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8/2015 葉曉崢、丁漢忠案擇日宣判。孫峰案11日開庭。劉本琦、李蔚控訴獄中遭酷刑。王宇被禁見律師,267名維權者遭打壓。

郭春平:監督公權,何罪之有?——旁聽葉曉崢“尋釁滋事”案小記        [博 … 繼續閱讀 →...

郭春平:監督公權,何罪之有?——旁聽葉曉崢“尋釁滋事”案小記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8/201508082348.shtml

昨天上午(8月7日)9點,廣東惠州葉曉崢(湖面一舟)所謂“尋釁滋事”案在惠州惠城區法院三樓第八法庭第二次開庭。法院門口周圍與法院內依然是戒備森嚴,國保、員警林立。第一次開庭是7月23日,當時,當局為了分散和緩解公民集中圍觀政治案件所帶來的維穩與輿論壓力,特意安排與廣州的唐、袁、王“煽顛”案、汕頭的王喜利“尋釁滋事”案同日開庭。

    第一次開庭時,惠城區法院把庭審安排在最大的第一法庭開庭,安排了一些媒體記者與上百名實習學生來旁聽此案。意欲把葉曉崢作為一個反面教材,讓現場的實習生們接受党國的教育。但事與願違,從公訴人出示的指控證據:葉曉崢挺香港占中、關注博羅民眾反建垃圾焚燒廠、幫助朋友維權,以及葉曉崢本人與劉浩律師對指控證據的反駁與說明,上午近兩個小時的庭審,成了宣傳樹立葉曉崢熱心公義事件,反腐維權、監督公權、追求民主憲政光輝事蹟與形象的機會。

    此次開庭,惠城區法庭將庭審安排在一個僅能容納30來人的小法庭,且對葉曉崢親屬與朋友的旁聽人數作出限制,在法院門口辦理旁聽手續時,一名員警偷偷拿著印有多人相片的監控名單對我們進行比對。當地維權人士肖育輝等三人分別在法院內與法院外被非法強制傳喚,無法進入法庭參加旁聽。
此次庭審,控辯雙方又是一番唇槍舌劍。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控方在舉證階段僅僅提供書面材料:對兩份談及本人看到葉曉崢所發帖子《惠州市博羅的楊先生因熱情待人被警方追捕》就去參加2014年9月20日博羅反建垃圾場遊行的證人證言,拒絕提供證人出庭作證;對2014年9月20日博羅縣三百多名群眾反建垃圾場遊行造成交通堵塞、社會秩序混亂的情況,拒絕提供執法記錄儀拍攝的視頻予以證明;對博羅警方到葉曉崢所發帖子《惠州市博羅的楊先生因熱情待人被警方追捕》主角楊金華的家裡對楊金華進行傳喚調查的情況,也拒絕提供執法記錄儀拍攝的視頻予以證明。辯護律師劉浩根據法庭調查的進展情況,申請法院通知上述證人出庭作證,調取以上視頻資料,法官要麼當庭駁回,要麼置之不理。
由此看出,惠州當局對葉曉崢的指控是非常的牽強虛弱,以公權力行政治迫害之目的,赤裸明瞭!
辯護律師對葉曉崢進行了無罪辯護,認為葉曉崢所發帖子《惠州市博羅的楊先生因熱情待人被警方追捕》是關於楊金華被傳喚的情況說明,沒有涉及2014年9月24日博羅反建垃圾場遊行的內容,葉曉崢的發帖行為,屬於行使憲法賦予的公民言論自由權和公民監督權,不構成尋釁滋事罪,希望公訴方與法官能守住良知良心的底線,使自己辦理的案子能經得起歷史和良心的考驗,要求法庭無罪釋放葉曉崢。
在發表量刑意見時,公訴人要琦竟然要求法官對葉曉崢酌情從重處罰,厚顏無恥的回應自己辦理的案子會經得起歷史和良心的考驗。這名公訴人要琦不顧廉恥充當當局打手幫兇的醜惡嘴臉,就在那一刻一下子暴露無餘!
庭審至中午12點多結束。葉曉崢被法警帶出法庭時,對旁聽席上的妻子鐘永梅大聲喊道: 給我寫信!夫妻恩情,令法庭旁聽者為此感動!出庭後,葉曉崢太太說每月有寫信給愛人,我們朋友鼓勵她多寫幾封,因為身陷牢獄的人,最牽掛的就是家人了。
與第一次庭審不同,當我們幾位朋友準備離開法庭時,國保與法警卻要求檢查我們的手機,擔心我們在庭審時進行錄音錄影或拍照。我們拒絕後,又經過一番據理力爭,國保與法警就沒有強行檢查我們的手機。但出法院後,朋友楊建平、吳偉東說他們在法庭外被惠州國保強行非法檢查手機。
葉曉崢因去年聲援港人爭取真普選以“尋釁滋事”罪被捕,但起訴卻是以葉曉崢發帖譏諷博羅縣公安局長紀麗文“打一場打人民的戰爭”及披露市民楊金華因接待訪客而遭警方騷擾為犯罪事實。不難看出,葉曉崢長期幫助弱勢群體維權,監督公權,熱心公義事件,得罪了很多當地政府部門與官員,對葉曉崢的起訴,一是當地政府對他打擊報復,二是當局以此案件打擊民間言論自由權與公民監督公權的空間。
葉曉崢“尋釁滋事”案曾於7月23日上午在公開審理後休庭。葉曉崢的辯護律師劉浩回到廣州後即被約談,被要求不發帖子,不接受採訪。
葉曉崢是廣東惠州活躍維權人士,早年曾在國內某網站做編輯,因發表異議言論被迫辭去工作。後長期熱心助人維權,監督公權,宣揚民主憲政。多次參加爭取自由民主的政治活動。曾因參與反對惠州汽車年票制,被惠州警方兩次行政拘留。
2014年12月12日,惠州市惠城區公安分局國保闖入葉曉崢家,調查前些日子他身穿印有“人民恐懼政府即為暴政”字樣的黑衣,與多位朋友在家中聲援香港“占中”之事。公安抄走其個人手機、電腦等物品,隨後以涉嫌“尋釁滋事”將其刑拘。2015年1月17日被惠州檢察院批捕,2015年6月18日被起訴到惠州市惠城區法院。

旁聽公告:山東孫峰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8月11日開庭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811.html

2015年8月11日9點,山東省淄博市人權捍衛者孫峰“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案,在淄博市中級法院開庭。有準備前來旁聽的公民朋友,我們願代你申請旁聽席位。
旁聽孫峰如何煽顛,認清亂國反人類犯罪,做捍衛法律的公民。這樣的你,是從萬世沉睡中醒來的有社會責任感的公民,是無愧於生命價值與意義真正的人,是國家的希望民族的未來。這樣的你,豐功蔭當代,偉績垂千秋。
學法律,感受北京藺其磊、杭州呂洲賓兩位大律師風采,會天下俠肝義膽朋友,交流推動法治經驗,飽覽齊魯故國山水壯美,盡享煎餅卷大蔥的濃情,豈不快哉!
在此,對欲前來旁聽的公民朋友提出如下建議:
1、依法旁聽,不表達任何訴求,不說黨與政腐不願聽的言論,不做舉牌、拉條幅等人民公僕不喜歡的事。
2、不影響淄博當地、全國、全世界正常秩序。
3、遇到不法分子侵害,只能依法抗爭。
接受上述建議的公民朋友,請使用短訊或撥打手機同山東人權捍衛者李向陽先生聯繫。
短信請注明姓名、省市、身份證號、聯繫電話。
山東臨沂市李向陽:13655494031

拒絕和“魔鬼立約”的新公民李化平明天出獄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8/201508081910.shtml

據悉,明天8月9日,著名維權人士、新公民運動的推動者李化平(挪威森林)將刑滿出獄。所有將要去合肥迎接李化平的人士,今天全部被控制

    李化平,湖南人,網名挪威森林,畢業于成都理工大學,曾是是一名較為成功的私營企業主 。中國著名的維權人士,網路作家。又是一名雲遊四海的背包客,信仰基督教,宣導公民運動,主張教育平權,非暴力運動以及自由公義愛的新公民精神。是新公民運動在華東地區的主要宣導者和公民同城圈,公民同城飯醉的發起人之一。

    獨立中文筆會會員。曾多次以我不能和魔鬼立約”拒絕妥協的人權捍衛者。
李化平是一個滿懷愛心而質樸的基督徒,是一個堅定的人權憲政捍衛者。多年為民眾的疾苦與冤情奔波於大陸各地······不為名利!!李化平就被欲加了一個“擾亂公共秩序”的罪犯?!
2013年,李化平為了合肥張林女兒小安妮上學維權,李化平和辛巴絕食一晝夜。此前第一天絕食的是濟南刑辯律師劉衛國,劉衛國律師率先為安妮上學維權絕食。李化平跟上······
最終,張安妮姐妹在眾維權人士和國際人權機構協助下流亡美國讀書,參與維權的合肥周維林、張林、姚誠、李化平和佛山律師天理先後被逮捕,孫林等多人被行政拘留。
參與募集維權善款的“合肥寡婦男”賣掉房子四處流浪,近期因“慶安事件網路謠言”被逮捕。
網友們認為既然有李化平這些人已經站起,邪惡已經恐慌,我們每前進一小步,邪政就會驚恐一萬分,我們將與友友們相互守望,堅定前行! 中華民族的脊樑李化平

剛剛獲釋的青海民主人士劉本琦發表出獄聲明 控訴酷刑並聲言“可以坐牢,但絕不認罪”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91.html

“2015年8月8日星期六,本網獲悉:入獄3年7月17日獲釋的青海格爾木民主人士劉本琦發表了其出獄聲明。聲明中揭露了期間遭受當局毆打等酷刑,並聲言是一名自覺行動的民主黨人,並且聲明:“我可以坐牢,但絕不認罪。”

聲明中還要求釋放民主黨創始人之一的秦永敏;要求廢止“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堅決發對馬列神教;要求清算大饑荒製造者、文革發動者、中華文化的毀滅者毛澤東的罪行等等。

劉本琦是2012年7月18日,被格爾木當局以“煽動顛覆政權罪”刑事拘留,十天后,其妻劉英也因為劉本琦聯繫律師橫遭抓捕,後被判3年有期徒刑。劉英遭株連則被勞教一年。劉本琦被控罪僅僅是在網上抨擊政府不當行為,呼籲線民在中共18大期間到北京履行公民責任義務。
此後有新疆民主維權人士趙海通曾探訪過其家人2次,後趙海通被控“煽動顛覆國家罪”在新疆被判刑14年有期徒刑。

山東丁漢忠案二審經過11小時庭審結束,擇日宣判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11.html

2015年8月7日20點20分左右,丁漢忠二審庭審結束,庭審時間長達十一個半小時。
據進入旁聽的範永海說,律師的無罪辯護很精彩辯護,今天沒有結果。範永海進入後脫鞋,查衣,進去旁聽的人員區別對待,官方安排的人的手機隨便使用法官沒有制止,也沒有任何人提出抗議,對待雙方旁聽人員明顯不公。
據旁聽人員說:法官也認為這類拆遷不合適。但沒有具體表態,最後宣佈本案擇日宣判。

丁漢忠案開庭禁止公民旁聽,山東幾十名圍觀公民被控制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67.html

2015年8月7日,山東丁漢忠抗強拆被判死刑案二審在濰坊市昌樂縣法院開庭審理。

山東警方如林大敵,濟南、冠縣等多地前往圍觀的幾十名公民遭抓捕、綁架、毆打和限制人身自由。

現場40多個旁聽席位坐滿了不明身份人員,在家屬和圍觀公民的強烈要求下,法院只給了2個旁聽席位,丁漢忠的兒子和近90歲高齡的母親也被禁止入內。
昌樂縣法院公告欄內蓋著山東省高院鮮紅公章的公告稱:2015年8月7日9時,在昌樂縣法院公開審判丁漢忠故意殺人一案。
但現場特警手持防爆伸縮鋼叉和警棍把手大門,周圍員警、法警和便衣密佈,嚴禁來自全國各地的70多名圍觀公民入內。
無奈,大家只好在門外的大螢幕前翹首以待,希望能通過現場大螢幕看到這場山東省高院公告 “公開審理”的案子。從公告的開庭時間上午9:00點,一直等到晚上20:30分左右庭審結束 ,在外面等候的70多名旁聽公民沒有得到關於這場“公開審理”的案子的任何消息。現場圍觀公民卻不斷收到山東各地前來圍觀的幾十名公民遭抓捕、綁架、毆打和限制人身自由的消息:
“1、一直關注聲援丁漢忠的濟南人權捍衛者於新永被4名濟南國保在昌樂縣法院內綁架,劫持回濟南。中午,現場圍觀公民收到消息:於新永被警方從昌樂帶回後拘留,現正在派出所辦理拘留手續。
2、濟南公民張金鳳、李靜,昨晚在濟南火車站乘車來昌樂時,在車站遭多名國保綁架、劫持後失蹤。現在張金鳳家中無人,手機一直無法接通。李晶被控制,禁止去昌樂。
3、原計劃淩晨啟程和朋友一起開車去昌樂的濟南公民鞏磊等多人,淩晨欲出發時發現他們家門外早已被公安和穩控人員“上崗了”,明確表示禁止他們去聲援丁漢忠。
4、山東冠縣公民何衛蘭因前往昌樂圍觀丁漢忠案,被當地政府穩控人員攔截在家中。何衛蘭不服要強行出門被多人群毆重傷,當時場面非常混亂,她1歲多的孫女也被打傷。現在何衛蘭已被送往醫院救治。
5、冠縣公民楊愛雲、溫貴珍等多人,被當地政府穩控人員攔截,禁止他們前去圍觀丁漢忠案。目前他們都被限制人身自由,禁止前往昌樂。”

聲援丁漢忠,濟南人權捍衛者於新永、張金鳳被拘留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45.html

2015年8月8日中午12時,本網資訊員收到山東濟南網友發來的2條資訊:
1、上午,張金鳳家人收到濟南市天橋區堤口路派出所民警丁志偉送來的拘留通知書,稱張金鳳因“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刑事拘留,關押在濟南看守所,日期是從8月6日起。
2、於新永昨天從昌樂被抓回來後就被關進派出所。現在已經確認他已經被拘留,至於是行政拘留還是刑事拘留以及什麼罪名和期限,目前都不得而知。

濟南人權捍衛者張金鳳、於新永一直都在關注聲援抗強拆一審被判死刑的丁漢忠,積極為丁漢忠呼籲和奔走。
8月7日晚19點,張金鳳在濟南火車站乘車前往濰坊昌樂,準備旁聽聲援於次日開庭審理的丁漢忠二審案時,被濟南警方攔截後失蹤。
8月8日早7:50分,於新永在濰坊市昌樂法院門口,排隊等候領取旁聽證,旁聽山東省高院公告的“公開審理”的丁漢忠二審案。當時,4名濟南國保突然來到於新永身邊,將他強行帶走。中午12時許,有知情人透露:於新永被拘留,正在辦拘留手續。

近百名中國公民連署加入廣東劉少明案公民監督團以監督確保劉少明享有所有法定權利及沒有遭遇酷刑或其他虐待對待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5/08/blog-post_8.html

廣州市花都區維權義工劉少明,5月30日晚上在家裡被不明身份人員強行帶走一直與外界失去聯繫。14日家屬接到廣州市花都區公安局看守所郵寄來的拘留通知書,以涉嫌尋釁滋事為由將劉少明刑事扣押于廣州市花都區公安局看守所。於7日14日被當地警方轉正式逮捕,並以偵查中發現其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為由,拒絕其代理律師會見本人。

     劉少明 1958年出生,江西省新餘市人,原江西鋼廠第一煉鋼分廠工人,後又曾任職某工廠主管、廠長、媒體記者、編輯等多種工作職務, “工維義工”團隊組建人,廣東省工運維權領袖。
1989年曾因前往北京聲援學生運動並加入北京“工自聯”,而于同年11月在珠海市被捕入獄,後被江西省新餘市中級法院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管制1年,並被江西鋼廠開除公職;獲釋後,因其一直參與圍觀和聲援各種社會熱點事件,同時,又因近幾年積極投身于勞工維權運動,遂成為知名的工運維權領袖;
2014年,曾參與過廣州大學城環衛工人、新生鞋廠工人、聯盛工人、廣州西鐵城工人、中山翠亨制包廠工人、德陽二重工人等十多起勞工維權行動,並熱心組建“工維義工”團隊,創辦“劉少明勞工聲援工作室”,為開闢公民運動與勞工維權運動的有效結合做出了貢獻;基於以上維權活動,其屢遭磨難;
2014年6月,因在廣州市天河購書中心地鐵口舉牌紀念六四25周年,被廣州市警方行政拘留10天。
2015年5月30日,因其持續參與工運維權活動而被廣州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關押于廣州市花都看守所。
2015年7月14日,被當地警方轉正式逮捕,並以偵查中發現其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為由,拒絕其代理律師會見本人。
公民有權監督公權力不被濫用,保障公民個人權利不受公權力的恣意侵犯;為此我們發起成立劉少明案公民監督團,呼籲正義感還未泯滅的公民站出來跟進此案,直到正義在此案中完全實現。我們亦將視情況採取進一步的公民行動。
秉持良知和正義感,我們對當局提出如下要求:
一、確保劉少明享有所有法定權利,包括但不限於律師會見權利、通信權利;
二、確保劉少明被羈押、審訊過程中沒有遭遇酷刑或其他虐待對待;
三、對辦案過程中濫用職權涉嫌上述行為的警方相關責任人依法調查並處理;
只要支持上述三點訴求,請簽名加入郭劉少明案公民監督團。歡迎更多的公民加入,共同監督本案進展。
連署方式:
線上連署地址:http://goo.gl/forms/Rx3yRx3zyn

郵件連署: 發送 (監督劉少明案)+(城市)+(姓名)+(職業)+(電話) 至 gongminfasheng@gmail.com


王宇被禁見律師 267名維權者遭中共鎮壓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5/8/8/n4499532.htm

中共警方近日以「煽顛罪」為由不准予維權律師王宇會見代理律師。警方自上月綁架王宇後,開始針對大陸維權律師進行大規模鎮壓。

據悉,截至目前,涉及24個省份,至少267名律師、律師事務所人員和人權活動人士被刑拘、帶走、失聯、約談、傳喚、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中共給王宇律師加上荒唐罪名 不准其會見律師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的消息稱,8月7日,王宇的代理律師李昱函收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作出的《不准予會見犯罪嫌疑人決定書》。
警方的這份《決定書》稱,王宇涉嫌「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會見有礙偵查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警方決定「不准予申請人會見犯罪嫌疑人王宇」。
7月10日淩晨,在中共警方綁架維權律師王宇全家之後,警方(包括國保員警)在全國範圍內抓捕和傳喚各地的維權律師,甚至半夜撬門綁架,或以其他理由誆騙律師開門抓人。
7月11日,中共官方新華社、《人民日報》聯合刊文,對圍繞王宇所在的鋒銳律師事務所為主線的維權律師進行大肆抹黑。其報導指這些維權律師在庭內公開「死磕」是對抗法庭,認為「炒作熱點事件,是給政府施壓」。
北京維權律師李和平7月10日遭中共警方非法抓捕。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8月6日上午在網上發消息說,派出所的人正在敲她家門,說是北京市公安局配合天津市警方,來行政傳喚。
隨後,她發表了《我的丈夫李和平之六》,文中王峭嶺披露,她被傳喚是因為發表了「我的丈夫李和平」系列文章及起訴中共官方媒體一事,並且員警恐嚇她,如果她的文字再被海外媒體轉載,當局還會用同樣的方法再次傳喚她。
據北京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近日披露的消息稱,8月6日晚,北京員警野蠻撬門進入余文生律師家裏進行搜查,開門一瞬間,把余文生撞倒在地,隨後余文生律師被以「尋釁滋事罪」為由遭員警帶手銬帶走傳喚,隨後進行非法抄家。
中共鎮壓律師 歐美議會聲援
7月10日,美國國會資深眾議員克裡斯托夫‧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 發表聲明,強烈譴責中共在全中國大陸範圍內大規模逮捕包括王宇、李和平、王方、包卓軒在內的數十位維權律師的行為。史密斯議員同時是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人權小組主席和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CECC)主席。
7月15日,歐洲議會資深人權委員會議員克勞斯•布赫納(Prof. Dr. Klaus Buchner)先生在歐洲議會總部布魯塞爾發出特別聲明,敦促中共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大陸維權女律師王宇,強烈譴責中共政權持續非法大肆抓捕和迫害眾多大陸維權律師和社會維權人士的行徑。
267名律師及相關人員遭中共不同程度迫害
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公佈的最新統計顯示,截至目前,涉及24個省份,至少267名律師、律師事務所人員和人權活動人士被刑拘、帶走、失聯、約談、傳喚、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名單如下:
截至2015年8月7日17:00,至少267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被拘留、帶走、失聯、約談、傳喚、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無錫維權者沈愛斌再遭拘押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hen-dissident-08082015095701.html

江蘇無錫維權人士沈愛斌,週五(7日)再次遭受警方扣押,23小時後才獲釋。一個星期以來,他和多名江蘇維權人士已多次被當局騷擾,並警告他們不得參與聲援,被當局秘密拘捕的人權律師王宇。而當地維權人士連日來,亦被當局派專人嚴密監視。

沈愛斌是在週五(7日)下午5時被員警帶走,之後一直失去聯絡。據沈愛斌的朋友透露,從上月28日,沈愛斌到火車站搭火車時,員警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為理由傳召他到警署問話,兩日後,他再次被傳召問話,至今已是第三次。

沈愛斌的好朋友,無錫市另一名維權人士丁紅芬稱,他出獄至今有 5個月,期間主要做訴訟工作,今次被帶走,是當局阻止他參加,包括聲援王宇等在內的維權事件。
她說:沈愛斌剛從監獄出來大概是5個月吧,他基本上一直是呆在家裡面,就是關於自己的案子做訴訟,幫助其他老百姓寫起訴的訴狀。這一次控制他的原因是不讓他説明老百姓寫訴狀,代理案子;第二個,因為我們這個案子是冤案嘛,我們也在控告,他們也非常懼怕;第三就是不讓他與訪民接觸;第四就是定性為過敏案件的,這一次的王宇、鋒銳事務所這個事情,也不讓他參與。然後,捏造了一個罪名,把他監視居住。
另外,無錫維權人士何鳳珠向本台記者表示,沈愛斌被帶走後,管轄其住所的廣益派出所,還連夜派人對沈愛斌的家進行了搜查。
何鳳珠又說,沈愛斌究竟關在哪裡,大家都不知道,因為根據上一次的經驗來看,派出所不講真話。此外,當局安裝了多個高清鏡頭,對重要的維權人士進行24小時監控。
她說:昨天晚上就是沒有經過家屬同意,他們強行到家裡去搜查東西,也沒有搜查證。現在就是人還在他們廣益派出所。他們派出所不說實話,因為上一次是行政傳喚的,但是我們去問以後,他們說不在那裡。其實就是在他們派出所的地下室裡面關了36個小時。現在是這樣子,我們家門口有高清探頭,還有丁紅芬家還有沈愛斌家,還有一戶他們都有探頭。然後我們家是從2014年開始就進行全方位的24小時監控的。
知情人透露,今次執行傳召問話的員警何煒在指示下屬時透露出,捉沈愛斌是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局長邵偉民的指令。
根據中國警方的公開訊息顯示,邵偉民曾兩次赴海外擔任維和員警,是中國警方標榜的明星員警,他回國後,很快就被提升為無錫市濱湖公安分局局長。本台記者致電廣益派出所,該所員警稱,看不到記者證,無法核對身份,不接受採訪。
他說:你甚麼事情?我這邊是廣益派出所,你哪裡啊?那你出示記者證到派出所來,電話裡我無法確認你的身份。
截至本台記者發稿時,丁紅芬等無錫維權人士已經趕赴無錫市廣益派出所要求放人。派出所一名警號為029270的員警稱,沈愛斌依然被扣押在這裡,但是否會被釋放,他們不知道。到了週六(8日)下午四時,沈愛斌獲釋。
沈愛斌是無錫知名的維權人士,兩年前,因營救被秘密關押在監獄的訪民,他和丁紅芬及數十名維權人士,深夜撬開關押訪民的監獄三道鐵門,打開9間監牢房門,將5名受害人成功解救,並與監獄召來的黑社會團夥和警方特勤對峙。
後來,沈愛斌和丁紅芬被當局以“故意毀壞財物罪”分別判刑1年半和1年零9個月。兩人刑滿釋放時,大批維權人士前往迎接,無錫當局事先佈置重兵分轄區強行阻攔。

程海律師:如何對待員警的違法訊問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54.html

2015年8月8日星期六,快中午時我和余文生通了話,和大家預測的一樣,是談他寫的公安部大規模抓捕律師涉嫌犯罪控告的事,博訊的發文等等,也談到我起草連署的控告狀,威脅要抓人。“訊問”時餘律被背拷,拒絕回答,最後不了了之。但他沒注意記住拷他和訊問的員警姓名。
此種“訊問”時不說話是中策,下策是問什麼說什麼,然後辯解不違法——通常很多人都是怎樣。我建議的上策是這樣(依法要求對方依法辦案並反訊問對方,以下每點對方沒做到的,如果可能,均可及時打政府熱線和110轉督察投訴):
1、要求對方出示員警證;
2、要求對方出示和送達傳喚證;
3、要求對方把自己的姓名和工作單位先寫在筆錄前部;
4、按照傳喚證所記載的涉嫌違法犯罪名稱,問對方查明了自己什麼違法犯罪事實,為什麼這些是違法犯罪事實,法律依據何在,要求對方出示相應的法律依據文本;
5、凡是自己認為不是違法犯罪事實的,沒有義務也不應當回答對方的“訊問”;6、對方指出或核實的所謂違法犯罪事實,可予以當場駁斥,但不要落入變相承認的陷阱。如對方問你是否在博訊發xxxx文章了?可反問,你說的博訊是怎麼一回事,誰發的什麼文章,為什麼在博訊發文就涉嫌違法犯罪?法律依據是什麼?等等。應當利用被違法訊問的時間,教育違法者依法行政和依法辦案。就余文生的昨日被抓,還應當警告對方,控告違法公權者是公民法定權利,任何人無權干涉,假公濟私打擊報復批評者、舉報人、控告人的,依法構成報復陷害罪,要承擔法律責任。
“訊問”結束放出後,應立即對這些違法員警提出報復陷害罪的刑事控告,把他們的違法犯罪行為在體制內外留下案底,震懾、遏制違法者,減少他們以後的違法。
對餘律長期實施背拷者,屬違法使用戒具,構成虐待被監管人員或刑訊逼供,應當控告,要他們承擔法律責任,不應當放過他們,否則今後他們還會這樣害己害人。

北京李蔚向外交部提出被酷刑受害者的資訊公開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8/201508081630.shtml

新公民運動自覺參與者李蔚,1971年生,北京人,碩士研究生學歷。因長期維權和控告未果,自覺想到了推進中國的民主和法治進程,自然而然就參與到了“新公民運動”中。
2013年4月,因參與要求“官員財產公示”和“教育平權”的公民活動遭到逮捕。
2014年4月,被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名義判處兩年監禁。2015年4月,李蔚刑滿出獄。
以下是李蔚作為原告起訴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關於政府資訊公開申請的復函》違法,的行政起訴狀
行政起訴狀:
原告:李蔚,男,漢族,身份證號:110224197ccxxc,住址:北京市海澱區,郵編:100082,電話:13269350956/17090188210
被告: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法定代表人:王毅,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朝陽門南大街2號,郵編:100701,電話:010-65961100、65961566
訴訟請求:
請求確認被告于2015年7月17日作出的《關於政府資訊公開申請的復函》違法,責令被告在判決生效後依法、準確、全面向原告公開2007年959 件國家刑事賠償案件當中有多少是因遭受酷刑而獲得國家賠償的案件。
事實與理由:
本人因2014年8月5日至2015年4月9日在北京市監獄天堂河監區服刑期間遭受酷刑虐待,為監督司法,促進國家法治狀況改善,本人於2015年7月向外交部提出了申請,要求公開2007年959 件國家刑事賠償案件當中有多少是因遭受酷刑而獲得國家賠償的案件。
該資訊是外交部代表中國政府向《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委員會相關報告中表述的(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對禁止酷刑委員會的結論和建議(CAT/C/CHN/CO/4)的評論》第十四段“2007 年,中國法院審結的國家刑事賠償案件為 959 件,其中包括因遭受酷刑而獲得國家賠償的案件。”)。其在起草相關報告時必然會對相關材料進行搜集和審查。
為此,原告有理由認為被告掌握其中全部或部分因遭受酷刑而獲得國家賠償案件的資訊,據此要求原告對相關資訊進行公開合法、合理。
2015年7月17日外交部作出《關於政府資訊公開申請的復函》,拒絕公開其獲取並保存的資訊,原告認為其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資訊公開條例》的規定,特訴至貴院,請求支持原告訴訟請求。
此致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
起訴人:李蔚 2015年8月6日

吳金聖:矢志民主,獻身公義——記胡石根老師    [民主中國]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54262

胡石根1955年11月生於江西省南昌市,今年正好60歲。因他曾做過大學老師,民運圈的朋友們都尊稱他為胡老師。1991年,他與八九民運留在國內的朋友們組建了“中國自由民主黨”和“中國自由工會籌備委員會”,並參與組建“中華進步同盟”,親自起草了《中國自由民主黨綱領》和《中國自由工會籌備委員會倡議書》。1994年12月,被北京市中級法院以“組織和領導反革命集團罪”和“反革命宣傳煽動罪”等罪名,判處有期徒刑20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出獄後,不顧自身體弱多病,仍然義無反顧地投身中國民主維權事業。他為人謙和,熱心公義,儘管自己生活非常艱苦,卻幫助過許多人。2014年5月因參加北京六四紀念研討會被刑事拘留一個月。2015年7月10日“黑色星期五”又被國保秘密抓捕,至今下落不明。海內外的朋友們應加大關注的力度!

遼寧營口尋釁滋事罪刑拘佟強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1182-page-1.htm

今天夜間,遼寧營口劉春山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物中心;遼寧營口警方尋釁滋事罪刑拘佟強。
來電稱,8月4日,遼寧營口訪民佟強進京上訪被截回。6日,被地方公安強行押到精神病醫院強制醫療【佟強有精神病史】,遭家屬強烈反對,經過專家鑒定佟強精神正常拒絕收治。營口市公安局前站分局又把佟強押到看守所,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

山西臨汾刑拘李翠平 河北秦皇島齋曉琴失聯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1179-page-1.htm

今天上午,河北臨城維權代表魏玉琢【河北魏玉琢3人 押北戴河家庭暴力保護中心】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山西臨汾刑拘李翠平,河北秦皇島齋曉琴失聯。
來電稱,7月10日,山西臨汾的李翠平等10餘人,在中央電視臺地呼家樓派出所被帶走,其中10人放走了,李翠平被呼家樓派出所帶走,至今聯繫不上。李翠平出事十幾天後,我聯繫她兒子,他說“有一位上訪的從朝陽看守所出來的訪民說:李翠萍是被綁到看守所的,16號被地方接走,他兒子打聽到依敲詐勒索關起來了。”7月22號,我查詢公安機關給問李翠平家屬通知書上寫什麼了。他兒子說沒給家屬通知書。
7月31號,秦皇島北戴河新區的齋曉琴被當局從北戴河國林賓館5號接回,2號上午被局長接談後,派出所去她家讓她回去。這幾天我和她聯繫不上了,當初局長接談她時,提到我哥倆,並且說我們給了齋曉琴錢,還說我們坐過牢。

湖北武漢訪民胡正秋舉報領導貪污遭毆打後失蹤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5/0808/12923.html

湖北武漢市江漢區建築公司職工胡正秋,8月6日進京實名舉報公司總經理貪污國有資產被送至久敬莊,遭到截訪人員毆打後送到白紙坊派出所關押,但警方否認關押胡正秋,家人報警尋找至今下落不明。
胡正秋的家人稱,6日下午近2點的時候,胡正秋打電話說,他在久敬莊被市駐京辦袁主任打傷,現在送到白紙坊派出所了,之後就音信全無。他的家人和他失去聯繫後,打110和12345報警求助,都說讓找白紙坊派出所,經過多次電話詢問後,昨天下午,白紙坊派出所明確告知其家屬,胡正秋已被地方政府來人接走,而省、市駐京辦卻推說不知道胡正秋下落。

湖南婁底訪民胡育文等被困久敬莊近一周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5/0808/12922.html

今天下午,湖南省婁底市訪民胡育文致電本工作室說,他現在被困在久敬莊四、五天了,一直沒被放出去。
胡育文說他是四天前在中南海搭車時,被北京員警查出是訪民,當天先是被抓到府右街派出所,接著送到馬家樓,最終被關入久敬莊。現在和胡育文一樣關在久敬莊的,還有婁底一個女訪民,她是比胡育文早一天被關進來的。

北京警方7個月訓誡魏玉琢18次 拘留10日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6-id-21181-page-1.htm

今天夜間,河北臨城維權人士魏玉琢【河北魏玉琢3人 押北戴河家庭暴力保護中心】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物中心;太原警方以7個月遭北京警方訓誡18次為由,拘留我10日。
來電稱,8月7日上午11時,我被山西省太原市信訪局,公安局北戴河國林賓館5號接出,送回北京交給太原市清徐縣信訪局駐京辦趙慶,公安雷聲有,王答鄉政府人員小軍,小趙派出所潘福利接回王答派出所。
12時許,太原市清徐縣公安局對我進行了傳喚和詢問,指我2015年8月4日等時在北京中南海地區周邊非正常上訪,並且還於2014年12月26日至2015年8月2日期間在北京中南海、天安門地區非正常上訪遭北京市公安局訓誡18次為由,行政拘留我10日。


群體維權,宗教迫害,人權災難

藏族牧民定居,感覺各不相同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china-tibetan-20150807/2907618.html

中國政府計畫,在2015年末,對草原遊牧民全面實行定居。面對這一巨大變化,一些牧民感到舒適,另一些人感到生活中增添了一些困難。
在四川阿壩自治州的草原上,14歲的琶度(Paldron)和她的姐妹以前一直過著幾百年來都沒有改變過的生活。在夏季的幾個月裡,住在氈包裡的藏族女孩們和家人依靠犛牛維持大部分的日常需求。
琶度說,“起床,就擠牛奶,然後就吃飯,媽媽和姐姐去山上挖蜱,然後就我們四個。”
現在,他們周圍的生活正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大多數藏族遊牧民在中國政府的政策下定居下來。根據中國國務院2011年發佈《關於促進牧區又好又快發展的若干意見》,到今年年底,中國的遊牧民要全面實現定居。
據報導,2009年至2012年,阿壩地方政府在給藏族遊牧民定居的住房上投入了29億元人民幣。
上周,一些外國記者在中國政府的安排下,到四川阿壩藏族自治區採訪當地定居牧民。
剛定居的18歲藏族少年傑瓦澤達(Jiehuazeda)說,他很高興離開草原。
傑瓦澤達說,“之前是比較簡陋的。現在我們住得有點舒服,比較舒心了。”
中國政府說,定居能給牧民提供醫療和教育的便利,並能給他們提供在旅遊業等領域工作的機會。
政府官員鼓勵新建村莊參與到旅遊業中。四川阿壩州川盤村委會主任夏郭在接受外國記者採訪時說,旅遊村建成的第一年,川盤村盈利20萬人民幣。
夏郭說,“旅遊方面他們很多人就搞不懂。搞不懂,搞不明白。村委會知道這個的人就給他們組織介紹會,然後他們就聽明白了。聽明白之後,都喜歡參加這樣一個旅遊方面的接待。”
而這只是中國政府希望外界看到的正面景象。上周政府組織外國記者在阿壩採訪當地官員和定居牧民,一切都是在政府官員的監控下進行的。
並不是所有人都從旅遊業中受益。一位定居後的60歲牧民依然只是掙著糊口錢。
一位阿壩州牧民說,“怎麼說呢?有些家庭已經很差了,現在一切都變得很貴,(因為)現在你必須買所有東西。以前的食物和衣服已經不能滿足我們。正因為如此,在一些地區缺錢了,所以有些事情就有點困難。“
四川阿壩州外宣辦副主任白迎春說,政府沒有強迫牧民定居。
他說,“政府並不直接參與決定定居的這件事,它是由群眾自願自發的。就是通過瞭解群眾需要,群眾提出他們要建設的這些要求,根據本地的一些特點或特色來進行修建。“
但一些活動人士表達了擔憂。他們認為中國政府的主要目的是要加強對流動人群的控制。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發言人凱特 桑德斯說,政府並沒有給藏族牧民選擇,他們只能配合。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發言人凱特·桑德斯說, “是的,毫無疑問,它是中國加強政治上總體控制的目標的一部分。對定居的群體進行行政控制要比對草原上的遊牧民族容易得多。中國當局還設定針對性的政策,以達到消除分裂主義和消除西藏民族主義的表達的目的”。
新華社的報導提到,在使牧民定居的同時,中國政府招募了800多名志願者到藏族自治區,參與當地的教育、醫療和農業生產活動中。一些人士認為,這是中國政府企圖同化藏文化的做法。

安徽明光橋頭家庭教會辦夏令營被特警衝擊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5/08/blog-post_8.html

安徽省滁州明光市橋頭家庭教會遭到當局衝擊。7月28日,該教會正在帶領25個中小學生進行夏令營活動,遭到包括宗教局人員、教育局官員及特警等一百多人衝擊,來人指信徒私設聚會點,從事宗教活動,違反宗教事務管理條例,並發出處罰告知書,要求停止活動。
明光市橋頭家庭教會7月28日遭到當地政府人員及公安登門禁止該教會進行宗教活動。教會牧師呂井祥星期六(8月8日)告訴記者,事發時,他們正在組織中小學生進行夏令營活動,突然被特警包圍,指他們進行非法宗教:“上個禮拜二,我們正在舉行夏令營活動,當時有25個孩子。加上有幾位老師,到11點鐘左右,特警有一、二十人,還有公安也來了不少,還有教育局的領導,還有中學校長和小學校長,學生的班主任,橋頭鎮政府的機關幹部,來了一百多人,到我們門口,拿著照相機攝像”。
呂牧師說,當教會信徒也拿出手機拍攝時,被公安收走:“還把我們的照相機搶去了,最後校長、班主任把我們的學生帶走了。我就講,這麼大一點的孩子,哪裡需要你們來特警、公安。拿我們當恐怖分子嗎?最後他們都走了”。
呂牧師還稱,該教會一位信徒被公安帶到派出所傳喚:“還有一個弟兄被帶到派出所去了,我又到派出所把他領回來。有些孩子回家後,下午又來了。我們繼續舉辦夏令營。四天的活動結束後,公安局的人又來了,問我們這些小學生這麼又來過了。這兩天我們的樂隊有教吹小號的,前天(6日)公安局又來查”。
據中國非官方人士統計,官方認可的三自教會人數在1700萬至3000萬之間,而家庭教會人數在4500萬至6000萬之間,兩者總數近八千萬。中國政府擔心宗教勢力進一步擴大,於是制定法律,限制未成年人信奉基督教。不過,參加橋頭教會夏令營的學生家長均是基督徒,他們希望自己的子女從小受到基督教的品格教育,因此觸動了當局。
呂牧師稱,在7月28日舉行夏令營之前,當局已得知消息,通過學校教師出面阻止,但沒有成功:“在頭一天晚上,老師就到小孩子的父母家裡找家長,不讓孩子來參加活動,但是這些父母還是把孩子送到這裡來”。
就在公安衝擊夏令營的同一天,明光市宗教事務管理局向橋頭教堂教會送達一份“行政處罰告知書”,指該教會“私設聚會點,進行宗教聚會活動,違反了宗教事務管理條例,根據宗教事務條例第43條的規定,對該教會作出立即停止活動的行政處罰”。呂牧師對此向官員提出交涉。他稱:“我說你們的告知書對我來講是無用的,因為我是家庭教會,我不參與你們的宗教活動。他叫我在告知書上簽字,我沒有簽”。
橋頭教會一位信徒星期六(8月8日)對記者說,公安搶奪其手機時,還扭傷了他的手腕:“他們搶我的手機,把我的手腕扭傷了”。
記者:當初來了多少人?回答:當初來了一、兩百人,他們用攝像機拍攝,我就用手機拍攝他們的過程中,他們有三四個人從我的後背撅著我的手腕,把我的手機搶走了。我就倒在地上,起不來了。
記者:後來把另外一個弟兄帶到派出所去啦?回答:對。差不多扣了幾個小時。後來我們去人,就放出來了。
記者:他們帶人有沒有出示證件?回答:沒有,什麼都沒有(出示)。
橋頭教會的呂井祥牧師曾多次受到當地公安約談及警告,要求他加入三自教會,被拒絕。今年農曆新年前後,呂牧師前往公安局申請前往港澳地區通行證,被以“電腦記錄有案底”而拒絕簽發。他曾據理力爭,要求公安解釋什麼是“有案底”。他稱,難道就是因為信仰耶穌?但是公安始終沒有向他解釋具體原因。

福建平潭強征打傷30村民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8082015124107.html

福建省福州市平潭縣嵐城鄉中南村村民不滿鄉政府強行征地,官員涉嫌私吞征地款,星期三(8月5),近百村民阻止開發商在被強征的土地上強行施工,遭到政府雇傭的社會閒雜人員毆打。村民稱,9人被打致重傷,其餘二十人輕傷,另有一名婦女被抓。鄉政府一位工作人員星期六(8日)稱,村民還在抗議。

福州市平潭縣嵐城鄉中南村村民星期四發帖稱,當地政府徵用村民的土地,但征地款被鄉長、書記私吞,因未得到征地款,村民一直拒絕當地政府在被征的土地上,施工建房,僵持數月無果。8月5日,數名鄉政府官員以及大量打手進村,啟動施工車輛,欲強行施工,並毆打了一名上前阻止的村民,其餘村民上前阻攔亦遭圍毆,導致9名村民重傷20余人輕傷,另有一名婦女被抓捕。線民“煒煒道來123”週四發帖說:昨天上午,平潭嵐城鄉黨委書記和鄉長,因土地賠償問題,和當地農民產生糾紛。之後,那幾個官員叫來眾多社會人士,將手無寸鐵的老百姓打成重傷。鄉長也參與了此項工程的投資,他為了謀取個人利益,不給老百姓賠償款,強制施工。還稱,已有9人因重傷住院,20餘人輕傷,還有一位阿姨被關進公安局。

廣州喜記員工追欠薪遇暴力驅趕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bor-guangzhou-08082015100020.html

廣州市黃埔區一間酒家倒閉,百多名員工被拖欠最少三個月工資,工人週五(7日)先後到街道辦和區政府投訴。當工人在區政府抗議時,被數十名員警強行驅趕,有工人被打傷,多人被捕。

位於黃埔區文沖街道的“香港喜記酒家”週二(4日)倒閉,被拖欠薪金的工人,週五(7日)集體到政府部門投訴。

參與抗議的工人阿財,週六(8日)接受本台訪問時指,上月酒家就傳出倒閉消息,而員工日前返酒家上班時,見到酒家大門上鎖,始知已經結業。而員工當時還能與酒家管理層取得聯繫,並答應會支薪及賠償,但之後跟老闆一齊失蹤。
員工繼而向文沖街道辦求助,但對方一直未有任何行動,因此激發員工,週五(7日)手持寫有“無錢開飯,政府不理,街道不管”等橫額,先到街道辦追討欠薪,未能成功後,再前往黃浦區政府抗議當局不理會工作的合理訴求,結果遭數十員警鎮壓,有多名工人被打傷及被捕。
阿財說:當時區政府未有人調解我們或叫我們走,當時我們不離開,看看政府如何解決,誰想到政府不解決,員警一來了就打人捉人,我也看不清當刻捉走多少人,總之我也被打傷,幾個人捉我一個,幸好我走避了。
他指,現時仍有兩名工人被拘留,百多名工人被拖欠約三個月工資,涉及百多萬元,工人事前根本無想過酒家會倒閉。

出獄一周年 高智晟仍被軟禁治牙成奢望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5/8/9/n4499610.htm

8月7日,是中國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出獄一周年的日子,他被剝奪政治權利一年的附加刑罰,也應該在這一天得到解除。但是目前,他仍然被軟禁在家裡,連最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沒有。

看來,他最大的願望——到一個大一點的城市醫院去看牙,將成為很難實現的奢望。六年前流亡美國的高夫人耿和說,從電話中能感覺到高律師鬱悶的心情,他曾賭氣地說,「不看(牙)了,看看沒有牙能不能死。」

高智晟律師因代理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案件,及三次致公開信給中共最高當局呼籲停止迫害,於2006年8月7日遭當局逮捕,被判刑三年緩刑五年。緩刑期間,高智晟多次遭綁架和酷刑,耿和和兩個孩子均受牽連。2011年緩刑撤銷,高智晟被關押在新疆沙雅監獄服刑。去年8月,高智晟從新疆沙雅監獄刑滿回家。

據家人透露,高智晟精神狀態尚好,但是記憶、語言功能嚴重衰退,牙齒受損尤為嚴重。年僅五十歲的高智晟只能把饅頭掰碎了送到嘴裡,吃嬰兒食品,而到了今年7月,牙齒壞到「喝一小口牛奶,牙要疼上大半天」的程度。高智晟曾說,「這個牙,已經跟他們說了六、七年了」。
耿和認為,牙齒狀況非常真實地顯示了高智晟律師在監獄裡遭受酷刑、虐待和不能就醫的情況,其實高智晟的牙齒只要得到最簡單的處理,如:洗牙和補牙,就不致於如此糟糕。
去年年底,高智晟曾經出門拔過一次牙,幾天後因為牙齒流血不止,只得再次去附近小診所止血。據說,由眾多員警陪同就醫的強大陣勢,嚇壞了中國西北偏遠之地的牙醫。現在,高本人的身體狀況只能依靠自行恢復,無法得到醫院救治。
目前,高智晟律師的行動自由和相關資訊仍然受到嚴格限制和嚴密監控。「沒有什麼好轉的跡象」,耿和說,負責監視的員警可能轉移到院外和家附近的山頭上。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高律師的哥哥高智義不敢接記者電話,疑遭當局封口。
中共當局從今年7月9日開始,對維權律師的大面積抓捕已經持續一個月,總計有超過300餘名中國維權律師及正義公民遭綁架、傳喚、限制人身自由,同時,維權律師王宇16歲的兒子和另幾位維權律師的子女均因此被限制出境,並失去海外求學的機會。
有中國問題專家分析認為,中共對維權律師的打壓從來就沒有停止過,迫害手段如出一轍。耿和已於7月6日向北京寄出刑事控告狀,偕兒女控告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指其發動鎮壓法輪功運動,還迫害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的人權律師高智晟,並牽連家人。她們要求最高司法機構審判江澤民,並賠償經濟損失。

公民力量等人權組織刊文華爾街日報譴奧會罔顧中國人權退步   [法廣]      http://rfi.my/1MUqigZ

《華爾街日報》日前,發表了紐約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和國際人權組織“現在自由”創辦人傑羅德.甘瑟共同署名的文章。這篇于日刊登的文章,題目為“北京奧運醜聞再版?”。兩位國際知名人權活動家文中批評國際奧會在決定2022 冬季奧運會主辦權時,罔顧目前中國比2008年北京夏季奧運會時更差的人狀況,並要求奧會將中國上次及本次申奧時所提出的“中國的承諾”公諸於世。
在這篇於6日刊登的文章,題目為“北京奧運醜聞再版?”的文章中,兩位國際知名人權活動家批評國際奧會在決定2022 冬季奧運會主辦權時,罔顧目前中國比2008年北京夏季奧運會時更差的人狀況,嚴明指出,國際奧會聽信中國政府私下的所謂承諾而不是依據中國政府在第一次申辦奧運時在人權等問題上欺騙國際奧會和世界的事實,再次授予中國奧運主辦權,是一個嚴重的錯誤,他們要求國際奧會公佈其對中國舉辦2008夏季奧運會的全面評定總結報告,包括人權的部分。
楊建利、傑羅德.甘瑟在文章中要求國際奧運會公佈其在數次場合中所講的它所相信的“中國的承諾”,以便中國民眾和國際社會對中國政府的所作所為進行檢視,同時只有公佈“中國的承諾”、增加透明度,國際奧會才能取信於人,在國際足聯腐敗醜聞不斷被揭出的時候加上世人皆知的中國政府的腐敗痼疾和國際社會賄賂惡習,如果國際奧會不公佈“中國的承諾”,人們有理由相信國際奧會決策過程涉及了行賄受賄等腐敗行為。
公民力量呼籲,中國和世界人權組織和活動人士對國際奧會發出同樣的呼聲,要求公佈其對中國舉辦2008夏季奧運會的全面評定總結報告以及這次2022年冬季奧會舉辦權決策過程中“中國的承諾”。
附一:中譯稿(注:這是楊建利和傑羅德.甘瑟投給華爾街日報的英文原告翻譯稿,由於篇幅限制,該文發表時有所刪減。)

艾未未:可以想像擔任客座教授        [法廣]      http://rfi.my/1MUnTTE

據《柏林晨郵報》報導,正逗留柏林的中國知名藝術家艾未未表示,可以想像擔任客座教授。艾未未還表示,他目前還沒有清楚的未來計畫,但他首先打算四處旅行。畢竟他在國際上有多個個展正在籌備中。而旅行是他護照被扣四年間不允許做的事。
艾未未週三和家人剛從慕尼克來到柏林,政界和媒體想見他的人便絡繹不絕。艾未未家人已生活在柏林,艾未未在柏林布倫茨勞貝格區已有一個由從前的啤酒窖改造而成的很大的工作室。這裡有一個團隊在為他工作。而艾未未也是在這裡接受了《法蘭克福彙報》、《柏林晨郵報》等報的採訪。
艾未未向《柏林晨郵報》表示:每個人都必須“從過去學習。”他嘗試“避免我以前尋求過的直接對峙--它攫取了我很多的旅行自由和中國聽眾。”他還說,他估計他的每一步依然受到監視。“我相信,這(監視)會伴隨我一生。”
柏林藝術大學已授予艾未未三年的客座教授職位,並盼望艾未未下學期就能開始任教。該大學期望下周就能會晤這位元藝術家,以便根據他的特殊狀況量身定做一個適合他的教授職位。
艾未未說,如果教學可以通過萬維網進行,“那我就不必一直呆在這裡。”如果涉及到的更多的是“握手”,“那我也許得找個長得象我的替身。”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