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六毛死亡案」全記錄

「張六毛死亡案」全記錄(至2015年11月11日) ——死亡原因仍不明朗、罪名為 … 繼續閱讀 →...

「張六毛死亡案」全記錄(至2015年11月11日)
——死亡原因仍不明朗、罪名為「顛覆國家政權罪」、
因關注本案被打壓公民達十四人

 

(維權網信息員張兵報導)2015年11月11日星期三,本網獲悉:自2015年11月4日,被羈押在廣州第三看守所的張六毛傳出死訊後,已經一個星期了。到今天為止,張六毛死亡原因仍不明朗,而律師從檢察院獲知張六毛的批捕罪名是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
而因關注張六毛案被當局打壓公民越來越多,到11月11日,統計核實因關注本案被威脅的人士,增加至十四人:歐彪峰、吳斌(秀才江湖)、胡海波、@流浪王子、黃美娟、陳進學、范一平、張五洲、張五洲兒子、張七毛、甄江華,劉輝、劉士輝、郭永豐。
張六毛案的基本情況他的妹妹張唯楚(七毛)曾做如下陳述:
「家兄張六毛於2015年8月15日因尋釁滋事罪被廣州市黃村派出所刑事拘留,關押在廣州市天河區看守所,其間有天河黃村派出所陳副所長建議我們找律師,因為我自己瞭解一些法律知識,就沒有懂規距的請他建議找哪一位律師,後來我在申請取保候審,及請律師會見,均被拒絕。
其後我們家屬與我哥哥張六毛全無音訊,因為刑拘37天滿,去要求領取逮捕通知書,被告知已寄至戶口所在地,但直到今天,仍未見到相關文書。前兩天有非正規渠道知道送到廣東省武警醫院治療,有去武警醫院查詢,醫院否認有此病人,昨天下午去黃村派出所問詢案情,及為什麼還沒有收到逮捕通知書,也沒有告知我們嫌疑人已轉送到第三看守所及醫院治療,只說此事已不歸他們管。」

本網信息中心將「張六毛死亡案」一個星期來(至11月11日)的相關信息彙總如下:

2015年11月4日,第一天
2015年11月4日,在張六毛被以尋釁滋事罪名拘留第80天,其家屬張七毛(唯楚)凌晨2點被廣州市第三看守所(電話:020-83114747,020-86442935)電話通知去廣州市殯儀館處理張六毛遺體。

張唯楚(七毛):「今天凌晨2時許,一個電話驚醒夢中人,通知說張六毛在看守所死了,讓家屬去處理事情。
去到看守所後監所人員各種藉口及理由不肯會談,只能單獨告知情況,朋友不能聽,受委託的律師也不能聽情況。阻止家屬會見駐所檢察官,拖延時間使得殯儀館下班時間過後,才輕描淡說, 家屬要求會談過程錄音是不合規距的,不能談,要走可以走了。
今天在一些熱心朋友的見證和律師的陪同下,大家都見識到了白雲區第三看守所的威風。首先是門衛不讓見,再三告知及哀求是他們三看通知家屬來見人及會談的,門衛就是不讓進,也不肯打電話求證,而我們的電話打進去總是佔線,後來總算通了一回,接電話的人居然說不歸他們處理,讓我們一行人等在三看門外無助無措。後來有人悄悄告知去前面大廳申請會見,必須給通報時,我們來到了會見申請窗口,我當即要求會見駐所檢察官,被告知他們要等人出來接我,一等就是漫長時間,一再告知我們要盡快見到遺體時,他們總是說你耐心等等,因為擔心他們故意拖延時間,回頭好以下班理由拒絕我們的合法合理要求,忍無可忍之下,我用大廳內的垃圾桶敲打向外開放的玻璃之後,對方才刪刪來遲,並威脅我這是尋釁滋事,完全可以叫派出所來關押我,現在放我一馬,要我理解他們。言辭中又笑說人死亡在看守所問題不是很大很嚴重,希望 我們理解,在我罵了對方這些沒人性的話語並反問:操你媽,你家死了人不是大問題嗎?之後,對方又警告我我罵他的行為是觸犯了法律的。期間我另一個家屬情緒失控,倒在地上情緒失控,我也要站在大廳門外向來往人群宣示時,對方又來了10多個武警手持防暴棍,把我們堵在大廳內,要求我們在場親朋一一出示並登記身份證件,說登記了後可以進去會談,然後又是漫長等待,問為什麼出示了身份證原件並登記了資料之後,還要等待,對方說還要一一核實我們的身份及住所,再三強調所有的事情他們都要按程序辦事,然後告知只能家屬入內談話,朋友一概不可以入內,我們要求朋友不能入內,委託的律師是不是應該可以入內參與會談,又是僵持,說律師沒有資格進去,又多次對律師說:你懂不懂規距,你以後還要不要來三看辦案了。
經維權律師據理力爭之後,警方終於同意律師可以參與談話,卻在我和律師進入看守所想聽他們告知時,警方又要求我們必須交出手機等物件,不可以錄音,然後又是重重申請,拖延時間,最後到6時許,說了不允許錄音,要錄音談話就免談。要錄音只能他們錄,我們這一方不能錄,期間我多次向他們要求會見駐所檢察官,他們或不理睬我,或以其他言語轉移,警方040650的警員在我盯著他追問時,先是說:你要見駐所檢察官你懂不懂規距,我問其有什麼規距,他說:你去問我們所長。在場的副所長潘警官卻不肯回答,直到最後告訴我,今天檢察官已經下班了,沒法見了。
家屬一問:在押人員死亡,要求會見駐所檢察官需要懂什麼規距?這不是家屬的權利嗎?
二問:當初人從天河看守所轉到白雲三看,沒有按程序通知家屬;有沒有逮捕也不曾按程序通知;住院也沒有按程序通知家屬;病危也沒有按程序通知;這麼多違反程序的情況,為何今天非要嚴柯再嚴柯的不需要的程序?
三問:會談內容為何不能錄音,是擔心說漏了事實,被錄音後無法改口嗎?
四問:家人死在看守所內,請律師一同會談,提供法律幫助,為什麼警方拒絕律師介入,並威脅律師不該接此案呢?
五問:如果一開始就說朋友不能一起聽情況的公佈,為什麼開初一直要求在場的人登記資料,並耗時核實,拖延時間是為什麼?好抓緊時間修改證據嗎?好讓遺體發生變化影響法醫鑑定結果嗎?
張唯楚,2015.11.4」

2015年11月5日,第二天

1月5日,張六毛家屬及朋友尋遍廣州市殯儀館、廣東省武警醫院、廣州市第三看守所、廣州市天河公安局要死亡證明書均無果。廣州市第三看守所通知張六毛家屬次日談話。
覃臣壽律師:「張六毛極有可能看守所屬於非正常死亡。今天看守所對家屬及律師追問的辦案機關辦案人員是一問三不知,拒絕律師進入看守所,拒絕律師參與會談。在沒有出示任何證據情況下,在交談過程中一再逼迫家屬認可張六毛屬於正常死亡,否則今晚不得走出看守所,明天不得查看辨認遺體。」
11月5日下午,在第三看要死亡證明無果後,張七毛舉紙控訴。

2015年11月6日,第三天
11:20
張唯楚(七毛):「寶寶看完病了,雖然症狀嚴重,但病情比較簡單,已經讓侄子送寶寶去托兒所,這邊三看電話催促,說他們12點要下班,司機已加油門,心急,倘今天不能見到遺體,週末他們只怕不會加班處理,就只能等到 下週一了。」
15:11
陳進學律師:「鑑於張六毛家屬一直未收到張六毛正式的死亡通知書,我和覃臣壽律師於2015年11月6日下午來廣州市第三看守所要求會見張六毛。
廣州市第三看守所稱會見張六毛需經辦單位同意,拒絕律師會見,但拒絕告知經辦單位,也不告知現在涉嫌的具體罪名。廣州市第三看守所副所長潘小偉帶張六毛的姐姐張五洲、妹妹張七毛、張六毛姐姐的兒子進去會談,手機和包不能帶,不允許律師進去,律師被擋在門口。最高院、最高檢《看守所在押人員死亡處理規定》第22條「死亡在押人員的近親屬無法參與在押人員死亡處理活動的,可以書面委託律師或者其他公民代為參與。廣州市第三看守所說,現在死者近親屬可以自己處理事宜,所以不能委託律師處理,這個邏輯太雷人!
人死了,其近親屬委託律師難道不是當然的權利嗎?也完全在《律師法》中律師可以接受委託的事項範圍之內,上述規定也沒有禁止近親屬自己參與死亡處理活動的同時委託律師共同參與。」
17:00
陳進學律師:「張六毛家屬還在廣州市第三看守所裡面談,我和覃臣壽律師在外面等她們。 在這個空檔,我們想去廣州市檢駐三所檢察室投訴,門口保安說駐所檢察官沒來。駐所檢察室在廣州市第三看守所裡面,門衛也不給進,真是投訴無門。
張六毛姐姐的兒子剛才從會談室出來了一會兒,想補充家屬訴求,據他講,廣州市第三看守所讓家屬於11月7日早上 10點半在廣州市殯儀館查看遺體,廣州三看不知道案件具體辦案單位,其稱封存病歷須廣州市公安局預審監管支隊批准,講完他又重新進去會談室會談。」
19:50談話結束。
19:47
張唯楚(七毛):「因為生病的1歲兒子在託管所沒有人去接,也不能聯繫兒子老師拜託感恩他今晚照顧到我們回家,內心如焚,簽下一個又一個城下之盟,才達成協議,明晨 十時廣州殯儀館探望辯認遺體,死亡證明書必須火化後才能給我們家屬,並警告我們明天探望遺體只能近親屬到場(姐姐和我、六毛的兒子)。
姐姐的兒子,我的兒子,嫂子屬非近親屬,希望我們不要影響殯儀館的工作和秩序,否則將刑責我們,並拒絕將今天的談話紀錄給我們一份,其中種種委屈,無語凝噎。」

2015年11月7日,第四天
張唯楚:「昨天他們說籤了談話記錄,今天可以讓我見到六毛,可是在殯儀館16號廳前他們冷酷地拒絕了我想要律師陪同的要求,這一翻臉還有更無恥的嗎?法律沒有阻止律師陪伴的條文,他們卻殘忍的要家屬一個人去面對這令人心碎的場景,是他們認為家屬情緒很穩定,還是認為家屬像他們一樣冷血,一紙證明在眾多網友公民的幫助下推開了,但又阻礙在木門前了。」
陳進學律師:「2015年11月6日晚7點多,張六毛家屬和廣州市第三看守所會談完畢。據家屬講,廣州市第三看守所和家屬做了一個筆錄,在筆錄中告知家屬:張六毛死亡時間是2015年11月4日凌晨12時30分,死亡地點是武警醫院,死亡原因是鼻咽癌合併大出血,屬於正常死亡;張六毛於2015年10月22日換押至廣州三看,但人並沒有在三看關押,而是直接從廣州市天河區看守所轉到武警醫院,具體到武警醫院的時間也不清楚;2015年11月7日上午10點半在廣州市殯儀館,由近親屬探視遺體,只允許張六毛的姐姐、妹妹、兒子探視,其他人一律不准探視,並警告親屬要遵守殯儀館的秩序,否則要讓親屬承擔法律責任。上述做筆錄過程由廣州三看全程錄音錄像,但不允許家屬帶手機和包,也不允許律師在場,做筆錄過程中,廣州三看人員一直在請示領導,本來答應筆錄複印給家屬一份,等家屬簽完名後,又說領導不同意複印筆錄。張六毛案涉嫌的罪名、辦案單位,廣州第三看守所回覆稱不清楚。」

2015年11月8日,第五天
11月8日,陳進學律師:「張六毛家屬剛給我電話告知:廣州市第三看守所副所長今天下午6點通知家屬,同意家屬聘請律師在場一起辨認遺體,並允許錄音;另轉告消息,廣州市公安局預審監管支隊想約家屬面談,同意家屬聘請律師在場,並允許錄音。其後又告知不允許錄音。上述兩項事項進行時間、地點待約。廣州市天河區公安局在之前通知張六毛的外甥(即新華社報導中提到的徐某,於2015年10月30日被取保候審)下週一去報到。建議立即為張六毛的外甥聘請辯護律師。急需律師增援。」

2015年11月9日,第六天
張六毛家屬提交14項政府信息公開申請
張六毛家屬已向廣州市公安局及相關部門,提交以下十四項政府信息公開申請。
要求公開:

1、張六毛(身份證號440112197206200652)自2015年8月15日至11月4日被羈押期間,身體健康檢查的記錄文書、就醫記錄文書;
2、要求公開:張六毛(身份證號440112197206200652)自2015年8月15日至11月4日被羈押期間,各次審訊的起始和結束時間、審訊的錄像。
3、要求公開:張六毛(身份證號440112197206200652)自2015年8月15日至11月4日被羈押期間,各次審訊的筆錄、審訊人員姓名。
4、要求廣州市公安局天河區分局及廣州市相關部門公開:張六毛(身份證號440112197206200652)的逮捕通知書,以及郵寄逮捕通知書的時間、郵寄單據的單號。
5、要求公開張六毛(身份證號440112197206200652)自2015年8月15日至11月4日被羈押期間的膳食標準;
6、要求公開:2015年8月15日至11月4日期間,廣州市公安機關批准新華網廣州記者白陽、葉前採訪廣州市第三看守所被羈押人員張六毛(身份證號440112197206200652)的文件。
7、要求公開:張六毛(身份證號440112197206200652)在10月22日,羈押地點從天河看守所轉到廣州市第三看守所的交接文書、家屬通知書、郵寄單據的單號。
8、要求公開:張六毛(身份證號440112197206200652)自2015年8月15日至11月4日被羈押期間,接受記者採訪的錄像、錄音。
9、要求公開:張六毛(身份證號440112197206200652)2015年8月15日在南方醫科大學第三附屬醫院的CT檢查報告,在武警廣東省總隊醫院的PET-CT檢查報告。
10、     要求公開:張六毛(身份證號440112197206200652)在武警廣東省總隊醫院治療及病情發生變化時,廣州市第三看守所對張六毛家屬的通知記錄文書、病危通知書。
11、     根據《看守所條例》第二十七條,要求公開:廣州第三看守所被羈押人員張六毛(身份證號440112197206200652)死亡後,由法醫或醫生開具的死亡原因鑑定書。根據《看守所在押人員死亡處理規定》第三章第八條「公安機關調查工作結束後,應當作出調查結論,報告同級人民檢察院,並通知死亡在押人員的近親屬。」
12、     要求廣州公安機關公開:張六毛(身份證號440112197206200652)被羈押期間死亡的調查結論。
13、     要求公開:2015年11月6日15:00-19:30期間,廣州市第三看守所等相關部門,與張六毛家屬張五洲、張七毛,在廣州市第三看守所進行會談的《關於張六毛死亡事件的通傳會談話記錄》全文。
14、     要求公開:2015年11月6日15:00-19:30期間,廣州市第三看守所與張六毛家屬張五洲、張七毛,在廣州市第三看守所進行會談的過程中,警號為030124、012407、013192、041534的警察的姓名、供職單位、所任職務。

2015年11月10日,第七天
2015年11月10日下午2點28,陳進學律師:「我和劉榮生、王振江律師現在在廣州市檢察院控申處,遞交關於廣州市檢察院介入張六毛非正常死亡案的要求書。檢察院收取要求書後開具了回執,經向檢察院查詢得知,廣州市檢察院批捕張六毛時的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罪。」

張六毛案,警方開始株連家屬。
11月10號下午2點39,陳進學律師:「緊急消息,警察強行帶走張六毛姐姐張五洲去問話,還去中山二醫院騷擾陪一歲兒子住院的張七毛(張惟楚)」
下午3點13分,陳進學律師:「我,劉榮生律師,王振興律師一起趕往中山大學附屬二醫院(沿江西路),和張七毛(張惟楚)會合。」
下午4點41分,陳進學律師:「張五洲已被問話回來,被警告『不能在網上亂發帖,否則按刑法修正案九抓人』,以張五洲兒子在取保期間隨時可以收押威脅;不要請律師,律師不可信;不要把事情鬧大,要讓張六毛早日入土為安。」
下午4點57分,陳進學律師:「張五洲兒子下午四點說有人敲門,現在他電話無人接聽。」
另:張六毛案被打壓公民越來越多,張七毛(唯楚)一歲多的兒子住院也被層層看守,廣州街頭維權活動人士劉輝廣州被拘將遣原籍地。今天(11月10日)下午4點多,廣州民運人士范一平趕往廣州中山醫院第二附屬醫院,看望因發燒而住院的張唯楚(張六毛妹妹)一歲兒子,穿過裡三層、外三層由警察、國寶、保安等組成的安保屏障,范一平進入住院部十樓的病房,與陪護的張唯楚姐姐張五洲交流。隨後,廣州街頭維權人士劉輝也到場探望。僅僅過了一個多小時,越秀區國保便控制了劉輝,表示要帶到光明派出所先做筆錄,明天將把劉輝遣送回陝西老家。
看望期間,范一平也接到居住地海珠區國寶的電話威脅,要求不得介入張六毛案。范一平在醫院與公安預審處的警察交流時表示,希望涉及張六毛案的相關單位,應以人為本,嚴格按照法定程序公正處理,還家屬一個公道。約六點多,劉輝被國保帶走,范一平也返回海珠區的住處。
此前,因張六毛 案,已有七位公民被威脅:歐彪峰,10月5號在株洲火車站被盤查攔截。吳斌(秀才江湖),8號在廣州被浙江長興國寶帶走。陳進學,8號子夜被廣州番禺鐘村派出所警察敲門威脅。胡海波,8號被東莞國保威脅約談。@流浪王子,8號早上六點有六個警察來抓(已脫身),廣州范一平被喝茶威脅。深圳女網友黃美娟,9號被布吉派出所周姓警長拔槍威脅。共7人。

2015年11月11日,第八日
到11月11日,統計核實因關注「張六毛死亡案」被威脅的人士,增加至十四人:歐彪峰、吳斌(秀才江湖)、胡海波、@流浪王子、黃美娟、陳進學、范一平、張五洲、張五洲兒子、張七毛、甄江華,劉輝、劉士輝、郭永豐。
2015年11月11日,據深圳著名的人權捍衛者郭永豐說:他因關注張六毛事件,深圳國保升級對他的監控。一是今天上午警方對他進行斷網,他無法通過網絡發聲,二是深圳西麗鎮社區警方加大對他住處的監控,可疑人員出現在家附近。郭先生說,他作為基督教徒,他坦然面對一切,祈禱上帝保佑社會公平正義,當然他很希望外界對此加以關注。


相關報導

4/11/2015
張唯楚:關於家兄張六毛在廣州市白雲區第三看守所死亡事件的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1/blog-post_62.html

兩百多名公民參與聯署加入廣東張六毛廣州三看死亡案公民監督團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5/11/blog-post_5.html

廣東「反黨」公民看守所離奇死亡 親友討說法遭警方刁難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11042015100712.html

在押廣州公民張六毛離奇死亡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s-11042015081340.html

廣州一公民被看守所關押期間死亡引糾紛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guangzhou-citizen-20151104/3036208.html

廣州各政府機構互相推諉 死者張六毛親屬無法見其遺體憤然舉牌[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1/blog-post_17.html

5/11/2015
秀才江湖:圍觀「張六毛在看守所死亡事件」日記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0/2015/1105/13435.html

張六毛事件持續引發外界關注 數百公民聯署追問真相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11052015100458.html

各地維權人士要求徹查張六毛死因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11052015090436.html

中國數百網民聯署促徹查廣州公民死亡案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china-netizens-detenee-20151105/3038015.html

6/11/2015

李永恆律師:秘密羈押何時休?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1/blog-post_61.html

「張六毛看守所死亡事件」 律師辦案再遇阻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5/1106/13440.html

張六毛妹妹:妹妹找哥心憂愁,不見哥哥淚花流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05311c6.aspx

“法外之暴”監督組對於廣州公民張六毛看守所內死亡案之聲明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05279c6.aspx

張六毛死亡事件:當局稱正常死亡 7日上午探視遺體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11/201511070230.shtml

官方發佈張六毛案情,稱其犯罪團夥「制爆專家」  [公安部網站]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11/201511070032.shtml

7/11/2015

劉士輝律師:就張六毛死亡事件的再次詰問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1/blog-post_91.html

劉士輝律師:我對張六毛死亡案之10點看法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1/10.html

官媒指張六毛「武裝暴動」 家屬死不見屍殯儀館抗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11072015112742.html

8/11/2015

當局禁律師陪同 張六毛親屬未能見遺體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zhang-11082015090310.html

李蔚:對張六毛死因的看法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05347c6.aspx

張六毛事件:當局允許家屬律師見遺體 公民律師遭維穩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11/201511082357.shtml

中國異見人士張六毛在獄中突然死亡  [紐約時報]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51108/c08activist/zh-hant/

9/11/2015

被指「炒作」張六毛事件 深圳網友遭警拔槍傳喚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11092015110007.html

追查張六毛死因受壓 關注人士被槍指嚇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11092015080936.html

10/11/2015

張六毛妹妹張唯楚:七毛見六毛之憶兄長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05419c6.aspx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