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2016  曾飛洋被判3緩4,湯建及朱小梅被判1年半緩2年。王全璋、李春富退偵。李金星代理郭飛雄案面臨執照被吊銷。律師倡議撤銷《律所管理辦法》。

廣東勞工NGO案通報:今曾飛洋被判3年緩刑4年 湯建及朱小梅被判1年半緩刑2年 … 繼續閱讀 →...

廣東勞工NGO案通報:今曾飛洋被判3年緩刑4年 湯建及朱小梅被判1年半緩刑2年 目前仍有孟晗、何曉波二人在押未判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9/ngo34-12.html

今曾飛洋被判3年緩刑4年 湯建及朱小梅被判1年半緩刑2年,廣東勞工NGO案目前仍有孟晗、何曉波二人在押。

2016年9月26日廣東勞工NGO案在廣州番禺區法院第二刑事法庭(番禺區公安基地)開庭,當日宣判。曾飛洋被判3年,緩刑4年;湯建及朱小梅被判1年半,緩刑兩年。孟晗另案處理,退偵補查。

曾飛洋是在2015年12月3日,被廣州市警方從辦公室帶走;12月4日被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與曾飛洋同期被抓的還有朱小梅、孟晗、何曉波、鄧小明、彭家勇、湯歡興等六人;2016年1月8日,曾飛洋被以同罪名正式批捕。

2016年6月8日,案件進入檢察院審查起訴階段,曾飛洋和孟晗、朱小梅、湯歡興(湯建,網名「北國」)均被移送審查起訴。而朱小梅於2016年2月1日已被取保候審。湯建則在失聯37天后,在社交平台發佈消息稱「已被釋放」。

針對此判決,有維權律師評論:「一般緩刑都沒啥事了。但基於政治打壓的緩刑看管應該是很緊的,而且很容易被以違法為由撤銷緩刑、重新收監執行有期徒刑。撤銷緩刑、收監重新執行有期徒刑是始終懸在頭上的利劍。從最近一波緩刑和取保候審的實際執行來看,被緩刑和取保者長期在當局手裡控制不被允許回家(法律上沒有這樣取保和緩刑的情形),他們也很容易被國保或警察隨便帶走。」

廣東勞工NGO案開庭當日宣判 曾飛洋被判3年緩刑4年 湯建及朱小梅被判1年半 緩刑兩年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6/09/ngo-34-1.html

據番禺區公安基地現場目擊者指,庭外附近遠處便拉起了警戒線,約有70多個便衣警察及數十輛警察對來往人員進行攔截。多個國家的領事館人權官員亦被警察圍堵。

據公開資料顯示,此前曾飛洋代表律師陳進學7月份時接到曾飛洋家屬的解聘通知。陳進學律師懷疑家屬遭到當局威脅。此前狀告官媒新華社及相關辦案單位對曾飛揚進行抹黑和不實報導的曾母陳文英,亦因受到警方要挾而撤訴。

一直從事幫助農民工討薪和工傷索賠等維權工作的曾飛洋,是去年中國「12‧3勞工案」中被捕的五名公益人士之一。官方新華社在12月22發佈《揭開「工運之星」光環的背後 -「番禺打工族文書處理服務部」主任曾飛洋等人涉嫌嚴重犯罪案件調查》的文章,稱曾飛洋「煽動工人罷工,擾亂社會秩序」,文章在勞工界引發軒然大波,被指對曾飛洋進行抹黑和不實報導。不久後,曾飛洋的母親陳文英提出起訴,要求法院裁定上述被告侵權,並作出經濟賠償。但其母受到中國警方要挾,以將影響其孫子的就業前程進行威脅,於5月1日拿走了陳文英的身份證前往法院,撤銷了對中國官媒新華社及相關辦案單位的侵權訴訟。陳文英表示,自己內心感到巨大痛苦,但別無選擇。

同時,廣東勞工NGO案另外一名當事人孟晗另案處理,退偵補查。8月18日於看守所傳出解除覃臣壽律師委託聲明。據瞭解,3月28日孟晗家屬曾遭多名暴徒持鐵棍上門威脅,報警被敷衍了事,警察延遲出警,及派出所所長表示要求晗家人搬走。此次斷水斷電事件疑為當局持續逼遷孟晗家屬。5月04日孟晗家屬持續被逼遷 ,電表及水表被拆走,目前已遭斷水斷電逾7天。 門鎖亦已被破壞。 5月7日三名帶上手套、口罩的男子攜帶一把長斧來到至中山市南頭鎮新豪苑孟晗兩位年過七旬的父母住處門口掄起對鎖頭進行猛烈擊打,兩分鐘內共砸鎖近五十次。砸門過程持續數分鐘,致門鎖無法使用,期間兩位老人一直大聲呼喊救命,有樓上鄰居嘗試衝下樓,但很快被守在樓道上的男子出面制止。孟晗父母報警後,中山升輝派出所警員前來瞭解後並沒有處理便離開。 6月11日,家屬遭遇暴力威脅逼遷後 孟晗傳出口信望父親離開廣東回貴州養老 案件已移送審查起訴。2016年6月27日律師會見,孟案已移送番禺檢察院審查起訴,其堅稱自己無罪,未實施任何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

曾飛洋等三名勞工維權人士案件宣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3-09262016105358.html

廣州市番禺區法院9月26日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判處勞工維權人士曾飛洋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朱小梅及湯建(湯歡興)有期徒刑一年半、緩刑兩年。有律師表示,判決雖輕,但這幾個人是無罪的,這一判決或許也是為了給目前仍在押的勞工維權人士孟晗做一個「示範」。

曾飛洋的前代理律師陳進學當天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對曾飛洋獲判緩刑、離開牢獄表示歡迎,但他同時強調曾是無罪的。

「曾飛洋判三年,緩刑四年,我(之前)被他解聘了,我沒有去開庭。當然他本來是無罪的,這樣判我覺得是不公正的,但是他緩刑、人能先出來,那也是為他感到高興。」

於今年8月遭到孟晗解聘的前代理律師覃臣壽26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與709案相比,曾飛洋等人的量刑較輕,覃臣壽認為,這或許是為了給孟晗做一個「認罪從寬」的「示範」。「孟晗的案件番禺檢察院把他單獨從四個人裡面分出來,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今天其他三個人都宣判了,個人認為,相對於709的這些人當局還是相對輕判。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講,當局這樣判可能也是給孟晗看,如果認罪的話可以得到這樣的判決,如果不認罪可能會得到一個比較重的刑罰吧。因為孟晗在裡面直到解除我的委託的時候他都沒有認罪。」

曾飛洋等3勞工人士被判緩刑獲釋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rail-09262016080335.html

曾飛洋前代表律師陳進學表示,現場很多警察,法院對外封鎖消息,3名被告共7名家屬獲准旁聽,不清楚他們的現任辯護律師是誰。今天庭審完成後,當庭宣判,3人均被判緩刑,他們曾作出妥協。他認為只是期限的問題,問題不大。至於孟晗被分案處理,陳進學指出,此判決會令孟晗考慮會否妥協。

陳進學說:(3人)應該是作了一些妥協,等於說他將那些判了緩刑,讓孟晗選擇,你妥協可能判緩刑,你不能妥協,可能就威脅他判實刑。

中國3名工人維權運動領袖獲緩刑    [紐約時報]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60927/china-labor-activists-guangdong-sentenced/

本週一,人權組織和一位當事人的律師表示,中國南方一家法院判處三位知名勞動組織者有期徒刑、緩期執行。這三人已被關押了九個多月,他們是在打擊不受共產黨管轄的民間組織期間被捕的。

律師賴勝琪(音)在電話中表示,這幾名活動人士居住在中國南方的廣東省,如果有更多的罪名被判成立的話,他們仍有可能會服刑。

賴律師的當事人曾飛洋面臨的指控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他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國際特赦組織在香港的中國問題研究員倪偉平(William Nee)說,另外兩名組織者湯歡興和朱小梅分別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半,緩刑兩年。

湯歡興和朱小梅的量刑雖然相對較輕,但仍令人吃驚,因為他兩人都已獲得保釋,按照中國以往的做法,人們沒想到他們的案子仍會受到審理。

但這三名活動人士、以及至少另外一名仍然在押的人都曾展現出非常強的能力,能為贏得更高的工資和更好的工作條件把工人組織起來。隨著中國經濟的蓬勃發展和勞動力短缺的加重,容忍他們的活動已好幾年了的政府,似乎對這類活動開始採取更嚴厲的做法,原因是目前中國經濟的增長已經放緩,部分工廠已經搬遷到勞動力更便宜的越南等國。

曾飛洋是廣東番禺打工族服務部負責人,倪偉平說,曾飛洋尤其擅長於把勞工權利運動的語言與共產黨的一些重大目標配合起來,比如維護穩定。

「雖然情況一直都不夠理想——2012年發生了一次打擊勞工的事情——但總的說來,發展的方向曾經是積極的,」倪偉平在電話中說。

但是去年,據總部位於香港的中國勞工通訊(China Labor Bulletin)記錄,中國發生了2700餘起抗議和罷工事件,是2014年的兩倍多。去年12月,曾飛洋、正在為嬰兒哺乳的朱小梅,以及其他幾名活動人士遭到了羈押。

雖然這次鎮壓的範圍似乎僅限於廣東,但國家官方媒體對曾飛洋進行了強烈的抨擊,試圖讓人懷疑他的品格。官方的報導包括去年12月23日播放的一段24分鐘的電視節目,節目指控他蓄意煽動騷亂,並且從國外拿了錢。官方通訊社新華社還在12月22日報導說,已婚的曾飛洋至少有八段婚外情。

朱小梅之前的律師龐琨(音)在緩刑判決宣布之後表示,他鬆了一口氣,因為這意味著,這些活動人士不會馬上進監獄服刑。但是,他說這些判決是「不可接受的」,因為朱小梅做的事情——組織和幫助工人——「不是犯罪」。

龐琨在深圳接受電話採訪時說,緩刑的判決也將意味著這些活動人士很難繼續自己的工作。宣布判決的是廣州番禺區法院,那裡沒有人接聽電話。

「很明顯,當局想讓他們依靠政府和制度來處理類似的勞動糾紛,」龐琨說。

官媒:工運之星曾飛洋獲刑 接受境外組織資助 煽動工人鬧事    [新華社]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9/201609270548.shtml

新華社廣州9月26日消息,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法院當日一審公開開庭審理曾飛洋、湯歡興、朱小梅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案並當庭宣判,認定曾飛洋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認定湯歡興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認定朱小梅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3名被告人均當庭表示認罪悔罪,服從法庭判決,不上訴。

9月26日的庭審從9點開始,共歷時5小時。廣州市番禺區檢察院派員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曾飛洋、湯歡興、朱小梅及其辯護人到庭參加訴訟。被告人家屬、市區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企業代表、職工代表以及部分境內外媒體記者到庭旁聽庭審。

在法庭調查階段,法庭傳喚證人馮某某出庭作證。公訴人依法訊問了被告人、詢問了證人,宣讀了證人證言,出示了書證、物證、鑑定意見、電子數據,播放了視聽資料。公訴人、辯護人對證據進行了質證。3名被告人回答公訴人訊問時承認,他們長期接受境外組織的資助和培訓,以曾飛洋經營的廣州市番禺區市橋西城打工族文書處理服務部(已被工商部門註銷登記)為平台,在境內組織勞工維權行動。

在法庭辯論階段,控辯雙方就3名被告人是否組織、策劃、指揮利得公司員工集體停工及實施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是否達到擾亂社會秩序情節嚴重的程度以及各被告人的量刑情節等,充分發表了各自意見。3名被告人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及罪名沒有異議。

曾飛洋在最後陳述時深深鞠躬,「表達我深深的歉意」。他說,我接受了一些敵視中國的境外組織的培訓和資助,按照他們的要求煽動組織工人以極端方式維權,把事情鬧大,製造影響。在這個過程中,我得到了境外的大量錢財,還被封為所謂的「工運之星」。我的私慾極度膨脹,即使在「服務部」被有關部門取締後,還不思悔改,繼續打著「服務部」的旗號煽動組織工人聚眾鬧事,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給企業造成了巨大損失。我嚴重觸犯了法律,充當了某些境外組織搞亂我們國家的工具。我對我的犯罪行為給企業、社會、工人帶來的損失表示道歉,對給家人帶來的巨大傷害表示深深的愧疚。希望大家以我為戒,不要再上某些境外組織的當,對自己的權益必須通過合法方式和渠道去維護。

湯歡興在最後陳述中感謝辦案單位對他的耐心教育和生活上的照顧。他說,我受曾飛洋鼓動加入「服務部」,在他的指揮下參與組織利得鞋廠事件。期間我負責自媒體宣傳,鼓動工人不接受廠方條件,和企業對抗,把事情鬧大,由此觸犯法律。我後悔莫及,教訓深刻。我在以後的工作生活中將保持清醒的頭腦,不再被一些別有用心的組織矇蔽利用。

朱小梅在最後陳述中說,我原來是一個普通女工,在曾飛洋幫我維權的過程中認識他,參加了「服務部」。被安排接受境外組織的培訓後,我接受了他們的思想,認同了他們的做法,開始參與組織利得鞋廠員工集體維權。通過辦案人員對我的教育和幫助,我深深認識到所犯罪行的嚴重性,希望其他工友按照相關法規依法維護權益。

法庭認為,被告人曾飛洋、湯歡興、朱小梅無視國家法律,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情節嚴重,致使企業生產無法進行,造成嚴重損失,其行為均已構成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罪名成立。曾飛洋在聚眾擾亂企業生產秩序行為中負責策劃、指揮,負責安排其他被告人的工作,是首要分子。湯歡興負責網絡媒體宣傳,擴大「服務部」影響;朱小梅負責員工組織化管理,負責宣傳、鼓動利得公司員工。湯歡興、朱小梅均積極參與聚眾擾亂企業生產秩序行為,是積極參加者。曾飛洋、湯歡興、朱小梅歸案後均能如實供述自己罪行,依法可以從輕處罰。3名被告人均是初犯,有悔罪表現,可酌情從輕處罰。鑑於3名被告人有上述法定酌定情節,法庭依法決定對3名被告人適用緩刑。辯護人請求法庭對3名被告人從輕處罰的意見,法庭予以採納。根據刑法相關條款,法庭作出上述一審判決。


盧昱宇律師本周閱卷開展辯護工作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09262016093453.html

大陸民間信息平台“非新聞”的創辦人盧昱宇和女友李婷玉,涉嫌“尋釁滋事”罪上周被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兩人的律師預計最快本星期內會獲安排會見當事人和閱卷,預料會為兩人進行無罪辯護。

“非新聞”創辦人盧昱宇和女友李婷玉是在上周三(21日)移送審查起訴。盧昱宇的辯護律師王宗躍,周一(26日)接受本台訪問時透露,他和其他律師,下一步會安排會見當事人,以及閱卷,也就是到法院查閱、複印、和摘錄案卷材料。

王宗躍:要根據情況,根據我們的時間安排,有時間我們就安排過去閱卷,我們選擇時間,到了以後,再和檢察機關聯繫。我們爭取這個星期,安排時間去。

盧昱宇一手成立的信息平台“非新聞”,從2013年起,專門整理中國各地群體事件,在不同社交媒體發布。單單去年就搜集了,接近30,000宗遊行、示威、集會、罷工等維權事件相關信息。

王宗躍認為,因為搜集信息而構成犯罪,很荒謬。目前未有跡象顯示,公訴方會拖延庭審時間。王宗躍:如果是僅此這種情況的話,決定他會構成犯罪的,我們認為也是荒謬的。沒有被拖延的情況,從現在情況來看,程序上是正常進行的。

現階段他和其他律師,傾向為兩人進行無罪辯護。王宗躍:我們初步認為是無罪的,有可能朝無罪辯護,但是現在還沒到最後階段,還在審查起訴階段,要到法院審理的時候,根據開庭的情況,決定怎樣辯護。

盧昱宇和李婷玉是在今年6月,在雲南被刑事拘留,目前羈押於大理白族自治州看守所,其後被批捕。其中盧昱宇據說在獄中被毆打虐待,引起國際社會關注。記者無國界和保護記者委員會先後發聲明,指兩人不應因為行使言論自由,受到打壓,要求中國政府無條件放人。

709案:王全璋、李春富退偵 謝陽每天被提審據會見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5198c6.aspx

李文足:【15個月了!還要偵查多久?】2016年9月26日709案件通報:王全璋、李春富9月21退回補充偵查,李和平第二次移送起訴審查延期至10月1日。

程海律師:8月26日下午三點半,和王全璋妻李文足,李和平妻王峭嶺一起去天津市二分檢詢問案件辦理情況,舉報中心工作人員問詢后答復:王全璋和李春富案9月21日退偵,李和平案退偵10月1日期滿。

謝陽律師案件:因檢察官李治明每天提審,律師被拒絕會見、被拒絕閱卷】

自2016年9月17日起,709謝陽案重新移送長沙市檢察院審查起訴,因檢察官李治明每天提審,辯護律師張重實、藺其磊申請會見未被批準、申請閱卷未被批準。

謝陽的辯護律師們在9月19日到長沙市第二看守所要求會見謝陽,被告知電腦系統顯示要48小時才能安排會見。律師們被告知李治明檢察官全天都在提審謝陽律師,無法安排律師會見。辯護律師們在長沙市第二看守所門口連續守候多日,希望律師會見的申請能實現,但最終以“檢察官每天在提審謝陽”為由殘酷拒絕。

辯護律師們自9月19日在長沙市檢察院案管中心預約謝陽律師案件閱卷,直至法律規定的三日內安排閱卷到期,長沙市檢察院案管中心一任姓工作人員告知:一直聯系不上承辦檢察官李治明,卷宗在李檢察官處。律師們問:聯系不上承辦人就無法閱卷,法律規定的三日安排豈不是一句空話,其他案件有過這樣的情況嗎?該女說:沒有過,以前到時有電子版的卷宗,律師來了直接給光盤就行了,但謝陽律師案件的卷宗只有線下(大意是書面的卷宗),沒有電子版。所以聯系不上承辦人,也沒法讓律師們閱卷。

至此,被關押了近15個月后,謝陽律師的兩個辯護人非但不能會見到謝陽律師,甚至連卷宗都無法復制。

709大抓捕案通報:王全璋和李春富案9月21日退偵,李和平案第二次移送起訴審查延期10月1日期滿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9/709921101.html

目前,本網信息中心最新統計,涉「709大抓捕案」仍被羈押和判實刑未能獲釋的律師及人權捍衛者還有以下12位,分別是:王全璋、周世鋒、李和平、李春富、謝陽、謝燕益、劉四新、胡石根、吳淦(屠夫)、林斌(望雲和尚)、幸清賢、唐志順。上述所有人員均被剝奪會見權,目前無一獲得會見,因此他們的具體案情外界仍不知曉。其中胡石根獲刑7年半,周世峰7年。其餘10人仍在羈押未判狀態下。

李南央:夏霖律師被判重刑是對他的政治迫害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ck-09262016103949.html

北京律師夏霖被法院以詐騙罪判處12年重刑。夏霖兩年前受理中共元老李銳的女兒李南央狀告北京海關扣押《李銳口述往事》一書的案件,李南央認為:夏霖被判重刑,相信與此案有關,夏霖案是一起政治迫害案。

夏霖案的判決一公佈,李南央便在網上發表文章《夏霖案的判決荒謬絕倫》。文章說:「夏霖是我的『狀告海關案』律師之一,跟我簽約一年後遭到拘留。網上傳他是因為擔任浦志強和郭玉閃的辯護律師而落難,但是他也是我的律師,他的命運我不能不關心。」

李南央的父親李銳,曾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國務院水利部副部長、毛澤東的兼職秘書。李銳一生剛正不阿,因此歷經坎坷。2013年7月,李銳96歲高齡,李南央為父親整理編輯《李銳口述往事》一書,由香港大山文化出版者出版。李南央將一些書由香港帶回北京時,遭北京海關扣留沒收,於是李南央狀告北京海關。

李南央目前居住在美國舊金山灣區,日前她在寓所中接受了記者採訪。她表示:「我先說夏霖的這個案子是政治迫害,根據我也不用網上的,我用我自己的經歷:我在上海用美國的信用卡就被詐騙了;還有我在上海的一個朋友,銀行把他的80萬人民幣轉到境外去了。銀行詐騙和信用卡詐騙,這是最最厲害破壞社會安定的詐騙,沒人管,你去告也沒有人管。夏霖的這個案子,根本沒有苦主,沒有任何人去告,是公安局把姓王的、姓羅的抓起來、關起來,逼著他們一定要去告夏霖。這還有什麼可說的,這絕對是政治迫害。」

李南央指出:即使按法院判定的夏霖律師對王、羅兩人的退賠金額,也只能在北京中關村分別買一套37平米和22平米的二手房,夏霖竟因此被判12年重刑。以此為標準,現如今中國大陸處以上的國家幹部,有多少人得進班房?有多少人得蹲12年以上?

李南央說:「為什麼要迫害夏霖?他代理的郭玉閃、代理的浦志強都放了,偏偏把代理的律師夏霖抓起來了。我心裡有一個結,我覺得他跟李銳有關。把夏霖判得這麼重,就是因《李銳口述往事》這一案子,是一個非常難辦的案子。這個是兩年多以前的案子,放到今天絕對不會立案。既然立了案,就是個燙手山藥,夏霖的經驗、夏霖的法律根基,在這個案子上對他們是一個威脅。」

李南央指出:夏霖案的判決,也說明習近平的權力腐敗已經無以復加。她說:「其實腐敗有兩個意義,一個是權力的腐敗,一個是金錢的腐敗,而權力的腐敗是最險惡的。他們居然把所有的政治案件轉換成經濟案件,夏霖案也是,太是了。對夏霖的政治迫害是非常明顯的,把一個搖搖晃晃拿出檯面的500萬判成12年,連邏輯都不要了。我覺得習近平權力的腐敗是太可怕了,到了完全沒有制約、完全失控的情況。」

李南央表示,雖然對夏霖案能獲得公正審判不報任何希望,但她絕不會沉默。她說:「我們為什麼要替夏霖呼籲?不是要求求你這個黨、你這個政府,你明白點,按法律辦事。是因為我們要告訴你,我們不被你們奴役,我們是人,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意志,我們不接受你們對我們的壓迫。」

重慶維權人士到萬州周家壩拘留所為崔斌存錢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5195c6.aspx

劉亞旋:萬州周家壩拘留所李運生大哥給正身陷囹的不屈捍權斗士崔斌上賬。運生兄辛苦了!

拘留所探訪實記

2016年9月26日,今日陰天,時不時還會從天飄落幾點水滴。原來約好幾位朋友今天一齊去拘留所,看一看被拘留十天的崔斌,直到中午過后,卻一直沒了消息。終于有位朋友在電話里說,他今天有事,明天再去吧。無奈,只得自己重新做回獨行者了。

兩點鐘左右,打了個的去周家壩,結果被司機一直拉到了看守所的家屬接待處。一路打聽,終于找到了萬州區拘留所。拘留所門前冷冷清清,只有一男一女在等著看人。看來拘留所的生意同整體經濟形勢負增長一樣不景氣,難怪要出臺一個將網絡言論作為呈堂證供的政策,來刺激監管場所生意興隆!正想好好拍幾張照片以作紀念,抬頭卻看見赫然一行大字:“不準拍攝”,和那無處不在的攝像頭,只得收起了手機。

在門外等了半天,不見接待處有人。直到近三點鐘,才見一位女警官姍姍而來。女警官來來去去了幾趟后,也不開門,隔著窗口問:“你們是做啥子的?”我急忙說:“我們是來看人的,來看崔斌!”“哦,看崔斌!”女警官嘀咕了一句,又走進了里面的一扇門里去了。過了一會兒,女警官又走了出來,依舊是隔著窗口說:“你今天看不到崔斌。我們這里是每個月的十號和二十號才可以看人,看人的時間已經過了。”

“那可不可以送點錢給他買點生活用品啊?”我問。“他各人(自己)還有點錢嘛,反正才十天,也沒得幾天了。我看看他還有好多錢。”女警官在里面桌上電腦上鼓搗了一會兒,“崔斌還有兩百多塊錢。”“那我再給他兩百塊行不行?”“好嘛。把你的身份證拿來,我給你開個收據。”

接過女警官開出的收據,感覺她的態度還不算很生硬,就對她道了聲:“謝謝!”出了大門,按照收據上經辦人簽名去看了墻上的公示牌,上面只有一位姓冉的女民警,叫“冉夏瑜”。心聲2016.9.26

內蒙古扎魯特旗4牧民被刑拘 烏拉特中旗40牧民繼續追討禁牧款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3-09262016104705.html

內蒙古扎魯特旗旗巴雅爾圖胡碩鎮一名牧民,被當地非法采砂所挖的深坑淹死,家屬到找事企業交涉,6人被行政拘留。其後兩人獲釋,另4人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另外,烏拉特中旗約40牧民9月26日到旗政府繼續追討草場禁牧補貼款。

扎魯特旗巴雅爾圖胡碩鎮因修路需要砂石,建築商為了牟取暴利,就近於都日本格爾嘎查村邊採集河砂外賣。據當地牧民披露,村莊附近的環境已被挖得遍地深坑,雨後積水成淵,深達數米。今年7月19日,村民哈斯敖其老不慎掉進水坑,溺水身亡,但責任企業僅賠償死者家屬18萬元。事發後,村民要求政府停止采砂及整治周邊環境,避免再次發生類似事件。

9月4日,死者的母親等人,攔路抗議采砂車非法營運,結果被公安行政拘留。

瞭解該事件的蒙古族維權人士新娜26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事發情況。她說:「都日本格爾嘎查今年春天因修路需要砂石,(商人)為了謀取暴利,就近採集。把村邊的河沙外買,村子附近的地被挖得千瘡百孔,下雨後積水深達數米。7月19日,年僅30歲的年輕村民哈斯敖其老慎掉進水坑,溺水身亡。當地村民紛紛要求政府停止采砂」。

新娜說,對於村民的合理訴求,政府人員不予理睬,而且還拘留村民:「逝者的母親悲憤難平,到采砂路旁現場攔截采砂車。由於語言不通,打電話叫來村民托雅幫忙翻譯,結果警方袒護采砂方,當場將哈斯敖其老近六十歲的母親,及現場其他幾位村民抓起來。事後哈斯敖其老的母親和幫忙當翻譯的托雅至今未放,而且行政拘留10天到期後,又轉行政拘留,關押至今」。

死者的弟弟哈斯吉力格告訴記者,其母親和另外三位牧民,已被刑事拘留:「9月2號晚上抓了四個人,9月4號兩個,一共抓了六個人,現在兩個人出來了。剛開始他們通知說,行政拘留10天,10天過了以後又說是什麼刑事拘留,咱也不懂,反正到現在都沒有放人」。

記者:當時你哥哥是怎麼掉在水坑裡的?回答:他們挖的沙子坑,水深兩米多。後來挖沙子的老闆過來了,經過協調,給了18萬元。

新娜說,被公安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的托雅,並沒有參與當地村民維權,她只是當翻譯,但在今年八月份曾經到北京上訪。當局此舉其實是報復托雅上訪:「其實,托雅女士還真沒參與當地村民的維權,僅僅是被當事人家屬打電話叫來幫忙給當翻譯的。警方為何不分青紅皂白把她也抓起來,遲遲不放呢?這是因為托雅前一陣因『十個全覆蓋』工程在當地推廣時,在拆房蓋房問題上明顯不公。她在八月份她曾代表當地的四個嘎查進京上訪告狀,這次抓她是當地政府明顯的打擊報復」。

另外,烏拉特中旗約40位牧民9月26日到旗政府請願,繼續追討今年被拖欠的草場禁牧補貼款。該旗一牧民在現場對記者說:

「我們烏拉特牧民在旗政府,為草場的國家補償,還有集體草場。有40來個牧民現在正在開會,正在(與官員)說事。現在我們在政府裡」。

記者:草場禁牧補貼款拖欠了你們幾個月?回答:快一年了。

牧民稱,維權牧民當天要求旗政府領導給他們一個合理的答覆,但官員最終還是敷衍牧民,聲稱已經在調查。今年7月上旬,該旗牧民曾兩度到旗政府請願,要求發放草場補貼款,但官員相互推諉,拒絕給村民答覆。

最近幾年,內蒙當局以保護草原的名義禁止牧民放牧,並答應給牧民「禁牧補貼」。但從去年開始,有關的補貼經常長期拖欠,導致牧民生活困難。

G20峰會期間被強迫失蹤(刑拘)的上海維權人士尹慧敏獲釋後敘述看守所悲慘境遇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9/g20_26.html

G20峰會期間被強迫失蹤的上海維權人士尹慧敏於9月20日已回家。這一個月中,尹慧敏被上海市長寧區公安分局搆陷「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關押在上海市長寧區看守所,家屬未收到拘留通知書。

與尹慧敏一起到杭州的維權人士孫紅箏8月20日被帶回上海回關黑監獄,G20峰會結束後獲釋放。

尹慧敏講述杭州之行及在上海市長寧區看守所的遭遇極為傷悲,禁不住淚如雨下:

(一)杭州G20峰會,我和同伴被趕出酒店露宿街頭

2016年8月16日,在G20峰會前夕(9月3日是G20峰會正式開幕日),我與另一上海維權人士孫紅箏到達杭州市,入住在杭州濱江區濱盛路西興路附近的一家商務酒店內。當天晚上10時許,我們即遭遇杭州警察查房查驗身份證,然後被告知趕緊離開。酒店老闆也稱:如果繼續讓我們入住,其營業執照就會被吊銷。此後,我和同伴露宿街頭和肯德基店內。

(二)遭遣返回滬被冠以尋釁滋事罪名刑事拘留,警察有權就任性

2016年8月20傍晚,杭州警察將我們截持後交給了上海警方遣返回上海。8月21日凌晨3時許,上海長寧分局華陽派出所(警號:025884)等民警搆陷尋釁滋事罪名將我非法羈押到長寧區看守所刑事拘留31日。

(三)看守所女警長故伎重演逼我高血壓帶病值夜

上海長寧看守所民警故伎重演,2粒短效藥和1粒長效藥強力降血壓。逼迫我一個高血壓病患者連續20天半夜三更爬起值夜,其中有一週持續7天沒有一天休息日,而105監室1號位(番號:097),2號位(番號:005)和3號位(番號:136)三個年輕體壯的排頭輪流休息,中秋節前後有兩人數天不值夜,做一天中午班就休息3至4天。

9月1日至9月4日數天裡,我高血壓(160至182及以上,醫生由2粒硝本地平片加了1粒長效降壓藥倍他樂克)繼續白天患病晚上值夜。而且必須按照她們的要求決不打瞌睡。

(五)長寧看守所對於三無上訪人員的民政救濟政策落實不到位

(1)進所時接濟給我的舊棉被骯髒不堪,無法蓋上身,一條墊被上有大攤污漬,血跡斑斑令人作嘔。

(2)發給我的舊所服上衣沒有洗乾淨,沒有接濟給我一條短褲,下身一週沒有衣褲換洗,造成我身上多處奇癢的濕疹。

(3)生活用品發放不全,僅有的一條毛巾既洗臉又洗屁股。一週不讓我們洗衣服,哪裡還講什麼保持個人衛生。

(4)生活管教把理應救濟三無人員的草紙當成了美鈔,讓我三天兩頭低聲下氣幾乎哀求著向她乞討。

(5)除值班之外兼做內務衛生且值班時不讓我在電子系統上籤到。

9月4日凌晨12時至3時安排我值班,我3日下午測得高壓,上舒張壓在182以上身體很不舒服故提出抗議,當班管教即刻命令3個牢頭強行將我拖起來值夜。我一個年過半百的高血壓患者可以連續一週值班不讓休息1天,而身強力壯的年輕在押人員人做一天中午班休息三天或四天。哪裡有道理可講。

(六)多次被上械具受盡了精神折磨和人身傷害

父母冤死死死未瞑目。我家破人亡冤屈無處訴。自從2014年因為在街頭打橫幅請求習近平關注人權,被枉判8個月有期徒刑。在上海長寧區看守所裡,管教民警故伎重演,使我遭遇到種種磨難精神折磨和人身傷害,遭受一系列不公正待遇。我的人身權利和民主權利根本沒有保障。多次被開後門強行送進看守所為民警們充指標,每次進看守所或者拘留所,我都會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這種恐懼感之所以在全身曼延,源於我已經多次在上海長寧區看守所裡遭受到管教民警的體罰虐待和人身傷害,2008年,2009年和2011年我多次被管教民警手銬腳鐐吊起正身關禁閉等,2013年11月23日,當我遍體鱗傷走出了長寧區看守所110報警要求驗傷遭拒絕。2016年3月10日,當我的左耳被華陽派出所社區民警李華鋒(024211)暴力毆打至鼓膜穿孔,我向長寧分局華陽派出所索要驗傷單再次遭到拒絕。從那時起我常常心驚膽顫,唯恐自己有一天不能活著走出看守所(拘留所)大門。

8月21日,在我被送進看守所的頭兩天,因為睡眠不足血壓超高,上壓高達213,下壓高達110以上,而當班管教有意作梗不同意讓我坐著靠牆稍作休息,逼我與身體強壯的年輕在押人員一起靜坐反省。為此,我以拒絕看病和拒絕吃藥來表示抗議。主管管教新任女警長024686數次找我談心,有兩次用了威脅的口吻:如果你不服從看守所民警管理,扎床即勞教所的死人床都為你準備好了等等相威脅。

上海長寧區看守所獄警故伎重演,自2016年8月26日開始安排我一個患病的高血壓病人(幾次160至180以上高壓)半夜爬起來值班,此外還連續一週以上在監房裡做內務衛生輪值員全天洗抹布洗碗等衛生工作。上訪人在押時不值班勞動已經成為慣例,而長寧區看守所幹警逼迫我患病之人帶病勞動,我不從就威脅恐嚇要讓我上死人床,我覺得這是對我的一種變相的體罰虐待和人格侮辱。

上海市長寧區公安分局及長寧區看守所警察已經多次對我實施體罰虐待和刑訊逼供等不法行為,並且造成我遍體鱗傷出拘留所等人身傷害事實。現在華陽派出所已經第13次將我送進牢房。長寧區看守所警察經常不擇手段惡意逼迫我帶病值夜,我稍不配合或提出異議,即採用非正常方法和手段,以誣陷我不配合管教管理和違反監紀監規等為藉口,迫使我服從和任其擺佈。

附:尹慧敏的聲明

我在此嚴正聲明:

我的理想是追求真正的民主自由,不是筆墨寫出來的民主自由。我絕不會自殺,自殘。我除了專制別無他敵,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人間蒸發,或者我在趙家牢房裡突然死亡,一定是死於暴政之手,長寧區法院、長寧公安分局、長寧區看守所脫離不了干係。

聲明人:上海市長寧區尹慧敏

電話:15000791985

趙素利之子田思雨今天于鄭州大學第一醫學院做眼眶復位手術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5184c6.aspx

田思雨手術成功出來。手術2小時40分鐘

今天上午8:00,我從江蘇昆山趕到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看望準備做眼眶復位手術的趙素利兒子田思雨。本定于上午10:00手術,因前面的手術沒有結束,故推遲到下午13:30才進手術室。

現在手術中。

祝田思雨手術順利……

據田思雨介紹:因車禍交警雖然裁定責任各種承擔50%責任。但因車主經濟困難至今沒有支付一分錢醫療費,又因是外傷,所以學生險無法享受,所有費用自理。車禍發生后送醫院搶救花去1萬多醫藥費,遺留眼眶骨折、面額變形、眼睛重視后遺癥裝狀轉載多家醫院求治又花去各項費用1萬多,為了省錢從5~10萬元手術費篩選出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手術費用將降至還需預算3萬元左右。

上次找媽媽募捐,趙玉林和田思雨共得捐款10652元(包括武漢朋友當面送的1000元。后還乘2800元。

今天,我代表玫瑰團隊朋友給田思雨送去慰問金500元。

請有余力的朋友發個紅包以示關懷和幫助!

田思雨的電話:18538517339 微信號:Tian1017287037

農行卡號6228480217182734475 田思雨

信息發布人徐秦  電話13331102551   2016年9月26日14:00

附:

【征集示威游行參加人公告】還在征集中,可憐現代大學生田思雨媽媽沒找著,自己躺在了醫院手術室!一個熱愛生活,孝道守法的在校大學生,因為媽媽嫁給了一個為維護中國公民基本人權而欲被政府處以顛覆罪的繼父秦永敏,株連失蹤!在尋找路上又親歷了總總綁架、恐嚇、意外……,情有何勘?

趙素利雖然是中國政治犯家屬被株連失蹤的首例,但趙素利的悲劇絕不是她個人的悲劇!她一個家庭的悲劇!她是中國千千萬萬被強迫失蹤公民的特例!她是中國政治犯家屬遭遇株連最恐怖信號!是中國人權被徹底撕裂的警號!中國公民們醒醒吧!今天我們不為趙素利要真相,明天,張素利、李素利、成素利…會慣性陳出,也都不會有真相!

為防止自己和家人的人身自由權被不經意中被任意踐踏,請您立即行動起來,參加示威游行者報名或聲援的行列中來,報名注明自己的“姓名、省市、電話”。

接收報名信息郵箱�Gqinxu730@gmail.com

接收報名信息手機:13331102551

微信號:13331102551,昵稱:徐秦


群體維權

因郭飛雄孫德勝案廣州天河法院惡意投訴多省市律師,山東李金星律師面臨吊照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9/blog-post_91.html

據張磊律師通報:「自己多處嚴重枉法的廣州市天河區法院因郭飛雄、孫德勝一案已經到處『司法建議』處罰律師,已知其先後要求各地司法局處罰陳光武(山東)、張雪忠(上海)、葛文秀、葛永喜(均為廣東),不知道有沒有我的。而辯護律師多次控告天河區法院多人次枉法,至今無任何處理。」

而李金星(伍雷)律師也通報:「郭飛雄案一審法院天河法院年初發來司法建議,以擾亂法庭秩序要求對我暫停一年。山東司法廳濟南司法局認為應當吊照,已經攤牌談話,勸我改邪歸正,無果。接下來馬上走程序。山雨欲來,這次層次之高,不存幻想。但我要利用全部程序救濟,不指望贏,只是以我的案例說明:控辯審衝突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對於這一律師正當執業權因代理敏感案件而遭肆意踐踏的事件,本網將持續關注報導。

代理郭飛雄案 李金星律師面臨執照被吊銷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9262016105134.html

山東律師李金星日前發佈消息說,郭飛雄案的一審法院廣州天河區法院,年初向山東司法廳發出「司法建議」,以李金星律師「擾亂法庭秩序」的理由,要求山東司法廳對他暫停律師執照一年。他透露說,山東司法廳濟南司法局認為應當吊銷執照,並且已經派人和李律師進行談話。李金星律師發出的消息說,當局勸他「改邪歸正」,他已經「不存幻想「。李律師還表示,他會利用全部程序救濟,不指望贏,只是希望以他的案例來說明法庭上控辯審三方衝突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今年5月,李金星律師就曾受到郭案牽連,律師年檢一度受阻,後濟南市律協稱,系客觀原因造成的誤解。

本台記者9月26日嘗試聯繫李金星律師,但未能成功。曾代理郭飛雄案的另一名山東律師陳光武26日向本台表示,他與其他兩名律師也曾收到過天河區法院建議處罰的信函。

「我們是前年,因為我們要求法院允許我們帶電腦,允許我們複印卷宗,跟他磕了一下,最後他給我們地方的司法局下了一個司法建議函,要求吊銷我們的執照。臨沂市司法局審查了之後沒有立案。」

郭飛雄、孫德勝被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一案,最初的辯護律師是陳光武、張雪忠、葛文秀及葛永喜。因天河法院直接違反刑訴法規定,不許辯護律師複製「南周事件」現場視頻等電子證據,四位律師以退庭和不出庭抗議,天河法院以此為藉口,剝奪了四位律師的辯護權。隨後,李金星、張磊接手為郭飛雄辯護,陳進學、陳以軒接手為孫德勝辯護,庭審於2014年11月28日上午9時開始。消息說,庭審時法官多次打斷辯護律師的辯護,也多次打斷郭飛雄的自我辯護,最後直接剝奪了郭飛雄的發言權,並強行宣佈庭審結束。法院在2015年11月27日作出宣判,郭飛雄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

對於天河法院的違法行為,多名辯護律師多次進行控告,但至今沒有任何結果。

關注事件的余文生律師9月26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自從709案後,山東對於律師的打壓較其他地方更為嚴厲,此次李金星律師的遭遇或許也是當地司法局借此震懾其他律師。

「自從709之後,整個山東人權律師的局面都是不太好,像李金星律師在山東是比較矚目的律師,打壓他可能正好也是震懾其他律師,也正好藉著郭飛雄這個案件來打擊李金星。所以我覺得很多律師應該團結起來,反擊當局對於律師這樣打壓。」

鍾錦化律師:呼吁支持聲援李金星律師,譴責山東司法廳及其幕后黑手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5259c6.aspx

特別聲明:呼吁支持聲援李金星律師,譴責山東司法廳及其幕后黑手的無恥惡毒行徑

我的朋友中國山東李金星律師,筆名伍雷,自中共十八大后組織代理吳昌龍、陳夏影、陳滿、念斌、金哲宏等許多重大冤案的呼吁申訴工作,使得許多被冤判被酷刑的當事人獲得清白和自由,也因此被當局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千方百計希望除之而后快!最近山東省司法廳及其幕后黑手居然借口李金星律師代理廣東著名人權捍衛者郭Fei熊案“違規”為由頭,企圖吊銷他的律師執業證,砸掉他的飯碗!

作為一名中國律師、前法官和李金星律師的多年朋友,我深知李金星律師一直為維護人權和推動中國法治進步盡心盡力、盡職盡責,并始終按照中國現行法律、法規理性辦事,他不但無罪無錯,而且于國于民于社會都有功。

山東司法廳及其幕后黑手的行徑不但無恥惡毒,而且公然違反中國現行憲法和法律對人權保障的承諾,破壞國際社會對律師執業權利保護的規則,嚴重危害世界和人類文明秩序。

綜上所述,我公開呼吁中國廣大公民和國際社會支持聲援李金星律師,嚴厲譴責山東司法廳及其幕后黑手的無恥惡毒行徑,共同維護中國人權和律師依法執業權利,共同維護世界和人類文明秩序!

楊金柱、陳光武、韓國權三「50後」律師將聯合倡議撤銷違憲之《律所管理辦法》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9/50.html

陳光武、韓國權、楊金柱等50後律師將聯署倡議:向中央政法委和中央政治局公車上書,要求撤銷違反《憲法》的司法部《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

1952年出生的陳光武、韓國權律師和1956年出生的楊金柱律師三人率先聯名向1950年代出生的中國執業律師倡議:50一代中國執業律師應當聯名公車上書,發表致中央政法委和中央政治局的公開信,要求司法部撤銷違反《憲法》的《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

隨即,張重實律師(1955年11月20日出生),湖南湘劍律師事務所律師,電話13307328148,也表示聯署楊金柱等律師發起的「50後」律師聯合倡議撤銷違憲之《律所管理辦法》

該倡議信將於後天上午9點0分發表。

司法部發文禁律師製造輿論壓力 引發律界強烈反彈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9262016102942.html

中國司法部近日修訂發佈《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禁止律師事務所「放任」律師製造輿論壓力。該《辦法》一出台就引發律師界的巨大爭議,反對者紛紛指責當局違反言論自由的憲法原則,新規定只能成為官方選擇性打壓維權律師的依據。

中國司法部日前修訂發佈了《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要求律所不得放任、縱容律師「以串聯組團、聯署簽名、發表公開信、組織網上聚集、聲援等方式或者借個案研討之名,製造輿論壓力,攻擊、詆毀司法機關和司法制度」等行為。

將於今年11月1日起執行的新《辦法》,通過中國政府網公佈後,引起了律師界的普遍惡評。

北京律師余文生告訴本台,律師界普遍認為這是一部惡法,不但違反了言論自由的憲法原則,在實際操作中也無法執行,只能成為官方選擇性打壓維權律師的依據:「我們把它歸為惡法系列,像新國安法、網絡安全法,包括NGO的法律和慈善法,他們都屬於惡法,實際上就是不讓我們這些做人權案件的律師出聲,進一步打壓我們這些人權律師,對律師行業也會起到一種逆淘汰的作用,把好的律師淘汰掉,留下的都是一些他們所謂聽話的,為他們的官派律師鋪路。」

余律師認為司法部的這個新法規本身就是違法的,雖然新法規是一個部門的規章制度,不是法律,但是很多內容起到了法律上的作用。他表示,真正的立法必須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進行,司法部作為一個司法行政單位進行立法,就是違法行為。

根據新的《辦法》,若律師事務所放任或縱容律師實施上述行為,司法行政機關應依照《律師法》第50條對律師事務所予以行政處罰。 處罰措施包括:停業整頓、罰款、甚至吊銷律師事務所執業證書。

維權律師程海認為,增加這樣的條款,與打壓鋒銳律師事務所的「709大抓捕」有直接關係,中國律師界對此反彈聲音非常激烈,一致表示要予以抵制:「在709案件裡面我們兩百多個人控告過包括公安部長在內的官員、公檢法人員犯罪。這是非常惡劣的趨勢,對法治比較重大的破壞,有些人士利用公權力進行犯罪,他們手裡掌握的權力,監督力量跟不上,很難得到有效地追究,這是中國的法治,需要亟待改進的問題。」

據中國大陸的財新網報導,各地律師事務所多位主任表示,司法部的新規定對律所的監管要求過於苛刻,不符合律師行業市場化發展規律。報導引述憲法學者、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千帆指,律師訴訟之外的思想、言論,應該看是否違反既有法律,如果這些言論是合法的,就應受《憲法》中言論自由條款的保護。他認為,法治的進步很大程度上要靠社會輿論。

維權律師苦難重重 再有新惡法壓頂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9262016095734.html

中國當局對維權律師步步進逼,司法部最近又修訂法例,要求律師事務所向屬下加盟律師加強監管,不得“放任、縱容”律師參與維權活動,包括不許參加聯署聲明、集會,做出衝擊司法機關的行為,違者將遭受停業整頓。有維權律師指,律師事務所受到當局壓力下,估計將會有不少維權律師被事務所“趕走”。

中國司法部提出的“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將於今年11月1日起生效。河南省維權律師馬連順周一(26日)向本台表示,現在中國有很多維權律師已受到當局打壓,但是政府仍不罷休,務求令到所有維權聲音消失為止。

馬連順:對於維權律師及人權律師的打壓,進一步的系統化的這個打壓方法,就從律師事務所,對律師進行管理,這種打壓,對於律師維護公民權利,造成師大的不利,必然會對公民應該有的權利,受到影響,通過影響公民的權利,影響律師在社會上的言論自由,對公民社會進行打壓。

他指,律師事務所日後在當局的壓力下,必然會對維權律師有所限制,估計以後會有愈來愈多律師被事務所“趕走”。

馬連順:因為沒有這個規範之前,原來的律師事務所,我們的主任就是因為我辦了(一些敏感的案件),就非常害怕,所以就迫使我轉到別的律師事務所,所以最後沒有辦法,我就調到其他律師事務所去。

另一名北京維權律師陳建剛認為,當局定下這樣的規定,簡直是無理,當局只會利用法律作為鎮壓人民的一種工具。

陳建剛:我們唯一能使用的就是法律,因為對律師的保護或是對其他人的保護,我們是依據法律來保護自己,但是,在今天的中國,法律對於整治律師,整治平民百姓,法律是有用的,因為它完全作為一種鎮壓的工具來使用。

他指,在中國凡是做維權的事,都會受到打壓,但是他是不會害怕的,一定堅持到底。

司法部9月6日修訂了“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要求律師事務所不得“放任及縱容”律師,當發現屬下律師到司法機關或國家機關靜坐、打橫幅、喊口號、聲援、圍觀,製造影響,向有關部門施加壓力,對本人或其他律師辦理的案件進行歪曲、有誤導性的宣傳和評論,惡意炒作;以聯署發表公開信、網上聚集、聲援等方式,或者借個案研討之名,製造輿論壓力,攻擊、詆毀司法機關和司法制度等。違者將遭受停業整頓、吊銷執照等行政處罰。

烏坎莊烈宏發函聯合國求助 粵警致電「勸」噤聲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9262016100856.html

廣東烏坎村村民莊烈宏9月19日起連續數日在聯合國總部外請願,促請聯合國關注中國武警鎮壓廣東陸豐烏坎村村民維權行動,打傷約百人,抓捕七十多人的事件。9月20日,廣東陸豐警方通過羈押在海豐看守所的莊烈宏父親越洋喊話,「奉勸」莊烈宏停止活動,被拒絕。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喬龍就此專訪了莊烈宏。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9262016100856.html/m0926-ql1p2.JPG

流亡美國的廣東烏坎村民莊烈宏,9月19日起,連續多日到紐約聯合國總部外聲援烏坎村民,抗議廣東當局鎮壓村民為土地進行的維權活動。25日,他在美國接受本台電話採訪時說,家鄉陸豐市公安局因受到壓力,通過其父親致電給他,勸他停止活動:

「(當地時間)9月20日晚上9點55分,我就接到一個電話,他說是陸豐公安局打來的,證實我本人之後,就將電話叫給我的父親聽。我問我父親,現在怎麼樣?他說,同志們對他都非常好。對我說,你就不要再外面跟那些人在一起了,不要去搞什麼事啦,小心被人家利用。這樣子會害了我們一家的」。

莊烈宏的父親莊松坤因參與陸豐烏坎村維權,9月13日凌晨三點,被公安抓走,隨後被以涉嫌「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交通秩序罪」刑事拘留,目前羈押在海豐看守所。莊烈宏說,他在電話中明白表示,自己不會停止維權活動:「我聽了之後,我也挺生氣的。我說,他們對你這麼好,還抓你,你不用怕,你也沒有犯什麼罪。我的事情你不要管了。我說,除了我的家人和我家鄉人,沒有人可以利用得了我。也讓他們(公安)不要給我再打什麼電話了。他們既然敢關你,就讓他們關吧」。

莊烈宏於烏坎村村民首次發起大規模土地維權活動遭到當局鎮壓後流亡美國。他說,通過親屬威脅放棄抗爭,是當局的一貫作法:「就是因為我在19日到聯合國去抗議,肯定會對他們(當局)造成一定的壓力。當局肯定會跟他們(父母親)說,你兒子在外面顛覆國家政權、勾結境外勢力,或者煽動民族仇恨等來恐嚇我。我的父親一輩子從事漁民生涯,他們的思想都很單純,在看守所裡面與外界是斷絕的。還聯想到村支書林祖戀被迫認罪,當時在當局抓了他的孫子之後,林祖戀才被迫認罪。」

廣東陸豐烏坎村集體所有的3200多畝土地,在村民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當時的村委會悄悄出讓,而七億多元賣地款被侵吞。2011年,村民在多年上訪無果的情況下,發起集體抗議,遭到鎮壓,但事件引起全球關注。廣東省當局做出小讓步,翌年2月1日,村民選出代表村民利益的村委會。當時有輿論曾認為,烏坎模式是中國基層民眾維權成功的典範。然而五年後的今年9月8日,被選為村官的林祖戀被當局以「受賄」等罪,判刑3年1個月,引發村民遊行示威。結果遭到當局再一次武力鎮壓。

莊烈宏說,9月17日,警方到他的母親家,搶走了母親的手機:「此前的17日,當局到我家去,在我母親手中奪走了我唯一和家人聯繫的手機。我沒有想到(當局)這種手段可恥到這種地步,沒有想到繼汪洋之後,廣東市委書記胡春華盡然連老人、小孩、婦女,甚至殘疾人,他們都不放過」。

目前,烏坎村仍在當局嚴密監控中。當局在村口設卡,村內設哨,網絡被屏蔽,警察隨時會闖入村民家抓人。莊烈宏說:「現在烏坎村內,每一天都有分批的武警防守在每一個角落。13日中午起,烏坎村的網絡都被封閉,想要傳達烏坎村內的消息,非常困難。13日鎮壓的時候,100多個村民受傷者,現在都還在治療,有幾十個人的傷勢都非常重。被抓的70多個村民中,就放了兩個未成年人。前天,魏永漢也被抓了。他們抓人的時候,也沒有出示有效證件的,想到哪一家去開門抓人,就到哪一家去」。

莊烈宏還說,他來美國兩年來一直低調,但看到烏坎村民維權遭鎮壓已無法繼續沉默。他在給聯合國的公開信中,請求關注廣東當局抓捕維權村民,敦促當局停止鎮壓行動。

民團監管條例接續而來 新規定要組黨團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ngo-09262016083933.html

中國當局再次出台嚴苛政策,進一步收窄境內外新成立的社會組織。民政部日前公布,表明新社會組織成立時,同時要在架構內成立黨組織,並需提交《黨建工作承諾書》,意味新成立社會組織,將無可避免受到中國官方更嚴密的控制。

中國民政部上周一(19日)於網站上公布新通知,表明申請成立新社會組織時,需要向民政部提交《社會組織黨建工作承諾書》,規定要在組織內建立黨組織,支持開展黨工作,並要接受黨紀機關查處。《承諾書》需由新社會組織的主要負責人及法定代表人簽署。

新通知同時規定新成立的社會組織需提交《黨員情況調查表》,交代新組織內工作的黨員基本情況。

新通知被指加強對社會組織,特別是非政府組織(NGO)的控制,深圳勞工公益機構春風勞動爭議服務部負責人張治儒接受本台訪問時指,目前機構面對的最大困難是資金問題,雖然目前未清楚新通知規定的細節,但仍感到擔心。

張治儒說:現在應該是這樣吧,具體情況還不清楚,因為我們這個小機構,沒有建設黨組織的基礎和條件,我們擔心的目前還是資金問題。因為新的細節還未出台嘛,但是還是有所擔心吧。

中國官方近年加強控制NGO,被指擔心成為“外部勢力”在華的化身,資深中國評論員劉銳紹向本台指出,中國官方處於兩難局面下才不斷加強規管社會組織及非政府組織,新規定將阻撓民間社會組織的發展。

劉銳紹說:官方對愈來愈蓬勃的社會組織以至非政府組織擔心,官方看見他們對政府工作有貢獻,亦不能全面禁止,於是讓他們注冊存在。他(官方)是存在兩難局面,既不能全面抹殺,亦不能全面放開,才會出現這類制度,再加上這些規矩,將對非攻府組織的活動有一定的限制。劉銳紹表示,中國官方加強監管社會組織,將影響其服務對象,隨民間聲音持續累積,長遠而言或會影響管治基礎。

劉銳紹說:80年代開放的時候,非政府組織的出現幫助共產黨解決很多社會民生題,如果這樣下去(監管),我想短期內會收到壓制效果,但長期而言只會進一步削弱自己的管治基礎。

中國官方對NGO的控制愈加嚴密,《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慈善法》等相繼成立,加強控制境外NGO。近期民政部就規管社會組織發表多份文件,上月1日,民政部公開《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當中要求社會組織每年公開資金、所獲捐款的數額等。上月18日,民政部公布在網上設立舉報郵箱,歡迎社會公眾舉報非法社會組織活動;上周五(23日)又指民政部門會加強監管社會組織在網信領域的日常活動。

陳燕華在港絕食抗議強拆未補償時暈倒送醫搶救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9/2016/0926/14977.html

北京維權人士陳燕華在港絕食抗議英皇公司拆遷未補償時暈倒被送醫搶救。

9月26日上午陳燕華在香港告訴民生觀察網,她從本月21號中午開始絕食抗議,在香港英皇公司門口不遠處搭了帳篷,絕食到9月25日傍晚時她想起來上廁所,剛站起來就暈倒了,隨後有香港市民報警送她去醫院救治,醫生說她血糖太低需要留院觀察。

陳燕華說,在她絕食期間英皇公司派了一個北京來的部門經理勸她停止絕食,等回北京再談拆遷補償的事。去年六月份陳燕華來港抗議時英皇公司就勸她回北京談,談了兩三次後就不理她了,所以陳燕華不相信英皇公司的人作出的承諾。

由於房屋被強拆後沒有一分錢補償,這四年多陳燕華帶著年邁父母靠借錢租房住,全家人因此遭受了很多磨難。本網誌願者在與陳燕華通話時明顯感覺到陳燕華身體虛弱,在這間醫院住院一天費用四千多,且在港逗留時間馬上到期,所以陳燕華打算回北京再進行維權。

湖北荊門公民劉艷麗被帶走 衛小兵在上海被抓走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5196c6.aspx

緊急關注:湖北荊門公民劉艷麗于今天上午11:10分東寶公安分局從單位荊門建行帶走,公安去家里搬電腦,當時姐夫在家。劉艷麗主要做幫助抗戰老兵工作,是一名追求民主自由人士,網上言論較多,是一位政治異見人士[拳頭],也是一位女漢子。

碭山人在上海:【緊急關注】衛小兵(13億)剛剛被上海新鎮派出所……從賓館以查房的名義擄走…… 請大家轉發關注……

各地訪民冒雨訴冤遭推諉 傷殘軍人被拒入住旅店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6/0926/14978.html

今天,來自遼寧、山東、上海的訪民紛紛冒雨到各部門集體上訪,均遭到推諉。來自全國各地的傷殘軍人到旅店辦理入住手續時也都被以客滿為由拒絕入住。

遼寧瀋陽將近百名訪民針對公安機關對信訪人非法拘留行為今天上午冒雨到公安部進行集體訪,公安部只給他們刷了一下身份證。隨後他們趕到最高檢控告公安機關對信訪人實施非法拘禁,被告知不受理、不登記,並指他們這種行為屬於非法聚集。

山東百餘訪民今早7點多就趕到了國家信訪局,控告檢舉地方黨政官員貪污腐敗造成大量的冤假錯案,還肆意動用公權力打擊檢舉控告人員。結果,信訪局門前的保安百般刁難,不許他們進入信訪局登記,情急之下,百餘人要到中南海集體上訪才被允許進入,但必須要排隊等待,現在他們還在排隊等待中。

此外,昨晚就有傷殘軍人發文譏諷,特大新聞,重大消息,北京市公安機關今天針對涉軍人員出台重要政策,惠及每一位來京戰友,辦理住宿登記的時侯,前台小姑娘會熱切詢問是否是涉軍團體人員,如果回答是,那麼恭喜你,由於網上定宿人員多,本店客滿,請另走一家,再走一家也是如此回答,她們還練就一雙火眼晶晶,如果看上去像軍殘的,直接回答,客滿,本店不對軍殘開放。想住上店,只好由別人去開房,自己再偷偷溜進來,感覺身為殘軍,像極了一名以前的地下特工。據悉,北京公安對傷殘軍人採取的這一舉措是針對他們的集體上訪活動。

重慶永福煤礦數十名股權人舉牌抗議公司侵吞股權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926/14980.html

今天上午,重慶市永川區永福實業有限公司原部分股東70餘人在永川桑家河壩舉牌,抗議永福實業有限公司侵吞股東股金及紅利。

身為股東之一的孔群告訴本網誌願者,「我們所在的永川區永福煤礦1994年改製為永福有限責任公司,我們 568名全民所有制職工以安置費入股為股東,並認購股權,自籌資金入股 。之後,公司法定代表人以各種理由大量開除入股職工,安排自己的親屬進來,侵吞拖欠股東股金及紅利總金額達數億元。2005年通過偽造登記股東簽名等手段霸佔了公司所有的股份」。

「為此,我們幾百名股東多次群體上訪,並起訴到法院,法院兩次判決我們贏了,公司不服又上訴,法院還是判決我們贏了,但就是執行不了。我們10個代表為這進京上訪8個被拘留10天,我被拘留了7天。沒辦法我們就舉牌抗議,要求法院依法判決,歸還我們的股權」。

金融企業投資受害 上海數千人示威多人被捕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9262016104940.html

上海中晉、大大、國州等12家非公金融企業的數千投資受害人,不滿投資款血本無歸、多次上訪不果,9月24日聚集在鬧市區南京東路步行街世紀廣場一帶示威,抗議當局監管不力。期間,示威者還高唱《國際歌》,後遭警方驅趕,數百人被警方帶走。

上海居民毛恆鳳9月26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她也知道這起大規模抗議活動:「微信裡大家都在轉發(消息)金融詐騙,很多人說,這跟官員有聯繫。他們在欺詐客戶的錢。我一個朋友這次到北京來上訪,一個叫聚寶公司,也是金融詐騙,他們也是這樣(被騙),很多人因此自殺了,太多了」。

這次抗議活動於24日下午一點開始,數千名金融企業投資人聚集在位於世紀廣場的第一醫藥商店、真絲商廈(ZARA專賣店)、世紀廣場碑石附近。視頻顯示,數千人在場高唱《國際歌》、《義勇軍進行曲》、《團結就是力量》等。並高喊「相信政府,為民做主」、「討回血債」等口號。警察在場不停的吹哨,叫請願者停止活動。據現場人士稱,中晉、盈璽、巨璽等企業的受害者舉著橫幅、有的穿文化衫,痛陳被理財公司詐騙後的艱難生活。

下午兩天起,在場的特警、協警組成人牆,將示威者分成若干小塊,開闢一條人行路,疏導圍觀者;又安排多輛大巴,把請願者送往上海市信訪辦。至三點左右,示威者陸續散去。

安徽漁民遭近千人強拆 200萬斤魚付之東流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6/9/26/n8339357.htm

安徽黃山市,黃山區太平湖多年來的「網箱退湖」工程遭到漁民不滿。9月19日,當地政府調動近千名城管、社會閒散人員強拆網箱,將2000多個網箱割破沉入太平湖底,200多萬斤的魚付之東流。

據村民透露,為了抗議政府強拆,之前還發生過漁民喝農藥自殺、澆汽油自焚未遂事件。

村民王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9月19日早上7時許,黃山區政府區長、市委書記等官員帶領近千人乘坐20餘艘快艇下湖用長刀割網箱。當時漁民獲得小道消息,一大早趕到湖邊,部分漁民乘坐小船下湖欲阻攔,遭到快艇的圍追堵截。

王先生說:「當時我們村裡幹部接到指令,到每一戶漁民家裡控制家屬,因為我們得到消息早而未得逞。漁民雖然下湖阻攔,但是小船跑不過快艇,眼睜睜地看著他們這邊割幾刀,那邊割幾刀,劃開網箱,把魚放跑。」瞬間200多萬斤魚全部無影無蹤,損失初步估計約百餘萬元。

據村民透露,致此當地政府利用4年時間進行的所謂「網箱退湖」工程,最終10戶漁民的網箱全部強拆完畢。

漁民黃先生還表示,此次強拆發生在拖了4年的漁民養殖許可案還在審理中,在面臨最終審判之前,整個過程當地政府沒有任何的解釋,也沒有出示任何書面文件,期間漁民多次報警,警方以區政府有指示為由,拒不出警。

安徽黃山太平湖「網箱退湖」,暴力強拆漁民網箱,遭到漁民不滿。(網絡圖片)

王先生表示,4年來政府強拆行動不斷,漁民幾乎都是在威脅、恐嚇的情況下被逼無奈同意強拆,曾有一對教師夫婦被當地政府停職2個月,對其父親做工作,如果不拆除網箱夫婦兩人則不予工作,其父親無奈在拆遷協議上簽字,最終鬱悶成疾,兒女四處奔波為其治療。

王先生說:「老人到現在提起此事仍然恨得咬牙切齒。」

據悉,在8月30日暴力強拆中,有一名女漁民在魚船中喝農藥自殺,最後還是其家人與漁民自行將其救下來,當時在場的政府人員袖手旁觀,該女漁民在醫院治療期間一直有政府人員在病房門口進行看守。

此外,9月3日,更發生一起漁民澆油自焚未遂事件。

黃先生氣憤地表示,恐嚇、騷擾、歹徒毆打漁民無奈寫下遺囑、非法刑拘、北京上訪又被非法羈押、起訴區政府卻被市中級法院發回區法院審理,四年來他們經歷了大陸被拆遷戶和訪民的悲慘遭遇。

據了解,漁民們自90年代開始在太平湖以漁業為生,當時政府鼓勵漁民養魚,向漁民提供技術支持等,2008年一場大雪所有漁民的魚全部死亡,損失慘重,之後漁民東山再起,至2012年將要步入正軌時,當地政府又以生態環保的名義,開始所謂的「網箱退湖」行動,漁民也開始運用法律手段與政府打起漫長的官司。

在此次行動中,在政府的支持下,太平湖風景區管委會與黃山宇仁投資有限公司組建起太平湖漁業生態公司,將該湖的養魚業全部壟斷。王先生表示,10戶漁民不過是因為對漁業公司補償標準存有異議,與實際網箱賠償條件相差懸殊,而不願意拆除。

黃先生還透露,新成立的漁業公司曾安置漁民300人就業,之後是拖欠工資、挑釁、爭吵,最後全部被清退。該湖沿岸數千名漁民的生存權益就這樣被完全剝奪,他們不知將來的生活會如何。

河北、浙江民辦代課教師週一分別上訪請願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1/2016/0926/14979.html

今天是週一,新的一週又開始了,國內又有多地民辦代課教師開始了他們的維權行動。

今天上午,河北省廊坊市許多老師來到了廊坊市教育局上訪請願。據現場民師介紹,今天有大約三百名老師到達了廊坊市教育局,大家繼續要求解決老有所養、病有所醫的問題。有老師說,「今天在教育局場面很壯觀,代表們跟政府唇槍舌劍,據理力爭」「領導啞口無言,一個勁地承諾給我們解決」「但誰敢相信他們說的話呢?」。

另外,今天浙江省全省的民辦代課教師代表今天聚集在浙江省教育廳,浙江省建德市民師代表徐玉林(浙江民師代表徐玉林被判刑 二年前的上訪成「罪證」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1/2016/0427/14309.html )告訴本工作室,今天也有二、三百老師成功到達了教育廳,但更多的老師被攔截在家裡了。徐玉林與本工作室通話時,他似乎就處在被控制的狀態,連說「說話不方便」。


中國河南開封的猶太教社群,近來遭到當局打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l-09262016102354.html

中國河南開封的猶太教社群,近來遭到當局打壓,引起海外媒體關注。有評論認為,中共視宗教為敵人,猶太教在中國的復興,也令當局擔心外來勢力滲透,因此加大打擊力度。

美國羅徹斯特理工大學歷史系退休榮譽教授朱永德9月26日接受本台記者電話採訪時對此評論說:

「共產黨對這些宗教非常之懼怕,因為中國歷史上很多的農民運動,都是由宗教發起的。」

馬海雲認為,猶太教在中國的復興,令當局擔心外來勢力滲透,因此加大打擊力度:「猶太教已經成功的在開封復興起來,甚至有中國的猶太人移居以色列,跟以色列全球的『猶太復國運動』結合在一起。所以我覺得中國當局除了從無神論這個角度看待宗教以外,它對以色列應該是有一種特殊的警惕。」

《紐約時報》中文網報導說,開封猶太人依然可以小規模地聚集在家裡祈禱,目前尚無人被捕。但許多人都表示,警方或者國家安全官員在監視他們。以色利駐北京使館發言人裴俐(Efrat Perri)稱,使館最近注意到了開封的事態,將展開調查,以便更好地瞭解情況。

「夭折」的復興:中國打壓開封猶太教社群    [紐約時報]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60926/china-kaifeng-jews/

中國開封——面色紅潤的中國男人和女人曾聚集在這裡,用希伯來語和普通話祈禱,但現在,這些房間已歸於沉寂。展現幾個世紀以來猶太人生活史的標牌和展品消失了。一口枯井據信是毀壞已久的一座猶太教堂僅存的可見遺迹,最近被人用水泥和泥土埋了起來。

繼封鎖西藏的佛寺,拆除中國東部教堂的十字架之後,習近平主席打擊未經批准的宗教活動和外來影響的運動,將矛頭對準了意想不到的敵手:開封的一個小猶太社群。其祖先於1000多年前定居在黃河岸邊這座輝煌已逝的昔日皇城裡。

開封清明上河園,一所建筑前的遊客們。建築裡展出了開封的猶太歷史,但該展覽近期在打壓活動中遭關停。

最近幾十年間,幾百名居民利用一些課程、儀式以及把一座消失的猶太教堂重建為博物館的提議,讓開封的猶太傳統出現了風風火火、有時也會引發爭議的復興。一些居民甚至移民到了以色列。多年來,開封市政府容忍了他們的活動,將這座城市與猶太人的關聯視為吸引遊客和投資的磁石。

但自去年來,當局開始打壓這種復興,從而表明就連規模最小的宗教團體也會讓共產黨抱有疑慮。政府關閉了幫助重新發現猶太根源的機構,禁止居民在逾越節等節日裡聚到一起禱告,並抹去了公共場所中與猶太人在這座城市的歷史有關的標誌物和遺迹。

「現在整個的政策就很緊,」35歲導遊的郭研說。她倡導一種頗具中國特色的猶太教,在一公寓內開辦了一座小小的博物館,裡面滿是展示開封的猶太歷史的照片。「中國對待外國活動和干預啊插手啊比較敏感。」

專家表示,在這個城市,只有大約1000人——不管是放在中國13.5億人口,還是開封的450萬人口中,都是滄海一粟——自稱有猶太血統,且其中只有一兩百人積极參加猶太教的宗教和文化活動。

在政府之外,似乎沒人確切知道為什麼這麼一小群信徒開始被看作是一種威脅。但官員們好像在去年某個時候開始對他們日益增長的知名度感到擔憂,當時習近平領導的政府要求宗教組織和外國機構接受更嚴格的控制。猶太教不屬於在中國獲得官方認可的五個宗教:佛教、天主教、伊斯蘭教、新教和道教。

「習都已經說了宗教是個重要問題。他講話,那就會有影響的,」一位支持猶太教復興的身材魁梧的本地商人說。像這裡的其他人一樣,他要求不具名,因為擔心遭到當局的報復。「他們不了解我們,擔心我們是被利用的。」

他和開封猶太社區的許多人,以他們在國外的支持者都表示,政府對猶太教的打壓不是純粹出於反猶,這種情況在中國是很少見的。上海和東北城市哈爾濱曾經舉辦相關演出和活動,頌揚自身在保護因遭受迫害從歐洲逃離的猶太人中所做的工作。「這都是因為害怕宗教,不僅是我們猶太人,」這名商人說。

直到幾十年前,開封猶太人的歷史似乎還註定會逐漸消亡,成為兩個古代文明交匯的模糊記憶。

他們的祖先可能是來自波斯的商人,於12世紀在北宋欣欣向榮的都城開封定居下來,還在這裡修建了一座猶太教堂。之後的數百年裡,主要是因為沒有受到迫害,他們獲得蓬勃的發展,在後續的朝代更替中延續下來。

但隨著與中國的漢族通婚,他們的人數逐漸減少。猶太教堂也變成一片瓦礫。至1851年,歐洲傳教士在開封發現17世紀的希伯來文《摩西五經》時,那裡已經基本上沒什麼人能閱讀它。後來,這部經書還在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進行了展覽。

不過,即便是在共產黨統治幾十年後,一些顯示猶太身份的東西還是保留了下來。父母和祖父母會告知後人自己的家族起源,並告誡他們不要吃豬肉。

上世紀九十年代,隨著世界各地的猶太遊客、學者和商人——他們對這個遙遠的猶太教據點感到好奇——到來,分享他們的知識,猶太教開始在這裡復興。幾年前,中國猶太研究院和回歸以色列(Shavei Israel)這兩個組織在開封設立了辦公室,提供有關希伯來語、猶太教和猶太歷史的課程,部分原因是為抗衡在開封展開佈道工作的基督教傳教士。

「我們這代人開始就和老一輩一樣,對猶太的文化了解沒有什麼基礎。後來很多觀念不同的猶太團體來到這兒,帶來了各種各樣的想法和價值觀,」郭研說。

當局的態度模稜兩可,他們既希望來自海外的關注可以對開封的經濟發展有所幫助,同時又對外國人和猶太教這樣一種他們知之甚少的宗教心存警惕。在中國高速增長的海洋裡,開封只是一個不乏魅力但卻破敗荒僻的島嶼。

「似乎每次要跨越公共宣傳那條線時,總是會出現針對中國猶太教徒的打壓,」位於澳大利亞珀斯的研究人員玉夢舍(Moshe Yehuda Bernstein)說。他在一本即將出版的著作中講述了開封猶太教的復興。「他們的想法是:我們讓你活動,但不要讓人知道這一點。」

但居民們說,當前的打壓行動比以往嚴厲得多。一些人將原因歸咎於《紐約時報》去年發表的一篇文章。文中稱,參加逾越節晚宴的一名市政府官員以認同的態度談到了猶太教的復興,這顯然違反了政府的政策方針。還有一些人援引了流傳在該社區的小道消息:一名來自開封的猶太女子在宣稱受到宗教迫害後,得到了美國的庇護。

「開封的猶太人再度進入到某種求生模式,」西雅圖的退休拉比、中華-猶太研究所(Sino-Judaic Institute)前所長安森·雷特納(Anson Laytner)說。雷特納和開封的這個猶太社區保持著合作關係,曾敦促外界關注此次打壓行動。

自從派駐開封的社工葉亦倫(Barnaby Yeh)於去年受到警方監視以來,該研究所便撤出了開封。「我認為這是一個妄想狂政府才會有的行為,」葉亦倫說。他是皈依猶太教的台灣裔美國人,目前住在馬裡蘭州。

2014年,幫助開封的猶太人前往以色列定居的回歸以色列(Shavei Israel)組織,在警方壓力下關閉了自己的社區中心。當地的一些居民試圖讓該中心在一套租來的公寓裡繼續下去,但其中一位居民稱,它在今年被勒令關閉了。

就連表明猶太人在這座城市有著悠久歷史的一些痕迹也被抹去了。標示古老猶太教堂遺址的一塊鐫有銘文的石頭,被人從佔據該遺址的一座醫院前移除了。醫院後邊的那口老井也被人為填埋。醫院的兩名僱員告訴我,上述改變是出於市政府官員的授意。

浙江麗水市開展抵禦宗教進校園行動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6/09/blog-post_50.html

今年以來,浙江麗水市政府開展抵禦宗教進校園行動,通過政府專家或官員給高校新生灌輸無神論思想,排斥有神論和各種宗教。

9月,麗水市職業技術學院邀請麗水市民宗局局長張亮明,上了一堂題為《樹立正確的人生觀,自覺抵禦宗教觀念以及各種有神論的侵蝕》的宗教輔導講座。學院100多名老師和400多名大一新生參與講座。此次講座分為六個部分,1.正確認識宗教的本質、2.宗教的特徵、3.深刻分析宗教存在的問題4.、宗教工作方針、5.宗教工作任務、6.做堅定的馬克思主義無神論者等六個方面。

政府干涉宗教事務,通過政府行為強制性給年輕學生灌輸無神論,而且污衊和貶斥宗教,這明顯是在破壞中國政府自己制定的憲法和法律中的宗教信仰自由的規定。對此對華援助協會表示譴責。

「2030宣教中國」濟州島峰會前夕 中國家庭教會領袖出境被阻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6/09/2030.html

「2030宣教中國」濟州島峰會前夕,9月25日及26日,中國多名家庭教會領袖分別在北京、上海等地機場出境時,被邊防檢查站攔截,無法成行。據稱,大會向中國一千多位基督徒發出邀請,以出席27日在韓國濟州島舉行的宣教大會。

「2030宣教中國」濟州島峰會將於9月27日至30日在韓國濟州島舉行。在大會開幕前,中國多位家庭教會領袖在中國機場海關出境時,遭到邊防人員攔截。一位匿名的教會領袖26日告訴記者,兩天來,在北京、上海等地的機場,有多名教會領袖被阻止出境:「昨天、今天,一些主要的組織者,在過海關的時候都被攔截,有很多的國內牧師被攔截。國內城市的家庭教會準備在這個月底27日到30日,在韓國的濟州島召開宣教中國2030大會,總共要求國內家庭教會的領袖一千多人參加。從昨天開始,在大會擔任主要同工的教會領袖在到濟州島的海關被攔截」。

該牧師稱,攔截家庭教會領袖事件,主要發生在北京及上海機場:「今天被攔截,北京的主要是同工,還有上海萬邦教會的崔權牧師,還包括北京的李風牧師。今天上午已經知道這些主要的同工被攔截了。下午還會有同工被攔截」。

國際媒體報導中國自我審查 全球新聞自由大倒退引發憂慮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xl1-09262016105101.html

一直關注中國言論自由狀況的美國筆會日前發表報告,指世界上多家大型媒體向中國妥協,開始對有關中國的報導進行自我審查。該報告更直接點名路透社及彭博新聞社。有媒體人稱,中國以經濟手段迫使世界媒體噤聲,造成全球新聞自由大倒退。

美國筆會日前的報告披露,中國以各種手段限制外媒記者,而在這些壓力之下,就連一些著名的大型外媒都不得不做出不同程度的妥協。

報告點名批評路透中文網,指其網站於2013年被短暫封鎖後,就開始避免中文版網站出現政治敏感的內容,而不會將英文版報導全部翻譯。有記者透露,他們被管理層要求自我審查,迴避報導中國的人權話題。

美國筆會直指彭博新聞社曾揭露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親戚在海外持有巨額資產,此後就遭受中國政府多番刁難,事件最終導致參與報導的記者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被停職。彭博通訊社因此也成為中國政府樹立的外媒「聽話合作」的「模範」。

網絡直播要有許可證 分析指打壓言論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internet-09262016093837.html

中國網絡直播用戶多達3億多﹐當局為加強規管﹐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於今年9月9日公布新政策﹐規定以“電視台”、“廣播電台”、“TV”等名稱經營的網絡平台,要持有《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廣電總局至今共頒發588張《直播許可證》。

近日,廣電總局以提倡“健康的格調品味”為理由,要求直播活動中涉及的人員 “自覺”監督,不得播放內容低俗、過度娛樂化或奢華等視頻。據《人民網》週一(26日)一篇題為《廣電總局新規強制要求持証上崗,網絡直播不管不行》的報道中指出,截至今年5月31日,總局共頒發的588張許可証中,持証機構大多為新聞出版、企事業單位、大型視頻網站等。中國互聯網巨頭如“騰訊”、“土豆”、“愛奇藝”等網絡視頻平台與旗下直播平台,共用同一個《許可証》。

對於不符合申請《許可證》或未經批准的互聯網視音頻直播機構,均不得以“電視台”、“廣播電台”、“電台”、“TV”等廣播電視專有名稱開辦視聽節目直播頻道。但亦有報道分析指,儘管把含有“TV”或“電視台”例如,“熊貓”、“虎牙”及“鬥魚”等中小型網絡機構易名為“直播”,亦難以通過申請《許可證》的審核。許多中小型直播平台或新興網頁或因有限營運資本,拿不到《許可證》而倒閉。

藏人對中國當局指定的班禪喇嘛不“感冒”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a/news-chian-panchen-lama-20160926/3525549.html

中國官方指定前世班禪喇嘛繼承人——第十一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傑布過去兩個月在藏區主持了一系列宗教活動,包括7月21日至24日期間在日喀則德慶格桑頗章舉行的時輪金剛灌頂法會,中國媒體稱其為“藏傳佛教高端公開課”,並稱這是50年來首次由班禪喇嘛主持這個儀式。

然而,這位被中國政府替藏人揀選的十一世班禪喇嘛似乎並不受到藏人的信賴。華盛頓郵報週一(9月26日)報導稱,該報記者最近到訪西藏時,發現那裡的人民對新一任班禪喇嘛不太“感冒”。

報導稱,當藏人被問及班禪喇嘛時,他們通常會開始談論1995年被十四世達賴喇嘛指定的6歲轉世靈童根敦確吉尼瑪(Gedhun Choekyi Nyima)。那位男童隨後被中國當局控制,消失在公眾視野中,被因此稱為世界上最年輕的政治犯。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