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2015年10月29日19:00,至少300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刑事拘留、逮捕或失蹤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截至2015年10月29日19:00,至少300名律師、律所 … 繼續閱讀 →...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截至2015年10月29日19:00,至少300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刑事拘留、逮捕或失蹤

 Statistics pic_20151029 1900

分類統計(律師/其他):

 

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為變相秘密拘押):25人(11/14)

 

監視居住:1人(1/0)

 

刑事拘留/逮捕:4人(0/4)

 

刑事強制措施不明:2人(2/0)

 

強迫失蹤:4人(1/3)

 

軟禁:1人(0/1)

 

限制出境 :24人(15/9)

 

被短暫拘留/強制約談/傳喚 (已獲釋/現平安):255人(124/131)

 

*注:其中14人同時被歸類在兩個分類;1人同時被歸類在三個分類

 

__________________

 

 

 

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在以下個案已為變相秘密拘押)[1]【24人】

 

律師 11 人

 

王宇 (北京,鋒銳所,7月9日04:00被帶走,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辯護律師於9月21日赴天津市河西分局再次要求會見,瞭解基本案情,要求和王宇通信,警方均予拒絕,後律師到檢察院控告,並收下控告材料,9月28日,文 東海接到檢察院電話已正式受理控告。10月23日,辯護律師李昱函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出以下意見:盡快依法安排會見;向辯護律師介紹案情;告知具體辦案人員;向家屬送達通知書;立即告知監視居住地點;告知王宇的身體健康狀況;敦促王宇盡快給李昱函律師回信;立即返還包蒙蒙留學護照並解除對包蒙蒙的控制。10月23日,辯護律師李昱函到河西檢察院舉報控告科,被告知檢察院已對律師提出的控告予以立案,並會根據河西分局的報告作出處理決定。已逾113天。)

包龍軍 (王宇丈夫,北京,7月9日03:00開始未能聯絡,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尋釁滋事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8月28日警方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為由不准予律師會見,10月28日律師要求會見被當局以“沒有接到上面通知”不安排會見。同日,辯護律師呂洲賓請趙旭轉交致包龍軍的一封信。已逾113天。)

王全璋(北京,鋒銳所,7月 10日13:00開始未能聯絡,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尋釁滋事罪」被刑拘,其北京住所8月5日被公安搜查;8月31日律師獲知強制措施由刑事 拘留變更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10月16日辯護律師到檢察院提出控告,並向河西分局再次提出書面會見申請、瞭解案件情況函,並讓其轉交給王全璋的第二封 信。10月28日律師對天津市河西公安分局提控告已獲正式受理。 【截至10月28日 律師兩次會見申請,未被准許;兩次要求瞭解案件情況,未給答復;兩次致信全璋,是否轉交不明;中秋家屬郵寄的月餅被原封不動退回;家屬至今未接到指定監視 居住通知。】已逾112天。)

劉四新 (北京,鋒銳所行政助理,因審判不公被除牌,7月10日08:45開始未能聯絡,後得知被刑拘在天津河西看守所。9月17日其律師被通知已轉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地點不明。9月18日確定為「尋釁滋事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已逾112天)

謝遠東 (北京,鋒銳所實習律師,7月10日被從家裡帶走,同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112天)

李春富 (北京,李和平律師之弟,8月1日約2200被天津警方抄家帶走。9月15日律師被告知李春富已被監視居住,但地點不明。10月23日已提交書面會見申請,天津河西分局至今未予回復。電話聯繫分局主管領導,其稱這是北京警方交辦的,他們無權決定,尚需北京的上級發話。已逾90天)

周世鋒 (北京,鋒銳所,7月10日07:30被帶走,被刑拘 。8月14日當局以“周世峰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不准予律師會見。9月24日得知轉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112天)

隋牧青 (廣東廣州,7月10日23:40 被帶走,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112天)

謝陽 (湖南,7月11日05:40被帶走,未能聯絡,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擾亂法庭秩序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10月29日,辯護律師從家屬處得知,長沙國保劉姓副支隊長稱“謝是中央辦的案子,請律師沒有用,案子還沒有結果。”已逾111天)

張凱(北京,8月25日和其助手劉鵬深夜在浙江溫州市被抓捕, 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被浙江省溫州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監視居住。10月09日溫州市公安局第三次出具《不准予會見犯罪嫌疑人決定書》,理由仍然是會見「有礙偵查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10月17日凌晨張凱在北京的住所遭到溫州警方搜查,臨走時警察稱通知妹妹張艷當天下午兩點到北京朝陽區平房派出所作一份筆錄;同時家屬被警方威脅不准在網上發佈案件消息。對於辯護律師控告溫州市公安局拒絕告知辯護律師已經查明的犯罪的主要事實,溫州市檢察院書面答復稱,已於年10月26日口頭通知溫州市公安局予以糾正。但目前溫州市公安局尚未糾正,尚未向辯護律師告知案情。已逾66天)

黃力群 (北京,鋒銳所,7月10日 08:30開始未能聯絡,曾有傳出被刑拘的消息,後據律師表示已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112天)

 

 

其他6人

 

趙威 (又名考拉,北京,李和平律師助手,7月10日17:00被帶走,先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被刑拘在天津河西看守所。8月14日得知罪名變更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9月17日被轉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10月20日趙威生日,其母親在天津河西區看守所要求給她送衣服和見面均被拒絕,當她問道趙威到底犯了何罪時,趙旭回復稱:“你沒看央視新聞嗎?7月12、13號,還有河南法院門前的聚集事件。”。已逾112天 )

高月 (北京,李和平律師助理,7月20日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102天)

勾洪國  (又名戈平,天津人,7月10日上午在北京被天津國保帶走,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監視居住,但地點不明。8月24日當局修改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2015年10月25日,辯護律師向天津市河西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保障律師會見權,立即安排原告與勾洪國先生會見;並保障律師通信權,立即告知原告勾洪國先生的羈押地點;同時要求賠償有關損失。(2)2015年10月28日,辯護律師請趙旭轉交致勾洪國的一封信。已逾112天)

劉永平 (又名老木 ,北京,7月10日確認被捕,8月4日家屬收到通知書,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10月20日,辯護律師到河西分局預審支隊查詢案件情況。警方回復因7月底左右發現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目前不允許會見。已逾112天)

胡石根(北京,7月10日開始失蹤,律師多次在其戶籍所在地轄區北京市西城區德外派出所報案要求對胡的失蹤啓動調查,至10月初已三次交涉,對方答復仍沒有找 到。10月28日律師覈實得知其於7月11日涉嫌罪名「尋釁滋事罪」被刑拘,8月7日增加涉嫌罪名「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轉指定居所監視居住,10月 28日律師於天津河西看守所申請會見被要求等待通知。)

林斌(望雲和尚,福建,7月10日中午在四川成都機場被帶走,其主持的寺廟福建九仙禪寺7月9日被查抄,其母8月16日被強行帶離該寺,8月28日確認被天津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和涉嫌危害國家安全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112天)

 

 

溫州教案8人

 

劉鵬(浙江溫州,8月25日和張凱律師深夜在浙江溫州市被抓捕, 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被浙江省溫州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監視居住。10月22日辯護律師收到溫州市公安局作出的《不准予會見犯罪嫌疑人決定》。10月28日律師向溫州市公安局申請要求盡快安排會見劉鵬,或將相關已查明的主要事實告知辯護律師。已逾66天)

方縣桂(浙江溫州,8月25日和張凱律師深夜在浙江溫州市被抓捕, 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被浙江省溫州市公安局刑拘。九月底變更措施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2015年10月27日,辯護律師律師第三次提交會見申請,目前未有答復。已逾66天)

黃益梓(浙江溫州,9月11日被警方帶走,其後家屬收到溫州巿甌海區公安分局的監居通知書,指他涉嫌「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9月24日被轉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至今律師不准會見。10月8日家屬嘗試到甌海區公安分局送明信片及衣服均被拒收。已逾49天)

程超華(浙江溫州,9月18日被警方帶走,家屬10月20日 收到甌海區公安局的通知書,內容為程超華被監視居住,多加一條涉嫌「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之前收到寄的通知書為「非法經營罪」及「涉露國家機密罪」。律師申請會見被拒絕。10月20日家屬嘗試到看守所送衣服,得知丈夫已被轉走。已逾42天)

張崇助(浙江溫州,9月8日晚從上海返回溫州的途中失蹤,9月25日家屬收到當局的通知書,被浙江省溫州市公安局以「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52天)

張制(浙江溫州,9月7日被溫州警方帶走,被處行政拘留5天後再被浙江省溫州市公安局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53天)

周劍(浙江溫州,8月26日被警方帶走。溫州市公安局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將其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65天)

程從平(浙江溫州,8月26日被警方帶走。溫州市公安局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將其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65天)

_________________

 

 

 

監視居住[2] 【1人】

 

律師 1 人

 

陳泰和教授 (廣西,7月13日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拘,先被羈押於桂林三看,7月16日下午首次會見律師覃永沛,後不再允許會見。至8月13日轉至家中監視居住,律師無法獲知案情,通信需要批准。陳和其太太名下的所有銀行賬號遭查封。現涉及指控為「尋釁滋事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職務侵佔罪」。9月13日之後可以與外界聯繫。已逾109天)

_________________

 

 

 

刑事拘留/逮捕[3]【4人】

 

其他 4人

 

王芳 (湖北武漢,7月28日上耿彩文家被帶走,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行政拘留15天;8月8日轉為刑拘。現羈押於武漢第一看守所。於9月15日下午律師被告知已經批准逮捕。逾94天。)

尹旭安  (湖北武漢,7月28日被抄家帶走,以涉嫌「尋釁滋事」被行政拘留15天,後再加長10天。8月20日被轉刑拘,現被拘留在湖北大冶看守所。9月26日家屬收到批准逮捕通知書。已逾94天)

吳淦(又名屠夫,北京,北京鋒銳所行政人員,維權人士,5月20日因在南昌抗議江西高院不讓參與「樂平冤案」律師閱卷,而被南昌市公安局東湖分局行政拘留10 天。5月27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和「誹謗罪」,遭福建警方刑事拘留。7月3日被廈門市檢察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尋釁滋事罪」批准逮捕,辦案機關為福建省廈門市公安局思明分局。9月28日得知,已從福建省福清市永泰看守所轉移至其他地點。吳淦的父親6月25日被再次以「職務侵佔罪」刑事拘留。10月22日,燕薪律師再次到思明分局要求告知羈押地點,警方回復稱「根據法律規定來辦」,未有告知。同日,辯護律師再次向廈門市公安局思明分局提交 《會見申請書》,要求立即安排會見吳淦並及時告知案件相關信息。已逾163天)

翟岩民(北京,於6月15日因山東濰坊徐永和案被山東省濰坊巿公安局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事拘留。期間警方要求翟岩民妻子寫保證書不接受媒體採訪被她拒絶及強迫其搬家。已逾137天)

_________________

 

 

 

刑事強制措施不明【2人】

 

律師 2 人:

 

李和平 (北京,7月10日14:00 被警方帶走,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9月11日天津市河西分局預審支隊王警官接收律師提交的律師手續,並表示他們是辦案單位。 家屬和辯護律師多次控告天津警方非法抓捕、秘密偵查未果。10月26日,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陪李太太慶祝李和平的生日。已逾112天)

謝燕益 (北京,7月10日下午約談,12日早上被帶走,中午被抄家,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已逾110天)

_________________

 

 

 

強迫失蹤【5人】

 

律師 1人:

 

李姝雲 (北京,鋒銳所,7月10日11:30被警方帶走,失蹤。已逾112天)

 

 

 

 

其他4 人

 

王芳 (北京,鋒銳所會計,7月10日08:30開始失蹤,已逾112天)

胡石根 (北京,7月10日開始失蹤。律師在戶籍所在地轄區北京市西城區德外派出所報案,要求對胡的失蹤啓動調查,至今已經三次交涉,對方答復仍是沒有找到。年10月28日,辯護律師鄭湘從趙旭處獲知,胡石根案由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辦理,胡於7月11日被刑拘,8月7號變更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涉嫌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同日,辯護律師鄭湘提交會見申請,並請趙旭轉交致胡石根的一封信。10月29日,辯護律師李柏光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交會見申請。已逾112天)

唐志順(又名草根,北京,10月6日 在雲南與緬甸接壤處猛拉市的華都賓館8348房間被身穿緬方警察衣服人員帶走,10月9日 其北京住址被查抄。10月23日律師前往天津市公安局河西看守所瞭解案件,被告知「沒有關在這」, 在預審支隊被告知「沒查到該案件」。根據警方出示的扣押手續上所顯示的信息,唐志順涉嫌的罪名為“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罪”。已逾24天)

幸清賢(四川,10月6日 在雲南與緬甸接壤處猛拉市的華都賓館8348房間被身穿緬方警察衣服人員帶走,10月8日其在成都市住址被內蒙興安盟公安局委託成都公安局金牛分局北巷子派 出所查抄,共計被抄台式計算機一台,聯想筆記本電腦一台,微型攝像機兩個,光盤十張,私人名片一盒。10月21日律師前往內蒙古興安盟烏蘭浩特興安盟公安分 局瞭解案件,被告知「幸清賢案是公安部統一指揮,該案公安部已指定移交天津警方。」2015年10月21日晚10點,成都警察到冉彤律師家中找到其妻子進行談話,要求做好冉彤律師的思想工作,並要求其盡快回來,否則對其採取措施。 10月23日律師前往天津市公安局河西看守所瞭解案件,被告知「沒有關在這」, 在預審支隊被告知「沒查到該案件」。已逾24天)

__________________

 

 

 

軟禁【1人】

 

其他1人

 

包卓軒(又名包蒙蒙,北京,2015年10月6日在雲南與緬甸接壤處猛拉市的華都賓館8348房間被帶走。10月12日親友稱包卓軒被軟禁在內蒙古外婆的家裡。已逾24天)

__________________

 

 

 

限制出境 【24人】

 

律師15人

 

張慶方 (北京,許志永辯護人,8月3日準備和女兒及朋友的孩子從首都機場飛去美國,被攔截,理由是接北京公安局通知,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梁小軍 (北京,8月20日欲帶妻兒經由日本赴美學習訪問,在首都機場被攔截,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蔡瑛 (湖南,李和平律師辯護人,8月17日欲從長沙飛往台灣被攔截,被告知北京公安局指示他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斯偉江 (上海,8月11日在浦東機場被北京市公安局限制出境)

李方平 (北京, 7月下旬在廣東深圳福田口岸被攔截,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李國蓓(北京,9月6日 北京機場被攔截,禁止出境。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陳建剛(北京,9月6日,北京機場被攔截,禁止出境。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陳武權 (廣東深圳,8月16日在羅湖口岸被攔截,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燕文薪(北京,8月21日在深圳羅湖口岸被限制出境)

葛永喜(廣東,9月5日 下午從深圳福田口岸準備出境前往香港,被邊檢工作人員告知:北京市公安局以葛永喜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限制其出境。)

劉正清(廣東,9月6日 中午 深圳福田口岸被攔截,以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限制其出境。)

龐琨(廣東,9月8日從羅湖到香港被限制出境,理由是北京市公安局通知出境會危害國家安全)

葛文秀(廣東,10月12日上午從廣州東站坐廣九直通車去香港旅遊,邊檢時被告知不能出境,稱是接到北京市公安局通知。 )

王全平(廣東,9月8日經珠海拱北口岸準備送兒子去澳門讀研究生,在驗通行證時被攔截,出入境工作人員表示是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總隊,在7月6日限制出境,理由是出境可能影響國家安全。)

黃思敏(湖北,9月6日 黃思敏準備從武漢去香港,但在機場被邊檢攔下,工作人員稱”北京市公安局說你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其他 9 人

 

*1號人士同時被歸類在其他分類

 

包卓軒(又名包蒙蒙,王宇兒子,北京)

蘇楠(北京,8月10日在北京機場被限制出境)

向莉 (北京,7月16日被禁止出境)

於合金律師孩子 (北京,於合金為鋒銳所律師,其孩子在上海讀大學,8月2日和同學隨老師前往牛津做交換生,在機場被攔截,理由是可能危害到國家安全)

李和平律師兒子  (北京,15歲,8月17日在鄭州辦理護照,顯示由北京公安局發出的限制出境標注)

李和平律師女兒  (北京,5歲,8月17日在鄭州辦理護照,顯示由北京公安局發出的限制出境標注)

劉亞傑女兒(廣東,8月份,港澳通行證被當局強行剪毀。)

馮正虎(上海,10月6日在上海浦東機場準備前往日本探親被攔截,被邊檢工作人員告知:北京市公安局以馮正虎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限制其出境。)

劉曉原律師兒子(江西南昌,原定出國深造,於10月15日 被南昌市公安局拒絕辦理護照,警察說是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總隊封鎖以致不能辦理)

__________________

 

 

 

被短暫拘留/強制約談/傳喚 (已獲釋/現平安)【255人】

 

律師 124人

 

*5, 11, 70, 83, 95, 97, 98, 99, 103, 111, 121, 124號人士同時被歸類在其他分類

 

張維玉 (山東,在北京鋒銳被拘)

左培生 (北京,在鋒銳被控制)

江天勇 (北京)

倪玉蘭 (北京,7月12日13:47警察上門警告,23日再上門)

張凱(北京)

劉曉原 (北京,鋒銳所,7月10日晚被限制自由,13日上午離開公安局)

程海 (北京,7月13日12:30在法院外被公安找)

胡貴雲 (北京)

周澤 (北京,7月19日晚上公安找上辦公室)

余文生 (北京,7月9日上午約談,20日15:00再次約談,同時約談的還有其妻子,8月6日2335被帶走,家中遭搜查,8月7日2330回家)

梁小軍(北京,7月10日約談)

劉連賀 (天津)

馬衛 (天津,7月10日被約談)

李威達 (河北唐山,7月10日22:30被傳喚,至11日19:00回到家)

梁瀾馨 (河北唐山,7月10日22:30被傳喚,至11日19:00回到家)

麼民富 (河北唐山,7月15日14:30被傳喚至17:00)

姬來松 (河南)

任全牛 (河南)

孟猛 (河南)

馬連順 (河南)

常伯陽 (河南,7月12日02:00回家)

張俊傑(河南)

苗傑(河南)

周志超 (河南,7月30日公安上律所談話)

王磊 (河南,因代理劉四新案31日被約談)

劉衛國 (山東)

舒向新 (山東,7月14日警察二次登門)

徐紅衛 (山東)

付永剛 (山東)

王玉琴(山東)

熊冬梅(山東)

劉金湘(山東)

王學明(山東)

熊偉(山東)

李金星 (山東)

張海 (山東)

馮延強 (山東,7月12日下午約談,因代理王宇案,被逼離開律所)

許桂娟 (山東,7月12日下午被約談)

趙永林 (山東,7月13日約談)

徐忠 (山東)

劉金濱 (山東)

劉書慶 (山東,7月14日下午約談,16日正要坐車去代理李和平律師案,卻被帶去派出所,被禁止代理該案)

王秋實 (黑龍江)

張雪忠(上海)

李天天(上海)

薛榮民 (上海)

秦雷 (上海)

鐘錦化 (上海,7月14日約談,17日09:30-11:30再約談,8月11日與妻兒在機場被扣查兩小時)

王衛華 (上海,7月15日約談)

劉士輝 (廣東律師,7月11日中午至12日18:00,被上海市國保以「故意擾亂公共秩序」行政傳喚24小時,後再被限制人身自由6小時)

鄭恩寵 (上海,7月11日下午被警方帶走並抄家,7月12日凌晨獲釋,7月17日、8月7日、10月15日再被抄家)

張磊(7月11日在江蘇蘇州被約談,12日22:20被帶往長沙南站鐵路派出所,00:40出來)

朱應明 (江蘇,7月20日1400約談)

程為善 (江蘇,7月23日約談、8月26日1500-1700再次被約談)

王成(浙江杭州,7月11日第一次約談,12日第二次約談,尋釁滋事行政傳喚21小時,第三次警察上門時拒絕談話)

莊道鶴 (浙江杭州,約了7月14日在杭州談話)

袁裕來(浙江)

呂洲賓(浙江)

汪廖 (浙江,7月13日中午國保約談)

吳有水 (浙江)

王萬瓊 (四川)

於全 (四川)

付劍波 (重慶)

何偉 (重慶)

游忠洪(重慶,游飛翥哥哥,7月14日上午被傳喚,下午獲釋)

張庭源(重慶)

雷登峰 (重慶)

游飛翥 (重慶,7月14日上午被帶走,20:55獲釋, 28日晚第6次談話 )

唐天昊 (重慶,7月22日0900第二次約談,10:00被帶往派出所,23:45獲釋)

黃思敏 (湖北,7月12日23:00被約談,13日01:40出來)

胡林政 (湖南,7月12日06:00出來,手機裝軟件)

文東海 (湖南,7月12日約19:00被帶走,有傳喚證,涉嫌尋釁滋事,13日約02:00獲釋)

郭雄偉 (湖南)

陳南石 (湖南)

王海軍 (湖南,7月13日被二次約談)

石伏龍(湖南)

楊金柱(湖南,7月15日第4次被傳喚,此前為11日凌晨和14:00,以及14日10:25)

楊璇(湖南)

張重實(湖南,7月21日因代理謝陽律師案再被要求約談)

羅茜 (湖南)

呂芳芝 (湖南)

張玉娟 (湖南)

蔡瑛 (湖南,7月14日約談,問及謝陽,後因代理李和平律師案再被警告)

龍浪奔 (湖南,7月14日約談)

蔣永繼 (甘肅)

曾維昶 (雲南)

劉文華 (雲南)

楊名跨(雲南)

王宗躍 (貴州,7月16日下午再次約談)

李貴生 (貴州)

周立新 (貴州,鋒銳所律師,7月12日約16:00被警方帶往貴陽派出所,已自由)

陳建國 (貴州,7月14日被約談)

鄒麗惠 (福建)

陳學梅(福建,7月14日13:20回)

劉正清 (廣東)

吳魁明 (廣東,7月15日警察上辦公室找 )

葛永喜 (廣東,7月11日21:20被警察里帶走,12日01:56確認出來)

陳武權 (廣東,7月14日01:40被敲門找)

葛文秀 (廣東,7月11、13、15、17日四次被國保約談)

陳科雲 (廣東,7月13日17:00約談)

陳進學 (廣東,7月13日被約談,14日被要求下午第二次約談,16日12:00三次約談)

吳鎮琦(廣東)

王全平(廣東,7月12日約談,14日第二次約談)

聞宇 (廣東,7月13日約談)

孫世華 (隋牧青律師太太,廣東,7月15日被國保要求寫信勸告隋牧青認罪)

蔣援民(廣東,7月15日警察三次上門向鄰居詢問)

劉浩 (廣東,7月23日被司法局約談)

崔小平 (廣東深圳)

徐德軍 (廣東深圳)

朱金輝 (廣東深圳)

龐琨 (廣東深圳,7月13日16:00在羅崗派出所,00:15出來)

肖芳華 (廣東深圳,7月16日上午被約談)

覃永沛 (廣西)

楊在新 (廣西,7月14日國保上門)

吳暉 (廣西,7月14日派出所要求約談,25日中午12點45分到南寧向陽派出所第二次約談,13點40分出來)

吳良述  (廣西,7月16日早上約談)

黃朝暉  (廣西,7月15日被約談)

覃臣壽 (廣西,7月18日約談,10:00結束)

龐信祥 (廣西,7月15日被要求約談)

張鑒康 (陝西)

李方平(北京,7月12日07:30在江西萍鄉被第二次帶走,21:30回家)

李昱函(遼寧,第一次並沒有詳細記錄,第二次於9月19日中午12點被瀋陽公安局約談,大約於1小時後約談結束。原因為之前給王宇的信。)

李浚泉 (遼寧,警察上門通知約談,後拒絕)

陳建剛 (北京,7月13日在安徽約談,14日11:30國保再到賓館找)

 

 

其他 131人

 

*10, 28, 50號人士同時被歸類在其他分類

 

周慶 (北京,鋒銳所司機)

游豫平 (洗冤行動志願者,北京)

馮斌 (北京,在鋒銳被控制)

袁立 (北京,7月10日中午被帶走問話,21:00獲釋,問題針對老木)

佳期 (北京,考拉室友,7月10日被帶走,當日獲釋)

李學惠 (北京 ,7月10日、13日、16日10:59被第三次約談

李小玲(北京,7月15日珠海國保到北京找她,16日凌晨國保在另一人家裡試圖找李,現平安 )

杜延林 (北京,7月14日16:00去派出所,約19:00出來)

武文建 (北京)

向莉 (北京,7月12日下午約談6小時,16日被禁止出境)

田衛東(網名金友園,北京,7月14日以尋釁滋事名義被傳喚)

呂上 (北京,7月15日約談)

李麥子 (北京,7月15日國保上門找)

王鵬 (北京,兩次被喝茶,國保威脅送精神病院)

徐永海 (北京,家庭教會成員,7月16日警察上門談話)

郭予豪 (又名戴仕橋,北京,7月14日曾被帶走)

慕容雪村 (北京,7月17日18:00喝茶,19:30出來)

郝淑娥 (北京,7月17日晚被帶去派出所問話,22日在四川綿陽再被帶去派出所)

黃賓 (北京,江西國保說7月21日上北京找他)

許艷 (北京,余文生律師的妻子,7月20日15:00約談,8月6日1315 警察再上門滋擾)

王金波 (北京,7月22日1100-1155約談)

李冬梅 (北京,因7月20日在網上寫關於王宇的文章,被上門談話)

劉荻 (北京)

董璇 (北京,倪玉蘭律師之女,7月12日、23日兩次被,遭到警察威脅)

趙末 (北京,7月21日上午被方莊派出所抓捕,然後譴返山東聊城,拘押在古樓派出所,25日出來)

王峭嶺 (北京,李和平律師之妻,8月6日11:04警員上門以尋釁滋事罪傳喚,14:00撬門帶走,5小時後獲釋)

樊麗麗(北京,勾洪國(戈平)的妻子。8月27日被十個自稱民警的人控制五個小時,快遞被沒收,且被要求搬家)

包卓軒(又名包蒙蒙,王宇兒子,北京,7月17日09:00 第三次被派出所帶走,7月18日再約談,出來後嚴控, 護照及戶口本被沒收,現正於內蒙古有有限的行動自由)

鄭建慧(天津, 7月12日 16:00被公安帶走至13日04:00)

包海英 (天津,包蒙蒙姑姑,7月18日16:00和包蒙蒙等4人一起被約談)

佟彥春(王宇母親,天津,居住在內蒙,7月18日16:00和包蒙蒙等4人一起被被約談。後長期處於被監視狀態。於10月5日至10月10日失去聯繫,共5天,期間其外孫包卓軒連同另外二人10月6日上午在緬甸被帶走。)

包龍軍母親 (天津,7月18日16:00和包蒙蒙等4人一起被被約談)

藍無憂(河南)

侯帥(河南)

岳三(河南,7月15日18:00 – 19:00 被約談)

盧秋梅 (山東,7月12日13:00被傳喚)

徐知漢 (山東濟南,7月11日04:55被從濟南帶回河南,14日10:30獲釋,8月28日下午再次被短暫帶走詢問筆錄)

李向陽 (山東,7月15日01:00以涉嫌詐騙罪帶走,審訊至18:00左右)

丁玉娥  (山東,7月15日15:55約談)

鞏磊 (山東,7月12、13兩次被傳喚)

趙作媛  (山東,7月21日國保上門談話)

李發旺 (山西,7月11日04:00被帶走,13日11:00獲釋)

李大偉 (甘肅)

漁夫 (王福磊,深圳,7月11日在上海被驅逐,15日二次驅逐)

楊勤恆 (上海,7月14日10:15 帶走,20:30釋放)

王法展 (網名碭山人,上海,7月14日12:10被帶走,16:05回)

周國淮 (上海,牧師,7月16日約談)

李學政 (上海,7月15日下午約談4時)

任迺俊 (上海,7月12日被帶走,已回家)

馮正虎 (上海,7月10日23:30被以「其他方法故意擾亂公共秩序」傳喚,11日04:30回)

陸鎮平 (江蘇南通,7月13日被喝茶)

單利華 (江蘇南通,7月14日被喝茶,15日16:30再上門找)

瞿華 (江蘇南通,7月13日被喝茶)

張秀琴 (江蘇南通,7月13日被喝茶)

吉紅兵  (江蘇南通,7月16日喝茶)

韓蕾  (江蘇南通,7月16日喝茶)

胡誠 (江蘇常熟,7月13日被喝茶)

顧曉峰(江蘇常熟,7月13日17:30-19:30被喝茶)

顧義民  (江蘇常熟,7月16日1400-1600在派出所做筆錄,妻子徐燕陪同,24日再約談)

許正彪 (江淳,江蘇南京,7月14日15:00喝茶,25日再上門)

許娟 (江蘇南京,7月14日被帶走做筆錄)

趙長東 (江蘇南京,7月17日1800被約談)

潘露 (江蘇蘇州,7月14日國保上門找)

王明賢 (江蘇蘇州,7月14日17:30被帶走,22:30回 )

徐文石 (江蘇蘇州,7月10、11日約談, 25日0900-1600第三次喝茶)

姚欽 (江蘇常州,7月14日17:30被帶走,22:34已回家)

範永海 (江蘇蘇州,7月18日晚約談)

王小琍 (江蘇常州,7月14日晚21:00被約談)

丁紅芬 (江蘇無錫,7月15日16:40被抓走,16日15:30獲釋)

戈覺平(奔博,江蘇蘇州,7月14日13:00起被特警包圍在家,未被帶走。9月4日上午 8時,警方撤走,共52天。9月6日晚,戈覺平去北京,在蘇州火車站被騷擾阻攔。抗爭後戈先生夫婦登上火車先被乘警騷擾,在常州站被警方攔截,後被蘇州警方帶回。)

陸國英(江蘇蘇州,戈覺平太太,7月14日起被圍堵在家 於9月4日上午 8時 警方撤走 共52天)

沈愛斌  (江蘇無錫,7月28日早上約0600被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傳喚,29日早上約0700獲釋,7月30日早上再被抬走,31日1700獲釋,在家監視居住,8月7日、16日、28日再被傳喚)

余懷謙 (浙江杭州,7月17日16:30喝茶,已回)

吳高興(浙江,7月15日被傳喚,獲釋)

鄒巍 (浙江 ,7月16日下午約談)

陳宗瑤(陳晨,浙江)

甄江華(廣東,7月10日 21:20被帶走至11日凌晨3點)

肖育輝 (廣東廣州,7月13日、14日兩次約談 )

王愛忠 (廣東廣州,7月13日約16:30 派出所上門找,約八九點回家)

陳榮高 (醉俠老高,廣東廣州,7月13日15:00開始喝茶,晚上回家)

賈榀  (廣東廣州,7月15日11:00喝茶,被強制遺送出廣東)

袁國枝  (廣東)

吳斌 (網名“秀才江湖”,廣東廣州,7月15日浙江國保到從廣州強行帶回浙江,被毆打,16日在派出所做了一天筆錄)

黃義傑 (廣東廣州,7月14日17:37被帶走,2100回,出示傳喚證)

徐向榮 (廣東廣州,7月14日喝茶,18:00完)

劉輝 (廣東廣州,7月13日晚22:00被強送回陝西)

李維國 (廣東廣州,7月13日08:30-13:30 約談)

黃敏鵬 (廣東廣州,7月16日12:00-14:00 約談)

黃子敬  (廣東廣州,7月18日喝茶)

何延運 (禺克,廣東廣州,7月22日早上國保上門帶走,關在派出所7個小時,並要求他搬走,8月14日國保再上門傳喚)

黃昭雲  (湖南邵陽人,7月16日廣東深圳約談)

胡xx (湖南人,7月9日晚被國保從廣東東莞譴返湖南)

蘇尚偉 (廣東佛山,7月17日 09:00-11:30 被喝茶)

劉四仿  (廣東,8月14日約0700被帶往警局問話,約1600出來)

郭春平(廣州,8月28日因收王宇文化衫快遞,在收快遞現場被帶走,隨後被遣返回原籍河南,手機計算機等物品被扣押,9月6日才歸還。)

黃熹(廣州,因涉及「王宇文化衫」事件,8月28日 被新塘永新派出所帶走。 9月6日釋放。十天總共提審九次,其中派出所三次,增看六次,提審主要問題是文化衫事情)

劉金蓮(化名「劉亞傑」,廣州,因涉及「王宇文化衫」事件,8月28日被新塘永新派出所帶走。8月31日覈實被刑拘,所涉指控為「尋釁滋事罪」,關押於增城市看守所。至9月29日)

黃永祥(廣州,因涉及「王宇文化衫」事件,8月28日被新塘永新派出所帶走。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關押於增城市看守所。當局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不允律師會見。至9月29日)

衛小兵(廣州,因涉及「王宇文化衫」事件,8月28日被新塘永新派出所帶走,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關押於增城市看守所。至9月29日)

賴日福(化名「花滿樓」,廣州,因涉及「王宇文化衫」事件,9月9日下午被帶走,家中物件被警察查抄。9月11日律師會見,得知涉及「尋釁滋事罪」。至9月29日)

黃雨章  (廣西,7月14日19:30被警方帶走,23:30回家 )

蘇少涼 (廣西,7月15日12:15-15:30 在派出所談話)

譚愛軍 (廣西,7月15日約16:00約談,16日01:00獲釋)

莫千里  (廣西,7月12日約談,約1小時)

周石臣 (廣西,7月11日16:30-17:30被約談)

張維 (廣西,7月16日早上約談)

羅鳴 (廣西,7月15日01:00約談,有傳喚證,已回)

端啓憲 (廣西,7月15日17:00至16日02:00被以尋釁滋事傳喚)

王德邦 (廣西,7月15日15:00-17:00 被傳喚)

游精佑(福建,7月13日下午喝茶)

游明磊 (福建,7月13日15:00-17:00警察上門談話,8月10日第4次做筆錄)

戴振亞 (福建,7月12日20:20-21:40被帶到派出所談話,20日晚再被帶到派出所問話)

潘細佃 (福建,7月12日約談,半夜結束,14日二次約談,21日失去工作,國保在家門口24小時監視)

尤錦旭 (福建,7月13日14:15-17:30被帶到派出所談話)

陸祚鈺(福建,7月12日國保警察約談,已回家)

吳鑫發 (湖北武漢,7月27日2200-2300被約談)

魏鵬 (湖北武漢,7月27日失聯,以尋釁滋事行政拘留15天,已獲釋)

耿彩文(湖北武漢,7月27日被喝茶,後被抄家,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行政拘留15天,8月11日轉為刑事拘留,於9月10日釋放,被拘逾45天)

歐彪峰 (湖南,7月13日約16:00被帶到公安局做筆錄,20:30分回家,21日1100-1400再被約談)

黃智平(網名黃怡劍,湖南,7月14日晚約談)

魏得豐 (謝陽律師助理,湖南,7月11日05:40被帶走,已獲釋)

李錚然(湖南,7月16日10:00-17:00被約談)

肖勇 (湖南)

徐琳 (湖南,8月13日1500至14日1200被帶走問話)

許習蓮 (江西,7月11日08:30-11:30約談)

黃燕明 (貴州,7月14日07:40被帶走,15日02:00獲釋)

羅亞鈴 (重慶,7月12日、20日國保兩次上門談話)

單亞娟 (黑龍江,7月31日下午被約談)

權玉順 (黑龍江,徐純合之母,被看管在哈市的安老院,8月9日已回慶安)

姜建軍 (遼寧大連,7月12日以尋釁滋事被刑拘,在被拘37天後獲釋)

俞明文(四川,8月28日 下午被帶走詢問,關於穿著王宇文化衫拍照,詢問衣服來歷)

 

 

被查抄

 

1.    鋒銳律師事務所

 

2.    李金星律師辦公室(NGO:洗冤行動辦公室)

 

3.    李和平律師在北京的辦公室

 

 

 

地區統計 (事發地點) (被拘、失蹤或軟禁/限制出境或約談):

 

北京61人 (17/44)

 

廣東45人 (1/44)

 

江蘇25人 (0/25)

 

山東25人 (1/24)

 

湖南21人 (1/20)

 

浙江19人 (9/10)

 

廣西17人 (1/16)

 

上海16人 (0/16)

 

河南12人 (0/12)

 

福建8人 (0/8)

 

重慶8人 (0/8)

 

湖北6人 (2/4)

 

天津6人 (0/6)

 

貴州5人 (0/5)

 

四川4人 (1/3)

 

遼寧3人 (0/3)

 

黑龍江3人 (0/3)

 

河北3人 (0/3)

 

雲南3人 (0/3)

 

江西3人 (1/2)

 

甘肅2人 (0/2)

 

內蒙古1人 (1/0)

 

陝西1人 (0/1)

 

山西1人 (0/1)

 

緬甸2人 (2/0)

 

 

 

 

 

 

 

 

[1] 監視居住:此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64、69、72-75條內規定的強制措施之一。《刑事訴訟法》第73條列明:「監視居住應當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處執行;無固定住處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對於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特別重大賄賂犯罪,在住處執行可能有礙偵查的,經上一級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機關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但是,不得在羈押場所、專門的辦案場所執行。」根據我們過去的經驗,此種強制措施十分容易滋生酷刑。

 

[2] 參考註釋(1)

 

[3] 刑事拘留: 此處所列名單均被刑事拘留。根據中國《刑事訴訟法》規定:公安機關拘留人的時候,必須出示拘留證。拘留後,應當立即將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羈押,至遲不得超過二十四小時。除無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通知可能有礙偵查的情形以外,應當在拘留後二十四小時以內,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屬。有礙偵查的情形消失以後,應當立即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屬。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