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1/2015 被煽覆工運人士劉少明首見律師。當局禁律師陪同 張六毛親屬未能見遺體。中國網媒記者需持證上崗。

被煽覆工運人士劉少明首見律師 勞工維權空間嚴重壓縮 [自由亞洲電台]http:/ … 繼續閱讀 →...

被煽覆工運人士劉少明首見律師 勞工維權空間嚴重壓縮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11082015101254.html

被控「煽覆」遭拘押5個多月的工運人士劉少明首次會見律師,堅稱自己無罪,認為當局針對他參與多起勞工維權事件進行報復。近年來,警方對維權工人代表和勞工NGO組織的打壓急劇增強,外界均擔憂勞工維權空間嚴重壓縮。

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廣東勞工維權人士劉少明,上週五會見到了他的辯護律師吳魁明,這是他被捕五個月來首次成功會見律師。
吳魁明接受本台採訪時稱,劉少明的身體和精神狀態都不錯,他認為自己做事很坦蕩,無懼控罪:「上面會給他一些壓力,但以他的年齡和他處事的方式來看,他心裡還是比較坦蕩,他也經歷過八九 『六四』,他的心理各方面還不錯。主要是大家沒有他的消息,他也得不到外界和律師的幫助。」
吳魁明還表示,對劉少明主要的控罪涉及三方面,但均為無理指控。吳魁明:「我整理了他這個案件主要調查的東西,一是他介入勞工維權,但這個擺不上檯面,如果以這個來指控的話,說實話檢方也不願意;第二是他 『六四』之前寫了一篇回憶錄,說他在在天安門廣場的事,而且他在 『六四』坐過牢;第三個,涉及到和孫德勝的大哥給律師送錦旗,他為此事讚好,在法院門口舉牌。基於這些事情,我認為都不太好指控。」
今年57歲的劉少明是原「工自聯」成員,1989年「六四」在北京聲援學生運動,事後一直受到迫害。劉少明近年來參加多起工人維權行動,組建了「工維義工」團隊,參與包括廣州大學城環衛工、新生鞋廠工人、廣州西鐵城工人等十餘起工人維權行動。今年5月,劉少明被廣州警方帶走後,以「尋釁滋事」的罪名刑事拘留,但被正式批捕的罪名卻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在被捕前一個月,劉少明曾在網上發表回憶錄,紀念「六四」事件。
劉少明的好友、工運人士彭家勇告訴本台,他在劉少明被捕初期曾與律師一起要求會見,但遭拒絕,5月來來,至少四名律師要求會見均遭當局阻撓。
彭家勇:「第一次我跟陳科雲律師和葛永喜律師去看他,但是說要治安大隊批准,但是後來沒有批准,我們就沒有看到,後來冉彤律師去也了,沒有看到。這次吳律師才看到他。劉少明還是做了點事的,在花都西鐵城工人維權案中,工廠去年二月突然關閉,拒絕給工人經濟補償金,後來是劉少明指導工人去跟工廠協商談判,後來談成了,工人拿到了經濟補償金,可能不知道什麼人,要報復他。」
彭家勇還告訴本台,今年4月他與劉少明在廣東中山為工人維權時,還遭到不明人士的毆打。彭家勇:「四月份我和劉少明一起去中山,幫助工人維權的時候半夜三點鐘被派出所趕出來,後被一夥蒙面人把我拉上車,開到荒郊野外扔到路邊上打了一頓,住院住了半個月。劉少明當時一直站在派出所門口,所以就沒有打到他,我在派出所門口往前走了幾步就被打了。」
對此,吳魁明表示:「現在對勞工界的打壓比較厲害,現在勞工維權空間受到壓制,現在基本上我看到很多工人維權的時候,警察都會介入,會抓骨幹或帶頭人。」
據瞭解,近年來,隨著工人的維權意識不斷增加,中國各地爆發的工潮也呈現出井噴式增長。而今年以來,警方對協助工人維權的勞工NGO的調查呈上升趨勢,不少勞工界人士均擔心當局意圖使用法律途徑整治他們。


當局禁律師陪同 張六毛親屬未能見遺體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zhang-11082015090310.html

以「尋釁滋事罪」 被抓捕的廣東公民張六毛,在關押兩個月後死於看守所,其親屬週六(8日)前去廣州殯儀館看張六毛遺體,但當局禁止律師陪同而告吹。而在前一天晚上,大陸官媒和網站突然報導指,張六毛等人涉嫌製造爆炸品,試圖用暴力推翻政府。

據悉,張六毛家屬經交涉,約定週六去廣州市殯儀館,探視張六毛的遺體。但在週五深夜,官媒新華網突然報導稱,以洗衣店老闆項逢選、張六毛等7人團夥,準備要「以武力推翻現政權」。張六毛是內裡專門研製TNT炸藥的人,並進行了一系列實驗。
對張六毛的死因,官媒報導稱,上月11日中午,患有鼻咽癌的張六毛出現流鼻血症狀,被送至武警廣東省總隊醫院住院檢查治療。11月3日上午開始,張六毛出現四次流鼻血情況。4日零時30分,張六毛搶救無效死亡,死因是鼻咽癌並發大出血。
其後,央視亦作出報導,生前的張六毛在視頻中,對製造炸藥表示悔恨,並稱可能傷害到更多的人。
週六上午,張六毛的妹妹張唯楚,在律師的陪同下到達廣州市殯儀館。在現場的公民賈榀稱,當局調派大批的警察和便衣,到現場佈陣。根據他們的分析,張六毛可能有暴力推翻中共政權的政治主張,但官媒的報導,是污衊和中傷。

賈榀說:有那種抹黑和扭曲的情況。可能他是有這種主張的,但肯定不像官方媒體的文章當中,用的那樣污衊的說法,事情的本身肯定不是這樣。包括張六毛的姐姐也說過,她這個兄弟呀,是有一些疾病。現在家屬跟律師剛進到殯儀館,然後現場的話有很多很多警察,還有很多便衣。現在反正還在交涉,還沒有交涉好。既然已經到殯儀館的話,應該能見的。
但很快,另一名維權人士就告訴本台記者,官方禁止律師陪同家屬進入殯儀館,探視告吹。
他說:沒有見到,沒有見到。因為他們那個條件不讓律師去,家屬要求律師在場,沒談妥,就沒有見,下班的時間就離開了。現在我們關注的是人怎麼死的,為什麼偵查了那麼長時間律師不能會見,也不能取保,我們只關心這個。
據張六毛的姐姐張五洲表示,什麼條件也都答應了,待親人簽了字,然後他們立即就翻臉了。張五洲說:騙我們見我弟弟,然後就叫我妹妹去簽,什麼條件都答應,全是假的。等你簽了字以後他就翻臉,沒有了。昨天(週五)晚上搞到7點多鐘,然後就開始說答應讓我們見我弟弟,然後在今天見到弟弟之前,整個中國的媒體,一夜之間瘋狂的報導,這種新聞就出來了,你想想,合不合情理?
本台記者週日(8日)致電張六毛的妹妹張唯楚,她稱目前依然沒有什麼進展,但明天她將會去拿張六毛的病歷。
張唯楚說:現在還是沒有進展,他要求說要我們再去會談之後,再決定後面怎麼怎麼的。這兩天的話我小孩生病,我姐姐的話,情緒很差,我也很擔心她,我只能在家照顧姐姐跟小孩了。就是說上次我們在會議室那邊是有會談嘛,他們就是答應會把我哥哥的病歷給我,然後我打算近期過去找他們要病歷。當時找他要,他說需要給他時間之類的,但是他說,一定會給我。
繼1989年6.4事件之後,官媒集中報導民眾試圖暴力推翻政權建立憲政,並進入準備階段。而在這次官媒的報導中,央視也沒能獲得主要當事人項逢選悔罪影像,另一個被捕者也沒有出現悔罪的言行,顯示當事人並不迴避自己的政治主張。

李蔚:對張六毛死因的看法

[參與]http://www.canyu.org/n105347c6.aspx

從2015年11月6日網絡官方報導及7日央視報導來看,對於張六毛死因的調查結論為:因鼻咽癌正常死亡。
我個人看法如下:
1.此結論應為警方的初步調查結論,需要親屬確認。
2.如親屬不認可,檢察機關應介入進一步調查。雖然此前檢察機關也應已經介入,但很可能調查並不全面。
3.張六毛遺體是否已經接受解剖?如已經接做了解剖檢查,那麼警方或檢方在程序上犯了錯誤;如沒有,需家屬簽字確認,進一步進行解剖檢查。
4.該解剖檢查最好交由社會上的第三方醫學檢驗機構完成。
5.親屬應索取初步調查報告的副本和相關材料,以便核查。
6.在張六毛死後不允許親屬第一時間查看死者遺體,本身就違背倫理常情。在此情況下,親屬及社會其他認識懷疑存在刑訊或虐待也屬正常。即使從屍體上看不出來張六毛受虐待和酷刑的痕跡,也暫時不能排除張六毛受不讓睡覺,長時間審訊等酷刑的存在。這需要查看全部監控視頻、審訊筆錄和其它調查予以排除。部分涉及正在偵查的案件,家​​屬不便查看的,由親屬委託的律師查看確定。
7.警方在張六毛病重期間不通知親屬,這在程序上是確實存在問題的。
8.從視頻上看到張六毛穿著的是斑馬服,這是有辱人格的。斑馬服是囚犯服,犯罪嫌疑人不應該穿著斑馬服。
9.可能存在張六毛在被監管期間與其他所有在押人員一樣都受到嚴格的活動限制,導致其身體狀況短期內嚴重惡化。
要想否定張六毛存在虐待或酷刑,需要公安機關和檢方更大的公開透明,接受親屬和社會監督。在親屬尚未見到張的遺體之前又另有消息說,警方通知已經取保的張六毛的外甥徐某11月9日去公安機關報到,讓人不得不聯想到是否是警方對張的親屬施壓,但願不是。不過,無論如何,在這件事情上公安機關在程序上和管理上仍存在一些問題或過錯,需要改進。
李蔚

張六毛事件:當局允許家屬律師見遺體 公民律師遭維穩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11/201511082357.shtml

博訊記者獲悉,廣州公民張六毛在看守所死亡事件幾天後,11月8日,當局終於同意家屬帶律師見遺體,但參與圍觀的公民卻遭到維穩。
代理律師陳進學律師發出信息說:「張六毛家屬剛給我電話告知:廣州市第三看守所副所長今天下午6點通知家屬,同意家屬聘請律師在場一起辨認遺體,並允許錄音;另轉告消息,廣州市公安局預審監管支隊想約家屬面談,同意家屬聘請律師在場,並允許錄音。上述兩項事項進行時間、地點待約。廣州市天河區公安局在之前通知張六毛的外甥(即新華社報導中提到的徐某,於2015年10月30日被取保候審)下週一去報到。建議立即為張六毛的外甥聘請辯護律師。急需律師增援。另,2015年11月6日,廣州市第三看守所和張六毛家屬會談中約定,2015年11月9日,家屬去拿病歷。」
但張六毛的妹妹張唯楚隨後又說,當局不准現場錄音錄像。張唯楚:「前天達成共識說是星期一會給我們死者的病歷,今日14時潘所長來電說:根據相關規定要死亡七天後才能拿到,文件名稱不清楚,可以找武警醫院諮詢。按照普通非在押人員死亡病歷管理規定,如果家屬有要求,死亡6小時之後就應該封存病歷,預防篡改。」「稍後潘所長又來電話說跟領導會談中可以有律師參與但不可以錄音錄像。」
為了讓大家關注張六毛事件進展,張唯楚在新浪開設了「七毛見六毛」的微博。張唯楚:「請關注張六毛妹妹的微博!七毛見六毛,新浪微博已開id:七毛見六毛,向各位統一時刻更新新消息。這幾天事情太多太雜,未能一一向各位關心的微友,Q友,電報友及時回覆私信,並非傲慢或過河拆橋,或看不起,在此向大家道謝和道歉。昨晚休息了5,6小時,現在仍是渾身無力,抬胳膊都痛,但仍然是忙不完的事,精力似強弩之末,耳鳴,眼花,精神也許該諮詢心理師了。」

中國異見人士張六毛在獄中突然死亡

[紐約時報]http://cn.nytimes.com/china/20151108/c08activist/zh-hant/

本周,中國一名公民權利活動人士突然在南方的一所看守所死亡。親屬及數百名支持者要求當局詳細解釋其死亡的時間、地點和死因,並允許他們看遺體。
周三早間,這位名叫張六毛的活動人士在廣州市第三看守所死亡。廣州是鄰近香港的廣東省的省會。自8月以來,他一直被關押在那裡。
據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報道,警方關押他極有可能是因為他創辦了一份在廣州各地發行的文學雜誌。自由亞洲電台受美國政府資助。
周五傍晚,張六毛的代理律師陳進學在接受採訪時稱,從下午開始,張六毛的兩個姐妹和一個侄子一直在與看守所的官員會談。家屬要求官方出具書面材料解釋張六毛的死亡,並要求查看監控錄像和遺體。陳進學稱,官員對死者家屬表示,遺體停放在廣州的一所殯儀館內。

網上出現了一份支持張六毛家屬訴求的請願書,到周五傍晚已有200多人簽名。
張六毛一直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的罪名關押。近年來,中國警方和檢方常以這個罪名壓制異見人士。
每當有囚犯死亡的消息傳出,很多中國人都會心生疑竇。2009年,雲南省一個名叫李蕎明的犯人死亡,當時在網上激起了民憤。今年7月,四川省知名藏人政治犯丹增德勒仁波切(Tenzin Delek Rinpoche)在因「恐怖主義和煽動分裂罪」的罪名服無期徒刑時神秘死亡,終年65歲。成都市和丹增德勒的農村老家理塘地區的藏人舉行了抗議。


湖北宜城訪民田青榮人身自由遭侵害 在北京行拘期滿 竟被政府強行押回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1/blog-post_56.html

湖北省宜城市板橋店鎮上灣村2組村民田青榮,因在北京羊坊店京西賓館門前拋灑上訪材料,被北京海淀區公安局拘留七天。11月5日拘留期滿,湖北省駐京辦的龍利川、宜城市公安局朱姓人員與北京的黑保安將田青榮強行押回宜城。
田青榮與訪民黎桂枝、魯愛嬌聽說五中全會在北京羊坊店京西賓館召開,便不約而同的於10月28日早上五點鐘,來到京西賓館門口遞交上訪材料。到了以後,門口警察問幹什麼,田青榮說我們交材料,警察說不收材料,然後田青榮就將材料扔在大門外,隨即來了七八個警察,將幾人拖在一邊,問是干什麼的,田青榮說我們是為兒申冤的,然後把照片拿出來,警察說你不要拿。這時來了一輛警車,將幾人帶到羊坊店派出所,收繳了身份證。到八點上班時,就開始審問,說訪民開會期間不該來這,應該去正當地方上訪。田青榮說我們去過很多正常窗口,進去以後,一句話都沒說的,就被保安拉出來了,說不屬於他們管。我們聽說領導們在這開會,我們想遞材料給他們看,我們有錯嗎?但公安局卻以田青榮、黎桂枝拋撒材料非法上訪,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為由,給予行政拘留七天的處罰,逼迫幾人按手印,然後拖到看守所。

上海人權捍衛者阮萍、吉永玲、丁菊英行政拘留10日出獄,百餘人迎接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1/10_8.html

2015年11月7日早晨,上海百餘人權捍衛者分兩路分別前往位於遠郊的黃浦區拘留所和浦東新區拘留所迎接拘留期滿的人權捍衛者阮萍、吉永玲(黃浦區)和丁菊英(浦東新區);等到10時左右,阮萍、丁菊英分別出獄,而吉永玲卻在下午15時30分左右才出獄。

人權捍衛者阮萍、吉永玲、丁菊英長年維權,長年遭打壓,被拘留被關是家常便飯。上月末,她們依法到北京上訪維權,正是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召開「敏感」期間,被上海當局押返上海,處行政拘留10日。
有拘留王著稱的丁菊英已被拘留過近二十次,數月前外出買菜,住房內所有家具物品被「搬走」,家回不去了,目前還一直棲息在公安派出所的乒乓室。

酷刑報告:山東蒙冤警察曾凡錦舉報貪腐遭酷刑被冤獄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1/blog-post_8.html

2015年11月6日,本網收到山東鄆城蒙冤警察曾凡錦的投訴,他敘述了他們35名警察實名舉報原鄆城縣委書記劉國生等人的貪腐行為後,自己遭打擊報復被酷刑和冤獄3年的悲慘遭遇。據曾凡錦陳述:2009年初,曾凡錦和35名民警聯名向上級有關部門實名舉報了時任鄆城縣委書記的劉國生生活糜濫,魚肉百姓;操控黑白兩道,強拆強佔,打死、打傷、拘留農民;不顧百姓死活,建設國家明令禁止的高污染項目等腐敗問題,當時他們還將舉報內容上傳到網絡。
沒想到曾凡錦等人的實名舉報讓劉國生惱羞成怒,他利用手中的權利召開常委會,指派政法委書記袁紅兵掛帥,對曾凡錦進行有預謀、有組織的瘋狂報復。他首先安排撥付專項資金,花百萬巨資刪帖,隨後操縱司法利用高科技技術偵查手段,對曾凡錦實施跨省追捕。

江西宜黃縣訪民潘小蓮中南海上訪被拘留10天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5/1108/13470.html

今天上午,江西撫州市宜黃縣梨西鎮訪民潘小蓮,拘留10日期滿,走出了拘留所。
而拘留潘小蓮是因為10月28日其到中南海上訪被北京警察抓獲,29日地方政府將其接回後宜黃縣公安局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為由拘留。
潘小蓮對此不服,她表示,中南海那麼多截訪人員整天在那呆著,把人行道都堵了不算擾亂公共秩序,我在那一下公交車什麼都沒做就被抓住就要被拘留,這是上下串通迫害我們,不讓我們訴冤。

山東淄博抓捕商金芳等多名維權人 當地電視台連日「示眾」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5/1108/13471.html

2015年8月23日下午,山東省淄博市臨淄區稷下街道辦事處商王村維權人士商金芳,在送孩子上學途中被臨淄區公安局強行帶走,於24日被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刑事拘留,同期被以同種罪名刑拘的還有臨淄區稷下街道辦堯王村的維權人士胡明德。
由於村裡的土地被臨淄區政府強佔,他們長期以來一直按國家法律進行信訪,近兩年來又進行過許多政府信息公開、行政復議和法庭訴訟,這讓當地政府有關部門和法院相當〝頭疼〞。辦案單位指稱商金芳的〝罪證〞是在7月31號曾經在北京國家信訪局集體訪,擾亂了社會公共秩序,以及5月11日在山東省濟南市法制辦進行行政復議開庭中擾亂社會秩序。
9月16日,家住臨淄區皇城鎮的維權人士徐紅也被刑事拘留。徐紅曾被誣陷涉毒憤而去北京上訪多次,其中一次被截訪遭受奇恥大辱自殺未遂,後曾經在網絡中公開過當地最高行政長官在視察中大講排場。
10月24日山東臨淄區電視台在臨淄新聞中播放了商金芳因非訪被刑拘的消息。
10月26日和27日,臨淄區新聞連續播放徐紅被刑拘的報導。
商金芳被刑拘後其親屬委託劉勇進律師做代理律師,而臨淄區公安局卻以劉勇進與商金芳有利害關係為由,於9月24日剝奪了劉勇進的代理資格。
9月30日商金芳被刑事拘留的第37天,被臨淄區檢察院批准逮捕;同日徐紅也被批准逮捕。
10月15日臨淄區齊陵街道辦淄河村維權人士胡海玲在家中被臨淄公安局強行帶走,第二天被刑事拘留。
10月23日下午臨淄區稷下街道辦商王村維權人士王玉蘭、於愛秀在家中被臨淄公安局強行帶走,第二天被以〝尋釁滋事〞的罪名刑事拘留。
臨淄電視台又在10月31日、11月1日、2日和3日分別播放了胡海玲、於愛秀、王玉蘭被刑事拘留的報導。現胡明德已被取保候審。
目前商金芳的親屬正在對山東省政府和山東省公安廳提起信息公開和行政復議等項工作。因為辦案人員稱商金芳的案子是由山東省公安廳督辦的,而省公安廳在信息公開答覆中卻矢口否認此事。


達賴喇嘛促關心西藏脆弱環境 流亡領導籲印方明確西藏問題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11082015122429.html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本週致函印度援藏大會,敦促共同關心西藏脆弱環境;藏人行政中央領導人應邀出席會議並發言,呼籲印方在瞭解中國現況前,先明確西藏問題的重要性。

根據藏人行政中央網站消息,第五屆全印度支持西藏組織大會於星期一和星期二在印度阿薩姆邦古瓦哈提市召開,印度全國182個支持西藏團體的代表出席此次由印度支援西藏問題核心小組(The Core Group for Tibetan Cause)主辦的會議,並在為期兩天的會議中,就有關西藏問題對印度國防安全與基本民生的影響、如何更好地在國際上聲援西藏等方面進行了討論。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特向該大會致函,引述西藏與印度的宗教、文化和歷史關係,特別感謝印度各方對於西藏問題長期給予的支持。
達賴喇嘛敦促印度官民共同關心西藏極其脆弱的生態環境,並致力於做好保護工作。達賴喇嘛還就西藏語言文化、藏民族特性與生存環境因大量漢人移民及城市化建設而受到的威脅表達了擔憂,強調在緊要關頭,獲得印度和國際社會的支持具有重大意義,同時認為西藏問題終將會獲得公正解決,並表示對此持樂觀態度。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作為特邀嘉賓出席第五屆全印度支持西藏組織大會開幕儀式,並發言呼籲印度方面在瞭解中國現況前,先明確西藏問題的重要性。
有關方面,藏人行政中央外交與新聞部中文組負責人索朗多吉星期六對本台說:「在這次大會上,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提到西藏的問題直接關係到印度,如果解決西藏問題就有利於印度的安全。會上司政也表示,是否在西藏問題上支持,這是個人的自由,解決西藏的問題,也解決印度邊境的安全以及印度的水資源等問題。如果研究中國大陸的印度學者,從根本上要瞭解中國大陸的現況,首先要瞭解西藏的問題是很重要的。」
索朗多吉表示,司政洛桑森格再度重申以秉持中間道路,爭取解決西藏問題:「司政在會上還說,在世界各國一直有支持西藏,其中最感恩的是印度政府和印度人民一向對西藏的支持。司政也在會上提到,他相信以非暴力的方式、以中間道路的政策,會實現西藏問題的解決。」

中國網媒記者需持證上崗 禁商業新聞網站採訪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xl2-11082015101934.html

中國大陸上週五首次向網媒記者發房記者證,獲頒的14家媒體都是主要的官媒網站。而對於在受眾較多的新浪、騰訊等商業新聞網站,中國官方則表示,這些網站沒有採訪權,並將出台政策,禁止不具資質的商業網站的採訪行為。此消息引發擔憂,被指是當局逐步控制網絡的又一大舉措。
包括人民網、新華網在內的14個中央政府主管的新聞網站記者,上週五獲發首批新聞網站記者證。中國國家網信辦表示,只有符合規範的「一類網站」才有資格發記者證,即中央級媒體、地方重點媒體和全國性行業新聞網站,但認為新浪、網易和搜狐等商業網站不具有新聞信息採編權,所以暫時不考慮對商業網站核發新聞記者證。
對此,原《中國青年報》編輯李大同表示,官方做法荒謬,既不合理,也不合法:「中國的事情都是這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這個所謂的採訪權實際就是時政的採訪權,其他的採訪他管嗎?他根本就不管。這些網絡媒體,難道他沒有自己報導體育、文藝嗎?那些東西你隨便報,可以說既沒有法,也沒有理,他們就是怕對政權會有威脅,有威脅就什麼都不許說,沒威脅你愛報什麼就報什麼。」
去年10月底,中國政府就宣佈,將在全國新聞網站正式推行新聞記者證制度,把新聞網站採編人員納入統一管理。新聞網站的編輯和記者要想獲得記者證,其所在網站和本人都需通過審查,沒有獲發記者證的網站不得進行新聞採訪工作。
此外,中國政府去年為全國25萬記者換發新版記者證時,首度要求記者必須與僱主簽訂保密協議,引發輿論震動,質疑強迫記者簽保密協議表明當局決意收緊對媒體的箝制、強化對信息流通的嚴控。
對此,南京作家江淳接受本台採訪時稱,現在這種排斥非官方網絡媒體的做法,著眼點還是在控制輿論,但隨著網絡媒體和自媒體的流行,只能使官方傳統媒體及其網站進一步失去影響力。
江淳:「這個政權的性質是極其專治的,政府管控言論,一直這麼嚴,但是最近幾年確實是管得太嚴了。但是他還是管不了的,畢竟是互聯網時代。現在包括微信都管的非常厲害,就算是很平常的文章都會把它屏蔽掉,就像瘋了一樣,早兩天袁裕來律師他有2千萬粉絲,也被銷號封殺掉了。一發生什麼大事情了,他們的消息上不來,捂著,所以就會有謠言,應該讓媒體去採訪,而在天津大爆炸時,就連國家的媒體去採訪都不讓。」
在中國社交媒體微博上,也有不少網民對此紛紛發表評論。
網民「邊後衛助攻」說:「有了這個證,以後造謠就不用怕了。」另一網民「天津特首」揶揄道:「其實都是水軍,現在給了個好得名聲。」
新浪微博用戶「頭上有阿糖」說:「說到底還是控制了話語權,一雙無形的政治的手。網絡傳播的開放性是不是有一定削弱的趨勢呢?不過信息把關更強,互聯網環境更有序 ,免得別有用心的人有機可乘 。」
也有網民在博客發文稱:誰是記者?「公民記者」和網站人員,算不算記者?記者採訪時,用不用出示記者證?市民在現場用手機拍攝,算不算採訪?現在如此難以分辨誰是記者,由官方統一簽發記者證有意義嗎?

《中國精神健康與人權 》月刊(總第四十期)  [民生觀察]

專題:被精神病歸來談遭遇——

瀋陽教師李啟東:五年前我被從勞教所轉到精神病院

江西戈陽許大金第五次被關精神病院 獲釋歸來談遭遇

一、受害者訪談

廖梅枝:精神病鑑定撤銷了——可我的賠償遙遙無期!

抗爭「魔獸世界」—黑龍江孟慶義為父伸冤被送瘋人院

二、面對面

南永順縣計畫生育受害者黎大利上訪被關精神病院

河北承德許賀友勞動糾紛上訪 數次被關精神病院

三、本月被精神病動態

四、精神病人權益

摩的司機非法拘禁智障女 多次發生性關係

村民與精神病女同居13年育4孩 一審因強姦罪獲刑

已婚男同戀上同鄉男子,被妻關進精神病院

寧波有精神病史男子持刀連砍7人,其5歲孫女哭求停手未果

母親帶腦癱兒跳江致死案撤銷 其患精神疾病

洋浦一男18歲時突患精神疾病無錢治 被鎖16年

五、評論呼籲

盤點農村精神病人生存現狀:被妖魔化 生存困難

明知患精神病還開車 出事要擔責

精神病人與「冷酷仙境」

六、民間行動與倡議

分宜縣:警方跨省驅車千里送精神病人回家

要幫助精神疾病患者「回家」

讓精神病人過一個「暖冬」

七、域外傳真

人權專家呼籲各國消除所有形式的非自願的精神病治療

2015年十月號
主辦:民生觀察工作室
編輯:劉飛躍 晉賢
本期封面:李啟東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2015年11月2日-8日)總第438期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1/2015112-8438.html

【編者按】廣州維權人士張六毛在看守所被羈押期間離奇死亡,家屬懷疑是刑訊逼供所致。而警方一直不讓家屬見其遺體。為此,家屬走上街頭憤然舉牌,然而,廣州各政府機構卻互相推諉,民間將此事稱之為又一「李旺陽事件」。同樣是在廣州,勞工維權人士劉少明被更改涉嫌罪名羈押,顯示出警方玩弄法律的隨意性。河南人權捍衛者賈靈敏、劉地偉分別獲刑四年和一年半,罪名是尋釁滋事,可見,這一罪名已經成為十足的「口袋罪」。西安紫翰庭院業主到陝西省政府請願被打傷、抓捕,在依法治國的口號下,各地警方仍然是無法無天。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