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8/2015 浦志強獲會見律師。張海濤被逮捕否認控罪。黃益梓、榮傑阿紮刑滿獲釋。中國鎮壓維權律師人數達265。李和平妻子起訴中共媒體。

律師今天下午在北京第一看守所會見浦志強律師   [博訊]        http … 繼續閱讀 →...

律師今天下午在北京第一看守所會見浦志強律師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8/201508032338.shtml

據悉今天(8月3日)浦志強的代理律師在北京第一看守所會見了浦志強,他心態平靜,身體不錯,問候朋友們好。浦志強上一次與律師會面是在6月23日。
今天的會見是浦志強的妻子孟群下午和律師一道前往看守所進行的,律師會見浦志強律師的時候,浦志強的妻子孟群在外面等候。
律師會見了大約兩個小時之後,浦志強的妻子孟群發出來消息:律師出來了,會見了兩個小時,浦律精神狀態很好,心態平靜也很堅定,身體狀況不錯,問候朋友們好。
浦志強上一次與律師會面是在6月23日,因長時間不能會見,浦志強的妻子孟群女士7月20日給北京市公安局監所管理處寫了一封信。
她說:她是在萬般無奈之下,給相關部門寫了一封信。
孟群女士說:為了會見事宜,她數次給看守所接待處打電話,看守所方面說會見時間由領導決定。所長說他還有他的党的領導,他自己決定不了會見的事情。
孟群女士說:浦志強體弱多病,關押在第一看守所已經一年多了,身心俱疲。律師會見是他唯一與外界溝通的途徑,也是家人瞭解他狀況的唯一方法。
浦志強長時間不能會見律師的情況,得到外界的廣泛報導。

新疆維權人士張海濤被變更罪名逮捕 否認控罪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8032015102945.html

新疆維權人士張海濤上月26日被以“煽動民族仇恨罪”刑拘,上週五被變更罪名,以“尋釁滋事罪”正式逮捕。張海濤上週末會見律師時否認對他的控罪。此外,張海濤的懷孕妻子即將臨盆,目前無人照顧,同時面臨經濟危機,感到彷徨無助。
原籍河南的新疆烏魯木齊維權人士張海濤6月26日被警方帶走,被以涉嫌“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罪”刑事拘留,警方還凍結了他的銀行帳戶。他的妻子李愛傑上週五收到正式逮捕通知,得知丈夫被變更為“尋釁滋事罪”逮捕。
李愛傑週一接受本台採訪時稱,她沒有見到丈夫做過任何違法的事,不清楚他為何被指控有關罪名,而早前丈夫的微信被封,被指與轉發帖子有關。警方稱新罪名較刑拘時的罪名更嚴重,她很擔心丈夫的處境。
“最早的罪名是煽動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視,逮捕的時候改成了尋釁滋事,7月31日,他們到我家,讓我簽逮捕書,他們說這個罪名包含前一個罪名,這個罪名更大。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他的微信被封了,好像是發了什麼東西,但具體我不知道,可能就是因為他轉發的東西。”
記者:“你們轄區的公安、國保平時來找過他嗎?”
李愛傑:“過年的時候讓我辦居住證,但不知道為什麼也把他也帶去了。”
該案代理律師李敦勇上週末在新疆自治區看守所會見了張海濤,他否認控罪,認為自己不僅沒有尋釁滋事和煽動民族仇恨,相反還一直在幫助少數民族維權。同時,他還表達了對即將臨盆但身邊無人照顧的妻子的擔憂。
記者:“什麼時候見的張海濤?”李敦勇:“兩三天前。”
記者:“他被關在哪裡?”李敦勇:“自治區看守所。他擔心自己的老婆生了孩子沒有人照顧沒有錢。原來定的罪不是這個,正式逮捕之後才改稱這個罪。”
記者:“他認罪嗎?”李敦勇:“他不認罪。說他煽動民族仇恨,他認為恰好相反,他是在維護少數民族的利益,當局沒有任何證據。”
李愛傑向本台表示,當局已拒絕她會見丈夫的要求,稱案件移送檢察院審理起訴時才能安排會見。“我現在不知道什麼結果,他被逮捕了能不能判?什麼時間判?我現在懷了孕也沒有人照顧我,當局說到檢察院起訴了才能見,但是檢察院還需要那麼長時間調查,再調查4個月的話,孩子都生出來。”
李愛傑還透露,國保要求她回河南老家,但她在河南什麼都沒有,感到非常彷徨無助,期間多次致電國保,但均遭推諉。
“這些國保的人一直勸我回老家,我說我回老家怎麼辦,連房子都沒有,我給他們打電話,他們這些人都在推諉,我說他犯了什麼法你法你們把他帶走?他們說這是秘密。”
據瞭解,張海濤上世紀九十年代從國企失業下崗後於95年到新疆發展,舉步維艱的從事電信產品的零售。他長期關注新疆民族問題以及民生事務,曾協助訪民在網路上發表他們遭遇的不公,也曾對社會問題發表獨立觀點。他在2009年被新疆警方以詐騙罪關押近2個月後,又無罪、無名、無說法的釋放,此後開始接觸司法維護個人權益,此前曾是權利運動網站的義工。過去幾年,每到敏感時刻,張居住的社區派出所公安都會找他談話或發出警告。

抗拆十字架  黃益梓服刑一年期滿獲釋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hurch-08032015082920.html

涉強拆十字架被判刑的十字架牧師黃益梓,週六(1日)淩晨刑滿出獄。黃益梓週一對本台表示,釋放後暫時當局沒作限制,但用社會輿論恐嚇他。他被關押1年消瘦30多斤,這兩天已做身體檢查,暫時未知結果。

他又指,關押看守所期間,被提審百多次,調查5個多月,曾經定過很多罪名,當局想盡辦法入罪,最後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送上法庭並判刑。他在監獄服刑期間向其他人傳教,盡牧師責任。

黃益梓說:就查了5個 月,一直提審又審不出什麼名堂,因為我們基督徒肯定是很清白,在上帝面前所做的事情,我們都是以公正的心,對待這個信徒、對待這個社會、對待這個國家,我們不可能有什麼犯罪的這種行為。
黃益梓為平陽縣水頭鎮鳳臥堂牧師,去年8月3日被警方帶走後被刑拘,10月28日被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批捕。平陽縣教徒透露,事源7月21日,當地發生強拆十字架流血衝突,3日後,傷者家屬邀請黃益梓牧師到鎮政府理論,他在現場帶領信徒唱聖詩及禱告,被當局懷疑帶領信徒將他拘捕。今年3月24日被判刑1年。

藏族政治犯刑滿出獄,曾要求達賴喇嘛回國    [紐約時報]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50803/c03tibet/

據海外西藏宣導團體稱,被囚八年的藏族政治犯榮傑阿紮(Runggye Adak)已被釋放。他因公開要求達賴喇嘛返回西藏而入獄。
榮傑阿紮原為牧民,是11個孩子的父親。自入獄以來,他成為中國西部藏區反抗當局壓制性政策的行動中一個重要象徵。榮傑阿紮據信現年60或61歲。流亡團體稱,週五當天,他從四川的一所監獄獲釋。監獄所在地遠離他的家鄉、位於高原草原上的理塘縣。2007年,榮傑阿紮在那裡公開要求達賴喇嘛回西藏。80歲的達賴喇嘛是藏人的精神領袖,中國領導人常對他橫加斥責。
榮傑阿紮是在著名的理塘賽馬節上公開表達自己訴求的。每年8月,理塘賽馬節會吸引成千上萬的牧民、佛教僧尼、朝聖者和遊客前往理塘。但自從榮傑阿紮公開抗議,以及2008年爆發的一場大規模藏人暴亂以來,官員每年都會取消該活動。
今年夏天,在該地區以及四川省會成都的民眾對另一位知名藏族政治犯、終年65歲的丹增德勒仁波切(Tenzin Delek Rinpoche)的死表示抗議,理塘賽馬節隨即再度被取消。丹增德勒同樣來自理塘縣,是最有名的被囚藏族宗教領袖之一。上月去世時,於2002年被捕的丹增德勒正因“恐怖主義和煽動分裂罪”而服無期徒刑。
當局快速火化了丹增德勒的遺體,而不是將其交還給親屬,以進行傳統的佛教葬禮。據總部位於海外的自由西藏學生運動(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稱,官員還拘捕了這位已故仁波切的妹妹和外甥女。上週六該組織稱,這兩名親屬在週四夜裡獲釋。
2008年的騷亂之後,中國在廣闊的藏區進行的安全管控大幅增加,一直保持著嚴厲的態勢。在這期間的數年裡,已有140多名藏人自焚,其中大部分自焚,是作為對大部分藏人所說的家園被佔領的抗議。
盡管理塘賽馬節自2007年以來一直未再舉辦,但青藏高原上還有一些類似的活動得到了官方認可。其中一項活動是結古多藏區——漢語稱玉樹——當地政府組織的一個賽馬節。該活動持續了三天,已於週一結束。經歷了2010年的一場地震後,結古多被重建。官員稱,在結古多舉辦賽馬節是為了向外界展示西藏東部的康區文化,理塘也屬於該區域。
在距該賽馬節還有幾天時,一個名為索朗多吉(Sonam Topgyal)的年輕僧人在結古多中心廣場自焚。
在上一屆,也就是2007年的理塘賽馬節上,曾是遊牧民的榮傑阿紮面向一大群人發表演講,稱達賴喇嘛是藏人真正需要的人。據“國際聲援西藏運動”(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的譯文,榮傑阿紮還說,“儘管身體能動,但我們無法表達內心的想法。”中國官員普遍不會容忍公開展示達賴喇嘛的照片,更別說要求他回來的演講了。
據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稱,週五當天,八年服刑期滿的榮傑阿紮被當局直接送至位於理塘縣的家中。
據榮傑阿紮的大兒子洛桑嘉央(Lobsang Jamyang)及另一名生活在印度的藏人稱,去年,榮傑阿紮在獄中絕食33天,抗議當局對待政治犯的方式。洛桑嘉央曾在去年接受採訪時透露,絕食抗議後,榮傑阿紮被送去了醫院。
榮傑阿紮被關押的綿陽監獄位於成都以北低窪丘陵地帶,是在2008年四川地震遭受毀滅性打擊的災區。據設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流亡議會的成員、榮傑阿紮的親戚阿迪吉才旦(Adig Tseten)表示,截至2010年,綿陽監獄關押著42名藏族囚犯。
這42名囚犯中的其中一些已經被釋放了,其他人還被關著。阿迪吉才旦表示,綿陽多年來一直關押著至少40名藏人。”  在囚,刑滿獲釋,西藏政治犯


維權律師

中國鎮壓維權律師人數達265 (更新中)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voa-news-china-crackdown-human-rights-lawyers-20150803/2897088.html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星期一報告說,北京當局大規模鎮壓維權律師以及相關人士的範圍仍在擴大。據統計,從2015年7月9日淩晨4點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王宇律師被逮捕,到8月3日下午16點(北京時間)為止,已經有265名律師、律師事務所工作人員和人權活動人士被中國警方刑拘、或以帶走、失聯、約談、傳喚等其他方式限制人身自由。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指出,在中國這次針對維權律師的規模空前的全國性大鎮壓中,很多遭到刑事拘捕和強迫失蹤的人員至今仍然下落不明,偵查機關也沒有公佈他們的罪名和羈押地點。根據中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公安機關拘留人的時候,必須出示拘留證。拘留 後,應當立即將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羈押,至遲不得超過二十四小時。除無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通知可能有礙偵查的情形以外,應當在拘 留後二十四小時以內,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屬。有礙偵查的情形消失以後,應當立即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屬。可是到美國之音今天截稿時間為止,首先被刑拘的王宇夫婦到現在已經失聯超過25天。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指出,監視居住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64、69、72-75條內規定的強制措施之一。《刑事訴訟法》第73條列明:「監視居住應當在犯罪嫌疑 人、被告人的住處執行;無固定住處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對於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特別重大賄賂犯罪,在住處執行可能有礙偵查的,經 上一級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機關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但是,不得在羈押場所、專門的辦案場所執行。」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認為,根據過去的經驗,此種強制措施十分容易滋生酷刑。
儘管人權觀察、國際特赦、世界民主運動等很多國際組織都強烈譴責中國當局鎮壓維權律師和相關人士的行為,呼籲北京政府立即釋放被關押的維權人士,但是迄今為止,中國當局沒有任何回應。
下面就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公佈的最新名單。
【截至2015年8月3日16:00,至少265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被拘留/帶走/失聯/約談/傳喚/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中國維權律師披露被抓捕過程細節    [紐約時報]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50803/c03sino-raids/

三周前,中國當局開始對全國各地的維權律師進行廣泛打壓,據人權團體統計,迄今為止有200餘人受到影響。關於這場行動的照片和視頻已流傳開來。
這些影像資料顯示了律師和安全人員之間的爭執。它們往往發生在夜深人靜之時,位置是律師的家門口,周圍有員警強制進門留下的破碎磚石和鐵製品。而且律師們表示,員警往往沒有拘留文書或搜查證。在廣州,54歲的律師葛文秀和26歲的律師助理何延運就遇到這樣的事情。兩人被國家安全人員和員警從家中帶走。
在經過訊問後,兩人獲釋,但據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估計,被帶走的230人中仍有26人受到羈押,這可能是中國政府數十年來開展的最大一起打壓維權律師的行動。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葛文秀說,最開始是在7月11日週六晚上10點30分,大約有十五六名國安和員警拍他家的前門。 “我沒理他們,”他說。“後來在11點30分,他們又回來了,再次拍門,大聲喊話。
“我沒法不開門。他們說,如果我不開,他們就會用電鋸鋸開門。”在那之後,他說,事情進展得相當順利:“我開門之後,他們沒有打我。我只能說他們的態度相當文明。”
葛文秀說,警方出示了傳票。他被帶到警察局,警方對他的活動進行了四個小時的訊問,之後他在淩晨4點獲釋。葛文秀曾是知名維權人士“超級低俗屠夫”吳淦早期的法律代表。吳淦於今年5月被捕。
隨著突襲行動在全國各地的持續開展,7月22日週三上午8點,在廣州的另一處地點,國安及員警來到了何延運的公寓敲門。
何延運拍攝的一張照片顯示了員警要求進入時的情形。何延運表示,他拒絕開門,因為警方沒有傳票、搜查證或其他任何能夠證明他們有權進入公寓的法律文書。何延運表示,經過三個小時的爭執後,他們衝破了房門。
“他們沒有任何檔,所以我沒有開門,”他說。“我是一名公民,沒有搜查證或任何檔,我是不會開門的。”
“他們破門而入之後,打了我好幾次,朝我的耳朵、腹部和胸部打了幾拳。但不是很嚴重。沒有打得鼻青臉腫的。”
“他們把我帶到了派出所,做了筆錄,把我關了七個小時。他們說我不應該跟維權律師攪和在一起,不過這些話沒有寫下來。第二天,他們打電話再次警告了我。”
“我家的門還是壞的。房東希望我修好,但這要花500塊錢。我不會去修的,這不是我的責任,這是他們的責任。我沒做錯什麼。”

蔡瑛律師、馬連順律師:天津,繼續尋找李和平律師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7.html

2015年7月27日上午9時許,蔡瑛、馬連順律師在家屬陪同下到天津市公安局再次尋找被失蹤17天的李和平律師。

天津市公安局門前分別有交警、治安警察和武警荷槍實彈把守,我們進入的接待室也有保安把守,沒有公安局內部人的電話同意,律師根本不能進入。告知要尋找在北京被抓的律師後,保安要我們自己撥打旁邊的內線電話,撥通了4788、4862國寶總隊內線,那邊卻說沒這事,他們只負責業務指導,不具體辦案抓人;聯繫法制後,採取強制措施是辦案單位的權力,不屬於法制批准也無需向法制登記備案;再聯繫刑偵、治安、禁毒等具體辦案單位,均稱沒有抓人、不知此事、無法幫助查詢,天津有18個區,20多個分局,都有辦案權力,都有可能,沒法查。!

查不到,大家索性到公安局信訪處舉報公安違法抓人。在信訪接待室等了約30分鐘後,保安要求存放手機、包包幾乎所有隨身物品後,帶領律師到了一個更小的走廊內側的房間。又是等待,在等待時陪同的值勤員警說“最近律師挺忙,號內號外,線上線下的。”蔡瑛律師回答說“是啊,再抓幾十個、再約談、失蹤、傳喚幾百個律師就更忙了。”之後,一朱姓員警(警號540018)出來接待,說:“按照信訪條例規定在15日內予以答覆,需要延長就不說了。說明你們來了,我們接受下來了。”這過程中,除值勤員警在門口等待,還不時有一個警號為540049的員警在門口不時往裡探望。
下午三點鐘,大家到天津市檢察院控告中心控告,要求監督天津市公安局依法辦案,查處警方在李和平律師案件中存在的違法行為,接待的檢察官直接表示沒有案號、辦案單位,不能受理,沒法監督!
回到北京已是晚上九點,李和平被失蹤十八天了!
蔡瑛 、馬連順律師 八月二日補記

著名維權律師李和平妻子王峭嶺憤然就名譽權起訴新華社、新華網、人民日報、人民網、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檢察日報、新浪、搜狐、鄭州日報等九家侵權機構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55.html

李和平的圖片搜尋結果【編者按】今天2015年8月3日星期一,著名維權律師李和平妻子王峭嶺憤然就名譽權起訴了新華社、新華網、人民日報、人民網、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檢察日報、新浪、搜狐、鄭州日報等九家侵權機構。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已收下起訴材料,7日內決定是否立案。對此案本網將持續關注。以下是起訴書全文。
民事起訴書
原告 王峭嶺,女,43歲,漢族,河南省鄭州市人,住大興區亦莊開發區悅廷茗苑2號樓2單元301室,電話:1391104 3194,1369 316 6672
被告1 新華通訊社,住所地北京市宣武門西大街57號,郵遞區號:100803,電話:010-63071114  負責人 蔡名照 職務 社長
被告2 新華網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大興區北興路(東段)2號院12號樓1-5層101;通訊位址:宣武門西大街129號金隅大廈郵遞區號:100031,電話:010-63070919; 010-63070919  法定代表人 田舒斌 職務 董事長
被告3 人民日報社,住所地:北京市朝陽區金台西路2號人民日報社內,郵遞區號:100020,電話:010-65368742 ,010-65368743 負責人 楊振武 職務 社長
被吿4 人民網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區新街口外大街28號B座234號;通訊位址:北京市朝陽區金台西路2號人民日報社人民網, 郵遞區號:100733 電話:4008 100300,傳真:4008 100300-9  法定代表人 馬利 職務 董事長
被告5 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區百萬莊大街 24號,通訊位址:中國北京海澱區西三環北路89號中國外文大廈B座6層 中國網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電話:010-8882 8000,傳真:010-8882 8231  負責人 周明偉 職務 局長
被告6 檢察日報社,住所地北京市石景山區魯谷西路5號, 通訊位址:北京市石景山區香山南路111號檢察日報社網路資訊中心(正義網) 郵編:100144 總機:010-68630313、68630314、68630315、88696889 負責人 李雪慧 職務 社長
被告7 北京新浪互聯資訊服務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北四環西路58號理想國際大廈1611室,通訊位址:北京市北四環西路58號理想國際大廈20層,郵編:100080,電話:010-8262 8888,傳真:010-8260 7166  法定代表人 汪延,職務 董事長
被告8 北京搜狐互聯網資訊服務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澱區中關村東路1號院9號樓搜狐網路大廈10層01-02房間,通訊位址:北京市海澱區科學院南路2號院3號樓 搜狐媒體大廈,郵遞區號: 100190,電話:010-6272 6666  法定代表人 張朝陽 職務 董事長
被告9 鄭州日報社,住所地 河南省鄭州市隴海西路80號(新聞大廈) 郵編 450006 電話 0371-765 5598 , 0371-765 5555  負責人 宋建國,職務 社長
案由:名譽權糾紛
訴訟請求
1、判令被告新華通訊社、被告新華網股份有限公司立即刪除“新華網”2015年7月18日《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蹤》新聞稿中與李和平有關的部分;被告人民日報社、被告人民網股份有限公司立即刪除“人民網”2015年7月19日《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蹤》新聞稿中與李和平有關的部分。
2、判令被告新華通訊社、被告新華網股份有限公司在“新華網”、被告人民日報社、被告人民網股份有限公司在“人民網”公開向原告及原告配偶李和平律師書面道歉,並連續刊登勘誤及道歉稿10日。
3、被告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被告檢察日報社、被告北京新浪互聯資訊服務有限公司、被告北京搜狐互聯網資訊服務有限公司,刪除各自所有網站轉載的《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蹤》文稿。
4、被告人民日報社、被告檢察日報社、被告鄭州日報社在報紙頭版登勘誤稿,澄清事實。
5、被告新華通訊社、被告新華網股份有限公司、被告人民日報社、被告人民網股份有限公司共同賠償原告因訴訟產生的合理費用。
事實與理由
2015年 7月10日,原告丈夫李和平律師被幾名不明身份人員強制押走,隨後約十餘個自稱是員警但未著警服的人員湧進原告家中進行搜查,扣押了大量物品,其間沒有給付原告任何法律文書,無法判斷行為性質,為此原告四處找尋李和平下落至今尚無音訊。
2015年7月18日20:52,被告新華網股份有限公司所有的“新華網”首發由被告新華通訊社記者鄒偉和被告人民日報社記者黃慶暢聯合撰寫的《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蹤》一文,文中記述:“近日,公安部指揮多地公安機關摧毀一個以北京市鋒銳律師事務所為平臺,少數律師、推手、‘訪民’相互勾連、滋事擾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團夥,周世鋒、王宇、李和平、謝燕益、隋牧青、黃力群、謝遠東、謝陽、劉建軍9名律師和劉四新、吳淦、翟岩民等人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被告人民網股份有限公司所有的“人民網”緊跟其後於2015年7月19日02:04推出同一內容文章,該文章成為當日被告人民日報社出版的《人民日報》第一版重點推薦內容,並在第4版全文刊發。

據查自2015年07月18日開始,《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蹤》一文被網路媒體瘋狂轉載。被告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於2015年07月18 日21:06:24在其所有的“中國網”、被告檢察日報社於2015年07月18日 21:42:00在其所有的“正義網”率先轉載全文,同時,被告北京新浪互聯資訊服務有限公司所有的“新浪網”、北京搜狐互聯網資訊服務有限公司所有的“搜狐網”等大型綜合類網站均參與了轉發,其它轉載網站更是不計其數。此外,被告檢察日報社還於2015年07月19日在其發行的《檢察日報》第01版“要聞”、被告鄭州日報社2015年7月19日在其發行的《鄭州日報》第01版對全文進行了轉發刊登,其他刊發的紙媒報社難以數計。
原告當日獲知其夫李和平律師姓名出現在《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蹤》新聞稿中錯愕不已!隨後,面對鋪天蓋地的網上網下爆炸性新聞,原告的眾親朋好友紛紛電話詢問李和平“涉嫌重大犯罪團夥”一事,原告在尚不知李和平下落的情況下,既要四處問詢又要回應親友還要照顧幼女,連日奔波身心疲憊苦不堪言,被告的不實報導給原告及家庭帶來極大情感傷害:
首先,原告數日來不斷向多地公安機關詢問、申請政府資訊公開、行政覆議均未獲知李和平律師的下落,至今,作為李和平律師的合法配偶,原告沒有收到任何公安機關對李和平採取刑事強制措施的通知類法律文書,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三條、八十三條、第九十一條之規定,公安機關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有法定義務通知犯罪嫌疑人家屬,《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蹤》一文中李和平律師被描述成涉嫌“滋事擾序”團夥犯罪,作為李和平的配偶,原告自2015年7月10日至今20餘天(時間仍在持續)主動向多地公安機關要求獲取李和平被羈押資訊都不得而知,媒體記者卻在公安機關從未召開過新聞發佈會的情況下獲取了李和平“滋事擾序”和“被採取了刑事強制措施”的具體資訊,指名道姓的進行報導,此舉置《刑事訴訟法》於何處?置新聞來源的合法性於何處?
其次,經向北京市司法局網站公開信息查詢,李和平是北京高文律師事務所正式執業律師,《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蹤》行文中將李和平排列在鋒銳律師事務所周世鋒、王宇律師之後,又在鋒銳律師事務所黃力群、謝遠東律師之前,讓人誤以為李和平是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混淆視聽。
再次,《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蹤》新聞稿件除開頭提及9名律師時將李和平排在第三名的顯著位置外,整篇文章沒有再描述過李和平律師有過哪些行為,也沒有說明李和平律師是否參與過文中敘述的多起事件,“滋事擾序”和李和平律師有什麼關聯,行文刻意突出、汙名化李和平的意圖十分明顯。
最後,李和平是否與鋒銳律師所事件有牽連尚無定論,即使公安機關對鋒銳律師案刑事立案,也僅是案件偵查取證的開始,所有涉案人員是否犯罪、是否為共同犯罪、是否為團夥犯罪需要司法最終認定。眾被告作為新聞媒體單位,在這一案件剛剛開始立案偵查,公安機關現有證據還未達到“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偵查終結去移送審查起訴的程度,就直接公佈9名涉案律師的全部姓名,且稱其“涉嫌重大犯罪團夥”,並在文中大量引用未經法庭質證的公安機關偵查階段犯罪嫌疑人供述,進行違反新聞職業道德的主觀傾向性評價,嚴重喪失新聞報導的獨立性、客觀性和嚴謹性,干擾後續的檢察院審查是否需要提起公訴、法院審理是否構成犯罪的獨立判斷,情節十分惡劣!
綜上,原告丈夫李和平律師性情溫和,行事低調,原告堅信李和平無罪。未經人民法院宣告李和平有罪,且與鋒銳律師事務所案有牽連,原告要求眾被告立即刪除《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蹤》一文中對原告丈夫李和平缺乏事實根據的污蔑性報導,並公開在指定媒體上進行道歉、勘誤!
此致
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
原告: 王峭嶺
2015年 8月3 日
另:法院已收下起訴材料,7日內決定是否立案

李和平妻控告9媒體發放污蔑性新聞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8032015091701.html

針對大陸維權律師的打壓行動仍然持續,失蹤超過20天的李和平律師,其胞弟李春富律師週六(1日)被抄家後帶走,至週一仍未有最新消息。李和平妻子週一(3日)啟動民事訴訟,控告新華社等9個傳媒機構侵權,撰寫和轉發污蔑性的新聞報導。

大陸律師李和平的妻子起訴中共媒體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5/8/4/n4495431.htm

自7月9日以來,中共當局抓捕、打壓、約談維權律師、維權人士的行動持續不斷,很多律師失蹤了20多天裡,家屬一直不知親人被關在哪裡,還有人權律師被中共喉舌媒體抹黑、造謠,針對日前中共喉舌媒體的抹黑,大陸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向北京海澱區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8月3日,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就名譽權的問題起訴了包括新華社、新華網、人民日報、人民網等9家傳媒機構,以捍衛李和平的名譽權。據瞭解,中共北京市海澱區法院已收下起訴材料,7日內決定是否立案。
根據「維權網」報導,王峭嶺在訴狀中要求被控訴的機構立即刪除關於《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蹤》這篇新聞報導中描寫李和平的部分。
訴狀表示,李和平律師被幾名不明身份人員強制押走,隨後約十餘個自稱是員警但未著警服的人員湧進原告家中進行搜查,扣押了大量物品,其間沒有給付原告任何法律文書,無法判斷行為性質,為此原告四處找尋李和平下落,至今尚無音訊。
但是,7月18日包括新華網等喉舌媒體,發表了《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蹤》一文,文中將李和平描寫成與訪民相互勾連、滋事擾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團夥。
訴狀表示,原告丈夫李和平律師性情溫和,行事低調,原告堅信李和平無罪。未經法院宣告李和平有罪,且與鋒銳律師事務所案有牽連,原告要求眾被告立即刪除《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蹤》一文中對原告丈夫李和平缺乏事實根據的汙衊性報道,並公開在指定媒體上進行道歉、勘誤!
3日,大紀元記者撥打了王峭嶺的電話,她表示,「我在起訴狀上面寫的很清楚,除此之外,我不方便接受採訪,謝謝關注。」
李和平的代理律師馬連順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也看到了王峭嶺的起訴狀。
馬連順說:「我感覺她很勇敢,這是反抗呀,也是迫不得已,從避禍的角度來講不太贊成她這樣,但是也知道也是到頭上了,才這樣做的,沒有害怕了,也是在自衛。」
大陸律師張俊傑在讀了王峭嶺的控訴書之後表示,「有夫人如此,和平兄當足慰平生耳!」,也有很多律師、網民轉發這篇控訴書,並對王峭嶺的勇氣稱讚。
馬連順表示,中共當局先抓人,然後通過審訊,再製造輿論,通過製造輿論再確定到底是什麼罪,這是製造冤假錯案的辦法。
馬連順告訴記者,李和平是7月10日被帶走的,到現在已經失蹤20多天了。
「家屬現在很著急,他弟弟(李春福)也被抓走了,種種跡象表明是公安局抓的人,但是就是不承認,現在就是找不到人。」
27號,我們律師又去找人,當時我們沒有進到公安局裡面,而是到了一個可以接待我們的一個很小的房間裡面,打了一些電話,到處都找了就是找不到,下午到檢察院,希望他們監督,但是都沒有答覆。」馬連順說道。
從7月9日王宇律師失蹤開始,到8月4日,據統計已經有300多人被帶走、約談,其中還包括十多人失蹤。
馬連順認為,中共當局這樣大規模的打壓維權律師、維權人士,對中國公民的維權、對公民權利的發育都有影響作用。
「再一個,在這種連續打壓的狀態下,沒有人權、沒有辯護的情況下,法院、檢查院的司法很難有公正,在這個抓得過程中嚴重的違法了,而且不斷的約談,不斷的不讓人說話,不讓人發聲這本身也是違法的,你可以抓人,但是你不能堵別人的嘴,你不能夠不讓人家評價你,這本身也是錯的,沒有辦法,現在它有權力在,有槍在。」他說道。
對於之後是否會繼續尋找李和平,馬連順表示在忙過手頭事情之後,還會繼續尋找李和平。

程海律師告當局對其停業處罰一年案8月5日開審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8/201508040154.shtml

備受北京律師界關注的程海律師遭停業一年事件再有新進展。
程海律師:我告昌平區司法局停業處罰一年違法一案,資訊處罰依據的說我擾亂法庭秩序的庭審錄影一案,公開2013年三公消費明細一案,因律師開庭衝突調整到8月5日9點開始,上午審兩公開案,下午兩點處罰案22法庭歡迎旁聽監督,支持。
承辦法官楊帆,電話:01080122266。
旁聽聯繫法院和法官。
程海律師是因要求官員財產公開及教育公平被判刑的丁家喜律師辯護人。丁家喜律師曾多次要求官員財產公開及教育公平,2013年因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被起訴。
程海律師稱,在丁家喜案庭審時他作為律師的辯護權受到限制和剝奪,他當庭遞交書面聲明,隨後退庭去“投訴控告”。
據記者瞭解程海律師:法庭認定程海此舉是“無正當理由拒絕辯護、擾亂法庭秩序”。
2013年8月,北京市昌平區司法局擬對程海停業一年作為處罰。
2013年9月5日上午,北京市昌平區司法局擬給予程海停止執業一年的行政處罰,並舉行了聽證會。

多名維權律師及子女被中國當局限制出境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8/201508040207.shtml

博訊報導,最近一兩天,有多名維權律師及子女被限制出境,其中包括曾經為維權領袖許志永先生辯護的律師張慶方。
據張慶方律師發佈的資訊,8月3日下午兩點他準備帶女兒和朋友的孩子去美國西雅圖時,在中 邊檢被攔下,理由是接北京市公安局通知,其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張慶方曾擔任已經入獄的維權領袖許志永先生的辯護律師。
另據劉曉原律師發佈的消息,有另一名北京律師,他的孩子在全國某重點大學讀書(學校在上海),8月2日在學校老師的帶領下,前往英國去牛津大學做暑期交換生。過邊檢時,其他十幾個學生順利出境了,唯獨攔下他的孩子,不讓出境的理由是可能危害到國家安全。
另有訊息源稱孩子被限制出境的律師也屬於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包括周世鋒、王宇在內,該所已經有多名律師被中國當局刑事拘留。


公民、訪民維權

杜導斌被阻出席讀書會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writer-08032015091826.html

北網路作家杜導斌,周日(2日)到湖南參加一個讀書會被阻止,與妻子遭國保跨省帶走。
湖南省長沙市有網友于週六(1日)舉辦“讀書會”,邀請了獨立中文筆會的會員杜導斌和梁太平作為嘉賓,與參與者分享文學等方面的話題。
作為主講者的湖北網路作家杜導斌,在讀書會舉行前,和妻子被國保到其入住的旅館帶走,即日送返湖北的居住地。
周日晚回到湖北家中的杜導斌對本台表示,從商的他以往到外地都沒有受到限制,估計當局知道他要去參加讀書會,擔心會引起社會輿論,或會帶來影響,因而未開始已把他控制。
杜導斌說:以前我們去湖南去都沒有干預,干預是主要是不許你搞大規模的活動,這次主要是不希望我參加讀書會。估計即使在武漢發生的話,同樣會帶回。所有民間的活動,像集會這樣的活動,是不會讓我參加。現在也不允許創作,一是我言論,還有是我的行動,包括集會等行動,都是嚴厲管制的。
舉辦者之一的網友何家維指出,這是長沙首次舉辦讀書會,事前也已向當地國保申報了這個活動。估計因為他們依循正規的程式辦事,國保也無法明目張膽進行阻止,因而以為把主講者杜導斌帶走,希望令整個活動取消。即使杜導斌無法出席,但20多名的參與者仍選擇繼續留下來,並分享了對異國文化歷史等的看法。不過期間有國保在場監視。
何家維說:大概不到十個人被當地的國保擋住,不能來。來到我們現場的有25個人。別人也有搞過讀書會,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壓,我們這次也有,尤其是我,反對的聲音很多。但他(國保)不敢公開地對我說不準開,我沒想過他們會採取這樣無恥手段,通過湖北的公安來把杜導斌抓走。
原是湖北應城公務員的杜導斌,2001年以來先後在網路上張貼多篇文章,而遭到打壓。2004年6月,控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成,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

貴州人權研討會成員雍志明遭行政拘留10天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10.html

據貴州知情人士向本網資訊員透露:2015年7月31日上午貴州人權研討會成員雍志明因攤位被強拆後,沒有地方擺攤而在原地方賣菜時,被貴陽市公安局南明分局和貴陽市河濱派出所10多人強行帶走,以“擾亂公共秩序罪”將其行政拘留10日。
當時這些人將雍志明家抄得是亂七八糟,電腦主機、相機、6個U盤以及一些維權資料被強行拿走。
在這之前,國保就曾多次威脅雍志明及他的家人說,是因為他家房子被強拆而讓貴州人權研討會成員去現場聲援,才使研討會人員在週五的聚會得以重新聚攏,叫他在星期五別到瑞花廣場去了,否則就要抓他!
貴州人權研討會的週五聚會,在陳西被抓及貴陽國保的高度打壓下,被迫中斷了很長一段時間。而現在每週的聚會,國保及公安都是盡可能圍追堵截的不讓大家到現場集會。

河南湛北鄉訪民宋玉霞中南海上訪被拘留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5/0803/12902.html

河南許昌襄城縣湛北鄉訪民宋玉霞昨天到中南海上訪,今天,被從馬家樓強制接回原籍後遭襄城縣公安局拘留10天,現關押在襄城縣拘留所。
據悉,宋玉霞是因為2003年間外出時,她留守在家看門的10歲女兒,遭強姦後,經解放軍152中心醫院救治、診斷結果證明,宋玉霞的女兒被傳染上了二期梅毒。但襄城縣公安局局長吳新建卻包庇強姦犯,對此拒不立案,宋玉霞被迫進京上訪後,遭到多次拘留、關黑監獄和兩次勞教的處罰。

覃事文、冉崇碧、徐開化被抓 李小玲失聯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8/201508032157.shtml

8月3日報導 廣州維權人士李小玲今天中午發消息說:因昨晚停電我沒回家,在我家做客的:北京覃事文,東莞冉崇碧,廣東徐開化在西城區大部口胡同26樓4門四單元402室,被西長安街西派出所匪警砸門2個時,請來了開鎖的打開門抓到西長安街派出所。請網友關注。18601067405
下午,有網友致電李小玲,她兩個電話都關機。記者晚上通過網路聯繫李小玲也一直不見回復。估計已經被北京公安帶走。
李小玲,原是廣州番禺區軍屬,她因兒子在2009年遭綁票殺害,一直上訪申訴。在維權喊冤期間,她關注了當地多宗維權事件,也參與了不少活動宣揚民主,而成為公安監控對像。
冉崇碧,廣東東莞人,2008年,其五歲的女兒被五十多歲老漢覃立原強姦,覃被判入獄七年。冉崇碧認為這個判罰太輕,遂於2009年開始攜女進京上訪,平日靠拾荒度日。
北京覃事文、廣東徐開化也是長年在京維權的活動人士。

青島訪民 孫世芹超時羈押中 欒惠民被打送醫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8/201508032248.shtml

青島訪民孫世芹、欒惠民等人8月1日那天結伴去府右街寄申訴信,被北京公安送到馬家樓訪民中心。之後,青島住京辦雇車將他們押回青島市辦案中心,目前羈押已經超過48小時!既沒有手續,還要強制讓他們去青島海慈醫院體檢,可能要被拘留。據悉,孫世芹妯娌欒惠民被公安毆打送醫救治,目前還不知她情況如何。
孫世芹早前在網路公開控告青島市北區政府官商勾結,強搶民宅、征地。 “控告山東省青島四方派出所(現合併市北分居)匪警不作為、亂作為。違法保護非法利益!調動全區警力出動十七輛警車,拿手銬.盾牌違法暴力抓捕26名手無寸鐵的百姓。連70多歲的老人,女人都不放過。其家人鄭浩被刑訊逼供,電擊全身、踢殘左眼。打人匪警編號是:020144.114103.113799.112828。”
孫世芹指控村書記鄭佳先操縱公、檢、法製造冤假錯案。法官譚世海司法不公,枉法裁判。

無錫多名維權人在北京被綁架 2人拘留其他失聯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8/201508032029.shtml

據悉無錫拆遷維權人士顧泉珍,許秀芬,王琴香,張敏等,在久敬莊被無錫駐京辦強行帶離,他們被綁架到一輛黑車上。今天(8月3日)淩晨三點鐘這些人的電話還是通著的,當時打電話沒有人接聽,但是現在所有人在關機狀態。
據消息人士透露,無錫拆遷維權人士許秀芬,顧泉珍,張敏三人在今天淩晨被一部大巴強行送回無錫,許秀芬,顧泉珍被送到無錫後,直接送拘留所行政拘留十天,張敏等人目前情況不祥。
顧泉珍,許秀芬,王琴香,張敏等是無錫14拆遷戶人員,曾在2015年2月、4月,無錫拆遷14維權人士在北京上訪被北京府右街派出所羈押前送回原籍多次拘留。

香港訪民韓素華在香港駐京辦外服毒自殺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8/201508031925.shtml

香港居民韓素華滯留大陸多年申訴維權無果,今天早上再去香港駐京辦交涉相關事宜,連續三次被工作人員拒之門外,絕望之下,於上午10.30在香港駐京辦外再次服毒自殺。有維權人士說,她這樣做很愚蠢,服毒一次就對自己身體摧殘一次,但是她也是沒有辦法,大陸當局和香港駐京辦一再把賠償方案推拖至今!現在連駐京辦的門都不許她進!這樣一位風燭殘年的老人,她又能怎麼辦!?

    韓素華今年年初接受記者採訪時稱,她原籍上海,後隨家人移民香港,早在八十年代初,她的父母就回大陸投資,1996年在河南鄭州投資房地產,2008年千萬資產被河南政府、法院、民政、她的河南籍丈夫人王世平共同勾結侵吞,她本人被掃地出門。她的香港身份證、英國護照被河南鄭州當局扣留,使她滯留大陸數年無法回港。她09年開始上訪,期間被劫訪幾十次,近20次被關押囚禁在黑監獄,受盡淩辱虐待。
今年2月19日,韓素華因一百多歲老母親病逝,她本人無身份證件無法回港奔喪而在中南海服毒自殺。之前她也曾喝安眠藥自殺抗爭過。

內蒙維權人士杜紅被誘公安局內遭暴力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4.html

昨天(2015年8月3日)上午,內蒙通遼市科爾沁區維權人士杜紅被永清派出所所長以解決上訪問題誘到科爾沁區公安分局,警號為8522209.0522209的員警搶走杜紅的手機,並毆打杜紅。陪同的杜紅母親在公安局心臟病復發數小時,科區公安分局無人理會。到下午18點左右,科區公安分局將杜紅父母扔到醫院後溜之大吉。


群體維權

海南陵水逾千村民縣政府外堵路示威 抗議村委會貪污數十億征地款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8032015110717.html

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縣椰林鎮十個村的上千村民,因土地糾紛。上週五(7月31日)集體前往縣政府外堵路抗議,村民指當地官員和村委會集體貪污千畝征地款,涉及金額高達數十億元人民幣,要求政府撤查。但抗議村民遭到特警及防暴公安鎮壓,有村民被打傷及被拘留。
陵水縣椰林鎮卓傑管區十個村的上千位村民上週五到縣政府門口集會,抗議當地官員和村委會成員集體貪污征地款達數十億元,卻遭到眾多防暴公安、武警鎮壓,至少一人被打致重傷,另一人被拘留。村民發帖稱,他們到縣政府上訪,政府派出公安防暴隊及邊防武警毆打村民,有人被送醫院救治。

三屋苑逾百居民抗議工業污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ollution-08032015080953.html

“廣東省廣州市蘿崗區三個屋苑百多名居民,因不滿就近的塑膠廠產生污染,被政府勒令整改後仍未達標但持續生產。週六(1日)集體到工廠外抗議,遭到近百員警驅散。有居民指責政府缺乏監察,讓污染工廠長期毒害老百姓。
蘿崗區中海譽城、金色夢想、嶺南雅築三個屋苑百多名業主,週六手持維權橫額,走進距離社區500米的雲埔工業區的宏信塑膠廠外,抗議廠方持續製造空氣污染。
當日有參與抗議行動的莫女士,週一接受本台訪問時指,居民只站在行人路上抗議,未有過激行為,但員警到場後即勒令居民離開,居民不從就遭到暴力驅散,有居民遭拉扯受輕傷,十一名居民拼命反抗遭到帶走。
莫女士說:本來居民到場,只是想協調一下如何解決這問題,想跟工廠老闆說理,但之後員警都來了,不讓大家鬧事。我們沒有意思要打起來,是員警先打,我們只想講道理而已。
她聽聞被捕的居民,當日做完筆錄,遭警告不得再生事後獲釋。


宗教迫害

常州武進區法院肆意剝奪永興庵訴訟權利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95.html

原江蘇常州市武進區湖塘永興庵香火興旺,始建於清康熙十九年(1680),至今有300餘年歷史,毀於湖塘鎮的違法拆遷。未經法律授權,常州市武進區湖塘鎮人民政府用欺詐的手段誘騙永興庵法師明和簽訂拆遷補償安置協議,然後,再誘騙明和簽訂新建沒有合法手續的永興庵。也就是說,合法的永興庵被非法拆除,卻還一個非法建築。為此,永興庵向常州市規劃局舉報,該局告知應向常州市武進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反映。但該執法局置之不理。
永興庵向武進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武進法院誘導永興庵先進行調解,但從來沒有組織過調解。永興庵才知道武進法院以調解為名實施拖延,故要求武進法院依法開庭審理。為此,常州市武進區人民法院作出(2015)武行初字第28號行政裁定:駁回訴訟請求。

貴陽家庭教會負責人被刑拘 教會兩銀行帳戶被凍結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1-08032015102616.html

貴陽基督教活石教會執事會主席張秀紅與她的丈夫陳祖凱,上週二被當地公安帶走。該教會信徒本週一稱,張秀紅被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刑事拘留及抄家,而教會的兩個銀行帳戶周日晚發現被凍結。代理該案的貴州律師蕭雲陽本週一到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被以“公安正在提審”為由而拒絕。

活石教會執事會主席張秀紅與她的丈夫陳祖凱,上周被當地國保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帶走。張秀紅的丈夫被傳喚後獲釋,張本人則被刑拘。事發上週二下午4點45分左右,公安在活石教會樓下攔住張秀紅駕駛的私家車,張下車時被兩名公安帶上一兩白色私家車,另一人將張的車開走。正在家帶孩子的陳祖凱也同時被公安帶走。

活石教會一位要求匿名的信徒本週一告訴自由亞洲電臺,陳祖凱被拘留24小時後,於上週三獲釋,但被警方抄家。
“(7月)28日下午,張秀紅從教會出去的時候,在停車場被截走了。當時是下午五點不到一點,就被帶走了。她的先生陳祖凱是從家裡被帶走。當天就沒有他們的消息,都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直到第二天24小時以後,她的先生陳祖凱就回來了。他(陳祖凱)就說是因為經濟上的問題。但是公安當天晚上就去張秀紅家,公安帶著搜查令,帶走電腦主機、U盤。也發出了對張秀紅的拘留通知書,涉嫌非法經營罪。”
該教會同工稱,上週三晚上,陳祖凱獲釋後,公安向他出示了刑拘張秀紅的通知書。於是委託貴陽律師蕭雲陽前往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
“因為收到拘留通知書,30日下午律師去看守所要求會見,看守所就說張秀紅轉到了拘留所,但是(個人資料)還沒有進到他們的電腦系統。30日沒有見到人。律師準備31號一大早去看守所,律師當天接到電話說,第二天星期五提審,不能會見。律師只能今天去會見,現在還沒有消息。”
本週一上午,蕭律師前往貴陽市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但又被看守所藉故拒絕。
他說:“9點鐘不到我就去了。看守所說公安機關早上8點鐘就到看守所提審,不能安排我會見。我就跟他們交涉說等提審結束,讓他們打電話告訴我。”
記者稍後聯絡到張秀紅的丈夫陳祖凱,他稱其妻子已被拘留,不方便在電話中多說。

貴陽活石教會基督徒被抄家及刑拘 溫州平陽兩教會十字架被拆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5/08/blog-post_3.html

貴陽基督教家庭教會活石教會執事會主席張秀紅和丈夫陳祖凱,7月28日被當地公安帶走,其子張秀紅被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刑事拘留,陳祖凱已經獲釋。活石教會的信徒稱,律師上周到看守所要求見當事人,但沒有成功。此外,溫州多個教堂的十字架上周被當局拆除,期間有信徒被打傷,而在上週五(7月31日),再有教堂的十字架被拆除。
本協會獲悉,貴陽市活石教會的兩位基督徒陳祖凱及張秀紅,上周分別被當地公安帶走。該教會一位信徒羅先生星期天(8月2日)告訴記者,兩位元信徒是在7月28日被國保帶走:“他們28日下午,四點多近五點時被抓。先是張秀紅被帶走。她是在教會的樓下,從停車場出來,有車攔截她的車,然後把她架到另一輛車上。然後有一個人把張秀紅的車開走,她的丈夫陳祖凱是在家的附近,正帶著孩子散步的時候被帶走”。
羅先生說,陳祖凱被公安盤問後第二天釋放,但其妻子張秀紅則被警方拘留。代理律師肖雲陽曾到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被藉故拒絕:“29日晚上,陳祖凱獲釋,當時他說,公安指他們涉嫌經濟犯罪。但是沒有讓他見到妻子張秀紅。29日晚上,他們(公安)又去他們家,在出示搜查證後,帶走一部電腦主機、一個U盤。然後出具了張秀紅的刑事拘留通知書。30日下午,律師第一次去看守所要求會見,結果被拒絕,說這個人名沒有輸入到看守所的電腦系統,因此看不到。律師打算第二天再去,當晚律師接到電話說,星期五也見不到人,因為要提審”。
張秀紅家人委託的貴陽律師肖雲陽星期天(2日)告訴記者,上周未能見到當事人,打算在本週一再次前往看守所要求見人:“上個星期四去的時候,(看守所)說,(張秀紅)資料還沒有進入他們看守所的網路。那一天公安局還在提審她。星期五,他們也是在提審,會見不了。我明天(星期一)再去,應該能夠會見”。

黑龍江佳木斯南崗教堂遭強拆 教會財物被埋信徒上訪無果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yf1-08032015103224.html

黑龍江佳木斯市南崗教堂於7月29日深夜遭開發商強拆,教會及信徒們的財物被埋在廢墟之下。期間,兩名教會值班姊妹被開發商雇傭人員 強行帶走,其中一人被嚇至入院。有信徒向本台表示,自教堂被拆後,他們幾天來多次上訪,但至今沒有任何政府部門給他們一個說法。
位於黑龍江佳木斯市南崗區的南崗教堂7月29日深夜遭到恒大偉業開發商強拆,教堂一夜之間被夷為平地。
一名教會信徒週一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他們教堂所在片區屬重建區域,此前曾與開發商、宗教局等協商有關搬遷事項,不過,由於對新教堂地理位置、面積不滿意,加上信徒們提出的“先搬後拆”對方沒有答應,因此雙方一直處於僵持狀態。想不到在7月29日晚,開發商雇傭人員將守著教堂的兩名姊妹強行架走,並在短短3個小時內,將教堂推平,教會以及信徒們的個人財物都被埋在了廢墟中。
“時間是發生在7月29號晚上11點多,我們當時一直都是兩個人在那裡值班。這兩個人被房地產商雇傭的5名人員強行闖進樓房內架出,被他們帶走了大概3個多小時。我們所有的辦公設備、錢物都在教堂裡面,他們可能就用一些挖掘機什麼的,把整個教堂都給破壞了。”
上述信徒告訴本台,自教堂被強拆後,連日來,他們多次前往宗教局及信訪部門上訪討說法,但始終沒有結果,政府還對開發商有所偏袒。

佳木斯南崗禮拜堂被強拆 兩名信徒被非法禁錮三小時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5/08/blog-post_35.html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基督教南崗禮拜堂,7月29日遭到當地開發商強拆。該教會一位同工星期一(8月3日)稱,事發深夜至淩晨時分,五名男子闖入教堂,綁架兩位駐守教堂的長者後,非法羈押數小時。開發商強拆教堂後才准放人。南崗教堂強調,因拆遷糾紛正在與開發商商討重建教堂之際,未料到教堂被偷偷強拆,信徒已無處聚會。與此同時,教堂的鋼琴、投影儀等價值六十萬元人民幣的財物被埋在廢墟中,損失慘重。
位於佳木斯市前進區青山胡同24號的南崗教堂,7月29日深夜至淩晨遭到當地開發商強拆。該市中心教堂一位信徒星期一(8月3日)接受記者查詢時稱,南崗教堂是被開發商雇傭的黑幫人員強拆:“那是動遷的地方,但是動遷你要跟對方說明白,要談,但是動遷沒有談妥就強拆了,不講理。搞黑社會那一套。他們是半夜裡拆的,他們值班的人被架到車上,教堂被拆了”。

強拆十架不斷 香港多個團體要求停止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hurch-08032015082920.html

浙江當局拆十字架行動持續,溫州近日仍有教堂被強拆十字架,但當地有數間教堂重新豎立被拆除的十字架。另外,香港多個宗教團體數連續兩日分別發表聲明,要求中國當局停止拆十字架,其中數十人周日(2日)到中聯辦請願。(海藍報導)

溫州平陽縣鼇江鎮萬達廣場仍在興建的聚會點,週一(3日)早上被強拆十字架。當地牧師張祟助表示,當局派出武警及13輛車到場,驅趕現場民眾,然後拆除十字架,沒有衝突發生。此外,平陽縣近日有數間教堂﹐包括麻步牧區嶺內教堂、鼇江鎮一間教堂及水頭鎮南湖教堂等,曾通過律師向政府部門詢問是否相關部門拆除,經他們否認後,教堂重新立起十字架。

他又指,平陽縣仍有大部分教堂未拆除十字架,而當局要在9月底前拆除,現在信徒草木皆兵,但亦互相合作,若當局出動到那間教堂,信徒便聚集,這幾天政府拆除較偏僻地區的教堂。
張祟助說:所以這幾天,他們(當局)都是去到處尋找一個拆十字架的時機。如果那個堂人數少沒人把守,他們會去把十字架拆下來,比較偏僻的一些小教堂。
本台早前報導,溫州警方上周帶走逾10名拒絶拆十字架的牧師及傳道人等,包括牧師張祟助,他向本台指,上週二晚上9時多被警方問話,直至翌日3時多,主要問及萬全牧區發聲明反對拆十字架,該聲明由他起草,當局質疑聲明所蓋的印章是否做假。
此外,香港數個基督教及天主教團體發連署聲明,要求立即停止拆十字架,周日(2日)6個宗教團體近50人,手持標語及自製十字架到中聯辦請願。其中基督教徒社關團契牧師馮智活表示,6個團體第二次到中聯辦進行祈禱會,要求當局停止拆十字架。對於浙江溫州近日仍在強拆,他們感到傷心,因為十字架是基督徒信仰的標記,強拆造成打擊及傷害,而且強拆是違法行為,他擔心行動繼續,會令信徒與當局關係惡化,當局認為藉打壓可以減低基督徒的數目,但可能有反效果。
馮智活說:對於基督徒及宗教自由很大打擊,我們也擔心事件蔓延下去。我們希望內地一定停止這些行為,並且是違法行為,因為沒有根據內地法律的做法。
該6個團體于周日(2日)連署聲明,其中向中央政府提出兩點訴求,立即停止強拆十字架及宗教建築物;並停止在強拆中,傷害、拘留或迫害信徒,以及立即釋放所有涉強拆被拘留或軟禁人士。馮智活又指,兩日內已有200多人簽名,他們將于一周後才把連署交給中聯辦。
此外,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香港基督徒學會、基督徒關懷香港學會及廿多名信徒、學者等,週一亦發表連署聲明,反對當局粗暴強拆十字架的舉動,藉此壓制宗教自由等。
浙江省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及省基督教協會,去年4月23日發佈浙江省基督教界支持”三改一拆”倡議書,要求拆掉違章及舊建築物等。


人權評論

鞏磊:統治者散佈“動亂恐懼論”的實質是抗拒民主    [民主中國]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54161

社會不能亂,社會亂了最倒楣的最終還是老百姓”,這一陳詞成為中國歷代統治者最喜歡彈唱的曲調。這個論調現在不但被各級黨政官員、公檢法司及基層的截訪維穩人員作為欺騙、愚弄和鎮壓百姓的緊箍咒和金科玉律,而且和尋釁滋事、煽顛等律條結合起來使用,得心應手隨心所欲地打壓人權律師、維權人士、異議人士、圍觀者等所謂的“社會不安定因素”,製造了一個又一個駭人聽聞的人權災難,嚴重阻礙著中國民主進步,阻礙中華民族的福祉。專制獨裁統治才是地地道道的社會動亂的策源地,無法無天的獨裁專制政權一日不除,對人類和平與福祉就構成極大威脅。美國學者拉梅爾指出:民主可以創造和平,能夠避免戰爭,民主國家之間沒有發生過一次戰爭;民主能避免大饑荒,民主國家沒有發生過一次大饑荒。因此,只有消除專制,實現民主,才能實現社會和諧與人類和平安寧。

王德邦:國王和來自“地窖”的聲音       [民主中國]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54160

現實中國問題的實質是一黨專政,是党國一體,即儲安平說的“黨天下”。執政黨壟斷著國家的所有資源:政權、土地、國有資產(實際上是党產)、立法、司法、行政、宣傳機器、媒體、軍隊、員警、紀檢、監察、監獄、看守所、黑牢……。黨擁有的權力比君主制的國王要大得多,可以說無邊無際,且不受任何制約,為所欲為,予取予求,所有好處都要牢牢地掌握在黨的手心裡,決不容許國民分享,決不容許“地窖”裡發出聲音。為了維護党國安全,保證將權力傳之二代、三代、四代以至無窮代,必須把“地窖”裡的真實聲音消滅在萌芽狀況,決不能讓其轉化為顏色革命,這就是執政黨為什麼反對民主,反對憲政,反對公民社會,公然提出“七不講”的原因。所以,現實中國問題的核心就是結束一黨專政,實行民主憲政。舍此,別無它途。

亮均:大抓捕形勢下的民運應對策略的思考與建議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20645

近期,中共政權以強化國家安全為名,瘋狂打壓公民社會,大肆抓捕、抹黑維權律師和異議人士,營造一種黑雲壓城城欲摧、萬馬齊喑究可哀的肅殺氛圍。網友稱之為“七月飄雪”。在這種大抓捕的嚴酷形勢下,民主力量和民主運動應該怎麼辦?如何應對?

北京獲2022冬奧會主辦權 方政:當局應立即兌現人權承諾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ck-08032015101514.html

與爭得08年夏季奧運會主辦權一樣,中國政府在向國際奧會做出改善人權等承諾後,近日再獲得2022年冬季奧運會的主辦權。三藩市“中國民主教友基金會”會長、六四傷殘者方政指出,世界又被中國政府忽悠了一次。如果中共真要兌現承諾,就請立即釋放劉曉波等政治犯和被抓捕的維權律師。
1994年,中國政府主辦遠東與太平洋殘疾人運動會,也就是現在的亞洲殘運會,曾就讀北京體育學院的方政以優異的運動成績獲得參賽資格。但由於方政是一位六四傷殘者,他在89六四屠殺中被解放軍的坦克輾斷雙腿,而被當局禁止參加。
方政非常清楚,體育在中國是政治,舉辦國際體育賽事是當局粉飾太平、鎮壓政治異己的機會。
對於中共政權成功獲得2022冬奧會主辦權,方政說:“世界又被中共這個大騙子忽悠了一次。通過08年奧運會我們就知道,中共提出的會更加開放,會保障中國的人權、自由,從事實來看,更多的人權災難,全世界有目共睹。可是,不知道國際奧會出於什麼樣的考量,依然讓中共政權這樣一個騙子集團站在世界舞臺上欺騙世人。我不能感覺到申辦冬奧會對中國人民的生活會有什麼樣的提高,中國的人權能夠得到什麼樣的改善,這頂多是一場權貴的盛宴。普通老百姓受到的是,嚴重的人權大規模的倒退,會有更多的政治犯,會有更多流離失所的拆遷戶,會有更多的訪民受到不公正的對待。所以冬奧會對於中國來講,不是喜事,是個災難,確切的講是人權災難。”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