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6  華師青年學者江緒林自殺亡。李波桂民海食髓知味終惹禍?燕薪律師會見廣東勞工NGO案孟晗記。張建平會見單利華受阻。

曾因紀念六四被抓 華師青年學者江緒林自殺亡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 … 繼續閱讀 →...

曾因紀念六四被抓 華師青年學者江緒林自殺亡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searcher-02202016080304.html

華東師範大學政治系青年學者江緒林週五(19日)晚自縊身亡,震驚學界。而之前,他因不迎合當局的意識形態,長期受到壓制。在日漸嚴苛的環境下,江緒林的死令許多中國學界人士,心生狐兔之悲。

江緒林的微博顯示,他在自殺前的19:57分,在微博上發佈了一張自己的黑白照片,以及一份遺書。遺書的內容分別是請求將僅有的財產交給自己的姐姐,並留下一部分用於自己死亡後清理現場的費用。此外,還有關於將書籍送給學生、作為基督徒向上帝的懺悔,而遺書的最後一句話是:「我恐懼,我要喝點白酒。」

據江緒林的同事淩晨在朋友圈發佈的消息稱:「剛剛與幾個朋友在學校送別緒林兄離開閔行校區,當殯儀館的車急速駛出校園,將他從這個他工作了七年多的校園帶走時,守到最後的老師和學生失聲痛哭。緒林熬過世紀寒潮,等來了春天,卻在這個最寒冷的春夜決然離我們而去,希望他信仰的主在天國給他溫暖和愛。」

江緒林自殺身亡的消息在海內外傳開後,學者於建嶸在微信圈寫到:「哀悼江緒林先生。但是,要告訴所有的同道者,的確,政治關係到我們的每一個人,但我們不能由於對政治的失望而放棄努力,更不能以這種方式結束生命……」

現時旅居美國的學者滕彪對本台記者說,江緒林在北大讀書時,曾因為紀念六四而被抓,其人格獨立,但正是因為獨立思考,亦一直在待遇和職稱評定上受壓制。

滕彪說:2000年的時候,我在北大讀博(士),他在北大讀研(究),就是在六四的前一天,他貼出海報,希望大家能夠聚集,後來就只有他一個人去,被抓了。後來我們就一直沒有聯繫,我知道他在教書。大概2年前,他突然託人給我們一些錢,說是支持我們的維權工作。江緒林他應該是一個非常有思想、有獨立精神的這樣的一個知識分子,在學術上,有非常多的成就,但是,直到他去世,都還只是講師。

滕彪還說:在中國的大學體系裡面,對這種思想獨立的、敢說真話的逆淘汰嘛。敢言的學者被開除、被處分、被判刑,所有有原則、有思想的學者,在高校裡面感覺非常苦悶。

中國知名作家王五四表示,隨著官方意識形態管控的加劇,獨立知識分子的處境越發艱難。這也是中國有獨立人格的學者,深感絕望的主要原因。

王五四說:他自己是一個一直在思考的,想解決這種外部不好的社會環境的問題,但是,又沒有辦法,我覺得他是很絕望。我覺得現在(管制)比前些年更嚴重吧,因為在這樣的環境下,沒有辦法去實現自己的道路。也就是說,你愈有想法的人就愈感覺,我的想法完全不被承認,不僅沒有被關注,反而會被傷害。現在整個國家整個政府已經不需要你知識分子來思考甚麼,當然更不需要獨立的學者。包括言論這一塊,由政府來牽頭,做一個導向,你們聽著就是了,就是這麼一個現狀。

本台記者致電華東師範大學希望瞭解江緒林自殺的原因,學校的人稱,學校太大,她不清楚此事。而校務辦電話則一直無人接聽。

江緒林於1976年出生,1995年入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學習,1999年考入北大哲學系攻讀研究生,之後在香港浸會大學宗教與哲學系讀博士。2009年起,任教於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政治系,擔任講師。研究領域為西方政治思想史。他的關於李猛《自然社會》一書的書評,直擊「李猛神話」的要害,從學理上分析李猛著作的缺憾,其思想獨立、敢於批判之風格,與中國學界阿諛奉承、相互吹捧的風氣,形成鮮明對照。

華師大青年學者江緒林自殺身亡,微博留遺書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2/201602202305.shtml

2016年2月19日晚,華東師範大學政治系青年學者江緒林自縊身亡,震動學界。澎湃新聞記者得知,發現時搶救已來不及。

    最後一刻,他於19:57分在微博發出一張黑白照和一封遺書,遺書中包括對財物、書籍、課程的處置,和有基督教信仰的他與主說的話,最後一條是:「我恐懼,我要喝點白酒。」

    凌晨,他的同事在朋友圈寫道:「剛剛與幾個朋友在學校送別緒林兄離開閔行校區,當殯儀館的車急速駛出校園,將他從這個他工作了七年多的校園帶走時,守到最後的老師和學生失聲痛哭。緒林熬過了世紀寒潮,等來了春天,卻在這個最寒冷的春夜決然離我們而去,希望他信仰的主在天國給他溫暖和愛。」

最後的話

1。借記卡(錢包內)一張,內有106893元,歸姐姐江壽娥(記得我還有一個小姐姐)支配。2。借記卡一張。內有11273元。歸姐姐江壽娥支配。(密碼皆為******)

3。宿舍抽屜內約1萬港幣,6百美元,錢包內約4400人民幣,供清理費用,雖未必夠。

4。餘下辦公室的一些書籍,一半贈送給胡振林同學(請轉送幾本給朱木良等我指導的本科同學),一半請劉擎先生處理,謝謝!

5。抱歉本來這學期有4門課要上的,對不起了,或許這個尚未開始就結束的惡果是最小的。

6。沒有什麼眷戀,(奇怪麼?)卻沉滯,懼怕;上主啊,赦免我,我原以為總會有些好奇的,但好奇心顯然被壓抑了。上主啊,我打碎了玩具,你不要責罰我; 然而,就是責罰我,也請給我勇氣面對未知的一幕。啊,我終於要知道真相了。我不好,我平庸,我德行有虧,洛克的墓誌銘都說:「讓我犯下的邪惡隨著塵土掩埋 吧。」(let his vices be burried together)我除了祈禱寬恕,還能做什麼呢?請不要看我的罪和錯。

7。我譜寫不出優雅的樂章,也就不能有期望(指點世界),我不知何為愛的擁抱(已無法體察),如何親吻和祝福你們以作別!

8。上主啊,願你開啟希望之門。

9。我恐懼,我要喝點白酒。

江緒林

2016年2月19日

華師大知名學者江緒林自殺,最後一刻微博發出黑白照與遺書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2/201602202320.shtml

今天,也就是2016年2月19日,19:57分,華東師範大學政治系江緒林老師的新浪微博,發出了他的黑白照與一份手寫稿遺書。照片中,江老師的眼神淒厲深邃,似和這個世界有話要說而又不想說。微博的文字內容為:饒恕我吧,赦免我吧,上主啊,請你開啟希望之門;哦,正義‧‧‧‧‧‧我接受‧‧‧‧‧‧

    他的遺書中逐條列出後事,包括錢財給誰,圖書贈與給誰等等,最後一條,還記錄了當時的心情:「我恐懼,我要喝點白酒。」一字一句,讀來令人心痛不已!江老師,挺住!然而不久,還是傳來了噩耗,江老師在辦公室以自殺的方式,離開了這個世界。學生和網友在這條微博下點起蠟燭為他送行,為他祈禱,向他表示哀悼。

據網絡資料顯示,江緒林,1995年入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學習,1999年考入北大哲學系攻讀研究生,之後在香港浸會大學宗教與哲學系讀博士。2009年起,任教於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政治系。江緒林先生主要研究政治哲學,發表作品不是很多,但確實為國內青年學者中的佼佼者。他的研究在正確的方向上展開,他對自由、正義、良知的追求,令人敬佩,他的思考直抵人類存在的深層次。他的存在,自身就是政治哲學。他的離去,是華師大政治系的一大損失,也是中國學界的一個損失。

    他的關於李猛《自然社會》一書的書評,直擊「李猛神話」的要害,從學理上分析李猛著作的缺憾,其思想獨立、敢於批判之風格,與學界阿諛奉承、相互吹捧的風氣,形成鮮明對照,須知北大的李猛作為「神話」的主角,是一個明星學者,具有極盛的人氣,粉絲眾多。

    江緒林研究西方政治思想史、政治哲學,自然要關心政治,思考政治問題。他的一篇短文《其實我不熱衷政治,只是今夜還是很悲傷》,坦露心跡。在這篇文章中,他如此寫道:「我關心政治,但並不熱衷政治。或許是因為孱弱的體質和沉靜內省的人格類型的緣故,我對曾經極為熟悉的‧‧‧‧‧‧這些年來一直走鋼絲地行走在公民維權之路上並有所作為深感敬佩,卻總覺得那不是我的事:我只關心自己,靈魂的拯救也好,安妥也好,就像某些西式小說裡面出現的小怪人。」關於自殺,他在這篇文章寫道:「美好的生活可以是無涉正義的:海子在一個春天以自己浪漫的死亡詮釋了他的正義無涉,他說:姐姐,今夜我不關心人類,我只想你。」莫非很多年前,海子浪漫的死亡,就在他孤獨的靈魂中埋下了日後的伏筆。江緒林未婚,如海子一般,他在生命的盡頭首先想到的也是他的姐姐‧‧‧‧‧‧唉,不忍讀下去了‧‧‧‧‧‧

    生命是何等脆弱!愛生命,愛世界。俗話說:「好人不長壽,禍害活千年」。老天就是愛和人開玩笑。

    願江緒林先生走好!

    (作者簡介:向天嘯,「陳偉時刻」微信公眾號特約評論員)


文東海律師質問:李斌,真的要「解聘」我!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2/201602201146.shtml

2016年2月18日上午,我懷著彷彿如高考趕考時的忐忑之心,來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與我同行的還有李和平的兩位辯護律師蔡瑛和馬連順,他們雖然在前一天被李斌告知要解聘他們,但強烈的羞辱感促使他們再次來到看守所,這種羞辱不是僅僅對他們兩位辯護律師的羞辱,是對整個律師行業的羞辱,是對法律的羞辱,在我們心目中,只有我們的當事人有權利解聘我們,李斌絕對沒有這個權利,這不僅僅是我們的一廂情願,而是寫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裡面,也體現在兩院三部(包括公安部)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裡面。可是白紙黑字,在李斌眼裡就是當看不見。

    我們來到前台辦理會見手續,前台值班武警告訴我們,李斌到市局開會去了,要等一會才過來,我們只好耐心等待,這一等就是一上午,快到11點近下班的時候才見李斌姍姍來遲,在這期間,一個李姓警官兩次出來接待我們,並給我們帶來了礦泉水,在北方,水有時候比米飯更重要,在北方有過生活經驗的人都知道,每個人出門時都要帶一個水瓶,裡面裝滿了水,但我們南方人就沒有這個習慣,因此,我還是很感謝李警官及時給我們送來了水,由於他不願意和我們談及我們所要辦理的事情,只好一起閒聊,談各自從業的感受,我想起之前曾給李斌兩次寄信,都被莫名其妙的拒收,因此我便向他詢問原因,他告訴我李斌並不是看守所的人,甚至也不是看守所旁邊相鄰單位天津市預審監管局的人,當我問他李斌到底是哪個部門的人時,他支吾其詞,他也曾說起過李斌可能是天津市公安局法制處的,但隨後他又否認,我感到很是奇怪,便問他你的同事兼搭檔,難道你不知道他是哪個部門的人嗎?儘管我多次追問,他還是不願意明說,但結合我隨後和李斌的見面,我想他應該是法制處的人,因為儘管他同樣不願意明說他具體是哪個部門的人,但他同時也說過他曾經代表公安局打過不少官司,而能夠代表公安局打官司的一般也就是法制部門了。

    終於有了和李斌面對面交流的機會,一個上午的忐忑也馬上會有了答案,我終於感到心裡的石頭在慢慢地卸下,人就是一個很奇怪的動物,面對一個可能不利的結果,更想早點知道這個結局,但李斌並不急著回答我們的關切,而是說起了我此前一天曾經在網上發了一篇帖子《李斌,你會解聘我嗎?》,他說他認真拜讀了,寫得很好,但有幾個細節需要和我商榷:首先他認為他不是因為楊金柱和程海在律師界名氣大,所以才不解聘他們,而是他們的當事人確實沒有提出解聘他們,他也沒有見過楊金柱兩次面,只見過一次;其次,他此前解聘其他律師並不是沒有底氣,他一向都是底氣十足。我當時感到很驚異,因為我那篇帖子是2月17日晚上9點以後我才發到少數幾個律師微信群,我驚異他這麼快便知道了消息,我更加驚異他這麼在意那篇帖子,以至於斤斤計較於細枝末節,我同時也感到一絲莫名的恐懼,我的一舉一動都被他們所遙控,幸虧我這輩子前半生雖算不上聖人,也犯過不少錯誤,錯過不少人生美景,但也還算是個規矩人。我也終於明白,我們今天上午之所以等了那麼長的時間,一定是李斌在閱讀我那篇文章之後,心裡不太踏實,因而向他們領導匯報商量對策去了,但很顯然他們並沒有商量出來正確的對策,即使李斌滿臉堆笑,我仍然感覺不到他絲毫的善意

    因為李斌說他解聘此前每一個律師都是底氣十足,一個明知踐踏法律還能底氣十足的人絕非良善之輩。相比李斌,我更加感覺到陪同他一起接待我們的李警官更加富有人性,他雖然在接待我們的時候大部分時間是沉默不語,他雖然看上去很嚴肅,可我們私下交流時我至少知道他認同不讓當事人自己按照自己的心願請律師是不對的。

   因為李斌說:文律師,你有一點猜對了,你確實也被解聘了,所以我們也不會再核實你的身份,你的辯護律師身份並未經過我的認可,你所提交的所有材料我們都視同你沒有提交。儘管我早猜到了是這個結果,儘管李斌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滿臉堆笑,我還是抑制不住的感到悲涼,我當時真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吼上幾嗓子,我愣了幾秒鐘後才反應過來,對李斌說道:你們既然說是王宇解聘我的,那請你們出示王宇的解聘文書給我核實,如果我無法核實,我會要求你們安排我會見王宇當面核實。但李斌接著說道,那解聘文書被王宇新聘的律師拿走了,我們也不會讓你會見王宇核實,我反駁他說我雖然是王宇的母親聘請的,但我的委託手續早在河西分局就已經提交,並且經過該局的認可,我也相信你們已經告知我的當事人,我此前並未聽說過你們傳話給我王宇不認可我的辯護律師身份,因此,我的辯護律師身份是經過了王宇的確認並直接在王宇和我之間建立了委託關係,王宇要聘請新的律師,必須要先解聘我,且解聘的手續沒有理由交給新任律師,而是只能夠交給你們辦案部門,再由你們辦案部門轉交給我,否則,在沒有轉交給我進行核實之前,我的辯護律師身份是始終有效的,我問的急了,李斌最終承認解聘文書在他們手裡,但就是不給我,也不會安排我會見,我幾乎出離憤怒了,我大聲說道你們難道不需要依法辦事了嗎?法律在你們眼裡到底算什麼,到底是你要解聘我還是你們領導要解聘我,我今天既然來了,你們如果不按照法律的規定依法辦事,我今天就不打算出去。但李斌對我的憤怒毫不理會,仍然滿臉堆笑地說道,我可以陪你到今天下午五點,時間到了我就會下班,你也知道看守所有看守所的規矩,到時自然會有人請你出去。我被李斌徹底擊敗了,我耳邊響起了一句話: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

    雖然我一無所獲,但我心中隱隱的一個謎團卻在逐漸解開,李斌,一個始終不敢說出自己隸屬於哪一個部門的人,一個身份存疑的人,為何會被派來幹踐踏法律粗暴解聘709辯護律師的髒活,理由只有一個,這個解聘律師的主意就是他出的,我至少可以找到以下幾個旁證:首先,他的同事李警官曾經說過他其實是法制辦的人,儘管他事後否認,但李斌自己的言行也透露出了他的職業屬性,只有法制處的人才可能經常代表公安局打官司,而天津市公安局的領導遇到法律問題安排法制處的人研究提出解決辦法正是法制處工作人員的本分;其次,無視法律踐踏法律的主意一旦提出,一般也會由這個出主意的人來負責執行,因為一個有良知的警察首先是想不出這個主意,即使想出來了在執行的時候也會縮手縮腳,他的上級是不放心由他執行的,或者這個警察會找別的藉口迴避執行這個任務,只有那些急於邀功請賞的人既能夠想出這個主意,同時也出於功利的目的急於攬到這個髒活以討好上級;第三,按常理,李斌既不是看守所的人,也不是預審監管局的人,如果不是主動請纓,他的上級也不會想到讓他來執行這個任務,因為這本來就不是他正常的崗位職責範圍內的工作。

    想通了這一點,如果此前我說是李斌要解聘我,我還有一絲內疚的話,我現在已經完全釋然了,因為我覺得李斌就是這個非法解聘律師的始作俑者,說他要解聘律師並未冤枉他,而他自己也毫不隱諱這一點,他在和我談話時,多次宣稱我們的辯護律師身份必須經過他認可,他不認可的就不會核實我們的辯護律師身份。或者李斌會認為我是誣陷他,甚至可能會想到利用警察權力規制我,我這種擔心並不是多餘,在這個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警察國家,李斌不是揚言要對那些因為對李斌指定的官方律師為虎作倀不滿從而發了幾句牢騷的人展開調查嗎,但我想提醒他,我其實並沒有誣陷他,那些對經李斌指定的官方律師不滿的人也是在正常的行使批評、監督的權利,我承認我上述猜測並無直接的依據,甚至有可能猜錯了,但我之所以作出上述猜測,首先是李斌自己的乖張言行引發我的合理質疑;其次,如果李斌認為自己並沒有違法犯罪,而又能夠順利把我們所有他不喜歡的709辯護律師都解聘的話,那我上述的分析就是在表揚他,是把可能不是屬於他的功勞都計算到他頭上,則此時我自然也不是誣陷他;第三,如果他們自己也認為解聘律師是違法的,但還要強行解聘的話,那不管解聘律師的主意是不是李斌出的,他這個負責執行的人都是認同這個餿主意並同樣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但李斌出的這個主意真的會給天津市公安局加分嗎?真的能夠把一切都掩蓋在無邊的黑暗中,讓你們為所欲為嗎,天津市公安局的領導們,「天理昭昭不可誣,莫將奸惡作良圖」,河西分局的趙旭雖然同樣不給我們會見,不給我們介紹案情等等,但我們幾乎所有辯護人還是比較理解他的作為,以他的權限,他已經做到了極限,但李斌的惡行卻讓我們始終無法忘記,因為他已經在挑戰法律人的底線!而這種惡行終會給天津蒙羞,會給共和國的法治蒙羞。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天津,一個美麗的海港城市,卻在法律的無序中淪陷!而它的起因有可能就是因為我至今都懷疑他的身份是不是警察的人——李斌!

王宇現任辯護律師:文東海   2016年2月21日


銅鑼灣書店事件 李波桂民海食髓知味終惹禍?

[博聞社]http://bowenpress.com/news/bowen_68912.html

抓銅鑼灣書店五人發生在北京收緊香港言論的大背景下,然而桂民海、李波等離奇「自願回內地」接受調查,起因複雜。除了他們出版眾多大陸政治八卦書籍並在深圳有地下銷售點涉「非法經營」,更嚴重的因素是他們出版的書籍有些涉及高層內鬥,疑有某派勢力給其出版的書籍放料。

本社從知情者獲悉,桂民海和李波事實上曾已出版了一本有關習近平情人的書,但面世前被內地用300萬港幣買斷,不料桂民海食髓知味,又在世界各地物色數名作者再寫此主題的書,想繼續讓內地「買斷」掙錢,終惹怒有關當局,出動強力部門「了結」。

知情人士指,李波和桂民海其實已於2014年出版了有關習近平情的一本書,但該書在開印前(也有說已印好但未上市),被山東方面用300萬港幣買斷,包括該書版權。知情者指出,該書買斷本不該花那麼多錢,山東方面拍馬心切,也不懂行情,才出此高價。

桂民海在電視上”認罪”

消息指,李波見此主題獲益豐厚,食髓知味,又在海外又找了多名寫手,繼續「創作」習近平情人主題的書,實際上是想讓內地當局繼續「買斷」;為此阿海故意透過關係向內地「放風」,的確引來內地另外的有「興趣者」。

銅鑼灣書店事發後,海外曾有報道指,流亡美國的政治異見人士穆文斌曾代表習近平情史的出版方,與中國大陸有關人士談判,知情者指,聯絡人士幫穆文斌連名片都印好了,準備以作者身份跟對方討價還價,但最終對方沒有出現。

李波被失蹤迄今未能回港

知情者認為,準備被「買斷」的書稿寫的太爛,可能是購買計劃叫停原因之一。而對銅鑼灣書店和桂民海等人用強力手段解決,大概也在那時被內地強力部門擺上了議事日程。

此說法本社未能獲取當事人證實,不過旅居紐約的作者劉路和否認這種說法,他認為300萬買斷屬於無稽之談。本社早些曾披露,李波、桂民海也涉嫌利用出版大陸商政屆醜聞而敲詐當事人。紐約時報等媒體報導,銅鑼灣書店的政治類書籍主要是演義編故事,例如他們曾出版一本名為《習近平暗通薄熙來》的書。

燕薪律師:會見廣東勞工NGO案孟晗記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2/ngo.html

在兩次會見受阻後,2016年2月19日下午,我終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會見到了在12.3勞工案中被抓捕的勞工NGO工作人員孟晗。廣州一日陰雨,但對那些翹首等待勞工案消息的朋友們來說,兩個半月來的第一次會見,多少可算一點安慰。

遞上會見手續,接待的女警說,這是你第一次會見吧,我答對;她說,下次會見的時候要先去辦案單位備案,我說,刑訴法沒有這樣的要求啊;她說,案件還在偵查階段,我說,偵查階段也沒有這樣的要求;她說,廣州這邊都是這樣,我說,全國都不這樣,刑訴法規定會見只需要提交三證;我問她,廣州是所有的案件在偵查階段都需要先備案才能會見嗎,她說,是的,偵查階段第二次會見的時候都要先備案。

掰扯無益,會見要緊;一次成功會見不易,還是先見了再說。接過會見單,徑直去提人處。孟晗的監室是1204,今天的會見室是104。

見過孟晗,先簡單自我介紹,接著詢問他自抓捕以來的情況。他的敘述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一、 概況

1、2015年12月3日上午,20多個便衣先以小區保安的名義進入他家,後將他從家中帶走,並搜走了家中的電腦、手機和一些資料。孟要求出示搜查證,警察現場在空白搜查證上書寫並要求他簽名,孟拒簽。

2、中午12點被帶至中山南路派出所,做筆錄,下午四點被送至廣州市公安局白雲分局突發事件處置中心(孟根據記憶,名稱大意如此,但未必準確)的基地。

3、被送至基地後,立即被連續訊問三天(指12月3、4、5三天,非三整天),期間只睡了三個多小時。警察三班輪換,一班三人。

4、抓捕當日是以拘傳的名義,4日被監視居住,5日下午四點強制措施變更為刑事拘留。

5、5日下午被送至廣州市第一看守所,6日開始長達十三天的密集審訊,每天只能睡兩個多小時。訊問警察輪班,開始時是三班,後來是兩班,每班兩或三人。

6、十三天之後的週六週日未提審,此後的一個星期,提審頻率放緩,每天只提一次,且不是每天都提,有一兩天未提。

7、再之後,有時一週提一次,有時一週都不提;逮捕時提了一次,逮捕後提了兩次;春節前提過一次,但交流的不太好,分歧很大,因此時間也不長;春節後還沒有提過;檢察院在批捕前來過一次,問了幾句話,做了筆錄。

二、訊問內容主要圍繞機構和利德鞋廠罷工兩個方面。

三、孟晗和警方存在兩點重大分歧:

1、警方讓其認罪,孟表示自己是無罪的,且警方作為偵查機關,無權認定有罪;

2、對利德鞋廠罷工的事實部分,孟表示願如實陳述,但不同意警方對自己主觀意願的認定。警方認為孟主觀上想要引導或推動工人鬧事把事情搞大,孟說自己沒有這樣的主觀故意,自己只是想為維護工人權益做些協助工作,是幫助工人,而不是搞事,且自己不是什麼領導者,罷工的主體是工人。

四、在被抓捕的初期,孟想要讓愛人送內衣和眼鏡,警察讓其寫條子,說他們可以幫助轉交,孟寫了條子給他們之後,他們要求加上一句:暫時不請律師,孟加上了。但後來警察向領導請示後,又把條子扣下了,沒有轉交給他愛人。

五、孟在監室裡被特別監管,座位和床是固定的,不能調動;不能和窗外的流動人員(管教、送飯的、收垃圾的等)有任何接觸;一張紙片都不能寄出去。

六、央視播放勞工案消息的那兩天,全所都沒有讓看新聞。

七、除在家中抓捕之時全程錄像外,共被錄像三次,訊問時錄過兩次,1月8日批捕當天錄了一次。

八、警方要求孟指控曾飛洋,並說這樣對他的問題可以從輕考慮。孟表示自己非常尊重曾飛洋,拒絕指控。

九、孟晗說自己這段時間身體恢復得還不錯,思想上也比較穩定,他擔心愛人的身體及生活,並關心勞工NGO和勞工朋友們的狀況。

我告訴孟晗,根據他的陳述,我認為他的行為,並不構成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協助工人維護合法權益,無論通過罷工還是集體談判的形式,都是受法律保護的正義之舉,與違法犯罪無涉。在結束會見之前,我給他拜年,並囑他保重。

當我走出看守所大門時,天空依然陰沉,雨仍未停。今天是正月十二,照理,還在過年的熱鬧時日,而我身後的高牆裡,卻關著許多無辜的人。他們為了踐行各自的道而得罪當朝,被隔離,被幽閉,與家人分離,陷入不自由的境地。

裡面的人,在為外面的人受難;外面的人,當心存感恩,並為他們祝福。

是為記。

燕薪律師記於2016年2月19日夜

張建平會見女權捍衛者單利華再次受阻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2/blog-post_20.html

2016年2月19日,張建平繼2月4日、2月5日後再次到江蘇南通市港閘區檢察院,要求會見被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羈押在南通市看守所的女權捍衛者單利華。然而,之前與承辦檢察官約定的會見,被以領導還沒有同意而無功而返。

據張建平說,自女權捍衛者單利華涉嫌「尋釁滋事」一案由南通市港閘區公安分局移送到港閘區檢察院後,自己受單利華母親的委託,以及相關法律手續,於2016年2月4日與5日連續兩天到港閘區檢察院,要求作為其他辯護人會見單利華,當時檢察院案管科的丁科長在單利華母親當場書面聲明解除之前與李律師委託的情況下,以尚不能確定偵查階段的辯護人是否解除委託為由,拒絕張建平的會見申請,並表示只要有單利華本人的委託(即高於其母親委託效率)即可辦理會見手續。而這一次,張建平不僅有了單利華本人托常伯陽律師從看守所帶出的委託書,而且經承辦檢察官蘇琳專程到看守所進行了確認,並再次帶出了單利華確認由常伯陽和張建平為辯護人的書面聲明。

這一次張建平到南通市港閘區檢察院申請會見,是春節後在多次與承辦檢察官電話交流後的約定。

據瞭解,昨天早晨張建平從常州出發,當時陽光明媚,但過無錫進入南通境內時,天氣突然變為陰霾。這樣的天氣變化似乎是個預兆,承辦檢察院突然打電話給即將抵達港閘區檢察院的張建平,說會見需要院領導批准,今天(週五)有可能辦不了會見手續,但可以做一個作為以朋友關係接受委託的筆錄。

上午9點30分達到港閘區檢察院後,承辦檢察官先與張建平聊了一下案情,對其中單利華到海南萬寧市第二小學舉牌,要求法辦脅迫小學女生開房的禽獸校長陳再鵬的行為,交流了一下觀點,張建平認為如果單利華這樣一個出於社會責任的行為也能夠被入罪,那麼人類的價值觀就徹底被顛覆了!

之後,承辦檢察官蘇琳將張建平帶到檢察為民服務中心,與案管科的顧俊一起,對作為其他辯護人身份的張建平做了一個筆錄,主要是問及與單利華是什麼朋友關係,是怎麼認識的,收不收費用,這一次到檢察院要做什麼等。張建平明確答覆是一般朋友關係、自己接受委託為單利華做辯護是基於社會責任、作為辯護人從來都是無償、要求立即會見單利華。

做完筆錄後,承辦檢察官蘇琳稱要請示領導。張建平認為是否請示領導是檢察院內部的事情,法律沒有規定辯護人會見委託人需要領導批准或者許可,希望承辦檢察官能夠獨立司法。蘇琳表示自己只能按照內部程序來,約定下午給予答覆。

到下午1點40分,張建平在單利華母親和哥哥的陪同下,到港閘區檢察院檢察為民服務中心等待消息。大約半個小時後,承辦檢察院打電話給張建平,稱領導還沒有決定是否許會見單利華的申請,需要下周才能夠給予答覆。對一個與國家秘密沒有關係的涉嫌「尋釁滋事」案件的會見,居然要領導決定,而且還一時決定不了的電話答覆,張建平要求港閘區檢察院給予書面答覆,並給出理由。

會見單利華再次受阻後,張建平向案管科提出要求複製案卷中的視頻證據。案管科的顧俊立即辦理複製的相關手續,結果忙活了兩個小時,最後又是在請示領導環節被以領導不許可為由拒絕。

一個與國家秘密無關的涉嫌「尋釁滋事」案件,辯護人會見委託人的權利一再遭到剝奪,複製指控證據不被許可,看來這「尋釁滋事」案件背後的不尋常。

坐著輪椅的張建平表示,不管這個案件的背後有多複雜,也不管港閘區檢察院對自己做出多大的限制,自己一定會堅持依法為單利華這樣勇於承擔社會責任的女權捍衛者做無罪辯護。

最後,張建平在檢察院提供的監督卡上寫下了:對承辦人員接待態度表示滿意,但對承辦人員不能獨立司法與檢察院領導干預承辦人員獨立司法表示極其不滿意的評語。

江蘇南通人權捍衛者單利華母親向南通市看守所申請公開單利華的身體狀況信息遭拒

[權利運動]http://www.hrcchina.org/2016/02/blog-post_47.html

2015年11月20日,南通人權捍衛者單利華被南通市公安局港閘區分局抓捕並直接刑事拘留,後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逮捕,再羈押於南通市看守所。

因單利華患有嚴重的哮喘,並伴有心臟病,母親沈桂蘭擔心其發病,不知在看守所是否得到及時救治,於是,沈桂蘭就於2016年1月7日,以郵政掛號信的方式向南通市看守所遞交了《南通市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表》,申請公開單利華的身體狀況,但至今未收到南通看守所的依法答覆。悲憤中的沈桂蘭欲為女申冤。

成都郭應富4農民尋釁滋事獲刑8月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2293-page-1.htm

刑事判決書

河北石家莊韓麗舉報考試舞弊獲刑三年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2295-page-1.htm

刑事判決書

四川漢源縣刑拘維權代表王淑蓉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2290-page-1.htm

今天下午,四川雅安維權代表姜成芬【北京治安總隊追蹤特要人員姜成芬紀實】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警方刑拘維權代表王淑蓉。

來電稱,2月17日,漢源縣維權代表王淑蓉家人周玉華收到漢源縣公安局拘留通知書稱:我局已於2016年2月18日12時將涉嫌尋釁滋事罪的王淑蓉【四川截訪毆昏數次 王淑蓉搏命拉扯保安生殖器】刑事拘留,現羈押在雅安市看守所。

上海維權人士黃月華被處拘留十日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2/201602201852.shtml

2月19日下午,上海維權人士黃月華在家中被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區分局石門二路派出所民警帶走。

    傍晚,維權人士魏勤、石萍、顏秀蘭、徐佩玲等聞訊趕到石門二路派出,稍後黃月華的丈夫也趕到,當晚黃月華被公安靜安分局擾亂單位秩序這由處行政拘留十日(自2016年2月19日至2016年2月29日),現在上海市拘留所執行。

    黃月華是在春節期間到北京國家信訪局上訪,上了一次大街對面的公共廁所,而這公共廁所屬「敏感區」,於是就成了黃月華非正常上訪的「罪證」。

河南淮陽縣訪民樊玉英中南海上訪被失聯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220/13968.html

河南淮陽縣大連鄉訪民樊玉英因10幾年的冤屈難申,正月初4到中南海上訪後失聯。

樊玉英失聯的當日曾電話告知她的訪友,她在中南海附近被北京警察逮到馬家樓,地方政府一個局長把她劫出來了再往回走的路上,之後樊玉英就音信全無。

樊玉英的上訪材料顯示,她是因為1983年3月間出外探親途中被兩村民暴力攔截並將她的衣服撕壞企圖實施強姦,幸好有人經過那兩村民才不得不住手。後經兩村民為其治療傷情仍未能痊癒經過醫院檢查發現頸椎椎體壓縮性骨折。但對方卻不願在承擔其醫療費,樊玉英的父母為此訴至法院,要求賠償醫療費用,因不滿法院判決導致其上訪。

在上訪過程中樊玉英和她的父母被鄉派出所多次綁架毒打,樊玉英被打的頭破血流,她的母親捆綁強逼跪在磚塊上。不僅如此樊玉英和她的父母還被多次非法拘禁,收容,拘留。

四川漢源3訪民拘留期滿 警車押走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6-id-22292-page-1.htm

今天夜間,四川雅安維權代表姜成芬【公安部錦旗案 刑拘天網義工姜成芬遭強行取保】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漢源縣3訪民拘留期滿,警方帶走。

漢源鄭瑞平、王淑蓉、白中用、李瓊在北京馬家樓被押回,當地給予4人行政處罰10日送漢源拘留所執行【年三十四川雅安押返4訪民 初一拘留10日】,於2016年2月18日執行期滿,在拘留所就被警車接走,去向不明。當天9時30分許,由警車接出後以尋釁滋事為由將王轉刑事拘留羈押雅安看守所,正在進一步瞭解鄭、白、李羈押地和罪名,有消息稱已對鄭使用腳鐐並被剃頭。

河北辛集副市長率百人強拆王英更家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5-id-22294-page-1.htm

今天夜間,河北石家莊辛集市七街王英更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辛集副市長郝英鵬率百人強拆王英更家。

來電稱,我在辛集市農貿街二小胡同南頭東側有一宅基,本是靠近公路的門臉房。而規劃局卻以此房佔壓紅線為由,下達拆除的行政處罰決定書,而我去規劃局查明,根本找不到規劃局說的30米紅線,實際上規劃局虛構了一條紅線。我老伴去北京告御狀,最後被行政拘留。

2015年12月24日上午11時,辛集市副市長郝英鵬親自帶領公安局、規劃局、城管、鎮政府等七個部門一百多人,將我們先打後關押在商場街派出所內,又將我家兩輛汽車強行弄走,最後強拆我家房屋。

人民日報社論促媒體擔負起「職責使命」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ql2-02202016104104.html

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2月20日發表社論,題目是《擔負起新聞輿論工作的職責和使命》。社論稱,輿論歷來是影響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新聞輿論工作作為共產黨一項重要工作,自黨成立起就肩負著神聖職責與光榮使命。這一社論引發網民熱議。有評論認為,上述立場是一種倒退。

2月19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參觀了《人民日報》社、《新華社》及中央電視台,又利用微博發佈音頻及文字賀辭,祝賀元宵節。20日出版的《人民日報》刊發社論:《擔負起新聞輿論工作的職責和使命》。社論說,在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發表重要講話,充分肯定全國新聞輿論戰線的成績和貢獻,深刻闡述了新聞輿論工作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並就新的時代條件下做好黨的新聞輿論工作作出戰略部署。

社論表示,輿論歷來是影響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新聞輿論工作作為共產黨一項重要工作,自黨成立起就肩負著神聖職責與光榮使命。社論指出,現時輿論環境、媒體格局、傳播方式發生深刻變化,在新形勢下,必須發揮輿論引導作用,鞏固全國人民共同奮鬥的思想基礎。

北京媒體人李先生20日接受本台採訪時稱,人民日報的這篇社論是在倒退:「儘管那個時代也講導向,但是沒有說所有的都要講導向。要求護黨、愛黨,要求體現黨的意志,也就是一切要向黨看齊。這個東西啊,現在搞得沒法說啊,你看看互聯網上的反應,沒有辦法」。

成都記者馮玉熙說:「習近平參觀中央電視台後,新聞報導說,任何黨辦的媒體要聽黨,黨媒聽黨這個提法應該很久,是一貫性的。關於新聞媒體,我想全世界有這麼多國家中,只有少數幾個國家的媒體,必須要聽執政黨或者某個黨派的話。一個新聞機構應該是自由的,必須要有自己的觀點。新聞的價值就在於自由傳播」。

在互聯網上,眾多網民對此發表熱議。網民「老龍」寫道,你的職責與使命就是姓黨,與老百姓沒有毛關係。網民「劉福泉」說,一份很少有人看的報紙,市場上基本賣不出去,怎麼承擔這種責任?另有網民嘲諷道,據說銷量很大,有沒有人看就不知道了?都是硬攤派的嗎?另有網民稱,看穿但不說穿。很多事情,只要自己心裡有數就好了,沒必要說出來。

馮玉熙說:「我與同行,還有很多老記者交流,他們的感覺就是這兩年,新聞受限制的程度並不比以前好多少。我看他報導中,他(官方)的提法,更多的還是出於統治慣性思維。他一貫的想要用自己強制的統治邏輯來處理一些事情」。

一位媒體人對記者說,目前,中國傳媒回到了剛剛粉碎四人幫的時期:「就回到了剛粉碎四人幫的那一段時間,社會的各種思潮的觀念對立、分歧,也包括一台春晚盡然弄得對立。所以這一兩年的情況,與過去江的13年,胡的10年,23年完全不一樣。確實是到了一個歷史關口。這樣弄下去,我覺得是要出大事」。

《南方都市報》深圳版頭版驚現 「媒體姓黨 魂歸大海」

[博聞社]http://bowenpress.com/news/bowen_68965.html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視察中央三大喉舌媒體、強調媒體「必須姓黨」後,昨日全國報紙都以此為頭版。廣東《南方都市報》深圳版竟敢不登習的照片,更在大標題下加「魂歸大海」四個大字,造「媒體姓黨魂歸大海」的藏頭詩,疑似不服從。

《南都》深圳版「黨和政府主辦的媒體 是宣傳陣地必須姓黨」的大標題下,配的卻是招商局創辦人袁庚骨灰被撒入蛇口港的照片,並加上「魂歸大海」四個大字,與上方的標題後部整齊對列,產生「媒體姓黨魂歸大海」的視覺效果。網民讚「有骨氣」,熱傳該版本電子報的照片,有人更專門去買報紙支持。更多人卻擔心報人被秋後算賬,「看來《南都》(深圳)快魂歸大海了」。

《南都》一向以敢言著稱,其廣東省其他市的版面也與全國別的媒體一樣刊登習總照片,不敢造次,除了深圳版。昨午,深圳版南都電子報就被刪掉前四版,封面換成與廣州版一樣。

反觀北京各大報,昨頭版不但標題一字不差「堅持正確方向創新方法手段 提高新聞輿論傳播力引導力」,《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經濟日報》、《解放軍報》、新華每日電訊五家更是連排版都是倒模。網民調侃:「合併成一家算了,就叫宇宙真理報。」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前日重要講話指不但黨媒要姓黨,黨的正確輿論導向還涵蓋:都市類報刊、新媒體,所有時政、娛樂類、社會類新聞,副刊、專題、廣告宣傳,被指有「文革重來」味道。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