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2016  高智晟再聲援郭飛雄。中共列港14出版社為黑名單,下達「廣東行動計劃」 從源頭剷除禁書。北京拆遷戶一家3口被燒死。

伍雷律師:評郭飛雄、孫德勝二審判決 [新公民運動]http://xgmyd.co … 繼續閱讀 →...

伍雷律師:評郭飛雄、孫德勝二審判決

[新公民運動]http://xgmyd.com/archives/23868

伍雷律師:沒有引用上訴人上訴意見並批駁,沒有闡述和反駁辯護人辯護意見的歷史判決—郭飛雄案二審判決維持原判!本案法官廣州中院倫銘健,陳少波,楊毅  

廣州中院二審對郭飛雄、孫德勝案維持原判的判決書

[博訊]

2016年1月19日,郭飛雄、孫德勝案二審在不開庭的情況下,被廣州市中級法院作出維持原判的判決,即郭飛雄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和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孫德勝被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半。下面是本網獲得的判決書:

高智晟:再聲援郭飛雄

[參與]

飛雄陷難,痛若磔骨。

於反動當局的倒行逆施,我以一個基督徒的名義莊嚴斷言:

飛雄將於2017年年底前,走出恐怖組織的黑牢。

這個名字在未來二十年內,作為民主憲政中國活的政治的一部分,為全人類熟識,就像這個名字還將作為這不屈的民族反抗邪惡暴政歷史的一部分載入史冊一樣。

林少春、倫銘健、陳少波、楊毅,這群反人類罪累犯、趙家手裡的如意玩偶,記住我今日的話:

這份”判決書”已不能逆轉地,成為你們及你們背後那些冷血人面傀儡的反人類罪的具體記錄;它將於2017年底至2018年間,作為證明你們罪惡的證據,為特別法庭釆用。

今天,你們針對中國良心犯們的每一個具體構陷、刑讞、鞫訊等迫害暴行,悉將構成未來特別法庭於你們酌定刑罰的依據。

倘若你們認是一種絕望的情緒化訛詐,你們便繼續你們冷酷的、昧卻靈性的精明,繼續你們兇殘鷹犬的本份吧,咱們兩年內決出分曉。

基督徒   高智晟

2016年1月22日。


劉二敏到多個看守所尋找丈夫被拘留的翟岩民無果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1/201601241136.shtml

2015年6月15日翟岩民在北京被抓,押到濰坊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後被轉移關押地點。2016年1月20日,張振敏陪同翟岩民妻子劉二敏到北京西城看守所、東城看守所、北京第一看守所尋找翟岩民,工作人員查看電腦登記後告知沒有此人。22日,翟岩民姐夫和劉二敏奔波到天津第一看守所查詢,查無此人。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不予查詢。

翟岩民上有百歲老父親,下有沒有結婚的兒子,家人急需知道翟岩民的下落。

翟岩民被抓時是炎熱的夏天,穿著涼爽的衣服,經過秋天后已經是天寒地凍的冬季了,翟岩民你冷不冷?

翟岩民入獄半年來,簡陋的家已經被抄過兩次了,被迫搬了三次家,本來簡陋的家更加簡陋了。

翟岩民你在哪裡?還活著嗎?家裡親人盼望你回來。


英媒:中共列港14出版社為黑名單 下達「廣東行動計劃」 從源頭剷除禁書

[立場新聞]  銅鑼灣書店失蹤事件持續令國際關注,英國報章《星期日泰晤士報》昨日報道引述一份中共內部名為〈廣東行動計劃(Guangdong ActionPlan)的內部文件顯示,計劃自去年4月開始,目標不止是銅鑼灣書店,文件把香港14家出版社及21本刊物列入黑名單,由中共高層授權廣東省跨境執法,稱要從源頭清除禁書。

報道指出,文件去年四月發出,當中提及該如何從源頭根除禁書及雜誌,亦已列出一張針對名單,包括香港共14家出版商及21家發行商,稱要從源頭掃除這些「非法」及「色情」出版物,並由中共高層授與廣東省當局跨境執法的權力。

報道指這份名為「廣東行動計畫(Guangdong Action Plan)」的中共內部文件,要對掃除非法及色情書刊「斬草除根」,主要打擊對象為香港及台灣。文件中羅列香港14家出版社及21本刊物為打擊名單,銅鑼灣書店為其中之一。

《星期日泰晤士報》指出,文件解釋了去年起接連發生的書商在泰國、老撾及柬埔寨等地被綁架及失蹤事件的模式,意味中共手段越來越強硬。報道還指,此計劃的摘要已於上周在記者、政治活動人士及香港立法會成員間流傳。

李波與妻見面再傳信件 籲警勿調查案件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yf1-01242016082143.html

香港銅鑼灣書店一案再有新進展。李波日前據稱與妻子在大陸一間賓館內見面,並流傳出一張兩人的合照。李波通過妻子傳信再次呼籲香港警方停止調查該案,又指妻子是遭唆使報案,引發外界關注。

香港銅鑼灣書店一案持續發酵,香港政府1月24日凌晨2點06分發佈新聞公報,稱香港警方接獲李波最新信件。公報說,警方於1月23日晚上,接獲李波妻子通知,表示她於1月23日下午曾與李波於大陸一間賓館會面。李太稱李波身體健康,精神良好,現在是以證人身份協助調查。會面後,李波將一封「致香港特區政府警務處」的信件交予李太,代為轉交香港警方,信件內容跟之前的信件大致相若。就會面地點及李波協助調查案件的詳情,李太並沒有進一步透露。香港警方正跟進有關案件,並於同日已去信廣東省公安廳再次要求協助香港警方與李波會面,以進一步瞭解事件。

這則簡短的公報立刻引發外界關注。香港《星島日報》24日報導了李波發給警方的信件,內容說明他自願返大陸接受調查,與他人無關。信件還附上其身份證號碼作為憑證。信件中首先感謝警方的關心,說明自己不是被綁架,也沒有在內地嫖娼被捕,又透露已和太太見面,在大陸是自由和安全,太太是被人唆使報案,發現被利用後立即銷案。同時希望警方不要為他浪費警力,再查下去。

香港資深媒體人潘小濤24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大陸官方不斷放出李波的消息與其手持英國護照,事件引發國際輿論的譴責有關。

「你看無論是李波還是桂民海,他們不僅是香港人,更重要他們擁有瑞典和英國的護照。美國的國務院、歐盟的議員、歐盟的外交委員會還有瑞典的外交部長都已經發話了。我想他們(北京)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無論是上中央電視台,還是安排李波的太太跟李波見面,我想都是要反擊或者回應這種關注的壓力。所以你可以看到為什麼只有李波和桂民海,其實還有三個香港居民(失蹤),為什麼他們不能有這種待遇呢?」

香港銅鑼灣書店案:李波夫婦不明地點會面

[BBC]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a/2016/01/160124_hongkong_bookstore_row

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失踪近一個月後再有消息:香港警方稱接獲李妻蔡嘉蘋通知,夫婦兩人“於(中國)內地一間賓館會面”,李波身體健康,精神良好。

香港警務處星期天(1月24日)凌晨發出新聞稿稱,李氏夫婦是在星期六(23日)下午會面。李妻對警方稱,李波是以證人身份協助調查,他並致函要求香港警方“不要浪費警力”調查其下落。

立場親北京的《星島日報》在警方發稿後不久再次“獨家”刊登李波親筆信內容與李波夫婦合照。警方與《星島日報》均未進一步說明會面地點。

對於《星島日報》所披露的內容是否屬實,香港警察公共關係科接受BBC中文網查詢時稱沒有任何補充;BBC中文網記者試圖致電蔡嘉蘋求證,但被轉接到語音信箱,《明報》則引述蔡嘉蘋稱報導內容屬實。

香港警方的聲明形容,這封“致香港特區政府警務處”的信函內容“跟之前的信件大致相若”。聲明還說李太太並無進一步透露李波所協助調查的案件詳情。

自去年10月起,銅鑼灣書店與母公司巨流傳媒的五名股東與職員相繼失踪,其中巨流傳媒負責人桂民海與李波先後被證實身處中國大陸,但地點不明。

獨立中文筆會等相信擁有瑞典公民身份的桂民海與擁有英國公民身份的李波被中國大陸有關當局人員“綁架”到大陸,但《星島日報》接連刊登李波否認被綁架的信函,中國中央電視台與新華社也播發了桂民海聲稱自願回國自首的證詞,並稱其姓名應為桂敏海。

英國與瑞典分別對兩名公民的下落表示關注,其中, 瑞典外交部上星期五(22日)譴責中方拘押桂民海與另一名瑞典公民達林,並讓他們在國營媒體上“遊街示眾”。

“唆使報警”

新華社與央視是在17日晚播發桂民海的“認罪”證詞。《星島日報》在北京官方報導播發後不久又在其網站刊發了一封李波發給蔡嘉蘋的“兩頁家書”。

報導引述李波這封“家書”說:“阿海(桂民海)這個人的歷史很複雜……這次還連累了我。”

該報翌日在報紙上刊登了“家書”與有關報導。同日晚間, 香港警方宣布接獲中國廣東省公安廳通知,證實李波身處大陸,但沒有進一步透露具體地點。

香港警方在星期天的聲明中說:“香港警方正跟進有關案件,並於同日已去信廣東省公安廳再次要求協助香港警方與李波會面,以進一步了解事件。”

警方聲明提及李波讓蔡嘉蘋將一封“致香港特區政府警務處”的信轉交警方。BBC中文網記者查詢能否提供該信函時,警方只稱除新聞稿內容外,沒有任何補充。

《星島日報》則刊登了這封籤署於星期六的手寫信函。信中說:“非常感謝警方對我的關心,我的是讓你們費心了。我不是被綁架的,更沒有因在內地嫖娼被拘捕。”

此前,香港立法會金融界間選議員吳亮星在立法會會議上引述“朋友消息”稱,“書局案”五名失踪者偷渡到大陸嫖娼被捕。他的言論享有議會特權保障,免受名譽侵權起訴。

桂民海在央視“認罪”視頻與廣東省警方向香港確認李波身處內地均發生在孟建柱赴粵調研之後。

信函續說:“本來她(蔡嘉蘋)是不報警的,是別人報了警,然後唆使她去報警。後來她覺得被人利用了,就到警署銷案了。”

“我希望香港警方不要為我的事浪費精力,不要再調查了。我來內地配合調查時自願的,解決問題還需要一段時間……懇請警方保護我的家人,不要再被外界騷擾。”

《星島日報》配發的一篇“特稿”稱,李波與妻子見面“反應事態有趨向緩和的跡象”,“有望朝向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正面方向發展”。

桂民海與李波獲證實身處中國大陸前,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於13至16日到廣東調研,先後到訪廣東省公安廳和深圳市公安局。據新華社報導,中共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與中國最高法院院長周強隨同參加調研。

《明報》引述消息人士稱,孟建柱在調研期間召集牽涉李波案的不同辦案單位見面,並最終拍板由廣東省公安廳全面接手辦案,以圖協調各單位解決事件。


遼寧大連訪民盛蘭福在北京豐台看守所被鎖拷29天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124/13852.html

1月21 日獲取保釋放被強制返鄉的遼寧大連訪民盛蘭福,重獲自由與昨日下午返京,並講述了他去年12月14日在浦志強庭審現場被抓遭到刑拘後,在北京豐台區看守所被鎖拷29天的非人待遇。

盛蘭福說,我是因為19萬元被騙,2015年11月份找法院立案法院不管,法警過來趕我時和法警發生衝突被司法拘留15天。在拘留期間被拘留所的警察打傷,多根肋骨骨折。12月14日浦志強庭審那天我到法院外給記者說我的遭遇希望能引起重視,解決我的問題,結果被警察抓走。

警察把我送到豐台區看守所後,我說了我有傷,讓管教看了我帶去的病例,要求看病,並要求見駐所檢察官,可看守所既不給我看病也不給我聯繫駐所檢察官。我不得已絕食抗議,12月24日就被管教拷了起來,我的銬子和殺人犯的不同,殺人犯戴的手銬腳鐐雖然有鐵鏈連在一起,可他們能直起身來。我帶的手銬腳鐐沒有鐵鏈,是用鎖頭鎖在一起的,站不起來,只能蹲著走,手、腳之間只能拉開一手掌長的距離,就這樣還在腳鐐上掛了兩個圓柱形的鐵塊,一個能有4斤重。

這期間,天天都遭到同監室人員打罵,我給管教說他們不管還罵我,後來我忍無可忍,因為站不起來不能拍板投訴,就用撞門的方式投訴他們勾結罪犯折磨我,這才把打我的一個人拷了起來,第二天我們監室的主管管教來後馬上把那人放了,我要求調到別的監室也不讓調。絕食到第4天,在管教的安排下,4個別的監室的在押人員按著我給我灌食,逼我自己喝,我發現是加了鹽的豆漿水,鹹的沒法喝,但那幾個人窩著我頭臉逼我自己喝,還按著我抽了4管血,衣服也被他們撕破沒法穿了。

12月18日檢察院提審時,我看到浦志強庭審那天被抓的張佔、王素娥等5個人都被用手銬拷著,還用鐵鏈栓在手銬上把他們5個人穿在一起。

檢察院提審時第一個問的我,問我有沒有參與喊口號,我說我有自己的案子,並當時舉報了豐台看守所,豐台公安分局野蠻卑鄙的法西斯行徑。提審我後,我趁檢察院提審他們的機會寫成書面材料當場交給了檢察官。

12月31日豐台分局提審我時在走廊裡我就喊打到豐台分局法西斯警察,警察就不讓我往外走了,也沒提審我。直到2016年1月21日放我那天他們才來,給我解開銬子按著我脖子押到院子裡的一輛車邊,說「看你再這樣還整你」。

隨後車裡下來幾個人把我塞進車裡,連夜押回遼寧大連中山分局民主廣場派出所,把我關到晚上6點才把我放走。我身份證被他們搶走,至今沒給。釋放時,北京警察還搶走了我的釋放證,也沒給我取保候審決定書,只告訴我被取保了。

廣州看守所莫名死亡的「反黨」張六毛的「同案」們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1/201601250946.shtml

項逢選,浙江仙居人,現年41歲,打小勤奮好學,有著悲天憫人的情懷。曾在少年判逆期不滿某些人和幾個少年產生抱負心理做出了盜竊行為,之後在親友的幫助下靠開洗衣店為生。每每看到草根階層無錢上學、看病、買房、養老等等社會問題總想為這個社會做些什麼,在自己經濟尚不寬裕的情況下時不時的接濟下窮朋友,並且經常收留初到廣州無處安身的窮兄弟。

廣州新公民運動興起後經常邀請同城朋友飯醉小聚,探討如何改變社會,甚至南下北上探索新公民運動的出路。可是2015年3月份的一聲槍響(黑龍江慶安徐純合事件),打碎了他所有美好的願望,他苦苦的思索,上街被抓,圍觀被抓,發帖被抓,上訪被抓,甚至連維權律師也都被抓!所有的出路都被堵死了,那麼就只剩一條出路了,那就是革命!

至於如何革命這個單純善良甚至有些孩子氣的熱血男兒也不知道。畢竟半個多世紀以來還沒有這樣的先例,於是在網上廣泛徵求八方朋友的意見,並邀請同道來羊城一聚。其間認識了張六毛、馬驥、楊萬本等兄弟,大家只是在一起聚會,或許人多說到激憤處說了些過激的話。據六毛家屬說未見到一克危險物品,但2015年8月16日,當局卻以「顛覆」罪名拘捕了項逢選,並且凡是和他聊過天的,都被抓或被喝茶,連願意為其辯護的律師都受到威脅,更甚者在洗衣店裡的女工都不放過。

但當局卻以顛覆罪名拘捕,並且凡是和項逢選聊過天的不是被抓就是被喝茶。據新聞中說至少七人被抓捕並被定為骨幹成員,14名外圍人員在9月底被抓捕,數十人被喝茶。究竟這個國家到了多麼脆弱的地步竟然有這麼多人想要「顛覆」。

接下來,張六毛被死亡在看守所,至少七人被抓,新聞中說九月底又抓捕了十四人,同時很多人被喝茶。除已故的張六毛外,其餘人等至今仍無任何消息,望廣大網友對事件關注及有需要時向他們提供幫助。這個案子持續到現在不知還會有多少人繼續受到牽連,在這個紅色恐怖的年代,不知這樣的生活還要持續多久!

項逢選多年來心繫家國天下,二個孩子均不在身邊,大女兒12歲,由爺爺奶奶撫養,二位老人身體不太好,因而經濟較緊張,撫養孩子深感吃力。小女兒5歲由外婆撫養經濟上暫無壓力,項太在洗衣店被封后不知去向。爺爺奶奶家因給項逢選出書,至今欠了不少債,生計艱難。家人至今提起項逢選就非常生氣,怨他惹事生非,不顧及家人。

據項麗芳坦言雖擔憂弟弟處境,目前律師費因家裡經濟條件緊張,無法負擔至今愁眉不展。她說之前有一律師願免費為項辯護但經當局恐嚇威脅後放棄了。她聽說連弟弟店裡的打工女工都不放過,受到連累後多次傳喚,經濟上也蒙受了損失——把那女工的價值6000元的手機電腦都收走了!目前人也受到控制,一家人都在惶恐不安中度過!

項姐電話13606765306,項麗芳。

重慶60人聚餐 呼籲釋放危文元肖建芳劉林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2153-page-1.htm

今天夜間,重慶維權人士陳明玉、何朝正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重慶60人聚餐 呼籲釋放危文元、肖建芳、劉林。

今天上午,重慶各區60餘訪民齊聚禮嘉鎮團年會,共同探討重慶維權人士危文元,肖建芳為報導《23萬件群眾訴求問題 件件有著落,事事有回音》入獄案【重慶窮追公民記者肖建芳、危文元罪證 羅勇拒提供】,和重慶渝北區農民英雄劉林為保護基本農田入獄案【重慶尋釁滋事罪逮捕劉林 取保陳由春】,強烈要求黃奇帆市長依法查清《23萬件群眾訴求問題 件件有著落,事事有回音》虛假信息【重慶數十訪民抗議《重慶日報》虛假報導】的真像,無罪釋放危文元,肖建芳,劉林。


群體維權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總第449期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4492016118-24.html

【編者按】新疆人權捍衛者張海濤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九年,罪名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這是赤裸裸的以言治罪;郭飛雄、孫德勝案二審被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但法院的判決書並未說明不支持改判的理由;湖南七旬訪民夏付年被「精神病」已被關押三年,可見,官方要打壓維權者,即使勞教制度已經廢除,也照樣可以另闢蹊徑剝奪其人身自由。一邊是官方的無法無天,一邊卻是維權運動的如火如荼,上海人權捍衛者們上街拉橫幅要求無罪釋放唐荊陵等人,不過,可以預見,在法治未立的情況下效果不容樂觀。

四川三聖鄉業主抗議修建垃圾站 與警衝突多人被抓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huanjing/yf3-01242016112154.html

四川成都三聖鄉數十名業主因不滿小區附近修建大型垃圾轉運站,日前上街抗議,與警方發生衝突,多人被抓。三聖鄉街道辦表示,有關垃圾站規劃由上級政府決定,相信不會對居民生活造成影響。

四川成都錦江區三聖鄉擬於梧桐街與百日紅中路交界處建造一佔地約1200平方米的垃圾中轉站。該中轉站距離周邊多個居民小區僅兩百餘米的距離,因而引發當地業主不滿。

1月23日,數十名業主走上街頭髮起抗議行動,根據現場照片可見,他們身穿「趕走垃圾站」的白色T恤,部分業主拉起「拚死累活首套房,卻要睡在垃圾旁」、「堅決反對在居民小區附近修建垃圾中轉站」字樣的橫幅。

一名目擊者1月24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參與抗議的業主約有40多人,並與到場的警察發生衝突,多人被抓。

無錫訪民向江蘇省「兩會」代表伸冤,遭多方劫持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blog-post_24.html

2016年1月24日,本網獲悉:2016年1月24日,無錫訪民向江蘇省「兩會」代表伸冤,遭多方劫持。

2016年1月24日,江蘇省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和江蘇省政協十一屆四次會議會議在南京開幕,無錫訪民尤建英、毛明燕、程荗娟、過國興、殷白妹、周志峰、孫靜芳、陶國芬、周小鳳、杜逸慶、席志芵、毛仁興、沈建群、丁秀珍、王英華、夏蘭英、沈榮娣等人,一大早頂著零下9度的寒風,前往南京會場,向人大代表們伸冤。

中共無錫為了阻止訪民向省「兩會」告狀,早已撒下天羅地網,訪民們有的在無錫車站被截,有的在南京火車站被截,還有的在會場外被截,一大半人沒能在接訪處遞交材料,就被截訪人員綁回無錫了,只有幾人成功接訪並刷卡,隨後也被無錫政府綁架回錫。

在無錫火車站,濱湖訪民程荗娟和錫山訪民過國興被早已守候在那的截訪人員綁架,關進了當地派出所。

在南京火車站,席志英、毛仁興被截,然後用汽車押回無錫。

毛明燕、周小鳳等人在會場對門的信訪接待中心登記後,也被地方政府綁架回錫。毛明燕在登記時遭到無錫市崇安區信訪局副局長徐吉國的威脅:「回去你等著!」

據說,這次省兩會各市都實行了記分考核制,所以無錫的官員們為了自己的政績,不惜動用了大批人力物力進行截訪「穩控」,但這更是公然的違憲侵權行為。

四川南部討薪農民工李家福在西安被建築公司老闆打死

[看南部網]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1/201601240850.shtml

四川南部縣柳樹六村一名叫李家富的村民,在西安打工,年底了為討要工錢,跟老闆發生衝突,被老闆活活打死。

    16年1月10日李家福和妻子在西安一家工地打工一年多,工資是17萬,公司老闆已經支付了7萬元,剩餘10萬元李家富要求建築公司老闆春節前一次性支付完畢。

公司老闆除拖欠李家福工資之外還拖欠其他農民工共計300多萬元,建築老闆答覆討薪者每人給5千元回家過節,節後再支付其餘工資。李家福和其他討薪工人不同意,說每次都這樣,路程這麼遠來來往往討要到何年。

    在李家富等農民工討要工資過程中,老闆用陝西方言和人聯繫,下午老闆問安排好沒有,電話中對方說安排好了,接著有5個年輕人到了老闆辦公室。臨近吃晚飯時,其餘農民工離開老闆辦公室出去吃飯了,只有李家富一人在老闆辦公室。

    農民工吃完飯回到老闆辦公室後,發現沒有人,就出去找李家福,在小區的路上看到李家福臉部開了花人已經不行了,打人者已經跑了。

北京拆遷戶房屋著火3人死亡 村民對事件存疑憂無公正結果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1242016082552.html

牌坊村拆遷問題持續已久,早在失火事件發生一年半前,村民前去鄉政府討說法反遭暴力毆打,警察也拒絕出警(受訪者獨家提供)

北京朝陽區一拆遷戶房屋21日晚起火,一家三口死亡。當地村民向本台表示,全村都面臨拆遷,但由於地方貪腐嚴重,村民們上告無門,雖然對起火一事存疑,但很難相信會有一個公正、透明的調查結果。

大陸多家媒體日前報導,1月21日晚,北京朝陽區小紅門鄉牌坊村一村民家中起火,過火面積80平方米,一家三口死亡。附近居民稱,該處正在拆遷,該戶村民因補償問題未談妥居住在村裡,事發前曾與施工方發生衝突。屬地政府表示,起火原因正在調查中,警方尚未排除刑嫌。

報導引述目擊者表示,平房起火時,很多人尚未休息,都趕來幫助滅火。公安、消防、急救也陸續趕到現場,並從火場中救出三人,但三人均無生命跡象。

一名牌坊村李姓村民24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他們都對起火事件心存疑惑。

「21號晚上8點半著的火,那三個人怎麼都跑不出來呢?因為那時候不是說睡著了,11點、1、2點鐘或者2、3點鐘,睡得很沉。8點多鐘還沒有睡覺呢,怎麼就跑不出來呢?所以我們對這件事情特別懷疑。」

李先生告訴記者,村裡自2011年開始拆遷,目前,全村都面臨著拆遷問題,但當地政府貪腐嚴重,賠償方案不公開、不透明,他們曾於兩年前前往鄉政府要說法,不過反遭毆打,還被拘留,這令他們對這起起火案能獲得公正、透明的調查感到不樂觀。

李先生:「我們這兒從2011年就開始拆遷,我自己也被鄉政府打了,打完了以後派出所根本就不管,還被拘留了。2014年的3月11號,我們去鄉政府,他就對我、我媽動手了,對我媳婦兒也動手了,把我媳婦兒的衣服給撕了。3月16號,我去小紅門鄉派出所報警,派出所說,這沒啥大事。然後過了5個月,8月11號,我們那時候好幾十號人去鄉政府,鄉政府的工作人員,包括派出所的人對我們拳打腳踢,毆打。我們打110報警,我們請求督查出警,打了好幾百個,沒有人出警。現在我們當地的派出所根本就不管這事。可以這麼說,我們這兒拆遷的,沒有一戶是高興的,因為他們都覺得受了騙了。」

記者:「他賠償款給得很低是嗎?」

李先生:「對。一個給得很低,最少的就得一萬塊錢,都覺得是在騙拆。並且他們沒有標準,只要你簽了字拆遷了,什麼利益都沒有你的了。農民土地應該是農民的財產權,但是他都不提,包括威脅我們說你不能要這個地,這地可能給你嗎?(1月)21號晚上我沒在現場,具體的是怎麼失火的我不能瞎說,但是現在我對他們能不能公正地處理這件事,我保持高度的懷疑。」

本台記者24日致電小紅門鄉政府,對方表示,目前尚未得知調查結果。

記者:「我想問下21號晚上牌坊村那兒三口人死亡的事情,現在有沒有一個最新的結果,到底是屬於刑事案件呢還是意外呢?」

對方:「不知道,這還不知道呢。你得問派出所、公安局,具體怎麼著我們也沒接到通知,具體什麼樣。」

記者轉而致電小紅門鄉派出所,對方起初表示,記者應當「按規矩辦事」,拒絕回答有關問題,在記者一再追問下,對方稱「不知道」,讓記者向宣傳部門查詢。截至24日記者發稿前,官方仍未公佈起火的原因。

遭強征上訪四年 北京拆遷戶一家3口被燒死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fire-01242016085136.html

白天剛與開發商發生衝突,晚上一家3口就突然在家中被燒死。北京市朝陽區發生的一場離奇火災,至今還沒有官方的正式說法。有村民指出,當地政府和部分開發商之前就已經製造多宗暴力強征事件,其後都不了了之;北京市官方甚至禁止法院為涉及強拆的事件立案。

據悉,在周四(21日)晚上的火災,發生在北京市朝陽區小紅門鄉牌坊村的江南山水二期開發現場,死者是69歲的當地村民李保華(音)和他的妻子、兒子。

當地村民稱,事故發生後,警方已經介入調查。不過當地政府嚴密封鎖消息,到了2天之後,才被外界知曉。

《京華時報》報道,該村民家中被焚面積約80平方米,一家3口死亡。事發前曾與施工方面發生衝突。而所屬地方政府表示,起火原因還在調查。

當地一名姓李村民向本台證實有關消息,並指當地民眾目前都認為開發商和政府對事件有責任。

姓李村民說:甚麼原因啊?他是拆遷範圍,白天跟開發商衝突起來了,夜裡,晚上8點鐘,那3個人啦,那3個人是燒死的。現在這老百姓都認為是開發商和政府的問題。

另一名同樣遇到強征的姓陳村民對本台說,是21日晚大約8點半的事,而該村民和開發商已經持續僵持了4年的時間。事發當天,該村民和開發商確實發生衝突。

姓陳村民說:開發商二期工程那兒,村民拆遷,商量的價錢不合適,所以村民不簽字,有了點衝突,晚上怎麼起的火燒死3人。都有4年了吧,沒談好,就不知怎麼的著火了,燒死了3個人。刑警介入了,調查這事呢,這報告還沒有檢驗出來呢。21號晚上8點半著的火,9點鐘到的消防隊救火,後來這個北京市公安到這兒來,現在還沒結果呢。

姓陳村民還說,被燒死的是李保華一家3口,同時遇難的44歲的兒子,是一名公交車駕駛員。此前,李保華就因為被強征而被迫上訪,導致病情惡化而鋸掉一條腿。但他到處去告也沒有用,連他應有的殘疾人補助金也沒給他。

姓陳村民說:叫李保華,老人。那一條腿就因為征地不知道怎麼回事最後給他鋸了,好幾年都沒有給他那個殘疾人的錢(殘疾人救助金)。他到處找,到哪兒都告,沒人管他。所有拆遷的事的話,北京市有明文規定,法院一律不允許受理。他兒子是公交車那兒開車的,那天一回來以後,一瞅見大火,進去救,他也燒死在那兒了。那孩子特老實,44歲,說話都是不笑不說話,跟誰說話都笑嘻嘻的,人真不錯。

據悉,涉及的是江南山水的二期開發工程,開發商為北京江南投資集團公司。據集團的官網稱,公司的項目遍布北京、環首都經濟圈以及深圳等地。其中,“江南山水”項目位於朝陽區東南四環紅坊路,總建築面積65萬平方米,已經成為北京高端地產項目的表表者。2015年,集團成為全國房地產企業前100強。

但有關公司並沒就今次事件發表看法,本台記者撥打公司的2個公開電話,都一直無人接聽。據知情人士提供的資料顯示,事發地所屬的朝陽區小紅門鄉,之前已經多次因強征和強拆導致的暴力事件,至今都不了了之。2014年8月11日,多名當地村民到小紅門鄉政府理論時被打。此後,被打村民一直進行申訴,但都沒有結果。2個月後,該村殘疾人蘆鳳生的房子亦被強拆。

上海嘉定失地農民聯署致函八百多名人大代表–保障當事人訴權、維護土地權益

[參與]http://www.canyu.org/n108691c6.aspx

【編者按】上海市第十四屆人大四次會議定於2016年1月24日召開。62名上海莘莊失地農民於1月10日向八百多名上海市第十四屆人大代表分別郵寄信函,反映民意,敦促人大代表行使監督“一府二院”的權力,保障當事人訴權、維護土地權益。

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及各位人大代表:

我們是上海市嘉定區安亭鎮的失地農民,在2002年至2004年嘉定區人民政府為了建設上海國際汽車城安亭新鎮安亭老街改造,開闢新源路和11號地塊而被土地徵用、房屋被拆遷的。我們的宅基地被徵收,宅基地使用權未獲補償,宅基地上的房屋被動遷也未得到合理的補償。

而且,法律一直不能保護我們失地農民的權益,即使今年5月1日後國家頒布新的行政訴訟法,實施了立案登記制,但是地方法院依然有法不依、司法不公。我們62名嘉定失地農民向法院提交126件訴政府侵權的第一審行政案件,全部遭受“起訴不予立案”的法院裁定。政府違法侵占我們的合法權益,法院違法剝奪我們的法定訴權,我們還有活路嗎?

我們懇請人大常委會及人大代表履行監督“一府兩院”的職責,捍衛法律,保障當事人訴權,維護失地農民的土地權益。


鮑彤:「610」非法組織若不取締 國無寧日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6/1/25/n4624845.htm

近期,一些地區的「610」機構還在發密令,綁架公檢法,要求嚴控並處置告江的法輪功學員、相關的律師。有律師認為,「610」這樣一個非法組織,手上沾滿了法輪功學員的鮮血。只要它存在一天,就不會停止作惡。鮑彤直言,「610」這種非法組織如果不取締,國無寧日。

「610辦」主任李東生被宣判

2016年元月,中紀委開六中全會這天上午,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被宣判15年。此前,李東生被雙開時被公開的隱秘頭銜包括:中央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副組長、辦公室主任(也稱『610』辦主任)、以及國務院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主任。

1999年江澤民一意孤行拍板迫害法輪功的時候,在6月10日成立以李嵐清負責,羅干和丁關根輔助的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的領導小組,並在其下設了一個辦公室,叫做「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因成立於6月10日,因此又叫「610辦公室」。從2003年開始改名為「防範和處理邪教辦公室」,但仍然是事實上的「610辦公室」。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中國問題專家李天笑認為,當局把他平時不公開的職務放在首位,是故意凸顯這個調查對象是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主任。

中共十八大以來,包括李東生、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蘇榮等在內的一大批緊跟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充當急先鋒高官落馬,各地自上而下的「610」也受此衝擊。2016年伊始,官方媒體頻頻釋放打「老老虎」江澤民的信號。大陸社交網上公開討論抓江蛤蟆的問題,不再是禁區。

民間現訴江大潮 地方610辦密令曝光欲綁架公檢法嚴控訴江

從2015年5月開始至今,大陸出現訴江大潮,已有20多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起訴江澤民。各界民眾紛紛加盟,公開表態或聯署簽名聲援訴江、或舉報江澤民。也有越來越多的大陸律師挺身而出,為法輪功學員信仰和人權發聲,為他們作無罪辯護。

臨近2016年新年,黑龍江省「610辦」的特急密令被曝光。省「610辦」向當地各市、省各級機關通報,傳達前不久有法輪功學員郵寄告江材料遭到郵局扣押後,向法院控告郵件違法被立案,開庭才發現是控告江澤民的材料,密令意思法院很被動,要求充分認識事件的嚴重性,高度警惕法輪功變換手法提控告。密令認為這是法輪功借立案登記制度改革發起告江的翻版,並想借民事訴訟把告江活動引入司法程序的一種方式,是打法律戰的新形式。

密令要求各級「610」立即向法院、檢察院、郵政、信訪等部門通報有關情況,吸取教訓;密令要求各級「610」協調公安、安全機關,進一步加強對訴江的法輪功學員的核查處置、加大打擊力度。向有關部門「討說法」、到法院、檢察院現場提起告江或因控告江受阻提起各種訴訟的,密令要求更加嚴厲打擊;密令同時要求發動基層黨政組織和群眾力量的所謂「社會面防範」,協調工信、廣電、公安網安、宣傳、網信等部門進行所謂的「技術防範」。

鮑彤:「 610」這種非法組織不取締國無寧日

原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先生瞭解到「610」仍在下密令後,氣憤地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不知道『610辦公室』是個甚麼東西,憲法上沒有『610』,政府組織、國務院組織上也沒有『610』……是不是合法的東西,你應該有它的法律依據。他規定有個『610』,別人規定個『710』,再有人規定『810』,那還了得?!規定這個『610』辦公室的人,本身就是犯法的,是根據哪一條法律?」

他還表示,「我認為『610』是非法組織,公檢法允許『610』這樣的非法組織成立,我覺得很奇怪的事情。我看610本身是非法、沒有法律根據,決定成立610的人,我看也是非法的。『610』至少是不可告人的秘密組織,都不能告訴老百姓的機構,怎麼可以行使職權,這也是一個國家笑話。像『610』這種非法組織如果不取締,這個國家我看也國無寧日。」

律師:「610」組織存在一天中國就不可能實現依法治國

大陸余文生律師向大紀元記者表示,「『610』機構在法律上沒有定義、沒有地位,實際是共產黨下面的超越法律的一個組織,靠強權掌握方式去干預司法。他們手上沾滿了法輪功學員的鮮血。只要它存在一天,就不會停止作惡,並且要求別人跟它一起作惡。因為他們恐懼將來被清算,利用他們手中還沒有被取消的權力,變本加厲的去干預司法,就是希望大家都沾上鮮血。只要大家手上沾得鮮血越多,他們就越踏實。這個組織只要還存在一天,中國就不可能實現依法治國。」

大陸法學教授、律師張讚寧呼籲法官、檢察官、或公安部門只服從法律,不聽從任何個人或「610」部門的命令,且現有的憲法也是這樣規定的。不然,當中國像蘇聯、像東歐國家一樣實現民主後,他們的罪行也要被清算的,成為制度受害者。

李天笑博士認為,現在大陸民眾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情上的認識越來越清楚,所以他們會公開為法輪功學員呼籲,並提出取締「610」機構,這也是全民反迫害的一種跡象。

大陸新年30億人次返鄉潮開啟 寒潮阻歸程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6/1/25/n4624807.htm

1月24日,大陸2016年近30億人次的新年返鄉潮開啟。受「霸王級」寒潮襲擊影響,全國16個省區市111個路段被封閉;雲南、重慶、廣東等地數百架次航班延誤或被取消;返鄉摩托大軍再現廣東廣西交界,途中受凍。

新年返鄉潮客流量將達29.1億人次

據大陸官媒報導,2016年新年返鄉潮期間,預計全國旅客發送量將達到29.1億人次,同比增長了3.6%。

其中,鐵路3.32億人次,增長12.7%;道路24.81億人次,增長2.4%;水運4,280萬人次,基本持平;民航5,455萬人次,增長11%。

2016年新年返鄉潮自1月24日至3月3日結束,共計40天。據悉,節前客流高峰將出現在臘月二十七到除夕。

返鄉潮在「霸王級」寒潮中開啟

據新浪天氣1月24日報導,受「霸王級」寒潮影響,23日,中國西北、華北、黃淮、江淮等地已經出現6~10℃的降溫、局地降溫11~14℃。南京、南昌、武漢、成都、長沙等地,最低氣溫創造了本世紀的歷史極值,全國最低氣溫已經接近零下50℃。

據中共中央氣象台消息,23日早晨,遼寧錦州、河北張家口、滄州、內蒙古霍林郭勒、山東德州、濱州、東營等地的12個觀測站氣溫跌破歷史最低值。

預計,23日14時至25日20時,安徽南部、浙江北部、福建北部、廣東北部以及雲南東部等地部分地區最低氣溫可能逼近或跌破歷史極值。

至1月24日20時,華南北部、四川盆地南部、重慶西部、貴州大部、雲南中東部和西北部、山東半島等地有小雪或雨夾雪,其中,雲南中東部、貴州西部等地部分地區有中到大雪,局地暴雪(10~12mm)。

在「霸王級」寒潮席捲中國時,返鄉潮24日開啟。

全國16個省區市111個路段被封閉

綜合大陸媒體1月24日報導,23日一早,全國16個省區市111個路段受惡劣天氣影響被封閉。

受強寒潮影響,近日,福建公路客運296條線路停班,主要是發往(包括途經)三明、寧德、南平及江西、浙江、上海等方向的客運班車。

大陸全國主要公路氣象預報顯示,包括杭瑞高速雲南曲靖—昆明段,滬昆高速雲南曲靖—昆明段等12條高速路段將受大到暴雪影響,另有30多條路段受小到中雪影響。受大到暴雪和中雪影響的路段主要集中在雲南和山東。

寒潮對雲南昆曲、曲勝、昆石、鎖蒙、G85渝昆高速昭通段等多條高等級公路的交通通行產生嚴重影響。

據雲南省交通運輸綜合信息發佈工作人員24日介紹,昆曲、曲勝、待功、昭會、昭麻、水麻一線以及渝昆高速、廣昆高速多路段被封閉或管制。

昆明東部、北部客運站全線停班,西北客運站24日、25日部分班車停班。

雲南、重慶、廣東等地數百架次航班受影響

1月24日,昆明機場原本航班計劃進出港共計910架次。但由於持續的降雪天氣,截至當日11時,昆明機場航班計劃進港458班,已執行24班;計劃出港452班,已執行40班;32架次進港航班、 35架次出港航班被取消。

1月24日,廣東揭陽潮汕機場,揭陽—昆明4個往返航班取消,揭陽—重慶2個往返航班取消。截止23日20點,重慶機場共延誤航班178架次,取消377架次,有近2,000旅客滯留機場。

廣東廣西交界再現返鄉摩托大軍

據大陸新華社1月24日消息,1月23日、24日,在廣東省封開縣與廣西梧州市交界處飄起了雪花,但駛過的返鄉摩托車絡繹不絕。為了應對寒潮,頭盔、口罩、手套、雨衣、護膝、塑料套袋……幾乎是每輛「摩托鐵騎」上的標配。

中國春運今開始 廣東廣西交界再現摩托車洪流

[博聞社]http://bowenpress.com/news/bowen_60627.html

今日是中國春運首日,「摩託大軍」如期出現。在廣東省封開縣與廣西梧州市交界處看到,受大範圍寒潮襲擊影響,當地飄起了雪花,但駛過的摩托車絡繹不絕。

在梧州市設置的服務點內,工作人員忙著為摩托車主們提供維修、添水、加油等服務。梧州市交警部門介紹,由於廣東一些工廠放假早,加上回家方式趨於多元,今年途經當地的「摩託大軍」不像往年那麼集中,數量也有所下降。

頭盔、口罩、手套、雨衣、護膝、塑料套袋……幾乎是每輛「摩托鐵騎」上的標配,儘管「全副武裝」,不少人的手腳還是被凍得麻木。記者1月24日9時左右在梧州市東出口春運服務站看到,空中飄起了雪花,氣象部門預報顯示,受南下寒潮影響,當地最低氣溫降到零下1攝氏度。

新疆紀委書記: 一些新疆官員在反暴力恐怖問題上玩兩面人

[美國之音]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xinjiang-party-secretary-critical-of-officials-double-handed-on-anti-terrorism-20160124/3161192.html

據香港《南華早報》援引中國紀檢監察報報導,新疆紀檢委書記徐海榮近日在新疆紀委傳達中共十八屆中央紀委六次全會精神的會議上講話時表示,新疆有個別黨員幹部在反分裂、反滲透、反暴恐等所謂大是大非問題上玩起了“兩面人”的手法,當面一套背後一套,有的甚至支持、參與、組織暴恐活動。

這位新疆紀委書記在會上誓言,必須把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永遠排在第一位。而要嚴明政治紀律,就要著重解決“兩面人”的問題。他引述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話說:“這種口是心非的’兩面人’,對黨和人民事業危害極大,必須及時把他們辨別出來、清除出去。”暗示新疆當局將對這些被查處的黨員幹部進行懲處。

2015年從重慶調任新疆紀委書記的徐海榮還透露,新疆各級紀檢監察組織2015年查處違反政治紀律案件672件,佔立案總數的15%。

徐海榮沒有說明這些政治違紀案件的詳情,但是認為新疆正處於所謂暴力恐怖活動活躍期、反分裂鬥爭激烈期、 干預治療陣痛期的“三期疊加”。

令人玩味的是,這則消息在中國的新浪和中華網等一些門戶網站上已經移除。

另外一方面,上週五在北京召開的年度中共政法工作會議透露,2015年,雖然全國嚴重暴力犯罪案件下降12.5%,但是中國面臨的恐怖襲擊風險上升,會議提出要“堅決遏制新疆暴恐活動頻發態勢,堅決防止新疆暴恐活動向內地蔓延,堅決防止在大中城市發生暴恐事件。”

近年來,新疆有成百上千人在騷亂中喪生。中國政府把這些騷亂事件歸咎於該地區的伊斯蘭激進分子。但是一些人權組織和流亡人士則把新疆地區的暴力事件歸因於中國當局對新疆講突厥語的穆斯林少數民族的宗教和文化的控制。北京方面則否認在新疆地區有任何壓制行為。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