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0/2015 關注維權律師大抓捕,至今有288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監視居住、刑事拘留或失蹤。

709律師抓捕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截至2015年10月2日19 … 繼續閱讀 →...

709律師抓捕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截至2015年10月2日19:00,至少288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監視居住、刑事拘留或失蹤 

分類統計(律師/其他):
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為變相秘密拘押):16人(10/6)監視居住:1人(1/0)刑事拘留:4人(1/3)刑事強制措施不明:2人(2/0)強迫失蹤:3人(1/2)限制出境 :18人(12/6)被短暫拘留/強制約談/傳喚 (已獲釋/現平安):255人(124/131)*註:其中11人同時被歸類在兩個分類
_______________

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在以下個案已為變相秘密拘押)[1]【16人】
律師 10 人
王宇 (北京,鋒銳所,7月9日04:00被帶走,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85天)
包龍軍 (王宇丈夫,北京,7月9日03:00開始未能聯絡,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尋釁滋事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8月28日警方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為由不准予律師會見。已逾85天)
王全璋 (北京,鋒銳所,7月 10日13:00開始未能聯絡,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尋釁滋事罪」被刑拘,其北京住所8月5日被公安搜查;8月31日律師獲知強制措施由刑事拘留變更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84天)
劉四新 (北京,鋒銳所行政助理,因審判不公被除牌,7月10日08:45開始未能聯絡,後得知被刑拘在天津河西看守所。9月17日其律師被通知已轉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地點不明。9月18日確定為「尋釁滋事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已逾84天)
謝遠東 (北京,鋒銳所實習律師,7月10日被從家裡帶走,同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84天)
李春富 (北京,李和平律師之弟,8月1日約2200被天津警方抄家帶走。9月15日律師被告知李春富已被監視居住,但地點不明。已逾62天)
周世鋒 (北京,鋒銳所,7月10日07:30被帶走,被刑拘 。8月14日當局以「周世峰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不准予律師會見。9月24日得知轉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84天)
隋牧青 (廣東廣州,7月10日23:40 被帶走,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84天)
謝陽 (湖南,7月11日05:40被帶走,未能聯絡,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擾亂法庭秩序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83天)
張凱(北京,8月25日和其助手劉鵬深夜在浙江溫州市被抓捕。 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被浙江省溫州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38天)

其他6人
趙威 (又名考拉,北京,李和平律師助手,7月10日17:00被帶走,先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被刑拘在天津河西看守所。9月17日律師被告知指控增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並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84天 )
高月 (北京,李和平律師助理,7月20日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74天)
勾洪國  (又名戈平,天津人,7月10日上午在北京被天津國保帶走,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監視居住,但地點不明。8月24日當局修改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已逾84天)
劉永平 (又名老木 ,北京,7月10日確認被捕,8月4日家屬收到通知書,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84天)
林斌(望雲和尚,福建,7月10日中午在四川成都機場被帶走,其主持的寺廟福建九仙禪寺7月9日被查抄,其母8月16日被強行帶離該寺,8月28日確認被天津警方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84天)
劉鵬(浙江溫州,8月25日和張凱律師深夜在浙江溫州市被抓捕, 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被浙江省溫州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已逾38天)
_________________

監視居住[2] 【1人】
律師 1 人
陳泰和教授 (廣西,7月13日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拘,先被羈押於桂林三看,7月16日下午首次會見律師覃永沛,後不再允許會見。至8月13日轉至家中監視居住。律師無法獲知案情,通信需要批准。陳和其太太名下的所有銀行賬號遭查封。現涉及指控為「尋釁滋事罪」,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職務侵佔」。已逾81天)
_________________

刑事拘留[3]【4人】
律師 1 人
黃力群 (北京,鋒銳所,7月10日 08:30開始未能聯絡,被刑拘。已逾84天)
其他 3人
王芳 (湖北武漢,7月28日上耿彩文家被帶走,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行政拘留15天;8月8日轉為刑拘。現羈押於武漢第一看守所。於9月15日下午律師被告知已經批准逮捕。逾66天。)
尹旭安  (湖北武漢,7月28日被抄家帶走,以涉嫌「尋釁滋事」被行政拘留15天,後再加長10天。8月20日被轉刑拘,現被拘留在湖北大冶看守所。9月29日家屬收到批准逮捕通知書。已逾66天)
方縣桂(浙江溫州,8月25日和張凱律師深夜在浙江溫州市被抓捕, 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被浙江省溫州市公安局刑拘。已逾38天)
_________________

刑事強制措施不明【2人】
律師 2 人:
李和平 (北京,7月10日14:00 被警方帶走,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已逾84天)
謝燕益 (北京,7月10日下午約談,12日早上被帶走,中午被抄家,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已逾82天)
_________________

強迫失蹤【3人】
律師 1人:
李姝雲 (北京,鋒銳所,7月10日11:30被警方帶走,失蹤已逾84天)
其他2 人
王芳 (北京,鋒銳所會計,7月10日08:30開始失蹤,已逾84天)
胡石根 (北京,7月10日開始失蹤。律師在戶籍所在地轄區北京市西城區德外派出所報案,要求對胡的失蹤啟動調查,至今已經三次交涉,對方答覆仍是沒有找到。已逾84天) __________________

限制出境 【18人】
*2, 3, 5, 7, 8, 10, 11, 12號人士同時被歸類在其他分類
律師12人
張慶方 (北京,許志永辯護人,8月3日準備和女兒及朋友的孩子從首都機場飛去美國,被攔截,理由是接北京公安局通知,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梁小軍 (北京,8月20日欲帶妻兒經由日本赴美學習訪問,在首都機場被攔截,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蔡瑛 (湖南,李和平律師辯護人,8月17日欲從長沙飛往台灣被攔截,被告知北京公安局指示他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斯偉江 (上海,8月11日在浦東機場被北京市公安侷限製出境)
李方平 (北京, 7月下旬在廣東深圳福田口岸被攔截,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李國蓓(北京,9月6日 北京機場被攔截,禁止出境。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陳建剛(北京,9月6日,北京機場被攔截,禁止出境。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陳武權 (廣東深圳,8月16日在羅湖口岸被攔截,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燕文薪(北京,8月21日在深圳羅湖口岸被限制出境)
葛永喜(廣東,9月5日 下午從深圳福田口岸準備出境前往香港,被邊檢工作人員告知:北京市公安局以葛永喜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限制其出境。)
劉正清(廣東,9月6日 中午 深圳福田口岸被攔截,以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限制其出境。)
黃思敏(湖北,9月6日 黃思敏準備從武漢去香港,但在機場被邊檢攔下,工作人員稱”北京市公安局說你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其他 6 人
*1及2號人士同時被歸類在其他分類
包濛濛 (王宇兒子,北京)
向莉 (北京,7月16日被禁止出境)
鋒銳所某律師的孩子 (北京,在上海讀大學,8月2日和同學隨老師前往牛津做交換生,在機場被攔截,理由是可能危害到國家安全)
李和平律師兒子  (北京,15歲,8月17日在鄭州辦理護照,顯示由北京公安局發出的限制出境標註)
李和平律師女兒  (北京,5歲,8月17日在鄭州辦理護照,顯示由北京公安局發出的限制出境標註)
劉亞傑女兒(廣東,8月份,港澳通行證被當局強行剪毀。)
__________________

被短暫拘留/強制約談/傳喚 (已獲釋/現平安)【255人】
律師 124人


從柳娟敲詐政府案,析青島強權流氓

[參與]http://www.canyu.org/n103684c6.aspx

一隻螞蟻咬死惡狼的荒謬
掌據著所有行政與司法資源,強大軍警隨時可調動的政府,居然被一個平民柳娟敲詐?

柳娟者,何許人也?
柳娟,是青島市一位普通市民。
可以這麼說,當下,幾乎每一個中國人都是強權的受害者。柳娟也不例外,她的特殊之處是,認定自己的案子被枉法裁判而不懈地控告。
我們把惡權力比作惡狼的話,柳娟最多是一隻小小的螞蟻。要說柳娟敲詐政府,比一隻螞蟻把惡狼打傷還荒唐得多。
依據法律準則,她控告得對,完全可以啟動法律程序再審糾正錯案,同時對枉法司法者作出處理;她告得不對,那就是無中生有滋事,應依法對其製裁,這才是政府公權力的“本份”。青島市官方不糾正錯案追究責任,只是賠償柳娟41 萬元讓息訪罷訴。罷訪後的柳娟因是曾經的訪民,強權漢氓們在其兒子當兵問題上歧視,她便為此去京討說法。柳娟為此就成敲詐政府,被逮捕起訴,判有罪入獄。
流氓無賴政府
柳娟案,是自​​稱“人民公僕”的強權流氓做出的一個典範案例。以所謂公僕們的邏輯,他們就代表政府,這個政府自然就是一個流氓無賴政府,因為,自稱代表了政府的是強權流氓,政府行為比流氓還無賴。
“我們當官兒的錯了也不能再追究,最多是花錢擺平你;說你無罪就無罪,說你有罪就有罪”這就是流氓的本質基礎。法律,在這群強權流氓手中可用金錢替代,可用權力替代,更可依一時的喜怒哀樂替代。當然,替代法律的太多太多。
現代文明社會是以規則運行的,所謂規則就是法律。不依法運行的社會就一定實施弱肉強食的叢林規則,這樣的社會必然是野蠻的、沒公平正義可言的社會。左右這個野蠻社會的,就只能是有“實力”的個體強權者。這樣的強權者註定了無視法紀肆意妄為,注定是強權流氓。青島的這些強權流氓們,無異於披著人皮的狼,是人渣敗類。
用強權來維持、流氓代表的政府,定然無視法紀,是社會規則的破壞者,這裡註定充滿了欺凌,非公正罪惡。

謝文飛、王默、張聖雨等人士因“佔中”被捕一周年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10/201510040326.shtml

博訊記者獲悉,2015年10月3日正好是因聲援香港“佔中”而被刑拘拘留的謝文飛、王默、張聖雨等人被刑拘一周年的紀念日。

2014年香港“佔中”行動開始之後,謝文飛、王默、張聖雨等人於10月3日上午在廣州街頭拉起了“自由無價!支持香港為自由而戰!”的橫幅聲援香港“佔中”。當天晚上,謝文飛、王默、張聖雨等人就被抓,隨後以被刑拘。2014年11月10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2015年5月12日,廣州巿檢察院將謝文飛、王默案向廣州巿中級法院提起公訴。

除了謝文飛、王默、張聖雨三人之外,還有蘇昌蘭、陳啟棠、葉曉錚三人也是因為聲援香港“佔中”而被抓的。

在他們被抓一周年之際,他們的朋友賈榀10月3日在推特上說:“2014年十月三日,由於上街拉橫幅支持香港佔中,謝文飛、王默、張聖雨等朋友在廣州被抓捕並被刑事拘留,其他幾位朋友刑拘一個月後都被釋放,只有他們三位被關押至今,已經整整一年!他們始終相信自己做的一切都是正確的,堅信中國會很快實現民主。”

丁紅芬:我們一家遭受人權侵害的報告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0/blog-post_7.html

2009年6月27日,我們家遭非法強拆,從此走上心酸維權路六年半。以下是我們一家為維護自己的人權而遭受人權侵害的真實記錄。

在大陸涉間諜案被捕 3日本人身分曝光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5/10/3/n4542045.htm

日媒近日持續報導,日本人因涉嫌從事間諜活動被中國大陸逮捕。產經新聞今天曝光相關3名日本人的身分,並說其中兩人承認受日本公安廳委託提供情報。
產經新聞報導,上述3人分別是原籍北韓的50幾歲脫北者,1名在大陸人才派遣公司工作的50幾歲愛知縣男子,以及一名60幾歲的公益團體創辦人。
這名脫北者在日本神奈川縣從事服務業,但他的妹妹還在北韓,這幾年他開始頻繁往返大陸與北韓邊境城市蒐集情報,行動引起了大陸公安部門注意。
愛知縣男子則因工作常到浙江出差,有人指稱他是一名軍事愛好者,因為闖入浙江的一處軍事管理區域並拍照而被捕。
報導說,這兩名人士已經向大陸官方承認受日本公安廳委託提供情報,但並未承認從事威脅大陸政府的活動。
至於前述公益團體創辦人,他在日本與大陸政界及財金界人脈很廣,應是一名友好人士,有關人士稱他只是被拘留接受調查,很可能被釋放。

江蘇鎮江岳根榮刑拘改行拘獲釋,回家後又遭非法監視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0/blog-post_91.html

2015年9月7日,江蘇鎮江丹徒區抗強拆英雄岳根榮到中南海郵局,向中共中央各相關部門郵寄自己被以「爆炸罪」關押的冤案材料,維穩警察攔截岳根榮後說去馬家樓有飯吃,就這樣岳根榮和其他各地的訪民一起上了警察準備的大巴車到了馬家樓。鎮江駐京辦姜波與丹徒地方政府勾結,僱傭黑車把岳根榮夫婦押回鎮江。
2015年9月9日,岳根榮被江蘇鎮江市公安局丹徒分局刑事拘留,羈押在鎮江市看守所。後由刑事拘留改為行政拘留10天。
2015年10月1日,是黨國國慶節,也是岳根榮解除拘留釋放日子,岳根榮的家人和朋友於上午8時許到拘留所,準備接岳根榮回家,而鎮江市丹徒新城城區派出所由副所長鄭濤為首,民警警號116296、民警警號116435還有便衣協警開來三部警車,其中蘇L1336警、蘇L1183警,聯合丹徒新城光明社區村幹部蔡啟林和黑社會人員綁架岳根榮,非法要求岳根榮辦理取保候審手續,岳根榮和家人都不認可,不簽字。岳根榮家人報警,110遲遲不出警,老百姓也跟著報警求救,鎮江市學府路派出所才出警,民警警號114315持觀望態度,看著岳根榮被多人綁架,被塞進車子綁架走。
岳根榮遭到警匪聯合綁架後,岳根榮家人有到丹徒新城城區派出所要人,派出所說要做取保手續,岳根榮拒絕簽字。最後,城區派出所自做手續,派出所自己簽字,強制取保,才讓岳根榮回家。當岳根榮回家不到半小時,由中共丹徒區委控制的新城光明社區派來5~6個黑社會人員對岳根實施非法監視,岳根榮出門洗澡、理髮,他們攔卡,不許出門,說要聽他們的。2015年10月2日中午12時19分與17點05分,忍無可忍的岳家人兩次撥打110報警,要求核實這些監視自己的不明身份人員身份,出警的警號為116299的民警卻稱:這些人是來玩的,沒有衝到你岳家的家裡去,甚至說岳根榮不能證明這地方是岳家的。當岳根榮說:「丹徒新城光明社區岳巷53號就是我岳根榮家,這塊宅基地就是我家的」時,出警警察說:「你們跟政府去說,別跟我們說。」
按照出警警察的意思,這些監視岳根榮和家人的黑社會人員就是黨和政府僱傭的,也就是說岳根榮剛剛獲釋,就進入了社會的大監獄。

因參與山東訪民集體上訪而被刑拘的臨沂部分訪民獲釋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10/blog-post_91.html

2015年10月2日晚,本網信息員收到山東臨沂訪民的短信:因參與山東訪民大集訪被刑拘的姜明利、盧秋梅獲釋,她們在臨沂看守所分別被羈押37和34天。他們透過本網感謝各界朋友的道義援助。
據瞭解,自2015年5月,山東訪民因各級信訪部門不作為,發起了每月一次的(每月最後一週的週五)集體上訪國家信訪局的活動。臨沂有37位訪民參與了7月31日的大集訪活動。
自8月23日開始, 37名參與大集訪的臨沂訪民遭當地轄區派出所密集傳喚。
傳喚內容是:2015年7月31日,37名臨沂訪民和全省300多名訪民一起,集體上訪國家信訪局的活動是誰組織的?相互之間是怎麼聯繫的等問題。
當時警方透露的信息是:省公安廳成立了「專案」組,上面已經給那次活動定性為「有敵對勢力參與的非法組織」,參與者都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的犯罪嫌疑人。
隨後,盧秋梅、姜明利等多人發現自己家門口已經被當地轄區派出所安排的警察「站崗」,密切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
8月25日,姜明利參加家人喜宴時被當地派出所抓走。隨後被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刑拘,關押進臨沂看守所。
8月26日,盧秋梅因不堪遭受監控人員欺凌、辱罵,設法逃離家中赴京,激怒了當地警方,她被列為追逃人員。當晚盧秋梅老公被刑事傳喚,家被查抄,電腦、手機、U盤、上訪材料、生活用品等大宗物品被抄走。
同時,臨沂警方拉開了對參與山東大集訪訪民大抓捕行動的序幕。
至8月29日,先後傳出姜明利、盧秋梅、付二林、杜桂芝、徐大麗、劉懷蘭、王偉等20名左右的訪民被警方拘留。
9月26日,劉懷蘭、宋偉2人在臨沂看守所羈押近1個月後獲釋回家,但仍處於當地派出所的監控中。
10月2日,姜明利、盧秋梅的家人接到警方辦理取保候審手續的通知,隨後2人在分別被羈押37和34天后獲釋回家。
另據瞭解,姜明利目前是監視居住,盧秋梅是取保候審,他們2人都沒有獲得真正的自由,只是從看守所的小監獄回到了大監獄中,有所在轄區派出所對她們居所嚴密監控。
另外,仍有王偉、付二林、杜桂芝等10多名被拘訪民,目前情況還不明。本網仍將持續關注。

張翠雲看守所絕食168日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ights-10032015094131.html

因毀壞監控鏡頭的持續上訪青島企業東主張翠雲,被當局以毀壞公私財物罪拘捕。直至本周六(3日),在張翠雲持續絕食168日下,當局將提供攝像鏡頭的販商當代罪羔羊,但拘捕他的理由是提供虛假價格。

據山東省青島市城陽區公安分局發出的逮捕通知顯示,張翠雲被捕的原因是毀壞公私財物。現被關押在青島市城陽區看守所。
調查這件事的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表示,這個所謂的財物實際上是當地村委用來監視持續上訪維權的當地企業東主張翠雲的攝像鏡頭。同時,當局為了陷害張翠雲,將實際價格為幾百元的攝像鏡頭,定價為1萬4000元。
他說:4月17日的時候,青島警方以故意損壞公私財物罪刑拘了張翠雲。理由是張翠雲把監控她家的砸爛了。而當時我和張翠雲的女兒對於該型號的攝像頭進行了價格調查,我們發現這個攝像頭只管(價值)幾百塊錢。而當局故意把這個攝像頭定價為14000元。
黃琦表示,當地警方騎虎難下,為了找個代罪羔羊,將提供該攝像鏡頭的販商刑事拘留,但實際上,當地物價局核准有關售價。現在張翠雲已經絕食168日,靠看守所強制灌食維持其生命。
他說:警方後來為了找個替罪羊,就把提供攝像頭價格的私營店主刑事拘留了,這個攝像頭實際上是經過當地物價局批准的一個價格。到目前為止,張翠雲還在關押的過程當中。由於張翠雲的家人李克梅拒絕取保候審,說要麼無罪釋放我母親,要麼你們想怎麼判就怎麼判。現在當地警方是騎虎難下。到今天為止,張翠雲已經絕食168天了,(靠)強制灌食。
本台記者了解,張翠雲已是66歲的老人,是青島市城陽街道小寨子村居民。因其承包30年的企業被強拆而持續舉報村書記張美雲、村主任張春河,多次遭到報復。
今年6月,當地檢察院又突然增加了一項容留他人吸毒的罪名對其提出檢控,但至今為止,當局卻一直不開庭審理。當地官方又稱,容留他人吸毒的說法,是檢察院在打印起訴書時出現錯誤,而送達法院時,也沒能改過來。

白信:抓放郭玉閃的背後,是虛無主義帝國的興起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51002-opinion-mainland-guoyushan-nihilism-baixin/

9.15聯合國民主日前夕,北京獨立NGO的前負責人郭玉閃終於被釋放。也許是因為營救主事者的考量,他的被捕和獲釋的消息,在11個月的羈押期裏,都只在小範圍裏流傳,猶如失蹤一般,公眾並不知曉。
如同他所領導的機構,北京著名的傳知行,一家獨立NGO,年前同時被悄然關閉後,也慢慢被世人淡忘了。如果不是因為習近平訪美,基於緩和美方對中國人權事務的關切,郭玉閃以及中國獨立NGO的命運恐怕並不會為人關注。
獨立NGO衰敗不可避免
郭的釋放、美方的壓力,都改變不了中國獨立NGO的命運。與傳知行一同被關閉的還有益仁平、眾澤等NGO,全國其他類似的獨立NGO也都風雨飄搖,許多NGO員工早已紛紛南下避風;劉曉波仍在牢裏,浦志強、高渝、郭飛熊、唐荊陵等還在等待審判,超過二十名人權律師被逮捕、關押、失蹤,以鋒銳所為代表的一批積極介入人權領域的律所面臨着極大的壓力;更重要的,一年以來,新的國安法、網安法、和境外NGO管理條例等相繼出台,然後從大數據對NGO及活動者人際網絡的挖掘,動輒施以全國性抓捕行動,再用盡偵查、起訴程序甚至所謂監視居住條款將這些NGO和人權活動者長期關押。
即使境內稍微活躍的資金供應也陷入困頓,如果私人企業家或各民間基金會不積極往限定領域或者所謂政府購買的公益項目輸血,而是向獨立NGO提供幫助,那麼王功權和信力建便是下場,第一時間往天津爆炸災區捐送的物資也會被被官辦紅會強行抄沒。
所以,郭玉閃的進去與出來、獨立NGO的生死,也許並不重要,他們可如棋子或人質一般被威權當局肆意玩弄。重要的,是從最近一年NGO環境和人權事業的急劇惡化來分析政權的轉向,尤其應當追溯到兩年前的「九號文件」,也是著名記者高渝被控「洩露國家機密」所指的機密。正是所謂九號文件,作為一份指導性文件,不僅衍生了其後一系列新法和鎮壓行動,也顯然構成了未來的意識形態綱領。


暴力抗爭,群體事件

在中國買槍難,買炸藥卻不難

[德國之聲]http://dw.com/p/1GiFI

美國再次發生校園槍擊案讓很多人不禁暗自慶幸,自己所在的國家槍支管理比較嚴格。然而禁止社會上的槍支流通並非就意味著全然的安全保障。週三的廣西柳州市柳城縣的事件以及近年來中國發生的多起爆炸事件,都暴露了中國對於製造爆炸物的管理不嚴。
在中國,私人持有槍支幾乎聞所未聞,然而爆炸物則不然,從龐大的採礦業到煙花爆竹業,爆炸物的存在非常普遍。
新疆社科院的安全專家潘志平說,”當代中國社會有很多矛盾,如果人們想表達自己的不滿與憤怒,他們可以從任何礦點弄到炸藥”。他表示,警方不可能將所有人的一切行動都盡收眼底。
這一點在去年雲南的一起案件中暴露無遺。據報導,雲南省一名男子被發現在家中存有超過20公斤炸藥、近100枚雷管和1.5千米長的保險絲,他被法院判處入獄3年。
判決說中稱,這名男子在法庭上表示,他只需要說是工作需要,就能很容易地買到這些物品。他還稱,他在過去10年一直購買這些爆炸物,並將其儲存在家中,一直沒有遇到任何問題。

在柳城事件中,33歲的作案人韋銀勇死在了爆炸現場。但是類似的事件讓中國政府異常擔憂。在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貧富差距很大,民眾對於腐敗以及環境問題怨聲載道。
澳大利亞堪培拉新南威爾士大學的講師張健(音)對路透社說,這透露了中國公共安全的一個嚴重問題,”這反映了政府對於限制獲取危險品的管控不力”。
在中國西南省份廣西有很多礦,開礦時自然使用炸藥。另外,廣西與中國其它地區一樣,有大量煙花爆竹廠。
據中國官媒報導,去年警方在柳州逮捕了一對”想要報復社會”的父子。這對父子在公共廣場使用自製鞭炮炸毀了一個垃圾桶,並傷及一名女性路人。
“想要報復社會”的人有各種各樣的理由。在當今中國,民族衝突、醫患矛盾都可能成為致命事件的導火索。
據媒體報導,2011年一名男子因為對於強拆其家不滿,在中國東部一家政府大樓附近策劃了三次爆炸,造成2人喪生。同一個月,在甘肅省,一名銀行前僱員由於對原單位心懷不滿而點燃一枚汽油彈,造成49人受傷。
近年來最惡性的刑事爆炸案發生在2001年的河北省省會石家莊。那場發生在紡織廠職工宿舍的爆炸案造成108人死亡,官方報導的主犯作案原因是家庭矛盾尋求報復,然而很多人對這一解釋持懷疑態度。

廣西柳城爆炸案 官媒自曝民間四點質疑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5/10/4/n4542240.htm

自9月30日,廣西柳城縣發生17起連環爆炸案。官方自稱,事件造成10人死亡,51人受傷。10月2日,中共官方宣布案件告破,嫌疑人韋銀勇當場被炸身亡。官方文章提及外界對此有四點質疑。事實上,網絡對此案質疑聲不斷,知情人也質疑此案非韋銀勇所為。
在「十一」前夕的9月30日下午,廣西柳州市柳城縣商城、鎮政府、農貿市場等地發生17起連環爆炸案。
中共官媒10月2日報導自稱,廣西柳城連環爆炸案已經告破,嫌疑人是柳城縣33歲男子韋銀勇,他自製定時爆炸裝置,通過自己投放和僱人送包裹的方式,利用拆包爆炸和定時引爆手段,先後在多處製造爆炸。事件造成10人死亡,51人受傷。
報導稱,警方經DNA鑑定,確認嫌疑人韋銀勇在案發現場被炸身亡。韋銀勇系因採石生產與附近村民、相關單位產生矛盾,而製造這起案件。
據大陸官媒中國廣播網10月3日報導中談及,廣西柳城爆炸案迅速告破,但不少網民仍有四點質疑:一是破案太快,犯罪嫌疑人死無對證,警方有掩蓋真相之嫌;二是誰將韋銀勇逼上了絕路?三是該案很可能是暴恐事件,警方為何定性為刑事案件?四是犯罪嫌疑人在購買、製造炸藥過程中,政府部門監管失職,為何不追責?
同時,網民還質疑:嫌犯真炸死了嗎?炸藥都能快遞嗎?柳城的事情結論太簡單了,為甚麼結局跟公交車縱火案驚人相似?都是嫌疑犯在事故中身亡?死無對證麼?真相呢?昨天說嫌犯被捕了,今天又說他被炸死了?當地公安局長能保證凶手就是他嗎?這樣的破案說出來有人信嗎?嫌犯與村民發生衝突,為甚麼炸的都是政府部門?嫌犯策劃那麼多爆炸案會炸死他自己?韋某人與村民發生糾紛地方政府有無介入?有無不當?
有網民稱:昨天官方報導嫌犯被捕的消息就是謠言了;這幾篇相關新聞報導前後不一致,漏洞百出,還不讓別人質疑;這劇本不錯,死無對證,天衣無縫;一個人自製定時炸彈然後在現場被炸亡,太荒唐了;有誰或者甚麼線索能證明他就是犯罪者啊;政府有槍,你們說甚麼就是甚麼吧。
更有網民稱:政府現在徹底失去了公信力;我愛我的國家,但我不愛這個黨,能說我不愛國嗎?
在官方宣告廣西柳城縣連環爆炸案告破時候,一位知情人士向大紀元記者透露,韋銀勇是柳城縣大埔鎮勤儉村人,家有妻子,一對兒女,長女年僅5歲,兒子才1歲,與父母等住在一起,家裏開有賣糖果、煙酒的小賣部。
知情人透露,韋銀勇在2003年貸款100萬元,購買了挖掘機、卡車等設備,在該縣洛崖同境村大墳山開設了志毫採石場,不久與附近村民產生糾紛。他曾多次要求當地政府為其解決糾紛,但一直未有結果,致使其採石場無法經營。
據知情人士消息,目前韋銀勇家人並不知道韋銀勇在爆炸現場身亡,也不認為該爆炸案是韋銀勇所為。有其家人稱,事發當日,韋銀勇的車子借給了別人,車子在爆炸現場被炸毀。
知情人質疑,韋銀勇如何知道那麼多人的聯繫方式與姓名?他一人如何實施這麼大規模的爆炸?知情人還表示,在當地農村,如果韋銀勇的為人有問題,他們家開的商店是不會有村民上門光顧的。並且在當地如採石場之類的糾紛,老闆都會請黑社會人員為其解決問題,但是他沒聽說韋銀勇僱黑社會人員解決矛盾。
他還表示,如果韋銀勇實施爆炸,按照廣西壯族的民族特點,全村的宗族、村民都會對其家人進行報復,不會像現在如此平靜。
這位知情人士指,當地民眾與其朋友圈都在議論此事,許多人對於警方迅速破案,聲稱案件是韋銀勇所為表示懷疑。
據《南華早報》10月2日報導,韋銀勇的家屬表示,很難相信韋銀勇策劃了爆炸案。其弟羅先生在接受採訪時說:「我不接受這些(指控的)事實。沒有足夠的證據。」

柳州公安:爆炸案嫌犯未通過快遞公司投寄包裹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10/201510041128.shtml

自從柳城「9.30」爆炸案發生以來,一些朋友說快遞到了不敢取,海邊朋友寄過來的海鮮都被漚熟了;小區和單位門衛不敢幫忙領快遞公司的包裹,自己也不敢上網買東西了。這都是爆炸案引起的誤解和恐慌。
其實大家搞錯了,此案犯罪嫌疑人不是通過快遞來寄送爆炸裝置的。警方已經查明,在柳城「9.30」爆炸案中,爆炸的包裹是犯罪嫌疑人自己投放或僱人運送的。
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瞭解到,經過調查,9月30日案發前約一個月時間內,犯罪嫌疑人都沒有通過正規物流公司、快遞公司郵寄包裹。(來源:廣西柳州公安局)
廣西柳城爆炸案4大質疑澄清:是刑事案非暴恐案
昨天,新華社消息,柳城爆炸案已成功偵破。作案人是柳城縣33歲男子韋銀勇,他自制定時爆炸裝置,通過自己投放和僱人送包裹的方式,利用拆包爆炸和定時引爆兩種手段,先後在多處製造爆炸,致10人死亡、51人受傷。警方經DNA鑑定,確認嫌疑人韋銀勇在案發現場被炸身亡。韋銀勇系因採石生產與附近村民、相關單位產生矛盾,而製造這起案件。
案子迅速告破,大家都從恐懼和揪心中鬆了一口氣。安全感對每個人來說都彌足珍貴,長安君也看到不少網友為在前線連續作戰、徹夜不眠的警察蜀黍點贊。但同時,長安君也看到一些質疑。照理說,有質疑是正常的,在很多事件中,網友們都在用「倒逼」的方式推動制度改革和社會進步。但在此事的質疑中,長安君看到的不是理性思考,有些甚至是「有罪推定」,這顯然不符合法治的精神,讓我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黃金週訪民京城乞討 常年上訪積勞成疾訪民不治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10032015112336.html

十一黃金週期間,到北京伸冤的部分外地訪民因無錢購買食物,只好沿街乞討為生。而在國家信訪局、中紀委信訪局等地,上訪者人數並未因公務員休假而明顯減少。馬家樓訪民接待站仍有數百人將被遣返。福建訪民鄭恆憲稱,她的丈夫因常年上訪,情緒低落加上積勞成疾,上週去世。另據江蘇無錫訪民稱,當地維穩人員繼續24小時嚴控訪民,阻止他們前往北京。

「十一」黃金週期間,雖然中國各地政府全力阻止訪民上訪,但是,仍有不少訪民突破封鎖,到北京表達訴求。這些上訪數年至十多年的訪民們,明知官方不會接待他們,卻相信此舉是在向官方施壓。山東青島訪民高宏毅本週六告訴記者,一位青島訪民從久敬莊訪民接待站出來後,就被當地政府方人員綁架:「今天陪著我們一個老鄉去久敬莊(訪民接待站)附近的派出所報案,他的妻子從久敬莊出來以後被綁架,現下落不明。派出所說,要她丈夫的結婚證,才能證明他們是直系親屬。他叫生公山(音),他的妻子叫呂美芳(音)。青島一個叫劉春霞的,她的父親前天去了中南海,後來被送到久敬莊,放了。昨天又去中南海,我再也沒有聯繫上她」。
高宏毅是一位轉業軍人,曾在38軍服役,轉業後被分配到地方工廠工作,他不滿被廠方強迫買斷工齡後,沒有退休金和社保等福利,上訪多年。他說,連日來,他在北京以乞討為生:「昨天動物園那邊人多,我在那裡要飯(乞討),後來城管人員去了以後,聽說和我是38軍軍部的戰友,幫我聯繫救助站。中午還給我送飯」。
記者:另外,您看到其他訪民要飯的人多嗎?回答:就是當時在動物園那邊,還有兩個人,被警察趕走了,不讓他們在那裡要飯。
福建省長樂市的訪民鄭恆憲對記者說,她的丈夫因多年上訪,精神和身體飽受摧殘,上週不幸去世:「我十幾年來一直告,2011年為土地的事,我的兒子被打成輕傷,一直上北京告,幾年就去了三十多次。被他們關押,我一說就激動。一上北京他們就攔截,叫幾個黑社會的打我。我報110,也不管。我丈夫七十多歲,他17年了,跟我一起上北京,現在北京生了一場大病,回來就吐血,已經走(去世)了」。
另據江蘇無錫訪民丁紅芬告訴記者,當地所有的訪民已被政府方人員軟禁在家:「現在是國慶期間,他們把所有的他們認為要維穩的上訪戶,要麼軟禁在家裡,要麼出門是跟蹤。我父親走到哪裡都被跟蹤。他們分白班和晚班,24個小時跟蹤你。我們家門口,他們晚上用車輛頂住我的捲簾門」。
當地另一位訪民尤建英則被六、七個政府僱傭的黑保安軟禁。丁紅芬說:「尤建英是被六七個村委的人,治保主任尤孝勇(音)帶領的人,每一天搬凳子頂著她家的門。在她家的電梯口也有人,看著電梯,不讓她出去」。
本週一,尤建英、席志英等六人去北京上訪,被警察送到久敬莊後,再移交給無錫政府官員僱傭的黑保安,將他們遣返家鄉。週三回到無錫後,立即遭到軟禁。
對於當前訪民的處境,轉業軍人高宏毅氣憤的說:「我的戰友很多都是東北的,與他們聯繫的時候,他們就說當年東北處於滿洲國的時候,也比現在還強,現在中國人真是亡國奴了,沒有國家保護,國家不保護人民,反而還鎮壓人民」。

雲南數百回民抬棺抗議墳地被占 與數百警爆衝突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5/10/3/n4542062.htm

雲南玉溪市華寧縣盤溪鎮魚鱗壩回民村土地被水泥廠強占,甚至包括祖墳地,村民抗議無果,9月30日凌晨,500名警察進村抓人,5人被抓捕。當日數百村民抬棺材到水泥廠外討公道,200名防暴警察到場使用辣椒水、催淚彈鎮壓,3人被打傷,其中1人重傷。

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村民透露,9月30日凌晨3時許,500名武警、特警進村,翻牆、撬鎖,闖入村民家中抓人,當場抓走5人。
30日白天,數百名村民來到水泥廠外,抬著棺材抗議水泥廠霸佔村民祖墳地,當地政府調動200名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武警前來鎮壓,雙方對峙,最終爆發衝突,警察使用警棍、催淚彈、辣椒水對付手無寸鐵的村民。不願透露姓名的村民表示,他本人也被警察噴辣椒水,有3人被打傷,其中1人重傷,數根肋骨被警察打斷,目前在醫院治療。

家庭教會遭打壓斥思維落後   [now新聞台]

鄭永年:中國社會正面臨失序的危險

[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15/10/3/n4541723.htm

日前,國際知名中國問題專家鄭永年發文稱,由於貧富分化加劇以及缺少社會保障機制等因素,中國社會正在面臨失序的危險。此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王岐山也承認貧富分化問題已導致中國社會無法繼續下去。
9月28日,國際知名中國問題專家鄭永年發表文章《中國社會可能面臨失序狀態》。文章稱,中國社會目前處於一段艱難的轉型期,從國際經驗看,任何一個處於轉型期的社會都會出現重大的社會問題。但如果越來越多的社會問題積累起來,得不到解決,那麼最終就會造成社會失序的局面。
文章稱,對今天的中國社會,海內外已經有很多的猜測,例如「斷裂」、「解體」或者「崩潰」。社會秩序已經發展到哪個地步,不同的人從不同的角度會有不同的估計。但可以確定地說,中國社會正在面臨失序的危險。
為甚麼可以得出這個判斷?這是因為中國社會正在失去其整合的經濟基礎。
文章分析,社會的經濟基礎是甚麼呢?最基本的就是,一要有一定的經濟發展水平,二要有基本的經濟公平。如果僅僅有經濟發展是不行的,因為經濟發展如果造成了極度的社會不公平,那麼也同樣會出現社會秩序問題。
文章指,在很大程度上,今天的中國社會越來越呈現出排他性發展特徵。中國的經濟發展方式也已經和正在導致大量的社會問題。
第一,社會群體之間和不同地區之間的收入高度分化。
中國目前是世界上少數幾個收入差異最大的國家之一。今天很多社會問題的出現根源於富人和窮人之間的收入差異。
儘管中共當局已經很多年沒有公布衡量收入差異的基尼係數,但人們都不會否認巨大的收入差異的存在,並且這種差異還在繼續加速擴大。
第二社會階層開始從開放向固化轉型。
文章還分析,為甚麼先富者越來越富,其他人要不富裕不起來,要不趨於貧窮?主要的原因就是社會階層的固化。人們已用很多語言來形容這一情況,例如「官二代」和「富二代」。

文章表示,如果「官」與「富」這兩個領域都被各自的階層所壟斷,不再向其他社會階層開放,那麼就會出現「世襲」性質,體制就會出現封閉性。
實際上,從社會階層流動性來說,中國大陸已經出現「城堡」現象,也就是社會階層的固化。為官者,為富者,住在「城堡」之內,而無權無勢者則住在「城堡」之外。城堡內外的社會群體之間城牆林立。
而無論是社會道德的衰落還是社會群體之間的互相不信任,都和林立於社會群體間的城牆有很大的關聯。
第三缺少保護社會的機制。
保護社會就是要建立一整套社會制度,包括社會保障、醫療、教育和住房等,保護每一個社會成員,在保障其不至於餓死、病死和凍死這樣的最低水平的同時保障其基本的公民權利。

文章表示,今天的中國,問題並不在於一部份人、一部份地區先富裕起來了,而在於政府沒有保護好那部份沒有富裕起來的人和地區,尤其是社會的弱勢群體。
鄭永年,現任英國諾丁漢大學當代中國學學院中國政策研究所教授級研究員,中國政治、國際關係與社會問題專家。著有《關鍵時刻:中國改革何處去》等書。

余傑:破除天朝意識,創造香港價值—— 評方志恆編《香港革新論》

[民主中國]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56382

在東亞、中亞、中東、北非、南美等地波瀾壯闊地推進的全球新一波民主化浪潮中,香港人的抗爭格外引人注目。與包括中國在內的那些長期處於獨裁暴政之下公民素質發育不全的國家不同,香港擁有成熟的公民社會、法治基礎、資訊自由和市場經濟,回歸中國以後這一切卻成為中共的眼中釘、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後快。這些年來,香港民眾經歷的是一個自由逐漸喪失的痛苦過程,其方式甚至從溫水煮青蛙轉換成沸水煮青蛙。於是,以雨傘革命為標誌,香港人發出了「不是天朝同路人」的怒吼。如果僅以體量而論,彈丸之地的香港難以抵禦無比龐大的中國;但若以價值觀而論,香港人擁有進步和文明的價值,北京只有落後而野蠻的價值,香港的抗爭只要持之以恆地堅持下去,還是有很大的勝算。
《香港革新論》一書,是一群香港年輕世代的知識精英為香港的前途而戰的思想結晶。從主編方志恆以下的二十四位作者,要麼是任教於香港各大學的年輕學者,要麼是活躍在學運和社運前線的先鋒,要麼是泛民政黨的明日之星,要麼仍然在本港或歐美名校攻讀學位的學子。他們術業有專攻,人生方向也各不相同,但最大的共通點就是活力四射的年齡和對香港深沉的愛與關懷。所以,他們所追求的目標是一致的,正如本書的綱領《革新保港,民主自治——香港前途宣言》中所說:「我們追求的民主政制,必須產生一個全面代表香港人的政治首長,最大程度地讓香港按自治原則,自行管理香港事務;而在民主政制以外,我們更需要尋求以社會為中心的民間自治想像,建立根植於社會的自治意識。」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