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2016 關注陳樹慶、呂耿松案。「709大抓捕」案李姝雲取保仍有19人被羈押。請聯署聲援王默、謝文飛、張聖雨及幫助剛獲釋的張昆。

陳樹慶、呂耿松「顛覆國家政權案」被退回檢察院補充證據        [自由亞洲電 … 繼續閱讀 →...

陳樹慶、呂耿松「顛覆國家政權案」被退回檢察院補充證據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4092016115028.html

浙江異議人士呂耿松、陳樹慶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案自去年9月,在杭州市中級法院一審開庭之後,已時隔六個月。該案代理律師日前接到法院通知稱,案件已被退回檢察院補充偵查,並將再次延期。

中國民主黨浙江籌委會成員陳樹慶、呂耿松被控「顛覆國家政權」一案自去年9月22日,在杭州市中級法院開庭之後,當局遲遲沒有宣判。近期,上述兩位被告的代理律師付永剛和丁錫奎接到法院通知稱,檢察院要求法院退回案卷作補充偵查,因此該案將延期再審。

呂耿松委託的代理律師丁錫奎9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法院通知延期是因為檢察院要求退回案卷:「檢察院要補充偵查,檢察院自己要求提交補充偵查材料,作為延期的理由。延期一個月,(案卷)回(法院)來以後,訴訟時效將重新計算審理期限」。

記者:您怎麼看這個案子?

回答;這個不好說,但是時間一定是拖延了。

59歲的呂耿松1983年畢業於杭州大學歷史系,曾任教於浙江高等公安專科學校。呂耿松因支持中國的民主化運動,於1993年被開除公職。2008年,他因發表文章,再次被判刑4年。2014年7月,呂耿松被杭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刑事拘留,後被檢察院批准逮捕,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杭州市中級法院在2015年9月29日開庭,在法庭上,以檢方以呂在海外網站發表文章進行指控,律師做無罪辯護。

而陳樹慶是在2014年9月,被公安局刑事拘留。10月中旬,又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陳樹慶的代理律師付永剛9日對記者說:「檢察院要求(法院)以補充證據的名義,要求(案件)退回補充偵查。法院允許,這是第二次退回補充偵查。前天收到法院的書面通知,恢覆審理之後,法院要根據刑法規定,重新計算審理期限,重新計算三個月」。

付律師說,該案未必會開庭宣判:「不一定開庭,他這次主要目的是為了延長期限」。

記者:最近沒有去看過他?

回答:上個月去過,3月17日,他身體也挺好。

2014年9月11日陳樹慶被拘捕時,他的電腦、文稿、徽章等物品同時被抄走。公安指其參與中國民主黨浙江委員會的活動,以及發表批評政府的文章。案件於2015年2月中旬移送法院。今年52歲的陳樹慶曾於2007年,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四年。出獄後,時常受到公安監控。尤其是在政協及人大會議、六四週年日期間,被公安及保安24小時監視。這次被起訴的罪名則是「顛覆國家政權」。

陳樹慶的妻子張冬紅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希望丈夫早日回家:「我們希望他早點回來,跟我們家人團聚,我們家人強烈的希望如此」。

陳樹慶和呂耿松被控相同的罪名,法院卻是分案處理。不過,每次開庭是在同一個法院、同一天,不同法庭。兩人同為中國民主黨人,都曾被判刑入獄,經歷十分相似。上述案件都屬於言論罪。

鋒銳事務所實習律師李姝雲取保獲釋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4092016093641.html

7.09律師抓捕事件中,被秘密失蹤9個月後,鋒銳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李姝雲獲取保出獄,是至今第3名獲釋的鋒銳職員;而其餘被捕的律師和工作人員,可能再遭延長羈押期限。

律師劉曉原朋友圈在周六(9日)上午,透露李姝雲周五(8日)獲得取保候審出獄的消息。由去年7.09被抓到現在,她被羈押時間差2天就9個月。

律師劉曉原對本台記者確認有關消息,並表示,根據法律規定,周五是延長偵查期限一個月到期的時限,除了李姝雲,還沒聽說有別的被羈押的律師出獄消息。如果沒有釋放,又沒有起訴到法院,則可能是再次被延長偵查羈押期限2個月。

劉曉原說:知道李姝雲出來了,這消息是證實的,不可能是假的消息。其他人還沒有消息。他們指定的全部是天津的律師,昨天(周五)是到延長偵查期限一個月到期了嘛,要是沒出來,就是延長了偵查羈押期限嘛,因為昨天是逮捕2個月以後,然後延長了一個月偵查羈押期限,昨天到期。昨天不能取保,這個案件又沒有起訴到法院的話,就是延長了嘛。這次延長可以2個月。

律師余文生向本台表示,他也看見李姝雲被取保的消息,但到目前為止,他也沒有聽到還有別的被羈押者獲釋的消息。同時,自己作為王全璋的代理人,至今仍無法會見當事人。

余文生說:我也看到了這個消息,聽說她出來了。其他還沒有聽說誰被延期或誰被放出來。今天9號了嘛,如果沒有被放出來的消息就有可能延期了。從7.09抓人之後,也就見不到任何委託人。除了我代理的王全璋現在還沒有被指定律師,其他都指定。我要求會見,都被拒絕了。

本台記者致電李姝雲的父親,試圖瞭解她的近況,但她不願意接受採訪。

據知情的律師說,即使是被取保,他們依然面臨很大的壓力;在今年1月已經獲取保的鋒銳律師事務所的當事人,現在也不敢接受採訪。

迄今為止, 24歲的李姝雲是繼黃力群和出納王芳之後,第3名獲釋的鋒銳律師事務所職員;但包括王宇和周世鋒、王全璋在內的7.09大批被捕律師,依然處於與外界失聯的狀態,官方亦禁止律師會見,並強制取消他們家人聘請的代理律師。

本台記者再次致電天津市公安局,試圖瞭解多名7.09被捕律師的下落,但對方依然沒有接受採訪。

去年7月9日,當局秘密抓捕鋒銳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周世鋒、王宇夫婦等,之後全國20多律師和維權人士被抓,數百名律師被當局約談威脅,引發全球的關注。這事件被指是中國數十年來,最嚴重的司法和人權倒退事件之一。

「709大抓捕」案通報:昨鋒銳所實習律師李姝雲取保獲釋 目前仍有19人被羈押(2016年4月9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709-19201649.html

2016年4月9日星期六,本網獲悉:709大抓捕中被抓捕的實習律師李姝雲4月8日獲取保候審回到老家。目前仍有19人仍被羈押,包括7名律師和12名人權捍衛者。

據劉曉原律師消息:「昨天(4月8日)是延長偵查羈押期限一個月的屆滿日。據悉,本所實習律師李姝雲在昨天被取保候審回到老家。從去年7月10日被抓走,到今年4月8日取保,僅差兩天時間,失去人身自由九個月。」

李姝雲,1991年4月2日出生,河南科技大學畢業,被拘捕前在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擔任實習律師。李姝雲是在2015年7月10日被警方抓走,2016年1月8日李姝雲被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一直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2016年4月8日被全部獲釋。

目前,本網信息中心最新統計,涉「709大抓捕案」仍被羈押未能獲釋獲釋的律師及人權捍衛者還有以下19位,分別是:王宇、包龍軍、王全璋、周世鋒、李和平、李春富、趙威(考拉)、高月、謝陽、謝燕益、劉四新、胡石根、劉永平、勾洪國、翟岩民、吳淦(屠夫)、林斌(望雲和尚)、辛清賢、唐志順。

其中7人——王宇、王全璋、周世鋒、李和平、李春富、謝陽、謝燕益為正式職業律師;其他12人——包龍軍、趙威、高月、劉四新、胡石根、劉永平、勾洪國、翟岩民、吳淦(屠夫)、林斌(望雲和尚)、辛清賢、唐志順均為人權捍衛者。

其中吳淦(屠夫)、翟岩民兩人是709前被捕的,後移送天津與709併案,辛清賢、唐志順兩人因是帶王宇包龍軍兒子包卓軒越境而遭抓捕的。

上述19人除謝陽律師關押在湖南,辛清賢、唐志順不知確切關押地址,其餘16位均關押在天津第一、第二看守所。

在押19人中,王宇、周世峰、王全璋、劉四新、李和平、李春富、趙威(考拉)、胡石根、劉永平、勾洪國10人被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謝陽、謝燕益、包龍軍、吳淦(屠夫)、林斌(望雲和尚)5人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主權罪」,高月1人被控涉嫌「幫助毀滅證據罪」,辛清賢、唐志順2人被控涉嫌「偷越國境罪」。

今年1月初,謝遠東律師、黃力群律師、隋牧青律師、鋒銳所出納王芳等4人相繼被取保獲釋。昨天,李姝雲又取保獲釋。對於709大抓捕案的進展及仍在押19人的境況,本網將持續關注報導。

王峭嶺(709李和平律師妻子):四月六號——不得不說,我們的心受了些些安慰!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709_9.html

2016年4月6號上午九點半,我和我為丈夫李和平律師聘請的律師蔡瑛,來到了天津市檢察院控申處門口。沒過多久,我們看到了王全章的律師余文生到了。全章妻子李文足,勾洪國妻子樊麗麗,還有我跟蔡律,一起進去排號,等待接待。全章姐姐全秀在外面陪著兩個孩子。

在天津市檢察院控申處裡面,透過巨大的玻璃窗,外面的情況一覽無遺。可是在外面,卻一點看不見裡面。

我們耐心地等著叫號。終於,蔡律進去了,余律進去了,過了一會兒,蔡律出來對我們講,可以都進去!

我著實吃了一驚!過去八個多月,每次到檢察院,基本都是恨不得把我們攆走,越快越好。可是這次我們被帶進裡面的小會議室。椅子不夠,工作人員又去搬椅子。三律師四家屬都坐下後,兩位接待人員中杜姓檢察官記下了我們各自的身份,李姓檢察官開始發表意見:因為此案不是天津市檢察院承辦,是二分院辦的,建議我們還去二分院。

蔡律說我們就李和平的案子提出了十幾次的控告,都未有答覆。余律也說就是因為去檢察院二分院未有任何結果,如果再去二分院又回到原點。但是李檢察官說他們已經打電話協調過了,二分院會接待我們。

不是不相信,而是被當做皮球踢了太多次,大家實在是覺得不靠譜,就堅持要天津市檢察院收下材料。但是天津市檢察院堅決要讓我們把材料拿到二分院去。李檢說你們去天津市檢察院二分院,談談再說。

無奈,眼看到了中午,大家出來,吃了午飯。勾洪國妻子麗麗和她聘請的律師盧廷閣,王宇的律師李昱函大姐,去了看守所。我,蔡律, 余律,文足,全章姐姐,一起去了檢察院的二分院。

又是驚詫不已。以前是不讓進,律師也不讓進。這次竟然是三個檢察官接待我們。客氣有禮的接了材料,做了登記,給了回執。7天內決定是否受理,若受理15日內給答覆。

被拒絕太多次,以至於被按正常程序對待時,有點不適應。

蔡律說他上次跟馬律一起來的時候不讓進。我記得一月四號我跟馬連順律師,劉榮生律師,李昱函大姐在天津市檢察院一分院控申處不被接待。

過去種種被拒絕不用提了。終於,被正常接待了一回。蔡律說,其實在天津市檢察院控申處,他們是幾位領導進去商量了半天,後來出來把律師和家屬們一起召聚在一起。雖然沒有輪到家屬發言,但是好歹開始接待了!

這是近九個月的一直抗爭,最後終於得到了被接待。

後來聽李昱函大姐說,她下午在看守所沒見到李斌,後又去了二分院控申處,也被接待了,答應7天內決定是否受理,若受理15日內給答覆。

不得不說,我們的心受了些些安慰!

709李和平律師妻子王峭嶺

寫於2016年4月9號

120小時不吃不喝不睡 四川逼史福祥誣告黃琦等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5-id-22568-page-1.htm

今天凌晨,四川樂山峨眉山市史福祥【四川投資10餘萬 北京雇匪綁架史福祥6人】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我120小時不吃不喝不睡,被逼誣告黃琦和楊作福律師。

2月24日上午10時左右,史福祥在北京豐台呂村公交站被20多人綁架到15坐商務車中巴車(車牌,京A05419)。其中有個四川駐京辦彭主任在手機上核對照片後才下車。他們進行毆打搶走身份證和手機。2月25號下午17時30分左右押送到峨眉山市公安局。

當晚20時30左右,由綏山鎮的伍任奇、曹小兵書記,濱河路派出所彭警官和政府部門10 多個人,用了兩輛商務車從峨眉山市公安局內,押送到龍門鄉玉蘭村七組,後到龍池又上8、9個不明身份人員。從2月25日-27日不吃不喝二天三夜,進行恐嚇,威脅叫我寫文件,背讀文件,我說不認識字,每天知吃二兩飯,一至到3月8日.

幾天身體受到傷害,使我從頭到腳一身都痛,後政府派龍門鄉衛生院來給我看病,看了後叫我吃一盒藥,吃以後昏沉沉的,什麼不知道。他們叫我不要給黃琦【四川多名女幹部:黃琦應該槍斃】、楊作福不准來往,還逼迫我承認是楊作福和黃琦支持我上北京上訪的。

到了3月10日,又上來2個工作組的,也沒有亮工作證進行了恐嚇威脅,我頭痛得要爆炸一樣。從10日至13日,二天三夜不吃不喝不准睡。當時我想死,到衛生間去把門關了,政府魏進和冉公安強行逼寫悔過書。到14日晚,曹書記和彭警官一起押送高鐵警察門口,又有兩個工作組的人進行恐嚇威脅,沒有亮工作證,向我詢問並做筆錄。在22時30分,曹書記和彭警官還有政府的人把我丟在峨眉山市高鐵站交警隊門口。

期間,我總計遭軟禁打罵20多天,2次不吃不喝不睡共計120小時。

謝文飛將上訴 參與圍觀的張六毛姐姐張五洲被失蹤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4/201604092039.shtml

博訊記者獲悉,在廣州四君子謝文飛、王默、張聖雨、梁勤輝被同日宣判之後,代理律師到廣州市第一看守所會見了謝文飛,謝文飛向辯護律師表示將上訴,並詳述了案件上訴意見以及將積極進行書面整理。

據悉,謝文飛讓辯護律師轉達他向支持他的人們的謝意,在他身陷囹圄的時候仍有那麼多的朋友支持,他沒齒難忘。他在裡面很好,保持鍛鍊身體,特別讓告訴小彪,他正在讀托克維爾的《論美國的民主》,希望朋友們在民情方面多下功夫,從自身做起。

謝文飛還讓朋友們轉達他對唐荊陵太太,王清營太太的問候,唐荊陵王清營的事情他在裡面也有所耳聞並關注著。特別關注謝陽律師,對謝陽律師心存歉意。

而因為參與圍觀四君子案宣判的湖北公民張六毛的姐姐張五洲,在4月8日早上被便衣從廣州中院現場綁架帶走之歐,一直到4月9日晚上都沒有其消息。

張六毛的妹妹張七毛髮出信息說:「張五洲目前沒有消息,張七毛已經報案,辦案單位拒絕受理!張七毛:189 6512 4833。」

對此,維權公民陸顯雲呼籲大家關注張五洲:「(請關注張六毛姐姐張五洲廣州中院門口聲援王默被抓強迫失蹤)2016.4.8日上午8時許,湖北女子張某在廣州市北京路倉邊路交界處被幾名不明身份男子按倒擄走。據目擊者講,這幾名男子身穿便服,但擄人男子中有人表示是警察執法。以為是警察執法,家人並未即時報案,30小時後家人沒有收到警方通知,致電管轄綁架地派出所查詢是否收押此人,派出所稱不清楚,也拒絕查詢。女子家人表示要求報綁架案,警方稱必須報案人提供親屬證明,並只接受當面報警。女子家人極為憤慨表示:現在眾多獨生子女,倘若被綁架,父母老去又沒有配偶子女,是不是就沒有人有資格報案。」

安徽合肥訪民裴莉清明拜祭習仲勳被抓走刑拘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409/14213.html

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區訪民裴莉,4月3日到陝西富平習仲勳陵園拜祭後被遣返途中被特警押走,之後交給安徽合肥警方帶走刑拘。

陝西訪民今天打來電話說,警方遣返時把她們分成5人一組,把熟人都分開遣返,裴莉是分到了送到咸陽的那組,先查過一次身份證,後來特警特意回來把裴莉找著又查了一次她的身份證就把她帶走了。當時裴莉掙扎問特警為什麼抓她,特警說她在網上發東西攻擊政府。後來裴莉在咸陽看守所打來電話,說應該沒事,後來又打來電話求救說,合肥警察要把她帶走刑拘,讓趕緊聯繫她家裡人,並在網上呼籲,她估計這次要被判刑,但至今沒能聯繫上她的家屬。

據悉,裴莉是因被地方政府強拆別墅得不到合理賠償長期上訪無果,曾因上訪被拘留。4月3日正在陝西的裴莉為了拜祭習近平父親習中勳,以300多元的價格買一花藍到陵園獻花,結果輓聯被搶走,人被抓,在被警方控制的時間裡只給了饅頭連水都喝不上。

上海訪民畢建平兩會期間遭綁架關黑監獄而又求助無門的經歷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66.html

2016年4月9日,本網收到上海訪民畢建平在2016年兩會期間遭到警察在內的公權力綁架、關黑監獄求助無門的痛苦經歷的投訴。

2016年3月10日星期四上午,畢建平到北京欲找全國人大提議,到達北京被北京警察查身份證關久經莊,後被上海市政府駐京辦截訪人員轉移到北京市接濟管理服務中心(地址:北京市豐台區右外東莊90號)繼續關押,此處是上海市政府用來關押維權人士及訪民的黑監獄。

3月11日上午,畢建平被送上1461列車強制帶離北京;12日早上8時到達上海,被關在上海市政府設立在府村路500號的黑監獄裡。隨後畢建平被當地警察黃黎明,警號:030677等人綁架帶走,關押在長壽路652號,如家酒店301房。沒有任何手續。(多年來的敏感時期,畢建平的姐姐畢和英也多次被非法關押,每次出來之後地方權力部門多個無賴會說「誰關你啦」,撥打110電話手機被屏蔽)。

兩會挺習近平案尚未辦結 漢源兩訪民取保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2567-page-1.htm

今天下午,四川雅安維權代表姜成芬【兩會 四川嚴防三地訪民和西南一號姜成芬】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兩會挺習近平刑拘取保,官方商談兩人處理方案。

2016年3月3日,我們8省30餘訪民在北京呂村公南交站西邊舉牌求見人大代表,支持習近平反腐到基層。3月5日,我和譚孝華、冉啟華、王君4人在北京強返回漢源,王君被書面警告,譚孝華、冉啟華遭刑拘。我先後軟禁大渡河陽光湖畔度假村、谷堆山休閒釣魚場【30人求見人大代表挺習近平反腐 遭掃蕩】,3月18日轉到蘿蔔崗梨源湖賓館303號,至今未見承諾解決問題的漢源縣政法委高林書記。

3月5日13時許,漢源縣西城派出所把冉啟華直接送漢源看守所刑拘。4月4日11時許看守所以尋釁滋事案羈押期限屆滿釋放,警方未給取保候審決定書。目前,當局正在積極與冉啟華談判宅基地處理方案。

3月5日,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刑拘譚孝華。4月8日傍晚,富泉鄉唐建鄉長取保「不被漢源縣人民檢察院批准逮捕」的譚孝華,現正洽談解決方案。

【聯署聲明:強烈譴責中共重判雨傘支持者,並向王默、謝文飛、張聖雨致敬】

我們驚悉中國廣州市中級法院宣判三名雨傘運動支持者「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成,處以4至4年半監禁,剝奪政治權利3年。對此,我們震驚,我們不解,我們憤怒!

判決書中指:「被告人謝豐夏 (謝文飛)、王默於2014年10月3日伙同他人統一穿著印有 “當人民恐懼政府即為暴政” 等字的T恤,在本市越秀區二沙島廣州大橋橋底附近的公共場所拉印有 “自由無價!支持香港,為自由而戰!” 字樣的橫幅,煽動民眾挺香港 “佔中”,並將非法活動圖片發佈於互聯網,擴大影響。」 對張聖雨的抓捕,同樣源於自他於2014年10月2號在廣州舉牌撐香港的行為,牌子上書「支持香港佔中」。

然而,三名中國公民均未有親身參與香港的雨傘運動,亦沒有任何暴力或阻街,甚至連口號都沒有呼喊,只是在廣州街頭舉牌、拉橫幅,以示支持香港人爭取民主。以此入罪,實無理之極。雨傘運動是香港人的運動,與之相關的一切責任理應由港人承擔。故然我們絕不認為撐傘有罪,但若然爭取自由先得付上失去自由的代價,這代價亦絕不應落在他們三人身上。若追求民主是罪,這罪我們願意共同付擔!

活在一個民主、自由、開放的社會,是中港兩地人民的共同願望,也是人類社會的普世價值。面對專制的中共政權,王默、謝文飛、張聖雨等人冒著坐牢的風險,也要站出來撐香港民主。作為香港人或尊重人權者,我們絕不會把他們的處境和抗爭置若罔聞,今天的重判,只會讓追求民主自由的人更團結。

從他們三人身上,我們見到國內爭取民主自由的新力量。他們不懼於公開表達「反專政、爭民主」的立場,敢於在法庭上直斥一黨專政的不是;他們不受中共那套偏狹的民族愛國論所綑綁,以尊嚴、人權和自由為他們的出發點;他們眼界寬廣,不把自己的關懷限於身前兩畝地,身體力行地去支援各地的維權和民主運動,建立跨地域的聯網;他們敢於行動,明知迎接他們的將是牢獄與酷刑,仍一往無悔。正如王默昨天在庭上所說:「屠刀可以嚇住一部分人,但不能嚇住所有人。反抗中共暴政的反抗者只會越來越多,總有一天,強大起來的反抗力量必將推翻中共暴政。」

在此,我們向三位追求民主自由的中國公民王默、謝文飛、張聖雨致敬!我們強烈譴責中共對他們三位的重判,對法治的歪曲,對人權的踐踏。我們並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他們三位,以及停止逼害所有雨傘運動支持者!

一群香港市民及公民團體

2016年4月9日

加入聯署及聯署名單:http://goo.gl/forms/mlnwS00Xfz

幫助剛剛出獄的人權捍衛者張昆的公開書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58.html

張昆,1987年9月出生於江蘇徐州,2009年開始關注民主和人權,公民意識逐漸覺醒,特別是2012年從互聯網知悉許志永先生倡導「自由、公義、愛」的新公民理念,深受影響和鼓舞,成為新公民運動志願者,積極響應和組織公民同城聚餐活動,並積極參與公共事務。

2013年初,張昆與阮雲華先生一起從珠海出發,由南往北行走十多個城市,以發傳單、拉橫幅的方式廣泛徵集「要求官員財產公示」的公民簽名。

張昆還曾參與廣州南方週末事件、東莞工人罷工、河南南樂教案、雞西營救唐吉田、上海教育平權請願、送別夏俊峰「與胡佳」等多次現場聲援活動,為此在東莞和南樂兩地先後遭遇被綁架拘禁經歷。

張昆於2014年1月17日被徐州警方刑事拘留,3月12日在寫完保證書後取保候審,6月3日「六四25週年之際」再次被刑事拘留,2015年4月7日被徐州市中院以「尋釁滋事」為由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庭審時被剝奪辯護權利,因為拒絕認罪未有減刑,2016年4月8日從徐州彭城監獄刑滿獲釋。

張昆因義受難,拘留時被警方扣押的手機計算機等物品至今未獲退還,入獄前因積極參與公共事務四處奔走,未有留得存款,坐牢兩年剛剛出獄,短期內也難以找到謀生之道,為了不讓義士流血又流淚,拜託各位公民朋友能夠給予張昆必要幫助,可以微信或銀行卡轉賬,此次幫助純屬自願,不會公佈賬目明細。

張昆微信:juebufangqi2016

交通銀行上海市西藏南路支行

6222600110055499557

戶名:張昆

公開書起草人:歐彪峰

電話:18607332626

2016年4月9日

劉書貴:我所認識的張昆兄弟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24880

【劉二狗蛋按】新公民運動徐州張昆被判刑2年,於2016年4月7日獄釋放,剛和他通了電話,精神狀態還不錯。被控尋釁滋事。他說他的案子疑點很多,並且被剝奪了辯護權。其身體狀況目前不太好,需要休息,他感謝所有關心他的朋友。 以下是去年寫的聲援張昆的文章,很遺憾當時判斷失誤,以為他歸隱不在關心時事而已,沒想到一個大活人消失,被判刑了2年,想想心情十分沉重。

上海人權捍衛者上街聲援廣州遭判刑的政治犯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9.html

2016年4月9日,本網獲悉:上海人權捍衛者聲援遭判刑的廣州三君子唐荊陵、袁新亭、王清營的公民行動定期舉行,在三人被政治迫害坐牢近23個月之際,上海人權捍衛者李治平、陸美英、王宗澤、鄭培培、魏勤、丁德元、王燕亭、張平等再次上街聲援、呼籲要求立即釋放唐荊陵、袁新亭、王清營,並給三君子寄上明信片,同時也給昨天(2016年4月8日)宣判獲刑的王默(有期徒刑4年6個月)、謝文飛(有期徒刑4年6個月)也寄了明信片,表示和良心犯站在一起。


群體維權

亮均:當前國內外民運必修課:安全、團結和發展(之一)     [民主中國]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65091

看看中共當局「從抓異見人士到抓上訪維權者,到抓為上訪者辯護的律師,到抓境外書商和流亡者,現在又抓境外異見人士在國內的家屬,冤獄遍中華。」可以深切感受到中國形勢的嚴酷,若當事人沒有自我保護意識,沒有安全措施,沒有防範策略,就更成為當局肆意宰割的對象了。所以,提高安全防範意識與技術,是當下致力於推進中國人權民主事業人士的必修課。

湖北潛江多位訪民在北京遭非法綁架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0/2016/0409/14212.html

湖北潛江開發區失地農民張玉還、彭平、彭其王、楊漢珍、彭宣明、彭齊6人在國家信訪局進行正常上訪完畢後回到住地休息時,又巧遇湖北潛江周磯的三個計畫生育受害者萬小雲,余桃真,邱運紅等幾位訪民,大家都是潛江人就一起準備出去吃點東西,在大興區團和北村公路站牌邊,突然有三輛依維柯轎車出現在我們身邊,車門迅速打開下來了20多年輕的小夥子,把我們這9人連拖帶打的就推上車,在車上進行毆打,搶奪手機餘錢財總共9千多元,誰說話論理誰遭暴打,在車上他們用手機對我們進行拍照發給湖北潛江政府官員辨認,把我們一行9人拖了很長一段路後,又將計畫生育受害的三個女訪民換了一輛車押回潛江,潛江政府駐京辦主任張志成告訴年輕人說抓錯了三人,車上不明身份的年輕人說你們三個不是我們要抓的人,我們也是拿了錢為別人辦事的。

在辨認後就把我們潛江開發區的失地農民上訪人都丟下車了,這時也不知道是在什麼地方了,已經是在荒無人煙的地方,聽他們在車上交涉說把潛江周磯計畫生育的三個押回潛江去,讓我們6人不要走開潛江政府領導會來接你們的。

深圳龍華學區糾紛 警方帶走孕婦引發包圍派出所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rrest-04092016092933.html

因不滿學區劃分不公,深圳龍華新區屋苑業主早前發起多次示威抗議,但遭警方鎮壓,業主周五(8日)早上再到有關當局上訪,至晚上警方突然闖入民宅,強行帶走一名曾參與抗議的孕婦。

當時她身體不適,且留下1歲多的兒子,引發數百業主的憤怒,周六(9日)凌晨包圍派出所,要求釋放被扣押孕婦,大批公安和防暴警察嚴陣以待,約凌晨3時,警方以廣播呼喊業主散去,未幾警方開始捉人,期間更有業主被打傷,衝突中至少20名業主被帶走。除被帶走孕婦周六獲釋外,其他仍被扣留。

有業主透露,周五早上到當局上訪的維權行動,曾出現警民推撞衝突,其後當局派員接見業主代表,並稱會考慮訴求,業主才和平離去。

該屋苑“綠景公館”有不少香港人居住,據業主指出,他們早前高價購入學區的單位,但當局上月公布的龍華學區劃分,屋苑被劃出重點中學的學區範圍,認為有欠公允,所以多次上街抗議。

廣東清遠數百警察暴力搶地打傷40村民抓走10人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4/201604100139.shtml

廣東省清遠市清新區太和鎮井塘村委會黃崗、坑東村的上百村民,週五(4月8日)在抗議當地政府強佔耕地時,遭到數百警察鎮壓,40餘名村民被打傷,10人被抓捕。

    據村民透露,當地政府在未得到村民同意的情況下,強行將大量耕地搶走,並於週五開始在土地上施工,全體村民於8日上午聚集到被佔地處示威,阻止對方施工,隨後遭到數百攜帶警犬的警察暴打、抓捕。

    村民「chenzhiying111」發帖說:事發地點位於太和鎮井塘黃崗圍附近一帶。政府不分理由實行強徵,還動用警力搶人帶回公安局。還實行停電,在沒有通知當事人就在私人土地動工等,封路等等。矛頭指著農民。這社會上還有法律嗎?共派出數百多人,打傷村民人數約40多人,強行抓人十人。

    現場圖片以及視頻顯示,大批警察、警犬進入村內,毆打正在維權的村民,有多名村民被抓走。

    村民「躲藏的正義」發帖說:政府、公安機關強行徵地,不按國家徵地程序強行動工而引起的衝突,高潮部分穿警察制服的暴徒打人。拿手機拍照的大部分人員已被抓,至今2016年4月9日下午16時還未放人。

內蒙武川村民抗議徵地4人重傷 烏拉特中旗牧民上訪被跟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04092016114034.html

日前,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武川縣數十村民圍堵當地「環聚新能源光伏升壓站」大門,抗議當前強行徵地,並與到場的近百名警察發生衝突。四位村民受重傷被送醫救治,10人被抓。另外,烏拉特中旗約20位牧民繼續在呼和浩特市上訪。當地公安如影隨形,不准村民接受採訪。

呼和浩特市武川縣上禿亥鄉達爾計卜子村民不滿縣政府強行佔用農民土地,4月8日圍堵呼和浩特「環聚新能源開發有限公司」在該縣的300MW光伏升壓站,並與前來鎮壓的警察發生衝突。據當地村民發帖稱,他們不滿縣政府強佔村民的土地建光伏升壓站,4月8日上午八點多,聚集在「環聚新能源光伏升壓站」門口,堵死大門。11點左右,武川縣政府出動80多名公安、多輛警車前來抓捕抗議者。雙方發生肢體衝突,4位村民被打倒在地,傷重送縣醫院救治。10位村民被抓。

一位蒙古族維權人士9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記者:「4月8日,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武川縣上禿亥鄉達爾計卜子村民,抗議政府強行佔用土地,遭近百名警察鎮壓。多人被打傷,四人重傷,10名村民被抓。四名被打傷的村民,現在武川鄉人民醫院住院」。

本台記者9日多次致電武川縣政府辦公室,縣公安局和當地派出所,電話均無人接聽。村民發帖稱,縣政府強行佔用農民土地,百姓們只想維護自己的權益,討個公道。手無寸鐵的農民卻遭到特警的爆打。目前已有多人受傷,天理何在?誰替老百姓討個說法。現場圖片顯示,眾多警察封鎖現場,有村民躺倒在警車下,也有村民受傷倒地或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據介紹,天津中環股份全資子公司呼和浩特「環聚新能源開發有限公司」在武川縣的300MW光伏電站,一期工程100MW光伏發電項目,於去年11月投入運行發電。由於公司佔據大批農民土地,而農民未獲得合理補償,引發抗爭。

一位蒙古族人對記者說,當地曾是蒙古族人的土地,後被漢族人佔據:「呼和浩特附近的武川縣原屬於蒙古族土木特部落的屬地。但是近百年來,因內地的漢族人進駐,現在已很少有蒙古人在這個地方居住,很多都是漢族村民」。

另外,烏拉特中旗四個蘇木的近三十位牧民4月6日下午,抵達內蒙古自治區首府呼和浩特。7日,到自治區政府信訪辦及農牧業廳上訪。9日,牧民們繼續在呼和浩特,準備在11日星期一繼續反映問題。牧民稱,旗政府和公安正全程跟蹤他們,不准他們接受記者採訪。

烏拉特中旗一位牧民說:「我們還要(在此)待幾天,今天又來了三、四個人,現在暫時有十四、五個人」。

大部分牧民反映的是,他們草場被非法佔據,房屋破舊,地方政府未落實上級政策,不予補貼等等。記者多次致電多位牧民,但無人接聽。一位敢言的牧民吳豔芳對記者說:「他們不敢接電話是因為我們旗政府、公安人員,還有內蒙的公安人員看守挺嚴的,還有政府的一個官員。新娜老師去見我們以後,我們的行動也不自由了,都在身邊跟著,等禮拜一(11日)吧」。

吳豔芳說,牧民的多項要求,政府都未落實:「牧民的要求就是要回草場的國家補貼,他們都沒有給。要草場的補貼款,還有開礦的補貼款,修路的,都沒有給」。

當地一位蒙古族人士稱,在草原各地,鎮政府從來不要求村民開會及選舉。牧民的草牧場正被基層官員蠶食:「烏拉特中旗牧民反映,十多年了沒有開過村民代表會,而且牧民的草場在十年中,被基層領導轉讓給別人」。


新聞言論控制

香港前哨出版商承認國安人員月內登門造訪3次    [法廣]      http://rfi.my/1NfQxep

長期出版被大陸當局視為是禁書的夏菲爾出版社的負責人劉達文承認,在銅鑼灣書店5子失蹤事件鬧至滿城風雨之際,來自廣東省國家安全廳的人員曾在1個月內,3次登門造訪對他進行查詢。現年65歲的劉達文告訴南華早報,他說他認得那些國安人員,因為自從30年前從事這門行業以來,他已經認識這些國安。夏菲爾也是前哨雜誌的出版商。劉聲稱國安人員查問他跟銅鑼灣書店有什麼樣的關係。

如果劉達文所言屬實,正好印證外界的懷疑,即銅鑼灣書店5人失蹤一事,牽涉大陸有關部門人員,而非他們自認是自願返回大陸協助調查。

1981年自東莞移民香港的劉達文說,這些人員態度相當直接,“他們告訴我,有關部門對禁書這個行業非常生氣,而我被懷疑是失蹤5人的幕後主使人,甚至被懷疑我會趁失蹤事件擴張自己的業務”。

香港警方一直堅持並無證據證明大陸人員在港“執法”的指控,政府及建制派議員亦要求社會大眾相信被失蹤人士的自我解釋。

但劉達文說,他這次決定挺身而出公開這件事,是因為他的妻子去年10月24日在大陸被東莞公安人員禁錮及問話4個小時,當天也是銅鑼灣書店張志平失蹤的同一天。

劉達文今年年初接受BBC訪問時,曾經承認前哨雜誌的一名員工去年10月24日回到大陸時,被有關方面一度帶走問話,但劉在訪問中,沒有說明該名員工其實就是他的妻子,劉並且隱瞞了他自己從去年12月底至今年1月中旬之間,也曾3次遭到3名講廣東話的廣東國安人員登門造訪。

劉說:“在我妻子被非法禁錮和問話之後,60天以來,我一直都沒有聲張,只希望他們跟我說一聲道歉,以及發還他們強迫我妻子簽署的聲明。”但3個國安人員去年12月底走上劉達文位於荃灣的辦事處時,“他們還假裝對我妻子被禁錮一事毫不知情”。

劉說,自從1980年代以來,他都與大陸的國安人員有所接觸,他說他們還稱呼他是“老朋友”。劉說:“他們兩個,有時三個,每個月大概來香港找我一次,就香港當時的局勢和我們出版計畫無所不聊。我們互相都非常熟悉對方,也不需要甚麼名片介紹。”

去年12月底之後,3人在今年1月初和1月中旬又再來找他,兩次都在外面用餐聊天,相信是恐怕劉在辦公室秘密錄下他們的對話。

劉說,第一次吃飯時,“他們的語調相當嚴肅,聲稱公安方面說我是銅鑼灣書店5人的幕後主使人”。劉達文之前確實跟失蹤5人一度共事,從2006年開始,桂民海是劉達文旗下的一個自由作家和編輯,2012年桂和李波開辦了巨流出版社,並且在2012年和2014年招攬當時為劉工作的呂波和張志平。

劉達文說:“我告訴這些人員,他們(呂波和張志平)投到桂民海和李波的公司時,同時還帶走了我所有的生意關係和發行數據,你們怎可指控我在幕後支持他們的生意?”

到了第二次吃飯會面時,劉說國安人員又引述公安方面的消息說,銅鑼灣書店人士指他正在趁機擴充生意,劉說:“我告訴他們,‘你們為什麼不把我劫持到大陸搞清楚?’”

劉說,他的回鄉證已被吊銷,不能返回家鄉。

【翻牆必看】傳曾慶紅曾慶淮均被內控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6/4/9/n7536613.htm

大紀元每日為讀者梳理翻牆必看的重點新聞:

1、消息稱曾慶紅被軟禁控制

習近平「打虎」行動不斷升級,目標指向終極「大老虎」。日前,中共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案被移送審查起訴。同時,有消息透過,曾慶紅已被內控,被軟禁在北京家中,且曾慶紅胞弟曾慶淮也被控制,不准出國。

2、鮑彤:中共應按國際慣例報導巴拿馬文件

中共對巴拿馬文件曝光相當驚恐,在網上全面封殺。趙紫陽的前政治秘書鮑彤先生接受大紀元記者專訪,他認為中共應該根據國際慣例廣泛報導這個事情讓老百姓知道,涉及的本人要向公眾說明情況。他指責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沒有經過任何調查直接將文件定性為「捕風捉影」,凸顯自己捕風捉影。

3、王岐山棄用賀國強班底 反腐風暴席捲中共

中紀委日前再有人事調整,王岐山上任中紀委書記的三年多來,對中紀委進行大清洗。其前任賀國強的班底被打散。王岐山迅速組建「王家軍」的同時打掉了百餘名副部級以上高官,其中多為江派背景人馬,包括副國級的江派鐵桿心腹。進入2016年反腐風暴已逼近江澤民、曾慶紅。

4、國信辦主任魯煒取消訪美 傳習在醞釀大動作

日前海外中文媒體傳出,中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國信辦)主任魯煒臨時取消了原定4月7日出訪美國的計劃。知情人士稱,原因是習當局正在考慮一些重要性的突破性政策,如允許建立中國版臉書(facebook)等。

施英:一週新聞聚焦:「巴拿馬文件」撕破中共當局的假面具     [民主中國]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65106

被稱為史上最大離岸揭秘的 「巴拿馬文件」涉及中共高層親屬的文件已經披露,這是我們所要首先也是最重要關注的。海外媒體報導中,中國現任、前任領導人包括習近平、張高麗、劉雲山、毛澤東、胡耀邦、曾慶紅、李鵬、賈慶林、薄熙來等人的親屬都在「避稅天堂」巴拿馬開設離岸公司,藏匿不法所得。中國已經封殺所有關於巴拿馬文件相關的所有報導,儘管國際上因巴拿馬文件曝光引起很多國家政治震盪,但在中國,由於新聞封鎖,民眾大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就是少數知道的,也不敢「說三道四」。


醫療腐敗

大陸醫療系統腐敗窩案頻發 安徽3月十人落馬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6/4/9/n7536812.htm

近年來,大陸各省頻頻爆發醫療系統腐敗窩案。據報,今年以來,安徽省衛生系統持續地震。一個月內有多達10名公立醫院院長及醫保、醫藥系統官員被立案偵查。相關消息在短時間內被密集公布後,令當地輿論嘩然。

據大陸澎湃新聞報導,4月8日,中共安徽省檢察院發消息稱,日前,合肥市第二人民醫院前副院長盧滿朋(副處級)、肥西縣人民醫院前院長高展(副處級),兩人均涉嫌受賄被逮捕。

經查,盧滿朋在擔任醫院副院長期間,利用其分管設備、耗材採購的職務之便,收受他人賄賂,為他人謀取利益。高展在擔任醫院院長、政協副主席期間,收受他人賄賂,並在藥品採購、工程施工協調、工程款支付等方面為他人謀利。

今年1月至3月,安徽衛生系統已有至少11人被查,其中10人在3月份一個月內先後被立案偵查。

報導稱,除盧滿朋和高展等公立醫院院長,還有涉嫌受賄的前安徽省衛生廳醫政處副處長阮浩、合肥市醫保中心醫保規劃科原科長方勇等醫保、醫藥系統官員,以及涉嫌單位行賄的安徽國勝大藥房連鎖有限公司董事長何家倫等醫藥企業和私營醫院法人。

這已不是安徽衛生系統第一次「出事」。據中共官方新華社報導,2014年,安徽省檢察機關共立案偵查醫療衛生領域貪污賄賂犯罪案件108件123人,其中院長16人、副院長6人,個別地市甚至出現絕大部分二甲以上公立醫院都有相關人員被查處的「塌方式」腐敗。

報導稱,醫療衛生領域貪污賄賂犯罪涉及的部門多、人員多,單個人員很難完成犯罪。上至局長、院長,下至藥械科長、財務科長、採購員、醫務人員,往往查處一案牽出數案,查獲一人牽出數人甚至數十人,形成窩案串案。院長貪腐,往往意味著這家醫院已經從上到下「爛掉」。

據大陸《錢江晚報》報導,2015年8月,溫州市永嘉縣檢察院查辦了一起醫療系統的腐敗窩案,8名衛生系統的工作人員,涉嫌在醫療設備採購中收受賄賂。當地檢方先後對八名永嘉縣衛生系統工作人員、四名醫療器械供應商立案調查。

據報,2014年11月,海南醫療衛生系統有43名官員先後因貪腐被查,有數千人次無病住院,套取醫保2,414萬元人民幣。而當地收受「紅包」、「回扣」之風也尤為嚴重。 報導稱,查處一個院長就帶出一批老闆,查處一個老闆又帶出一批醫務人員。

2014年,四川省也曝出醫療系統腐敗窩案。據報,四川衛計系統腐敗頻發,包括前成都衛生局局長等4官員落馬,同時還有多家醫院院長被調查。

2014年9月,雲南省第一人民醫院院長王天朝落馬後,牽出了該院腐敗窩案。同年11月21日,雲南省紀委專案組進駐醫院,該院部分科主任、副院長及院內藥房相關人員被調查。據透露,由於涉案人員太多,紀委還臨時借調了部分檢察院人手。

中共官方通報稱,王天朝於2005年至2014年,為他人在醫院基礎工程建設、醫療設備採購、醫生崗位調整等方面謀利,多次收受他人財物,共計現金人民幣3500萬元,及收受房產100套、停車位100個,價值約人民幣8000餘萬元。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