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2016   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捕人士已達11人。劉四新、胡石根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批准逮捕。在京被捕瑞典公民未能見使館官員。

在京被捕瑞典公民 未能見使館官員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 … 繼續閱讀 →...


在京被捕瑞典公民 未能見使館官員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ctivist-01142016094105.html

對於瑞典公民彼得.達林(Peter Dahlin)被指涉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活動被拘捕,瑞典外交部向中國大使提出,讓使館人員與達林接觸,但中方至今沒落實。國際人權組織週四(14日)呼籲中國當局,讓使館及律師與達林見面接觸,以保障其安全。

activist年約35歲的瑞典人權工作者達林,1月3日前往北京首都機場途中失踪,他原定在凌晨後乘搭飛機經香港到泰國,他的中國籍女友同告失踪,二人至今下落不明。

在北京的瑞典駐華大使館新聞官員(Sebastian Magnusson)週四表示,在達林被捕後不久,瑞典外交部曾傳召中國駐瑞典大使,在會面中,外交部提出,這個情況可以根據維也納公約,讓領事與該名公民接觸,但該項請求至今未做到。瑞典外交部及駐華大使館將繼續交涉此事。就達林被拘捕,總部設在英國的國際特赦組織週四採取緊急行動,該組織中國研究員潘嘉偉表示,按照維也納公約,確保被拘留的外國人,有機會與大使館人員見面,事隔多日,瑞典駐華大使館官員仍未有機會跟達林見面。而中國外交部洪磊昨天回應記者說,會讓他與大使館官員見面接觸,但瑞典駐華使館至今仍在交涉中,未有情況顯示他們有機會見面,令大家擔憂。

他指出,究竟中國政府以什麼法律理據,不讓他們見面,國際法抑或是國內法。如以國內法可能有一個理由,按照中國刑訴法規定,當局若以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罪,將他監視居住,當局可以用這個理由不准見面,但至今中國政府沒有清楚交待指控的具體罪名。如果跟這個理由無關,當局沒任何法律理據不讓他見大使館官員,大使館沒法提供協助,這沒法保障達林的安全,此事值得國際社會關注。

潘嘉偉說:他(達林)出事至今,都沒可能見到他本國駐北京大使館(官員),沒法保障他個人安全,這問題很值得國際社會關注。

國際特赦要求中國當局立即公開達林被關押何處,以及被採取何種法律措施。此外,保證達林可以立即讓使館人員、律師及家人不受限制地與他接觸,並保證他不會受到虐待及酷刑及得到足夠醫療。

據人權緊急救援協會週二(12日)發表聲明指出,中國政府指控達林疑涉及危害國家安全,該指控毫無根據。

達林是人權緊急救援協會的創辦人之一,該組織致力透過培訓及對公眾的援助,推廣律及人權事宜。自2009年,該組織協助推廣中國法治,並向維權人士提供培訓,他們從專業維權律師得到指導,尤其是征地問題及行政法例。該組織亦支持“赤腳律師”項目,讓他們協助被拆遷或任意拘禁的草根階層等。

該組織致力推廣中國框架內的法律,並且信賴中國法律,雖然如此,達林仍被任意拘留,並對他作出不實指控。雖然瑞典駐華大使館不斷提出,但中國當局拒絶讓達林與使館直接接觸,當局沒提供有關控罪的資料。按照中國法律,拒絶讓領事與被拘留者溝通,這個違反中國法律及維也納公約。再者,若當局故意隱瞞達林的下落處境,等同強迫失踪,此舉違反國際法。該組織不接受達林的指控,強烈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他,他患有愛迪生氐症,一種需要每日服用藥物的荷爾蒙失調症。該組織指出,達林被拘捕似乎是中國對人權律師半年來的打擊行動的一部分,達林的外籍身份,說明當局對中國法律援助界的打擊行動升級。

達林的朋友人權研究員卡斯特(Michael Caster)透露,達林被捕幾天前,他的名字在對一名被審問的人權律師提起過,他們擔心當局可能以某種金融罪名把他拘捕,藉此打擊他在中國的人權工作。

達林任職的人權緊急救援協會,曾向聯合國提交一份報告,詳述中國維權人士遭到恐嚇、監視、拘留和虐待,以及被迫失踪和無理拘禁等,達林是這份報告的聯絡人之一。


打壓律師 中共公安部要法院配合的密件曝光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6/1/13/n4615882.htm

arrest14.1.2016「709律師大抓捕」的六個月之後,至少10名大陸維權律師和法律工作者日前被中共警方以「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名義批捕,另外還有律師即將面臨失去自由的威脅。與此同時,一份中共公安部要求各地法院配合協助調查維權律師的內部文件被曝光。

至少10名律師及律所人員近期被批捕

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1月13日發布的最新消息稱,大陸維權律師周世鋒(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王全璋(鋒銳所律師)、李姝雲(鋒銳所律師)、謝燕益(廣東籍維權律師)以及趙威(李和平律師的助理)於同一天即1月8日,遭到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名義逮捕。

李和平律師的另一助理高月於去年7月被警方以「尋釁滋事」的名義監視居住,上週五即1月8日,高月被天津市公安局以「幫助毀滅證據罪」的名義逮捕,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1月9日,謝陽律師被天津市公安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名義逮捕,羈押在長沙市第二看守所。

1月13日,劉曉原律師表示,「據李昱函律師消息,北京鋒銳所王宇律師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已於1月8日逮捕,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她的丈夫包龍軍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已於1月8日逮捕,羈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兩名維權律師被「一放一收」

據大陸網民近日轉載的一則有關廣州市公安局取保候審決定書的影印件顯示,警方正在偵查「隋牧青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因隋牧青羈押期限屆滿,案件尚未辦結,決定對隋牧青採取取保候審。

另據消息稱,王秋實律師家屬接到通知,王秋實已被北京市國安局執行監視居住。

王秋實律師作為王全璋的代理律師,不久前曾撰寫了元旦獻詞和致父母的公開信,之後被失蹤。直到近日大陸律師披露消息稱,王秋實被北京市國安局執行監視居住。

公安部門要求各地法院協助打壓維權律師

近日,有大陸律師發布消息說,維權律師朱孝頂即將面臨失去自由的威脅。朱孝頂律師曾經為包括私立學校教師賈靈敏等大量無權勢者代理和辯護。

同時,大陸律師披露和轉載的某省法院於1月初下發的通知稱,中共公安部門要求各省市法院配合協助調查維權律師。

據上述法院的通知影印件顯示:「以朱孝頂、常柏陽為首的部分律師,在代理案件過程中,不斷向司法機關施加壓力……應公安部門協查要求,請各院排查,統計朱孝頂、常柏陽兩位律師代理的案件清單,將統計表格發送至中院郵箱。」

「7.9逆流」 316名律師及相關人員遭到打壓

1月13日,趙威的辯護律師任全牛告訴新唐人,趙威正式被以所謂的「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任全牛表示,24歲的趙威只是一個剛畢業不久的孩子,平時幫律師寫東西整理材料,也被指控「顛覆」。

2015年7月9日凌晨,中共警方綁架了大陸維權女律師王宇。此後,中共公安部開始部署在全國範圍抓捕和傳喚各地的維權律師。

據相關統計顯示,截至12月30日,至少316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刑事拘留、逮捕或失蹤。

目前,包括王宇、包龍軍、李和平等至少36名律師及維權人士仍處於羈押或失蹤狀態。

在此次律師大抓捕中,其中包括王宇、謝燕益等不少大陸維權律師都參與援助或聲援黑龍江省建三江非法迫害法輪功學員等迫害信仰案件,這讓大規模殘酷迫害法輪功信仰團體的江澤民集團十分恐懼。

公安部長郭聲琨被公開信點名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於去年10月發表關於「7.9逆流」的《百日聲明》,譴責中共公安部發動「7.9逆流」的違法行為,要求無條件釋放被以各種莫須有罪名強迫失蹤的律師及人權捍衛者和家人。

就在去年8月30日國際強迫失蹤受害者日前夕,一批被抓的維權律師和公民的家屬聯名向中共公安部長郭聲琨發出一封公開信,公開譴責了警方大肆抓捕維權律師的非法行徑。

大陸知名維權律師高智晟近日在得悉謝燕益、謝陽等律師被捕後撰文表示,中共末日已到,「反動當局已完全瘋狂,完全喪失了人性」。

楊金柱為「7.09大抓捕」受害律師周世鋒辯護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6/1/15/n4616871.htm

去年的「7.09大抓捕」中,至少有33人(包括律師在內)被非法羈押了半年。其中一批律師近日收到逮捕通知書。在新一輪打壓下,大陸著名刑辯律師楊金柱向外宣言,為追求心中的正義,為了對中國現行法律的信仰,決心再次抬棺上陣,為正式逮捕的周世鋒顛覆案辯護,堅持對違法的公權力進行抗爭。

「7.09大抓捕」是指,2015年7月9日至少316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刑事拘留、逮捕或失蹤。其中包括律師在內有33人被非法關押半年,一直不讓家屬和律師會見。近日被非法關押的部份律師、公民,被中共當局以煽動顛覆罪或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名義正式逮捕。

「7.09大抓捕」,其中包括律師在內有33人被非法關押半年,一直不讓家屬和律師會見。近日他們中的部份律師被中共當局以煽動顛覆罪或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名義正式逮捕。(網絡圖片)

12日,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周世鋒親屬也收到了逮捕通知書,周世鋒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當時周世鋒遭到綁架後,其家屬就請了大陸「死磕」派律師楊金柱和王少光律師作為其代理律師。

當天楊金柱律師獲得官方消息,「周世鋒律師已經認罪,並且解除了對家屬委託律師楊金柱王少光律師的委託。」隨後,他決定前往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核實消息。當朋友們在社交圈看到相關的信息時,他已經在前往天津的高速公路上。

北京李方平律師也認為,官方的說詞邏輯不通,周世鋒既然認「顛覆國家政權罪」,為何解除律師委託?劉律師猜想中共此舉用意說:「解除現有律師,然後開庭時推薦個官方信得過的律師然後『行禮如儀』,禮畢,事成!」

楊金柱還向律師同行發聲明說:「中國30萬律師同仁們:楊金柱已經過了60歲了,已經完全活明白了!男子漢大丈夫,應當有擔當!作為執業30年的刑辯律師,為了追求心中的正義,為了對中國現行法律的信仰,為了維護中國刑辯律師的神聖辯護權,楊金柱聽從自己內心的召喚,決心再次抬棺上陣,與違法公權力再次大戰風車!雖千萬人吾往矣!」

「7.09大抓捕」,其中包括律師在內有33人被非法關押半年,一直不讓家屬和律師會見。近日他們中的部份律師被中共當局以煽動顛覆罪或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名義正式逮捕。(網絡圖片)

12日上午11點10分左右,楊金柱律師趕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他向朋友圈介紹,「我和天津市公安局七處楊傑主任(警號為110294),安小磊警官(警號為110345),在他們二樓辦公室(矛盾化解室,有監控)進行了溝通。楊傑主任跟我說:周世鋒此前已經委託了律師,現在發生了衝突,需要向領導匯報。」

楊金柱告知對方,周世鋒家屬從未接到周世鋒已經委託了律師的有關通知,也沒有和其他任何人簽過委託書,交過律師費。根據有關規定,楊金柱一定要當面見一見周世鋒。楊傑主任最後說:後天(星期四)11上午9:00,楊金柱律師可以打電話過來核實情況。他們也通過辦案單位瞭解情況後,再跟楊金柱進行溝通。

1月14日,楊金柱在天津市看守所堅持要求會見周世鋒,天津市公安局七處一度向當地派出所報警。楊金柱對前來的派出所的警察們說:「這是楊金柱律師和七處楊傑主任的公事,和你們當地派出所沒有關係,你們不要來趟這趟渾水。」他們看了楊金柱的律師證,登記了他的電話號碼就走了。

天津市七處的楊傑曾給值班室門衛打來電話,楊金柱和楊傑在電話裡說明了情況。楊金柱還向朋友介紹:「楊傑要我明天下午一點半來看守所,一定給我一個說法。我對楊傑說:『長沙市司法局律師處王劍處長,湖南省律師協會周愛梧秘書長今天晚上9點半的飛機飛北京,明天上午,我和他們一起來天津市公安局。我們要依法維護辯護律師的辯護權。』」

楊金柱一直堅持行駛律師辯護權,堅持到晚上7點才離開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目前已知,有至少十名律師及其律師助理被正式逮捕,包括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周世鋒、律師王宇、包龍軍、王全璋、李姝雲、謝燕益、律師助理趙威等,被天津市公安局以煽動顛覆罪和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名義逮捕。

709大抓捕事件中劉四新博士、胡石根長老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批准逮捕 被捕人士已達11人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709-11.html

2016年1月14日星期四,本網獲悉:2016年1月8日,709大抓捕事件中被當局抓捕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行政助理、法學博士劉四新先生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滿後,被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批准逮捕,並於2016年1月8日遭天津市公安局執行逮捕,現羈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同時,胡石根家屬收到逮捕通知書,罪名是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逮捕通知書發出時間也是2016年1月8日。

目前,已經獲知被批捕共11人,其中謝陽律師、謝燕益律師、包龍軍3人是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主權罪」;李和平律師助理趙威(考拉)及周世峰律師、王全璋律師、實習律師李姝雲、王宇律師、劉四新博士、胡石根長老等7人被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高月女士1人被控「幫助毀滅證據罪」。

鋒銳所行政助理劉四新博士和胡石根長老遭逮捕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6/0114/13809.html

北京市鋒銳律師事務所行政助理、法學博士劉四新先生被天津公安執行逮捕。

據劉四新家屬發出的逮捕證照片顯示,劉四新博士於2016年1月8日遭到逮捕,涉嫌罪名「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劉四新,北京大學法學院博士學位,曾因暴打騷擾其妻的北京聯合大學師範學院黨委書記而被判刑4年6個月,2015年7月10日被抓前系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鋒律師的行政助理。

與此同時,李柏光律師發出消息:剛接到胡石根弟弟給我來電,胡石根家屬收到逮捕通知書,罪名是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在天津第一看守所,逮捕通知書發出時間也是2016年1月8日。

胡石根,中國著名民運人士,1954年生於江西南昌,畢業於北京大學,曾因組建自由民主黨被判刑20年,服刑16年,是中國坐牢時間最長的異議人士之一。2014年因與徐友漁、浦志強等人舉行六四研討會被刑拘一個月。長期擔任北京基督教家庭教會聖愛團契長老,2015年7月10日被抓關押至今。

胡石根、劉四新被「顛覆」罪 11人因大抓捕被逮捕

[對華援助協會]http://www.chinaaid.net/2016/01/11.html

被失蹤半年之久的胡石根長老於2016年1月9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同時,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實習律師劉四新博士也被以相同罪名逮捕。因去年7.10大抓捕而被逮捕的維權律師增加到11人。這11人的逮捕通知書可能都是同一天1月8日發出的,其他目前未獲得消息的人,他們的逮捕通知書可能在路上。這些被捕的人士分別被關押在天津市公安局第一或第二看守所。

 

著名政治犯、原北京語言大學教師胡石根的代理律師李柏光網上發佈消息說:「剛接到胡石根弟弟給我來電,胡石根家屬收到逮捕通知書,罪名是『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逮捕通知書發出時間也是2016年1月8日,晚上掃瞄發給我。」

胡石根長老在上世紀90年代曾因組建中國社會民主黨而被判入獄20年,坐牢十七年才得以釋放。出來以後長期受到中共國保的監控。他於幾年前受洗成為一名基督徒,並一直在北京的家庭教會服侍。他溫和理性,受到很多人的尊敬。試想,一個每天在國保監視之下的老人,如何實施顛覆國家政權的行為呢?

這次大逮捕完全暴露了習近平政權反民主反文明真獨裁的本質。王宇律師和包龍軍律師是夫婦,李和平律師和李春富律師是兄弟,趙威(網名考拉)和李姝雲是90後年輕人。目前被逮捕的11人:胡石根、劉四新、王宇、包龍軍、王全璋、高月、王全璋、周世鋒、李姝雲、謝燕益、趙威、謝陽。其中,胡石根、劉四新、王宇、王全璋、周世鋒、李姝雲、趙威等七人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包龍軍、謝燕益、謝陽三位律師被控「涉嫌煽顛顛覆國家政權罪」,高月被控「幫助毀滅證據罪」。胡石根、王宇、周世鋒、李姝雲、趙威、高月等6人被關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劉四新、謝燕益、包龍軍、王全璋等4人關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謝陽關押在長沙市第二看守所。

1月14日,周世鋒的代理律師楊金柱到天津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一直遭拒。一直到晚上七點,楊金柱仍然一個人堅守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死磕律師辯護權。他的家鄉湖南司法廳和長沙司法局的人趕到天津,把他帶回湖南。楊金柱表示:「為周世鋒顛覆案的律師辯護權,吾將抬棺前行!中國30萬律師同仁們:楊金柱已經過了60歲了,已經完全活明白了!男子漢大丈夫,應當有擔當!作為執業30年的刑辯律師,為了追求心中的正義,為了對中國現行法律的信仰,為了維護中國刑辯律師的神聖辯護權,楊金柱聽從自己內心的召喚,決心再次抬棺上陣,與違法公權力再次大戰風車!雖千萬人吾往矣!」

對華援助協會高度關注該事態的發展,強烈譴責習近平政權的政治恐怖統治。我們希望中共懸崖勒馬,不要繼續在邪惡的反人類反文明的路上狂奔。尊重普世價值,立即啟動以自由、民主、憲政為核心內容的政治改革,融入現代文明社會的潮流。

7.09事件被批捕者再增3人 官媒《環時》發聲要公眾停止「輿論審判」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1142016101426.html

中國去年7.09大抓捕行動中被帶走的律師及公民,目前已有11人被確認批准逮捕,其中除了李和平的助理高月被控「幫助毀滅證據」外,其餘幾人的罪名均為「顛覆」或「煽顛」。此外,中國官方《環球時報》14日刊登評論文章,稱知情人和輿論不應搞「輿論審判」,向法院施壓,遭民眾譏諷。

1月14日,廣東律師葛文秀接到了劉四新家屬的電話,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行政助理、法學博士劉四新於1月8日被天津市檢察院批准逮捕。這是去年7.09大抓捕行動中第10位被批捕的人士。

葛文秀當天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劉四新被逮捕的罪名是「顛覆」。

同一時間,於去年7月10日被抓的北京基督徒胡石根以及李和平的另一名助理高月也被當局逮捕,罪名分別是「顛覆國家政權罪」以及「幫助毀滅證據罪」。

葛文秀表示,根據中國刑法,「幫助毀滅證據罪」的量刑期約為2年,而「顛覆罪」則在5年以上。

「『幫助毀滅證據』屬於偽證罪下面的,相對來講還輕一點,一般兩年左右,『顛覆罪』是5年以上」

葛文秀說,日前已有辯護律師在得知當事人被批捕後前往看守所要求會見,但卻被以各種理由拒絕。

「昨天看是有人要到天津那邊去會見,但是我看今天消息依然是會見不了。另外有的是看守所方面通知律師,說當事人本人另外聘請了律師,所以說不同意會見家屬給他代為聘請的律師。」

一方面是律師始終無法見到自己的當事人,另一方面,中國官方《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1月14日發表署名評論文章,稱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7名(現已是9名)「人權律師」或助理近日被正式逮捕,這些律師和助理被依法拘留、刑偵,然後逮捕並提起公訴,但最終他們的罪名是否成立,只能由法院做出裁定。在此之前,知情人和輿論可以做案情分析,但都不應該為他們做有罪或無罪背書,尤其不應搞「輿論審判」,向法院施壓。一名24歲的女助理(即趙威)被逮捕,令人扼腕。但進而認為24歲的女生肯定不會做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法制史無此邏輯。少數人強調她「善良」「單純」,恐怕是在煽情,爭取輿論支持。文章還以浦志強案為例,稱浦志強律師的名氣比7人大得多,都能被依法判處較輕的刑法,並給予緩刑,對這幾名律師和助理又有什麼值得給予特別「嚴厲打擊」?

對於《環時》的評論,趙威的丈夫游明磊14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很可笑。

「環球時報這個報紙一直以來都是共產黨比較重要的宣傳機器,它一直以來的報導都是不實的報導。它表面上說浦志強案宣判,判得怎麼樣代表了法律啊什麼,其實大家明眼人都能知道浦志強這個案子他(中共當局)連自己制定的遊戲規則都違反得一塌糊塗。現在就是律師這邊很難介入他們(趙威等人)的案子。看黨國這塊打算怎麼做,他們有什麼動靜的話,我們才能做出下一步的應對。」

一些民眾也對《環時》進行了駁斥,有網民譏諷道,當初對王宇等律師進行「未審先判」的《環球時報》現在卻要求公眾不應搞輿論審判。關鍵是法院都是聽黨的。

709案劉四新涉“顛覆罪” 被批捕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1142016083316.html

709律師大抓捕事件中,再有相關人士被正式批捕,最新一人是鋒銳律師事務所的劉四新﹐令過去6日先後被批捕的人士達10人。有傳周世鋒律師認罪和解除律師委託,他的代理律師指消息未經核實。

至於周三有消息指,周世鋒律師已就“顛覆國家政權”認罪並解除律師委託,他的代律師王少光周四接受本台訪問時,指消息未經核實,強調要會見當事人才能引證,而代表律師己向局方提出會見見當事人,但不成功。

王少光說:官方消息中任何說是解聘或是認罪,都是未獲證實的。除非能當事人向我們當面親口說解聘或是認罪,那才是可靠的。但現在是不獲會見,因為按中國法律,涉及危害國家的案件,是可以拒絕律師會見,除非得到刑偵大隊批准。

面對陸續有人被指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王少光從樂觀處想,事情未必會如此糟糕,不排除被捕人士起訴證據不足,最終從輕發落。

王少光說:目前是以危害國家這一個罪名去追究刑責,但也不一定以後就以這罪名起訴,你看浦志強的案就看得出來,雖然有提出同樣罪名,但最後並没有起訴這一項。不知你今天有否注意“環球時報”的一篇文章,也提到浦志強這案,最後在數條罪名中,收窄了控罪,以較輕的罪名起訴而判了緩刑,我相信這案也會是這樣。

從上周五至本周四,中國政府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的維權律師及助理就有九人,包括謝燕益、謝陽、周世鋒、王全璋、李姝雲、王宇、包龍軍 、趙威、劉四新﹔至於李和平律師助理高月,就被控 “涉嫌幫助毀滅證據罪”逮捕。

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數據,截至周四,709律師大抓捕事件中,受影響人士為317個,其中有33名律師及維權人士仍處於羈押或失蹤狀態。

人權觀察:北京對維權律師的打壓前所未有

[法廣]http://rfi.my/1RGJr9g

中國官方周二與週三對去年“709大抓捕”後遭拘押至今的11名維權律師簽發了正式的逮捕令,他們被指控犯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或顛覆國家政權罪。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國際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香港辦公室亞洲事務負責人王頌蓮女士就中國官方正式這些維權律師評論說:人權觀察對中國官方對這些律師的指控感到十分震驚。這些律師多年來一直接管一些比較敏感的案子,幫助那些權利遭到剝奪的公民維權,並且在媒體以及網絡對外做一些公開的評論,他們的任何行為都沒有超出中國的法律以及國際人權法所允許的範疇。北京政府對他們的逮捕行為是一次明顯的打壓,目的是要向外界發出一個強烈的信號,那就是北京不再允許類似的維權活動。這一前所未有的打壓不僅是對這些律師個人的威脅,也將影響到整個中國社會。

胡石根涉顛覆國家被批捕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b-01142016102432.html

去年7月開始被監視居住的雅和博教會長老、獨立中文筆會會員胡石根,有消息指於上周五亦被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本台向其代理律師鄭湘了解,鄭律師以不便透露為由拒絕回應。

王宇的友人梁波談王宇包龍軍被批捕:罪名匪夷所思,包濛濛的處境更令人關注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ck-01142016100813.html

去年7月9日被拘押的北京維權律師王宇、包龍軍夫婦等人近日被批捕。王宇一家的友人梁波接受記者訪問,指出:這些維護人權、維護法律尊嚴的律師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逮捕,令人匪夷所思。梁波並表示:王宇、包龍軍被捕後,他們16歲的兒子包濛濛的處境更加令人關注。

梁波2013年從北京來到美國,目前是舊金山一家中文媒體的記者。梁波是王宇、包龍軍的朋友,對於王宇和包龍軍分別以「顛覆國家政權」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梁波說:「這個罪名非常可笑。我作為他們的朋友,我對他們的所思所想和所作所為是非常瞭解的:他們只是想維護人權、維護法律的尊嚴。把他們上升到『顛覆政權』,強加這樣一個罪名,太匪夷所思了。中共越來越多的使用『顛覆國家政權』這個罪名,是不是可以啟示更多的民眾來思考一下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問題,這些人的行為是合法的,但是老說顛覆他的政權,那麼你這個政權的合法性到底在哪裡?」

梁波表示。王宇具有很高的法律素養,是一位正直、勇敢的律師,她受理了許多敏感的維權案件,尤其是敢於受理別的律師不敢接手的法輪功案件。她說:「王宇律師對法輪功的瞭解也是經歷了一個過程,開始不瞭解,到瞭解之後,她對法輪功學員明確表示非常的敬佩,所以她就義無反顧的站出來,為法輪功學員做辯護。我覺得這不光是她的勇敢,也是她的智慧。」

談到王宇、包龍軍夫婦被批捕,就不能不關注他們16歲的兒子包濛濛的處境。包濛濛在父母被拘押的同時,也被警察拘押,而後不斷遭受警察的威脅、恐嚇。去年10月6日,熱心人士幸清賢、唐志順幫助包濛濛逃離中國,送他去美國讀書,到達緬甸時,三人被越境而來的中國公安綁架回中國。包濛濛被送到內蒙古姥姥家看押。記者問梁波,是否有包濛濛近來的消息?梁波說:「你問我這個問題的時候,我的心就揪起來了,非常非常的難過。王宇、包龍軍和其他維權律師在這六個月裡都是監視居住,這裡邊可能有很多不確定性,作為一個孩子他可能會有所期待,可能父母會回來,但是現在批捕了,這種可能微乎其微了。包濛濛從上次那個澳大利亞《先鋒報》記者見過他之後,就沒有任何消息。我可以確定的一點是:對他的管控更加嚴格了。我能想像得到,這個孩子目前的處境對他打擊更大,他現在很多希望都在破滅當中。」

梁波表示:非常令人關注的還有:幸清賢和唐志順被綁架後,兩人滯留美國度日如年的太太。她說:「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任何音訊都沒有,任何法律程序都沒有,家屬每天翹首以盼、望眼欲穿。官媒已經未審先判了,說他們犯罪了,可能只有等到他們被批捕的時候才能確切知道他們被關在什麼地方。大家也是很悲哀的等著這一天。」

梁波表示:新年一開始,便傳來去年7月9日被拘押的維權律師被批捕的消息,希望在新的一年裡,海內外各界人士對這些維權律師繼續予以聲援。她說:「中共的本質決定了它就是要一條路走下去,但是我們的努力營救還是會起到很大作用的。我不希望大家因為看到批捕的通知對未來就悲觀。我們能做的就是繼續抗爭下去,只有這樣,不光是7.09的那些維權律師有希望,中國也才有希望。」


群體維權

福建莆田訪民游春英2015年12月18日在北京永定門橋洞被當地維穩人員押走後失蹤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20151218.html

2015年12月18日,福建省莆田市訪民游春英在北京永定門的橋洞被其當地維穩人員押走,至今下落不明。

據江蘇省無錫市維權人士許海鳳透露,2016年1月11日,游春英的女兒用微信告訴許海鳳,說她媽媽游春英去年12月18日在北京的永定門的橋洞裡被她地方上的維穩人員強制押走,在路上,游春英遭到當地維穩人員的毒打,但回到當地後,至今不見其人,也沒有收到任何單位的信息,稱其媽「失蹤」。

據許海鳳介紹,游春英是認為兒子被判無期徒刑是冤枉的,並認為當地司法機關包庇犯罪團夥,為此走上上訪維權的道路,游春英曾在2011年7月1日在北京跳金水橋。

江蘇無錫11維權人士在北京上訪被關久敬莊

[參與]http://www.canyu.org/n108256c6.aspx

2016年1月14日,無錫維權人士孫靜芳電話裡稱,她被困在久敬莊,共十一個人。幾十個無錫駐京辦人在門口,估計要被綁架回了。

剛上訪回家孫靜芳父親說,我為女兒家被非法拆遷,幾千隻鴿子也被搶掉去上訪的。我84歲,四十年的老黨員了,女兒不斷奔波4、5年了,我和愛人也被迫到北京上訪,地方政府得悉我在生病,因為我多次揭露無錫政府的腐敗問題,對我恨之入骨,想我們死在北京,其他上訪人都被各自的政府接回,我和老妻倆人沒人接,我夫婦飢寒交迫,無耐之下連續上久敬莊十次,政府才來我們,因為知道我們在生病,年紀大,估意折騰我們,讓我們乘坐的是10多個小時最慢車1461。

無錫因拆遷上訪的家庭有幾千戶,無錫政府在國務院禁止強拆的情形下,不斷強拆,搶奪土地,被逼老百姓離開世代居住的家,到處流浪,四處上訪告狀。

今天因上訪被困在久敬莊的有已強拆十年多的老上訪戶,有強拆幾個月的新上訪戶。

上訪人名單:孫靜芳電話:18961710265,許秀芬,張敏、過國興、華海娟18961726028(法院枉法判決責交土地,面臨強拆),浦元吉,厚橋姓浦的夫婦(剛剛強拆)、嚴雅言夫婦13382889231(房屋強拆16年),王英華13861459685,現在久敬莊。

上海46萬「鎮保」失地農民的119名代表第16次市社會保障局前維權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4611916.html

本網獲悉:2016年1月12日上午8時許,上海46萬「鎮保」失地農民的119名代表又冒著寒風瑟瑟發抖地來到上海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辦公所在地維權討說法(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博村路300號),這是2016年新年伊始的上海市「鎮保」失地農民代表第一次維權,總第16次維權。

強征地建派出所 村民被打拒出警 (視頻)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nd-01142016103217.html

四川省綿陽市一個旅遊區,政府為興建警察派出所,不惜強行征地,但又拒絕賠償.數十居民周三(13日)阻止施工時,其中3人被施工人員暴打受傷。居民報警救助,警方卻拖延不肯出警,最終到場後並沒有拘捕兇徒。

綿陽市游仙鎮游仙區的居民何遠華周四(14日)向本台表示,周三下午他看見近20名施工人員在居民的公共用地上施工,近30名居民就立即上前阻止,施工人員及一些不知名人士突然跑上前毆打居民,居民被打致頭破血流。

何遠華 : 我們這個地修派出所,派出所跟(施工人員)都是一夥的,老百姓當時就攔住了,攔住了以後,他們施工方他們就請來一些黑社會,後來就威脅這些老百姓來打,有石頭(打)嘛,有3個人(居民)攔得比較兇,他們就以這3個人為重點,3個老百姓被打進醫院了,住院了。

他表示,老百姓當時並沒有拿武器抵抗,由於居民感到自己生命受到威脅,於是立即報警。其實警方到達現場只需要5分鐘的路程,但卻就故意遲遲不出警,最後半小時才到達現場,但是當時老百姓已被打致頭破血流,而警方最終亦沒有拘捕任何人。周三發生衝突後,到現在亦未有人再施工了。

政府早年將游仙區打造成一個旅遊區,而在區內搭建了一個臨時派出所,現在旅遊區已發展完成,故政府就於半年前通知居民征用一塊面積近5畝,由數十名居民共同擁有的土地上,興建一間派出所,但是政府只願意賠償拆遷費與農作物的費用給他們,而賠償金額卻很低,由幾千元到數萬元不等,而且更對征地賠償隻字不提。很多居民亦是依賴耕種維生的,現在沒有了土地,不知日後生活怎樣過了。

中國發佈《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修訂徵求意見稿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jingmao/yl-01142016102053.html

中國國務院法制辦網站1月11號發佈了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起草的《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修訂徵求意見稿,意見反饋截止日期為2016年2月15號。中國官媒人民網1月14號報導,現行的《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是2005年9月發佈的,主管單位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新規實施後主管單位將變成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新規《徵求意見稿》指出,互聯網新聞信息是指時政類新聞信息,包括有關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社會公共事務的報導、評論,以及有關社會突發事件的報導、評論。新規要求,各類網站、新媒體,包括應用程序、論壇、博客、微博客、即時通信工具、搜索引擎以及其他具有新聞輿論或社會動員功能的應用在內,向社會公眾提供新聞信息採編發佈、轉載服務之前都應當取得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提供新聞信息發佈平台服務的也應當提前獲得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

新規定要求,申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至少要具備五個條件,包括:主要負責人、總編輯是中國公民;有完備的服務方案;有健全的信息安全管理制度和技術保障措施;有與服務相適應的專職新聞編輯人員、新聞審核人員和技術保障人員;有與服務相適應的場所、設施和資金。申請時要提供上述條件的證明材料,遞交嚴格履行相關責任義務的承諾書。

新規定還要求,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提供者應建立總編輯負責制,總編輯對互聯網新聞信息內容負責。各級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提供者未及時處置違法信息、落實監管措施的,可以對其主要負責人、法定代表人、總編輯進行約談。約談情況納入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提供者網絡新聞信息服務網絡信用檔案。

美國原網絡雜誌《大參考》主編李洪寬認為,中國互聯網新規要求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提供者建立總編輯負責制,主要負責人、總編輯是中國公民,是為了便於打壓、控制網絡言論自由。

「總體感覺是管理更細化了,它甚至指示網站要設什麼職務,就是為了追查方便、抓人方便。至於說非得要中國公民做總編輯,可能是為了避免抓外國公民的時候會有一些外交上的麻煩。」

北京高調招募3000網警志願者 國保大隊設「網上鬥爭室」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xl1-01142016101258.html

中國箝制網絡自由的力度持續加大,當局發動群眾互相監察舉報。1月13日,北京警方高調宣佈廣招網民成為網警志願者,並首次舉行發佈會讓志願者亮相。此舉被網民批評是發動「群眾斗群眾」和大搞網絡版「焚書坑儒」。與此同時,有律師曝光黑龍江省一國保大隊竟公然設立「網上鬥爭室」,有網民大呼「文革重來」。

中國官方與民間的輿論戰爭日趨激烈化。北京警方1月13日高調舉行「網警志願者」發佈會,形容這是繼「朝陽群眾」、「西城大媽」、「海淀網友」、「豐台勸導隊」、「大興老街坊」之後,第五支「王牌群眾力量」。通報稱,兩年來,「網警志願者」已逾3000人,以80後、90後為主,舉報線索1.5萬餘條;對8400網民進行了警示教育;共清理、刪除、屏蔽違法信息50萬餘條;關停賬號9000餘個。

這一消息引發外界關注,當局被指將群眾力量延伸至網絡監控,讓群眾淪為網絡維穩的工具,大搞網絡版「焚書坑儒」。

對此,居住在廣州的自由作家徐琳接受本台採訪時稱,當局為維持其統治,不斷發動各種政治運動,變著花樣挑動群眾斗群眾,從鎮反、反右、文革、六四到迫害異議人士,莫不如此。徐琳:「反映了幾個方面:第一個他們原來常態的監督機構已經不夠用了,如網監大隊等等。讓他們不滿意的言論太多了,要利用更多的人來幫他們監控;第二個就是虛張聲勢,現在發動群眾來監督你們了,你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監控之下,不要有什麼僥倖心理,你們跑不掉,造成一種恐懼。其實嚇唬不了大家,現在肯定也是有一些做法,跟文革時一樣的,或者差不多的。」

與此同時,官民輿論戰也日益公開化。維權律師劉士輝日前發圖文曝光,黑龍江省大慶市寶清縣國保大隊竟公然設立「情報分析室」與「網上鬥爭室」,他評論說,「這兩塊牌子注定將成為管窺這個荒謬年代的文物。在21世紀的今天,在全球90%以上的國家都已經自由民主完勝、用選票決定政權更迭及人員上下的時代,我們這裡不但繼續維持與皇權毫無二致的趙家專政,而且還要繼續強化這種專政,網上鬥爭、敵情分析等等半個世紀前耳熟能詳的字眼依然可以大行其道。趙國不堪,可見一斑。」

這一圖片在網絡上迅速傳播,有網民大呼「文革重來」,質疑網絡戰是否已經不再是「人民內部矛盾」,而已經上升成了「敵我矛盾」。

中國新疆擬制定反宗教極端主義法規

[美國之音]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china-xinjiang-20160114/3145470.html

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立法機構2016年預計將開始草擬針對宗教極端主義的法規。除此之外,還將製定新疆地區落實中國全國人大去年12月通過的新反恐法指導方針。中國官方的英文中國日報星期四報導這一消息時援引自治區人大常委會主任乃依木·亞森的話說,有關立法的建立將為新疆打擊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提供堅實法律基礎。

中國當局在新疆啟動最新反恐和反宗教極端主義立法行動前,去年開始禁止女性在烏魯木齊公共場所佩戴宗教面紗,禁止在政府建築物內舉行宗教活動,並禁止任何人自己或強迫他人佩戴和穿著與宗教極端主義有關的服裝或者標識。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張春賢元旦時表示,2015年新疆極端宗教氣氛顯著降低,政府維穩措施普遍奏效。

中國政府一貫指責伊斯蘭極端分子對新疆的騷亂負責,但《路透社》說,人權團體和流亡海外的活動人士認為,新疆騷亂應更多歸咎於中國政府對新疆宗教和文化的控制所招致的憤怒。中國政府對此予以否認。分析人士說,確立和強化這些做法的合法性,可能會進一步加劇那裡的緊張氣氛。

新疆將起草「反宗教極端主義法」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nu-01142016101933.html

美國非政府組織「維吾爾人權工程」資深研究員亨利克-薩斯傑耶夫斯基就此表示,他擔心,新疆的反恐法規有被當地官員和警方濫用的危險,因為中國官方對宗教極端主義的定義一直是模糊和廣泛的,為當局濫用法律提供了滋生土壤:

「我們關注的是,他們將如何定義『宗教極端主義』。當然在中國,定義這類東西的都是國家。過去的實際情況顯示,中國當局曾把許多和平表達意見或和平從事宗教活動的人,也都列為『宗教極端主義分子』。此外,在中國去年年底通過的《反恐法》中,中國政府曾名言聲明,這部法並不針對任何民族或區域,但現在全中國只有新疆要通過反宗教極端主義法,這似乎顯示,中國的這些法律看來的確有非常明顯的針對性的。」

路透社1月14日的有關報導說,與中亞接壤的新疆地區的居民以穆斯林少數民族為主,新疆近年發生多起暴力事件,已經導致幾百人死亡。中國政府一直把該地區的不穩定歸咎於伊斯蘭極端主義。但外界卻懷疑,中國政府是否在以反恐為名壓制少數民族的宗教、文化或不同的聲音。中國政府一直否認在新疆進行針對少數民族的任何打壓。在有關的立法上,中國中央政府似乎在以打壓宗教維持新疆的穩定。

中國官媒新華社針對法國記者所寫的一篇刺人的社評中寫道,「……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新聞自由也是有限度的,而以新聞自由為名而撰寫頗具偏見和具有潛在危險的報導,當然並不令人信服。」社評還表示,中國新近通過的反恐法,對媒體報導恐暴事件將有進一步的限制。有外國媒體報導說,上個月,法國《新觀察家》前駐北京的法國女記者郭玉(Ursula Gauthier),因報導新疆發生的恐怖襲擊事件而被中國當局驅逐出境。中國新聞監管部門認為,郭玉的報導同情新疆的恐怖組織。中國官方新華社發表批評這位法國記者的社評說,新聞自由是有限度的,而以新聞自由為名而撰寫頗具偏見和具有潛在危險的報導,並不令人信服。中國新近通過的反恐法對媒體報導恐暴事件有嚴格的限制。

亨利克-薩斯傑耶夫斯基表示,他並不否認新疆的確發生過暴力襲擊事件,也不否認暴力恐怖活動必須加以制止,但他希望,中國政府不要以反恐的名義打擊無辜的伊斯蘭宗教人士和少數民族:

「顯然,我們目前手中還沒有新疆將要起草的反宗教極端主義法,因此無從知道他們將如何定義什麼事宗教極端主義。但是,根據中國前不久通過的《反恐怖法》草案中的一些定義來看,我們不得不有點憂慮。在《反恐法》草案中,曾經有條文涉及如何打擊人們擁有的恐怖思想等。那是否意味著,人們會因為涉嫌擁有某種思想而被司法制裁呢?此外,中國反恐法草案中還曾有涉及『主張恐怖思想』的條文,那麼,你如何定義一個人的主張呢?這都是危險區,有可能造成侵犯人權的事例。」

中國政府把新疆發生的一系列暴力襲擊事件歸咎於是由海外國勢力資助和煽動的新疆恐怖分子所為,並說他們試圖把新疆從中國分裂出去。但流亡海外的維吾爾人團體和國際人權活動人士認為,新疆這些年來頻繁發生暴力襲擊事件,是中國政府針對當地民眾的高壓政策引發的。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