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2016  當局封鎖伊力哈木獄中消息。福州5維權公民已遭刑拘。蘇州大抓捕情況通報。高凱文被逐離境。新疆又發生恐爆事件公安局長當場犧牲。

伊力哈木每3月見1次親人 當局封鎖獄中消息      [自由亞洲電台]      … 繼續閱讀 →...

伊力哈木每3月見1次親人 當局封鎖獄中消息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ohti-09172016101304.html

入獄將近三年,維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處境困難,歐洲議會周四(15日)公布伊力哈木獲提名薩哈羅夫獎後,本台記者從他朋友方面得悉,伊力哈木在獄中處境不好,每3個月才能見親人1次;而他的妻兒在北京的生活狀況亦很艱難。由於官方施壓和嚴密封鎖,外界難以得知伊力哈木在獄中的情況。

伊力哈木獲得薩哈羅夫獎提名後2天,本台記者周六(17日)致電伊力哈木的妻子,但接聽電話的人一聽是找伊力哈木的親人,立即掛斷電話。而再次撥打時,對方就打錯電話。

據悉,當局之前為了向伊力哈木施壓,截斷給他2名年幼孩子的生活補助,一家人只是靠伊力哈木妻子古再努爾3000多元的工資生活,處境十分艱難。

伊力哈木的朋友胡佳表示,年輕的古再努爾還要獨自面對來自各方的危險,保護2個年幼孩子的安全。在各種壓力之下,伊力哈木親人的電話可能都打不通。她之前只不過是一個不問世事的單純賢妻良母,現在她要面對無數的壓力,艱難程度不難想像。

胡佳說:電話有可能是打不通。有可能伊力哈木的家人受到了強大的壓力,她必須以2個孩子的成長為重。所以有時候她看到不瞭解的電話肯定不會接。這一方面她也很難過,可是她沒辦法。以前伊力哈木在的時候,她就像個溫室裡的花朵一樣,她還是2個孩子的母親。她原來只是照顧伊力哈木的生活,做個賢妻良母。伊力哈木所做的那些事,對伊力哈木事業上的東西,她根本不瞭解。對於我們這些朋友來講,她只是能說出幾個朋友的名字,但至於說為甚麼是最好的朋友,她都不甚了了 。她在新疆親人的壓力,比她在北京的壓力還大。

但胡佳強調,目前伊力哈木的處境無法令人樂觀。服刑人員每月可以會見親人,但伊力哈木是每3個月才被允許會見1次。

胡佳說:他到明年的1月15號就被關押滿3年了嘛。這3年的話只見了2、3次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就基本上是每年只有一次機會,因為從北京到那裡去的成本太過高昂了。他的妻子在中央民族大學的圖書館做普通的那種合同工嘛,只有微薄的工資。然後1個小孩上4年級、1個小孩上1年級。生活在北京這樣一個城市,你可想她的經濟壓力有多大。而且對他們的限制是3個月才能見1次,我不認為他是合法的。就是哪怕從監獄法的角度來講的話,他應該是每個月都有探視的權利。

胡佳稱,他為民族發出這些聲音,原來曾被毆打過、被車撞過。這2年多到3年的這段時間,家人去看望他的話,感覺他的精神狀態“尚可”,身體狀況亦是“尚可”。當然覺得他很有可能是在親人面前,有意裝成這樣的一種狀態,不想給家人增添痛苦和悲傷。

據悉,伊力哈木入獄後,一些朋友都曾盡力幫助他的妻兒。伊力哈木的另1位朋友王力雄表示,目前他們亦不知道伊力哈木在獄中的情況。

王力雄說:我也不是很清楚,因為現在這邊也沒有渠道能夠聽到他的消息。家裡面呢就是他的妻子帶著他的孩子,其他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為瞭解伊力哈木的近況,本台記者多次撥打新疆第一監獄和新疆監獄管理局的電話,但兩機構的電話都無人接聽。

伊力哈木原本是中央民族大學經濟學院講師、“維吾爾在線”網站的創辦人和站長,亦是維族溫和民權運動的倡導者,因此長期受到監視和打壓。在2014年1月,當局以分裂國家的罪名將其抓捕;當年9月判處無期徒刑,二審亦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中國官方的做法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抗議。

福州十多維權公民被羈押5人已遭刑拘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9172016133422.html

福州十多位維權人士在近期當局大抓捕行動中遭羈押。據當地維權人士稱,截止9月16日,已有12人被公安抓走,其中5人被刑事拘留。

繼江蘇省蘇州市警方大抓捕行動之後,福建省福州市警方也採取抓捕行動。據當地維權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從8月30日到9月16日,短短半個多月,先後已有維權公民江智安、熊鳳蓮、林炳興、石立琴、賀清敏、吳宏福、廖俊、林依妹等12人被捕。13日,福州維權公民嚴興聲在家中被福州倉山區城門派出所的警察帶走,但家屬沒收到任何通知。15日,江智安等人被從治安拘留轉為刑事拘留。

福州公民林先生17日告訴本台,之前福州警方未曾抓過這麼多人:「有幾個被刑拘,另外4個已經知道關在哪個地方。(這些人)基本上都是去省高院那邊舉過牌的,都是一些訪民,基本上都是房屋被強拆的。其中有兩個人是因為法院判錯案的。以前沒有一次抓這麼多人,這一次抓的人特別多」。

福建維權人士莊先生對記者說,福州警方借G20杭州峰會,抓了一批原本想抓,但無從下手的訪民:「福州訪民在G20期間,有的在去寧德的路上被抓,有的是在溫州被抓,有的是在家裡被抓。從8月30日開始, 9月2日,9月3日,有的9月12日陸陸續續被抓。目前大概有十二、三個人。有的開始行政拘留,期滿以後升級到刑事拘留。明確知道的有5個人,林炳興、江智安、熊鳳蓮、林依妹、蔣碧秀被刑事拘留」。

莊先生說,其餘被捕者家屬至今未接到通知書:「另外大概還有七個人左右,還沒有消息。但人還沒有放出來,屬於失聯狀態。涉嫌罪名是尋釁滋事。有兩個有拘留通知書的,寫的涉嫌罪名是尋釁滋事。其他人還沒有看到拘留通知書」。

福州市公安近期大規模抓捕維權訪民,與蘇州警方抓維權人士幾乎在同一個時間段,甚至比蘇州更早。9月8日,蘇州維權人士顧義民、范永海,朱雪英,周金丹,吳其和等八人被公安抓走。16日,除顧義民、徐春玲、吳其和等三人被當局採取「監視居住」措施;范永海獲釋,而王婉平、周金丹、朱雪英、王明賢等4人被警方帶走已超過一週,目前仍然下落不明。顧義民被當局指控的罪名為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徐春玲則被指「擾亂法庭秩序」。

莊先生說,福州維權訪民被抓,相信與近期他們參與維權活動有關:「(他們)長期參加「每週一聚」。福州有個「每週一聚」。「每週一聚」是這些上訪的維權人士,他們的問題長期沒有得到解決,(就每週一次)在省高院舉牌喊冤。這應該跟G20的關係並不是非常大」。

另據民生觀察工作室網站16日消息稱:遼寧省開原市訪民楊榮生因進京上訪,被行政拘留,後又被轉刑拘。該網站引述楊榮生的家說,楊在8月9日被從北京帶回老家,10日下午被開原市公安局處以行政拘留15天,8月23日改為刑拘。

蘇州大抓捕最新情況通報 新疆寧惠榮遭非法關押已半月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4657c6.aspx

截止2016年9月17日15時,#蘇州908大抓捕 消息通報:

吳其和:被宣布指定監視居住(等待手續中);

顧義民: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指定監視居住;

徐春玲:涉嫌擾亂法庭秩序罪,被指定監視居住;

其中四人:王婉平,周金丹,朱雪英,王明賢,被公安帶走已超過225個小時,沒有消息,家屬在等待中。

#蘇州908大抓捕 被抓捕九人中,被釋放的名單:蘇州維權人士陸正國8日晚23點釋放,范永海10號上午8點左右釋放。周金丹9號晚釋放回家,10號中午1點又被抓捕。

香港6哥的干妹陸偉萍的表姐,住上海楊浦區的董老師,乃71歲高齡的孤老太太,為抗議強拆私房而無一分錢賠償,腳被當地政府雇傭的流氓打壞,腎臟被打出血。她原本打算在今年G20開會期間去杭州跳西湖抗議,無奈被當地維穩流氓控制人身自由,他們打算把董老師送精神病院,董老師走投無路只好逃亡美國,目前住紐約法拉盛家庭旅店。剛接董老師短信,她打算今年10月份去聯合國門口自焚抗議中共暴政,緊急呼吁海內外各界華人關注此事! 董老師電話: 9293001008

涂莉華:我的眼淚

尊敬的社會各界友人:您好!

本人系江西南昌縣連塘鎮小蘭村民涂莉華。

今天是2016年9月16日,南昌天氣今天和昨天均是細雨綿綿,度過了一個沒有月亮的中秋之夜。老天也好象連續兩天,因我母子悲慘的遭遇而流出的悲哀的眼淚。

村里蒼蠅實在可恨,存心將我們母子逼向絕路,因是上訪戶,成為這個時期的特殊產物,被列入中國富余人口之到。于是由多余的人,長期以來,腐敗分子采用溫水煮青蛙的手段對待我們。

9月13日,(15879007829)這個手機號通知我,務必在3個月之內還清4萬元電費,否則列入黑名單,當即哀求此人開恩,寬容期限遭拒。

10月18日,要帶女兒到上海及時治療需用錢,實在無法還清電費,治病無望心恢意冷到了絕望境地。

試問小蘭村支書羅國全:難道甘肅楊改蘭殘案要在小蘭村重演嗎?請中外各界熱心人士幫我母子問問羅國金書記,這是他做為地方父母官期待的結果嗎?羅國金書記電話如下13807031936

涂莉華哭泣

2016年9月16日

寧惠榮老伴( 137 7937 6812) 9月17日8點短信:您好、新疆哈密古稀老人寧惠榮於9月2日在永定門長途汽車站,被劫訪人員從102路電車上劫走,(中央不準大街上劫訪人員抓上訪人員,的規定,)9月3日被強行帶回哈密后,被關押在哈密市公安局派出所,平板電腦、手機、錢包被扣押,寧惠榮向其因何罪名關押,對方回到,他們在查寧惠榮的手機,筆記本電腦中是否有暴恐記據,寧惠榮因對哈密法院的枉法判決,在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訴。他們就先抓人,再找罪名,關押至9月5日下午,寧惠榮被送到哈密市醫院,以治病的名義繼續關押,白天二個人看守夜間三個人看守,人身自由被非法限制,在醫院內幾天來,只在入院后給過一次牙疼藥, 9月7日給過一次降壓藥,根本沒有用藥治療。結合以前的帖子編輯一下,呼吁依法放人。重點先抓人,后拘陷迫害。只能勞您老幫忙給呼吁,我沒一點辦法。田桂娟在這里謝謝您!

孫東生語;經過半月余不斷打聽,15,16兩日各界愛心公民一起通過自媒體尋找,十八日早晨八時許,終于在微信群中見到關于寧惠榮大哥的消息。然而在消息中看到的是寧大哥是在北京被數名劫匪劫持至新疆,一直被軟禁中,其中9月3日至5日下午被限制在哈密市公安局派出所內,后送往醫院,失聯至今!

既然寧惠榮失聯事件與哈密市公安局派出所有關聯,請哈密市公安派局出所出面證實上述消息的真實性。如是真實的,有請哈密市公安局派出所,調查事件的所有參與人員、行動方式、涉及區域、地點等全部事實。此事件屬非法行為還是合法行為。并依法出示相關的調查結果。法律依據、法律程序、法律手續送達程序。各界公民期待著哈密市公安局派出所盡快給予合法答復。

并立即恢復保障寧惠榮的公民權利(自由,信息等)!

2016.9.17下午14時44分  孫東生18630939147

周勇軍今天(9月16日)生日,防暴警車出動了。程琳老師、詩人馬青(已回家)、大木兄弟、張碧華姊妹被防暴車帶走;周勇軍目前失聯中……49歲的周勇軍去年12月才回到大監獄,近十年沒與親友一起過生日了,特意挑了個遠離市區的農家樂,請親友喝個酒沖沖喜……

杭州開G20峰會,杭州的訪民應金仙被官方綁架了77天。并遭受了打,砸,搶。

2016年6月25日應金仙被杭州官方,搶走手機,綁架在浙江省海鹽市桃源山莊,受盡折磨,遭受打,砸,搶。被打得全身是傷,烏青塊,紅腫,口出血。睡的是地下,三天不吃不喝,在火熱的夏天一整月沒洗澡,過著野人l的生活。后,又換到海鹽市的月亮城堡,那地方又黑又發梅臭,蟲子蚊子。再加無公,有十幾名警員晝夜嚴匿看守,門口也不讓站,只能在十幾平米的房里。如出門口就要打。天地惟容。請各位網友關注

今天,9月15日,是中秋節,也是國際民主日( international day of democracy),同慶,同樂!自2008年起,國際社會在這一天都要舉辦國際民主日活動,通過慶祝和紀念來提醒公眾對民主的認識。國際民主日于2007年11月8日由第62屆聯合國大會通過并確立,當年表決時中國代表投了贊成票。

劉士輝: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節,恰逢世界民主日。世界大部分國家已經走向民主,極權專制堡壘所剩不多。世界民主日,提醒我們今天還處在極權專制韃子的酷烈奴役下。剛剛經歷過血雨腥風的烏坎村民,感受一定更強烈。

湖北武漢訪民姜豔春因"非訪"被拘留10天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917/14943.html

湖北武漢市江岸區姜豔春因為到中南海郵局寄信被北京警方送到馬家樓,隨後被江岸區公安局拘留10天,昨日期滿釋放。

姜豔春說,他們說我在中南海周邊非法上訪,擾亂周邊公共場所秩序,被北京警方訓誡,其行為已構成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按(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行政拘留十日。可是我本人並沒有看見北京當事警察給我的訓誡書、證人證言等,就被押回武漢市江岸區塔子湖派出所了。

姜豔春的材料記載,她居住於江岸區塔子湖結七段村,2010年因為城中村改造,在拆遷方沒有出具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對她家用停水、停電、投毒、打砸的手段進行逼遷。2011年一夥不明身份人員闖到她家裡把她打傷,留下了後遺症, 2012年房子被強拆,室內物品被搶劫一空,至今居無定所。為了拿到醫藥費她被迫簽了息訴罷訪協議,之後由於不滿補償金額繼續上訪。

秀才江湖接受外媒採訪遭傳喚 重慶失地農民聲援烏坎村民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9172016132538.html

深圳維權人士黃美娟被指「散佈謠言」被深圳警方行政拘留後,其丈夫「秀才江湖」(本名:吳斌)9月16日也被當地同一個派出所以同樣的名義傳喚,翌日凌晨獲釋。據官媒報導,已有四位網友因轉發烏坎消息而受到行政處罰或刑拘。此外,重慶近三十位農民舉牌聲援烏坎村民為爭取合法權益而抗爭。

深圳維權人士黃美娟,因在網絡轉發美國之音報導廣東烏坎村的新聞,9月14日被深圳布吉派出所以「散佈謠言」的罪名,處以行政拘留10日。黃美娟的丈夫、網民「秀才江湖」因接受外媒報導,16日傍晚也被布吉派出所以「散佈謠言」傳喚,直到第二天凌晨獲釋。「秀才江湖」17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多名公安登門對他進行強制傳喚,指其接受外媒採訪:「他們當場就帶我走,就說我接受外媒採訪了,是散佈謠言;還說烏坎村的事情敏感,不要提;還威脅我說,這次是看在小孩沒人帶的面子上,沒有拘留我,說我違法了;說請示了領導,還是給你機會,放你這一次,作警告處理;還說下一次再接受外媒採訪和談論烏坎的事情,就要拘留我」。

在長達五個多小時的傳喚過程中,公安多次警告「秀才江湖」。他說:「說你老婆為什麼被拘留你知道嗎,我說『被所謂的散佈謠言』。做筆錄沒有多長時間,就是把我關在一小房間裡面。他說,不要就黃美娟被拘留一事接受外媒採訪」。

本台9月15日曾報導,黃美娟因轉發美國之音報導烏坎村民維權遭鎮壓的新聞鏈接,9月14日晚被居住地深圳布吉派出所傳喚,後處以行政拘留10天。「秀才江湖」說,黃美娟的兒子只有5歲,智商只有兩歲半,有醫院開的殘疾證明。按照法律規定,不滿三歲的孩子是不能離開母親的。黃美娟據理力爭,深圳警察對法律規定置若罔聞,堅持要拘留她。「秀才江湖」打算委託律師為妻子維權。

烏坎事件引發國際媒體關注,而廣東當局已將烏坎村民抗爭列為「敏感事件」而嚴禁中國網民轉發相關消息或外媒的報導。據陸豐在線網站16日報導,四名發佈虛假信息的網民已收到不同程度處罰,其中新浪網名「啊麗玲玲啊」發佈信息稱「一位烏坎老奶奶被人開槍射殺身亡」的深圳網民蔡某某(烏坎人)被依法刑事拘留。

不過,仍有不少民眾不顧當局禁令,公開聲援烏坎村民抗爭。9月16日,重慶各區的失地農民、拆遷戶等,近三十人聚集在該市聚照母山公園,舉牌支持烏坎村民爭取合理合法的訴求。他們稱,當地政府腐敗黑暗,未按照習近平主席和李克強總理4月21日信訪工作講話精神辦事,未解決訪民問,還以套取中央維穩金為目的,將訪民當成地方政府的搖錢樹,繼續抓捕訪民。這些重慶維權者們還列舉了訪民肖成林被蔡家崗派出所所長彭勇毆打、關黑監獄達19天,楊千志被關13天,何朝正和劉高勝被歇馬派出所所長劉軍強制旅遊12天。

這次活動的參與者譚敏對記者說:「因為我們的問題沒解決,也希望烏坎人把他們合理合法的問題解決了。我們也希望我們的問題合理合法解決。比如我上訪已經很多年了,一直沒有得到任何(拆遷)補償,一家三代人都沒有地方住,也沒有給我過渡安置房。像我這樣的情況,重慶還是有很多」。

河北電擊周瑞寶 書記4人圍觀2小時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5-id-23451-page-1.htm

今天下午,河北省邢台市廣宗縣北琵琶張村周瑞寶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中心:兩名警察電擊我,澤玉卓書記等4人圍觀2小時。

2016年6月16日,我未滿週歲的女兒,在北京久敬莊被黑社會搶走,至今不知下落,無數次報警無人處境,無人管。2016年9月1日來北京投訴豐台區和義南站派出所,打政府熱線求救,市政府熱線幫我溝通了北京市公安局,說給我立案。2016年9月5日9點04分,我接到豐台分局和義派出所電話(010一67991107)讓我去立案。下午13時09分,我又一次接到催促立案電話(13911833903)讓我去立案,我立即趕過去,大約14時左右就到了派出所,民警(041424)就把我戴手銬腳鐐、坐老虎凳非法軟禁起來。

9月6日凌晨3點半左右,把我送到久敬莊,戴手銬腳鐐交給當地派出所。晚上22時左右,派出所用藥把我噴了,一直把我悶到9月7日凌晨3點左右,派出所民警王林和一個姓張的用2米多長的電鉗子往我身上觸,觸了大約兩個多小時,把我觸得遍體鱗傷,疼痛難忍,刑訊逼供,讓我承認給了我多少錢,是誰把我眼睛打傷的?我說是紀委書記王福輝、王軍輝等,因我不識字,逼我簽字按手印。

當時有鄉黨委書記澤玉卓、派出所所長黃朝帥、派出所副所長丁躍輝和包村的鄉幹部麼東瑞一直在場,看他們用2米多長帶鉗子的電棍觸我。大約在下午14時,王福輝的六叔和他自家兄弟把我用車拉到威縣東大約30公里以外扔到那裡踹我幾腳說我要再去告狀,就把我扔到河裡淹死。之後就開車跑了。我自己逃回家中。

9月8日,我到縣公安局立案,公安局信訪局長034319說讓我找034332寫,因我不識字,具體寫什麼我不知道,讓我簽字按手印,我沒簽字也沒按手印。也沒給我立案。

中國釋放涉間諜罪的加拿大公民        [紐約時報]        http://cn.nytimes.com/world/20160918/canada-kevin-garratt-spy-china-north-korea/zh-hant/

週四,和妻子擁抱的凱文·加勒特。在被中國以間諜嫌疑關押了2年後,他回到溫哥華。

一名加拿大男子在被中國以間諜指控關押逾兩年後,於週四回到加拿大。該名男子曾為一家向朝鮮提供食物的慈善機構工作。

該男子是來自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溫哥華市的凱文·加勒特(Kevin Garratt),他的家人在一份簡短聲明中說,週二,在中國丹東一家法庭聆訊後,他被驅逐出境。

「加勒特一家感謝大家的關心和祈禱,同時也感謝許多為凱文獲釋做出努力的人,」該聲明說。

加勒特的拘留影響了加拿大與中國的關係,特別是在上屆保守黨政府時期。本月初,賈斯汀·特魯多(Justin Trudeau)總理訪問中國期間曾提起加勒特的案子。

2014年8月被逮捕時,加勒特和他的妻子朱莉亞·唐·加勒特(Julia Dawn Garratt)在中國與朝鮮邊境附近經營一家咖啡館,那是他們的基督教援助工作的一部分。中國官員後來說,他們因「涉嫌竊取、刺探國家機密」而被拘留。

加勒特女士被保釋,並獲准離開中國。但中國官員在今年1月宣布,加勒特先生將會因那些指控受審。

為打擊活躍在朝鮮邊境附近的基督教援助組織成員,中國採取了一系列措施,逮捕這對夫婦也是其中之一。

在一份發佈於網上、但現已無法找到的佈道中,加勒特先生說,他在一個祈禱會上聽到了上帝的召喚,讓他去丹東,開一個咖啡館。

「我們正在試圖到達朝鮮,帶去上帝、耶穌和實際的援助,」加勒特先生在佈道中說,曾有一段時間,這個佈道出現在不列顛哥倫比亞省薩裡市特拉諾瓦教會的網站上。


群體維權

獨家:新疆又發生恐爆事件 葉城公安局長殉職 縣委書記縣長被免       [博聞社]        http://bowenpress.com/news/bowen_129148.html

本社從新疆有關部門獲得的消息顯示,新疆南疆喀什地區葉城縣近日發生一起暴恐事件,縣公安局長帶隊追查恐暴分子一個地下兵工廠時,暴恐分子拉響炸彈同歸於盡,公安局長等多名員警當場犧牲。至昨日晚,新疆當局仍未公佈有關消息。

這是陳全國接任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以後,新疆發生的第一起恐怖爆炸事件。9月17日,自治區黨委召開會議,認為葉城縣委書記和縣長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決定免除縣委書記和縣長的職務,有關人員全部免職。

新疆方面的消息透露,事發9月10日,新疆南彊喀什地區葉城縣公安局接報,在該縣一個地方有恐怖組織開設地下兵工廠,偷偷製造爆炸物。縣公安局長立即帶隊前往追查製造炸彈的窩點。

現場發現,暴恐分子挖了一個地下兵工廠,但是不管警方怎麼喊話,他們就是不岀來。公安局長一急之下,帶人直接衝進去,結果暴恐分子拉響了炸彈,與公安民警同歸於盡,公安局長等多人當場犧牲。

目前未知具體死傷情況。至昨晚為止新疆有關部門尚未公佈此次事件的消息。

這是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上8月底上任以後,新疆發生的第一起自殺式恐怖爆炸事件,震驚新疆當局。

消息人士指,昨天(17號),新疆自治區黨委召開會議,宣佈葉城縣委書記和縣長在抓有關工作時不夠盡責,對這起事件負有一定責任,宣佈免去縣委書記和縣長的職務,有關人員全部免職。

中聯辦外燭光集會聲援烏坎 團體譴責暴力對待記者(視頻)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tm/hk-wukan-09172016113254.html

廣東省陸豐市烏坎村爆發警民衝突,更有香港記者在當地採訪期間被公安暴力對待,事件引起各方關注;陸豐市公安周六(17日)晚否認粗暴對待記者,並指香港媒體所謂“掌摑、拳打、摔地”等粗暴行為,與事實不符;聲明指5名記者﹐沒持有有效採訪證件或辦理相關手續,違反採訪規定。 而香港多個團體周六晚在中聯辦外舉行燭光集會,聲援烏坎村村民,亦譴責當局的暴力行為;有超過100人參加。

烏坎流血衝突,習近平掃蕩民主村?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a/VOAWeishi-ProandCon-20160916-The-crackdown-of-Wukan/3511766.html

廣東省烏坎村本星期爆發中國近年來規模最大的流血群體事件,烏坎村民五年來因土地維權而與政府發生的對峙達到新的高潮。星期二,一千多名公安,武警和防暴警察大肆出動包圍烏坎村,逮捕幾十位村民,並動用催淚彈和橡皮子彈造成人員傷亡。拜網路通訊手段之賜,烏坎衝突的畫面迅速傳遍世界,引起全球關注。隨著下個月中共全會和明年十九大的臨近,中共官場處處風聲鶴唳,唯恐不夠低調,廣東當局高調處理烏坎事件的用意何在?當局強力鎮壓烏坎村民,是否標誌著烏坎模式的基層民主在中國的終結?

參加討論的四位嘉賓是:獨立評論人士,中國民間學人王康先生;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先生;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轉型問題學者程曉農先生;政論作家,時事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

程曉農表示,烏坎村民的要求很簡單,他們的土地被以前的村幹部賣給了公司,他們要求歸還自己的土地。如果當地政府的官員沒有從土地交易中拿賄賂,他們完全可以把村民和公司之間的糾紛按照民事訴訟處理;現在政府如此強硬地鎮壓,反證了一件事,就是當地官員害怕此事鬧大,牽扯出官員貪污受賄的真相。農民的土地使用權完全不能由他們做主,而是被以前的村幹部勾結地方官員強搶硬奪。從這個案件中可以看到,民如草芥,苛政猛於虎。

程曉農說,幾年前為同一要求而發生的烏坎抗議事件能和平落幕,是因為當時的政治氣氛不如現在這樣緊張,所以廣東省委選擇了讓步和安撫。今非昔比,烏坎村民再次抗議,事同而形勢不同。其一,當局與民間的對立日益嚴重,對民眾抗議的容忍度降為零;其二,官場內高度緊張,誰都怕十九大之前出錯,就此斷了仕途,所以寧可嚴厲打擊,絕不安撫協商。所以當地政府把烏坎村民的抗議視為與政府對抗,動用上千警力暴力鎮壓,對老百姓來講,是當局無法無天;但在當局眼中,對政府說“不”,就要鎮壓,死傷在所不惜。烏坎所發生的抗議,很難在其他地方復制,因為多數鄉村黨的基層幹部能控制住局面,官商勾結強佔農地的事可以掩蓋過去;烏坎抗議之所以再度發生,源於新任村委會幹部林祖戀冒著風險為村民出頭,結果他自己被捕判刑,村民為營救他而抗議,又遭到嚴厲鎮壓。高壓維穩,城鄉都一樣。

王康表示,烏坎村民與中國全體農民的權力其實在1950年6月就失去了。那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剛剛建國,頒布了土地改革法。土地改革法規定,中國所有的土地屬於國家與國家授權的各級政府。各級政府對全民所有製的土地擁有四項權力:佔有、使用、分配、處理。這項政策來源於前蘇聯的先例。現在烏坎農民所挑戰的就是共產黨社會主義制度最基本的地方——土地歸誰所有的問題。

王康說,現在的處理方式和五年前完全不一樣了。烏坎衝突面臨著習近平時代的到來。中國每年有幾萬民間群體事件,習近平的立場是絕不能容許任何事情滋長,不惜採取一切手段鎮壓。用催淚彈和橡皮子彈對付兩手空空的烏坎村民,非常露骨地顯示了習近平對付民亂的風格。另外這也是對汪洋“懷柔”處理方式予以否定,可見中國新權力鬥爭的端倪。

楊建利表示,2011年烏坎事件發生前,我通過學習各國民主革命的經驗理出心得:持續性的、有生命力的民主運動是民主革命的四個關鍵因素之一,而持續性的、有生命力的民主運動的標誌是民主運動有一個領導群體具備如下4個性能:a. 被民眾信任、有民眾號召力b.有能力阻斷或部分阻斷政治秩序c. 能引起國際關注和調動國際民主力量支持, 和d. 能和當局展開有效的政治談判。烏坎事件的發生符合了這個模式,所以它成為“民主村“。然而,烏坎相對於整個中國實在太小,中共可以調動強大的國家機器圍剿,消滅烏坎也防止烏坎模式的擴散。烏坎模式已經深入人心,烏坎精神不死,然而在操作層面,如何才能擴展烏坎模式、如何使抗爭突破地域和階層界限,仍然是擺在民主運動面前的巨大的難題。

楊建利說,胡春華這樣大打出手,說明他已經失去了太子的地位,成了廢太子。在中共的體制內,太子必須像當年的胡錦濤和習近平那樣,謹小慎微什麼都不出頭。心裡不服的廢太子才會“鬧“,薄熙來是然,胡春華亦然。胡春華此舉,不是投名狀就是叫板。

陳破空表示,在中國農村衝突中,土地問題佔65%。烏坎事件,起因於土地強徵與補償不公,因而具有代表性。2011年,時任廣東省委書記、開明的團派人物汪洋原本以柔性手段化解了烏坎之爭。但今年,當局卻悍然抓捕民選村支書並將其判刑,引髮烏坎村民大規模抗議。當局調動上千武警進村掃蕩,猶如當年的“鬼子進村”。習近平當局以強硬手段,封殺這個中國“第一民主村”,試圖撲滅中國基層民主的星星之火。這顯示,如果中國沒有根本的製度轉型,任何基層的民主模式都難以持久。烏坎村民之所以敢跟政府對峙、對抗、碰硬,在於他們的血性。歷史上,廣東省、尤其沿海山區,長期是“化外之地”,山高皇帝遠,具有蔑視皇權、敢於造反的傳統。加上廣東人講義氣、能抱團的民族性,尤其體現在海陸豐一帶,烏坎村因而成為當局難以啃下去的一根硬骨頭。不論成敗,在中國民主化的征途上,烏坎村民的英勇抗爭將雄彪史冊。

中國當局否認毆打香港記者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a/news-wukan-hk-journalist-assaults-20160917/3513518.html

中國廣東陸豐市公安局星期六說,有關香港記者本星期在採訪烏坎村大規模流血衝突時被當地公安毆打的報導與事實不符。中國官方的中新社報導說,村里治安隊曾與這些記者發生了他們所說的“推搡和肢體接觸”,但警方堅持了理性、平和、文明規範執法。本星期二,陸豐東海鎮烏坎村爆發了中國多年來少見的大規模流血暴力衝突,一千多名公安,武警和防暴警察包圍了烏坎村,逮捕至少幾十位村民,並動用催淚彈和橡皮子彈。香港媒體報導說, 5名來自不同媒體的記者在該村採訪過程中,遭到幾十名身份不明的人的暴力對待。香港記者協會發表聲明對此表示強烈譴責。

陸豐警方還說,在涉事的香港記者中,四人沒有港澳記者採訪證,一人隨有該證件,但沒有依規辦理相關手續。

此外,官方的新華社記者星期五從該村報導說,目前“烏坎村內的生產生活安寧有序”。

香港如此人民代表:記者被打經常都有不必跟進          [法廣]      http://rfi.my/2cNrDLj

香港5名記者採訪烏坎村村民維權遭到血腥鎮壓事件時,遭到當地政府人員粗暴對待,事後涉事記者所隸屬的明報和南華早報等提出強烈抗議,香港記者協會亦發表聲明聲援,但做了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幾近20年的劉佩瓊卻認為,香港記者在大陸採訪被粗暴對待屬“不要緊”的小事,而且“經常會發生”,又稱自己“沒時間也沒位置”介入有關糾紛,所以不必跟進。

雖然另外兩名港區人大代表葉國謙和馬逢國都表明會跟進事件,但劉佩瓊似乎忘記自己在人民代表大會所代表的,正是被粗暴對待的香港市民。

來自明報和南華早報的3名記者,在烏坎村村民的家中被當局捕獲,期間遭到掌摑等其他粗暴方式對待,又被指是小偷,而網媒香港01的兩名記者,則在入村途中被截獲,其中一人遭到拳打。上述5人之後被逼簽下保證書不再“非法”到烏坎村採訪後,方被送到深圳釋放。

針對香港記者受到屈辱一事,劉佩瓊16日在香港電台一個節目中聲稱,大陸對新聞採訪要求嚴格,即使有記者證,採訪時都要再申請,但認同即使是違法採訪,都不應用暴力及私刑。惟她表明自己不會跟進事件,“我沒時間亦都沒有一個位置去介入有關糾紛”。她續指,自己對烏坎事件“不甚清楚”,又稱在中國城鎮化下,農地出租後有不同形式的資源分配,故一定會出現糾紛,亦為常事,“你香港現在都是有土地問題、房屋問題,不是什麼要緊的事”。

連續四屆“獲選”為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的劉佩瓊又說,糾紛涉及支配權及分配權等經濟學理論,但大陸基層官員缺乏相關專門知識,因此“所有社會都會發生的問題,一下子就升級到政治鬥爭或對政權有危害,其實是有點誇張”。她再被問到香港記者被打有否跟進空間,重申自己不會跟進,“因為這種事經常會發生”。

同為港區人大代表的田北辰接受查詢時稱,不想批評其他人大代表的言論,但認為達致如今次般廣泛報道層面的事件則並非經常發生。他憶述,33名港區人大曾於2010年就本港記者被粗暴對待聯署表達意見,當年獲國務院新聞辦公廳書面回覆,指會“依法保護港澳媒體記者的合法權益”,因此他將以人大身份,將該回覆轉寄予陸豐市政府,要求解釋為何違反指引;亦會去信敦促國務院重新發放該信息。

甘肅楊改蘭悲劇發生才三天,河南當局又停止胡大料一家包括6個未成年人低保救助!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9/6.html

因維持生存的低保金被取消,甘肅康樂縣景古鎮阿姑村山老爺彎社婦女楊改蘭,於2016年8月26日下午,和4個未成年孩子一起服毒自殺!兩天後,楊改蘭的丈夫在埋葬妻兒後服毒自殺!這一起「盛世螻蟻」悲劇發生僅僅一天,河南省洛陽市洛龍區豐李鎮政府馬上效仿,作出關於取消胡大料最低生活保障的信訪處理意見,讓這一家九口瞬間失去基本生存。

胡大料是河南省洛陽市洛龍區豐李鎮尹屯村人,和戶籍地在宜陽縣白楊鎮的丈夫李三虎育有7個孩子,其中6個孩子屬於16週歲以下的未成年人。進入九月份後,因為原來資助胡大料孩子讀書的大學生已經離校,而卡上的低保金又遲遲不見進賬,導致孩子們無法入學,胡大料曾帶著孩子們到中南海去找習近平,甚至還帶著孩子們追到杭州的G20峰會,但20天過去了,孩子們依然進不了學校。

正當胡大料和她的孩子們對楊改蘭悲劇心驚肉跳,同時對以習近平為首的黨中央翹首以盼之際,收到戶籍地洛陽市洛龍區豐李鎮政府於8月29日作出的關於取消胡大料最低生活保障的信訪意見,讓一家九口一下子如同墜落冰窖!對此,胡大料的孩子們在北京暫住地拉起「共產黨我們恨你,害的我家失去生存」的橫幅!胡大料是因為土地問題長駐北京上訪。2009年,豐李鎮政府官員將李三虎右肋骨打成骨折後,給城鎮戶口的李三虎上農村低保,李三虎不服向上級反映,一直沒有荅復。胡大料的低保證顯示是2015年3月13日批准的,致困的原因是胡大料有嚴重疾病。奇怪的是,家庭低保居然沒有將胡大料的孩子們計算在內。

在洛龍區豐李鎮政府給胡大料郵寄送達的取消最低生活保障意見書中稱,是長期居住在北京豐台區王佐鎮王莊村,依據洛民(2014)16號文件精神,因胡大料一家己不在洛陽市洛龍區豐李鎮尹屯村居住超過1年以上,對於家庭收入支出無法落實,故2016年6月以後暫仃其低保待遇。同時,以李三虎戶籍地不在豐李鎮,而對以往給予李三虎的低保金不再處理,也就是終止發放。

針對這張停止最低生活保障的處理意見,胡大料認為是領導幹部為打壓自己信訪維權,而置法律與道德不顧的為所欲為:自己和丈夫帶著孩子們在北京上訪,靠平時撿垃圾和其他訪友資助生存,孩子們的就學原來靠一些有愛心的大學生的幫助,根本沒有固定的收入,洛民(2014)16號文件是洛陽市民政局2014年下發的文件,而我的低保證顯示是2015年3月13日批准的,致困原因是因病,也就是說他們使用的文件比我的低保證早一年,批準時是這個文件,取消時居然還是這個文件!

G20成都維穩 追捕唐春蓉及兩親屬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5-id-23449-page-1.htm

今天上午,成都市新津縣唐春蓉、新都區韓永會前往中國天網人權中心,投訴G20成都維穩關押情況。

2016年8月31日凌晨5時許,唐春蓉【天網組團夜赴雅安 唐春蓉在押兩月獲救】和丈夫張成福騎電瓶車到新津縣岷江大橋時,新津縣鄧雙鎮派出所警察和鎮政府高書記帶30多人將夫妻接回鄧雙派出所,後送回家中。9月1日凌晨1時許,唐春蓉乘坐兒子駕駛的小車拉到10多公里外的樂山市彭山縣弟弟家門前,新津縣鄧雙鎮高書記率30多人駕駛6台車追上,鄧雙鎮警察給唐春蓉兒子戴上手銬,隨即把唐春蓉母子及兄弟三人押送新津縣鄧雙派出所。凌晨3時許,唐春蓉被8人送至成都市浦江縣曹陽湖陳家大院關押一間小屋內,每天三班輪番守護,不准唐春蓉出房間。直到6號下午,唐春蓉才被送回家中。

成都新都區新都鎮韓永惠【成都韓永會北京押返 成功抗拒6警察帶走】;2016年9月3晚上10時許,我乘坐前往杭州的火車抵達鄭州站時,被新都區城東派出所謝和陳姓等3警官強行把我帶下火車。一起坐高鐵到西安。政府官員陳書記等7人又來西安,一起把我強行帶四川廣元劍門關旅遊。9月5號,又把我強行帶回家,安排10多人在家門口穩控。直到9月13日才撤離。今天中午,我女兒電話說,家門口又有安排人溫控我了。

遺棄罪搆陷案不攻自破,傷殘軍人陳風強撫養孩子的撫卹金遭剋扣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9/blog-post_82.html

今年的傳統中秋節,對於剛剛出冤獄的傷殘軍人陳風強來說,雖然與孩子們團聚了,但孩子的入學問題沒有解決,更頭痛的是撫養孩子讀書與生活傷殘軍人撫卹金遭倒扣,將面臨一家人看著共黨官員胡吃海喝,而自己只能喝西北風的命運。不過,珠海市金灣區民政局的倒扣傷殘軍人撫卹金行為,證明了陳風強的「遺棄罪」純屬當局的搆陷。

2016年8月10日,傷殘軍人、人權捍衛者陳風強走出被廣東珠海當局以「遺棄罪」搆陷3年的冤獄。一個月後,為了孩子升高中讀書,陳風強到珠海金灣區民政局補辦遺失殘疾軍人證時,發現整個局內僅有一名工人員,且不懂業務,要陳風強過兩天再來。陳風強說,我孩子在珠海無法升高中,如果不能及時辦理傷殘軍人證,就得到原籍幾百公里的羅定山區讀書,現在已經9月10日了,怎麼能再等幾天?能不能給領導打個電話?見這個工作人員一副官商作派,陳風強實在忍受不了,拿手機拍攝,這工作人員才匆匆電話領導。

兩個多小時後,一個長的富態的領導從外面晃了進來,沒有讓手下幫陳風強補辦傷殘軍人證,卻對陳風強說:你現在出獄了,要扣回服刑3年所發放的撫卹金。據瞭解,陳風強早就認識該領導,此人名叫范建國,原來是民政局下撫卹股長,由於在陳風強第二次坐冤獄時(至今已三次被搆陷),拒絕將殘疾的幼兒陳芽接收福利院,協助政府將陳芽關押黑監獄有功,所以已經升為了金灣區民政局的副局長。

陳風強感到很詫異,自己在坐冤獄時,傷殘軍人撫卹金從未中止,現在出獄了,哪有倒扣的道理?即使按照珠金民(2016)29號關於中止發放六級傷殘軍人陳風強傷殘撫卹金的通知所依據的條款,現在也應該是恢復發放啊。民脂民膏喂養的白白胖胖的范建國局長解釋說,是因為陳風強入獄時上訴了,一審判決沒有生效,所以才從2016年8月開始倒扣。

其實,陳風強在2013年8月10日就遭到秘密抓捕關押,即使按照范建國所言要刑事判決生效,那也應該在2015年7月3日終審判決生效後開始停止發放傷殘軍人撫卹金,哪裡有刑滿釋放後倒扣的道理?顯然,珠海市金灣區民政局的倒扣行為沒有法律依據,傷殘軍人陳風強希望有人權律師提供法律援助。

珠海市金灣區民政局在陳風強服刑期間沒有停止其的撫卹金發放,主要也是清楚所謂的「遺棄罪」純屬對其的搆陷,而且陳風強在用這些傷殘軍人撫卹金撫養著三個未成年孩子,包括重度殘疾的陳芽。現在,民政局之所以要倒扣陳風強的撫卹金,就是想方設法在經濟上阻止陳風強的孩子在珠海市讀書。

對自己這幾年的遭遇,陳風強說,珠海市金灣區政府有一條不成文的用人制度,凡是敢於亂來亂作為的,都會被提撥,例如之前沒有得到好處而濫用職權的珠海城管局隊員謝許華,曾揚言寧肯拆錯,也不放過,也要拆除珠海維權人士陳風強哥哥陳鳳明按協議建樓八層半樓房!違建強拆五層半後,謝許華也因膽大妄為而被提撥為了隊長。之前范建國也因為在陳風強被搆陷入獄時,拒絕接收陳芽到福利院而破格提升為副局長。現在陳風強出獄後,之前嘗到甜頭的范建國又倒扣其撫卹金,其可能希望進一步被提拔。

不過諷刺的是,謝許華因為珠海平沙搶擊案牽出其受賄,而且分贓不均,目前已經鋃鐺入獄。在專制特有的逆淘汰用人制度下,不懂傷殘軍人撫卹金停止發放與恢復發放,卻在對待傷殘軍人及其孩子的生存權上充分體現心狠手辣的金灣區民政局副局長范建國,恐怕又有進升機會了。

中秋佳節,無錫維權人士程茂娟寄信被抄包後關派出所地下室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9/blog-post_17.html

2016年9月16日9時50分,無錫維權人士程茂娟發出消息稱:「今天9時45分,被送到直送蠡園開發區派出所,8時25分在蘇州站下車,D311,無錫站取消,在蘇州站下車。」

後發出消息稱:「我,妹在派出所地下室,浦曉良(蠡園開發區派出所治安副所長)抄包,看包裡有無傳單,我們在等待傳喚證。」

昨天是中秋節,無錫維權姐妹程茂娟、程盛在去中南海附近寄信的路上,被拉到久敬莊。後被帶回戶口所在地派出所,被抄包,後關地下室。截止2016年9月16日上午11時,程茂娟姐妹仍被關在地下室。至晚上11時,仍未獲得釋放。

程茂娟因父親沒有享受到老軍人待遇,多年上訪維權無果,程茂娟被多次搆陷拘留,取保後,又經常被不明身份的人日夜監控跟蹤。

2014年下半年,程茂娟被當局僱傭的黑社會打斷胯骨後不了了之。萬般無奈,其妹妹程盛也走上了維權路。程盛同樣也多次被搆陷拘留,取保,被不明身份的人日夜跟蹤監控。

在無錫,這不是第一次侵犯人權的案例,正常的寄信維權,被當地派出所無合法手續控制人身自由是常有的事。無錫知名維權世家許海鳳祖孫,八十多歲周靜娟,和在哺乳期的孫女及幾個月嬰兒,曾被多次,無手續非法關押在派出所。八十多歲周靜娟,七十多歲王金娣(已被判刑,現羈押在看守所)曾被連續關押在當地派出所長達32個小時。

雷洋案:人大校友簽名急尋足療店五人下落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4706c6.aspx

尋人啟事

2016年5月7日發生的雷洋案中,根據5月9日、5月12日警方通報披露稱“民警在足療店內將朱某(男,33歲,黑龍江省人)、俞某(女,38歲,安徽省人)、才某(女,26歲,青海省人)、劉某(女,36歲,四川省人)和張某(女,25歲,云南省人)等5名涉嫌違法犯罪人員抓獲,上述人員已被昌平警方依法采取強制措施”,自此杳無音信。基于,他們是國家公民,也是本案重要證人,為了保護他們的合法權益,也為了雷洋案早日真相大白,我們急尋五人下落,期待有關機關依法披露相關信息。我們同樣會為他們發聲并將提供力所能及的法律援助!

「你是誰?」嚴正學嚴正斥責冒充物業者/視頻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9/201609180155.shtml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