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2015 王宇央視譴責外力助兒偷渡?劉曉原: 株連家屬是文革手法。警方凌晨搜查張凱住所恐嚇家人。中國家庭教會對於政教關係的聲明。

劉曉原律師: 如此株連家屬,這不是文革手法嗎? [維權網]http://wqw2 … 繼續閱讀 →...

劉曉原律師: 如此株連家屬,這不是文革手法嗎?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0/blog-post_71.html

《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法》第十三條 申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護照簽發機關不予簽發護照:
(一)不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二)無法證明身份的;(三)在申請過程中弄虛作假的;(四)被判處刑罰正在服刑的;(五)人民法院通知有未了結的民事案件不能出境的;(六)屬於刑事案件被告人或者犯罪嫌疑人的;(七)國務院有關主管部門認為出境後將對國家安全造成危害或者對國家利益造成重大損失的。
我的兒子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他有戶籍、身份證、學生證可以證明身份,他在申請辦理護照時如實填報材料,沒有弄虛作假行為。他現在讀大四,不是在服刑。他是一個守法公民,不是刑事案件被告人或者犯罪嫌疑人。我兒子是去國外讀研究生,不可能對一個國家安全造成危害或者對國家利益造成重大損失。
退一步說,如果我的兒子有這七種情形,也應由江西省公安廳作出限制,因為我兒子戶籍是在南昌市,北京市公安局跨省限制我兒子辦理護照,法律依據何在?難道僅僅因為我是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嗎?今年七月發生的鋒銳事件與我兒子無任何關聯。
如此株連家屬,這不是文革手法嗎?

王宇夫婦現身央視要求保護兒子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scue-bao-10182015093651.html

維權律師王宇(左)現身央視,譴責帶走16歲兒子包卓軒(右)的行為。

被大陸當局秘密關押百天後,律師王宇和丈夫包龍軍首次在央視露面,譴責有人帶走未成年的兒子包卓軒。參與偷運包卓軒的前“六四”學運領袖周鋒鎖認為,用違法手段斷絕當事人與外界的資訊,威逼欺瞞當事人,並利用央視斷章取義來進行輿論戰,是中共當局一貫的做法。

繼上周四《環球時報》聲稱,維權律師王宇的未成年兒子包卓軒是被境外敵對勢力裹挾偷渡之後,周五、周六兩日,大陸官媒新華社和央視分別再次以同樣的口徑報道了事件,被秘密拘押已達百天的王宇和丈夫包龍軍,還首次現身央視,譴責帶走兒子的行為。

參與救援的周鋒鎖告訴本台記者,他看到了這個資訊。當局用禁止律師會見,隔絕當事人與外界的所有資訊,威逼利誘令他們上央視悔罪,或發表他們事先安排的言論,並用斷章取義的方式拼接他們需要的資訊,是一貫的做法。
周鋒鎖說:央視拍的這些東西,這都是斷章取義,我們並不知道,它的上下文是什麼,然後它告訴王宇是什麼組織。律師申請、要求了這麼久,都不能見到,現在央視就可以去拍,這個是不合程式的。上央視當然是有很多的圈套,特別像高瑜在央視,中共逼迫她認罪,她見了律師就說,這是因為中共抓了人(她兒子),才被迫(認罪)。這種事情多得很。這種(與外界)隔絕的手段、欺騙,然後斷章取義,我們當然不能相信它。
周鋒鎖還表示,用綁架親情,甚至是綁架孩子來給被他們羈押的父母施加壓力,是中共當局廣泛採用的一種方式。在這種背景下還相信央視的說辭和宣傳,無法理解。
周鋒鎖說:這個當然是很野蠻的一種,沒有底線的、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一種做法。這也是很多年,中國,特別又在習近平執政後廣泛採用的一個辦法。有一個律師就被告訴,如果你不服我們就找你的孩子算賬。一個綁匪,把父母綁架了,還綁架兒子,還能來讓父母來講話。這個環境下有人願意相信,那真是腦袋被驢踢了。

被捕的維權人士幸清賢的妻子何娟稱,他們的一些親友亦看到了央視的報道,但迫於壓力,或是不願意思考,很容易相信這些說辭。
何娟說:他們肯定像昨天看了央視的節目啊,反正家裡人都是那種反對的態度,都覺得我不要去搞事,共產黨是很強大的,沒必要去和它說個黑白是非。就是它定性的東西,你也知道是那樣子就行了,不要去跟它掰回來,掰得來嗎?覺得別指望什麼清白啊什麼之類的。家裡親戚就是不怎麼上網的那類人吧,就是頭腦要簡單一些,應該是這樣。
本台記者致電央視新聞採訪部門和新聞中心一位管理人員的手機,但電話都無人接聽。
據本台記者初步統計,自7.09抓捕維權律師以來,除20多名律師和維權活躍人士被限制出境外,還有4位律師的子女被大陸當局限制出境。他們分別是王宇律師16歲的兒子包卓軒、于合金律師的孩子、李和平律師15歲兒子和5歲女兒、劉曉原律師兒子。

王宇央視譴責外力助兒偷渡 維權律師存疑

[BBC]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5/10/151018_china_lawyer_son

中國維權律師王宇和丈夫包龍軍被逮捕百日後,官方媒體播出其譴責境外力量協助兒子包卓軒出逃片段,與其相熟的律師對其言論存疑。
中國中央電視台星期六(10月17日)播放長篇報道說,又名包濛濛的包卓軒10月初被人「蠱惑和裹挾」到雲南,偷渡至緬甸北部,而王宇和包龍軍對此並不知情。
王宇的代表律師李顯函星期天(18日)以個人安全等理由拒絕接受BBC中文網採訪,但有其他律師轉述稱她不相信那是王宇的由衷言論;同事劉曉原律師質疑王宇錄製這些說話時是否了解全部情況。

與王宇同屬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劉曉原律師對BBC中文網說,對於王宇在央視報道中的言論,他質疑王宇說這些話時到底是否了解情況。
「因為她被抓到以後,三個多月了,她的律師(李顯函)都不能會見到她。是不是她就事議事的表述,我無法判斷。」但劉曉原認為,作為父母,王宇「肯定會擔心」孩子的安全。
劉曉原還批評,央視的報道並未交代包卓軒的護照在他與父親一同被警方帶走當晚遭沒收,包卓軒原本就要出國到澳大利亞留學。
他還稱,除了王宇的孩子,許多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的家屬都被限制出境,包括他的兒子。

劉曉原對BBC中文網說:「我們的執法機關應該反思,誰涉嫌犯罪,就對誰依照法律來採取措施,而不能連累他的家屬。」
維權網繼反駁《環球時報》的文章後,星期六也再次刊文反駁央視的報道,批評其「邏輯混亂,顛倒黑白,東拼西湊的羅列了一些所謂的事實,隱瞞了大部分主要事實,企圖誤導公眾」。
文章質疑,王宇的代表律師至今沒能會見當事人,但王宇和丈夫卻出現在央視報道中,「既然辯護律師都不可以會見他們,那麼這些官媒又是怎麼做到的?」
維權網的文章還說:「被點名的汪泯、徐文立否認參與之後,央視馬上在報道中稱之為汪某、徐某……汪、徐等幾位身在海外,如果真的參與了根本就沒有必要否認。」


警方凌晨搜查張凱住所 律師指當局意在恐嚇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10182015103346.html

被溫州警方抓捕並監視居住近兩月的北京律師張凱,其家人至今不知道他身在何方,日前,溫州警方更在凌晨時分前往張凱位於北京的住所進行搜查,並帶走了多部電腦、手機、U盤以及筆記本、光碟等物品。張凱的代理律師向本台表示,當局此舉意在恐嚇其家人。

協助浙江百餘座教會維權的北京律師張凱於8月25日被溫州市公安局帶走,後被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溫州當局至今未通知張凱的家人監視居住的居所在何處。日前,警方更深夜前往張凱位於北京的住所進行搜查。
張凱的媽媽於週六零點19分在微博上發佈消息說:緊急情況:現在自稱是溫州警方要撬門強行進入張凱北京家搜查。
當天下午,張凱的妹妹張豔在網上發佈文章,詳細講述了搜查經過。10月16日深夜,張豔接到了張凱妻子的電話,指溫州警察要搜查張凱家,要她開門。期間,有人聲稱,如果沒有鑰匙就撬鎖進入。張豔趕到哥哥家中時,已經深夜十二點半,數名溫州警察態度蠻橫,進屋後立刻拍照,並搜查了書櫃、衣櫃、舊電腦、舊U盤、舊手機、光盤,甚至連孩子的圖畫書,床底下裝的拖鞋袋子都挨個翻了個遍。搜查行動一直進行到四點半,最終警方拿走了一個舊筆記本電腦、台式電腦主機、多個U盤、一本英文書、一本黃益梓牧師贈送的全新筆記本、一本非張凱手寫記錄的筆記本、多部舊手機、4張光碟及3張歌碟。
搜查結束後,警方還讓張豔翌日下午兩點前往平房派出所做個訊問,還聲稱「我們審完張凱了,也該審審他家人了。」
張豔週日告訴本台,她下午準備前往派出所前,北京警方打電話給他,稱由於時間安排問題,訊問改日進行。「當時搜查的時候,(溫州警方)要求我過去做一個詢問筆錄,他說先那樣口頭告知,如果你非要讓我們走手續,我們就傳喚單發到你的單位。後來在我要過去,他讓我下午兩點鐘過去,北京警察又給我發來了信息,說他們有其他的工作,可能安排不開,如果需要我過去,再跟我約定時間聯繫。我也表示同意了,我說可以。」
張凱的代理律師張磊週日接收本台採訪時表示,警方選擇凌晨突擊搜查張凱的住所,意在恐嚇其家人。「警方如果在查辦一個案件的話,他認為有必要是可以對一些地方進行搜查。我也是從他妹妹那裡瞭解到的情況,(選擇凌晨)是不妥的,我認為是一種恐嚇。」
此前,由於溫州警方以張凱一案「涉及國家安全」為由始終拒絕向其律師告知案情。張磊及張凱的另一名代理律師李貴生曾向溫州市檢察院控告溫州市公安局拒絕向律師告知張凱案件案情的做法明確違法,提請檢察院依法審查、糾正。
張磊同時還致函北京律協,指張凱被溫州警方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溫州市公安局未通知張凱的親屬監視居住的居所在何處。與此同時,辯護律師依法要求會見張凱、瞭解案情,也遭溫州警方拒絕。而此前北京市新橋律師事務所已經於8月28日就張凱律師被採取強制措施一事向北京律協提交了書面報告,但至今未有回覆,也未得知律協對於張凱律師權益之維護有過任何行動。為此,發出此公開信,提醒北京律協具有切實維護、保障會員張凱律師權益之職責,敦促北京律協履行之。
張磊週日告訴本台,截至目前,溫州市檢察院未就控告做出任何回應,當地警方也仍然拒絕向律師告知案情。
目前已身在溫州的張凱的媽媽日前透過網絡向記者感嘆:人難見,信難通。短短六個字,道盡了一位母親的心酸與無奈。

張凱律師家遭溫州公安搜查 公安口出狂言家屬感危險

[對華援助協會]http://www.chinaaid.net/2015/10/blog-post_18.html

覃臣壽律師:就梁勤輝案控告書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0/blog-post_32.html

梁勤輝因在自己QQ空間發表文章(圖片)就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案【案號:(2015)穗中法刑一初字第227號】,控告人於2015年9月17日向被控告人所在法院書面提出變更強制措施申請,申請對梁勤輝取保候審或者監視居住。但控告人至今(2015年10月18日)沒有收到任何答覆,被控告人行為違反了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三十七條的規定,該規定: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或者辯護人申請變更強制措施的,應當說明理由。人民法院收到申請後,應當在三日內作出決定。同意變更強制措施的,應當依照本解釋規定處理;不同意的,應當告知申請人,並說明理由。
最高人民檢察院《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為控告人提出控告做出指引,該規則第五十七條規定:辯護人、訴訟代理人認為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及其工作人員具有下列阻礙其依法行使訴訟權利的行為之一的,可以向同級或者上一級人民檢察院申訴或者控告,控告檢察部門應當接受並依法辦理,相關辦案部門應當予以配合:……(五)在規定時間內不受理、不答覆辯護人提出的變更強制措施申請或者解除強制措施要求的。第五十八條規定:辯護人、訴訟代理人認為其依法行使訴訟權利受到阻礙向人民檢察院申訴或者控告的,人民檢察院應當在受理後十日以內進行審查,情況屬實的,經檢察長決定,通知有關機關或者本院有關部門、下級人民檢察院予以糾正,並將處理情況書面答覆提出申訴或者控告的辯護人、訴訟代理人。因此,控告人特向你院提出控告,請依法處置。
此致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廣州市人民檢察院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廣東省人民檢察院
控告人:覃臣壽     2015年10月18日

浙江訪民丁銀娟閱兵期間被綁架 至今下落不明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5/1018/13325.html

浙江紹興市訪民丁銀娟8月27日上午在北京最高法院門前遭當地政府截訪人員綁架,至今下落不明。

近日,丁銀娟的女兒多方打聽丁銀娟的消息並欲進京尋人,有消息指,丁銀娟8月27日上午在北京最高法院門前已被截訪人員綁架回原籍刑拘。丁銀娟女兒表示,她們家包括親屬在內誰都沒有收到警方的刑拘通知,她的小姨最後一次接到她媽的電話也是在8月底,之後就在聯繫不上。
丁銀娟是浙江省紹興市越城區北海街道塘南村人,因她們一家人遭鄰居、村支書強佔其35.17平米的房產,丁銀娟起訴到法院,一審勝訴但法院沒有執行,反勾結村支書製造其丈夫欠錢的假案,並打傷丁銀娟和她的未成年女兒。丁銀娟為此不斷維權上訪,2008年7月10日被綁架回當地勞動教養一年,還遭多次毆打。

山西大同尋釁滋事罪逮捕智變變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1627-page-1.htm

今天下午,山西省大同市新榮區花園屯鄉黍地溝村村民馮茂枝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消息:警方尋釁滋事罪逮捕智變變。
我因大包鐵路擴線,新榮區區政府指派花園屯鄉鄉長徐國海雇凶將我的苗圃在夜間強行侵佔,又將我全家打壞,當時作為花園屯鄉派出所所長的黃榮,在現場既不阻攔凶手的行兇,也不制止,而是看熱鬧,從此我們多次找大同市,新榮區,花園屯鄉各級領導都被拒絕。
處理此事,被逼無奈之下進京告狀。在告狀期間,徐國海,郝福為阻止我進京告狀,雇凶在夜間將我9畝多雲杉樹砍倒,後來連續多次又被砍,報110多次,沒有人破案,我妻子智變變被逼進京上訪,於2015年4月27日被新榮區公安局以尋釁滋事罪逮捕軟禁在大同市看守所,也不知所犯何法,自進監獄一直都帶著手銬腳鐐,就連晚上睡覺,白天干活都一直帶著。自現在關押在監獄沒有期限。

王林案辦案警察涉嫌違法犯罪 南都記者涉嫌參與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10/201510190419.shtml

人民日報 官方微博10月19日凌晨發佈消息:記者從公安部獲悉,王林案辦案民警鐘某與王林前妻、情婦勾結,干擾辦案,企圖為王林開脫罪責,並收受王林前妻、情婦賄賂。南方都市報記者劉某在跟蹤採訪此案時,涉嫌參與了上述活動。目前相關案件已由公安部直接辦理。

四川川北監獄左瓊周工傷 刑滿拒出獄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5-id-21626-page-1.htm

今天下午,四川綿陽尹秀芳【四川綿陽無償劃地萬達集團 尹秀芳遭毆打強拆】向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投訴:綿陽左瓊周監獄工傷,刑滿拒出獄。

2009年,四川省綿陽市經開區左瓊周因冤案被判刑8年,同年被押送川北監獄服刑。期間,左瓊周妻子尹秀芳持續前往省市北京投訴其冤案。2011年,左瓊周在監獄勞動時受傷,獄方隨即送監獄醫院治療,但始終未痊癒。

2015年10月17日上午,左瓊周從監獄電話告知尹秀芳「我已刑滿,但我拒絕出獄,要求監獄方治療工傷,傷癒後才出獄。」尹秀芳【四川綿陽無償劃地萬達集團 尹秀芳遭毆打強拆】隨即驅車前往監獄,看見左瓊周已被趕出監獄大門。
截止發稿為止,左瓊周尚未離開川北監獄。

廣西訪民唐秀和 「誹謗」案被押20月後獲不起訴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5/1018/13324.html

廣西河池都安縣訪民唐秀和因控告都安縣法院院長等人強佔耕地,非法建設法院小區住宅,被以涉嫌「誹謗罪」在關押20月後於10月16日檢察院決定不起訴,當日唐秀和獲釋回家。

唐秀和是2014年2月27日,因涉誹謗罪遭都安警方刑拘,「被誹謗」對象是都安縣法院黨組副書記唐秀輝等人。4月4日都安縣檢察院批准逮捕,5月17日都安縣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河池市檢察院指定南丹縣檢察院管轄。南丹縣檢察院受理該案後,因部分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於2014年9月25日將案件退回到都安縣公安局補充偵查,都安警方後於2014年10月24日重新移送審查起訴,這期間還曾延長起訴期限一次。 2014年12月5日南丹縣檢察院以唐秀和涉嫌誹謗罪向南丹縣法院提起公訴。
2015年1月,該案經媒體調查報導後引起了廣泛關注,法院對唐秀和「誹謗案」審查後認為,該案屬於是被害人告訴才處理的案件,遂於2015年10月8日將案件退回檢察院。案件被退回後,10月16日,南丹縣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決定書稱,唐秀和誹謗他人,屬於告訴才處理的犯罪,因被害人沒有告訴,依照刑訴法第十五條第四項和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決定對唐秀和不起訴。
據悉,都安縣全稱是都安瑤族自治縣,屬於國家級貧困縣,人均耕地面積不足0.7畝,澎湃網記者調查發現,都安法院在建的都安法院小區中,多位領導的在建住宅平均面積超過550平方米。此文發出後,又有多家媒體對此進行了跟蹤報導,據稱4月間河池市紀檢部門已介入調查並停止該施工項目,但唐秀和卻一直在押直至16日獲釋。

新公民趙常青出獄後第一次在西安與友共進晚餐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10/201510190216.shtml

博訊報導(10月18日)新公民趙常青出獄後第一次在西安與朋友共進晚餐,從圖片看趙常青人比入獄前清瘦。
據楊海消息:今天晚上和入獄兩年半刑滿出獄的趙常青一起晚餐。淚水差點湧出,百感交集。這次是他第四次入獄,共入獄近11年,此次他經歷了人生最艱難的歷程,遭受了常人難以想像的苦難。

(右一楊海,中間趙常青) 

王德邦:要么做線人,要么做敵人,但不許做公民

[中國人權]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0121

日前到長沙辦事,遇到獨立中文筆會會員梁太平先生。恰當日下午,長沙國保找他面談,重點居然是讓他對以前參加的一些公民活動認錯,然後隨時給國保提供自己及各方朋友活動情況,國保再出面設法解決他回原單位工作問題。這事實上就是以恢復工作為條件而讓梁太平做他們的線人。這當然使得梁太平先生備感污辱,回到家他仍憤憤然,難以釋懷。
80後的梁太平何以遭到長沙國保如此對待?這從他近年來走過的人生軌跡可見端倪。出生於四川南充農家的梁太平,2007年從成都理工大學畢業後分到了核工業部230所(總部在長沙)工作,2008年在張祖樺、劉曉波發起的《08憲章》上簽名,2009年初,被長沙市國安從單位直接帶走問話;2011年被單位閒置;2012年被安排在野外項目組,長期從事野外工作;2013年年初到廣州參與《南方周末》新年《中國夢,憲政夢》被刪改抗議活動,接受美國之音、《紐約時報》、瑞士電視台現場採訪,並現場朗誦自己創作的詩歌《南方可還有周末》;後積極要求官員公示財產,敦請人大批准國務院已經通過的《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2013年中加入國際筆會獨立中文筆會;2013年6月1日在長沙恩光教會受洗成為基督徒;2014年年初組織評選第一屆湖南傑出公民獎;2014年年初“南周事件”一周年,在廣州《南方周末》報社大門前被強制帶進派出所傳喚並被毆打;2014年被單位以勞動紀律名義通報批評,記過處分,扣部分工資和部分年終獎; 2014年3月,長沙市國保與核工業230所人員千里迢迢趕到四川南充梁太平老家向其父母通報處分,並威脅要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梁太平七年;2014年11月26日被單位以曠工名義開除。
梁太平失去公職後,依法向有關勞動仲裁部門提起維權訴訟,但被不予受理。這期間,長沙國保多次找梁太平談話,以恢復其工作為條件要求其充當線人;當然如果這個條件不被接受,那麼國保也非常明確地說將把他當作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敵對分子判刑。如此,在梁太平面前就只有兩條選擇:要么作線人,恢復工作,過國企高薪白領優裕的生活:要么就成為國保所代表的當局的敵人,淪為階下囚,過備受煎熬的牢獄生活。在線人與敵人中,國保沒有給梁太平第三條路選擇。然而,梁太平卻既不願做線人,也不想成為敵人,而只想做個公民。

從近年梁太平所行來看,他無論是簽名、聲援、受洗,還是要求官員公示財產與敦促人大通過《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都是按照一個現代公民的範式而行,是依法踐行憲法賦予公民的言論、集會、信仰、監督等等權利,追求過一種享有人權的尊嚴的生活,這應該是現代文明社會公民最基本的行為準則。然而,在這個國度他卻不僅遭到拘押、傳喚、毆打、恐嚇、警告、乃至開除,而且面臨做線人與被判刑的兩難選擇。


維權消息

南通中院編造謊言成被告,濟南市中法院再次中止訴訟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0/blog-post_39.html

江蘇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簡稱:南通中院)編造了「倪文華無法律從業資格」、「不符合公民人代理資格」、「全市法院取消其代理資格」等謊言,由《南通日報》、《江海晚報》等幾十家媒體發表或者轉載,再經互聯網廣為傳播,影響極壞。南通中院通過媒體,極盡羞辱倪文華之能事,蓄意侵犯倪文華的名譽權。特別是《江海晚報》的報導,倪文華的名字出現了11處。故該報導所謂「整頓法庭秩序」拘留了張華,但大量篇幅提到了倪文華,其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倪文華在濟南市市中區人民法院(簡稱:濟南市中法院)起訴南通中院。立案後,濟南市中法院的主審法官稱本院領導對此案十分重視。此所謂「重視」,竟然體現於二次「中止訴訟」的裁定,且一次比一次荒唐。
幾經挫折,濟南市中法院於2015年5月4日受理本案,並於5月7日送達傳票,定於6月22日開庭。在開庭之前,即5月16日,濟南市中法院突然作出了「中止訴訟」的第一次裁定,理由是「另一案與本案案情基本相同,另一案的審理結果對本案處理有直接影響,故本案依法應中止訴訟。」這裡所謂「依法應中止訴訟」恰恰與法律規定相悖。《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條第一款第(五)項規定的中止訴訟條件是「本案必須以另一案的審理結果為依據」。而濟南市中法院偷換成「本案與另一案案情基本相同」,顯然屬於枉法裁定。
在沒有通知恢復訴訟的情況下,濟南市中法院於9月8日再次向倪文華送達了傳票,定於10月20日上午9點開庭。奇怪的是,又在開庭前,即9月28日突然再次作出了「中止訴訟」裁定,這第二次裁定的理由更荒唐,竟然是「因本案存在中止訴訟的情形」。但濟南市中沒有具體說明存在何情形,難以令人信服。第一次裁定的法律依據是《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條第一款第(五)項規定,而第二次裁定的依據變換為上述條款的第(六)項規定,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中止訴訟:(六)其他應當中止訴訟的情形」。濟南市中法院用「其他」二字來矇混,但這在法律上並無空子可鑽。此條款為兜底條款,「其他」的範圍由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司法解釋予以確定。濟南市中法院系基層法院,只有審批權,無司法解釋權,不得隨意擴大「其他」的範圍,否則,濫用自由裁量權,必然導致司法腐敗,大大降低了民眾對法律的信仰度。濟南市中法院用兜底條款拒絕審理,究竟是中氣不足呢,還是別有隱情?只要分析一下本案的爭議焦點,便可洞察其中奧秘。

遼寧大連董長林北京喝藥自殺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5-id-21625-page-1.htm

今天下午,遼寧省大連市周紅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大連董長林北京喝藥自殺。
來電稱,4天前,大連市莊河訪民董長林因警方一直不解決他問題,被逼走投無路去北京喝農藥去世。他以前以賣廢品為生生活很好,幾年前因為被莊河警察到他家搶了價值50萬的廢鐵,導致他傾家蕩產,妻離子散。
董長林去世前給我打電話說就連吃飯錢都沒有了,在北京找了個出苦力的活勉強爭口飯,他不想活了,我還勸他要堅持,結果今天我還是聽到他喝農藥去世的消息。

廣西北海民眾連日抗議政府強佔海灘 數十人被打傷、抓捕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huanjing/yf2-10182015104030.html

廣西北海地角鎮約500民眾不滿當地政府強佔海灘建造碼頭,自10月15日起連日抗議並引發警民衝突,數十人被打傷、抓捕。截至目前,共有16人被刑事拘留。當地民眾表示,計畫於週一前往市政府請願,要求當局放人。

廣西北海地角鎮是一個世世代代以漁業為生的小鎮。不過,近年來,百姓們賴以生存的海灘不斷遭到侵佔。
北海市政府日前準備在當地大王宮海灘處修建海事碼頭,而這一決定激怒了已經忍氣吞聲多時的地角人民。10月15日深夜,一些老人前往已經動工的碼頭處抗議,但遭到了暴力對待。10月16日,更多憤怒的民眾走上街頭,他們敲鑼打鼓,並拉起印有「還我地角海域,保護生態環境」等字樣的橫幅遊行示威。
地角居民清清週日告訴本台,示威期間,他們與警方再次發生劇烈衝突,多人被打傷、抓捕。「他在那裡建碼頭會污染環境。剛開始本來是很大一個海灘,然後這麼多年來,他一點一點地霸佔完了,這些碼頭的私人老闆和官員合作的,那個老闆還揚言說,給了市長很多錢,不是他死就是我們地角人死。現在都已經是強行開工了,15號的時候,他們開工,然後老人們去抗議,為了阻止他們開工的船,調動了8艘護航船過來。老人們開著艇上去他們的船那裡,然後上面的那些警察拿著煙霧彈、辣椒油還有棍子噴他們,放狗咬他們。三更半夜2點多帶兵下來和老人們對打到4點多。就是因為他們當天的行為惹怒了全地角的民眾,然後第二天大家才一起去海事局那裡抗議,他們就抓靜坐的人,然後就發生了衝突。當時我也在現場,他們見到那些年輕人拿著手機的地角人拍照片就抓回去,有一個老奶奶被他們打得腰都斷了,現在要做手術,要幾萬塊錢,沒有任何人看他們,那些所謂的政府的人也沒有來慰問過。他們曾經都是老民兵來的,打過仗、保衛過國家的。」
北海市政府週日發佈通報稱,為保證海事職能的正常運行,提高轄區水上安全監督管理力度,更好地改善民生,保護漁民、海員的生命財產安全,北海海事局按照上級部署在北海地角大王宮附近海域建造專門的海事碼頭,但漁民擔心北海地角鎮的這最後的一片海灘在碼頭建成後被污染,所以屢屢加以阻撓。發生在16日的聚集事件中,當地警方調集200名警力對現場秩序進行維護,警方在現場強制帶回62人。在處置過程中,部分民眾手持竹竿、雨傘、石塊和礦泉水瓶打砸執勤公安民警,造成30餘名公安民警不同程度受傷。另有10名民眾受傷被送往醫院救治,其中8人傷勢較輕,自行離去,2人住院觀察治療。目前,共有16名違法犯罪嫌疑人被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審查之中。


反宗教迫害

貴州銅梓花秋教堂面臨沒收 浙江樂清柳市一教會聚會點被拆

[對華援助協會]http://www.chinaaid.net/2015/10/blog-post_93.html

貴州銅梓縣花秋鎮一家庭教會,信徒自建教堂被當地國土局認定是違法建築,提起訴訟,法院一審裁定國土局勝訴,教堂面臨被國土局沒收。教會負責人牟先生星期天(10月18日)表示,他們已經提出上訴。代理該案的劉律師稱,法院認定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他們正等待再次開庭。此外,浙江溫州樂清柳市鎮葡萄園教會聚會點,10月16日被拆。

遵義市桐梓縣花秋鎮家庭教會信徒自籌資金於2014年落成的這間教堂,被該縣國土局人員認定,在建造時無合法手續,屬於違法建築,於是向法院起訴該教會,法官一審判決教會敗訴,新建的教堂面臨被當局沒收。今年4月,花秋教會就此提出上訴,8月,負責審理此案的習水縣法院二審裁定「維持一審法院判決」,這意味著教堂再次面臨被沒收。
該教會負責人牟先生本週日告訴記者,信徒集資五十萬元新建的該教堂,在未開工之前,已經取得建造房屋審批證。最後決定2013年起動工興建教堂,翌年5月份竣工後,國土局官員卻指教堂沒有合法證件,屬於違法建造,向縣法院起訴該教會。他說:「在2014年5月份,我們就把房子建好了之後,我們就進行聚會。7月1日,國土局就下達通知,要求關閉(教堂)通知書,當時我們已經搬進去了,他要沒收我們的房產。現在告到中級法院,國土局在答辯中說我們是非法聚會,沒有相關的手續,要沒收我們的財產」。
牟先生說,政府方人員也告訴他,想保住教堂的唯一方法是登記加入三自教會。他說:「要叫我們去宗教局登記。他逼迫我們,我們沒有出來,都在那裡聚會。我們要去告國土局」。據稱,桐梓縣不久前新建一座教堂,政府要求當地家庭教會都歸入新成立的三自教會,但被信徒拒絕。
有25年歷史的花秋教會,信徒人數超過三百人。對於這次敗訴,牟先生表示,他們將繼續上訴,並已經委託律師介入此案。代理該案的劉律師週日對記者說:「他們要把新建的教堂沒收,提起上訴了」。

安徽六安豐莊鎮教會新建教堂被拆

[對華援助協會]http://www.chinaaid.net/2015/10/blog-post_57.html

安徽省六安市壽縣豐莊鎮教會去年新建的聚會場所,被當地宗教局以新建教堂所需要的證件不齊全為由拆除。該教會李牧師稱,他們是在自家土地上建造的房屋,作為聚會場所,無須向宗教局申請。而當局拆除他們新建教堂,未出示法律文書。
位於六安市壽縣的豐莊教堂新堂於2014年聖誕節竣工,但三個月後就被當地政府強拆。該教會陳牧師本週日(10月18日)告訴記者,他們耗資數十萬元興建的教堂被拆,卻沒有收到任何法律文書。他說,之前的老教堂棄置之後,他們建起了新的聚會場所:「我們就建了幾間房,舊房子沒有拆,建了一個教堂。但該教堂建造時,手續不夠齊全,沒有經過土地使用和規劃許可。因為當時認為這是我們自己家裡的地,自己建房。後來,他們(政府)把我們老的和新的教堂,全部強行拆除了。然後又說,再幫我們建(教堂)。現在剛給我們建。」

中國家庭教會對於政教關係的再聲明(北京宣言)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10/201510190801.shtml

《中國家庭教會九十五論綱》發表後,引起了政界、學界和教會界的激烈討論,這正如王明道牧師為拒絕參加三自,而公開宣言《我們為了信仰》,之後引發的討論一樣。在國家社會主義(納粹)橫行的年代,以瑞士牧師巴特為首而發表的《巴門宣言》,也同樣引人思考,並指引一時間教會關於政教關係論述的公共話語。
簡單說,本宣言,《中國家庭教會對於政教關係的再聲明(北京宣言)》溯源大公教會治世傳統,以《尼西亞信經》、《巴門宣言》、《我們為了信仰》、《中國家庭教會九十五論綱(秋雨之福教會)》為植根,並直接緣起於政、學、教三界當前對基督教政教關係的討論。作為家庭教會的一分子,我們不發明教界民意,而我們本身就代表家庭教會其中成員,於是,我們在此聲張我們關於政教關係的再聲明,這個聲明之所以成為「再」,是因為,我們重複了天啟信仰自古至今一致,且歷久彌新的,對於公共領域治理秩序的看法。
一、上帝是時間和歷史的創造者,在上帝百姓的此世歷史中,不斷的有政權更迭,沒有任何一個政權能永遠「執政」。
二、政權作為公共領域的治理機構,應然的屬性在於「約罪興義」,我們以此來評價一個世俗政權的好壞。
三、1949年在北京建立的「新政權」。從一開始就積極引導基督教與「社會主義」相適應,正如德國國家社會主義黨(納粹)引導德國教會與「社會主義」相適應。而「三自教會」應時而生,擔當了協調教會與新政權的社會主義相適應的功能。
四、基督教,其歷史遠遠久遠於1949年的新政權,其教義因上帝的啟示而被揭示,不能「且」絕對不能屈辱迎合「短暫」的新政權。
五、基督教中國化的最大錯誤在於,它們認定兩點,即「中國文化因為獨特性必定永遠長存」和「新政權必定永遠執政」。基於此考慮,推行基督教中國化的三自教會認為,既然基督教要進入一個「新政權」治理的國家,就必須與新政權的執政綱領相適應,而且也要與「新國家」的文明底色相協調。
六、而我們認為,一個政權的存在基於立憲自由中的換屆選舉的取勝,在此表明人民的授權。政府從來都是一屆一顛覆,一屆一組閣。基督教絕對不能因為某個執政黨的執政一屆,哪怕這一屆時間長到數十年,而更改教義來適應這數十年執政週期的政黨。例如,中國基督教若是制定出與社會主義相適應的教義,當該執政黨不再執政時,教義就得重複再因新執政黨而修改,這是荒謬的,是瘦化基督教真理的做法。
七、中國文明有著自身的獨特性,20世紀初,中國的知識分子製造出「中華民族」一詞,來標識中國的國民性。但,正如基督教不能迎合只有數十年執政生命的「新政權」一樣,基督教也不能迎合某地有著某些獨特國民性的「弱小文明」,哪怕這個某地在其國民性中多麼珍貴。基督教真理的昭彰,除了「去政黨陰影」,還要「去中國化」。
八、我們主張,中國必須成為一個憲政民主和市場經濟的國家,政治民主、言論自由、市場經濟,教會應該也必須應該是未來中國治理秩序的催促力量。
九、任何政黨都是社會團體之一員,都要平等的去登記。中共目前還沒有登記,家庭教會也沒有登記,這都是不正確的。我們呼籲所有社團,都依法登記,接受公開社會的監督管理。
十、政教分離,國家和執政黨不能以公權力引導或者強迫基督教修改信仰標準,同時,教會也不能以自己的教義思想為社會建制輸出建議。比如,任何教派和任何宗教都不能成立國教,將自己教派或者宗教的教內法,主張為國家的普遍法。基督教禁止吃血和墮胎,但不能強行通過法令迫使非基督教遵守這些教義。但,國家也不能干涉基督教教內法對基督教教義的促進。國家要中立於信仰標準的建立。
十一、上帝的律法是基督徒在這個世界上生活的唯一標準,教內法嚴於世俗法,但屬於並行不悖的兩個體系。
十二、我們認為三自教會在性質上屬於聖經所描述的「敵基督」,因為三自沒有立足於永恆,而是和一個短暫的世俗政權進行教義和神學建設上的勾兌,嚴重扭曲擰變了真理的純全。
十三、但我們看到政界、學界和交界對我們家庭教會政教關係聲張對認同,其中很大一部分人認為,積重難返的中國基督教回歸傳統,無論神學還是政教關係的理順,都需要時間和路徑。我們認可這種觀點。對此我們主張國家進行全面改革。
十四、中共進行政治和經濟的全面改革,首先去登記為一個合法社會同團體,作為普通政黨參選,以選票為執政合法性來源,黨內首先民主,繼而通過「既定的」全民黨的方式解構威權。經濟上全面有步驟的私有化,對外參與自由貿易,解除關稅鎖國狀態,參與國際自由分工。
十五、三自教會去官方化和去中共化,三自重新登記為社團組織,人事和經費來源上,獨立自主,教產確權。
十六、家庭教會必須在中共合法登記之後,並於治理秩序符合現代普世標準後,登記為受社會監督的合法獨立團體。
十七、我們全部的聲張,都建基於上帝的超絕創造,上帝對世界和人類歷史的掌管,我們處在一個「短暫政黨」強權擴張,侵蝕信仰自由的時代,我們必須眼光長遠,持守永恆價值,要麼忍耐,要麼義抗對真理的歪張,但絕對不能對「國家社會主義黨」綏靖妥協。
十八、在目前,家庭教會斷絕一切和三自教會的任何形式的往來,同時以非暴力的方式不與「短暫執政的非理性政黨」合作,我們以此施壓促進一個符合基督教文明訴求的新型公共治理秩序的出現。
因為主名,阿門!
主後2015年10月11日,北京
備註:《當代教會》是《基督教聯合報》官方指定的微信公眾平台,在這裡我們報導中國家庭教會發生的一切,在這裡,你將看到權威全面的家庭教會觀點!你的參與,從關注並轉發開始!轉發就是與神同工了,轉發就是支持我們的方式。
當代教會
《基督教聯合報》指定官方公眾號,大型「原創類」基督教文藝作品發佈平台,中國家庭教會在這裡發聲,即刻關注我們,在這裡瞭解中國家庭教會,在這裡看到家庭教會的觀點!
微信公眾號: 當代教會 微信號碼: church17080037172(編輯小夏)

郭寶勝:家庭教會應抵禦基督教中國化運動

[對華援助協會]http://www.chinaaid.net/2015/10/blog-post_4.html

以政府和政黨的名義推廣一種宗教運動,如此政教不分、政干涉教的運動估計在世界現代史上也少有。自習近平上台後,中國政府為配合“中國夢”,自上而下推廣起“基督教中國化”運動,先從三自會基層教會開始,拆教堂、拆十字架、“五進五化”、“文化禮堂”建設等等方興未艾、氣勢洶洶。此運動最新的態勢是,隸屬於政府統戰部的基督教協會會長高峰在《天風》雜誌 ​​發表《基督教中國化的努力》的文章,號召各級教會要立足中國處境,繼續推進神學思想建設,並致力於社會服務。另據可靠消息,2015年11月19-22日中國官方會在北京舉行“基督教中國化之路”大型國際會議,海內外一些學術與宗教領袖都將被邀與會。相信這次大會是為官方基督教中國化運動進一步造勢的大會。 除三自會外,中國官方也有意將基督教中國化運動推向中國家庭教會,家庭教會應該保持高度警惕並作出回應。由於大多數家庭教會沒有教堂建築及十字架,所以基督教中國化運動對家庭教會的衝擊會以神學思想滲透的方式而非拆教堂、拆十字架等方式進行。

海外流亡藏人投票選舉新領導人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hc-10182015123148.html

在印度達蘭薩拉的數萬名流亡藏人星期天投票,對西藏流亡政府司政和議會成員進行初選。

美聯社報導說,全世界的流亡藏人在星期天舉行投票,選舉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的新一屆領導人,哈佛大學畢業的現任西藏流亡政府司政洛桑森格尋求連任,他在5名候選人中領先。據法新社報導,其他4名候選人之一是盧卡爾-結木-阿索克,他要求西藏完全脫離中國獨立。以現任政府司政洛桑森格為代表的西藏流亡政府的立場則較為溫和,尋求在中國框架下的更大自治權。
在星期天的初選中,包括澳大利亞和美國在內的十多個國家8萬名流亡藏人登記投票,選舉流亡政府司政和44名成員的議會。
印度達蘭薩拉藏人行政中央駐歐洲官員丹增桑佩對本台記者說,除了中國境內的藏人無法投票外,海外的藏人每個人都可以登記投票:「政府司政現在有5個候選人,我們還要選舉新一屆的議會成員。」
法新社的報導說,在流亡政府所在地印度達蘭薩拉,僧侶、藏民在當地一座主要寺廟前排起長隊等待投票。
一位85歲的女性卓巴表示,她這次還會投票給洛桑森格。但學生娜葉則表示,更年輕的一代人更喜歡候選人盧卡爾-阿索克尋求西藏獨立的觀點。阿索克曾經因政治活動被中國政府判刑,1997年獲釋後逃離西藏。23歲的娜葉向法新社表示:”阿索克是一位有學識的人,也曾受到壓迫,並戰勝了被中國政府監禁的這段經歷。”
丹增桑佩對本台記者說,他雖然身在瑞士,但是通過郵寄進行投票選舉,海外的藏人都可以這樣做,在被問及目前候選人當中,誰處於領先地位時,他說;「我不知道誰領先,因為我不想影響選情,讓藏人自由自在的選舉自己喜歡的領導人。」
明年3月將舉行最後一輪投票,並宣佈新任司政和議會成員名單。
丹增桑佩說,和中國境內的藏人選舉相比,流亡政府的選舉是直接選舉:「我們的選舉是西方的民主選舉,每人可以自由投票,政府不給選民製定任何候選人。候選人向選民公佈自己的執政立場,然後民眾自由選擇。」

流亡西藏人今天投票選舉流亡政府總理與議會

[法廣]http://rfi.my/1hLpb67

西藏流亡政府今天開始選舉新一任總理投票,西藏流亡政府設址在印度達蘭薩拉,但在世界各地多達87000流亡西藏人在不同國家參加投票。此次選舉稍早已經組織初選投票活動。

這是第一輪投票,如​​果需要,第二輪投票將於明年3月舉行。這是2011年以來再次通過全球藏人投票選舉流亡政府。
據法新社報導,共有4名候選人競選總理一職。流亡西藏政府任期屆滿現任總理洛桑森格競選連任,洛桑森格從2011年西藏宗教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決定卸任所有政治職責後,一直負責領導流亡政府的工作。分析指出,洛桑森格享有威信與好評,連任的可能性很大。
一位8旬流亡藏人表示會將選票投給洛桑森格。
但另外三名候選人也不乏影響。尤其是Lukar Jam Atsok音譯名為珞珈加姆阿特所克具有嚴肅挑戰。相比之下,珞珈加姆阿特所克主張爭取西藏完全獨立。他的立場在年輕一代的流亡西藏人中受到更多支持。
一位流亡的青年學生指出,珞珈加姆阿特所克屬於新一代,具有號召力。珞珈加姆阿特所克曾被中國當局逮捕判刑。刑滿釋放後於1997年逃離西藏。約有87,000流亡藏人分佈在十幾個國家,其中有澳大利亞和美國。此次選舉同時對流亡西藏議會該選。流亡西藏議會共有44名議員。
法新社指出,西藏宗教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主張西藏享有更多的自治權,但中國仍然一直譴責達賴喇嘛分裂中國。儘管達賴喇嘛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在世界享有尊重,但許多國家都為了經濟利益而不願意在西藏與達賴喇嘛問題上得罪中國。

外國記者報導西藏有多難?

[德國之聲]http://dw.com/p/1Gpy0

本年度的獲獎者是自由記者蒂爾曼(Pauline Tillmann)以及懷斯(Fabian Weiss)。他們兩人在加德滿都以及達蘭薩拉花費了大量心血,採訪了數十名流亡藏人,最終寫就了一篇題為”希望與絕望”的長篇報導,發表在網絡雜誌Krautreporter上。評委會在頒獎詞中指出,這篇報導在形式以及內容上都令人印象深刻,與流亡藏人的交談十分詳盡、深入,為讀者提供了一個全新的視角來看待藏人自焚這一沉重的話題。
然而,在頒獎儀式之後的交流中,不論是獎項組織方”德國國際聲援西藏協會”(ICT),還是該獎項評委、曾經駐華十多年的資深記者羅安(Andreas Lorenz),都流露出了一些遺憾的情緒。ICT協會負責人穆勒(Kai Müller)對德國之聲表示,這些年的藏人自焚事件屢屢獲得國際關注,但是外國記者卻幾乎不被獲准進入西藏進行報導。
在獲獎的報導中,兩位記者的絕大部分採訪對像都是流亡藏人。這些藏人就西藏的自焚事件等話題發表看法;與自焚事件關聯最多的一位採訪對像說,有一名自焚者和他都來自同一個村莊。兩位記者在報導中還指出,即便這些藏人流亡在海外,接受采訪時也非常謹慎,深怕連累尚在家鄉的親友。
面對種種壓力,海外記者的涉藏報導便難免有些隔靴搔癢、更無法做到令讀者身臨其境。曾經擔任《明鏡周刊》駐華記者十多年的羅安對德國之聲介紹說,按照中國官方的規定,外國記者前往西藏必須要獲得主管當局的許可。前些年,當局的管制相對比較寬鬆,入藏報導申請更容易獲得批准,”當然我們在西藏的行踪,中國當局總是會想辦法盯著的。而近年來,尤其是2008年以後,入藏報導就越發困難了,獲批准的機率越來越低。……而即便你到了西藏,當地藏人也不再像早些年那樣敢於說話了。”
在頒獎儀式上作為嘉賓發言的西班牙記者加德納(Juan Pablo Cardenal)也持相類似的觀點。他在2008年7月很意外地獲得了北京方面的批准,得以入藏採訪。但是到了當地之後,”我發現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他們讓我看到了最完美的一面。”不過他也承認,這樣總好過隔著幾千公里來報導西藏。”試一試總是值得的。”
但這樣的嘗試,其實也只適合像羅安、加德納這樣擁有多年駐華經驗的記者。羅安向德國之聲透露,最近兩三年,北京方面突然開始加大國際宣傳力度,大幅增加獲批入藏採訪的外國記者人數。”不過這些記者通常都是直接從國外受到中國邀請前往西藏的,一般都是中國官方組織的外國記者團。和我們這些擁有多年駐華經驗的人相比,中國政府要操控、影響他們會容易許多。有些安排好的場景,他們沒準還真認不出來。”
西班牙記者加德納則對德國之聲表示,在中國當局的這種信息管制策略下,西藏的真實情況就徹底被隱藏在一片黑暗之中,媒體無從去知曉。”受影響的不僅僅是無法寫出好報導的記者,還有生活在那裡的西藏民眾。”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總第435期(2015年10月12日-18日)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0/43520151012-18.html

【編者按】 陝西著名民運人士、維權人士趙常青刑滿釋放,然而,前往監獄迎接他的親友卻撲空,因為在刑滿當日的凌晨,趙常青即被警方押送回山陽縣老家。警方如臨大敵,在監獄門口佈置了警戒線,由持盾牌、警棍、警叉的十幾名武警把守,足見當局的色厲內荏。暴力執法依然層出不窮,因與法官理論,駱德惠在成都中院被法警打斷兩根肋骨;山東濟南市民釋惠生因反對強拆被活活打死。包卓軒事件當中,官媒仍然在顛倒黑白,維權網就包卓軒遭株連迫害、無法出國留學事件發表聲明,強烈要求並呼籲中國政府立即無條件解除對包卓軒的各項監控,發還其護照,允許其依照其自己及其父母的意願出國留學,並追究製造此事件的相關部門及人員的法律責任。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