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2016 張林應在8月17日獲釋未回到家中。王峭嶺起訴官派律師獲立案。張海濤二審延期遙遙無期。呼籲捐助銘記四君子親子群及冉崇碧的女兒上學。

安徽民運人士張林應在8月17日獲釋 未回到家中        [維權網]     … 繼續閱讀 →...

安徽民運人士張林應在8月17日獲釋 未回到家中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8/817_21.html

為爭取自己小女兒安妮合法就學權利被判刑3年6個月的安徽民運人士張林被減刑5個月應於8月17日獲釋。目前張林還未與家人聯繫,張林妹妹8月21日說:張林現在還沒有回到家中。據分析張林如出獄可能仍被監控,未直接回家或與外界聯繫。

安徽維權人士、本網信息員周維林說:「張林目前還沒有跟外界接觸,所以不清楚現在的具體情況。張林以前頸椎就有問題,他坐牢太久,身體不佳。張林出獄消息是流亡美國的安徽民主人士姚誠聽張林女兒,還有安妮媽媽說的。按她們說的話,減刑5個月應該是8月17日出來。那天我問合肥的國保,他們沒有否認張林出獄的事。但現在仍沒有見到人。」

2013年初,張林因攜帶小女張安妮到安徽合肥居住,2月27日父女二人分別被合肥警方強行帶到派出所單獨扣押數小時,並以戶籍不在合肥市為由,將其遣回戶籍地蚌埠市,軟禁家中,由此引發震驚中外的「安妮失學事件」。

後又因張林與全國各地維權網友不斷為安妮失學事件呼籲聲援,遂於2013年7月18日被安徽省蚌埠市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拘,同年8月22日,被同罪名正式逮捕;2013年12月18日,其案件在安徽省蚌埠市蚌山區法院開庭審判;2014年9月5日,被該法院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

劉曉原律師:張林妹妹證實張林沒有回家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2839c6.aspx

前兩天,有報道稱張林在8月17日被釋放回家了。

聽到張林被減刑釋放的消息,作為他的辯護律師我感到很高興,當即就打了他妹妹電話,但沒有接通。

今天下午,我撥通了張林妹妹的電話。她說,張林沒有被釋放回家。我問她,最近去監獄探視過張林嗎?她說,今年4月份去探視過,在8月5日時,張林通過監獄的親情電話告訴家里人,說被減刑六個月會在8月17日或18日釋放回家。我說,當年張林被判了三年六個月刑期,要等明年1月18日刑滿。如果是減刑六個月,在今年7月18日就刑滿了。除非是減刑五個月,才是今年8月18日刑滿。現張林沒有回家,很可能沒被減刑。

包括這次服刑在內,張林曾三次坐牢,第一次被以反革命煽動罪判刑二年,第二次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五年,第三次是因女兒遷入合肥讀書遭到警方騷擾而引起民眾聲援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刑三年六個月,他還曾兩次被勞教六年(每次三年)。

王峭嶺起訴官派律師獲立案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8212016113416.html

王峭嶺日前委託律師起訴中國官方為丈夫李和平指定的兩名辯護律師,要求裁定委託關係無效,案件獲天津市南開區法院立案。王峭嶺表示,對此略感意外,強調兩名官派律師從未主動與家屬聯絡溝通。律師指,官派律師據稱成功會見李和平,這本身就涉嫌違法。

被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而遭到羈押的北京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8月19日委託余文生及程海律師起訴當局為丈夫指定的北京中倫文德律師事務所天津分所律師溫志勝、郭明。天津市南開區法院當天已正式立案。

余文生律師8月21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兩名官派律師的委託關係是無效的,而他們能夠順利會見李和平,這本身已經涉嫌違法。「首先,他們應該可以定性為官派律師,在王峭嶺女士沒有解除馬連順律師與蔡瑛律師的委託關係,不能再有第三名律師介入這個案件,這是刑事訴訟法規定的,他不能 介入就不可能見到李和平。如果他見到了李和平,本身就違法。他們怎麼才能見到李和平?只能通過第三方介入,第一是看守所,二是天津市公安局,所以我們把他 們也列為第三人,不管這兩種情況是怎麼發生的,那肯定涉嫌違法犯罪,所以我們起訴確認他們合同無效,委託代理關係無效。」

余文生表示,希望案件能正常開庭,並且獲得一個符合公理的審判結果。

王峭嶺21日向本台表示,對於法院立案感到意外,又指無論最終結果如何,即使起訴被駁回,但重要的並不是結果,而是在法治裸奔的當下,仍然有律師為此盡心奔走,仍然有家屬不屈不撓,在某種意義上已經是一種勝利。

在去年7.09大抓捕行動中,維權律師李和平被當局抓捕,被關押至今已逾一年。今年8月7日,李和平案被退回補充偵查,15日,案件被再次移送天津市檢察院第二分院審查起訴。

王峭嶺告訴記者,她於今年2月得知官方為丈夫指派了兩名律師,並強行解除了之前她聘請的馬連順與蔡瑛律師的委託,而她直至近期才獲悉兩名律師的名字與其中一人的聯繫方式,且官派律師從未主動與家屬進行溝通聯繫。

「官派律師的部分因為警方始終對我們保密,這是我們這次堅持在天津二分檢,從上午11點堅持到下午4點鐘,我們要求知道官派律師是誰,他說回頭等通知,我們等了一個禮拜多,又去問,他們才告知兩個律師的名字」

在李和平被捕後,王峭嶺同樣被當局騷擾、跟蹤、監控以及軟禁,近期還遭到了逼遷:之前在北京租住三年的房子被房東解除了租房合同,並要求幾日內必須搬走。上週四,王峭嶺打電話讓親戚朋友幫忙把房間裡的物品打包,搬到通州區宋莊鎮小堡村一處新找的房屋。據幫忙搬家的人告訴王峭嶺,在搬去宋莊新住處路上,搬家公 司的三輛卡車被一輛疑似國保人員的車輛跟蹤,並一直跟到小堡村。翌日上午,剛剛搬完家的王峭嶺隨即接到新房東電話,證實小堡村村委會已找他談話,要求不能 把房子租給王峭嶺和孩子居住。

王金波:不該再受這個苦——漫談胡石根        [民主中國]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68583

終於再次見到了胡石根老師。不過,這次不是面對面,是我通過網絡和電視看到了他,而他沒有看到我。

當然,胡石根不可能看到我。因為,一年多了,他在監獄裡面。

1998年參加民運之前,我通過收音機聽到過胡石根的名字。1998年參加民運之後,在一份資料上見到對胡石根的介紹,知道他原是大學老師,因組建中國自由民主黨被判刑20年,是79民主牆運動以來刑期最長的知名政治犯。後來見過一些文章對他的懷念和呼籲,很佩服他。2006年我到北京生活以後,發現他昔日的老朋友們對他唸唸不忘。由此,我有了切身體會:對昔日的老朋友們,他是令人牽腸掛肚的領袖、師長、哥們。

進入2008年,胡石根昔日的老朋友們,越發頻繁地談論他。8月25日半夜,胡石根的姐姐胡風雲到達北京。26日早上,胡風雲和早就在北京打工謀生的三弟胡水根,去監獄接胡石根。康玉春打電話給胡風雲瞭解具體動向,我起草了一則簡短的消息,發到網上:

「著名民運領袖胡石根出獄:8月26日早上9點,已坐牢16年零3個月的著名民運領袖、原中國自由民主黨領導人、北京語言大學講師胡石根先生獲釋出獄。胡石根的姐姐胡風雲等親人在警方的陪同下已同胡石根會面,正在趕往北京的臨時住處。胡風雲說,「 胡石根的身體看起來不太好,因為暈車,胡石根半途下車休息。」

康玉春下班後去見了胡石根。但胡石根卻沒認出康玉春——要知道,16年以前,他倆太熟了,而且康玉春是他們案子的第二被告,獲刑17年!

一個多月後,我第一次見到了胡石根。在積水潭和德勝門北邊那個狹小簡陋的塔樓房間裡,這位身為中國政治反對派的代表性人物之一的大名人,在我面前卻是謙卑、土氣、木訥和侷促。

因康玉春忙於上班,對民間異議生態瞭解不夠,讓我向胡石根做個大體介紹,所以我事先做了整理,標題叫「維權時代的民主運動與民運人士」,分為五部分:民運與維權、生存狀態、一些主要民運人士的狀況、出獄後面臨的選擇、民運前景。

第一部分「民運與維權」,我是這樣介紹的:

以2003年孫志剛事件為標誌,中國進入維權時代。此後,傳統民運,或曰狹義民運,其影響逐漸被維權運動超越。2007年8月,海外近百名民運人士借胡平60大壽之機聚會,坦承海外民運面臨窘境。同時這也標誌著國內傳統民運的低潮。

傳統民主運動,以政治反對派為角色定位,以體制外資源為(主要)渠道,以民主政治制度為目的。新興維權運動,以權利受害者(及維護者)為角色定位,以體制內資源為(主要)渠道,以維護自身(及他人)權益為目的。因此,在互聯網時代,國內媒體仍封殺傳統民運,但維權運動已有一席之地(偶有例外)。

維權運動跟民主運動殊途同歸。因為無論如何,建立憲政民主制度才是最終解決方案。但因傳統民運的濃厚理想主義色彩和巨大風險等侷限性而不易吸引大量普通民眾,所以維權運動近年來蓬勃興起,以至於很多民運人士也紛紛往維權人士身份轉型。其中有少數人轉型比較成功。但這些轉型成功的人大多沒有正式坐牢、至少沒有長期坐牢。

維權時代,由於互聯網普及造成的信息轟炸,以及維權運動的內在要求,政治宣言式的行為方式已對民眾失去吸引力。對一個謀求生存並發揮政治影響力的人來說,知識層次的精細化、專業化成為基本要求。僅僅靠道德感召力已不適應時代的變化。

第二部分「生存狀態」,我介紹說,傳統民運人士大多坐過牢。出獄後,這些民運人士生活狀態大多面臨窘境。劉曉波等少數人較特殊,以其稿費等收入不愁吃喝。如果能基本脫離民運圈子謀生,有可能生活狀態略好。隨著互聯網的普及和維權運動的興起,中國的極權成分正在減少,極權主義後期(通常稱為""後極權"",即later-totalitarianism)特點逐漸增加。體制外謀生已不僅僅成為可能,而且日益普遍。

第三部分「一些主要民運人士的狀況」,分為國內和海外兩部分介紹。國內部分主要介紹劉曉波、張祖樺、丁子霖、陳子明、許良英、江棋生以及獄中的王炳章、秦永敏等人的情況,海外部分主要介紹魏京生、方勵之、胡平、王丹、楊建利、王軍濤等人的情況。

第四部分「出獄後面臨的選擇」。第一是角色定位。在知名民運人士中,出獄後在國內仍能成功扮演知識分子角色的不多,劉曉波、陳子明比較成功。在知名度較低的民運人士中,定位獨立知識分子的也不少,有的比較成功,但大多不成功而被迫另謀生路。有人自我定位不是獨立知識分子或政治家,其中有人靠自己的特長和能力找到一條謀生之路,比如康玉春、陳晏彬,但更多人生活狀況不穩,為尋找謀生之路而奔忙,比如李海、劉京生。有人自我定位政治家,但因其年齡、知識層次、知識結構、人際關係等原因而力有不逮。第二是生存手段。現在的民運人士已經可以靠完全的體制外資源生存,途徑有創業、打工、撰稿及做項目等。

第五部分「民運前景」。新興維權運動正在成長之中,尚未出現傑出的領袖人物。此前曾出現幾個影響較大的明星人物,因角色定位失誤而曇花一現。維權運動不乏低調做事的人,這些人的前景更為可觀。未來民主中國的主要領袖,有一部分可能來自目前的維權運動。另一方面,維權運動進行到一定程度,公民個人權利得到普遍認同,民主運動將再次引領潮流,大浪淘沙之後的民運人士,有可能在此時發揮一定的作用。

此後我很快回山東老家陪護父親住院,所以沒來得及跟胡石根更多接觸。幾個月後我發現胡石根對民運總體情況仍是稀里糊塗,問他還記得當時我介紹給他的那些情況麼,他說他當時剛出獄一個多月,對已隔絕十幾年的民間異議生態還沒找到感覺,所以幾乎沒記住我的介紹。聽了這話,我才明白連續16年零3個月的牢獄對一個人的損害有多大。

每個人的經驗都只能是自己的經歷所獲得的經驗。我坐牢4年,經驗只是4年的,跟10年、16年的坐牢經驗是不同的。我出獄後雖然只用兩個月(頭一個月沒上網)就瞭解了海內外民間異議生態,但適應社會卻用了一年不止。因此,比我年長17歲的胡石根,在坐牢16年多後,要用多長時間才能適應社會,我不知道。

我坐牢4年的體會是:度日如年。出獄前不到一年,我製作了一個日曆表,每過一天劃掉一天。我覺得,如果判10年,或許我會改變方式,不再那麼強硬。因此,當胡石根面臨20年刑期,最後迫不得已認罪並爭取減刑時,我是完全理解的——在這種情況下,早日出獄才是上策。

在家庭方面,胡石根付出的代價是慘重的。妻子堅持了十多年,還是在他出獄前離婚了。而且,女兒也不理解他,甚至在他出獄後不願見面,儘管就在咫尺之遙的北京師範大學讀書。於是,胡石根被迫裝作陌生人,到學校裡遠遠地偷看女兒的模樣。我沒有經歷過這樣悲慘的家庭關係,無法想像那是怎樣的一種內心創傷。

胡石根出身南昌郊區農村,兄弟姐妹都在江西老家或廣東。只有三弟胡水根有時候在北京謀生,但也僅僅是謀生,能生存下來就已算不錯。所以,家人的幫助,哪怕只是呼籲,所能做的也非常有限。

我的性格不喜熱鬧,所以儘管北京民間人士有那麼多聚餐,我參加極少,認識的人很有限,保持交往的人更少。相比來說,胡石根算是我交往很多的朋友了,每年總能見上幾面。

說來也怪,這次天津709案開庭,央視呈現給世人的胡石根的形象,竟與我的直接印象有很大差距。

央視著重強調胡石根的教會長老身份,並且給人講「推牆思想理論」。可是,在不是基督徒的我的面前,胡石根從沒特意展示過他的基督徒身份,以至於我常常忘了他是教會長老——我喊他「胡老師」,他直接叫我名字。經過幾年接觸,有次他說我「你也是老民運了,只不過是年輕的老民運」——我想,胡石根已把我當成他所出身的那個群體的親密弟兄。此外,胡石根對我隻字未提「推牆」理論。我並不參與近些年興起的街頭維權運動。或許由於以上原因,胡石根覺得沒必要跟我提及「推牆」思想理論,因為對我們來說那是基本共識——用和平方式使中國轉型為民主國家。

在那個狹小的房間,我吃過幾次胡石根做的飯——煮麵條。胡石根的生活簡樸跟結婚前的李海有一拼,都是填飽肚子就行,從不講究營養、蛋白、脂肪、菜系什麼的——不鏽鋼老鼠劉荻說我們幾人吃飯太不講究,就是緣於此。

毋庸諱言,出獄後的胡石根的謀生,很艱難。

出獄初期,胡石根獲得一些救助,生活還可以。過了幾年,錢花得差不多了,手頭上緊起來,甚至不得不開口跟別人借兩千塊錢去廣東姐姐家。消息傳開,胡石根獲得新的救助,度過難關。

我和胡石根的幾個老朋友覺得他摻和的事有點多。後來我想,除體現他寬容待人的性格以外,他可能還想通過這種方式,獲取一些謀生的渠道——畢竟,接觸面更廣,獲取資源的機會更大。

我們曾希望胡石根靜下心來寫點文章,傳播他的思想,可終究沒有成功——他更喜歡通過口耳相傳的原始方式傳播思想,而這,最終成了他的「罪證」。

曾在2014年成為胡石根「同案」的劉荻說,胡石根喜歡講「空話」——在聚餐結束時講些老生常談的大道理,而這些道理不用他說大家也都知道,所以是「空話」。不知這是否是胡石根當大學老師形成的習慣,而同樣當過大學老師的李海沒有這個習慣。胡石根的這個習慣,促成了他這次入獄——從這個角度講,實在冤。

去年7月胡石根失蹤後,老朋友們沒有一個人知道他在哪方面出了事。有人說,按說鋒銳事件主要是律師和訪民的事,他兩者都不是,不該出事。有人說,胡石根給了某個訪民一點錢,被供出來了。有人說,胡石根到處跟人吃飯,吃出事來了。

不能不說,「交友不慎」,導致災難是正常的。楊天水出獄後跟幾個刑滿釋放的刑事犯一起搞民運,其中一人再次盜竊被抓,為了「立功」咬出楊天水「顛覆國家政權」,導致楊天水再次坐牢12年。很多人認為楊天水不值。可是,誰能事先幫助楊天水避免悲劇?

楊天水的悲劇過去10年多了,現在很多人認為,胡石根同樣「遇人不淑」——似乎不是沒有道理。

胡石根在2008年出獄時,頭髮已全白。但是,這些年來,我竟一次也沒親眼見到他的白頭髮,只在照片上見過。這次庭審,再次見到他滿頭白髮的照片,並第一次在視頻和電視裡見到他發言的樣子。

胡石根的「認罪」,得到了最大多數的人們的理解。幾乎沒人埋怨和指責。人們仍然認為胡石根是英雄。這既因為胡石根守住了底線,還因為大家覺得胡石根坐牢已經夠多了,不應繼續受苦,這個牢不應再坐。所以,胡石根應該爭取早日出獄,是胡石根的老朋友們的共識。

2016年8月7日至9日初稿,10日修改於山東莒南

新疆張海濤一審后已過8個月 二審延期遙遙無期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2877c6.aspx

今天,廣東陳進學律師就張海濤的二審延期通知書事宜,再次給高院馮向民法官打電話,結果是無人接聽。我想就前面的二次溝通,做一個回顧。

8.10日,我來到高院,被告知:馮向民法官出差了,合議庭的潭亞琴法官不在,黃強法官的電話接通了,他答應轉告我的二點訴求給承辦人馮向民法官,并對張海濤的二審判決做出承諾:為你們負責,為我們自己負責,沒有問題!

8.15日,我再次來到高院,被告知:馮向民法官在開會,下午在家中,聯系上了馮法官,下面是我們的對話:馮:“你光來干啥?跟你說過,你等著就行,這么長時間了,你就耐心等著,時間也不會太長了。”

我:“7.28日,我就延期的日期專門給您打電話,您說延期到9.19日,但二審延期通知書上沒寫明呀,讓人誤以為是10.18日呢,請您們給我們一份寫明日期的二審延期通知書!”

“延期日期不清楚,你讓律師給我打電活。”

“我們請求您們給我們一個公平、公正的裁決,我兒子才8個月大,我們孤兒寡母的,我們以后怎么辦?我們依靠誰?張海濤就在網上說幾句話……”,我的情緒有些激動,聲音有些哽咽,里面房間傳來小曼德拉的哭鬧聲。

“這個你放心,我們都會按事實和證據來的。”

“你說的我都知道,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了。我就是一個法官,就是承辦人,還要按程序呢,不是哪一個人能決定的,還有合議庭,還有審委會等等相關的領導、部門審批的,不是我一個馮法官一個人能決定的,所以你也多體諒體諒我,咱們互相體諒一下,好嗎?……”

放下電話,抱過哭鬧著的小曼德拉,因為發燒和拉肚子,小曼德拉不愿意坐在床上玩,總讓大人抱著來回晃悠,還不停地哭鬧,連續兩晚的為孩子物理降溫,量體溫……,雖然疲憊不堪,但卻毫無睡意,抱著小曼德拉,思緒難平,思潮澎湃。

一個早起為妻子做早餐、無論下班多晚都親自為愛人蒸饃頭的丈夫;

一個在風雪嚴寒夜中守候妻子下班、過馬路總牽著手的知心愛人;

一個在生活中答疑解惑,時有批評的良朋兄長;

一個得知自己要當父親后,歡呼雀躍如“孩童”的爸爸;

一個服侍在父母病床上,日夜不離,成為醫院楷模的兒子;

一個在公交車上總為別人讓座的愛心人士;

一個關注社會、關注民生,熱愛民主、自由的義人志士;

一個“人不能像豬一樣活著”的覺悟者。

有時在想到底是什么吸引著我呢?你的真誠實在、平和穩定,你的堅定執著、淡定從容,應該是“大氣”吧,應該是內心的富足吧。你沒有一件“像樣”的衣服,因為你不在乎外表的浮華,你那么節約,而你對別人卻從不吝嗇,因為你不計較個人的得與失。你的缺點就是不會收拾家務,舊物總不舍丟棄。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從最初的“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演變為“尋釁滋事”,又高升為“山巔和機密”罪,他一介平民,一己肉身,這山得有多高,夠得住他煽啊,他是悟空嗎?他有這通天的本事嗎?那么讓這“plane”、“cannon”情何以堪呀,多么高大上的罪名啊,足以讓人倒抽多少口冷氣,足以讓人噤若寒蟬呀。還有什么“機密”罪,他是國家工作人員嗎?他從何渠道得知的機密……我始終弄不明白,親愛的,你究竟發表了什么重量級的言論,能撼動如此強大的政權,招致這封頂的重判,19年啊,一個人的一生能有幾個19年。

無數次夢中找你不見,夢醒時分,哀傷的心緒久久難平。多想你厚實有力的手牽著我,讓我感覺安穩、踏實。多想“一個鏡頭”轉換成“另一個鏡頭”,我們一家和睦團聚在一起。回想起這一年多的歷歷往事,幸福的日子多么短暫啊,多少次疲憊掙扎,多少個無眠之夜,那噩夢般的場景,不堪回首,不禁百感交集,淚眼模糊了雙眼……

李愛杰2016.8.19

”銘記四君子親子群”成立 接受海內外捐贈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2878c6.aspx

鑒于""銘酒四君子""事件,在未來的政治生活中,是一件漫長而又考驗國民意志的敏感事件;

鑒于""銘酒四君子""家庭的特殊家境與差異性需求;

鑒于""銘酒四君子""涉及人多,四川境內的公民經濟基礎相對薄弱;

鑒于""銘酒四君子”五個未成年孩子的漫長生活形態。

經與”銘酒四君子”家屬協商,特此成立""銘記四君子親子群”愛心捐贈特別賬號,接受海內外個人或社會團體的樂善好施。募集到的資金專項用于孩子的學雜費、特教費等。本受援不設底線、不設門檻,也不封頂限額,將會定期公開受援資金的額度和開支,接受大家的監督和關注。

【親子群送溫馨邀請信】

銘酒四君子親子群現為五位未成年人開展送溫馨活動,凡有愛心行公義有良心的群友請伸出你的援手,各盡可能力表寸心的將關心關愛關懷送達高燕女士的下列受援窗口:

中國銀行6216 6031 0000 2156 094

支付寶賬號:1520 8126 783

微信號: 燕 15208126783

請求幫助冉崇碧的女兒上學——12歲女童失學至今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2876c6.aspx

在京的訪民抗議政府官員迫害冉崇碧;被逼上冉崇碧12歲兒童向習爺爺、李爺爺討學債上學,習總胸懷世界,關心貧困國家兒童的學習與成長。然而在全國義務教育已普及的今天。在北京仍然有很多非京籍的孩子無法接受義務教育。無奈之下,有人選擇高額學費的私立學校,有的已綴學待在父母身邊。

義務教育是根據憲法規定適齡兒童和少年必須接受,國家,社會,家庭必須予以保障的國民教育。其實質是國家依照法律的規定,對適齡兒童,少年實施的一定年限的強迫教育制度。

義務教育法第二條規定:義務教育是國家統一實施的,所有適齡兒童,少年必須接受的教育。是國家必須予以保障的公益性事業。義務教育法第四條規定:凡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適齡兒童,少年不分性別,民族,種族,家庭財產狀況,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利,并履行義務教育的義務。義務教育法第十二條規定;適齡兒童.少年免試入學,地方各地人民政府應當保障適齡兒童.少年在戶籍所在地學校就近免費入學,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在非戶籍所在地工作或居住的適齡兒童.少年。在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監護人工作或居住地接受義務教育的,當地人民政府應當為其提供義務教育的條件。

根據以上規定我們完全應該享受國家規定的義務教育,就因為2008年發案四歲幼女遭強暴!!案后被廣東省法院長鄭鄂枉法裁判罪犯七年;”根據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奸淫幼女判無期或者死刑”人民政府、公檢法不履行職責嚴懲罪犯;一審二審開庭之中罪犯沒認罪;公檢法代表罪犯認罪為自首輕判罪犯七年;公檢法明確包庇有錢的罪犯;造成受害者監護人冉崇碧多次來中央中南海按照李克強講的話見陽光為我失學兒童享受九年的義務教育;可是去中南海多次送進北京豐臺看守所牢房;而且沒任何相關法律文書給關押人員,造成未成的兒童流浪街頭享受不了國家保護法;然而,我們在北京居住多年,因為父母是訪民,國家年。在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監護人工作或居住地接受義務教育的,當地人民政府應當為其提供義務教育的條件。

訪民的孩子無罪;訪民的孩子也是祖國的花朵和棟梁;訪民的孩子同樣也要為國家做貢獻;父母已為我們負債累累,新學期將要到來,我在面臨著失學的情況下寫這封信。習總:望你從尊重生命開始,早日拆除同命不同價這堵墻。捍衛每一位公民生命的尊嚴和價值。

暫住地; 北京豐臺 ,流浪的訪民,流浪的子女千里路遠尋找包青天享受義務教育;請大家關注流浪訪民的子女失學至今日。

請求中外媒體維權人士幫助和關注流浪訪民子女失學

流浪訪民冉崇碧電話:17081043676

聯盟伸冤抗議者名單:黑龍江候家貴電話:18910378403

重慶蔣勛蘭、鄧光英

杭州G20維穩:溫州樂清公民陳宗瑤父子被拘留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22885c6.aspx

參與獲悉,2016年8月22日凌晨六點左右,有朋友收到陳宗瑤老婆語音:陳宗瑤和他兒子,昨天下午大約四點左右,都送樂清拘留了(具體在一所、二所、三所不清楚)。

信息又稱,昨天晚上有警察上門,也要把她(陳宗瑤老婆)帶走,并逼交出陳宗瑤手機。還說不交出手機,兒子判兩年三年,說不定甚至10年20年。陳宗瑤老婆沒有把手機交出。人離開家暫時躲避。家里就剩下十一二歲小孫女。

8月20日,陳宗瑤(陳晨)老婆發出微信語音,半小時前陳宗瑤(陳晨)從樂清準備去蘇州路上被當地國寶抓走。8月21日,陳宗瑤老婆又發出信息說陳宗瑤兒子在昨天(20日)夜里一點四十分左右也抓走。

陳宗瑤父子被拘留,是因杭州G20峰會,陳宗瑤不配合國保要求不去蘇州、杭州。

河北劉豔娥等3訪民被行政拘留 王愛芬轉刑拘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821/14815.html

河北省衡水市饒陽縣訪民劉豔娥在馬家樓被接回拘留,關押在衡水市拘留所,拘留期滿又被軟禁在家。和她同在這個拘留所的還有兩個衡水古城縣訪民,其中王愛芬被轉為刑事拘留。

劉豔娥說,她8月1號被饒陽縣政府和公安接回非法拘留10天。8月12號早晨還沒出拘留所,就被縣公安政府法院6、7人強行拉回縣《愛琴海》賓館軟禁,說是要軟禁20天。她堅持要回家,第二天把她送回來,照常看著。比她早一天拘留的王愛芬11號出來在拘留所外面的大院內就被他們縣的公安戴手銬說是刑拘。

回到家後,劉豔娥電話聯繫王愛芬的家屬得知,王愛芬確定被刑拘,但什麼罪名還不知道。政府對她可恨了,把她送精神病院幾次醫院都沒收,前幾天政府說王愛芬有精神病,強行拿著她媽的手按手印。和她們在一起的一個叫王子芝現在情況不詳,她們都是告的公安,都是從北京接回到任丘換乘囚車戴手銬接回拘留的。她們在拘留所還遭到公安局的威脅,出去不許再上訪。

劉豔娥的材料記載,她是因為承包的果園被國家幹部劉彥周與法院串通偽造假協議奪走果園一案上訪,因上訪受到拘留、關精神病院的處罰。這次被拘留後她提出拘留所的伙食差,連個鹹菜都沒有被所長報復,被關嚴管拘留室,並戴手銬坐老虎凳長達4個多小時,在心臟病復發的情況下苦苦哀求下才被放開。


群體維權

G20召開在即坦克上街 公民欲前往蘇州被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8212016114601.html

G20峰會將於9月4日、5日在杭州召開,杭州現已採取了極高類別的保安措施,日前,坦克也出現在城區內。此外,浙江公民陳晨準備於日前前往蘇州訪友,被國保攔截抓走,他的兒子也於翌日凌晨被帶走。

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第11次峰會召開在即,8月20日,千名志願者代表在杭州電子科技大學體育館內舉行了志願者出征儀式。根據中國官方的報導,共有15所高校3760名志願者參與崗位服務,還有面向國際留學生選拔的國際志願者代表25名。

與此同時,杭州西湖景區及部分居民區也已封閉。日前網傳杭州市區內有坦克上街,一名杭州市民21日向本台證實了這一消息,她說,目前杭州「只出不進」,戒備森嚴,一些小商舖以及市場都已關閉。

「很嚴的,嚴到了只出不能進,交通各方面全部都是很緊的。我們本市區人,不論到哪裡,身份證拿到哪裡。一般小的商場都關門了,市場什麼都關門了。快遞什麼都停了,一個星期前都停了。」

記者:「網上有視頻,看到有坦克在開?」對方:「有的,這個是有的,主要道路上有的,已經在演習了。」

據悉,為了配合G20,杭州電影院設置了安檢門,對觀影的市民進行安檢,貨車一律禁止進入杭州。連遠在數千里外的新疆也受G20影響,對於進浙旅客也要二次安檢,拆包檢查。

成都雅居樂停電 60業主堵路獲政府干預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3295-page-1.htm

“今天下午,成都市中石油維權代表周俊【國安派員約談周俊:再與黃琦來往禍及兒孫】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雅居樂停電,60業主堵路獲政府干預。

8月20日晚22時30分,成都天府新區麓山大道雅居樂花園業主,因小區停電與物業協商無果情況下,業主們釆用堵路的方法來爭取政府干預,以促使物業盡快解決停電問題。22點30分,60名業主走上華龍路雅居樂段堵路。隨後來了約80名警察,阻止業主堵路,雙方僵持不到l小時,警察分別離開,小區的電力供應恢復。

甘肅天水民主人士李大偉因多次遭天水市公安局、天水市公安局秦州分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提起行政起訴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8/blog-post_21.html

事實與理由:

1、2012年11月,要求人在北京上訪期間,被鄧愛民、趙玉田強制帶回天水市。被限制人身自由兩天。

2、2013年、3月,要求人被杜立強制帶往四川多地。被限制人身自由十天。

3、2013年12月,被趙玉田強制帶往海南海口、三亞等地,被限制人身自由八天。

4、2015年3月,要求人在西安期間,杜力、趙玉田、凌濤、吳靈偉、馬耀東等警官在西安市公安局國保支隊的配合下,請求人被強制天水市。被限制人身自由兩天。

5、2015年10月,要求人陪父親在杭州探親時,被告天水市公安局委託杭州市公安局將原告強制返回天水市。

6、2015年10月,被鄧愛民、趙玉田、吳靈偉等強制帶往甘肅平涼等地,被限制人身自由7天。

7、2016年3月,原告被嚴明、鄧愛民、吳靈偉等警官強制帶往甘肅隴南、陝西漢中、寶雞等地,被限制人身自由16天。

   以上所述事實,被告在限制原告人身自由時,均未向原告人出具任何法律手續,由於被告多年多次非法限制原告的人身自由,給原告及家人的生活和精神都造成很大的傷害,尤其被告濫用職權積極合曾對原告兩次枉法刑事判決的冤案製造機關和製造人,給原告人的依法申訴控告和要求人從事的公民維權製造了難以踰越的障礙。就此原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四條第一款、第三十二條、第三十六條之規定,2016年6月6日,通過郵寄方式向二被告提交了行政賠償要求書,其中物質賠償45天×242.3元=10903.5元,精神賠償109096.5元,共計人民幣120000元整。但是而被告至今未給予理會,故現依法向你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判令被告履行法律義務。

陝西4訪民案維權成功 胥靈軍家屬救助84萬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7-id-23296-page-1.htm

今天夜間,陝西漢中城固縣武金秀【陝西致電武金秀:北京公安要求打擊你】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陝西城固縣三訪民維權成功,胥靈軍家屬救助84萬。

陝西漢中城固黑監狄受害人許鳳成依生活困難救助30萬現金,原家裡住房基地上升由二層樓修成三層樓房已快完工了。每月近2000元生活費。治病藥費全報銷。金改雲每月1000多元生活費,之前由縣法院拿出建房一切材料及其它費用,修一蹲樓房有房產證,治病全保,另外依生活困難救助十多萬。武彥娥關22天,分別三次困難救助7萬元現金,每月1500元生活費。

另外,當年死亡的胥靈軍【陝西未處理當代文革餓死訪民胥靈軍案】救助84萬多現金。

到目前為止,我們這裡處理了這4個人。請你一定把你身邊同事們的聯繫電話留給我,我最需要你們的幫助呼籲,我住房門前搭帳篷24小時派人監視居住,當年我關押在黑監獄1080天也無人管【陝西城固普法學校再營業 訪民生活費1萬】。

蘭州患癌教師遭開除辭世 網民抗議官方施壓降溫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eacher-08212016095822.html

甘肅省蘭州交通大學博文學院教師劉伶利逝世後,數十名網民在蘭州黃河邊舉行悼念儀式。而中國媒體人和網民持續發力,踢爆博文學院的院長,懷疑在學歷方面作假;官方則向各方施壓,試圖平息輿論。(劉少風 報道)

參加周六(20日)晚集會的媒體人透露,周六是患癌教師劉伶利去世後的頭七,網民自發組織在蘭州黃河邊的悼念活動。因為已經成為重大輿情事件,官方已通過內部渠道要盡快令事件降溫。

他說:是蘭州線民自發的行動,現場可能有30、40人。沒有她(劉伶利)的家人參加,也有幾個她的同事參加。然後,她的情況,影響力還是挺大的,是一個重大的輿情事件。現在官方公開的表態是沒有的,但是它從內部渠道然後讓這個媒體人啊停止轉發,讓輿情降溫,它採取這種做法。

就在網民紀念活動的當天,劉伶利生前工作的蘭州交通大學博文學院,在其官網上發出最新通報,指大學方面已派工作組到博文學院,調查網傳關於劉伶利事件,他們將積極配合調查,並與劉伶利的家屬保持溝通聯繫,妥善處理遺留問題。

但這則表態和之前表示將和劉伶利家人溝通的說法,都引起網民的嚴厲抨擊。在博文學院的官方微博上,很多網民留言,批評學院開除劉伶利的做法,一些網民更稱要以退學抗議。

而官媒中青報的評論員亦以嚴厲措辭,對學院的負責人(院長)陳玲作出問責:“論情,冷血無情;論理,還好意思跟自己的學生講甚麼叫良心、甚麼叫道理、甚麼叫正義嗎?”

但在官媒的批評中,對劉伶利生前掙扎求生卻被城管驅逐,以及整件事中政府對弱勢者未有相助,都避而不談。

儘管受到持續批評,並演變成公眾輿論事件,但本台記者周日(21日)得悉,劉伶利在生前起訴校方將她開除是違法,而一審和二審她都已經勝訴,但直到她去世,判決都沒有得到執行。

劉伶利的母親周日(21日)在接受本台訪問時透露,至今校方沒有執行法院判決。但她表示無法多談,有甚麼事可以問他們的律師。

她說:沒有啊,判決這麼長時間都沒有啊,能有嗎?一點沒有。我也不想回答,你跟我們律師去說吧。

劉伶利生前的代理律師廖先生指出,他們已經和學校談過,問題還沒得到解決,但已經有一些初步共識。不過他稱,他不能接受外媒採訪。

經過媒體人調查發現,被博文學院官網指為獲得“中國最具社會責任教育家”、“感動中國十大民辦教育人物”稱號的院長陳玲,懷疑她的博士學歷有假。此外,被檢索到她的3篇論文,被批評者發現1篇垃圾論文發到不同的雜誌上。

據教育界人士透露,劉伶利的的悲慘遭遇,呈現出中國社會個體嚴重缺乏保障的現實。此外,蘭州交通大學博文學院這種以教育為名的圈錢亂象,亦是官方一手促成。

他說:它那個太沒有人性了嘛,在中國就是這個樣子,根本是說不上保障。掛蘭州交大的牌子,然後向它繳管理費,辦的私立學校就叫獨立學院。這種學校在中國非常多。用它的牌子招生,這種學校不算好學校。

蘭州交通大學博文學院在接受本台電話採訪時稱,學院1名姓左的副院長專門處理這件事,但左姓副院長的手機一直無人接聽。

蘭州交大就「女教師患癌被開除」派工作組調查    [中新網]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8/201608220119.shtml

蘭州交通大學博文學院官網日前公佈了《關於劉伶利老師一事的情況說明》,說明稱:「對劉伶利老師的病逝我院深感惋惜!今天,蘭州交通大學已派工作組到我院調查網傳劉伶利老師事件,我院將積極配合調查,並與劉伶利老師家屬保持溝通聯繫,妥善處理遺留問題。結果將及時向社會公佈。感謝社會各界對我們的關心、理解和幫助。」

據媒體報導,2012年,劉伶利從蘭州交通大學外語專業碩士畢業,來到蘭州交大博文學院工作,成了一名大學教師。2014年6月,劉伶利被甘肅省人民醫院診斷為(雙側卵巢)增生性(交界性)漿液性腫瘤,高級別。

但隨後劉伶利卻被校方開除,其家屬提供的一份蘭州交大博文學院《關於開除劉伶利等同志的決定》顯示:「經2015年1月19日院長辦公會議研究決定,該兩位同志(包括劉伶利——編者注)連續曠工已違反蘭博人字(2009)6號文件規定,違反了勞動協議的相關約定。為規範我院用工,決定開除劉伶利同志,解除與該同志的勞動關係。」

此事一經報導,即引發輿論熱議。8月14日,事件的主人公劉伶利因為癌症並發心臟病,離開了人世。

調查女教師治癌期間被開除:請假證明上寫盆腔炎        [成都商報]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8/201608220549.shtml

近日,「蘭州交通大學博文學院英語教師劉伶利因患癌症被學校開除,法院判決開除決定無效,學校未履行」一事引起熱議。

    1984年出生,碩士,民辦高校英語老師,這些標籤的主人叫劉伶利,這個名字這幾天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但是劉伶利本人卻再也聽不到了。

    8月14日,由於癌症和並發的心臟病,劉伶利離開了人世,年僅32歲。

    而讓社會憤慨的是,在治療癌症期間,她所供職的蘭州交通大學博文學院以曠工為由將她開除。這件事情背後的故事到底是什麼呢?

中國維權動態 週刊總第479期(2016年8月15日-21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8/4792016815-21.html

【編者按】社會矛盾日益激化,民間的抗議活動此起彼伏,為了殺雞儆猴,當局對各類敏感人士重拳出擊,軟硬兼施,最近,維權人士吳淦的罪名被變更為顛覆國家政權罪,而尋釁滋事罪仍被沿用,兩罪並行,顯示吳淦的前景堪憂,重刑或許是他無法擺脫的命運。廣東維權人士陳風強出獄診斷髮現已終身殘疾,這明顯是拜官方所賜。王傳英申請第二輪遊行示威獲青島市公安局指導,這顯然不能說明執法機關在進步,而是為了彰顯所謂的「法治」虛與委蛇的有限放開舉動。謝陽律師在被羈押期間,辯護律師無法會見,而謝燕益律師妻子原珊珊則起訴官派律師陳文海。律師的權益都無法保障的社會,距離法治顯然還有十萬八千里之遙。


戈曉波:吳偉為《炎黃》寫「春秋」,雖九死而不悔      [紐約時報]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60822/cc22wuwei/

吳偉先生是個有故事的人。他既經歷了文革後撥亂反正,又參與了80年代中國政治改革從政策制定到實施的全過程,而且近一個多月來,作為新擔任的執行主編,他還親歷了《炎黃春秋》事件。

2016年初,《炎黃春秋》聘請吳偉擔任雜誌的編委。今年7月,當他走出書齋,接受《炎黃春秋》(以下簡稱《炎黃》)月刊的聘請,出任執行主編未及半月,就趕上了《炎黃》被奪權事件。近日他在北京接受採訪,回顧了這次風波大致經過。訪談通過電話進行。經受訪者本人同意,本網發表時做了編輯和刪節。

問:請問你是在何樣的心態下,接受《炎黃》雜誌執行主編一職的?那時,你對這個雜誌今天的命運有所預見嗎?

答:關於《炎黃》的地位,以及它在國內與國際上的影響,不用我多說。《炎黃》是在坎坷中走過這20多年的,它不斷遇到各種各樣的風波。我相信《炎黃》的領導層,包括杜導正社長在內,都有一種心態,這就是:雜誌要堅持辦下去,能辦一期是一期,每一期都要當成最後一期來辦,但隨時又要做好受到壓制甚至被停刊的準備。我當時也是這樣一種心態。

我從2010年以後,開始回歸到學術界。我也有很多值得回憶、值得寫出來告訴世人的東西,特別是80年代趙紫陽主持的中國政治改革的那段歷史,被人有意從公開的傳播媒介上抹去,以至於現在年輕的一代對80年代發生過的事情幾近毫無所知。所以,我除了寫了一本書外,我也成了《炎黃》的編委和作者,這幾年在《炎黃》上陸續發了五六篇文章,講80年代改革的歷史。這次有機會到《炎黃》工作,我想,我要有多大能力,就盡多大能力,把那段歷史更多地介紹給世人,打破現在各種媒體都不敢談這個問題的狀態。按照《炎黃》總編輯徐慶全的話說,就是要給80年代脫敏,給胡耀邦脫敏,給趙紫陽脫敏。

對《炎黃》在當前這種政治環境下究竟能走多遠,我心裡真的沒底。但我的想法是:要去那裡工作,能做一天就是一天。然而,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還沒等到我投入工作,7月13號就出事了。

問:請介紹一下你在那兩天的經歷。出事時怎麼想?

答:我報到後,7月13號之前的那一週,我因有事請假沒去上班。我13號從外地剛回來,總編輯徐慶全電話裡跟我說:你剛回來,在家休息一天,14號再來上班吧。結果,13號晚上有個在媒體工作的朋友給我發來微信,問我《炎黃》是不是有「人事變動」?我說:我沒聽說啊!朋友說:肯定有!我們收到了上邊發來的一個通知,其中有一條就是,「不能炒作《炎黃春秋》的人事變動」。既然是「不能炒作」,就一定有人事變動。這樣一來,對《炎黃》可能發生的變化,我就有了思想準備。

第二天(14號)上班後,我看了一下藝研院發來的那個通知,因為我當時早已有了心理準備,所以並不感到突然。我認為,他們遲早會幹這種事兒的,這種可能我預料到了。只是不知他們具體會怎麼乾。

我一直認為杜老和社委會的辦刊宗旨是正確的,雖然剛來,但我必須和他們站在一起,和他們一起為維護《炎黃》的合法權益而努力。就這樣,我到《炎黃》後,一天編輯工作也沒參加,就直接投入了保衛《炎黃》的工作。

那天,徐慶全對我說:「你剛來就遇上這樣的事兒,你沒參加《炎黃》的創辦和它25年走過的歷程,但有幸作為歷史在場者,你看到了它的終結。作為見證人,你經歷這個過程,這也是有意義的。」我確實很榮幸。能參加《炎黃》的落幕,為它的玉碎,作自己一點貢獻。

侵吞地震捐款 四川紅十字會前高官被判16年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6/8/21/n8223157.htm

“四川省紅十字會原黨組書記、常務副會長文家碧,因受賄罪、貪污罪二審被判有期徒刑16年。大陸紅十字會再次引發輿論關注。

二審判決書顯示,文家碧曾擔任四川省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副主任、四川省紅十字會黨組書記、常務副會長、巡視員。

文家碧涉及的受賄事實共13起,曾先後索取或非法收受賄賂550.09萬元人民幣、5000美元;侵吞、騙取公款295.342萬元人民幣。

大陸媒體起底文家碧,曝出其曾利用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斂財,她形容自己「不管誰送的錢我都敢收,瘋狂收錢達到極致」。

2008年5月12日的四川汶川地震傷亡慘重、舉世震驚,震後全球各地捐贈大量善款。從地震發生後到2011年3月底,僅四川省紅十字會就接受捐贈款項62.82億元。

文家碧從2009年開始,在四川省紅會擔任實際「一把手」。

與文家碧幾乎一同落馬的還有中國紅十字會成都市備災救災中心主任焦尚清,涉嫌貪污且數額巨大,被立案偵查。

鳳凰網8月21日發表分析文章表示,文家碧的案件折射出,「她不是孤家寡人,她進入的是一個龐大的生態系統。在她身處的官場生態系統中,別人求她辦事需要送錢,上下其手、潛規則盛行。」

多年來,大陸紅十字會醜聞不斷。僅汶川大地震之後,2011年一年內先後曝出「郭美美事件」、審計發現多筆資金存在問題、中國紅十字會總會配車案、官員貪污案等。

比如「郭美美事件」,一名微博認證身份是「中國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的女子,在微博上炫富,後被曝她是一名與中國紅十字會有關聯的商人「乾爹」的情婦。

同年8月9日,《博客天下》雜誌副總編吳晨光曝出,中國紅十字會總會的車庫內停著若干輛豪華公車,紅十字會司局級以上領導每人配車兩輛。

2013年之後也曝出多起紅十字會侵吞、佔用災害捐贈款的事件。

另據公開資料顯示,大陸紅十字會也有參與中共器官移植項目。從2006年開始,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與紅十字會共同推行器官捐贈試點、OPO、COTRS系統。而2006年之前,中共關於器官移植方面的管理條例幾乎為零。

2006年正是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黑幕被廣泛曝光的一年。一位大陸參與活摘罪行的醫生妻子及記者在美國揭露中共這一罪行,加拿大人權律師經過調查證實中共這一罪行是存在的。

而黃潔夫是中國肝膽外科專家,從2001年11月擔任中共衛生部副部長12年期間,任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包攬全國器官移植方面所有職務。

彭博社:中國海洋被掏空了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6/8/21/n8223261.htm

過度捕撈和污染耗竭了中國自己的漁業資源。根據中共官媒報導,東海已經幾乎無魚可撈。

彭博社報導說,這是一個可怕的前景:在2015年,中國海鮮消費量佔據全球的35%。駛向深海捕撈不是一個真正的解決辦法;南海的漁業資源已經比五十年代下降了95%。如果北京當局不希望亞洲漁民遭遇它自己漁民的同樣命運,它必須思考如何創造一個可持續性的食品供應鏈。

中國現在是世界上最大的海鮮消費國和出口國。從1979年到2013年,中國的機動漁船從55,225增加到694,905隻,而漁業僱傭人數從225萬爆炸般上升到1400萬。同時,漁民平均收入從每月15美元上升到每月2000美元。今天,中國漁業創造2600億美元的年收入,佔據中國GDP的3%。

但是在不顧一切追求增長的同時,中國漁民惡化了環境。長江供應中國60%的淡水魚。但是它今天出產的魚兒數量不到1954年的四分之一。長江170種魚類的大多數瀕臨滅絕。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