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016   浙江牧師顧約瑟獲取保候審。徐志強(聖觀法師)、黃芳梅案4月8日宣判。倪玉蘭再遭當局騷擾被逼搬家。

浙江牧師顧約瑟獲取保候審        [對華援助協會]      http:/ … 繼續閱讀 →...

浙江牧師顧約瑟獲取保候審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6/04/blog-post_3.html

中國官方全國基督教協會常委、杭州崇一堂主任牧師、浙江基督教協會會長顧約瑟,被杭州市公安局羈押兩個多月後,於3月31日獲「取保候審」,當天回到家中,但被警方定下「不得接受採訪」、「離開當地需要申請」等多條禁令。美國對華援助協會主席傅希秋牧師表示,曾促請美、英等國的政府官員及國會議員關注顧約瑟。他希望中國要實現「中國夢」首先實現「人權夢」。

因反對浙江當局強拆十字架,今年1月下旬被抓,2月6日被批捕的杭州崇一堂主任牧師顧約瑟,3月31日被杭州市公安局「取保候審」,當天回到自己的家中。上述消息很快在基督徒微信圈傳開,信徒們大為興奮,認為是愚人節帶來的最好消息。浙江一位基督徒告訴記者,顧約瑟雖然獲釋,但行動仍受諸多限制:「顧約瑟牧師於3月31日回到自己的家中,是取保候審,現在他雖然在自己的家中,但是他行動還是受到一定的限制,他不能夠隨意去任何地方。他與人之間的通訊,以及交流、見面,都受到限制。他如果想去什麼地方或者做什麼事情,他都需要得到公安部門的批准才可以」。

顧約瑟於1月18日,突然遭杭州基督教愛國運動委員會和浙江省基督教協會免去主任牧師職位。27日,顧約瑟牧師被以「挪用資金罪」刑事拘留,2月6日被以同一罪名批准逮捕。顧約瑟曾任職的崇一堂擁有約1萬基督信眾,崇一堂於2005年落成,耗資4200萬元人民幣,能容納5500人同時聚會,被認為是迄今為止,全球最大的華人教堂。當地信徒對顧被抓,表示十分震驚,認為顧約瑟為人正直,曾公開反對當局強拆十字架,這次是當局報復抓人。

對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美國之際,當局突然釋放被逮捕的顧約瑟,長期關注中國基督教徒狀況的美國人權機構對華援助協會主席傅希秋牧師表示,中國政府向正確的方向邁進了一小步,希望步子邁得更大:「顧約瑟牧師一直在公開反對當局的宗教迫害,強拆十字架,而遭受當局的逼迫。我們對華援助協會作出從外交呼籲到媒體方面的努力。我本人也親自去美國國務院,也在美國國會、在英國外交部、英國議會,以及荷蘭、歐洲議會,這些相關議員和政要委員會,都專門作了陳述。並且敦請這些國家能夠聯合起來,一起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所以我們很高興的看到,中國政府在習近平訪問美國期間,把顧約瑟牧師釋放,雖然沒有宣佈他的無辜,但是我想這是向正確的方向邁進了一小步」。

自2014年初起,浙江省政府以「清除違章建築」進行「三拆一改」名義,聲稱整改舊住宅區、舊廠區及違章或違法建築,而這一行動被外界普遍認為,其目的是拆十字架。據當地信徒初步統計,兩年多來,整個浙江有約1800座教堂或十字架被拆除。去年,溫州市平陽縣牧師黃益梓因為試圖阻止十字架被強拆而被判刑一年,今年2月25日,金華城區基督教會原負責人包國華及其妻子邢文香,分別被判刑14及12年。3月9日,平陽牧師張崇助被以「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正式逮捕。

傅希秋希望中國政府立即停止強拆十字架及迫害信徒的行為,釋放包國華、邢文香、張崇助等仍被羈押的基督徒。他說:「希望在其他的地方有信徒因宗教自由的緣故,受到壓制的也立即獲得自由。下一步會繼續的為像在貴州活石教會仰華牧師,教會執事會主席張秀紅等等,這些因信仰的緣故,傳福音及建立教會的緣故被抓捕的弟兄姊妹們,只要是還有一位還沒有獲得自由,我們就不會停止工作」。

傅希秋說,根據對華援助協會的統計,2015年,當局對宗教自由的迫害程度,比以往嚴重很多:「無論是從個例,還是打壓的範圍、深度,都比重前嚴厲,尤其在強拆十字架的過程中,對無辜的信徒動用暴力。中國不應違反憲法第三十六條有關於保障公民宗教自由的承諾,以及人權方面的承諾,所有被抓捕的都應該獲得釋放。我們非常憂心。我覺得一個強大的真要做中國夢的國家,首先應該是一個保護人權的夢,應該首先實現」。

傅希秋說,在一個連自己國民的基本權利、由憲法、法律保護的權利,都受到踐踏的國家,很難實現強國夢。

李昕艾:屠夫吳淦:一個民間草根的抗爭壯舉       [民主中國]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64915

網民蘇星河專門詳細針對屠夫本人及其殺豬模式撰文說道「殺豬模式對涉事作惡者醜惡的充分挖掘,並且公之於眾,使事件本身得到了更加廣泛的關注,形成社會熱點話題和一定的輿論壓力。這或許並不必然推動事件的解決,甚至不能確保事件朝著有利於被侵權者方向發展,但是它成功地使關注、認知、傳播得到了充分的放大和提升。」一顆野草也能點燃整片草原,一粒種子也能長成參天大樹,一個小個頭也能迸發出大力量。在極權專制的中國,個體的每一次抗爭都要付出你所不能承受的代價,但每一次抗爭也都能為後世收穫一滴淨水、一捧淨土、一口新鮮空氣和一個微笑。

徐志強(聖觀法師)、黃芳梅(黃靜怡)案將於4月8日宣判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48_3.html

2016年4月3日星期日,本網獲悉:已經遭羈押1年10個多月的徐志強(聖觀法師)、黃芳梅(黃靜怡)「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將於4月8日宣判。

據今天劉正清律師消息:「剛才武漢市中級法院來電並發短信通知:2016年4月8日宣判。附武漢市中院短信內容: 徐志強,黃芳梅一案將於4月8日上午九時在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11號法庭宣判,請參加宣判的人員務必攜帶有效證件。」

徐志強(聖觀法師):1961年12月29日出生,重慶大足籍人士,佛教徒,法號「聖觀」,原江西省宜春市化成禪寺法師,原湖南省瀏陽紅蓮寺住持,著名人權捍衛者。2014年5月,因在湖北省武漢市弘揚佛法,5月17日,當眾信徒、網友及聽眾等為其離別送行赴宴時,被突然闖入的武漢警方強行抓捕,並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2014年6月25日,被警方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2015年4月21日,該案在武漢市中級法院開庭,結果至今不予宣判。目前被羈押於湖北省武漢市江岸區看守所,位於湖北省武漢市江岸區百步亭50號。

黃芳梅(黃靜怡):湖北省人,網名黃靜怡,原湖北省武漢市某製藥企業宣傳幹事,佛教居士,維權公民。因篤信佛教又喜好倡言公民運動、推行公益,遂遭到當局的多次騷擾和打壓。2014年5月17日,因與眾信徒、網友、聽眾等多人為其師傅聖觀法師送行赴宴,被武漢市公安局江岸分局警方傳喚,後被刑事拘留;2014年6月25日,被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 2015年4月21日,該案在武漢市中級法院開庭,結果至今不予宣判。目前被羈押於湖北省武漢市第一(女子)看守所,位於湖北省武漢市東西湖區二支溝。其已被嚴重超期羈押,身體狀況也令人堪憂。

上海虹口區謝穗好因進京參加訪民月末集體訪被警方拘留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403/14182.html

今天上午,上海維權人士打來電話稱,謝穗好被上海虹口區公安局行政拘留10天,葉根生家屬仍未探聽到葉根生的消息。

謝穗好、葉根生都是4月1日上午在家中被警方抓走,今天謝穗好的家人獲悉其被行政拘留10天,拘留原因是曾進京到國家信訪局參加訪民月末集體訪活動。

胡俊雄:暗夜中的流星—追憶田蘭、趙景洲、何淑文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12660c6.aspx

2015年冬季以來,有3個卑微的生命逝去。他們猶如暗夜中的3顆流星,無聲無息地隕落,卻給浩瀚蒼穹留下了一道道璀璨的光影。

他們是中國當下最底層的上訪人員(簡稱訪民)中的普通3員:田蘭、趙景洲、何淑文。由于工作原因,我跟3位逝者都很熟識。這里回憶往昔與其交往的點滴,以表達個人的哀思。

湖南維權人士清明被監控阻拜祭李旺陽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weep-04032016092433.html

湖南10多名維權人士被當地公安監控,阻止他們在清明節拜祭當地民運人士李旺陽;李旺陽妹夫趙寶珠表示,有大批國保周日(3日)在他的家門外監視,但他們仍然準備在周一(4日)前去拜祭。

清明節來臨,為阻止維權人士到李旺陽墓前掃墓集會,湖南當局對維權人士進行嚴密監控。李旺陽妹夫趙寶珠周日對本台表示,從早上開始,便有10多名國保人員在李旺玲和趙寶珠住所門外,即使他們詢問國保人員在住所門外逗留的原因,國保人員並沒有解釋,只是一聲不發站在門外監視。

趙寶珠又指,國保人員沒有透露甚麼時間會離開,但他預計會在清明節後數天離去,但在“六四”前,他們又會再來住所門外監視。雖然國保人員跟著他們,令他們無法自由出外,但他們周一仍然會到李旺陽墓前拜祭。

趙寶珠說:我是準備明天去拜祭一下,但看情況怎麼樣,看當局怎樣說。他們派人守在我家門口呀,就跟著我、守著我。他來家裡就問我們了,接觸了,但我們問他憑甚麼在家守著,他們就不說一句話。有些話都不好說,因為我這個電話就是被監控的,說了他們到時又來找我。

而湖南10多名維權人士亦被公安約見談話,其中謝周表示,當局透露穩控期是4月1日至10日,在清明節前後的日子,公安不容許他從事任何紀念李旺陽的活動,也不許他接待來自外省的掃墓人士。

謝周又估計,他的電話現時被監控,亦可能有人在暗中監視,若果他們去拜祭李旺陽的話,會被國保騷擾。

謝周說:已經多次警告了,派出所有人跟我們聊了一下,說不要去(拜祭)。亦有人託親朋好友跟我打招呼,就是說幫忙不要去呀之類的。用不同方式跟你聊天,勸一勸。是很明顯的,我們的電話亦被監控了吧,可能有人在暗中監視,如果去拜祭的話,可能會被騷擾吧。

另一名維權人士歐彪峰就表示,因為有公安找他談話,所以今年清明節不會到李旺陽墓前拜祭,只會在平日拜祭。但他又指,即使在平日拜祭,在墓前逗留長時間的話,都會被當局拘留,正如他2年前拜祭時,就被當局以“擾亂陵園秩序”被刑事拘留。

歐彪峰說:包括李先生的墓園,進去就有監控,隨時有人跟當局報告,短暫的停留可能還好,但稍為時間長一點,就馬上有地方的警察、國保過來干擾。我每年都去,但今年只能夠避開敏感的日子,比如說六四前後、李先生的祭日和清明節,所以只能夠平常去,普通的日子去。

本台記者曾致電湖南公安廳查詢有關監控維權人士的問題,但電話一直沒有人接聽。

李旺陽在2012年的6月6日,被發現在醫院上吊自殺,家屬和外界質疑死因,認為是“被自殺”,引起國內外的關注。自李旺陽死後,他的妹妹李旺玲和妹夫趙寶珠被大陸當局嚴密監控。

清明期間當局禁為李旺陽掃墓 在京訪民呼籲重審聶樹斌案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4032016094234.html

今年是民主人士李旺陽去世第四年,清明節期間,湖南當局一如既往加大維穩力度,禁止公民為其掃墓,據稱計畫前往的維權人士黃麗紅被軟禁在家。此外,一些在京訪民及維權人士拉橫幅呼籲當局就呼格案追責並重啟聶樹斌案覆核程序。

無錫人權捍衛者沈愛斌再遭無錫市公安局崇安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秘密刑事立案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56.html

2016年4月3日,本網獲悉:無錫人權捍衛者沈愛斌再遭無錫市公安局崇安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秘密刑事立案。

2016年4月2日,無錫人權捍衛者沈愛斌收到無錫市崇安區人民法院郵寄送達的訴無錫市公安局崇安分局的6起行政案件的《行政答辯狀》。從無錫市公安局崇安分局和廣益派出所的答辯狀中,沈愛斌看到了崇安公安分局在2015年9月25日就對其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事立案,而在此期間,沈愛斌未收到崇安公安的任何告知和調查。

北京維權人士再次被逼搬家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china-activist-20160403/3266596.html

近日被強行趕出出租屋而搬入新住處的一位北京維權人士再次呼籲外界關注他們逼迫搬家,甚至被全天候維穩看守,不准外人看望的境況。

今年3月29日獲頒美國國務院2016年國際婦女勇氣獎的倪玉蘭星期六呼籲,她和先生3月31日上午搬到北京西城區德內大街一處大院,下午就有陌生人和自稱片警的人前來打探。不久後,房屋中介讓他們晚上搬回維權人士周莉家,並說第二天早晨會把她們送走。房東聲稱不走就打出去,又說警察只給一星期時間讓她們搬走。第二天,中介又打電話催促搬家。

倪玉蘭表示,搬家那天有警車尾隨搬家車,從4月1日起,院外來兩輛警車看守,院內有“西城大媽”站崗,不讓外人進她家。北京家庭教會長老徐永海來給她看病受到阻撓,國保進屋強行把徐永海拉走。4月2日,院門口又有三輛警車上崗,她們仍然被“囚禁在家中”。

此外,倪玉蘭的女兒星期五和星期六連續兩天發出信息請求外界關注。她表示,收到她母親倪玉蘭的消息,有國保和居委會的人看守,不讓進出,甚至不讓送吃的東西。另外,聯通公司受警察威脅不給移寬帶。

美國之音記者星期天中午致電倪玉蘭手機詢問情況。倪玉蘭表示,她們的狀況非常艱難,有關當局到處驅趕她們,就是要報復她獲得美國國務院頒發的國際婦女勇氣獎。

倪玉蘭:“這兩天有很多的警察,還有居委會的人看著我們。因為我發消息說被軟禁的事兒,昨天警察就給我先生打電話,說沒人攔著你們說不讓你們出去。結果我們今天出去的時候,有六個人攔著我們,不讓我們走。然後他們又請示,交涉了十幾分鐘,才讓我們出去曬太陽。”

記者:“是不是要逼著您再搬走呀?我看說讓您再搬到周莉那兒去呀。”

倪玉蘭:“那個片警姓劉,他就給中介和房東打電話,中介說要把我們送回周莉那兒。後來他又改變了說一禮拜讓我們搬走,說七天之內。”

記者:“您是怎麼打算呀?是自己要搬走呀,還是說看到七天 ​​對你們怎麼處理呀?”

倪玉蘭:“他們要求讓我們搬走,他們的給我們找房呀。據說那中介正在找房。但是他們這兩天不斷地打電話,讓我們搬走。中介是一個比較年輕的孩子,當然他也有他的難處。我呢也真的是很無奈,也不忍心,畢竟是一個孩子,只能說那你就幫我們找房吧,找到房了,合適我們可以搬,因為我們搬到這兒都交了房租了,就是14個月的。”

記者:“你們房錢都交了,一筆,是吧?”

倪玉蘭:“對,是一年的,而且一年還加兩個月。”

記者:“您感覺,他們這次又從3月26號就開始從東城那兒把您的東西強行搬出來,這次受騷擾跟您獲得美國國務院國際婦女勇氣獎,是不是有關係?”

倪玉蘭:“是有關係,實際上就是報復我。今天我們出去時,他們還說,你是名人甚麼的。我說,我怎麼能成名人呢?還不是你們把我給推上這個浪尖的嗎?如果要不是你們這麼迫害我們,我們怎麼可能拿到這個獎項呢。我說,我還得感謝你們。”

美國之音記者星期天下午致電西城區廠橋派出所護國寺社區劉姓民警的手機,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曾是律師的倪玉蘭十多年來堅持為不合理的強拆受害者和自己維權,其間倪玉蘭和丈夫董繼勤老師曾多次判刑坐牢或被關押。據信,2002年倪玉蘭遭兩民警毆打,摔斷尾骨,後被關押判刑。但因傷勢沒有得到救治,下肢癱瘓,被迫以輪椅車代步。

美國駐中國大使洪博培2011年2月曾到倪玉蘭臨時住所看望她。同年倪玉蘭獲得荷蘭人權捍衛者鬱金香獎,但無法前去領獎,她女兒準備代為領獎也被攔截。

今年,倪玉蘭獲得2016年美國國務院頒發的國際婦女勇氣獎。美國國務卿克里3月29日將這個獎頒發給全球14名婦女,倪玉蘭再次被阻赴美國領獎,當局凍結她的護照,禁止她出境。在頒獎前幾天的3月26日,有關當局派人以暴力方式將她和丈夫趕出在東城區的出租房。倪玉蘭當天上午對外發出緊急呼籲稱,一群人踹門而入,將她先生董繼勤連踢帶打地拖出屋,按在院門口地上,用腳踩,並強行將他們的東西扔在院外。倪玉蘭本人也被扔在門口。

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再遭當局騷擾 杭州沈小雲房屋被強拆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4032016100348.html

此前被禁赴美領獎的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再遭警方騷擾,4月3日上午阻止他與丈夫出門,還設限一週責令他們搬家。 此外,杭州維權人士沈小雲,家中房屋日前遭到當局強拆,一度無處容身,流落街頭。

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4月3日再遭到警方的騷擾。她當天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警方一度阻止她與丈夫出門,後經多次請示才被「嗯准」離開,但身邊有居委會的人員跟隨。

倪玉蘭:「今天出去,他們不讓我們出去。我不能老不曬太陽吧,結果他攔著我們不讓我們走。打了好幾個電話才請示下來,允許我們出去,但是有6個人,其中有兩個街道主任。」

記者:「他們為什麼不讓你們出去?」

倪玉蘭:「他們說因為我獲獎了,也沒有其他的為什麼。我說這多虧你們,要不是你把我們家弄成這樣,我可能還獲不了這個獎。」

維權簡報:無錫公民解密2016年全國「兩會」期間無錫「零上訪」由來——圍追堵截、枉法拘留、關黑監獄、花錢銷號、販賣訪民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2016.html

2016年4月3日,本網獲悉:無錫公民解密2016年全國「兩會」期間無錫「零上訪」由來:圍追堵截、枉法拘留、關黑監獄、花錢銷號、販賣訪民。

2016年全國「兩會」期間無錫政府承諾:無錫「零上訪」!的確,是「零上訪」,因為無錫政府利用龐大的維穩人員,對訪民進行「攔」、「堵」、「截」、「關黑監獄」、「行政、刑事拘留」、「花錢銷號」、「販賣上訪人」等維穩手段,將在2016年全國兩會期間進京上訪的人員「處理」了。

據無錫維權人士介紹,維穩,已經成為貪污、腐敗的根源,維穩人員利用「維穩」名義,濫用公款,謀取私利,已成常態。無錫市駐京信訪工作組這個非法暴力機構,常年駐紮在北京豐台區的京華賓館,從事著「聯絡感情」、「僱傭黑車、黑保安」、「截訪、綁架、毆打上訪人」、利用不正常手段到北京相關部門將上訪人員的刷卡信息「銷號」、從北京相關部門手裡將上訪人員直接「贖回」而不經正常渠道進久敬莊或馬家樓,以這樣的維穩方式,獲得「零上訪」的政績,實在是高明。

在從事「維穩」過程中,無錫政府從上到下,大肆揮霍,黑車黑保安綁架訪民,一人就要8000,而花錢銷號、贖訪民,更是暗箱勾結,套取維穩費,更是猖狂至極,可惜,北京的信訪、公安和政府機構,仍然是地方政府腐敗、賄賂的對象,仍然是地方政府違法犯罪的保護傘。

正因為此,地方政府官員根本不想解決訪民的訴求,一旦問題解決了,他們如何能從維穩費中撈取好處?這也造成了中央政策再好,無錫地方堅決不依法解決問題、糾正違法的怪象。

據無錫維權人士統計,在無錫「零上訪」期間,無錫有69人、近百次進京上訪:

【一】2月26日,惠山區訪民朱丙全,75歲,在北京南站被無錫駐京辦截住,用黑車直接押回無錫,關在派出所,手機被搶去後,由派出所警察用衣服套住朱丙全頭,直接關進黑監獄農民的葡萄院內,期間朱丙全二次遭到毆打至大便失禁流在褲中,3月21日釋放,放出時身上有傷,關押控制自由25天。手機18915297127(被搶沒還)。

【二】2月26日,惠山區訪民彭蘭英,71歲,在北京南站被無錫駐京辦截住,用黑車直接押回無錫,關在派出所,由派出所直接關進黑監獄,直到3月18日放出,被非法拘禁22天。手機13915274715。

【三】3月10日,濱湖訪民周靜娟,85歲,在北京前門放鞭炮,撒傳單被刑事拘留,關押在無錫市第二看守所。(3月21日看守所見老人身體不行了,放出)

【四】濱湖區訪民程盛,二次上訪被拘留,3月20日釋放。3月5日在久敬莊登記身份證後被駐京辦遣返回無錫,3月14日在前門,駐京辦直接從馬家樓派出所接出,遣返回錫。手機13063619751。

【五】崇安區訪民毛仁興,二次上訪被拘留,3月23日釋放。3月5日在久敬莊登記身份證後被駐京辦遣返回無錫,3月14日在前門,駐京辦直接從馬家樓派出所接出,遣返回錫。

【六】惠山區訪民王英華,從北京截回後,被關在長安街道黨校(黑監獄)3天,共控制自由5天。手機13861459685。

【七】惠山區訪民湯月華,從北京截回後,被關在黑監獄賓館裡3天,共控制5天。

【八】3月14日,崇安區訪民沈愛斌,在海安火車站被截住,拘留5天。手機18912369930。

【九】3月14日,濱湖區訪民程茂娟,在海安火車站被截住,拘留10天,3月25日釋放。手機13861450240。

【十】2月26日,濱湖區訪民丁紅芬,在北京南站被無錫駐京辦截住,用黑車直接押回無錫。3月16日丁紅芬帶了控告舉報材料再次到北京,在北京前門被警察查到,身份證和本人拍照,身份證扣押,控制在大柵欄派出所,被駐京辦人與大柵欄派出所交易後帶回。手機13771116727。

【十一】3月10日,北塘區訪民周維,在北京國土部上訪出來,在102下車,被東北人綁架,按在車裡,開到京華飯店,賣給無錫駐京辦。手機:15995285585。

【十二】3月10日,新區訪民朱金蘭,在北京國土部上訪出來,在102下車,被東北人綁架,按在車裡,開到京華飯店,賣給無錫駐京辦。

【十三】3月1日,新區訪民王水妹,在西城派出所直接被街道接走,看在家中15天。手機18068317455。

【十四】3月4日,南長區訪民王鳳英,被北京駐京辦押回無錫,六個保安看管,到16日下午解禁。手機18168397953。

【十五】3月2日,南長區訪民楊穎,在南站被駐京辦截住,3月11日到中紀委,信訪辦,公安部,軍委上訪登記身份證,在信訪局門口被街道人員截訪。手機18626051410。

【十六】3月16日,惠山區訪民朱德明,在天安門分局,到久敬莊登記身份證後,被駐京辦帶走,搶走手機,用黑車押回無錫。手機15261552812。

【十七】3月16日,惠山區訪民黃旭峰,在天安門分局,在久敬莊登記身份證後,被駐京辦帶走,搶走手機,用黑車押回無錫。手機18036008763。

【十八】3月4日,顧寶榮,李亞娟等10來人乘大巴車,在北京檢查站被攔下,交給駐京辦帶回。

【十九】梁溪區訪民萬水,到最高法,教育部上訪,刷了身份證,自己回家。手機13771428385。

【二十】新區訪民尤月芬,被十多個特勤從北京呂村清場後交給無錫市駐京辦遣返回家。回家後尤月芬到杭州看病,二看守跟蹤到杭州,直到二會結束,才獲得解禁。手機15206195690。

【二十一】3月7日與3月14日二次到北京,崇安區訪民尤建英,從久敬莊被駐京辦押回後,街道安排10多個人看住,不許出門,為了獲得自由尤建英從十四樓吊下,逃到北京後,在久敬莊登記身份證後,再次被遣返,直到現在還有二人貼身跟蹤。手機13606192216。

【二十二】錫山區訪民支偉忠、沈琴芬,在久敬莊登記身份證後,被駐京辦押到黑監獄京華飯店,在大廳內搶手機毆打。手機13906182709。

【二十三】錫山區訪民過國興,在久敬莊登記身份證後,被駐京辦押到黑監獄京華飯店,在大廳內搶手機,並搶去900元現金。手機13814240163。

【二十四】錫山區訪民孫靜芳,在久敬莊登記身份證後,被駐京辦遣返無錫。手機18961710265。

【二十五】錫山區訪民浦丙生、胡水珍,在久敬莊登記身份證後,被駐京辦押到黑監獄京華飯店,在大廳內搶手機毆打,胡水珍身上有很多傷。手機13771208069。

【二十六】3月14日,惠山區訪民陳英,馬家樓附近被查身份證,遣送久敬莊,登記身份證後,被駐京辦遣返無錫。手機13511657923。

【二十七】崇安區訪民席志英,在久敬莊被駐京辦遣返無錫後關在村委黑屋子裡,放出後被村委派出的人貼身跟蹤。手機15861566202。

【二十八】3月10日,濱湖區訪民錢方敏、鐘建榮、俞飛(聯繫電話:13306195678)、曹杏芬(聯繫電話:13395106759)、顧黎青、王品仙(聯繫電話:1396186693),在府右街的14路下車,警察查身份證後,交給無錫市駐京辦,駐京辦人把這些訪民遣返回家。

【二十九】3月10日,錫山區訪民陶國芬(聯繫電話:13771477853)、王菡清在府右街的14路下車,警察查身份證後,交給無錫市駐京辦後遣返回家。

【三十】3月10日,南長區訪民謝其明,在府右街的14路下車,警察查身份證後,交給無錫市駐京辦後遣返回家。手機13921117544。

【三十一】3月11日,蔣子春、張明賢、華惠清、殷白妹(聯繫電話:13861462388),在國家信訪局被截遣返回家。

【三十二】 3月8號,北塘區訪民王彩霞,在久敬莊身份證登記後,被駐京辦用黑車直接押返到黃巷派出所一個半小時,後北塘公安分局僱傭十幾個黑社會人員穿特勤服的堵住家門不讓出門,還有三,四輛汽車,到16號晚上6點半才撤走。手機,15961781584。

【三十三】濱湖區訪民宋利明,在北京六里橋被無錫駐京辦攔截,上北京二次,二次被截訪,其中一次是用黑車押回無錫。手機15806171907。

【三十四】濱湖區訪民陳賽娥,在北京六里橋被無錫駐京辦攔截,上北京二次,二次被截訪,其中一次是用黑車押回無錫。手機13861701191。

【三十五】濱湖區訪民惠華珍,3月7日,在府右街被查是訪民,被警察送到久敬莊,被無錫駐京辦遣返回家。手機13358112750。

【三十六】3月4日,濱湖區訪民唐建榮,二次上北京,在北京火車站被截訪,在唐鐵橋地鐵站被駐京辦截訪。手機15716172323。

【三十七】3月5日,濱湖區訪民席雲琴,在人民大會堂被查,遣送到久敬莊,被駐京辦遣返回無錫。手機13771038170。

【三十八】3月2日,濱湖區訪民管英寶,沈林生在呂村被北京特勤清場到久敬莊,被駐京辦遣返回無錫。手機13706184744。

【三十九】3月3日,錫山區訪民浦興娣 在公安部控告,被駐京辦截訪遣返回無錫。手機13063618917。

【四十】3月3日,濱湖區訪民周亞新 到最高人民法院申訴,被駐京辦截回無錫。手機13861696323。

【四十一】3月7日,新區訪民沈志華,在國家信訪辦上訪,被街道維穩辦的周燁等人截訪,被遣返無錫。手機18015339039。

【四十二】3月6日,新區訪民周偉民,在北京南站,被社區人員截住,遣返回無錫。13093090453。

【四十三】3月8日,濱湖區訪民闞瑩,在中南海警察詢問是訪民,到府右街派出所,在久敬莊身份證登記後,被駐京辦遣返無錫。手機18915328287。

【四十四】3月8日,濱湖區訪民吳榮華,在中南海警察詢問是訪民,到府右街派出所,在久敬莊身份證登記後,被駐京辦遣返無錫。手機13218791823。

【四十五】3月5日到16日,新區訪民張和琴,被當地派出所用公車和電動車貼身跟蹤,16號解禁。手機18912364535。

【四十六】3月6日,北塘區訪民錢志華,在無錫中央汽車站二次被維穩人員抓住,把上訪材料全搶走,把我看在家中,15號解禁。手機13093081536。

【四十七】從2月24日到3月17日,濱湖去區訪民朱平仙,被村委安排8人監視,晚上跟蹤人睡在樓道口,白天貼身跟蹤,每班記錄朱平仙的動向。手機15949234870。

【四十八】3月9日,惠山區訪民楊玲,在國家信訪辦出來,被四個不認識的男人劫持到白色轎車中,從北京押回無錫交給派出所,警察把她關進黑監獄(賓館),限制自由8天。手機15261588486。

【四十九】3月5曰,無錫江陰訪民黃鳳娣,在府右街被澄江街道小方帶江陰城中派出所,24小時後關進金銳花園飯店,被限制人身自由11天。手機18901526811

【五十】3月13日,無錫江陰繆衛英,在北京開洋裡郵局發信,被地方截訪人員6人綁架上黑車押送到君山派出所地下室關押33小時,放出後軟禁在家,3月17日解禁。手機 18961627050。

【五十一】3月9日,無錫江陰彭妹,在雲新三村被雲亭派出所無故關押在雲亭夏懿站賓館至17日。手機15312279827。

【五十二】3月7日,無錫江陰袁文妹,在南站附近吃晚飯出來,被江陰駐京辦七人截住,限制北京山西大廈一夜,8號被當地警察押送回君山派出所關進地下2號審訊室,強行搶包搶手機扣押我的身份證,關押二十四小時後,被警車押送到江陰朝陽路金稅大酒店,非法關黑監獄9天。手機號13706169663。

【五十三】3月16日,惠山區訪民陸國炎,在前門西附近撒傳單,被大刪欄派出所控制,無錫駐京辦直接從大刪欄派出所接出,遣返回無錫。手機13812005831。

【五十四】 3月7日,新區訪民鄒覺新,在國土部上訪身份證登記出來,被駐京辦攔住,遣返回家。後又到火車站準備上京,被街道綜治辦人員截下。手機號15052297385。

【五十五】3月4日,3月14日,惠山區訪民唐梅英,二次在府右街,二次到久敬莊,身份證登記後被駐京辦的萬維新僱傭黑車遣返無錫,直接進派出所,我被關24小時後,放出時不給手傳喚證。手機133395115369。

【五十六】3月6日,惠山區訪民邵榮新,在南站剛出站被駐京辦萬維新和倪峰截止,強行帶到駐京辦辦事處,對我扇二個巴掌,身份證,手機,錢被強行收去,他們私自用我的錢買票把我遣返回無錫,關在楊山派出所24小時,放出時也沒有傳喚證。手機13861804629。

【五十七】南長區訪民王鳳英,到住建部,組織部,總工會,民政部上訪登記身份證後,被駐京辦遣返回無錫。

清明節 天安門廣場民眾上萬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2530-page-1.htm

今天早上,河南舞鋼維權代表秦超【天網把臉丟到全世界 河南一領導群崩盤】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清明節,天安門廣場民眾上萬。

今早5:54分,河南舞鋼秦超和河北辛集趙從領前往天安門廣場圍觀升旗儀式。早6時,清明節毛主席紀念堂及天安城樓均在提前開放,方便群眾悼念參觀。廣場裡有上萬民眾,加周邊得有2萬多人。

據悉,秦超父母秦紹禮,趙廣英均為青年代表從山東革命老區到荒無人煙的舞鋼建設軍工企業,80歲慘遭暴力毆打強拆。而舞鋼市多名訪民遭穩控無法進京委託秦超前往人民英雄紀念碑和毛主席紀念堂鞠躬致敬。

八保山公墓武警押走300訪民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2529-page-1.htm

今天下午13時,河北唐山何亞珍【曹連生何亞珍林秀榮廈門渡海失敗】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八保山公墓武警押走300訪民。

今天早上9時,我和廊坊李憲枝、辛集尚秀蘭抵達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後被警察請上了車直接拉到久敬莊。截止中午12時,八保山一共拉走6車300訪民,每輛車上都有2名警察和5名武警押車,

今天下午13時,我們抵達久敬莊後獲釋,現在,我和辛集尚秀蘭、天津何姓訪民正在前往八保山路上。

基督徒王春豔在白宮前呼籲關注中國受迫害的教會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6/04/blog-post_55.html

2016年4月2日,2014北京通州梨園(聖愛團契)教案基督徒王春豔姊妹到白宮為中國受逼迫的基督徒來抗議和禱告,王姊妹剛從北京來美國不到一週,她的弟弟王亞新因教案牽連迫害致死,她的妹妹王春燕也被牽連判刑一年。王春豔姊妹除自己的個案外,也希望能到美國為中國受迫害的基督徒呼籲,為被強拆的十字架向世界遊客宣傳,並要求美國政府能主持世界公義。請海內外華人基督徒為她禱告。請看她在白宮前的演講視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fxcPDJiuTE

白山愚叟:也談三封討習公開信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12650c6.aspx

去年以來,針對習胖子的三封公開信不論出自什么人之手,都說明這家伙上臺三年以來的胡作非為已經引起人們的強烈不滿了。

如果說一年以前還看不清習包子的丑惡嘴臉尚有情可原,在他去年喪心病狂地掀起七九逆流之后仍為他吹喇叭、抬轎子,就有些不可理喻了。

在我看來,盡管民間人士沒必要太在意它們紅幫內部的權斗,但大力轉發擴散這些公開信可以進一步普及常識、傳播真相,讓國人從各種形式的個人崇拜中走出來,從而在思想上做好戰勝極權的準備。

當然,如果有更多人能夠在要求習瘋子辭職或中共人大罷免其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職務的基礎上,建議中共紀委及檢察院嚴肅查處其嚴重違反中共黨紀、瀆職侵權犯罪行為,進而在海內外發起系列訴訟,使習進平如江澤民一樣頭上高懸著逮捕令就更好了。

總之,惡習不除,毛病難改。為了避免中國徹底回到毛魔時代,每一位良知未泯的人最好都能以自己的方式勇敢地向習惡政說“不”!

附:

習近平6大錯誤 建議撤銷總書記職務 – 萬維讀者網

http://news.creaders.net/china/2015/09/21/1585185.html

關于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的公開信

http://canyu.org/n110479c6.aspx

中共兩會官媒“無界新聞”發布要求習近平辭職公開信 | 博聞社

http://bowenpress.com/news/bowen_72455.html

第二封“倒習信”出現,稱發自171名共產黨員(圖) |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6/03/29/5095576.html


群體維權

甘肅迭部百警搶地鎮壓藏民打傷抓捕十餘人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4/201604030037.shtml

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縣電尕鄉熱鬧村的數十藏民,週五(4月1日)在抗議政府強佔土地時,遭到上百警察鎮壓,3名婦女被打傷入院,10人被抓捕。

    據網友透露,當地政府多年前就以每畝一萬元的低價征走村民大量土地,迫於政府壓力,村民當時沒敢反對,近期,當地政府又再次強佔了一塊土地,且分文不賠,忍無可忍的村民4月1日發起示威,到被佔地處集會,要求當地政府將土地歸還村民。

    網友「崽崽52寶貝」發帖說:這塊地被政府佔用多年了,村民想要回來播種,結果被暴打!前幾年政府征過的地就給村民一萬元,百姓都不敢吭聲!幾輩子靠地吃飯的沒地怎麼生存,現在又佔地,也不給錢,今天佔點明天佔點村民們實在沒辦法要回來自己種地,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

    村民隨後遭到上百警察鎮壓,3名婦女被打傷入院,10人被抓捕。視頻顯示,雙方在現場發生激烈衝突,一些村民倒地不起,一些婦女放聲大哭,一片混亂。

    網友「崽崽52寶貝」發帖說:全村一家一個人,都是婦女去(維權),被警察一頓爆打,住院的都被監禁起來了,被抓的人警察威脅村民撤回去才放人,村民們都下跪無用!三名婦女住院被監禁,10名男的被抓。

江蘇宿遷政府為搶良田,動用黑社會、武警、公安毆打村民、砸民房、強迫簽字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54.html

2016年4月3日,本網獲悉:江蘇宿遷政府為搶良田,動用黑社會、武警、公安毆打村民、砸民房、強迫簽字。

2016年3月28日下午3時30分左右,在江蘇省宿遷市劉洪村和梨元宋莊組,發生了政府動用50餘名黑社會人員挨家挨戶從老人到小孩一個不放過的毆打,砸村民家中物品,然後強迫村民在空白紙上捺手印,要搶走村民賴以生存的良田,引起全村村民的不滿與憤怒,造成全村村民圍毆黑社會人員的場面,後政府動用300多名武警和公安,將全村包圍,並進行殘暴鎮壓,造成近百村民被打傷,有年輕人腰被打斷,有人頭被打出窟窿,還有一村民當場自焚,據目擊者稱,自焚者被燒得很重,造成40多人重殘。目前,所有傷者都被政府搶走,並被秘密關押到醫院,家人無法見面,也根本不知傷勢,目擊者稱,肯定有人員傷亡。

目前,宿遷市全城戒備森嚴,政府進行全面步控,所有外地人員不得進入劉洪村,政府對事件採取嚴密封鎖的態勢。

據目擊者稱,因為政府要將宿遷市劉洪村和梨元宋莊組兩村600畝的良田強行徵用,由政府進行水產養殖,村民們不同意,而且,村民們通過合法途徑瞭解到,政府的水產養殖沒有任何合法手續,純粹為政府貪官惡霸的個人行為。沒有得到立項、規劃、國土等部門的合法審批。

因村民不同意交出承包地,於是政府就先動用黑社會對村民挨家挨戶進行打砸,然後強行讓村民在空白紙上捺手印,造成事態激化。

目前,宿遷市政府在鎮壓村民後,正用幾十台挖掘機挖土堆山,把優質良田挖成水塘,然後以堆假山為名,暗箱操作,把挖出的泥土倒賣到沭陽各大窯廠,謀取暴利。

目擊者(知情人)聯繫電話:

張加仁:13160336261

宋成浩:13485079598

張興雙:14751280692

張  州:15951532479

孫  超:15370576071

村民懇請社會關注正發生的濫權枉法悲劇,懇請媒體和記者關注、曝光。

村民與黑社會人員、警察的激戰現場視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ThEXGRAg8k

投訴:西安六居民區業主堵路抗議在居民區中心建變電站、加油加氣站等二十多人被抓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75.html

我們是西安錦繡四季、東方羅馬花園、西岸國際花園、翠屏灣、濱水華城、羅馬嘉園六個居民區的維權業主。

2016年4月2日上午,我們數百名業主打著標語,封堵了我們小區附近的東二環路,抗議政府不顧我們的一再反對,在我們這幾個小區中心地帶建道路養護站、變電站、加氣加油站。

我們這幾個小區是錦繡四季、東方羅馬花園、西岸國際花園、翠屏灣、濱水華城、羅馬嘉園,都是幾棟十幾棟二三十層的住宅樓,居住人口達近十萬人,還有2所幼兒園。十多天前,我們得知政府要在這六個小區中心地帶,也就是玄武東路與廣運潭大道十字路口西南角,建變電站、加油加氣站、道路養護站,其中加油加氣站的油罐氣罐位置與東方羅馬花園住宅樓只有六七米遠,僅一牆一路之隔。

道路養護站將常年進行瀝青加熱攪拌作業,粉塵、噪音、有害氣體危害十分嚴重,110萬伏變電站產生的輻射對人體危害嚴重,2千米內人群罹患白血病、癌症、流產、胎兒畸形等的幾率增加很多。在人口稠密的居民區中心建立這些設施,是嚴重違反國際和我們國家有關規定的,嚴重危害我們的健康,威脅我們的居住和生命安全。號稱是「滻灞生態區」,就是這樣的生態區嗎?我們除了反對,沒有別的選擇。

我們找記者到西安市滻灞管委會瞭解過,這些設施證件不全,是未批先建,是違規建設。我們辛辛苦苦一輩子,貸款買一套房子,現在面臨這樣的危險,受到污染危害,出了什麼安全事故,誰來負這個責任?負責又有什麼用?我們不願天津港大爆炸的慘劇在我們這裡發生。我們業主集體找過好多部門,社區、街道辦、西安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滻灞分局、滻灞規劃局、滻灞管委會。滻灞規劃局陳國平局長先是說:「這些設施沒手續,政府不知道,是非法的,不許施工。」但過了兩天又說:「這些設施完全合法,手續正在辦,辦好還是要建的。」我們給市長熱線打電話,到西安市政府上訪,要麼踢皮球,要麼就說:「那你們告唄。」逼得我們堵路抗議。

我們在東二環路打著標語靜坐後,來了近百名警察、特警,槍我們的標語,與我們推拉撕扯,警察打我們,給我們噴辣椒水,連拉帶扯架著抬著把我們扔在路邊或塞到警察里拉走,連抱孩子的婦女、四歲的小孩也被打被噴辣椒水。有二十多人被抓到派出所裡。

西安市六個居民小區全體維權業主

2016年4月2日

西安多個小區500業主聯合示威遭鎮壓30與人被拘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4/201604030038.shtml

陝西省西安市羅馬花園、西岸國際等過個小區的500業主,週六(4月2日)在堵路示威時遭到警察鎮壓,包括一名4歲小孩在內的30餘名業主被抓捕,多人被毆打。

http://boxun.com/news/images/2016/04/201604030038china3.jpg

    據業主透露,當地政府擬在羅馬花園等小區之間修建變電站、加油站、瀝青攪拌站,因擔心數萬人的居住環境受到粉塵、噪音、輻射等污染,小區業主曾多次向當地政府反映,但一直未得到回應。

    2日上午,羅馬花園、西岸國際、濱水花城、羅馬嘉園等多個小區約500名業主聯合發起示威,將多處交通同時阻斷,隨即被大量警察暴力驅散,包括老人、小孩在內的多名業主遭到警察使用辣椒水噴射以及毆打,30餘名業主抓走,關押在當地派出所。

    網友「李戈51」發帖說:業主因小區一牆之隔正在建設變壓站,加油站,加氣站,瀝青攪拌站而維權無門,今日上午在東二環北段辛家廟立交以南堵路,但是辛家廟派出所不顧現場婦女兒童、老人,採用警用武器和辣椒水,現在三十多人被關押在辛家廟派出所。

    另一名網友「Moon-LXL」說:以前只在電視、新聞上見過警察打人,還第一次看到警察對著小孩噴辣椒粉,把小孩的媽媽在地上拖的。太恐怖了,感覺在中國也不太放心啊,與政府多次交涉,都沒人願意出來跟我們協商,T皮球一樣T來T去。

    現場圖片以及視頻顯示,業主手持寫有「躺在炸彈上,睡在輻射中」等字樣的多條橫幅,將多處交通同時阻斷,多名業主被警察押走、拖走、抬走。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