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2016  程天傑、沈愛斌、田青容等被捕刑拘。邢望力看守所內被毆打生命垂危。趙素利生死追查行動。訪民及維權人士奔赴杭州觀摩G20被維穩及抓捕。

G20維穩 無錫維權人士程天傑也與沈愛斌同日被捕       [維權網]     … 繼續閱讀 →...

G20維穩 無錫維權人士程天傑也與沈愛斌同日被捕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9/g20_90.html

G20維穩,無錫維權人士程天傑與沈愛斌同日被捕。2016年9月2日,無錫沈愛斌,程天傑被無錫公安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而當天,剛好是沈愛斌被以違反監規被行政拘留十日後的釋放日。

2013年6月22日沈愛斌等二十多人因營救關在黑監獄中的五個訪民,沈愛斌被逮捕,沈是被當局逮捕的五人中的一人,後被判刑一年六個月,被開除公職和黨籍。這就是影響海內外的無錫6.22群體打壓事件。

沈愛斌出獄後,再次被當局以莫須有的罪名監視居住,他365天受到監視、跟蹤、無數次的拘留、傳喚,從此沈愛斌失去了尊嚴和正常的生活。

2016年4月13日,無錫再現413大抓捕訪民事件,沈愛斌被以涉嫌故意傷害罪刑拘37天,放出後被監視居住。無錫413大抓捕中,另外兩位被逮捕的維權人士是朱丙泉,周小鳳,他們的罪名也是「涉嫌尋釁滋事罪」。至今關押無錫看守所已4個多月。

昨天,程天傑與沈愛斌同是被無錫公安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據當地維權人士分析,可能是無錫當局借G20維穩之機,對無錫重點維穩對象的任性打壓,以恐嚇當地維權人士。

息縣邢望力追查訪民異常死亡被判刑4年半 看守所內被毆打生命垂危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9/201609040547.shtml

河南信陽息縣訪民邢望力一家因為維權全家五人被判刑,邢鑑出逃泰國避難。邢望力因為維權和追查息縣訪民張國輝被政府暗害一事,遭到了息縣政府的迫害,被判重刑後欲置邢望力於死地,警方勾結犯人將邢望力打成重傷,生命垂危,息縣警方不許邢望力的家人伺候照顧邢望力,警方看管生命垂危的邢望力。

趙素利生死追查行動:征集示威游行參加人公告            http://www.canyu.org/n123889c6.aspx

征集示威游行參加人

公 告

[前題] 我們嚴格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集會游行示威法》組織這場示威游行。該法第八條明確規定在示威游行申請中要注明“目的、方式、標語、口號、人數、”等。由此可見示威游行申請前征集人員及組織工作是合法的。

一、為什么示威游行

2015年1月19日,趙素利(秦永敏妻子)從武漢市青山區的家中被不明身份的人帶走,把她與被行政拘留10天期滿的丈夫秦永敏一起“強迫失蹤”。趙素利家人至今均沒收到其被官方相關法律文書。

趙素利家屬、多位律師及公民三十余次查詢(下至派出所、上到公安部)趙素利情況,沒得到答復。

至此,趙素利經官方之手失蹤20個月。

假如她還活著,現被關押于何處?涉嫌什么罪名?身體狀況如何?又是誰公然做出違反國法、國際公約,強迫他人失蹤的反人民、反人類惡行?

更有跡象表明,趙素利可能被迫害致死!

對趙素利生死追查行動中,徐秦被武漢警方多次侮辱、關押、毆打,并被警告再來一次武漢就被打一次。趙素利家屬委托的律師被武漢當局施盡推諉侮辱。

為此,我們依法示威游行。

二、示威游行的必要

趙素利無罪,她就是涉嫌犯罪,也應依法處之。把趙素利強迫失蹤,是官員借用政府權力踐踏黨紀國法的惡劣行徑,也是違反國際公約的惡行。當前,我們已知參入把趙素利失蹤的人之一是武漢國保人員瞿佑平。

共產黨的宗旨是立黨為公執政為民、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解放全人類最后解放自己。這么偉大的黨,被瞿佑平們當作了作威作福任意踐踏國法、人權的工具。這偉大的黨被他們搞得臭名昭著!

社會主義國家的宗旨是讓社會實現公平正義,人民是國家主人,官員是人民公仆。這美好的社會主義,被瞿佑平們搞成了特權社會,人民被他們肆意踐踏,他們當起了人民的大老爺。這美好的社會主義被他們搞成了人間地獄!

國家政權是按既定的社會原則以具體規則運行的,這規則就是法紀。誰敗國法亂黨紀,誰就是十惡不赧的顛履國家政權犯罪分子!

喪心病狂的瞿佑平們,踐踏法紀,張揚特權,是國家亂象叢生的根源所在!

喪心病狂的瞿佑平們,公然把公民強迫失蹤,如此邪惡,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瞿佐平們喪心病狂到如此,正昭示著邪惡勢力已走向末日!正義往往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不用多久,瞿佑平們一定迎來正義的審判。如此邪惡歹徒,就是壽終正寢,也定被挫骨揚灰,其給子孫后人留下的不是榮耀富貴,只能是恥辱與萬劫不復的災難!

為了國家安全、為了社會公平正義,每個有良知有社會責任感的人,都不應漠視。

所以——

面對瞿佑平們踐踏黨紀國法把他人強迫失蹤的反人民反人類惡行、

面對如上惡行啟動不了公權力制止的事實、

面對如上惡行沒有公權力對惡人實施制裁的事實,

——我們有十分的必要示威游行,以此表達對非法惡行的憤慨,對踐踏法紀顛覆國家政權的歹徒說“不”,從而喚醒國家職能制止犯罪、保護公民、鞏固國家政權!

三、示威游行參加人必備

我們與竊取了黨與國家權力實施顛覆國家政權勾當的邪惡勢力抗爭,面臨著巨大危險。瞿佑平們肆無忌憚地踐踏黨紀國法實施顛覆國家政權行徑,我們一年多來幾十次到相關部門控告,違法犯罪都被置之不理甚至是被縱容,罪大惡極的瞿佑平們都得不到應有處罰,可見反黨反人民顛覆國家政權的罪惡勢力之大。此情下,我們依法捍衛黨紀國法保護國家安全,一定被罪惡的瞿佑平們視為敵人,他們會用竊奪到手的權力負偶頑抗,對正義的我們實施瘋狂迫害。相比善良正義手無寸鐵的我們,罪惡的瞿佑平們無異于吃人的猙獰魔鬼!我們示威游行參加人面臨的是如趙素利一樣隨時被強迫失蹤,更有可能被關押、被施以慘無人道的酷刑以至被剝奪生命。

要做參加人,必須有為了社會公平正義的實現不惜自己生命的思想準備。假如有這樣的準備,你已深悟到生命的價值不在于活著,在于讓生命展現出人生價值與意義,朋友,那就來吧!我們一起挺直了腰桿,走向前去!

要做參加人,必須有為了社會公平正義的實現不惜放下高堂父母膝下兒孫的準備。假如有這樣的準備,你已深悟到給親人創造有公平正義祥和安寧的生存環境更重要,朋友,那就來吧!我們一起挺直了腰桿,走向前去!

四、幾點說明

1、本示威游行,追究趙素利被強迫失蹤,與踐踏法紀反人民的邪惡勢力抗爭,意在警醒國家政權的正義性,就趙素利被強迫失蹤找出答案、作出處理。能警醒瞿佑平們這些喪盡天良的魔鬼,使其放下屠刀,這也是我們所期盼的。

2、本示威游行參加人征集工作完成后,依法向國家公安部遞交示威游行申請。得到示威游行準許或是被默許的情況下,既定的示威游行日再推遲5日,趙素利被強迫失蹤還得不到官方依法答復的情況下,實施示威游行。

3、面對我們依法組織申請示威游行,假如邪惡勢力進一步踐踏法紀對捍衛國法尊嚴的我們施以黑社會手段迫害,或以法律的名義實施更邪惡的非法之舉對我們迫害,那么,拿起菜刀自我救濟就有了足夠的正當性,就成了讓正義實現的唯一選擇。

4、參加示威游行者報名,請注明自己的“姓名、省市、電話”。

接收報名信息郵箱�Gqinxu730@gmail.com

接收報名信息手機:13331102551

公告發出人:徐秦

2016年9月3日


張凱律師:記王峭玲女士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9/201609032009.shtml

9月2日晚唐吉田律師因車禍住院,傷情嚴重即將手術         http://www.canyu.org/n123835c6.aspx

2016年9月2日19時40分許,唐吉田律師和朋友在朝陽區高碑店橋東北人行道散步,被摩的撞傷。現將情況通報如下:

1、因傷情嚴重,唐吉田現住院治療。醫生初步診斷:左側身體至少有2處嚴重骨折(左側股骨粉碎性骨折;左側尺骨鷹嘴骨折;左膝和腦部有待進一步檢查),左臉上部有3.5cm深度裂口已縫合,全身多處擦傷。觀察幾天后,唐吉田即將接受至少2個部位的手術。

2、朝陽交通支隊雙橋大隊已受理此案,警號008704的趙警官表示會尋找逃逸的摩的司機。

(朝陽交通支隊雙橋大隊地址:朝陽區三間房南里2號,電話010 65761859-87,68399563)

3、鑒于術前準備工作繁雜且需靜養,唐吉田懇請朋友們不要密集探望。探望事宜請與余文生律師聯系、預約。

4、此前唐吉田腰椎結核手術因故無法正常進行,此次手術費用暫從上次籌集款項中支取,具體使用情況待康復后做出統一說明。

5、唐吉田表示:2014年以來,民間人士處境日趨艱難,此次治療不接受任何資助,請大家理解為盼!再次感謝大家!

陳建剛  2016年9月3日

浙江訪民詹淑媛被軟禁 福建雷宗林一家三口遭關押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903/14863.html

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訪民詹淑媛,從8月22日開始就被政府人員軟禁在家,每天二十四小時遭跟蹤監視。詹淑媛說,我為慘死的哥哥伸冤快六年了,受盡折磨、被非法軟禁、關押多次,殺人犯至今逍遙法外、我這個受害人家屬被非法軟禁關押,中國到底拿什麼來依法治國?天理何在?王法何在???

福建省福州市宦溪鎮板橋村訪民雷宗林一家三口人被軟禁,他們是8月27日在晉安區醫院住院部被抓走的,目前關押在福州市秀山同樂園。

雷宗林,是福建省福州市晉安區宦溪鎮村民。1998年,雷宗林便開始向有關部門申請建房,終在2002年獲得許可。然而,房屋修建後,就遭鎮政府搗毀,一夜之間,雷宗林淪為無家可歸的難民。

2005年,雷宗林又再次獲得有關部門的建房許可,再次重建家園,未曾想到是,鎮政府又再一次前來搗毀,雷宗林又再次淪為無家可歸的難民,如此這般的折騰,幾乎將雷宗林逼向絕境!萬般無奈之下,雷宗林便不斷向政府部門申請廉租房和經濟適用房。但卻屢遭到政府部門的拒絕。

2007年,雷宗林終於千呼萬喚的獲得了區、鎮、村三級政府部門的建房許可,總面積為260平米。可是,令雷宗林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房屋剛剛建成的2008年的一天,鎮政府土地所所長林峰向雷宗林索要10萬元「紅包」,由於雷宗林的房屋被迫「屢拆屢建」,已經拿不出這筆「紅包」,房屋便再次被搗毀。

自此,雷宗林從一個身殘志堅的「養殖戶」變成了極度貧困的低保戶、告狀戶。自此,雷宗林因為不斷伸冤而不斷遭到政府部門的抓捕、關押,毆打、關精神病院,甚至被無罪判刑。

田青容赴杭州伸冤未成 湖北宜城警方抓回刑拘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9/201609040540.shtml

湖北襄陽市宜城板橋店鎮上灣村農民余善強田青容夫婦的武警退伍兵兒子,在雨夜遭黑社會團夥偷襲殺害搶財焚屍,其中一名嫌犯投案自首,公安僅憑嫌犯的三句供述就定了案,該案的二十多個疑點宜城公安不予核實,最高法院也不核實案子疑點,在事實不清的情況下殺了犯罪嫌疑人,毀掉了案子的重要證據,保護了黑社會犯罪團夥。

2016年8月29日田青容乘坐K75次列車欲赴杭州尋青天為兒伸冤,在火車上田青容被警察扣留,宜城警方將其押回宜城後於8月31日將其刑事拘留,並且異地關押在南漳縣看守所。

在北京的余善強被湖北省駐京辦約見,見面後強制將余善強押回原籍宜城並軟禁於一家旅館,不得自由行動。


G20杭州全城戒嚴 4維族人遭全國通緝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g20-09032016100425.html

杭州G20峰會之前一天,作為配套活動的B20(工商峰會),在周六(3日)下午率先開幕,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講話。杭州現時已全城進入戒嚴狀態,西湖等重點區域全面封鎖。而官方加緊追捕4名維族人士,指他們有襲擊G20的企圖。

在周六(3日)上午突破層層封鎖,抵達杭州的義工杭秀瓊告訴本台記者,她親眼目睹從外地前去杭州的火車被嚴格管控,多名試圖前往的維權人士在北京開往杭州的Z9次列車上被抓。在杭州火車站,亦被部署裝甲車。

杭秀瓊說:就是在Z9火車上已經被抓了8個,我坐在4號車廂,5號車廂沒有賣票,就專門關押上訪的,不讓出來。下車的時候,就不知道帶到甚麼地方去了。現在酒店、飯店根本不開門,各個醫院門口全部是保安的,全部查包。各個路口都戒嚴的,全部都是便衣、特警呀,警察啊。到這個西湖的必經之道全部封閉了,我就在這個西湖大道上,前面不讓過了,可能還有2、3公里吧。過路的人很少,只是這個交警和便衣,不敢去問。

據當地人發來的訊息顯示,即使是本地人進入超市等服務場所,也必須接受開包檢查。而重要交通路線附近高樓上的住戶則被告知,不得開窗,否則將被擊斃。

從杭州當地官媒公布的宣傳照看到,在被燈光裝飾的西湖沿湖道路上,幾乎看不見遊客。

根據中國官方公布的議程,周六(3日)下午是被稱為G20峰會配套活動的B20(工商峰會)開幕,工商峰會到周日(4日)中午結束,之後便是G20開幕。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率先登場的B20峰會開幕禮指出,中國有信心亦有能力保持經濟中高速增長,繼續改革創新,為世界帶來更多發展機遇。 他指中國經濟發展路向必須轉型,未來會積極牽頭處理更多國際工程,堅定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

有資深媒體評論員賈平認為,以非正常的心態和方式對待G20,搞的民怨沸騰,實際上就為了搞一場對外宣傳,結果讓人反感。

賈平說:因為它本身是在G7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相當於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大家一個論壇而已。中國就跟辦奧運會一樣的心態,自己來拉大旗做虎皮,而且關鍵他前頭這個準備搞得實在太勞民傷財,弄得整個民怨沸騰了,大家對這個東西的關注放在怎麼擾民這個上了,真的要開了反而沒人關心了。這個過程也不是一個正常的國際會議的那種狀態,它完全就是一個大規模的文宣,這個更讓人反感了。所以基本上我身邊沒人關心這個事。

在談及在G20開幕前舉行的工商峰會是否能取得一些成果時,賈平認為,在一種非經濟思維的政治秀主導下,事實上不可能取得甚麼實質性的經濟成果。

賈平說:因為一帶一路已經破產了,業內只要還說真話的人都是這個觀點。雖然說搞這個B20說起來是中國互聯網的這些巨頭出錢出力來撐,但一帶一路這樣的概念,在國際上就是一個很奇怪的搭配呀。這些地方太落後了,你互聯網資本的力量投資,都是死路一條啊,這已經不是一個正常的商業思維。一是財政上不遺餘力、勞民傷財。另外一個它沒把市民放在眼裡,這個是很可怕的一個現象。背後實在是一種堪稱狂妄的一種野心啊!

就在杭州G20峰會即將開幕時,網絡爆出一份南陽市公安局指揮中心周三(8月31日)下發的內部工作指令通知,指名為阿依加瑪麗-如孜等4名維族人士,預謀在G20峰會期間作出恐怖襲擊,指揮中心要求各地警方立即開始深入追查,並將情況及時報告指揮中心。

目前,南陽警方沒有回應有關事件。有網民指出,這個時候透露消息,不排除當局希望借此轉移G20峰會嚴重擾民所導致的國內外巨大輿論壓力。

保G20峰會詳和盛世,重慶進入“臨戰模式”                http://www.canyu.org/n123831c6.aspx

“杭州G20盛會”臨近,全黨上下高度興奮地向外賓表達著無限友好與熱情,據說連杭州本地及周邊的打工仔都被清回原籍。同時,中國大地卻高度緊張,重慶市儼然紅色警戒,“維穩”部門對重慶公民的騷擾、約談、警告、威脅、強制旅游、非法監視、非法跟蹤、拘留等手段層出不窮。參與維穩的人向公民提出無理要求:少見面、少出聲、少打堆!

據不完全統計,因G20接待外賓被強制限制自由和失聯的重慶公民有(不含被警告的公民):

徐建生——生病中,不間斷騷擾18580506945

羅亞玲——限制在家,被數十人監控15723271580

何朝正——強制旅游,失聯18580171298

劉亞旋——非法傳喚、強制旅游15213085430

李學志——拘留10天13609417037

楊曉冬——強制旅游18290498881

劉高勝——強制旅游,失聯13627631848

薛仁義——非法約談13709470083

晏詳菊——失聯

萬 * *——跟蹤監視

譚敏——失聯13047345781

李朝惠——限制在家(已超12個月)13640513512

李忠英——限制在家(已超12個月)13996288462

蔣邦全——限制在家(已超12個月)18223061231

劉啟華——強制失聯

趙安秀——限制在家18725815300

賴本富——限制在家18223370358

肖成林——失聯13220265609

鄒茂淑一一失聯18323828238

章秀芳——限制在家13637923568

付淑清——限制在家15802398126

龍裕江——- 限制在家13883464481

郭興梅一一限制在家13452835224

夏英杰——強制旅游

黃倫—–失聯

蔣祖成——限制在家15310359155

李國群——強制旅游

周克蘭——限制在家13637948271

另:鐘容元(18580118495)、孔德群、張光芳三重慶永川公民正在從杭州被強制帶回重慶的路上

劉亞旋在去白市驛旅游路上,楊曉冬在農家樂,羅亞鈴在家有人守護,薛仁義相對自由

季新華、祝忠孝等多名訪民到杭州旅遊失聯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903/14862.html

今天,北京季新華,遼寧祝忠孝,張震敏,閆春鳳等人到杭州旅遊被警察攔截控制,隨即交地方遣返,目前處於失聯狀態。

之前,祝忠孝發來消息,稱他們8人在火車上被警察查身份證查出是訪民,被關在五號車廂,列車前方到達海寧車站,被控公民有遼寧祝忠孝,北京季新華,大興寧連英,朝陽區馬玉卓,順義王玉鳳,豐台趙學敏,豐台徐淑霞,遼寧蔡志剛。

被劫訪人員控制在杭州一賓館的吉林訪民王慧今晚告訴本網誌願者說:「我和祝忠孝他們坐的一趟車,沒在一個車廂,當時警察把我們都查住了,車到杭州站,我們自己下的車,祝忠孝和季新華被警察控制著下的車,最後都歸到了一個安置點。這個安置點裡有30多人,我和張震敏,閆春鳳,秦蘭英她們都被關在這,讓後讓地方接,季新華是第一個被帶走的。 下午5點多,季新華電話告知北京訪民葛志慧,他下飛機後被西城警方帶走了,目前其手機處於關機狀態」。

另有訪民發出消息, 9月1日,湖北省十堰市維權人士尹登珍因為十多年上訪得癌症晚期去杭州旅遊散心,在杭州出火車站時查身份證顯示為是黑名單上的人,被杭州警方攔截手機物品 被沒收,送往集中營,集中營條件很差,沒有床只有鐵椅子,連刷牙洗臉都不行,午飯後,尹登珍被湖北十堰信訪局蔣局長(女) ,市中級法院黃顏夢,張灣法院老王,東嶽路浱出所夏警官,張灣區區政府區信訪朱局長等人用車號鄂C警O073警車押回地方現在失聯。

湖北省十堰政法委書記師永學手機13907289766,十堰信訪局長韓俊18907282486,大金電話13593756243

山東訪民張楓英也發來消息,9月2日,山東博山區訪民張可明從天安門去了久敬莊,後讓地方公安帶回,至現在失聯。

陝西藍田縣灞源鎮廟埡村四組訪民李啟紅說,昨天他媽(曹秀琴)讓鎮政府書記電話叫去談他爸工傷死亡和他妹妹失蹤的事被他們扣下。今天早上我媽打電話對我說,她被軟禁在藍田縣湯峪鎮, 這兩天老是被他們拳打腳踢。現在已經聯繫不上了。之前,我報警警察不出警

12名維權人士前往杭州被鐵路警察強制滯留           http://www.canyu.org/n123836c6.aspx

2016年9月3日,來自全國的維權人士遼寧祝忠孝、北京季新華、北京大興寧連英、北京朝陽區馬玉卓、北京順義王玉鳳、北京豐臺趙學敏、北京豐臺徐淑霞、遼寧蔡志剛、吉林閆春風、遼寧張振敏、黑龍江秦蘭英、王惠等十二人從北京前往杭州,卻在火車站遭到控制。

9月3日早上11時,有維權人士發出信息說:“吉林閆春鳳、王惠去杭州旅游,現被鐵路警察強制滯留在出站口,請大家關注!另在車上被控制的北京季新華、遼寧祝忠孝目前情況不明!請關注。”另有維權人士說:“目前被關在五號車廂共八位公民,列車前方到達海寧車站,被控公民有遼寧祝忠孝,北京季新華,大興寧連英,朝陽區馬玉卓,順義王玉鳳,豐臺趙學敏,豐臺徐淑霞,遼寧蔡志剛。 關注電話:15566444212”

隨后,有朋友發出信息說:“最新信息,我剛剛和閆春鳳通完電話,她現在被駐京辦截入“海濤賓館”等待地方接回。請關注。另秦蘭英還沒有出來。”

閆春鳳在晚上20時30分發出信息,敘述了被攔截經過:“剛到杭州站就過了七道關卡,在最后關卡被眾多警察攔劫,后被帶到站里的一所臨時的簡易房屋進行了搜查,把手機扣留,不讓接打電話,身份證和車票也被扣下,大概是十二點左右模樣把我們用車拉到很遠的一所標有學校字樣的樓,但卻安置了好多鐵柵欄有點像監獄,大概一小時后被延邊州駐京辦的薛姓崔姓維穩人員接出,身份證和來時的車票現在還在他們手中,現必須和龍接回等待中!遼寧祝忠孝,張振敏在車站看樣是讓地方維穩直接接走沒和我們同行,北京季新華聽說要被旅游,吉林的王惠被接走,鶴崗秦蘭英還等待中。我現被控在叫海濤賓館的房間號223號房間等待地方來接中,身份證還在被控中,望大家關注! 九月三日杭州行感慨!!l!!!奇葩一一杭州辦事未進城先被控,杭警說啥是逢命,說你進城不算命,禍福只能聽天命,街中行走空洞洞,吃喝要走萬里行,如同進了空鬼城! 地方市民說是瘋城!吉林延邊閆春風15643359889 9月3日晚20點30分。”

據悉,季新華被帶回北京,季新華在晚上18時說:“送我到派出所,西長安街派出所01066037424。”

維權人士不顧當局威脅警告奔赴杭州觀摩G20維穩被抓捕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9/g20_3.html

今天上午,國內知名的維權人士姜家文、季新華、祝忠孝等三人乘坐Z9次火車抵達浙江杭州市,計畫身臨其境觀摩一下官媒一次次闢謠的G20維穩強度,結果還沒有走出火車站就被「恭候」多時的維穩人員帶走,著實領教了「瘋會」的變態程度。還有吉林閆春鳳、王惠今天剛到杭州,就被鐵路警察強制滯留在出站口。

俗話說,百密總有一疏,來自於福建福清的魏英和林愛欽兩位女士,不僅順利抵達了杭州,還安全地出了火車站。不過,風聲鶴唳的杭州城還是讓兩位女士乖乖地關閉手機,以防被定位。

除了姜家文、季新華、祝忠孝等人到杭州被抓外,常駐北京的「新黑五類」也不安全,黑龍江的王清臣就於昨天在北京的暫住地被北京警察抓走,據說現今天已經押回地方,等待被拘留。同是昨天,福建福州的石立琴、賀清敏、張秀屏、熊鳳蓮、林賽英、羅紅梅、林依妹、廖俊等八位維權訪民,在福建寧德被福州當局抓走,理由是據說她們有可能去福州G20峰會找西方國家的首腦,反映中國人權問題。目前這八人處於失聯狀態。

據悉,當局對這一次G20峰會的重視程度不亞於去年的「9.3」大閱兵,只要是黑名單上「新黑五類」,都不允許隨便脫離維穩人員的監控視線,譬如福州市長樂市航城鎮祥州村的訪民鄭恆憲老人,昨天上午到福州辦事,被六、七個當地政府部門的維穩人員追蹤到,在浦新永輝超市門口被綁走,參與綁架的其所在地轄區公安,現關在長樂拘留所,被拘留10天。因僅僅懷疑有異動,福清的訪民吳宏福也在G20峰會前一天被當局抓走。

大約半年前,網絡上就傳出福州市當局勸說市民與經營者在G20峰會離開,要對福州進行封城,隨著時間的推進,一隊隊警車、一隊隊軍車、一隊隊旗袍姐、一張張安檢封條,以及顯得空空蕩蕩的西子湖畔,讓人感覺到無以名狀的恐怖!各種批評的聲音也接踵而至。當局為了平息民怨,有官媒開足馬力「闢謠」,可在網絡已經難以全部被「牆」的當下,一張張現場真實圖片豈是官媒信口開河能「辟」得了的?!官媒繼而以「其他國家舉辦G20也都維穩」來引導民意,但已經覺醒或開始覺醒的豈會買賬:人家舉辦國提高安全警戒級別針對的是恐怖分子,你們如此維穩針對的又是誰?

重慶警察阻胡貴琴G20上訪 禁止天網發文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6-id-23375-page-1.htm

今天夜間,重慶市維權人士胡貴琴【重慶官員與黃琦、蒲飛協商胡貴琴案】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警察登門阻止我G20上訪,禁止天網發文。

我在網上訂購了9月4日的機票,2016年9月3日下午16時,重慶兩江新區大竹林派出所何所長(女便衣)、兩江新區公安分局民警226798、民警226722、大竹林街道瞿文員共4人到我家,要挾我G20期間不能去北京國家信訪局依法告狀,我讓他們出法律文書,他們說不需要出示。

他們同時警告我說六四天網是敵對網【重慶警察:別找共產黨解決問題,去找天網黃琦】,不讓在天網再次報導,也不准轉發文章,只能私下聯繫(大竹林街道工作人員和派出所民警曾陪同我去成都看望過六四天網創始人黃琦)。我說既然是敵對網為什麼在國內18年都沒有被取締,我請求他們公安前往成都取締天網,他們說那是成都的事,不管他們的事。我表示,只要國家信訪局不關門休息,我會依法去反映問題。

G20維穩 袁英3人北京再遭綁架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3376-page-1.htm

今天夜間,新疆張瓊秀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G20維穩,袁英等北京再遭綁架。

今天下午16時許,我和成都袁英,四川雅安蘇小麗在西營市場附近營業廳出來,突然上來三個20多歲的年輕人,把我們推上車,我和蘇小麗反抗,一個穿身米彩服年輕人把我幾個巴掌打得我頭眼花,又把蘇小麗幾個巴掌,然後就把我們拉到長陽轉了一圜,開車的小夥子接到一個電話,就調頭往西紅門方向開,在羊訪村前面停下,時間大概是18時。前面迎來一輛車把蘇小麗接走。又把車開到宏福路東口停下,司機小夥就下車找黑社會老大拿了3000多元,另外叫了一輛比亞迪小車把袁英送回成都。

綁匪喊袁英「你聽話,不聽話就收拾。我們也沒辦法,是你們政府我們這樣做,我們跟蹤你30多個小時,我們好辛苦呀。」兩個年輕人送走袁英是晚上19時57分,我不是四川的,然後把我送到九龍山莊。

今天夜間,成都邛崍葉愛勤、崇州王豔:今晚20時11分,我們就袁英等遭綁架報警,是個姓顏的警官接的電話,說幫我們問一下四川駐京辦,他還說如果是四川省駐京辦所為就是合法截訪。今晚21時50分,我們打了12345北京市長熱線,14403的工作人員接受了我的求助電話,並且記錄了案件情況。迄今為止,北京警察尚未出警處置該綁架案。

杭州G20峰會:高瑜、倪玉蘭等人遭維穩                http://www.canyu.org/n123837c6.aspx

高瑜:今天開始,連續三天出門坐公車,警察開車。把兩只可以斷奶的小貓送給稻香湖馬場。這是中國第一家騎馬俱樂部,創始人黑子現任經理兼教練,健談好客,是極有個性的文革紅衛兵史的口述者。黑子大名王冀豫,空軍子弟,文革中學紅衛兵,16歲參加武斗打死了19歲的同學,因此坐遍了北京的看守所和監獄。2010年他在《炎黃春秋》5月號發表署名文章《背負殺人的自責》,他寫道:“懺悔太虛了,我不求原諒,我認賬,活該受折磨,遭報應。說出來,是為歷史留下證據。”今天他對我們講述在監獄,他最崇拜從嚴處理的反革命大學生王容芬,曾經托獄警送給王五元錢。王容芬在德國也記述過這段獄中經歷,她寫了“唯一送別我的人是個中學生。”黑子馬術高超,姿勢倍兒帥,他教授兩年的一位13歲的的小會員,獲得了全國少年馬術比賽的亞軍。這個小姑娘今天上下午都接受訓練,而且也非常愛小貓咪。

倪玉蘭:從九月二日上午開始,我夫妻被不明身份的便衣人員貼身跟蹤,跟蹤人員從未出示過任何執法證件表明身份。昨天晚上,我夫妻到北海公園遛彎時,我發現在昏暗的燈光下,推輪椅的老董怎么會是雙影,也沒有聽到老董身后有腳步聲,這時老董停下說要喝水,我一邊給他拿水瓶一邊觀察后邊的行人,一個人沒有,我奇怪地問老董,后邊沒人?老董說,是沒人。我好害怕,感覺遇見鬼影了。老董喝完水把水瓶遞給我,我突然看見躲在他身后的人,恐懼、憤怒突然爆發,我跟黑影中的人說,你嚇死我了,離我們遠點。黑影不說話,繼續貼身跟在老董的身后,我忍無可忍照了這幾張照片。如果我和老董發生意外,就是西城分局國寶和廠橋派出所的便衣警察所為。

馬亞蓮:漂亮的杭州,厄運的維權者!——上海張茵絕食絕水抗議政府暴行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3827c6.aspx

一個清明、強大的政府,必是寬容、平和而有定力的。反之,則會表現暴躁、疑慮甚至窮兇極惡……。

7月以來,因迎接G20峰會杭州清場至今,僅上海已有眾多維權公民被或刑拘、或治安拘留、或黑監獄關押,少數人則被旅游被花錢。比如:李永福、吳玉芬、丁菊英、……等等。而所有這些強制措和處罰手段的執行,都無關乎維權者是否在杭州實施過丁點違法或者激化行為。更創新的是,公安還將權力之臂伸向火車站,有部分維權者被火車站人員告知:進入公安黑名單,不能購票(無論去哪里)。

然而,官權森威是無法也難以制住、消匿反抗之音和行動的,相反激起更多人欲往杭州領略氣氛。即便已被管制者,也已各種行為抗爭官府的違法暴行。

比如上海浦東新區高行鎮維權者張茵,她因抗議私房被違法強拆、弟弟在強拆時遭到群毆致手臂長骨骨折踏上維權之路,但與所有維權者們一樣,非但維權無果還進一步頻繁受到更嚴重的人身傷害。此次杭州G20峰會,再次讓她感受了被“敵人”后的酷厲。

2016年9月1曰下午13時左右,她被高行鎮派出所強制傳喚做詢問筆錄和威脅,隨后被派出所和鎮政府雇用的一群黑保安押到浦東南匯東大團路1898號322室關押。押送途中,張茵雙臂被強力反拗無法動彈。悲憤欲絕的她無奈于9月1日被強制到派出所起,就絕食絕水抗議法西斯惡行,她說為了自由和人權,誓將抗爭堅持到底。在她自身努力和上海維權者的關注下,3天未進米水的她,終于3日下午被接觸軟禁送回家中,現在家門口設崗跟蹤看管。

但肆意侵害民眾的違法暴行,仍有恃無恐的張牙舞爪。為迎接G20而被凈化、美麗的天堂杭州,帶給平民百姓尤其民運、維權者的則是厄運與苦難。

我們強烈譴責倒行逆施的暴行,望社會各界正義者發出你們的聲音!

張茵手機號:17717385860

馬亞蓮(手機:13761265924) 2016年9月3日

長沙法警與拆遷戶爭執釀命案數十男子醫院搶屍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1-09032016090359.html

湖南長沙市因強制拆遷導致一起命案。兩名法警9月1日上門到居民廖建明家張貼強制拆遷公告,態度蠻橫,雙方發生肢體衝突,導致廖建明腦溢血病復發身亡。家屬要求將死者遺體領回家或送殯儀館,但卻先遭政府工作人員阻擋,後被數十人搶走遺體,而警察則在場旁觀。死者家人至今不知遺體被運往何處。

湖南省長沙市開福區秀峰街道大塘基社區一戶拒絕搬遷的居民,9月1日遭到開福區法院兩位法警登門發出限期執行強制拆遷公告,雙方發生肢體衝突,導致業主廖建明腦溢血身亡。廖建明的妻子李金煌9月2日晚向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講述事發經過時稱,前一天中午,兩名態度蠻橫的法警到他家張貼法院發出的拆遷公告,遭到她和丈夫廖建明阻撓,雙方發生推撞,其丈夫因此舊病復發:「我老公就神志不清楚了,先送到泰和醫院,又轉到湘雅醫院,到醫院以後,醫生說他瞳孔擴散,腦出血。上了手術台,馬上就死在手術台上了。10點5分,我就想把他弄回家。政府工作人員就阻止我,他說要搶救他。我說醫院也同意讓他出院,你們憑什麼阻止我,他說就是阻止我,攔救護車,不准我把他帶回去」。

李金煌說,她又租用殯儀館的車,準備將丈夫的遺體送到殯儀館,但被數十人阻止:「12點多,很多穿著制服,沒有警號、也沒有戴徽章的人不讓我走,把我的老公(屍體)又放到床上,已經沒有氣了,還在搶救。我說他已經死人了,讓我看他一眼吧,他們不准我過去。直到(2日凌晨)三點鐘,他們把我和女兒分隔開,就把屍體搶走了」。

記者:他們有多少人?回答:大概有七、八十個,黑壓壓的一片。有穿制服的,有穿便裝的,把我們母女兩個人圍著。

死者家屬提供的多張現場圖片顯示,一名年約60歲的男子被抬上擔架,兩名法警在與業主李金煌交涉,另有一張是廖建明在醫院搶救。現場視頻中,醫院裡聚集大批警察和便衣男子。在急診室門口兩側,穿制服的警方人員分兩排站立。

死者的女兒廖倩對記者說,她母親想把父親的遺體帶走,但被對方搶走,至今不知父親遺體的下落:「四、五十個人把我和我媽媽攔在外面,他們一個個挽著手組成人牆攔著我們,中間留出一條通道,把我父親抬到他們停放在外面的棺材裡面,開車走了,不跟我們說一句話,馬上撤。我們沒有一點辦法,只能喊啊,叫啊,就是這樣一個過程」。

死者家屬稱,當地自2014年開始徵地拆遷。據長沙開福區政府網站2015年2月19日發出的「關於在徵地範圍內停止經營等事項的通告」稱,將徵收長沙市開福區新港鎮大塘村集體土地23公頃,作為聯塘物流二期項目建設用地。此次徵地包括大塘基小區、竹隱村、大塘村集體土地。而在此前的2014年9月19日發佈了《徵收土地方案公告》。

李金煌表示,她家五百多平方米的房子不在徵地範圍之內,而政府以每平方米補償一千多元強行徵地,但又僅支付70多萬元,遭到她家拒絕。他們已聘請律師與政府對簿公堂,目前仍在訴訟階段。

廖倩說:「我們在打這個官司的時候,都是按照律師說的合法程序,在走這個流程。當法庭下判決的時候,我們就提出復議。所以我們對法院來貼公告,認為還沒有到這一步,你們怎麼就來執行?因為我們已經提出異議,等待法院院長的答覆,正在這個階段,院長沒有答覆你是不能隨便來貼公告的」。

記者9月3日致電開福區法院院長辦公室,但無人接聽。

九寨溝一家庭教會接政府停止聚會通知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2-09032016085600.html

四川九寨溝縣永樂鎮一基督教家庭教會聚會點,被當地宗教部門以違反四川省政府相關規定為由,責令停止信徒聚會;如果在兩週內繼續聚會,將受到更嚴厲處罰。

中國基督教家庭教會持續受到地方政府打壓,他們隨時會被有關當局責令停止宗教聚會。四川省阿壩州九寨溝縣永樂鎮,一個成立6年的家庭教會,日前接到當地政府的通知,責令停止聚會。該教會信徒因此感到不安。據總部在美國德州的基督徒維權機構對華援助協會新聞網站9月2日報導,九寨溝縣民族宗教事務局當天發給該聚會點業主張代春的責令改正通知書。通知書稱,經查,你教會自2010年至今,在九寨溝花園四十棟1至2號聚集多名基督教信徒,進行基督教活動,違反了《四川省宗教事務條例》第五十三條第二款的規定,責令你自收到本通知書之日起十五日內,按下列要求改正,一,停止接納基督教信徒在九寨溝花園四十棟進行唱讚美詩、禱告、誦經等基督教活動;二,停止接納非教職人員來九寨溝花園主持基督教活動;三,停止接納外來教職人員來九寨溝花園主持基督教活動。逾期未改正的,本機關將依法予以行政處罰。

據信徒稱,這是該聚會場所成立六年以來,首次接到被要求停止聚會的通知,因此非常擔心以後無法正常聚會。目前,信徒們正在設法應對。一位其它教會的知情信徒告訴記者,該九寨溝教會有約四十人:「在四川九寨縣,他們面對政府宗教逼迫。(該教會)這個信徒本來在我這裡學習,他下午就趕回去了,具體的情況,到底怎麼回事,我還沒有跟他聯繫。公益群(微信)裡有他們縣宗教局發的(通知書)全文。到底最後的結果會怎麼樣,明天我想跟他聯繫一下」。

記者9月3日(星期六)致電九寨溝縣民族宗教事務局和永樂鎮政府辦公室,但無人接聽。

中國耶穌基督教會牧師張明選表示,今年來,中國各地政府都在以所謂整改的名義,逼迫家庭教會加入官方三自教會,甚至要求關閉,這種現象還在持續。張明選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四川九寨溝這個教會,政府以整改的名義封他們。,實際是這些年逼迫家庭教會的延續。所以說,(政府)通過各個地方對家庭教會進行整頓。在這件事上,我們呼籲國際社會為中國家庭教會禱告」。

據瞭解,自今年初以來,在官方推行所謂基督教中國化的背景下,先後有新疆、貴州、廣東、浙江、安徽及河南等省份的家庭教會受到當局打壓,信徒被拘留的事件時有發生。7月,新疆南部和田家庭教會負責人鐘曙光牧師的妻子呂英莉,因在當地參加信徒聚會,被公安帶走,一度遭到扣押;廣東佛山橄欖樹教會遭到公安衝擊,4位教會領袖分別被處以行政拘留;杭州市江干區四季青街道興業大廈內一家庭教會聚會點,被當局查封。8月,河南鄭州一個有近500名信徒的家庭教會,被指未向政府部門註冊,屬於非法聚會,要取締該教會等。在美國的基督徒維權機構對華援助協會呼籲中國政府立即停止對家庭教會的打壓,使信徒能夠正常聚會,同時保障每一個中國公民的宗教與信仰自由。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