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2016  王家銘:從潘霍華面對教會鬥爭看顧約瑟牧師事件。許乃來遭遇破門入戶綁架。關注法輪功學員蹊蹺死亡及失地農在警車內「服毒」身亡等迫害事件。

于世文「六四公祭」案審限超期 律師稱系政治迫害 [自由亞洲電台]http://w … 繼續閱讀 →...

于世文「六四公祭」案審限超期 律師稱系政治迫害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zhengzhi/yf3-02112016102905.html

於2014年5月因發起「六四公祭「而被逮捕的於世文,案件已起訴至法院一年,但仍未安排開庭。其代理律師向本台表示,當事人已放棄申請取保候審,又強調於世文是無罪的,法院嚴重超期羈押,是對他的政治迫害。

於世文在2014年「六四」前夕,因發起「六四公祭」而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逮捕,並於2015年2月11日被起訴至鄭州市管城區法院,至今已過去整整1年,但法院仍未開庭審理。

於世文的代理律師馬連順2月11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法院程序嚴重違規,當局超期羈押於世文,屬政治迫害。

「程序上早就有問題了,法院一般應該三個月審結,最多延長六個月,現在已經十二個月了,就這樣不審也不問,連一個庭前會議都沒有開過。我感覺他們還是對政治犯的迫害,其實他的問題就是涉及到六四,涉及到胡耀邦、趙紫陽。」

馬連順又告訴記者,於世文是無罪的,他在看守所內也受到了獄友及管教的同情,而患有多項疾病的於世文日前已放棄申請取保候審,希望法院盡快宣判其有罪或者將其無罪釋放。

「從法律上來講,他不構成犯罪,但是我們的法院審判又不獨立。春節前我去(會見)一次,他(於世文)現在要求官方給他判,要麼判有罪,要麼判無罪,但是他不願 意取保。判有罪的話算是他給同學做了點貢獻,如果判無罪的話,也證明他們對他的抓捕是錯誤的,但是現在的體制下,判無罪的可能性是沒有的。現在在看守所裡 面,從管教到在押的那些犯人,都很同情他。」

於世文在1989年中國民主運動期間曾是中山大學哲學系三年級學生,也是廣州支持天安門民運的最早發起人和組織者之一。在當局「六四」鎮壓後,於世文被監禁長達一年零六個月。於世文與其妻子陳衛等十多位民間人士早在2013年4月,就曾在河北正定縣舉行中國大陸首次民間公祭六四的活動。

泰國流亡義士呼籲釋放公民記者王晶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2248-page-1.htm

今天下午,河南省信陽市息縣維權人士邢鑑【少年天網義工邢鑑直面警察:拿槍崩了我還有後來人】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我們舉牌呼籲釋放公民記者王晶。

來電稱:今天中午,逃亡泰國申請政治避難的湖北維權人士柳學紅【天網記者邢鑑、柳學紅取保候審 王晶無下落】、北京張淑鳳【北京張淑鳳[網上散佈虛假信息]遭勞教】、河南邢鑑在曼谷藍砒尼公園舉牌呼籲中國政府停止新聞打壓並釋放著名公民記者王晶【王晶:我是天網義工兼公民記者,記錄訪民新聞】。柳學紅和邢鑑:停止新聞打壓,釋放公民記者王晶! 張淑鳳舉出條幅:監督無罪。

王家銘:力阻狂輪——從潘霍華面對教會鬥爭看今天香港教會回應顧約瑟牧師事件的啟迪

[對華援助協會]http://www.chinaaid.net/2016/02/blog-post_20.html

一九三三年四月七日,納粹德國頒布〈公務改革法〉(Law for the Reconstruction of the Civil Service),當中的第三項「亞利安條款」,規定所有政府僱員都必須具備亞利安血統,否則就得離職或退休。1 假如教會執行「亞利安條款」,將會迫使所有非亞利安血統的教牧人員都要離職。

一九三三年八月廿四日,由親納粹組織「德意志基督徒」所主導的勃蘭登堡省級議會(Brandenburg provincial synod)已經通過了在教會內執行「亞利安條款」,並準備把相應的決議在九月五至六日舉行的普魯士聯邦會議(Prussian General Synod)上提交。 2 為此,潘霍華草擬了一篇文章,題為〈教會中的亞利安條款〉(The Aryan Paragraph in the Church),作為預先構想教會內執行「亞利安條款」的三種可能局面,並提議教會的應對之策。

潘霍華構想了在教會內執行「亞利安條款」的三種可能情況。第一,非亞利安血統的人都被撤銷其帝國教會的成員資格,他們將被排除在外而被要求成立屬於他們自己的猶太裔基督徒群體。第二,所有猶太裔的教牧人員都得從教會內被辭退,並且不得再有新的聘任。第三,帝國教會並不直接執行「亞利安條款」,但對猶太裔基督徒接受神學教育的限制不表抗議,試圖從領袖培育的梯隊上逐漸排除猶太裔基督徒在教會內擔任牧職的資格。3 從後來的會議結果得知,第一種狀況並未發生,第二種狀況則並未完全發生,而第三種狀況則使潘霍華感覺相當困擾。 4

一九三三年九月五日的「褐色會議」,雖然否決了「解聘教會內所有非亞利安血統或與非亞利安配偶結婚教牧人員」的決議,惟會議仍然通過教牧人員的按立必須擁有亞利安血統及「無條件支持國家社會主義及德國更正教會」(unconditional support for the National Socialist State and the German Protestant Church)。 5 因此,潘霍華所預想的第二種情況,並未完全發生。

對於潘霍華構想中的第三種情況,其實是建基於納粹政府在一九三三年四月廿五日曾頒布法令,限制非亞利安血統的學童及大學生數目,需要維持在全校學生數目的1.5%之內,即他們在德國全體人口所佔的實質比例。6 因為德國教會的教牧人員都由大學神學系所培育,因此這項法令在實質上亦規限了教會選任領袖的範圍。潘霍華在同年的七月中曾撰文回應,題為〈猶太裔基督徒問題作為宣認信仰的時刻〉(The Jewish-Christian Question as Status Confessionis)。潘霍華在文中指出,教會領袖的選任,只有教會性的觀點(ecclesiastical viewpoints)才是決定性的,即正確的教義(right doctrine)、基督徒的德行(Christian conduct)及屬靈的才能(Spiritual endowments)等。 7

潘霍華認為無論是在教會中執行亞利安條款,將會使教會在唯獨依據信仰的準則去斷定成員資格的權柄上受到損害;或是納粹政府依據非信仰(種族)的原則限制教會領導職事的選任,都是對教會的正常運作施加非信仰因素的限制。潘霍華認為,假如猶太裔基督徒因其種族的問題喪失在教會內擔任牧職的資格,這不是一件外在而無關痛癢的小事(a matter of external matters of indifference),而是一件在本質上使教會遭受嚴重攻擊的事情;因為,教會的信仰已受到嚴重的損害。8

*****

二○一六年一月十八日,杭州市基督教兩會發表聲明,以勒令的方式使崇一堂主任牧師顧約瑟被免職;一月廿七日,傳出顧約瑟牧師被軟禁的消息;一月廿九日,市基督教兩會再發聲明,指顧約瑟因涉嫌挪用資金罪,正協助相關部門調查,並謂「發生此事雖屬個人行為,與省基督教兩會工作無關,但畢竟影響太大虧損太多,我們認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全面依法治國的今天,以事實為依據,法律為準繩,教牧人員要引以為戒」,意圖劃清界線,徒使人愈發心寒。

普羅大眾對是次事件的關注,當然不在於一位在海內外頗有聲望的教牧涉嫌因經濟犯罪的罪名而從事奉崗位上被去職;而是從過去一直對於中國政府整治教會領袖的歷史上可見,大眾對是次事件的關注始終離不開是否因其曾公開反對官方大規模清拆教堂十架而遭秋後算帳的懷疑。

教會領袖的選任及其牧養資格之廢立,當是教會必須根據信仰的準則所賦予的權柄來執行。假若政府的確是因為顧牧曾公開反對官方的政策,而以行政手段褫奪其作為教牧人員的職務,這就已經不單是一起單純的政教關係風波,而是政府對教會的信仰作出嚴厲的攻擊。中國政府的秋後算帳,還對教會起了「殺雞儆猴」的震懾作用。一位富有聲望的教牧在抗議官方之後,就被解除職務和羅織罪名,這對教會日後是否仍然能夠按真理自由宣講公義的信息,絕對是一種確實的威嚇。

*****

潘霍華在其另一篇文章——〈教會與猶太人問題〉(The Church and the Jewish Question)曾經提到假如國家設立過多的法律和命令至一個程度,使教會宣講其信息的權利受到侵犯之時,教會可以有三方面的行動去回應:一、質詢國家的行動在其國家性質上的合法性,並使國家為其行為負上責任(questioning the state as to the legitimate state character of its action, that is, making the state responsible for what it does);二、服侍在國家行動之中的受害者(Service to the victims of the state’s actions);三、不單為輪子下的受害者包紮傷口,更要抓著輪子本身(Not just to bind up the wounds of the victims beneath the wheel but to seize the wheel itself)。9

假如參考潘霍華的建議,今天香港教會面對顧約瑟牧師遭到政府權力的傷害,可以實踐的行動回應就斷不止於「參與網上聯署」及「表達關注」。教會應當集合力量質詢中國政府撤換顧約瑟牧師之行為的合法性,並跟進其所謂涉嫌的經濟犯罪之實質證據及法理依據;同時,關注崇一堂的會友及顧約瑟牧師的家人,表達香港教會的支持與慰問。最後,如何在當下的處境實踐「抓著輪子本身」的行動回應,需要教會按著聖靈的引導祈禱尋求。求主引導教會,承擔起負責任的倫理回應。

作為耶穌基督的教會,我們應該思想信仰對我們的回應有何要求。試想,假如潘霍華活在今天的香港,他會如何回應?你,又會選擇如何回應?

中國跨境綁架異見人士逃出國境逃不出恐懼

[美國之音]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article/3187826.html

中國大陸言論管控緊張,批評政府批評黨的聲音有不得。國際社會對中國打壓維權律師和異見人士的譴責還不絕於耳,而現在這個高壓政策似乎還在擴大,向中國以外的國家和地區蔓延。

香港書商桂民海、李波,《南方都市報》網站編輯李新等人在泰國、香港等地的陸續失踪,讓人為流亡和避難在海外的中國異見人士捏了一把汗。

中國跨境綁架異見人士逃出國境逃不出恐懼

人權觀察組織亞洲部主任蘇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很顯然,一直都以侵犯其國內人權聞名的北京,現在在海外也這麼做是一個新的、不好的趨勢。很明顯這是違背國際法的。”

前天安門運動學生領袖、海外民運人士周鋒鎖說,中國當局現在的行為更加瘋狂、更加明目張膽,但是對於事件本身卻又含糊其辭。

他說:“現在到了一種國家恐怖又明目張膽挑戰國際法的地步,用各種理由。但是去別的國家抓人這樣的事情怎麼樣也是說不出去的。”

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一些受到當局通緝的民運人士尋找途徑離開中國,還有一些在遭受牢獄之災後也輾轉前往美國、法國、台灣等地。

現居美國的周鋒鎖說,類似中國外長王毅在點評桂民海事件時有關“出生在中國的都是中國公民”這樣的說法,一直以來都是存在的,但是他說:“在這個方面,他(中國政府)也一向是這樣說的,但是也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明目張膽。”

“明目張膽”是周鋒鎖對中國跨境執法這一行為的詮釋。他在去年10月間曾前往泰國準備接應和幫助被中國關押的維權律師王宇和包龍君之子包卓軒。他沒有成功帶走16歲的包卓軒,後者在途徑緬甸時被帶走,後遣返回中國內蒙古。

周鋒鎖表示,在泰國的日子讓他對海外異見人士社區的恐懼感同身受。

他說,“當時我就想到過,其實泰國是中共控制的一個區域,有影響的區域。這種事情其實是有一定風險的,所以我在泰國的時候,就很小心沒有和任何當地的朋友接觸。當時我想的就是,我有美國護照,可能稍微比他們更安全一點,但是跟我接觸的人,那很有可能就成為他們追捕的目標。”

《時代周刊》(Time)報導稱,現在在泰國的中國異見人士非常擔心自身的安全。文章指出, 2014年政變後上台的泰國軍政府日益遠離曾經的緊密盟友美國,而一步步靠攏北京。泰國副總理的安全顧問帕尼坦(Panitan Wattanayagorn)曾說:“我們和中國是好朋友。我們歡迎他們的遊客,他們的投資。我們希望從中國崛起中獲益。”

周鋒鎖說,中國把東南亞等國看作是自己的勢力範圍,可以任意為之。

他說:“中共現在所依賴的無非就是經濟實力,所謂崛起以後可以踐踏任何法則了。”

除此之外, 一些西方國家也沒有對此採取強硬回應。除德國駐華大使館登載了《歐盟對中國的人權狀況表示擔憂》一文外,英法等駐華使館網站上沒有相關消息。尤其在持有英國護照的李波出事後,很多香港公民對於英國的反應感到失望,也對未來表示堪憂。

人權觀察的理查森認為,中國之所以加大力度、跨境胡作非為,就是因為國際社會並沒有讓中國為其行為付出代價。她說,反而直到現在,還有很多國家領導人不願意直接向中國提及一些違反人權的個案。

理查森說:“我認為全世界都應該深切憂慮,這樣一個政府會蔑視基本執法機構和國際慣例,將其範圍延展至跨越國境。”

她指出,強有力的國際壓力在2015年讓諸如“女權五姐妹”和浦志強的案例有好的進展,正說明國際社會影響力的重要性。

周鋒鎖稱,不論是作為中國出生的人,還是作為世界公民,維護普世價值是人們對這個世界以及後人能夠盡到的義務。因此,他說儘管現在情況嚴峻,作為異見人士,他們會繼續堅持,讓更多的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事件回顧

2015年7月,泰國向中國遣返100名以遜尼派穆斯林為主的維吾爾人。聯合國難民署稱這是“公然違反國際法的行為”。

2015年10月,出版中國共產黨領導人八卦書籍的香港巨流傳媒(Mighty Current)老闆桂民海在其位於泰國芭提雅的度假屋裡失踪。上個月,他出現在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中,對自己多年前在中國駕車肇事撞死一名女子的罪行“供認不諱”。

同月,被中國批捕關押的維權律師王宇和包龍君之子—— 16歲的包卓軒在前往美國避難的過程中,於緬甸被當地警方帶走,後送回內蒙古,遭到軟禁。

2015年11月,在泰國尋求庇護的異見人士姜野飛和董廣平被遣返回到中國,中國警方稱兩人涉嫌非法入境等,將兩人刑事拘留。據悉,當時兩人已經具有聯合國難民署難民身份。

2015年12月底,巨流傳媒合夥人、香港銅鑼灣書店(Causeway Bay Books)老闆李波失踪,其太太向警方報案,擔心他被綁架。1月中旬,中國當局證實李波人在大陸。李波寫信給香港政府,稱自己是自願前往大陸配合調查。但是,李波沒有出境記錄,身份證件也都在家中。

2016年1月,《南方都市報》網站編輯李新在尋求政治避難的過程中於泰國失踪。2月初,李新的妻子接到丈夫電話,稱其已經返回中國,並“自願協助一項調查”。


許乃來:我遭遇破門入戶綁架及女兒許嚴之遭強迫失學情況的控訴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2/blog-post_11.html

2016年2月10日,我被北京如土匪者破門傷頭,女兒被驚嚇恐懼大哭。我被天津市濱海新區塘沽新河派出所副所長張寶山,警號320741、及天津市濱海新區政府書記宗國英派人綁回天津市濱海新區後、不讓看醫生治傷,更有如惡棍流氓的新河派出所所長黃勇軍、帶眾將我父女圍在公路邊在寒風中長達三個多小時,並滿嘴畜牲不如的話,將他媽媽弄他媽媽他祖宗的髒話如糞大噴特噴,寒風中的女兒被嚇得大哭不止邊說好害怕害怕他,邊摀住我嘴不讓我說,我的心難受到極點!

中共組織上下為達到用女兒要挾我的目的,之前不僅讓天津塘沽警察打聾我女兒左耳,還在我因組織為雅安災民捐款、組織為美國災民捐款後被判一年的時候,北京、天津的國保、警察、中共政府人員輪番到我女兒就讀的北京子弟學校同心小學騷擾,校方也由此改變態度使我女兒受到被打等傷害,並拒絕我女兒繼續學業。

2014年我因組織到香港支持港胞的民主正義鬥爭被限制出境,並繼續網上呼籲友們赴港聲援,同時參加並組織網下聲援活動被北京豐台分局刑拘,女兒被拘禁整八十天,期間北京市局、豐台分局及雲崗派出所幹警,明確指出只要我配合政府就可和我女兒相見而不是團聚!

期間王鋼、郭紅,胡星愛等拿著我受權委託書、視頻去接我女兒,委託書被撕!後終在國內外志友、朋友、媒體等的關注下女兒才獲得自由!女兒被關押期間被恐嚇,吃不飽、被拿蒼蠅拍打。我女兒許嚴之已成為中共組織上下用以要挾我的工具。

許乃來2016.02.11.於天津

山東法輪功學員蹊蹺死亡 百警搶屍強行火化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6/2/11/n4637805.htm

據明慧網報導,1月13日上午,因起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訴江)被迫害致死的山東省德州市,武城縣法輪功學員孫秀菊的遺體,被百十名警察強行搶走,逼迫家屬簽字後火化,並且連骨灰都不給家屬。

2015年10月22日上午六點,武城滕莊村孫秀菊因訴江在家中被綁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二天。11月3日,孫秀菊臨釋放的前一天,中午她被叫去逼迫簽字,期間不知遭遇了什麼。晚上七、八點左右,孫秀菊就突然出現腦血栓的症狀,不省人事。據目擊者說,當時她身體往後仰,牙關緊咬,且把舌頭咬出了血,生命危急。11月4日上午八點孫秀菊搶救無效離世,年僅四十五歲。

拘留所和公安局方面極力推脫責任,逼迫目擊者做和拘留所無關的證明,一月初,逼迫家屬在正常死亡的裁決書上簽字。

2016年1月13日上午九點,武城縣警察電話通知孫秀菊的兒子說,調查結果已明,下午兩點半要將孫秀菊遺體強行火化。中午家屬匆匆趕到德州市人民醫院太平間才發現遺體早在上午就被武城縣看守所所長李東生、治安管理大隊教導員王翠梅、警察姜志福等人搶走。

孫秀菊兒子隨即給警察姜志福聯繫,對方說,遺體已在火葬場,你不來的話就強行火化了。孫秀菊兒子和兩名親友一到火葬場,就被幾十名警察包圍,大量武警全副武裝,拿著槍、警械身著防彈背心,還有兩輛巴士警車、兩輛轎車警車、一輛私家車中也坐滿了警察,甚至聽到了槍響。

警察層層圍住孫秀菊兒子,錄像並威脅說,火化通知書上已經有家屬簽字了,我們就可以強行火化了,現在你簽個字吧。孫秀菊兒子不簽,警察就不散去,無奈只得被逼簽字。隨即幾十名警察帶著家屬做了遺體告別,強行火化。親友見狀拍下照片卻被大量武警圍住強行逼迫刪掉了照片。

孫秀菊的骨灰被火化後並沒有給家屬,被警察強行領走。

孫秀菊的二十一歲的兒子,看到身體健壯的母親如今陰陽兩隔,泣不成聲,精神幾近崩潰。

失地農在警車內「服毒」身亡 家屬被阻見屍遭限制自由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3-02112016102446.html

江蘇泰興公民季吉成因土地糾紛及不滿當地法院判決不公,長期上訪,但遭到當局打壓,季吉成妻子還因此被警方打斷肋骨。去年12月突遭警方抓捕,隨後在警車內「服毒」死亡,家人要求見屍體不果,近兩個月來,家屬不斷上訪,要求公佈真相,但遭推諉。新年期間,村委會還派人24小時在季家門外看守,防止家屬上京維權。

江蘇省泰興市曲霞鎮安樂村的年近70歲的公民季吉成因土地糾紛,於去年12月16日在家中被抓走,不久季吉成的家人接到法警的通知,季吉成在警車內服毒自殺身亡。事件發生後,季家人要求見屍但一直遭到拒絕。為了討回公道,家屬近兩個月來一直到處上訪,但均無果。新年期間,村委會還派人24小時在季家門外看守,防止家屬上京維權。

季吉成的兒子接受本台採訪時稱,父親不是自殺死亡,因為沒有自殺的條件和故意,家人已找遍了當地政府相關部門,要求就父親警車內死亡一案立案,但當地法院都不受理,連家人要求異地做司法鑑定也被拒絕。

季吉成的兒子:「他來抓人,沒有任何手續,被抓走了之後卻跟我們說他在警車上面服毒死了。」

記者:「為什麼警察要抓季吉成?」

季吉成的兒子:「土地糾紛,判決書說農忙結束之後五日支付80塊錢訴訟費,在12月3日我們大面積收割,但10月16號就已經立案了,11月9號就下發了執行通知書,地裡面的稻子還沒有收割。但他們說執行通知沒有錯,你們按照義務履行就行。12月16號來抓的我父親,然後就說他在警車上服毒了,他也沒有提前跟我父親說我要來抓你,法院直接就從家裡面把他抓走了。我們目前所掌握的證據都是他們卷宗裡面的,當局跟我們就不見面了,也不談了。」記者:「你們認為季吉成怎麼死的?」

季吉成的兒子:「我們不知道,但醫院說他是有機磷中毒,但這個有機磷是怎麼來的?是他自己從家裡面帶的?還是警察拿給他的?是他自己服的?還是你們逼他服的?還是你們灌服的?我們不清楚。如果有資料給我們看一下,但他們什麼都沒有。」

記者:「你們有沒有見過屍體?」

季吉成的兒子:「沒有,他們就一直說我們有監控,那你公示啊。屍體我們也看不到,在殯儀館。事情發生後,他們派了一百多治安警察、聯防隊,把屍體直接拉到殯儀館去了。找他們一次兩次見面,第三次就不見人了,我找過泰州中級法院,也找過省高院,也沒有給我們答覆。」

本台記者就此致電處理事件的曲霞鎮派出所,值班人員表示事件由市公安局負責,派出所無權回應。而泰興市公安局的值班人員則以過年放假為由要記者年後再打來。

因土地糾紛遭枉法判決,季家人近年來一直在江蘇省內上訪維權,之前就發生過季吉成的老伴被人打斷肋骨、當地政府不管的事情。

季吉成的女兒告訴本台:「我媽媽被打手打斷了五根肋骨,司法鑑定是輕傷二級,公安廳廳長也批示了,但是到今天都沒解決,

記者:「為什麼要打你媽媽?」

季吉成的女兒:「就是因為一畝六分水田打官司。」

季吉成的女兒還表示,新年期間,村委會還派人24小時在季家門外看守,防止家屬上京維權:「他們不讓我們上訪,叫村幹部到我家,就在我們家門口看著我們。不讓我們出去。」

記者就此致電安樂村村委會,值班人員在得知記者身份後立即掛斷了電話。


群體維權

上海一訪民在北京被送精神病院 無錫以精神病院代替黑監獄囚訪民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2112016101548.html

上海楊浦區拆遷戶訪民陸立明,2月9日因到北京中南海打算向中國領導人上訪,被公安送到北京市昌平區精神病院後,與外界失去聯繫。而無錫訪民汪荷娣因為多年上訪,已先後五次被送精神病醫院。當地維權人士稱,無錫黑監獄被媒體曝光後,當局以精神病醫院取代黑監獄。

中國不少訪民因上訪維權,被官員送入精神病醫院的事件時有發生。據湖北民生觀察工作室網站2月10日消息,9日上午,上海楊浦區維權人士陸立明,因到中南海上訪,被北京警方抓獲押送到北京市昌平區中西醫結合醫院治療精神病後失聯。民生觀察引述陸立明的訪友稱,陸立明是因為遭遇政府非法暴力強拆其房屋未獲安置補償,於9日上午到中南海上訪,被北京警察抓獲,送往府佑街派出所關押到晚上8點,期間警方拒絕提供飲食。隨後,府右街派出所民警說陸立明有精神問題,把他送到北京昌平中西醫結合醫院,這是專門治療精神病的醫院。陸立明入院後打電話告知訪友他現在的處境,之後電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此外2月4日,陸立明被府右街派出所民警送到西城看守所,因為陸立明患有重大疾病,看守所拒收。陸立明的訪友稱,北京警察以去中南海告狀屬精神病為由,非法把正常人變成被「精神病」。本台記者10號多次致電陸立明的手機,但顯示關機。民生觀察工作室負責人劉飛躍當天告訴本台,他也聯繫不上陸立明:「他上訪,在北京被他們(警察)截訪,被他們送到北京市昌平區中西醫結合醫院,我們知道是北京市定點的精神病醫院。有很多訪民被關到這個醫院,進行所謂的治療」。

劉飛躍說,這是最新一起「被精神病」的案例。早前民生觀察工作室發佈《2015年中國精神健康與人權(被精神病)年終總結》報告提到,自2013年5月1日起,中國第一部《精神衛生法》正式實施。公眾曾對此抱以極大期望,希望能徹底終結「被精神病」現象。然而,被精神病現象並沒得到有效遏制,相反有越演越烈的跡象。他說:「去年有兩大類,第一類是原來被關在精神病院的,當局把他們定義為是精神病人,然後在2015年兩會、閱兵等所謂敏感時期,又把他們送到精神病醫院去。另外還有新發生的很多案例,有一些是訪民」。

另據維權網信息中心報導,無錫北塘拆遷戶訪民汪荷娣,不久前第五次被強制關押到精神病醫院。報導稱,1月23日上午8時許,汪荷娣在其居住的小區被無錫市公安局北塘分局惠龍派出所民警和龍西居委彭西林帶保安,拖到警車上,送到無錫市精神病醫院,醫院不給她吃飯,還將她毆打致左手至今疼痛,直到2月1日,她的丈夫找到醫院,醫院才讓他付清藥費,再辦理出院手續。

無錫維權人士丁紅芬10號 告訴記者:「我聽她跟人家聊天的時候,聽出她是一個很正常的人。聽她說已經五次(被送精神病院)。這一次是因南京開『兩會』,提前把她關進精神病院。本來 這些人都是被關在黑監獄,因為無錫黑監獄被我們揭發以後,他們恐懼再有黑監獄被曝光,所以他們(公安)把她關進精神病醫院」。

與汪荷娣相熟的無錫被強拆戶沈愛斌告訴記者:「最近她已經被關了五次,無錫市公安局北塘分局惠龍派出所每次到什麼敏感時期,就把她抓了往精神病醫院送,送過去的時候沒人知道。汪荷娣也是名氣比較大的老人,她的神智清楚,沒有任何問題。地方政府和公安就用這種手段來維穩」。

此前,各地政府以所謂的法制學習班、訓戒中心,其實是非法設立的黑監獄,阻止民眾上訪,後被海內外媒體揭發。近期,部分地方政府開始轉用精神病醫院,繼續羈押訪民。

20餘訪民迎接上海陸立明出院 結束被精神病院生活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2016/0211/13918.html

昨天,本網報導了上海維權人士陸立明(上海陸立明因到中南海上訪被送精神病院後失聯http://msguancha.com/a/lanmu12/2016/0210/13915.html)因到中南海上訪被警方認為精神有問題把他押送到北京市昌平區中西醫結合醫院。經院方同意,今天陸立明的妻子和20多位在京訪民把他接出了醫院。

浙江平湖化工廠排放廢氣癌症頻發 400村民堵路抗議遭特警鎮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huanjing/ql1-02112016105618.html

浙江省平湖市獨山港鎮村民不滿當地工廠排放污染物,造成空氣和水受到污染,嚴重影響健康。當地約400位村民,於2月9至10日,連續兩天堵路抗議,要求關閉排污企業,遭到警察鎮壓,多人受傷及被抓。當地居民10號告訴本台,污染造成不少村民患上癌症,政府十年前就已承諾關閉肇事工廠,但一拖再拖,於是發起抗議行動。派出所稱,被抓的村民已經獲釋。農曆新年期間,浙江平湖獨山港村村民堵路抗議當地兩家企業常年排放廢氣和廢水,要求政府關閉肇事工廠,卻遭到公安鎮壓。據村民發到網絡的消息稱,獨山港鎮小 營頭附近的兩家污染廠,德力西和造紙廠,白天排放帶黑色顆粒的白煙,夜晚冒的是黑煙。其中德力系垃圾發電廠,每天然燒垃圾,黑煙滾滾,居民不能打開窗,平 時臭氣熏天,無新鮮空氣。嚴重影響居住在附近的民眾生活與健康。

2月9日及10日, 海豐村及小營頭村等地的村民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堵路抗議。要求政府關閉排污企業。但遭到特警毆打及抓捕,多人受傷,十餘人被抓。村民提供的圖片和視頻顯 示,有眾多村民在肇事企業門口的馬路上,排成一線,阻止車輛經過。有抗議者被警察反扭雙臂帶走。圍觀的村民高喊「警察打人了」。另有圖片中,公安築成人 牆,阻止村民前行。當地居民陳女士10號 告訴本台記者,當地的污染情況,非常嚴重:「肯定有味道,如果沒有味道人家農民怎麼回去抗議。我們住在北邊,那個廠在南邊,車子開到那邊就已經有味道了。 前天,那天我們那邊的廠也鬧了,都在鬧。(村民)生病的人去(醫院)查出來,基本上都是癌症,(患病的)人特別多。之前有一家汽車配件廠,已經關門了,又 換了一個廠。連水都有點毒」。

舉報5.12貪腐 都江堰報復災民吳先瓊等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5-id-22247-page-1.htm

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消息:成都5.12旗號徵地,7年未辦手續。

今天上午,天網義工與成都失地農民武素雲等5人前往都江堰龍池鎮白沙村一組,祭奠了5.12都江堰遇難學生紀念園。隨後,調查了5.12災民吳先瓊、吳先傑等維權案最新進展【四川一場山水戲演了5年 200農民生活無著】。

據悉,2008年6月14日5.12地震發生後1月,成都市都江堰政府以急需搭建災民板房為由,佔用吳先瓊的母親家300多平米農房,並出具書面承諾「因5.12地震後修建過渡板房,需佔用你戶宅基地和承包地,你們給予了積極支持,由於時間緊迫,政策不明,處理不周全。」、「可到白沙村一組寶山塔陵園集中規劃點劃點選擇自建。」

2009年3月,都江堰市紫坪鋪鎮(現龍池鎮)白沙村的100多畝土地被徵收,但政府並未「劃點選擇自建」。2013年,政府在回覆吳先瓊前期安置投訴時,稱土地被「道解都江堰」實景演出工程佔用。2013年,吳先傑姐妹發現外地人員搬家進入龍池鎮三匯苑10餘套安置房,隨即打開電表箱,發現業主均為紫平鋪鎮拆遷辦主任王蜂,隨即向都江堰檢察院、龍池鎮原紀委書記張顯虎(現任龍池鎮鎮長)舉報,吳先傑姐妹隨即遭打擊報復。

2015年9月,天網義工黃琦以吳先傑姐妹代理人身份,就該案前往都江堰龍池鎮政府善後座談,該鎮鎮長張先虎堅稱其徵地合法,稱已辦理相關徵地手續,後在當事人再三追問下稱「都江堰5.12災後重建徵地大部分沒有手續,我們還在辦理之中。」

2015年12月11日,龍池鎮政府稱:白沙村1組農民被徵地批准機關為都江堰國土局,批准文號都府土[2014]128號,批準時間為2014年11月27日,批准用途為道解都江堰第二期項目。」吳先傑姐妹隨即申請信息公開。2016年1月11日,都江堰國土局政府信息公開告知2016年第2號稱「經核查,都府土[2014]128號文是都江堰市人民政府《關於翠月湖新橋社區六、八、九組徵收土地補償安置方案的批覆》」

龍池鎮鎮長張先虎等見10餘公里外的都江堰翠月湖項目冒充「道解都江堰」敗露,便郵寄《關於白沙村一組村民吳先瓊反映問題的答覆》,稱128號文件系「筆誤」,但不敢加蓋公章。

在習近平、王岐山反腐浪潮席捲大江南北之際,天網、自由亞洲電台、法新社、赫芬頓郵報等媒體廣泛報導引起海內外關注,紛紛質疑四川5.12災後重建貪腐問題,都江堰原市委書記劉俊林入獄後招供了部分涉5.12重建官員,涉案貪官人人自危。都江堰龍池鎮黨委書記艾光明、鎮長張顯虎擔心真相敗露,再次重複昔日抹黑天網的伎倆【成都官員借高瑜、向南夫 宣講「那個人」犯罪歷史】,編造故事向上級部門杜撰吳先傑、吳先瓊姐妹維權上訪系「幕後高人黃琦指點、煽動」。

兩岸處理“豆腐渣工程”有別 網民替譚作人不值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ontractor-02112016062614.html

台南在除夕發生的地震,有倒塌大樓懷疑是豆腐渣工程,涉事承建商3人被捕,網友紛紛揶揄8年前四川汶川地震後,揭發豆腐渣工程的維權人士譚作人卻要判監。而台南的地震,至今死亡人數增至61人,仍有逾60人失蹤。

造成大量傷亡及失蹤的台灣南部6.4級地震,倒塌的“維冠金龍”大樓承建商3人,日前已被以“涉嫌業務過失致死罪”, 加上有串證之嫌被捕羈押。

網友立即議論紛紛,認為台灣警方不到3天時間,就拘捕了倒塌大樓的承建商。但大陸汶川地震後,調查豆腐渣工程的維權人士譚作人,卻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5年。網友認為這是兩岸的文化差異,均替譚作人不值。

坐了5年冤獄已經獲釋的譚作人對記者說,的確也許是兩地文化差異,導致有兩種處理手法,但他並不認為自己有罪,只是在制度框架下其中一名的先驅者而已。

譚作人繼續說,判刑不會改變他的想法和信念,只要外界明白他是無罪的,這已經很足夠。

譚作人說:我一直以來不認為我為512遇難者及家長討公道,是甚麼罪惡或是甚麼顛覆國家政權。我始終希望個人的榮辱(是否)要平反,我真的不在意,都無所謂。但我希望的是通過我們的努力,讓這些家長的心裡得到安慰。

當年受災的綿陽市民張女士說,地震發生至今接近8年時間,但部分災民仍未得到全數賠償或安置房,不少災民都是自己掏錢建屋。她形容,儘管災民去上訪反映問題,但得不到處理外還受到打壓,甚至判刑,這就是大陸的常態。因而對比台灣地震後的處理手法,張女士感到不公平。

張女士說:關鍵是房子存在質量問題,也沒給我修,也沒有給我們安置。沒修好了,不知道我們的房子是否還有沒有問題,就找個理由來強拆。我覺得就是老百姓就是沒法子,老百姓只能被逮捕。不是不公平,是很不公平。

現年62歲的譚作人,畢業於華西醫科大學,曾任《文化人》主編、民間組織“綠色江河”副秘書長。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縣發生8級地震,造成超過6萬人死亡,約40萬人受災。

2009年2月,譚作人起草題為《5.12學生檔案》的倡議書,呼籲民間對汶川大地震遇難學生校舍工程質量進行調查,也收集遇難學生的資料。2009年3月,當局以他曾公開發表關於六四事件的文章把他拘捕,並於2010年2月9日被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2014年3月27日刑滿獲釋。

上海浦東新區訪民謝金華、周菊仙鎮政府前舉牌要生存權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2/blog-post_31.html

2016年2月11日星期四,本網獲悉:上海浦東新區訪民謝金華、周菊仙在上個星期四(2月4日)上午到上海市浦東新區祝橋鎮政府要求領導接待。星期四是上海各級政府信訪部門的領導接待日,謝金華、周菊仙被鎮政府門口保安阻擋門外,她倆不得不舉牌抗議:「我要生存、我要吃飯、還我家園、我要人權」。一直等到晚上沒有領導接待。所謂的領導接待日,只是個幌子。祝橋鎮政府門口的保安氣勢洶洶地威脅謝金華:「用車拉死你、撞死你。」

據謝金華透露:「祝橋鎮政府信訪辦領導接待日,領導不出來接待。自從施灣合併到祝橋後只有打壓迫害上訪人,領導一直到現在沒有解決過一個上訪人的問題。」

在京訪民到天安門給警察拜年
願警民不再是敵我關係 願冤民早日脫離魔鬼式的上訪路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2/blog-post_32.html

2016年2月11日星期四,今天是猴年正月初四,民間傳統的拜土地神與城隍神的日子。共產黨來後,什麼玉皇大帝、太上老君都被當作迷信破除了,就剩下放之四海皆準的「宇宙真神」,所以公安也順理成章成為了土地神與城隍神了。

為了化解多年來維權與維穩的敵對矛盾,江蘇崑山訪民孫雲月和湖南吉首訪民黃光玉等,今天特地到天安門前門東安檢口給人民警察拜年,慰問常年堅守在天安門安檢的人民警及武警戰士和保安,訪民們認為他們常年和自己「打成一片」實在是太辛苦了,作為訪民應該盡一份慰問之情。

黃光玉說:由於地方政府言而無信,自己還得常來『帝都』進行維權活動,願在2016年天安門警察和訪民關係不再是敵我關係,願每一個訪民都如國家信訪局給他們所講的:依靠『習核心』反腐,冤假錯案能清倉見底,冤民早日脫離這魔鬼式上訪路。

大年初四 百人截訪上崗馬家樓制止暴力截訪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2246-page-1.htm

今天下午,成都市溫江區袁英【溫江黑社會保護傘鄢光忠獲“三嚴三實”優秀黨員幹部】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大年初四,百餘截訪上崗馬家樓制止暴力截訪。

今天是大年初四,上午09:02分,我和成都陳會清,唐春蓉,周文明,葉尚洪,嚴塔鳳,綿竹卿延安,資陽張綿英,雅安冉啓華等前往力學衚衕郵寄投訴,這裡已經等待各地訪民100多人。11:42分,我們抵達府右街派出所這裡聚集600訪民。

下午13:17分,馬家樓聚集400多名各地訪民和100余截訪人員。13時29分,1訪民被5名截訪5個人按倒在地上,被馬家樓工作人員制止。

今天下午,廣東省韶關市始興縣訪民李菊芳【廣東李菊芳維權5年 已經打成殘廢】來電:下午15時,剛從馬家樓送走一車訪民。16時50分許,府右街派出所內又聚集100多訪民。

汕頭一基督徒傳福音被抓 東莞家庭教會告官敗訴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3-02112016111336.html

廣東省汕頭市一個基督教家庭教會信徒在農曆新年期間,在街上向路人傳福音,被當地公安帶到派出所盤查,詢問其派發的福音單張來自何處等,同時將宗教性產品沒收。該教會在去年夏季,多次遭到宗教部門騷擾,又被查封。此外,東莞市塘廈鎮一個家庭教會就去年8月遭到公安及宗教人員衝擊事件,狀告宗教部門,結果被裁定敗訴。

汕頭市澄海區中福同心教會姜俊英,2月8日中午與多位信徒在街上向路人派發福音單張,被當地公安帶到派出所調查,警方扣留姜俊英五個多小時後將其釋放。該教會負責人郭女士10號告訴記者,公安警告姜俊英,今後不得在街上傳福音,一旦發現會嚴肅處理,同時沒收了福音單張:「她是2016年大年初一中午12點左右,去發福音單張的時候,被城華(音)派出所的人帶到派出所。從12點關到6點、7點,才放出來。目前不好聯繫這位大姐,她還在外面,她今天晚上還在外邊傳福音、排練」。

郭女士說,公安盤問姜俊英屬於哪一個教會,但她拒絕回答:「問她在哪裡(教會名稱),她沒有說,就說是自己願意發單張,她現在回去了。她不會講普通話」。

曾到過該教會講道的耶穌基督教會張明選牧師10號對記者說:「他們的教會在去年受到衝擊以後,搬了一個新的地方,年初一,他們信徒出去傳福音,去了很多人傳福音,結果把其中的姜俊英抓了,又把她的東西搜了,一直關到晚上,才把她放出來。這是一個家庭教會」。

本台曾報導,中福同心堂教會自去年開始,多次遭當地政府人員打壓。包括聚會場所被區宗教局查封,公安向房東施壓要求收回聚會場地。去年8月18日, 中福同心堂的聚會場所突然被宗教局人員以「從事非法宗教」為名,在大門帖上封條。郭女士曾找區宗教局局長理論,後又到廣州上訪,最終,澄海區宗教局人員撕 下貼在中福同心堂大門上的封條,轉向房東施壓,要求教會搬走。郭女士說,此前,宗教局人員和公安要求該教會加入三自教會,但均被信徒婉拒。

據郭女士稱,2011年成立的中福同心堂有信徒數百人,大部分是農民工,每逢週日有約一百人參加敬拜。

另外,去年8月23日,東莞市塘廈鎮一個有十多年歷史的中福萬民教會遭到當地宗教部門、公安及消防等二十多人衝擊,指信徒們在非法聚會,並出示一份告知書,責令「停止非法宗教活動」。教會負責人李鵬牧師10號告訴記者,他就此向當地政府提出行政復議和刑事訴訟,但被裁定敗訴。他說,在廣東:「有不少的教會收到非法聚會通知單,要求停止聚會。有一些教會被迫停止聚會,有一些教會被迫搬家」。

記者:你們教會去年好像也是被他們。。。。?

回答:查,要求停止。後來我就提出行政復議,後來起訴。然後官司也沒有打贏。現在我們聚會一直沒有停,因為房子是我們借錢買的。

中福萬民教會曾在2012年遭到當局向房東施壓,逼他們離開,在此期間,官員要求他們加入官方認可的三自教會,但被拒絕。

張明選對記者說,近期,廣州、深圳等地發生多起教會受逼迫案:「在去年,廣州也發生過教會被打壓,包括馬超的廣福教會,還有別的教會,但是有些(教會)不敢說,廣東的教會,去年被打壓的層面還是很多的。深圳也有不同程度的打壓」。

不久前,深圳關愛中心在惠州的救助站,遭到當地公安衝擊,受救助者被強行帶上車,送往官方救助站。

德國倡議西藏組織邀請著名流亡藏人果洛久美訪問柏林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gr-02112016104500.html

在德國倡議西藏組織要請安排下,曾經受到中國政府殘酷迫害其後被迫流亡的西藏著名僧人果洛久美下周將訪問德國柏林。

德國西藏倡議組織(Tibet Initiative Deutschland e.V. , TID)是德國,乃至歐洲支援西藏組織中 規模最大、歷史最悠久的組織。它是在一九八九年三月中共政府再次殘酷鎮壓拉薩事件後成立的。在成立以後到今天為止的二十多年裡,它在德國社會的各個層面廣 泛地擴展了德國社會對於西藏人民維護他們的人權及生存方式的鬥爭的瞭解和支持。記者獲悉,下周,他們邀請了著名的西藏流亡僧人果洛久美到柏林進行一週的訪 問。

今 年四十六歲的流亡僧人果洛久美,在零八年北京舉辦奧運會前夕為了讓國際社會聽到西藏民眾真正的心聲,瞭解西藏真實情況,從零七年開始和另外一位年輕藏人頓 珠旺青共同採訪拍攝了紀錄片《遠離恐懼》,其後遭到多次關押判刑、酷刑迫害。二零一四年逃亡到印度,現在流亡瑞士。他參與拍攝的這部紀錄片,二零一四年被美國務院作為國際人權日的紀念活動而放映,他本人也被記者無國界」組織列入「百名新聞自由」英雄。

蒙文編碼國際標準制定爛尾 蒙族人指官方掌控累事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ode-02112016082119.html

蒙古文國際編碼制定再遇挫,一份具有中國官方背景的聲明週四(11日)被曝光,引發蒙族學者批評中國官方掌控蒙族文編碼制定,認為是當局為了防止蒙古人串聯而犧牲蒙古人的傳統文化。

據悉,引發此次風波的,是有官方背景的蒙古語文學會,近日參與實施蒙古文編碼國際標準制定,但卻成了爛尾工程,已投入使用的編碼導致移動終端無法使用,網絡交流障礙頻繁。操盤的內蒙古大學博導那順烏日圖也被外界批評為缺乏基本專業素養,為了利益出賣蒙古族的核心權益。

有內蒙人士週四在網上披露,內蒙古語文學會週日(7日)以官方發聲明指,蒙古文在網絡上傳輸不暢通,不是現在使用的蒙古文編碼國際標準出了問題,而是一些主流的操作系統和瀏覽器不支持蒙古文輸入法和字體的原因。聲明並認為,這是沒有按照蒙古文編碼國際標準編寫程序所致。

聲明還稱,蒙古文編碼國際標準是2000年2月15日在ISO/IEC JTC1/SC2會議上最後通過,當時的代表團負責人是國家信標委張軸才,而不是那順烏日圖。批評者是破壞安定團結。

但有網民「WUfeng Xu」立即反駁稱,「中國蒙古語文學社」 本身就是被中國政府豢養並遵從中國政府意識形態的組織,那麼誰最能博得政府開心,誰就能繼續混這碗飯吃。出了事兒了,不要總是躲在國家暴力機器的身後,拿「安定團結」來嚇唬人。在未來民主自由的南蒙古,絕對不會再圈養你們這群人。

蒙古族業內人士巴雅爾告訴本台記者,此事背後還有中國政府管控的因素。在通訊工具上對少數民族文字的限制使用,也是當局在民族地區維穩的手段之一。

他說:微軟公司推出的Windows 7里面已經有那個蒙古文的編碼,但那個編碼不是通用的。安卓手機或其他操作系統的手機上是用不了的。咱們內蒙古的那個蒙古文的那些協會吧,要求中國把蒙古文的編碼錄入更全面的編碼庫。中國就是怕錄入的話,整個內蒙古使用的手機和電腦,都可以顯示蒙文了。牧民的維權的都是用蒙文,那樣的話,中國政府管那個蒙古族同胞維權,他們就管不著了,因為他們看不懂蒙文。

巴雅爾還表示,因為內蒙和文字斯拉夫化的蒙古國儘管口語相通,但目前在文字書寫上還不同,但蒙古國已經決定使用傳統的蒙語,內蒙人和蒙古國民眾的交流,今後將變得通暢,這也讓中國當局對可能會產生的民族主義因素很擔憂。

他說:蒙古國和內蒙古說的話是一樣的,但是蒙古國現在用的是西里爾字母。現在蒙古國的議會通過了修正案,然後把我們現在使用的傳統蒙古文當成國家的文字。要是這樣的話,內蒙和蒙古國的人民交流起來就更方便了。中國政府當局就是怕中國的蒙古族同胞和蒙古國的同胞交流的話,會民族主義高漲,對中國的政治不利。

內蒙民權領袖哈達稱,民族間統一語言,和分裂根本不是一回事,但官方對蒙古族人一直沒有信任過,如文革期間的內蒙古內人黨事件,其黨內的蒙古族高官烏蘭夫也沒能倖免。

他說:本來就是一個民族嘛,可以在兩個國家,但語言是完全可以統一。我就主張什麼呢?內蒙和外蒙共同設立一個民族術語委員會,把名詞術語統一起來,這個是應該的。官方肯定是不願意。烏蘭夫不是成立一個43人的蒙古語言文字委員會,把烏蘭夫打倒,那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本台記者致電中國蒙古語文學會公開電話,但被系統留言告知,電話有誤。迄今為止,內蒙自治區官方也沒有公開表態。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