙古自治區政府門前下跪上訪,結果遭到公安截訪、拘留。內蒙古維權人士新娜稱,11位牧民29日在呼和浩特自治區政府附近被公安帶上警車後送回家鄉,並處以行政拘留15天,牧民家屬與該旗公安局局長張志清在交涉中得知,牧民被拘原因是:「到政府面前下跪」。

據悉,被拘留的11名牧民代表分別是薩仁高娃、德力格爾其其格、白海妞、張巴特爾、董桃桃、遲永亮、吉日嘎拉、白瑞芳、高娃、達林泰及周玉芝。其中一位因家中有病人需要照顧,因此被警方以「監外執行」方式釋放。

當地一位牧民9月30日晚間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昨天下午,薩仁高娃在微信上說,公安端著槍、領著特警把他們拉回來了,被圈住了(羈押)」。

另一位要求匿名的牧民對記者說,11人全部被以「擾亂社會秩序」行政拘留15天,其中一人監外執行。烏拉特中旗警方從9月30日起執行:「擾亂社會秩序,行政拘留11個人,其中一個因為他的母親病了,監外執行。不能上旗政府,不能上訪,不能參與活動。(他們)在內蒙政府(門前)跪下了。他們昨天下午一點半,(被帶)回到中旗。今天早上五點,他們說是拘留15天」。

該牧民說,警方未通知被捕者家屬,而是將拘留通知書交給當事人:「家屬一個都沒有通知,拘留證也沒有,他們說拘留證是由他們(牧民)本人拿著」。

烏拉特中旗有豐富礦產資源,如金礦、鐵礦及稀有金屬等。據介紹,截止至2010年,烏拉特中旗已發現的礦產有70種,其中具有一定工業價值的51種。初步探明礦產地326處。礦產資源潛在經濟價值達人民幣500億元以上。因此,吸引了眾多投資者蜂擁而至,當地基層官員將牧民的草場當成了「搖錢樹」,出租給採礦公司。當地牧民曾告訴本台,該旗有近兩千戶牧民已失去了草場,失去了生存環境。

9月26日,失去草場的牧民代表數十人前往旗政府下跪請願,被公安阻止進入政府辦公大樓。第二天,18位牧民前往內蒙首府呼和浩特繼續上訪。牧民們先到自治區農牧業廳遞交材料,後到紀檢委舉報當地官員截留國家給牧民的補貼及侵佔草場等。

一位牧民稱,他們此次到呼和浩特,向自治州區政府反映三項訴求:「第一個是我們烏拉特中旗的草場,被領導幹部佔用,第二個問題是(村委會)帳目不公開,第三個問題是一部分牧民沒有草場,一部分草場被(幹部)賣了」。

記者:是賣給人家了,還是租給人家了?牧民:牧民是租來的(草場),嘎查長(村長)、畜牧局把它賣了,開礦。我們中旗是礦區多,有金礦、煤礦。

這位牧民稱,採礦公司破壞草原,污染環境。令草原生態受到嚴重破壞。

針對草原資源遭到破壞的情況,2012年11月22日,最高法院公佈《關於審理破壞草原資源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該司法解釋規定:違反《草原法》等土地管理法規、非法佔用草原、改變被佔用草原用途,數量較大、造成草原大量毀壞的,依照刑法相關規定,以非法佔用農用地罪定罪處罰。

平度強拆打手伏法 獄中書信稱替死鬼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execution-10012016104654.html

被判死刑的山東平度3.21強徵縱火案主犯王月福,周五(9月30日)在青島被執行死刑;在行刑前他的家人公布多封他在獄中所寫的書信,透露是為具有官方背景的開發商頂罪。近年來,大批同樣是基層人士,被權力和資本廉價僱用而成為犧牲品,這種現象變得愈來愈突出。

據悉,充當村主任兼地產商打手的王月福,是在國慶前一天上午被處死。他遺下年老而殘疾的父母、妻子,和2個分別為9歲和1歲多的子;其中,最小的子女,他到死亦未曾見過。

臨行刑之前,他的妻子劉彥彥向媒體公布了丈夫的多封親筆書信,試圖保住丈夫的性命,但最終不能如願。

王月福的親筆信表示,他指自己是替死鬼,後悔自己幫別人脫罪,但他又不希望妻子將書信內容公開,指被判刑的發展商崔連國承諾,出獄後會照顧好他的家人,並叫妻舅(妻子弟弟)不要仇視他,並強調這是他的遺言。

在國慶日當天,王月福的妻子劉彥彥向本台記者證實,周五(9月30日)早上她按法院的通知去見丈夫最後一面,儘管他們一直在呼冤,並將相關的資訊傳給法院,但法院依然強制執行死刑,之後沒允許家屬看遺體,周五下午他們就領到骨灰。

劉彥彥說:昨天(周五)下午,骨灰已經領回來了。執行之前讓我們見面,然後我們一直喊冤,我們都拒簽,然後還是非執行不可。7點半見了,他說是給20分鐘,沒有幾分鐘,然後就不讓通話了,然後,我就再三要求“求你們再給5分鐘”。青島中院的那個主審法官告訴我會見,我就問是不是臨刑見面,他說他不知道。

劉彥彥表示,王月福被處死是崔連國想要的結果。現在死無對證,崔連國就沒有了最大危險。

當地村民透露,王月福儘管混在黑社會,但他家境十分貧困,他曾經因為毆鬥坐過監,出來後就跟著村主任兼房地產公司老闆崔連國,幫他解決強拆麻煩,每月的工資只有大約3000元。在出事後,王月福沒人理。

據平度的強拆受害者張美芳表示,儘管他們曾經是官商黑三種勢力勾結的受害者,但面對王月福的下場,依然讓她感到很難受。她表示,在平度的強拆事件中,同樣是底層黑社會的王月福,根本不是最大的責任人。

張美芳說:他不過就是一個打手嘛,殺人放火,對他有甚麼價值呢?他就是一些小黑社會、小混混,被利用了而已。我說實話,我非常心酸,我很難過,因為真相不是這樣。其實我認為這個事情應該是崔連國負主要責任吧。崔連國後面有人,而且我也知道,崔連國拿著人家的把柄,跟市裡面的某些領導有利益關係嘛。他能得到這塊土地背後的利益,那還不是有政府的支持嘛,某些官員的支持嘛。

曾經多次代理平度強拆維權案的律師朱孝頂認為,就具體案情來說,王月福被判死刑沒有甚麼大問題,但事情關鍵在於,最應該承擔責任的崔連國,卻被判得很輕。今次被公開的王月福獄中書信,亦佐證這一點。

但迄今為止,青島中院沒有回應事件。本台記者多次撥打青島中院的電話,亦無人接聽。

2014年3月21日淩晨,王月福等人在平度市鳳台街道辦事處杜家疃村的一處被徵用土地上縱火,導致守地村民1死3傷。主犯王月福被判死刑,而買兇者是吳家疃村時任村委會主任、青島貴和置業公司代理董事長崔連國,他只被判監6年。

從范木根案到平度3.21縱火案,愈來愈多案例顯示,暴力拆遷者自己動輒成為悲劇主角,並成為權力和資本替罪羔羊的現象已經十分普遍。

劉曉原律師:成都青羊區警方解除鐵流監視居住強制措施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10/blog-post_71.html

今天(2016年10月1日),成都青羊區警方解除了鐵流監視居住強制措施。

六個月前的3月30日,還在緩刑之中的鐵流老先生又因網上發表批判文章,被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監視居住六個月。

2014年9月14日凌晨一時許,鐵流因之前發表在網上的十多篇批判文章,被北京警方從家中帶走後,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當年11月下旬案件移送成都警方,2015年2月25日,青羊區法院以非法經營罪判處他有期徒刑兩年緩刑四年。


維權消息

北京鋒銳律所七人被卡年檢 廣州李小玲出境被拒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5566c6.aspx

劉曉原律師:今天是十月一日,2016年度北京律師“年檢”結束已四個月。從北京市司法局網站查到,北京鋒銳律師所還有十個律師(包括周世鋒、王宇、王全璋、黃力群在內),除派駐南充分所三個律師在四川做了“年檢”,其余七人(包括我在內)仍然被卡著。

廣州李小玲:昨天去簽證處簽證制卡,乘放假時間和朋友信出去玩玩。今天一大早起床,九點準時到達約定地點,準備在珠海市拱北口岸出入境出關,節日人多,直到十一點多才排上隊過關,朋友們一個個順利過了中國關口,輪到我了,邊檢員問我叫什么名,那里人,確定身份的同時己經來了二男一女,我拿起電話剛想撥電話求助,他們馬上過來搶了我的手機,并惡狠狠的瞪著眼睛說,不準打電話,我問:憑什么!說是他們的規紀,面對惡警,能做什么的?我被關在小屋里,門口四人看著,不準我拿著包,并問我身上還有沒通訊工具 (口袋藏了一個)我說沒有……,又過了半個多小時,來了三個惡警把我帶到詢問室,把我的包鎖在涉案物品儲存室。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問他們為什么不讓我出關,回答說沒有任何資料顯示……他們打電話請示,最后說有珠海市公安局的人過來給我解釋不予出境原因……等了半天沒來人也不給我解釋為什么不給我出境卻把我趕出了出入境大廳。

夫君,10月1日是你的生日

延斌:今天是你的生日,可你2011年3月27日尸存長江朝陽河重慶段,因立案未果。你至今存放在殯儀館的冰柜里,五年多啦!夫君冰柜當床可別著涼!茍延殘喘的妾身,我也夜夜以淚洗面……

延斌:你走后的2012年12月7日父親陳國興因醫療事故死亡,至今也和你一樣存放在同一個殯儀館的冰柜里。

延斌:你走后的2013年4月11起,不明身份的人多次強拆我們曾經共同生活的家,現在的家是殘垣斷壁,無法居住,我沒有得到安置和分文的賠償。

為了維權,妾身走上了上訪之路,可此路艱難啊!妾身遭刑拘兩次,行政拘留兩次,兩次軟禁,跟蹤、酷刑、毆打、威脅、恐嚇對妾身是家常便飯……

延斌:你曾經在武警部隊服役三年多,你保黨保國卻保不了自己的生命。更保不了你深愛的妻子——唐云淑

夫君,10月1日是你的生日,我們這樣的人有何國?有什么可慶?

重慶市豐都縣龍河鎮自強街17號唐云淑

為我們站出來,不要緘默不語!——致重慶律師協會及第六屆重慶律師理事會成員的公開信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5562c6.aspx

為我們站出來,不要緘默不語!!!

致重慶律師協會及第六屆重慶律師理事會成員的公開信

我們心里都十分清楚,這項制度的實施,將會對法治和律師造成怎樣的后果!我們的心里都十分清楚,這樣做的險惡用心是什么,是群眾斗群眾,最終是兩敗俱傷!!!是要文革還是要改革?尊敬的韓德云會長,您曾經為呼吁官員財產公示,大義凜然。現在需要您再次拿出勇氣,為律師的權益說話。不負七千同仁的期望。

尊敬的理事們,您們的一些花銷是我們的血汗錢。現在該是您們發聲的時候了。

重慶市律師協會會長韓德云,副會長袁小彬、彭靜、張興安、徐麗霞、何洪濤、陳昊以及 重慶市律師協會第六屆理事會理事(孔祥彬、王 虹、王國民、王道平、王瑞勇、冉啟植、甘偉宏、龍云輝、劉志強、劉繼梅(女)、孫文武、孫遠強、陽長榮、何海靈、余向馳、吳怡(女)、吳興勇、吳昌倫、吳晚黎、宋衛東、張興楊、張宇龍、張守貴、張 幸(女)、張智勇、李小平、李開軍、李美奎、李欽白、杜本忠、 楊 智、楊 洪、陳 昱、陳 靜(女)、陳朝東、陳箭宇、羅華艷(女)、段茂兵、胡文龍、駱瑞明、徐 波、徐曉陽、敖朝生、聶洪波、郭沛然、曹 勇、黃明慶、程小華、董俊中、蔣 夏、熊 昭(女)譚金權)。在其位謀其政,在其職盡其責!假定您們是重慶律師一人一票選出來的,您們入選了重慶律師協會理事會理事,就應當盡其所能保障律師事務所和執業律師的合法權益,向司法部新頒《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這部違反規章制定程序,嚴重違背憲法、違背法律、違背國家和人民利益的規章勇敢地站出來說不!!!我們也強烈要求以上提到重慶律師協會第六屆理事會理事成員請向國務院提出《依法撤銷司法部新頒<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建議書》,要求國務院依法審查后,予以撤銷!聯署或者單獨建議,相關信息同時向廣大重慶律師予以公開!!!

起草人:唐天昊,重慶新原興律師事務所 185 2305 9152

張庭源,重慶君融律師事務所 139 0837 8021

何偉, 重慶君融律師事務所 185 2306 9266

(愿意聯署的重慶律師請聯系以上三位起草人)

中共建政日:16位民主人士以禁食紀念國殤日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5565c6.aspx

2016年10月1日是中共建政67周年紀念日,民主人士將其認為是國殤日、淪陷日、偽國慶日。為此,十多位民主人士和基督徒以禁食紀念國殤日。參與網獲悉,參與禁食的有:張向忠、哎烏(吳玉華)、勇敢的心、廖永忠、柴金元、趙長福、潘建敏、朱欣欣、馬洪哲、劉儉、刑鑒、妙覺(張玲)、張淑鳳、楊建平、鄒佩夫、陳浩等16人。

公民張向忠發起十月一日國難日絕食活動多人響應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10/201610011938.shtml

明天我開始絕食24小時,只喝水!

建議十月一日中國國殤曰、中國大陸淪陷日、中華文化受難日。大家為多災多難被奴役壓迫吾國吾民,哭泣哀號,同心禁食禱告二十四小時!求上帝翻轉中國!醫治中國!

目前,該倡議在網上已經獲得眾多網友響應。

成都11人天安門落網 府右街500訪民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3522-page-1.htm

今天中午,成都市青羊區伍素雲【傳習近平抵成都 扣押黃琦等百人群暴支持者】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成都11人天安門落網,府右街500訪民。

今天早上6點50分,成都劉堂富【習近平四川行 5人毆傷劉堂富夫妻關押5天】、葉俊華、帥正林、嚴塔風、嚴塔兵、彭天惠、李仁玉、吳尚瓊、武素雲、王學華丶趙玉華等前往中紀委、國家信訪局投訴,因為是國慶節沒有上班。

9點40分,我們到達天安門旅玩,看見天安旅遊很多,安檢時被警察攔下。11時30分送往虎又街派出所裡面有訪民500餘人。

四川駐京辦押12人 李華成傳播維權秘籍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3524-page-1.htm

天夜間,成都市青羊區伍素雲【成都青羊區武素雲競選人大代表宣言】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四川駐京辦押12訪民,李華成宣講依法維權。

今天12時30分,我和王學華被3名駐京辦從馬家接到四川省駐京辦,裡面有成都市羊區有李華戍、葉俊華、帥正林夫婦、蔣秀蓉、綿陽張興林、瀘州鄭如忠、黃正瓊、羅南昭、杜群、徐麗莎(2歲),限制我們人身自由及通訊信息。

期間,成都市青羊區信訪局原主任李華成【成都訪民李華成辭去青羊區信訪辦主任】則在黑監獄給各地訪民講解依法維權知識,訪民情緒才穩定。

十一,北京維權人士張德利被仁和派出所非法關押、虐待、折磨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10/blog-post_60.html

張淑鳳女士投訴說:「我丈夫張德利(被人毆打致殘的殘疾人),北京市順義區人。昨天天2016年9月30日,我丈夫張德利又嚮往常一樣,一大早就去中南海,晚上9點半順義公安分局仁和派出所第四警區的警察將張德利抓回到仁和派出所關押,非法拘禁。

從昨天晚上到今天,水米未盡,派出所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不讓睡覺,故意惡制張德利,張德利向市長便民電話12345發出求救,但是沒人管。今天下午,一個警察讓張德利做筆錄,張德利說:『我不給你們做筆錄,因為我沒有違法,是你們派出所在違法,打著執法的旗號,幹著違法的勾當。』李克強總理在兩會擲地有聲的說:『假如你在基層感覺不到陽光,請您到北京來,中南海的大門永遠向您打開。』 我丈夫張德利只是按照李克強總理所說,去中南海反映自己的冤情,就被仁和派出所如此的打壓、惡治。」

張淑鳳女士最後悲憤地說:「10月1日,是個特殊的日子,我並不快樂,我丈夫張德利現在在順義仁和派出所遭受著虐待和折磨。10月1日,被民間稱為國殤日,訪民、維權人士等等都認為,這天對他們而言是非常沉重、悲傷的日子,中共罪行罄竹難書,他們有信心並相信會看到中共過不了多久就倒台。國殤日,我張淑鳳在泰國禁食從0時至24時,以表決心。請社會各界正義人士及媒體關注!謝謝。」

天安門戒嚴 再有15訪民落網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3523-page-1.htm

今天中午,新疆張瓊秀【新疆派員上海 威脅公民記者張瓊秀兩女兒】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天安門安檢加強,再有15訪民落網。

今天中午13時50分,我和甘肅酒泉喬花,四川雅安蘇小麗前往天安門廣場,今天戒嚴,往年的天安門廣場人山人海,今年的天安門廣場稀少的人群,過安檢時,警察查身份證特別嚴,查出是上訪的先把人集中在一個角落裡,首先把你身份證收掉,上車再給你身份證。

天安門周圍有很多警車和警犬,從20路公交車到大柵欄一代都是警察和警犬,我們看見15個訪民被擒。

國慶節凌晨 5人夜闖玉泉山被擒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3521-page-1.htm

今天上午,新疆省烏魯木齊郭朋翔【新疆郭朋翔維權成功 政府押送學習班】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國慶節凌晨,5人夜闖玉泉山被擒。

10月1日凌晨零時30分,我和內蒙興安盟黃春玲【內蒙醫生黃春玲援助重慶朱文全 遭特警押返】、吉林省長春市王貴春【多省23訪民北京抗議當局迫害黃琦】和2個江蘇的訪民到北京市玉泉山國家領導人住地西大門上訪。後被玉泉山西大門警衛和守在門口的警察交給北京市香山派出所的警察帶到北京市香山派出所。北京市香山派出所警察經過做筆錄,錄指紋後於2016年10月1日凌晨5點40多將我們送往海淀區看守所進行拘留。

但在看守所交付手續時,看守所審批處沒有通過,又讓重新改筆錄,之後又因為上訪的人中有人體檢出身體多病。最後北京市香山派出所民警將5個上訪的訪民開車押回香山派出所。然後通知各駐京辦到香山派出所接人。

據派出所民警介紹,要將5個訪民的卷宗交到北京市警備處,另外似乎又重新開了訓戒書給各駐京辦,5個訪民被地方接回去後可能面臨更長時間的拘留。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