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2016  28名仍被羈押或失蹤的名單。郭飛雄獄中身體狀況極差令人擔憂。人權觀察呼籲中國改革侵犯人權的法律。

【「709大抓捕」】截至2016年3月4日18:00的最新數據及個案進展 [中國 … 繼續閱讀 →...

【「709大抓捕」】截至2016年3月4日18:00的最新數據及個案進展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28名仍被羈押或失蹤的名單】(個案詳細資料下載PDF

‧已批准逮捕:19名

10名律師:①周世鋒②王宇③王全璋④李和平⑤謝燕益⑥謝陽⑦包龍軍⑧李春富⑨李姝雲⑩劉四新

2名律師助理:①趙威(考拉)②高月

1名律所人員:①吳淦(屠夫)

6名其他公民:①勾洪國(戈平)②劉永平(老木)③林斌(望雲和尚)④胡石根⑤尹旭安⑥王芳

顛覆國家政權罪:①周世鋒②王宇③王全璋④李和平⑤李春富⑥李姝雲⑦劉四新⑧趙威(考拉)⑨勾洪國(戈平)⑩劉永平(老木)胡石根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①謝燕益②謝陽③包龍軍④吳淦(屠夫)⑤林斌(望雲和尚)

幫助毀滅證據罪:①高月

尋釁滋事罪:①尹旭安②王芳

‧刑事拘留:2名

1名律師:①張凱

1名公民:①張崇助

‧強迫失蹤:2名

2名公民:①幸清賢②唐志順

‧刑事強制措施不明:5名

5名公民:①翟岩民②張衛紅(張婉荷)③劉星(老道)④李燕軍⑤姚建清

“709大抓捕”最新數據及個案進展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http://www.canyu.org/n110483c6.aspx

解聘:神秘的“字條”

(1)李貴生律師收到張凱的字條“你不適合做我的律師,故予以解聘”。

(2)趙威母親兩次從官派律師董亞南手中看到趙威的字條“我不要我父母找的律師(意)”及“轉告家屬不要律師(意)”。

(3)李斌要求高月家屬來天津當面明確是否承認後介入的天津律師。

(4)趙威母親與官派律師董亞南見面2次,

(5)就解聘律師一事,李和平妻子發表聲明,李和平的辯護律師、高月的辯護律師均提出控告。

(6)截至目前官方稱“被解聘”的律師:文東海(王宇)、蔡瑛和馬連順(李和平)、覃臣壽(張凱)、尚寶軍(劉永平)、王磊(劉四新)、李柏光(謝燕益及胡石根)、楊金柱(周世鋒)、陸智敏(李姝雲)、任全牛和嚴華豐(趙威)、王飛(高月)、紀中久(勾洪國)、李貴生(張凱)。

承諾:官派律師可以辦取保

2016年1月29日與2月22日,天津市公安局警察李斌告知趙威母親:家屬要好好和律師董亞南溝通,理解她、依靠她,保證對趙威有好處,估計不到一個月就能出來。可以為趙威辦理取保候審。

輿論:播放“認罪”視頻;律師界及宗教界組織“學習”

2016年2月26日,浙江省溫州市地方媒體(溫州網、溫州電視台)發布《溫州“張凱案”真相》一文以及播放張凱“認罪”視頻。溫州市律師界、宗教界人士當天迅即組織觀看“張凱案”相關紀錄片。

羈押:監視居住→刑事拘留;秘密→公開

在秘密羈押6個月後,張凱律師的強制措施於2016年2月26日21時由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變更為刑事拘留。

會見:仍然“有礙偵查”

2016年2月24日,謝陽律師的辯護律師張重實、藺其磊收到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作出的《不准予會見犯罪嫌疑人決定書》:“因謝陽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會見有礙偵查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決定不准予申請人(張重實、藺其磊)會見謝陽。”

株連:12名辯護律師被限制出境

(1)2016年3月2日,王宇的辯護律師文東海被以“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為由限制出境。

(2)截至目前,共有12名“709”系列案件的辯護律師被限制出境,分別為:文東海(王宇)、蔡瑛(李和平)、李方平(吳淦)、李國蓓(高月)、燕文薪(吳淦)、葛永喜(陳泰和)、劉正清(王芳)、葛文秀(劉四新和翟岩民)、藺其磊(謝陽、張皖荷和尹旭安)、任全牛(趙威)、冉彤(幸清賢和隋牧青)、覃臣壽(張凱和唐志順)。

監督:檢察院稱“你反映的問題不屬實”

2016年2月24日,就張重實律師控告“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未告知家屬及辯護人指定監視居住場所及案件有關情況,並阻礙辯護人依法行使訴訟權利,請求檢察機關依法監督”一事,長沙市檢察院《答复函》稱:“你反映的問題不屬實,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沒有違反法律規定。”

公開:公安稱“你申請的信息不屬於政府信息”

辯護律師呂洲賓曾於2015年12月14日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申請政府信息公開:①包龍軍的身體狀況;②監視居住的地點、居住生活條件;③包龍軍的伙食狀況;④包龍軍的衣物、著裝情況;⑤案件裡不涉及國家機密、他人隱私、商業機密的信息。隨後收到的回復是:“你申請公開的信息不屬於政府信息,我局對你申請公開的信息不公開。”

過節:家屬於高牆外喊了親人的名字

2016年2月22日元宵節,趙威父母,王全璋律師的夫人、孩子和姐姐,李和平律師的妻子和女兒,以及戈平的夫人,在看守所接待大廳陪親人過節,並在看守所高牆外面喊了親人的名字。

銀行卡:不同意給的,是丈夫還是公安?

2016年2月中下旬,王全璋太太向天津市公安局提交申請,要求取回身份證、戶口本(小孩要上學)、銀行卡(生計所迫),同時也給王全璋寫了一封信。終於在3月4日,天津市公安局李斌給李文足出示了一張王全璋寫的字條,大意是銀行卡交公安機關保存。不允許李文足拍照。李斌表示:這是他本人的意思。

人道:妻子臨產前索要丈夫授權書被拒

因2016年3月2日是預產期,謝燕益太太原珊珊到天津市檢察院第二分院及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提交家屬會見申請,希望可以讓謝燕益承擔作為丈夫、父親的責任,拿到一份授權委託書。天津市檢察院第二分院推諉。天津市公安局警察李斌則要謝燕益太太“找親屬”,後打電話給謝燕益哥哥,最後稱“謝燕益的授權委託書絕對不會給”,然後避而不見。

中共黨刊發文呼籲「監視居住」細化處理 輿論斥其「反人類條款」

[博聞社]http://bowenpress.com/news/bowen_72233.html

中共黨刊《檢察日報》今日發表署名文章,呼籲「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具體適用須細化。在「709」全國律師大抓捕行動中,至少11名律師及法律助理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該文章作者來自甘肅省天水市秦州區人民檢察院。

文章以刑法訴訟法為監視居住正名,稱:「刑事訴訟法第73條規定:監視居住應當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處執行;無固定住處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對於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特別重大賄賂犯罪,在住處執行可能有礙偵查的,經上一級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機關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據此,檢察機關在查處特別重大賄賂犯罪時,具有適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權力。」

該作者還提出了四個方面的建議,其中第三條寫到「確定執行地點」問題,文中寫道「檢察機關可以考慮選擇具備相應條件的會議中心、培訓中心以及警示教育基地等場所,對其進行必要的安全改造,在符合標準後作為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場所,短期內作為過渡」。

中共當局非法的維穩舉措已被民間廣為熟知,該消息立刻遭到大量輿論反駁,有評論指:當年打壓「茉莉花事件」的時候還沒有這項規定,公安部特別是北京公安部傅政華等人都敢大規模適時預防性任意拘留、強迫失蹤和酷刑虐待,也沒見行使什麼法律監督權,對這些有組織、大規模侵犯人權犯罪立案調查,反人類條款還需要細化?!

北漂逸聞錄:李和平律師(歐陽小戎)

[中國人權]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2164

李和平律師已經堅持了二十年有餘……秘密警察已經準備好了關於他成山的材料,只等上面風聲一動,需要抓人時便對他開刀。當新皇大肆抓捕“添亂”的律師時,他便被抓了去,等待他的是早已羅織好的材料,他將在看守所里平靜處之,像早期基督徒那樣忍受苦難,並安享上帝賜下的榮光。


著名人權捍衛者郭飛雄獄中身體狀況極差令人擔憂,籲予保外就醫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73.html

2016年3月4日星期五,本網獲悉:被中共當局枉法判六年有期徒刑的著名人權捍衛者郭飛雄,於2016年2月22日被送往廣東陽春監獄服刑。2月29日郭飛雄的姐姐楊茂平去監獄看望郭飛雄,郭飛雄身體狀況很差,瘦得體重已經僅是過去的五分之三,令人極其擔憂。本網強烈要求中共當局立即對郭飛雄先生予以保外就醫。

郭飛雄(楊茂東)的姐姐楊茂平介紹說:「2月29日下午見楊茂東。我把他女兒西西寫的信、兒子金寶最近獲獎告訴他。因為只有半小時,我們特別緊張。他說他是2月21日到監獄的,如果不讓他讀書他就絕食。他的案件是冤案,如果不讓律師見,他也要抗議。

楊茂東說:『囚室裡十幾個人,沒有攝像頭,而且吵得很。早晨做飯的人從門前過來過去,每天只能睡三小時』。我看他狀況比在天河看守所還糟糕,臉色差,更瘦了,眼皮都垂下來。他說身體出現了大問題,22日三次坐下去站不起來。

我對楊茂東說『求你不要絕食,你的身體已經受不了絕食』。我看他瘦得體重僅是過去五分之三,我一點不誇張。這次我去時他已坐在那兒,以前開庭時我見他走路不正常,懷疑他腰椎有問題。會見過程獄政科負責審查的人一直在我旁邊。

楊茂東如抗爭絕食真危險。獄政科人說服刑要參加勞動,我說『楊茂東身體已受到摧殘,失去勞動能力,不信你馬上給他作腰椎核磁共振,我可以出錢』。他的囚室無攝像頭,他說『在梅州我被打,在這裡可能連命都沒了。我不會自殺。』」。

郭飛雄先生曾多次遭遇當局酷刑。他本次於2013年8月8日被關進廣州市天河看守所,沒有得到一天放風,此狀況已經持續超過2年半,令人髮指,而律師多次控告無果。律師們認為:這是和平時期最嚴重、最惡劣、最赤裸裸的侵犯人權事件。《看守所條例》第25條明確規定:「人犯每日應當有1—2小時的室外活動」。

而郭飛雄上次入獄也曾遭受令人髮指的殘暴酷刑,2007年郭飛雄剛進梅州監獄的時候,獄警讓他抱頭下蹲,他不接受,獄警就指使另一個在押人員打郭飛雄,從樓梯上用腳踢到樓下,打得郭飛雄滿地滾,直到在場的200多在押人員發出噓聲,才有管理人員出面,說不要弄出人命,打手才住手。

郭飛雄姐姐近日探監 郭人身安全令人堪憂

[自由亞洲電台]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3/201603041911.shtml

RFA張敏報導:郭飛雄(楊茂東)的姐姐楊茂平2月29日下午四點多在廣東陽春監獄會見郭飛雄約四十分鐘。我收到楊茂平信後給她撥打電話,打不通。後又收到楊茂平信說「我的電話打不進來,微信也被封了」。北京時間3月1日晚,我仍打不通她的電話。現在她正在返回湖北的列車上。

郭飛雄的律師張磊3月1日受訪談話1)楊茂平2月29日會見完郭飛雄後跟我們說了些情況。郭飛雄說他現在所在監區沒有實施對場景進行監控,因此他對自己的人身安全感到非常憂慮。在監獄裡是一個非常複雜、外人很難想像的場景,一般都有攝像頭24小時監控,發生什麼事能被觀察記錄到。

郭飛雄(楊茂東)的律師張磊3月1日受訪談話2)楊茂平說,會見郭飛雄是通過電話隔玻璃交談,談話不停被警方打斷。郭飛雄擔心自己所在監區沒有監控記錄,如果發生什麼事沒人知道。一是監管人員沒辦法發現;二是用他的話說「萬一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我認為郭飛雄的擔憂是有道理的。

郭飛雄的律師張磊3月1日受訪談話3)我認為郭飛雄的擔憂有道理。當然不一定發生什麼,但監管場所應有攝像頭。一可監控裡面人之間不致相互侵犯,如有侵犯也會留下記錄證據。如果都沒有,我認為可能不太正常。我和李金星律師計畫下周去會見郭飛雄,和他確定下一步申訴工作的安排。

郭飛雄的律師李金星3月1日受訪談話:郭飛雄說監號裡沒有攝像頭,認為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律師要和有關部門溝通此事,包括監獄怎麼規定的。在看守所和監獄,像郭飛雄這種案件,為了避免發生問題,我認為應該有攝像頭。我們認為這個案子本身就是個不公正的案子,希望盡快糾正。

郭飛雄(楊茂東)的姐姐楊茂平3月2日凌晨在列車上受訪談話2)2月29日下午見楊茂東。我把他女兒西西寫的信、兒子金寶最近獲獎告訴他。因為只有半小時,我們特別緊張。他說他是2月21日到監獄的,如果不讓他讀書他就絕食。他的案件是冤案,如果不讓律師見,他也要作出抗議。

郭飛雄(楊茂東)的姐姐楊茂平3月2日凌晨受訪談話3)楊茂東說 囚室裡十幾個人,沒有攝像頭,而且吵得很。早晨做飯的人從門前過來過去,每天只能睡三小時」。我看他狀況比在天河看守所還糟糕,臉色差,更瘦了,眼皮都垂下來。他說身體出現了大問題,22日三次坐下去站不起來。

郭飛雄(楊茂東)的姐姐楊茂平3月2日凌晨受訪談話4)我對楊茂東說「求你不要絕食,你的身體已經受不了絕食」。我看他瘦得體重僅是過去五分之三,我一點不誇張。這次我去時他已坐在那兒,以前開庭時我見他走路不正常,懷疑他腰椎有問題。會見過程獄政科負責審查的人一直在我旁邊。

郭飛雄(楊茂東)的姐姐楊茂平3月2日凌晨受訪談話5)楊茂東如抗爭絕食真危險。獄政科人說服刑要參加勞動,我說「楊茂東身體已受到摧殘,失去勞動能力,不信你馬上給他作腰椎核磁共振,我可以出錢」。他的囚室無攝像頭,他說「在梅州我被打,在這裡可能連命都沒了。我不會自殺」。



胡平:顧約瑟被捕說明了什麼

[中國人權]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2184

今年2月6日,浙江基督教協會會長、杭州崇一堂主任牧師顧約瑟被中共當局以“挪用資金”罪正式逮捕。2月29日,浙江省基督教協會和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發出聯合公告,宣布革除顧約瑟牧師聖職。

許乃來父女因兩會召開被軟禁在天津一家賓館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304/14017.html

天津維權人士許乃來父女二人因兩會召開,被天津維穩系統人員軟禁在天津一家賓館,並遭到包括飢餓在內的虐待。

兩會前夕,長期在北京上訪維權的天津籍維權人士許乃來父女再次被天津維穩人員強行破門入室帶回天津,關押在一家賓館內。3月3日,有網友在網上發佈一段許乃來父女被軟禁在賓館房間內的視頻,視頻中許乃來9歲的女兒由於飢餓不斷哭喊,許乃來不停安慰女兒,旁邊的維穩人員對此卻視若無睹。許乃來由於長期在北京上訪,曾多次遭到北京和天津警方的抓捕,關押,還遭到過毆打,每到敏感日就會被控制,今年兩會也不例外。

馮正虎兩會前被刑事傳喚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4.html

2016年3月2(週三)10:00許,我出門,在小區通道上受到楊浦區公安局警察卞昕、管春華的阻攔,他們出具一張刑事傳喚證,用警車將我傳喚到楊浦區公安局五角場派出所。

這兩位刑事警察又一次被國保警察利用一下,以傳喚的方式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准我出門去上海市信訪辦。每週三上午,上海市信訪辦的後門(人民公園)聚集上千上海訪民,「兩會」期間也成了敏感地點。全國「兩會」來臨,各地政府又要如臨大敵草木皆兵,膽顫心驚怕出事,穩至上不顧法律。

近三年,我一般每週三上午10:00都會去這塊上海訪民的聚居地,聽聽訪民的訴說或給予法律上的幾句指導,中午在外聚餐,沒有什麼事要辦,只是去人民公園曬曬太陽、接一下地氣而已。幾次不去這塊地方,根本無關緊要。若「兩會」期間國保警察怕我去,可以親自告知一聲,我會給面子,小事一件,何必要讓兩位刑警違法,又浪費一張傳喚證。

兩會維穩,河北女訪民趙春紅被關黑監獄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90.html

2016年3月4日星期五,本網獲悉:中共兩會召開之際,北京雖然不斷出現當局抓捕訪民個案,但是各地訪民進京盛況空前。但由於警方大抓捕而難以安身。各地也頻現訪民走極端討公道的事件和黑監獄大肆關押訪事件。

河北趙縣訪民趙春紅,河北人,原是女富商,因政府違法徵收,使其破產。3月1日,她因再次在北京撒傳單抗議當局而被西城區豐盛派出所(該派出所電話:010-6611-0237)被抓,3日凌晨趙春紅給另一訪民李莉發微信說她被關在北京一個不知名的黑監獄,裡面還有其他訪民。隨後趙的手機就無法打通了。

湖南長沙維權人士謝福林依法到北京上訪被遣回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72.html

2016年3月4日星期五,本網獲悉:湖南省長沙市維權人士謝福林為了申訴自己因經租房維權而遭到長沙地方維穩當局搆陷判刑6年的冤案,特於兩會前前往北京最高法上訪,結果在歷經許多周折後於3月1日剛剛到北京,就被長沙警方跟蹤到,隨後被湖南駐京辦維穩人員拉走,於3月2日被遣返長沙老家。

3月1日傍晚謝福林跟本網信息員聯繫時說:「我想盡辦法躲開地方攔截剛剛來到北京,在住店才一個小時,就立馬接到長沙維穩警方的電話。他明說知道我到了哪裡,並且要我馬上返回。看來全國聯網,不留空隙,走到哪都在他們監控中。估計很快他們會找來。」3月2日下午,謝福林說:已經被他們(長沙警方與駐京辦人員)找到,並於下午已經被打了車票送回長沙。由於維穩人員就在旁邊,謝福林回信極為倉促。

廣東湛江市訪民陳建梅被關押在河北保定賓館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304/14019.html

廣東省湛江市訪民陳建梅2月28日進京上訪遭遇地方政府攔截,被迫轉車進京到中南海尋求保護,被地方政府劫走關押在河北省保定市的一賓館內。

陳建梅是廣東省湛江市雷高鎮山後村村民,2015年6月6日陳建梅一家被殘殺,造成兩死兩重傷的後果,事後,凶手畏罪自殺,無人承擔其傷者的醫療費。陳建梅舉債救治但因力量單薄不得不向政府申請救助,遭政府拒絕。

陳建梅對此悲憤欲絕,在多次求助政府無果後開始進京上訪,向更高層尋求救助,然而她沒有得到政府應有的救助,而是被一次次制止進京。這次她輾轉進京後求助於北京警方被送到馬家樓,之後被地方政府劫走關押。

陝西越戰殘疾軍人楊歲全等訪民遭遇政府綁架跟蹤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304/14020.html

今天上午,陝西寶雞越戰殘疾退伍軍人楊歲全在國家信訪局被10幾名地方政府截訪人員綁架帶走,現已失聯。

河南洛陽訪民王紅梅,昨天在洛陽火車站遭遇西工車站分局民警攔截後被留置在分局,直到今天下午,才獲准回家,但其身份證被警方扣押。

遼寧撫順訪民關維雙,這幾日天天被遼寧省東州區新屯街南嶺社區的人敲門騷擾。今天她一氣之下要進京上訪被社區兩個年輕人一路跟蹤,並聲稱是領導安排的。

山東郯城縣80多歲老訪民楊克松為自己孫女被無辜殺害被迫上訪,昨日在北京南站被截訪人員抓走失聯,現在其家人在京尋人。

吉林延邊訪民張宏麗被綁架拘留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304/14021.html

吉林延邊訪民張宏麗3月1日在北京的租住地被被不明身份人員抓走,第二天延吉市公安局將其拘留。

張宏麗的母親說,張宏麗是被不明身份人員一路打罵從北京綁架回延吉市的,延吉市公安局還把她送達延吉市精神病院,精神病院不收才又把她送達延吉市拘留所,17日才能出來。

張宏麗母女是因為房屋拆遷案件勝訴後法院不執行生效判決上訪近10年,因為上訪張宏麗曾被兩次拘留。


政治迫害

劉成軍被迫害致死12年 姐姐劉璐控告江澤民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6/3/5/n4654871.htm

吉林省農安縣法輪功學員劉成軍因參與插播法輪功真相電視節目被非法判刑十九年,在經受了一年九個月殘酷的牢獄折磨後,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長春吉林大學中日聯誼醫院離世,年僅三十二歲。劉成軍的姐姐劉璐二零一五年六月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劉成軍(明慧網)

明慧網三月一日報導,劉璐本人與姐姐劉淑梅也曾經因為堅持修煉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輪功,被非法勞教,遭受了嚴重迫害。姐姐劉淑梅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六日被吉林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七年;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八日再次被綁架,當時被送長春第三看守所,至今仍被非法關押。

為孫德勝先生公開募集生活費用活動停止告知

[參與]http://www.canyu.org/n110487c6.aspx

非常感謝各位朋友和網友的信任、支持、幫助,昨天晚上九點多,小彪在網絡公開呼籲為出獄才幾天的孫德勝先生募集生活費用的活動已經達到理想效果,孫德勝剛剛告知初步統計結果,已經接近預定目標兩萬元,在不到18個小時的時間內,微信紅包和微信轉帳以及銀行和支付寶轉帳總額有一萬八千多了,現在宣布募集活動停止,並會盡快將捐款賬目羅列出來向公眾報告,再次感謝大家……

2016年3月4日14:24

銅鑼灣書店呂波返港 向警銷案拒透詳情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k-publisher-03042016064910.html

銅鑼灣書店5人失踪案有新進展,香港警方週五(4日)傍晚證實,員工呂波上午已返回香港,並向警方銷案,其餘3名失踪港人仍未返港。另外,在泰國失踪的書店另一股東桂民海,瑞典外交部向歐盟投訴其公民桂民海二度在電視悔罪,他們將繼續跟進事件。(海藍 報道)

香港警方週五(4日)傍晚發新聞稿指,今日上午與呂波會面,他要求警方就其失踪案件銷案,表示無需要香港特區政府或警方的任何協助,亦拒絶透露其他詳情。就另外3名失踪港人案件,警方與廣東省公安廳警務聯絡科會繼續保持聯絡,以跟進有關情況。

廣東省公安廳警務聯絡科早前回覆本港警方指出,銅鑼灣書店的呂波、張志平及林榮基,數日內將取保候審。

香港銅鑼灣書店總經理呂波「已從大陸返港」

[BBC]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6/03/160304_hk_bookstore_staff_returns

香港警務處警察公共關係科周五(3月4日)發佈消息說,他們已於當天與從大陸返港的銅鑼灣書店總經理呂波會面。

警方說,呂波還要求警方就其失蹤案件銷案,且無須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提供任何協助。

呂波拒絕透露任何相關情況。

香港警方周三(3月2日)晚間表示,接獲廣東警方覆函指,銅鑼灣書店3名失蹤人員將於未來數天內取保候審。

香港警方周五表示,會就另外三名失蹤港人案件與中國廣東省公安部門繼續跟進情況。

中國的鳳凰衛視等媒體上周報道稱,銅鑼灣書店員工呂波、林榮基和張志平因涉嫌非法經營罪,先後於去年10月17日和24日在深圳、東莞被捕。

報道說,他們對自己的犯罪事實均供認不諱,還指證書店老闆桂敏海涉嫌非法經營的行為。

巨流傳媒公司總經理呂波(46歲)、巨流業務經理張志平(32歲)及銅鑼灣書店創辦人、現任店長林榮基(60歲),均為香港永久居民。

「仍將可以審訊」

現時香港與中國大陸沒有移交逃犯安排,但劉銳紹認為,「取保候審」對他們三人的政治作用十分大,制約他們不能向外說明事件。

熟悉中國大陸事務的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接受BBC中文網訪問時說,預計張志平及林榮基短期將回到香港。

他認為三人回港是讓銅鑼灣書店事件冷靜下來,避免在兩會期間成為焦點。由於呂波、張志平及林榮基三人情節沒有這麼嚴重,所以可以先讓三人回到香港。

但他估計銅鑼灣書店股東桂民海(也稱:桂敏海)及李波不會在短時間內回港,亦不能確認兩人最終能否回到香港。不過,他估計李波能回港的機會比桂民海大。

雖然呂波等三人將取保候審,但絕不代表他們完全自由。「取保候審」與香港的保釋制度相似。所以在中國法律底下,三人仍然被控,而現在未有足夠證據審訊他們。

劉銳紹說,中國政府將來仍然可以進行審訊。

現時香港與中國大陸沒有移交疑犯安排,但劉銳紹認為,「取保候審」對他們三人的政治作用十分大,制約他們不能向外說明事件。

劉銳紹說,他自已沒有直接接觸呂波,但透過其他渠道得知呂波有關消息。

黎小龍等人駕船逃難,遭遇地震遇險報警獲救

[參與]http://www.canyu.org/n110488c6.aspx

剛剛聯繫到張維,他說黎小龍一家四口及法輪功的小宋被關押了,說要進法庭就掛了電話,張維電話095-871-9463黎小龍弟弟電話095-338-4303

他們已被強行分開,包括孩子和顧巧也相互分開,在分開過程中小龍弟受傷。昨天,小龍弟來電告知,他們身份合法獲釋,試圖租車離開,但是泰警方阻止。小龍一家單獨關押,情況不明。昨天他們都經過了法庭,不知結果如何。

人權觀察呼籲中國改革侵犯人權的法律

[美國之音]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china-reform-rights-abusing-laws-20160304/3219558.html

星期五,人權觀察組織致信中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呼籲人大否決或修改有違國內外人權保護的法律。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將於今年3月5日召開。

人權觀察組織中國部主任蘇菲·理查森表示:“自從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國政府對言論自由、和平抗議以及維權人士的打壓愈演愈烈。人民代表大會作出的廢除侵犯人權法律的任何努力都將是中國民眾希望的曙光。”

人權觀察組織在致信中呼籲中國表達修改《國家安全法》和《反恐法》、使其與國際法相符合的意願,否決《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表達修改《看守所條例》和《刑事訴訟法》的意願,修改《慈善法》使之符合國際標準,以及簽署《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蘇菲·理查森指出:“全國人大有機會否決這些違反中國憲法和國際法的法律,但我們不知道他們是否會站起來抗爭,還是認可對人權的繼續侵犯。”

本週,美國、德國、加拿大、日本、歐盟駐華大使都致信中國政府,對《反恐法》以及《網絡安全法》草案和《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草案表示擔憂。各方大使認為,這些新的法案可能會對貿易往來和創新發展形成阻力,中國根據國際法保護人權的義務也可能因此受到破壞。

德媒評論:面對中國公民社會遭到全面打壓 西方不應繼續沉默下去

[博聞社]http://bowenpress.com/news/bowen_72256.html

《新蘇黎世報》周四(3月3日)發表了一篇客座評論,分析了任志強被指"發表違法言論"、其騰訊微博賬號被關一事,文章認為,這位近日在官媒被定性為’反黨’的博主、地產商沉默了",並引用了任志強的話「當政府開始害怕其人民時,他擔心中國的未來」。

文章寫道,根據研究機構"胡潤百富"的調查,超過三分之二受訪的百萬富翁已經移民或者計劃移民。其出走的原因總是這些–讓孩子受更好的教育,更潔凈的空氣、更安全的食品,然而沒被道破的原因還有防範那些可以觸碰其財產的監控部門。

“很長時間以來從經濟增長中獲利、擁護該體制的中國中產階級,也愈加不安。"文章隨後提到醫患矛盾尖銳、反對工廠污染的公民抗議活動增加以及極端民族主義者給中共政權帶來壓力。

“在北京瘋狂管控下如此失衡的社會,無論在經濟上還是政治上都不符合西方的利益。一個受壓制的公民群體,從來都無法成為開放社會或者國家對外開放的保障。因此,西方不應該再長期沉默下去。在對華關係中,要闡明侵犯公民權利屬於明確超越紅線。只有這樣,像任志強這樣的人在決定中國未來的問題上才能有話語權。只有這樣才能確定,中國民眾不會有朝一日指責西方:’你們將中國民眾拋棄到被遺忘的角落了。'"


中國人大發言人回應律師被抓 袁裕來淘寶購書被指「非法」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3042016103343.html

中國全國人大召開新聞發佈會,發言人傅瑩回答「維權律師被逮捕,是否與依法治國相矛盾」時說,律師的執業權利要得到保障,但他們首先應當遵守中國的法律。有評論指出,並非律師不守法,而是公檢法帶頭違法。此外,浙江律師袁裕來在淘寶購買的書籍遭當局預先審查,並稱其為「非法出版物」,予以扣押。

3月4日上午,中國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新聞發佈會,發言人傅瑩就「維權律師被逮捕,是否與依法治國相矛盾」的問題進行了回應。

傅瑩表示,不是很贊同「維權律師」的提法,好像要把律師隊伍做一個政治劃分;她又指,對律師來講,依法執業的權利要得到保障;但同時強調,律師執業首先要遵守憲法、遵守法律,如果律師知法違法也要面對法律的懲處。

對於傅瑩的一番言論,北京律師陳建剛當天下午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所謂保障律師執業權利只是「說得好聽」,官方要律師守法,但現實情況是,公檢法帶頭違法打壓律師。

「法治首先是政府要守法,要限制政府的權力,保證公民不受政府的剝削、壓制、迫害。而中國現在恰恰是與世界潮流相違背的,因為現在什麼都要信黨,不和共產黨走到一塊兒的律師,下一步就要被迫害。另外說律師首先要守法,我真是不知道說什麼了,抓了這麼多人權律師,公安局他們什麼地方顯示出這個方案合法來了?」

陳建剛表示,作為一名刑辯律師,他現在甚至不敢輕易代理案件,因為在當局肆意違法的情況下,即使案件事實清晰、證據足夠,他都無法給當事人一個承諾。

此外,浙江律師袁裕來3月4日遭遇了一次令他想不到的意外。他上午在微信上發佈消息說:公安局、文化局執法人員忽然衝進辦公室,說他從淘寶網上購買的書籍是非法出版物。並附上了書籍照片。

袁裕來當天向本台表示,這些書籍都是通過淘寶合法購買獲得,並不存在「非法出版」的情況。而最大的問題是,有關書籍並非快遞公司派寄而是被執法人員直接帶來,這已經嚴重侵犯了其合法的權利。

袁裕來:「今天上午總共進來有5個人,有文化局的。其實這些書都是從淘寶買的,淘寶經營也是合法的,我跟他們說這些書是人家海外合法出版的,不存在非法出版物的問題,這些書也是明顯沒問題。特別有幾本,一本是納粹集中營的回憶錄,兩本是聖經。我要求明顯沒問題的你不能扣,他們說要鑑定,最後還是拿走。這個案件下個禮拜我會提個行政訴訟。但是最嚴重的一個問題說明,我們這些書、包裹進來前就檢查過了,通過高科技手段,這是違法的,這是公民的通信自由。我們憲法也有規定,除非你是為了國家安全或者刑事偵查,公安可以檢查。當時他進來以後,文化局要開這個(包裹),我就禁止他開,因為這是很嚴重的問題,是公民最基本的權利,然後來的一個公安把門一關,就硬把它開了。」

記者:「您的這個書是今天剛到文化局的人就來查了?」

袁裕來:「也不是快遞公司送過來的,這個包(裹)是他們(文化局、公安局)拎進來的。」

袁裕來表示,他只是一名代理行政案件的普通律師,發表的言論也十分溫和,從不「上綱上線」,但仍然頻頻遭到打擊,從微博被刪,到被限制出境,再到如今淘寶購書也被審查,感到十分無奈。

高瑜被旅遊至昆明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3042016085349.html

知情人士對本台表示,正在監外執刑的中國資深傳媒人高瑜,在兩會期間“被旅遊”,目前在昆明。

現年71歲的高瑜,2014年4月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遭刑事拘留,去年4月17日被法院判刑7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高瑜提出上訴,同年11月24日,高瑜案在北京高級法院閉門進行二審,兩日後法院改判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並認為高瑜患有嚴重疾病,依法暫予監外執行。不過,高瑜自去年獲釋後,因仍未辦妥醫療保險,至今仍未能到醫院治療。高瑜患有高血壓、心髒病、淋巴結及耳水不平衡等病。


群體維權

萬人居民區強建道觀 江蘇數百業主圍政府討說法遭抓打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3042016103223.html

江蘇省蘇州市多個小區的數百業主,3月2日聚集在市政府外抗議,要求政府停止興建一座28層高放置骨灰的塔陵和道觀。抗議遭警方鎮壓,多人被打傷,其中一人 骨折,另有多人被抓走。

蘇州市工業園區的天驕花園、香堤瀾灣、涇園二村等三個小區的數百業主,3月2日到蘇州市政府門前集會,抗議政府在小區之間修建有28層高的放置骨灰的塔陵道觀,大批警察出動鎮壓。

香堤瀾灣的住戶王小姐接受本台採訪時稱,要興建的道觀離住宅區和學校不到2公里,計畫修建之前沒有通知過當地居民,也未徵求過大家的意見。業主知悉後非常憤怒,曾發起過多次示威,但毫無效果,迫於無奈之下決定集體抗議,但卻遭到政府的暴力鎮壓:

王小姐:「我住在那個附近,知道這件事。我感覺在居住的地方最好不要建這種東西,還是多少有點影響的,還有好多居民的信仰也不一樣。」

陝西業主被困電梯一月活活被餓死500業主討公道被鎮壓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3/201603050156.shtml

陝西省西安市高陵區水榭花都小區的500名業主,週四(3月3日)在堵路為被困電梯月餘活活餓死的一名業主討說法時,遭到大量警察鎮壓,多人被毆打抓捕。

    據業主透露,今年春節前夕,水榭花都小區12號樓一單元電梯發生故障,事後業主曾多次要求小區的物業維修該電梯,但均遭物業搪塞。近日,業主與物業協商無果後,無奈用車輛堵塞大門迫使物業維修電梯,方才發現被困電梯一個月已被活活餓死的一名女業主。週四下午6點開始,憤怒的業主堵住西安通往高陵的一條主要干道,希望引起政府注意。

    網友「dingjian6932」發帖說:西安涇河工業園水榭花都小區,年前的時候12號樓一單元電梯故障把一女的困裡,昨日業主強烈要求維修電梯,當電梯門被撬開的一瞬間,發現一具女屍,被困電梯一個多月,死了都不知道。小區竟然還若無其事,就連媒體都被物業用封口費給堵了。

    持續到當天晚上,業主遭到大量警察以及物業聘請的打手鎮壓,期間多名業主遭到毆打,以及辣椒水噴射,數名業主被抓捕。

    網友「玩_物_喪_志_ 」發帖說:警察包括特警在一個小時之後趕到,並用辣椒水和催淚劑對著無辜的群眾噴去,被噴中的人眼淚不停的流,至晚上十點依然雙目疼痛難忍!

    「玩_物_喪_志_ 」說:物業僱傭附近小混混向業主揮起了拳頭,無辜群眾被打,混亂中,

廣東深圳台資廠搬遷不賠2000工人罷工遭鎮壓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3/201603050157.shtml

廣東省深圳市台資統一集團長營電器(深圳)有限公司2000工人,週五(3月4日)在罷工索賠時遭到大量警察鎮壓,多名工人被毆打,4名工人被抓捕。

    據工人透露,長營電器(深圳)有限公司於近期搬往惠州市惠東縣,但公司在已將設備搬空的情況下,未就工人的賠償問題給出合理的交代,引發工人不滿,於本月2日發起罷工。

    網友「阿彌陀佛」發帖說:長營電器到了今日今時都沒給出員工一個合理的交代,東西都搬到所剩無幾,十年以上未簽無期合同,社保沒夠十五、甚至工作滿二十年社保都沒買夠的,無期合同如何賠償,合同沒到期如何協商!以上種種都未曾公報於眾。

    罷工持續至週五上午,工人在準備前往當地政府維權時,遭到大批警察攔截,期間有多名工人遭到警察毆打,4名工人被抓走。

    工人「繆斯女神丿經」發帖說:抓了四個,現在群龍無首,唉,我們準備全部去市政府的,他們把路堵住了。

    截至當天下午,工人的維權行動仍在繼續。現場圖片以及視頻顯示,有大批的警察、特警圍堵在工廠門口與工人對峙,以阻止工人出廠維權。

    公開資料顯示,長營電器(深圳)有限公司系台灣統一企業集團下屬企業,成立於1992年,有員工2000人。

四川成都多家物流連續跑路上百汽配商維權被鎮壓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3/201603050158.shtml

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區紅牌樓汽配市場的上百名汽配商,週五(3月4日)到武侯區政府門口追討貨款時,遭到警察鎮壓,多名商戶被毆打,3人被抓捕。

    據商戶透露,2015年至今,紅牌樓汽配市場內已有5家物流公司先後跑路,共計捲走汽配商上千萬元貨款。3月2日,又有一家名為「一帆順(西充線路)」的物流捲款消失,無奈的商戶只能寄希望於當地政府為他們追回貨款。

    商戶「成都魅影名車匯」發帖說:漫漫維權路,經歷了5個貨運部的跑路,我們商家損失慘重。涉案金額加起來超過了1000萬,去年大家都理性的打官司,可是法院效率太低,一直沒有所以然。

    週五,上百名商戶手持「黑心物流,還我血汗錢」等橫幅,遊行到武侯區政府,希望當地政府能為商戶挽回損失,但遭到大量警察毒打、抓捕。

    商戶「徒步向東」發帖說:上百家商戶維權,被抓好幾個,警察還打人。維護自己的權益,卻遭到警察的毒打,哎,社會沒有公理。


兩會次日 最高法聚上千訪民、截訪員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2368-page-1.htm

今天下午,河南舞鋼市維權代表秦超【天網把臉丟到全世界 河南一領導群崩盤】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兩會次日,最高法聚上千訪民、截訪員。

今天中午,我和成都李昭秀、劉志忠等前往最高法接待處,現場有1000左右訪民排隊投訴。上百法警和保安巡視維持秩序。上千截訪員在公交站、最高法兩側尋找各自截訪目標,周邊則有各省法院警車。

兩會次日:湖南婁底押返9人等10則維穩案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5-id-22369-page-1.htm

河北廊坊三河市李振國:今天上午10點50分,我和李廣海到達西單北大街小醬胡同中央組織部,排隊人數大概200人,我們剛領到號就下班了投訴河北省廊坊市三河市泃陽鎮黨委政府。我此次投訴2013年7月我家5間房被鎮政府強拆和上訪途中遭鎮政府僱傭黑社會毒打等。

江蘇省興化市釣魚鎮葛建新:3月2日晚,我姐葛粉英在鹽城又被他們抓了,是鎮政府裡姓高的一名副書記帶著一幫人強行抓走,現在可能關到看守所。

河北省石家莊市高新區宋營鎮南辛莊村張夢穎【河北村官:張夢穎加入天網,省公安廳正在通緝】,2016年3月1日,村書記張建剛找我父親以每天給200元的條件讓我父親做我工作不讓我在京上訪,直到兩會結束,他還威脅我父親說我村村民牛牛媳婦和他弟媳以被關拘留所,如果她(張夢穎)在北京上訪也會被拘留。

今天下午,河南舞鋼市秦超【天網把臉丟到全世界 河南一領導群崩盤】來電:3月3日晚,上海剛刑滿釋放的訪民謝傳達等人集體從久敬莊押回,現被特保保護起來,禁止進京。

今天下午,成都市雙流縣李昭秀【成都刑拘維權代表李昭秀 曾幫助全國上萬民眾】來電:3月3日下午15時許,我和袁英、劉志忠、周俊、周治元等6人剛從呂村公交站下車,就被3車警察保安開車迎面攔截,晚上。姜成芬和陳天茂,羅開桐也在公交車上被攔截。夜間23時許,周俊,劉志忠,陳天茂,羅開桐和我又被數名黑保安開車押送到離我們租住地不遠的公交車站台處釋放。今天上午,溫江區袁英被溫江區柳城鎮派出所所長李鵬飛押送機場乘飛機押返,周治元火車押返。雅安姜成芬和另外3人則被黑保安車送回四川。

今天下午,四川涼山州西昌曾廣秀【西昌警方通牒曾廣秀自首 撤出天網文章】來電:3月3日晚,重慶張林【天網組團重慶 看望危文元肖建芳劉林楊興文家屬】被押送旅遊到達西昌,住美麗山水大酒店,今天中午,我和張桂花、高桂珍、劉繼瓊前往張林和三個街道維穩人員就住的邛海假日酒店聚餐。

四川省住京辦地下室關押王義翠已72小時

成都市雙流縣九江鎮鄒家場武素雲來電稱:3月2日6時30分,四川省內江市市中區政府與警官派人在良鄉懂村抓走王義翠,隨即押送四川省住京辦地下室關押至今已72小時。現王義翠在地下室大病以發,政府部門也不送醫院,現王義翠求助好心人將她解救出來。

今天下午,湖南婁底市顏滿英【湖南顏滿英尋釁滋事獲刑8月 刑滿再進京】來電:3日4日凌晨零時,婁底駐京辦鄒竹梅、肖維生、彭小力5人和7個保衛租車,將婁底訪民顏滿英、周伯通、賀時英、烏秋桂、曾愛嬡、周仁香等9人押返,現在武漢至長沙的路上。

今天夜間,四川遂寧知情人來電稱:遂寧胡開蓉、馮瓊秀等8訪民買了3月4日晚上21時許的818次火車去北京上訪,結果在遂寧火車站就被當地公安、社區及河東管委會工作人員等20多人攔截。此時,所有人員還在河東開發區公安分局,她們目前可能失去了自由。人和手機都被控制。

今晚21:16:08,新疆石河子代新紅來電:今天中午13時,四川資陽張錦英在北京木樨園橋北公交站上被7、8人綁架抬上京QB8899銀灰面包車抓走,我一人沒能把張錦英救下,反被他們拉開踢了我一腳推倒馬路上,他們快速開著車跑了,我起來就打了110報警電話,一位好心的騎電動車公交女士路過看見這種土匪勢綁架後也報警。一會110警車來了,向我瞭解綁架車號及被綁架人的姓名後並給我錄像,留了公安電話01084081177,做了登記報警身份後就走了,現不知結果如何。

軍費增長回落 維權人士憂維穩費不減反增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ecurity-03042016073124.html

全國人大會議將於周六(5日)開幕,發言人傅瑩在記者會上透露,今年軍費增長百分之7至8之間,是五年來首次回落至個位數。有維權人士認為,軍費減少,不代表維穩費也會減少,相反隨民間的冤假錯案上升而增加。傅瑩亦回應抓捕維權律師和立法規管境外NGO在大陸活動的問題,強調違法要面對懲處。

今年全國人大會議共有九項議程,除了每年審議的政府工作報告、人大委員長報告和兩高報告外,亦會審查和批准十三五規劃綱要和審議慈善法。

總理李克強周六將在人大會議上發表工作報告,會議發言人傅瑩周五在記者會上,被追問軍費增長一事時透露,今年軍費增長幅度比去年要低,是近5年來最低的。

傅瑩說:中國的國防費的預算制定,主要考慮兩個因素,第一是中國國防建設的需要,第二是我們經濟發展的情況和我們財政收入的情況。今年中國軍費預算保持增長,但是增長的幅度比去年要低,比這幾年要低,是在百分之七到八之間。

這是自2010年,6年來軍費增長首次跌破2位數。在2015年軍費預算中的同比增幅為10.1%,達到8千8百多億元。《鳳凰網》稱,雖然尚未公佈軍費預算具體額度,但可基本推算2016年軍費開支在9512億到9601億人民幣之間。軍費預算似乎仍將維持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2高水準。

軍費之外,俗稱“維穩費”的公共安全支出,近年來外媒也比較關注。不過,自2013年開始,中國的維穩經費越來越神秘和不透明。

經常報道訪民情況的“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負責人黃琦相信,儘管軍費增長減少,但他維穩費卻會因為冤假錯案的上升而繼續增長。

黃琦說:大陸的維穩費呈現一種上升的趨勢,我們所知的大量維穩費,可以說是根本沒有記入官方公布的維穩費欄目的。我舉個例來說,作為各級官員押送訪民旅遊,或是私下向民眾支付封口費,在大陸這種維穩經費是日益擴大的。

正在北京上訪的遼寧訪民趙振甲表示,各地訪民為著兩會傾巢而出,同時地方政府和北京警方聯合打壓。這種加強維穩的做法動員人數眾多,若把維穩費用來解決訪民問題,就不會引來當局被視為的“社會不安定”的因素。趙振甲形容,維穩費只是一個貪腐的藉口。

趙振甲說:維穩費只是養貪官,是給他們花的。中國的腐敗是有一套邏輯的,上面中央撥到地方,地方再拿這些錢賣通中央。然後拿小部份錢供黑社會,再殘害訪民。沒有什麼法治,我想搜你就搜你,想抓你就抓你,想打你就打你。全是打壓,根本沒有解決問題,哪有解決問題。

針對過去一年有大批維權律師被逮捕的事情,傅瑩強調律師是重要的行業,亦是守法的模範,但違法亦要面對懲處。

維權律師余文生回應說,傅瑩的說法只是美化對打壓律師的行動。

余文生說:當局從來沒有停止對人權律師和維權律師的打壓,這次709事件可以說是打壓到頂點。但是我們亦做好對方再升級的準備,對每個人權律師來講,都有可能面臨有可能被抓,包括我本人。所以對她(傅瑩)的說法,我們採取一種不屑的態度。

有外媒在記者會上提到人大正審議境外非政府組織(NGO)管理法草案,發言人傅瑩表示,大陸目前沒有訂立境外NGO活動的法律規範,因而需要列明那些行為是違法及禁止的。

她強調,並非要阻止或限制境外NGO在中國的活動,指出中國目前有7千多個境外NGO,主要涉及環境、科技、教育及文化等領域,為中國帶來有益的經驗,亦帶來資金。希望透過聽取包括境外NGO代表和外國機構各方意見,將相關的法律修改完善,令此項工作做得更好。

兩會“嚴寒下” 教會領袖信徒受限制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igion-03042016084843.html

全國兩會期間,北京家庭教會長老及數名信徒被限制自由,但教會如常聚會。另外,國際特赦組織就浙江教會顧問及維權律師張凱被刑拘,發表聲明呼籲釋放。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會聖愛團契長老徐永海,自週二(1日)起被上崗。徐永海週五(4日)向本台表示,目前家門外有1名公安及1名聯防隊員24小時看守,他到外面買菜也要跟踪,他不能到其他地方,可能要兩會結束才解除軟禁。此外,教會兩名信徒分別是異見人士高洪明、藝術家嚴正學,本週先後被旅遊。訪民信徒徐彩虹、何斌夫婦昨天下午路過長安街被警察查身份證,發現是重點人士,把他們送到東郊民巷派出所,其後轉至久敬莊,今天又送回民巷派出所,現在手機打不通,沒法知道情況。

徐永海說:高洪明被旅遊,高洪明跟嚴正學,他們都走了兩、三天。還有徐彩虹跟她丈夫何斌,他們兩個人被警察攔住查身份證,說他們是重點人士。

他又指,週五的教會聚會如常舉行,因為一向在他家中進行,沒被限制自由的8名信徒今早來到他家,聚會沒受到騷擾。記者曾致電徐彩虹,手機一直關閉。

另外,對於被監居半年的浙江教會顧問、北京律師張凱,上週被改為刑事拘留,總部設在偷敦的國際特赦組織週四(3日)發出緊急行動聲明,指張凱律師在事先録好的電視節目上面容消瘦無力,認罪很有可能是在脅迫下作出的。他是在8月25日被警察從浙江温州一間教堂被帶走,之後一直被監視居住,這意味著當局可以在正式的關押系統以外拘留他長達半年時間,期間不允許會見律師或家人。自浙江省教堂十字架被拆,張凱一直為省內一些教堂強拆案件提供法律援助,他是自去年7月開始的全國維權律師大抓捕行動中,受影響的200多名律師及維權人士之一。該組織呼籲立即無條件釋放張凱律師,確保他在釋放前,享有定期不受限會見律師權利,並保障他免受酷刑及虐待等。

香港中文大學祟基學院神學院副教授刑增褔表示,雖然中國當局用很多理由指控他,主要因為張凱律師用法律維權方法支援温州百多間教會反對拆十字架,結果政府拘捕他,其實當局想嚴重打擊信徒守護十字架。

他又指,當局的種種做法包括張凱律師、顧約瑟牧師被捕或剛被判刑14年的包國華牧師,都顯示要貫徹執行強拆十字架,任何人去反對當局均不容忍,信徒受到很大打擊,但部分信徒沒有放棄,仍繼續聲援張凱及受迫害的牧師。

刑增褔說:我們仍然見到小部分信徒,其實在做一些事情,雖然不是改變什麼,但起碼他們繼續聲援受迫害的牧師及信徒。第二,他們想還張凱律師一個清白及公道。

温州網及温州電視台,上週四(25日)同步以”温州張凱案真相”為題,首度披露案件細節,指張凱幕後策劃10多宗宗教非法聚集事件、指使教會骨幹成員網絡發佈照片、視頻,並在境外開設網站。張凱又組織數批境外記者到温州採訪,並組織4名温州信教群眾準備往杭州與境外人員密會,他把政府整改拆除違法違章建築的正常執法,說成是針對基督教的打壓行動等。

去年8月25日深夜,張凱律師及助手劉鵬、方縣桂從温州下岭教堂被警方帶走。8月27日,張凱及助手被指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同年12月11日,劉鵬、方縣桂獲取保候審。

視頻:在京殘存訪民向“兩會”發出強音:停止權鬥,解決訪民問題!

[參與]http://www.canyu.org/n110552c6.aspx

隨著有史以來最強的維穩搜查,對“兩會”代表與委員不構成任何威脅的在京訪民基本上被遣送回了原籍,“漏網”的殘存訪民在明天全國人大會議正式舉行之際,以支持習近平、王岐山反腐的姿態,要求“兩會”代表停止權鬥與說謊,切實行使最高權力機構的監督作用,敦促地方當局解決訪民合理訴求。

美資廠搬遷無償 2000工人連日罷工(視頻)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bor-03042016060639.html

廣東省廣州市一家美資汽車零件廠,全廠2000名員工不滿工廠搬遷不賠償,全體員工於周四(3日)起一連兩日發起罷工,警察連續兩天到場封路鎮壓,兩天至少拘捕4人,及至少5人受傷。

廣州市黃埔經濟技術開發區“德爾福派克電氣系統有限公司”的員工盧小姐周五(4日)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直至現在全廠2000名員工大部份仍在罷工,數百名警察 曾到場鎮壓,有員工被保安打傷,及被警察拘捕。

盧小姐 : 今天有警察呀,那個路口全部被封了,本來的記者,他們都不讓進,都堵在那個路口,今天又把我們打了,現在廠裡面叫那個保安打的,打得很厲害的,他抓到一個打一個,抓走了好幾個,今天(警察)抓走了3個,一個打倒在廠門口,現在不知被拉走還是沒有拉走,剛才我們自己看的是,那個人已經躺在地上,沒動,現在保安不讓我們出去。昨天也打了,有幾個住院了,叫了防暴隊的人,來了幾百號人,衝進入該打就打,女人都打,好幾個女人都給他打傷了。

她表示,兩日至少有5個人受傷,及至少4人被拘捕。雖然全廠員工已罷工兩天,但是領導亦沒有出面,為員工們解決問題,反而指員工破壞公司運作,即場解僱了十多名員工。

工廠於去年底通知員工,將於下月會搬遷到江門,但是就沒有向員工作工齡方面的賠償,員工多次向領導反映問題,領導卻沒有理會他們,員工迫不得已下才於周四發起罷工。

盧小姐 : 他(工廠)是搬遷,我們在這裡幹了10多年,還是老員工,沒有得賠償,知道嗎 ? 他說3號(昨天)給我們結果,但是3號呢,我們去問結果,他卻叫了防暴隊的人,現在廠什麼都不跟你講了,就是直接幹掉人,他根本沒說賠償這回事呀。因為勞動局的人也來了,勞動局的人好像也被他們收買了,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今天勞動局就說,今天你們必須開工,如果不開工的話,後果怎麼樣,怎麼樣的,就威脅我們,根本沒為我們說一句話。

另一名員工蘇小姐表示,現在幾乎全體員工正在罷工,又指員工只是在工廠內罷工,亦沒有去堵路等做出過激的行為,但她就指現在被保安監視,故不敢與本台透露太多情況。


言論、網絡控制

黨宣新媒體“無界新聞”發布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後被強行斷網

[博聞社]http://bowenpress.com/news/bowen_72455.html

北京時間3月4日夜間,黨宣新媒體“無界新聞”被發現刊登了一篇題為《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的公開信,文中列舉了習近平近年來諸多政策之不力,作者以黨員身份要求習近平辭職。

這篇未署名的文章在開頭寫到:「我們是忠誠的共產黨員。值此全國“兩會”召開之際,我們給你寫這封信,要求你辭去所有黨和國家領導職務。提出這個要求,是出於黨的事業的考慮,是出於國家和民族前途的考慮,同樣,也是出於你和你家人自身安全的考慮。」

文章從外交、經濟、意識形態、政策等多方面闡述習近平政權的失敗。

該帖文還發佈於許多境外網站的評論欄中,包括牆外樓,在無界傳媒的刊出,引發輿論廣泛驚訝。

無界傳媒是正牌黨宣新媒體。去年4月,《財經》雜誌母公司財訊集團聯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阿里巴巴,三方聯合組建新媒體機構“無界傳媒”,首期投資為億元級別。曾參與無界傳媒創始初期相關活動的上海交通大學媒體與設計學院講師魏武揮透露:成立無界傳媒的初衷,是“對新疆的宣傳”。

為“無界傳媒”出面的資方是新疆宣傳部,當屬網信辦系統。眾所周知,網信辦對新媒體的操控和利用一向持高度重視態度,“宣傳新疆”、“促進新疆發展”或許只是廣告的模板,應對棘手的新疆問題做專職輿論引導、建立強化當局在中亞的語話權,疑似實質性目的。

廣告語:“立足西部、面向全國、輻射亞歐”,“無界傳媒”在其簡介中寫的很明白:“要打造一個立足西部、面向全國、輻射亞歐,面向移動互網聯時代的政經類、多語種移動客戶端,打造一個有分量的新媒體品牌和一個國家級外宣平台”。後者明顯是主旨。

觀察人士指出,無界新聞的主域名是 https://t.co/tGHsMjSuYG,其調用的網頁元素幾乎全放在 watching.cn , 而watching.cn 疑因發布要求習近平辭職的文章被強行斷網,無界新聞也完全癱瘓了。

至截稿時已恢復運行,同時上述文章也被刪除了。

中國收緊網絡劇審查,同性戀與巫術皆禁止

[紐約時報]http://cn.nytimes.com/china/20160304/c04artsbeat-china/zh-hant/

從《京華時報》的一篇報道來看,中國當局正在加強對該國繁榮的網絡電視產業的管控。該國最高廣電監管機構的官員上周表示,網絡節目很快將受到和普通電視節目一樣的審查。

儘管近年來監管機構一直在逐步打壓網絡電視,但行業專家稱這是政府首次公開要求統一網絡和傳統電視節目的審查標準。

新的指導方針列出了一系列會被禁止的主題,包括講述同性戀、未成年人早戀、婚外情、吸煙、巫術和輪迴轉世的內容。此外,表現「傷害民族感情的民族戰爭、歷史事件」,或「危害國家統一、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內容也是不允許出現的。

《京華時報》那篇報道引述的具體措施中,包括一項要求網站自己的審核員24小時審查,並接受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培訓考核的政策。

這些措施是對受眾使用廣泛的愛奇藝(iQiyi)和優酷(Youku)等視頻網站的新挑戰。近年來,因為政府相對缺乏對網絡電視節目的監管,這些網站獲得了巨大的利潤。《京華時報》的報道稱,在周六召開的全國電視劇行業年會上,官方統計數據顯示,2013年中國視頻平台製作了200部,總計800集網播劇,而去年,網絡劇已增至805部,1.2萬集。

中國加緊媒體管控去年關閉近三萬家網站

[美國之音]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china-media-control-20160304/3220869.html

中國“掃黃打非”辦公室3月4日宣布,在2015年中國各地共關閉網站兩萬八千家,此外還有1500萬件出版物被收繳。觀察人士說,中國當局正在加緊對媒體的管控。

據中國官方媒體報導,這些網站因含有色情或其它非法信息而被關閉。

除了對網絡和出版物大力查處、監控之外,中國官方最近幾個月在影視劇、社交媒體、紙質媒體等領域也不斷加強管控。此前中國電視劇製作產業協會與中國廣播電視聯合會共同製訂的《電視劇內容製作通則》對電視劇、網絡劇的內容、題材等方面做出了詳細的限制,並將一些違反規定的熱門網絡劇強制下架。

在社交媒體領域,中國網信辦在“兩會”前夕關閉了一批官方認定的發布違法違規信息的網絡“大V”賬戶。

前不久中國《南方都市報》編輯因將有關習近平的新聞標題“媒體姓黨”和另一則新聞的標題“魂歸大海”排版在一起而遭到開除處分。

對於中國國內連續的媒體管控的舉動,明鏡新聞出版集團總裁何頻表示這是中國當前社會進入“神經錯亂”狀態的表現。

何頻說:”這是它必然的結果。叫’神經錯亂’。因為它整個執政的一方面要跟西方、跟世界接軌,但是另一方面,它又要堅持所謂黨的利益。它不僅僅是一個意識形態的爭論的問題,而且是有一種利益的關係在一起。(黨)採取政策的槓桿,利用所謂的文件、政策讓那些市場化的媒體,市場化的企業不能生存,要保證黨的信息工具的利益。“

此外,在談到任志強微博遭到官媒炮轟的問題時,何頻認為黨媒一直都姓黨,這個事實從來沒改變過。

何頻說:”其實這個媒體從來就是姓黨的,它從來就沒有姓過人民。什麼時候姓過人民啊?沒有過嘛。沒有過的事情你為什麼今天的反應好像人家講這個媒體姓黨大家就不舒服了?我覺得很奇怪。這個媒體從來就是姓黨的,姓黨的東西從來沒改過。難道胡錦濤時代它就姓人民嗎?江澤民​​時代它就姓人民嗎?沒有啊。這個媒體從來都是黨的信息工具啊。“

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教授、中國數字時代創辦人蕭強認為,一個能夠更加自由表達、自由獲取信息的網絡會讓中國變得更好。

蕭強說:“很多人都意識到,一個更有創造力、表達更加自由、獲取信息更加自由的網絡會讓中國社會變得更好,讓中國最終能夠成為一個更強大的國家。即使你把網絡只當作一個技術工具或是商業工具,但生活在沒有谷歌、沒有臉書、沒有這沒有那還要被審查的網絡環境中是看不到好的未來的。這樣的互聯網主權也不會有很好的未來。”

面對越來越嚴格的審查制度,越來越多的網站、電視劇被屏蔽、下架,很多網民感到不滿,有網友問:“我們現在還能看什麼? ”其他網友答:“還有新聞聯播。”


宗教、民族問題

溫州兩縣五個十字架被拆 浙全省僅允留極少部分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1-03042016103050.html

浙江省溫州市永嘉縣和蒼南縣在剛過去的兩天內,至少有五座教堂的十字架被強拆拆除。溫州信徒稱,政府將拆除絕大部分教堂的十字架,僅保留小部分作樣子。

溫州市平陽縣昆陽鎮郭莊教會的十字架2月26日被強拆後,該鎮南豐教會的十字架3月2日險遭政府方人員強拆,因十多位老年信徒在場極力抗爭,當局擔心發生意外,知難而退,未採取進一步行動。3月2日,永嘉縣橋下鎮西溪教堂十字架被拆。3日,永嘉縣三江街道的羅溪教堂、梅園教堂、西溪教堂,以及蒼南縣括山鄉的嶺腳基督教堂、南洋山基督教堂十字架都遭到強拆。

溫州一位信徒張女士,3月4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記者:

「3月2號到3號,我們溫州市永嘉縣橋下鎮西溪教堂十字架被拆,三江街道的羅溪教堂十字架被拆,梅園村的教堂十字架被拆,蒼南國縣嶺腳基督教堂,還有南洋山基督教堂十字架被拆。前天聽平陽的教會說,他們收到縣國土局的通知,要在一週之內拆除他們那裡全部的教堂十字架。我們現在擔心永嘉的教堂十字架也會全部被拆掉」。


印度自焚藏生遺體運至達蘭薩拉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03042016110944.html

印度瑪蘇日流亡藏生多吉次仁以自焚抗議中共治藏政策後星期四晚不治去世,其遺體於星期五下午運往達蘭薩拉;亡者父親向本台表示,兒子是家族的驕傲,更是民族的光榮。

印度北部德拉敦(Dehradun)瑪蘇日西藏兒童村學校十年級年僅16歲的學生多吉次仁於星期一(2月29日)高呼「西藏獨立」口號展開自焚而身受重傷被送醫,星期四晚上在新德里薩夫達君醫院(Safdarjung Hospital)因搶救無效去世。

藏人行政中央駐新德里辦事處秘書長次仁傑布星期五對本台說,多吉次仁被院方宣告傷重不治後,其家屬和負責方決定將遺體運往達蘭薩拉,並將於星期天舉行火葬儀式。

「我們同亡者父母、地方西藏青年會理事等多次商量後,決定將按照亡者父母的意願,把遺體運到達蘭薩拉,不過此前還要通過醫院和印度地方警署辦理相關許可手續。星期五早上,我們向印度警方進行匯報時,一位高層警官對於多吉次仁這麼年少就為西藏事業以身獻祭表示無比欽佩,但同時對於他的去世感到遺憾。他還稱讚自焚者的勇氣和赤誠之心,並強調警方將提供一切協助。最後我們獲得許可後,於星期五下午正式將遺體運往達蘭薩拉,由新德里部分警察陪同送至哈里亞納邦,再由該邦警察送至旁遮普邦,之後到喜馬偕爾邦,星期六將抵達達蘭薩拉,星期天早上將為亡者舉行火葬儀式。」

自焚者母親尼瑪央宗目睹兒子自焚並試圖撲滅其身上的火之際,導致雙手被燒傷,也在醫院接受著治療。在經歷喪子之痛後,亡者父親圖丹於星期五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他說:「剛開始對於正在就讀十年級的兒子自焚一事,我們作父母的立即陷入無限悲痛和惋惜之中,從他被送到德拉敦醫院到新德里醫院,我們都是在哀傷中度過,但是看到各方藏人給予關懷、表達聲援時,讓我們感到很安慰,並為擁有這樣一個兒子而感到驕傲。這是他本人的心願,他希望以他的犧牲能為西藏整體事業帶來幫助,現在他的心願實現了,因為從他自焚到去世,引起印度乃至國際的關注和支持,世界多個媒體也進行了廣泛報導。我認為兒子的獻身精神是我們家族的驕傲,更是我們民族的光榮。」

印度瑪蘇日西藏兒童村學校教育負責人丹增喬朗也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已故多吉次仁是我們學校的學生,一向積極參與學校的各項課內和課外活動,從小具備良好的責任心。在2月29號寒假開學前傳出他自焚被送醫的消息後,我和學校部分教職工,包括護士等一行人特前往新德里醫院進行協助和看護,但不幸的是他於星期四晚八點半左右去世。瑪蘇日學校所有教職工、學生在星期五為多吉次仁及境內自焚亡者格桑旺堆舉行著燭光祈福會。另外,校方領導為首的代表星期五陪同運送多吉次仁的遺體到達蘭薩拉,並將參加星期天的火葬儀式。」

此外,西藏青年會、西藏婦女會、自由西藏學生運動等組織在印度和世界多地展開集會活動,為境內外最新自焚亡者格桑旺堆和多吉次仁誌哀、祈福和聲援,與此同時強烈抗議中國政府在藏高壓政策,也促請國際社會緊急關注藏人自焚事件。

抗議漢人統治,藏族僧侶自焚死亡

[紐約時報]http://cn.nytimes.com/china/20160304/c04tibet/zh-hant/

藏人倡導團體稱,一名年輕的藏人僧侶為抗議漢人的統治,本周在四川自焚身亡。這是自去年8月以來,外界所知的中國藏區首起自焚事件。

總部設在倫敦的團體自由西藏(Free Tibet)稱,18歲的格桑旺堆(Kalsang Wangdu,又作格桑旺多)是周一自焚的。該團體稱,同一天,16歲的藏人學生多吉次仁(Dorjee Tsering,又作多傑次仁)在印度德拉敦(Dehradun)高喊着「自由西藏」的口號自焚。多吉次仁活了下來,目前在新德里一家醫院接受治療。

西藏抗暴57週年台北大遊行記者會召開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hx-03042016102501.html

在台灣,公開宣稱「台獨」立場的「時代力量」政黨新科立委林昶佐,呼籲中國政府應大方邀請達賴喇嘛出席博鰲亞洲論壇,不要只邀請他們自己立的「班禪喇嘛」,自認崛起的大國,不應該這麼沒有自信。

在台藏人福利協會會長札西慈仁四日在三一零西藏抗暴日五十七週年記者會透露,二十九日自焚的十六歲流亡學生多吉次仁不治過世。

提到多吉次仁和另一名也在廿九日於西藏境內自焚身亡的十八歲僧人格桑旺推,札西慈仁質問:「為 什麼那麼多年輕人自焚?像他們很多人是從來沒有見過達賴喇嘛尊者,他們也沒有來過印度流亡政府,他們從來沒有看過一個民主的國家,但是中共自己養出來的藏 人,他們積極要西藏獨立、要宗教自由、要達賴喇嘛回家,為了這些事他們自焚,所以我們覺得西藏人為了國家是永遠不會放棄的。」

札西慈仁以藏傳佛教的「因果論」解釋自焚和自殺是不同的,札西說:「西 藏人一輩子辛苦為了西藏獨立,有一天真的西藏獨立的時候,我們最討厭的胡錦濤,他殺了那麼多的西藏人,有可能他死亡後變成了西藏人,那意思是我一輩子辛苦 為了他嘛,所以藏傳佛教的角度來講,沒有『我』,我們要做什麼就是為了人民,那人民是誰?以後的藏人是誰?是不一定的,但是我們的目的就是要一個世界和 平。」

藏青會台灣分會秘書長貢卻表示,二零零九開始到現在二零一六,一百五十一個西藏人為了西藏獨立、自由、人權而自焚。貢卻說:「那獨立的路是沒有那麼快,比較長,藏青會一個人沒有辦法,我們必須要努力,大家要互相幫忙,我邀請台灣的人民,幫助我們。」

席海明將協助德國支持受迫害族群協會推出文革50週年內蒙古專題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gr-03042016110306.html

今年是文化大革命爆發五十週年。中國少數民族在文革中受到多重的殘酷迫害,流亡德國的蒙古族異議人士將和德國支援受迫害族群協會合作推出內蒙古專輯。

五十年前在中國爆發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已經成了公認的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一葉。按照中共領導人的說法,在文革中被整肅的有一億人,死亡兩千萬人,物質、 文化和社會遭受到的迫害空前絕後。文化大革命發生的思想基礎就是共產黨建黨的基礎,階級鬥爭思想。而消滅階級實際上就是以族群鬥爭為武器進行族群滅絕。為 此在這個基礎上,中國的蒙古族、藏族和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在文化大革命中更受到了多重的迫害。

記者獲悉,德國著名的國際人權組織,「支援受迫害族群協會」(Gesellschaft für bedrohte Völker) 計畫在今年推出一系列的紀念文化大革命五十週年的專題節目。現在他們已經開始和流亡德國的蒙古族異議人士合作總結內蒙古的問題。為此,記者採訪了參與這個 計畫的席海明先生。關於這項合作,他首先對記者介紹說,「這個組織我們一直和他們有聯繫,過去他們的負責人多次和我們一起組織參加抗議及討論活動。他這次 專門找我,因為他們今年有一個計畫,今年是中國的文化大革命五十週年,關於內蒙古的情況他們想和我們合作,讓我們提供幫助,把這作為一個項目,做出一個記 載。」

席海明先生從七十年代開始就從事蒙古族的維權活動,曾經擔任八十年代初期內蒙古高校學運的總指揮,現在是多個流亡海外的蒙古族團體的負責人。對於內蒙古文革 五十週年問題,他對記者介紹說,「內蒙古的文化大革命當然有很多內容,但是最主要的是挖內蒙古人民黨,屠殺了蒙古人。這個事情中共自己也承認,他們在審判 四人幫的時候說屠殺了一萬六千二百二十二人。這是官方數字。但是在這之前七五年北方邊防工作會議,烏蘭夫也去了,烏蘭夫講話的時候說是三萬五千多人被打 死。後來文革之後內蒙古的一些知識分子自己進行了調查,這個調查是將近六萬人。差距為什麼這麼大?」

席海明對此說,這就是現在進行這項工作的重要性,「現在我覺得第一是搶救歷史,我在當時是十幾歲的未成年人,但是我現在已經是花甲之年了。比我大的,或者真 正被打,被迫害的,如我母親當時也被打,現在已經去世多年了。還有很多被打的中年人,現在健在的都不是太多了。所以第一個是搶救歷史。第二個一個民族對於 自己的發展歷史必須有清醒的記憶和認識。蒙古人在共產黨的統治下被剝奪了生存權,文化大革命是一種進行種族大屠殺集中的、最突出的表現。」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