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9/2015 關注李鐵、趙廣軍、丁漢忠 、王全璋、王宇、李和平、劉四新、李春富、衛小兵等在囚良心及被捕維權公民。

武漢系獄良心犯李鐵家屬呼籲:還我探視親人權! [博訊]http://boxun. … 繼續閱讀 →...

武漢系獄良心犯李鐵家屬呼籲:還我探視親人權!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9/201509170351.shtml

9月中旬,武漢良心犯李鐵的女兒李月明到湖北鎮鄂東監獄探視了她的父親。李月明說,父親身體狀況看上去還可以,就是非常想念家人,特別擔心八十多歲奶奶的身體健康狀況,迫切想與奶奶、叔叔見上一面。
「自從2010年父親入獄至今,除了我自己能夠探視爸爸,奶奶與叔叔其他直系親屬都不允許探視。」李月明說。
李月明還說:「我父親出事來我家幫忙的金光鴻律師,他是個好人,為我父親的事情也跑了很多路,受了很多委屈,雖然沒能見到我父親,但是我們一家都很感謝金律師。我父親從出事一開始是檢察院法院踢皮球,都說沒這個人,後來突然通知開庭,然後又不讓起訴,故意拖延不讓律師見面錯過起訴時間。包括在監獄裡寫信寫不出來,不能打電話。」
據李月明講,今年父親李鐵入獄整整5個年頭了,在這五年裡,奶奶與父親無時無刻不在相互思念,彼此都忍受著親人不能相見的巨大痛苦,奶奶年事已高且身體健康狀況欠佳,父親被判十年刑期,十年生死兩茫茫,母子倆都特別擔心彼此再見不到對方了。
為此,李鐵家屬呼籲武漢當局應還家屬法律範圍內所允許的親人探視與李鐵的打電話權,否則將會不斷寫信給習近平,問問他武漢當局是不是侵犯了公民正常探視權,武漢當局有法不依,習近平倡導的「依法治國」是不是空談與擺設?
李月明最後說:謝謝大家對我父親的關心。我每次都會跟我父親轉告大家的關心。除了想見奶奶,父親還特別想見叔叔,兄弟倆這麼多年了,他們倆都想見對方一面啊!
李鐵案件回顧:李鐵因加入中國社會民主黨黨派,參加三至五人集會等活動。2010年9月被武漢國保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羈押於武漢市第二看守所。同年10月被正式逮捕。2011年4月18日,武漢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李鐵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九個月後,2012年元月18日,被武漢中級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
一審宣判後李鐵對此表示要提起上訴,而 10天的上訴期,其中含有7天春節放假,前後只有3天可以辦事,而這三天還基本找不到人,看守所拒絕律師會見。李鐵的弟弟被阻止家裡不能外出。事實上訴完全成了一種空談。武漢司法部門如此刻意安排,顯然就是有意阻攔李鐵上訴。

閱兵上訪大報復 趙廣軍重判2年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09162015092702.html

北京大閱兵維穩期間,被遼寧警方跨省抓捕的維權人士趙廣軍,近日被盤錦巿法院重新判刑兩年。此外,湖北、江蘇數名在北京訪民被遣返原居地刑拘。

趙廣軍朋友王素娥週三(16日)向本台表示,趙廣軍在9月1日在黑龍江被抓回遼寧盤錦巿老家,當局以他上次聲援鞏進軍案被判入獄一年多,出獄後一直上訴,檢察院抗訴,指當時輕判趙廣軍,要求法院重新判刑,所以他今次被抓回去後,被盤錦巿中級法院判刑兩年,扣除之前刑期,明年7月1日出獄。王素娥指,趙廣軍姐姐收到錦州監獄電話,指其弟在該監獄服刑,暫時未收到重判的法院通知文件,但當局的做法實屬違法。
王素娥說:他被家鄉盤錦巿,就是說你上訴就指你抗訴,說判輕了。原來判1年零兩個月他都刑滿釋放出獄了,出獄的時候他開始上訴,上訴他重新加刑,這個嚴重違法,他們使用公權力。
記者致電盤錦巿中級法院,電話轉駁傳真機。
海外維權網指,趙廣軍原是盤錦巿遼河石油運輸公司員工,2001年因公司重組被開除,沒有任何補償,因此上訪維權。他曾多次被刑拘及關押黑監獄。2014年9月2日,趙廣軍因為聲援“殺截訪黑保安”的鞏進軍案庭審,被盤錦巿興隆台法院以涉嫌尋衅滋事罪判刑1年兩個月。今年5月25日,由於一次重複處罰,當局扣除多次拘留刑期後,關押8個多月後刑滿出獄,出獄3天後他提出上訴。
另外,湖北潛江巿數名維權訪民,大閱兵前在北京被抓後,遣返當地關押。曾被拘留的伍立娟指,據知,帥仁兵被刑拘,另至少5人被行政拘留,其中包括潘向榮、黃行芝及她本人都是銀行下崗工人,他們在8月底在北京被抓。還有2名訪民,記不起名字,看見他們在拘留所。她又指,至於帥仁兵,他在9月3日大閱兵當天,在北京中南海過安檢,被發現是訪民,抓到馬家樓,其後遣返潛江巿行拘10天,但拘留期滿日,她與其他訪民到拘留所接他,拘留所人員說改為刑拘。帥仁兵妻子其後才拿到刑拘通知書,指他涉嫌尋衅滋事罪。
伍立娟說:他妻子進去要手續,拘留所沒給,叫她就去派出所去拿。她到派出所過去,就拿到拘留證,我也看到了,他被指控尋衅滋事。
記者曾致電潛江巿公安局,公安指,不清楚此事,要向他們的轄區派出所查詢。
另外,江蘇訪民沈立秀與河南訪民聶麗娜等訪民在大閱兵前,被房東逼遷。聶麗娜指出,她們唯有到處住,曾住過北京南站、橋底等地方,期間曾拍照,並且被放到網上。9月4日,沈立秀返回江蘇連雲港探年邁母親時,被警方抓走,指她把北京南站睡覺照片放到境外網站,她被指涉嫌尋衅滋事罪刑拘,目前關押在連雲港看守所。
聶麗娜說:現在政府整她就是說,我們的東西被傳到境外互聯網上,我們兩個在南站躺著,就是在那裡睡覺,這是大閱兵之前的時候。記者曾致電連雲港看守所,電話沒法打通。

丁漢忠案二審辯護觀點摘要

[參與]http://www.canyu.org/n102829c6.aspx

1、涉案房屋的權屬已查明,丁兆榮已在生前將北屋三間贈送給丁漢忠,丁漢忠是東院房屋的權利人之一。
涉案遺囑無效,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使用。丁漢忠無論是基於李美香的二審證言,還是基於法定繼承,均是涉案房屋的權力人之一。丁漢忠已居住涉案房屋十餘年,並進行了大範圍的修繕、改建,均是是在丁兆榮生前進行,李美香知情,絕非是李美香多年不住,丁漢忠私自佔用並改建。
2、涉案房屋不經丁漢忠同意,丁漢豐無權處分(至少是無權私自處分)與房屋有關的權利,丁漢豐“委託拆除、同意置換、補交差價”,均是違法侵權行為。
3、本案係不法分子打著實施“調整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項目”的旗號,行違法獲利勾當。試點項目未經國土部審批,省政府無權批准;省政府下發文件前,不法分子早已開始違法強拆、亂建;土地調整項目的選址立項未依法舉行聽證、論證、公式,未聽取當地農民、公眾意見;涉及地塊調整、互換,未得到集體經濟組織即村委會和全體農民確認;“復墾領導小組”成員未經村民選舉、未經有關部門任命,是由村霸自發集結成立的非法組織,該組織成員中除丁志友是村文書外,其他均不是村兩委委員,尤其該非法組織頭目丁炳禮一直冒充村支書及村負責人;補償方案系非法組織密謀制定,未經村民大會表決通過、未經省政府批准,屬於典型的村霸獨裁“土政策”。總之,丁家山村的“土地調整項目”,立項,村民不知情;立項後,未層報國土部批准;項目實施中,村民未參與;置換補償方案,村民不自願;項目調整後,村民不滿意。
4、丁炳禮冒充村支書及村負責人,控制村委,實際是一村霸,橫行鄉里、作惡多端。黃中太、黃國厚即不具有施工資質,又未經房屋權利人丁漢忠授權,非但不是施工人員,反而是毀壞公私財物、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故意殺人(要整死丁漢忠)的犯罪嫌疑人,而且還是團伙共同犯罪。
5、扒房人員對丁漢忠父子不僅僅是摁倒、拖拽等一般肢體衝突,而且持農具進行毒打,致丁漢忠輕傷。
6、致傷丁漢忠的犯罪嫌疑人一定不是劉文,因丁漢忠認識劉文,且全案只有劉文自認持鍁打傷丁漢忠。是不是鐵鍁致傷丁漢忠的腦袋,目前存疑,因鐵鍁頭上無丁漢忠的血跡。
7、黃國厚手持過鐵鍁,如確認鐵鍁致傷丁漢忠,一定是黃國厚持鍁鏟傷的丁漢忠。偵查機關的辦案說明“鐵鍁把上的血跡為持鍁人所留,鐵鍁頭上的血跡與鐵鍁把上的血跡為同一人所留”,結合鐵鍁頭上的血跡為黃國厚所留,並結合丁漢忠兩審庭審辯解,那麼持鍁人是黃國厚無疑。
8、現有證據證實持鍁人為黃國厚,一審認定“丁漢忠先砍黃中太后,又被劉文持鐵鍁打傷,丁漢忠又砍黃國厚”完全錯誤。案件事實是:丁漢忠先被黃國厚持鍁打的頭破血流,危在旦夕,順手抄起棍棒物揮舞自衛,事後才知道是鐮刀,至於傷沒傷到人、傷到幾人、傷到何程度,當時已失去理智,蓋不清楚。
9、因完整鐮刀頭​​上​​無血跡,黃國厚左頸動脈斷裂傷,一定不是完整鐮刀所致,“殺人不見血”只是傳說。黃國厚被傷成謎,不排除在混亂中,黃國厚被自己人誤砍,真正砍傷黃國厚的作案工具被隱匿,劉文隨手撿把鐮刀交給警察,濫竽充數、掩蓋真相。
10、扒房團伙成員是犯罪嫌疑人,不是本案的證人,是丁漢忠的對立面,與案件有重大利害關係,言詞無證明力。他們的言詞避重就輕,甚至胡編亂造,各言詞自身有不能自圓其說的矛盾,言辭之間相互矛盾。黃國厚是站著被砍還是躺著被砍,黃中太被砍後是坐著還是躺著,眾口不一。目擊者劉真鵬、謝瑞濤的言詞完全虛假,站在挖掘機的履帶上根本看不到院內。
11、偵查機關至今未組織丁漢忠辨認死者,不排除偵查機關在有意掩蓋“黃國厚持鍁鏟傷丁漢忠的事實”可能,或許擔心丁漢忠在辨認死者過程中一眼能認出鏟傷自己的人。
12、昌樂縣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室,明知不具備解剖屍體進行死因鑑定的資質(無法醫病理鑑定資質),明知不具有“屍體解剖室”的法定檢驗場所,故意不通知死者家屬到場,強行違法鑑定,不排除“掩蓋死因真相,出具虛假鑑定”的可能,不排除多因致死的可能。
13、完整鐮刀來源不明,取證程序違法,且刀頭無血跡,應予排除。
14、昌樂縣檢察院給丁漢忠製作的訊問筆錄,無管轄權、無同步錄音錄像、訊問程序違法,應予排除。
15、丁超、石玉良的訊問筆錄,無同步錄音錄像、束縛夜審、疲勞審訊,應予排除。
16、丁漢忠既沒有故意殺人的犯罪動機,也沒有實施故意殺人的犯罪行為,不構成故意殺人犯罪。
17、本案系典型的正當防衛,丁漢忠依法不負刑事責任。
丁漢忠居住的房屋被毀,自身以及兒子遭受致命言語威脅和暴力行凶,丁漢忠腦袋被打的頭破血流,兒子被拖出院外生死未卜,賴以生存的家園正在被毀,人身正在遭到極端暴力侵害,為製止不法侵害而導致的任何後果,均屬於無限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18、偵查程序違法
受案、傳喚、訊問、詢問、拘留、勘察、扣押、鑑定、案件移送審查等程序違法;隱匿丁漢忠輕傷鑑定意見違法;刻意袒護包庇王鵬、王易陽、劉曉曉等犯罪分子違法。
19、審查起訴程序違法
訊問違法;不糾正違法的偵查活動違法;不排除非法證據違法;不移送審查起訴案件違法。
20、一審程序違法
篡改文書掩蓋審限超期違法;不告知丁漢忠排非等重要訴訟權利違法;開庭不送達傳票違法;開庭前不公告違法;庭審中限制丁漢忠自辯、陳述權違法;宣判不公開違法。
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據以定案的證據不確實、充分;錯將正當防衛定性為故意殺人犯罪;偵、控、審程序嚴重違法。二審法院如不能立即認定丁漢忠正當防衛,宣告其無罪,辯護人建議撤銷原判、發回重審。

習近平訪美前維權人士郭玉閃獲釋

[紐約時報]http://cn.nytimes.com/china/20150916/c16china/zh-hant/

中國當局周二釋放了一家研究所的創始人。三年前,這名創始人在法律活動人士陳光誠逃離住所後,幫助他在美國獲得庇護。
據家屬及律師透露,傳知行社會經濟研究所創始人、學者郭玉閃和研究所的行政主管何正軍都已獲釋。傳知行研究所現已關閉。
兩人被控非法印製圖書及其他出版物,雖然他們獲得保釋,但這些指控仍然有效。
他們被獲釋前已被羈押將近一年。就在下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前往美國,進行首次國事訪問。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北京方面選擇此時釋放兩人,是為了減輕華盛頓可能對中國人權記錄提出的批評。

王全章律師太太-念夫王全璋

[權利運動」http://www.hrcchina.org/2015/09/blog-post_44.html

親愛的全璋,9月10日,整整兩個月了,依舊沒有你的消息。今天二姐同李律師去天津尋你,還是無果而歸。很抱歉這次我沒能一同前往,因家裡有事,我回湖北老家了。

希望有所進展,希望還是變失望,內心的悲傷由然升起,一整天都不在狀態。晚飯後帶兒子出去,碰到好幾個小夥伴,孩子們很快就玩到了一塊兒。只是小夥伴們都是一家三口,其樂融融,只有我們娘倆相依相伴,形影相隨。
夜深人靜,哄睡了兒子,我卻無法入睡,無盡的思念和擔心湧上心頭…
此時的你睡了嗎?你住的地方舒適嗎?本來就受傷的身體怎樣了?天冷了,也不讓送衣服,你冷了該怎麼辦?我不敢想像,卻情不自禁的浮想聯翩。輾轉反側,頭疼欲裂昏昏睡去。
睡夢中被兒子叫醒了,說想喝牛奶,我告訴他晚上不能再喝了,好好睡覺等早上再喝,他點點頭。迷迷糊糊不知過了多久,再次被他喚醒。「媽媽,我想爸爸啦!」迷糊的神志被他一語驚醒,問道:你一直沒睡嗎?他說是,問他為什麼不叫醒媽媽?他說怕媽媽生氣。兒子的話刺痛著我的心,無法接受一個小孩竟然在夜深人靜的夜晚,一個人靜靜地想爸爸!!因為想爸爸而睡不著了!!!我無法用言語來描述我的心情。這不是一個兩歲多的孩子該有的表現,不是他這個年齡該承受的。這兩天,兒子多次拿著姥姥的手機假裝打電話:喂!爸爸,你在哪兒?我想你!
孤獨的秋夜,娘倆緊緊相依。我該怎樣撫慰他幼小的心靈?只有緊擁兒子,盼著天明!翻來覆去到天濛濛亮,我們再也沒能入睡。
整個早晨,兒子情緒低落,早餐也沒怎麼吃,心疼地抱起他,想哄他睡覺,不願意,獨自坐在地墊上安靜地玩著玩具。可就在轉眼間,自己躺在地上睡著了。
看著熟睡在地上的兒子,好悲涼!好心疼!兒子的舉動足以說明,爸爸的失蹤已經給他幼小的心靈造成了嚴重的傷害。這就是號稱文明、友愛、和諧的社會所給予的,這個和諧的社會要讓一顆幼小的心靈承受著成人都難以承受的痛苦嗎?!

委託律師想盡各種辦法 爭取會見尋找到王宇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9/201509170345.shtml

博訊報導(9月16日),自7月9日王宇律師在家中被當局撬門帶走之後,她的辯護律師想盡一切辦法爭取會見到她。先是多次前往天津公安局要求會見被拒絕,後又分幾撥律師前往也是紛紛被天津警方以煽顛罪而拒絕安排會見。但是律師們沒有放棄,試圖通過郵寄信件的方式聯繫到王宇。以下就是王宇辯護律師李昱函近期寫給王宇的信:
寫給王宇律師的信
王宇律師:與你失去聯繫已經二個月又二五天了,你還好嗎?非常牽掛!
我和文東海律師受你母親佟彥春的委託做你的辯護律師你不會反對吧?我們二次去天津向警方要求依法會見你,被以煽顛罪而拒絕安排會見已經一月有餘了,提出的王宇無罪等法律意見也是泥牛入海。這期間因我曾住院、文東海律師出差,李威達和呂州濱二位律師也曾去天津找辦案單位要求會見你,結果是一樣的。雖然見不到你人,但我們深知你的為人,也堅信你是無罪的。有權就任性你懂的!但是我們會努力去做,會依法力爭維護你的合法權益!
王宇律師,我還這樣稱呼你,你身體還好吧?起居飲食正常嗎?你在裡面有書讀、有報紙看嗎?天津大爆炸有沒有危及到你的安全?王宇律師千萬要保重身體啊!
我們想像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就是將你一個人關在一個小屋子裡,你可能一個人承受孤獨寂寞、恐懼無助甚至虐待酷刑!但是你一定能挺得住,對吧!
我知道你一定很惦記兒子濛濛,儘管我沒能見到他,但知道他跟姥姥被送回內蒙老家了,也被「安排」讀書了。他是你跟包龍軍的好兒子!
王宇律師,你是我們律師的驕傲!你的辯護律師們一定爭取儘早會見到你!
盼望早日看到你的回信!
你的辯護律師李昱函   2015年9月13日

李和平妻子: 我的丈夫李和平之十

[權利運動」http://www.hrcchina.org/2015/09/blog-post_16.html

沒有最怪,只有更怪!
和平的辦公室在7月10號被抄之後,7月19號我終於騰出時間過去,我打算把辦公室收拾一下。我錯過了飯點,端著在7-11買的的炸豆腐,天氣微冷,因為滴著小雨。我想著別的家具都是房東的,那架電鋼琴倒是我一個朋友的,要不先搬回家?
我把炸豆腐放到走廊的窗檯上,拿出鑰匙,卻怎麼擰怎麼弄都打不開!!
我正奇怪時,事先跟我約好的一個和平的當事人來了。他是要來拿自己的卷宗的。他一看就說鎖換了。
我想著是官方通知了房東?於是打給中介公司,中介公司立即給了我一個電話讓我打。我打過去對方說是房東的法務代表,對方盛氣凌人的告訴我:「李和平幹了什麼你們自己知道。鎖是房東換的,你要告就去告吧!」
當時真是我為之氣結,據理力爭了幾句,對方反覆的說:「市局讓這樣做的。」
沒辦法,對方不肯露面,只說不服氣就去告房東。
我無法,因為急著要找和平的下落,這事押後。7月21號傍晚收到這個法務代表的電話,語氣極其巴結,說:「您自稱是李和平的妻子,可是我沒見過。我只知道那個房子裡住了個87年的女的,您是不是?」
我當時覺得這人風向大轉,極其奇怪。我說你房東的法務,還帶幫市局確認人口啊!
對方一直問我是不是那個87年的,見一面吧。我說我是李和平的妻子,你們市局十幾口子抄家的在我家見過我。
這事就此擱下,一直到8月14,5號,有個中銀律師事務所的王律師打電話找我。說他是房東在北京的律師,問合同怎麼辦?說是房子鎖換了,他們打不開,物業態度又很橫。邀請我一起報110,一起找開鎖公司吧門打開!!
我著實吃了一驚,我說那門鎖不是你們換的嗎?還讓我不服氣就去告房東,我正打算起訴房東呢!!
王律師一聽很著急,說房東在北京沒有委託別的法務啊!
我聽了也奇怪,說那可是中介給我的電話。如果中介不給我電話,我怎麼可能相信那是房東的法務代表呢?
我接著再打中介電話,中介就不再接了。當我換了一個電話打中介電話,對方剛聽完我自報家門,立即掛電話。
從7月10號到9月10號。兩個月,房租兩萬塊。到現在,這件蹊蹺的事,如果是警方冒充房東的法務代表,我有什麼救濟途徑呢?
沒有最怪,只有更怪!警方一個查封就結了,為什麼這樣做呢?

張淑鳳的丈夫張德利被刑拘已15天 急需律師介入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9/201509170157.shtml

博訊記者獲悉,自從北京順義維權人士張淑鳳的丈夫張德利9月3日晚上23時被北京市公安局順義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後,到9月17日已經15天,一直沒有律師介入,目前急需維權律師介入。
張淑鳳對博訊記者說:「因我丈夫在在9月月3日下午午23時(閱兵日)無故被順義公安分局、仁和派出所抓捕,現關在順義區看守所。我現在急需請位能援助我的律師去看守所接見一下我丈夫。因我家生活很困難,我願意出安馬費,有哪位律師願意幫忙,請聯繫我!我的電話:13718139034,謝謝!請您幫我呼籲一下。」
張淑鳳和丈夫張德利都是北京市順義區仁和鎮前進新村村民,張德利被黑社會毆打致殘,因凶手哥哥是順義公安分局副局長閆志剛,因此凶手遭到包庇而逍遙法外。為此,張淑鳳夫婦無數次上告被抓回就被毒打和關押。

葛文秀律師、高承才律師:劉四新、李春富會見記

[參與]http://xgmyd.com/archives/21710

9月15日上午,葛文秀律師、高承才律師到天津市河西區看守所分別會見七•九逆流被抓捕的劉四新、李春富。 早上8點剛過葛律師和高律師就進到看守所裡面。但已是上午10點了,兩位律師仍沒有出來,可能是會見上了……
這時看守所裡出來一位天津律師,讚揚外地來的兩位律師好棒啊!他說排隊時就看見兩位律師據理力爭,指出看守所的違法之處。那接待的警察答:違法你告我去呀!周圍的律師們噓的出了口長氣,唉拿著什麼尚方寶劍這麼無理!但沒有人敢說話。出來的這位天津律師說,我都會見完了,那兩位外地律師還沒有交涉完,並說今天我河西看守所來的值得,我領略了人權律師的風采。

衛小兵代理律師吳魁明要求會見 對方推給國保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9/201509170158.shtml

博訊報導(9月16日),衛小兵(網名十三億)的代理律師吳魁明今天和十三億媽媽及其前妻去增城公安局拿衛小兵的物品,並要求會見衛小兵,看守所收了會見要求書,但沒有給收條,也不讓會見。
吳魁明律師說:今天上午陪十三億媽媽和前妻去增城公安局拿十三億的物品。順便找了國保大隊。還是不肯讓我進去,只能在門崗那裡電話聯繫。拿物品的那位警察說他不是辦案人,他也決定不了會見的事,他也不知道誰是辦案人。叫我找該找的人,麥大隊長不在辦公室。也不收我的材料,門崗也不收。
吳魁明律師表示他們到了看守所,也不收他的材料,他我寫了個會見的要求書(把這兩次的經過寫進去了),看守所不寫收條給他,只答應轉給國保。
最後他們以他們三個人的名字各存了一點錢,就離開了看守所。

再有藏婦示威被抓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ibetan-arrest-09162015090758.html

四川阿壩縣週日(13日) 再有一名藏婦上街抗議後被抓捕。
本台藏語組引述消息報道,示威者是22歲的德吉卓瑪(音譯:Dekyi Doma),當她抗議當局的對藏專制統治之時,旁邊數名藏人亦有發聲支持,但很快警察到場將她帶走。
另一消息指,自當地近日發生多宗單獨藏人示威事件,當局加強控制當地,每一交滙處都有武警及警車把守,對外聯繫困難。
在印度的藏人行政中央早前消息指,四川阿壩縣在過去一星期,至少有4名藏族僧人因上街抗議被捕。

再有10名教會人士被傳喚 兩牧師仍下落不明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igion-church-09162015082910.html

浙江教會人員被抓捕情況持續,兩週內再有逾10名神職人員及信徒被傳喚。當地信徒指出,溫州警方傳喚多人,疑為早前被羈押的律師張凱等人的案件找出指控證據。另外,上週被抓走溫州平陽縣兩名牧師,至今情況未明。
從温州基督徒這兩日發到微信群的消息指,過去兩週內,甌海區梧田牧區約有10名教會人士及信徒被警方傳喚。
其中鹿城教會負責人蔡小兵週一(14日)被公安約談後,翌日傍晚回家;而梧田牧區長老王加恩更被3次傳喚,他於8月31日晚上,在講道散會後被秘密帶走,其後因身體原因,家屬在當晚11時半將他接走,但在住院期間,王加恩被警方兩度提審;該牧區執事姜顯雲於9月10日被秘密帶走,翌日釋放;該牧區長老鄭金元、胡明進牧師上週六(12日)分別被帶走,全部翌日釋放。另一牧師胡忠勝正在湖北講道,當天亦被帶走。在此期間,信徒李友信、卓建洪及年老的蘭妹姨亦被傳喚。
溫州信徒週三(16日)向本台表示,這兩天發在微信的訊息已被確認,溫州當局持續傳喚多人,包括長老、信徒,微信的短訊全部準確,抓了什麼人,但事件已被政治化,由反對拆十字架變為針對被抓的律師。之前被抓的兩名牧師黃益梓、張崇助也被失蹤,可能也為調查律師的案件。
信徒說:這個應該不是,這個應該跟律師有關係,跟十字架現在應該無關。現在已經走上政治的路上,這個應該沒問題(抗拆),主要還是張凱的問題。
記者曾致電甌海區梧田牧區兩間教堂,信徒承認不少人被傳喚,但不方便向外透露。
另外,記者又曾致電溫州巿公安局,電話沒法打通。溫州巿民族宗教局,電話沒人接聽。
本台早前報道,溫州平陽縣鳳臥堂牧師黃益梓,上週五(11日)被假冒電信人員帶走後,至今沒消息。當地信徒指,黃益梓妻子曾數次到溫州巿公安局查詢,最後得知黃益梓被溫州國保帶走,至於關押何處或何種強制措施,警方不肯透露,只說已寄出通知書,但家屬暫時未收到。
信徒說:他現在應該是被溫州巿國保支隊把人帶回去,因為他現在的情況,他的妻子去過5、6次溫州巿公安局問,他們說罪名已經寄出來,他不透露。
黃益梓去年8月3日涉拆十字架事件被警方刑拘,10月28日被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批捕。今年3月24日被判刑1年, 8月1日刑滿出獄。
該縣另一牧師張崇助上週二(8日)晚上從上海回温州的路上,發現被人跟踪,在浙江桐鄉下車,至今仍然失聯。牧師朋友向本台指,他們一直打聽牧師消息,但沒法得知他目前在那裡,是否拘留或監視居住等,他已失踪9天。
溫州被關押的教會人士及律師,截至9月14日,約有14人被關押,包括鹿城區基督教協會會長周愛平、龍灣永強牧區王運顯長老、平陽縣信徒康孝友被監視居住、藤橋牧區傳道人周劍、魏文海、程從平及黃曉遠被秘密羈押。
而北京律師、教會顧問張凱被指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與助手劉鵬同被監視居住,另一助手方縣桂被刑拘,全部同一罪名。
浙江自去年起掀起拆十字架行動,自去年2月至今,當局以“三改一拆”名義拆除基督教活動場所十字架1200多處,遭多間教堂反對。浙江省基督教、天主教協會及部分牧區曾發表聲明,反對拆十字架,並紛紛重立十字架。

閱兵期間遭拘留的河北訪民周粉香被轉尋釁滋事刑拘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5/0916/13161.html

閱兵期間被行政拘留的河北沙河市殘疾訪民周粉香9月7日被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現關押在沙河市第一看守所。
周粉香被刑拘後他的家人到有關部門去反映冤情,被告知他們一再要求做法醫鑑定是無理取鬧。

據悉,周粉香是因為弟弟被人打傷,公安局一直不做法醫鑑定上訪的。8月28日周粉香在回北京暫住地的路上被以沙河市公安局副局長為首的十數人強制帶回於29日早送進沙河市拘留所要拘留10天,周粉香的弟媳沒有上訪也被拘留。
就在拘留期滿的前一天下午周粉香被數名武警強制把她帶到沙河市第一看守所關押,並告知她的弟媳周粉香犯了毀壞公共財物罪。

瀋陽「509」案受害者訴公安部案開庭在即 繼許梅英之後原告之一林淑軍又遭瀋陽警方強迫失蹤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9/509_16.html

2015年9月16日,本網獲悉:昨日(9月15日)下午3點,瀋陽訴公安部五公民之一的林淑軍,在北京右安門西東北家常菜飯店被瀋陽截訪的十餘人強行綁架,去向不明。
據悉,在之前林淑軍打北京「110″報警,北京警察出警,林淑軍向北京警察出示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傳票,但北京警察還是讓瀋陽警方強行將林淑軍帶走。
瀋陽「509」專案受害者許梅英、王振華、楊兆芳、林淑軍、姚麗新五人訴公安部行政復議不受理一案,馬上將於2015年9月17日上午,在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第二審判區)第40法庭開庭審理。許梅英9月12日被瀋陽警方帶走,9月15日又帶走林淑軍,二人遭遇強迫失蹤。北京警方聯合瀋陽警方以強迫失蹤的方式限制公民的訴訟權利。
瀋陽「509」專案,是指2013年5月9日,遼寧錦州世園會的前一天午夜,瀋陽維權人士辛穎、許梅英、楊兆芳、王斌華、王振華、馬治國等13人,在錦州的一家賓館被瀋陽警方突然採取行動押回遼寧瀋陽,悉數關押在瀋陽市各區看守所,並分別被處以天數不等的行政拘留——釋放時由刑事拘留轉為行政拘留,並且未出具行政拘留通知書。此事件後辛穎、許梅英、王振華等人對此進行多次抗議維權,但是均被再次惡意拘留數次。

起訴公安部再有原告被抓 瀋陽林淑軍昨遭綁架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5/0916/13160.html

9月15日下午3點,瀋陽訪民林淑軍在北京右安門西東北家常菜飯店被瀋陽市鐵酉分局公安吳昊所長帶領的十餘人強行綁架,去向不明。
在之前林淑軍打北京「110″報警,北京市豐台區右安門派出所兩名男警察出警,林淑軍向北京警察出示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傳票,但北京警察不作為,縱容瀋陽警方強行將林淑軍帶走。林淑軍是訴公安部瀋陽五公民之一(五訪民起訴公安部開庭在即 兩人遭抓捕三人被警告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5/0913/13118.html),同時辛穎邊被瀋陽市沈和區張所長強迫押回阻止開庭。

河北張家口尋釁滋事刑拘程建國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1445-page-1.htm

今天夜間,河北張家口橋東區姚家莊鎮趙樹平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刑拘我丈夫程建國。
2007年,河北省張家口市橋東區姚家莊鎮姚家莊村程建國開始舉報腐敗8年,曾入獄3年,多次遭綁架、拘留【河北張家口舉報人程建國多次遭打壓】。2015年9月1日,程建國在北京打工,早上6點左右去廁所被一夥黑社會人員強行拉上車毆打,後移交張家口橋東區姚家莊鎮政府關到賓館裡限制人身自由。
2015年9月7日,程建國去北京遊玩。9月9日去北京中南海郵信,被警察搜出材料送到馬家樓,張家口市橋東區姚家莊派出所隨後接回。9月10日,張家口市公安局橋東分局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程建國,現羈押張家口看守所。警方指程建國是無理訪,該案早在2013年已經終結。但是我們什麼答覆和文件也沒收到,根本不知道這碼事。


聲援行動,群體、公民維權消息

重慶10人拘留所舉牌「還我人權」

[六四天網]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6-id-21444-page-1.htm

今天下午,重慶市渝中區楊興儀【重慶楊興儀等10餘訪民美國大使館呼口號】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我們10人前往拘留所舉牌「還我人權」。
2015年9月5日凌晨2點過,我被社區片警等從北京帶回重慶大陽溝派出所,上午10時許,便衣警察林韜(301148)、洪永勝(100838)審訊我,過一會,又來一個警察把我弄到刑椅上,搶走把我手中礦泉水並告訴其他4人:不讓楊興儀喝水、上廁所。晚上23時3O分左右,把我送到重慶市渝中區拘留所,被拘留10天,直到今天中午,我才從拘留所獲釋。

公開聯署:自由中國女性人權捍衛者—-為了她們的自由,請簽下您的名字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9/blog-post_89.html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

聯合國副秘書長兼促進性別平等和女性賦權署執行主任普姆齊萊‧姆蘭博-恩格庫卡:
她是中國所剩無幾的女性人權律師之一。當局對她百般阻撓。官媒抹黑她,法院保安毆打她,法官把她趕出庭。7月9日,警察闖入她的住宅,她被綁架,至今音信皆無。她叫王宇。我們正在努力爭取在9月27日聯合國峰會「女性賦權和性別平等」開幕之前讓她獲得自由,這次峰會將由中國與聯合國婦女署在紐約聯合主辦。
不單是王宇,中國還有很多女性人權捍衛者在習近平上台後,受到政府的迫害。她們被羈押、監禁、失蹤、軟禁或警察監視。這些女性因推動人權而受到報復。她們應該獲得自由。曹順利因為爭取公民參與聯合國普遍定期審議中國而付出了她的生命。她的悲劇不應重演。
習近平當局壓制女性人權捍衛者,與「女性賦權和性別平等」的目標背道而馳。今年國際婦女節前夕拘禁五名女權主義者,中國政府的意圖已經昭然。然而,(#FreeTheFive#自由五女權人士)發展成全球爭取她們自由的運動。由於世界各國人士的支持,這幾名女士後來獲釋,但是她們在中國至今仍然被當作「犯罪嫌疑人」對待。讓我們重新點燃這場全球運動的火炬,推動其他中國女性人權捍衛者獲得自由:(#BeyondTheFive#自由其她女性人權捍衛者)
#自由其她女性人權捍衛者 包括71歲的記者高瑜,因報導新聞而獲刑七年;劉萍,因獨立參選地方人大代表而獲刑六年半;賈靈敏,為強制拆遷受害者爭取司法公正而受到不公的審判;蘇昌蘭,為農村婦女受到歧視而抗爭,被關押了近一年。
中國政府還壓制那些為自己親人發聲的女性。劉霞就是一例,她為丈夫——被監禁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呼籲自由,自己也受到軟禁;還有卞曉暉,父親因宗教信仰被監禁,她試圖探望父親,卻被判處三年半徒刑。
聯合國婦女署必須確保與它合夥主辦這次大型婦女活動的國家保護女性人權捍衛者。否則,該合夥國政府對女性人權捍衛者進行逮捕、監禁和施加酷刑,是在嘲弄聯合國自身「賦權婦女和促進性別平等」的使命。
我們呼籲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和聯合國婦女署敦促中國政府,在習近平來到紐約在全球峰會上發言之前,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女性人權捍衛者,並取消對五位女權主義者的刑事指控。
希望您簽署這份請願書,發出您的聲音,推動這些因行駛人權而失去自由的中國女性重獲自由。
聯署網頁(英文後面是中文):如何簽名? 請在網頁右邊框子裡,「First Name」 那裡填寫你的名,「Last Name」那裡填寫你的姓,然後,往下走,點擊 「Sign」。 抱歉沒法代理簽名,每一個電腦IP地址只能簽一次。

廣州網民發起舉牌聲援被羈押公民活動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3-09162015112413.html

在廣州的一批網民本週三發起舉牌聲援活動,呼籲大家關注因聲援北京律師王宇被刑事拘留的黃永祥、劉亞傑、衛小兵等人以及維權人士和律師。網友們約定每晚8點20分,在微信、微博及社交網站發出照片和文字,喚起世人對系獄者的關注。

廣東維權人士黃永祥、衛小兵、劉亞傑(本名:劉金蓮)因郵寄印有被羈押的律師王宇頭像的文化衫,其後被公安帶走,並以涉嫌「尋釁滋事罪」為由,刑事拘留。截至本週三已有二十天。廣州等地的一批網民決定發起聲援行動,週三晚上8點20分,同時在微信朋友圈、新浪、騰訊微博、電報群、QQ群,以及境外社交網站推特、臉書,發出聲援他們的照片與文字。
參與者之一的網民霍然,週三下午告訴本台:「他們已經被關押了20天,到目前為止,律師都不能會見。除了9月9日『花滿樓』被抓以後,可以見律師之外,其他人都不能見到。而且拒絕會見的理由是危害國家安全。我覺得很荒唐。到目前為止,網上的關注度並不是很高。我是想通過這種方式,形成一種聲援,一個是被關在裡面的人一點安慰,一個是給當局一點壓力」。
霍然說,還有17天就是刑事拘留37天的最後限期:「今天是第20天,我們做這樣的一個活動,主要就是想通過聯繫一些網友,目前打算做三次,讓大家在各個平台發佈聲援的一些照片或文字,讓身邊的人對這件事情注意起來」。

據瞭解,這些聲援的照片有網友穿文化衫或擺出各種姿態、手勢。網民「公民小彪」對記者說,他與被抓到幾位公民都是朋友,他希望民眾伸出援手:「作為朋友的話,我們確實有這個計畫。我們通過網絡公開呼籲的形式,或者在每天的某一個具體時間點,這些網友們集體發聲。因為臨近中秋節,我們也計畫在網上呼籲,大家寫一張祝福的明信片,也在各個平台發佈,讓大家知道他們被抓的原因。

上週三(9月9日),網名「花滿樓」的維權人士賴日福,遭到增城公安局七、八名警察抄家。據推測,賴日福這次被抄家,與網絡活躍人士郵寄印有王宇律師頭像的文化衫有關。
「公民小彪」表示,他們聲援範圍並不侷限於最近被抓的幾個公民:「我們是以他們為切入點,因為他們最近才被抓,但是範圍也可以擴大到身陷囹圄的所有抗爭者,包括屠夫、709被抓捕的律師,以及人權捍衛者,還有因為聲援香港佔中,至今沒有獲釋的謝文飛、張聖雨、柴寶文,包括郭飛雄、唐荊陵等這些所有的政治犯」。
8月28日,廣州南方街頭維權運動活躍人士黃永祥、衛小兵、黃熹和劉亞傑(本名:劉金蓮)因聲援被捕律師,郵寄印有「王宇」頭像的文化衫,被增城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另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網站顯示,截至2015年9月11日,至少286名律師、人權捍衛者及家屬被拘留、傳喚及短期限制人身自由。其中二十多位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律師及維權人士,被刑事拘留超過兩個月,當局不准他們與辯護律師見面。

奧習會即將擧行 人權組織及訪民白宮外“恭迎”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us-china-09162015094511.html

奧習會將於9月25日擧行,“南海”與“黑客”預料會成為兩國元首在白宮高峰會的主要議題。人權組織在 “奧習會”前夕,希望奧巴馬接見中國異見人士代表;同時,國會與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週二(15日)發表聲明,呼籲北京釋放在囚的良心犯,並稱他們是 “英雄”。

山東臨沂沂水縣化工廠將污水壓入地下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huanjing/ql2-09162015112330.html

山東省臨沂市沂水縣許家湖鎮廬山工業園區,因各種化工廠廢料污染,造成居住在附近村民患上癌症等疾病,甚至有村民病死。當地村民表示,化工廠偷偷排污,將工業廢水打入地下,導致井水不能飲用。村民說,他們原來種植的玉米、小麥、花生、稻穀等作物,現在寥寥無幾,青山綠水不在。
以計生墮胎及罰款聞名於海內外的山東省臨沂市沂水縣許家湖鎮,有一個廬山工業園,園內的各種化工廠因排放有害物質,污染環境。當地村民向本台投訴,化工企業為了逃避責任,偷偷把污水注入打好的深井,直接壓到地下百米深處,導致周邊村與村之間的地下水,受到嚴重污染,井水不能飲用。
工業園附近安子溝村村民劉女士星期三告訴本台,8月下旬,附近的兵房嶺村一個叫黃玉柱(音)的村民,因污染得病而死亡:「水都被打到地下去了,我們這邊的水污染嚴重」。

政府強徵山地2000元一畝 江西農民反抗遭抓打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9162015112514.html

江西省宜春市萬載縣鵝峰鄉東田村,政府於2015年9月10日上午出動數十警察,以2000元一畝的低價強徵土地,數十村民到現場抗議時遭警察鎮壓。(博訊)

江西省宜春市上百失地農民因不滿當地政府以每畝2000元的低價強徵山地,上週四阻止施工,但遭到警方鎮壓,多人被打被抓。

江西省宜春市萬載縣鵝峰鄉東田村的山地遭政府以2000元一畝的低價強徵,上週四,鵝峰鄉書記帶領施工隊施工,引發上百村民集體反抗,遭數十警察、特警鎮壓。一名老人被打傷入院,2名村民被捕。
一名東田村的外嫁女彭女士告訴本台,山地價格低至2000多元一畝,但政府轉手就賣了數十萬。村民們一直不肯在賣地協議上籤字,不料卻遭到政府暴力執法,即將收穫的莊稼和果樹全部被剷平,保家衛園的村民遭到毆打,特警、公安強制性抓人,同行的鄉鎮政府人員搶村民拍照的手機,強行刪除視頻。

忍惡臭四年 村民求關垃圾廠受鎮壓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ubbish-incinerator-09162015090457.html

湖北省武穴市田鎮一座垃圾焚燒廠長期製造污染,周遭村民受滋擾超過四年,數百村民上周五凌晨(11日)到工廠外抗議,遭防暴警到場驅趕抓捕;激發百多村民到市政府外示威﹐警察噴射辣椒水驅散示威村民。兩次鎮壓行動共約20人被捕。

內蒙2000民眾抗議暖氣費過高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rotest-09162015091037.html

內蒙古赤峰市一個旗4萬居民,不滿暖氣收費過高,其中2000人周二(15日)起一連兩日到旗政府抗議,要求政府協助,促使熱力公司減價。周三(16日)繼續參與示威的赤峰市克什克騰旗居民翁小姐,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她與近2000名居民於周二起,一連兩天到旗政府外抗議,居民並沒有堵路等的過激行為,故警方派駐現場的警察亦不多。

與皮革廠積怨多年村民修路遭數百人圍毆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villagers-09162015103709.html

福建省寧德市一條村莊的村民,不滿皮革公司阻止村民在門外修路,及皮革公司長期對村內環境造成污染,400名人於上周四(10日)起一連兩日,在公司外使用挖泥機修築道路抗議,被公司300名員工持木棍圍毆。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villagers-09162015103709.html/china-villager-fujian-injure-620.jpg

漫話人權‧強拆「十字架」

[民生觀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7/2015/0916/13155.html

從2014年開始,中國浙江當局開始以拆除違障建築為名,大規模強行拆除各地基督教堂頂上的「十字架」標誌,這些教堂絕大多數來自官方批准的所謂「三自」愛國教會,從而掀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強拆「十字架」運動。這項運動,被認為是當局限制基督教公眾影響戰略的一部分,是對民眾宗教信仰自由的侵犯和壓制。

至今,該運動在當局的大力推動下還在繼續。強拆「十字架」運動引起了廣大信眾的強烈不滿和抗議,教堂頂上的「十字架」被拆除了,但更多的「十字架」的以各種方式出現在室內、車中等等地方。

中國冤民在紐約聯合國大廈前舉牌維權 為習近平訪美預熱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9/blog-post_93.html

2015年9月17日星期四,本網獲悉:離中國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訪美還有5天時間,尤其是昨天習近平以「實現人權是人類共同目標」致信2015•北京人權論壇之際,來自於中國上海的王愛蓮、張翠萍、馬志生、以及江蘇、河北等地冤民,於今天(美東時間16日)上午在美國紐約的聯合國大廈前,高呼「還我房產,還我人權」等口號,為習近平主席這一次的重量級訪美預熱。

葛志慧:實名投訴豐台看守所剝奪人權!

[博訊]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9/201509162231.shtml

2015年9月15日下午兩點鐘後,北京維權訪民葛志慧、季新華、和孫東昇、王申紅等人,到北京市豐台區看守所為八月30曰在開陽橋被抓捕關押的維權訪民羅志淑、候敏玲、楊秀梅送錢和衣物,但看守所卻以不是直系親屬為由拒絕接收。
葛志慧等人據理力爭,沒有哪條法律規定只有親屬才可以給在押人員存,並說天氣轉冷,我們聯繫不上她們的家人,所以我們才來給她們存錢及送些秋季的衣物。但警號為040493警察態度相當蠻橫就是不讓存,並說你們投訴我呀,愛上哪告上那告去,葛志慧說那好,我要給你拍照片投訴你,被警察040493威脅這樣你還別走了。
葛志慧立即撥打電活投訴,要求豐台公安分局給答覆,依據的哪條憲法和法律必須是親屬方可存錢及衣物。在投訴過程中葛志慧所反映豐台看守所虐待被關押人員。孫東昇也打市長熱線反映,和那個警察交涉了大約一個多小時後無果,離開時拍照片被040493號的警察阻止。
葛志慧說,天氣漸冷,己進入秋季,羅志淑她們被抓時還穿著夏裝,不知警官有沒有人性,這是一種變相剝奪人權的做法,是酷刑虐待,即便這三位都是犯罪分子,請問豐台公安分局她們是否享有吃飽穿暖的權利?難道這就是依法治國嗎?強烈要求無罪釋放!請強烈關注!

北京人權捍衛者李蔚訴公安部「拒絕公開酷刑數據」,北京市二中院濫權裁定不受理,李蔚已上訴(圖)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9/blog-post_76.html

2015年9月6日,北京公民、人權捍衛者李蔚收到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送達的裁定:對他起訴公安部拒絕公開他申請其公開的「2007年至2014年公安部下屬各級監管場所及警察因實施酷刑被控告及處理情況」,信息公開申請,裁定不屬於法院受理範圍不予受理。9月9日李蔚向北京高級法院提交上訴狀。
據李蔚介紹:2015年7月27日向公安部提出了申請,要求公開2007年至2014年公安部下屬各級監管場所及警察因實施酷刑被控告及處理情況。公安部以「實施酷刑涉嫌職務犯罪,依法由檢察機關立案偵查,具體情況由檢察機關掌握」為由拒絕公開。
李蔚不服,於2015年8月19日向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請行政訴訟,要求責令公安部公開公安部下屬各級監管場所及警察因實施酷刑被控告及處理情況的部分或全部信息。
2015年9月6日李蔚接到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的行政裁定書,稱李蔚「要求行政機關為其製作、蒐集政府信息,或者對若干政府信息進行彙總、分析、加工,行政機關予以拒絕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中國政府提交聯合國的「酷刑」報告數據涉嫌造假各部門相互推諉拒絕公開具體數據(圖)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9/blog-post_55.html

中國政府通過其外交部向聯合國提交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執行《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的第六次報告】中第72,74項數據,造假,目前從全國各地公民的信息公開答覆中得到印證。
本網信息員獲悉:2015年9月14日,北京公民李蔚收到司法部對他的信息公開答覆稱:李蔚申請公開的「2007年至2014年全國司法部下屬各監管場所及其幹警因實施酷刑被控告及處理情況」信息不存在。

山東淄博中級法院限制維權律師和公民圈旁聽五糧液訴大午案

[維權網]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9/blog-post_40.html

2015年9月21日,備受社會廣泛關注的五糧液酒業集團訴大午酒業集團民事訴訟一案將在山東淄博開庭審理。基於大午酒業集團長期對支持公民維權活動所作出的貢獻,中國人權律師團將派出人權律師前往淄博觀察和聲援大午酒業集團。由於五糧液酒業集團具有濃厚的官方背景,此案的審理和判決定會錯綜複雜,令人難以預測。
2015年9月16日,據大午酒業集團的智囊杜導斌說,昨日,山東淄博中級法院通知大午集團,只給予大午集團一方20余個應訴和旁聽名額,由於大午集團、淄博經銷商、宜賓生產商連同律師20人必須到庭,還有中央7家媒體的記者到庭旁聽,無法給予由大午酒業集團邀請前去淄博參加旁聽的湖南、湖北十幾名維權人士安排席位。該十幾名旁聽者包括由中國人權律師團指派的維權律師羅茜。

王維洛:十世班禪喇嘛與李鵬和羊卓雍錯水電站

[民主中國]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56026

2015年9月1日是西藏自治區成立五十週年的日子。三十年前,李鵬代表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把羊卓雍錯水電站作為生日禮物贈送給西藏自治區政府,受到十世班禪喇嘛的堅決反對。藏傳佛教認為,羊卓雍錯湖是聖湖,是龍女的化身,也是女護法神的駐錫地。對於藏傳佛教,羊卓雍錯之所以被稱為”聖湖”,主要原因是它能幫助人們尋找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負擔尋找轉世靈童重任的活佛必須在羊卓雍錯旁頌經祈禱,向湖中投哈達、寶瓶、藥料等,主持儀式的人能從湖中看到”顯影”,指示”靈童”所在的方位。1968年2月,十世班禪喇嘛被關入秦城監獄,歷經11年多的磨難,才於1977年10月出獄。十世班禪喇嘛圓寂後,李鵬立即著手工程建設,由武警水電部隊挺進西藏承擔建造羊卓雍錯水電站任務。

林嘉燕: 放下恐懼,一位華裔留學生眼裡的新疆

[紐約時報]http://cn.nytstyle.com/culture/20150917/tc17xinjiang/zh-hant/

我在美國長大的經歷中,第一次聽說新疆這個地方是因為一條公路。十六歲的我在上網的時候偶然發現了喀喇崑崙高速公路,而鑒於它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條高速公路,也是絲綢之路的偏遠分支,它在我的記憶里留下了一個深刻的影子。

當時,我精力集中在與周圍的美國同學融合,還沒認同父母的中國人身份,也沒有關注中國的歷史或新聞。大學三年級我來到中國做交換生的時候,才真正開始了解新疆的錯綜複雜——民族衝突、宗教壓迫,以及近幾年發生的襲擊。我身邊的中國朋友還有我自己的父母一直強烈反對我去新疆。對他們來說,只要你是漢人,在新疆隨時都可能會有維吾爾人攻擊你, 但對此我一直在腦子裡保持了一個問號。在中國旅行多了,我發現每一個地方都有自己的獨特氣氛,走在街上可以感覺到它背後的歷史。新疆在幾千年的歷史上一直是一個多種族、多宗教的交叉地帶,它與八個不同的國家接壤,還有非常多樣性的地理。放棄機會去這樣的一個地方非常可惜。

泰國警方:曼谷爆炸系報復遣返維吾爾人

[紐約時報]http://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50916/c16uighurs/zh-hant/

周二,在泰國近年來傷亡最慘重的爆炸事件過去近一個月後,該國警察總長就襲擊實施者的身份和動機做出了最明確的評論。
他說犯罪分子和維吾爾激進分子有關聯,後者屬於生活在中國西部的一個心存不滿的少數民族,發動襲擊是為了報復泰國之前將維吾爾人強制遣送回中國,並搗毀了一個偷渡團伙。如果真是這樣,造成20人死亡且大部分為華人遊客的這起爆炸,將是已知的發生在中國境外的首起維吾爾恐怖襲擊。這一事態發展可能會對中國及全球中國公民的安全帶來影響。
但目前還沒有人宣布對襲擊負責,和襲擊相關的很多問題依然沒有答案。
爆炸發生後,維吾爾激進分子幾乎當即成為被懷疑的對象。就在幾周前,泰國將109名矇著頭部的維吾爾人交還給中國。此舉受到了外國政府和活動人士的廣泛批評。活動人士稱,那些維吾爾人在中國可能會面臨迫害。
兩周前,泰國警方逮捕了一名持中國護照的嫌疑人。護照信息顯示他來自新疆。這個位於中國西北部的地區是維吾爾人的家鄉。其他幾名嫌疑人是土耳其人。土耳其人和維吾爾人有共通的語言和文化特徵,一些土耳其民族主義者支持維吾爾人事業。
但如果真是維吾爾激進分子發動的,那麼這起爆炸事件意味着他們放棄了此前的一貫做法,即使用刀作為襲擊工具。
爆炸發生在8月17日的晚高峰時段,地點是位於鬧市區的四面佛壇(Erawan Shrine)。炸彈似乎想造成最大程度的傷亡,就放在佛壇旁邊的一條長凳下。四面佛壇很受外國遊客,特別是華人的歡迎。
比起在中國,這種炸彈在飽受戰爭摧殘的中東國家更常見。這表明,如果維吾爾人是襲擊的幕後主使,他們可能也得到了更精通炸彈製造的盟友的幫助。
泰國警察總長頌育·蓬潘孟(Somyot Poompanmoung)上將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製造此次爆炸事件的是一個偷渡團伙,該團伙「曾把維吾爾人從一個地方轉移到另一個地方」。
他說爆炸事件是對其偷渡業務被搗毀,以及維吾爾人被遣返的報復。「簡而言之,我們壞了他們的生意。」
由於擔心影響利潤豐厚的旅遊業,泰國當局總的來說不那麼樂於提供有關該案的信息,還一度指示官員在討論調查情況時不要使用維吾爾和恐怖主義這樣的詞。
警方對襲擊動機的解釋受到了廣泛質疑。儘管長時間以來,當地和其他地方的新聞媒體一直懷疑,爆炸可能是對遣返的報復,但對爆炸和打擊偷渡有關這個說法,泰國新聞媒體表示了懷疑。泰國一家報紙稱該說法「不合理」,因為如果真是這樣,爆炸發生後打擊組織偷渡者的力度應該會加強。
警方的解釋符合泰國以及中國、土耳其官員在該案上表現出的模糊和沉默的套路。
去年,泰國軍方在政變中奪權,受到了西方的指責。自那以後,泰國似乎和中國走得更近了,領導人唯恐影響與中國的關係。中國是泰國最大的貿易夥伴,泰國有數百萬遊客來自中國。
周一,泰國軍政府發言人文泰·蘇瓦里(Winthai Suvaree)上校警告泰國新聞媒體,不要對襲擊進行可能會影響「國際關係」的分析。很多人認為,該評論指的是中國。
但泰國明確表示是應中國的請求遣返維吾爾人的。泰國近期似乎不太可能做出同樣的決定。
奇怪的是,中國一直保持沉默,完全聽從泰國警方的安排。
在周二的例行記者會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在被問及爆炸事件時僅表示:「目前此案正在調查當中,我沒有更多信息向你提供。」
幾十年來,中國一直堅稱境內沒有民族衝突,並表示一切涉及藏人、維吾爾人或其他少數民族的暴力行為,都是少數心懷不滿、被外部勢力引入了歧途的個人製造的。
近年來,土耳其日漸捲入維吾爾問題。據估計,該國生活着兩萬名維吾爾人。七月初,泰國政府遣返維吾爾人幾小時後,土耳其民族主義者和維吾爾人組成的憤怒人群,對伊斯坦布爾的泰國領事館發起了攻擊。
周二,泰國警察總長把領事館遇襲和曼谷爆炸聯繫在了一起,稱兩起事件都是出於「相同的動機」。
發表這番評論時,警方首次將爆炸和遣返維吾爾人聯繫在了一起。
土耳其也對該案採取了保持距離的態度。
一些泰國官員表示,襲擊可能是目前身在土耳其的中國公民阿卜杜熱合曼·阿布杜薩塔爾(Abudureheman Abudusataer)策劃的,泰國當局正在請土耳其協助追捕他。
但周二,曼谷的土耳其大使館發表聲明稱,泰國當局並未就有關阿布杜薩塔爾的事宜聯繫大使館。
周一,一名土耳其官員稱沒有這名嫌疑人的入境記錄。
「我們現在想知道,泰國政府為什麼堅稱土耳其公民和襲擊有牽連,」這名官員說。按照政府規定,該官員要求匿名。「截至目前,和土耳其有關的一切都是毫無根據的猜測。」
但這起爆炸事件中的其他嫌疑人是土耳其人。泰國當局稱,在曼谷北部郊區的一處公寓找到其中一名嫌疑人時,公寓里有製造炸彈的材料和大量偽造的土耳其護照。泰國警方稱,偷渡團伙曾把維吾爾人帶入土耳其。
除追捕阿布杜薩塔爾外,泰國警方還對據信身在土耳其的一名泰國女子和她的土耳其丈夫,以及另外兩名土耳其男子發出了逮捕令。
錯誤的線索和令人困惑的示意令此次調查備受干擾。泰國警方稱,他們尚未找到襲擊的策劃者和那名身着黃色上衣的男子。監控攝像頭拍到他在爆炸發生前不久,把一個背包放在了那張長凳下。
警方尚未明確解釋維吾爾人涉嫌在爆炸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分析人士指出,隨着對犯罪分子的搜查工作的進行,泰國軍政府已樹敵甚多。
土耳其可能與襲擊有牽連這一點,令人開始懷疑該國人士和維吾爾人的合作在增強,而和中國的衝突則在加劇。
儘管很多維吾爾人憎恨中國的政策,認為受到了這些政策的歧視,並在文化和宗教上覺得,信奉伊斯蘭教的土耳其人和他們更親近,不過他們中只有少數人支持脫離中國,也只有少數人選擇起身反抗。
但自2009年以來,中國國內和維吾爾人有關聯的暴力加劇。在新疆境內的一連串綠洲城鎮以及新疆首府烏魯木齊都發生過暴力事件。新疆之外的地方也發生了一些致命襲擊,尤其是2014年3月在昆明火車站發生的一起襲擊中,幾名持長刀的維吾爾人殺害了至少29人,另有近150人受傷。
「起初,我們發現那裡暴力升級,後來看到暴力擴散到了中國其他地方,現在則蔓延到了中國境外,」倫敦英國皇家聯合軍種國防研究所國際安全研究中心的主任拉菲洛·潘圖奇(Raffaello Pantucci)說。
「但在我看來,突出的問題是,我們能不能說襲擊是有人以某種方式從新疆指揮或推動的,還是說它和土耳其民族主義者有關聯,」他接著說。「土耳其人向來支持維吾爾人的事業,也在土耳其組織了許多抗議,因此,推測他們跟可能策動了這起事件的非法偷渡網絡有關,也是合理的。」
「如果事實證明真是看上去的那樣,那將是個相當讓人擔憂的事態發展。」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