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2016   【維權一週】709被批捕維權律師已到14人。16訪民遭公安噴不明液體不適。江蘇一學校遭化學物污染上千家長與警對峙。

709大抓捕最新逮捕消息 15.1.2016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顛覆國家 … 繼續閱讀 →...

709大抓捕最新逮捕消息 15.1.2016

arrest14.1.2016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顛覆國家政權罪»

顛覆國家政權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零五條第一款的定義,指「組織、 策劃、實施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行為」。處罰犯本罪的,對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處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對積極參加的,處三年以 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對其他參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根據本法第56條和第113條的規定,犯本罪的,應當附加剝奪政治 權利,可以並處沒收財產。

周世鋒律師(鋒銳所主任),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王全璋律師(鋒銳所律師),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羈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王宇律師(鋒銳所律師),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 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李姝雲律師(鋒銳所律師),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趙威(考拉)(李和平律師的助理),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劉四新博士(鋒銳行政助理),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 羈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簡稱「煽顛」,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105條第2款,內容為「以造謠、誹謗或者其他方式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 的,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另外,根據第113條第2款及第56條,犯本罪的 可以並處沒收財產及對於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分子應當附加剝奪政治權利。

謝燕益律師,于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羈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謝陽律師,1月9日被長沙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羈押在長沙市公安局第二看守所

包龍軍律師,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 羈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妨害作證罪;幫助毀滅、偽造證據罪»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零七條: 以暴力、威脅、賄買等方法阻止證人作證或者指使他人作偽證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幫助當事人毀滅、偽 造證據,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司法工作人員犯前兩款罪的,從重處罰。

高月(李和平律師的助理)于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幫助毀滅證據罪逮捕,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截至2016年1月14日,受影響人士為317個,其中有33名律師及維權人士仍處於羈押或失蹤狀態。

劉永平被以「顛覆」罪逮捕 被捕維權律師已到14人

[博訊]  博訊記者獲悉,1月16日,劉永平的家屬收到其被逮捕的通知書,稱劉永平涉嫌「顛覆國家政權」,關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到目前為止,因為維權律師大抓捕而被逮捕的維權律師增加到14人。

目前因為維權律師大抓捕而被逮捕的14人:劉永平、李春富、勾洪國、胡石根、劉四新、王宇、包龍軍、王全璋、高月、王全璋、周世鋒、李姝雲、謝燕益、趙威、謝陽。

江西公民老木(劉永平)被以涉嫌「煽顛覆罪」逮捕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6/0117/13818.html

2015年7月10日,劉永平與胡士根、戈平一起準備參加教會的聚會時,,在北京失聯。失蹤半年後,家屬最近收到了由天津市公安局寄出的逮捕通知書,罪名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羈押於天津第一看守所。一同被抓的胡石根也已在此前被「涉嫌顛覆國家政權」逮捕,同樣關押於天津第一看守所。

7月10日被抓後,一直到8月16日,劉永平(老木)失蹤第37天才有了消息。他弟弟拿到了天津市河西分局下發的,因「尋釁滋事」被處罰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通知書。所謂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並非是在自己住所中,而是不給家人告知具體關押地點的秘密關押。

劉永平為江西萍鄉人,基督徒,現年52歲,常住北京,從事文字編輯工作,平日好行公義,對維權民主事件多有關注。於2015年7月10中午在家中被北京警方帶走並抄家,電腦、手機、書籍等物品同時被抄走。

709事件實習律師李姝雲的父親李海明尋找女兒自聘的辯護律師的公開信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709_16.html

21我是709維權律師案失蹤的鋒銳律所實習律師李姝雲的父親李海明,姝雲是我最小的三女兒,在我手裡是嬌生慣養長大的,從小膽小怕蛹,踏蟻心寒,處事性格溫和。

從去年酷暑2015年7月10日到寒冬2016年1月9日失蹤6個月,我全家人在姝雲失蹤的第6天從河南老家冒雨趕到北京,到市公安局,信訪辦,駐地東昇派出所登記報失。後又三次從老家趕往天津市公安局,信訪辦、看守所幾經周折,苦不堪言,磕頭拜佛,苦口婆心求朋訪友尋找姝雲下落未果,就在這期盼、揪心矛盾交加的時刻,2016年元月12號下午接到在北京清華工作的姝雲姐姐打來電話說,收到一份天津市公安局批捕李姝雲,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現羈押在天津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的通知。如雷轟頂,心驚膽寒。

一個剛走出家門步入社會才24歲的弱女子怎麼能顛覆一個可與美國抗衡的國家政權呢?荒唐。我懷著著急疑慮的心情,通知女兒和我給姝雲聘的辯護律師陸智敏在12日10時,手提大包小包給姝雲過冬禦寒的棉衣到了天津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遞了律師申請會見書,下午4點我接到姝雲姐姐和陸律師打來的電話說,和看守所工作人員好話說盡了,人家還是不讓任何人會見,理由是:「姝雲在看守所裡已聘了律師。」悲中夾喜,悲:不言而表,喜:姝雲能遇到敢逆潮流冒險替自己維權怎麼好的律師,我做父母的半年來心裡才有了點安慰。

我全家人十分想面見這位不畏艱險勇於相助的律師,當面致謝。

我的聯繫電話:18737279696

李姝雲的父親李海明

2016.1.13


河北阜平縣訪民劉正榮被刑拘 辛明花省會上訪遭治拘7天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116/13816.html

河北保定市阜平縣王林口鄉南峪村村民劉正榮,因為到中南海上訪被刑拘,關押在保定市看守所。

劉正榮的兒子說,劉正榮因為上訪被多次拘留,這次是2015年12月25日被阜平縣公安局以尋釁滋事罪刑拘的。因為劉正榮在外地詳細情況他並不知道。劉正榮的訪友稱,劉正榮是被從北京帶回來先是行政拘留,8天後被轉為刑拘。

另據消息,河北省保定市阜平縣王林口鄉方太口村辛明花,2016年1月7日到河北省信訪局上訪,因為正值河北省兩會期間,被截訪人員從信訪局抓回,阜平縣公安局當日便把她拘留,1月14日方才釋放。

河北邯鄲魏縣尋釁滋事逮捕王書芳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2117-page-1.htm

今天上午,河北省邯鄲市魏縣王淑英【河北王書芳土地被佔 維權遭聚眾擾亂逮捕】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魏縣尋釁滋事罪逮捕王書芳。

我們魏縣為了打擊上訪,實行鎮壓手段。之前,王書芳因維權被關押,在沒有事實證據的情況下,判決1年半【河北及內蒙數名訪民被判入獄】。現在,好幾個訪民也被抓起來了。2016年1月11日,魏縣檢察院以尋釁滋事罪逮捕了王書芳,現在押邯鄲市第一看守所。

無錫十一位維權人士被無錫政府僱傭黑車從北京久敬莊綁架回無錫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blog-post_84.html

本網獲悉:2016年1月14日下午14時許,江蘇無錫11位維權人士在北京郵寄信件時,被北京警方查驗身份證,確認是訪民身份後,被帶到府右街派出所,15時許被送到久敬莊,16時55分,被江蘇無錫駐京辦工作人員僱傭北京黑社會人員和黑車綁架回無錫,15日12時許被集中送到無錫市公安局錫山分局東亭派出所。

據孫靜芳介紹,2016年1月14日下午14時許,無錫維權公民孫靜芳、許秀芬、張敏、過國興、華海娟、浦元吉、浦丙生夫婦、嚴雅言夫婦、王英華共11人在北京郵寄信件時,遇到北京警方查驗身份證,確認為上訪人員後,被送到府右街派出所。當日15時許,被送往北京久敬莊接濟中心,16時55分,被江蘇無錫駐京辦工作人員僱傭16名北京黑社會人員和黑車(車牌號碼:京G83430),將他們11人從久敬莊直接綁架到一輛黑車內,15日12時30分被押送到無錫市公安局錫山分局東亭派出所。

在車上,16名黑社會人員搶走他們的手機,一路上限制他們人身自由,只給吃一個饅頭,上廁所也有人看守,到了東亭派出所後,11人各自的派出所前來接走,目前仍有浦元吉、王英華失聯。

李金芳:公民維權無罪——釋放因圍觀浦志強庭審遭抓捕的人權捍衛者

[民主中國]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61740

毋庸置疑,因聲援浦志強而遭到刑事拘留的王素娥、渠紅霞、冉崇碧、張佔、文仁貴、盛蘭福等人權捍衛者,完全在依據國際人權公約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而行使公民的基本權利--對不公的法庭「說不」的權利,維護浦志強和所有人都可以自由言說的權利,與被迫害的人權律師浦志強站在一起的權利……。所以,王素娥等人權捍衛者並未觸犯任何法律法規,有關當局理應無罪釋放他們,以確保憲法中「尊重和保障人權」不是一句空洞的欺世的承諾。而多年來的事實也證明,中共當局每一次對民間人權捍衛者的鎮壓之後,民間並未如中共期望的那樣「噤若寒蟬」,反而促成了更多人的覺醒和抗爭。因此,敵視人權,迫害人權捍衛者,是不能阻止歷史前行的車輪的,相反必被歷史車輪碾碎,這是人類歷史一再證明的鐵律。

閔良臣:讓國民感到恐懼就是恐怖主義——寫在《反恐怖法》出台之際

[民主中國]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61741

現在是互聯網信息時代,幾乎天天從各種渠道都能聽到我們生活的這片土地上發生一些讓人感到恐怖的事。比如,新年伊始,從一網站看到,數年來,以免費編輯並依靠郵寄發行《往事微痕》的鐵流先生,在國家判他緩刑期,公開致信國家主席習近平,談一個中國老人的「中國夢」,其中就談到過去的這二年他在看守所遭受的非人恐怖經歷。已八十多歲的鐵流先生在信裡說,他被關押在看守所裡時,吃盡了苦頭:「先是連續三天三夜的審問,戴手銬,坐鐵椅,外加一條鋼皮板帶,動一下都難。那位審訊我的公安趙預審員,一臉殺氣,十分凶惡,厲聲叫喊:你知不知道,右派就是反動派?反對劉常委,就是反對習總書記,就是反對黨中央?不殺你頭,也得判你無期徒刑!」後來有「好心的國保向我說:老頭,難受吧?要出去,必須低頭認錯認罪,要不關死你。」你看這有哪一句話不像恐怖主義,包括即使「好心的國安」說的那話。還有,當時已年屆八十的鐵流先生在住院期間,竟還要給他「戴上兩付重達60斤的腳鐐,晚上睡覺還外加手銬。管你老人病人,一律如此。看守說,這是貫徹落實習主席『依法治國』指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上海人權捍衛者們以舉牌拉橫幅、寄明信片方式聲援在獄中良心犯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blog-post_35.html

2016年1月16日,本網獲悉: 上海人權捍衛者邱蓓、丁德元、張平、姚明華、朱金娣、韋開珍、周洪寶、孫小琴、耿大慶、戴中耀、王扣瑪、魏勤、鄭建芳、覃事文、盛鳳娟、陳林芳、王翠鳳、謝金華、鄭培培、徐佩玲、金妹珍、高文婻、馬文楠、黃怡芳、周菊仙、申琴芳、杜金花、潘玉珍、陳建芳等給在獄中受難的政治犯、良心犯寄明信片表示聲援。

上海人權捍衛者石萍、魏勤、鄭培培、吳玉芬、丁德元、張平、耿大慶等不懼打壓繼續上街呼籲要求釋放所有在押良心犯。

習近平執政後倡導「依法治國」、「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如今看來,把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政治犯、良心犯都一個個關進了牢裡。習近平瘋狂打壓人權,鎮壓異議人士的行動越演越烈,人權狀況不斷惡化,抓捕關押政治犯、良心犯就是人證。

FOC1

上海人權捍衛者強烈要求立即無罪釋放所有政治犯、良心犯:

龔聖亮牧師、程潔、黃秋銳、李嘉桃、方斌、封天棟、張寶林、林慶榮、李翠芳、李義奎,肖彥紅,張志明,王民兵,唐瓊、熊紅偉、田長青、郭江濤、靳小留、栗太枝、宮寶美、張傳付、廖信、廖達、遼寧省人權捍衛者「曹順利維權團隊」成員朱貴芹、王復春、王國廷、衡慶傑、苗德順、朱惠來、朱培忍、羅讓貢求、羅讓才讓(藏族)、王炳章、彭明、買買提江•阿布都拉(維吾爾)、古麗米拉•艾明(維吾爾)、范寶琳、旺堆(藏)、伊力哈木•土赫提(維吾爾)、白瑪益西(藏)、索南公保(藏)、吳澤衡、龔聖亮、徐福明、胡勇、阿卜杜克里姆•阿卜杜外力(維吾爾)、李昌、陸建華、次旺嘉措(藏)、海萊提•尼亞孜(維吾爾)、貢卻才培(藏)、丹增曲卡(藏)、如凱•嘎瑪桑珠(藏),阿里木江•依米提(維吾爾)、龔邦坤、米瑪頓珠(藏)、趙海通、扎西達傑(藏)、南傑頓珠(藏)、謝長發、赤傑、次成加材(藏)、楊天水、李必豐、饒文蔚、齊崇懷、張少傑、卞麗潮、倉央嘉措(藏)、仁增次仁(藏)、劉曉波、王登朝、景春、劉賢斌、陳西、李鐵、郭泉、洛桑次仁(藏)、尼加提•阿扎提(維吾爾)、姚文田、昂扎(藏)、日賽(藏)、玉傑(藏)、索南達夫(藏)、赤列(藏)、羅讓才讓(藏)、陳衛、平措多吉(藏)、胡功、布絨朗仁波切(藏)、金安迪、曹海波、次旺多吉(藏)、范木根,李曉波、溫衛紅、劉愛英、韓海、朱虞夫、范舜輝、王永航、胡林坡、楊榮麗、熊紅偉、宮寶美、劉萍、魏忠平、董如彬、冀中星、貢覺群培(藏)、蒲裕棟、洛洛(藏)、楊林(楊明玉)、郭飛雄(楊茂東)、崗吉•志巴加(藏)、田長青、瓜什則•久美(藏)、劉家財、任拉成、周得才,桑珠(藏)、多丹(藏)、丹增讓卓(藏)、白瑪唯色(藏)、李翠芳、許志永、趙楓生、王寒非、賈靈敏、陳英華、張棉、趙偉良、任海英、李義奎、肖彥紅、張志明、唐瓊、張傳付、丁家喜、張林、卞曉暉、林慶榮、王民兵、郭江濤、靳小留、李思華、秦志暉、廣東省人權捍衛者「曹順利維權團隊」成員陳風強、董國芳、柴寶文、劉遠東、成洪蓬、姜河、封天棟、張寶林、栗太枝、盧章根、孫德勝、李乃堂、紀家碧、程潔、黃秋銳、李嘉桃、孔令珍、方斌、傅志彬、顧國平、沈玉青、樂峰、王永鳳、林淞濱、廖信、廖達、阿可拜爾•伊明(維吾爾),穆塔力浦•伊明(維吾爾),張昆、趙勇、柳小華、楊建英、葉紅霞、朱家琪、張蘭英、董廣平、李玉鳳、李燕軍、趙偉良、成洪蓬、何宗旺、張瑛、趙桂榮、趙紅豔、彭家勇、鄧小明、孟晗、湯建、李國志、夏霖、胡石根、王宇、李和平、李春富、高月、趙威(考拉)、劉四新、黃力群、包龍軍、王全璋、謝遠東、李姝雲、謝燕益、王芳(北京)、周世峰、劉永平(老木)、勾洪國、唐志順、王曉璐、翟岩民、張德利、趙勇、柳小華、楊建英、朱家琪、張蘭英、張佔、渠紅霞、王素娥、冉崇碧、葉紅霞、李美青、文仁貴、盛蘭福、唐荊陵、袁新亭(袁朝陽)、王清營、蘇昌蘭、陳啟棠、隋牧青、黃潛、鄭景賢、梁勤輝、劉少明、王默、謝文飛、張聖雨(張榮平)、信力健、章賢璽、王喜利、林貴州、林文雄、王建民、咼中校、黃燕、曾飛洋、朱小梅、何曉波、鄧小明、彭家勇、孟晗、湯建、呂耿松、陳樹慶、張凱、嚴曉潔、黃益梓、魏文海、程叢平、張制、張崇助、鄭金元、潘麗約、包國華、邢文香、包晨星、程康明、黃文勳、袁小華、袁兵(袁奉初)、陳進喜(陳劍雄)、徐志強(聖觀法師)、黃芳梅、尹旭安、王芳(湖北)、吳有明、秦永敏、趙素利、劉興聯、帥仁兵、陳雲飛、李敏、幸清賢、姜野飛、楊立、蔣玲娣、鄭正芳、徐玉英、朱妙英、陳永福、周立環、尹國良、王晶、王忠羽、郭洪偉、肖蘊玲、張繼新、於世文、許有臣、張小玉、董廣平、趙紅豔、李玉鳳、孫峰、張衛紅(張皖荷)、姚建清、任鍵財、隋雙勝、李燕軍、趙偉良、成洪蓬、何宗旺、肖建芳、劉林、危文元、紀斯尊、吳淦、林斌(望雲和尚)、王健、王金娣、單利華、孟海霞、夏明禮、吳繼新、姜力鈞、朱玉芳、謝陽、何菊英、張瑛、張海濤、王平、王素梅、黑龍江人權捍衛者「曹順利維權團隊」成員張淑芝、趙桂榮、鞏進軍、糜崇標、李克珍、張秀紅、戴小強、徐國清、康成舉、黃華鑫、唐黃貴、李國志、羅志淑、黃秋銳。


群體維權

遭公安噴不明液體 16訪民不適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pray-01162016072932.html

多名訪民到北京國家信訪局上訪時,被公安人員以不明液體噴射。訪民指現時身體出現不同症狀,包括全身發麻、嘔吐等;更有訪民無法走動,需要臥床休息。訪民週五(15日)已到公安局舉報被噴射不明液體事件,不過他們拒絕接受治療。(黃思霖 報導)

天津訪民唐新波、福建訪民林秀霞和何觀嬌等16人,週一(11日)到國家信訪局上訪。在等待的時候,突然被公安以帶有少許白色的透明液體噴射。何觀嬌表示,當時一眾訪民等了很長時間,而旁邊有一名訪民用手提喇叭高唱反貪腐歌曲,所以他們就跟著一起唱。結果僅僅幾分鐘,就有四名公安人員由旅遊車上衝下來,向他們噴透明液體。

何觀嬌指,當時只覺得液體很苦。訪民於是繼續在信訪局門外繼續唱歌。結果一大群公安從信訪局內走出來,並開始對他們拳打腳踢。黑龍江訪民常洪豔更被打至肋骨折斷。訪民回家後,身體出現不同症狀,何觀嬌不停嘔吐,而唐新波嘔吐物中帶有血絲。何觀嬌指,訪民們只是唱歌,不明白為甚麼會被噴不明液體。

何觀嬌說:我們是愛國的,唱「反腐倡廉」是因為有很多貪官,逼害百姓,殘害忠良,所以我們唱這首歌。為甚麼他拿毒藥噴我們,今天我們的身體出現症狀,肉很麻,嘴唇變厚,很麻痺,還有嘔吐。

當中最嚴重的唐新波現時還需要臥床,她指現時全身無力,好像有針扎一樣。她亦表示,訪民們週五已到公安局舉報被噴射不明液體。但一眾訪民堅決拒絕接受治療,並會堅持繼續維權,如果有訪民因被噴射不明液體而去世,她將會不顧一切衝往天安門。

唐新波說:我們16個人現時是抗拒治療, 我們已經到北京公安局監察部舉報,我現在就拒絕治療,我就要看看公安擋著不給我醫療。不治療,我們死了,也是他們害的。我們是拒絕治療,他們亦沒找我們。我們絕不妥協,願意把命豁出去了。

本台記者曾致電北京市公安局,但電話未有人接聽。

去年7月,大陸《泉州晚報》曾報導當局研發多個應對民眾的示威行動的武器,好像開發一種能令人皮膚灼痛的微波武器。報導披露,有關武器可用於多種任務,不過「維穩反恐」被列為首要任務。

勞工投訴:我們來西安討薪發微博遭河南警察到西安訊問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blog-post_90.html

2016年1月8日,我們數十位民工正在西安勞動保障監察大隊上訪,突然來了兩名警察,他們出示證件是河南省濮陽縣柳屯鎮派出所的,要帶走一同上訪的一名姓楊的工友。姓楊的工友戶籍所在地就是濮陽縣柳屯鎮。我們數十位民工圍住警察的車輛,不准帶走小楊。僵持了一會兒,警察同意在勞動保障監察大隊對小楊進行訊問。

警察問小楊為什麼要在1月6日在新浪網上發微博?根據《反恐法》,小楊的微博構成恐怖言論和行為,要拘留。鑑於小楊是初犯,進行批評教育,予以警告。警察並且對小楊說,討工錢不要說不負責任的話,要相信政府,要按程序來,按正常渠道解決問題。警察對小楊錄了口供,叫小楊按了手印,才將小楊放了。

到了1月13日,小楊接到電話要小楊到勞動監察大隊取快件,小楊到了勞動監察大隊,就被四五個警察帶到灞橋區一個派出所,進行了同樣內容的訊問和警告。

警察的這些做法真叫我們想不通。我們到西安討工錢已經七個月多了,能找的單位都找了不知多少次,這裡推倒那裡,上邊推倒下邊,到處踢皮球。我們沒吃沒喝沒住處,走投無路時,看到一民工討工錢討不到,在銀川一輛公交車上縱火,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的消息。這個消息深深刺痛了我們,不被逼到絕路上,怎麼會發生這樣的慘案?大家都希望我們能討到工錢,不至於發生銀川縱火案那樣的慘劇。於是小楊寫了一條短語,內容是:「我不想讓銀川縱火案在西安上演。」連同我們打著標語在政府門前討工錢的一幅照片,1月6日發到新浪微博上。

這條微博寫明我們不想讓銀川縱火案在西安上演,表達了我們迫切善良的願望,這有恐怖威脅的意思嗎?能構成恐怖言論和行為嗎?我們相信政府,按程序逐級上訪,無數次上訪,按這樣的「正常渠道」討工錢,七個月多來,一分工錢都沒討到。

我們這些民工來自陝西、河南、山東、河北、四川、湖北等地,從2014年初開始,為西安誠宇工程技術有限公司做工,在甘肅、寧夏、陝西等地打石油井。誠宇公司總部設在西安市高新區團結南路2號,董事長是武廣宇。當初簽的勞務合同寫明,誠宇公司每月只給民工發幾百元的基本工資,叫「保底」,其餘工資到年底結清。但是到了2014年年底,誠宇公司並沒有給我們結清當年的工錢,連「保底」錢也遠遠沒給夠。到2015年5月工程全部完成時,也沒有給我們結清支付全部的工錢,每個民工總共只領到了三四個月的「保底」錢,分別有2400元到6000元不等,誠宇公司共欠106名民工工錢近400萬元。誠宇公司老闆武廣宇說沒錢,以後就連電話也不接了,人也找不到。西安誠宇公司老闆武廣宇惡意欠薪長達兩年,我們找過西安市勞動監察大隊,到西安市公安局報過案,到西安市、陝西省政府上訪、請願,這些程序、這些正常渠道我們不知走了多少回,至今一分錢都沒討到,西安九部門聯合執法成了擺設,完全是一句空話。2016年1月12日,我們到西安市政府上訪,一個叫楊正的工作人員還罵我們說:「你們是什麼東西!」

我們被迫發了微博,警察兩天後就千里迢迢找到我們,訊問警告我們,如果政府能有這樣的效率,解決誠宇公司老闆武廣宇

欠薪的問題,何至我們長達七個月多的艱難討薪無果?何至我們發微博?我們一百多農民工至今被困西安街頭,有家也回不成,一天只吃鹹菜和饅頭充飢,晚上睡在避風雪的廊簷下。政府這樣推脫哄騙我們,警察不對惡意欠薪的老闆採取必要措施,反而對我們受害的民工訊問警告,這社會法律都是保護有錢人的,沒有老百姓的活路了。

江蘇一學校遭化學物污染 上千家長與警對峙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6/1/16/n4618300.htm

1月15日,江蘇常州市外國語學校學生家長到常州市政府集會遭警察鎮壓,多人被毆打,三人被抓捕,之後家長繼續到學校門口集會,與警察對峙到翌日凌晨5時。

自去年12月開始,該校師生相繼出現頭暈、嘔吐、咳嗽、流鼻血、身上出紅疹等現象,而且有一名學生被確診患有淋巴癌,家長懷疑「罪魁禍首」是校區附近的「毒地」(原常隴化工廠舊址,該廠以生產除草劑等農藥為主),在修復過程中釋放大量毒氣。自年初開始,家長們到各級政府討說法,同時發起多次維權活動,要求政府搬遷學校。

學生家長張女士對大紀元記者表示,1月12日,二百餘名家長到市政府討說法,現場有大批警察戒備,政府方面聲稱15日下午在學校給予家長答覆。(網絡圖片)

1月15日上午,百餘名家長到市政府前集會,結果遭到大批警察鎮壓,橫幅被搶,有一名老年婦女被警方打暈在地送醫,張女士表示,現場警察比家長的人數多得多,家長們最終無果而回。

15日下午,家長們再次聚集到學校門口,三十餘名家長代表進入校內與該市教育局局長等官員談判。校外則不斷地有家長陸續到來聲援,張女士表示,至晚上人數達到一千多人。(網絡圖片)

張女士透露,在與政府官員談判時,政府方始終堅持對化工廠舊址進行土壤修復,即上面蓋一層塑料膜,然後種植綠樹等,此項規劃遭到學生家長的堅決反對,家長們一致要求搬遷學校,但是政府方未有一句回答。在政府官員準備離開時,情緒激動的家長堵在門口,不讓他們離開。隨後,大批警察來到學校。

手持盾牌的警察將學生家長代表團團圍住,有三名家長被六名警察帶走,現場的部分家長與老師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團,老師們痛斥警察,要求警察「滾出學校」。在校門外,則站著數排警察戒備,家長與警察對峙一直至凌晨5時許。

據了解,自1月11日,該校已經開始停課,何時復課還是一個未知數。張女士表示,不僅學生身體出現各種不適的症狀,而且也有老師身體不適住院,另外還有一名學生已確診為淋巴癌。

該校一名學生表示,在學校幾乎每天都可以聞到一種刺鼻的農藥味道,她本人一個月以來喉嚨疼痛、咳嗽。張女士也表示,學生回家之後,身體各種不適症狀會有所減輕,例如身上出現的紅疹,但是回到學校之後症狀又開始加重,非常明顯是校區的毒氣污染所致。

據悉,當地政府不僅封鎖消息,而且對校區附近醫院下達禁止給學生檢查的通知。

據家長透露,學生家長中有一位是原常隴化工廠職工,他曾向大家證實該廠在搬遷過程中將有毒化學廢物填埋在地下,當時挖了一個不是很深的坑就埋下去了,數量非常巨大,面積也非常廣闊,並且應該已在地下擴散,同時學校校舍位置的地底下也應該有化學廢物。目前該校的校址區域原為化工區。

2014年,該區域一家天河外籍學校亦發生該校類似事件,學生出現嘔吐、咳嗽、頭暈等症狀,當時該校師生亦進行過多次抗議,但是無任何結果。

學生家長們表示,他們已經投訴無門,如果學校不搬遷,他們只有另尋它校。

記者多次致電常州市教育局,電話無人接聽。

常州外國語學校位於常州市新堂北路13號,現有初、高中57個班級,2400多名師生員工。學校占地近100畝,校舍建築面積近5萬平方米。

【維權一週】大陸多地發生大規模群體事件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6/1/16/n4618410.htm

一週以來,大陸多地發生大規模群體事件,渣土車司機、出租車司機、訪民、投資受害者、失地農民等,規模達到上千人至數萬人。

南昌禁渣土車入市區引發近千司機抗議

自1月4日開始,江西南昌市近千名渣土車(後八輪工程車)司機遊行示威,抗議當地政府自1月1日開始實施禁止後八輪工程車入城運輸的新規。1月8日,司機們的抗議遭到警察鎮壓,七十餘人被抓走,9日,部分被抓者的家屬再次進行示威活動,要求當局放人。

自1月4日開始,江西南昌市近千名渣土車司機(後八輪工程車)遊行示威,抗議當地政府自1月1日開始實施禁止後八輪工程車入城的新規。(網絡圖片)

據司機們透露,南昌市有近四千輛舊式運輸工程車,所有司機在去年年末才聽說當地政府的新規定,並且當地政府劃規的禁行區域幾乎含蓋整個南昌市重要施工地,90%的渣土車司機都是在南昌市內運行,該規定讓數千名司機陷入失業的危機。

數千訪民北京大上訪 e租寶受害者遭大抓捕

1月10日是訪民大集訪日,數千訪民聚集在北京中共信訪局門口集體上訪,而當局則調動大批警力封鎖現場,拉警戒線抓人。當日「e租寶」投資受害者成為警方抓捕的對象,數百人被大客車拉走。

1月10日,是訪民大集訪日。數千名訪民聚集在北京中共信訪局門口,當局調動大批警力,封鎖現場,拉警戒線抓人。圖為信訪局前布滿警車、警察。(知情人士提供)

在京訪民季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大批警察在信訪局周圍拉起警戒線,不許訪民進出,還有許多訪民被警方圍在信訪局內。信訪局外面的警察則設卡檢查身份證。

「e租寶」受害者原計劃1月10日召集10萬人大集訪,但是遭到警方嚴密監控,許多準備上訪的投資者在當地被攔載。1月11日,有兩千多名訪民持續到信訪局前上訪,其中包括「e租寶」投資者、泛亞投資者等,現場警方還向訪民噴辣椒水,此消息目前未獲得進一步的證實。

失地又失低保 廣西數萬農民封堵縣城抗議

1月11日,廣西河池市鳳山縣鳳城鎮數萬名失地農民將整個縣城封堵,遊行示威抗議政府取消徵地時承諾的低保。抗議人群與近千名警察對峙數小時,整個縣城交通癱瘓。期間,警察打傷兩名村民,還抓走兩人,大批村民則晚上聚集到公安局要求放人,警方迫於壓力深夜放人。

1月11日,廣西河池市鳳山縣鳳城鎮數萬名失地農民將整個縣城封堵,遊行示威,抗議政府取消征地時承諾的低保。(網絡圖片)

去年12月底,鳳山縣政府突然發布消息稱停止發放鳳城鎮13個村的村民低保,讓已經失去土地的村民無法接受。

數萬出租車司機罷運抗議 警鎮壓爆衝突

1月11日至13日,大陸廣東東莞、江西南昌、江蘇南京數萬名出租車司機發起大規模罷運,要求降低租金、免保險費、治理黑車,三地政府調動大批警察鎮壓。東莞有11名司機被抓走,多人被打傷;在南京省政府前發生出租車司機與專車衝突事件,兩輛專車被掀翻,有數名司機被警方抓走。

自1月11日開始,大陸廣東東莞、江西南昌、江蘇南京數萬名出租車司機發起大規模罷運。圖為南昌出租車司機維權現場。(網絡圖片)

據悉,大陸出租車因為壟斷經營亂象橫生。大陸出租車公司背後都有當地政府官員涉足,謀取暴利,最根本的原因與體制腐敗相關。

江蘇一學校遭化學物污染 上千家長圍校與警對峙

1月15日,江蘇常州市外國語學校學生家長到常州市政府集會遭警察鎮壓,多人被毆打,三人被抓捕,之後逾千名家長繼續到學校門口集會,與警察對峙到翌日凌晨5時。

1月15日,江蘇常州市外國語學校逾千名學生家長到常州市政府集會遭警察鎮壓,之後家長繼續到學校門口集會,與警察對峙到凌晨。(網絡圖片)

自去年12月開始,該校師生相繼出現頭暈、嘔吐、咳嗽、流鼻血、身上出紅疹等現象,而且有一名學被確診患有淋巴癌,家長懷疑「罪魁禍首」是校區附近的「毒地」(原常隴化工廠舊址,該廠以生產除草劑等農藥為主),在修復過程中釋放大量毒氣。自年初開始,家長們到各級政府討說法,同時發起多次維權活動,要求政府搬遷學校。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