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2016  記者無國界呼籲制裁中央電視台和新華社。《前哨》員工曾被帶走問話。楊金柱發起組建「為中國律師自我辯護的辯護律師團」。

中國法律或導致境外非政府組織大出逃 [美國之音]http://www.voach … 繼續閱讀 →...

1453425867467SL4_EBE15B09AEADBA964E7CA82489F377EB

中國法律或導致境外非政府組織大出逃

[美國之音]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voa-news-china-ngos-20160121/3157212.html


中國正在起草一份法律草案,一旦通過,可能會對境外的非政府組織(NGO)進行嚴格限制。一些分析人士說,中國政府把一些​​外國非政府組織視為安全隱患,正在製定一系列法律和程序,以便政府有更多的權力對它們進行調查。

“行動救援”(ActionAid)是一個大型的外國非政府組織。他們已經在逐步減少在中國的運營,只留下了一個像徵性的存在。其他一些西方非政府政治也在考慮撤離中國的計劃。

瑞典非政府組織工作者彼得·達林(Peter Dahlin)最近被中國警方逮捕更加劇了一些非政府組織的擔憂。

德國柏林的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政治、社會和媒體研究主任古思亭(Kristin Shi-Kupfer)說:“政府的草案顯示,與境外非政府組織打交道是與’國家安全’聯繫在一起的,因此是重中之重。”

西方滲透

中國經常擔心西方政治勢力會通過非政府組織滲透到中國社會並傳播西式的民主。

據稱,瑞典非政府組織工作人員彼得·達林在政府管控的電視台承認違法並利用國外資金在中國社會煽動對抗”。西方消息來源稱這是“被迫認罪”。

根據草案,所有非政府組織都必須在當地的公安機構登記,然後公安部門對他們實施監督。草案有專門條款針對非政府組織的“危害國家安全”以及他們可能對中國社會道德習俗的破壞。

古思亭說:“這樣的分類給政治解釋留下了巨大的空間,他們因而可以禁止外國非政府組織的活動或者對他們給予懲罰。”

也有消息人士說,這部草案同時也對外國非政府組織在中國籌募資金加以限制。這項條款可能會讓許多外國非政府組織感到挫折。因為在國外籌款的困難,他們已經開始嘗試利用當地的資金作為另一種資金來源。

顏色革命

羅伯特·勞倫斯·庫恩(Robert Lawrence Kuhn)寫過兩本有關中國領導層的書。他說,在中國經濟大幅下滑,社會正在轉型的當口,中國共產黨不想冒准許西方思想傳播的風險。

他說:“中國共產黨感到西方的非政府組織在東歐國家共產黨的垮台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雖然也有其他原因。黨希望能夠在社會轉型期有能力管理這樣的非政府組織。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負責中國商業和政治經濟項目的甘思德(Scott Kennedy)說: “中國領導層認為顏色革命部分是外國非政府組織引起的。他們希望避免其他被推翻的威權政府的命運。 ”

內部抵制

但是,分析人士說,這部草案也遭到了共產黨內部的一些個人的溫和抵制。他們指出,正是這些外國非政府組織為許多殘疾兒童以及減少偏遠地區的貧困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一些中國官員甚至也擔心,可能會導致監管過度,迫使一些記錄好的外國非政府組織離開中國。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甘思德說:“如果這份草案不作大的修改的話,這會意味著許多已經在中國運營的外國非政府組織的終結,會給中國社會帶來重大的負面效果。

記者無國界呼籲歐盟制裁中央電視台和新華社

[美國之音]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cctv-sanction-20160121/3156035.html

記者無國界組織亞洲部負責人本傑明·伊斯梅爾說:“我們對於這種沒有信息價值的’被迫認罪’報導的流傳感到憤怒。通過故意兜售這種在脅迫之下獲得的謊言,央視和新華社成為大規模的意識形態宣傳武器,而不再是新聞媒體。”

伊斯梅爾還表示:“鑑於這兩個機構日益增長的國際角色,比如央視合作項目越來越多,許多國際媒體也開始訂閱新華社,它們對新聞自由和公眾利益產生了威脅。我們呼籲歐盟立即制裁這些行為,它們是中國政府的高壓系統的一部分。”

聲明還指出,這種“被迫認罪”的事件在央視屢見不鮮。2014年4月23日,記者高瑜在央視視頻中承認其“洩露國家機密”。2014年5月,記者向南夫出現在央視13頻道,承認其“抹黑黨和政府”。

在記者無國界組織發布的2015年新聞自由排行榜上,中國在180個國家中位於第176位。

記者無國界組織呼籲歐盟制裁中國官媒央視和新華社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nu-01212016095247.html

國際維護記者權益的「無國界記者」組織1月21日呼籲歐盟制裁中國官方媒體中央電視台和新華社,並強烈譴責中國官媒播放報導被中國警方逮捕的瑞典籍人權活動人士彼得-達林和其他人「被迫認罪」的視頻或報導,嚴重威脅新聞媒體的自由獨立性質。

大陸官媒被指幫凶 報導強迫認罪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ahlin-01212016081401.html

Beijing’s Televised Confessions

[ChinaFile]http://www.chinafile.com/conversation/beijings-televised-confessions#comment-2476

Recent days have seen two more in a long string of televised “confessions” on China Central Television, that of Swedish human rights activist Peter Dahlin and Hong Kong bookseller Gui Minhai. Did these gentlemen break any Chinese laws? What do these apparent admissions of guilt signal about China’s stance on international NGOs’ operations in China, and about Beijing’s view of freedom of expression in publishing? Who’s the audience for these “trials by TV”? What will happen next? —The Editors


香港圖書出版業者談書店員工失踪的寒蟬效應

[美國之音]

香港銅鑼灣書店五名員工離奇失踪案繼續發酵,該案件強烈影響到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同時也嚴重衝擊了香港的言論出版自由以及當地的圖書出版業,香港各界對此反應強烈。香港前哨月刊總編輯劉達文星期四接受美國之音VOA衛視連線採訪時說,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民海當年就是由他引領進入香港圖書出版界的。桂民海在神秘失踪幾個月之後,中國中央電視台播出了他表示懺悔的錄像。

桂民海投案自首不合邏輯

劉達文告訴美國之音,中國內地當局說桂民海因一樁刑事犯罪案件回國自首純粹是胡說八道。他說:“比如說,關於他發生車禍撞死女學生的案件,我聽他的一個朋友說,確有這麼一回事。但是當年那名女學生也有責任,所以桂民海才被判緩刑,無需坐牢。。。。他當年離開中國大陸時,也沒有見到公安部在網上通緝他。這個案件在當地也不算一件特別嚴重的事,如果嚴重就不會判他緩刑了。”

為見父母回國自首經不起推敲

劉達文說,中國內地當局還製造了一個假象,好像桂民海為了見父母最後一面,所以回國投案。但是事實上他應該知道,他一回去就會被抓起來,這樣怎麼能夠見父母的面?

劉達文還說,桂民海的父母曾來過香港,如果桂民海想見父母,讓他們到香港來就可以了,何需他本人冒險回大陸自首?

劉達文對美國之音表示,桂民海擁有瑞典國籍,據瑞典方面從泰國得到的情況通報,桂民海去年10月進入泰國,泰國海關有他的入境記錄,但是沒有出境記錄。這就證明他同李波一樣,都是通過非正常途徑被帶回中國內地的。

劉達文說,桂民海案件“疑點重重,中共的那些謊言根本就不值得推敲。”

中共慣用強製手段迫使被調查者配合

劉達文認為,中共慣常用強製手段,環球時報就不打自招地說,權力機構“通常都會用違背法紀的手段讓被調查者配合調查”,這分明就點明了桂民海、李波失踪案中有綁架、誘騙等非正常手段在內。

劉達文說,“如果他們(指桂民海、李波)是自願回國,為什麼要捨棄正道而走歧途,用比較艱難的方法回去呢,光明正大地從海關回去投案自首不是更好嗎?”

據劉達文透露,事實上李波失踪前在接受香港媒體採訪時曾表示,自從2003年姚文田出事以後,他就不敢再回內地了。

香港寒蟬效應已經形成

劉達文說,中國甘冒違反一國兩制,在國際社會造成惡劣影響的風險,以達到在香港圖書出版界製造寒蟬效應的目的。他認為中共的這個目的達到了。

他說:“絕大多數人都怕了,就連這兩個行業以外的一般市民都怕了,哇,中共就好像黑社會一樣,不擇手段,不按法律辦事,誰能不怕呢?”

劉達文說,就在銅鑼灣書店員工離奇失踪的同時,他旗下的前哨月刊的一個員工回內地探親時也遭到非法審訊。劉達文說,前哨月刊也差一點兒成為另一個銅鑼灣書店。

香港書店事件餘波未了:《前哨》員工曾被帶走問話

[BBC]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a/2016/01/160121_hongkong_banned_books_publishing

香港銅鑼灣書店五名相關人士失踪,事件越發曲折離奇。根據BBC中文網掌握的訊息,其中一間“禁書”出版社一個員工亦曾在中國大陸被帶走問話。

夏菲爾出版社負責人劉達文對BBC中文網說:“我們其中一名員工回到大陸,(去年)10月24日,銅鑼灣書店其中一名叫張志平的經理亦是在東莞同一天,差不多時間,逼我們的員工去問話。(官方人員)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無出示任何手續,等於是非法脅持、非法禁錮。

劉達文說:“(他們)想逼他講一些《前哨》裡面的秘密內幕,好掌握我的罪證。”

該名員工被扣留四小時,之後被放走。

《前哨》二月號月刊刊登一份聲明,指控中國政府對工作人員非法進行騷擾。聲明更說:“在此,我們預警天下,《前哨》員工及其親屬、作者有何不測,一定是中共特工黑警栽贓嫁禍所為。”

夏菲爾出版社是香港規模最大的“禁書”出版社之一,旗下出版《前哨》月刊。根據其網站介紹,該出版社在1989年六四後在香港成立,已出版超過二百種有關中國的書籍。夏菲爾亦有經營發行業務。

不過,劉達文說事件對他們沒有太大影響,他亦不擔心個人安全。

銅鑼灣書店事件發展耐人尋味

自去年十月,五名與銅鑼灣書店相關人士相繼失踪。

銅鑼灣書店股東之一的桂民海(中國官媒稱桂敏海)先在泰國失踪,週日央視播出桂民海的訪問片段,他自述12年前因醉駕撞死人,“很強烈的愧疚不安”令他自願回中國投案。另一名股東,英國籍的李波在香港失踪19天后,中國廣東省公安廳警務聯絡科確認李波人在大陸。其餘三人呂波、林榮基、張志平三人至今仍然行踪渺然。

香港及國際輿論對官方解釋顯然不信任,令人聯想事件與書店專門售賣所謂“禁書”有關。香港有好幾家出版社專門出版“禁書”,之前運作未有大問題。但銅鑼灣書店事件令香港“禁書”出版界噤若寒蟬──縱使香港有出版自由,出版“禁書”風險亦是一樣高。

香港各處的書報攤、樓上書店、甚至機場裡的連鎖書店中,都可以買得到“禁書”,不過這些“禁書”,本地人對其興趣不大。自從香港在2003年容許大陸旅客來港自由行,這些“禁書”深受大陸游客歡迎,一些遊客還會買這些書本,當成禮物送給親友。

不少“禁書”以中共高層權鬥為題材,並宣稱有內幕消息,孰真孰假難以確認,其中一些“禁書”更繪影繪聲描述中共高層的私生活。

縱然有些“禁書”可信性存疑,在香港是可以自由流通的——在基本法的保障之下,香港居民享有出版自由。假設出版刊物涉及誹謗,正常可循法律途徑解決。

“禁書”的類別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接受BBC中文網訪問時指出,在港售賣的“禁書”大概分為兩類。

呂秉權說:“一些(’禁書’)是比較認真的類別,如《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歷史的大爆炸》等這些大陸不能出版的書本及一些回憶錄等等都是禁書。其他可能是比較獵奇性質一點,特別牽涉到情婦。這種’禁書’比較暢銷,不過同時小道消息比較多,可信性亦沒有這麼高。”

呂秉權補充:“很多材料在網上抄襲得來。(一些’禁書’的)寫作過程沒有這麼嚴謹,(沒有)以第一身進行訪問,或有第一手資料。”

李波出事前接受香港傳媒《壹周刊》訪問時說:“他(桂民海)出版的書比較多與領導人相關,不好說是比較內幕,而是更加八卦點,公共情婦、軍中妖姬湯燦;母老虎宋祖英,他最喜歡出版那一類跟女人、情婦有關的書。”

獨立中文筆會會長貝嶺對BBC中文網說:“我跟他(桂民海)開玩笑,我說你的書介於小說跟非小說……其實有的書你應該叫虛構,有的是真假都有。他沒有一本書是完全虛構的,也沒有一本書是每一個東西都經得起推敲的。”

桂民海正是銅鑼灣書店第一名失踪人士,是銅鑼灣書店及巨流傳媒的股東之一。

李波和桂民海兩人分別在2003年及2007年涉獵“禁書”出版業,兩人與他人合資成立巨流傳媒,在2012年4月登記註冊。2014年,林榮基把自己一手創立的銅鑼灣書店賣給了巨流傳媒。自此,巨流傳媒一手包辦出版、發行及銷售的渠道。

雖然巨流傳媒從事“禁書”出版業比起其他出版社時間要短,但他們銳利的市場觸覺,令巨流傳媒在“禁書”界影響力與日俱增。

貝嶺估計,桂民海與夥伴每年約出五十本“禁書”,數量有要趕上行內較歷史攸久的“禁書”出版社之勢。

貝嶺說:“他(桂民海)最好的時候一個月就有百萬港幣……一年最少有上千萬收入。”

明鏡出版社海外運作

巨流傳媒與夏菲爾出版社設於香港;明鏡出版社則採取截然不同的經營策略,以減低風險。

明鏡出版社1991年於加拿大成立,其後總部遷至美國。現時,明鏡集團出版11本雜誌,旗下有六至七間出版社,每年出版80至100本書。

明鏡出版社創辦人何頻對BBC中文網說,香港只是明鏡出版社的其中一個銷售點,約有兩成到三成書籍從香港售賣,現時與不同的發行商合作,出售書本。除了1997年曾在香港設立辦公室一年外, 從來沒有在香港運作。

何頻說:“我們在香港沒有一個編輯,沒有一個記者,都是在美國或歐洲進行工作。一方面是我們認為香港情況比較複雜,另一方面是我們在五年以前曾經有一個公司被人惡意破壞掉了,所以我們後來把這個明鏡變成很多獨立的部份去運作,彼此之間沒有非常密切的來往,按照各自的系統在運作。”何頻未有透露該次破壞事件在何處的辦公室發生。

對何頻來說,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踪事件令人憂慮。他說:“我們在未來報導、出版的時候,會更加謹慎和小心,更加按照專業的標準來對內容進行審查。當然,我們不會不批評中國政府。”

開放不出版余杰新書

相對夏菲爾出版社、明鏡出版社,開放出版社的規模比較小。開放出版社主編金鐘是湖南人,八十年代移居香港,1987年創立開放雜誌,幾年後再涉足出版界,一直基​​地都在香港。

開放出版社主編金鐘說:“出版社以前都是副業,主要我們是做雜誌。” 金鐘說,從成立以來,開放出版社的書有四十多本,一年最多出三到四本。

不過,銅鑼灣書店事件看來對開放出版社的影響比較大。

金鐘說,之前沒有擔心過出版“禁書”會影響安全。“我有一條底線,很簡單,就不去大陸嘛,不過羅湖橋嗎是不是?我們相信是安全的。”

李波失踪前對傳媒說,近年已不去大陸,而且回鄉證也遺留在家。不過,他還是在香港被帶走了。

金鐘說:“這個事件發生之後,對我和我們這個圈子中間當然有很大的衝擊。當然我們也會害怕,是不是啊?”

開放出版社曾出版流亡作家余杰三本著作,包括《中國教父習近平》。余杰再寫了一本叫《習近平的噩夢》的書時,本來金鐘已經計劃幫他再次出版,但銅鑼灣書店的事件令他改變主意。

金鐘說:“銅鑼灣書店這個事情發生的時候,這本書基本的編輯工作已經完成了。但是後來這個事情發生了,而且越炒越大,恐懼的、害怕的氣氛​​一直在香港蔓延。當然我們的親戚朋友,尤其是我太太,反應非常強烈,因為她知道我們在出這本書。”

金鐘說,親友勸他要避避這個風頭,所以不再幫余杰出版這本書。

金鐘自己亦即將離開香港,移居美國。2014年《開放》雜誌出版最後一期,那時候金鐘已經準備離開香港。他說,離開香港與銅鑼灣書店失踪事件無關,之後繼續從事“禁書”出版。

鮑樸的新世紀出版社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秘書鮑彤之子鮑樸在香港成立新世紀出版社,已運作逾十年,出版書籍包括趙紫陽的記憶錄《改革歷程》。

鮑樸對BBC中文網表示,銅鑼灣書店事件不會對其出版社有甚麼影響。“搞出版有它的風險,這個是我們搞出版的以前就知道的了。他們(銅鑼灣書店相關人士)出這個事兒,只是證明這個風險確實存在。我既然願意承擔這個風險,因此我認為對我影響不大。”

鮑樸說:“在香港失踪的話,這就表示一國兩制的崩潰嘛。我以前也不太相信一國兩制會能夠這樣堅守。”

打壓出版中下游

香港浸會大學的呂秉權說:“我相信上下游,貨倉、印刷商都有機會被搞(打壓)。他(中國政府)要發出訊號,假如你站錯邊,你不會有甚麼好下場。 ”

人民公社是另一間位於銅鑼灣專賣“禁書”的書店,社長鄧子強透露,曾耳聞一些發行商不敢發行一些比較敏感的書籍。他對BBC中文網說:“行內盛傳曾有一些物流公司受到經濟上面的壓力。”

打壓出版業界一早已經出現,而不用通過明刀明槍的方式進行。三聯書店、中華書局及商務印書館是香港三間最大的書店,估計佔全港約七成書籍銷量。這三間書店由中資公司聯合出版集團持有。根據《壹周刊》去年四月報導,聯合出版集團間接由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中聯辦)持有。

明鏡出版社的何頻說:“中資系統對我們的書進的數量非常之少……等於形成了假的訂書的情況。在97年之前,甚至在97年之後,這個中資機構都跟其他的書店沒有兩樣,照樣去訂購我們的書,但是最近幾年,他們訂購的數字下降得很厲害……開始跟你訂一個數字,但幾個月以後把這個書完全退回來。”

何頻說,中資背景的書店自2012年開始不再進明鏡出版社的書籍,銷量下降了六七成。

BBC中文網曾聯絡聯合出版集團,但發言人表示對報導沒有回應。

另外,貝嶺估計四分一的“禁書”經機場售賣。早前香港傳媒報導,葉壹堂(Page One)已經在機場及全線書店停售“禁書”。《蘋果日報》聲稱拿到了葉壹堂內部通告,不過通告證實為偽造,並已報警處理。早前BBC中文網在機場的經緯書店,發現仍然有售賣“禁書”。

《蘋果日報》週二(1月19日)報導,機場管理局早前就書店經營牌照進行公開招標,其中一間中標的是中華書局,亦是聯合出版集團旗下的書店。

現時,香港的獨立書店是主力售賣“禁書”的銷售渠道之一。鄧子強說,他不太擔心二樓書店將會成為另一打壓對象。“零售的層面很廣,我整間書店的生意,隨時不及一個報攤的銷量。”

由於香港自由行遊客是“禁書”主要顧客群,多個受訪者都指中國海關有收緊就“禁書”的檢查,令遊客無法把書帶過邊境。

開放出版社的金鐘說:“以前可以透過海關帶一點書過去,那就很可觀了……但現在被查禁了,所以這個市場當然縮少了很多。”金鐘說,這個情況在去年開始變得最明顯。

銅鑼灣書店失踪事件仍然有很多疑團未解,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的解釋未有令人釋除疑慮。或許,香港的報紙攤跟書店將不會再出現各種政治敏感書籍。基本法保障下,香港可以享受出版自由──不過,經過銅鑼灣書店事件之後,又還有多少人仍然相信,香港仍然容得下各種題材的書籍刊物?一葉知秋,香港出版業備受打壓,​​又對香港一國兩制有甚麼樣的啟示?

練乙錚:香港書商事件折射中共權力鬥爭

[紐約時報]http://cn.nytimes.com/opinion/20160121/c21iht-edlian/zh-hant/

一名專做中國禁書的香港出版商離奇失蹤的事件,引發香港民眾的擔憂,他們擔心中國政府在限制他們的自由方面越來越無所顧忌。隨着這一事件持續展開,北京的反應令人稱奇,從很多方面反映出,這件事是中共最高層長久存在的權力鬥爭的一種延伸。

巨流傳媒是一家不知名的出版機構,出版過不少有關中國及其高層領導人的八卦書籍。2015年12月30日,現年65歲的該公司編輯李波接到一個電話,對方稱要購買十幾本書,其中包括好幾本有關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私人生活的書。當晚他去一個地處偏僻地帶的倉庫拿書,之後再沒返回。在此之前,該公司兩名老闆和兩名員工自去年10月起已經一個接一個失蹤。

消失幾天之後,李波給他妻子打了電話,並給同事發傳真說自己「情況良好」,說他是「採取自己的方式」去了大陸。這並不是什麼好消息,因為妻子發現李波的旅行證件還在家裡;她開始擔心他是被中國政府的特工綁架並強制帶到大陸。

隨後的一些媒體報道,令憂慮進一步加深。據香港主流報紙《明報》報道,當地警方從倉庫的監控鏡頭中找到一段影像,顯示李波走進電梯時被幾名陌生人跟蹤。一名目擊者稱自己看到李波被幾名男子強行帶入一輛車內,然後開走了。

李波的失蹤同事之一桂民海,是幾個月前在泰國離家後離奇消失的。本周早些時候,他出現在中國國家電視台上,看起來悶悶不樂,給出了一份難以自圓其說的認罪聲明,說自己是因為多年前駕車致人死亡而自願回到大陸伏法。

幾名書商失蹤的事件觸動了香港的敏感神經:又一次,中國當局似乎有意違反《香港基本法》,這個自1997年開始實行的「小憲法」保障香港公民擁有各種政治權利,其中有不少在大陸是不允許的。這些權力包括不被任意拘捕的自由,尤其是被大陸執法機構。還包括通過全民普選選舉香港最高領導人,即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權利:引發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的正是北京破壞這種權利的意圖。

現任香港特首梁振英被普遍認為是討好中共的角色,很少為緩解香港民眾的焦慮做努力。1月5日,面臨很大壓力而且明顯有些尷尬的梁振英呼籲李波「出來講講發生了什麼事」。被這種迴避的態度和虛偽的做法所激怒,數千港人於1月10日在香港中環遊行,要求梁振英向大陸當局施壓,要其給個說法。

中國政府的官方反應一直令人困惑。極端民族主義的黨報《環球時報》發表多篇文章和社論,稱香港出版商出售在中國被禁的圖書,而這些書隨後被帶入大陸,違反了中國法律,應該遭到逮捕。(據傳中共官員本身就是此類政治八卦圖書的忠實讀者。)

《環球時報》還表示,中國「強力部門」可以進行秘密的境外執法,只要他們不是「把他『五花大綁』塞進警車帶過檢查站」。這樣的聲明給人感覺也像是中國政府全然不顧《香港基本法》的另一種表達,進一步激起香港對抗北京的情緒。

之後這件事出現了一個有趣的轉折。兩家與北京關係良好的報紙《星島日報》和《香港經濟日報》援引一些與中央政府關係密切的信源稱,《環球時報》不代表中共領導層的觀點,它的聲明損害了中國的形象。

為何針對這同一事件,中國政府的幾個知名代言機構會發出兩種相矛盾的說法?

這或許是因為中共高層內部本身就是分裂的。外界認為,在江澤民擔任中共總書記和中國國家主席不短的任期內以及之後,他一直與後來分別擔任中國國家主席和總理的胡錦濤和溫家寶不和。這種緊張關係延續到習近平任內,後者又是在胡溫的支持下成為國家主席。

身為江澤民門生的「太子黨」薄熙來,在胡溫統治的最後階段遭到清洗。習近平於2012年上台後,中國安全事務總管、中央政治局常委、江派人物周永康也因腐敗指控被打倒。

法輪功的信仰體系,或者它聲稱的中國當局在摘取人體器官的說法,或許並不能為所有人接受,但這個靈修團體在對北京的權力遊戲的分析上,時常被證明是正確的。法輪功出版物《大紀元》(Epoch Times)最近有一篇文章指出,即使在習近平竭力遏制小道消息傳播的情況下,還是有據說由中共內部泄露的政治八卦傳出,江派還在給李波及其同伴提供有關習家的猛料。實際上,李波失蹤時前去拿的書里就有一本《習近平和他的六個女人》。(習近平的前一段婚姻以離婚結束,他現在的妻子出自人民解放軍的文工團,這類團體經常被嘲諷為中共高層官員的後宮。)李波的妻子長期在《大公報》撰寫專欄文章,那是中共在香港的兩份官方報紙之一,曾經發表大肆討伐周永康的文章。(她的專欄最近突然暫停。)

當然,很多香港人不太關心李波的政治關係的細節。對他們來說比較重要的是,李波被綁架這種可能性代表着對香港人自由的又一次侵犯,也代表着原先應該保護香港自治權利的一國兩制制度正在逐漸受到侵蝕。

瀰漫在香港的恐懼和憤怒,正在助長那裡的反共和分裂主義情緒。這一點應該會讓中國政府感到擔憂,西方政府的指責也是如此(桂民海是歸化的瑞典公民,李波持有英國護照)。不過它的後果實在太過明顯,以至於讓人覺得奇怪,一向擅於搞政治手腕的中國領導人,怎麼會讓自己陷入這種難解的局面。

中國政府最近對金融市場採取的令人質疑的管制措施已經表明,它與現實嚴重脫節。現在,它又用強力去扼殺一個出版微不足道的政治八卦書籍的香港小書商。中國共產黨在鎮壓異見方面真的變得更冷酷了,還是它的政治判斷出現了失誤?


郭飛雄案二審結束律師會見 料終審結果不變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1212016094152.html

22南方街頭運動推動者郭飛雄被法院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及「尋釁滋事罪」一審判處有期徒刑6年。近日,該案二審以不開庭的書面審理方式審結。郭飛雄的代理律師尚未接到法律文書,但他星期四向本台表示,二審改判幾乎不可能。

廣東維權人士郭飛雄一案二審日前以書面的方式審理結束。郭飛雄的代理律師張磊於1月21日上午會見了當事人。

張磊當天下午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二審結果應當不會與一審有所差別。

張磊:「我接到法院通知,通知我們明天下午去天河法院送達法律文書,他是說受到廣東中院的委託向我們送達法律文書,那有可能是二審的一個裁判文書,有可能他這個案件就結束了。結束了以後我們在看守所就不能再會見他了,所以我去會見一下,也告訴他這個情況。」記者:「對於這樣一個(二審)結果,會不會覺得有改變的可能性?」

張磊:「可能性沒有,幾乎沒有,因為他庭都沒有開,書面審理的。」

去年11月27日,郭飛雄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及「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6年。郭飛雄後提出上訴。法院最終決定二審以不開庭審理的方式進行,並要求律師提交辯護意見。今年1月8日,張磊律師向廣州市檢察院提出對廣州市中級法院侵犯律師辯護權利的控告,認為法院拒絕律師複製作為證據的8張視頻光盤,令律師無法針對核心證據研究、分析,嚴重損害當事人和律師的訴訟權利。

張磊說,在兩個半小時的會見過程中,郭飛雄表示,不後悔坐牢,並對外界的關心表示感謝。「他(郭飛雄)為中國的自由民主理想事業坐牢感到非常光榮,他在未來10到20年之間一定和其他的自由理想主義者一起來把憲政民主的這個理想變成在中國大陸的制度現實。他感謝所有關心和支持他的朋友,祝大家春節愉快。」

本台記者21日下午致電郭飛雄的姐姐楊茂平時,她正在前往廣州看守所的路上,打算去見弟弟一面。楊茂平說,該案即將塵埃落定,對於這個持續了2年多的案件,她最大的感受就是對於中國法治的失望。

「我覺得本身的案件就是一個違反法律的案件。他這樣判,一審、二審的判,你們都可以看到依法治國是啥了,是個假話。他們在違憲,他們在栽贓陷害楊茂東(郭飛 雄)。律師都說了,說這種書面審理的方式也是非法的,他們就是執行法律的人不按法律辦事,這樣我們國家能算一個法治國家嗎?這是糊弄人民的一種行為。」

楊茂平還告訴記者,自從郭飛雄被羈押後,直至今天,她出行仍然受到諸多限制。

2013年,郭飛雄因聲援《南方週末》新年獻詞遭大篇幅刪改而被當局抓捕,並於同年8月8日被刑事拘留。而自郭飛雄被拘至今,他沒有一天被允許放風。

蔡瑛律師、李方平律師:請求立即糾正歷城區法院王文燕錯誤逮捕舒向新涉嫌徇私枉法行為的報告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blog-post_42.html

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

山東旭洲律師事務所律師舒向新因誹謗罪於2016年1月2日被濟南市歷城區法院決定逮捕;2016年1月8日被判決構成誹謗罪處以六個月有期徒刑,現舒向新已經提起上訴。

我們是舒向新的辯護人,為維護其合法權益,特向你院提出本報告,請切實查明舒向新與王某、周某侮辱誹謗罪事實真相,嚴肅處罰一審法官王文燕徇私枉法行為,確保司法公正。

一、歷城區人民法院決定逮捕舒向新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九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九條規定,逮捕必須符合三個條件,「有證據證明有犯罪事實,可能判處徒刑以上的刑罰,採取取保候審、監視居住等方法不足以防止其發生社會危害性」。

舒向新涉案罪名為侮辱、誹謗,對社會根本不發生危害性;並且所謂誹謗行為發生在2013年,自2013年至2016年1月2日,舒向新未被羈押,客觀上也未對社會造成危害;歷城區法院突然對不符合刑訴法規定的當事人執行逮捕明顯構成濫用職權。

二、歷城區法院法官王文燕,違反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司法解釋的規定第一百三十二條「人民法院對決定逮捕的被告人,應當在逮捕後二十四小時內訊問。發現不應當逮捕的,應當變更強制措施或者立即釋放」的規定,未在24小時之內對舒向新進行訊問,明顯違法。

三、一併控告歷城區法院王文燕其他徇私枉法行為。

1、故意迴避和不認定誹謗案自訴人王某侵佔舒向新巨額財產拒不歸還對案件發生具有明顯、重大過錯的定罪量刑情節;

2、故意迴避歷城區法院違法不受理舒向新起訴自訴人的民事訴訟,剝奪舒向新訴訟權利,對本案發生負有直接、重大責任的事實;

3、明知涉案貼文明顯存在惡意增加瀏覽量嫌疑,故意對此涉嫌偽造證據的情節不審查,包庇王某、周某涉嫌偽造證據、誣告陷害舒向新的犯罪行為;

4、在誹謗案判決書中故意隱匿自訴人王某、周某真實姓名,違反司法公開原則,逃避社會監督;

5、在誹謗案審理中違反罪刑法定、罪刑相適應、疑罪從無原則;故意違反刑訴法關於舉證責任的規定,強迫上訴人自證無罪;

6、明知採取逮捕措施不當、明知舒向新在監所被毆打致傷已經引發重大輿情拒不變更強制措施,造成2016年1月8日下午數百人圍觀歷城法院、舒向新女兒在法院門口被打、數百警力為一起刑事自訴案維穩等事件,嚴重影響社會穩定,浪費大量司法資源。

綜上,請你院盡快糾正歷城區法院錯誤,並對王某、周某等人涉嫌惡意增加貼文瀏覽點擊數的行為進行司法移送。

此致!

湖南湘軍律師事務所   蔡瑛

北京市瑞風律師事務所 李方平

2016年1月21日


12494899_996806533724419_976700394249819410_n

709大抓捕令法律界陷白色恐怖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1212016083109.html

自「709律師大抓捕」事件後,大陸法律界陷入白色恐怖。有維權律師公開「被捕安排」,事先對家人囑託;亦有代理「709案」的辯護律師擬組律師團,呼籲同業加入,壯大聲勢共同抵抗。面對律師丈夫被扣超過半年,妻子開始利用網上平台發表家書,抒發思念和對莫須有的罪名嚴正抗議。

目前證實至少15人正式遭到逮捕,主要涉及「顛覆國家政權」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2大罪名。當中被指是犯罪平台的「鋒銳律師事務所」,所內多名律師和工作人員在事件中被逮捕。大陸律師界瀰漫著一股白色恐怖,人人自危。

經常代理拆遷案件的北京律師朱孝頂,週三晚在網上表示,他與家人在晚飯後認真討論了一下,然而他指日後如果被抓,希望妻子改嫁,過上新的生活。他又說,絕對不會屈服,寧願死也不會妥協,他這一輩子對得起天地良心。

本台多次致電朱孝頂律師的手機,但一直處於通話狀態。

湖南律師蔡瑛,對朱孝頂律師的言論表示十分認同,指出這是目前維權律師要面對的嚴峻問題,就是隨時都會成為下一個被抓捕目標。

蔡瑛說:(朱孝頂)很真切的感受,我們站在維權第一線的律師,隨時隨刻都有可能被抓。千萬別要相信會有什麼事來抓你,抓捕不需要有理由。我跟你說,現在律師做什麼都無用,當局就是不理你,而且繼續對律師進行打壓。所以現在的形勢非常嚴峻,不是按法律程序來走,不透明。

代理「709事件」被羈押的主任律師周世鋒的辯護律師楊金柱,週四發出公開信稱,看到朱孝頂律師發出的「被捕安排」後,他感慨萬千,老淚縱橫,認為中國刑辯律師面臨今天這個地步,已經到了絕境。因而擬組建律師團,招請不怕坐牢的同仁加入。

本台向楊金柱律師瞭解情況時,他沒有多作詳細交代,只建議記者瀏覽他在網上公佈的消息。

楊金柱律師擬發起組建「為中國律師自我辯護的辯護律師團」的公開信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blog-post_50.html

律師同仁們:

已經活了60歲在三亞健康養生和專心寫作的楊金柱律師,今天早晨看到了北京朱孝頂律師為被抓以後安排後事(要妻子改嫁)並且寧死不屈的微博之後,感慨萬千,老淚縱橫!

中國刑辯律師面臨今天這個地步,已經到了絕境!

已經」淡出「江湖的楊金柱,決心為中國刑辯律師的自我辯護再」較真「一回。

楊金柱擬組建「為中國律師自我辯護的辯護律師團」。楊金柱自任團長,為了不牽連年輕助理,有關組建「為中國律師自我辯護的辯護律師團」的一切大小事情,均由楊金柱本人親力親為。

恭請不怕坐牢、不怕殺頭自願加入「為中國律師自我辯護的辯護律師團」的刑辯律師們,直接和楊金柱律師本人聯繫(手機號和微信號:13908460728、郵箱:yjz2007168@126.com)。

楊學林律師:朱孝頂的「後事」和我們的感恩

[權利運動]http://www.hrcchina.org/2016/01/blog-post_71.html

昨天上午,我與朱孝頂律師在研究了我們共同辯護的一件案子後,我向他談了如何面對河南警方的想法,當然我的想法充分體現了我這個人膽小如鼠的風格。晚上我到達哈爾濱打開手機,就看到了他那篇交代「後事」的微博。

我本不想評論這件事情了,既不願鼓勵他去冒風險,也不想或者無力干預他的自我選擇。然而我看到有的同行對孝頂此舉進行了嘲笑,說保護不了自己的妻、兒,不是好律師。我看了以後感到很難受,既為好兄弟不為他人理解而難受,也為這不理解的「他人」竟然在我的朋友圈中而難受。我不打算像周澤那樣一怒之下把人家拉黑,是因為我打算讓這位朋友看到我下面的話。

沒有人會否認,中國絕大部分律師的執業環境比以前改善了。包括我在內,現在進法院基本上不用安檢了,閱卷基本上不會有障礙了,會見被告人也比以前要順暢了,而法庭上發言被粗暴制止的情況越來越少了。不要以為我們享用的這些成果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不是的!這是一小部分律師以他們的死磕爭取來的!這一小部分律師就包括朱孝頂這樣的律師。他們以弱小的肩膀扛起了20多萬中國律師的維權重擔,不畏強權,敢冒風險,為我們換取了相對安全的執業環境。我們要感恩啊。

是的,朱孝頂這樣的律師賺錢並不多,肯定比我少,可能也會比嘲笑他的朋友少。如果完全以金錢來衡量一個人的成功,那些衝鋒在最前線的律師可能都不如躲在後面一心賺錢的同行。難道這就是他們要被嘲笑的理由嗎?做人要厚道啊。

朱孝頂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是一個群體,是中國的先鋒律師。正是由於他們奮不顧身艱苦卓絕的死磕,才逐漸推動律師執業環境的改善。那種說當局對律師的打壓是死磕律師的激進行為所引來的說法,就如同責怪被害者由於反抗才引來災難一樣,既糊塗又荒唐。我敢說,如果不是這少部分律師的拚命抗爭,任何有利於辯方的司法制度改革都是烏有。

各位,當我們這些自認為有點成就的所謂成功律師在津津有味地炫耀一個案子收多少錢、有多少套房子、出過多少部書、參加過多少次論壇、獲得過多少次大律師稱號、與多少個大人物合過影的時候,不要忘了在零下三十度的嚴寒中舉牌要求會見當事人的那些律師同行,不要忘了為了爭取閱卷權利而在法院門外連續靜坐19個日夜的那些律師同行,不要忘了為了給當事人爭取訴訟權利而被逐出法庭甚至於被扔出法庭的那些律師同行,不要忘了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而被打、被抓、甚至於被判刑的那些律師同行。如果沒有他們在前方為我們遮風擋雨甚至於甘當人盾,我們什麼都不是啊。

因此,我們要感恩。

劉士輝律師:我在上海被綁架遣送經過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blog-post_32.html

昨晚(2016年1月20日)9點許,我乘機抵達上海浦東機場。下了地勤大巴,剛剛進入機場入口,就有8個上海國保(3個見過,5個沒見過)在機場入口處攔截了我。

他們將我帶到僻靜處,要求我馬上離開上海,我不同意。僵持爭執了一個多小時後,他們將我綁架到錦江之星酒店。在酒店裡他們還是強硬驅趕我,我堅持不走。

後來有兩個國保對我使用了暴力手段,多個國保出言辱罵。其中2015年5月份將我搆陷送入浦東第一看守所、與我同齡的那個浦東國保打了我,用拳頭砸了我後頸部三下並敲擊頭部。另一個大肚子四五十歲的國保連續四次將我暴力推搡在床上,並言辭恫嚇,污言穢語辱罵。

當晚,他們使用暴力手段搶走我手機和身份證。

今天早上十點多,將我強力帶往浦東機場,要把我驅趕回內蒙。三個國保帶我最後一個登機。登機後,機艙門隨即關閉,國保沒有上機。在艙門處,他們將昨晚搶走的手機還給我。

到了經停站天津,我才發現手機屏幕被翹起,有被人為破壞的痕跡。現在我剛抵達赤峰機場,特寫下事情經過。此為記。

劉士輝 2016年1月21日下午四點五十

黎建軍:人權律師中的「拚命三郎」——記謝陽律師

[民主中國]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61861

謝陽最為人稱道的是他的擔當和膽識,2014年10月,謝陽與湖南托口庫區被強拆強遷的移民簽訂了法律服務合同,而之前他已經從我的介紹中知道了庫區移民維權的情況,更清楚其中的複雜和危險,但他卻毅然承擔了這份責任。記得有一次我陪同他和其他幾位律師從庫區與當事人見面後來到洪江市治黔城住宿,我們先在沅江邊一個小店吃了晚飯,然後在江邊散步,一個律師朋友突然停下來對謝陽說,我們律師靠律師執業證吃飯,如果執業證被吊銷了,等於把我們吃飯的飯碗打爛了,很顯然在為庫區移民代理案件的過程中,謝陽及其他幾位律師明顯感受到了來自地方政府的強大壓力,有幾位律師在第一次前往庫區受到壓力後就已經聲明退出,但謝陽卻不為所動,一直堅持依法為移民們提供法律服務,直到2015年7月9日律師大抓捕而被監視居住,到2016年元月11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


貴陽活石教會兩週被罰十餘萬 教會牧師不准見律師

[對華援助協會]http://www.chinaaid.net/2016/01/blog-post_21.html

貴陽基督教家庭教會活石教會自去年11月被當局下達「絕密文件」取締之後,該教會今年1月19日接到當地城管發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書」稱,11月22日至12月8日,按照每平方米10元計算,共處罰款11萬餘元。對此,該教會牧師表示,將就此提出行政復議。此外,12月9日被當局帶走後,以「涉嫌非法持有國家秘密罪」刑拘的仰華牧師(本名李國志),其代理律師21日再次致電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被藉故推諉。

教會執事張秀紅在講道

貴陽活石教會於去年11月29日遭到公安、規劃局及城管大隊等三十多人闖入,並帶走多位信徒。同時責令該教會補繳10多萬元罰款。今年1月19日,該教會收到貴陽市城市綜合執法局發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書」(見圖),要求繳納11月22日至12月8日的罰款,按照教會面積每平方米10元人民幣計算,合共110296元。該通知書同時要求教會在15日內付錢罰款,到期不繳納罰款,每日按照罰款數額的百分之三加罰。

該教會牧師蘇天富21日對記者表示,已經收到相關通知,但不會繳納罰款:「罰款11萬多一點,前天通知,前天開的罰單,我昨天去拿的」。

記者:現在你們教會的情況怎麼樣?

回答:還是不能聚會。有一些人在家裡聚會,也有一些去別的教會。有的是幾個人在家裡聚會。我現在多數時候需要人「保護」(看守)的。

貴陽巿規劃局曾於去年11月18日發出限令整改通知書,要求活石該教會在三天內完成整改,否則處以罰款。對於這份罰款決定書,蘇天富說,會提出行政復議:「罰款的話,說是在15天之內要交,不交的話,按每一天百分之三處罰,因為在60天之內可以提起行政復議,我們肯定要復議,不然我們沒有錢繳納」。

該教會另一位牧師仰華去年12月中旬,被當局以「涉嫌非法持有國家秘密罪」刑事拘留。12月21日下午,當地警方持搜查證進入他家搜查。其家屬委託的律師前往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被拒絕。

目前,仰華被羈押在貴陽市南明區看守所,至今整一個月。仰華的妻子王洪霧1月21日對記者說,一直沒有她丈夫的消息:「只能去給他送錢,除了送錢之外,接觸不到人。如果不給他送錢,連上衛生間的紙都沒有。律師也說他把要求會見函給他們(看守所),但還沒有批准。律師可能要等過完農曆年以後過來貴陽」。

記者:現在您最擔心的是什麼?

回答:最擔心的還是教會,因為信徒教會還是很散,對弟兄姊妹的影響挺大的,我擔心他們沒有地方聚會。

活石教會成立於2009年,信徒人數有近600人。去年7月28日,該教會執事會主席及會計張秀紅被警方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刑拘,9月1日被批捕。其後,該教會存在銀行的64萬元被凍結。教會信徒繼續受到公安約談。王洪霧說:「一直在找教會的弟兄姊妹談話,到現在還在找,那一天來找我。就是在這個星期找我,是宗教局的問我們教會奉獻的情況,是哪一年成立的等。他們比我們一些信徒都清楚我們教會的情況」。

仰華牧師案的代理律師陳建剛21日中午對記者說,當天致電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我今天剛剛和南明區看守所聯繫,他們仍然不許我會見,說沒有得到警方的許可。我和警方聯繫,但是警方到現在都沒有答覆」。

記者:您有沒有向他們提出書面的要求?

回答:半個月之前,甚至還要長時間,我已經把書面的要求郵寄過去了,他們已經簽收了。

陳建剛律師說,警方沒有理由拒絕律師會見當事人,事件反映當局對基督徒的打壓程度:「這個案件本身就是宗教迫害案,為了打壓教會才對牧師抓捕,並拘留。所以,(仰華)根本不可能涉及犯罪。到現在為止,中國基本上是文革化,朝鮮化。作為一個人,基本人權得不到任何保障」。


河北沙河市李增國等6訪民被以敲詐勒索罪刑拘批捕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121/13840.html

河北沙河市橋西正招村上訪村民李增國、侯英倉、候孟岐、李彩雲、鄧書香2015年11月27日被沙河市檢察院批准逮捕,馬小敏2016年1月13日被沙河市公安局刑拘,現均在沙河市看守所關押。

李增國的家屬說,李增國是2015年正月和12個村民到北京上訪,當時沙河市橋西辦事處主任孟玉學和橋西派出所副所長在北京南站把他們攔住,為了讓他們回家一共給了他們12人8000塊錢,說是路費和食宿費。讓選出兩個代表簽字,李增國和另外一個村民作為村民代表簽收了這8000塊錢,每人分得600多元,這次李增國就是因為這被定了一個敲詐勒索罪。

侯英倉、候孟岐、李彩雲、鄧書香、馬小敏則是因為2015年8月29日準備進京上訪時在石家莊火車站被沙河市橋西辦事處主任孟玉學和橋西派出所副所長等人攔住,一共給了他們3000塊錢。10月13日他們5人到中南海上訪,當天被接回當地,沙河市公安局決定行政拘留他們10天,馬小敏因懷孕被免除拘留。侯英倉、候孟岐、李彩雲、鄧書香4人10月21日被以涉嫌敲詐勒索罪轉為刑事拘留。

馬小敏的丈夫說,當時檢查馬小敏懷孕後就把她放了,因為之前被拘留的事,他們在北京市西城公安分局申請信息公開後沒有他們的違法記錄就起訴到法院了,2015年12月26日開的庭,1月13日馬小敏就被抓了,他認為這是公安局報復,好在是馬小敏剛做了流產,要不然這次就受罪了。

他們的上訪材料顯示,他們是反映村書記李現全利用徵地開發的名義以權謀私、貪污公款上訪,都曾因上訪被多次拘留,馬小敏曾被拘留過5次。

許海風:76歲母親王金娣的律師劉書慶

[參與]http://www.canyu.org/n108560c6.aspx

今天是母親王金娣被無錫當局逮捕羈押的第141天。母親為我家被偷拆的房子上訪維權,遭到地方政府無人道的打擊報復。

2016年1月20日,下午一點二十,我們開車到無錫東高鐵站,等待母親的辯護人劉書慶律師。因為時間還早,我們在討論無錫公安的違法,針對女兒何鳳珠在10月11日半夜,被無錫濱湖區太湖街道僱傭的黑社會故意傷害,差點致流產一事報警。信息公開的答复:為重複報警,報警第一次不出警,再報警為重複報警。因為討論的憤慨過度,入神沒有留意時間,再看時間,劉書慶律師的車次到了,我趕緊從停車場往出站口快跑。期間,給書慶律師信息,在過來的路上,他說不用著急等安慰的話。

遠遠看到一個清瘦戴眼鏡,頭髮半白而這個年齡不該半白髮的書慶律師,他也看見我並微笑,就像冬日里的陽光般溫暖!我們在去停車場的路上,他說沒有想到,對一個76歲高齡高危老人,會起訴到法院!

上了車,書慶律師說,當地司法局找他,說可能要註銷他的律師證。註銷律師證意味著在偵查階段無法介入,而且閱卷也會面臨很多障礙,他說以後考慮做點非訴業務養家糊口。我想到了前著名檢察官唐吉田,他本是生活無憂的檢察官,後堅持自己的原則做了維權律師,最後被註銷了律師證,生活極其困難。在聲援建三江的時候,他穿著開口的皮鞋參加聲援活動。我們上了車,半路上,書慶律師說一會到了買點吃的。當時已經兩點多,我們立馬想到他還沒吃飯,火車上有吃的,怎麼?只有一個解釋,為幫我們節約成本。在高架上,沒有商店,一直快到無錫看守所附近(大約兩點四十),書慶律師只要求買了一個茶葉蛋和一個餅充飢。書慶律師進去會見,我們在門外等候。四點多,書慶律師出來告訴我們,母親的血壓呼高呼低,每天都要量血壓,還要讓人隨時觀察。我和女兒高興之餘又擔心,高興的是上次​​會見的時候,母親連續血壓180,現在血壓總算低了,但擔心的是血壓不穩定隨時有生命危險!

去了看守所後,書慶律師說還要去法院,他說在他還沒註銷律師證的時候把事做好,說不定哪天就被註銷了。法院出來已經快五點,正是吃晚飯的時候,我們去了法院附近的一家小飯店,書慶律師還是要求只要一人一個菜,不要浪費,菜吃光了就著菜湯吃飯,我們要求加菜,他總說不要浪費。

吃過飯,我們把他送到車站,他說你們回去吧,這邊停車不方便,別送了。看著他瘦弱的背影漸漸消失在人群中,心裡說不出的滋味。一個原本可以不必犯險也可以生活不錯的律師,為了維護正義,現在面臨被吊銷律師證,試問,在這個高壓高威脅,物慾橫流的社會,多少人能做到?

這就是連一頓飯都要幫我們節約成本,凡事都為我們考慮的律師——劉書慶律師!

寫於2016年1月21日8:40

劉書慶律師成功會見無錫76歲捍權人士王金娣,獲悉被以「尋釁滋事罪」起訴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76.html

2016年1月20日,本網獲悉:劉書慶律師成功會見無錫76歲捍權人士王金娣,獲悉被以「尋釁滋事罪」起訴。

2016年1月20日14時許,人權律師劉書慶前往無錫市第二看守所,成功會見了76歲捍權人士王金娣。

據劉律師介紹,王金娣精神狀態可以,血壓處於高危狀態,每天有醫生為她量血壓。會見時,王金娣告訴他,說無錫濱湖公安在提審時多次誘騙她,讓她說去北京天安門、大使館放鞭炮是其女兒許海鳳指使、並由許海鳳帶其去的;還說無錫市第二看守所的管教民警讓她認罪,說認罪可以從輕處理。

會見後,劉律師到無錫市濱湖區人民法院拿到了指控王金娣涉嫌尋釁滋事的《起訴書》。

劉書慶律師說:「在北京放鞭炮就被尋釁滋事,純屬無稽之談,王金娣是有訴求的,是因為房屋被地方政府拆了,沒有得到合法安置補償,才到北京上訪的,指控的罪名根本不成立。」

遭強拆七旬老太美領館外放鞭炮訴冤 以「尋釁滋事」被起訴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1212016093823.html

以「尋釁滋事罪」遭逮捕的江蘇無錫76歲高齡的維權人士王金娣日前已經正式被無錫市濱湖區人民法院起訴。她的代理律師告訴本台,老人多年來為了女兒家被強拆及外孫女被拆遷者綁架一事在北京上訪,多次被抓回無錫,關進黑監獄,無奈之下才通過放鞭炮的方式需求外界關注,認為其行為沒有無事生非的主觀故意,不構成犯罪。

王金娣的代理律師劉書慶1月20日前往無錫市第二看守所會見了王金娣,並拿到了指控其涉嫌尋釁滋事的《起訴書》。

劉書慶接受本台採訪時稱,王金娣為女兒家被強拆的事上訪,沒有無事生非的主觀故意,不構成犯罪,況且她年事已高,不適合羈押,對她的起訴完全是當局的打壓。

劉書慶:「這個老太太已經77歲了,為自己女兒的事情維權,他女兒的事情在本地窮盡各種合法的途徑,但是一直也沒有解決,他們一家人一直在不停上訪。我認為她不構成犯罪,首先從尋釁滋事來說,要有無事生非尋求心理刺激這種主觀故意,尋釁滋事是由原來流氓罪演化而來的,這個老太太還是為了自己女兒的案子、利益損失得不到救濟,有合法利益訴求的上訪,但仍然解決不了問題,後來這個老太太沒有辦法,實際上是通過放鞭炮這種途徑希望得到重視,能解決問題,她顯然是沒有尋求刺激,無事生非這些主觀的要件,顯然不構成尋釁滋事。」

記者:「罪成大概判多少年?」

劉書慶:「尋釁滋事是5年以下,以這個年齡來說不應當逮捕,這個案子不構成刑事案件,這樣一個老人,也早就應該取保,但是他一直在被羈押著,是全方位的打壓,不光是訪民,對維權律師也是這樣。」

劉律師介紹,王金娣年事已高,血壓處於高危狀態,他還引述王金娣稱,無錫警方在提審時多次誘騙她,讓她說去北京天安門、大使館放鞭炮是其女兒許海鳳指使、並由許海鳳帶其去的;還說無錫市第二看守所的管教民警讓她認罪,說認罪可以從輕處理。


遼寧王永紅因上訪被刑拘批捕 現檢察院決定不起訴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121/13839.html

遼寧大連普蘭店市訪民王永紅,2015年10月26日到中央電視台上訪被刑拘、批捕,今天律師告知其家屬,普蘭店市檢察院決定不起訴王永紅,報大連市檢察院批准後即可釋放。

王永紅是因為母親被政法委書記辛樹功的親屬用刀故意殺害至死,自己也被用刀刺成重傷,法院介入後,王永紅不服法院判決而上訪。因上訪被勞教兩年,之後勞教被撤銷。但相關事宜並沒有得到解決。

湖北洪湖張文芳母女黑監獄關押22天獲釋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2137-page-1.htm

今天夜間,湖北省洪湖市龍口鎮三紅村九組張文芳【湖北洪湖黑監獄關押張文芳母女已19日】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我剛才被送回家了,謝謝幫助。

今天晚上19時,管理洪湖水面的盧姓官員把我從洪湖市濱湖衛生院送到龍口鎮派出所,22時許,鎮上官員和派出所警察在送我回家。政府官員說我媽媽今天上午10時左右在羅山自己坐車回家的,我到家沒看見媽媽,我現在不知媽媽上哪了正在找,警方還扣留了我的電話。

「聲援浦志強案」被刑拘6公民已經全部獲釋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6_21.html

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本網獲悉:因聲援浦志強案遭刑拘的6名人權捍衛者:渠紅霞、王淑娥、張佔、盛蘭福、文仁貴、冉宗碧截止今天17點已經全部離開看守所,至此,所有因聲援浦志強案遭抓捕的大陸人權捍衛者都已獲釋。

具體情況確認如下:

渠紅霞在回家的路上;

冉崇碧在北京照顧冉女兒的維權人士朋友說,警方已經告訴這位維權人士:今天放冉,但是需要聯繫冉所在地駐京辦;

王素娥、張佔、盛蘭福、文仁貴到今天17點離開看守所;

王素娥兒子說被遼寧地方接回,還未見到,不知地方如何處理;

去看守所接人的訪民看見王素娥、張佔分別被地方車輛接送。

對這些人權捍衛者的獲釋,本網感到欣慰,對此案的關注也將告一段落。

因圍觀浦志強案被刑拘 渠紅霞、冉崇碧已經獲釋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1/201601212133.shtml

最新情況,渠紅霞、冉崇碧目前已經獲釋。北京維權人士李蔚晚上九點左右說:剛才也給渠紅霞家打了電話,她公公接的,說渠紅霞的手機和鑰匙都在派出所拿不出來,今天回家也進不了自己房間住,今天就不回來了,明天回來。」

  房一寧律師:【渠紅霞出來了】接受委託後,我於2015年12月25日、2016年1月4日、1月15日、1月21日共會見渠紅霞四次,多次和辦案單位溝通取保事宜,今天,渠紅霞終於出來了。照顧冉崇碧孩子的河南維權人士胡大料(女)說:冉崇碧用別人的電話打給胡大料說,明天才能去到胡大料那裡,今晚在南站附近。其它情況冉沒說。

此外有消息說:去看守所接人的訪民看見王素娥張佔分別被地方車輛接送。

今天上午吳繼新等10幾位維權人士到北京市豐台區看守所迎接12月22日因圍觀浦志強庭審被刑拘的張佔、王素娥、盛蘭福、冉崇碧等人落空。

他們在看守所外從上午一直等到下午,下午2點多時他們發現等在看守所外邊的3輛遼寧警車才進入看守所,河北石家莊的一輛警車直到下午5點他們離開時還在看守所外邊等。

李新失蹤案泰國警方拒受理 滯泰難民擔心被綁架回國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1212016093915.html

前南都網編輯李新在泰國北部邊境失蹤已經十天,泰國警方拒絕接受報案,稱應該向中國大使館查詢。李新在中國國內的妻子告訴在河南家鄉的李新的父母,要他們向當地公安報案。目前,滯留在泰國曼谷的中國難民,對當地接連發生中國流亡人士被綁架事件感到震驚和無奈。

曾自曝不甘給中國河南國安充當線人的南都網前編輯李新,今年1月1日輾轉到泰國,10日晚登上由曼谷前往邊境廊開的列車,試圖進入老撾,但於11日早上突然與妻子失去聯繫。網名「十三妹」的李新的妻子曾在丈夫失蹤一週後向聯合國與國際社會發出緊急求助,希望營救可能遭到有關當局綁架的李新。

「十三妹」21日告訴本台,李新失蹤已十天,目前仍無音信,有朋友向泰國警方報案,但被拒絕:「我昨天得到消息說,泰國方面警方不接受這個案子(報案),反問說,你為什麼不報中國大使館,但是我本人不在那裡,沒有辦法去中國大使館,畢竟我無法出境。所以我實在沒有辦法」。

記者:有沒有去做一些嘗試,去瞭解李新的下落?

回答:瞭解不到,警方他們不給我回覆,我自己瞭解不到。如果他們說不知道在泰國失蹤的,比如我換一個地方(查詢)或去老撾,我是這樣打算的。但是泰國方面拒絕受理李新這個案子,我怎麼去找老撾呢。

此前,「十三妹」兩度試圖從深圳口岸出境,打算前往泰國與李新匯合,但被邊防檢查人員阻止,並扣留她的護照。她說,21日曾致電李新家人,希望他們向當地警方報案:「本來想今天叫他們報案的,一直聯繫不暢,我打電話給他(李新)的小姑,他小姑在上班,他的大姑普通話又不會說,他三叔的電話打通,但沒有人接聽」。

記者:他們家裡人知道李新在泰國被失蹤了嗎?

回答:他們也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我是叫他小姑轉達(李新的父母)的。我今天問他小姑說,老爸知道嗎,她說知道了,我說你帶著他去報案。

中國民主黨東南亞分部負責人黎小龍21日對記者說,泰國朋友曾向警方報案:「我們是通過李新在印度的朋友,叫泰國的朋友向泰國警方報案。結果兩個泰國朋友給我們反饋的信息說,泰國警方不接受報案。他說,你們應該去中國大使館報案,由中國大使館出門跟我們交涉。找中國大使館這條路線,我們現在正在考慮中」。

近期,泰國不斷發生綁架中國維權人士及難民事件,如桂民海、姜野飛、董廣平等,引發正在申請政治庇護的中國人恐慌。黎小龍說:「他們都處在恐慌當中,都擔心他們有可能遇到類似事情發生。一般採取減少活動或者變換住處的辦法,來應對這種恐慌」。

總部在加拿大的中國民主陣線主席盛雪21日對此表示:「習近平政權的執政模式和特點包括混、橫、狠,他現在一連串的越境抓捕綁架行動,都凸顯了這幾個特點,完全不顧國際法,不顧基本的倫理,不顧任何外界的輿論。就是想幹什麼就干什麼。他在清理輿論市場,在控制言論,在對反對派力量和群體,進行非常嚴酷的打擊行動」。

李新出逃後曾對外披露中國當局設置網絡黑名單,干擾新聞自由及蒐集NGO組織的情況。他當時稱,他不堪長期過著人格分裂的生活,最後逃離大陸。


中紀委監察部訪民上千 法制辦聚50訪民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2136-page-1.htm

今天下午,成都市溫江區失地農民袁英【溫江黑社會保護傘鄢光忠獲「三嚴三實」優秀黨員干部】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中紀委監察部訪民上千,法制辦聚50訪民。

今天下午13:20分,我和四川唐春蓉,韓永會,蘇治秀,葉桂瓊,江西邱冬蓮,河北張長秀,郭會增,江蘇張華葉,謝中美等前往法制辦行政復議信訪接待室投訴各自的訴求,現場投訴的有50訪民。

下午13:44分,我們前往中紀委監察部,這裡已經等待排隊100人,車裡有200人,據江蘇訪民張華葉說上午已經送走3車,下午還要送2車,全天拉走的訪民超過1000人。


廣東勞工NGO案

沉重的憂傷:對中國政府打壓勞工NGO的感思

[權利運動]http://www.hrcchina.org/2016/01/ngo-ngo.html

2015年12月3日,活躍在珠三角地區的多位勞工NGO工作人員接連被捕,所涉罪名包括「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和「職務侵佔罪」。聽聞此訊,震驚與悲痛交加,雖然對於嚴厲的打擊已經有所預判,但是卻未料到來得如此迅猛。經過幾日的思考和觀望,一種越來越沉重的憂傷襲上心頭,無法紓解。近幾日不斷有同仁呼籲發聲救援,其中也有尖銳的批評和指責。筆者多次想提筆寫點什麼,卻因憂鬱之深而未能成文。

有朋友說,這次事件的「完滿解決」只能靠奇蹟。我基本認同這種判斷。不管怎麼解讀「完滿解決」,無論是全部無罪釋放還是勞工NGO的工作模式獲得肯定,都只能寄希望於奇蹟。

在過去的幾年中,當局對勞工NGO的壓力從未停止過。今年以來,甚至有「只要是勞工NGO參與的維權事件,一律沉重打擊,絕不允許成功」之類的消息傳出。以法治的路徑終結日益活躍的勞工NGO,在依法治國的口號和方略之下,似乎是應然之選。至於是否成功,在有特色的法治國家,實在難以預料。我想,只要不計代價,當局一定會成功。讓筆者憂傷的是,就算沒有獲刑,勞工NGO改良式勞動關係的改革路徑也基本上被封死了。

在對勞工NGO的打壓逐步加強的同時,當局對社會多元化聲音的壓制也在逐步加緊。女權行動派、激進環保主義者、維權律師、良心學者、進步官員、社會活動家、底層抗爭精英,統統在壓制的打擊範圍內,而且束縛之網越來越緊越來越密。過去幾年積累起來的抗爭經驗、抗爭模式被一一解構、破壞,尤其是網絡輿情監控和信息傳播堵塞,基本上將各種抗爭圍堰成一個個獨立的互不相干的單元。通過控制對方資金鏈條和增大己方網絡信息投入壓縮擠佔多元社會的活動空間,最終目的是徹底剷除多元化的社會聲音。

在上述打擊對象中,勞工NGO的工作者可謂是最「危險」同時卻又最「脆弱」的。最「危險」是因為當局從自身的歷史出發理解「勞工組織」,對勞工NGO的功能和意義存有先入之見,將其定性為「危險的敵人」;最「脆弱」是因為這個群組力量太薄弱:不僅規模小而且對信息時代抗爭工具的掌握程度遠遠不夠。當然,最關鍵的「脆弱」之處是他們並不像「工人階級先鋒隊」那樣去組織和依賴工人群眾。假如他們能做到這一點,比如說在遭遇當下打擊的時候可以輕易動員上萬支持者,那對於他們而言是幸事還是禍事呢?

如果讀者瞭解勞工NGO的工作方式、工作內容,一定會輕易看得出,他們的工作對於黨國絕非威脅,甚至可以說是模範國民。筆者曾經給不識一字的老母親講過這些,老母親的第一反應就是:「那這些人不是好人麼?為什麼要抓他們呢?」筆者也不知道為什麼,筆者曾無數次自問,把勞工NGO消滅了,接下來的勞動關係亂局,當局如何應對呢?

美國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勞動關係轉型路徑一直讓國內學者豔羨不已,在由下而上的壓力持續不斷衝擊著統治合法性的時刻,從上而下地承認工人的結社和罷工權利,同時以立法方式保證權利的實現。我們國家正面臨著一場史無前例經濟衰退和勞動關係大亂局,勞工NGO一直以試驗者的角色探索國內勞動關係集體談判的可能路徑,而且已經積累了大量成功的經驗,對某些深層次的理論和實踐問題都有研究。這個時候把他們都逮捕了,看來是要絕了美國新政那條路。

那麼,當局要怎麼做呢?這是筆者最憂傷的地方。當局要做什麼就做什麼,哪怕做錯了也要任性到底。你奈我何?作為平民,我們還能怎麼做呢?所有自下而上表達、抗議和諫言的路徑都被從上而下的堵死了。所謂自上而下與自下而上相結合,必然有一個接口或者交叉地帶可供上下意見溝通。既然不想溝通、一意孤行,那我們只能看著你折騰了。

【請跟蹤紅氣球 支持中國勞權人士】

網址:https://redballoonsolidarity.wordpress.com

更多:

自12月5日以來的打壓日誌:https://goo.gl/wUXPd5

被捕者及家人的故事及專訪:https://goo.gl/qSWSlN

學者聲援:https://goo.gl/OIYNEY

聯署支持:https://goo.gl/pNsJxC


民族問題

北京正式批準在疆獨勢力老巢新疆和田設昆玉市

http://bowenpress.com/news/bowen_59585.html

中共在新疆推行”全民皆兵、兵民不分”的反制疆獨等三股勢力措施。日前,國務院已批複同意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十四師設立縣級昆玉市。該師駐守和田市,和田是疆獨勢力的大本營,三股勢力猖獗之地。

官方資料顯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十四師是一個黨、政、軍、企合一的特殊社會組織,承擔著屯墾戍邊歷史使命。其前身是一支生在井岡山、長在南泥灣、轉戰大西北、屯墾昆崙山戰功顯赫的老部隊,1954年全體官兵集體就地轉業,屯墾戍邊,建設保衛邊疆。

兵團第十四師所在的和田地區南依喀喇昆崙山與西藏自治區相連,北部深入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分別與喀什地區、阿克蘇地區、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相鄰,西南與印度、巴基斯坦實際控制的克什米爾接壤,邊界線長210公里。東西長約670公里,南北寬約600公里,國土總面積24.78萬平方公里,總人口4.75萬人。

古麗孜拉:11月12日屬於她真正的節日——東土耳其斯坦

[維吾爾人權項目]http://chineseblog.uhrp.org/?p=210

十月一號是東土耳其斯坦人民的國慶節嗎? 是東土耳其斯坦這片土地真正誕生的日子嗎?是東土耳其斯坦人民真正應該慶祝的節日嗎? 其實並不是。真正屬於她的應該是十一月十二日。在1933年11月12日,沙比提大毛拉等在喀什建立了東突厥斯坦/又稱東土耳齊斯坦伊斯蘭共和國,雖然只有三個月之久,但我們建立過讓我們以此為傲的國家。

11月12日, 對維吾爾族人民來說是一個偉大的日子,是東土耳其斯坦這片領土真正誕生的日子。在這樣的日子裡當然是少不了我們的慶祝。

包頭明安鎮牧民被停發草場補貼 數十人旗政府請願維權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2-01212016094012.html

內蒙古包頭市達茂聯合旗明安鎮的蒙古族牧民,不滿旗政府去年下半年停止向牧民發放每人每年五千元的草場禁牧保底補貼,本星期連續三天到旗政府請願,但官員以牧民違反禁牧規定為由予以拒絕。多位牧民表示,政府曾規定牧民每家可養30隻羊補貼生活,因為一年僅五千元的禁牧補貼不足以維生;可現在政府又收緊禁牧規定,一隻羊也不讓養,並因此停發了對牧民的禁牧補貼款。目前天氣寒冷,羊的售價又低,牧民賣羊困難,兩頭為難。

包頭市達茂聯合旗明安鎮的蒙古族牧民,不滿當局停發禁牧保底補貼已數個月,數十人本週前往旗政府請願,要求補發被拖欠的草場禁牧補貼款。牧民靳興旺21日對本台記者說,當地每一位牧民有草場近一千畝。多年前,政府要求牧民禁牧,提出每一位牧民每年提供五千元的補償,但現已停發:「我們這裡的牧民,每一個人草場有八、九百畝地,一年給5000元左右。我們這兒草場本身就少,每一個人才八、九百畝草場。現在禁牧每一年給一個人5000元錢不夠生活。牧民沒有辦法自己養一點羊,現在不准養,這一次他們(政府)下通知了,說不給發補貼了,今年雪下的也大,羊也賣不出去」。

達茂聯合旗政府今年1月5日發出的通知稱,對於領取補貼的牧戶,若其違反禁牧規定,可停發禁牧保底補貼,各有關部門要進一步提高認識,明確責任,確保禁牧工作穩步推進,維護社會穩定大局。

靳興旺說,當地自2008年開始禁牧,政府規定每戶牧民只能養30隻羊,但是羊的價格下跌,他們的收入明顯減少:「他說你超出限額,就不給你禁牧補貼,我們牧民就到達茂聯合旗,向旗長要求補貼,也沒有見到正旗長,就和副旗長見了一次面。我們是1月18日,19日來了一部分牧民,來了四、五十人。現在雪大沒有辦法,羊群吃不上草,我們自己買草料,貸款」。


維權動態

中國維權大事記——(2016年1月4日—1月17日)

[中國人權]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1503

國際人權動態——(2016年1月4日—1月17日)

[中國人權]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1504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