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2015 劉鳳琴被冤枉判刑三年。姜野飛遭到警方虐打。要求立即釋放哺乳期母親朱小梅。廣東勞工NGO工作人員、工友及家屬受影響名單。

  吉林冤民劉鳳琴被冤枉判刑三年 [博訊]http://boxun.com/ne … 繼續閱讀 →...

 

吉林冤民劉鳳琴被冤枉判刑三年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12/201512052205.shtml

2015年11月30日,吉林上訪維權人士再被非法關押8個多月後,被搆陷尋釁滋事的罪名判刑三年。2015年3月7日吉林冤民劉鳳琴被當地政府從北京截回原籍後以非訪的罪名行政拘留10天,行拘期滿後被政府報復刑拘,一個月後被批捕。11月17日當地法院以尋釁滋事的罪名開庭審理此案。

劉鳳琴是吉林省德惠市布海鎮德升村人,2006年8月5日,劉鳳琴的兒子被同村歹徒韓士先打傷,劉鳳琴報案後當地警方推脫不出警,歹徒報復劉鳳琴報警二次行兇,引發劉鳳琴的丈夫當場被殺死、兩名女兒一外孫嚴重受傷的慘案,由於警察的懈怠、瀆職致狂徒韓士先殺人後潛逃、逍遙法外長達6年之久。

    警察的瀆職導致劉鳳琴一家死的死、殘的殘,為討回公道劉鳳琴開始上訪維權,因為告的是當地的警察,多年來只要當地把她從北京截回去不是拘留就是關黑監獄,已有數十次之多,因為警察的瀆職罪責顯而易見、造成的後果特別嚴重、經過劉鳳琴多年的上訪維權,當地的上級公安機關協調給劉鳳琴一家賠償120萬元,這筆錢根本不夠一家三位殘疾人的後續治療費用,就是這筆錢現在還被德惠市警方無理扣押著。

上訪維權人士認為,現行體制下公權力掌控這彭大的國家機器,搆陷訪民尋釁滋事是公權力理屈詞窮後的亂政行為,是典型的欲加之罪,每一起訪民被以尋釁滋事的罪名被刑拘、逮捕、判刑都是政府亂政枉法的結果,刑拘、逮捕、判刑這杯由公權力釀造的苦酒本該由造成冤案的他們自己來喝,現在公權力蠻橫無理般的強加在訪民身上,這既是對法律的褻瀆,更是對公民人權的蠻橫侵害和剝奪。

視頻顯示:姜野飛遭到警方毆打,眼睛烏青說話困難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12/201512060023.shtml

最近,家屬傳來中國央視新聞姜野飛董廣平被遣返視頻,很明顯姜野飛遭到了毆打、虐待。視頻中明顯可以看到姜野飛左眼烏青,攝製方有意迴避左眼,近距離鏡頭側對著姜野飛右臉拍攝。姜野飛說話姿態、語氣顯得非常吃力,似乎內臟、胸腹腔受到打擊,伸腰顯得困難,伸腰時臉部有痛苦表情。

Petition: Prevent Torture of Repatriated Human Rights activists

https://www.change.org/p/thailand-prime-minister-inquire-china-about-repatriated-refugees

Please sign this petition and on December 10,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Day, go to your nearest Royal Thai Embassy or Consulate and present this letter to the Thai Ambassador or Consul General.

Your Excellency Prime Minister Parayut Chan-o-cha,

         We are writing to you regarding the recent repatriation of Chinese refugees to China by Thai authority.

         Although China is a signatory of 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we are concerned that these repatriated Chinese refugees may be subjected to torture now that they are back in China.

         During last month’s United Nations review on China’s compliance on torture in Geneva, the Chinese delegation was evasive in their answers and in fact considered some obvious tortures such as the use of iron interrogation chairs in which prisoners had  report being strapped for hours, even days at a time, as merely “management tools”.

         As a member State of the United Nations, Thailand has every right to inquire of China as to the status of the Chinese refugees who have been repatriated.

         We therefore ask that you make inquiries to the government of China regarding the following people:

           *   Jiang Yefei 姜野飞, a political cartoonist who had been in Thailand since 2008 after he fled China where he was tortured for his critique of the government’s handling of the Sichuan earthquake.

                He was already granted refugee status by the U.N. High Commission for Refugees (UNHCR) in April of this year.

           *   Dong Guangping 董广平, who was imprisoned for 10 months in China for taking part in an event to commemorate the 1989 Tiananmen Massacre.

                Dong has also been granted refugee status by the U.N. High Commission for Refugees (UNHCR),

           *   100 Chinese Uighur minorities who have been deported from Thailand in July this year.

          As Thailand has also ratified 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in which Article 3 of the Convention states that “No State Party shall expel, return (“refouler”) or extradite a person to another State where there are substantial grounds for believing that he would be in danger of being subjected to torture”, Thailand has therefore the obligation to these repatriated people to ensure that they are not tortured.

          It is important that Thailand be part of the global village and be recognized for the adherence to international norms regarding refugees.  We therefore ask you also to direct your government to cease further repatriation of refugees back to a country where they may be at risk of being tortured.

          Your truly,


曾金燕:立即釋放哺乳期母親朱小梅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2/blog-post_67.html

2015年12月3日廣東被抓的一批勞工維權人士中,包括尚在哺乳的朱小梅。2014年朱小梅在廣州番禺舊水坑日立廠打工時,因依法為工人討要社保和公積金而被非法解僱。她為自己維權贏得非法解僱官司後,加入工人草根團體「番禺打工族服務部」。點擊鏈接和朱小梅交流

12月3日中午12點,警方帶著搜查令直接進入廣州番禺朱小梅家實施抓捕。現場有朱小梅丈夫丶朱小梅十歲的兒子,以及剛滿週歲尚吃母乳的女兒。朱小梅丈夫因要上班養家拒絕帶走孩子,警方拒絕朱小梅帶走女兒。女嬰在父母之間傳遞,無人可以接手,最後,十歲的男孩將妹妹抱起,警察在他面前給朱小梅戴上手銬帶走。

朱小梅被抓後,她的女兒拒絕喝奶粉。孩子從沒離開過母親,工友們常看見朱小梅將孩子抱胸前一邊照顧孩子一邊工作。12月4日,家人收到朱小梅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的刑事拘留通知書,得知朱小梅被關押在廣州市第一看看守所。家人與官方爭取將孩子送至看守所哺乳。到今早十點為止,朱小梅未得許可給孩子哺乳。

警方此舉不僅違反基本人道,也違反《刑事訴訟法》第六十五條。

作為一名女孩的母親,我要求警方停止報復朱小梅維護工人權益的工作,無條件立即釋放朱小梅。

同時,我呼籲工友母親們到朱小梅家,協助喂養孩子,幫助朱小梅家人度過難關,避免此次抓捕給孩子和母親造成更深的創傷。

曾金燕,北京市公民丶前NGO工作者丶現香港大學博士候選人。

2015年12月5日

憲法日番禺打工族服務部朱小梅被刑事拘留

[權利運動]http://www.hrcchina.org/2015/12/blog-post_5.html

12月4日憲法日,番禺打工族服務部職員朱小梅因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刑事拘留。她本是女工,因充當工人代表而被資方開除,後來成為勞工公益機構專職工作者,是傑出的工人培訓師和集體談判專家。其孩子剛出生10個月,還在哺乳期。

截止2015年12月5日廣東勞工NGO工作人員、工友及家屬受影響名單

[權利運動]http://www.hrcchina.org/2015/12/2015125ngo.html

【佛山南飛雁  (祖廟辦公室12月3日約16:30遭搜查)】

工作人員:

1. 何曉波* (負責人,12月3日15:30 被以”財務侵佔罪”帶走,家裡遭查抄。12月4日涉嫌職務侵佔罪被拘留,妻子被要求不能用微信微博向外傳播案情)

2.辛敏妍 (12月5日中午被訊問機構情況和項目分佈點)

3. 陳瑩瑩 (12月5日中午被訊問機構情況和項目分佈點)

4. 黎愛玲 (12月5日下午被帶到經偵大隊去做詢問筆錄)

5. 黃靖雯 (12月5日下午被帶到經偵大隊去做詢問筆錄)

【海哥勞工服務部 (原勞維)】

工作人員:

6. 陳輝海*(負責人,12月3日被帶走,被警察控制在酒店配合調查, 未自由)

7. 賓雪 (12月3日上午在辦公室被帶走,16:30出來)

8. 何兵 (12月3日上午在辦公室帶走,15:00出來)

9. 鄧小明* (12月3日被詢問,未回)

10. 孟晗* (12月3日被詢問,未回)

工友:

11. 黃冬梅 (12月3日上午在辦公室帶走,16:30出來)

12. 成能文 (12月3日上午在辦公室帶走,16:30出來)

【番禺打工族】

工作人員:

13. 曾飛洋*(負責人,12月4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拘留)

14. 朱小梅* (12月4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拘留。據悉警察對其老公有威脅。小梅有兩個孩子,其中一歲大的尚在哺乳期。)

15. 湯建*(網名北國)(原打工族工作人員,12月4日晚被從北京帶走,未回。)

16. 王三木 (被傳喚,12月4號下午已回)

工友:

17. 何明輝 (原創信鞋業工人,打工族志願者,已回)

家屬:

 18. 曾飛洋父 (問話)

 19. 曾飛洋母 (問話)

 20. 曾飛洋妻 (問話)

 21. 曾飛洋大哥 (問話)

【中山打工族】

22. 小金 (工友說警察要找他)

【向陽花女工中心】

23. 駱紅梅 (12月3號被帶走,12月4日16:30已回,調查理由為「曾飛洋等人涉嫌聚眾擾亂社會公共秩序罪」)

24. 鄒佳俊 (12月3號被帶走,12月4日16:30已回)

【番禺區「勞動者互助小組」】

25. 彭家勇 (負責人,12月3日被帶走,4日中午出來)

(最後更新時間:12月5日 2300)

廣東多名勞工NGO骨幹被刑拘 再有勞維人士被抓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12052015083618.html

日前被廣東警方帶走的多名勞工維權人士中,至少有3人目前已遭到刑拘,另有勞工NGO負責人在獲釋後繼續遭到警察看守。截至12月5日,再有多名勞維人士被抓,有評論認為,此次當局的行動意在徹底「消滅」令他們形象及利益雙重受損的勞工NGO。

本台日前報導了廣東多家勞工NGO遭警方掃蕩。截至目前,廣州番禺打工族負責人曾飛洋、員工朱小梅被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事拘留,佛山南飛雁負責人何曉波也被以涉嫌「財務侵佔罪」刑拘。

何曉波的妻子楊女士12月5日告訴本台,她在丈夫被帶走24小時後前往公安局詢問時拿到了刑拘通知書,警方也登門和她做了一份筆錄。對於具體的案情則不便接受採訪。

楊女士:「昨天下午因為已經超過24小時了,(何曉波)還沒有回來。因為之前(警方)說24小時以內會有通知,我們擔心星期五以後(是兩天週末)就沒有辦法(及時)知道曉波的動向,所以就跑去了關他的那個地方,到那之後一問,他們說正好你來了,把這個拘留通知書拿走吧。」

記者:「您現在是怎麼樣一個情況?有沒有受到影響?」

楊女士:「我們都還好,他們也直接來我們家做了筆錄。」楊女士說,目前已有律師表示關心,對此十分感謝。

而此前一度失聯的海哥勞工服務部主任陳輝海同日通過網絡向本台記者表示,他目前身處廣州南沙區,被4名警察看守著,對方不允許他接受任何媒體的採訪。

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12月5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與「番禺打工族」有關的多名勞維人士陸續被警方帶走,其中包括當天上午被從北京抓走的北國。

「曾飛洋的這個機構(番禺打工族)是廣東勞工機構裡最早的勞工機構。其實像何曉波、朱小梅他們都是跟打工族有關係的,比如曉波以前去過飛洋的機構實習過,當過志願者。今天也有一個人被帶走了,一個叫北國的人在北京被帶走,他是曾經的打工族的工作人員。但是具體消息不明,到底是廣東那邊的還是北京這邊的(警方)就很難講,但是一定是有關聯的。」

該知情人士告訴記者,這是當局針對勞工NGO的第二輪打壓,第一輪是在深圳,當時只是採用逼遷的方式令NGO無法正常運作,此次大規模的抓捕行動顯示當局希望徹底將協助工人集體維權的勞工NGO「消滅」。

「我覺得他們應該是準備了很久了。這一兩年來,廣東省的集體談判越來越頻繁了,這是一種客觀現象,同時這一兩年來廣東省的很多真正有行動力的勞工機構他們都開始轉型為協助工人去做集體抗爭。當然他們不是去鼓動工人,主要是去協助他們。這種勞工NGO的行動導致了權力跟資本利益的受損,以及他們通過這種集體協助,因為很多是通過網絡、微博傳播出來,導致在官方眼裡,他們認為勞工NGO激起了更多的社會關注,讓外界覺得政府其實並沒有做到。政府覺得勞工NGO這種行為破壞或影響了政府的形象。現在沒有消息的很多都是骨幹以及負責人,他們想通過打掉這些骨幹使得這些做集體維權的NGO就再也起不來了。那就意味著以後凡是有工人做抗爭的時候,就沒有NGO在了。」

有關消息也引發外界廣泛關注。吳魁明律師在網上留言質問當政者意欲何為。他寫道:何曉波是我認識的民間精英,富有同情心又有膽量的公益人。還有理性辦事的曾飛洋以及他同事朱小梅都是平時很低調的草根英雄。他們家裡都有家屬,一兩歲的小孩子。不做任何壞事,不犯法,卻被扣留,拘留。這絕對是不正常的,必須改變。

徐孝順遭兒子吳淦株連 被控「職務侵佔罪」在福清法院第二次開庭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2/blog-post_27.html

2015年12月5日星期六,本網獲悉:12月4日上午9點,遭兒子吳淦(屠夫)株連,父親徐孝順被控職務侵佔罪在福清法院第二次開庭開庭。林洪楠律師為其代理做了無罪辯護。屠夫父親也當庭做了無罪辯護。福建人權捍衛者游精佑、孫濤、游明磊、林依妹、熊鳳蓮、莊磊及家屬現場旁聽。

福州莊磊談到庭審情況:本案的「精彩」之處:1、只是未經工商部門批准的,福清天源新能源開發有限公司下屬的「醇基燃料生產加工廠」的合夥人屠夫父親,被「榮幸」的無條件提升為公司股東,因此誕生了「職務侵佔罪」;2,控告書、進出產品的記錄日期居然可以塗改。當庭被指出這是擺明了栽贓陷害。

吳淦父親徐孝順是因兒子維權,2015年6月25日遭株連被以「職務侵佔」的罪名刑事拘留的

據瞭解:多年以前,吳淦的父親徐孝順與人合夥辦了家小企業,後來因經營問題,企業解散。2013年初,由於「屠夫」吳淦監督公權力,而遭到有關方面報復,從這家解散多年的私人企業中,找了個「職務侵佔」的罪名,把他父親徐孝順刑事拘留,拘留了七個月後,於2013年7月左右,取保候審。至今,取保期已將近兩年。

6月24日,福清公安通知徐孝順去辦理撤案手續,他去了福清公安局經偵部門後,經辦人員說,現在依法治國,程序嚴謹,撤案手續要局長簽字才行,局長外出,不在單位,叫他等。結果夜裡十點左右,他急匆匆給家裡打電話,說福清公安又要刑拘他了。隨後他被批捕、起訴。

著名人權捍衛者王荔蕻評論說:「它們把吳淦抓起來,他不屈服,就又把他父親抓起來,老頭子也沒害怕。黨國就是這樣連坐,我兄弟吳淦也只好這樣生扛。」

吳淦,網名「超級低俗屠夫」,1972年生,大陸著名人權捍衛者,積極參與各種維權事件。吳淦這幾年以人權捍衛者的身頻繁出現在諸多社會熱點事件最前沿,如鄧玉嬌案,錢雲會案、徐純合案、江西冤案律師閱卷抗爭等。

吳淦2015年5月20日因到南昌高級法院門口,聲援不許律師會見,被以擾亂單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被江西公安機關行政拘留,隨後5月27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誹謗罪,轉福建公安機關刑事拘留。2015年6月27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尋釁滋事」,「誹謗」等三罪名報捕。後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兩罪批准逮捕。

期間,5月27日國家級官媒在法院未作出審判以前,未審先判,大肆抹黑吳淦,人民日報、新華網、中央電視台重量級出手污名吳淦。

隨後,中共當局竟然又將吳淦父親和哥哥以若干年前的莫須有案件為由連續拘捕,這一系列行為,表明當局正以「連坐株連」的方式對維權人士進行嚴厲的打擊。

蘇州捍權人士在大公園抗議江蘇高院范木根案不開庭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12/201512051103.shtml

在蘇州范木根正當防衛案二週年之際,今天12月5日,蘇州捍權人士,在蘇州大公園繼續抗議江蘇省高院范木根案不開庭活動,呼請人權律師王宇再為範案開庭審理,我們是訪民,王宇律師為我們打官司,沒有騙我們一分錢!人權律師無罪,堅決要求釋放人權律師!

12月3日是蘇州范木根捍權無限防衛二週年紀念日,在此,本地捍權人士加上無錫捍權人士在范木根家舉行座談會,研討正當防衛模式的法律法規和政策,抗議地方官員勾結黑社會組織的犯罪活動!

范木根案發生兩年 公民蘇州聚會聲援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12052015082848.html

蘇州范木根案發生兩週年之際,不少公民再次前往蘇州公園聲援這名因抗強拆而被判8年的退伍軍人,要求二審公開審理,呼籲法院判定范木根無罪。與此同時,他們也為範案原代理律師王宇發出呼聲,抗議當局對包括王宇在內的人權律師的搆陷及關押。

12月5日,不少公民前往蘇州公園拉起橫幅,聲援兩年前因抗強拆將兩名拆遷人員刺傷致死的范木根,以及他的代理律師,目前身陷囹圄的王宇。

根據現場照片可見,公民們拉著多條橫幅,上面寫著「聲援范木根無限(正當)防衛二週年」、「強烈要求省高院尊重事實公開審判范木根案」、「呼籲王宇律師來省高院開庭代理范木根捍權無限防衛案」等。

今年5月,蘇州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范木根「故意傷害罪」成立,判處范木根有期徒刑8年,附帶民事賠償兩位死者家屬近五十萬元人民幣。范木根隨後委託律師提起上訴。

參與聲援的蘇州維權人士陸國英當天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當天約有一百多人到場。江蘇省檢察院決定二審以書面庭審的方式進行,他們要求公開審理該案,而且他們都認為範木根是無罪的。

「人數蠻多的,大概有一百多個吧。范木根是無限正當防衛,現場的照片都有的,有那麼多的黑社會先闖入他的家裡面,范木根也是為了保護家園、保護妻兒。所以我們覺得他是無罪的。范木根的案子到省高院,省高院現在就以書面的不開庭審理形式(進行二審),我們就強烈抗議他不開庭,要求他公開開庭審理范木根案子,(一審宣判)8年大家有點不服的。」陸國英又說,王宇律師原是范木根案的代理律師,她在該案上的付出,大家有目共睹,他們都很認可她,她本人也曾聘請王宇作為其房屋被強拆一案的代理律師,十分感佩王宇的正義與努力。

今年7月9日,王宇律師被警方帶走,截至目前,王宇的代理律師多次申請會見均無果,警方也拒絕向律師透露案情。

當天同樣參加了聲援行動的無錫訪民何鳳珠告訴記者,官方媒體對王宇律師的抹黑令他們憤憤不平,所以在為範木根聲援的同時,他們同樣也要為王宇以及所有和她一樣的遭到搆陷的人權律師發聲。

「王宇律師這個律師真的是很好的一個律師,不僅是范木根這個案子,還有我們家也是的,我們全家也是因為拆遷。整個江蘇拆遷引發的各種糾紛、侵犯人權的例子很多。針對這些拆遷案子,這些人權律師做出了很大的貢獻的。以前央視說什麼(律師)勾結訪民,我覺得一點都不存在。因為就我親身經歷來說,我們家2014年的時候,我們全家,我、我母親、我84歲的奶奶還有剛出生兩個月的女兒,一起在中南海撒傳單、喊冤。我母親(被)刑拘了,就是王宇會見的。王宇好到什麼程度,除了正常的車旅費,其他錢一分錢沒收。所以不存在他們所說的什麼勾結訪民這類的,這完全是造謠的。」

何珠鳳說,在現在這個司法腐敗的社會形態下,人權律師受到各方面的壓力,還能不改初衷,為百姓講話,為法制進步、民主自由付出,真的感到他們很不容易。

「709抓捕律師研討會」12月4日在鄭州舉行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2/709124.html

2015年12月5日星期六,本網獲悉:「709抓捕律師研討會」12月4日在鄭州舉行。部分遭抓捕律師家屬及各辯護律師與會。

自從2015年7月9日中共當局對人權律師大抓捕以來,被抓捕的律師無以人被允許會見辯護律師,公安部門也沒依法告知各辯護人案情。

 昨天,部分家屬各辯護律師一起討論案件進展、策略。談起被抓捕的同仁們,心情無比沉重,但大家表示: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大家約定拍照時一定要笑,因為,相信笑到最後的定是我們,正義必勝。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一直對「709大抓捕」進行詳細的統計。其截至2015年11月20日18:00的最新數據及個案進展統計結果是: 有41名仍處於羈押或失蹤狀態的律師及維權人士,其中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28人;獲知羈押/監視地點:3人;家屬收到通知書:22人;獲准與律師會見:2人;獲准與外界通信:2人;律師從辦案機關獲知案情:0人。(註: 709之前抓捕的,但與「709大抓捕」密切相關的吳淦、翟岩民案亦包括在此。)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相關鏈接:http://chrlawyers.hk/zh-hans

張維玉律師:江西高院門前舉牌、喊話的原因及過程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2/blog-post_5.html

2012年律師代理「樂平冤案」申訴以後,江西高院不接受案件申訴,以種種理由推脫未給律師閱卷。而,「樂平冤案」是一起「真兇出現」,無任何有效物證,當事人稱遭殘酷刑訊逼供,被判死緩,失去自由十四年不斷喊冤,家屬頻繁上訪,遭拘留判刑的案件。

我自2013年開始接受方春平父親委託,代理方春平申訴案件。我前往江西高院四次要求申訴和閱卷都未成功。方春平多次從監獄中打出電話催問案件進展,方春平父親也多次電話催問。對這樣一起明顯的冤案長時間不能啟動申訴程序,不能閱取卷宗材料,作為代理人內心深深自責,也對江西高院的無情、冷漠、任性十分憤怒。

2015年3月,我同多位律師前往江西高院交涉,再次提出閱卷要求。江西高院立案庭徐副庭長稱還不能閱卷,我們要求徐庭長向領導請示,隔一個月再來閱卷。我們在向江西省檢察院遞交申訴材料時還瞭解到,江西省檢察院到江西高院要求調取本案卷宗,江西高院拒絕向檢察院提供。之後,我們也前往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向兩機關反映江西高院違法,要求監督,督促申訴立案。兩高工作人員答覆督促江西高院和江西省檢察院依法辦理。

5月11日,我們再到江西高院要求閱卷,接待我們的立案庭副庭長程紹新答覆稱法官在閱卷,律師閱卷會影響法官閱卷。律師提出這種推脫理由太荒唐,律師只是要求將卷宗拍照或複製即可,不會將卷宗帶走。如果法院有誠意保障律師閱卷權利,只需要安排書記員將卷宗複製即可,不需要耽誤法官閱卷時間。即使法官上班時間一直在閱卷,下班時間讓書記員給複製,我們給書記員支付加班費也可以接受。該程庭長用十幾個「他們法官在閱卷」搪塞,並堅稱他們認為會影響法官閱卷。要求等待他們通知,詢問何時可以閱卷,不能答覆!詢問何時會告知閱卷時間,依舊不能答覆!我們要求程庭長向領導匯報。程庭長未置可否,拂袖而去。我們以為他去向領導匯報了。直至下午五點半下班,共同接待的戴法官讓我們第二天再來。

5月12日9時,三律師再次來到江西高院立案信訪大廳。戴法官和黃主任稱程庭長生病去醫院了。我們等待至10時30許,要求再聯繫程庭長。答覆,即使再來還是那句話,回去等他們通知。下午,我們再去詢問程庭長去處。答覆,出去了,不用等他答覆,還是那句話,回去等待!

下午17時許,張維玉律師向江西高院辦公大樓喊出「程紹新出來,張院長出來」。程紹新出來見律師,說他沒有去向領導匯報,他們還是同樣態度。該晚,律師在該院大門外等待至21時30分許,並點燃燭光,寓意「守護法律之光」。高院五六人前來與律師交流,詢問姓名均不回應。只有一女工作人員自稱姓黃,一男性工作人員稱是審判長(後經確認是該院院長張忠厚)。張院長批評律師做法,並稱他先講完話,律師再講。待其講完不聽律師講話揚長而去。另一男性工作人員(後經確認系該院裝備處處長吳勃)跟律師講了六點,後又補充一點。談了依法治國,法律共同體,律師職業道德與執業紀律,自稱做過十幾年律師,還擔任過律協秘書長。也稱律師做法欠妥。律師表明律師做法是在監督法院執法,法院應該對程庭長違背誠信,不符合法官行為規範要求,違法侵犯律師閱卷權等事項對程庭長進行處罰。該工作人員勸律師回去休息,希望相信他明天會讓案件承辦人和審判長與律師見面交流。律師回到賓館。

5月13日,律師依約前往江西高院立案信訪大廳。程庭長又答覆不知道12日晚與律師見面並承諾安排審判長、承辦法官與律師見面。經交涉,立案一庭庭長出來接待我們。我們詢問庭長姓名,該庭長稱沒有必要告訴。後經百度搜索得知該庭長大名系劉曉玲。劉庭長提出更為震撼和荒唐的拒絕律師閱卷理由,該案已經過最高院駁回申訴,前期申訴代理人已經閱過卷。為節省訴訟資源,法院不可能無休止地安排申訴代理人閱卷。我們說明前期律師沒有閱過卷。後經核實前期申訴均是當事人當事人家屬自己申訴,並未委託律師代理。該劉庭長又稱,她不知道實際情況。劉庭長稱他們沒有拒絕律師閱卷,只是讓等等。問等多長時間,不知道!下午前往交涉,程庭長依舊表明肯定讓閱卷,但是還是等等!

鑑於江西高院嚴重侵犯律師閱卷權利,對律師的答覆沒有任何事實和法律依據,對如此重大案件的申訴極不負責任。律師們決定在江西高院門口守候等待江西高院做出合法答覆。為了向社會公開江西高院的違法,希望社會的關注可以促使江西高院保障律師權益,律師們在江西高院門口每天舉牌喊話二、三次,晚上在點燃燭光,並在網絡公佈這些場景。我們的做法引起了社會極大關注,眾多媒體進行了報導,但江西高院依舊不給律師閱卷,還是用荒唐的理由進行搪塞。

5月29日,山東省律師協會和淄博市律師協會派人前往南昌與江西高院進行了交涉,並勸說我們離開江西高院,給律師協會以溝通時間。所有律師離開江西高院,等待山東、江西兩省律師協會溝通協調結果。

7月初,方春平家屬告知江西高院已經對黃志強等四人申訴案件立案審查。隨後接到淄博市律師協會通知江西高院同意律師於7月底8月初閱卷。8月10日、11日,申訴代理律師在江西高院完成閱卷工作。現在,律師們在緊張閱卷的同時也向江西高院遞交了部分律師意見,江西高院對該案複查程序正在進行。

8月2日,淄博市律師協會以我「為申請閱卷,採取不合法的行為表達訴求,引發網絡炒作,以及網名為『超級低俗屠夫』的吳淦到現場尋釁滋事,不僅影響了正常的社會秩序和法院工作秩序,而且在社會上造成了不良影響,其行為有悖律師職業道德和律師出庭服使用規定,嚴重損害了律師職業形象」為由對我進行了公開譴責。

2015年12月4日

李莊訴中青報名譽侵權案因審判長腰扭傷推遲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5/12/5/n4589235.htm

前北京著名律師李莊起訴《中國青年報》名譽侵權案,原定於12月4日開庭,最後因審判長稱腰部扭傷,此案被延遲。此案從立案開始到現在已历时四年。

李莊的名譽權案開庭延遲

近日,有媒體人李蒙披露說:「前律師李莊曾在代理重慶龔剛模案時被中國青年報一報導指為『律師造假門』的『始作俑者』,稱其發短信『夠黑人傻錢多速來』。2011年12月,李莊就此事起訴該報『名譽侵權』,直至今年6月才被受理,將於2015年12月4日在北京東城法院公開審理。北大法學院教授賀衛方將作為李莊的代理人出庭。」

2日,李莊通過轉發證實這條微博消息。同天傍晚此案出現變故,李莊微博披露,接法院電話通知:因審判長「腰部扭傷」,原定的12月4日在北京東城法院開庭審理的「李莊訴中青報名譽侵權」案推遲,開庭日期另行通知。

他提醒申請旁聽的各界人士和媒體人說,已訂票的抓緊退,未動身來京的趕緊打住。

李莊隨後也補充說明此案的兩位辯護律師,他說:「此案,之前已定兩位『非律師代理人』:一是當代著名法學家北大教授賀衛方,二是我子李亞童。需特別說明,兒子雖系正執業律師,但本次將以親屬身份代理。不希望出現「如何證明你爸是你爸」的難題。」

法學家賀衛方對此回應表示,「這是一起平常名譽權案件。李莊先生邀我代理,我也是中國青年報老作者,很希望通過審判釐清新聞監督與公民權利之間的複雜界限。奈何法官傷腰,令人遺憾。祝願他的腰儘快康復,擇日昂首挺腰,公正審判。」

李莊披露此案的兩位辯護律師,當代著名法學家北大教授賀衛方(左),李庄儿子李亞童(右)。(網絡圖片)

李莊狀告中青報案開庭,也引起網上很多人關注、議論。

新疆人「明日天朝」表示,「真有諷刺意味,兩個非律師為一個前律師現非律師辯護,內裡這三個人都是法律行家,這難道是社會的悲哀?」

北京的馬曉軍律師認為,人的腰可以扭,法律的腰不能扭。蘇州人張文厚擔心表示:「現在腰疼,下次再感冒,再下次再頭疼。這案子何時能結哦!」

上海市民趙海濤認為,這個法官亞歷(壓力)山大。福建廈門人「明大愁緒」表示,這個都告不倒的話,中國法律也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福州泉州的網友表示:「衷心預祝審判長早日康復,以便早日結束這個掛在億萬有良知、有正義感的人們的心頭之糾結,以達到匡扶正義和良心的目的!」

當年重慶公安局一批人被處理

近年來重慶公安局的一批「打黑英雄」已陸續被下馬或遭處理了。據李莊盤點,包括:熊峰,重慶市公安局沙坪壩分局刑警支隊副支隊長(遭處分);王智,重慶市公安局沙坪壩公安分局原常務副局長(包庇谷開來被判刑5年);郭維國,重慶市公安局原副局長(因包庇谷開來被判刑11年);唐建華,重慶市公安局原副局長(因受賄近1700萬倍雙開);王立軍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獲刑15年);周渝重慶市渝中區公安分局原偵查支隊長(賓館內自殺身亡);重慶警方091專案組小組長雷某文(因在渝北區一茶樓豪賭被抓獲。暫處行政拘留15天)

另外,6月11日,原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官方宣判無期徒刑並沒收個人資產。這天正好是李莊當年跟薄熙來博弈被構陷入獄,四年前出獄的一天。李莊曾就此回應大紀元記者,既是巧合,也是善惡終報。

李莊訴中青報進入司法程序,被大陸媒體作為今年五月最高法就立案登記制度改革下,得以立案的典型例子。

北京律師李莊當年因為擔任重慶涉黑犯罪嫌疑人龔剛模的辯護人,得罪薄熙來而遭重慶公檢法的構陷,以「涉嫌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罪」在2009年12月13日被刑事拘留。次日中青報發表《重慶打黑驚曝「律師造假門」—律師李莊、馬曉軍重慶「撈人」被捕記》一文配合政府。李莊認為此文造成了極壞影響,甚至誤導了法院對「李莊案」的最終判決。

廣州日報前社長二審,支持者表示樂觀

[美國之音]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voa-news-guangzhou-daily-chief-20151204/3088308.html

廣州日報前社長戴玉慶舉報前紀委書記王曉玲(右)涉嫌貪腐打擊報復(合成照片)

廣州日報前社長戴玉慶涉受賄案二審12月4日在廣東東莞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據參加二審庭審的知情人透露,二審情況與一審截然不同,戴玉慶本人及其律師在法庭上都做了有力的無罪辯護。今年4月,戴玉慶一審被東莞中院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戴玉慶一審時曾當庭舉報他的前上級、時任廣州市紀委書記王曉玲,指責王對他進行打擊報復。此前亦有多家海外媒體報導稱,王曉玲是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妻子的侄女。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對美國之音表示,二審雖然仍然在東莞中院進行,但只是藉它的地方,合議庭由來自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的法官組成。他說:“從審判長來看,這次(二審)特別體現了公平公正,充分讓大家發表了意見。”

這位知情人對美國之音說,辯方在二審中提出,一審所認定的戴玉慶犯罪事實屬捏造,常勇強向戴行賄200萬元人民幣和梁振鳴向戴行賄45萬元均不存在,戴玉慶和常勇強均遭到刑訊逼供,因此二人的證詞為非法證據,不得作為定罪依據。律師還提出,要求常勇強和梁振鳴兩位重要證人當庭對質。

戴玉慶的親友和支持者對二審過程表示滿意,也對上訴能夠有一個好的結果感到樂觀。但參加二審的知情人表示,雖然二審對戴玉慶有利,但廣東高院作出無罪宣判仍有一定難度。他說:“戴的案子在一定程度上背景還比較複雜。複雜在他的案件還牽扯到另外兩個已經判決了的案子。那兩個案子必須要​​有一個反轉。”

這位知情人稱,他們認為二審的最佳結果是發回重申,但也不排除終審做出輕判的判決。他說,發回重申的好處是可以有時間給其他兩個案子改判,這樣一來,戴玉慶就可以被判無罪,徹底洗清罪名。但也有分析認為,考慮到戴已經被羈押三年,改為輕判或許有可能讓他立即獲得釋放。

戴玉慶從2005年10月起擔任廣州日報社社長、廣州日報報業集團董事長等職務,全面主管報社工作。2011年9月,戴被免去廣州日報社社長等職務,被調往廣州市政協,擔任廣州市政協委員會常委委員、教科文體衛委員會主任。

東莞中院在一審判決稱,戴玉慶利用職務便利,接受常勇強和梁振鳴等人的賄賂,共計246.9萬元,在崗位調整、職務提拔、廣告業務等方面為他人牟取利益。法院判處戴玉慶有期徒刑11年,並處於沒收個人財產50萬元人民幣。戴玉慶在收到判決結構後表示將上訴。他表示,自己是因為抵制王曉玲插手廣州日報業務而遭到對方的打擊報復。

王曉玲從2007年7月起擔任廣州市委常務、宣傳部長,2011年12月調任廣州市委常務、紀委書記。她在擔任宣傳部長期間是戴玉慶的頂頭上司。有多家海外中文媒體披露,王曉玲是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妻子王鳳清的侄女,其後來官運亨通完全是得益於與曾的這層裙帶關係。亦有報導稱,王曉玲在任期間被大量舉報,但都得到了已落馬的時任廣東省委書記朱明國和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的袒護。而朱、萬兩人都是看在王曉玲與曾慶紅的這層關係上。據知情人透露,戴玉慶的案子也是在朱明國和萬慶良的大力支持下完成的。

知情人表示,戴玉慶案二審情況大有改觀或許與王曉玲不再擔任廣州紀委書記有關。他說:“王曉玲已經從廣州市紀委書記的位置上以’退休’的名義下來了。也就是說,她已經從能夠對其它司法系統施加影響的地位上退下來了。這是不是意味她過去在司法系統上施加的壓力已經消失或淡化了?”

有海外媒體報導,對戴玉慶案的處理或許能夠反應出中共高層對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的態度。如果戴玉慶案最終被翻案,那麼當局就必須追究已經“裸退”的前廣州市委常委、紀委書記王曉玲的責任,調查冤案是怎麼造成的。

據報導,二審進行了幾乎一整天,法庭將擇日宣判。

廣州日報原社長案二審 當庭再檢舉王曉玲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djustment-12052015073917.html

廣州日報社原社長戴玉慶受賄案,週五(4日)在東莞中級法院二審,並將擇日宣判。上訴人戴玉慶繼續作出「無罪辯護」,再次檢舉不久前剛退休的廣州市委原常委、紀委原書記王曉玲。大陸媒體界多人指證,有高官背景的王曉玲,是這件案的直接推手。

今次二審,法院方面原計畫書面審理,但在律師和新聞界多位人士的公共爭取之下,廣東方面決定公開審理,週五庭審結束後,由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法官組成的二審合議庭,將擇日宣判。

之前,戴玉慶一審被判刑11年。法院認定他接受廣州日報社廣告處原副處長常勇強、梁振鳴等人賄款共246萬元人民幣。但已經被以受賄罪和行賄罪判刑的常勇強提起申訴,稱是忍受不了刑訊逼供,而作出向戴玉慶行賄200萬元的「虛假供述」。但在戴玉慶案的一審和二審中,法院都拒絕常勇強出庭作證。

據澎湃新聞報導,在週五的庭審,戴玉慶聽到常勇強的證詞情緒失控,高呼「我要坐牢」,「堅決要求維持11年原判,將案件留給歷史審判」。

戴玉慶的律師王甫稱,戴玉慶案的證據有問題,認定他受賄的款項並沒有下落;而常勇強也堅持,直接沒有行賄受賄一分錢。

王甫說:我覺得可能還是會有變數,的確證據狀況很糟糕,宣判起來可能還是比較困難。從06年開始每年兩次,07年年終一天,07年年底一天,說每次都把錢帶回家了,但是,帶回家以後放在哪兒了?每次都是10多萬或20萬,那是一個大數目的,他老婆也沒有見過。他這個錢在哪兒放沒有證據。而且這個常勇強現在說他沒有行賄受賄過一分錢,但是呢,硬是說他受賄80萬。一審判決說,常勇強行賄戴玉慶的200萬來源於常勇強受賄的錢,你認定只受賄了80萬,怎麼可能完成200萬的行賄呢?它這個證據問題是非常多的。

戴玉慶在二審再次舉報原市紀委書記王曉玲。一審中,戴玉慶曾當庭舉報,指王曉玲2007年到任宣傳部長後,要求他以廣州日報名義投資300萬元給一個文化基金會。此外,王曉玲還插手廣州日報報刊停背板廣告經營權,外包給其親屬控制的廣告公司。其親屬在王主導的粵傳媒上市中,涉內幕交易獲利7000餘萬元。

另外,戴玉慶還稱,王曉玲還介紹其親屬插手當時擬建報業大廈專案工程,以及介紹親屬與廣日合作低價購買新聞紙,均被戴玉慶拒絕。但廣州市檢察院在一審中,以「補充偵查說明」和「情況說明」否認了戴玉慶的上述指控。

 王甫認為,戴玉慶無罪,他是遭王曉玲打擊報復。但對外界傳言王曉玲是原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妻侄女的說法,他並不瞭解。

一直高度關注事件的中國媒體人透露,官至廣州市委常委的王曉玲,是原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的妻侄女。但這事一直沒得到官方和王曉玲本人的確認。

中國維權律師鍾錦化稱,王曉玲是曾慶紅妻侄女,他相信這資訊準確性可靠。戴玉慶案還反映出中國的法律條款嚴重滯後,彈性太大,無法做到公平。

鍾錦化說:王曉玲是原來中央常委曾慶紅的妻子的侄女,我當然不能確認是不是這個關係,相信應該是不會有太大的出入。大陸的很多東西就是這樣子。它如果說想整一個人的時候,它就是這樣子的。量刑上呢,10萬元以上就使說可以判到10年以上,一直到死刑。貪污受賄1100萬,有些時候,也就是判11年、12年,就是他們說了算的。其實是非常的不合理的,非常滯後。現在好像就說甚麼30萬以內的,可以判到3年一下,還沒有正式的公開。

本台記者未能聯繫王曉玲,廣州市紀委的公開電話亦無人接聽。中國網信辦週六發佈嚴厲指令,要求全網查刪《廣州日報原社長案二審再檢舉市紀委原書記》一文。


群體維權

憲法日 5訪民冤情再次投進中南海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5-id-21885-page-1.htm

今天夜間,上海維權人士胡建國【上海關押胡建國母子5天 大魚大肉已經受不了】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憲法日,我第6次把冤情投進中南海。

2015年12月4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宣傳日,也是數千萬,冤民維權的重要日子。下午16時,上海訪民胡建國、陸為民,計順英,王生芳,黑龍江楊立紅等人再次前往中南海。在中南海東面安檢口陸為民被公安攔截,為了掩護陸為民,楊立紅主動和安檢公安爭吵,使曾在天安門廣場多以拋撒冤情傳單被上海公安拘留27次陸為明成功到達中南海正門,在公安面前成功投入中南海冤情,這也是陸為明第二次成功投入中南的反腐冤情。

這次成功投進中南冤情的材料有上海胡建國,陸為明,計順英,王生芳,黑龍江楊立紅,這也是胡建國第六次冤情投進中南海【上海胡建國等三人將冤情材料拋入中南海】,楊立紅第4次冤情投進中南海,陸為明,計順英分別第2次冤情投進中南海。

山西鄉寧農民工縣府討薪遭鎮壓20餘人被抓捕多人傷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12/201512052356.shtml

週五(12月4日)下午,約50名農民工到山西省臨汾市鄉寧縣政府討薪時遭到大量警察暴力鎮壓,多名工人被打傷,1人傷重入院,20餘人被抓捕。據工人透露他們都是鄉寧縣福居源大廈工地的建築工人,因工資被拖欠,包工頭曾到處想辦法討要工資,但都被推脫。

    工人「農民工工資難拿」發帖說:我們沒有過激行為,而且全都跪在地上,政府卻叫來特警將大部分人抓了起來,並且使用暴力,有人受傷,現在縣醫院也不受理,謊稱機器壞了。

現場圖片及視頻顯示,工人手持「福居源大廈還我血汗錢」等橫幅聚集在鄉寧縣政府門口討薪,隨後被大量警察圍毆,一些工人被打倒在地後,仍繼續被警察用腳踢、踩踏,大量工人被強行押上一輛警車。

工人「榭磊灬舊事我」發帖說:我是當事人,我們農民工50個人被抓了大部分,還有一個在醫院,這裡是山西臨汾鄉寧!

據工人透露,截止到5日,除大部分工人已被釋放外,仍有3名工人被關押在當地拘留所。

江西村民抗議開發商挖祖墳遭警察鎮壓十餘人被拘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12/201512052355.shtml

週六(12月5日)上午,江西省贛州市安遠縣三百山鎮虎崗村數十村民在村委門口抗議祖墳被開發商挖毀時遭大量警察鎮壓,包括小孩在哪的十餘名村民被抓走。

據村民透露,當地的開發商需要徵用村民的土地用於擴建溫泉,因該土地是全村祖墳所在地,所以被村民拒絕,4日凌晨,開發商僱傭一些人潛入村內將村民祖墳挖毀,引發村民不滿。

村民「丟了自己的豬85232」發帖說:江西省贛州市安遠縣三百山鎮虎崗村出大事了,政府半夜挖當地村民的祖墳,第二天又抓村民,連小孩都不放過,還有沒有法律?還有沒有王法了?老百姓納稅就是養這樣的土匪的嗎?

被抓捕的村民疑似在關押期間遭到警察毆打,當天下午就被送到當地醫院急救。

村民「丟了自己的豬85232」發帖說:抓了十幾個村民,上午抓的下午就進急診室了。

「丟了自己的豬85232」說:明顯是官商勾結,被抓去的人在進去短短幾個小時就昏迷了一個多小時進了醫院,裡面到底有何內幕?

現場圖片顯示,多名村民在村委門口被警察抓走,一名抱著小孩的婦女亦未能倖免。

山西西安開發商8年不辦房產證200業主維權被鎮壓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12/201512052354.shtml

週六(12月5日),陝西省西安市盛龍廣場小區200名業主在集會維權時遭到警察鎮壓,17人被抓捕。據業主透露,因入住8年後開發商仍未給業主辦理房產證,業主已多次維權,均無果。

業主「大雄43414542」發帖說:太白北路一號盛龍廣場由西安市郅輝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開發,一直拿不到房產證業主今早自發在廣場集合,可都被太白路派出所民警帶走,目前統計約17人。

現場圖片顯示,業主手持「為求公理,浴血奮戰」等標語聚集在廣場,隨後被一些警察粗暴抓走。

業主「wu-tongtong」發帖說:這就是我們的政府,官官相護,不管開發商8年不給辦房產證,反而把維權業主抓進派出所。200多人維權吧,現場很亂!

習近平「致辭」變 「辭職」 中新社4人停職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uspend-12052015072629.html

中新社週五(4日)發出一篇報導,關於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南非,內文誤將習近平「致辭」寫為「辭職」,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週六(5日)表示,涉事的4名編採人員因重大錯誤,已經被停職。

人權民運信息中心透露,停職的為2名在南非採訪的中新社記者,以及2名編輯;中心又指,內地大約有20間媒體轉載有關錯誤稿件,其後已經修正。

中新社記者報導習近平南非講話「致辭」寫成「辭職」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12/201512051210.shtml

博訊記者獲悉,12月4日,中國官方媒體中國新聞社記者歐陽開宇 宋方燦發出《習近平約堡峰會提出未來三年同非方重點實施的「十大合作計畫」》的報導,在報導中卻將習近平「致辭」寫成「辭職」。

其報導原文說:「習近平在辭職中說,中非歷來是命運共同體。共同的歷史遭遇、共同的奮鬥歷程,讓中非人民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目前,中新社已經將內容修改,但在谷歌搜索還能找到「辭職」。而其他媒體轉載時,「辭職」一詞仍然存在。包括金羊網,但金羊網已經將此報導刪除。

中共自曝有新疆西藏黨員通過社交媒體與境外勾結

[美國之音]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china-tibet-20151205/3090146.html

媒體日前廣泛轉載,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常委兼紀委書記徐榮海近日的有關談話。他在12月2日做客中央紀委監察部官網時說,新疆有個別黨員通過網絡社交平台,與境外勢力“勾結”,從事“分裂”和“洩露國家機密”活動。徐榮海所指的是前不久原新疆日報社黨委書記兼總編趙新尉被開除黨籍和公職事件。另外,中國西藏網說,2014年西藏曾對15名參與所謂非法“藏獨”組織,向“達賴集團”提供情報的干部立案調查;2015年又有20人因違反“政治紀律”遭到查處。不過,對於這類黨內政治案件,西藏只是在區內通報,並未公開予以報導。

報導說,中國民族地區或宗教影響較大地區內出現黨員幹部與境外勢力“勾結”的原因很多,其中包括“治黨不嚴”,以及“境外影響和滲透”等。另外,社交媒體的普及和應用則為跨境溝通提供了技術支持。2015年中國公安部在中國重點網站和重點互聯網公司建立“網安警務室”,強化互聯網監控。


中國大陸政治犯、良心犯關押地址信息彙總(第1期)2015年12月4日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2/12015124.html

維權網:中國大陸已判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月度報告(2015年11月)第一期(共122人)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1/201511122.html

維權網:中國大陸羈押未判及強迫失蹤人員月度報告(2015年 11月)第二期(共122人)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1/2015-11122.html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