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8/2015 一人一明信片聲援被捕維權律師。李和平失聯24日,弟李春富也被帶走。王秋平、肖疑飛案開審。李化平將刑滿出獄。杜導斌被國保帶走。

港團體明信片簽署行動聲援中國維權律師        [BBC]        h … 繼續閱讀 →...

港團體明信片簽署行動聲援中國維權律師        [BBC]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5/08/150802_hk_postcards_support_lawyers

香港團體周日(2日)舉行「釋放律師明信片簽署行動」,呼籲香港及國際社會關注中國政府近期大規模逮捕維權律師及公民事件。
參與團體包括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以及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等,他們周日下午在香港銅鑼灣街頭擺攤,發放傳單、呼籲市民簽名聲援在內地被捕人士。
主辦單位表示,此次活動旨在聲援至今仍被違法拘留或處於失蹤狀態的維權人士,讓大眾瞭解中國維權律師的處境及中國司法問題。活動中簽署的明信片將被寄給中國公安部部長郭聲琨。

中國人權律師關注組的推特(Twitter)頁面上,提供已附上公安部部長地址的連署明信片,鼓勵民眾自行列印寄出。
參與此次活動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何俊仁要求中國當局以「依憲治國」為原則,停止拘留內地維權人士。他在日前也以香港支聯會主席身分對BBC中文網說,維權律師一直備受打壓,但這次事件20多年來前所未見,是對內地法律界的空前浩劫。
自7月9日北京維權律師王宇淩晨被強行從家中帶走後,兩天內之內,中國當局對50多名律師及相關人士採取動作。
根據非政府組織「維權網」週一(27日)刊登的《中國維權動態》,半個月內,被被刑拘、秘密關押、失蹤、圍困軟禁等失去自由者共29人,超過300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被約談、傳喚。
香港法律界在7月19日發起「全球聯署行動聲援被捕內地維權律師」,已有超過500人連署。
中國官方新華社與中央電視台則在同一天(19日)報道了北京市鋒銳律師事務所負責人周世鋒律師的「認罪懺悔」言論。

香港多團體發起連署明信片行動聲援大陸被捕律師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8022015111223.html

在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丶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丶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丶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及一批法律界人士周日在銅鑼灣舉行“釋放內地維權律師明信片簽署行動”,要求釋放15位被捕的內地維權律師,包括周世峰丶劉四新和王宇等人,並按“依法治國” 精神尊重律師權利。此次活動收集的簽名還會連同早前收集的來自13個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等法律界人士的連署,一併寄往大陸公安部部長郭聲琨。

港人明信片聲援大陸維權律師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k-lawyers-08022015100007.html

“一人一信撐律師”的收集明信片運動,由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香港支聯會、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等團體發起,他們周日(2日)于銅鑼灣向市民、遊客派發明信片,呼籲他們支援今次行動。關注組主席何俊仁表示,世界各地的律師團體都十分關注大陸維權律師被捕的事件,所以會聯合他們,向國際反映。

何俊仁說:我們會聯繫國際不同地方的律師團體和組織,和他們一定會對中國政府有進一步的要求,包括把事件帶到聯合國的層面要求中國政府交代。亦有團體希望到中國見到國家的領導人,就這件事交流意見,並要求釋放維權律師。

主席何俊仁表示,在街頭收集到明信片,將會寄到大陸的公安機構,之後,關注組並會在各大院校的迎新營、支聯會的六四博物館等地提供明信片,讓市民可以繼續簽署明信片。他又預計,明信片運動于學生團體中會有熱烈的反應,希望可以收集到過萬的明信片和簽名。
另外,中大學生會副會長孔浩名表示,學生會一直關注維權律師的事件,之前曾發表公開信,譴責大陸政府濫捕的行為,亦試過呼籲國際奧會拒絕北京2022年冬季奧運的主辦權申請,希望表達出對大陸政府的不滿。
孔浩名說:我們今次參與這個明信片行動就是希望可以延續市民對中國人權狀況的關注,和希望給予公安部一些壓力,令他們儘快改善中國人權狀況和釋放今次被濫捕的維權律師和人士。
社民連主席梁國雄亦有出席明信片行動,他接受本台訪問時指,事件中最令他不滿的是,代表被捕維權律師唐荊陵的律師隋牧青,亦被拘捕,律師因為受委託而被捕,可見大陸已經完全沒有法治。
梁國雄說:其實香港人亦一樣,若果我們覺得幾百個律師被搜捕是沒有問題的,香港將來亦會發生一樣的事,我覺得尤其是大律師公會不發聲是不對的,因為不是一個律師被捕,而是大量律師。

我的丈夫李和平之四:兩家庭的頂樑柱都被帶走了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8/201508031143.shtml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中國政府對律師的打壓十分嚴酷,很多維權律師和公民被消失或者拘押。與此同時,律師群體和公民們對中共的這一暴行也以不同形式予以揭露和抗爭。其中,李和平律師妻子寫給李和平的系列信件最引人注目,博訊將持續不斷的發表李和平妻子的系列文章,現將李和平妻子寫給她的丈夫李和平的信之四發表如下:
李和平妻子說:最沒有想到的是,在尋找李和平律師的過程中,李和平的親弟弟,同為律師的李春富律師在8月1號晚上,被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帶走。同時家也被抄,電腦,卷宗,書籍等被帶走。
她得知這個消息後非常震驚,想不明白跟和平所辦案子並無交集的李春富律師,為何在這個時期被帶走?或者就因為他是和平的弟弟?春富律師所辦的案子民事較多,實在想不通為什麼也會被帶走?
李春富五歲兒子,我常常以“小雪球”這個昵稱代替他乳名的那個小人兒,煞有介事的說:“爸爸是被手銬拷走的”。小雪球的媽媽在驚恐中不忘哄兒子說“那是玩具。”小雪球以肯定的語氣反駁他的媽媽“那不是玩具”。那真的不是玩具!
還好,雪球的哥哥並不在場。現在,兩個家庭的頂樑柱都被公安帶走,留下兩個家庭主婦,各帶兩個未成年孩子。不知道明天將如何?
我安慰完春富律師的家人,開車回家。越近社區越是緊張 ,索性停在了路邊。如果有電話打來,說是我家廚房漏水(春富律師就是被告知廚房漏水,要他回家看看被帶走的),我現在就可以扔了身份證和手機跑了。關鍵是逃到哪裡?想了半天,覺得無處可去.不能給親友添麻煩,又不能住酒店。
但是就是害怕回家。我放倒了座椅,躺在上面。路旁不停的有車呼嘯而過,有人聲說笑著。過去這是多可怕的事,一個女人,快晚上十二點了躺在偏僻馬路邊的車裡。
而現在,我看著周圍漆黑一片,陌生的人和呼嘯的車,竟然覺得遠比那被抄過的家安全。可是,我要知道春富的消息,手機還沒充電,萬一有消息進來,豈不錯過。我艱難的開車進了地庫,上了電梯,想著萬一到了三樓,一群人守在那裡,我可就是甕中捉鼈的那只鱉。為什麼我拿鱉形容自己呢?艱難中的自嘲吧。
電梯打開了,沒有人。我松了口氣。但是用鑰匙開門時,我在想,會不會人就在裡邊等著呢?門開了,裡面亮著燈,但沒有人,是我出門時忘了關燈。我苦笑,自己就像驚弓之鳥,我到底做了什麼,觸犯了哪條法律了呢?其實,因為我是李和平的家人,連坐,我怕連坐。

李和平失聯24日,警方無作為,妻子申請覆議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8/201508022248.shtml

李和平律师的圖片搜尋結果李和平自2015年 7月10號從大興區家中被強制帶離.我北京、天津兩地多處找尋未有任何警方公開聲明對此事件負責,現李和平“被失蹤”日期已達15日以上。
且仍在繼續,而作為李和平住所地、案發地的屬地派出所博興路派出所竟然在親屬報案後不作立案調查,作為屬地公安分局的北京市公安局大興分局竟然對李和平被 “警方帶走”一事稱不知情,導致李和平眾親屬尋求司法救濟無門!
光天化日之下李和平被“警方”人間蒸發,我認為大興分局及博興路派出所相關員警嚴重違反了員警職責和對轄區內居民的安保義務。
特提出覆議:要求責令被申請人立即對李和平失蹤一事立案調查,核實採取強制措施的辦案單位、強制措施性質、羈押地點,書面告知我本人,並對屬地分局及派出所相關人員的違法瀆職行為進行查處。
《行政覆議申請書》全文請見: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

全國殘障人士連署要求立即釋放王宇等被拘律師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58.html

各位朋友,大家好!
自7月9日“黑色星期五”以來,全國至少有261名律師、律所人員等被刑拘、約談或短期限制人身自由,且,資料還在增加當中。更加令人擔憂的是, 在15位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的律師及其助理中,目前僅有1位被允許與律師會見,其他14名律師均與外界完全隔絕,秘密羈押最長的已達24天,這其中就包括曾代理過“北京殘障就業歧視第一案”的王宇律師。
近年來,殘障群體取得了很多宣導成果:全國多地建立崗位預留制度,面向殘疾人定向招錄;很多城市開始落實“優惠乘車政策”;視障群體開始參加普通 高考,並被錄取;原本障礙重重的銀行等公共部門也開始改善無障礙設施和服務等等……這些改變都是殘障社群與法律人共同努力的結果,也正是因為這種 對“依法治國”、“依法行政”的響應,殘障群體才從一直以來“被慈善”、“被愛心”的客體,變成行使平等權利的主體,我們才有可能贏得社會真正的 尊重。
這次被抓捕的公益法律人一直都是我們殘障群體的重要同盟,而現在他們的法定權利正受到侵害,我們沒有理由保持沉默!現在,我們邀請大家簽署並轉發 這條資訊,即使我們的聲音不足以撼動結果,但律師們一定會聽得到,並一定會從中得到更多堅持 的理由!
我們強烈呼籲:
有關部門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被拘律師及其他相關人士;有關部門確保被拘律師享有依刑事訴訟法規定的所有權利,包括但不限於立即通知被拘人士的家屬,並允許與律師會見;有關媒體停止在未經法院判決的前提下對律師的汙名化報導。
簽名通道:https://freeonlinesurveys.com/s/lRMyvCvz

來自全國的殘障權利宣導者  2015. 8. 2

永州王秋平、肖疑飛案旁聽記——庭審中浮出的驚人真相!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49.html

作者:永州客
前情:
湖南永州甯遠原工業園區党工委書記,副處級幹部王秋平,2011年底因涉嫌重大貪腐被永州紀委雙規,關押313天。隨後,永州寧遠縣紀委對王秋平副手肖疑飛等人也採取措施,肖疑飛被關押208天,王秋平弟弟王永成被關押162天,合夥人樊期清被關押431天,另還有王秋平親屬、同事被雙規關押,時日不等。
2012年12月左右,上述人員先後被釋放,但家屬、親戚甚至朋友名下多處合法財產被收繳、查封,所謂重大貪腐案件則因無客觀事實草草了事,沒有進入司法程式。
2013、2014年,飽受折磨、滿腹冤屈的王秋平、肖疑飛、樊期清等人不斷到北京、長沙上告永州官方濫用職權迫害幹部,卻被永州官方污蔑為攻擊黨和國家體制。 2014年7月永州市人民檢察院抓捕肖疑飛,9月抓捕王秋平,指定場所監視居住,關押於兩年前的雙規舊地,禁止律師和家人見面;數月後逮捕移送看守所,仍然不允許律師會見。直至偵查期限基本用盡,2015年5月25日移送審查起訴才通知辯護人可以會見。
2015年7月30日、31日,王秋平、肖疑飛案在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兩日庭審,意外真相不斷浮現!
1、 零口供和全盤認罪。
案件兩個被告人王秋平、肖疑飛,被控共同受賄328萬元、貪污305萬元(旁聽金額),王秋平零口供被提起公訴,當庭對指控全盤否認;肖疑飛雖當庭認罪,但他在偵查機關的訊問筆錄內容多處反復,庭上回答公訴人、辯護人的詢問也無法自圓其說,更可笑的是,肖疑飛低眉順眼的認罪同時,卻認為自己的受賄金額最多只有6、7萬元。
2、 指定監視居住的合法性?
庭審中,辯護人指出,永州市檢察院偵查時採取的指定場所監視居住等相關刑事措施違法,要求對此期間獲取的證據啟動排非程式,並申請調取監視居住期間全部錄音錄影資料。
具體理由和事實為,採取監視居住強制措施的手續不符合法律規定;指定場所不符合居所條件;指派公安幹警、檢察人員等輪班24小時貼身監守犯罪嫌疑人涉嫌非法拘禁;監視居住期間審訊犯罪嫌疑人不出示傳喚文書程式違法;在指定居所進行夜審違法……。
3、2004年偏遠小縣城蕭條的土地市場與328萬元巨額行賄之間的邏輯疑問?
公訴機關指控王、肖在樊期清購買工業園區2、5號地和15處零星土地中,為樊期清牟取利益,受賄328萬元。而根據王秋平當庭陳述和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2004年,寧遠縣的土地價格僅為每平方米180元左右,尤其是案件涉及的土地,因位置偏遠,基本無人問津。樊期清之所以同意買地,是王秋平、肖疑飛為解決工業園區資金多次動員,甚至承諾合夥投資共擔風險的結果,並且,他們土地買賣的所有手續都是通過國土部門辦理,王秋平、肖疑飛在其中無職權便利,事實上,他們的土地買賣在第一次算帳時是虧損的,之後是因為全國土地行情沸騰才開始盈利。
庭審中,法庭查明了上述土地在2004年的總價值為135萬元,不存在低價出讓的情形,也沒有逃稅逃費行為。購買135萬元的土地,付出328萬元的巨額行賄,是事先承諾賄款還是事後結算?如果土地虧本呢?旁聽者大多百思不得其解!
4、永州市人民檢察院涉嫌重大徇私枉法,不依法對在此案中明顯存在重大瀆職犯罪行為的寧遠縣國土資源局局長李某某、用地科股長何某某立案偵查。
本案涉及的土地,2004年已經寧遠縣政府決定移交給寧遠縣國土資源局,屬於該局招投掛流拍後,協議出讓的土地。開發區需要資金,只能向縣政府申請撥付專項資金,沒有土地實際控制權,也沒有出讓土地的職權。
公訴機關指控王秋平、肖疑飛利用職權,協議出讓土地給樊期清、不及時催收土地轉讓款、違法核減出讓面積。但是,這三項職能明顯屬於國土資源部門的法定職責,而非王秋平、肖疑飛之職權和能力範圍。公訴機關庭上提交的資料,也全部是國土部門的招投掛公告資料、國土規劃圖紙、縣政府審批單、土地收據等,與工業園區完全無關係。本案如果真正存在犯罪,首當其衝應是甯遠縣政府時任分管的副縣長、國土資源局局長和分管的用地股股長。但公訴人對此卻隻字不提,幾乎將寧遠縣國土、規劃、財政甚至縣政府的法定職權全部集中于王、肖兩人,並以此對兩人追責。
結合王、肖兩人之前對永州官方的控告,說本次選擇性的刑事指控是永州公權針對實名控告者最大最黑的打擊報復行動絕不為過!!
5、永州市人民檢察院涉嫌重大徇私枉法,遺漏對共同犯罪的重大行賄被告人樊期清同案追究!
本案指控王秋平、肖疑飛受賄,但卻不對行賄328萬元、“情節特別嚴重”,有可能判處十年以上或無期徒刑的的樊期清同案移送起訴,涉嫌重大徇私枉法。
更引人疑惑的是,辯護人稱,庭前曾向法院申請樊期清出庭作證,法院卻告知辯護人“樊期清無法聯繫”。一名應當同案移送起訴的行賄被告人,竟然在向偵查機關提供“王秋平、肖疑飛有罪證詞,代王秋平、肖疑飛上繳400萬元贓款”後突然無法聯繫,這無法不令人生疑!
永州之地果然奇事多多……(待續)
2015年7月31日下午五點,永州王秋平、肖疑飛重大貪污受賄案庭審休庭,8月3日繼續開庭。
2015年8月1日

不和魔鬼立約的人權捍衛者李化平8月7日將刑滿出獄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87.html

2015年8月7日,曾多次以“我不能和魔鬼立約”拒絕妥協的人權捍衛者李化平先生,將刑滿出獄,各地維權人士正籌備前往合肥義城監獄迎接。江西維權人士許習蓮曬出李化平給他寫出來的明信片。

據6月18日出獄的維權人士譚春生(姚誠)說:在合肥出獄時見過李化平,說他在絕食抗爭,但具體絕食原因不明。

李化平湖南人,畢業于成都理工大學,曾是是一名較為成功的私營企業主,2010年投身中國的民主自由事業。中國著名的維權人士,網路作家。又是一名雲遊四海的背包客,信仰基督教,宣導公民運動,主張教育平權,非暴力運動以及自由公義愛的新公民精神,是新公民運動在華東地區的主要宣導者和公民同城圈,公民同城飯醉的發起人之一。獨立中文筆會會員。
2013年3月22日李化平妻子,旅美訪問學者何小蓮被同濟大學解聘,李化平告訴RFA記者說,他認為他妻子被解聘是出於政治原因,是對他個人和家人的打壓。
李化平先生被抓捕多次,當局曾對他表示,如果他能書面認錯,就可能把他放了。每一次,李化平先生的回答都是:“對不起,我不能這麼做。我不能和魔鬼立約。”李化平先生在法庭上的最後陳述:“一代人要負起一代人的責任!”,最後他引用聖經提摩太后書4:7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長沙讀書沙龍演講人杜導斌被湖北國保帶走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50.html

2015年8月2日下午,湖南長沙網友三十余人齊聚一堂,參加由熱心網路青年在桂花園組織的讀書沙龍活動。讀書演講活動原來邀請了獨立中文筆會理事杜導斌演講主題英國文明。但當天湖北國保找到住在長沙酒店的杜導斌夫妻倆人控制起來。杜導斌是中國知名政治異議人士,獨立中會筆會理事。
長沙讀書會原主講老師杜導斌夫婦被國保帶走,今次讀書沙龍活動只好臨時由長沙青年詩人梁太平主講文化與文明。主持人迷迭香(草本)還在現場,讀書會在繼續,國保在圍觀,也請長沙公民圈朋友關注迷迭香安全,迷迭香電話:158-6974-6555。

緊急關注:山東臨沂13名訪民北戴河旅遊9人被抓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139.html

2015年8月1日午夜,山東臨沂盧秋梅等13名到北戴河旅遊的訪民,在北戴河火車站出站時9人被抓,4人僥倖逃脫。
此次到北戴河旅遊的13名臨沂訪民是:盧秋梅、伏 偉、薑明利、徐大麗、王學梅、傅二林、祁春蘭、王春芹、杜衛芝、張宗珍、范開蘭、孟凡站、張應周。
這13名臨沂訪民是上週五(7月31日),在北京參與山東訪民集訪國家信訪局後,從北京出發乘坐K27次列車去北戴河旅遊的。
據瞭解,他們13人都是臨沂市政府野蠻暴力強拆和司法腐敗的受害人,他們都有2-8年的上訪歷程。
據瞭解,他們此次被抓原因是“訪民身份”。當時他們在北戴河下車後在出站口被查驗身份證,現場盧秋梅等3人被扣留,其他6人在車站廣場被北戴河火車站幾名員警追蹤扣留。
伏偉、徐大麗、薑明利、張應周4人因下車後去了廁所僥倖逃脫。
之後,盧秋梅等9人被帶到不知是何部門和機構設置的“國林工作組”,現下落不明。

公益人士、基督徒朱玉芳獲釋,政府安排黑社會如影隨形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66.html

昨天(2015年8月1日)上午,江西萍鄉市公益人士、基督徒、訪民朱玉芳被拘留10天獲釋,有二十幾個訪友前往拘留所迎接,大家擔心地方政府的人會再次傷害朱玉芳,就直接將其送回上班的孤兒院關愛中心。
朱玉芳因為自己的店鋪遭政府勾連開發商強拆,至今已有4年訪齡。2015年7月21日,江西萍鄉政府派了七個人(包括四個黑社會的人)將朱玉芳從北京馬家樓接濟中心強行拉上汽車押回萍鄉,7月22日回到萍鄉後被八一派出所送到拘留所拘留了十天。昨天上午釋放時,有4個八一街道辦維穩人員就如影隨形,跟著朱玉芳到了上班的地方孤兒院。今天上午,朱玉芳到教堂做禮拜,同樣被近距離“保護”。
據悉,朱玉芳上班的這家孤兒院是一位美國的愛心人士開辦的,維穩人員不敢進入,就把車停在孤兒院外面,晚上就睡在車上,實施每天二十四小時的非法跟蹤看守。

章小舟:十年磨一劍,民運有鐵漢——我所瞭解的唐荊陵律師   [民主中國]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54142

唐荊陵的圖片搜尋結果“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鄭板橋的這首《竹石》七絕,一直被筆者視為最能生動傳神地勾畫當今大陸民運人士的普遍精神、普遍狀況的詩作之一。在我有緣面會的數量十分有限的民主人士中,我以為,最堪承此贊者,當為《零八憲章》首批簽署人、被譽為“廣州三君子”之一的人權律師唐荊陵。為推動中國民主轉型而如精衛填海、愚公移山、戰士磨劍般十年如一日堅持博弈的精神,對非暴力不合作公民運動理念的長期堅持和努力踐行,以及為推動中國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發展壯大而作出的頗有創意的理念設計,已經感染了很多良知人士,一個個民運鐵漢、維權巾幗,正在您的影響和激勵下不斷成長,不斷成熟,正在世界各地與您一起頑強抗擊中共暴政!

吳玉琴:燃燒的火焰——有感于唐荊陵律師在法庭上的自我辯護       [民主中國]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54143

唐荊陵先生是一名傑出的人權律師,他的法律知識非常豐富,曾無數次地為遭受司法不公的公民個人或群體擔任辯護律師。東莞興昂鞋廠罷工事件、孫志剛事件、太石村案等等!他與高智晟律師一樣,是一個非常有良知及使命感的人,在堅守律師職業操守與社會責任的同時,他把全身心都用來致力推動中國的民主、人權、法治、憲政的大業上。為人權事件連署呼籲許多案例中,有他的身影或簽名,為此他也曾與我們貴州人權研討會的成員一樣遭受了現政權為打壓民主戰士和人權捍衛者的種種迫害手法:關閉網站、封鎖網路帳戶或切斷聯線;切斷個人甚至家庭的收入來源;非法地驅趕、竊聽、跟蹤盯稍和監視;任意地抓捕和關押。習政權可以把唐荊陵律師囚禁起來,但決沒有可能撲滅唐荊陵點燃的自由火焰。


人權迫害

浙江集中清拆泰順教堂十字架遭抵抗 警方傳喚牧師指其私刻公章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xl2-08022015112325.html

浙江溫州再至少有三座教堂十字架被當局強拆,均遭遇信徒反抗。有牧師表示,當局向各村委會施壓,並雇傭黑社會人員瘋狂強拆十字架,導致各處教堂風聲鶴唳。平陽的張崇助牧師透露,警方以莫須有的“私刻公章”指控傳喚他,並拘押其20多個小時。

浙江溫州再爆出有多座教堂十字架被強拆,主要集中在泰順縣,包括龜湖教堂、前洋教堂、司前水筧坳教堂等。據信徒上傳到網路的照片顯示,有多名信徒抱住石頭製成的十字架,拒絕離開;其中龜湖教堂的信徒將自己與十字架綁在一起;多名前洋教堂的女信徒在一片瓦礫中抱住十字架,其後有三名女信徒倒地;而司前水筧坳教堂的年老信徒疑與拆遷人員發生衝突,受傷倒地。

對此,平陽基督教會牧師張崇助接受本台採訪時稱:“非常瘋狂,非常緊張,政府就是整天幾輛車開來開去,去尋找哪個教堂沒有人看守就把那個教堂的十字架給拆掉,有人守他們就不拆,也看人數,如果人數守的少,有黑社會的人士參與拆十字架。政府現在利用各種各樣的手段,或者發動村委來跟教堂施加壓力,泰順如果村裡不加入這個事情根本拆不了,因為很多信徒都在那裡守著,不過強攻的話還是會被拆。我現在能找得到的幾個同工他們都在自己的堂裡守著,顧不到外面,因為政府拆十字架是遍地開花。去年指定要拆幾個堂點我們還能發動信徒去守。”
張崇助牧師還說,當局現在強拆十字架的舉動已經有恃無恐,儘管遭到當地信徒的強烈反對,但活動一直沒有停止:“現在抱著一種心態就是我們守並不是一定要守住外在的十字架,而是向政府表明我們的心態,我們反對政府的強拆行為,而且要告訴政府,你們的行為是違法的,引起政府跟信教群眾之間的矛盾,加深群眾對政府的不信任。”
關注事件的李捷長老周日告訴本台,知悉泰順縣教堂遭遇強拆事件,但並非所有信徒都會採取抵抗的行動:“聽說了,也看到了圖片。現在一方面是三改一拆;第二個方面對十字架做了一些政改,把原來是十字架的高度弄矮一點;另一方面和有些機關有一些衝突,沒有配合就會被強拆。信徒有幾個層面,有個層面會配合,如果我們有違章建築,主動配合政府調整;還有比如說十字架要整改,也會做個配合,這個是不同的教會和不同的聲音,沒有一概定論大概會用哪一個標準怎麼回應,但大部分還是在捍衛的態度,跟政府還是友好的溝通,因為十字架是我們信仰的標誌。”
此外,因為守護十字架、替被打的信徒討說法而於今年3月24日被控“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獲刑一年的溫州牧師黃益梓上週六刑滿出獄,溫州平陽鳳臥教會擺設“喜宴”迎接,眾多信徒參加此次歸回感恩見證會。其代理律師張凱曾公開斥責此次判決“不是一場法庭審判,而是一場政治表演。”
對此,張崇助牧師說,浙江當局打壓持反對意見牧師的行動仍在繼續,上周警方誣陷他私刻公章,拘押了20多個小時:“被叫過去談話的人很多,我28號被叫過去談話了,詢問萬橋教會反對拆十字架的聲明用的章不一樣,他們說聲明是我起草的章也是我私刻的,他用這個罪名找我談話。雖然萬橋牧區的人都比較敬重我,但我沒有參與他們刻章、起草的工作,所以他們也查不出什麼,關了我20多小時,就把我放了。”

土耳其幫維吾爾人逃亡,埃爾多安訪華恐陷尷尬    [德國之聲]      http://dw.com/p/1G5Gq

維吾爾逃亡土耳其的難民自去年以來急劇增多,其中有人參加了伊斯蘭國的戰鬥。安卡拉政府一直聲稱沒有直接插手,但出逃者的旅行證件上卻印有””土耳其共和國外國人緊急旅行證件””的字樣。

這名嬰兒名為阿裡夫,中國新疆維吾爾族人,目前居住在土耳其。他們中的大部分都是去年逃到土耳其的。這種事情令北京惱怒,並指責土耳其政府幫助這些中國公民非法越境。
迄今,土耳其官方一概駁回直接參與協助維族人逃亡的指責。但這回檔上分明印有””土耳其共和國外國人緊急旅行證件””(Republic of Turkey Emergency Alien’s Travel Document)的字樣,又該作何種解釋?
阿裡夫的母親蘇美伊(Summeye)今年35歲。她告訴記者,她同其3個兒子都在土耳其駐吉隆玻大使館得到了這樣的旅行證件。此前,他們經過人販子組織的9天的長途跋涉,途徑柬埔寨、越南以及泰國。持這份旅行證件,只能前往土耳其。阿裡夫的證件上表明了他的出生地為吐魯番;但在國籍一欄卻寫著””東突厥斯坦””(East Turkestan)。維族活動人士以及他們在土耳其的支持者使用這一名稱稱呼新疆。另外一些居住在伊斯坦布爾的維族人也告訴記者,他們去年經過類似的路徑來到這裡:找蛇頭、上路、弄旅行證件。
安卡拉一向聲稱,對受到迫害而來到土耳其的人給予庇護持開放態度,而對在海外向維族人提供逃亡協助進行否認。土耳其外交部稱,目前不能對記者掌握的以上旅行證件進行評估。
中國一名與此事相關的高級警方官員說,土耳其設在東南亞使館提供旅行證件事件達到了””新高””。他本月對記者說,””土耳其政府的態度總體來說不壞””,””但我們看到的是,土耳其使館的工作人員提供了協助。””
“”他們不允許我們過穆斯林的生活””
逃出中國的維族人說他們在國內受到當局的迫害。一名去年10月逃到土耳其的女性說,””他們不允許我們過穆斯林人的生活。””””你不能祈禱,家裡不能有兩本《古蘭經》,你不能齋戒,也不能去麥加朝聖。如果你的整個身份認同都被否定,那活著的意義是什麼呢?””目前,蒙面且身穿罩袍的她同其3個孩子生活在伊斯坦布爾工人區一個建築物的地下室。
土耳其民族主義者將維族人認作同宗同族,且後者的生存生在受到威脅。他們還認為,土耳其政府應該對其給予更多幫助。
本月早些時候,泰國軍政府迫於中國的壓力,將大約100名滯留在那裡的維族人遣返回中國。該事件在土耳其引發抗議。泰國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被衝擊。還有報導稱,土耳其的中餐館以及東亞旅遊者有受到襲擊的現象。一個中國樂團取消了原定在土耳其的演出。
為安撫北京,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稱,發生騷亂很可能是針對他的訪華之行,是破壞行動。他計畫訪華期間提及維吾爾受打壓事宜。
中國否認對維族的打壓並表示,維族人的宗教自由得到保障。中國政府譴責””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組織不斷擴大旨在分離新疆的暴力活動並說,該組織招攬追隨者並讓他們在中東地區接受訓練。中國警方稱,這些人當中多數都屬受騙上當。””我們不想看他們到土耳其去,然後充當炮灰,被恐怖組織吸收。””
維族人中有人承認,的確他們圈子裡有人經土耳其前往敘利亞參入了伊斯蘭國的戰鬥,但這些人是少數。49歲的難民阿布杜加法( Adil Abdulgaffar)說,””武裝人員籠絡他們,說為了維吾爾人的事業接受訓練,給他們發放武器並支持他們同中國展開鬥爭。””他說,””我認識一些從土耳其前往敘利亞的人,他們希望,許諾能夠兌現。但我也知道,他們很後悔,希望回來。””””為生存鬥爭了50、60年的兄弟們,特別嚮往拿起武器,但他們也很天真,經常受騙。””
“”對人販子而言,維族人意味著金錢””
大約有1000名維族人生活在土耳其中部城市開塞利(Kayseri),他們生活在有警方看守把門的原財政部大院。他們分別安置在10幢5層大樓內,房內空間很大,傢俱卻很簡陋。兩面大大的旗幟飄揚在一幢大樓上,一面是土耳其國旗,另一面是東突厥斯坦旗幟。有一套單元用作為孩子們創辦的古蘭經學校。
他們當中許多人都會講述在中國受到的迫害以及驚險的逃亡歷程,他們怎樣向蛇頭交付數千美元的費用以躲避政府設置的旅行限制。一名54歲的維吾爾人說,””對人販子而言,維族人意味著金錢,維族人意味現金。越南人只需交1000美金,但維吾爾人要繳5倍、甚至10倍。””
他說,他於2014年上半年離開新疆。此前,人們告訴他,他的自1998年就被監禁的兄弟已死在監獄,死前既沒有審理,也不給他醫治。
另一名44歲的難民說,””我們一生下來就註定要受迫害。我們的父母經歷了一切。但我想,為什麼我的孩子也要經歷這一切呢?於是我們開始了逃亡。””

著名人權捍衛者馮正虎要求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三分院向法院提出立案監督 ——立案法官違法,新設立的檢察機關是否率先遵守新法?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26.html

【編者按】2015年7月28日下午,馮正虎用郵政特快專遞的方式(EMS:1067278160308)向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三分院民事行政檢察處提交《行政立案監督申請書》,要求檢察機關向法院提出立案監督的檢察建議。
但是,為了感受新設立的檢察機關對立案監督的態度,馮正虎第二天下午冒著39度的炎熱親自去上海市檢察院第三分院(上海市虯江路1059號)提交行政立案監督材料。上海市檢察院第三分院與鐵路分院合併辦公,還沒有專門接待室,一位蔣姓的年輕男檢察官與一位中年女檢察官在二樓辦公室裡接待馮正虎。蔣檢察官認真聽取馮正虎反映立案監督問題,女檢察官還泡了一杯茶送上,請馮正虎喝一口解暑。
接待的檢察官認同馮正虎對立案監督問題的看法,他們認為:“三中院這樣多次退信的做法實在不妥,若覺得當事人不符合法律規定,可以發一個不予立案的裁定書,這也很簡單。過去“不接收訴狀、既不立案又不裁定等”行為是可以忽悠的,現在法律已明確是違法違紀的行為,就不可以做了。檢察院過去也無法監督,現在法律規定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檢察建議,我們有了抓手,就可以監督了。”
蔣檢察官當場收下馮正虎申請行政立案監督的材料,並告知七天內決定是否受理立案監督申請。我們拭目以待。新設立的檢察機關是否在上海率先遵守新法,嚴格貫徹落實中共中央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關於立案登記制改革的意見與規定?
馮正虎向法院的監察室投訴,是為了督促法院的內部監督;現在向檢察機關提交行政立案監督申請書,是為了督促法院的外部監督。馮正虎以自己的案例做示範,用盡法律,維護訴權,並倒逼法律制度的完善,保障立案登記制改革得以成功。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總第424期(2015年7月27日-8月2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8/4242015727-82.html

【編者按】周本順落馬後,湖南民運界擬連署要求當局重查李旺陽案,因為李旺陽之死跟周本順為湖南政法界撐腰有直接的關係,雖然周本順已經被拿下,但是,此案翻案的可能性依然微乎其微。資深媒體人高瑜脖子發生病變,如果繼續被關押將危及生命。警方甚至要求高瑜認罪並解聘律師,遭到高瑜的拒絕。浙江當局強行拆毀基督教堂十字架,毆打教友,顯示出“宗教自由”完全是停留在法律和宣傳上的臺詞。陳光誠侄兒陳克貴刑滿獲釋,讓人感到欣慰。著名人權律師李和平失蹤二十餘天仍然下落不明,而他的弟弟李春富律師也遭警方帶走、抄家,可見當局對律師群體的打壓還沒有終結。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