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2015 聲援佔中謝文飛、王默案審結待判。關注浦志強、蘇昌蘭案。譴責泰國遞解桂民海等人。反恐名義下新疆婦孺被殘酷屠殺。

南街運動謝豐廈(謝文飛)、王默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今開庭 圍觀公民被帶走 被告高 … 繼續閱讀 →...

南街運動謝豐廈(謝文飛)、王默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今開庭
圍觀公民被帶走 被告高喊民主口號入庭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1/blog-post_97.html

2015年11月19日星期四,本網獲悉:南方街頭運動謝豐廈(謝文飛)、王默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今在廣州中院第十四法庭開庭。圍觀公民福建孫濤、山東蘇士芹,湖南胡雙慶,被帶到越秀山體育館。被告謝文飛、王默大義凜然、高喊民主口號進入法庭。據目擊者說:廣州中院現場:倉邊路中院路段,大巴三台,依維柯警車兩台,面包警車七八台,制服警察大概二十,交警多名指揮交通中,門口便衣多名。律師隨後已經進入法庭,未有公民人士允許進入法庭旁聽。目前謝文飛的律師是廣東王勳、湖南謝陽,王默的律師是廣東陳科雲、廣州覃臣壽。謝陽律師目前還在被秘密監視居住(秘密關押),無法參庭辯護,現在由湖南律師石文好代替謝陽律師出庭,為謝文飛辯護。

而謝文飛一路都在高喊「廢除一黨專政,建立民主中國」,後被法警抬著進入法庭。王默也高喊「打倒共產黨」走進法庭。

謝文飛王默煽顛案現場被嚴密佈控 3位參與庭審公民被帶走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5/1119/13529.html

今日上午九點,南方街頭運動行動者謝文飛,王默被指」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在廣州中院第十四法庭開庭,從外地趕來旁聽的山東蘇士芹、湖南衡陽胡雙慶、福建孫濤被庭外警察帶走,先關押於廣州越秀山體育場,又轉到廣場派出所。

聲援佔中謝文飛、王默案審結 擇日宣判

[自由亞洲電台]  聲援佔中的南方街頭運動人士謝文飛(謝丰廈)及王默,被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週四(19日)在廣州中級法院開庭,一天審結,法官指擇日宣判。謝文飛及王默進入法院時一直喊口號,謝文飛曾拒絶出庭,二人堅決不認罪,律師亦替他們做無罪辯護。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rial-11192015080327.html/trial1-620.jpg

庭審週四早上9時半在廣州中級法院14號庭開審,王默代表律師覃臣壽、陳科雲及謝文飛代表律師王勛、石文好出庭辯護,王默及謝文飛均有家屬出庭旁聽。庭審在下午5時40分結束。王默代表律師覃臣壽表示,上午開庭出現狀況,謝文飛從看守所押至法院一直喊“廢除一黨專政,建立民主中國”口號,他因謝陽律師被抓拒絶出庭,被抬入法庭,而王默走進法庭時亦喊“打倒共產黨”。
庭審期間,謝文飛認為謝陽因為代理此案被抓,他堅決要求謝陽出庭辯護,並提出法院沒有提前3天通知被告及律師,法庭告知謝陽沒提出此要求。此外,為了讓案件延期﹐好讓謝陽在解除監居後再開庭﹐謝文飛要求解聘王勛,法官沒批准。法庭曾休庭進行溝通,最後由王勛及石文好代其辯護。
此外,由於起訴書提到指控二人攻擊“我黨”,律師要求公訴人說明“我黨”是指哪一個黨,公訴人沒回答﹔律師又要求法庭說明他們包括公訴人及法官,是否“我黨”成員,他們迴避這個問題,公訴人並說等待法庭調查後再作陳述。
覃臣壽又指,王默及謝文飛發表長的自辯詞,陳詞慷慨激昂,他們均不認罪。律師替王默作最後陳詞指,暫時的治國理政者,必須透過選舉證明其合法執政權利。覃臣壽說:(他們)沒有認罪。最後的重點就是說,一個暫時治國理政者,必須要通過周期性的選舉,來回應民眾的訴求,來不斷證明它的執政合法性。

謝文飛抗議當局抓捕辯護律師  王默:革命準備要永遠

博訊記者獲悉,謝文飛、王默因為支持香港佔中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案庭審結束,原先預訂的11月20日的庭審取消。

廣州公民聲援佔中煽顛案庭審引關注

[美國之音]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guangzhou-rights-20151119/3064773.html

據網上消息,38歲的廣州南方街頭運動參與者謝文飛,星期四被法警抬著進入法庭,一直高喊廢除一黨專政和建立民主中國的口號。而同案43歲的南方街頭運動活躍人士王默,走進法庭時也高喊打到的口號。在香港去年9月28日爆發爭取真普選的佔領運動之後,謝文飛、王默等人10月3日穿黑衣,在廣州街頭拉橫幅,支持香港為自由而戰。他們當天被廣州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刑拘,11月17日被更換罪名,以涉嫌“煽顛罪”正式批捕。

王默:我的自我辯護詞

[參與]http://www.canyu.org/n105839c6.aspx

我的自我辯護詞

幾十年前共產黨人高喊反腐敗、反獨裁,追求自由民主的口號,把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從大陸趕到了台灣,從而顛覆了中華民國國家政權,並把中華民國分裂成了大陸與台灣2個國家,造成了中華民國的滅亡。
我這次僅僅是因為參與拉了一條支持港人佔中,支持港人為自由而戰的橫幅就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送上被告席。我不知道區區一條橫幅跟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之間有什麼邏輯、因果關係?常識告訴我只要國家存在國家政權就會存在。只有國家被外來侵​​略者滅亡吞併或者分裂成幾個國家的情況下,這個國家的政權才能算被顛覆。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港人佔中抗爭所要採取的是一人一票,普選特首以及更多自由的權利,這些都是憲法範圍內的公民權利,是受法律保護的。我遠在廣州只是通過拉橫幅來表達我對港人在中爭取權利行為的支持態度而已,這就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了?如果我的行為算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哪麼幾十萬參與占中的港人算什麼罪了?
自由、平等、民主早已成為現代人信仰的主流價值觀,是現代人類文明的標誌。獨裁制度已成為腐朽、落後、野蠻、邪惡的代名詞。近幾年以來,我一直以追求自由、平等、民主為目標,以早日建立一個自由、平等、民主的國家為目的,以生活在一個少有所學、病有所醫、窮不致死、老有所養,精神、物質生活都富裕的社會為夢想而一直努力,與我因此追求的國人現在當有千千萬。如果我們這樣的人有罪,只能是這個專政政權黑暗、邪惡、血腥、殘暴的自證。
在這裡我鄭重聲明,我一直以來我主觀意願上想顛覆的是中國共產黨專政這個獨裁政權而不是國家政權。國家應當是全體國民的國家,不是這個黨或者那個黨的國家。一個執政黨政權的被顛覆跟國家政權被顛覆是二碼事,只要國家存在則國家政權就存在。當然,如果法庭認為國就是黨,黨就是國,中國就是中國共產黨的國,那麼想顛覆黨執政權就可以等同於顛覆國家政權了。請法庭明確中國就中國共產黨的國,中國就是一個黨國的概念,否則指控我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就不可能成立。一百多年前,辛亥革命的勝利就宣告了這片土地2千多年封建帝制的滅亡,而自49年以來,中共卻把無數追求自由、民主,只是想顛覆中共黨專政獨裁政權的政治反對者用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送進監獄,而中共是以追求自由、民主、為口號奪取政權的,請問這樣的當代中國自由何在,民主何在?這是不是在告訴全世界,今天的中國依然是帝制,今天不過是大清的延續,與大清不同是從家天下變成了黨皇帝而已。
中國憲法明文規定:國家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公民有方言論自由、集會、結社、遊行、示威、選舉以及被選舉的權利。這就是說只有人民才有權決定國家執政權的歸屬,同時人民也有權顛覆任何執政黨的執政權,而通過選票就是授權或者顛覆的途徑。人民同時還通過言論、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等方式來表達對執政黨、政府的支持或不支持以及要求執政黨下台的要求。顛覆任何執政黨的執政權是每一個公民的憲法權利、遺憾的是由於我性格需弱以及個人能力的原​​因,目前我主觀意願想顛覆共產黨執政權的途徑還僅僅局限於言論階段,只是在網絡上寫過一部分相關言論,在公開的社會活動中我還沒有公開主張或者有直接顛覆中共黨專政獨裁政權的具體行動。
我再來說一說我主觀上為什麼想顛覆中共黨專政獨裁政府,中共自1949年奪取政權以來,通過土改、公私合營,三反五反等等層出不窮的政治運動,至文化大革命達到了高峰,直接、間接迫害至死了近二千多萬國人生命。58、59、60這三年期間,更因為中共從農村、農民手中搶奪了大部糧食,造成了五千多萬農民被活活餓死。而在這三年中供各級高官享受的茅台酒沒有停過產,城市居民沒有被餓死的,政府工作人員沒有被餓死的,中南海那幫王八蛋更是沒有被餓死的。而與此同時中共對朝鮮及非洲多個國家的各種無償援助(包括糧食)沒有停止過,中共還拒絕了國際社會這期間給予中國的各種無償援助。種種事實無不告訴世人,中共是想通過搶奪走農民口糧,來餓死一部分農民而實現減少國內人數量的目的。農民是生產糧食的,他們具備先天優勢能夠第一時間貯藏糧食,如果是因為糧食大範圍減產而造成糧食不夠吃,作為糧食生產者的農民肯定會選擇第一時間貯藏足夠的口糧來保證自己首先能夠保命。但恰恰是糧食的生產者的農民被活活餓死了五千多萬,並且是連續三年,而不生產糧食的城市人口沒有被餓死的,是靠中共定期供應糧食,他們不被餓死明明白白告訴全世界的是中共手上一直有糧,但就是不供應給農民,而農民手中沒有足夠保命糧食的原因只有一個:糧食被中共用各種暴力手段搶走了。作為一個農民,我無法忘懷這被活活餓死的五千多萬農民的生命,血海深仇不能不仇。而且上世紀中共開始強制執行了人類的計劃生育政策並一直延續至今,這期間中共通過大月份強制引產,強製藥物流產,強制打胎等手段,又直接、間接迫害至死了三千多萬嬰兒、胎兒,加上前面所說的1千多萬國人生命,中共自49年以直接、間接迫害致死了1億多國人生命,這樣一個罪惡滔天的獨裁政權是一個赤裸裸的反人類集團,它是有史以來全人類歷史上黑暗、最邪惡、最殘暴的政權。
即使是上世紀八十年代起,中共為了自己這獨裁政權被推翻的下場,開始放棄搞政治迫害運動轉而開始以經濟建設為主以來,中共也沒有停止過對國人的各種屠殺。在1989年6月的北京街頭,成千上萬的要求反腐敗的青年學生以及各界抗議人士死在中共的屠刀下。而這些年死於各種因上訪被黑監獄,被精神病,被毆打的,死於被拆遷,被徵地的,死於各地城管毆打的,死於民族壓迫,信仰壓迫的,死於監獄系統各種躲貓貓,喝開水的,死於公安系統刑訊逼供的,從來沒有停止過。中共從來一直都是靠暴力備用鎮壓維持它獨裁政權的繼續存在。面對這樣一個短短六十幾年就迫害死1億多國人生命的黑暗、邪惡、血腥、殘暴的反人類政權,我主觀意願想顛覆它即是我的憲法權利,也是自然法則,除暴安良,以暴制暴永遠都是被壓迫者的天賦人權。顛覆這個政權我沒有罪,有罪的是那些每個毛孔都滴著國人鮮血的劊子手,是那些堅持獨裁制度的當權者,是那些替這個政權效勞的一切打手、幫兇、走狗們。

最後陳述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就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是中共政權鎮壓政治反對者的一個工具。這種背景之下,通過所謂的審判把政治反對者送進監獄就成了參與此案公訴人、主審法官的政治任務。而公平、正義在這裡是不可能有的,人性、良知在公訴人、主審法官身上也是缺失的。相信隨著今天庭審的結束,公訴人、主審法官的名字會被很多人記住的,我還相信在某一天你們會因為參與本案審判以完成中共政權對我和謝文飛政治迫害一事付出代價。
對於政治迫害案來說,我在這裡的所有辯護相對審判結果是徒勞的,辯護不會改變我和謝文飛坐牢的結果,在庭審之前我和謝文飛已經坐了一年多的牢。在前面的辯護中,我已經說明了我想煽動顛覆中共一黨專政獨裁政權制度的起因和理由,我希望通過辯護能讓法庭之外的更多人看到,看清這種專政獨裁制度邪惡本質,看明白專政獨裁制度是萬惡之源,讓更多人的知道中共政權在幾十年間犯下的滔天罪行,以及這種萬惡的專政獨裁制度延續下去仍然會給我們和我們的後代帶來無窮的災難包括生命的代價,它們此前反人類,現在仍然在反人類,將來也必將反人類。
在這裡我要感謝我的辯護律師陳科雲、覃臣壽,以及前期參與本案的陳進學律師,也感謝我同案謝文飛在2位辯護律師。感謝自我入獄以來給我經濟援助的朋友,感謝今天來到庭審現場但被阻攔在法庭之外的聲援者,感謝自此案我入獄以來曾經關注、關心、聲援、圍觀、支持過的網友、朋友、空有、兄弟、同道們。是你們的支持讓我在獄中不害怕,不難過、不孤單、不放棄,是你們的支持讓我知道這片土地上追求自由、民主的民運路上,從來不是一個人在行走。前面有無數的前輩,當下有無數的同行人,後面還會有無數的追趕者。是你們的支持給我溫暖的力量。
大陸民運沒有退路,也沒有能和中共政權同謀的第三條中問道路,唯有抗爭,一直的抗爭,各種各樣的抗爭,非暴力和暴力同在的抗爭。菜刀精神要永存,革命準備要永遠。抗爭才有自由,抗爭才有尊嚴,抗爭才有改變。
王默    2015年9月19日

謝文飛發布抗議非法拘禁其辯護律師謝陽的聲明

[參與]http://www.canyu.org/n105836c6.aspx

謝文飛抗議湖南當局抓捕其代理律師謝陽:「嚴正抗議長沙國保(經辦人李暘、屈可等)非法拘禁我的辯護人謝陽律師,謝陽律師被非法拘禁四個月,且被拒絕律師會見,此舉已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三條第三款,第三十三條第一款和第二款。」


佛山維權人士蘇昌蘭被起訴至法院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11192015115455.html

廣東佛山維權人士蘇昌蘭涉嫌「煽顛」一案,日前被起訴至法院。蘇昌蘭的代理律師對此表示意外,認為或是因當事人在佛山維權人士中頗具影響力,令當局決定「殺雞儆猴」。蘇昌蘭的家人說,這是一場政治迫害。
佛山維權人士蘇昌蘭在被關押逾一年後,日前,檢察院對案件提起公訴。
蘇昌蘭的代理律師劉曉原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檢察院於11月13日將蘇昌蘭起訴至法院,罪名依然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何時開庭則是個未知數。
「法院有個7天 的立案審查期限,檢察院明確告訴我已經給法院了。預審審限正常是兩個月,可以延長一個月,就是說最長是三個月,但這個很難說,一般普通案件到法庭,開庭在 一個月左右,但她這種案件不好說。有些敏感案件,像浦志強的案件這麼長時間都不開庭。廣東這類去年以來被抓的煽顛案件,都是時間比較長,所以具體什麼時間 開庭還不知道。」
劉曉原認為,蘇昌蘭被起訴,令人感到意外,不過,由於蘇昌蘭在佛山維權人士中頗有影響力,不排除當局是為了「殺雞儆猴」。
「我們原來以為可能不會起訴,有點出乎意料。後來我們分析了下,又感覺他們會起訴她是預料之中。因為她和陳啟棠(天理)都是廣東特別是佛山地區維權的比較有影 響力的人物,這些年來他們也一直在關注民眾的維權。蘇昌蘭主要關注土地維權、還有婦女權益保障等方面的問題。他們(當局)可能也會以對他們的判刑作為給當 地維權人士打壓的一個效應吧。」
於上月下旬會見過蘇昌蘭的劉曉原表示,蘇昌蘭的身體狀況仍然不佳,因頸椎壓迫神經引起手腳麻木,以及一些部位疼痛。不過,由於看守所條件有限,難以得到較好的治療。
蘇昌蘭患有甲亢,在押期間,因病情嚴重引發心臟間歇停頓。家屬曾向佛山市南海公安分局遞交申請,要求公開蘇昌蘭的身體健康狀況信息以及是否遭受刑訊逼供,但被警方以不屬於政府信息公開範圍為由拒絕。
蘇昌蘭的大哥蘇尚偉向本台表示,對於妹妹的情況十分擔憂,他說,蘇昌蘭沒有做任何違法犯罪的事,這是當局對她的政治迫害。「她這個情況我肯定擔心她,第一是她的身體狀況,第二就是她所受到的迫害。她這個案子我看是政治迫害吧,她本身就有言論自由,憲法賦予她的言論自由,從頭到尾她都沒有違法犯罪的行為。」
原為小學教師的蘇昌蘭因參與土地維權而失去工作,多年來長期參與社會維權活動。去年10月,蘇昌蘭因在網上轉發圖片支持香港「佔中」運動而被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傳喚,後被以「煽顛罪」逮捕。

文東海律師就「709王宇律師案」 信息公開事宜提行政起訴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1/709.html

事實和理由:
被告河西分局在辦理第三人王宇被指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案中,原告作為第三人的辯護律師和另一位辯護律師李昱函曾多次要求會見,要求瞭解王宇案相關情況,同時對第三人所涉犯罪及被羈押的必要性提出了質疑,但被告河西分局均答覆不能透露、不能會見。
2015年8月12日,天津塘沽地區發生了舉世震驚的大爆炸事件,原告因擔心第三人王宇的安全,於2015年8月16日向被告河西分局郵寄提交了信息公開申請。2015年9月7日,原告收到被告河西分局的《政府信息公開答覆書》,該文對原告提出要求公開的信息通篇以不存在、不屬於搪塞拒絕公開,但並沒有說明不存在、不屬於的理由和依據,且該回覆明顯違背常識,該局既然承認是第三人王宇的偵查辦案機關,王宇的人身安全及相關信息則不可能不存在,除非該局不是王宇的偵查辦案機關,但即使如此,該局也應該回覆不掌握、不瞭解、不知情,而不應該是不存在。
2015年9月15日,原告不服被告河西分局的《政府信息公開答覆書》依法向被告河西政府提起行政復議,要求被告河西政府依法糾正被告河西分局的違法行為,並公開其依法應當公開的信息。被告河西政府於2015年11月12日作出津西政行複決字【2015】第41號行政復議決定書,以第三人王宇已經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為由,認為原告所要求公開的信息是被告河西分局履行刑事司法職能期間所制作、獲取的信息,因而不屬於政府信息公開的範圍,並據此駁回原告的行政復議申請。原告於11月13日收到該決定文書。

文東海律師、李昱函律師就「709王宇律師案」 媒體審判事宜提行政起訴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1/709_20.html

事實和理由:
原告文東海和李昱函是王宇的辯護律師,因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以下簡稱河西分局)在辦理王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案中,無任何理由拒絕原告會見王宇,並拒絕原告依法要求瞭解涉案相關情況及要求與王宇通信的執業權利。
另一方面,河西分局卻違反中國保密法的規定,先後多次將王宇案偵查期間的案件情況在中國中央電視台和新華網公開播放和報導。2015年7月12日中國中央電視台公開播放了王宇案情況,王宇案專案組民警通過掐頭去尾的方式截取王宇執業過程中的開庭片段對王宇公開抹黑,將王宇正常的執業維權行為誣陷為犯罪行為,隨後河西分局又於2015年7月18日將相關案件信息透露給新華網,同樣對王宇及其他被抓捕律師和維權人士進行了文革式抹黑報導。2015年10月17日,河西分局將王宇在偵查期間的視頻訊息分別提供給中國中央電視台和環球時報,在王宇被非法隔絕三個月之後,原告相信她從警方獲取的關於兒子情況的信息必定是片面的,河西分局將王宇因獲取警方有選擇性提供的信息而發自肺腑的擔心和不合適的評論提供給媒體公開播放和報導,試圖對王宇進一步抹黑。
原告於2015年11月2日依法向被告天津市公安局提起行政復議,被告於2015年11月5日作出津公復不受字【2015】14號不予受理決定書並郵寄給原告,原告於2015年11月9日收到被告的不予受理決定文書。

李和平妻子:不再恐懼 ——我這130天

[權利運動]http://www.hrcchina.org/2015/11/130.html

這種恐懼一直到我起訴央視,新華網。大家都以為我寫了文章被傳喚, 其實不是。是我委託的律師,寫的民訴狀被博訊網轉載,我就以「尋釁滋事罪」被傳喚。我被六七個警察帶到派出所,採血,采指紋,采腳印,采掌紋。身高,體重,唉,我實在不想讓人知道我的體重!但是我是涉嫌刑事犯罪,這個要採集全套才行(為這事,我在東城區法院起訴了北京市公安局)。我被帶到了一個房間審訊。我是沒有經驗,我被問完了,看到筆錄上的註明,審訊人員出示了工作證,我才明白,對方不出示工作證,我就有權利不回答。真是教訓啊!
歷經五個小時,再加上上午我不敢開門的四個小時。九個小時的經歷後,讓我不再害怕了。最壞的結果是我也「被失蹤」,或者像張六毛一樣。不是害怕就能避免的。警方的意思是,不准請律師,不准發消息。我把它比喻成,強盜進家門打劫了,我打不過, 被搶走了東西,但是事後我得報警吧!?難不成強盜說:「不准報警」,我就不報警。強盜說不準洩露我打劫了你,我就不洩露。那這樣的話,豈不是任由強盜胡做非為?我不能保證下次強盜再來打劫時我能保護自己,但我總有義務提醒鄰居:那強盜挺黑的,你也小心吧?
所以709讓我長知識,長見識。見識了一個運行法制之上的體系。長了知識,知道警察找你談話,你可以說「不」。他非要找你談話,請他拿文書來。這可是你的權利 ,不用白不用。還有更多的知識,回頭寫文章一一羅列。
130天,是一年的三分之一。一年的時間啊,三分之一就這樣沒了!現在最擔心的是,「被失蹤」人的人身安全。一個張六毛,足以讓人心驚肉跳了,何況這麼多律師在裡面。但是,如果我們克服了恐懼,你就發現,你的目標不再是盼著這件事過去。這類事件永遠不會過去,前日作家,昨日公益人,今日律師,明日又是誰呢?只要公權力一天不被限制,每一個人都會遭遇此事。上至高官,下至平民。我們所盼望的不僅僅是這批律師被放出來,而是應該讓每一個公民明白,人權的保障,從來不是別人為我們爭取,而是在法律的允許裡面,你要不要為自己爭取!?不要說現在黑暗,哪一個朝代都是黑暗的,關鍵我們要不要活在光明裡?就是不管對方如何踐踏良善,我們依然不在仇恨裡面,而是在光明盼望裡面。這盼望,就是我所信靠的主耶穌基督。

浦案再延長3月 趙常青籲當局釋放浦志強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11192015113849.html

中國人權律師浦志強的案件再被延長3個月審限至明年2月。浦志強的代理律師表示,案件何時開審仍是個未知數,而浦本人對此已有預料,並不意外。此外,不久前剛剛獲釋的新公民運動參與者趙常青日前發佈公開信,呼籲中共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浦志強。
中國知名人權律師浦志強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及「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罪」一案,在經過了數次延長審限後,原本應於11月18日期滿,不過,案件經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後,再被延期3個月。
於11月18日上午會見了浦志強的莫少平律師事務所律師尚寶軍11月19日向本台表示,由於高院的審限延期沒有次數限制,因此案件何時開審仍是個未知數。
記者:「現在是不是有明確的消息,浦律師的案件被延期了?」尚寶軍:「對。」記者:「他這一次延長了多少時間?」尚寶軍:「延長了審限3個月,從今天開始算的話到2016年2月17號,審理期限才到期。理論上應該是三個月開庭、審判、作出判決。但高院的延期沒有次數限制,現在很多未知數。」
尚寶軍表示,浦志強目前的身體狀況和精神狀況都還不錯,會見時雙方就案件內容進行了討論。對於案件再被延期,浦志強也有所預料,並不感到意外。
另一方面,於一個月前才獲釋的新公民運動參與者趙常青日前發佈了一封致中共中央的公開信,呼籲當局立即釋放浦志強。

郭宏英:吉林省四平市鐵東區公、檢、法同案不同性,執法嚴重違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0/2015/1119/13532.html

11年以前,我哥哥郭洪偉因承包吉林火電醫院總公司第三衛生服務站與發包方發生民事經濟糾紛,在吉林市公安局干預和保護包庇下,受到重大經濟損失。經吉林省公安廳、吉林市公安局、吉林市公安局龍潭分局等領導多方協商以彌補其個人投資33萬元初步得以暫時結案(以息訪協議為證)。
2012年我哥哥郭洪偉及母親肖蘊苓就2005年被吉林市龍潭區法院錯判我哥哥郭洪偉挪用公款一事,因內情涉及官員腐敗而導致多次向上級機關反映申辯,至今未得到依法正確答覆。
2015年3月9日,吉林省四平市公安局鐵東分局以敲詐勒索之名枉法扣押我哥哥郭洪偉及我母親肖蘊苓,4月9日被通知以敲詐勒索罪被捕,關押至今。
就吉林市公安局、四平市公安局鐵東分局、四平市鐵東區檢察院、四平市鐵東區法院,對11年前所因承包診所而造成損失的賠償款項定性問題提出質詢,為維護司法公正和司法透明,給予公民合法利益和權利的保障,尋求各級司法機關給予依法明確答覆。

獨家:《香港晨報》金主蒯轍元被控詐騙 因得罪張曉明

[博聞社]http://bowenpress.com/news/bowen_41190.html

曾在香港傳媒體界引起風波的《香港晨報》幕後搞手蒯轍元,被內地公安從斐濟“跨國拘捕”回國一年後,即將在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審,罪名是涉嫌詐騙。據了解本案不但涉及中聯辦前文宣部長郝鐵川,更可能涉及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消息指蒯被捕前曾舉報張曉明違紀涉貪。本案因案情敏感,未知法院是否會公開審理。

知情人士對本社透露,持有澳洲身份的蒯轍元是去年5月初在斐濟中共當局跨國追捕的,當時他正以幕後金主身份籌辦《香港晨報》;最終被內地受害人舉報他借名行騙,因而向公安報案,其被捕罪名是涉嫌詐騙;落網之後一直關在珠海,內地公安部門經過近一年半調查偵察,案宗早前已移送檢察院,進入審查起訴階段,預計很快將提交法院審理。
有關蒯轍元涉詐騙被內地公安拘捕一事,去年五月香港曾轟動一時,媒體多有報道,因事件累及正在籌備之中的《香港晨報》胎死腹中,「出師未捷身先死」,200多名參與籌備的員工受累,事件還惹出該報籌備的高層人士被人追斬受傷事件。
消息人士透露,外界有所不知的是,本案遠非蒯轍元借香港辦報之名在內地坑蒙拐騙那麼簡單,而且還涉及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聯絡辦(中聯辦);時任中聯辦文宣部部長郝鐵川因為深度介入蒯「投資辦報」之事,全力相助,本以為有功,豈料陷入騙局,有口難辦,惹禍上身。蒯案東窗事發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怒將郝鐵川趕回上海,可憐的郝部長來港前貴為大學教授、華東政法學院副院長、上海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官居正廳級,本來仕途大好,以為來港鍍金三五年,回去拿個副部級,殊料被蒯騙子拖落水,惹來一身騷,回上海後不但升官無望,連教鞭亦無法再執,只能屈就出任上海文史館長位。
消息透露,蒯轍元作為與內地政壇千絲萬縷、背景複雜人士,其被捕還與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有關。知情者透露,蒯曾實名舉報張曉明涉貪腐問題,包括出席商家活動濫要「讚助」,從幾十萬到幾百萬不等;他為商家題字也公開索酬,有的高達千萬元。
消息透露,正因為上述緣故,蒯轍元打着中聯辦名義辦所謂《香港晨報》到處行騙被揭發後,張曉明怒不可遏,一面處罰趕走郝鐵川,一面向上告狀,據悉狀紙遞到了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台面。消息指最終蒯啷鐺入獄、面臨重判,與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告禦狀」不無關係。
現年47歲的蒯轍元南京人,持澳洲護照,據悉背景複雜。據內地百度百科收錄,他有研究生學歷,曾任港澳發展戰略研究中心主任、國際戰略研究會常務副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特約研究員、北京大學傳播與文化研究所專家、研究員。
曾任全國青年聯合會常委、中共中央國家機關青聯副主席,全國高級黨政干部著作編輯出版委員會副主任,中國法學會會員、海峽兩岸法學交流促進會常務理事,中國國際跨國公司研究會副會長,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教授、學術委員會副秘書長等。

雲南張業群北京追丈夫死因 尋釁滋事逮捕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1794-page-1.htm

今天夜間,雲南昭通王博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中心:我母親張業群北京追父親死亡真相,尋釁滋事逮捕。2015年10月27日,母親張業群在北京維權上訪,主要反映自己丈夫在昭陽區民政局精神病院非正常死亡事件【雲南「躲貓貓」案賠償談判破裂 4警察日夜監控】,要求相關部門徹查該案,還一個事實真相,被昭陽區僱傭北京地區黑社會勢力秘密送回昭通。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以擾亂社會治安為由對張業群行政拘留20天(2015年10月31日至2015年11月19日)。11月18日,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並將張業群由拘留所轉移到看守所。

廣東佛山胡銘添被以「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罪刑拘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5/1119/13530.html

廣東佛山市順德區杏壇鎮訪民胡銘添,於昨日被順德區公安局以「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為由刑事拘留,現羈押於佛山市順德區看守所。拘留書上填寫的時間是11月18日0時,而就在這個18日下午14.15分,本來是胡銘添等人告廣東省國土資源廳廳長對高贊村8800多畝集體土地國務院一次性徵地批文一案,在廣東省廣州中級人民發院公開開庭審理的日子。

中方否認存在酷刑 受害人紛挺身駁斥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orture-11192015080725.html

中國官方代表周三(18日)在日內瓦出席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聽證會,回應質詢時強調,使用審訊椅限制扣押者的行動,目的是為了防止自殺。言論引來外界一片嘩然和反駁。有親身經歷過酷刑的訪民認為,當局的回應是利用謊言掩蓋真相;亦有維權律師指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做法,比肉體上的折磨更為嚴重。

2015年9月,江蘇省無錫市維權代表丁紅芬,模擬老虎櫈被限制自由的酷刑。

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針對中國人權狀況,舉行一連2日的聽證會審議。期間有委員質詢大陸當局,對扣押者使用刑具的做法。
其中一名出席會議的中國官方代表在周三回應時表示,使用審訊椅,主要是為了保證訊問期間的安全,防止嫌疑人有自殺、自殘、襲擊辦案人員的行為,有時為讓犯人舒服,辦案人員更會在審訊椅加軟墊。
中國官員說:這些(襲擊)事件發生以後,對整個辦案工作帶來很大的影響,案件會陷入停頓。特別是在嫌疑人自殺的情況之下,犯罪嫌疑人不在了,案件就無法辦理。在這種情況下,犯罪受害人的權益無法得到。為了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我們使用了審訊椅。
對此,上海訪民陳建芳反駁,認為大陸當局只是用謊言去掩蓋真相。陳建芳說:老虎櫈是一種很殘酷的刑具,人坐上去以後動彈不得,手和腳都綁住扣子。墊一個墊讓舒服一點,防止自殺等,全部是謊言。用謊言掩蓋真相,希望國際社會不要輕信。
至於江蘇省無錫市維權代表丁紅芬,更認為當局在迴避國際社會的質詢。她又說,她和丈夫沈果冬也親身遭受酷刑對待,能徹底感到酷刑為他們帶來的痛苦和折磨,最能站出來證明酷刑存在的受害人。
丁紅芬說:他們在迴避這個問題,上面能了解到下面這麼黑嗎?即使他們了解到,也不會承認。我親身經歷坐了老虎櫈37天;又把我整個身體弄起來,2個小伙子把我的身體撞牆,還在弄到玻璃窗堵住我的嘴,要來悶死我。我丈夫也是被他們用人字梯架空吊起來,反覆這樣架空、放下。怎麼說中國沒有酷刑?我們親身經歷了,怎麼會沒有?


 

葛洵:姜野飛董廣平被泰國遣返 中共堵截受迫害人士逃亡之路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ck-11192015114806.html

逃亡泰國已經獲得聯合國難民身份的中國民運人士姜野飛、董廣平被泰國政府遣返。美國華人「人道中國」主席葛洵指出:中共的人權迫害不但越來越嚴重,而且還要 堵死受迫害人士的逃亡之路。泰國是個屈從於中共壓力沒有原則的國家,聯合國難民署不應只在泰國設點,還應該在東南亞多設幾個難民點。
葛洵接受記者採訪,對姜野飛、董廣平被泰國政府遣返,而且是中國駐泰國大使館交付罰金,由中國政府派飛機將姜野飛、董廣平等五人人接走,表示極為憤慨。葛洵 指出:從不久前被捕的維權律師包龍軍、王宇的兒子包濛濛和幫助包濛濛出逃的唐志順、幸清賢在緬甸被抓捕,到這次姜野飛、董廣平等五人被遣返,表明,中共不 但在國內加強人權迫害,而且要堵死受迫害人士的逃亡之路。他說:「尤其是東南亞一帶,包括緬甸,包括泰國。其他地方也可以看出來:在香港對佔中人士的起訴 在變本加厲;路過台灣的民國派五青年,他們是想到美國尋求保護,中共也對台灣政府施加壓力。」

失踪桂民海曾致電妻子 瑞典當局正調查事件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hailand-publisher-11192015080154.html

曾出版大陸政治敏感書籍的瑞典籍香港書商桂民海,自10中在泰國失踪至今逾1個月,近日傳出他在上週五(13日)被泰國當局遣返中國,瑞典外交部回應,未確認桂民海在中國,現正調查事件。
在泰失蹤個多月的巨流傳播有限公司(簡稱巨流公司)股東、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民海,海外媒體報道指﹐他與流亡泰國的維權人士董廣平、姜野飛及兩名法輪功學員,上週五同被遣返中國,泰國當局未有證實此消息。
瑞典外交部新聞官員韋恩斯泰特(Gabriel Wernstedt) 週四(19日)向本台回應指,瑞典外交部接獲報告,一名年約50歲的瑞典公民可能被泰國或中國拘留,瑞典駐曼谷及北京大使館正在調查事件,這名公民多年前移民到瑞典,目前未能確認他在哪裡。
巨流公司另一股東李先生指,他不相信瑞典籍的桂民海會被泰國遣返中國,因為本週二(17日)桂民海曾致電妻子,叫她不用到泰國,他的事情還未處理好,她到泰國也沒法見面。李先生推斷桂民海不想太太到泰國報案,桂太覺得桂民海好像被控制情況下致電給她,現在她有點害怕。
他又指,近日傳出桂民海被遣返中國,他不相信泰國官方會遣返瑞典公民回中國,桂民海沒有非法居留。此外,桂民海在英國的女兒近日已向瑞典外交部求助,外交部安排一名瑞典警察跟進調查。
李先生說:不可信,沒可能,他(桂民海)是瑞典公民,怎樣遣返,就算要抓他回大陸,也不可能經過泰國官方將他送回去。
本台早前報道,巨流公司股東桂民海、總經理呂波、業務經理張志平及旗下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10月先後在泰國、深圳及香港失踪。11月6日事件曝光後,桂民海及林榮基家屬均接獲電話報平安,但沒具體說及身在何處或發生什麼事。事件疑與桂民海即將出版一本有關中國領導人的敏感新書有關。
現年51歲的桂民海曾是獨立筆會前會員,近年出版政治書籍後,已不返大陸。
此外,被遣返中國的河南維權人士董廣平、四川維權人士姜野飛,二人的家屬週三(18日)透過聯合國難民公署安排,獲加拿大收容,週四已抵達多倫多。泰國民運人士黎小龍向本台指,董廣平妻子谷書華、女兒董雪瑞及姜野飛妻子楚玲已平安到埗,泰國時間今早6時收到她們的訊息指,她們被加拿大安置在温尼伯(Winnipeg),原想搭今晚飛機到那裡,多倫多的朋友留她們暫住,其他詳情待通電話後才清楚。
就泰國遣返中國滯泰難民,記者致電泰國移民局專員,他指這件事很重要,不方便回應,向副總理或警方查詢。

人權觀察批評泰國強行遣返中國活動人士

[美國之音]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voa-news-hrw-criticizing-thailand-for-returning-activists-to-china-20151119/3064882.html

人權觀察星期四致函泰國總理巴育,指出泰​​國政府強行遣返兩名被聯合國認定是難民的兩名異議人士回中國,將導致他們受到酷刑和其他虐待的危險。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亞·理查森說,“在泰國政府被明確告知他們是難民之後,仍然強行遣返這兩名人權活動人士,使他們置於危險之中,這種做法既殘酷也非法。這種行為完全違背了巴育在聯合國大會上所作的維護人權的承諾。”
泰國政府在11月14-15的周末強行把中國的人權和民主活動人士董廣平和姜野飛遣返回中國。此前,聯合國難民署11月10日通知泰國主要的政府部門,這兩人已經被第三國接受,作為難民被安裝,他們將在幾天內離開泰國。

人權團體譴責泰國遞解中國活動人士

[美國之音]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voa-news-china-refugees-20151119/3065127.html

人權團體普遍譴責泰國遞解兩名中國異議人士,聯合國已承認這兩人為尋求避難的人。美國之音記者科本曼谷報導說,分析人士表示,泰國這項決定進一步凸顯,自軍政府去年五月掌權以來,中國外交對泰國的影響正在加強。

泰國決定逮捕和遣返兩名中國異議人士,二人得到聯合國認定後已批准在加拿大定居。泰國此舉再次面臨人權團體以及聯合國的批評。中方提出正式請求後,10月28日董廣平和姜野飛遭拘押,11月14至15日週末期間,兩位主張人權和民主的人士隨即遭遣返。

泰國遣返兩名中國異見人士

[紐約時報]http://cn.nytimes.com/china/20151119/c19thailand/zh-hant/
驅逐兩人的決定是在上周做出的,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研究員倪偉平(William Nee)說,這表明中國政府說服其他國家不為中國公民提供避難的能力在不斷增強。「這次驅逐體現了一個令人擔憂的新趨勢,就是中國在對第三國施加壓力,遣返異見者和其他因經濟和社會原因離開中國的人,」長居香港的倪偉平表示。「中國現在似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願意發揮其國際影響,確保其在國內對人權的鎮壓可以繼續暢通無阻。」
被遣返的姜野飛和董廣平之前曾因激進活動在中國遭到羈押。習近平當政期間,政府加大了逮捕、拘留和控制力度,試圖平息共產黨政權面臨的潛在挑戰。

香港出版商阿海被遣返中國 當局將追究其出版物作者

[博聞社] 本社獲悉,瑞典籍香港出版商桂民海(阿海)在泰國疑被中共秘密警察跨國誘捕後,於上週五被中共以專機遣返中國,顯示本案非同尋常,中共已從阿海的電腦中,掌握了所有跟阿海有稿件來往的中港作者名單,有關人士呼籲作者當保重。

據知情人透露:上周五,香港專門出版中共政治禁書的出版商桂民海(阿海)和其他四人被泰國當局移送中國政府秘密警察 用專機正式遣返回大陸。
阿海10月中旬被秘密警察夥同當地人從曼谷寓所帶走後,之後阿海的電腦曾經在11月3日被中國秘密警察在帕提亞的寓所里拷貝,裡面的資料應該全部暴露。
據跟阿海合作的知情人透露,阿海的電腦里應該有分布在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大陸的寫作者(投稿者)的信息,甚至還可能有稿費轉賬資料,目前這些人都將面臨嚴重的威脅。
另據其他渠道的消息說,阿海十年前在大陸有一個未結的交通肇事案,中國政府非常可能使用這個借口遣返並羈押阿海,阿海短時間內獲得救援離開中國的前景將非常暗淡。
如果阿海長期被羈押甚至入獄,就會給中國方面提供捏造其他罪證的機會,甚至牽連其他寫作者被控“竊取情報”之類的罪名連帶入獄。
由此,這位知情人提請其他跟阿海有聯繫的寫作者特別是大陸的寫作者應當提高自我保護意識

視頻曝光:四名男子進入香港出版商阿海(桂民海)的公寓

[博聞社]  香港著名出版商阿海(桂民海)10月17日最後一次出現在泰國的公寓,博訊網日前公布了其離開時的視頻,本社剛獲得了阿海最後一次停車,以及11月3日四名男子進入阿海公寓的視頻。視頻顯示,其中一名戴帽子的男子應該是此次行動的領導。

此前博訊報道四名男子在阿海房間呆了2小時,最新信息顯示,他們在房間呆了大約半小時。博聞社今天稍早披露,阿海失蹤後被泰國秘密關押在IDC(移民監獄),直到11月13日,阿海和姜野飛、董廣平以及另外兩人被遣返中國。整個過程看,泰國政府直接參与了綁架、關押和配合北京非法遣送。

香港書商桂明海妻子、女兒收到的電信確為失蹤期間桂明海所發

[博聞社]   瑞典籍香港書商桂民海(阿海),在泰國神秘失蹤,其出版社三名員工則在深圳被抓。阿海妻子稱曾經接到阿海電話,而桂民海的女兒收到父親一個“奇怪訊息”,內容指過了一筆錢到她銀行帳戶。據泰國方面的知情人稱,阿海發給妻子和女兒的電話和信息確實為阿海所發,同時告知阿海已經在11月13日與其他五名人員被遣返回中國。

桂明海所住的泰國芭提雅公寓名叫Silver Beach (銀海灘)。據其物業經理介紹,桂明海所住17D業主於10月17日,同一名講中國話男子離開公寓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據消息人士的信息,桂明海此時已經被抓,秘密關押在泰國政府移民監獄內,並未被遣返。
該消息人士還透露,阿海被捕以後一方面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另一方面擔心資料被盜以及妻女以及財產安全。幸得一位西籍的人士秘密幫助,幫助阿海與妻子女兒溝通。同時為了保護幫助者,阿海在相關信息中沒有透露自己被關押。
消息人士指,11月13日與阿海一起同機被遣返的還有聯合國難民姜野飛與董廣平兩位人士。海外對姜野飛與董廣平兩位人士救援雖然已經失敗,但是,姜野飛妻子楚玲、董廣平妻子谷書華、女兒董雪瑞卻於曼谷時間11月18日被營救搭機前往加拿大多倫多。

瑞典公民被從泰國緝回中國,瑞典稱不知情

[美國之音]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voa-news-sweden-foreign-ministry-20151119/3065310.html

專售中國政治禁書的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民海10月17日在泰國失踪。據報導這位瑞典籍中國商人,已被中方送泰國押回中國。RFA報導援引知情人士話說,桂民海是同另外兩名已被加拿大接受的政治異議人士姜野飛和董光平以及兩名法輪功學員一道,被用“專機”送回中國的。
桂民海畢業於北京大學,後留學歐洲。他的女兒上週日(11月14日)對美國之音說,瑞典外交部正在努力尋找她父親的下落。桂民海10月17日在泰國失踪。有報導說,桂民海雖是瑞典公民,但與家人定居德國。數年前,桂民海在香港與人合資創辦了巨流傳媒集團,專門出版有關中國政局揭秘的書籍。
不過,美國之音記者周四(11月19日)打通瑞典外交部的電話,一位自稱外交部發言人稱自己沒有聽說過此事,希望記者聯繫外交部領事服務處。然而,領事服務處的工作人員表示每天要處理大量的受害者及家屬的事項,對桂民海沒有印象,而且也不被允許向媒體透露信息。桂民海的女兒目前在英國讀書。她說父親不太願意和她談論自己的工作,所以一直很擔心父親的工作性質。桂民海是大陸人,後加入瑞典籍,長期在香港經營大陸政治書籍。有報導說,他目前正籌劃出一本有關習近平的書籍。


群體維權

倪玉蘭訴北京西城公安分局信息公開一案今開庭 徐永海等遭軟禁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1/blog-post_28.html

2015年11月19日星期四,北京人權捍衛者倪玉蘭訴西城公安分局信息公開一案於2015年11月19日上午9點在北京市西城區半步橋50號西城法院南區開庭審理,為了阻止北京的人權捍衛者徐永海等遭軟禁無法前往旁聽。

倪玉蘭告官開庭 聲援者遭軟禁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s-a-11192015082346.html

北京維權律師倪玉蘭狀告北京西城區公安局,拒絕訊息公開的案件周四(19日)開庭。當局再次進行打壓,多名欲參與旁聽的聲援者遭軟禁。被軟禁的徐永海分析,因政府理虧而且擔心更多人仿效告政府,於是作出控制。

當局逐步推律師中介取代信訪 律師指是打壓

[自由亞洲電台] 中央政法委將於年底開始,實行律師代理信訪制度,特別是針對“釘子案”,必須透過律師作為中介,再向相關政府部門轉達處理,冀慢慢取代直接信訪。有維權人士相信,有關制度是為了減輕政府部門的壓力,以及改善不良的國際形象。法律界則認為,把律師分級別辨案及統一收費,無疑是對他們另一種打壓。

上海盲人維權團隊持續到天安門地區撒傳單抗議官僚不作為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1/blog-post_20.html

2015年11月20日星期五,本網獲悉:從11月16日開始連續四天,盲人維權團隊在來自於上海的盲人維權隊成員陳永成、胡憶中、鮑長興、及肢殘人陳榮達等四人領銜下,到天安門東、西紅牆拋撒反映上海當局不作為、亂作為材料,盲人們被四入北京公安局天安門分局,三進久敬莊。

湖南婁底2訪民北京自殺未遂 去向不明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1795-page-1.htm

今天上午,湖南婁底柳紅貴【湖南柳紅貴遭強拆 上訪獲刑8月】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中心:婁底2訪民北京自殺未遂,去向不明。來電稱,11月19日上午,湖南婁底婁星區小碧鄉強拆戶王香江和漣源七星鎮醫療事故受害者肖青花因數次逐級反映遭打擊報復不處理,再次到中南海府右街投訴不理後,只好拿酒精刀片自殺被北京警方帶走。其後,王香江告訴我實情,目前兩人去向不明。

湖南三鎮合併遭頑抗 當局製造白色恐怖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merger-11192015080950.html

湖南省臨湘市三鎮合併糾紛持續,最著力反對合併的聶市鎮,周四(19日)仍有400居民到市政府抗議,全鎮罷市亦繼續進行。當局為震懾村民維權,持續製造白色恐怖,闖入民居抓捕示威者,又全面封殺不利政府的消息。網上消息指,一名中年男子周二(17日)喝農藥自殺抗議,至今仍然昏迷。

上海191位失地農民代表今年第12次來到上海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上訪
遭警方粗暴打壓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1/19112.html

2015年11月19日,本網獲悉:上海191位失地農民代表今年第12次來到上海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地址:上海市世博村路300號)。就被徵地農民的社保問題要求局長周海洋接待。
2015年11月10日,失地農民代表從上午8時許等到下午,周海洋不出來接待。無奈的失地農民代表只好又走到世博村路中間呼喊:「周海洋局長出來接待」、「 還我人權、還我土地、我要生存、我要治病」等口號。可惜的是,作為市社會保障局局長的周海洋仍不肯出來接待,這是周海洋今年第12次躲避失地農民代表。約有50名警察和保安守在社保局門口,阻止失地農民代表進去找周海洋。
在本次維權行動中,蔡龍其(現74歲)、吳美麗(現77歲)、杜鳳寶(現76歲)等6人被浦東公安分局世博村派出所警察抓捕關押數小時獲釋。浦東新區曹路鎮的沈金妹(今年72歲,電話02150703282)被警察推倒在地上,因疼痛難受失聲痛哭。警察無動於衷不給救治,現場一片悲哀。老人痛哭了很長時間,最後有其他失地農民代表從地上扶起老人。
農民賴以生存的集體土地被政府以「徵地拆遷」為名從農民手裡搶去,無「城保」,無土地補償費。上海市46萬失地農民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失地農民代表朱金安說:「徵地征貧了農民,拆遷拆窮了農民。上訪反映問題,官官相護、互相推諉。失地農民訴控無門。不是一人一票民選的政府就是這樣,韓正是一個真正的罪人,把「城保」和「鎮保」拆分開來,這是根據韓正令在2003年10月20日開始的。我請求社會各界關注我們失地農民的困境。」

接連爆發涉供暖問題 再有數百業主抗議 (視頻)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rotest-11192015071112.html

北方冷空氣持續下,由供暖問題引發的維權事件不斷發生。河北省石家莊市數個小區幾百名居民,周(19日)冒著僅得3度的嚴寒天氣,上街表達訴求。其中“東海盛景”小區的上百名業主,周三(18日)堵路抗議期間被警方鎮壓。業主指物管未有按政府指示向住戶供暖,又批評政府監管不足,市內無供暖情況比比皆是,年復一年困擾居民。

河南靈寶數十塵肺病人連續三天政府抗議無人管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5/1119/13528.html

今天上午,在河南省靈寶市政府門前,數十名塵肺病患者舉著標語和牌子抗議討說法。

據在現場的名叫周才海的礦工告訴本工作室,現場的三十多名塵肺病人,他們已是連續第三天到靈寶市政府門前。靈寶市政府一直無人正式接待他們,還把他們推到信訪局,可信訪局說管不了,不得已他們才在政府門口打標語。
據介紹,周才海等都是陝西省鎮安縣人,此前在河南省靈寶市文峪金礦打工。周才海說他1995年就到了文峪金礦,剛開始放炮打眼時沒任何保護措施,連口罩都沒有。打工時,礦上不給他們簽合同,也沒買保險。2010年他被查出疑似塵肺病,2014年最終被確診為塵肺病三期,屬最嚴重的,並屬傷殘三級。現在,僅在他們鎮安縣就聯繫上了三十多位因在文峪金礦打工的塵肺病人。
被查出患病後,周才海等找到文峪金礦,文峪金礦完全不認帳。找到當地勞動管理部門,勞動管理部門以不能確認勞動關係為由不仲裁,不處罰。找到靈寶法院,又以過了訴訟時效駁回。

江蘇一化纖廠倒閉 三百工人遊行示威遭鎮壓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11192015112239.html

江蘇省太倉市一家民營企業因經營不善倒閉,該廠約三百工人11月16日及18日連續兩天到市政府門外示威遊行,遭到特警鎮壓,多人被毆打,3人被抓捕。據該廠一位員工稱,公司欠薪三個月,15日貼出告示,宣佈破產。

江蘇省太倉市明輝化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5日宣佈倒閉,該廠工人因被拖欠薪水已達三個月,自16日起,到太倉市政府找官員理論,要求官員出面協調。18日,約300名 工人聚集在市政府大樓前遊行示威,再度要求政府協助追討企業欠薪,遭到聞訊趕到的警察鎮壓。現場多張圖片顯示,示威者聚集在企業門前,也有人在政府辦公樓 前集會。當局出動警力阻止工人。另有一男子被兩名穿制服的警察帶上警車,該男子上身赤裸。工人發帖稱,在此期間,多人被毆打,3人被抓捕。

貴陽活石教會聚會場所面被責令整改

[對華援助協會]http://www.chinaaid.net/2015/11/blog-post_19.html

貴陽基督教家庭教會活石教會,11月18日接到該市南明區城管局通知稱,該教會所在物業改變用途,屬於違法,限三日內改正。逾期每天平方米罰款20元。換言之,該教會648平方米,每天將被罰款近13000元。今年7月28日,該教會執事會主席張秀紅被公安帶走後,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刑事拘留,當局至今沒有結論。
貴陽活石教會11月18日接到該市南明區城市綜合執法局發出的《責令限期整改通知書》,指其位於南明區花果園樓盤C區9棟2單元第24層的四套房間,改變規則可使用用途,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用地分類與規劃建設用地標準》和《貴州省城鄉規劃條例》之規定,屬於違法。責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自逾期日起,每日每平方米罰款20元。限期三日內改正。
該教會牧師蘇天富19日告訴記者:「我昨天不在,他們(城管)一是去教會,二是來家裡下達一個整改通知,他也沒有註明說要改什麼,他那邊下的整改通知,一是說在執法,另外他們根據規劃局給他們下達的意見,我們違背了規劃條例,要處罰每天每平方米20元」。
今年7月28日,活石教會執事會主席張秀紅和丈夫陳祖凱被公安帶走,其後張秀紅被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刑事拘留。蘇天富說,當局這次借整改房屋,打壓教會,這以早前逮捕張秀紅如出一轍:「他們想做的就是想關閉教會,先弄人,然後弄錢。我剛才去找南明城管局,我說你叫我整改,你們沒有告訴我哪裡違規要改,我都不知道要怎麼改。然後他說要告訴領導,開會後,再告訴我。我說,等他們通知」。


新疆聲稱反恐致17維人死 包括婦女和兒童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xinjiang-attack-11192015082110.html

中國公安部上周六(14日)宣布,經過56天的追捕,已全殲9月18日導致50人死亡、數十人受傷的拜城煤礦襲擊案中的暴恐人員,但拒絕透露詳情。而本台維語部從當地警方內部獲悉,當局在追捕中炸死了17人,其中包括數名婦女和兒童。

據悉,中國當局在巴黎遭恐怖襲擊的當天,有限地披露了拜城煤礦襲擊事件,稱經過56天的追捕,已於11月13下午全殲暴恐人員。但僅僅幾個小時後,中國當局即刪除了該信息。而根據警方內部的手寫記錄顯示,逃亡人員中包括婦女和孩子。
本台維語部周三(18日)從當地警方獲悉,參與搜捕的軍隊發現了襲擊者藏匿的山洞,並實施了爆炸,導致洞中所有人死亡,當地警方最後找到了17具屍體,包括46歲的Tursun Jume,47歲的Musa Toxtiniyaz,60歲的Memet Eysa等人。死去的還有4名婦女和三名兒童,其中最小的1歲,最大的9歲。襲擊事件發生後, 這批人隨家人一起逃亡,最後在爆炸中死亡。
本台記者從當地獲悉,除了阿克蘇地區公安局在13日當天有簡短的歡迎儀式外,當地沒有舉行公開的情況說明,並繼續要求當地居民不要談論此事。
據當地一位漢族居民告稱,現在當地的警察依然處於高度戒備狀態。但基於維穩的考量,官方沒有向當地人通報情況,對類似的事情,當地政府擔心引起動蕩,所以都會封鎖消息。
他說:殺50個人的話,肯定有啥大動作。警察特別多啊,外面特警經常巡邏啊,隨時巡邏的。反正,經常在大街上,有的地方,有那種特警執勤的那種車。煤礦那個,咋說呢,反正就是一般這樣的事情,反正當地政府也壓著,沒人知道。就算它有暴亂,只要是事情不是特別大,一般政府都不會往外面說的。這個事情,就算出了也沒人知道。再說這個東西,因為你要說這個地方 暴亂雜了雜了的,會引起當地的不穩定啊。除非這個事情特別大,壓不住了。
另據當地一名為艾爾夏提的人稱,他們只知道事情結束了,傳言一部分人被抓,一部分人被打死。但他們也無法獲得准確的消息。
他說:結束了結束了,上個星期全部都結束了。一部分就打死了,一部分就抓走了,是這樣的。但政府現在沒有通報,沒有廣播,我們也不知道。
拜城縣公安局值班人員上周六曾告訴本台記者,現在正進行後續工作,並處理暴恐人員的屍體。本台記者週四(19日)再次致電該公安局值班電話,值班人員稱,已經結束了,但依然拒絕透露有多少人被打死,以及死者中是否有婦女和兒童。而此前,拜城縣政府在接受本台記者電話采訪時,則堅決否認有襲擊事件發生。

欲哭無淚——反恐名義下被殘酷屠殺的維吾爾兒童和婦女

[博訊]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5/11/201511190714.shtml

上週六,也就是巴黎恐怖襲擊發生第二天,中共政權宣佈的『歷經56天追擊,對暴恐分子發動總攻,取得重大戰果』,之真相正在浮出水面。
根據自由亞洲電台維吾爾語部的報導:中共軍警在出動將近上萬人,包括軍警、民兵、老百姓;天上直升飛機、無人機全天巡邏,地上坦克、裝甲車把山口,所取得的重大戰果是——圍山追捕56天之後,將精疲力盡、躲藏在一個山洞裡三家維吾爾男女老少17人,發射火箭彈,射殺於山洞內!
被中共軍警殘酷屠殺三家維吾爾人男性包括;家族長者、祖父:買買提∙艾沙(Memet Aysa),60歲;吐爾遜∙居馬(Tursun Jume),46歲;木沙∙托赫尼亞孜(Musa Tohniyaz),47歲,以及他們的幾個未成年兒子、侄子。
被中共軍警慘無人道屠殺的四位維吾爾婦女是;買買提∙艾沙的妻子:佐熱姆∙馬木提(Zorem Mamut),55歲;買買提∙艾沙的兩個兒媳婦:阿依木尼莎∙茹孜(Ayimnisa Rozi),30歲;熱伊汗∙木沙(Reyhan Musa),28歲;以及吐爾遜∙居馬的妻子:瑪熱燕姆∙阿卜杜熱依木(Meryem Abdurehim),44歲。
被中共軍進無恥地屠殺的三位幼兒是:買買提∙艾沙收養的孫女兒:姆尼熱∙買買提(Munire Memet),9歲,才上二年級;以及吐爾遜∙居馬的兩個學齡前兒子;一個6歲,另一個才剛剛1歲!
無恥的中國外長王毅和其主子、屠夫習二,在其軍隊毫無人性地屠殺手無寸鐵維吾爾兒童婦女 之後,居然還敢毫無廉恥地要求文明世界支持中國所謂的 「反恐」!
買買提艾沙因為受養了孫女姆尼熱,而被當地政府已違反計畫生育政策而被罰款,並被強制參加學習班,而且被鎮幹部當眾拽著脖筋推搡著,要求其參加跳《小蘋果》現代舞。其他家庭成員也被強迫參加學習班、跳現代舞等;凡不服從者被關了一段時間的牢房。
根據最早中國媒體的報導,在實施屠殺前,中國軍警聽到了婦女、兒童的說話聲,也就是說,中國軍警確認山洞中有兒童婦女。
在聽到了兒童婦女說話之聲,確認有兒童婦女之後,還敢手不發抖地向兒童婦女發射火箭彈,還居然敢恬不知恥地說取得了反恐重大戰果!?這是個什麼樣的軍隊? 一群無恥的、沒有道德、沒有人性的懦夫!罵其土匪,侮辱了有黑幫規矩的土匪;罵其畜牲,褻瀆了動物!這是一群雙手沾滿維吾爾婦女兒童獻血的劊子手。
我無法想像,藏匿於山洞中的幾位母親和兒童經歷了多少辛酸、多少恐懼?我也不知道那三個臨死前的孩子,是否來得及喊了最後的一聲:媽媽!三個孩子是否在痛苦中哭喊了:爸爸、媽媽,救救我們!我不知道臨死前的母親是否絕望地喊著:孩子,我的寶貝!牽著她9歲的孫女兒閉上了眼睛?不知道另一位母親是否也喊著:孩子、孩子!手牽著6歲的兒子、否懷抱著1歲的幼子閉上了眼睛?我欲哭無淚!
任何一個有頭腦、有良心,接受過現代文明的人,都應該義無反顧地、強烈地譴責中共對這三家維吾爾兒童婦女的、慘無人道屠殺;任何一個沐浴過現代文明的人,都不應該助紂為虐、人云亦云、當中共的傳聲筒,和中共沆瀣一氣、甘當幫凶。

IS殺害中國人質疑報復中國新疆政策

[法廣]http://rfi.my/1kH4Gd4

中國人質樊京輝昨天11月18日被伊斯蘭國組織宣布殺害後,北京嚴厲譴責這起暴行並承諾將採取行動把兇手送上法庭。IS宣布殺害中國人質的時間點是中國官媒報導警方“全殲”新疆拜城煤礦慘案兇手17人之後。美國自由亞洲電台日前透露,在17名“殲滅”的維族人中包括婦女和兒童。

伊斯蘭國組織週三在其英文網絡頻道宣布殺害了一名中國人質和一名挪威人質,但沒有透露殺害的細節。
中國社交網站近幾天流傳一個文件稱,在伊斯蘭國組織揚言要報復的名單當中,中國被列在首位,原因是新疆維族問題。

中國警方襲擊新疆煤礦行兇案嫌犯,打死17人

[紐約時報]http://cn.nytimes.com/china/20151119/c19xinjiang/zh-hant/

中國公安部的一份聲明說,這次襲擊是打擊恐怖主義的「重大勝利」,是56天「追擊」行動的結果。上周六,在巴黎恐怖襲擊的消息傳出後,該聲明在網上貼出了幾個小時,後來被刪除,沒有進行任何解釋。
中國政府繼續對新疆暴力事件的信息進行嚴格控制,對於在襲擊中喪命的人,及其所受的罪名指控,並沒有提供詳細信息。新疆官員拒絕就此事置評。
人權倡導者批評政府處理此事的方式,稱中國官員應該更加坦率透明,解釋在襲擊中喪生的人,尤其是兒童的情況。「北京早就不應該壟斷對恐怖主義及其反恐工作的報道了,」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駐香港研究員王松蓮(Maya Wang)在電郵中寫道。「如果這些行動確實像中國聲稱的那樣合法,那有什麼可隱瞞的。」
近年來,在存在嚴重貧窮、歧視問題的新疆,政府對宗教活動進行大力鎮壓,這裡的暴力活動也在不斷升級。9月煤礦遭襲事件加劇了維吾爾人與漢人的緊張關係,佔中國總人口90%的漢人近年來大量遷徙到新疆地區。9月襲擊事件的大部分受害者是漢人,而襲擊者大部分是維吾爾人。

RFA獨家:新疆手機連VPN網絡即被停機 回民投訴網絡言論抹黑穆斯林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2-11192015103036.html

法國遭遇恐怖襲擊導致近五百個平民死傷。中國新疆地區網民發現,自11月13日巴黎遇襲開始,當局突然不再屏蔽涉及恐怖襲擊內容的文字和圖片,放任抹黑西方國家和穆斯林,在遭到回民投訴後,相關言論已被封鎖。與此同時,有網民告訴本台,新疆手機用戶使用VPN(虛擬專用網),一旦被檢測到,會立即被停用,須到派出所開解鎖證明。
法國遭遇宗教極端分子恐怖襲擊,造成約132人慘死,300多人受傷。中國公安部微博除了在第二天發佈「反恐勝利」的圖文,還停止屏蔽來自境外的非官方反恐消息。新疆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宋先生11月19日告訴本台,情況有點反常:「過去你想看(境外反恐)看不到,現在微信信息語言都用漢字,拼音也不用了,有的直接註上英文,微信都要被過濾的。問題是『長城』(防火牆)不防火了」。
記者:什麼時候開始的?
回答:就是從巴黎襲擊開始。現在火越燒越旺。過去我們發這樣的信息很快就會被屏蔽。但是現在不屏蔽了。按照國家法律,所謂發虛假信息判刑七年。你看寫什麼歐美國家和IS(伊斯蘭國組織)是一夥的,這個怎麼不抓呢?這是公開的忽悠人,你沒有證據。第二,還有說以色列有高級將領在IS那裡當指揮官,被伊拉克人抓住。
宋先生說,上述言論最後發展到攻擊新疆的穆斯林,引起回民不滿,向當局投訴:「前面沒有封,後面我發現為什麼會封呢?在國內的穆斯林回民,他舉報。你不封他就告你」。
與此同時,中國部分地區對手機用戶使用簡稱VPN的虛擬專用網絡加強監管,只要有人使用就會被當局停機。目前新疆出現此事。一位要求匿名的網絡技術員19日告訴本台:「主要在新疆那邊,如果你電話下載了VPN軟件,就會被停機,停機後要到警察局去申請解鎖。當然跟巴黎恐怖襲擊事件有點關係。主要是新疆的消息,其他地方暫時沒有報告」。

「第二屆蒙漢民族與民主問題研討會」將在德國科隆舉行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gr-11192015115149.html

剛剛訪問過印度達蘭薩拉的蒙古族維權領袖席海明先生說,第二屆「蒙漢民族與民主問題研討會」將圍繞達從達賴喇嘛那裡取來的真經,討論蒙漢兩民族及時下中國大陸的政治形勢問題。
十月五號到十二號,以流亡海外的蒙古族維權領袖席海明為首的一個蒙古族代表團訪問印度達蘭薩拉,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記者獲悉,十一月二十七號到二十九號該 蒙古族團體將在德國文化名城科隆組織一個大型研討會,「第二屆蒙漢民族與民主問題研討會」。這個研討會獲得了流亡歐洲、美國和亞洲很多地區的其它民族的團 體和人士的支持。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