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2016  曹順利被迫害致死2週年,賈靈敏獲人權捍衛者紀念獎。 促中國釋放被捕維權人士。呼籲聯合國向中國派駐人權觀察機構。

上海人權捍衛者上街拉橫幅、演講紀念曹順利被當局迫害致死2週年 [維權網] htt … 繼續閱讀 →...

上海人權捍衛者上街拉橫幅、演講紀念曹順利被當局迫害致死2週年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3/2.html

2016年3月13日,本網獲悉:北京人權捍衛者曹順利被迫害致死2週年到來前數日,上海人權捍衛者王宗澤、奚仁娣、楊秀婷、趙迪迪、馬春英、尹慧敏、丁菊英、田大雷、朱文俊、蔡孝敏、畢建平、周偉萍、徐佩玲、卜劍梅、魏勤、孫小琴、張平、陳文龍、李雪美、陳建芳等已上街拉橫幅、演講等方式紀念曹順利,並且要求聯合國徹查曹順利死亡真相。

曹順利被中共當局迫害致死一週年時,「曹順利維權團隊」上海人權捍衛者王宗澤、魏勤、談蘭英、郭益貴、畢和英、耿大慶、姚亞娥、劉必勝、沈永梅、解慶國等10人因拉橫幅要求聯合國徹查曹順利死亡真相而被中共上海當局刑事拘留各一個月後取保候審。

「曹順利維權團隊」 黑龍江人權捍衛者張淑芝、廣東人權捍衛者陳風強、遼寧人權捍衛者朱貴琴等被搆陷「尋釁滋事罪」、「遺棄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4年、3年、1年6個月,目前正在牢裡受難。

3月14日,著名人權鬥士曹順利被死亡兩週年  [參與] 

第二屆「曹順利人權捍衛者紀念獎」頒獎公告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14.html

(2016年3月14日 「人權捍衛者日」發佈)  經「曹順利人權捍衛者紀念獎」發起機構表決,決定將第二屆「曹順利人權捍衛者紀念獎」頒發給獄中人權捍衛者、反強拆普法自願者賈靈敏女士。2016年3月14日是曹順利女士在她被任意羈押期間受折磨而被奪去生命兩週年紀念日,該日被大陸維權人士設定為「人權捍衛者日」。

賈靈敏,1965年3月16日出生,河南省鄭州市人,原鄭州市某學校民辦教師,遭強拆拆遷戶,區人大代表獨立候選人,公民普法及依法維權人士,在押良心犯。2009年到2012年,曾因當地政府開展舊城改造運動,其家遭到徵地拆遷及野蠻強拆,自此被迫走上維權之路,變成「河南第一釘子戶」,且辭去教師工作專職維權;2012年2月,曾積極參選地區人大代表,儘管最終未能當選,但其競選義舉對外界影響甚大,且獲得全國法律界和媒體人的眾多聲援和支持;2014年,因其在長期維權中逐步掌握了不少相關維權法律知識,同時製作視頻在網輔導民眾如何監督員警,並多次幫助河南、江蘇、湖南等省的失地公民依法維權和在各地開展普法講座幾百場,遂遭到當局的強烈不滿與仇視,並數次被各地政府和警方非法騷擾及肆意報復。

2014年5月7日—8日,因其再次從事維權活動及向他人傳播維權普法知識,被鄭州市警方抓走,並被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事拘留;2014年5月30日,又被鄭州市檢察院更換罪名,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正式批捕;關押期間,其姓名曾被警方偷改為 「吳紅」,致使親友長期無法獲其下落;2015年11月5日,被河南省鞏義市法院以同罪名判處有期徒刑4年。目前仍被羈押於河南省鄭州市第三看守所。

同曹順利女士一樣,從草根維權走向推動普世人權,賈靈敏女士多年來執著地行走在中國大陸的維權道路上, 不懼各種打壓,坦然面對牢獄,為大陸的人權事業默默無聞做出了寶貴的貢獻。

今天,本著「紀念曹順利女士,弘揚她的精神,繼承她的事業,推進人權保護」的宗旨,我們決定把第二屆「曹順利人權捍衛者紀念獎」頒發給賈靈敏女士。

「曹順利人權捍衛者紀念獎」評委會(由發起機構組成)

2016年3月14日

2015年第一屆「草順利人權捍衛者紀念獎」於去年3月14日公佈,獲獎人是勞工維權人士、公民記者周維林。


香港團體遊行至中聯辦示威 促中國釋放被捕維權人士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xl2-03132016112551.html

在北京召開全國兩會之際,包括香港支聯會在內的七個團體,3月12日遊行至中聯辦示威,將早前在「萬家祝福,棗棗茴香」活動徵集的2000多張「福」字交中聯辦,促請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包括銅鑼灣書店負責人及員工、因聲援香港「雨傘運動」被捕的王默,及「709」律師等在內的維權人士。

中國大陸大舉搜捕維權律師、勞工維權人士及宗教人士等,打壓越見嚴峻。由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支聯會、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天安門母親運動、法政匯思、傘捕者發起的「萬家祝福,棗棗茴香」行動,在農曆新年前於各區設街站,共收集逾2000名市民撰寫的「福」字。

3月12日,團體邀請香港的立法會議員、民間團體的代表和社會人士,將這些反映香港市民的心聲「福」字合併,交中聯辦,抗議中國政府對人權、法治和公民社會的打壓,促釋放在囚的良心犯。要求中國當局釋放的人員包括銅鑼灣書店負責人及員工、因聲援香港「雨傘運動」被捕的維權人士王默、政治異見人士劉曉波、維權律師王宇、勞工維權人士、被強迫失蹤的蘇志民主教等。

參與遊行的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表示:「中國政府對人權的不尊重和對中國人民任意的判刑,是對國際價值完全地違反,所以我想應表達推進人權的發展,中國的人權是不是能夠改善,這個不容易回答,可能短時期內還會引起中國政府的反彈。」

支聯會在新聞稿中表示,過去一年,是中國公民社會寒冬之年。不同的民間公益機構、勞工機構相繼遭到打壓;維權律師、宗教人士、異見人士、網絡領袖、弱勢群體等受到大規模拘捕,今年再度把俗稱「維穩費」的公共安全支出提高,較上年增長5.3%。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更指出,今年將制定《網絡安全法》、《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等法律,情況令人擔憂。

再次呼籲聯合國向中國派駐人權觀察機構

[參與]http://www.canyu.org/n111137c6.aspx

3月10日,美國等十二個國家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發表聯合聲明,譴責中國政府侵犯人權。之後中國政府對此作出強硬狡辯。有鑑於此,我們特再一次發起呼籲:要求聯合國向中國派駐人權觀察機構,以切實核查中國的侵犯人權情況,阻止人權狀況的惡化,避免再次發生人道災難。

多年來,中國政府不斷製造侵犯人權的事件,近年來更是使得中國的人權狀況進一步惡化。對此,聯合國及一些國家雖然表示了譴責,甚至也採取了一些措施,但都沒能阻止這種惡化的傾向。這次中國政府對十二個國家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聯合聲明作出反駁,如果國際社會不能採取有效措施進行反擊,將是聯合國的一個奇恥大辱。

我們認為,由聯合國向中國派駐人權觀察機構,是揭露中國政府的罪行、阻止中國人權狀況惡化、使中國人民的人權得到保障的最有力措施。

發起人:

徐琳  中國公民現居廣州  電話13751710325

劉四仿  中國公民現居廣州  電話13928786855

蔡楚  華裔現居美國  聯繫郵箱caichu@hotmail.com

聯署郵箱:zhengyigesheng@gmail.com

(聯署者請報上姓名、居住地、聯繫方式)

2016年3月14日

附:

有人說搞這樣呼籲書是不懂聯合國的機制,這完全是胡說八道,試圖阻撓聯署活動。受難者的呼救、為受難者呼籲從來都不需要遵循什麼機制。中國數以萬計的訪民到北京上訪,難道你也要指責他們不懂中國政府的有關機制?任何人都有義務為受難者聲援和盡可能提供援助,而靠全世界人民的血汗供養、一貫宣稱維護人權、正義的聯合國更是有責任對此予以重視並採取措施。

還有人說聯合國向某國派駐人權觀察機構這沒有依據。那麼,聯合國為什麼可以派機構到到伊朗調查核設施呢?既然聯合國可以向伊朗派機構調查核設施,為什麼不能向中國派​​機構調查人權狀況?

事實上,國際上一直都在呼籲派​​人權機構到西藏調查人權狀況,但由於中國政府的阻撓而沒能成功。這說明,要求聯合國向中國派駐人權觀察機構這不是什麼沒道理的事,之前沒能成功則是因為施加的壓力不夠。那麼壓力從何而來?就靠我們大家的共同呼籲!只要參與呼籲的人足夠多,就一定能成功!

人民是決定社會發展的根本因素,但若人民不站起來,就只能成為奴隸!

如果我們發起人或參與聯署者因此遭到中共的迫害,那隻能更加證明中共的邪惡以及聯合國的無能和無恥!

謹以此呼籲行動紀念被中共迫害於兩年前的這一天逝世的人權勇士曹順利女士!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總第456期(2016年3月7日-13日)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3/456201637-13.html

【編者按】「兩會」尚未完結,每年的「兩會」都受到海內外輿論的高度關注,廣大訪民將其視為福音,然而,一旦赴京,等待他們的將是無情的遣送,問題得不到解決,反而被以非法上訪等名義拘押。對於老訪民,不等他們出門,就被警方控制。近段時間,被拘押和控制的訪民不計其數,僅江蘇無錫一地,就有多位。上海人權捍衛者劉訓因為赴京上訪,被駐京辦保安強制帶離北京時遭打斷三根肋骨。侵權事件不斷的情況下,民間維權仍是如火如荼,湖南國保最近開足馬力打壓「公民杯」運動事件,已經有一部分圈內人士被約談,同在湖南,《憲政的危機》一書的作者黎建軍也被國保調查。香港銅鑼灣書店案外籍人士桂敏海與李波仍被扣押,在分析人士看來,兩人的命運凶多吉少,尤其是桂敏海,更值得外界關注。這一週,適逢三八婦女節,然而,婦女權益依然得不到保障,江蘇愛心媽媽汪靜被拘留十天。


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擴大化 浙江律師袁裕來郵購港台書籍被扣起訴政府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xl1-03132016113109.html

浙江律師袁裕來近日在淘寶網上的書店購買的14本港台書刊遭當局查扣,事件引發關注。袁裕來近日一紙訴狀將寧波市江東區文化廣播新聞出版局告上法庭,請求撤銷並歸還查扣書刊。袁裕來告訴本台,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擴大化,導致中國當局更加收緊大陸出版自由。

在大陸有「行政訴訟第一人」之稱的律師袁裕來,近日向寧波市北侖區人民法院遞上行政訴狀,控告寧波市江東區文化廣播新聞出版局無故查扣他在淘寶所購買的港台圖書。

袁裕來稱,被扣書籍為港台出版社合法出版,不是所謂的「禁書」,他在下單之前是經過認真審查。查扣書籍的行為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嚴重侵犯了他的權利。

袁裕來:「能上網的人沒有會跑到實體書店去買書,淘寶的網上書店都是合法的經營,是非常平常的購書途徑,買港台版的書也很正常,現在網上銷售的和實體店是一樣的。我買的書有兩本聖經的讀本,還有幾本脫北者的故事,不涉及到中朝政府的交往,就算是被扣以後,淘寶、噹噹、京東、亞馬遜也都能買到,其中有六本還在國家圖書館可以借閱。當時文化局帶了民警、國保過來,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裡面是什麼書,因為沒有打開,我就跟他們交涉,不肯讓他們拆分這個包裹,因為郵件不能隨意打開,因為涉及到我個人的隱私,簡單的來說侵犯了我的請通訊自由,再從通常的老百姓的角度來說是正常的工作、生活自由受到影響,讓人感到挺可怕。」

斯偉江:當央視法院響起錘聲時

[新公民運動]http://xgmyd.com/archives/24523

似乎《憲法》將受更多的尊重,因為人大通過新決議,最高領導及各級領導都要向憲法宣誓了。 中國《憲法》明確寫著:任何公民,非經人民檢察院批准或者決定或者人民法院決定,並由公安機關執行,不受逮捕。

《刑事訴訟法》也規定得非常清楚,法院是最終決定罪與非罪的最終裁判機關,除法院之外,再無其他任何國家權力機關可以宣告一個公民有罪。 但是,我們往往可以看到,經常有央視在檢察院都未批准逮捕之前,已經將案件定性通報,讓犯罪嫌疑人出鏡、認罪,甚至指控尚未認罪的人,同時也不讓被指控者自己或者律師進行辯白。

《保守國家秘密法》 第九條:下列涉及國家安全和利益的事項,洩露後可能損害國家在政治、經濟、國防、外交等領域的安全和利益的,應當確定為國家秘密。

其中第(六)項:維護國家安全活動和追查刑事犯罪中的秘密事項;這也是說,追查刑事犯罪中涉及秘密事項,因此,刑事訴訟法的規定中,不讓律師在公安偵查期間看公安的卷宗,但央視及其背後的人卻可以忽視這一點。

官方媒體經常在警告律師,不要試圖通過輿論影響司法,我搞不明白,為什麼官方媒體這樣可以大肆宣傳一個剛剛開始偵查的刑事案件,而且,公安機關和檢察機關有義務收集罪輕和無罪的證據。

萬一偵查之後收集到的證據證明被告人無罪呢?萬一辯方提供的證據證明嫌疑人無罪呢?央視如何下台呢?如何給這些被央視詆毀的人恢復名譽呢? 這種形式,和文革期間的遊街批鬥,有什麼區別呢?遊街看到的人不多,而上電視示眾,卻是舉國遊街。

文革時,公檢法被砸爛了,現在公檢法健全存在,但依然通過這種形式來定調、示眾,為什麼不待到法院審理時,通過直播讓大家看到訴辯雙方的證據、辯論,古人說,兼聽者明,偏聽則信。

我們的官方說文革是史無前例的十年,但要知道,文革也不是一日造就,之前的反右、整風等,讓知識分子不敢說真話,通過媒體統一思想,乃至之前,讓黨內有識之士不肯說出真實觀點,國家才走進史無前例的的災難,幾乎所有人都被波及到。

約翰但恩的話:沒有人是與世隔絕的島,每個人是大地的一部分;如果海流沖走了一團泥土,大陸就失去一塊,如同失去一個海岬,如果朋友或自己失去家園,任何人的死都讓我受損,因為我與人類息息相關,因此,別去打聽喪鐘為誰而鳴,它為你而鳴!

一般的民眾,往往不會有那麼多的閒暇時間去關心離自己很遠的鐘聲,因此,當央視法院響起錘聲時,他們也只是漠然地看著這些判決,但知識分子及其他法律人,應該警覺,這些法律之外的判決,最終敗壞的,是這個國家法制的基石, 這意味著,檢法全然被忽視,司法程序及保護人權、預防錯案的防火牆被拆毀,最終倒下的,是整個國家的法制,目前這個法制,也是十年文革之後,不少當政者,自受其苦,痛定思痛之後,才建立起來。

種樹不易毀樹易。誰都知道,文革期間,當檢法失去效用之後,公安也沒有笑到最後,因為法律已經廢弛,他們被軍管了。

當最高法院的官方微博,仍在轉發這些央視判決時,我彷彿看到,他們自己不但在矮化自己,甚至,自己在不停地敲響那個喪鐘。 至於那些被在央視法院審判的人們,我只能引用一句話,「人生之中,痛是難以避免的,但苦卻是我們的選擇」。

譚敏濤:岳陽律協訴媒體,全國律協何時起訴「央視審判」?

[新公民運動]http://xgmyd.com/archives/24519

湖南一法律工作者涉嫌詐騙,當地一家網絡媒體把法律工作者當做律師,新聞標題寫成《岳陽一律師將30萬元賠償款據為己有補虧空》,岳陽市律協據此起訴網媒侵害岳陽全體律師名譽權,要求賠償精神撫慰金1元錢。我們都知道這1元錢的精神損害賠償只是個由頭,岳陽市律協想要的效果是,網媒(媒體)能切實維護律師權益,莫把將法律工作者誤認為是律師,進而侵害(當地)律師名譽權。

於此,我想起了岳陽市律協當年的壯舉和雄風,那就是當地一位律師曾被檢察院以「妨礙作證罪」非法逮捕28天,岳陽市律協為維護法律的尊嚴和律師的人身權利、依法執業權利、保護律師免受不法侵害,進而倡導全市律師「罷辯」,於此,我禁不住對岳陽律協肅然起敬。而網上對岳陽律協此次起訴媒體侵害當地律師名譽權一案也是點贊一片,有這樣的律協為律師撐腰,何愁律師權益無人保護?

與此同時,在岳陽市律協起訴網媒侵害律師名譽權的當下,我回頭看了看全國律協能有啥表現。去年,大面積抓捕了一批律師,一些律師還上央視認罪,有人所以將央視稱之為「央視法院」。你說,一個央視審判全然不顧律師的權益保障,案件尚處在偵查階段,作為當事人的律師就得上央視認罪,而且還必須認得誠誠懇懇。從節目來看,巴不得讓央視對當事人直接下判,省卻之後的公訴和審判程序。

只不過,再為反法治的案件,該走的程序還得走個形式。在抓捕律師的系列案件中,我們必須正視無視律師權益保障、侵害律師名譽權、限制律師代理案件、妨礙律師辯護權行使等司法頑疾肆虐。 如今,抓捕律師行動時間已經過了半年之久,但被抓律師的代理律師們卻依然見不到自己的當事人,不僅會見不成,而且連代理律師發聲都被屢屢限制,這樣的法制現狀,還遑論什麼法治。連自己制定的法律都不遵守,之後的公訴和審判還怎能恪守公正? 而今,被抓捕律師的辯護律師們只能通過央視報導才知曉自己的當事人是否安好。但記者卻能見到當事人,並且還可以對當事人進行採訪,這些侵害律師名譽的惡習一再上演,這些無視律師權益保障的舊習一再沿襲,但全國律協為何視而不見,憤然起訴央視審判呢?

按說,全國律協比起岳陽市律協,想必威力更大,影響力更廣,說話更有份量。在岳陽市律協為維護當地律師名譽憤而起訴時,我天真的以為這會督促全國律協有所反思,進而效仿起訴。畢竟,作為全國律師的權益維護者,在律師作為當事人上央視認罪的當下,在律師作為辯護人無法順利會見當事人的當下,在律師律師權益屢被侵蝕的當下,全國律協應當且必須發聲,而今,全國律協卻一再裝聾作啞,讓人百思難解。

如果說在維護律師權益上全國律協總是掉鏈子,總是袖手旁觀,總是沉默不語,這就不能怪全國律師對全國律協的一片指責和批評。放在任何一個行業而言,當行業組織都難以或是無法保障成員的權益時,成員只會對組織失去信心,進而不斷埋怨批評或者試圖脫離組織管控。

而今,全國律協在諸多律師心中的形象正面朝這個方向邁進。如果說律師可以脫離全國律協而獨立,我想沒有多少律師願意加入全國律協。而律師以及律所上交的會費非但沒有為保障自身權益而助力,反而造就了全國律協和一些公權力媾和來打壓律師,這樣的律協,莫怪律師群體對其有意見,而是全國律協本身不爭氣所致。

轉眼一想,在岳陽律協起訴媒體名譽權之時,我不合時宜的期待全國律協也能站在維護律師權益的角度起訴央視審判,未免顯得有些矯情和自作多情。畢竟,這幾年,我看慣了全國律協在維護律師權益事件中的不作為,也看清了全國律協作為一個行業組織的亂作為。

由此,我對全國律協的期待也漸漸變成了不期待他如何維護律師權益,只期待它別再配合公權力打壓律師,在律師受難或是權益受損時,別再落井下石或是遞刀子,這便是對律師的最好保護,不知這個,全國律協能做到麼?


訪民維權

河南洛陽訪民池秋霞在警方看護下「失蹤」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313/14086.html

昨天,在京上訪的河南洛陽訪民池秋霞隨劫訪人員返鄉,今天瀏陽市孟津縣平樂鎮派出所在其家中把她叫到派出所後失聯,目前家屬還沒得到警方答覆。

據瞭解,池秋霞是反映她丈夫姚鐵軍2009年猝死在工作崗位上,他們夫妻所供職的物業公司不承認是工傷死亡,沒有給她工傷死亡賠償金和精神撫慰金。池秋霞為此訴至法院後,被公司處處刁難逼迫其「主動」離職,還把她打傷分文不賠。

法院判決後,池秋霞認為兩級法院枉法判案,隨開始上訪。後家裡又被偷盜,致使她孤兒寡母貧困潦倒,靠池秋霞撿破爛供養孩子讀書,在此期間遭到河南政府多次毆打、非法拘禁。

兩會第11日 廣東山西江蘇關押訪民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2416-page-1.htm

今天下午,江蘇南通通州保親云:3月11號中午12點,我在北京前門東南邊升旗賓館門口江蘇省南通市通州區政府胡德一和派出所副所長陸春華雇黑車京qb5b13棕色別客七客商務車強行壓送我回家,回家後政府派的政府工作人員派出所聯防隊員村裡人每天20多人看我。我是在政府工作的。

今天下午,廣東韶關何韶炎【廣東10警員撬門 聚眾上訪抓走何韶炎】:因舉報政府與村官勾結村官貪污土地費,拘留我20天,12日釋放,出拘留所門就被監控。現在,政府安排12個打手蹲守我家家門,今天上午11點多,我報110,3個民警來家看了以後,未做任何處理就走了。

今天下午,山西省大同市天鎮縣大北張志英:3月11日凌晨。 受害人張志英被山西省大同市天鎮縣警察從北京市玉泉山派出所押回黑賓館。 沒出示任何證件。受害人要求衛生間被拒絕。後來尿了褲,受害人自已站起來就往外面走,被一個名叫耿向春抓住就打。推倒在地。腿被撞傷。褲子也爛了。

江蘇南京呂翠平等三人進京上訪被扣留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313/14088.html

3月11日晚,江蘇南京訪民呂翠平、萬榮長、陸羽3人乘坐k46車進京上訪,在徐州站遭到乘警非法扣留,人身自由受到限制,其態度蠻橫無理。 隨後乘警通知劫訪人員,包括南京刑警隊在內的10餘劫訪人員趕到後要把她們3人強行扭送到駐京辦,期間發生肢體衝突。

呂翠平是因為遭遇野蠻拆遷逼死人命和她的合法公有住房被秦淮區政府違法分配給不相干的人作為繼承房產使用而上訪,期間呂翠平遭遇報復,另一處店面被政府拆除。造成呂翠平一家無任何收入,斷絕生活來源,還被拘留7天。

萬榮長也是被秦淮區政府強拆住房不給任何補償上訪,上訪6年間政府對此不聞不問,致使其問題久拖不決。

陸羽也是秦淮區居民,在家中無人的情況下其合法房屋被秦淮區政府強拆,強拆後還把陸羽打傷,至今陸羽拖著殘疾身體流離失所被迫上訪。

河北石家莊訪民張翠磊被政府派員跟蹤監視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313/14089.html

昨天下午,河北石家莊訪民張翠磊,途徑天安門被警察攔截查驗身份證時查出其是重點監控人員,被強制帶往天安門分局登記後送到久敬莊。

不久,張翠磊被石家莊市長安區青園街辦事處安士國書記接回,隨後青園街辦事處僱傭的黑保安寸步不離的跟著她,走動不能離開他們視線。

張翠磊是因為房屋拆遷時和開發商達成拆遷協議,後拒不執行協議,張翠磊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法院以種種理由推脫,張翠磊無奈開始逐級上訪,因為 上訪被多次拘留。

上海訪民陸福忠狀告北京西城公安分局被拘留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6/0313/14087.html

上海訪民陸福忠,3月10日下午被北京警方抓獲送到馬家樓,之後被接回當地遭靜安區公安分局行政拘留10天。

上海訪民稱,陸福忠是因為去年7月31日被北京西城公安分局無故刑拘36天的事到北京市政府上訪,途徑鐵路博物館附近路口時被北京警方攔截檢查,然後帶至天安門分局分流到馬家樓救濟服務中心導致被拘留的。

據悉,陸福忠因為自家商舖被搶上訪,上訪期間被多次拘留,軟禁。

鎮江當局響應「統統姓黨」號召,強撬訪民家設為黑監獄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37.html

2016年3月13日星期日,本網獲悉:江蘇鎮江市潤州區長江路293號15幢602室,是鎮江市政府曾經樹立的勞動模範、後因為非法強拆而上訪的「新黑五類」董清樓湯玉清夫婦倆的家。最近,鎮江當局響應中央「必須統統姓黨」的號召,強行對董清樓的房屋撬鎖,讓其房屋成為黨的黑監獄,並每天安排20余社會人員控制董的人身自由。

據董清樓說,今年3月3日下午,董清樓、湯玉清夫婦,以及苗小美等鎮江被強拆訪民,在一律師所樓下被截訪專班的負責人王玉坤帶人劫持,用黑車押回鎮江關進派出所,湯玉清和苗小美被拘留,董清樓則先是被關押於潤泉山莊五天,到8日晚由副書記姚久海帶人押到家門口,然而由十多個壯漢抬到樓上,然而敲門換鎖,並當場破壞二台攝像電腦,翻箱倒櫃搶走手機等等財物。

明天湯玉清女士拘留結束,估計也將押回到已經被姓黨的自己家中的黑監獄,接受20多社會人員24小時零距離、無隱私的控制。

董清樓、湯玉清夫婦

黑龍江人權捍衛者劉傑兩會被截訪控制在醫院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39.html

2016年3月13日星期日,本網獲悉:昨天(3月12日)本網信息員聯繫到黑龍江省農墾總局維權職工劉傑的家人,瞭解到劉傑在今年兩會前被農墾維穩成員攔截後控制北安市人民醫院,手機被收繳,每天24小時被派人值班看守,無法與外界聯繫。

據劉傑的家人說:劉傑於今年2月27日,設法離開遜克農場前往北京。結果在哈爾濱時遭到了黑龍江農墾維穩人員的攔截,將她強行押送回了遜克農場,並且沒有讓她再回家,而是將她送到了北安市人民醫院中。每天派維穩人員24小時值班看守,不讓劉傑外出。目前只有劉傑的丈夫偶爾被允許前往探望。

劉傑因家庭農場遭到農墾執法機關搶劫而上訪,十幾年來,受到各種迫害,幾次被關入黑監獄而差點被害死,兩次被勞教與判刑,最近幾年耕種的大豆一再被當地遜克農墾機關搶劫,使劉傑舉債纍纍而不能存下去。今年兩會劉傑欲提前前往北京反映農墾違法侵權情況,結果被維穩人員半路攔截後軟禁控制到醫院中。

福建長樂市70歲女訪民鄭恆憲乞討上訪又遭截訪 現已失蹤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3/70.html

2016年3月12日,本網獲悉:福建長樂市城關航城街道祥洲村村民鄭恆憲,女,現年70歲。2016年2月6日,鄭恆憲隨福州25名訪民拜年團進京,春晚被關馬家樓過年。初二被強行由黑社會押回被長樂公安,不顧老人190高血壓硬將老人拘留十天。

釋放後,地方政府不但不化解矛盾,解決問題,反而在她家門口及周邊出口安上四個探頭,並派六個人二十四小時叮哨監控跟蹤,企圖阻止進京上訪,不畏強暴的鄭恆憲老人,尋機逃出虎口,失去自由的老人仍然相信中央政府和習近平領導的共產黨,在身無分文情況下,一路乞討到達北京,向兩會代表訴冤,控訴長樂公安局長趙峰濫用公權,一次次無辜關押上訪冤民,控訴村鎮幹部侵吞徵地款。

3月9日晚在天津被截訪人員跟蹤抓捕,10日2點多鐘押送車行至浙江與福建交界處,由長樂公安警車與七八個警察強押回長樂,至今下落不明。

我們真不明白,一個七十歲老太婆,犯了什麼罪?長樂公安為什麼如此害怕一個七十老太上訪?為什麼如此殘害一個上訪者? 對鄭恆憲的下落本網將持續關注。

湖南維權人士謝福林兄弟再次到京上訪遭關黑監獄並被遣返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59.html

2016年3月13日星期日,本網獲悉:昨天(3月12日)下午5點多鐘,聯繫到湖南維權人士謝福林,他說自己正在被維穩人員遣返回長沙的快車上。這是本月他第二次前往北京伸冤,結果再次被控制遣返。

據謝福林說,他於11日與弟弟謝樹林一塊設法避過維穩控制人員,趕到了北京。不過剛剛登記住店完,民警馬上就趕到酒店查房,並且將謝樹林查出是上訪人員,而馬上送到黑監獄——久敬莊關押。謝福林僥倖逃過被當場帶走,但到傍晚就接到湖南警方電話。並且今天一大早湖南維穩人員就趕到酒店控制了謝福林,全程「陪同」他到最高法投遞了申訴材料。隨後就將他帶到北京西客站。在車站入口,維穩人員又將謝樹林一塊押送了過來。隨後兩名維穩人員「陪同」謝福林兩兄弟上了北京到長沙的火車,一路遣送他們兄弟返回長沙。

謝福林兄弟兩因為經租房維權的事,被長沙以偷電為名搆陷分別被判刑六年。出獄後,謝福林兄弟不服,堅持依法上訪,但屢屢遭到當地維穩人員攔截控制,還被拘留關押。可見中國信訪制度的虛假,公民基本信訪申訴權利被剝奪狀況。


群體維權

黑龍江省長在礦工走上街頭後,承認欠薪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hc-03132016124408.html

黑龍江省長陸昊一週前在北京的兩會上表示沒有對煤礦工人欠薪,但龍煤集團礦工走上街頭,反駁省長的這一說法,迫使陸昊在3月12號改口,承認欠薪事實。

美聯社報導說,東北黑龍江省國企龍煤集團數千名礦工星期六走上街頭示威,抗議龍煤集團拖欠了好幾個月薪水,導致生活困難。而就在一週前,正在北京參加中國全國「兩會」的黑龍江省長陸昊曾經否認當地礦工上街討薪。本台記者打電話到黑龍江省雙鴨山市政府辦公室查證這一消息,

記者:星期六龍煤集團工人上街遊行結束了沒有?

值班官員:沒有,也不是什麼遊行,就是礦工集體到龍煤集團總部查詢欠薪問題的解決方案。在礦工上街後,黑龍江省省長陸昊3月12日召開緊急會議,承認該省最大國企龍煤集團目前仍拖欠職工工資,這與他一個星期前否認當地礦工上街討薪的說法出現180度的轉彎。

黑省礦工示威持續 逾千特警到場穩控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oalmine-03132016100746.html

黑龍江雙鴨山市的礦工,抗議長期拖欠工資的行動進入第五日,當局調派上千特警進行穩控,並試圖以煽動暴動的名義進行鎮壓。而龍煤集團表態指,省長說錯了話是因為資訊報告有誤。而集團週日(13日)的通告顯示,多個礦區已經罷工停產。

據現場的維權人士方銀君稱,現在大家沒有去阻攔火車,都去了龍煤礦業集團前的廣場。但現在的危險是,有消息指有人試圖在抗議礦工中挑起事端,以便可以使當局以暴亂的名義進行鎮壓,更為容易。

方銀君說:正在現場呢,現在。今天都在礦務局門口。前天阻斷火車了。官方還沒有答覆呢,我是今天頭一次來。現在不知道哪些人從礦裡來的。這不正在兩會嘛,黑龍江省長說沒虧礦工一分錢,其實現在已經欠債很多了,而且是前面這些開支的這個月,也都沒全開。最少的50%、30%,老百姓生活都成問題了。剛才有資訊說上千人的部隊都在鎮壓。本來是很正常的遊行,現在有人想把它轉變成(說成)暴亂,讓鎮壓更容易。

另一名維權人士李豔也證實,儘管已經有多人被抓,但礦工們的抗議還在繼續,和之前阻斷交通不同,現在的抗議基本在廣場上進行。

據媒體人發來的資訊表示,今次抗議的導火線是黑龍江省長陸昊稱,「黑龍江最大的煤炭企業龍煤集團礦工的工資按月發放」,但這與實際情況不符,並引發眾多礦工集體憤怒。而黑龍江方面為應對今次抗議,在抓捕4名抗議人士之後,還表示將立即從銀行貸款,將在週二解決礦工們部分被拖欠的工資。

有當地人透露,雙鴨山僅僅是龍煤集團的四個主要礦區之一,此外,龍煤集團的鶴崗等礦區,去年亦因為拖欠工資爆發過大規模的抗議。但到目前為止,因為銀行擔心巨額資金再度打水漂,當地官方與銀行的協調並不順利。本台致電雙鴨山市政府,但該辦公室人士拒絕回應,直接掛斷電話。

據悉,事情鬧大以後,曾在兩會上稱不拖欠礦工工資的黑龍江省長陸昊,週六又在北京召開龍煤集團專題會議,並承認礦工的工資遭拖欠。龍煤集團週六晚開會表態,指省長在北京兩會對媒體說錯話,是因為他們的資訊報告不準確所致。

謊稱沒欠薪觸發千人遊行後省長改口認信息不實

[法廣]http://rfi.my/1XmSwmo

「真的假不了!」被視為明日政治新星的黑龍江省長陸昊,在兩會期間公開表示,當地煤礦企業數以萬計職工沒有欠薪現象,言論傳回該省後激起民憤,數以千計雙鴨山礦業集團員工及家屬自11日起一連兩天走上街頭抗議。及至12日晚上,省政府發出公告,承認雙鴨山所屬的龍煤集團仍拖欠職工工資,不少職工生活遇到困難。但公告沒有交代誰說謊,亦沒有提及示威遊行,只是說,「我們要深刻吸取掌握、報告情況信息不准確的教訓」。

龍煤集團旗下雙鴨山礦業集團多個礦區的工人表示,已被拖欠工資超過半年,現庴每月只有數百元人民幣的生活補助,但官員竟說龍煤沒有欠薪,是瞎扯。網上流傳的視頻所見,多人手舉「我們活著我們要吃飯」、「陸昊睜眼說瞎話」的標語上街抗議,更有人高呼「打倒貪污犯」的口號,而手持盾牌、頂著頭盔的武警則在鐵路旁戒備,其後雙方發生衝突。據媒體報導,示威者一度佔據前往北京的鐵路,阻撓火車通行,有數人被捕。

事件起因是黑龍江省委副書記、省長陸昊在6日的團組開放會議上表示,「龍煤井下職工8萬人,到現在為止,沒有少發一個月工資,沒有減一分收入。」

而在一連兩日的遊行示威後,黑龍江政府網站在12日晚發出新聞稿,指陸昊當天下午在北京主持龍煤集團脫困發展工作專題會議,承認早前情況信息不准確,指龍煤集團嚴重虧損導致現金流消耗,「目前仍拖欠職工工資、稅收和企業應上繳的各類保險,不少職工生活遇到困難。」有關問題須予高度重視,解決職工困難。

公告續稱,日後,集團和政府各部門要盡責全面真實掌握欠薪、收支及投資真實情況,並及時報告,要深刻吸取信息不准確的教訓,坦誠與職工交流企業困難情況,尊重職工合理要求,減少誤解。若再發生重要信息不實,要「嚴肅處理」。

會議又決定,繼續支持龍煤籌措資金,龍煤則要落實「不拖欠正在運行的煤礦井下職工工資」,並儘力解決地面職工的欠薪。

被視為中國東北龍頭煤礦企業的龍煤集團,其困境兩年前已有報導,傳集團欠下工人8億元薪金,去年9月更傳出要大幅裁員十萬人。而國家主席習近平本月7日還曾列席黑龍江省代表團會議,了解龍煤集團的營運情況及建議。

陸昊在2008年時以41歲之齡接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是當時最年輕的正部級官員,其後在十八屆黨大時當選中央委員會委員,被視為中共下一代領導層人選之一。

黑龍江省長陸昊承認龍煤事件“重要信息報告不真實”

[法廣]http://rfi.my/1Xnmabe

連日來,兩會上黑龍江省長陸昊一番關於龍煤集團的言論“龍煤井下職工8萬人,到現在為止,沒有少發一個月工資,沒有減一分收入”引發巨大爭議。

幾天來,在黑龍江市鶴崗市、雙鴨山市均發生針對陸昊這一講話和龍煤集團拖欠工資的抗議活動。根據網絡上流傳的視頻,在龍煤集團雙鴨山分公司門前,抗議員工打出橫幅:“陸昊睜眼說瞎話”、“我們要活著、我們要吃飯”; 龍煤集團鶴崗分公司上萬名退休工人遊行到鶴崗市區;在部分地區還發生抗議工人阻斷鐵路,與防爆警察衝突的事件。

陸昊的講話是3月6日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黑龍江團組開放日時候,對黑龍江最大的國企龍煤集團的困境時的表態。

當時了,陸昊介紹,“龍煤井下職工8萬人,到現在為止,沒有少發一個月工資,沒有減一分收入。”

根據陸昊的說法,龍煤人員確實是富餘的,但主要出在地上。“人是富餘的,在煤炭黃金十年的時候,這個問題被掩蓋了。”陸昊認為,現有的煤炭市場形勢下,企業如此大量的富餘員工以及內部管理問題如果持續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陸昊透露,龍煤一年的工資就接近100億元,如果龍煤真正出現資金鍊斷裂、全部停產,先不說安全和穩定,省本級政府想幫牠都沒有辦法。

陸昊的講話在當地煤礦工人中引發巨大不滿和抗議,根據當地礦工的說法,“雙鴨山礦至今已累計拖欠工資近半年,如今工人每月只能領到800元左右的生活費。

今天晚間,黑龍江方面通過省政府網站宣布,今天(3月12日)下午,黑龍江省長陸昊在北京主持召開龍煤集團脫困發展工作專題會議,首次承認,在此事件中存在“重要信息報告不真實”的情況。

官方稱,去年下半年以來,龍煤集團、省直有關部門與四煤城共同推進龍煤集團改革生存攻堅戰,但是,由於多年曆史積累問題,萬噸採煤用工是全國平均3倍導致的人員富餘和分佈不合理,龍煤集團嚴重虧損導致現金流消耗,目前仍拖欠職工工資、稅收和企業應上繳的各類保險,不少職工生活遇到困難。

官方沒有明確收回陸昊就龍煤集團“井下職工8萬人,到現在為止,沒有少發一個月工資,沒有減一分收入”的說法。

但官方提出,龍煤集團、省直有關部門和四煤城政府要盡職盡責,全面真實掌握企業在冊、在崗人員、拖欠工資、應收賬款、對外投資等真實情況並及時報告,供省委、省政府科學決策。

此外,“要深刻吸取掌握、報告情況信息不准確的教訓,在改革脫困過程中深入細緻地開展思想工作,坦誠與廣大職工交流企業困難情況,交流脫困發展的各項舉措,打好改革生存攻堅戰”。

官方明確表示,省政府將繼續支持龍煤集團盤活資產和投資權益、籌措資金,支持企業克服困難,盡力及時發放職工工資。龍煤集團要按照工作部署和工作情況報告的那樣,不拖欠正在運行的煤礦井下職工工資,同時盡力集中調度資金,解決地面職工工資拖欠問題。

官方聲稱,如再次發生“重要信息報告不真實”的情況要嚴肅處理,似乎是承認之前收到了龍煤集團下井職工未被拖欠工資的說法有誤。

中國高官稱不欠薪惹數万礦工示威討工資

[美國之音]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voa-news-thousands-of-heilong-jiang-miners-protested-20160313/3233775.html

黑龍江雙鴨山市數万名聲稱半年來沒有工資只有生活補貼的煤礦工人及其家屬據報導接連數日遊行示威,堵塞鐵路,指責黑龍江省長在兩會上聲稱“不欠工人一分錢”,公然撒謊。當局派遣數千警察鎮壓,一些人受到毆打,若干示威者抓捕。黑龍江省長陸昊星期六在北京召開緊急會議,承認拖欠工資,造成不少職工生活困難,不過聲稱是下面重要信息報告不真實。美國之音記者星期天聯繫雙鴨山市政府和火車站附近的十多家商家,多數都不肯回答記者的詢問。一位女士對美國之音記者說,星期天仍然有數以千計的礦工和家屬上街抗議,但人數比星期六有所減少。網友星期天傳給美國之音的圖片顯示,現場大批警察和武警在示威現場戒備,有人被打傷後被民眾抬走。

龍煤礦業集團由黑龍江省國資委出資組建,共有員工近25萬,旗下的雙鴨山礦業集團有工人6萬。一些工人說,煤礦從2014年開始拖欠工資,至今累計拖欠工資近半年,目前每月只能領到800元左右的生活費。還有人在網上發帖稱,下崗職工5個月沒得到一分錢,無人管。

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胡星斗星期天下午對美國之音表示,整體經濟形勢嚴峻,經濟增長下行,產能過剩嚴重,去庫存壓力極大,政府部門對經濟調整、企業重組過程中出現的失業問題應當給予重視。

他說:“特別是國有企業面臨著破產、重組,會有一些職工下崗或者重新就業,政府應當對他們妥善安置。現在跟98年國企下崗那個時候不一樣,那個時候整個國家的經濟狀況比較差。現在整個中國越來越富強了,對職工的安置應當更加的穩妥、妥善。”

另據報導,黑龍江省長陸昊3月12日下午在北京主持召開龍煤集團脫困發展工作專題會議,承認龍煤嚴重虧損導致現金流消耗,目前仍拖欠工資、稅收和企業應上繳的各類保險,不少職工生活遇到困難。會議強調,龍煤、有關部門和煤城政府要盡職盡責,全面真實掌握企業在冊、在崗人員、拖欠工資、應收賬款、對外投資等真實情況並及時報告,供省委、省政府科學決策,要深刻吸取掌握、報告情況信息不准確的教訓,再次發生重要信息報告不真實的情況要嚴肅處理。

胡星斗教授表示,中央高層應當設法能夠讓基層的真實信息傳達上來,讓媒體能夠傳達民眾的聲音,讓人民代表去說真話,代表人民的利益,才能依據真實情況作出合理的決策,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議題。

他說:“要防止信息阻塞造成的欺上瞞下,職工的困難,拿不到工資的情況,沒有向上反映。這種問題在中國是相當普遍的,我們的媒體不去反映民生、民眾的聲音,人大代表也有許多不去反映人民的要求。陸昊事件其實肯定不僅僅是黑龍江存在這樣的問題。”

中國國內媒體看來沒有報導黑龍江省省長陸昊有關“不欠工人一分錢”的言論引發雙鴨山市礦工和家屬抗議,要求補還拖欠工資的事件。一些網友說,示威礦工以及網友上傳到網絡的信息被大量刪除和屏蔽。不過,微博上仍然能看到一些零星信息。

數千黑龍江煤炭工人抗議欠薪凸顯產能過剩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6/3/13/n4661630.htm

數千名位於西伯利亞邊境的中國煤炭工人上街抗議欠薪,這是北京在國營煤炭行業的裁員計劃第一次遭遇直接挑戰。

北京說它將撥款1000億元(154億美元)重新安置煤炭和鋼鐵工人,以削減這兩個領域的產能過剩,但是地方政府和企業需要承擔一部份成本。

對於北京而言,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和商品超級週期終結將產能過剩變成一個迫切的經濟問題。本週末發佈的數據顯示,在今年頭兩個月,中國動力煤(用於火力發電的煤)和鋼鐵生產雙雙下降了6%,而冶金、焦化和煤炭生產下降了10%。

《金融時報》報導說,中共當局一直不願意讓虧損國企破產,部份原因是擔憂它可能引發類似九十年代末的大規模動盪,導致夕陽產業地區癱瘓。

國資委主任肖亞慶3月12日告訴記者,今天的情況比九十年代更為樂觀。他說,更多的合併意味著少一些破產,可以幫助和平解決糾紛。他不認為將出現九十年代的情況。

北京計劃全方位削減過剩產能,同時允許企業合併。然而,其結果可能是它們成為更龐大而虛弱的國企,就像龍煤集團那樣。龍煤是十年前將四個國營煤礦合併而成立的。

中國煤炭行業被分割成私營小型煤礦和大型國營煤礦。許多國營煤礦虧損,部份原因是它們被迫以低於市場的價格向國營發電廠和鋼鐵廠提供煤炭,同時還要維繫臃腫的工人隊伍以及提供社會服務。這些都是計劃經濟的遺產。

浙江杭州千爛尾樓業主維權遭鎮壓數百人一度被拘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3/201603140133.shtml

浙江省杭州市爛尾樓喬司商城的上千業主,週六(3月12日)在維權時遭到大批警察鎮壓,約500業主一度被抓捕,其中6人被關押至今。

據網友透露,位於杭州市餘杭區喬司鎮,由政府招商引資,桐鄉世貿中心置業有限公司開發的喬司商城於2015年年底突然停工,公司法人盧小豐失聯,疑已逃出國外,5000業主血本無歸。

週六,約1000名業主聚集到喬司商城內維權時,遭到大批警察鎮壓,將約500名業主當場抓走,之後,業主陸續被放回,黨截止週日,仍有6名業主被繼續關押。

網友「 手機用戶1874539751」發帖說:今天杭州市餘杭區喬司鎮,喬司商城因開發商倒閉,開發商盧小豐因債務危機逃到國外不知去向,今天5000戶商戶聚攏喬司商城維權,不料喬司鎮政府帶500名不知道是警察,還是巡防,在那裡與商戶開始拉扯,難道我們維權不行嗎,難道我們維權就錯嗎?

「 手機用戶1874539751」說:被抓500人,直到現在還有6個還沒有放出來,也不知道怎樣。

另一名網友「用戶ktg6tj2fab」說:有1000人左右現場維權。現在還有六個人被警方控制,天那麼大,有沒有人出來給大家主持公道啊!

13日,仍有大批業主聚集在喬司商城內維權。

江蘇常州400爛尾樓業主堵路示威被鎮壓8人遭抓捕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3/201603140134.shtml#.VuYzEYx95z8

江蘇省常州市爛尾樓美林湖水岸楓情項目的400名業主週日(3月13日)在堵路示威時遭大量警察鎮壓,至少8人被抓捕。

http://boxun.com/news/images/2016/03/201603140134china8.jpg

    資料顯示,位於常州市新北區黃河路與龍業路交匯處的美林湖水岸楓情項目,由金橋房地產開發股份有限公司開發,原定2015年9月交付,但項目已於2015年停工,至今未能復工。業主曾多次到當地政府求助,但無人理會。

    3月13日上午,約400名業主聚集到項目處進行維權,期間,一些業主試圖跳樓抗議,另一些業主將交通阻斷。

    網友「初生行者」發帖說:今日常州市美林湖水岸風情業主維權,有激動的業主控制不住情緒要跳樓,有業主堵路維權。業主們都已經被逼得沒辦法了,政府不管不問,每次去房管局,工作人員打哈哈!

    「初生行者」說:常州那麼多爛尾樓盤,為什麼就沒有上級領導來管,常州的貪官們後台有多硬,難道真的要我們”官逼民反”麼!

    隨後,堵路示威的業主被大量警察暴力驅散,至少有8名業主被當場抓捕。

   網友「Lives青春」發帖說:江蘇常州市美林湖水案風情樓盤,爛尾一年多,至今未開工,政府不作為,今天又一次大規模維權。現場發生衝突,有人被抓,黃河路龍業路臨時封閉。

   「Lives青春」說:大概400多人維權,被抓8個或9個吧。


中國法庭基本判定全部被告有罪

[法廣]http://rfi.my/1XnqhUG

據今天公佈的中國最高法院的年度工作報告內容,2015年,中國法院起訴的案件中,幾乎100%的被告被認定有罪,法新社報導注意到,這一情況是在北京承諾減少冤假錯案的數量之後。報導指出, 中國司法體系名聲不好,被指濫用職權,特別是警察和國安刑訊逼供。人權組織指責中國司法是在黨的領導監督下的司法程序,所有的維權活動人士都被會認定有罪。

據報告,2015年,有1039人被中國的法院“發現無辜”,不過,有1232000名被告被定罪,定罪率達99.92%。在2014年,778人被認定無罪或釋放,而1184000人被判刑。

近年來,中國輿論對一些司法錯誤的不滿高漲。在某些情況下,法院取消了死刑。今年二月,被控謀殺罪,並且已經關押了20多年的五名男子獲得無罪釋放。

據報告稱,在2015年法院“更正”了1357個案例的審判,不過報告只列舉了三個案例的具體情況。

中國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稱,中國對此“必須吸取教訓”,必須改善機制,儘早防止或糾正不實的指控。周強還表示,中國將深入實施國家安全法、反恐怖主義法,嚴懲煽動分裂國家、暴力恐怖等犯罪。

法新社指出,北京已經承諾實行具有“中國特色”的法治,並試圖限制地方當局對法院的影響力。

另外在今天的人大會議上,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2016年的工作報告稱,檢方2015年立案偵查令計劃、蘇榮等41名前省部級以上官員,並起訴周永康、蔣潔敏、李東生等22名前省部級以上官員。

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說,最高人民檢察院「堅決貫徹黨中央關於反腐敗鬥爭的決策部署」,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懲治預防兩手抓」。

會後記者會上,針對貪腐「大老虎」的量刑問題, 最高檢察院發言人表示,法院要依涉案金額、犯罪情節,綜合考慮全案情況做量刑處理,不會只看金額多少。

2015年中國因恐怖主義判刑人數翻一番

[法廣]http://rfi.my/1TGz8mo

中國高級人民法院和高級檢察院週日(3月13號)向人大提請的工作報告顯示,2015年中國審理判處1419名與“危害國家安全,暴力恐怖犯罪“案有關的罪犯人數,接近2014年人數的一倍。一些維權組織卻譴責中國司法與共產黨關係密切,造成所有被起訴的維權人士最後都會被判有罪。

法新社報導,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週日在北京表示,中國各級法院“審結危害國家安全、暴力恐怖犯罪案件1084件,判處罪犯1419人。2014年這一數據為712人。

法新社報導指出,在中國,恐怖主義和分裂主義通常指的是新疆地區的暴力事件。法新社說,中國去年被指控與恐怖主義,和危害國家安全等罪有關而被判刑的人數大幅上升的原因在周強的講話中也明確地被提及,周強說,2015年,中國法院積極參與“反恐怖反分裂反邪教鬥爭”,加大對”煽動分裂國家、組織領導參加恐怖組織、傳播暴力恐怖音視頻等犯罪“的打擊力度。

法新社發自北京的報導分析說,報告顯示,在1419名被判刑的人中,1084人與“暴力恐怖行為“有關,335人被控“危害國家安全罪”。但在中國最高法院的報告中沒有明確指出這些人究竟犯了在被統稱為”危害國家安全罪“中的哪些罪。

中國司法問題專家蘇珊-范德(Susan Finder)告訴法新社說,如果仔細研究被判處危害國家安全罪的名單,就不難發現一些維權人士的名字被列在其中。

法新社指出,習近平上台後,中國就加強了對批評共產黨人士的鎮壓,一些律師,維權人士,博客主或知識分子也都被關押在了獄中。

另外,這份中國2015年最高法院的年度報告顯示,去年幾乎全部被控的罪犯最後都被認定有罪,北京同時也保證減少錯判案件的比例。

法新社報導指出,中國的司法機構濫用職權現象嚴重,尤其是刑訊逼供和妨礙辯護權問題尤為突出。一些維權組織譴責中國司法與共產黨關係密切,造成所有被起訴的維權人士最後都會被判有罪。


新聞言論控制

甘孜州多縣被封網 尼泊爾禁止藏人紀念抗暴日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03132016130637.html

四川甘孜州多縣自本月10日「西藏自由抗暴紀念日」前夕以來至今被中國當局施加嚴格控制,並封鎖網絡等通訊渠道;此外,尼泊爾當局增派軍警巡邏監控,禁止藏人紀念抗暴日。

位於四川省的甘孜州當局從3月10號「西藏自由抗暴紀念日」來臨前開始在理塘、爐霍、色達、雅江、石渠、甘孜、道孚等抗議事件多發之地採取嚴控措施,並封鎖網絡,以防在「敏感日」出現抗議示威活動。

印度南部西藏哲蚌寺的理塘籍僧人洛桑星期天對本台說:「從3月10號的前兩天開始,中國當局在理塘縣封鎖了手機微信、電話等通訊,這些天根本無法與家鄉親友取得聯繫,到現在都沒有解封,不知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此前曾被告知,當局在今年的『西藏自由抗暴日』來臨前,增派軍警入駐甘孜州多縣加大巡邏和監控,還限制藏民的行動自由。」

印度南部西藏哲蚌寺的爐霍籍僧人阿旺堪熱告訴本台:「每逢3月『敏感月』,爐霍縣和周邊鄰縣都會被當局嚴格控制,這次也不例外。當局從3月8號開始在爐霍縣屏蔽網絡,至今無法與家鄉聯繫。而甘孜縣和道孚縣也是從那個時候起就沒有網絡,據說網絡還會被封鎖一段時間。」

印度南部西藏色拉寺的石渠籍僧人強巴雲丹對本台說:「石渠縣從3月8號起被當局封鎖網絡。去年達賴喇嘛尊者八十大壽的藏歷與公曆生日以及今年藏歷新年正月祈願大法會前夕和期間,整個甘孜州的網絡也被當局一度封鎖。現在不僅石渠縣,當局的封網行動是針對整個甘孜州,尤其是對自焚與示威等抗議事件多發之地改採取的一種打壓措施。」

居住瑞士的色達籍知名前政治犯果洛久美也對本台說:「目前無法與色達縣家鄉取得聯繫,通過微信給親友留言,都沒有任何回音,從3月10號的抗暴紀念日之前就已經這樣了,現在也是如此。家鄉的狀況究竟怎樣,一切無從知曉。」

本台致電多位甘孜州籍流亡藏人,均表示與境內親友斷了聯繫已有約一週,都對家鄉當前狀況深感憂心。

新華社報導現「中國最後領導人」 文章被刪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6/3/14/n4661702.htm

習陣營清洗江澤民集團掌控的文宣系統的敏感時刻,中共黨媒新華社兩會報導中出現「中國最後領導人」字樣;相關文章隨後被刪。

北京時間13日下午5點左右,新華社發表題為「記者手記:從昆泰酒店內外尋中國經濟信心」的報導,文中有這樣一句:「中國最後領導人習近平在今年的兩會上表示,中國發展一時一事會有波動,但長遠看還是東風浩蕩。」

該報導被大陸門戶網站等紛紛轉載報導。截至13日午夜,新浪網等轉載報導還沒更正。

截至本文發稿,14日凌晨5時左右,大陸新浪網等轉載報導將「中國最後領導人」更正為「中國最高領導人」,但台灣新浪的轉載報導仍未更正;而新華網的原始報導已被刪除。

該報導明顯有敏感性錯誤,但被許多官方網站轉載,而且持久性地沒修改,其中是否有內幕,目前還不得而知。但近期習陣營與江澤民集團圍繞文宣系統激烈交鋒之際,新華社發生這種與習近平相關的敏感性錯誤,令人聯想。

中共兩會敏感期,任志強質疑中共「官媒必須姓黨」事件背後涉高層博弈,中紀委與中宣部為之較量。3月8日,有消息稱,習近平親自叫停了對任志強文革式的「大批判運動」。

3月4日,新疆自治區政府主管的無界新聞網突然轉發一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3月9日,有消息稱,無界新聞的執行總裁是新疆書記張春賢妻子李修平的好友;北京高層已派人調查處理此事件背後的政治圖謀。

自「十八大」以來,中共江派常委劉雲山處處利用文宣系統掣肘習近平,多次暗中攪局,讓習「揹黑鍋」。習近平已將主管意識形態的中宣部視為處理的對象。

中共兩會前夕,習近平分別視察了中共三大官媒人民日報社、新華社、央視,並要求這些媒體忠誠;隨後,王岐山派出巡視組大陣仗進駐中宣部。

海外中文媒體最新消息稱,中宣部長劉奇葆已確定年內下馬,將由習近平的舊部黃坤明接任。消息透露,主管意識形態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曾一度力保劉奇葆,但無礙習換人的決定。之前有消息說,自去年3月份中紀委對劉奇葆立案調查後,劉一直處於邊工作邊接受調查的階段,目前調查接近尾聲,劉被拿下已成定局。港媒此前報導,劉奇葆當時是由劉雲山推薦、提名任中宣部部長。

一週大事解讀:兩會暗戰 張春賢韓正受壓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6/3/14/n4661674.htm

上週(2016年3月6日至3月12日),中共兩會期間,習陣營與江澤民集團暗戰不斷;習陣營全方位出擊,醞釀後續大動作。3月6日,上海書記韓正自拋上海官場醜聞;對上海樓市過熱現象表態要調控。3月8日,新疆書記張春賢以「再說吧」回應是否支持習領導;上海市銀行業發布關於防範非法集資的緊急聲明。3月9日,有報導指,新疆媒體攻擊習近平事件涉張春賢之妻;消息人士稱,習近平親自叫停了對任志強文革式的「大批判運動」;習近平在政協關於民營企業的小范圍講話內容破例被全文公開。3月10日,李克強破例參加新疆團審議,施壓張春賢;陸媒報導,上海樓市或現史上最嚴調控。另外,參加兩會的多名將領披露軍隊改革相關敏感消息;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分別參加多個江派重要窩點省份的代表團審議。

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仕途危 習近平夫人彭麗媛被「高級黑」

[博聞社]http://bowenpress.com/news/bowen_74589.html

北京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對本社透露,在習近平此波「清洗中宣部」行動中,除部長劉奇葆要下外,副部長蔣建國亦危在旦夕。這不僅因他是令計劃的餘黨,還因他主管央視無作為,猴年春節晚會還釀出個「彭麗媛妹妹當監制」假新聞,讓習近平莫名其妙「揹黑鍋」。

消息人士指,蔣建國今年12月將滿60歲,也到了副部級退休的年齡。但蔣建國近期在積極運作,意圖接任即將退休的2013年3月,蔡赴朝(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局長)。不過他是否能在現在位置上「捱」到年底,有很大的疑問,「也許中紀委這一輪對中宣部的巡視,就會先把他拿下,這是有可能的。」

消息指,根據中共高層的部署,2015年是清理周永康餘黨的一年,而今年2016年則以清理令計劃餘黨為重點。「蔣建國能夠從湖南省委宣傳部長,升到北京出任新聞出版總署副署長,新聞總署與廣電總局合併後又任總局副局長,全是因為他跟令計劃是湖南大學研究生班的同學。」知情者說。

官方資料顯示,令計劃於1994-1996年曾在湖南大學工商管理專業在職研究生學習,而蔣建國亦於1993-1996年在湖南大學國際商學院(即工商管理學院)工業外貿專業在職研究生學習,當時令是共青團中央宣傳部長、中共中央辦公廳三組負責人;而蔣則是湖南益陽市委書記、湘潭市長。

彭麗媛(右)和妹妹彭麗娟早年同台演唱

「蔣建國就是在那時,跟令計劃扯上了關係,搭上了通天之路。」知情人士說,「2007年令計劃出任中辦主任後,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挾天子令諸侯,拉幫結派,搞團團夥夥。外面稱之為團派圈子,其實,令計劃的圈子未必都是共青團出身,只要跟他套上,入他的夥就行。」消息指,湖南大學研究生與令計劃有「同學之誼」者除了蔣建國,還有已經落馬的民生銀行前行長毛曉峰等。」

北京知情人士還透露,蔣建國2015年初調任中宣部副部長兼中央外宣辦(與國務院新聞辦同一塊牌子)主任後,毫無創新作為,稟承的還是以前左的那一套外宣模式,陳舊不堪,屢遭外界垢病。

消息指,蔣建國還分管中央電視台,央視今年的春節聯歡晚會令人失望不說,還釀出一件「通天」的事件,把習近平夫人彭麗媛扯進來,驚動彭辦,傳彭「很不高興」。

據透露,春晚節目播出後,央視向媒體公佈了春晚節目製作團隊名單中,赫然出現一個名叫「彭麗娟」的營運總監,由於該名字跟彭麗媛的親妹妹同名,立即引起外界關注,網民以訛傳訛,將此彭麗娟當成彭麗媛的妹妹。

輿論越傳越玄,甚至傳「彭麗媛的妹妹已調入央視,成為製片人,未來接掌央視文藝部」等等,一時間輿論大譁。有人藉此斥習近平、彭麗媛夫婦是仗權謀私,把親妹妹塞入央視,「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之類的議論充斥網絡。

「這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誤會,以訛傳訛。」知情者對博聞社指,央視那彭麗娟並非習近平妻妹,只是同名而已。更不存在習近平彭麗媛夫貴妻榮、以權謀私問題;「問題在於,輿論炒得如此沸沸揚揚,央視和有關部門卻裝聾作啞,假裝不知,任由這習近平夫婦揹黑鍋。」

消息人士指,這個事件如果這不能算是蔣建國故意放縱,起碼也算失責,沒有盡到責任。其實,央視春晚製作組的合照中,營運總監彭麗娟的樣子與彭麗媛的妹妹彭麗娟差若天壤,只要稍加辯認不難分別。

「再說了,彭麗媛的妹妹好歹也是50出頭的人,怎麼可能去跟春晚劇組那幫小姑娘、小夥子們攪和一塊?稍有常識的人都可以明白,那分明是一些別有用人者的高級黑。」知情者說。

彭麗媛是家中老大,下有一妹一弟,妹妹彭麗娟,弟弟叫彭蕾。早年在一個山東地方電視台的晚會上,彭麗媛帶著妹妹弟弟登臺合唱了一首山東民歌《沂蒙山小調》,現場專家評稱,妹妹的音樂天賦並不亞於姐姐。

約30華人團體譴責川普「六四」言論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us-trump-03132016114817.html

大約30個在美國及其他國家的華人團體發聲明,譴責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對「六四」事件的言論。

這些團體包括公民力量、人道中國、獨立中文筆會、民主中國聯合陣線及中國大陸「六四」平反促進委員會,他們在週五(11日)的聲明中表示,川普早前在總統競選辯論,將1989年6月的天安門的英勇民主運動稱為「暴亂」,並讚揚中共政府的應對「強勁」;他們指摘川普的意見不僅失去道德取向,也無視成百上千手無寸鐵、卻被中共殘酷屠殺的學生和市民的無辜生命。

聲明指他們當中有很多人曾親歷這場和平示威,清楚知道只在行使言論自由和抗爭的基本權利,要求政府遏制猖獗的腐敗,尋求政治改革以向民主過渡,他們並非暴徒。

團體認為在1989年大屠殺後,許多世界領導人都義正辭嚴地譴責暴行,而自總統喬治‧布希 (George Bush)後,所有的美國總統都譴責中共政府,每年在大屠殺紀念日,都呼籲中共政府停止逼害參與抗爭人士。

團體對另一候選人約翰 • 卡西奇表示感謝,他在辯論中譴責「六四」,並倡建立象徵和平抗議者靈魂的坦克人雕塑;其他兩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馬可‧盧比奧 (Marco Rubio) 和泰德‧克魯茲 (Ted Cruz ) ,發出關注中國人權的聲音,以及要求將中國大使館前的廣場以劉曉波重新命名,聲明指川普背叛了美國的價值觀和理念,不能勝任總統。

而由魏京生擔任主席的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週六(12日)指出,川普的態度是大多數中國人民所不能接受,是對反抗中共暴政的人們的侮辱。有關團體要求川普就他的錯誤言論,對大屠殺的受害者和他們的親屬,以至受侮辱的中國人民道歉,並且要公開收回言論。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