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2016 舒向新被判刑6個月。709維權律師大抓捕部分人監視居住期屆滿仍下落不明。廣州勞工何曉波、朱小梅、曾飛洋、孟晗等四人被批准逮捕。

舒向新律師今被判刑6個月 女兒法院外遭原告兒子毆打住院 [維權網]http:// … 繼續閱讀 →...

舒向新律師今被判刑6個月 女兒法院外遭原告兒子毆打住院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6.html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本網獲悉:今天舒向新律師今被濟南歷城法院以「誹謗罪」判刑6個月,女兒廳外遭原告兒子毆打住院。審判是在舒向新辯護律師蔡瑛律師、李方平律師不許進入的情況下進行的。由於舒向新被判刑,其律師執業資格也相應被吊銷,而其代理的許多令當局頭疼的「訪民敲詐政府案」需要尋找新的律師接手。

今天開庭,許多訪民前來聲援舒向新律師。原告王俊芝、周玉傑縱容他的強壯兒子在法院門前、在無數全副武裝的法警眼皮底下,對將要進法庭旁聽父親開庭的柔弱女兒舒展對頭部及身體多處進行了殘暴毆打,致使舒向新律師的女兒暈倒在冰冷的地上,120送到濟南森特醫院。毆打激起民眾極大憤怒,但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打人者的母親帶領三個男人,邊走邊罵,指手畫腳、大搖大擺地在眾多法警身邊進入法院,打人者逍遙法外。

附:蔡瑛、李方平律師:舒向新案辯護律師8日工作簡報

1、上午,辯護律師第五次會見舒律師,舒反映,近幾日聽力明顯下降,與律師交談在一米距離內也感覺困難,尤其是左耳,一直有嗡嗡聲。因兩次醫院檢查均未對耳朵進行檢查,舒律擔心耳膜穿孔。此外,舒律監室已換管教,之前毆打舒律的張世堯的幹警不知去向,但是換幹警後,牢頭開始找茬,在背「監規」、幹活等事上對舒律明顯施壓,態度也比較凶,舒擔心遭遇暴力報復,希望換個監室。會見後我們立即找看守所正副所長、駐所檢察官反映此事,但整個濟南二看辦公室全部大門緊閉,無人在崗;

2、之後,兩位律師第二次趕往歷城檢察院提交法律監督、變更強制措施、保證治療、檢查耳朵聽力的緊急報告,接待檢察官稱已經知道舒律之事引起了重大輿情,他們會慎重處理,態度雖比之前明顯改善,但言語間仍有這事應以法院自行處理為主的意思。我們拿出全國各地檢察院接收材料的收據複印件,要求該院學習並出具收材料清單,該院照辦了。相信以後再有律師向歷城區檢察院索要材料簽收回執不會有大障礙!

3、上午第三件事,趕到歷城法院,準備在下午開庭前就舒律的身體必須立即接受治療與法官王文燕再次交流意見,但王文燕不在辦公室,不知是否去研究下午庭審預案了?

4、歷城法院外,已經有多名律師到達,還有很多不知名的從全國各地來的朋友,應該是自發前來圍觀舒案的。律師們合影留念,感謝所有人對舒案的關注!

蔡瑛 李方平律師

2016年1月8日

舒向新律師獲刑女兒法院門口被打暈 民生觀察要求放人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6/0108/13754.html

舒向新律師涉嫌「誹謗」一案今天下午在濟南市歷城區法院開庭審理,舒律師被判刑六個月,舒律師的女兒在法院門口被原告方打暈倒地,後被120送往醫院救治。

1月8日下午,濟南律師舒向新涉嫌「誹謗」一案在濟南市歷城區法院開庭審理,來自各地的多名維權人士和律師前往法院聲援舒律師,舒向新的妻子劉秀芹和女兒舒展來到法院準備旁聽。

下午兩點左右,原告方來到法院門口,舒律師女兒因為拍照遭到原告家屬毆打,用拳頭打太陽穴部位,導致舒律師女兒暈倒在地,被120緊急送往醫院救治,後原告在眾目睽睽之下大搖大擺走進法院。

據在場的律師和維權人士反映,由於進入看守所遭到毆打虐待,舒律師今天狀態極差,被人架進法庭受審,舒向新的兩名代理律師被禁止進入法庭,庭審僅半小時就結束,舒向新律師被以「誹謗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

雖然只是半年刑期,但民生觀察認為這是發生在中國的又一次枉法裁判,是山東當局對舒向新律師維權行動的報復,是國內對維權律師新的打壓行動。我們要求立即釋放舒向新律師。

舒向新律师案庭外舒律女儿遭遇原告家属殴打

[權利運動]http://www.hrcchina.org/2016/01/blog-post_77.html

2016年1月8日 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 舒向新律师案庭外。舒律师女儿遭遇原告家属殴打,据现场目击者指出,打人者乘坐 鲁A5R377 为原告儿子周新宇,身高近190照着舒律女儿太阳穴打倒在地随即进法院被保护起来,后舒律女儿被120拉走送进医院,情况严重。 

舒向新被判6個月 數百公民到場聲援 律師被拒進入法庭 舒女遭毆打致昏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1082016100443.html

參與了旁聽的舒向新的妻子劉秀芹告訴記者,丈夫是被兩名法警攙扶進法庭,他的狀態十分糟糕。對於這一判決結果,將會提起上訴。

「我看他狀態迷糊,站不穩,兩個警察扶著他進來的,迷迷糊糊的,有點晃晃悠悠的,他好像是有點呆滯。我們肯定會上訴的。」

舒向新誹謗罪判刑半年 女兒聽審遇襲昏迷(視頻)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01082016085451.html

周五的審判,舒向新的兩名辯護律師,蔡瑛及李方平均被拒進入法院。李方平律師接受本台訪問時指,法院故意找事刁難,令他們無法進入法院聽審。對於法院判處舒律師入獄,李律師認為無法想像,指一宗被法院認為理據不足被駁回的“誹謗”案,竟然可以“死而復生”,甚至可以令舒律師身陷囹圄。

李方平說:當時一審是駁回起訴,到了中院是發回重審,重審過程中,是没有新證據足以改變事實,但突然就捉人宣判,加起來的變化,舒律師和他太太,都認為當中有隱情,或有其他因素干擾這事情,或跟他過去一年接了十多宗政府敲詐案有關。

強烈要求追究濟南市第二看守所獄警張仲偉的刑事責任

[參與]http://www.canyu.org/n108040c6.aspx

濟南市著名維權律師舒向新於1月2日以尚未證實的’罪名被’羈押至濟南市第二看守所,在被羈押的數天內,舒律師遭到了非人性的辱罵、摧殘、折磨和暴打。

第二看守所獄警張仲偉,以舒律師’不干活’為由,用手銬將舒律師銬在只能一腳著地的通風冰冷處,不讓吃飯,不讓喝水,不讓大小便,並將舒律師打了50餘拳。張仲偉採用這些駭人聽聞,慘無人道的法西斯手段,殘害一位公民、一位律師,其言行不要說與依法行政,依法執政風馬牛不相及,就連最起碼的人性、人道也毫不相干。我們不知道張仲偉的所做所為是他的個人行為,還是代表了濟南市第二看守所的行為,還是代表了濟南市公安局的行為。但無論是誰的行為,這種反人類,反人性的惡劣行為必須得到嚴懲,不嚴懲不足以平民憤,不嚴懲不能彰顯人類社會的正義和文明。所以,我們強烈要求嚴懲濟南市第二看守所獄警張仲偉,嚴懲第二看守所相關責任官員。

2016年1月6日關注好律師舒向新請簽名。


709大抓捕當事人家屬、律師前往天津河西看守所要求會見、撤案、放人(圖)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709_8.html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本網獲悉:昨天,鋒銳所黃力群律師、和王芳出納獲釋。今天,709大抓捕仍被關押人士的家屬、律師前往天津河西看守所,要求會見、銷案、釋放她們的親屬和當事人。

本來律師要求會見當事人,家屬要求知道自己「被失蹤」家人的下落,這是最合理不過的要求。但近來李和平律師、王全章的4位律師都被官方「控制」,包括全章太太被秘密跟蹤。

迄今為止 709大抓捕的受害人,都未獲得律師會見 ,並被剝奪通信權,半年音信皆無,無人知道他們被關押在何處,有沒有遭受酷刑。

為保護他們的法律權益,李和平律師的夫人王俏嶺、王全章的夫人李文足、王全章的姐姐、高月的母親、戈平(勾洪國)的夫人到天津河西看守所,王宇的辯護人文東海律師、包龍軍的辯護人黃漢中律師王全章的辯護人余文生律師、戈平的辯護人紀中久、望雲和尚(林斌)的辯護人龍霖(路上)、高月的辯護人李國蓓律師等,今天一直在天津河西看守所門口要求會見,遭到持續不斷地推諉和拒絕。

家屬和律師們最後發出他們的強烈要求:撤案、放人!

709維權律師大抓捕 部分人監視居住期屆滿仍下落不明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l-01082016101422.html

中國當局去年7月大肆抓捕維權律師,警方以「監視居住」名義將他們關在秘密地點,1月9號法定「監視居住」六個月的期限將屆滿。國際人權組織敦促中國當局釋放38名被拘禁律師和維權人士。有中國律師也在為在押同事爭取自由。

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人權觀察」組織1月7號發表聲明,呼籲中國釋放2015年7月以來被捕的、與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相關的38名維權律師和活動人士。聲明指出,1月9號,多名被捕的律師和維權人士 六個月的「指定監視居住」將期滿,中國當局應該依法釋放他們。「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在聲明中指出,秘密拘押數十名律師,已讓中國主席習近平自詡的依法治國成為笑話, 如果不能在六個月期限屆滿時將這38人全部釋放,未來不會再有任何人相信中國當局會尊重自己制定的法律。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1月8號接受本台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

「當你看到一個強權政府如此明顯、故意的違背自己的法律,而不顧國內外的強烈譴責,很明顯中國共產黨繼續把司法體系看作是為黨權力服務的工具,中國的司法不是獨立的。」

「人權觀察」的聲明指出,2015年7月到9月期間,中國當局逮捕了全國各地300多名人權律師和活動人士。大逮捕開始不久,官方媒體就發表對這些律師、維權人士的不實指控,並播出部分在押人員的「認罪」視頻,抹黑相關人員及其工作。香港非政府組織「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的資料」顯示,包括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王宇律師夫婦在內,目前仍有38人被拘留,其中21人仍被警方「指定監視居住」, 13人可能遭受了其他形式的強制措施,4人「被失蹤」。被拘留的38人中只有一人獲準會見律師,沒有任何人獲準會見家屬。中國當局還限制了約30名律師出境。一些被拘留者的家庭成員也被警方騷擾。

黃力群、隋牧青獲釋 其他人命運將揭曉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1082016063813.html

17在709大抓捕事件中,近日被釋放的人,包括北京銳鋒律師事務所律師黃力群、及律師行的會計王芳,於周四(7日)獲釋。廣東律師隋牧青亦暫時獲得自由。

同屬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劉曉原律師向本台證實,黃力群和王芳已改為取保候審。至於他們的身體狀況以及下一步會否被起訴,暫時不清楚。

劉曉原:家屬一開始說很恐懼,告訴我他出來了,他們不敢多說。

記者:是不是有條件放出來?

劉曉原:這個不知道,他們沒有說,就說他出來了,結束了指定監視居住, 改為取保候審出來了。

記者:這個是不是一個好兆頭呢,對於其他被捕人士?

劉曉原:說不清,很難說,再過兩天看看吧!因為所有人的期限馬上就到了,絕大多數人,除了幾名個別的人比較晚抓,其他都在7月11日抓的。

劉曉原周四在其推特賬戶上發短信說,“黃力群律師、王芳出納回來了,但我還是懷著美好的願望,相信其他同事也會在這幾天歸來。這個願望會落空嗎?”

另一被抓的廣東律師隋牧青,他的代理律師冉彤向我們證實,隋牧青因病已於6日獲釋回家,監視居住期本周日(10日)屆滿。他探過隋牧青,指他被關押期間精神壓力很大,需要休養。

冉彤:各方面精神壓力都是很大的。我見到他不太嚴重,作些休養就成了。可以說讓外界放心,因為他是709事件,應該是第一個(獲釋)吧,這是民間和國際社會團結的力量,我相信這是一個好的兆頭。其他就不方便猜測了,到時候他會親自公佈吧。

隋牧青早前透過他的朋友發聲明,指自已因病獲釋回家。後續仍可能面臨取保等刑事措施及行政處罰,又稱當局讓他變換監居地點,條件是不能發佈相關消息。

他感激各界朋友的關注、聲援,他將持續關注709其他受難律師之命運。鑒於他本人目前的健康及家庭狀況等方面的綜合考慮,不宜即刻發布相關消息,待監居期滿後將擇機發布相關聲明。

另兩名在押律師李和平及王全璋,他們的太太、親人和代理律師,周五再到天津河西公安分局查詢案情和要求會見,但都得不到明確答覆。

李和平的代理律師蔡瑛認為,當局釋放黃力群和王芳等人,只是企圖轉移外界對當局非法抓捕的批評,對於爭取其他人獲釋仍然困難重重。

蔡瑛:你應光明正大的說他犯了什麼罪,按什麼程序犯案,你去偷偷摸摸的抓,偷偷摸摸的放,本身就是一個違法的抓捕行為。他們有計劃的慢慢放一些人出來,可能也控制了他們,放出來又控制他們。

李和平另一律師馬連順沒有到天津,但透露自己正被國安人員帶走,不知是否跟代理李和平案有關。

馬連順:如果按照依法辦事,他們肯定應該出來了,但是如果當局不依法的話就肯定出不來,我代理的李和平律師和所有的人都沒有什麼違法行為,但這是一種迫害,迫害愈來不擇手段了,我現在被國保的警察帶着我,正在上火車,說話也不太方便,今天就說到這裡好嗎!

根據在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資料,不計黃力群,王芳和隋牧青,目前仍有33人處於被羈押或失蹤狀態。

打壓風潮半年後十餘名律師仍在押

[德國之聲]http://dw.com/p/1HaBQ

去年拘捕律師風潮期間,北京的鋒銳律師事務所受到的衝擊最嚴重。該律所曾代理被禁宗教社團、異議人士和性侵受害者等弱勢群體的案件,並為毒奶粉受害家庭提供法律諮詢。

總部位於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去年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中國維權律師人數不多,一直在非常艱難的環境下做一些”最重要的保護人權、保護法制的工作” 。而鋒銳律師事務所”一直很勇敢地接手一些被認為是非常敏感的維權案件,這可能是中國當局殺一儆百的做法”。目前鋒銳律師事務所的7名工作人員仍被關押。

《人民日報》等中國官方媒體則於去年7月發文指出,鋒銳律師事務所是一個”重大犯罪團伙……自2012年7月以來,先後組織策劃炒作40餘起敏感事件、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環球時報》的社評稱,”死磕派”(維權律師)的行為”嚴重衝擊了對具體案件依法處理的進程,造成了局部地區的社會撕裂”。

“律師就是說不的人”

曾為異議作家和環保活動人士辯護的律師李和平半年前被警察從家中帶走,至今音信皆無。他的妻子王峭嶺對法新社說,沒有人能保證他是安全的。”從定義上講,律師就是要說’不’的人,他們要對那些社會底層人們面對的無助情況說不。現在他們卻為此被拘捕。”

余文生律師從警方得到的消息是,他們的當事人被關押在天津,但因”國家安全”原因不能告知具體地點,也不能讓他們會面。現余文生已對天津市河西區公安分局提出指控,指其在辦案過程中濫用權力有違法行為。

王峭嶺(李和平律師妻子):天津公安,你們的大門只為趙家開嗎?
——元月八號的天津之行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blog-post_8.html

12律師要求會見當事人,家屬要求知道自己被警方「失蹤」家人的下落,這是最合理不過的要求。但是不知道官方為何如臨大敵?李和平律師的兩個律師蔡律師、馬律師被官方「施壓」,王全章律師的兩個律師被「控制」,包括全章太太被秘密警察跟蹤。還有律師受到各方壓力,要求解除代理,要求不許發聲。真應了一位老媽媽的話,這是「搶劫你你不能呼救,痛打你你不能喊疼!」

鑑於一月四號的律師和家屬的抗爭,八號一早,最早到達河西看守所的全章的姐姐全秀,竟然被門衛攔著,不讓進去。趙旭屈尊竟然出來到大門口理論一番進去了。一群手無存鐵的平民竟然讓警察這麼害怕?

當家屬越聚越多時,趙旭又出來了。提出律師一個一個見。律師們要求家屬一起會見,趙又說只能一個家屬。在大家不妥協的抗爭下,終於全章的兩個家屬和律師都可以進去。其餘的人守在大鐵門外,凍得手指頭都硬了。大家實在受不了,有輛車要進去的時候,大家一起湧了進去。大家走到預審支隊的走廊時,發現趙旭正跟余律師,文足全秀坐在那裡。

大家已經不想聽趙旭打太極了,就想要個說法。撤案放人是大家一致的要求。期間有個預審支隊的人言語態度對文律師不客氣起來,他就是四號那天對和平女兒和全章兒子吼的那個人,不著警服沒有警號。不是門房就是國保,那麼囂張!連趙隊長都笑眯眯不說什麼!

等到了六位律師,有法新社的記者在外面,我們就去門口見記者。這時,看守所大門外面的北京國保的車裡的人立即伸頭拍我們。

接受完記者採訪,大家要進門回到預審支隊的走廊裡取暖避寒,卻被保安警察和一個國保驅趕。這個國保抓著文律師的胳膊往外拽,一邊拽一邊說:「你們要依照法定程序來!」我們道:「我們哪一點沒有依法了?!你先放開人家的胳膊!放低聲調,別指著人說話。」這個不肯報警號的國保囂張之極,上來就抓住了我的胳膊,真的是生疼生疼的,我說我是女人,你能放開胳膊說話嗎?我進到這裡是我的權利。警察不是為人民服務嗎?便民嗎?我們這許多家屬中午連個避寒的地方都沒有,你們抓了我們的家人連個說法都不給,我們進來是我們的權利。還有,是公安部讓我們找你們的,央視都說了。那個無警號國保急了,扯著我,喊了一嗓子:「我就動手怎麼了?」他喊保安動手,保安連連道歉:「阿姨,你出去吧。」但是沒好意思動手。如果不是知道我動手就是讓他有理由拘我,我是真想抓花他的臉。

這時,李國蓓律師衝進來,拉開了死命扯我的警察。也算是給那個警察一個台階下。因為門口攝像頭正對著我們。我真的氣得渾身發抖,後來聽律師們講國保下手打人可狠了,今天只是小意思。後來家屬們說都錄下來了,上傳了。最後交涉的結果我們也讓一步,下午上班律師和家屬們繼續去交涉!而下午兩點索性大門都不開了,所有的辦事人員都不讓進了。趙旭來到門口,連律師的手續都是從大門外遞進去的。

王峭嶺 元月八號於天津

潘嘉偉:屢受打壓仍不屈不撓的李和平律師

[新公民運動]http://xgmyd.com/archives/23624

北京律師李和平在2015年7月10日被幾名身份不明的人士帶走,自此,他的妻子王峭嶺律師和其他朋友一直無法和他聯繫,至今已經半年。這不是李和平第一次被帶走,他在2007年曾被蒙頭以電棍和裝滿水的礦泉水瓶子毒打,然後被扔在北京郊外小湯山。經過那次被酷刑之後,可以想像他的身心多麼受創,更不用說他像其他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那樣經常被公安國保人員騷擾。


 

「12.3廣州勞工NGO案」今四人被批准逮捕、一人獲釋、兩人無下落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123.html

12365891_1075966802433829_364513138265658551_o2016年1月8日星期五,本網獲悉:「12.3廣州勞工NGO案」被抓7人中何曉波、朱小梅、曾飛洋、孟晗等4人被批捕。

其中,何曉波被佛山市檢察院以「職務侵佔罪」逮捕,朱小梅、曾飛洋、孟晗等人已經被番禺區檢察院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為由逮捕;鄧小明沒有批捕,已經獲釋;彭家勇、湯健還沒有消息。

據悉朱小梅在被刑拘前尚在哺乳自己一歲的嬰兒,這次也被批准逮捕。據悉朱被刑拘後警方曾多次找到朱小梅的丈夫要求他把嬰兒送到福利院,均被朱小梅丈夫拒絕,目前朱小梅丈夫一人邊工作掙錢一邊獨自照顧兩名嬰幼兒孩子。

以下是「12.3廣州勞工NGO案」7位被抓勞工NGO成員簡介:

朱小梅:勞工NGO「番禺打工族服務部」的員工。曾是女工,因被選為工人代表而被資方開除,後來致力於勞工權益保護工作,是傑出的工人權益保護培訓師和集體談判專家。朱小梅的孩子現在才十個月大,還在哺乳期。2015年12月3日朱小梅與曾飛洋被廣州警方帶走,12月4日下午3點被廣州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事拘留。現被羈押在位於廣州市白雲區石井鎮槎頭廣海路獅崗北街9號的廣州第一看守所。其家人已經收到了刑事拘留書。現已逮捕。

曾飛洋:今年41歲,是勞工NGO「番禺打工族服務部」的總幹事,長期關注勞工服務、教育、公民權利和自由。因致力於勞工權益保護,2014年12月26日,曾飛洋遭到四名不明身份人士的毆打,眼鏡被打壞,右顴骨附近也有傷痕。2015年12月3日曾飛洋與朱小梅被廣州警方帶走,12月4日下午3點被廣州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事拘留。現被羈押在位於廣州市白雲區石井鎮槎頭廣海路獅崗北街9號的廣州第一看守所。其家人已經收到了刑事拘留書。現已逮捕。

何曉波:勞工NGO「南飛雁」負責人何曉波,2015年12月3日被廣東佛山警方帶走,12月4日下午2點被佛山市公安局以涉嫌「職務侵佔」的罪名刑事拘留。現羈押於佛山市南海區看守所。家人已經收到了刑事拘留書。現已逮捕。

鄧小明:男,廣州「海哥勞工服務部」志願者,2015年12月7日律師確認其被刑拘,現羈押於佛山市南海區看守所。

彭家勇:勞動者互助小組負責人。原廣東中山翠亨制包廠工人、勞工維權義工。曾在2015年4月3日,彭家勇因工人維權被中山南朗鎮崖口派出所強制傳訊和毆打,深夜被釋放後,又在派出所門口遭遇毆打受重傷。彭家勇於2015年12月3日被廣東佛山警方帶走後,現已確認被刑拘,具體罪名不詳,關押地點不詳,律師無法會見。

孟晗:「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員工。老家湖北,早年供職於宜昌長江航務管理局,下崗後於2010年進入廣州中醫藥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當保安,期間組織其他保安員向院方爭取福利。2013年,在廣中醫醫院護工和保安聯合維權事件中,孟晗作為首席談判代表與工人參加維權。2013年8月19日,孟晗和11名保安因參與維權行動,被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事拘留,後在2014年4月被判罪名成立,獲刑數月。獲釋後孟晗繼續參與工人維權工作,現為「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員工。現已逮捕。

湯健:「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前員工,網名北國。2015年12月4日晚,被從北京帶走,至今再無具體消息。

勞工維權被抓之一的孟晗被檢察院批准逮捕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6/0108/13758.html

今日下午4點,燕薪律師接到廣州番禺區檢察院電話,稱勞工維權公民孟晗已被該院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批准逮捕。孟晗系123勞工維權代表被抓七人之一。

燕薪律師至番禺檢察院就被關押已逾35天的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孟晗案提出不批捕意見

[權利運動]http://www.hrcchina.org/2016/01/35.html

燕薪律師上午至番禺檢察院,向辦案檢察官發表對孟晗不批捕的律師意見,做筆錄一份,並手寫一份書面意見提交。同時向該院控申科控告偵辦單位廣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向廣州市第一看守所發函阻止律師會見的違法問題,要求其依法監督、及時糾正,並將處理情況依六部委規定書面答覆辯護人。 

廣東勞工NGO案 南飛雁負責人何曉波確認被批捕

[權利運動]http://www.hrcchina.org/2016/01/ngo_8.html

2016年1月8日,家屬得知,佛山市南飛雁社工中心負責人何曉波確認被批捕。

2015年12月3日,曉波在家樓下被警察帶走,至今剛好37天(法律規定的刑拘期限最長是37天)。

今日上午,何曉波妻子收到警察親自送上門的逮捕通知書。通知書顯示,曉波昨天下午已確認被批捕,罪名仍是「職務侵佔」。現在仍羈押於佛山市第一看守所。

廣東勞工NGO案 何曉波、曾飛洋、朱小梅、孟晗已確認被批捕,
鄧小明已獲釋,彭家勇、湯建仍無消息

[權利運動]http://www.hrcchina.org/2016/01/ngo_17.html

今天(2016年1月8日),是曾飛洋、朱小梅、何曉波、鄧小明、孟晗、彭家勇六位廣佛勞工公益人被捕後的第37天,也即法律規定的37天刑拘期最後期限,未被刑拘的湯建也已失聯37天。

今天上午,何曉波妻子收到警察親自送上門的逮捕通知書。通知書顯示,何曉波昨天下午已確認被批捕,罪名仍是「職務侵佔」。現在仍羈押於佛山市南海區看守所。

同時,曉波妻子還從佛山市檢察院得知,曉波的案件已經轉回公安局繼續偵辦。

今天,律師們也廣州番禺檢察院獲悉曾飛洋、朱小梅、鄧小明、孟晗五位被捕公益人的最新消息。但在這刑拘期的最後一天,親友們陸續等來的,幾乎都是壞消息。

今天下午4時許,孟晗代理律師燕薪律師對外發佈消息:接到番禺檢察院電話,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前員工孟晗已被該院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批准逮捕。

同時,律師確認番禺打工族服務部負責人曾飛洋也已被批准逮捕。

隨後,龐琨律師也表示,打工族服務部員工朱小梅確認已被批准逮捕。

目前,海哥勞工服務中心志願者鄧小明已確認獲釋。今天晚上7點,律師稱廣州市第一看守所表示鄧小明已經離開看守所,但截至今晚7時許,律師尚未見到鄧小明,小明父母也沒有見到小明本人。有律師猜測,鄧小明極有可能被國保找去談話了。

目前,勞動者互助小組負責人彭家勇仍無消息,無從得知其是獲釋還是被批捕此外,一直處於失聯狀態的湯歡興也無消息。

至此,被帶走的7位勞工公益人中,曾飛洋、何曉波、朱小梅、孟晗四人已確認被批准逮捕;鄧小明已獲釋,但親友和律師都未見到其本人;彭家勇和湯建都無最新消息。

今日上午,何曉波妻子在朋友圈裡透露,一位自稱姓徐的控訴科工作人員(工作人員表上沒她名字)聲稱:「曉波被批捕前,已經向批捕科檢察官陳述過意見,他們是符合程序的。並且,曉波有簽過不請律師承諾書,他們不知道有律師存在,不需要聽取律師意見。」

僅憑檢察院一面之辭,無法令人相信,「不用請律師」是曉波的真實意願。對此,曉波妻子提出質疑:「誰讓曉波簽的承諾書?讓他簽承諾書的人是何居心?」

事實上,曉波家屬在曉波被捕後即聘請了代理律師,而家屬也從未收到過任何關於曉波說不用請律師的消息。過去37天裡,代理律師一直受到警察和看守所的阻撓,未被允許會見曉波。而代理律師曾被國保(中國秘密警察)找去談話,不允許其再代理曉波案件。

包括曉波在內的7位被捕勞工公益人,無一人在刑拘期間會見過律師。律師們多番前往廣州和佛山兩地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但都被警察和看守所以各種違法理由拒絕。

由此可見,檢察院實則是與公安部門聯合作惡,公然無視法律,對律師的存在也不予理會,更是剝奪了他們會見律師的權利。

被捕37天的時間裡,外界一直無從知曉被警察帶走的七位勞工公益人在看守所內的情況。

中國勞工通訊韓東方 對《人民日報》關於「番禺打工族服務部」主任曾飛洋先生報導的回應

[權利運動]http://www.hrcchina.org/2016/01/blog-post_14.html

   上述,僅是貴報報導中提到的六個集體談判案例,這只是過去五年間「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協助自發罷工的工人成功與資方展開集體談判案例的一部分。如果貴報想就此作深入瞭解並進行客觀報導,「中國勞工通訊」有相關案例的所有詳細資料,我們歡迎貴報派記者前來採訪。

   五年來,飛洋先生承受著巨大壓力,帶領「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協助如此眾多的罷工工人,通過集體談判,從僱主那裡爭取到的合法權益,共計約2億元,其中包括加班工資、高溫補貼、解除勞動合同補償金、補繳社保補繳、補發住房公積金等合法權益。但是,貴報卻將飛洋先生及「番禺打工族服務部」的這些努力,抹黑醜化為「斂財騙色」。貴報記者、責任編輯以及總編輯,內心得有多麼晦暗齷齪,才能寫出並決定刊發如此下作的文字來啊!

   對了,前面提到過,「中國勞工通訊」的工作重點之一,是「通過積極介入各地建築行業發生的因工傷、職業病和拖欠工資、工程款引發的勞資爭議,摸清造成這類爭議的制度因素,將集體談判引入建築行業用工制度中,使我國建築行業能夠走出長期以來法外運行、病態運行的惡性循環」。「中國勞工通訊」一直在尋找,並將繼續尋找像曾飛洋先生這樣有魄力,有承擔,有工人階級的階級情感,瞭解建築行業運行情況,對建築行業工人的疾苦感同身受,願意全心投入到爭取和維護中國工人權利事業中的「工運之星」。「中國勞工通訊」將與這些「工運之星」攜手努力,改變中國建築工人的命運,使中國建築工人能夠像歐美建築工人那樣,成為高收入者。

   下面,本人作為一名新聞從業者,想就貴報在該篇報導中改採用的一些值得商榷的手法,提出一些看法,並就貴報今後報導勞工新聞的重點,提一些建議。

    1.該篇新聞報導的主角是曾飛洋先生,並把曾飛洋先生描繪成一個十惡不赦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惡棍,但是,通篇卻沒有一句曾先生本人的說法。在「文革」期間,貴報曾以這種手法,長期混淆過國人的視聽,害的不少人家破人亡。前國家主席劉少奇先生的家庭,以及現任國家主席習近平先生的家庭,都曾經是貴報此類惡意杜撰手法的受害人。本人建議貴報對曾飛洋先生做一次採訪,讓讀者也聽聽曾先生自己的說法。

    2.2015年12月3日,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公安局先後對「番禺打工族服務部」主任曾飛洋、工作人員朱小梅,以及曾在「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工作過的彭家勇、孟晗、鄧小明、陳輝海和湯建等人,採取強制措施,其中,對曾飛洋、朱小梅、彭家勇、鄧小明和孟晗,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實施刑事拘留。但是,從12月3日至今一個多月期間,番禺警方一直不準被刑事拘留的五人依法會見家屬為他們聘請的律師。對於廣州番禺警方如此嚴重的司法機關破壞法治事件,貴報應該報導。

    3.在廣州番禺區警方破壞法治,不准5名被刑事拘留人員依法會見律師的情況下,貴報記者卻與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的記者一道,能夠對部分被採取強制措施的人員以及「專案組」辦案警員進行「採訪」,並作出嚴重失實、失衡的報導。本人認為,番禺警方與貴報及另外兩家媒體的這種做法,損害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影響了司法公正。

    4.貴報的報導,對曾飛洋先生進行未審先判,涉嫌造謠誹謗。曾飛洋先生自由之後,如果他本人願意,「中國勞工通訊」將全力協助他追究貴報的法律責任。

    5.曾飛洋先生有沒有情人,有幾個情人,是他與他妻子、情人之間的私事,輪不到貴報說三道四。曾飛洋先生是不是「工運之星」,與有沒有情人,有一個還是同時有多個情人無關。能夠真正代表工人爭取到更多權益,無論有沒有情人,他(她)都是稱職的工人領袖,就是「工運之星」。貴報在報導中這種揭人隱私的做法,有辱貴報作為黨報喉舌的嚴肅身份。

   李寶善先生,現在高級幹部換馬換得實在太頻繁,我每次寫這類回應或建議,都會先在網上搜索找到相關部門負責人,然後再到中紀委網站人名搜索,以確認相關官員是否還在任。我也是今天在網上搜索,才查到您是人民日報總編輯。為防萬一,我在中紀委網站做了幾次人名搜索,確認您的名字不在中紀委網站上,確認您仍是人民日報總編輯之後,才確定這份回應應該是寫給您的。李先生,你我素不相識,而且,網上資料顯示,您還是我的山西老鄉,如果文字中有些情緒令李先生不悅,純屬公事公辦,對事不對人,還請李先生見諒。

韓東方   中國勞工通訊  2016年1月8日

廣東勞工組織維權人士被失蹤 解謎

[權利運動]http://www.hrcchina.org/2016/01/blog-post_79.html

售賣大陸禁書的銅鑼灣書店,其股東與主管自去年10月起接連失蹤,禁書作者暨股東之一的李波近日更懷疑被內地「執法人員」綁架上大陸,震驚全港。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自習近平上台後,在內地當局伸手到香港之前,多位維權律師丶女權人士丶聲援佔中人士丶少數民族學者已經被捕,工運人士亦不能倖免。2015年12月3日,當銅鑼灣書店失蹤事件揭幕不久,珠三角多個勞工團體突遭重點打壓,多名要員慘遭刑事拘留甚至下落不明,其家屬亦被騷擾及偷拍。明日(1月9日),就是內地刑事拘留的依法上限的37日,被捕的勞工組織成員下場如何,答案即將揭盅。打壓背後,到底工人一開始為何抗爭?抗爭又遇到甚麼打壓?

 大搜捕來了,下一個輪到誰?

廣東勞工維權人士何曉波被批捕 律師指程序存在嚴重問題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1082016100400.html

廣東勞工維權人士何曉波被以「職務侵佔罪」刑事拘留35天後,現已被當局以同一罪名批捕。其代理律師星期五表示,檢察院以何曉波簽署不請律師承諾書為由沒有聽取辯護律師的意見,檢方的說法既牽強,也不符合程序。


張磊律師(郭飛雄代理律師)對廣州市中級法院侵犯律師辯護權利的控告狀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blog-post_64.html

廣州市人民檢察院:

22我是廣州市中級法院正在審理的楊茂東(又名郭飛雄)、孫德勝被一審判決「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尋釁滋事」一案(判決明顯錯誤)楊茂東的辯護律師,該院現正在嚴重侵犯辯護律師的訴訟權利:違法不准辯護律師複製案卷材料。

「辯護律師自人民檢察院對案件審查起訴之日起,可以查閱、摘抄、複製本案的案卷材料」為《刑事訴訟法》第三十八條所明確規定。但是廣州市中級法院在審理本案時,公然違反《刑事訴訟法》的明確規定,拒絕辯護律師複製案卷材料中的八張光盤——以附加非法條件的方式——承辦法官倫銘健稱要求辯護律師簽署不外傳光盤內容的承諾書方可複製。對於倫銘健代表廣州市中級法院進行的這一非法要求,本辯護律師當然斷然拒絕:複製案卷是辯護律師的法定權利,複製後的使用如果有違反法律、職業紀律之處自有相應處理機制在,辯護律師沒有遵守廣州市中級法院在《刑事訴訟法》、《律師法》之外提出的非法要求的義務。這八張公訴機關隨案移送的光盤已經列明於起訴書附件,而且是本案的核心證據,一審法院廣州市天河區法院違法不准辯護律師複製這八張光盤,已經導致辯護律師在一審時不能複製核心證據,導致辯護律師無法研究、分析這些證據,也無法與當事人核對這些證據,嚴重損害當事人和辯護律師的訴訟權利。

25

2015年12月22日,本辯護律師前往廣州市中級法院閱卷時,案件承辦人倫銘健一開始聲稱辯護人可以複製光盤,但由於廣州市中級法院沒有複製設備需要辯護人自帶複製設備當日沒有複製成。2016年1月7日辯護律師自帶設備前往廣州市中級法院要求複製光盤時,倫銘健又聲稱必須要簽署保密承諾書後才能複製光盤,此非法要求被本辯護律師和孫德勝的一位辯護律師陳進學律師拒絕之後,倫銘健即非法不准本辯護律師和陳進學律師複製光盤。尤為可惡的是,當孫德勝的另一位辯護律師劉正清律師出於照顧法院面子的考慮,明確表示他本人可以簽署保密承諾書,這時候倫銘健又開始聲稱要「請示領導」後才能決定是否讓劉正清律師複製光盤了。反覆無信至此,以至於欺騙手段都用上了!違法如此,唯有控告!

特此控告,請依法監督,並請依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關於實施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規定》第10條之規定書面回覆。

楊茂東的辯護律師:張 磊

2016年1月8日

南周事件3週年紀念日 在廣州四民主維權人士被抓 黃敏鵬、梁頌基被行政拘留五天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3.html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本網獲悉:在廣州的四民主維權人士梁頌基、黃敏鵬、譚愛軍、王沛江四人疑因南周事件週年接近而被強制傳喚,後黃敏鵬、梁頌基被行政拘留五天,王沛江獲釋,廣西譚愛軍遭國保遣返。

2016年1月7日上午十時左右,梁頌基、黃敏鵬、譚愛軍、王沛江四人在廣州五羊新城附近被廣州市公安局強制傳喚到派出所。直至22王沛江被釋放,其他人繼續被扣留。

據被釋放的王沛江介紹,當時他與梁頌基、黃敏鵬、譚愛軍四人準備到五羊新城參加相親聚會途中被強制傳喚到派出所。審問期間提到南方日報社機週年等問題。

2013年1月初,宣傳部刪改南方週末標題為「憲政夢」的新年致詞,導致全國各地民眾聚集在南方報社門口集會抗議並持續多日,最後公安以強制手段驅散人群才得以平息事件。由於該事件,1月初被廣東當局定性為敏感時期。

南周刪稿事件三周年 4公民追思紀念被抓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rrest-01082016082144.html

廣州《南方周末》新年獻詞被刪除事件三周年,廣東4位公民在報社附近低調紀念後即被公安帶走,除1人獲釋外,2人周五(8日)證實遭行政拘留,還有1人未知情況。另外,中國人權觀察代理秘書長徐秦,於周四在北京失聯,估計與集資受害者上訪有關。


李波失蹤疑與被銷毀新書有關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k-publisher-01082016084652.html

02la1p1new-e1451719636399-390x205_副本專賣中共政治敏感書籍的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失踪超過一星期,仍然下落不明。有香港傳媒報道,李波失踪是與一本名為《2017中國巨變》的新書有關,李波失蹤後,已經印好的新書亦被急急銷毀。另外,繼瑞典、英國之後,歐盟也就銅鑼灣書店5人失踪事件發表聲明,稱情況“令人極度擔憂”,呼籲中國政府和港府進行調查。

《香港01》網站引述知情者報道說,李波失蹤前,曾向職員透露要出版一本新書,而《2017中國巨變》其實由李波本人親自撰寫。單憑書名《2017中國巨變》觀察,似乎未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有直接關係。

報道引述知情者說﹐該書打算在今年一月初出版,第一版印刷2000本,並已支付一半訂金給印刷商。該書印好也不能面世,印刷商在李波失蹤後向巨流發行公司的職員表示,已經銷毀了印好的書籍。

該網媒記者根據商業登記文件顯示的地址,曾上門嘗試向印刷商的多名負責人查詢,但暫時未能聯絡上。

香港警方對失蹤案的調查仍在繼續,並於週四(7日)到銅鑼灣書店調查。但截至1月8日,內地公安部門仍未回覆香港警方的查詢。

據媒體證實,陪同警方到書店調查的男子,為書店新負責人“陳先生”,他一個多月前開始承包經營書店,為期半年,到2016年5月13日。

據香港端傳媒引述書店一名職員透露,只知道這名陳先生是香港人,“從事黃色事業,是色情相關。背後有一名大陸老闆,稱很有錢,被老闆吩咐到香港接手這書店”。

該名職員指,陳先生2015年11月第一次出現在書店,當時與書店有關的4人已告失踪,李波一人難以維持書店,一名律師介紹陳先生給李波認識,說陳先生的老闆對書店有興趣,陳先生稱如果書店賺錢,他拿四分之一利潤,虧錢的話他會包底,而李波的條件是,必須將該名職員留在書店,從兼職變全職,最終雙方簽約。

該名職員稱,書店轉手之後,李波專心打理出版業務,陳先生則派了一名姓鄧的女子負責書店運作,陳先生每周到書店一兩次,但一直拒絕留下手機號碼給這名職員,鄧小姐也說不知道陳先生的手機號碼,所以至今該名職員都不知道陳先生的全名,也沒有任何联絡方法,但在李波失踪之後,該名職員發現書店的門鎖突然被換掉,猜測是陳先生所換。

另外,歐盟周四(7日)也就銅鑼灣書店5人失踪事件發表聲明,指有關五人下落的信息仍然匱乏,情況令人“極度擔憂”,呼籲泰國、中國和香港的相關部門遵循法治,調查並澄清失蹤案的情況。聲明還引述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的話稱,中國內地的執法部門來到香港執法,是違反《基本法》並和“一國兩制”原則相抵觸。

歐盟表示,失蹤的五人中有兩名是歐盟成員國的公民。其中巨流傳媒股東、去年10月起在泰國失蹤的桂民海是瑞典國民,另一名股東(股份以其妻子蔡嘉蘋名義持有)李波是英國國民。在香港,支聯會及多個泛民黨派發起周日下午2時遊行,由政府總部遊行至中聯辦,要求有關當局釋放懷疑失蹤的鑼灣書店5人,抗議事件是政治綁架。

傳中共“強力部門”不滿環球時報越幫越忙

[法廣]http://rfi.my/1Rdcn8n

根據境外網站報導,李波被失踪事件已經驚動中共高層,因為有關部門對環球時報越俎代庖而且是越幫越忙大感不滿。根據博聞社報導,環球時報連續多日發表社評及署名評論為中央辯解,但行文破綻百出,自相矛盾,還間接承認中央有法不依,指“強力部門有辦法規避法律,讓一個被調查者配合調查、開展工作”,從而惹來有關部門的抨擊。

報導引述接近中央政府的消息人士透露,銅鑼灣書店李波失踪事件被香港媒體揭發引來世界輿論關注後,環球時報連續多天發表社評,“反駁”香港媒體質疑內地執法部門的言論,為事件“拆簽解畫”。

消息指,環時的作法屬“主動護主”的行為,備受海外質疑是綁架李波的“強力部門”,特別是中央政府,卻沒有授權環球時報​​作此動作。

消息人士對博聞社指,由於環時未獲授權,亦未與有關執法部門溝通,而是“想當然”地為內地解辯,導致行文破綻百出,甚至自相矛盾,不但無助緩和外界對內地中央政府的歧見,反而起到激化矛盾的作用。

李波失踪後傳即將出版的《2017中國巨變》被急急銷毀

[法廣]http://rfi.my/1RdbSv1

根據香港網媒“香港01”報導,售賣中共政治敏感書籍為主的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被失踪,是與一本名為《2017中國巨變》的新書有關,李波失踪後,已經印好的新書亦被急急銷毀。

早前有消息指出,銅鑼灣書店老闆李波失踪前,計劃出版“一本關於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書籍”,惹來揣測這本新書或與綁架疑云有關。不過,出版業知情者向香港01記者透露,新書書名叫《2017中國巨變》。印刷商在李波失踪後,急急將印好的書本銷毀。

報導引述知情者說,李波失踪前,曾向職員透露要出版一本新書,而《2017中國巨變》其實由李波本人親自撰寫。單憑書名《2017中國巨變》觀察,似乎未與習近平有直接關係。

知情者披露:“該書打算在今年一月初出版,第一版印刷2000本,並已支付一半訂金(給印刷商)。”該書印好也不能面世,印刷商在李波失踪後向巨流發行公司的職員表示,已經銷毀了印好的書籍。

該網媒記者根據商業登記文件顯示的地址,曾上門嘗試向印刷商的多名負責人查詢,但暫時未能聯絡上。

 早前有消息指,李波出事原因極可能與即將出版的一本“習近平情史”有關。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曾在記者會上說:“聽聞李波即將出版一本新書,有關習近平年輕時的一位情人,有人勸告李波不要出版。”

不過其實習近平在陝西延安插隊時的初戀,一早已經曝光。2013年3月出版的博訊月刊曾報導,當時習以英雄救美方式,奪得一名比他年長的女知青芳心,可是兩人交往3個月,習因不服村官歧視,一度生氣回北京,令這段初戀無疾而終。

美國對香港書商失踪表示不安

[美國之音]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us-hongkong-booksellers-20160108/3137394.html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約翰·柯比在例行記者會上說:“我們對巨流傳媒的有關五人失踪的報導感到不安。對這些失踪事件,我們與香港人民感到同樣的擔憂。美方正在密切關注這一問題。我們了解香港特首1月4日發表聲明,對這一問題的暗含影響表示關注,美方也表示同樣的關注。”

程凱:境外綁架——中共國家恐怖主義威脅全球華人

[中國人權]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1316

1989年“六四”屠殺後,大批民運人士為躲避中共追捕逃亡境外,到了香港便安全了,那時候香港還沒有回歸祖國。他們個別人留在香港,多數人遠走美加和歐洲、澳洲各國,繼續從事中國民主運動。同時,眾多的海外華人也都投身支持中國的民主和維權運動,無論組建民運團體、參加集會遊行、撰寫文章、出版報刊書籍、開設網站,都是安全的。但近來,香港售賣中國政治禁書的銅鑼灣書店五名經營者相繼失踪,人間蒸發,他們被中共越境綁架回大陸。這成為一個標誌性事件,宣告境外從事中國民主運動與維權運動相對安全的日子已成過去,中共將抓捕和懲治異議人士的行動延伸到境外,所有人,不管他身處香港、台灣、東南亞、歐洲、澳洲還是美加,都在中共的國家恐怖主義威脅中。境外綁架,也表明中共對政治異議人士實行的國家恐怖主義正走向極端,與極端伊斯蘭主義分子到歐美國家殺人並無本質區別,其行為猶如伊斯蘭國。


玫瑰團隊呼籲習近平當局釋放秦永敏

[參與]http://www.canyu.org/n108011c6.aspx

72015年的1月9日,62歲的武漢籍異議人士秦永敏先生被中共武漢當局以一張空白的行政拘留書強行帶走。然而令人費解的是,10天拘留期滿之後,秦永敏先生並沒有獲得自由,並且連夫人趙素利女士一起被武漢當局神秘失踪,迄今為止已經整整一年。截止2016年一月,秦永敏先生為了在中國實現民主化失去二十四年的自由。另外,夫婦二人的親屬也未接收到中共當局開出的任何法律文書,真是天方夜譚!

秦永敏先生是中國著名異議人士,中國民主黨創建人之一,1953年8月11日生於湖北武漢,上世紀70年代末期開始從事民主政治活動,1993年11月起草了大陸第一個民主運動綱領《和平憲章》,曾先後被抓捕關押數十次,勞教兩年,判刑超過二十二年,1998年因成立中國民主黨湖北黨部被中共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2年,1999年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2010年12月出獄後繼續推動中國人權觀察和玫瑰團隊的發展,並親自擔任理事長。

62013年12月8日在武漢與趙素利舉辦婚禮,目前秦永敏趙素利夫婦失踪已將近一年。秦永敏作為中國大陸廣為人知的幾個主要政治犯之一,他的理念是中國應該認可普世價值,回歸世界文明主流。他於起草的1993年《和平憲章》的宗旨已經明確建議中國民主化需要走“全民和解,人權至上,良性互動,和平轉型”的道路。從2013年到2015年底,中國人權觀察先後五次去北京民政部當局申請合法註冊,均被當局以各種藉口拒絕。

秦永敏夫婦失踪一年以來,家屬和律師多次去警方報案尋踪,武漢當局均無恥抵賴秦永敏夫婦是被政府非法關押。但白紙黑字鐵證如山:2015年8月26日——武公(國)詢字【2015】04號通知不打自招,宣稱“我局正在辦理秦永敏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這是武漢當局在光天化日之下給了自己一記響亮的耳光。同一時期,他們還對中國人權觀察秘書長劉興聯以莫須有的“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實施批捕,至今羈押在武漢第二看守所超過7個月。


中國航天部元老級人物熊輝豐被冤判七年半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6/1/9/n4612335.htm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天津南開區法院非法判刑中國航天事業功臣、七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熊輝豐老人七年六個月。熊輝豐本人即刻提交了不服判決的上訴書。熊輝豐老人自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再次遭非法綁架後,被非法關押至今。

明慧網天津通訊員消息,熊輝豐老人,退休前曾任中國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中國宇航學會的理事,是享受國家特殊津貼的專家。

自上世紀六十年代初,中國航天事業發展處於初始階段,熊輝豐工程師全身心的投入到航天科學研究當中,其畢生的精力貢獻給了航天事業。熊輝豐曾因科研工作的傑出成就而獲得一九八五年度《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三等獎》、一九九三年度《光華科技基金二等獎》等殊榮,在航天部及研究所享有很高的聲譽。

一九九五年底,熊輝豐開始修煉法輪功。他不但身體更加健康了,工作更是開拓了思路、視角,使得科研工作更加順暢了。

熊輝豐事事嚴格要求自己,工作上盡心盡力,處處做表率,研究所上下提到熊工時都是豎起大拇指稱讚。

南開法院拒絕、推延給判決書

熊輝豐此次是被非法關押一年多後遭強行判刑。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熊輝豐老人的家人在與律師電話溝通中得知其被判刑的消息。家人此前始終沒有收到來自南開法院的判決書。

十二月二十八日,熊輝豐的家屬去了南開法院,找到相關人員索要判決書,遭無理拒絕。法院人員聲稱「像你們這樣的案子就可以不給判決書」。在家屬一再堅持下,法院後來把判決書給了熊輝豐的家屬。

河北女子庭審時昏倒 被劫入看守所情況不明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6/1/9/n4612318.htm

河北省衡水市法輪功學員崔榮芬,因長期遭受迫害,去年底,在衡水法院被非法庭審時,當庭昏倒,半個多小時過後,才被送往醫院救治。但當天下午,又被警察從病床上強行拖走,關進看守所。

崔榮芬2014年8月25號被非法抓捕,之後被長期關押在衡水看守所遭受迫害。

崔榮芬代理律師張俊傑說:「當天可能她在路上發一些真相資料,被巡警發現就抓捕了。」

據法輪大法明慧網報導,2015年12月22號上午,崔榮芬在衡水法院被非法庭審時,昏倒在法庭上,半個多小時過後,在家屬強烈要求下,法院才叫來120急救車送往景縣醫院救治。

景縣610、景縣公安局及景縣法院隨後派出大量警察到醫院監視,從病房到走廊,一直到醫院的院子內外,都布滿了警察和便衣,不久,警方又要求將崔榮芬轉院到衡水,但被家屬拒絕。

下午五點多,醫院內突然又出現幾十名警察,這些人在景縣國保大隊副隊長曹光的指揮下,將崔榮芬的家屬控制住不讓動,並將病床上的崔榮芬強行拖出、劫走,直接關進了衡水市看守所。

安徽省檢察院前檢查官沈良慶表示:「這種做法本身就不合法,像這種情況是應該保外就醫,或者說重刑犯不宜保外就醫。你可以派警察看著都沒問題,但是她該治療你肯定要給她治療。在這種情況下關到看守所如果出現意外怎麼辦?你明知道她有病的情況下,那你這也是一種間接故意殺人啦。」

崔榮芬原來患有頭痛、甲亢等多種疾病,1997年修煉法輪功後,一切恢復正常。1999年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後,她多次被抓捕、抄家、騷擾。

目前,崔榮芬的情況,外界無法瞭解。

黑龍江“建三江”案當事人親友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

[參與]http://www.canyu.org/n108015c6.aspx

2015年12月24日,中共中央政法委直接參與、公安部督辦的“10.28事件”專案組,責成建三江、前進農場、佳木斯三地發生聯合辦案,被綁架的青龍山洗腦班受害人、“建三江案”當事人親友均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

2016年1月8日上午9點,“12.24綁架案”的當事人之一孫艷環的家屬和陪同朋友到佳木斯市拘留所按期接人。拘留所的人說,人(指孫艷環)已被辦案單位提走了。接著,家屬和親友趕到辦案單位——佳木斯市建國路派出所,那裡的說人在佳木斯東風公安分局。到了佳東分局,又說人沒在這兒,在派出所呢。

江蘇南通人權捍衛者單利華被關押近50天,母親向南通看守所申請公開健康信息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50.html

因參加公民維權活動,推動國家法制建設,身患嚴重哮喘的人權捍衛者單利華於2015年11月20日遭到當局以「尋釁滋事」的抓捕,關押於南通市看守所。由於單利華家人委託的兩任律師多次到看守所辦理會見,都遭辦案單位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為由拒絕,憂心如焚的母親沈桂蘭於昨天向看守所郵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要求公開單利華在看守所的身體狀況與基本權利是否有保障。

當局既然以尋釁滋事罪抓捕關押單利華,那麼何來「涉嫌危害國家安全」之說?拒絕律師會見,無非是抓了單利華卻搞不到尋釁滋事的證據,或者對單利華有刑訊逼供的不法行為。單利華女士是一個單身女人,與70歲的母親相依為命,在被失地、被「上樓」的維權過程中,參與了大量有益於社會向文明進步發展的活動。

2013年5月,單利華與葉海燕、賈靈敏、王宇律師等,赴海南萬寧市教育局,要求嚴懲性侵幼女的禽獸校長,要求教育局局長下課;2014年4月,單利華因到蘇州祭拜已獲平反的反專制烈女林昭;2015年4月,單利華舉牌聲援因婦女節抵制公交車色狼而遭當局抓捕的女權五姐妹,繼而又赴。因為患有嚴重哮喘,單利華也致力於推動環境保護,減少危害人類健康且日趨嚴重的霧霾。

今天(2016年1月8日)南通市看守所會收到沈桂蘭老人的申請,本網將對人權捍衛者單利華的情況給予持續關注,希望南通市看守所及時依申請向單利華的家人公開單利華在看守所的身體狀況,以及基本權利的保障情況。

山東平度李延香被拘留十天 武漢近三十訪民北京押回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6/0108/13751.html

月5日,本工作室發佈了山東省平度市訪民李延香被從北京截回當地的消息(山東平度李延香被扣派出所遭凍餓 面臨拘留 ),今天上午,李延香的丈夫李紅才告訴本工作室,李延香被證實拘留了。

 李紅才說他昨天到了平度市拘留所,拘留所承認李延香關在那兒,拘留時間為十天,但不讓會見。當李紅才質問李延香被拘留的原因時,拘留所警察說:就是因為李延香去了北京!去北京就拘留!李紅才說:「我查遍了《治安管理處罰法》,也沒有這一條!」

另外,本工作室1月6日發佈了武漢訪民胡國紅在北京被抓的消息(河北開兩會張福申被關「法制教育學校」 武漢胡國紅被押回 )。今天上午,胡國紅致電本工作室說,他昨天被押回武漢,今天已回到家中。胡國紅說與他同時被押回的還有武漢市洪山區的拆遷戶大約29人,當時他們都在一輛車上。這輛大巴車是武漢駐京和截訪人員在北京請的,車上截訪人員、黑保安和訪民共有五、六十人。

陝西一行長涉案五千萬 舉報人先後兩次被刑拘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1/201601082211.shtml

白兆東(新浪微博)【陝西一行長涉案五千萬 舉報人先後兩次被刑拘】近日,@律師屈建國 微博稱,因實名舉報彬縣農商行董事長宇存社腐敗,舉報人再次被公安刑拘。舉報人荔鳳鴿說,4年前開始舉報行長宇存社非法核銷貸款五千多萬,自己卻先後被兩次刑拘。一次看守所呆了10個月,一次刑拘6天6夜,但是宇行長至今逍遙法外。

廣東韶關周冬秀北京押返拘留10日獲釋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6-id-22079-page-1.htm

015年12月26日早上5點,我到府右街,6點被民警送到府右街派出所,9點半送到馬家摟,10點廣東省住京辦人員強行拉走,27日被韶關市人民政府請來2個黑保安和地方官員6人押返韶關,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拘留10天,加上之前兩次共拘留30天,於2016年1月7日釋放。

「萬家祝福,棗棗茴香」香港團體誠邀市民新年送祝福 促釋中國內地在押維權人士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http://www.canyu.org/n108008c6.aspx

再有2大陸人士在泰向聯合國尋庇護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hailand-asylum-01082016080624.html

剛踏入2016年之際,再有大陸維權人士到泰國尋求庇護。河南維權人士寧文忠為探望董廣平而到泰國,自董廣平被強行遣返後,寧文忠不敢返回大陸,並向當地聯合國難民公署提交難民申請。另一宗是廣西維權訪民黎少君,他在新年後提交申請,並是今年首位獲批保護信的難民。

來自河南鄭州的寧文忠,得知好友董廣平在泰國被捕,兩個月前持護照抵達曼谷探望,好友郤被遣返。寧文忠週五(8日)向本台表示,去年11月9日他來到曼谷,曾到泰國移民局拘留所探視董廣平,當時他的精神及健康狀態還可以,但擔心被遣返,因為返大陸後不樂觀,結果董廣平在4日後被遣返。他又指,對此事非常失望,聯合國出面還要被遣返,他對董廣平目前的情況感到擔心。

他又指,大陸對民主人士的監控愈來愈緊張,很多朋友被限制出境或被捕,再加上董廣平被遣返,他們2人都是2.22公祭案同犯,雖然當時因母親逝世沒有到現場公祭,但他的名字是在公祭名單上,所以他不想回去。寧文忠在12月向聯合國難民公署遞交申請,並拿到保護信,但要到2018年才有難民面試,不知道黑戶怎樣隱藏數年。他曾向難民署要求加快審批,暫未有回覆。他認為聯合國做事官僚,也不重視民主人士,董廣平原本也是2018年才面試,他是非法居留的,聯合國對他的保護不足,導致他被抓。董廣平被遣返後,沒有合法身份的難民都躲起來。

寧文忠說:他們(聯合國)很官僚,他不管你那個情況,現在要等到2018年再說。那不是開玩笑,誰會做黑戶能隠藏那麼長時間。中共掌握這個人的行踪,泰國警方給他們那麼合作,你只要非法居留,它隨時可以抓你回去,你怎麼挺到2018年。

現年45歲的寧文忠,曾以工人身份參與八九民運。2009年因為紀念六四20週年,被當局判勞教兩年,其後改為1年。此外,南京大學教授郭泉因組織新民黨被捕,他因組織聲援郭泉行動被拘留。每逢敏感日子或六四週年,他都被監控,幾乎每個月被國保喝茶。

另外,廣西維權訪民黎少君去年10月初抵達曼谷,等待其弟稍後到達,2人上月底才到聯合國難民公署提交申請,1月4日拿到保護信,他是第一位拿到,但要到2018年才面試成正式難民。他表示,由於在廣西上訪受打壓,生活困難,妻子帶同10歲兒子在外地打工,另一名兒子20歲,房屋強拆後賠償很少,沒錢起屋給兒子住,最後他來到泰國申請庇護,暫時未告訴妻兒此事。

黎少君說:這地方很黑暗,它強征我們的土地,賠償很少,幾萬元一畝田。生活有點困難,子女大了,又沒錢起屋,連食飯都艱難。

黎少君來自廣西玉林巿,原在外地工廠打工,兩年多前因家鄉農村的房屋及耕地被強征,他辭工返鄉維權,房屋及土地被強征後,一無所有,他與弟弟到當地各部門上訪,曾被拘留及數次關押黑監獄。

去年10月28日,河南維權人士董廣平及四川維權人士姜野飛在曼谷被捕,11月13日被泰國遣返中國,當時2人持有難民證,並獲得聯合國安置到第三國,事件引起滯泰難民的恐慌。此外,董、姜被遣返前一天,法輪功學員周勇及中國難民小林在曼谷中國大使館附近被抓,2人被關押在泰國移民局拘留所至今未釋放。

上海88歲訪民吳根娣上訪客死北京 女兒孫洪琴睡太平間外7日控訴政府冷血(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88-7.html

2016年1月8日,上海訪民孫洪琴的母親吳根娣在北京上訪路上含冤離世第7日。上海人權捍衛者石萍、張平、黃月華、奚仁娣、顏秀英、丁菊英、魏勤、郭益貴、耿大慶,周雪珍、談蘭英、韋開珍等在上海手臂纏黑紗,面向北京默哀,悼念死無葬身之地的上海訪民吳根娣。

吳根娣離世第7日,遺體在北京天壇醫院太平間裡,孫洪琴睡在太平間外面7日,至今沒有「為人民服務」的人民政府出面慰問一下。

上海62名愛心人士既同受搶劫制度的受害者,以捐款的方式表示抗議上海當局強拆吳根娣的合法私房6年無一個平方米安置,無一分錢補償。62名愛心人士願逝者安息,親人節哀!捐款共計人民幣1982元。今天鄭培培、徐佩玲等到北京天壇醫院將捐款交給了孫洪琴,孫洪琴對62名愛心人士深表感謝!


群體維權

北上!北上!一一聲援全國訪民元月十日北京聚訪

[參與]http://www.canyu.org/n108042c6.aspx

目前初步統計了8,9,10三天來京維權各地區人數:北京98人,河北省3186人,內蒙古72人,上海317人,四川省2749人,福建105人,寧夏276人,重慶419人,貴州1948人,安徽4193人,山東3619人,河南5167人,黑龍江518人,湖南2815人,湖北1749人,雲南84人,廣東1059人,廣西214人,江蘇3814人,瀋陽2155人,山西1638人,陝西948人,遼寧1349人,天津4072人,西藏65人。距離10萬人,還差很遠,大家相互聯繫一下我們的E友,齊聚十萬人,怒吼北京城!!!相互轉發,讓更多的E友加入,我們一起要回血汗錢!!

玫瑰微信群裡,看到署名董在豪的帖子巜北上!北上!》一一聲援全國訪民元月十日北京聚訪。頭一次聽到訪民北京聚訪這樣的消息,感到震動,希望將會真實發生。

國民伸冤的權利,在美國,是不可以修改、政府不能限制的、受法律維護的自由權利。在所有國家,推動社會進步的力量都是源於這些受到不公平遭遇的人們勇於抗爭。這些人都是英雄,在民主國家受到人們尊敬,留名清史。非常期待他們實現這一偉大的聚訪。如果他們做到了,將會極大鼓勵所有爭取民主、爭取自由,爭取權利平等的人們,大大推進中國(靠國民抗爭)走向民主的進程。

強拆掠地優先公務 不顧醫院滿病人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ospital-01082016083555.html

河南省鄭州市一所醫院被指有違規建築,周四(7日)突遭強行爆破清拆,停屍間的遺體被倒下的石塊掩埋,醫生病人險受重創。政府強調會調查事件,但否認清拆行動禍及遺體.醫院工作人員向本台指出,強拆過後,醫院的服務大受影響。(林靜 報道)

被強行拆卸部份建築物的“鄭州大學第四附屬醫院”位於鄭州市江山路,是一間省級醫院。周四(7日)早上9時許,突然有數十名身穿迷彩服的人員,對醫院進行強拆,受波及最嚴重的,包括放射科和太平間。

本台周五聯絡到放射科一名醫護人員,他不願意再詳談強拆的細節,但承認放射科外牆被打得穿了一個大洞,放射室如同露天,室內雜物、被打破的樓房建築物散落一地,滿地碎磚,一片狼藉,醫療儀器亦被毀壞了。

他指,事件中確實造成數名醫護人員受傷,但幸好都只是皮外傷,已經返回工作崗位,但日常應診運作已受到很大影響。

特色法治:國務院秘書成訪民!誰之過?

[中國人權]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1318

俞梅蓀先生的經歷,是三十年來中國法治進程的一個側影。他所述及的胡耀邦“以民為本,簡法護民”立法觀,也許能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法治真義。

俞梅蓀,1953年生於北京,1984至1994年從事立法工作,曾任國務院經濟法規研究中心綜合秘書組組長、中國經濟法研究會研究部主任、國務院辦公廳秘書,任顧明(國務院副秘書長兼法規研究中心主任、七屆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的秘書。參與《“七五”立法規劃》和一些重要法律法規的起草,後因“洩露國家機密罪”入獄三年。出獄後幫助失地農民維權,也為自己和家人維權,發表關於胡耀邦、彭真、趙紫陽、萬里、喬石等致力法治建設的回憶文章。

2016年1月31日,將是我冤案22年周年日,我無業、無低保、無醫保,成為無生活來源的三無人員,貧病交加,走投無路,一把辛酸淚。

此案黑幕重重,真相不明。在“十八大”後,文匯報人不僅“仍不收斂、不收手”,反而有恃無恐,喪盡天良,成了絞肉機。

附件:俞梅蓀指導黨報宣傳是功而不是罪

不是親人勝似親人——2016年天安門母親部分成員新年聚會紀實

[中國人權]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1321

2016年1月5日中午,天安門母親群體在京​​的部分成員相聚一堂。

這是一種特殊的紐帶,不是親人勝似親人。每一位失去孩子的耄耋老人、或年過半百失去妻子的丈夫、失去丈夫的妻子,以及“六四”慘案的傷殘者,見面時,大家都彼此握手、擁抱。每年此刻,大家都是即喜悅又心痛。

在此,特別要提到一位堅強的母親徐珏,她與癌症病魔抗爭了7年,雖然因化療頭髮已掉光,但她依然是那麼樂觀,她的笑容感染著每一位與會的難友,讓人們忘記她是一位病人。

2015年,對於我們全體難屬來說是沉痛的一年。我們先後有兩位父親和一位母親因病離開了人世:任金寶先生、蔣培坤先生、張淑雲女士。尤其讓我們悲痛的是中國人民大學著名美學教授蔣培坤先生的離世。蔣老師在難屬的心中德高望重、受人敬仰,他雖然離開了我們,但是他將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

1月4日是蔣老師離世百日祭,服務團隊的尹敏和尤維潔以天安門母親群體的名義為蔣老師送了一束花——黃白菊花、一枝百合及一束“勿忘我”,以寄託我們的哀思。

今年,丁子霖老師未能參加新年聚會。她表示,她人雖未來,但還是很想念大家,感謝難屬們對她的關心和惦念。她未參加此次聚會,主要是希望一年一度的聚會氣氛輕鬆、愉悅,她不想把她的哀痛帶給大家,她需要安靜地調整自己,來年再和大家見面。

1989年“六四”慘案至2015年已經過去了26個年頭,天安門母親群體已有40位成員離開了人世,我們不會忘記他們。新年聚會之時,我們默哀三分鐘,為他們祈禱,願他們的在天之靈將和我們一起見證“六四”慘案得到公正解決,我們期待那一天到來!

2016年1月6日

劉曉原律師:我兒子第三次辦理護照遭拒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1/blog-post_11.html

今天上午(2016年1月8日),我兒子第三次去到南昌市公安局出入境接待大廳申請辦理護照,辦證警察經過網上查詢,說北京市公安局還沒有從辦理護照電子系統解除限制,仍然無法辦理護照,要限制到七月份解除。

我這次讓孩子去辦護照,是因為接到口頭通知,說公安部已通知北京市公安局解除限制,過了元旦就可以辦理。現大學正在期末考試,我讓孩子抽出時間去辦護照,沒想到還是被限制。從南昌大學到南昌市公安局出入境接待大廳,坐公交車要一個多小時,兒子在電話中非常生氣,說「你又被警察給騙了,他們是騙你!」。

這是第三次申請辦理護照被拒。為此事,我去年兩次給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寫信反映,至今沒有任何回覆!

廣東佛山百餘業主集會遭警察鎮壓40餘人被毆打抓捕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1/201601090216.shtml

位於廣東省佛山市裡水大道139號的樓盤領地海納豪庭偷工減料欺騙業主,百餘業主週五(1月8日)到售樓處集會抗議時被警察鎮壓,多名業主遭到毆打,40餘人被抓捕。

    據業主透露,海納豪庭精裝房出現漏水漏電、牆壁空敲、外牆滲水、無防水措施、無消防措施等問題,收房時開發商拒絕讓業主看房,並要求先交3個月物業費才能拿鑰匙,在業主提出抗議2個月後,開發商沒有任何整改方案。

業主「馥na」發帖說:無良地產商,領地集團,欺騙業主,偷工減料,業主維權就把業主暴打抓了起來,掩蓋種種負面信息,業主用了半輩子血汗錢買的房子就換來了這樣不公的對待!欲哭無淚!

現場圖片顯示,業主手持「無良領地,欺騙業主,偷工減料,還我家園」等大量橫幅聚集在售樓處門口,齊聲高喊「還我血汗」等口號,隨後被大量警察暴力驅散,一些業主被警察按在地上暴打,一些業主被抓走。

業主「祐祐媽咪9」發帖說:業主合法維權,官商勾結,欺壓百姓,打我們維權業主!被抓四十多個,還有另一個樓盤也在維權。

河北淶水200警察進村搶地打傷村民抓走38人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1/201601090215.shtml

週四(1月7日)晚,200警察進入河北省保定市淶水縣永陽鎮南洛平村,為開發商搶奪村民土地,打傷多名村民,抓走38人。

村民「回憶5824435026」發帖說:南洛平村民被縣特警打傷了,現不知道死活,人還在馬路上躺著呢,只因縣政府幫開發商強徵百姓土地,老百姓想討回公道結果被打,而且明目張膽抓走38個人,其中,還有被打,進醫院的60歲老人。

據村民透露,直至8日晚,被抓捕村民仍未被釋放。

村民「風車12304573」發帖說:現在警察還沒放人呢,裡面有好幾個70多歲的老人呢,給村幹部打電話都沒人接,受傷的也沒醫治。

湖南新化200警察城管進村搶水源打傷抓捕多名村民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1/201601090214.shtml

1月6至7日,湖南省婁底市新化縣維山鄉政府連日出動200警察、城管進村,搶佔四都、茶元等村村民的水源,鎮壓到現場抗議的百餘村民,打傷多人,抓走至少6人。

據村民透露,維山鄉的石門水庫的水源擔負著茶園、四都、三聯等十餘個行政村上萬村民的生活用水和上千畝良田的灌溉用水,2014年,當地政府曾想從三聯村將水源引走,因村民強烈反抗而未果。近期,當地政府又收買村官,欲強行將水源引走。

1月6日,百餘村民到施工地點抗議時,遭到約200警察、城管鎮壓,期間多名村民被打傷抓捕。7日,村民繼續到現場抗議,但再遭鎮壓,又有多人被毆打抓捕。

村民「時間,讓你隨懂一切」發帖說:在湖南省新化縣茶園村村官譚新乾只顧自己利益,不管村民死活在沒有得到村民的同意下聯合維山鄉政府執意賣水。

江蘇蘇州百餘爛尾樓業主集會遭警察鎮壓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1/201601090217.shtml

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爛尾樓麗灣域的百餘業主週五(1月8日)到正在開人大會的吳江賓館集會時遭警察鎮壓,多人被毆打抓捕。

據業主透露,麗灣域開發商在推銷產品時借助吳江電視台、笠澤路體育館的房博會以及各種新聞媒體等大力宣傳,誘使業主買房,但如今開發商多次延期交房均不能兌現,樓房已處於停工狀態。業主去年5月至今已多次維權,但均無果。

業主「姑蘇木融雪」發帖說:關於上個月在住建局達成的協議,7000萬資產抵押及6號500萬資金到賬情況鼎基沒有兌現,形勢嚴峻。今天我們又走出來要房子。

現場圖片以及視頻顯示,業主手持「人民政府為人民,麗灣域為何四年不交房?」等橫幅,聚集在吳江賓館門口,稍後被大量攜帶警犬的警察暴力驅散,一些業主被警察圍毆、追打,一些業主被押上警車。

江西南昌上千貨車司機連日遊行遭鎮壓70餘人被拘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1/201601090218.shtml

江西省南昌市的200名貨車司機週五(1月8日)在遊行時遭到警察鎮壓,70餘人被抓捕。為抗議南昌政府1月1日開始實施的禁止後八輪工程車入城的新規,南昌市上千司機本月4日發起示威,連日遊行以及到省政府集會。

網友「用戶01in0u8b71」發帖說:江西省南昌市的工程車(後八輪)司機自發遊行,抗議城管委與環保車商勾結共創私利。他們借環保車口號去打擊現有不到二至三年的工程車(後八輪)。現有的環保車只是掩耳盜鈴,欺上瞞下。

據當事人透露,8日上午有約200名司機參加了遊行,在位於生米大橋的新行政中心附近遭到警察鎮壓。當事人「人在囧途wjy」發帖說:二百左右遊行,抓了七八十人。


民族問題

藏地藏語成禁語? 青海一飯店懲罰講藏語員工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xl2-01082016100312.html

近日,中國藏族作家唯色曝光一張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同仁縣一家飯店發出的通告,當中明文規定不允許員工使用藏語交流,還給出了相應的懲罰措施。當地一家飯店的職員也向記者承認,目前員工們無論與客人還是與同事、領導交流都使用漢語。該通告照片瞬間在網絡上獲得大量轉發,引發輿論反彈。有網民質疑,為何在一個藏族聚居地,藏語卻成了禁語。

藏族作家唯色近日曝光一張通告,開在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同仁縣的「祥雲品質飯店」,給全體員工下達「五條高壓線」規定,第一條是「在工作區域內除特殊情況外全員禁止藏語交流,違者罰款500元」。

記者嘗試聯繫「祥雲品質飯店」,但未能成功。記者隨後撥通了同仁縣的另一家旅館,職員稱不清楚祥雲品質飯店的內部規定,但承認目前該飯店的員工們無論和客人、同事、領導交流都用漢語。

新疆冬季大宣講動員會:堅持把“去極端化”作為重要任務

[美國之音]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china-xinjiang-20160108/3136609.html

星期一,中國烏魯木齊召開新疆冬季大宣講動員會議,新疆黨委書記張春賢強調宣講員應該做各族群眾的貼心人,講清宗教極端思想的危害,引導群眾自覺遠離宗教極端。

新疆冬季大宣講動員會:堅持把“去極端化”作為重要任務

此前,中國官媒《新疆日報》1月1日報導了張春賢在新年茶話會上的講話,稱過去一年裡“深入推進’去極端化’,宗教極端氛圍明顯淡化”。同時,在4日到5日召開的新疆黨委常委專題民主生活會上,張春賢也強調各級官員黨員要“始終堅定站在反分裂反恐怖反滲透的最前沿”。

世界維吾爾族大會秘書長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指出,新疆並不存在所謂的“宗教極端”。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張春賢把所有的宗教活動甚至一些與宗教無關的維吾爾族傳統都列入“宗教極端”的範疇。

他說:“比如,在新疆一些地方,你會看到政府的明文規定,禁止明顯的宗教象徵,例如面紗和蓄鬍子;禁止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或政府工作人員參與任何宗教活動。他們還要求在職幹部及其家屬、退休幹部和在校學生在齋月期間不封齋。由於這些限制政策,過去一年裡確實有更少的人進行齋戒等正常的宗教活動,這就是張春賢所謂的’宗教極端氛圍淡化’。”

在今年的穆斯林齋月,新疆一些地方政府禁止幹部和學生齋戒。比如精和縣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就發佈公告,稱“為保障齋月期間社會秩序正常”,要求全局幹部職工及家庭成員和親屬中的學生、黨員不封齋、不參加任何形式的宗教活動。

美國橋港大學東亞研究教授史蒂夫·赫斯(Steve Hess)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政府官員長期把伊斯蘭教定義為“原教旨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而事實上,維吾爾族屬於溫和的穆斯林。他說:“近年來,一些偏遠地區看似與極端主義的聯繫有增多,主要是因為政府一直試圖把二者聯繫到一起。過去的數十年裡,北京一直試圖把所謂“新疆分裂分子”與“宗教極端主義”聯繫到一起,以便發動所謂“反恐行動”,標榜自己是全球反恐戰爭的參與者。”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