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急關注:王藏【因撐佔中而飽受酷刑的80後詩人】

  王藏,29歲,北京詩人。2014年9月30日,王藏在Twitter … 繼續閱讀 →...

 

王藏,29歲,北京詩人。2014年9月30日,王藏在Twitter上發布了一張他一手豎中指,一手撑傘的照片,並附上以下文字:「大陆沦陷区区民王藏黑衣光头打伞撑香港:眼前黑暗,抗命的中指和拳头不黑暗。」

次日,警方搜查他的住所,並帶走了他的電腦、文件,以及他在照片里所展示的雨傘。王藏被带到派出所,10月2日晚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10月8日,王藏两岁的女儿和妻子被警察带到派出所,不給吃喝,非法關押九個小時,孩子更因而受傷。其房東逼於警方壓力,不久後即勒令其妻女搬家。

王藏在囚期間受到酷刑逼供,5天4夜不能睡眠,4个通宵被迫站著。他被關在一個充满泡沫的白色房间里,為的是防止他自殺。同室的囚犯並威脅他要對其妻和孩子不利。他失去自由已逾8個月,目前被羈押於北京市通州區看守所。 妻子王利芹自王藏被捕後經常失眠,由於恐懼,長期不敢出門,生活困難。

 

相關連接:

王藏@傘捕者

王藏妻子王利芹在六四晚會上的講話

寫信支持王藏、追魂


 

相關新聞:

6/1/2015 吳玉琴:丹心一片為自由——王藏的中國夢    [民主中國]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48156

王藏的中國夢,就是追尋一個自由、人人平等、人權至上,憲政法治的國度。用他自己的話說:“王藏這名字,承載著我燃燒的夢。我會繼續做夢,讓筆下的詩句長滿翅膀,帶著我的痛苦,親人的血淚,飛向遙遠的雪山。讓清涼的雪水洗淨塵世的苦楚,讓祈禱的歌聲穿越歲月滄桑,只為融入那太陽般的光芒,彩虹般的美麗。這是一個好夢。這是一個在漫長的“黑暗日”中的夢。感謝促成這個好夢的所有因緣。此刻,我想對這個夢說:即便前世今生罪過深重,修行再差——我祈禱來生也能往生雪域藏土,做一名虔誠的佛子。”像王藏這樣有良知、有社會使命和責任感的人,他必將是未來中國的棟樑之材,他是不該受到如此不公正待遇的啊!

 

16/1/2015       王藏案已被移送通州檢察院審查起訴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1/blog-post_90.html

張維玉律師發出消息稱:“2015年1月16日14:30在通州看守所見到王藏,這是我的第二次會見,王藏已被移送審查起訴到通州區檢察院。”

據張維玉律師說:王藏堅稱自己無罪,認為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期間外提十五天,四夜五個白天不讓合眼期間書寫的悔過書是被酷刑期間自己迫不得已書寫,代表不了他的真實意思,是無效的。

王藏認為,對他的審訊是一種思想審查,類似於文字獄式的審查。對於其書寫的詩歌、評論,逐字逐句訊問何意,表達的意思。王藏認為自己所書寫的詩歌、評論是個人思想的文學表達,屬於言論自由和創作自由的範疇。對於自己的行為藝術作品則是一種觀點的闡釋,只是表明對某種社會事件的個人看法,屬於藝術創作,並不涉嫌犯罪。

王藏從被帶走當天即要求會見律師,被野蠻拒絕。並且被辱駡該死,要讓他在中國無立錐之地。王藏之前就做好被抓的準備,但是沒有想到僅僅做了一次行為藝術就會被抓,覺得北京公安如此興師動眾實在沒有必要。

現在王藏依舊覺得心臟部位隱隱作痛。這是一看外提留下的後遺症。王藏被抓後遭受過嚴重酷刑,其家屬遭受北京警方的蓄意驅趕和迫害。

 

18/4/2015       隋牧青:趨向沉靜、謙抑——會見王藏通報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16707

4.16下午約15—16.40,於通州看守所再次會見因聲援港人而被控尋釁滋事罪的王藏(控罪詳情參見我之前短文《王藏的“罪行”》)。
記得第一次要求會見王藏,遭北京一看以極其無恥的理由非法堅拒。第二次會見雖然成功,但被嚴重壓縮會見時間,王藏只匆匆將案情及遭受酷刑訊問的情況向我介紹 一下就很快結束會見。此次會見順利且久,未與所方人員發生任何爭執,較為難得。

王藏看起來精神、氣色都很不錯,遠勝首次會見時的狀態。他告訴我,我們首次會見後,他的心理開始踏實、穩定,煩憂漸消。所方也找他談話瞭解其在北京第一看守所遭受酷刑逼供的情況,從此在所內待遇趨向正常、好轉,吃住條件均可,與同倉關係良好,可讀書,基本每日堅持鍛煉 身體,逐步恢復健康。
案件移送檢察院後,檢察官曾來提訊。對於在一看遭酷刑逼供而出的供詞效力,王藏予以堅決否定。對即將到來的起訴、審判,王藏淡然視之。 王藏還告訴我,其境況趨於正常後,經常反思、剖析自己過去的言行,尤其是對過往一些情緒化表達及激烈批評同道觀點的做法進行了反思,檢討過往諸多的浮躁、輕率,並為自己過往一些有傷同道感情的言行表達歉意。他甚至認為,自己基於詩人熱愛自由的天性表達了對國家、社會的一些觀點而被囚,可能夠不上良心犯稱謂。(我當然不同意他這一過於謙抑的觀點,基於良心自由而遭控罪,當然是良心犯,無需道德多麼高尚)。
我與王藏2013年春相識,雖見面不多,但對其激烈的表達、批評(包括同道)印象深刻。囚籠數月,能在磨難中沉靜地反思、剖析自己過往言行,對年輕人而言,殊為難得。我能明顯感到,王藏現在謙抑、淡定的氣質流露與過往激揚乃至浮躁形成的反差。談到人權律師,王藏給予高度肯定和讚揚,認為人權律師在保護良心犯方面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王藏托我轉達其對妻子的愛與感謝,叮囑妻子不要給女兒吃過硬食品,並特別要我轉達對其本人及其妻兒聲援、援助的各界朋友致以深深謝意! 隋牧青,2015.4.18

 

4/5/2015 聲援占中 被捕藝術家、記者退偵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rtist-05042015084948.html

 

5/6/2015 聲援占中相關案件情況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6/blog-post_40.html

本網獲悉,截至2015年6月5日,因聲援香港“占中”而被逮捕的公民還有:王藏、張淼(女)、朱雁光、追魂、謝文飛、王默、蘇昌蘭(女)、天理(陳啟棠)、郭玉閃、何正軍、葉曉錚、張聖雨共12人,其中北京6人,廣東6人。望能持續關注!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